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月29日郭先生与钢铁侠电话连线直播

0
131
郭文贵先生:
尊敬的战友们好,现在是1229号文贵报平安直播。今天的报平安直播属于双修,今天除了修郭媒体之外呢,另外一个跟我们钢铁侠连线。
以前我答应过钢铁侠连线一起做一个节目叫Q&A七哥的问答节目。那么我答应的事情就一定要做,所以说头两天一直忙,一直忙。钢铁侠也发给我了一些问题,后来我说你别给我发问题了,你想问啥就直接问,不要再发给我。那么钢铁侠呢,今天已经在线了。现在首先我再次向钢铁侠还有所有的战友们问好,谢谢!
钢铁侠先生现在我们就可以开始问题了,非常的抱歉头几天因为我这边的时间问题,推迟了咱们的Q&A七哥问题的节目,非常的抱歉。战友们,尽量的到钢铁侠那儿去看,不要在郭媒体看,去钢铁侠那去看。谢谢钢铁侠先生,你好钢哥! 
钢铁侠先生:
战友们大家好,七哥好!我是钢铁侠,今天这个直播呢,是旨在跟七哥直播,回头的话呢我们会把节目做好后期的效果以后,比较精炼的一个版本最后在我们的平台上把它播布出去,七哥。 
郭文贵先生:
好的,谢谢钢铁侠钢哥,你尽管问吧。这问题首先我告诉大家我是绝对不知道的,你尽管问问题,我们大概三十分钟左右。 
钢铁侠先生:
好的,感谢七哥抽空给我们来连线,录制七哥Q&A。这是一个战友向郭文贵先生提问的小节目,感谢很多的战友在小5的平台上踊跃的提问。以下是我们第一期节目整理出来的要问七哥的七个问题。第一个问题来自战友李晓甜(音)。她说现在中国是一个没有教育的国家,请问没有共产党的新中国教育将如何的改变,繁体字会恢复使用吗?谢谢七哥。 
郭文贵先生:
好,谢谢钢铁侠先生钢哥,我现在就直接回答这个问题了。这位李晓甜战友特别棒,我觉得要问的这个问题是很多人要关心的问题。好像是上次你发的时候有这个问题,我搂了一眼。首先教育的问题,我相信钢铁侠正在恋爱中,随着你有了新的一代的时候呢,你会有更加深刻的感受。我觉得中国这些年共产党带来最大的病毒之一和传染病毒的方式,最核心的手段就是教育。
我们可以从以下多个方面可以探讨出来教育问题,我们可以看到我们中国人对黑白之分,对好坏之分,善恶之分,香臭之分,人畜之分,已经失去了基本人类的判断能力。这就是为什么现在佛教的双修,密宗佛的双修能在这个世界上能够存在,只有在中国了。而且不准提,你提了好像双修了以后,就像真的你要提双修就真的好像双修他家他奶奶的爷爷似得。
而且竟然打着密宗的名义的人给我打电话说什么?「文贵这是碰了红线了,陈峰双修,还有南怀瑾老师双修,这都属于正常的宗教问题,你都不能碰」。我当然我决他八辈子祖宗了,我说你是个什么样的人?你是一个北京大学的教授,当然不是副教授、夏教授,什么助理教授,他是正儿八经的教授。而且是提副校长没提上,差点得了抑郁症的人。我说你这种人,你要是当了副校长北大不更惨嘛?他现在推崇这种双修学,这种所谓的双修就是16岁,14岁的处女。这就是轮奸和强奸。
再看我们今天中国大陆大街小巷,多少老人倒在地上没人扶。竟然把一个五六岁的孩子在录视频「孩子长大以后一定要嫁给住别墅的,农民我不要」。她知道不知道,她的爸爸妈妈和她的爸爸妈妈的爸爸妈妈,爷爷辈的一定是农民。你不嫁给农民,你嫁给有别墅的,这么小的孩子就完全是拜金主义。
更重要的事情你看香港事件上,竟然有人跑到香港去,去骂香港的孩子(是)香港的暴徒!你认识人家吗?你了解香港吗,对不对呀?更夸张的事情,你看新疆两百万人被抓起来。多少家庭妻离子散,家破人亡,夫离子散,家破人败。竟然有人替共产党解脱「新疆人是暴徒」。这两百万都是暴徒啊?如果这两百万是暴徒,在你中共执掌了(政权)七十年了,那谁是罪魁祸首?负这个最大的责任就是你共产党。
这种教育出来的人民多可怕!再看我们的火鸡龚,再看看我们刚发生的细思。这细思的事我还没有说呢,说了以后你们会很惊讶,你给他多少钱,你给他多少善良,你给他多少东西都换不了他的人心。这才是可怕的!
