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月22日文贵第二次直播谈武汉疫情紧急事件

0
558

尊敬的战友们好啊,今天是122号下午第二次报平安直播。今天报平安直播,主要是有两件事情:

第一个,就是向大家这个汇报一下,现在关于在中国我们的祖国,发生了惊天动地的事情:也就是武汉的,所谓的冠状传染病毒——也就是,咱们也叫做非典吧——这个疫情的新的发展。有关这个就有关这个事情,我最近很少说,因为这事太大了:大家应该能想到最坏的一面。路德先生和江财神、安红,他们都说完了,我就不用多说了。但是呢,今天发生的变化呢,主要是有两个:非常吓人的——我给大家说一说。

现在呢,我先念念(读战友名字)

亲爱的兄弟姐妹们,今天我们在这个直播的时候,我希望给大家说的:因为我们这两天都在准备着,明天我认为是非常重要的,——法治基金、法治社会的年会,2020年。已经准备了几个星期了,大家都很辛苦,都很认真、很严肃。每一个字每一个题目都要经过律师的严肃审核。那么现在呢,基本上文字材料——文案和时间安排的都已经完了。这个时候,我们正在全力以赴准备这个的时候,我们接到了两个最核心的,两方面——来自于美国,来自于中共方面的电话。中共方面是他们的凌晨吧,大概是他们的5点,就是这里的4点钟的时候给我打电话——非常客气,非常客气啊。谢谢了这位老领导,也叫老领导吧,统称老领导啊。

首先提出来的事情:希望我们的G-news不要再广泛地报道来自于国内的、别有用心的,关于武汉事件的,所谓的传染病情、疫情的一些报道。记住啊:来自国内的,别有用心的,不正常的。一些报道——虚假报道。我告诉这位老领导:“你先告诉我什么叫别有用心,什么叫做虚假?”

这位老领导很客气说:“文贵,如果你要愿意,你们G-news想报道的话,我们可以给你提供官方的一些文件,你们可以去报道。但是这个时候,你们要承担历史责任。特别是提出来,说那个路德,路德社纯造谣,完全是唯恐天下不乱!你这些天的表现,让很多咱们国内的,认识你的朋友感到欣慰。”说郭文贵这个人啊,还是很有品行的,还是爱国的,还说我爱党——我爱你个屁党啊——爱党的。说这个关键时刻不像路德一样——唯恐天下不乱,站在国家角度。所以说文贵,在这个事儿上,我们利益是一致的。先不说你反不反谁,先说这个方面你态度是一样的。我们愿意给你提供一手信息,在G-news, 在你这个直播中说,这个很好。

甚至某些领导说了,对郭文贵的事情要重新考虑。说文贵在这个关键时刻,只要你站得直,坐得准,你的资产都可以还给你。甚至春节到了,我们为啥不可以让你的家人跟你去团聚呢?我们可以派飞机送家人过去,甚至你自己回来接。就说到这儿的时候,路德先生给我发WhatsApp,还有老江给我发WhatsApp,我讲黄色笑话——挺搞笑的。

我给这位老领导朋友回答,我说:“我先我先重申一点——郭文贵在这个事儿上之所以没有那么快地表态,我是在观察,路德的所有的表态我都看了。我要告诉你们的事情:我觉得路德社没有错——我们平心静气的谈——作为一个社交媒体,作为一个现代的社会媒体的手段,作为路德先生本人,还有他的现在合作者江财神,还有安红女士,包括上他节目的,现在的薄博士也好,艾女士也好,熊博士也好,任何人——他们有说话的权利,他们在美国承担美国给他们赋予的,让他们应有的法律责任。”

所以说,我告诉这位老领导,你对他这种批判,这就有点让我接受不了。至于说你给我提供官方文件,我可以现在明确告诉你:“我一张不会用,我不能成为你的爪牙,不能成为你的宣传系统——这是个起码常识。”

再一个,过年了,你说送我家人来过年,你一个也别送——你可别送来,我不要。你送谁来呀?我的两个哥哥在监狱呆着,你又不给送来。我的现在在外面的哥哥,你都是送来了,我的两个在监狱里边——我们对得起他吗?对不起他们。我老爹那么大岁数了,也不能坐飞机那么长程啊。

另外一个,非常重要:如果您说我真的是站在了国家利益民族利益上,你认为我在这个问题上……我说我要告诉你的事情,唯一站在国家和民族利益上的方式,就是告诉中国人民真相!有什么怕的呢?美国发生一例,马上告诉,美国乱了吗?没乱!

