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月7日文贵谈冠状病毒始于香港,必将终于香港!世界的爆发还没开始!

0
330

三月不上岗,耗干共产党;半年不干活,迎来新中国!

亲爱的兄弟姐妹们,这是一个战友发来的,让我一定要念的,我就念了。这位战友,三月不上岗,耗干共产党;半年不干活,迎来新中国的这位战友。

尊敬的战友们好!今天是3月几号?哎哟,3月几号啊?我从来……3月7号啊,快到 “三八节” 啦!怪不得,哎呀,本来啊,3月8号我想搞个直播,结果我太太说, “你搞啥直播呀?不好。” 我说“哎,这啥意思啊?连我直播你也要管啊?”  她说“阳历是老娘的一周年”,我想也是,就是这女同志比我想的细!所以明天3月8号不直播,先说一说。

兄弟姐妹好!尊敬的战友们好!文贵在纽约3月7号乱聊直播。大家该睡觉睡觉,该干啥就干啥去,我这儿完全纯粹是乱聊,真的别耽误大家时间。今天我就随便乱聊啦,是不是?好好地乱聊,认真地乱聊。

大家跟我在这块儿乱调机器啊,有战友说,“郭叔,这个,那个”……有点白了呀,有点白了呀。我们调这个相机的小伙子……ISO太高?我特愿意和战友互动, 我觉得最扯的事情就是爆料,等哪天我不爆料的时候,就跟战友这块儿,我在这块儿做饭做菜,战友们说, “多加点酱油、多加点盐,”那多好啊!像这似的是吧?“郭叔,搬这个,搬那个……” 我特别喜欢这种感觉啊。你说我这人是啥人了啊,唉,本来咱就不是干大事的人,是不是?咱就干点小事就不错了,现在还整个爆料革命,弄得自己老大,好像多大本事似的,算啥嘛!

所以说,那个孩子,调这个摄相机的这个,每次他调完,我一定是……给我调乱套了。刚才你看,这又给我调乱了,唉,没法弄、没法弄。所以战友们,我特喜欢跟大家这种交流、乱聊、乱聊。香港的战友啊,我一说香港的战友我就激动!香港的战友,磕头了啊!磕头了啊!磕头了啊!(手势) 刚才断了?香港的战友,磕头了!磕头了!磕头了!(手势)

现在效果可以吧?就是看我脸可黄了,我脸老红啊,怎么看那么黄啊?跟得黄疸病似的。中国现在从“东亚病夫”,被人家称为的“东亚病夫”,实际上“东亚病夫”是精神上的疾病,绝对不是身体上的污辱,是共产党给瞎扯的。但是现在共产党,中国几千年的所谓文明,让共产党真会变成“东亚病夫”了。

现在看到我们山东老家,有我认识的朋友的孩子发来,闺女,跟非洲的朋友结婚了,生了孩子。我跟你说,真是,哎呀,不知道咋好了,这个是不知道咋说了,公众场合就不说了。这咋弄呢,现在?这个天底下,有听说卖淫的,听说还没有招嫖的,政府公开招嫖。

我一个朋友的孩子,被校长谈话,希望你跟非洲来的学生谈恋爱,你家的什么N个事儿都能解决。 你说还有这不要脸的,这天底下婚姻自由啊。还有“招嫖”,还有这种事情!简直太疯狂了!这共产党简直是王八蛋,变态到极点啊!

我说到这儿的时候,大家想想,人命,人命值多少钱?在武汉,有雷神山、火神山,雷神山、火神山下,曾经有一个叫百步亭。百步亭建了一个叫做霹雳碑,霹雳碑上面又叫了潘多拉的盒子。潘多拉的盒子又名,现在的名,国际上就是生物研究,叫什么?叫做霹雳馆,那就叫做P4研究室。P4研究室最后出来了,在百步亭,在百步亭斜对角处,又建了一个叫做武汉火葬场。

那么说到这儿,咱们再说一说,在北京城,有一个有名的地方,非常有名,在昌平。大家你们上电脑上,你们拉一下中轴线,盘古龙头,还有这个昌平,你拉一拉,直接拉到昌平去。昌平现在是什么? 中国人民解放军,原来归总参管,现在归陆军管了,叫防化工程学院,防化工程学院原来曾经在吉林呆过,本人出生的地方。

防化工程学院里边有牛X的人。大家要知道,刘国胜少将是干啥的?刘国胜少将,查查刘国胜少将,他是干吗的咧?查查刘国胜少将,你们就知道防化工程学院是干啥的。防化工程学院的昌平区是干啥的,三千七百亩的土地,那里都藏着什么?

那个地方和百步亭、P4实验室、雷神山、火神山下,我们的爆料革命的霹雳年,它有什么样的联系?战友们,潘多拉的盒子、雅典娜的希望,它还要告诉我们,任何事情最终都有真相。这个真相的代价,就是中国人和全世界人的“人命”!

亲爱的兄弟姐妹们,你们很难想像,你们在那块儿还说“爆料、爆料、爆料”!咱老说“爆料”,过去三年,发生了多少惊天动地,历史上前所未有的事件。请问大家,你生活有啥变化?你做过什么?它改变了你什么?

(笨笨来了)

战友们,所有的战友们想一想,我们发生的大事,我们大家都经历了。现在看一看,我上一次爆料,再上一次爆料,我曾经跟大家说过:

习非常恼火,说这个武汉疫情,现在全世界叫武汉疫情,在国际上宣传领域,我们输了,太被动;外交领域,我们输了,造成了全世界人人喊打的程度,焦点全聚集在中国;那我们未来,武汉疫情我们这个帽子怎么摘下去啊?!

王岐山发言说,武汉这个帽子,武汉疫情这个帽子必须摘下去,而且要把这场战争引向国际!——说白了,要死一起死,死也不是我的事。

我是在三、四个月以前爆的料,要打赢国际上的这场战争,外交上的这场战争,摘掉帽子这场战争。——就是要嫁祸于人。

大家看看,从那天起,国内所有的微信上和所有的媒体上,海外所谓的民主、民运的媒体上,那帮王八蛋所谓的大V们,全力以赴。接着就配合WHO世界卫生组织,就把武汉疫情就变成了Covid-19,更名啦,变成英文字母啦。没有中国,没有武汉,没有共产党。

叫武汉疫情是不对的,严格讲应该叫CCP病毒。Coronavirus是不对的,应该叫CCP virus。CCP virus是对的。这个virus就是CCP,叫武汉,叫湖北都是不公平的。武汉,湖北不是你共产党弄的吗?

大家去想一想,全人类你们认真想一想,他们不要脸到啥程度,能把还在进行的疫情迅速变成一个国际事件。然后全力以赴,变成英文字母以后,就是美国人(干的),全是美国CIA(干的)。

全中国上下,一夜之间。咱们黑龙江的哥们给我发信息说:文贵啊,我看了很多信息,我当然不相信,但是我也有点二糊啊,有没有可能真是美国人干的。

你说这怎么办呢,你说。

这就是共产党在中国执政70年的坚定基础。洗一次,你不听我的,洗两次;洗两次不行,我洗你两千次。

这么坚定的战友,竟然能跟我说出这样的话来:也有可能是美国人干的。然后从中央到地方,全部在干一件事儿,这病毒是美国人干的, 这病毒没事了。

然后你看意大利死人比咱死得多,伊朗死人也比咱死得多。从过去刚开始接湖北人回武汉,到全国人围打武汉人;到中央领导说,这整个病情可治、可防、可控、人不传人。

然后到两会必然召开,最后两会不召开。全国人民过完年以后,全国人民在打武汉人。突然间,两会不开了,怕传染。突然间全国各地限期必须回去打工。你说这病态的国家到了什么程度!

我看到一个给哈尔滨一个酒店发的信息,说不管如何,你得让你员工回来上班。这哥们说:一星期前我收到的信息是,你敢让一个人离开你酒店,我就把你抓起来!