就是一个被共产党,一个政党掌控的教育,人心如狼心,人心如兽心。人已经人兽不分,这是对我们整个中国人民面临最严峻的问题。这就是为什么红黄蓝幼儿园多少家长闭嘴。他都没有想到他的孩子曾经可能被双修过,甚至有家长配合双修。教育的问题是中国所有核心问题的核心问题。
当然了,没有共产党以后第一个就是要把教育要搞好。所有的教育的核心要怎么搞好就是要全民参与教育。教育绝对不能被政党控制,教育绝对不能有任何一点政治成分。教育绝对要是全民的,全民族的,所有社会包含的任何人都要全面参与,这是核心。这是我们下一步推翻共产党以后,我希望所有的爆料革命战友,永远不要忘了我们的初心。那就是中国需要一个国际化的,全民参与的,没有共产党的,没有政治色彩的,没有宗教色彩的一个真正的人性的教育。
拯救中华民族,拯救中国,爱国,最好的办法就是把教育搞好。这就是我现在回答这个问题。谢谢晓甜这个问题,这个问题太好了。有很多就这个话题我要说,但是说实话,我真的是咱时间的问题我就不细说了,谢谢钢哥。 
钢铁侠先生:
嗯!第二个问题来自战友,他说文贵先生是否赞成拥枪,当百姓的利益受到国家机器暴力碾压的时候如何反抗?谢谢。 
郭文贵先生:
这名字你念那么长,钢哥我没记住。通过刚刚问这个问题,就是说爆料革命赞不赞成拥枪,这个问题我想过很多很多。我可以告诉大家,现在对《香港人权法案》,包括《维吾尔人法案》,包括《西藏法案》,包括《台湾法案》,背后的推手就是美国步枪协会,千万不要忘了,美国步枪协会是最核心的。
这位年轻的主席是我们最好的战友之一。而且最近他发现在美国有一波人正在酝酿着要对我们爆料革命进行所谓的,要和我们对抗,就是被蓝金黄了,在中共有利益。他们已经有计划全面的要开始和我们站在一起,要在美国内部一起要打击蓝金黄。这位主席跟我深刻探讨过中国应不应该拥枪的问题。我想借用他的一句话说,他说如果中国人有一天需要枪的时候,千万不能像美国人这种拥枪的方式。他说美国人用多少个生命,捍卫了拥枪的自由。中国人一定要拥枪,但不要拥有美国、美式的拥枪。
哎!我!这个哥们,我就喜欢他了啊。他是川普总统的最好的朋友之一,可以说是最亲近的人之一。这个话题我们谈了将近一天的时间。最后得出了答案是中国人实现了一个没有共产党的世界以后,要有一个绝对性的,世界上最高端的 ,最合法的,最和平的,而且不让人民失去拥枪自由的拥枪模式。那就是两条,就是在社会的监督和科学的管理和绝对负责任的情况下拥枪。这就是美国现在,实际上美国要做到的。不拥枪和拥枪,这是完全胡扯的两个极端。美国不拥枪是不可能的,绝对谁都拥枪那也是不可能的,它正在往这方面过渡。
那我们非常好的事情,当中国没有共产党以后,可以在通过法律把一些规定,把一些管理,把一些监督、法规、法令全弄好。然后市场上什么人可以买枪,什么人不可以买枪。什么人不可以买枪。你怎么保护枪,怎么用枪,什么场合用枪,这些要更细腻化。那就是站在美国这几百年拥枪的苦与酸,成功与失败的基础上,建立一个法规,这是第一个。
第二个事情非常重要,就是为什么要给你拥有枪。美国先贤当时立国的时候非常清楚,给老百姓拥枪就是防备有一天当政府欺负你的时候,老百姓能有反抗的权力,这是保护你基本的人权。严格讲,这是生存之权。
那么我们中国拥枪是为什么?给中国人定义,除了捍卫你作为人权之外,更重要的是让你捍卫正义。中国人现在缺的就是正义。只要是隔壁家里强奸,轮奸,着火,各扫门前雪,跟我没关系。这个跟我没关系就是共产党教育当中给我们植入的最大的病毒之一。而且总是自动反应,自动反应这是正确,我不要管,我不要管,我不要管,跟我没关系。
但是我们要叫你们拥枪就是要你们必须维护正义,捍卫正义而拥枪。这样的话能提起中华民族的正义之气。我拥枪不是要杀我的敌人,而是要保护好人,不是为了我,是为了他人,为了社会的正义。
所以我坚决的支持在以上两个条件情况下,中国人拥枪。谢谢钢哥。
  
钢铁侠:
七哥这个问题回答真是太棒了,合法拥枪是天赋人权。合法拥枪是为了维护正义,保护好人。
第三个问题是李兴豪战友(音译)问得挺有意思的:男人如何面对性欲?比如商场上和合作伙伴去夜总会,叫了服务员,你也不想扫了别人的兴,该如何逢场作戏呢?想了解七哥如何处理这个问题?