他专门说到这个湘雅医院,湘雅医院有两个大夫,给我打电话,被他们给抓起来了——抓两天了,我没告诉大家。我告诉这位老领导:“你能不能把这两个医生给放了,这两个医生就是告诉了文贵现在医院里边是什么情况,不就是你没有造假吗?我也没报,我也没说——我就怕这两个医生受你们害。”这位哥们还挺够意思的,老领导啊:“马上放,说你放心,马上,你别放电话,我现在就打电话把他们放了。”我说:“人家给我说的都是事实,人家传给我的资料也是事实,我说我们的战友获得的这个关于武汉疫情,和全国各大医院的,一点不夸张——5万张也不少,我们基本上都没采用。不采用的原因是,这个事不简单——它不是一个人的腐败,咱有时间去验证,咱有时间去证明。因为这个一旦要说错了,会让很多人误伤误死,把本来的一个小事变成大事。”

我说,现在你把武汉,禁止出禁止入。高速路上很多人给我发信息,说高速路都堵车了。我襄樊的咱们的战友,公检法的战友,说整个樊城,各种招待所早就满了;乡村的什么农家乐早就爆满了——都跑出去了。你现在把武汉城给封住,能封得住吗?现在襄樊,整个恩施、黄石,到处都是武汉跑出去的人。在过去的这个48小时,很多人在开着车往外跑。现在火车头等舱,还有火车票,现在都有人趁机发财了,都涨价了。

我说这位老领导,你要真要站在国家民族的利益上啊,别说你共产党啊,说什么……共产党你是王八蛋——我在那儿电话没说,在这说。共产党我们就管不着了,我们的目标就是灭你共产党。

而且我明确的告诉他,我认为这次,天灾——我怀疑50%;人祸,我认为50%。如果你们是干了这个人祸的话,我说这回事大了。我说我们灭共那就是霹雳年先劈你们了。怎么了?没事说吧是吧,吓死我了港妹,我以为你把疫情带这来了,没有人发现有病情吧?哈哈,没有啊。

所以战友们,我告诉这位老领导,他有句话这么说:“文贵,咱们完全可以在这事上做一个交易,可以把事情完全扭转。“坦白的说,这事扭转不了,怎么可能扭转呢?我说:“做这个交易也做不成,而且我说你们对路德先生的评价我是不认可的。完全不认可的。而且不但不认可,我认为我希望你们应当端正态度。路德先生的这个节目我认为救了很多人,你们要鼓励他,夸奖他,而不是现在你批评他。”他说他讲的什么什么讲了一大堆。

我说如果你们政府不造假,政府站出来,来澄清这些事实,有啥不可以呢?有啥不行呢?不是把坏事变好事了吗?我说我们现在必须要把真相告诉同胞,告诉人民,这是好事!如果你一盖隐瞒,那是大事。

我说是不是让防火队长”王岐山出来救火呀?他说:“唉,咱不提具体领导啊,不提具体领导。”好!我就不提具体领导。那我提提胡舒立吧,胡舒立是不是要出来呀?他说胡舒立咱也不谈,不谈个人阿。我说不谈个人可以呀。

所以说战友们,从现在这些情况来看,共产党在武汉非典这件事情上乱了章法。武汉疫情超出了我们的想想,路德先生的节目和路江先生的节目,我相信在国内造成了巨大的影响,我深信他们也救了很多人,我感觉这回救了很多人。

