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月21日郭先生参加班农战斗室访谈

0
679

这个病毒是个恶魔,而我们不能允许恶魔躲藏。日本一个公交司机感染病毒,新冠状病毒已经使100多人死亡,并感染了4500人。我们必须做好最坏的打算,否则最坏的情况就会发生。疫情战斗室,欢迎我们的直播,史蒂夫班农先生。

班农先生:欢迎收听疫情战斗室,我是史蒂夫班农,在国会山向您直播。今天是2020221日,周五。今天我们邀请了华盛顿时报的比尔格兹先生作为我们的嘉宾,以及杰克麦克西作为战斗室的主持每天为我们提供分析。今天还荣幸邀请到了郭文贵先生在纽约喜马拉雅大使馆,也是G-news的广播中心一起加入我们的直播。郭先生加入了我们,我们在John Frederick的电台网、塞勒姆电台、美国之音新闻,也就是美国川普总统运动的平台向全国广播。我们也同时在芝加哥的FM99.1103.9广播。

我们很荣幸能作为风城这个芝加哥包容城市的一部分。病毒是个恶魔,而我们不能允许恶魔躲藏。为什么我们要做疫情战斗室?这是第22集。疫情战斗室节目的22集了,目的何在?疫情战斗室我们已经开始有差不多一个月了。因为这是世界上最重要的事件,中国发生了人类历史上非比寻常的事件。而当今天我们坐在这里,你们收听我们的节目,一小时里我们为您提炼所有的关于疫情的资讯。

我们处在一个世界人口数量为75亿到76亿的世纪,人类十分之一的人口,十分之一的人类,十分之一的人口正在中国被不同程度的隔离。一亿人口被某种强制隔离,4到5亿人被某种程度的封锁,工厂关闭,而这将会严重影响世界经济。

比经济更重要的是,这次疫情已经传染了全世界31个国家。当一个月前我们刚开始做节目时,我记得那时3号、4号,事实上主要是关于Rohini的阿萨姆城报道,其他战斗室队伍制作的是关于BBC和其它的一些内容。而事实上,你看这有多过时了。15个人,我认为那里已有15人死亡,至少成百上千的人传染,至少报道的有这么多,而且还在扩大。晚间新闻还报道了伊朗的状况,我们也开始着手了解,不过看来伊朗的疫情将会爆发。而这是一个人们都说,嘿,他们并没有去过中国。而如果是有人去伊朗的这些地点,这些地点在伊斯兰教中都是圣地,尤其是在什叶派伊斯兰教中。我们稍后会详细讨论。

今天我们想要做的一件事就是,由于这是我认为最受争议的部分,并且我们邀请了Steven Hatfill博士,他是我们关于病毒的专家。还有来自军事医学研究所的Han Fro博士,他是来自多佛的专家。当他说生化武器被释放后,很多人开始明白发生了什么。我们邀请了比尔•格兹先生,比尔•格兹先生是最精通中国问题的记者和分析师。他已经研究中国超过30年,此外20到25年前,在WTO之前的克林顿政府就有卓越成就。比尔•格兹先生因对中国的了解而闻名,比尔•格兹先生也因报道了成百上千则新闻而闻名。

他与Spaulding将军的书《隐形战争》,这是另一本《瞒天过海:中共内部的称霸野心》,是现在的必读之物。特别是当你读过Pillsbury教授几年前写的《百年马拉松》之后,《百年马拉松》也是对我最爱的书《超限战》的回应。《超限战》展示了解放军对西方的资讯战,经济战和潜在的动力战,Pillsbury博士的书是对此书的回应。这也是总统一直在Lou Dobbs的节目上,而这本书是更新更详细的版本。《瞒天过海》十分精彩,并且作者在只手遮天的中共高层中著名。