郭文贵先生:
这位李兴豪(音译)战友我不知道你是男的还是女的,但是我想应该是男的,跟钢哥一样的。
这个问题问得特别好,这问题啊,你真问对人了!这话题我可以谈一天一夜,十天十夜也谈不完。在我的人生轨迹当中啊,这种事情经历实在是太多太多了。
在中共茅屎坑里的人,像我这样的人,你不经历这样的事情是绝对不可能的。包括任何一个正常的人,只要你不是呆在山沟里面都要面对。
首先说自己啊,这个性欲首先说你自己的性欲。再说在社会上,社交的时候面对的性欲。任何一个人都将面临各种性欲的诱惑。这个问题太大了,太复杂了,和教育的问题一样。
兴豪(音译)我先给你回答一下:这个问题我觉得首先跟你的信仰和你怎么看待女人,怎么看待性?它是有深刻的关系的。大家都是成年人,十八岁以下的孩子,拜托拜托,赶快离开啊!
(给你们几秒钟,十八岁以下的孩子请不要看以下文字)
好了,十八岁以下的都离开了!!!!
我跟大家说,我不知道别人啊,我是非常早熟的,13岁就有了第一次的性生活。而且这第一次性生活是跟一个大我很大的一个大姐的,而且是在手把手的教导下完成了性生活。而且我回去老老实实的跟我娘说了,气得我娘找人家,把人家说一顿。
13岁以后,对我本人来讲,感受到这人啊,这老天爷给的生殖器和性欲这个问题上,是人类最大挑战之一。
因为你从早到晚都想,在我小的时候,当你性欲强的时候,我现在都得不出答案。是不是所有人都靠手淫解决问题?
这问题太大了,因为你一到晚上就想啊,这人的本能啊。再一个看到漂亮的就想啊,这人的脑子每天得多少时间在这个性上。这事太可怕了。
所以我觉得虽然手淫很不健康,但是真的是解救了人类,要不然都得变成强奸犯。这是一个最难过的问题。而且在这个时候,如果你要是有诱惑,那会受不了的。
我记得非常清楚,我小时候在东北。在那个玉米地,我在玉米地了,实在受不了了,手淫。正在这个时候,来一大姐:老七,你在干嘛呢?大姐帮你啊!
你说这种情况下,你能拒绝吗???你拒绝不了!!!是不是???但是人家这个大姐是有丈夫的,这个时候你还会想到:人家还是有丈夫的,我不能干这事。
我给你讲:我认为99%的人是过不了这一关的。这个时候就需要你怎么约束了?这种事情发生太多了,太多了。
所以说每个人都有秘密。我那段经历,未婚前,我真是经历太。。。所以我要早娶媳妇。我做梦都想,啥时候我有个媳妇啊。我想娶媳妇的时候,真没有想什么立家成业,什么娶妻养子,压根就没想。
说实话,当时就是觉得是性的需要。后来就是逐渐在我嫂子的挑战下,我要要孩子,啪,就跟我太太私奔了。
那时候说实在话,从白天到晚上啊,脑子里面老是这事啊。这是成年人无法想象的,走到哪都想啊。那个时候,我就觉得这是我最重要的事儿。
可是这同时面对一个社会问题出来了。当你有了妻子之后,这事就麻烦了,妻子要管你啊,你七嫂也管我,她也吃醋啊,对吧?
而且我觉得,我见过的几乎所有的男的,眼睛绝对不会老盯着妻子,一定是盯着妻子以外的女人,这个时候你面临的诱惑。而且你七哥这人吧,天生就有魅力,从小女孩就多。这个时候有年老的,年少的,各种和你有关系的。你咋选择啊,我的天啊!!!
这个时候就说出了两个核心的问题。刚才第一个战友问的问题:教育,还有一个就是我们喜马拉雅追求的信仰的自由,信仰!