还有一个我感觉,非常非常重要的,我这次在重启对话之后,第一次对话之后啊,我的感受,中共对爆料革命的重视,比我们想象的还严重,哈哈,还厉害。路德先生这个节目影响,也比我们想象的影响要大的多。所以我才给路德先生,还有江财神所有战友说要搂住,务必要搂住。因为现在已影响到国家、民族的命运了。所以说战友们,这不是一般的事情,我要紧急直播告诉大家。

同时我想谈第二个事情,就是我们爆料革命对待武汉疫情的传播和我们的观点,我希望路德先生、江财神、安红女士和所有的战友们,加大传播真相的力度,我们要拯救在水深火热中的湖北的、武汉的同胞们。我们要让中国人学会看到真相,我们要让中国人看到真相的力量,同时希望呼吁所有的战友有资源的、有信息的尽可能的把新疫情、新信息发到路德先生那里,发到卡丽熙那里,发到小皮匠那里,这是非常非常重要的。

千万别发到鸡腿潘那里,他都给你吃了,不会报的,这个孙子现在一句话也不说了。你也别发到傅希秋那里,发到傅希秋那里,他都给你闷墩儿蜜了。这帮孙子就是会骗钱、骗捐,在武汉疫情面前,他们说过一句有良知的话吗?他们有一点关心同胞吗?没有。

共产党为什么现在要让郭媒体,要给郭媒体合作,G-news现在影响太大了,G-news现在成为了东西方真的重要的影响的一个门户网站。这是为什么他们现在愿意给文贵做大交易,文贵要看那几十亿美元我又完蛋了,我又上当了,还灭啥共啊?我又成人家的走狗了。

还有一个,共产党知道自己这个年很难过了,过不了了,这个时候更能体现出我们路德先生他们的坚持和付出,他们付出了被怀疑、被质疑……

对了说到这,这个Js牧羊子我这昨天到今天啊,我没跟你联系牧羊子,你对路德先生为啥又开始挑战?我就纳闷了,你到底是咋回事?我最后一次我给Js牧羊子说啊,你再挑战路德,那这事我就要出手了,你不应当这个样子的。这个就不像战友了,有啥事你可以直接给我说,你给路德先生直接说,你给大家说,你不必要推上挑战路德先生。现在中共的反映就证明了路德先生的节目打中了他的要害了。

所以我告诉老领导,我绝不同意他所定义的路德先生的节目,传播了虚假信息,恰恰是路德先生提前提出了警告,我相信会有利于这个事情的解决,减少扩散、减少伤亡。这也是为什么我们战友们要相信 “唯真不破。为什么我们要相信爆料革命他可以真的救命。

当然了,G-news现在的影响,五个路德节目也不够啊,五个路德节目也没有这个影响,因为G-news有中英文。大家看一看G-news现在被多少人给转发,大家看到被点击阅读的绝大多数是转发。这是为什么他让G-news上不要在所谓转发这个其他的假新闻,所以我们G-news要更加广泛的传播关于战友们对疫情的爆料,尽可能的把国内来的内部文件和真相传播给社会。这个关键的时刻,就像在香港事件当中,我们要站得直、坐得稳。

今天我们有英文频道也开了啊。我们开了英文频道,就是今天要准备明天的直播。今天所有的设备、还有同声翻译系统、还有灯光、包括这些人员全都是新的啊。这都是新的,这是真正的专业。

路德先生属于“非专业人士”,龚小夏说的。龚火鸡,哈哈,火鸡龚。火鸡龚一说到路德不专业就摇头晃尾,摇头晃腚的,好像是扒她家祖坟似的。路德先生我认为是我见过的最专业之一,非常专业啊。

但今天这个我们这个是咱们的郭媒体啊,一步一步的正在走向最顶端的专业。

现在我们在线才1200,没有人知道,战友们都不知道啊。现在同声翻译大家可以上GTV的英文频道可以去听啊,英文频道啊。

说牧羊子不是好家伙,不要这么说啊。

GTV的英文频道可以去听,英文频道。

牧羊子不是好家伙,不要这么说啊,这个不要这么说。这个,他现在还是我们战友,但是我们就像今天早上我说的一样,你不能打着爆料革命的名义,去挑战我们的战友。你也不能打着挺郭的名义挑拨离间有些人,这是绝对不允许的。

(文贵先生和战友们互动。)

我相信今天,这个直播的视频和音频可能是有史以来最好的。因为我们的,我们新的摄影师,我这上次说过了,是非常非常专业的,非常年轻,非常棒。哎呀我的妈呀,这音响,光着翻译系统整了好多好多呀!

