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月21日郭先生警示:北京人民医院感染众多!疫情大爆发还没真正开始!

0
459

我让亲爱的兄弟姐妹你们看一看,这个北京大学人民医院,北京大学人民医院。亲爱的兄弟姐妹们,这个北京大学人民医院大家看一看,北京大学人民医院,这个绝对是中国最高级的医院之一,是由北大方正集团,当时还贷款欧元啊,买了最先进的设备,当然王恩哥都吃回扣了,吃了20%的回扣,20%也不止。

那么这个医院可以确定的,昨天我知道消息,今天我又再确定的,从昨天的230人的感染,到现在为止确定超过500人感染,它绝对是北京的一个大的疫情爆发的一个点!为什么这么说?亲爱的战友们,北京大学人民医院不是一般的医院,北京大学人民医院从第一天的设计,大家记住它叫“北京大学人民医院”,它是和“人民医院”合在一起的。

为什么这个医院这么厉害?当时王恩哥看完整个设施、设备功能以后,在这个医院里又加入了,就是王恩哥在美国,在西方所认为最牛的,让李友和余丽,据他所说,深夜研究,余丽叫多少床你都无法想像了,共产党都爱深夜开会,爱下午午睡后见女同志。所以说,当时王恩哥很认真地对待,这个医院设备绝大多数是世界上最好的医学设备,少量美国的GE设备,全是美国的、西门子的。

那么在欧洲进这些设备的同时,由王恩哥经过设计、改造,孩子从开始精子,从你开始精子,有同志要搞这个叫现在最流行的,叫什么?比较好的叫什么?叫“代孕生子”,从精子开始,你到小屋去,到那小屋里面,看着黄色电视,然后你要手淫,手淫完,一个盒子把精子放进去,隔壁房子帮你化验,化验完精子出来告诉你,你的活跃度百分之几十,你的酸碱度是70、50、60。

女士,旁边有个房间是取卵子的地方,取完卵子到隔壁去化验。卵子,女士一般一个一次,倒是有好多的一次,有的一次几十个。卵子多少,给你说,活跃度多少,质量怎么样,你还可以拿放大镜,超级放大镜看那个,哎哟,人生啊,你看完那个你真会改变。

一个男人的精子,几百万、上千万个,像蝌蚪一样游来游去,你看到你自己的精子,女士看到自己的卵子,从这一刻起你可以选择,我跟我妻子生,把她的卵子放进去,也可以跟任何人放在一起,这个时候,这个孩子就在北大人民医院开始诞生了,叫北大人民医院的“代孕生子”,现代化的婴儿。

开始怀孕、检查,在肚子里边检查,检查化验,最后等着孩子生下来,给你接生,接生完以后护理,包括你吃什么奶,到你上学之间的整个,小学、幼儿园、初中,有没有被双修呢这很难了,那就没法确定了,估计北大人民医院也有这个节目。然后一直就在北大医院到你结婚,一直到你再有孩子,都可以给你料理,直到这个人,到死的时候,到这来死。

从楼上,看到啊,从楼上,地下室比地上的面积还大,然后呢,有火化场,有N个火化的地方,还有好几个教堂,有穆斯林式的、佛教式的、道教式的,各种教堂,可以给你做礼拜,然后给你送行、化妆,放进尸体。隔壁,你选择最现代化的,世界最先进的,叫“汽化室”火化,进去尸体“膨”!没有火的,直接给你汽化掉。没有火的,直接给你气化掉。你也可以把你送到你指定的,或者是北京人民医院,北京大学人民医院给你准备好的火葬场。这李友和余丽,王恩哥都给你准备好了,直接到那去,给你火化,当然价格都很贵。

而且北京大学人民医院这一套活,从你出生前,到出生中间,到你活一辈子,到给你化掉,到给你送走,整个可以买一个计划,提前买,而且买的价格都是明码标价。

王恩哥已经跟北大的这些校长们都准备好啦,这是一个计划,要给领导送这礼物去。领导给谁用啊?领导是送给了那些所谓老家的人,领导拿这东西可以卖钱。

这就是当年李友,投了几十亿,当时好像是50亿吧,后来花了更多。

那么这个医院当时是北京大学,叫燕京学堂,燕京名人堂。排第一位,这排第二位项目。燕京名人堂,知道文贵捐了十个亿。这个他们当时贷款五十个亿,最后投一百个亿。用王恩哥,余丽,李友的话说:这个地方是真正的人生的世界,美好的世界。

那里面有很多,很棒的医生。而且是共产党,当时中共中央委员会,常务委员会。所有领导都看了北大王恩哥,以及北大方正集团的报告。说这是保证我党,从一代又一代人身健康安全的保障。

所以那个地方是干啥的,大家听明白了吗?是给共产党配种的地方!!!选优良种子的地方!

