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 C
New York
星期四, 5月 19, 2022

2月21日文贵再次提醒同胞们2月29日是分水岭,呆家里莫出门!

推荐阅读

大家知道啥事不,今天,我们外面有警察,还有其他部门正在工作,做调查呀。调查头两天有人,试图往喜马拉雅大使馆搞破坏,还有乱寄东西,还有有人威胁我们;估计还有头两天叫什么鸡腿潘的,来纽约,都有可能啊;这种威胁啊,来自日本的,来自澳洲的,所以外面正在工作啊。亲爱的兄弟姐妹们,这每天都是大日子。

我现在直播是为什么呢,有很多战友们给我发的信息,我实在实在没法回了,而且特别感谢,亲爱的兄弟姐妹们,特别感谢。你们发来的所有信息和视频,文贵不能一一而回,但是你看我每天的工作都是20个小时了。现在好几个团队在外面工作着,警察啊什么的。当然了,保安团队都在工作。

我想告诉大家的是,你们发的信息我没有回复,我很多都收到了,而且非常的感谢,特别是传递出来关于国内的整个冠状病毒死人,非法抢劫,趁火打劫,还有这些死亡数字,包括一些现在政府内部的文件。

大家已经看到啊,魔鬼的打手,孙力军已经出现在湖北武汉啦。戴着黑口罩,看到没有,这小子玩黑口罩,不戴白口罩,也不戴N95。黑口罩,戴文贵那种的N99,N99。只要孙力军出现的地方,一定是地狱般的灾难!大家看到,王岐山、孟建柱、孙力军、吴征、杨洁篪杨娘娘,只要这些人一出现,必定有大灾难!

文贵在2017年开始,2018、19年跟孙力军的交道,跟孙力军的音频都在网络上呢,几百万的关注、阅听,事实上更多。你们也可以看到,整个的孙力军,是把多少共产党所谓的他们的腐败分子送进了监狱,家破人亡,与王岐山说的是百万党员。然后从这个干掉百万党员,又开始抓709律师,又开始在中国所谓的打黑,打完黑以后又抓法轮功,610、23局都是他说了算。然后又到了香港,当他出现在香港和林郑月娥照照片的时候,香港就进入了地狱,现在面临着死亡、被杀,各种案件,这就是个魔鬼。

所以亲爱的兄弟姐妹们,孙力军出现了。中共要求2月29号全面复工!2月29号全面复工,不是昨天做的决定,也不是前天做的决定,大家未来会看到更多的内部信息!

现在共产党,不戴口罩,上街就抓,上街就扣,但是共产党,却,你发现了没有,共产党却让大家复工!共产党不让大家上街买菜,买饭,甚至治病,生孩子,但是,他要大家复工。而且专门要去郭台铭的工厂,上海的工厂和广东的工厂,高科技的工厂,要继续榨取工人的血汗钱,继续挣取美金和外汇。

海航却让共产党以破产价,以一个卫生纸的价格,卖给了王歧山当年的秘书陈峰。以1000天的时间,增长了20万倍,在中国控制几万亿人民币的资产。海航本身的资产就达几千亿人民币。用控制着的渤海金控,经过在世界上买买买并购之后,他在中国贷款了上千亿的美元,买遍了全世界。在文贵的周围到处是海航的房子。现在,又借着冠状病毒又被海南政府给拿走了6000亿人民币的债务。6000亿人民币是海南省,海南省总共1000亿人民币的烂账,地方债,一个海航就给了它6000亿的债。

不但如此,同一时间,方正集团——王歧山、孟建柱、江家控制的方正集团,人民银行的副行长范一飞,又在背后和北京银行进行债务重组,达1600亿人民币。这都是文贵在3年前说的事情。这个还不重要,重要的事情大家要记住:

昨天,就有31家大型的企业申请破产。这些破产绝对不是真破产,这是盗国,集团作案。

不但如此,更重要的,现在孙力军……(看到外面这些警察,看到外面这些警车执法人员了吗?哗哗的。)对我们的爆料革命,对我、路德先生、班农先生等所有的战友们,真心反共的人,现在是丧心病狂,采取一切手段。现在跟共产党这个较量,29号是个分水岭,我们希望把战场真的能拉到美国,能拉向国际。我们希望这个战场,从美国和国际上能烧回到中共那去,烧到中南坑,达到最后以共灭共的目的。

霹雳山、雷神山、火神山,霹雳馆就是叫P4实验室,霹雳劈就是武汉P4病毒实验室,放出了冠状性病毒。然后2月29号,强迫性的复工,你可以死,你可以全家死,但你必须去给我去干活。因为我中南坑的人不会死,孙力军带着黑口罩N99不会死,实际上孙力军带的不是N99,是N100。你见过下边医生有一个带过那黑口罩的吗?你见过一个人拥有这样的口罩的吗?据说孙力军到那去的时候,任何人不准站离他3米以内,3米之内谁敢靠近就拿枪杀,孙力军的排场比习近平,比王歧山,比李克强还大!

自从应勇到了那去,上海帮,你到了湖北武汉,整个上海帮全去了,Joe Low刘特佐也在那活动,孟建柱一直在那活动。王歧山在冠状病毒出来之前跑到武汉去,换完肾从广州跑到武汉,然后Joe Low又到武汉,孟建柱一直在武汉,现在应勇去了武汉,孙力军出现在武汉。海南海航又被省政府买回去了,人家1000万买走的一家航空公司,从国有企业变成私人的,转了一圈增长了20万倍,给海南政府留下6000亿的债务,又把它卖给了海南海航,天下最高。

王歧山、孟建柱、孙力军、杨洁篪杨娘娘、吴征,还有这些上海的盗国贼们,天看着呢,看你还能蹦跶几天!看你还能蹦跶几天。你真以为你可以绑架14亿人民,绑架全世界人民,绑架美国,绑架西方,绑架全世界吗?你以为你搞这些下作流氓手段没人管吗?你看着,我不用给任何人说。

我是从昨天到现在,战友们,睡了绝不超过三个小时。开了多少会,我都不记得了。真的,多少会我都不记得了。

战友们,中国的各大银行,现在正在配合盗国贼在做账。

我今天参加班农先生的战斗室的时候说过,他们现在要打赢经济这一仗,绝对要把经济造假到底。要打赢所谓大外宣这一仗,国际上的外宣,要把这个病毒还是弄成动物的。真不行,认账,找替死鬼。然后内部一定要让这些工人继续返工。要把工厂正常化,经济正常化,社会正常化,不要成为共产党的麻烦。而且借机,借这个危机,要赖老百姓的账。继续合法地,合理地通货膨胀。合理合法地解决所有的地方债务。把所有的历史这些年的积累,通过这一次的共产党认为最高的、最好的,就是所谓的多难兴邦,就兴共产党这个黑帮。只要死越多人,共产党越强壮。叫多难兴共产党的这个黑帮,叫多难兴邦。来了,又来了!

但是我告诉大家,共产党过去七十年回回得逞,次次能达到目的,这一次绝对不会。世界都在往自己的枪里加子弹,都在对准共产党,大家走着看。

229229229是巨大的分水岭!大家拭目以待!

另外一个战友们,我再次请求大家,千万,我今天直播的最核心,我给战友还是说三个观点:

千千万万不要拿着自己的命,千万千万不要拿着全家的命,为了那一顿饭钱,你离开了你安全的地方和家去打工,这真的是找死。拜托啦,活着等到我们胜利的那一天。

第二个告诉大家,接下来大家一定要记住。共产党一系列的宣传,一系列的政策,一系列的决策,都是置老百姓于死地的,都是剪你羊毛的。

共产党已经做出了决定,湖北只进不出,或者是少进不出。湖北人都死干净,没问题。6000万,这已经决定了。牺牲整个湖北或局部高度感染区,要保全国经济,要保共产党的这次多难兴邦的计划实行。

所以说战友们,你们千万记住,你不要相信共产党的信息,不要相信任何宣传,全是骗你的。如果没骗你,它为啥不打开互联网。不要相信共产党说的一个字、一句话。

微信不能用,微博不能用,只有CCTV!你这不是傻子吗?