如果没信仰,没教育,那人就跟畜生是一模一样,逮着谁就搓谁,不分老少,不分亲近,不分丑俊,就是搓。
教育就是让你不能瞎搓,然后你要是有了信仰,你就会想,绝对不能搓。不该搓的搓完以后自己出事,要命,下一辈子的事,他就不敢干。
这就是为什么信仰和教育会这般重要。再一个就是再成长,基本上能控制住的时候,到社会上有夜总会了,哎呀,我滴妈呀!这个事情太大了,你要应酬啊。到夜总会里面一找,很多女孩,什么样的都有。
说实在话,喝完酒,音乐一来,那个场景一出现。人和畜生的分离,一下子就打开了。无非就是你站着还是趴着,但是夜总会里边站着的人是比较少的,基本上都是趴着和躺着的。
而且进了夜总会里的女孩,心里面已经没有羞耻之感,进去的男人也让你跟他没有羞耻感,人家要赚钱。这种情况下,真的是太难了,我向上天发誓,我说的话都是实话。
我告诉所有的战友们,还有一些正在经历的战友们,我绝对不是我道德多高尚啊。
第一:最关键的是我到非洲去,我在坦桑尼亚看了有艾滋病的,身上整个烂的和艾滋病死的,扔出去。还有那些吸毒的死亡以后给扔出去。犯罪的关押地,还有医院的事。这对我人生最大的影响。我就觉得害怕,就觉得所有在夜总会里的都有性病,都有艾滋病。
是我心理上,老天给了我一个障碍,我害怕了。要不然的话,我每天可能就住在夜总会里了,我这号人有可能就不出来了。真的是啊,我这不是说啥的。
从道德上来讲,我没有什么约束。我只是生理上害怕。然后在夜总会里边吸毒的人特别多。吸毒的和艾滋病的是放在一起的,你根本受不了。
还有我有几个生理的毛病。我基本上看不了女孩子光脚丫子。光脚丫子的,染脚趾甲的,我一下子就阳痿了,就不行了!再一个染指甲的,养指甲勾勾的,我就受不了。为什么?当年我到洛杉矶去,人家带我们去看脱衣舞,看得我老兴奋了!然后回来到朋友家,开Party,在游泳池边上,准备着salad。这salad一咬开,里面两个假指甲掉进去了,哎哟!我就大吐得不行。所以我一看到染指甲的就受不了 ,在饭里吃出了假指甲。所以我对染指甲,染脚丫子,还有一些生理条件。
我到夜总会去,绝对不可能跟任何小姐发生关系。但是我经常去,怎么办?有时候真没有办法。
我可以告诉大家的事情,我经常人家要几个,我也要几个,陪着聊啊。当然,我不能像安全部那些官员,纪委的官员,那么能眼睛一闭,嗯,你来例假啦,你没例假。啊,你20,你18,那么专业,我做不到。但是呢,我不管谁,我对女孩都特别好。我一进去任何情况下,夜总会都对我好,就是左搂右抱,绝对有啊。这为啥我说我在茅屎坑出来的啊,但是我可以告诉大家,当所有人都感觉到你也这样的时候,他们就觉得,老郭可以,你跟我一起扛过枪,一起嫖过娼,可以进来啦。所以说也得装得很真的,哎呀领走,也要领走。我可以向天发誓,我一次关系没有发生过。我一次没有过,到了房间我就告诉姑娘,钱照付,你该干啥干啥,然后聊聊天,干点别的去。我绝对没有过。
为什么,我也想,也不是不想,有时候那很多细节我就不说了,那受不了,但是我不敢,这时候我给战友的回答是,很简单,你有三个阶段,第一个,作为人性,你刚刚开始的时候,你千万记住,你不要乱戳,因为真的就戳出事来了啊。这时候你要怎么控制住,你要有一个良好的教育,你要相信,最早有信仰的控制你,你要负责,否则你只能自己解决啦。到了中期阶段的时候,当你有了妻子的时候。你要记住,你戳别人的时候,就有别人戳你老婆,这很简单。不可能人都戳的是空气,就你老婆永远是处女,那不可能的。所以说,你要想到这个报应的时候,你就不要乱来了,你必须得控制,大家都爱新鲜,你必须得控制。到了夜总会,那就另当别论了。
我是心里障碍,那么另外的人,没有心里障碍的人,到了那以后,我真就不敢说了,那就完全是,我在这公共场合,我咋说啊。我现在钢哥我很难说,我有一些心得,我有很多朋友,基本上中国最大的三个夜总会,俩跟我有关系。