共产党当时是这个贺国强家族,贺锦涛,贺锦雷那是北大方正的股东。那贺锦涛的精子一化验,一手淫出来,结果是什么?酸碱度,活跃度才到多少?二十几!(酸碱度)低于7的一般都是女孩,高于7的一般都是男孩。但是活跃度一般来讲不能低于51!他的活跃度不到5%,基本上都是死精子,估计房事太多。所以要给他贺锦涛来化验,说要给你按摩,给你针灸,还要吃一些什么药。要你的男性激素增加,然后到时候再去撸一把。也有可能在隔壁还有一个大卧室,在卧室里面有人专门帮助你,由女士给你现场表演,帮助你来做这个事儿,然后让你这个精子出来。办完以后,好的给你存起来。存起来以后,什么时候都可以找出来你喜欢的卵子。

你喜欢李祖英,王祖英。你喜欢张冰冰,杨冰冰,什么冰都可以。你随便找,找什么民族的都可以,拿来卵子,挂,一搁,化验。然后放谁身体都行,孩子出来了。一个人一次可以搞10个,搞100个,那都是可以的。

共产党在北京人民大学就是自己的,繁衍自己的优良后代的一个重要基地。也是保证共产党的后代健康,他们的子孙万代是最关键的。

当时王岐山还是北京的市长,这项目开始的时候。后来到了中央当副总理,听说此项目王岐山感兴趣。王岐山带了两个人出现在了北京大学人民医院,王恩哥亲自接待,谁呢?

还有那个校长叫什么璐啊(朱善路)?那个傻货,特火,特傻那个!

王岐山带着高燕燕去的,还有田国立。把整个项目看完以后说:面积太小啦!投资太少啦!这样的工程是我们的国家、我们的党千秋万代的事,好事。做得越大越好,后来北京归委副主任黄艳,当时的主任还是陈刚,亲自又到现场服务:你们有什么需要的,有什么能帮你们的,面积要多大给你们多大。李友高兴了,面积加大,二期,三期同时和一期上马,又增加贷款。后来黄艳去的更多了,我估计,那干啥咱就不知道了。

所以说那地方能出现1万个王岐山,1亿个王岐山,一点都不夸张,那都是可能的。但是高燕燕的卵子她过了45岁,她就真不行了。这个问题我很清楚,南普陀计划就包括这样的计划,南普陀就包含这样的计划,所以说战友们你们要想共产党它有多邪恶,它有多可怕。

现在北京大学人民医院它搬不走,它也气化不掉,如果战友有时间到北京大学的人民医院去看一看,我说的男士专门取精子的地方和女士取卵子的地方,还有一个专门给你培养情绪的房间,豪华套房、你知道叫什么吗?北京大学的酒店房间就叫博雅酒店,李友就是从那个房间带走的。608房间就是跟胡舒立,胡舒立把李友给玩晕了抬医院去了。你知道男女双修的培养精子卵子的地方叫什么地方吗?叫雅雅房,博雅房改成雅雅房了,这是余丽和李友起的土名字。

李友这个王八蛋,他的女儿都在新加坡,拿的新加坡身份,在美国待着,有几个孩子。我跟他的账没完呢,咱跟共产党算完账,再找李友,再找余丽,再找王恩哥。王恩哥的儿子、儿媳妇就待在美国呢,这事绝对没完。

北京人民大学这回中招了,昨天说230,今天250,然后270,然后说300 ,400。我一直看着这个数字,刚才在两个小时前,一位咱内部的战友(北京大学人民医院多少我的人呀!多少我的人呀!本人也是第二大股东,是吧)告诉我说,郭先生,事大了,有人跳楼。有些人跑了,找不着了。

我不能说这好吧,咱不能说,我希望像当年李友和余丽跑,跑到胡舒立家去。李友后来跑到青岛在和尚庙被给抓回来了,还有令计划的老婆。

大家都忘了当时我发出来那些吴征的联系语音的时候多火呀,房间里面嘎嘎嘎的叫,然后“李友跑了,李友跑了,在窗户外面”。李友和其他的女秘书长在那聊天:” 给我捏捏脚吧,捶捶背。” 后来警察打他骂他,李友的弟弟哭,掺杂着惨叫声,还有淫叫声;叫床声。期间你会发现这些人,这些杂碎!