第三个战友们,任何情况下,千千万万记住。不要相信这个事情会在半年,一年里结束。真的是一切都是刚刚开始,一定要在物质上、生活上、经济上、身体上、生活方式上,从长计较。

整个全世界还没闹明白咋回事呢!真的,一切,2月29号是巨大的分水岭。

不管你是不是挺郭的,不管你是不是坚持灭共的和挺爆料革命的。请大家坚持住耐心,过了2月29你再做决定。还有几天哪?这就是文贵的直播。

共产党的疯狂,共产党已经打开了霹雳山下的,雷神山、火神山下的霹雳馆——P4实验室,潘朵拉的盒子。

孙力军这个魔鬼的杀手和执行者,已经带着黑口罩,N99也好N100也好,已经到达了武汉,执行杀人命令!继香港进入了灾难的地狱之后,又开始将孙力军、孟建柱、王岐山到了武汉。这都是天意!这也是霹雳计划的一部分,这也是南普陀计划执行当中,不打折,坚决不允许打折,不允许妥协,不拐弯,但这就是帮我们爆料革命!

亲爱的兄弟姐妹们,北京的火刚刚燃烧,武汉的火已经开始升到天空,没人可以停止!香港之怒,香港的地狱之火已经烧向北京,祖国大地!接下来的台湾和新疆,以及全世界会满天遍地的,灭邪之火,直到把共产党消灭为止!

一切都是刚刚开始!为14亿中国人民、全香港人民、新疆人民、台湾人民、西藏人民,全世界人民祈福!

保金融,共产党的会:保金融,强外交,把战场拉向国际,让国有企业走在前边。保金融系统的稳定,保金融市场的稳定,可以起伏,不可以那个,可以这个,不可以那个……咱都知道,玩吧。上蒙下骗,以假、以骗、以黑治国,这就是轮回报应!

7、8个月前在香港所有做的恶,你都要万倍地偿还!70年欠下人民的血债,你都要万倍、亿倍地偿还!假、骗、黑——这回你玩了几十年的套路,都将万倍、亿倍地还到你的身上去,这就叫轮回!

共产党,你完了,你彻底地完了!莘县阳谷县搭县——咱们走着看!

亲爱的战友们,该吃吃,该喝喝,啥事别往心里搁,呆在家里别行动。拜托了,一切都是刚刚开始!


220日文贵先生和班农先生在作战室和喜马拉雅大使馆共同直播

班农先生:大家好我是史蒂芬班农,我们现在在纽约市的喜马拉雅大使馆向大家直播。我们每日在这里做许多有关中国的广播,有许多许多事情正在中国发生。我要特别感谢郭文贵先生以及郭媒体和G-News新闻的团队,感谢他们帮助我们设立了今天的直播。我们有许多要聊的话题。目前从中国,特别是武汉每日都传出大量的新闻,因为疫情在日益恶化。目前我们从世界不同管道所得到的资料都完全不同,不同的组织机构都在试图评估此疫情的走向,都显示武汉目前的恶略状况,也显示了中国人民的处境。我想让您看看今天《伦敦金融时报》报导了在中国的苹果工厂无法开工,这也是很多工人从中国南部的深圳和其他地区又重新返乡的原因,因为这些地方的工厂都不允许他们回去复工。到处都是路障,这些工人经过重重测试,因为大家都不想让病毒继续传播。那么文贵,在我们谈论在武汉发生的一些事情和相关录影之前我想让您告诉美国人民您的评估数字。因为我们现在是直播,而且虽然节目是面向世界,但其中有许多美国听众,也有很多在我们的芝加哥总站的听众们。您对这次疫情的看法如何?您认为到底有多糟糕?

郭文贵先生:史蒂芬,您问我关于武汉冠状病毒的情况,这是目前的头等大事。而当我看这些西方媒体所报导的有关武汉冠状病毒的新闻,几乎所有这些媒体所用的数据都是假的。

班农先生:您是说他们所引用的中共所提供的有关被感染,和死亡人数的资料都是虚假的?