你说这叫什么国家,什么政权!只有一个窝囊、无知、愚蠢、贪婪、懦弱的民族,才能抚养出这样流氓下三滥的政权。

短短的几十个小时,能把一个杀掉中国十几亿人的,一个巨大的人类前所未有的放毒事件,说成是美国人干的,竟然有绝大多数人相信!

我老家山东受非洲人所谓的强奸式婚姻,招嫖的婚姻。真是文贵爆料刚开始说的那句话,真是公主逛窑子不图赚钱,图快活啊。大家都心中不愿啊。

我们老家多少人的孩子被领导说成,嫁给了非洲来上学的学生。现在是多少人阴道破裂,多少人患上了性病,多少人生了不健康的孩子。只能一句话:这公主逛窑子,真是不图赚钱,图快活。快活在哪啦?真的快活吗?

这还不算数,族灾不算数,这又弄成国难。国难不算数,就弄成了全人类的灾难。

这个黑、假,以警治国,以黑治国,以假治国。黑到这种程度,你真玩黑的啊。把下一代都改成黑啦!

谈恋爱不论什么族、什么人,都应该是自由的、愿意的、自发的。听过说一个民族,一个国家政府和校长,集体游说一些孩子要和别人睡觉的吗?这不是犯罪吗?

好,现在回来了,竟然现在把这些人召集在一起。因为他们有一个非洲人的脸,集体录视频,集体录抖音说:歌颂伟大的祖国好,伟大的中国好,然后要把这两个人放在一起,一黑一白,对照起来,说这病毒是美国来的。

这变态到什么程度的国家和民族,才能干出这样丧尽天良的事情!什么样的国家和民族能干这样的事情!

所有兄弟姐妹们,这个时候你看到海外国际上所有的媒体,你看共产党这个力量,在过去短短不到两周多的时间,都在大肆的宣传,所谓的病毒,冠状病毒,没有武汉了,没有湖北了,没有中共了,病毒来自于美国。

接下来就是一堆的大咖出来,莫名其妙的什么美女啊,帅哥啊,什么黑白婚姻联姻体啊,都在说:1918-1920年之间整个西班牙大病毒,全人类十七亿人,十几亿人染上了病毒,死掉了五千万人,那也是美国人传来的,然后这病毒也是美国人搞的。

在香港,在香港大街上,每时每刻都在死人。警察打人的时候说:老子就让你全家染上病毒,老子让你全家染上冠状肺炎。然后大楼上的人,啪唧,就给扔下来了。

大家昨天在GTV节目里面看到那个视频了吗?引起来了重大反响,咱战友们收集得特别好。咱们的战友之家,上天造,灭疫组,收集得太好了。从楼上,看一个尸体就被人扔下来了,又是被自杀。

现在香港警察打人的时候,说得最多一句话:老子弄死你全家。这是共产党警察最爱说的一句话,已经流行到那儿去了。第二个:我让你全家染病毒,让你全家染病毒!然后弄死你 。

香港7000人所谓的被自杀,7000人啊!不到一年的时间,8,9个月时间,十个月吧,就干了7000个人被自杀。然后你再想想冠状病毒,冠状病毒刚一开始感染最多的是香港,最后是香港直线下降,直接武汉爆发。

然后全世界现在说的是,病毒来自于美国CIA。然后去武汉杀了人,这个病毒会拐弯,直接拐回香港来杀人。来香港杀人,就香港人命太硬,不好意思,(因为)香港人太惨啦。这AI病毒直接拐回武汉杀去了,最后拐着拐着,跑北京去了,还跑中南坑去了。

然后这心肺机,大家看到从德国买的心肺机,所谓十台心肺机。十台心肺机能救多少人?

战友们,全中国现在看看,心肺机,还有做这个核磁共振,包括做这个彩色扫描机,等一切机器,没有一个是中国生产的。

所有的这次冠状病毒,也就是共产党病毒,没有一个机器是中共生产的,然后你说这个国是最伟大的,然后病毒是美国产的。

病毒就是你中共产的!

然后美国、加拿大、全世界以集体的,现在一帮洋鬼子们,这些白人们,拿着共产党钱的这些BGY的人,替共产党说话,把这个大疫情给完全转移视线。

战友们,你们静下心来想想,你看看现在在社交媒体上说什么:美国人害怕了,哭求着中国学生不要回国,美国人损失了几万亿,我的祖奶奶啊!竟然发给我的是一美国朋友,原来的老议员发给我说,Miles,这中共中国也太搞笑了吧!我说这事太多了。但是让我很惊讶的事情,好几个美国人都看到这个东西了。

就是这个民族被共产党给弄得病态到什么程度。现在这哭爹叫娘地往美国,美国跑不了往加拿大跑,加拿大跑不了往澳大利亚跑、往英国跑,英国再跑不了往新西兰,新西兰不行了去日本。

你觉得中南坑政治局委员,有一个孩子现在待在国内的吗?结果你录了个视频,外国的所有的华人、学生、孩子们争先恐后地往回跑,美国人求着给绿卡都不干。这个变态,这个谎言,以假治国到了什么程度。刚才咱说的,对国际上造假的这种媒体宣传,你假到什么程度。

对待中国孩子们,你必须去上班,用警察赶着去上班。把所有的病人锁在家里边不让出来,没吃的、没喝的,孩子没牛奶,老人有病了没有药,关在门里边。你这个黑警察,以警治国到了什么程度。

你现在整个口罩,领导家里边口罩随便拿,什么口罩一堆一堆的,一箱一箱的。有钱的人,人家马云一捐100万、200万;中国人的口罩,没有。人家马云到处捐,100万、200万、300万,马云要没有中国老百姓支持能挣钱吗?马云家背后的主人江家缺口罩吗?整个中国的官员,县长家缺口罩吗?局长家缺口罩吗?都不缺,就是中国老百姓缺。

这种黑社会的以黑治国,竟然老百姓全接受;以黑治国、以警治国、以假治国,完全被中国老百姓接受,而且走向了国际。

中国人命能值钱吗?谁看得起中国人呐!在纽约大街上,亲爱的兄弟姐妹们,有种的在国内喊的那些网红,你在纽约大街上,现在你挺着胸给我走走看看。

能把一个十几亿人民的国家、民族,变成真正的东亚病夫,精神上的东亚病夫,变成肉体上的东亚病夫;还变成了公主逛窑子不图赚钱图快活的,这种对民族DNA的大改造的灾难;让一个民族到处喊着病毒、病毒、病毒!

——只有共产党能做到。佩服啦,共产党!我R你八辈祖宗!还有这么糟蹋咱们民族的吗?!

当年赵孟頫大画家,当时的皇帝已经混蛋到了极点了,民不聊生、到处饿死人。把赵孟頫找来,你得给我画个图,得反应天下一片美好、富裕、富强、花不完的钱、享不完的福,男人健壮、女人漂亮,天天从早到晚练双休,画吧!

赵孟頫实在是很为难,最后还是画出了《浴马图》。《浴马图》里藏着的秘密是什么?就是皇帝的昏庸和当时那种造假。最后,大家知道,这老皇帝最后什么下场。

米芾的、米芾的字体里最有名的一句话,就是今天我们所说的。这皇帝、这整个国家上下,从上到下都是一片假。但是全人类听说过假,听说过黑,听说过以警治国,没见过共产党能玩到这程度的。

所以战友们,我们北京,中国共产党的空军是什么?共产党的核心力量,许副主席——许其亮,是习近平先生最好的朋友,那是习家军,习家力量。

大家知道阅兵的时候是谁吗?丁忠福上将、丁来杭上将,丁忠福、丁来杭上将是中国北部军区、北京军区所谓中部战区最牛的两个将军。

二丁啊!大家听说过二丁吗?听说过二丁,大家好好查查,二丁、十二将是北方的——不是那个沈阳的二王,你别搞错了,沈阳二王是另外一回事——二丁那是许其亮的左将右将,发生什么了?发生啥事了?战友们知道吗?