三年前你们看到我给你们放出的录音,你看看一个一个的嘴脸,还有王恩哥。现在三年后北京大学人民医院是当年上海银行江家最厉害的银行,范一飞人民银行副行长,王岐山的马仔,是他的炮房,在那地方当炮房多干净。医院有护士有医生,需要吃点海狗丸,需要针灸,范一飞太厉害了,把北京大学人民医院当自己的炮房,睡午觉的地方,牛啊。

头两天我也看到范一飞出来说话了:“中国经济不会垮,中国经济还会强,还是机会。”那么,范一飞的炮房——北京大学人民医院,范一飞会不会传染呢?胡舒立好像是医院的董事啊!胡舒立,传不传染呢?李友有没有传染呢?也是李友的炮房嘛。王恩哥有没有传染呢?对了,还有那个朱善璐啊,原来的(北大党委书记)。朱善璐有没有传染呢?还有,王岐山、高燕燕、田国立,他贯君、刘呈杰那是里边的董事啊,有没有传染呢?

笑话大了!事儿大了!据我所知,中央政治局委员常委,北京市委市政府领导,中纪委,北京市纪委的定点医院,包含北京大学人民医院,这个有意思了。有意思了!

不是,现在你说,真奇怪了。这孙力军跑到湖北去,戴着黑口罩。在这之前你见过中共的一个领导戴过黑口罩的么?不可能,只有孙力军戴着N99口罩,蝙蝠口罩,“咔”。他估计看了文贵戴了那个N99了,他就弄个N99。学文贵,一辈子就是崇拜文贵,用他的话说,最崇拜文贵。盖世太保,崇拜文贵,戴着黑口罩,呆在那儿。他在湖北你说能不能染上呢?孟建柱呆在湖北没染上,王岐山没染上,孙力军去了能不能染上呢?孙力军染上,杨澜染不染上呢?吴征会不会染上呢?这事儿复杂了,这事儿复杂了。

正在我担心人家染上病的时候,咱都没有染上病,结果,北京人民,北京大学人民“日”院,人民医院,对不起。哎呀,这掌嘴掌嘴。说了一天话了,口发瓢,从早上到现在大家都看到了。

亲爱的兄弟姐妹们,我头两天看到路德先生的节目说,北京有大人物感染病了。听说,我也听说了,我也听说了!咱说的大人物最低级别常委级别吧!最低常委级别吧!

所以说战友们,北京大学人民医院,这一次的传染,标志性巨大!

我还听说北京的某导演也传上了,也是名导演啊,我说的也是名导演,不是三级片的导演啊,不是三级片的导演啊。

所以说,亲爱的兄弟姐妹们,今天我告诉大家的是,今天我要在这时候直播,突然直播,两个事,我就传达两个事。

第一个,战友们,拜托你们在任何消息,煽动纵容下告诉家人,如果你挣不了一百个亿,一千个亿,你也给你家人,也不能说带来多少什么,这个,那个的。你最起码有耐心点说服家人,不要上了CCP的当了,把全家命给送了,不要随便走出去,现在病情是正在准备扩散中还没开始呢。

让家人别冒这个险,认识文贵的,你们一定要听进文贵的话,文贵过去的员工和同事们,你们一定要听进我的话,要比以前十倍、百倍的重视,千万要采取防护措施,做好更坏的更长的时间的准备,这是我今天说的第一条。

第二条:江西,北京,黑龙江,吉林,辽宁,大连,杭州,上海,深圳,东莞,香港,香港就更不用提了,香港的警察已经染上了吧,六十几个警察被染上了,听说某几个明星已经刚刚几小时以前送到香港医院里去了,香港的战友刚刚发了我视频,我不想发,我要经过核实再说。

大家记住,这一定会爆发的,所以这个时候大家说话low住,low住,low住,一切等到2月29,2月29,2月29以后咱再说,好不好,我今天就说这么多。

啊,明天早上,八点半钟,文贵起来直播,请路德先生,卡丽熙女士还有我们的小皮匠,还有我们的大卫兄弟,还有我们的卡丽熙的这块在直播,还有谁在直播啊?咱们兄弟姐妹啊,大家啊,我们战友之家,还有我们面具先生也在直播,面具先生,希望大家。

明天我是八点半直播,因为我要每天起来以后直播完,直播完我要锻炼一下,然后我又很重要的视频会议,明天一整天,拜托了,兄弟姐妹们!