郭文贵先生:是的。

班农先生:那么目前他们说有大约7万或7万5千人被感染,死亡数字是2500人。还有就是是哈特菲尔德医生一周来都认为十分滑稽的数字,就是他们所说的2.1%的死亡率是个永远不变的百分数,就像中共的国民生产总值永远都是8%,对吧?反正总是同一个增长数,您是说中共故意编造出来这些假数字吗?还是他们计算有误?

郭文贵先生:您说的完全正确。正是中共他们自己编造出的这些数字!对这些数位的掌控必须完全听从中央政府的指令。所有这些数位都是政治资料都不是真实的!你看,其实现在在中国,我认为应该有大约4到5百万的感染患者,而死亡人数我认为目前是250,000(25万),这些仅是被送往太平间或被火化了的人数。这才是真实的!

班农先生:那好,我们知道在湖北省那里大约有八千万到一亿人口都被隔离了,对吧?这是中共公布的资料。

郭文贵先生:是的。

班农先生:此外在中国的不同地区还有4到5百万人被封城,对吧?要么被封城,要么被隔离。如果某个城市没被隔离也基本上是被封了的,人们已经不能自由往来。

郭文贵先生:那么,关于这方面,在整个湖北省大约有一千六百万人被隔离,整个武汉市有大约一千一百万人被隔离,整个中国大约80%的面积都处于隔离状态或是被封,约十亿多人都被隔离或被封。这才是真实的资料!但他们所说的有七万人被感染这个数字完全是假的,不是真实的资料!我认为目前有超过四百万人被感染。

班农先生:那么,当您说应该有3或4百万人都被感染了,您是如何得知的?是国内某些人透露给你的吗?

郭文贵先生:这是根据传染率估算出来的,不可能只有七万人被感染。拿武汉为例,很简单!我们为什么认为中共的数字是虚假的?因为中共不允许世卫组织以及其他美国专家到武汉或到重庆、或上海。

班农先生:好的,让我先来谈谈美国和川普总统这边的情况,现在有请哈特菲尔德医生,我们这边已经提出要派遣美国疾控中心的人员前往,对吧?世卫组织也提出了要派世卫组织的人员,香港大学的梁卓伟医生也志愿要前往协助研究病毒,据我了解美国的疾控中心始终都被拒之门外。直到最后这几天他们(中共)才同意一个团队前往,是世卫组织的一个先遣队前往了北京。但他们也只能是翻阅中共提供给他们的资料对吧?中共还是不允许任何外人进入武汉,为什么呢?

郭文贵先生:他们想要掩盖真相,他们不想让人们看到真相,他们担心会有人把真相爆出去,这是根本的原因。这也是为什么我说西方和美国这些人如此相信中共政府的资料是非常糟糕的!这些资料都是错误的资料!这个问题很大!不仅美国、整个欧洲、西方世界都相信这些资料。如此,美国将陷入一个很大的困境!

班农先生:您知道我刚刚在香港会见了某个重要人物。一个举世瞩目的好人,一个非常非常良善的好人。他告诉我,在香港被感染的人数要比林郑月娥的香港政府所公布的大10到20倍!病毒实际上在那里蔓延得很严重。很多商场都关闭了,货机上已经没有什么食品及货物了。所以比政府现在所描述的要糟糕得多!
我们等一下会看一些相关的视频,但是我想再回到这些资料中规模的问题上。
那么哈特菲尔德医生,我想问您:按常理来推论,目前大约有十分之一,(杰克,如果我说错了请纠正我。)目前全球有十分之一的人口。就是说,目前世界总人口数为75亿,那么,目前50%的中国人口或是说10%的世界人口都被隔离了。要么是像武汉那样的完全隔离;要么像在横滨湾那里被封锁住,就是所谓的准隔离。
现在我们从一些大公司知道,就像今天金融时报报导的。工厂开不了工,因为没有足够的工人能够从各省回来,因为那些各省的那些检查点。
所以,哈德菲尔德博士,为什么?世界卫生组织是联合国的一部分,应该世界来照顾整个世界,对吗?来监督这次大流行。为什么他们待在北京的酒店里?按Miles的观点,为什么是CDC?为什么加布里埃尔博士一个人在香港?为什么世界上顶尖的病毒猎人不被允许前往武汉?史蒂文·哈特菲尔德博士。