在过去几天我们其实是在纽约的喜马拉雅大使馆做的节目,这里是布莱特巴特大使馆,那里是喜马拉雅大使馆。郭先生有他自己的广播中心,人们应该知道郭先生。人们对郭先生是很有争议的,他是世界上最富有争议的人之一了。郭先生被认为是历来从中国出来的最顶尖的吹哨者。而我一直告诉人们,嘿!我是个古板的人,我只会看结果。顺带一提,郭先生提过海航对吗?大多数美国人不知道海航。海航曾是世界上最大的贸易公司,在全世界拥有资产。拥有部分德意志银行,部分瑞士银行,拥有各种公司(股份)。而其实是从中国一个省的小航空公司发展起来的。郭先生说,这公司完全是中共的,是为了取得美国的信任。他被诋毁,被控告,所有人离他而去。而事实证明他完全正确!当你看到高盛集团,美国银行,他们都偃旗息鼓。他们最后都说他(郭先生)是对的!郭先生已经说了一年了,海航会倒,他们完全就是庞氏骗局。昨天海航被中国收为国有资产,而他们把这个部分归咎于疫情而不是他们洗钱。

当没人关注时,他就在呼吁关注香港运动。他说香港运动会成为焦点,人们还嘲笑讽刺。所以比尔•格兹先生和郭先生这两位,比尔•格兹先生作为外国专家,作为美国人报导了中国25到30年;郭先生伟大的吹哨者,每次他说的都最后被证明是对的。虽然有可能会花点时间,但最后结果都是对的。

现在关于病毒的整体情况,这是习主席说出了病毒是个恶魔,而我们不能允许恶魔躲藏。这也是为什么我们把这句话放在了片头,也是为什么我每次节目重复这句话。人类历史上前所未有的情况正在中国发生。作为世界生产物流中心的如此发达的经济体,美国和中国两大经济体,他们不可分割的息息相关。这个经济体正在做自由落体,他们封锁了一个具有14亿人的国家。其中至少50%到60%是真正的在封锁中,有的是强制隔离,有的是类似的隔离。

谈到隔离让我们回到武汉。对于我们的听众,尤其是美国芝加哥的听众们。我从几周前刚认识这个城市,是一个比纽约更大的城市,人口约为1千1百万到1千4百万。春节时离开了5百万,是芝加哥的两倍,这是一座大城市。它是中国的匹兹堡,坐落在长江流域,位于中国的腹地。湖北省是中国的中心地带,大小相当于法国,现在正被隔离。而现在他们派去了副总理、孙副总理,她是中共高层之一,她到了那里。然后实行了她认为的隔离:我们会挨家挨户上门。顺带一提,在武汉挨家挨户上门相当于在整个纽约市挨家挨户上门。我们会挨家挨户上门测量体温。如果我们认为你感染了,你当场就被抓去隔离。不是去医院而是去隔离!而离开隔离的地方只有一个方法,那就是在装尸袋里坐着救护车去火化炉,所以这本质上是判死刑。如果我们认为你感染了而你不肯走,我们就把你的门钉上。所以我但愿你能靠水生活,因为当你食物吃完之后就只有自来水了。我的重点是,这就像二战时赫鲁晓夫去斯大林格勒,这是中央办公室派来的铁榔头,来了新的警长,现在我们得这么做事。

但就像郭先生一直说的,你会注意到12个中央委员会里没一个人,没有习(近平)、没有王岐山,一个都没有到武汉!我问了郭先生这是为什么?(他解释说)第一,他们不想搅浑水,因为情况不会变好。第二,他们不想死。

杰克,我想要提一件事。武汉的医院院长,武昌医院院长在武汉因病毒感染死去,又一个中国的英雄。这些中国的医生,这些英雄们真的难以置信,就如同李医生。他是个院长,你会认为他有最好的防护。他死了,但最让人痛心的是视频里,他的妻子追着救护车。

我想在这先深挖一下,等会儿再连线郭文贵。你写了几篇文章,你往这个火堆里添了关键几把柴。比尔•格兹是你先发难,后来有汤姆•科顿,郭文贵还把我捎上了…随你。中共的人民日报摘录了柳叶刀的一篇文章,说很多专家都说这个病毒爆发很可能是由于自然基因变异,这个就是核心问题。这是自然的变异,起始于海鲜市场。蝙蝠传人,又人传人,或者这某种程度上和武汉P4实验室有关。碰巧P4实验室就在武汉,离华南海鲜市场就4英里远。巧合得很,但没有所谓的巧合!你最先写了两篇文章揪出了这事,现在事大了。柳叶刀的人都出来说话,说没有这事,人民日报说这是美国佬比尔•格兹在搞事。