最早的广州的白天鹅夜总会,我参与的投资,我第一次走进去,就吓我一大跳,几百个姑娘,哗哗哗过来,进去还让我喝摇头丸,我说我绝对喝不了。塞到我嘴里,结果摇几下,哗,就全吐出来了。我这天生就不能干这个的。这个夜总会后来我马上撤出了,我说这不是夜总会啊,这是卖淫的地方,撤资。后来基本是我钱,本利都没拿回来。后来是郑州裕达国贸,开了个没有小姐的夜总会,没有小姐的夜总会,一天营业额几百块钱,最多三千块钱,你没法活。五千多万装修的夜总会,全中国最高级的,裕达叫红蜡坊夜总会,台湾人在那搞得,非常棒。
但是确确实实,我从那个夜总会里我更加看到了,太多人需要夜总会,需要夜总会的前提是什么,是共产党,就共产党的官员,就在俩地方跟你做交易,一个是餐桌上,一个是夜总会,一个是女人的肚皮上,没有第三个地方跟你做交易。当然啦,钥匙澜那是不同了,她是以找钥匙的方式,他把这个叫专找有办公床的地方去办公,去交易,那另当别论啊。但基本上,官员和企业家之间交易的地方,餐桌上,肚皮上,那就是夜总会。
那么在这个时候,你逢场作戏的本事一定要高,你要会逢场作戏。你能不能搂得住,那是你的问题了,你能不能不染上艾滋病,但你要千万小心,中国的艾滋病和性病,是和教育的问题是紧紧挂钩的,很多人有了性病,就像当你毛泽东一样。啊,我有了性病怕什么,淋病,跑那戳几下女人,不就好了么。这种卑鄙的,甚至崇拜这种说法的,就根本不负责任的。
我可以告诉大家,你千万小心啊,就一句话,一炮解决你,一炮灭亡。你要是在外面瞎去打去,真要了你的命。染上性病,一辈子完了,染上艾滋病,你肯定完了,你全家都完了。还有一个你要想到的问题,现在蓝金黄,共产党就是靠夜总会,到处抓商人抓官员,甚至互相之间威胁。这个问题你自己好自为之。我的做法是,宁可自己用手解决,你也千万别去冒这个险。说难听话,再折腾也就俩小时嘛,俩小时完以后,几乎是俩小时可以要你的命,严格讲就是三秒钟。当你发生,叭,进去了,三秒钟进去了,那三秒钟当你放进去的时候或者你接受的时候。一,你能不能抵挡住性病;二,你能不能抵挡艾滋病;三,你能不能被蓝金黄给录像。
战友们,当你们听到我跟你们说实话的时候,我这是久经战场的老战士的时候,你再进夜总会你就问你自己这仨问题。这仨问题,你愿不愿意冒这个险。所以你到进去的时候,你把裤子脱了,你只要脱下去的时候,你的人生就面临这一个死刑的宣判,百分之五十百分之五十。如果你去东莞那些店,那基本上是百分之八十百分之二十,你不是被怎么死的问题,只是什么什么时间死的问题,因为有黑警,有警察,有共产党,还有那些李友,李友的弟弟李国军,这些人随时给你录像,还有拿着威胁你老婆,威胁你孩子,还有你老婆的道德,还有你孩子的未来。你愿不愿意干。
夜总会这地方,基本上是第二个屠宰场,所以你进去以后,你能演戏演到全身而退,牛!如果说你进去了,我付出点钱,多花点钱,付出点代价,控制一下,那你也牛。如果你要是想侥幸,或给自己找借口,我喝多了,然后我带套啦,你记住,这个常在河边走,一定会湿鞋的。所以说最后我要回答这个问题,很广泛,这个问题,哪天咱钢哥专讲这个问题,你可以搞几集啊。性,怎么经历的诱惑,太多了去了。
我给最后讲个故事啊,一个超级有名的演员,她和她妈妈,都是被香港的一个娱乐界的一个老板包了的。这个演员给我讲过说,他老板喝多了说你过来,(演员)说我来例假了。(老板)那你妈来。(演员)我妈去广东了。(老板)你家还有什么女的?然后(演员)我家没什么女的。(老板)你是不想还是怎么着。就威胁她,(老板)说,我记得你还有个姨啊,把你姨找来。最后就把她姨找去了,她姨陪他睡了一觉。这个女演员讲了句话,他说你知道这个男的啊,他不去找鸡,全香港最大的黑社会,和演员头子,他不找鸡。我说他为啥不找鸡啊。当时是这个女的最火的时候,最最火的时候,她拍完电影,拍电视剧,唱歌。她说这老板怕得性病,所以说,跟他的公司的女孩,家里所有得女的,通通给你睡了,但是不找小姐,他怕得病。