你别往那个昨天我发的那个郭文上推啊,那个郭文所谓的是另外一个意思,大家你们很快就会知道真相的。我可以告诉大家,天津的坠机绝对是不正常的,但绝对不是去北京中南坑炸人的,但是他绝对是有事要干的。这个我就不多说了。

二丁、十二将是谁呀?二丁、十二将就是习家兵、习家将,习家兵、习家将要出了事,意味着什么?大家想想。大家想想,它意味着什么?谁能让它出事?谁让他出事?

据说其中有一个空军的少将,跟防化学院的这个刘国胜是亲戚,他家人染病了,找刘国胜。说我们家人现在染上这病了,现在我在执行任务,你无论如何要保证我家人安全。我家人染病完全是因为当地的领导,让他去所谓支持武汉去了,到了武汉染病了,一家人全染上了。

刘国胜告诉这位军方执行的人说:你知道吗?第一批倒下的最多就是防化学院的,第二批倒下的就是军人,你做好心理准备吧!刘国胜可不是一般人物,那也是解放军中有后门、有人的人,朝中有人的人呐。

结果最后这位军方领导家人不幸死亡了,不幸死亡让他,这个人是长期爆料革命的支持者。严格讲跟随者吧,不能叫支持者,看透了共产党。所有的政敌,只要有权力,就把自己的政敌送到武汉去。把所有的政敌派到前方去,所谓的密切接触前线安危,执行党的任务和患病者。

哈哈!这是一个政治斗争最好杀人方式,比双规管用。把过去政敌的双规,现在改成双抱:要密切地跟党和国家、军方、地方派到前线的人紧紧地拥抱,表示了对病毒的完全无惧,同时表达党和国家对他的关心。

第二个对所有的派出前线的护士和领导者,要做出让全世界看到,我们根本不在乎这病情,它就像一个感冒。所以,大胆地拥抱病情和病者。这俩一抱,基本上也就百分之八、九十嗝屁了。死多少人?

我再说一遍,武汉疫情仅仅湖北,几百万感染,死亡人数绝对超过十万,就仅仅湖北。我本人认为,绝对是超过二十万以上的。同时在家里被饿死和次生灾难导致死亡,绝对超过十万。所以我总体估计,全国上下死亡人数绝不少于五十万,死亡人数绝不少于五十万。这是绝对真实数据,而且我是谦虚、谦虚、再谦虚了说。

大家看看,从当时习近平先生给川普总统打电话——这是个感冒,四月份就会好,一热天就会好——新加坡感染力,巴西感染了,连正在夏天的我们的耿严先生、木兰女士呆的地方,我的安红漂亮妹妹,安红妹妹家门口都染上了。

昨天安红发了个信息,家门口染上了,我的心咯噔咯噔的,难受死了。我们的安红多重要啊,安红要出事咋办啊这事,爆料革命要出大事了那就。你说我们最重要的安红,还有木兰女士,门口都染病了,耿严先生,也有门口染病的。

那是夏天啊,你觉得夏天能把病毒给弄走吗?洛杉矶热吗?洛杉矶不热,那船上的感染疫情吓跑了吗?你们觉得还是感冒吗?你觉得它会因为夏天消失吗?

你说说这一个国家对人命,你想想它对人命在乎什么?关心什么?几十万人死亡,几百万人的感染,整个现在——就在我们说话的同时,多少人处在水深火热之中,无饭、无水、孩子无奶粉,老人现在奄奄一息,门都给封住。这个时候还有人能开个车,有病还能开车去北京城。

所有政府,如果你公平地隔离,拯救全社会,是对的,要支持。但是你那是大屠杀,而且你放走你自己亲近的私生子女和情人们,所以这个隔离就是是不公平的,是不对的。

这还不说,战友们,看一看广东所开的工厂。北京,在西城区,西城区一个招待所,所谓秘密隔离的地方,整个隔离区的招待所的服务人员,还有所谓的照顾人员,几乎全部感染。敢说话吗?你不敢说话。

北京城一个数也没增加,限制所有从湖北到北京城的人,而且严厉禁止进京城的人。你不是每增加吗?你不是0吗?

现在党媒竟然宣传,拒绝海外带病入中国。你简直是疯了共产党。

这个世界上,这还不算数。大家现在看一看,马云出马,共产党现在给伊朗到处捐试剂盒,到处捐东西,捐钱捐东西。

整个湖北武汉,当时政府拨款10亿人民币——1.3亿美元。10亿人民币,如果按照我们那个换款,才能换多少钱?还换不了1亿美元呢。实际价值还不到1亿美元。

但是,美国政府总共得了还不到100例,83亿美元——将近600亿人民币,600亿人民币!人家600亿平均100,多少钱啊一个人?6亿人民币一个人。

湖北省6千万人,咱就得病多少人,就按你说的那个8万人,平均多少钱战友们?你们算算,几百块钱,几千块钱。中国人民大概几千块钱一条人命,到美国人民,6亿人民币。这就是,中国人命值什么钱。关键那10亿能不能到老百姓手里面,你也拿不着,你能拿百分之十就不错了,口罩,连白菜都吃不上。

说到这,战友们,共产党现在制造的这场病毒,中共病毒,中共冠状病毒,和中共冠状病毒的人道灾难,和这种腐败、官僚体现的以假治国、以黑治国、以警治国所制造的人道的一次次的次生灾难,我们再看看它对全世界的伤害。

我意大利的朋友,过去坚决是舔共产党腚的人,头一段时间还在那说,老郭啊,我们意大利没事,结果出那么大事。他告诉我,驻意大利的大使告诉他,真的没事就是个感冒,我刚从国内回来,我还去了湖北武汉疫区,如何如何。所以这个哥们傻叉冲到前线去,说没事、没事,到处宣传。结果是他本人也染病了,现在在医院呢。

这个例子我告诉你什么,就是从中共开始,要把这个所谓的中共冠状病毒的疫情拉向国际,把这个注意力拉向国际,把病毒带向国际那刻起,全党、全军、全民、驻外的使馆,外交部的杨娘娘杨洁篪、孟建柱、孙立军、吴征这些人,还有杨澜钥匙澜,全面站出来讲话的同时,中招的第一个意大利。成功地拿下意大利。第二伊朗,第三法国。

我上次站这里直播的时候,我说你记住,这个左棍啊,这个马克龙,法国一定将为他付出巨大代价,现在将近600多例了。大家想想我上次站在这里说话的时候,法国是几例,几例,现在已经600多例了。伊朗当时是几百例,现在是几千例。事实上绝对不止,绝对不止,十倍、一百倍都不止。

不但如此,大家要看到一个更加可怕的地方,加拿大、澳大利亚、英国。千万记住啊,我的英国不是一般两般的人多啊,我的同事朋友,我怎么苦口婆心,他们好像都觉得英国没事似的。你看英国啪啪就完了,直接几十,呱六十、呱就上百。连瑞士都上百了。

一系列你看出来是什么战友们?你们没有得出一个结论。昨天我看了路德访谈,路江谈,老江这嘴啊,爱马仕皮子我觉得太软了,得给他弄点金刚什么的抹抹嘴。还有昨天早上的路安谈,安红美女啊。他们俩谈我都听了,谈的非常好,但是他们忽视了个现象,他们还不了解共产党。在这次中共冠状病毒疫情在国际上,倒下的,很多是它的朋友和相信共产党的人,和被共产党蓝金黄的人。

但是你记住,只有一个国家,是绝对超出常理的,感染最少,控制最好的。那就是最了解共产党的那个国家,最了解你这个国家情报,最了解你共产党的文化,最了解你的流氓以警、以黑、以假治国的核心本质,掌握你一切的。大家说说是哪个国家?