比尔•格兹先生:首先我想说的是,没人知道这个病毒的来源。上周白宫办公室签署了技术条例,命令国家生化专家调查病毒的来源。他们说我们知道一些事实,1月27号我写了一篇文章,说这个病毒可能是从一个生化武器项目中来。我引用了以色列前军情特工丹尼•肖汉姆,他研究了中国的生化武器专案。他认定武汉病毒研究所正在进行研究。

班农先生:等一下,进行什么研究?疫苗还是?P4实验室本是用来进行研究的,他们在做什么研究?

比尔•格兹先生:我们不知道,因为是秘密。

班农先生:好,P4实验室本应用来进行什么研究?

比尔•格兹先生:研究冠状病毒。甚至说过这个武汉实验室进行的是炭疽(研究),它就不算病毒,而是生化武器。我们知道苏联时期,就有释放炭疽的。所以说我们应该进入那个实验室,中国政府对此讳莫如深,我认为美国应该用《生化武器公约》,中国也在上面签字了。用它作为武器来获取资讯,这是唯一的途径来找到病毒来源。

班农先生:在这停一下,停一下…你说的太远了。我想拉回来一点,因为这点很重要。这个柳叶刀杂志,首屈一指的杂志,上千个世界顶尖病毒专家签名说,基本上都说比尔•格兹在带风向,想把我们带到坑里去。你的回应是?

比尔•格兹先生:我的回应是那些声称知道病毒来源的或知道病毒不是来源于哪里的,他们要么不诚实,要么不明真相,或二者皆有……

班农先生:我记得有人说过,海德•菲尔博士也说过,印度理工学院(IIT)的人,还有世界上其他的人也说过,你可以看到基因序列是被调整过的。菲尔博士和其他人说过他们看了基因序列,它看起来像。柳叶刀也说,很有可能不是生化武器,不是100%,但很有可能不是生化武器。你怎么说?从基本的科学层面上来说,我知道你不是病毒学家。但从基本的科学层面上你怎么说?

比尔•格兹先生:我和一位美国前军官、博士聊过。他进行过40项美国的生化武器的研究。

班农先生:40项生化武器的研究,那简直是…这不是CDC,那是真正的…

比尔•格兹先生:他告诉我说冠状病毒不是一个好的生化武器。

班农先生:为什么不是?

比尔•格兹先生:因为它很难控制。让我们来看一种理论,咱们就说中国的生化武器实验室是秘密的、不明的项目,和武汉病毒研究所以及其他研究所有联系;还有,武汉是解放军的医学研究中心,地位就像圣安东尼奥在美国军队的地位一样。这是解放军运作的地方,中国的军事和监控是彻底整合了的。实际上习近平主导了军事和监控的融合,所以说它只是一个监控的研究实验室是完全错误的。

班农先生:简直就是无知得可怕!

比尔•格兹先生:没错,如果你想研究一种冠状病毒作为生化武器,你想找个地方来实验,比如香港。你肯定首先得有疫苗或者解药。那我们假设研究疫苗时病毒泄露了,感染了一个员工…

班农先生:这些都是基于假设的假设的假设,你刚刚提到了一个他们的秘密项目,这个P4实验室的目的。记着!是为了让观众明白这个实验室是在SARS之后,在法国人的监督下建立的。全世界只有十几个这样级别的实验室,美国也有几个,欧洲有几个,全世界上就那么几个。中国被认定为可以作为发展中国家(享受援助),而且在SARS之后他们需要能研究病毒的即时级的设施。这就是他们如何达到第四级的原因,正确吗?