所以说战友们,你要想一想,那个小子,想搞多些妓女他可以搞多些,他害怕,他搞那些演员,他把演员老的少的全给搞了。共产党得当官的也是这样。有些人就不找小姐了,就搞双修去了,这个双修是搞处女,不得病啊。很多这些的性的结果。
就是弗洛伊德,弗洛伊德的孙子是我的好朋友,在伦敦。弗洛伊德讲这话是不是绝对,有点绝对,但是我觉得还是基本赞成的。人类上所有的关系最后都是跟性连在一起的。性这个关系是你爹妈,因为有性的关系才有了我们,对亲戚。因为我和我的太太和家人有了性的关系,有了下一代,人与人之间,性关系是很神圣很重要,是人类的纽带和桥梁,当你把它给挂上一些铃铛啊,LV啊,爱马仕啊,挂上钱啊,美元啊,挂上一些名利的时候,你这个性关系就成了肮脏的关系,千万别去污染了他。
最后说,我们人类身上最干净的地方,就是男的和女的生殖器的地方,是最最伟大的地方,尊重它,爱护它,为它付出,绝对是值得的,上天会看得见的,你会得到更多的,好的报应,你会有健康的儿女,你会有很健康的未来。
但是你要戒欲,这就是佛家说的贪嗔痴慢疑。贪,贪欲,如果你戒不了欲,你将为欲付出代价,而且我觉得我们安红大美女算过啊,男人只有7000多次射精的机会,你不管咋用,你就7000多次,你非要把这7000多次其中的一次,搞得要你的命么,你非要把其中一次搞得你没有未来么?没有必要。所以要想到,每一次的性欲都可能要你的命,和改变你的命运,所以你要慎重,我今天就说到这,钢哥,谢谢。
钢铁侠:
第四个问题是来自皇城板爷,他说:七哥年轻时候打架,有没有被家人阻止过或者影响过?影响有多大?开打是为了出门觉得有面子还是被得罪?打架会把对方打伤到什么程度?谢谢!
郭文贵先生:
板爷问的这个问题,有些问题我不能回答,因为涉及到现在我们很多官司都被借用去,作为证词来使用,我们律师团队每次都跟我说:你能不能在录视频的时候,不要给敌人老送弹药呀。所以我得注意点。
但基本来说,我小时候打架,我可以说从来没有一次为我自己打架的。都是因为看到,绝大多数都是欺负女性了,我去打抱不平;第二个就是说,突然间看到弱者被欺负了,那我就是拔刀相助,基本是这样。
我从没有一次被人家打倒过,被人家打跑过,被人家打磕头过,这上天真是给我太多太多。现在想想,这是不可能的事情,因为我无数次见都是人家惹N个人无数人打架,只要对方团结起来拥过来打我能100%灭了,没有什么牛叉的人。真在你两拳头面前打架的时候,我可以告诉你,真正是两军相遇,勇者胜,我就是永远勇者胜,根本也没有到了什么智者,仁者那个程度上去。
我遇到的所有的这帮混蛋,都不是勇者,都是一帮乌合之众。就现在像欺民贼一样,我希望欺民贼能团结。三年前了我说,在拉斯维加斯一帮人拍照,成水炎拍照,我说我求求你们了,快团结团结对付郭文贵,如果你们能团结打倒郭文贵,我佩服你们了;然后他们又跑到华盛顿开会,什么民主大会,赶快团结团结吧,你们能团结一起对付我,我佩服;东京大会爆协,赶快开会吧,你能团结起来对付郭文贵把我打败,我也算服了,中国人总能团结一次。可惜呀,这帮王八蛋不争气,从来没团结过。
就我从小打架遇到的中国人和到现在打架遇到的中国人越来越下。过去打架遇到什么开江湖,开武功,就像中国大侠徐晓东一样,我超喜欢徐晓东打,打的东西。我每次都那样,一去打的时候,我就准备好去死了,每次去之前都准备好死了。我就一个人去,我从来没让人帮我打过架。我要声明,从来没让人帮我打过架。我没有搬过救兵,都是我一个人,因为我不能让别人为我去冒死去,结果只要我一全面去赴死的时候,对方全部崩溃。今天的欺民贼也是这个德性,都是这个德性,所以这欺民贼比当时我打江湖的时候还差。那个时候打架,都是往死里打,没有任何犹豫的。多次交手,你看我身上的伤,看我头上皮带打开的,脑袋上缝十几针的,背上,腰上,身上和手上都是伤,全都是伤,血流多了去了,肋骨断过很多次,但是我绝对打趴下,打跪,打跑,打求饶,从来没有过,这是因为我当年从小练。