我看看战友们留言啊,哪个国家你们说说,(念战友名字)……朝鲜、台湾、德国,德国没落了,俄罗斯、台湾……这根本搂不住啊,我得找回来找回来,刚才念俄罗斯的战友,说俄罗斯这个战友是谁,我得看看啊,迷茫前行,迷茫前行,北京大学人民日报战友啊,还有2017也是俄罗斯啊,喜马拉雅也是俄罗斯,咱们战友水平太高了。

我告诉你们大家,第一个最牛的就是俄罗斯!俄罗斯共产党绝对是跟习最好的,王岐山,非常好,最好的。最了解共产党一切运作的、俄罗斯;第二、朝鲜。战友们全答对了,恭喜啦!爱马仕皮子一人一块,从空中取吧….!啪…啪…啪…扔给你们啦!呵呵!大家能看出来,做出这些政治决定、国家级的决定,第一俄罗斯、第二北朝鲜。(北朝鲜)马上边境全封,北朝鲜染上一个枪毙一个;俄罗斯立马边境全封锁,别说中国人了,中国苍蝇都不行。中国货全停!

我在圣彼得堡的哥们,在那有一个大酒店,东西都是从(中国)国内进的(货),什么牙刷、牙膏都是在国内进的(货),便宜啊!所有的货都是在那块(进货的),包括有很多服务员都是在大陆去的、很多杭州姑娘、东北的、齐齐哈尔的,佳木斯的漂亮的姑娘,统统一律停!明确告诉你,你敢再在中国进一瓶水,老子就把你抓起来。你老老实实在这块把你酒店…你该关的关、你该停的停。你甭想来一样东西,你敢来我就抓你!谁跟他谈?克格勃(俄罗斯国家安全委员会)、前KGB的人,也就是今天的俄罗斯中央情报局,去几个女的、几个男士,全副武装。我那哥们傻了!说: “这平常都好的不得了啊!到我这都客气的不得了啊!都到我厨房吃饭的主啊!到厨房里面吃饭的主啊!” 这在俄罗斯算是很荣耀的、在法国是给你最大面子的人,突然间脸就拉下来了!全副武装!你别废话、甭在那进东西。

北朝鲜、大家知道北朝鲜一再通知你们:“鸭绿江你敢过来人,我就全开枪”。把共产党给吓尿了!东北官员(赶紧)通知啊!“你们千万别去、去的话人家拿机枪扫你们!”从这一点上能看出来,跟共产党穿一条裤子,真的是共同扛枪、共同嫖娼,知己知彼的就俩战友:“俄罗斯、北朝鲜….”什么伊朗、意大利、英国、法国都玩你呢!

他(ccp)的敌人是谁呢?:美国、英国、加拿大这是他的劲敌。日本、韩国这都是共产党认为你这都是严重影响我一带一路、严重影响我这2025、2035、2045计划,你们这班丫挺的全得死!全都给你传染上,我嫁祸于你。去看去吧,这一场疫情让你看清楚了国际关系!

伊朗的所有军方、什么苏莱曼尼、穆萨维 、哈梅内伊全是共产党钱上的关系和买卖武器的关系。他甚至都反不起、好不起,想好都好不起。人穷志短呐!国家也这样,伊朗就是没球钱瞎折腾,它必须靠这个共匪流氓。让他干啥他干啥、让你舔碇你舔碇、让你舔脚你舔脚、让你舔第五个脚趾头…你不能舔第三个脚趾头,就这么简单!伊朗这帮愚蠢的东西,先从军方带入传染到伊朗,最后是医生护士传入,最后是可怕的搞石油的传入,灾难的结果!

日本、最早日本这种为了奥运会、为了最可怕的事情,日本倒在了习的…不能叫裙子啊…裤衩下面。为什么?“我要访日、我要看樱花!”所以安倍这次傻了!日本人这回傻了!就为了一个“樱花旅”,想叫中国承认(并且)同意我加入联合国(安理会),钓鱼岛的事情咱俩商量,东海的勘探油气(能源)咱俩能达成实质共同开发的协议,然后你给我把旅游全面打开,安倍的眼睛这次彻底完蛋了!求你将我加入联合国(安理会),求你把东海联合开发继续下去,然后在钓鱼岛上我(放弃权利),我要支持你共产党,联合国的常务理事让我进。结果…不敢动了!不敢下严厉的措施了!“啪”!病毒蔓延。对日本国的影响大家要记住:这是一场不可逆转的、巨大的伤害!

英国不敢惹!为什么?(CCP)投资几十亿英镑,“我不给你了啊!我不投啦…不投啦!” 人穷志短。英国这个绅士,穿着皱褶褶的西装、还得装着很有范儿的样、还得(模仿英国腔)“…En…En…how are you?…how are you?”还得拽着英国音,然后再哆哩哆嗦的“嗯嗯…给我点钱吧!”(英国)不敢啊!这回也不敢(采取)严厉(措施)!刘晓明那个王八蛋,你看那个流氓样,那个嘴脸“中国没有政治犯,中国有绝对的言论自由”就那个货。就是当年习近平要访问伦敦的时候说:“你们英国不让我们来、不让我们投资,你有钱吗?你有技术吗?”就那个流氓嘴脸。这次说啥?:“你敢采取任何极端措施,我就把投资停了!”整个大英帝国跪在地上!“咵”(病毒)传进去了!

法国马克龙这个流氓,完完全全竟然跑前线握手:“我们没事!”好像法兰西这个民族个性文化真的是吓死人了!结果是一下上去一百多、六百多!就是为了中共的威胁,绝对不允许采取措施,采取措施“杨娘娘”出手了,“杨娘娘”派出一大批驻法大使,杀王健那帮人也全出来了!

这就是共产党!这还不算数!大家看到这些不算数!更夸张的事情(是)美国,加拿大!

大家记住我今天说的话,我就是有三个感受,就是美国这些天来…美国整个国家完全没准备好这场冠状病毒。

我可以告诉大家你们不要高兴太早!什么川普总统说了病毒来源…来自中国的起源有疑问,这个Tom Cotton天天喊这病毒有问题,卢比奥参议员觉得有问题,然后我们的斯伯丁将军、比尔·格兹、史蒂芬·班农都怀疑有问题,我们有War Room,大家看问题高兴太早,太天真!我还是那句话,我对全世界的任何政治家,我都不信任。我不觉得政治家里面有好人,好人当不了政治家,或者好人当不了政客!全世界(都一样),他只是好和坏是有限制范围、还是没限制范围(的区别)。

中共是完全无底线的流氓,彻底的垃圾、畜生,却打着宗教的、正义的、为人民服务的、一切都是为人民服务的(幌子),但是一切都是党的,一切都听党的,最后是国家成个人的。这种流氓没法律、没信仰、没底线。但在西方他有法律制约他,他有信仰制约他,他有社会媒体监督他,但是政客就是政客。我所经历的、我所看到的,我告诉大家,美国完全没准备好。在政治上没准备好、在技术上也没准备好。

而且现在这个疫情也是两党之间较量的一个利用工具。你要25亿老子给你83亿,然后两党的媒体现在开始利用这事攻击。但是为什么我说美国没有准备好?