比尔•格兹先生:是的,而且整个危机期间,几乎没有听到任何来自武汉病毒研究所的声音。想象一下,如果是在美国,就相当于美国爆发了疫情,CDC一声不吭。是的,我们就是没有听到武汉病毒研究所发声。

班农先生:我们要进个广告。一会儿连线郭文贵,他一直是位顶级吹哨人。我们看到了吹哨人的下场,李文亮医生。李医生是一位勇敢的医生,有一批医生在12月他试着警告大家武汉现在有SARS的情况。他遭到当局训诫,被迫承认错误。在训诫书签上字,说你是造谣者,会被送进监狱。后来的事实证明他是武汉疫情的吹哨人,让大家警惕武汉出了大麻烦。当时看似一切正常,这也是为什么后来大爆发的原因。之后李医生又自愿回到一线,在训诫之后照顾患病的人民。明知道有生命危险,回到岗位两周之后李医生去世了。他是前线医务工作者中的英雄!但是文贵,你的观点是什么?您对武汉所发生的事情的看法,比如这是来自海鲜市场的天然病毒或者是您相信并且可以证明这实际是出自生化武器计划?

郭文贵先生:谢谢您,先生。我相信毫无疑问这是人为的,不是来自海鲜市场或动物市场。这太荒谬了!这没有理由,就像说美国汉堡包来自树上,树木永远不会给你汉堡包,汉堡包是在厨房里手工制作的。

所以我们应该将精力集中于非常重要的事情,比如过去15小时在中国武汉发生的一切。现在我认为武汉的疫情更加严重了!我认为从第一天开始,其根本的原因就是他们想创造这种冠状病毒。是有意地,至少部分有意地杀死香港人。现在这是真正在部分实现“沉船计划” ,所以现在中共已经闭关了。武汉和湖北的所有地方,人们可以进,但不能出,并且所有的中国人都要回到工厂工作。还有过去8小时,在武汉,政府告诉所有湖北人民:你可以离开家,不再隔离,你可以出去工作。他们把人们放出来,但是你不能离开湖北,武汉人不能离开武汉,你不能出城。所以现在我真的相信(这是)有意地,在执行沉船(计划)。这是中共的战略,这很危险,这是又一个此生灾难。先生!

班农先生:好,文贵,等一下,我只是想确保听众们明白你所说的。顺便说一句,文贵和我将暂停片刻。你和比尔,我们已经请您留下来,进一步深挖这个问题。

您说在过去17到24小时内,湖北和武汉发生了重大变化,这就是他们解除对老百姓严格隔离的原因。也许在湖北省,希望他们回到工厂去工作,这样经济才能恢复。但是他们不能离开湖北省,他们实际上在整个省被隔离。他们不希望湖北人(南)下深圳或南方的任何大型工厂。但是,听众们又在问,我们只剩一分多钟,我想你在广告之后考虑一下这个问题。

我要你和比尔一起回来(这个节目)。就是你们二位现在有什么证据,证明这是武器?(让人们)了解汉堡不是从树上长出来的,(而是)在厨房烹饪出来的,您和比尔怎么支持这个论点?因为这将成为一个重大的国际事件。因为已经有柳叶刀和世界各地的顶级病毒猎人在说:“嘿,它(病毒)看上去很自然!”而且你看到《人民日报》立即采用了这篇文章,他们本质上是在攻击比尔•格兹、参议员卡顿等。

好吧,我们要在这里插播一段广告,出售一些广告,以确保我们(的节目)可以持续。这是疫情作战室第22集,我们有《华盛顿时报》的比尔•格兹,我们有来自作战室的杰克·麦克西,今天很荣幸能与郭文贵一起(做节目)。文贵在纽约GNews的广播中心。G-News是吹哨人的网站,每天在那里向中国,给中国人民带去一些光明。一分钟后,作战室继续。同时还有郭文贵在纽约的喜马拉雅大使馆,他每天都在曼哈顿的公寓里直播,告诉中国人民关于中共的真相、关于他们的自由、还有他们是如何被压迫的。VPN上的资料显示,每天都有数千万的人观看他的直播。杰克·马克西也是作战室的一员。