所以说,亲爱的兄弟姐妹们……122日,文贵报告武汉疫情紧急事件。哎!这外国人搞得不错嘛!咦?我真没注意设计,他们设计得不错嘛!

 所以说,今天我给战友报一下子这个武汉疫情啊,这位老领导的电话,让用他的话说,跟我同完话后,让他感到很沮丧,很沮丧。然后他说,这个觉得我现在呢,受某种势力操控,说的都不是心里话,可以理解。谢谢这位老领导了。我知道,说的啥意思。因为我是被美国控制,不敢说实话。我可以告诉这位老领导,我和美国任何情报机构没有任何合作关系,没有任何合作关系!我不受任何人的控制!我说话没有任何不方便!

 (文贵先生和战友互动,和工作人员了解设备状况,进行设备调试,中英文同声传译测试。)

 翻译得特别好,特别好,这个频道特别特别得好啊。现在呢我想,我想给这个大家呢,这个直播当中啊。(郭先生回答战友:春晚直播!直播!)

我再在这儿重申一遍啊,明天也就是,也就是纽约时间23号,是整天,一大早上就是整个法治基金的这个年会。所有的董事全到场,由于木兰董事呢,她身处澳大利亚,这个来不了了,所以她只能在在线电话上直播,和在线视频可能给大家开会。那么直播这个开完会以后,下午,也就是说四点钟,三点半到四点间,在这个桌子上进行全面直播。都谁在呢?明天是班农先生、凯尔巴斯先生、比尔格兹先生、路德先生、Sara女士、凯琳女士,还有另外的一个这个秘书长Jennifer,还有律师,还有n个顾问就都不出镜头的。在这个桌子上会坐六个人,所以现在是圆桌子了,现在是圆桌子了。所以明天大概,也就是明天大概这个时间,大概在三点半之间开始播,播到七点钟左右。这是明天的。

那么后天,也就是明年二十九了,大陆的,也就是后天大陆的春节前的大年三十晚上,北京春晚开始的时候,我们这里,就是比它晚一个小时,这里的七点,北京的春晚进行一个小时以后,8点钟,文贵看春晚开始。文贵看春晚呢,我今天早上说了,绝大多数都是视频,回忆我们爆料的历史。没有什么贵宾,咱没钱啦!没钱啦!郭骗子没钱啦!都完了!所以也没有什么钱了。只能我自己播了,也没贵宾了,也没贵宾了。

 所以说,(相机照侧面不如照正面)。所以说,战友们,希望这个,希望你们这个能知道。所以说呢,咱们的文贵看春晚绝对没有什么双修的,也没有什么这个暴力的。我么明确地告诉大家,因为,暴力的绝对不行。我现在有些话,不但在战友们,有些国内战友们反应不行,这个我的很多家人和同事呢,都说坚决不能这么做啊!还有一个,王健的家人,给我写了一封非常长的信,希望我这个春节,不要让王健的尸体,成为中国人的春节的晚餐。好吧!我就答应了,但是,最终一定会放的,双修视频也一定会放的,放心吧。这是一个。

另外呢,大概直播时间是24号早上这里的7点,大陆的8点。直播到大陆的凌晨一点或两点钟,也可能提前结束啊。大家的掌声不热烈我就提前结束了啊。

 没钱啦,都买摄像机啦!连水我都是,拿瓶子灌的那洗手间里面的水龙头的水。咋弄呢,兄弟们?咋弄呢?我们这刚才扯了半天啊,我这个刚才今天讲完这个我还给大家说。讲完这个我还给大家说啊。今天下午这个电话,大家千万别小看了。我认为是爆料革命以来,第一次路德真正地被官方上了名单,证明了路德先生直播的影响力,江财神也进了人家的法眼了,安红也进了法眼了。