第一条,到现在美国还没有采取严厉的措施!川普总统干的最好的事就是马上对旅游限制,中国人来(美国)受限制,这是最伟大的决定。但是在CDC,就是美国医疗监控中心和WHO对整个武汉P4病毒研究所病毒来源的研究上完全没重视!这给了共产党绝对的大机会!你的没重视,就是让共产党这个流氓,你越硬他越软,你越软他越硬!他就这么个东西!所以说它就属那个弹簧的。现在在这个问题上已经共产党占了上风了。全世界连我们的战友都在说,也有可能是CIA 做的。就这个国际宣传…这次杨娘娘被习近平给大批以后,全面攻击是很成功的。钥匙澜、 吴征第一个出手,孙力军、香港、社交大媒体、所有明星,海外华人包括中国和山东联姻的那些非洲来的那些非洲女婿,统统的开始。美国这次很被动,很被动。这一点上美国决定没有准备好!政治没准备好,宣传整个失败。对待整个病因、病原的重视程度彻底失败。

第二条,我要告诉大家的,美国整个全国医疗不像大家想象的那样。我有最好的医生,全美国最好的医生,他的老婆紧急入住(医院)…头两天我请他在这吃饭,到了曼哈顿最好的纽约大学的医院急诊室,13小时无人管无人问。他傻眼了,旁边有人流血,旁边有人裸着身子,有大明星就在那躺着,根本没人搭理。很多年轻的医生根本不在乎你,每天都几十个在那躺着,我干嘛在乎你啊?这个服务态度,服务文化是糟糕透的。这是曼哈顿NYU 大学,包括哥伦比亚一样。不是说你有钱你有权,你就行的。不是的!他是最好的医生,他本人傻眼了。他原话跟我说,他说他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找了自己的关系也是没什么(办法)。前面放了个电视,电视还不管用。最后13小时自己拉回家去了。

就那天跟我吃晚饭的时候,他的夫人还身体不舒服了,在我洗手间里呆了半天。给她拍拍、救救,才让他回去的。那天是王艳平我们一起跟他吃饭,把王艳平给吓个半死。一样的,但是像我去哥伦比亚学院,我是住着总统的那个房间,都是院长下来接我,然后走特殊的通道。有内部的警察,直接电梯控制,然后到房间。当然好了!但是对一般老百姓来讲是不可能的。哥伦比亚收我的一年、一年管理费,就是帮助你医疗,帮助你检查,按小时收,一年收我360万美元。收我360万美元一年,有没有病收你360万美元,谁能拿360万美元一年,到那块去检查病去啊?

它不是那个样子,美国的床位在那摆着呢,医疗设施在那摆着呢,它的公共医疗…特别是医护人员,它在那摆着呢。这么大的疫情,它来的时候,不管你多牛的国家,我告诉你,你就是一碗的水。人家这个疫情来的时候就像一个从天上…瓢盆大雨,你这水一下就不存在了。根本没有对抗的可能性。但是咱们中国,中共领导下的政权,老百姓的疫情比是什么?咱们是挖耳勺的水,从天上直接来的不是倾盆大雨,是大海水冲过来,你那耳勺根本不管用。美国是一碗水对着下雨,还能维护一段。所以这个重视程度得到什么程度?你得知道是天上降下得倾盆之水,你这是一碗之水,你不要自不量力。你要做好充足的准备,你不能相信说这是感冒型的病。然后到四月份一热天就好了,然后勤洗手不用戴口罩,这完全是胡扯的。包括昨天川普总统在那被询问,所有的措施看上去很好。我说实话,我跟很多专家跟他们谈,他们认为这完全不足够。美国现在是目前重视是最好的,但是是不足够的。因为美国这个国家太开放了!大家现在看看曼哈顿,纽约现在有人吗?

昨天星期五前天星期四,星期四星期五,由于就在42街,我下面20条街的地方,那个律师被染上病的,那个律师是住在威彻斯特最贵的地方,律师,白人,会计师,有钱人的地方…威彻斯特。那个地方律师染上了,整个律师大楼全部隔离,就这20条街。听到这个信息以后,曼哈顿少了40%的人。这40%是什么?大家能不上班就不上班了。能不到大街上逛就不到大街上逛了。不是人消失了,就是大街上的人流少了35%~40%。

我们家这块儿是全世界的核心纽约,纽约的核心的核心的核心。我家门口叫 Diamond Street 钻石角,下面广场是全纽约最核心的。曼哈顿的核心,心尖儿上,最近没有人了,大家都不聚会了。但是你去到商城,对面,Whole Food,我家前面最有名的,全世界(最有名)Bergdorf Goodman…,人流还是熙熙攘攘的人很多。美国重视的程度够不够?还不够。为什么?美国政府没有告诉人民这个病情有多可怕。很多人也真的不在乎。

但是从前天昨天,比如昨天我在办公室,我一天戴口罩戴手套,跟任何人见面砰屁股,砰肘,踢脚,不握手。但是就在我们的办公室,有一位美国的员工,“咔!咔!咔”一咳嗽,三楼、二楼的员工都听到,吓得…呦…怎么回事怎么回事?害怕,都害怕。这是因为他靠近我,因为他知道我们在干什么。我们是世界上最早的爆料革命,爆疫情的,讲真相的。

我们把路德访谈的节目叫他们看。他看到我们天天的 War Room 战斗室班农先生,我们在直播讲武汉的疫情,他们恐惧。可是重视程度,他们还是相信政府的。他们认为这是个感冒,还要我小心。再一个我上火车,我戴口罩,我就行了。事实完全不那么简单。

现在我身边的人都在建议我:第一,要马上离开曼哈顿;第二,我要彻底在一个独立的生活状态下去生活;还有我要就一个单独通道,彻底隔出外面的生活。我有N 个地方的选择,我可以马上飞到凤凰城,住到几十英亩,几百亩大院里面,晒着太阳是吧。跟图桑之间一,二个小时的车程,不被Sara 警察男友的感染,没有问题我不见她,我在凤凰城我有大房子,没有问题。我可以飞到黄石公园,山顶上,在那块躺着睡觉没问题。我也可以去纽约旁边康州,大房子住也没有问题。我也可以去纽约上州,上州有一个几千亩地的一个地方,没有问题,大火炉烤着火。

可是我们有爆料革命啊!有些人我必须得见,有些会我必须得开,特别是灭共革命到6月4号,争分夺秒。还得买…昨天我们又买了100万口罩,在美国100万,我们捐给政府,我们现在有1300万口罩,刚刚…我在直播前,又有人跟我说,又拿200万口罩,3M公司。

我们发口罩战友们要记住,我们发给最多的就是我们沉默的力量,沉默的战友。多少战友在背后,默默的支持我们,奉献着,真的是几年了。这些口罩以他们为主,有的战友只要5个口罩10 个口罩,我们从来没有发过低于50个口罩的,我们一般都是50,100,150,200,但这已经很多了,一罩难求。像香港那些孩子说,郭叔只要5个口罩,我们都给他50个。一包就50嘛,我们现在要求是直接一包一包的,不要那个单包装的,因为寄给太难了,我可以向大家发誓,所有战友们要记住,郭文贵给你们的口罩,是全世界上质量最好的,最好的。千万别什么玩炫了,还戴个什么N95,那胡扯的那是,就是医生口罩最管用。关键要常洗手,关键把口罩放到耳朵上,这个要保持正常的使用,以避免间接接触,不要拿下来不要这个乱碰,千万不要拿手碰。关键你要是重视,洗手、标准戴好。特别有人戴两层,那你真是胡扯的。昨天我看到国内一个医生录的特别好,当你戴两层三层的时候你根本不能呼吸了,你的呼吸全从侧面进去对你是最大感染。一定要尊重专业!医生手术口罩三层的四层的就是最好的,别玩炫别玩时髦,别现在再搞炫了,这是不好的啊!

我说到这儿战友们,我得发口罩,我得开会,我得见人,我得见律师,我得见官员,我得向美国向欧洲向西方尽可能提供信息。我们每天从早到晚我们GNEWS、GTV是唯一的全世界一个全天候中英文向全世界传播武汉共产党的冠状病毒的真相的媒体。唯一的!我们是唯一的一个把中共冠状病毒武汉疫情用中文、英文、日文、德语、法语,很多小语种在传播的爆料革命的战友唯一的媒体。

爆料革命的战友们大家去想一想,我们这个国际翻译组、秘密翻译组、战友之家、我们的“小皮匠”法国的、我们的“卡丽熙”加拿大的、我们的路德访谈、我们的大卫兄弟,这些战友们所有传播的在不同的地方,包括我们日本的好多战友都在默默的传播着,很多像德语的现在德国的、意大利的“天津大姐”都在传播着。只有爆料革命是世界上唯一一个即时的、全球的、基本上全覆盖的,传播共产党的冠状病毒疫情的一个媒体和平台。

说到这儿我再说到第三条美国,美国的媒体,美国的所有的美国的媒体和美国的华尔街和美国的被“蓝金黄”的这些混帐们,完全站在了中共一方。就社会动员力量完全不存在,甚至是被淹没,这才是可怕的。政府完全没有告诉这个病情和疫情的真相,政治上的操作现在完全没有准备好。对这个疫情的真相的了解和对真相的不了解导致你无法真正的面对真相,和整个社会上蓝金黄的力量、华尔街的金融力量为了支撑所谓的金融市场和媒体的勾搭和沉默。这三条美国将出大问题!