蒂文·哈特菲尔德先生:他们(中共)不想他们去武汉,他们不想让他们在那里,世卫组织相当无能为力。我们在2014年也看到了同样的事情,他们试图从几百英里外的首都检测埃博拉疫情。你必须有地面人员,派自己的人到那里,核实到底发生了什么。在你可以开始制定方案之前,哪里最需要援助,具体什么样的援助,你才能尽可能快的提供最有效的帮助。你必须要有地面人员,你靠遥控做不到。

班农先生:我问你,我们会谈到这个,现在有两个女人实际上负责,两个高级干部。共产党解放军的高级官员负责武汉,我会谈到她们。Miles正好认识这两个人。

但是我问你,博士,你在这里有中共的数字,这是70000人感染,2000人死亡。你也听到其他人说可能是几十万,四十万到五十万,每六天翻倍。你知道成千上万人死亡。然后,我们听Miles和其他中国人说,可能已有数百万人已经感染,数十万人死亡。其中一些死于其他原因,他们只是没被按病毒死亡计算,但他们因病毒而死。
问你这个问题,给定这次隔离的规模,你觉得这种在武汉的隔离实际上起作用吗?实际上能停止扩散吗?你在第一季告诉我们,你有两种方法来阻止,要么有疫苗,这需要一年或更长时间;或者是社会隔离。现在看来中国人已经尝试了一切,可能的能够做的社会隔离。对吧?可以想像他们还能骗多久,或者最终控制住传播之前。你认为考虑到现在这个大规模的隔离的事实,这种社会分离秘密计划起作用吗?

史蒂文·哈特菲尔德先生:不,不管用,这个应该停止了,尤其是现在人们已经意识到,他们非常害怕。所以你不用强迫采用自我疏远的措施,人们对感染的恐惧会自动这样做。我们在这里漏了一些东西。

班农先生:你是说,如果隔离能起作用的话,或者起作用,在感染人数上就已经开始有相当显著的下降。

史蒂文·哈特菲尔德先生:是的,应该有非常显著的变化,7至14天后,我们没有看到。

班农先生:因此即使在CCP公布的数字,如果你把那些资料作为基准,以你的专业观点,在中国中部隔离不起作用?

史蒂文·哈特菲尔德先生:不起作用,他应该达到峰值,但看起来不像有,没有任何地方看起来像要达到峰值。

班农先生:Miles,我想我们会在节目的后半部分看一些视频,但现在我想具体谈谈,因为这将会在美国引起争议。我想谈谈这两个人,现在真正控制了武汉,两个都是女的,一个是副总理,孙副总理。

郭文贵先生:孙春兰。

班农先生:孙春兰,她是习主席的人?

郭文贵先生:是的。

班农先生:我记得她是10天前被派去的,对吗?去强制执行,甚至彻底隔离。她到的第一天就做了讲话,就是说我们要挨家挨户查,我们要挨家挨户去量体温。对吧?如果我们认为你已被感染,我们认为你有发烧,就把你带走,把你带去隔离中心。对吧?去隔离中心的是爱国的,给我们麻烦的是叛徒。我们已经看到了很多这样来自武汉的视频,看起来他们在逮人,你要不想被逮,就被拖着去,要么被钉在自己的房子里,你能先介绍一下她吗?孙春兰副总理,她为什么被派到那里,她的权利比很多人都大吗?她到那里的时候,每个人都被解雇了,她是不是能够让隔离生效?