 对了!今天,专门说一句,说:今天那个安红,多激动啊!就差不多反民族了!哎哟!我说:你说这事还真特别好。安红这个节目我还真听了。我说,她讲得都对啊!爱有多深,恨就有多深啊!因为她爱中国人呐!她觉得中国人的形象在海外太糟糕了呀!她不希望中国人都跑到超市去抢人家东西啊!到店儿里撒尿啊!像那鸡腿潘那骗子啊,到处骗捐啊!我觉得安红女士讲得很好啊。我讲王岐山,他不让我讲,不让讲领导名字,不针对个人。我讲胡舒立不让我讲,那你讲我们安红,讲路德,讲老江,你为啥不让我讲?对不对啊?

然后呢,他说:很庆幸,现在你还没把这事儿变成国际事件。你不要在你直播中给班农再讨论这问题。听说你明天直播,不要跟班农、凯尔巴斯这样的美国人,错误地传达错误的信息!哈哈!我相信明天,班农、凯尔巴斯先生,和路德先生,还有Sara在这儿啊,少谈不了这个武汉事件。

 你说,我说我今天早上,我真没有看路德和这个早上视频。但是很多战友跟我发了这个安红的讲话以后,和路德讲话,我就到了洗手间里边儿,放在那儿我在淋浴,洗着。结果你说,我光着个腚听着他还有安红,还有艾女士在那块儿讲,把我讲得浑身发热啊!讲得很激动!

哎,我那个手机呢?我这我要叫安红赔我手机。今天安红女士和艾女士把我手机从洗手间掉地上,因为我是放着防水的套,吧唧掉下去,一角给我摔坏了,新手机,你得赔!

(郭先生对同声传译说)我现在在听着你讲话呢,你翻译了百分之四十。听到么,Gratis?你们翻译了百分之四十,如果明天你要这么翻译的话……

所以说,亲爱的兄弟姐妹们,从今天早上这个电话呀,我们能看出来,就是武汉事件他们真的害怕了。而且我觉得这个武汉事件,会很大。

我再告诉大家个事情,这是霹雳年,我上天一定会站在中国人民这一边,一定会天佑爆料革命,一定和我们一起,揭露共产党的假、丑、恶和骗。霹雳年,还不到春节呢,阳历年刚过还不到一个月,多少个霹雳事件了!

我现在告诉大家,武汉事件,在未来的70个小时内,你会看到今天我说的不一样的结果。为什么我说,武汉事件,还不是第三道大门。中美贸易协议,也不是第三道大门,不是共产党死亡的第三道大门,所以说我们还要等待。

我今天你看我这嘴角,裂的,这纽约我一到这个时间嘴角就裂。干的你看我这角,我这角都裂了。然后每天我讲话,我每天讲十几个小时。什么样的嘴能受得了啊?你想想!你说那一个好好的人能把,能被陈峰给双修给双修烂了,也不过是两三个小时。我这嘴,天天十几个小时讲话,天呐,我这嘴够厉害的了!能经得起两三个擀面杖子。

我看你咋翻译,擀面杖子,擀面杖子我看你咋翻译。你知道啥叫擀面杖子么?笑,什么叫擀面杖子,你知道么?所以说这个翻译,我在听着你的啊。就是你这擀面杖子,你一定要翻译出来,这是有意思。

(文贵先生和战友们互动。)

所以说,战友们,这个今天啊,谢谢了啊!谢谢了啊!

(文贵先生和战友们互动。)

金三胖,你们会听到消息的啊,会听到消息的。

亲爱的兄弟姐妹们,你们很快会听到这些巨大的,霹雳年的霹雳消息。

好了,亲爱的兄弟姐妹们,今天的直播我们就到这儿。好不好,我们今天早上要祈福了,我就不祈福了。简单的,谢谢战友们啊,谢谢!明天见,明天下午见!明天早上,我可能有个简单的,给你们大家录个小视频几分钟。但是明天晚上是大直播啊。

谢谢战友们,一切都是刚刚开始!谢谢!

战友之家

回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