严格讲,我主要是见过无数个武功大师,最后都是假的。去梁山,这故事多了去了,我专门去梁山,当时因为水浒,骑着摩托车去的梁山,差点把我给摔死,挂在了悬崖上。去梁山,梁山伯正在准备修的时候,我跑到梁山去,住在梁山的化肥厂,去拜了很多武功大师,都是扯的事。最后就是今天徐晓东先生这个我练的就是自己的个人搏击。我每天早上起来2-3小时,踢沙袋子,啪啪啪踢,所以我腿功相当厉害,所以七哥现在被封为企鹅腿。
看我今天,刚才钢铁侠问我,穿什么裤子,企鹅裤,所以看看我这腿很厉害,当时主要练的,今天眼镜戴的昨天这个,我的TLanvin的,裤子Lanvin的,都是这次买的。
当时我这腿很厉害,只要是我打架,我这腿沾上必倒。这种打架,当是我们身上带着都是器械保护自己的,最后证明,我为啥喜欢徐晓东?徐晓东说得对,所有的武术绝对有功夫的,但不是现在,共产党执政以后就没有真功夫了。因为功夫是时间和毅力,现在是功夫没有时间和毅力,全是剽窃,造骗,所以它成了假功夫。我没有遇到过一个真功夫,所有的功夫大师,武林大师,只要我找上去的,我去过唐山,北京,东北,江苏,广东,砸过场子,从来没有一个场子不被砸成的,所以我特别喜欢徐晓东先生,特别棒,我一看那个精,气,神,就是当年的我郭文贵。当然我那时候比他野,他现在比较正规在场子上打。
当时打架,树立了我一个非常重要的,我现在跟很多人不一样的东西,我对假是恨之极的;还有一个,我最恨的就是虚张声势;还有一个我就是觉得,有些时候,你就必须得出手,出手就必须得快。所以钢哥那句话,让我对你刮目相看,唯快不败,这个钢哥太厉害了。唯快不败就是当年我腿快,手快,下手狠。当敌人每次尝试拿刀,拿枪,别人老拿工具想伤害我,,总之对我是要我命的,这个时候要不快,那就完蛋了。
那时候打架,武林上拿的都是双截棍棍,发现所有拿双截棍的人都想学李小龙,很奇怪的。练双截棍的,双截棍用法最多的是广东,南拳北腿。手是两扇门,前门腿打人,北腿厉害,南拳厉害。南拳加上双截棍的时候,他总是要甩,甩的时候功夫是给了你1-1.5秒之间,如果你猜到对方要在你哪边出手的时候,你把脚过去,这个脚是能挡住双截棍的,另外你一个脚过去,或者拳跟上去,这人必倒无疑,你要快,唯快不败。
我那时候心理上要掌握对方哪个是头,打败哪个人这些人就一定全跑,然后打败以后绝对不能停止。第一招知道对方要出手的时候,要快对他,出手,然后接着再出手,再出手,整个人心就垮了。这就是我今天,也是从小时候对共产党的招,只要把头给灭了,或者第二个头给灭了,这就完了,全跑了,从来如此,没见过一次真牛叉的人。
我记得最清楚,当时是去唐古,有一个所谓的姚爷,别不会是姚依林的家人,现在想起来姓姚,姚爷,功夫很厉害的,当时说在唐山一带是老大。我当时找他,那帮人场面很大,穿着那种还是很正式的武功功服,我从墙上往下跳,整个人冲过去踹他,我一下子下去就叭啪在地上的时候,一下子人就傻了,他还没反应过来,我跪在他脖子后面啪啪几下。反过来我就对他第二号人物去了,第二号人物穿的是一个深红色的衣服,这个人我将他撂趴以后,所有人都跑掉了。那次让我感受到,什么武林假功夫,你只要把老大,老二,甚至老三干掉,全跑。这就为什么我觉得徐晓东有一集说的我算是对的,他说所有的拳击,千万别像武林拍电影上说,一个人打五个,打十个,绝对不可能。人家就抱住你,只要死死的抱住你,你多大的功夫都死定了。关键你要有距离,而且个个打,不要被缠住,这时候就看你的拳力,拳功还有你的技巧了。
这所有的打架最后闹明白以后会发现:擒贼先擒王。就像现在我们灭共一样,只要把中南坑那几个人灭了,共产党绝大多数都是我们爆料战友,都是好人。所以讲起这个太多了,兴奋了,先搂住,钢哥,谢谢! 