整件事最离谱的是,任何时候任何人要先打破砂锅问到底:为什么这事重要?有些广播上的听众在问,芝加哥的听众问,为什么这事这么重要?因为这是一个全球性的瘟疫,它是全球性的,这个病毒很厉害,而且致死。问题是它是怎么开始的?是什么东西?为什么会发生?怎么扩散到全球的?为什么在湖北武汉千万人被隔离?为什么有上亿人被限制移动?为什么世界经济都因此陷入停滞?这些问题都要被回答。这里面最惊人的事,在美国,哪怕是对川普总统最恶毒的媒体,最让我惊讶的是什么?

有些人,比如参议员汤姆·科顿,置之不顾那些在国会山或国土安全部的狠角色们;或者比尔•格兹这样的在中国有过20多年经验的人,报道了很多关于中国的重磅消息。先把郭文贵和班农我们这种激进的人排除在外。当你采访那些专业的人时,他们被主流媒体口诛笔伐。主流媒体特别是纽约时报、华盛顿邮报、有线新闻,他们站在了共产党那边,他们引用中共媒体的报道。我们每天在这听到看到的,噢,7万6千人感染的,2100个死亡的。所有人都知道这些数字是被篡改过的,真实的要远大于此。香港的梁卓伟医生还有其他人都知道,这统统都是谎言!但他们每天都重复、重复、再重复!

当人们讨论这个武汉的实验室时,要记住,我绝不是一个阴谋论者,我不相信暗势力那一套。可以当你面讲,我一点不信阴谋论,但我也不相信巧合。好吧,我不相信巧合!好吧…这个实验室恰好位于武汉!解放军的医学研究中心恰好在武汉,这事怎么在武汉出来了?从那个农贸市场。

我们现在从WHO和CDC等机构都知道那些关于海鲜市场的说法都是谎言,还有那些视频。从那个视频出来的第一天郭文贵就告诉我了,视频里那个女孩在吃蝙蝠的头…活的蝙蝠。他说那是中共的宣传伎俩。中国老百姓太愚昧了,他们要把锅甩给野生动物,甩给那个市场。现在我们知道了0号感染者从来没有去过那个市场,那是12月1号的事,现在我们知道那是在之前发生的事了。CDC不被允许去中国,川普总统提了大概有5次吧,让CDC最好的专家去援助,被中共完全拒之门外。习主席让WHO的总干事来了,现在看来他就是个灾难。之前印度裔的大卫·拉马萨米来上过节目,他之前在索马里工作过,他就说过那个WHO总干事是个灾难。他们现在在北京的五星级酒店高级房间里读着中共提供给他们的资料,他们也没有去武汉。所以我现在想问你个事,文贵我一会再问你,你曾经坚称有一个秘密武器计划,有美国政府的档案记录在案的说关于感染是怎么一回事?有关于那个P4实验室的档案。你怎么支持你这个说法?

比尔•格兹先生:是这样,去年夏天国务院发布了一份军备控制遵守情况的报告,在中国那一块是符合生化武器公约的。那个非保密版的报告里相当直接的表明了美国相信中国正在进行进攻性生化武器的研究,他们列出了中共的一些活动,再者这些都是非保密的正在进行的,事实上中国并没有公开也没有讨论过。报告说美国同中国进行了接触并向他们了解情况但我们基本上被无视了,所以说再一次……

班农先生:等一下,你也对我说过,我想你也支持一下你的这个观点。你说过他们建造这个实验室是经过同意了的,之所以这个第四级实验室那么有争议是因为这样以来你就有能力制造生化武器了。你本来不应该这样干的但你的能力已经在那了,如果你找到对的人。顺便提一下他们派了一个少将过去好像叫陈薇,一次谈话中文贵提过的。她是一名少将她曾在美国上学她在这个领域很知名,现在她是这个项目的负责人。回到你说的事情上来,他们承认了那确实有一个项目是匹配第四级别的实验室的,也保证不会再有了对吧?