那么现在我告诉战友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战友们记住,我们最不希望的事情病毒在这些国家大肆的扩散、爆发。但是大家要看到整个共产党的CCP冠状病毒的一切爆发和灾难的时刻根本没有到来!我们的能力是有限的,我们只能传播更多的真相。人类的无知和人类的贪婪和人类的傲慢和政治的这种下作和这种黑,不同程度的黑,是我们这些老百姓是无法想象的。

国内的家人战友们、我的同事们,我求求你们了一定要记住文贵一句话:你活着什么都存在,你死了你就是一堆烂泥都不是!立马烧掉你。你凭啥不去尊重这个规矩?!疫情完全不知道是哪来的现在,咱知道还没得到正式的认可。病情有多大危害力没人知道,所谓的道出解药根本没有兑现。共产党两会不开,共产党的党的口罩不摘,你的命你去跟他拼什么去呀?!你活着哪怕吃草、吃菜、啃树皮活着待在你待的地方,这就是文贵给你们最好的建议!

不要相信任何一个人的!什么哪国总统、什么政治人物、什么样人物就一句话你把口罩摘了你去见这个病人去,然后有解药了万一染上有解药我出去,否则你碰这干什么呀!

关于共产党灭不灭,我现在我这两天着急呀!我说这个八宝山的那个青烟袅袅啥时候“袅”啊!啥时候“袅”啊!如果说昨天啊!那架飞机不被给干下来的话估计已经“袅袅”完了,估计已经青烟袅袅完了啊!这是一个。第二个这中南坑里的人也…你说这天下多不吉利,你说这大庚子年前你准备那么多火葬场生产线干嘛儿你说,还准备了买了新的火化炉干嘛儿,现在中央领导恼火谁买的?谁让买的?!你说就天意嘛!是吧!战友们,这个时候共产党的恐惧、共产党的内斗、共产党的内乱,上海帮江家江志成在哪儿呢?在上海吗?在武汉吗?不在!香港吗?不在!马云在哪儿呢?这富豪全在新西兰呢!是吧!新西兰也染上了最近,是吧!

大家都知道武汉疫情意味着什么!我上星期直播的时候,我还有我在二月一号直播的时候,还有二月六七号我记得哪天直播的时候,我说过2.7到3.0。上海股市、深圳股市、香港股市只要不停下来不关门,不算!人民币港币“咔嚓”不下来,不算!现在陷入啥样了?!

我再告诉大家,不到一周前几个最牛的人说美国股市不会跌超过五百点。我那天看着他,我跟他坐在喜马拉雅大使馆一起看着道指下降九百六十点,他整个人的脸…汗下来了,他买了N个股票,都是投资者的钱呐!我说你不是说五百点吗?!我说今天大概在一千点。现在大家知道已经是多少点了,一千五吧?一千六、一千七了。我可以告诉你黄金“啪”就涨上去了。这完全没开始!现在还两万五千多点,两万六千点。大家记住恒生一定跌破两万点,道指一定跌进两万点,美元和人民币和港币会交叉式的升降,最后“咔嚓”下来。世界经济的黑暗根本没有到来,甚至连开始都没有!

记住,钱会让你泯灭良心也会你丧失理智,权力会让你泯灭良心也会让你丧失理智,那些明星所谓的名头会让你忘掉生死忘掉人性也会让你丧失理智,这几样东西都是这次冠状病毒共产党病毒最大的惩罚者之一。看到华尔街,看到上海股市,看到深圳股市,看到所谓的金融市场都在玩儿侥幸心理,甚至想在这场人类灾难之中得一杯羹,发一笔大财。得多少人为了这个贪婪,什么你恐惧时我贪婪,你贪婪时我恐惧。胡扯的!在这次冠状病毒面前一切哲学、一切逻辑、一切所谓的标准,一切不管用!什么那些专家呀,你看那美国帮我找的那些专家,胡说八道的“你不要戴口罩你勤洗手”,放屁!这病毒到厕所都传染了,还TM不戴口罩,你找死这不是么?!这些狗屁专家!还有什么金融专家,还有什么教授,Expert,都是胡扯的!

这次的共产党的冠状病毒的厉害的就是他把不同的毒放到了一起。而且是超出了人类的想象的,他敢放出来。然后它超出你想象的大脑的,让你这全世界他敢说谎话。然后他超出你想象地敢做假经济。完全病毒的扩散、标准、来源,完全不在人类的大脑范围之内!

所有专家、媒体给你的意见,你都不要信,你只信现实。现实最好的办法就是,让你自己猫起来,想办法活下去!你就甭想再赚钱了,你就甭想再发财了!活下去!活下去!活下去!我们活下来的就是赢家!因为共产党一定被灭。

全世界的媒体、金融、金融市场,我告诉你这房产,你会看到就我对面的这华尔街,这所有的大楼,都得几十几十地往下降,白菜价!还什么汽车飞机啊,你飞…飞机估计会…有一段时间还会很贵。因为私人飞机啊,大家都不敢做民航机了嘛。现在船厉害,很多人都往船上跑。我明天也上船了,我明天也要上船上呆着去了。都往船上跑,只要船上能做到彻底隔离,还是安全的。

这就是整个现在(的)整个现状。全世界完全没有人准备好,共产党的冠状病毒带来的灾难结果和共产党的冠状病毒对人类的大屠杀还没有开始;和共产党的冠状病毒对经济金融生活的整个都没有开始。大家看到这个暴跌,美国的各种决策。最终的结果,就像我们爆料革命。我们不希望这样,但是它一定会发生了!

共产党没了,共产党的经济没了,香港的政府的官员全嗝儿屁了,香港人将重生。绝对香港将是最最伟大的这个历史时刻,一切将从香港开始!香港大街上欢欣鼓舞的时候,不戴口罩的时候,那几个流氓不在的时候,国际社会让香港再生的时候,就是病毒结束的时候。起因香港,将结束于香港。绝对不是纽约,肯定也不是北京,也不是武汉,大家走着看。这就是天意。香港这7000人的被杀被跳楼,就是这件事情的一切的开始。结束,就是香港人再生,香港再恢复到国际社会大家庭。这就是香港!

香港已经第三次,将改变全世界。鸦片战争,香港改变了世界。再往这之前,然后中日战争,改变了世界。这一次共产(党),香港将成为共产党灭亡的标志性的一个事件。开始于香港,结束于香港,大家走着看。

现在共产党后悔了,过去这么多大事发生,大家跑有个地方,跑到香港就安全了;钱有地方藏,藏在香港就安全了。现在是避难不能去香港,是藏钱不能藏香港。去哪呀?去日本,不中。去欧洲,也不一定行,也很远。去美国,更不中了,是吧,美帝国主义嘛,他们嘴里的。所以现在,所有的上层,恨习恨王恨到家了!你把我家后面的一个秘密花园给毁了。所以说战友们,共产党在冠状病毒前这一段的表演,把用“杨娘娘”把这个用外交拉向国际,把武汉病毒改成Corona什么病毒,然后栽赃于美帝国主义CIA,然后把这病毒弄到伊朗去,弄到意大利去,弄到法国去,让大家要死一起死。这种战略,和这种战术,天助我们!共产党完了!完了!你完了!你绝对完了!!它能不完么?!美国能找不到最后病毒哪来的么?!

