习近平抵武汉隔屏与医患见面 《世界应该感谢中国》引争议

0
686

习近平今天3月10日乘飞机到访武汉。这是武汉爆发新冠肺炎3个月来,习近平首次到访被认为是新冠病毒发源地的武汉。官媒发布的照片显示,习近平在火神山医院,通过面前一个大屏幕与患者和医护人员见面通话。

据中共官媒新华社报道,今天上午习近平乘飞机抵达武汉,考察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按照官方报道,习近平本次在武汉行程的顺序是,看望一线医务工作者,解放军指战员,社区工作者,公安干警,基层干部,下沉干部。最后,他将看望志愿者和患者群众以及社区居民。

该报道说,今天习近平一下飞机就前往火神山医院,了解医院建设运行、患者收治、医务人员防护、科研攻关等情况,亲切看望正在接受治疗的患者。

不过官方报道的系列配图显示,习近平在火神山医院,是通过一个挂在他面前的大屏幕,与一些医护人员和一名患者打招呼。

中国大陆新冠疫情新增病例下降的同时,世界各地的确诊人数开始急速上升。此前国际媒体的评论人士质疑中国治理体制中的信息披露滞后导致疫情迅速扩散,并多次发文追责。

在此背景下,中国官方通讯社《新华社》转发的爱国主义倾向明显的微信公众号文章《理直气壮,世界应该感谢中国》一文引发争议。

“揣摩上意”

新华社转发的文章《理直气壮,世界应该感谢中国》一文称:“根据钟南山院士的研究,新冠肺炎疫情虽然在中国爆发,但是源头并不一定在中国。现在很多研究也指向新冠病毒的源头可能来自其它国家,美国、意大利、伊朗等国家的很多没有亚洲接触史的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就说明了这一点,因此中国更没有理由道歉。”

“现在我们应该理直气壮的表示,美国欠中国一个道歉,世界欠中国一声感谢,没有中国的巨大牺牲和付出,就不可能为全世界赢得宝贵的抗击新冠肺炎疫情的时间窗口,可以说中国一己之力,硬生生的将新冠肺炎疫情挡住了很长一段时间,真的是惊天地、泣鬼神!”

北京外国语大学国际新闻与传播系教授展江对BBC中文表示:“中国的贡献无非是后来封城,封城不也晚了吗?为什么早不封呢?”

中国宣布1月23日对疫情重灾区的武汉封城。但封城的时间点受到外界批评。从中国卫健委官方宣布疫情消息的2019年12月31日到宣布封城,中国用了3周多的时间。而封城一刀切导致的交通受阻、物资运输混乱等问题也饱受批评。

目前科学界和医学界等团队还在寻找新冠病毒的源头,钟南山作为03年抗击“非典”的专家,在传染病领域享有较高权威。确认新冠病毒可以“人传人”,也是经由钟南山之口说出。

钟南山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疫情虽然是首现出现在中国,但不一定是发源在中国。但此观点遭到中国国内权威同行的质疑和挑战。

上海市新冠肺炎医疗救治专家组组长张文宏此前对官媒《中国日报》表示,中国只有武汉最先出现这个新传染病,如果是外面传到中国来,应该是几个中国城市同时发病,而不是有时间先后。他也对《中国新闻周刊》表示病源是敏感问题,但一定要有“确切的依据”,要“避免在证据不充足的时候随意发布消息”,否则会给普通民众带来困扰。

病源的确定直接涉及追责和道歉事宜。但目前尚无确切证据证明病毒源头。

一位匿名的中国媒体观察者对BBC中文表示,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性格好大喜功,“他们(官媒)是揣摩上意”,目前的一切宣传都是围着大老板走。“他去军队视察完,就传出来军队研制出疫苗了。得让他高兴。”

中国央视新闻称,3月2日下午,习近平到中国军事医学研究院,听取研究院关于新冠肺炎疫情防控科研攻关的总体情况汇报。一天后,3月3日的央视新闻称,中国解放军军事科学院军事医学研究院在新冠肺炎疫苗研制方面取得了重要阶段性成果。

此前《求是》杂志发表习近平2月3日《在中央政治局常委会会议研究应对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工作时的讲话》。习近平在讲话中称,1月7日他就主持召开中央政治局常委会会议对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防控工作提出了要求。1月22日,鉴于疫情迅速蔓延、防控工作面临严峻挑战,他明确要求湖北省对人员外流实施全面严格管控。

习近平2月23日召开17万人参加的电视电话会议,“亲自部署、亲自指挥”疫情防控工作。

外界评论界普遍认为,这反应出习近平的个性喜欢统管一切绝不愿意做任何分享。强调亲自监督亲自指挥,一切都是他做的。如果换做上一任(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则不敢有如此态度。因为胡锦涛个性较谦虚,习近平则比较傲慢,很少承认错误。

中国网友将受雇发表有利于中国政府或相关部门评论的网络评论员称为“五毛”或者“五毛党”,借此讽刺网评员每发一文“能賺五毛钱”。而“小粉红” 或者“粉红”指有民族主义的中国青年,或中共旗下共青团指挥或者影响的团体。“小粉红”的团体又以追星女孩团体为主。

展江则表示,“前段时间疫情比较严重的时候‘小粉红’和‘五毛’比较低沉和沉寂。现在他们缓过劲来了,觉得境外增加的数量已经比中国境内的数量多了,中国已经打赢上半场了。”

病人恢复元气

从2019年12月31号中国卫健委公布疫情开始到2月5号中国中宣部调集300名官媒记者进驻湖北采访“正能量”故事的一个月时间内,中国的社交媒体和市场化媒体占据舆论的主导权。很多关于武汉病人求救信息、志愿者团队组建、物资捐赠、红十字会物资分拨效率低下等问题都率先在这两个领域爆发。民间有声音认为中国放开媒体管制,社交媒体又迎来春天。

展江评价称:“彼时顾不上(管控媒体)。那个时候也不好干预,太悲情了,太惨了。本身疫情不是政治事件,是灾难。所以也不能以讲政治的名义不让大家传播。”

但他强调,中国官媒的态度随疫情发展而变化,“控制住了,就牛起来了。疫情严重的时候,就比较销声匿迹,对媒体的管控比较松。就比如说统治机器像个人,得了病躺在床上,垂头丧气的时候,旁人在干什么,他管不着。等元气一恢复从床上爬起来怒目圆瞪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2月中下旬随着疫情逐渐得到控制,中国开始加强对网络媒体和自媒体管控,同时加大官媒的宣传攻势。

3月1日,中国《网络信息内容生态治理规定》(《规定》)正式生效,有媒体分析称,这可能是中国迄今推出的最为全面、最为严厉的网络审查和信息控制举措之一。观察人士指,新生效《规定》更上一层楼:“鼓励”内容生产者宣传、推广意识形态性质的内容。

而在新规生效的2月底,一大批微信公众号被注销账号或者禁言,其中包括前《南方周末》记者,现为香港中文大学助理教授方可成的公众号“新闻实验室”和腾讯“大家”公众号。

于1月27日刊发一篇文章后,再也没有更新。2月19日宣布关闭。

“新闻实验室”的介绍中写到该平台主要发布“新闻、媒体、科技、文艺、社会等多方面的跨界话题”,对时下的热点新闻进行剖析和评价。封号前最后一篇文章是直指爱国公主号“青年大院”的文章《自媒体界的怪胎是被游戏规则催生的,是时候改改它了》。

而腾讯“大家”最后一篇文章则停留在2月19日的文章《武汉肺炎50天,全天中国人都在承受媒体死亡的代价》。

来源:法广、BBC

回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