比尔•格兹先生:好的,接着说,人们总认为中国和美国一样觉得有监控系统、军事设施,但在中国这些系统是彻底整合在一起的。所以中国基本上是在用这些监控系统,报告上说叫军民两用系统,换句话说就是军用监控系统。所以你可以假定如果只有一个P4实验室的话那就是用来进行生化武器研究的。

班农先生:这么重要的原因是就像哈特菲儿博士说的,只有两种解决方法。要么制作出疫苗,但疫苗还要等一年至一年半;或者社会分离,这是一种奇特的方式就是隔离,你基本上要把人们分离开。哈特菲儿博士说至少在他看来隔离不起作用,因为在中国疫病仍然在继续增加。关于它是自然变异从动物到人再人传人还是说这是武器,这个区别的重要性是解药。如果是武器制作疫苗要看它到底有多致命,如果是武器,或是出问题的实验,或是研发疫苗时出了问题,那它的致命性会更加高…

比尔•格兹先生:史蒂夫,我来讲一点,你需要明白中共政府充满了谎言。他们第一个发表了这个病毒的基因组,他们说的任何话你都要以怀疑的眼光去理解,因为谎言就是他们的战略。我们现在在打舆论战,他们的叙述是:任何提出的观点说病毒是人造的都是阴谋论。我们看在纽约时报和华盛顿邮报身上都反映出来了,我坚信任何人说他们知道什么是这个病的原因或什么不是都是资讯错误或不诚实。

班农先生:在福克斯电台Laura Ingraham的节目上,她是最棒的采访家。她采访Falchion博士,我说的话是忠言逆耳,我认为Falchion博士在媒体上是个灾难。他一天这么说另一天却又那么说,在John Carts Mattidy四周前的节目上就在我们刚开始时他说“没关系,不着急”,现在却是世界瘟疫大爆发。在John Carts Mattidy节目上她问他“你说的那个问题”,他说“不不,我跟中国的医生谈过,他们告诉我什么什么的”,太天真了!在这么重要的事情上这么天真。我认为他们从我们在那里工作的人得到对事情的描述。人们不应被允许上电视不想好就随便乱讲!文贵我想转回问你,你现在有G-news网站,G-news是中国的爆料网站。你看它有数以亿计的页面浏览量这些都是中国人通过VPN翻墙的点击量,你今天已经发布了一个消息。如果我说错了请你纠正我。你的团队从俄罗斯政府网站下载的一个文档,它是俄语的,我知道你的团队正在翻译它。但你能否告诉我们这意味着什么?这个文档说了些什么?关于武汉的设施和在武汉发生的事情。

郭文贵先生:是的,先生,昨天我们G-news从俄罗斯政府网站,这是一份由专家给出的政府报告。这是一封官方信件,说中国的冠状病毒是100%的人造的,不是天然的。所以另一方面,先生,你需要知道,过去两年,2018年和2019年在中共的中央电视台及其军事频道,他们总是谈论中共有能力制造冠状病毒。是的,一样的名字,冠状病毒。他们说他们可以完全控制生化武器和冠状病毒,他们是世界第一,拥有世界第一的能力。

然后你知道,自2019年以来在12月,英雄李医生是个爆料人,还有另外7名医生说出真相。然后中共逮捕了他们,然后有些人死了,另外6人还有他们的家人现在被逮捕。还有一些领导在武汉说这种病毒来自动物,它来自海鲜市场。我们完全控制了局势,没有人传人,只有动物传动物,完全可控。2周后,武汉被隔离了,失控了,现在他们说这是人传人。说这是从动物来的病毒,他们在中央电视台制作了假视频,原来的视频帖子来自另一个国家帕劳。

所以先生,你需要问这个问题:如果这是来自动物,来自海鲜市场,为什么你要掩盖真相?为什么从2年前开始中国军人在中央电视台谈论说我们有完全的能力干倒美国?这是官方说法,不是我的话。你可以去Gnews看,Gnews不是观点,是事实。你在那里可以看到证据!

班农先生:但是,等一下文贵。主流媒体和你作对,他们说文贵是一个疯子,但是我说:嘿,你去看看海航!