经济全垮了,共产党叫大家都去生产去,再死。接下来的爆发,是下两到三周。记住啊,我为啥说四月一号咱看看啊!“青烟袅袅”和国内的经济的整个大崩塌,和宣传领域的全世界和它对抗。全世界的经济进行摇摆不定,甚至堕落的时候,跟它之间的对抗。

爆料革命,进入了全球灭共的自动时代,和全球联合灭共的时代。现在是共产党的自焚时代。

我们把爆料革命拉向国际,和把共产党现在让它推成了自焚的时代,内部自焚,外部自焚,国际自焚,金融自焚,以及它自己的身体身体自焚,以及它准备好的八宝山的和上海的、深圳的那些准备火葬,火葬别人的火葬生产线,火化(设施)、火化炉,当然了,现在都要去管用了。

所以战友们,告诉家人,告诉所有的朋友们、战友们:活着,是你现在唯一的,你挺不挺郭,爆不爆料革命,都不重要!活着!不论在美国,在加拿大,在任何西方(国家),一定要记住,这次的疫情远远没有开始!远远没有开始!

(战友点名)现在瞿水台的胸罩火了,现在已经有人生产“瞿水台胸罩”了。开玩笑一句话带出那么多话题来!哎呀!瞿水台写了本书,原来我不知道,她亲自去了南法普罗旺斯奔牛村,调查了王健,还写了本书叫《王健之死》。我还没看呢,大家可以去买去啊!Jho Low又回马来西亚了,很厉害啊!但是Jho Low会跟马来西亚会被干掉的,一定会被干掉的,Jho Low。Jho Low一定会被干掉的,不管孟建柱,他爹,怎么帮他,他一定会被干掉的,这小兔崽子。马来西亚,马来西亚进入了一个绝对不稳定期,Jho Low就是导火索,Jho Low会被消灭。我们今天啊,后台最起码在30万左右吧。

陈峰陈波切,洗钱洗咋样了呀,陈峰?最近的双休咋样了呀?比较消停啊。咱有战友说,希望我…(视频突然中断)

中不中啊?声音中不中啊?声音可以吧?(调试设备)呵!这回回来了吧!折腾、折腾,咱马上周末了。折腾、折腾,折腾啊!折腾啊!

我现在念一个信息啊:你好,七哥,莫斯科的战友。七哥,(我是谁不能说了啊!)你的铁杆粉,是个跟随着你三年的战友小蚂蚁。俄罗斯从中国的国际物流线路并没有全部停,那后果不堪设想!因为俄罗斯大部分产品是中国制造。我朋友在莫斯科开批发大超市,大部分东西来自中国生产。后天有个货柜从哈萨克斯坦入境莫斯科10到18天到达莫斯科。我只是说说我知道的事,没有别的意思。七哥辛苦了!祈祷上帝保佑所有战友和同胞们平安健康!(竖起大拇指示意行礼)给你磕头了啊!这就是战友,这就是好战友!我不说你名字了,我在这念了。我要再重申一遍,有时候我说的吧,我这人说话跳跃性思维,跳跃性讲话。这个我太太跟我过了34年了说,有时候说话,她听我说话,她说我是跳跃性思维。

所以说,我讲的是这个朋友的故事,不等于全俄罗斯shut down。(调试设备)今天你们记住了,想着先去厕所啊。咱今天猛聊呢,猛聊呢!就这位战友说的非常对,我想说啥意思呢,战友你说的是很对的。我不是说整个俄罗斯的全停,不可能。关键是它有限度的控制,它有些是让你进的,有些是不让你进的。俄罗斯跟中国彻底、彻底停下来的可能性是没有的。我给你讲那个故事,当人把边境的人的控制已经到了极限,已经到了极限。而且最了解中共的所有这些的就是人家俄罗斯。我讲是这个意思。(双手合十行礼)谢谢这位战友啊!你信息我现在就加上你的了,我现在就加上你的信息啊!我现在就加上!这样的战友我最喜欢了!因为我们的爆料革命就是唯真不破。(向俄罗斯战友发语音信息)收到了兄弟,俄罗斯战友收到了啊,唔该晒,唔该晒了(粤语:十分感谢)!

不动了,都挤不进来了!“木兰”挤不进来了。哎呀!刚刚呢我跟大家断了,我发现这个瞿水台没有发财的命。我看看战友谁发的这个是…(她)说瞿水台写这本书啊,是叫做什么普罗旺斯的蝴蝶,普罗旺斯的蝴蝶。希望大家去买!我给瞿水台做广告了。不差钱儿不差钱,瞿水台。但是他这个书写的应该是…我还没看呢!我还没看呢!

这美国的战友,纯美国战友!现在看爆料革命的纯美国战友,用英文我发信息啊真是。好好!谢谢了,谢谢了!收到了,收到了,收到了!我再重申一遍,刚才的被停下直播跟共产党半毛钱关系没有。是咱的直播盒子是用的备用电,就没插电池!就是咱们孩子没给我插电池,是没电了!没电了,手机相机也没电了。我刚才又换了个小相机啊!所以说跟人家共产党没关系,跟共产党没关系。你看我马上把这个换掉了,是吧?!然后呢,我就换了个新的。咱不是有东西嘛!

该是共产党的事,就是共产党的事;不是共产党的事,坚决不是共产党的事。咱不栽赃陷害!唯真不破!(喝口水)我楼下的人都来了,哎呀!我又得去开会去。我一会戴上口罩,我戴上口罩我真发现太难受了。医护人员太了不起!怎么戴的一天一天…哎呀我的妈呀!我昨天我戴一天把我难受得…前天。这Sara啥意思?Sara,这Sara天天…哎呦我滴妈呀…说七哥怎会不告而别!我咋会不告而别?!不会的啊!

(开会时间沟通)人家早就来了!战友们,我要给大家这个…今天因为还有一个问题。我不可能不辞而别,那是文贵的风格吗?!我简单给大家还有一个事没说。我再重申一遍法治基金法治社会的捐款者,你们收到Email会给你们发口罩。千万记住啊!因为咱们发口罩,你们回复需要的一定要写上。我们路德先生帮一个战友申口罩。

我说了三遍我,说你一定要有邮编、邮编,结果到最后没给我邮编。因为大家知道我们发口罩的时候,我们这个单子你给了我了,我把信息发到一个发送中心去。发送中心跟着我这个人马上一扫,“啪”的扫上去了。人家扫全是自动的,啪的把这个弄上了。结果是一弄,人家是7000个单子啪的就出去了。结果路德先生没发邮编,到下一个时候没有邮编,马上回来重新弄。你说这耽误事!大家要记住!接收人的名字、邮编、联络电话…这都是英文的啊!和你的名字,还有详细的地址。好吧!你们可以向Sara、木兰…Sara,木兰可以去申请。可以给路德先生申请,然后你们可以直接(联系)。特别是有过捐款的战友,你们就不要去用这个周折了。

你把你的付款单、捐款账号直接发给到法治基金的Email里面,他就会给你,他就会给你发。好不好?!今天法制基金会再拿到…法治基金会拿到一百万,有一百万。咱们战友太多人!你知道仅仅我们给广西地区,我们头两天就发了大概一百六十万。广西地区,广西地区说那个病,这个传染病较少的,纯粹胡扯的。纯粹胡扯的!咱们战友已经证明完全不是那么回事。黑龙江这边我们已经发了大量的…不说数了。黑龙江的战友非常非常得棒!

另外一个请战友们要记住的:所有的战友申请口罩的,捐款的,到法制基金去申请最好。咱们爆料革命战友们去到Sara和 “木兰” 那去申请,路德那去申请啊!现在还有谁这儿?咱们可以再找几个战友的点,好不好?!