2月29号,你们都别猜,猜不准的,2月29号,纽约时间晚上十二点,咱直播,暂时这么定,好不好,暂时这么定。

亲爱的兄弟姐妹们,在这里为十四亿中国人民,全世界人民,香港同胞,台湾同胞,新疆同胞,西藏同胞祈福!

阿弥陀佛。

大家记住,共产党的经济能撑到昨天那个德行,他已经没有什么,没什么子弹了,没什么子弹了,它们敢做出这样让所有人上街去的决定,已经没招了,现在共产党想再回(到)三个月以前,2019年5月份以前,2017年2月份以前,永远不可能了。

爆料革命什么样?大家看到了,这就是在西方你必须懂的。过去几十年,没有一个中国人在西方媒体上,能引起如此之重大的关注和震动!大家都看到了,我才上了两期《战斗室》——班农先生的节目。西方的媒体把爆料革命的信息引为叫——震撼!大家看明白了吗?

这就是为什么我告诉所有战友们,不管你社交媒体还是什么什么媒体,一定要“唯真不破”!如果我们要是讲瞎话、胡扯八蛋,会有西方这么多媒体重视我们吗?

大家看看我现在,这几天全世界多少媒体报导我们,引用我们的资料,多少人要采访文贵!大家都看到、都看明白了吧?咱这官司一个一个地……就赢地不行啦!我都没兴趣了。多少个官司现在找我说:给你五百万美元和解、那个给你一百万美元和解;还有提出八千万美元和解的大案子,跟某个银行的。

——不可能!嗯!不可能!

这都是小事儿、小赢!这些赢了也跟咱们灭共没多大关系;共产党不灭,我赢一万次等于零!只有共产党灭了,郭文贵就是马上消失,隐居山林;我要过上真正、郭文贵过去喜欢过的日子。我可不想每天讲上二十四个小时的话,天天嗓子跟冒烟似的;一天只吃一顿饭,我从今天早晨到现在只吃了一顿饭,我向大家发誓,最近都是(一天)一顿饭,每天讲话讲到嗓子冒烟。

我现在直播完,马上上楼,最起码还有四到五个的联席会议。然后,我要睡一觉,午夜后还要起来开会。

你们大家能看到,这个世界上只有爆料革命这一盏灯!在给世界上传达中国人的武汉疫情的真相!只有这一盏灯!——叫“爆料革命”。这个爆料革命不是郭文贵的,是所有的战友们的。我再说一遍,是(百分之)九十九点九九九没出现名字的默默在背后贡献的战友们,亲爱的兄弟姐妹们。那才是我们真正的、上天给我们的力量。

不要忘了霹雳年、霹雳年、霹雳年!雷神山、火神山!霹雳馆、霹雳碑!

我们再往回看,昨天和今天的直播,又有多大的不同,世界巨变!

今天下午,几个国外的媒体说:郭先生,每天看你们的战友之家做的GTV、“武汉疫情直播”,和“上天造灭疫组”为这个直播加的中英文直播,太棒啦!

我们以事实、以证据说话,我们会让世界看到真正的事实!这就叫力量!这也是我们自信的原因。

这就是为什么我们敢说——共产党,你完了!你完不完,你知道!这就是郭文贵告诉你共产党的——你完啦!!

十四亿人民、全世界人民,将审判你们这些盗国贼、欺民贼!和在世界上潜伏的黑暗力量、沉默力量!上天站在了我们这一边!

无论你……兔子打拳一路小动作、你有多少擀面杖子,这回都将归到零!零!!

莘县阳谷县搭县,咱走着看!

一切都是刚刚开始!

战友们!谢谢!Thank you!

战友之家听写组

回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