郭文贵先生:我不是疯子!别这样说先生,我不喜欢这个说法。我是唯一合法的从零创造了500亿美元的中国人。我不是疯子,别那样说。

班农先生:不,我是说他们怎么说你的,你知道他们是坏人,那些和你作对的人,

郭文贵先生:只有中共!不是别人,只有中共!所有的骗子都在谈论我,他们在撒谎,我是好人!

班农先生:顺便提一下,大家在北京画面中看到的高楼是文贵在北京建造的酒店群楼。我想回到一件事上,你一开始就说了,比尔•格兹也说了相同的话。人民日报、CCTV、CGTV、今日头条、环球时报等等他们都是政府的喉舌,官方的国家媒体。国务院的麦克•彭佩奥,不是史蒂夫•班农,不是比尔•格兹,不是郭文贵,他们在另外一天曾经正式指出这些媒体是国有企业。国家控制的媒体,本质上是政治宣传。现在我们将限制他们,现在我们在美国有了限制令。对吧!所以说文贵,这些事情你说了有一年了,国务院最终采取了行动。所以这是文贵提出的另外一个证据 “嘿,你们应该报导这个!” 特别是主流媒体他们接受这个。当他们攻击文贵,当《环球时报》攻击你或者我,主流媒体认为这是真新闻,然后主流媒体就报导这些。

比尔•格兹先生:是的,这是对等往来的重要一步。这是发生在里根政府期间发生过的事情,他们制定了《外国使团法》。它是针对苏联和华约组织的官方机构设计的,用以施加对等限制。现在我们把它用于中国,这是另一个迹象,我们认识到我们面对着一个新的敌人。

班农先生:这是一个巨大的举动,这是我们在冷战期间对苏联所做的,因为我们意识到这些都是持续了20和30年的政治宣传。而郭先生从第一天就说为什么你们会允许国家控制的宣传机构像真正的新闻报道一样行动?你们的媒体采用这些宣传并当作事实报导,可事实上这些都是来自敌人的谎言!

比尔•格兹先生:并且我们看到中共独裁驱逐了三名在中国报导的华尔街日报的记者。他们的专栏与Water Russell和我无关,报导的标题是《中国生了重病的人》。然后中国打了种族牌,说这含有种族歧视。而我可以告诉大家,我这周已经上报了,国务院准备好采取相应报复措施,并驱逐一部分他们送来美国的宣传机器。

班农先生:这是为了每一个坐在家里收听的观众,这是很重大的行动,并使局势更加紧张。麦克•彭佩奥是个公平的人,他在的国务院川普总统很少在。现在中共仅仅因为专栏赶走三名华尔街日报的记者使局势正在逐步升级,而我敢说任何人回头看这个专栏都是非常客观的。而Russell和我是说的重点,也是我们现在在疫情战斗室说了四星期的内容,就是中国正在经历巨大的事件。而官方不顾人民的利益掩盖了一切,更别提世界其他国家的利益了。他们的报道非常公正,而对听众来说,最重要的就是知道国务院现在不会坐以待毙。他们赶走我们在中国的主流媒体的记者,我们也要赶走这些为宣传机器工作的人。再一次我要提到郭先生,郭先生一年前就讲过了。郭先生在美国之音节目采访中被断播后他立马说,你允许你敌人的这些大外宣在华盛顿肆无忌惮的横行。他们不是真的记者,他们是大外宣,他们属于中共情报部门。你默许这些谎言那会伤害到中国人,不要以为你是在帮中国人,你是在伤害中国人民。文贵,我现在想把话语权转交给你,告诉我们一些关于你对中国官媒和宣传的看法和坚决态度。国务院说,事实证明你是对的。告诉我们你的想法。