那么另外一个就是战友们,我现在再次向大家说,文贵告诉你们,特别是啊…特别是在欧美,现在海外大量扩散的前夕,能不出去就不出去。出去就戴手套,戴口罩。活着最重要!战友们活着!我就需要你们活着,活着最重要!最重要!!就这么简单。

国内的战友们千万别上班,千万别离开家。灭不灭共不重要,你活着最重要。我真是求求大家了,求求大家了!我希望所有的中国同胞都能活着,我希望所有的人都能跟我们在北京盘古天安门相聚,实现喜马拉雅没有共产党的那一天。这是我最高的期望。求求大家了!不要天真,千万别上共产党的当!

只要是两会没开;(只要)共产党的人没把口罩摘下来;只要是国际上没有正式认为中国疫情已经下滑,你们千万别出来。什么时候出来很简单,共产党两会开了,不戴口罩了;这个共产党所有官员去湖北不再演戏了,而不是估计这两天习近平要去,听说要去,要到百步亭去了,别在那挥挥手就走。那不行!你得摘口罩密切接触。领导(到)他那个级别已经到了最高级的防范了,防核武的级别了。防化学院刘国胜要亲自去了,石正丽、郭德银、王岐山、孟建柱,杨娘娘这些人都真到了,而且跟大家握手拥抱;而且在武汉那些楼上被锁着门的人都下来了,你就结束(防范)了。希望这一天早日到来!

只要楼上人没下楼;只要这些领导没有摘口罩;只要两会没召开;只要国际上没有认可,你就别出来!什么复工、返工都是胡扯的。活着比什么都重要!

海外战友千万要记住,海外大爆发绝对没开始呢!我从星期一开始起,我要仨地方:水上我要活动,山上活动,还有地下室,完全绝缘状态,因为我要迎接着最坏时刻的到来。

四月一号或者四月七号,我将有大直播,大直播!!看看这个青烟袅袅的八宝山把谁给袅了还是没袅。另外一个,咱看看这个疫情在西方扩散到什么程度?还有一个你会看到全球联合灭共,自动灭共和最关键的是经济在西方的“社会主义”,我再说叫资本主义社会,没资本没主义,有资本才有主义。只要资本行业动了,就是大动了。咱就等着股市“嚓…” 下行,然后政治上必须有行动。行动就找罪魁祸首,不是替罪羊,也不是找政治牺牲品,Slive go(快去)!就是要找真真正正的罪魁祸首 。那个时候才达到灭共的一个小高潮,这就是我四月一号或四月七号的直播的基础。

你会看到上海、深圳和香港的股市这么样?人民币港币的汇率怎么样?美国的道指股市怎么样?欧洲几个大的股市和德国指数怎么样?日本的股市会出现剧烈的下滑,这个时候才形成共产党海外大宣传那个猛势已经过了,它撑不下去了。西方政治有行动,经济上有行动,然后病情再有大扩散,这个时候各种疫苗也会出来,各种疫苗的好消息就会出来。但是你收是收不回来了,世界的经济形势要比大家想象的坏的坏得多。大家做好准备吧!什么都是百分之五十的往下。不是百分之三十、四十,百分之三十、四十你就高兴吧,磕头吧!都是百分之四十、五十往下。

我今天本来想爆两个料呢,两个重大行动!就是上次我播完你们看吧,马上有行动看到没有?!美国的行动,欧洲的行动,一切的行动!多得不能说了我也就别说了。早上有GTV,战友之家Sara 美女和她警察男友联合做的视频,还有“上天造•灭疫组”,“木兰”妹妹跟几个帅哥美女,还有“挺郭小妹”做的视频,还有我们卡丽熙、小皮匠、白夜、大卫兄弟,耿炎兄弟现在的访谈,还有一个我们路德社,路德访谈、路安谈、路瑞谈,大家去看吧!太具体的我就不说了,大形势。

一会我要见的人,就给他提两条建议。就在楼下边等我呢,我要去这个地方,我就给他两条建议:
第一条,美国不要再撑股市,你撑不住;
第二条,加大美国的政治(压力),要求武汉P4实验室到底这个病是咋回事?必须无条件的提供所有在湖北武汉中共的所有病人的信息和病毒的排序。
我就这两条,我就这两条!

我在这衷心的感谢国际秘密翻译组和秘密翻译组,战友之家这些默默无闻的战友,还有我们现在有一个特别的群:挖掘群。我就不说谁名字了。感谢了!没有你们,爆料革命爆什么料,就成爆尿革命了。

还有千千万万个就像刚才俄罗斯这位战友,正在看直播呢,马上给七哥发信息,就这样的战友。真心的希望共产党灭亡;希望自己的爹娘不被人家欺负;希望回到自己的祖国有尊严没有恐惧;希望自己的孩子不打假疫苗;希望自己的家人姐妹美女不被人家给双修;希望海航这样的公司不仅偷完钱抢完钱,再把海航甩给这个所谓的国家接管,让老百姓买单。让中国人在海外活得有尊严,打断欺民贼欺骗人民的这个血管,让欺民贼在海外无法藏身之地,让更多的中国人在海外受到欢迎受到尊重有尊严。

我们现在可以说,爆料革命是最成功的把共产党和中国人民分开。看看彭斯副总统,看看彭佩奥国务卿,看看罗比奥,看看Tom Cotton,看看班农先生,看看川普总统,还有斯伯丁将军,逐渐要把共产党和已经把共产党和中国人民分开;同时把海外的华人的形象和欺民贼彻底分开;把病毒和中国人分开,和中共紧紧的连在一起;然后把这些小粉红这些烂人们和我们华人分开,让中国人的孩子在海外读书受到绝对的尊重,绝对的欢迎。绝对要制止这次在海外华人形象的大灾难即将到来之时,我们彻底阻止。这就是我们现在要做的,爆料革命做得最好的。

共产党完球蛋了,你就甭想了,只是你怎么完?!你怎么完?!六月四号很长啊,还有八、九十天呐!但是大家要记住,越是到最后的时候,灾难越大,困难越大,挑战越大,千万不可得意。还是我老娘说的话:别破裤子先伸腿。早乐必早衰,早悲必早哀。过早的高兴你会失败,在事情上害怕那你就完蛋了,就什么也得不到。这就是起而伏之,伏而起之。骑着马上山的时候,你得趴在马背上,你牛的时候趴着谦虚一点,骑着马下山的时候,你得仰起胸,走下坡的时候仰起胸你才摔不下来。

战友们!爆料革命到了这个人类上最伟大的一场革命,进入最关键的时刻,受到了全世界的高度重视。看看GNEWS、GTV的早晚武汉战役的这种报告,成为全世界上唯一的新闻平台,中英文的平台,而且引起了世界上高度重视。请兄弟姐妹们要珍惜上天给我们的这个力量,给我们的这个机会,灭掉共产党!拯救中国人民!拯救全世界!替天行道,替天行正道!一切都是刚刚开始!!

还是那句话,千万记住:中国人的追求的最高标准就是香港人的素质。我们要做的,学习的榜样就是香港人。千万别忘了香港运动!大家千万别忘了,香港人在经济上、在精神上、在国际的尊严上是我们真正的中华民族的脊梁。记住香港同胞!郭文贵将尽一切力量,跟香港人站在一起,为香港死去的义士们给他们争回尊严,争回真相!一定会为你们拿回属于你们的公平和尊严!

亲爱的战友们!一定保护好家人安全,不要以身以命试险。别忘了香港运动。谢谢!

一起为十四亿中国人民、新疆人民、香港人民、台湾人民,所有的全世界人民祈福!
阿弥陀佛!(双手合十行礼)

战友们抱歉了!今天中间得里得瑟的耽误大家很多时间,今天是大周六,文贵在这块占用了大家很多时间,抱歉了!但是今天直播我是很高兴!乱聊,乱聊,确实达到了乱的目的,聊也基本上聊了。我看这是谁呀(战友点名)谢谢兄弟姐妹们!一切都是刚刚…一切已经开始!哎呀!(拍掌)总是收不住啊!一切已经开始,一切已经开始!战友们!戴口罩、戴手套别忘了!我要去戴手套、戴口罩,勤洗手!再见!

战友听写组

回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