郭文贵先生:我认识她超过25年了,她是一位出色的政治女性。她是非常非常中共类型的人,就是个骗子。至少她会说得好听,但永远做不到。绝对做不到!您看到了他们到街上去,挨家挨户,不是去帮助别人。他们关上你的门,他们锁上你的门。要么他们就逮捕你。如果你还为自己辩护,直接把枪顶在你嘴里,这在视频中看得到。很多人跳楼自杀了。这他们看不到吗?她就是个骗子、政客!这就是为什么你看到中共官员说的话,谈论武汉冠状病毒,一切都是假的!不要听政客们的烂嘴,这是场巨大灾难。不要相信他们!

班农先生:所以你是说把她派到那里,只表明中共的更多控制、更多谎言,对病人更残酷打压,更加说明他们有多恶心。

郭文贵先生:是的。

班农先生:在我们节目的第二部分,我们将放一些视频,是真实的人那里来的,是越过防火墙传出的,我们会从中看到这些。

郭文贵先生:是的,视频是一个很好的证据,这就是结果,不要只听我们说,不要只听郭文贵说,去看视频自己验证,视频要好多了。

班农先生:您正在聆听和观看战斗室的疫情报道的直播,今天同时也来自郭媒体,今天另一主持人是郭文贵,他是著名的,但有人会说,来自中国的臭名昭著的爆料人,是反中共的第一爆料人。从一开始,他就是他们的眼中钉。我想谈谈另一个人,杰克,我相信玛丽亚﹒巴蒂罗莫,在福克斯明天的节目中有一段,有人做过分析,昨天送给对冲基金的人,这个争议就是关于武汉实验室,对吧?说可能是武器实验室,有一个武器计划,说是人造病毒不知怎么泄露了,在中共的解放军中有一位少将陈薇。

郭文贵先生:陈薇

班农先生:她是少将,她来自军事医学科学院。在西方的情报部门,她被认为是中国的生化武器计划的头号人物。那么你认识她吗?你能告诉我们你了解她什么?

郭文贵先生:我在2003年认识她,她的家庭也来自军方,是军队中最老的。她和中央军委员和政府最高层关系密切,她在欧洲学习过,之前也来美国,她几乎是中国的第一。

班农先生:她在欧洲学习过,她在美国学习,她以前在美国呆过?

郭文贵先生:是的。

班农先生:她是整个中国生化武器的创造者和专家?

郭文贵先生:是的,这就是为什么在2003年她解决了中国的SARS。

班农先生:她帮助解决了中国的SARS问题。

郭文贵先生:而且她非常接近王岐山副主席和习近平。

班农先生:她和王岐山关系密切?

郭文贵先生:是!很密切!

班农先生:当一个少将被派去…我们只有两分钟了,我们要在这里休息一下,到广告时间了。当你派个负责整个生化武器计划的少将到武汉去,帮助孙春兰副总理应付疫情。作为高级管理人员和企业家,很又了解中共,给你的是什么信号?

郭文贵先生:哦,将军不会听孙春兰的,她只听王岐山和习近平的。这是两个不同的部分,在中国的组织上,军人不听政治人物。孙春兰只听习近平,将军也只听习近平和王岐山。这是很奇怪,这就是为什么将军要去那里参加这个案子,这确实非常复杂。

班农先生:我们从休息回来后,我想请斯蒂芬Hatfield医生。我想就这样开始,您已经看了,今天出来的一些报告,一些额外的分析,其中说这是高度不适当的,不是高度,我相信他们说是:不可能这是来自武汉实验室。当我们回到战斗室疫情时,我将简要介绍一下其中的科学。
我现在在纽约,我们在喜马拉雅大使馆,也是郭媒体和G-News的直播中心。我今天共同主持人是郭文贵,我这里要感谢每个人,我们会做更多的远程直播。因为在这种悲惨的情况下,我们想在这里听到跟多声音。今天我们集中精力在中国中部的武汉。原因之一,而文贵也在这里,是这个问题的核心在中国。现在我们有世界人口的十分之一,近7亿的中国人口处于某种的隔离中。不管是封城,还是隔离、强制隔离,或是挨家挨户,随便怎么说吧。

战友之家听写组

更多热点

留下一个答复

请输入你的评论!
请在这里输入你的名字

最新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