郭文贵先生:是的先生,100%正确。先生,很重要的是在过去的15年中,中共已与美国签署了近1000个合同。您见过中共有兑现任何一个合同吗?在过去的三年中,我们已经告诉了大约1000人,也看到了一些效果。中共的一切都是假的!因此,当您查询有关中国的任何资讯时,一切都是宣传。都在中共的完全控制下,不要相信他们的话!我们的决策都是基于内部知情者的情报。中共现在不想在透明度上进行合作,也不去研发治疗方法。他们只是采用了果断的办法,把责任推给别人。过去八小时的中文微信已经制作了三个视频,是非常专业的,是中共解放军制作的。说这个冠状病毒100%是自然的,而且是美国中央情报局制造的。即使病毒真的是天然的或来自动物的,他们也不想承担责任。他们想借此责怪美国,他们想掩盖事实。还有个大问题,西方媒体谈论任何事时,都是以利益为驱动的。他们不喜欢追求真理,这是一个问题,(班农)先生。

班农先生:我总结一下,文贵说现在他们想在病毒是否人造这件事上先发制人。在掩盖病毒武器这方面,他们的办法则是:嘿!就算不是CIA,这也是美国试图摧毁中国共产党。因为他们对中国共产党有仇恨…这就是我们这些人。我想回到你刚才提到的话题,我们在这里要阐述我们的观点。生化武器和其它(东西)的公约,带听众们了解是怎么回事。难道我们就坐在这里让中共拒绝疾控中心和其他真正的专业人员进入武汉?不是去北京坐在一个会议室里查看中共提供的资料!而是聚集全球最好的人才,香港的梁卓伟博士,亚特兰大CDC的人, 带他们去武汉,带他们进入武汉实验室。现在没人讨论这个,有些是我们不知道的事情。你说你想援引公约,说明人们了解一下公约的内容。为什么很重要?它可以用来做什么?

比尔·格兹先生:《生化武器公约》是一项国际武器协议。是说签署国必须申报并放弃本国所有的进攻型生化武器项目。中国在1985年签署加入了公约,但他们没有公开他们的进攻型生化武器。

班农先生:他们撒谎,然后他们还承认自己撒了谎。让他们得到p4实验室时,在2004或05年SARS疫情之后,他们必须坦白交代一切。他们基本上承认了从85年开始20年来,他们一直在执行专案,对吗?

比尔·格兹先生:对的,我在华盛顿时报专栏的报道里写过。当年吵得很厉害,就是说法国政府该不该给他们建这个实验室。为什么会吵呢?安全部门和情报部门相信,中国会拿它用来研究生物战争,他们也的确在这么干。理解这点很重要,这是一个真实的项目,秘密的项目。那些军备控制者们都在哪?那些自由派军备控制者都跑哪去了?

班农先生:纽约时报的专栏文章呢?你的职责是让人民知情,这是个很要紧的事件,是美国人民应该关心的事。美国媒体合起伙来,不断攻击像郭先生这样的人,不断攻击像你这样的人。他们不愿花哪怕一秒钟时间去核实那个集权主义的独裁国家放出来的消息。现在我们知道了这次的瘟疫,我们做这个节目的其中一个原因就是要揭穿他们在欺骗全世界。十二月他们骗了全世界,一月他们又骗了白宫,一直撒谎。他们拿李医生开刀,李文亮医生是个英雄,全世界的英雄。他帮中国人了解了真相,是他说认为有SARS疫情,有麻烦了,咱们必须控制它。他们找到他,还要把他弄进监狱。他们逼他签悔过书,承认自己是造谣者,还要保证不再犯了,他自愿回到一线结果去世了。文贵,时间要到了,非常感谢你抽时间来参加我们的节目。这期疫情专题非常精彩。再说一次,文贵,国务院说事实证明你又对了。中国的媒体绝对是宣传部队。所以恭喜你又胜利了。

郭文贵先生:谢谢您,谢谢比尔,谢谢杰克。

班农先生:比尔·格兹的新书《瞒天过海—剖析中共全球霸权的野心》,这本书必读!比尔·格兹来自华盛顿时报,我想感谢你做客疫情节目。下期节目是下周一,谈论全世界正在升级的危机,War Room疫情直播。非常感谢,周一见。

战友之家听写组、翻译组

回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