钢铁侠先生:
中共国这七十年一切都搞假的,它自己撒一千次谎自己都信了,恐怖至极。还有这些服装,你买的都是最新款,还不是一般的爆款,一般人还hold不住。
下一个问题,来自战友韩鹏,他说试图跟很多人传播爆料革命,尤其是相对有钱的,相对高学历的人,都不愿意接受真相。他们都把国家这些年经济的发展,都归功于共产党的领导,而且,还认为这些有体制的优势。国内这些长期的爱党教育,让很多人都站在了统治阶级的立场去思考,如何才能让他们知道其实自己是被奴役的,如何去改造这些中立派和保皇派呢?谢谢!
郭文贵先生:
谢谢钢哥这个问题,谢谢咱们战友问的这个问题,特别好!
你要让我说真心话噢!说真心话,我觉得咱们战友你想都不要想。我们没时间、没兴趣管这些人的事,管这些人干什么呀?对不对呀?我们现在,咱们钢哥也探讨这些问题,有些事咱能管得了,有些事咱别啥都管,这跟咱有啥毛关系呀?你干嘛管这些事去?他不听就不听嘛!你干嘛听呀!我也不要你钱,也不要你银子。
说这个——我不跟随郭文贵了,我不挺郭了,我也不挺爆料,我不相信……诶!求求你,别相信我,千万别相信啊!郭文贵就是一骗子,郭三秒、郭强奸、郭骗,千万不要相信他,别搭理他。你千万别听郭文贵爆料,什么钢铁侠呀、路德呀!什么江财神、安红呐!都别听了!都别听了,你就好好跟共产党玩儿去。对呀!你去过你的日子嘛!干嘛呀?我们都是一帮骗子,不就完了么?
所以说,现在有的战友操的心太多,操心太多。这种想法是好的,我们做了我们自己喜欢,又能做的事儿,其他跟我半毛钱关系都没有,谁在乎你呀!是不是?
就像那天……我得搂住啊!别把人给泄露了。国内的几个过去的,超级有钱的,都是上市公司的,大家都耳熟能详的人。在纽约跟我秘密见面,一见面对我说:诶!老郭,我们都是坚决挺你的,坚决支持你的。但是请你理解,你看我们拉家带小的,再一个是上市公司,要(咋样)就完了,如何如何……
不到三分钟,我听他们说完了,我说你们见我就是跟我说这事儿?我说谁要是挺郭,我R你大爷!当时他们全愣了;我说你们谁要是看郭文贵的视频,我R你大爷!我说你们以后要是提郭文贵,我R你大爷!我起来我就走了。
我凭啥……我神经病啊?是不是?一帮孙子,跟那个龌龊狗一样,蜷缩在那里。在一个俱乐部里边,还鬼鬼祟祟的。你干啥呢?郭文贵是啥呢?
——“噢!我们考虑帮助你,私下里捐点钱。
你那几个毛钱我没见过啊?你给我钱干啥?你给『法治基金』钱。
我花你一块钱,噎死我!我花一分钱用在飞机上,飞机掉下来摔死我;我花你一分钱用在车上,车撞死我。我花你一分钱我都不是郭文贵,我得天报应。我干嘛求你呀?我干嘛求你捐钱去?我欠你的还是你欠我的?我不用你行不行?
然后,你干嘛?挺郭?你看我爆料了,你看我爆料是你得到了,你别看呐!你看他干嘛呀?你看那共产党CCTV嘛!你去看欺民贼,看那个叫BS郭,bulshit郭,现在改成JBS,去看看吧!看细思小哥,上那连线,对不对呀?看看《明镜》,你看那多好哇!你都看几十年了,还差几年么,去看去呗!
还有,国内的啥样富豪我没见过?我的合伙人拥有国家,合法的国家,几个国家,地底下冒钱。你算老几呀?不就是骗点儿、坑那点儿钱!我的合伙人拥有世界上最大的基金。
到现在,文贵家族投资的基金里面,年回报率70%,基金里回报最高的。郭文贵在基金里投资,从未有一败笔,从来没有!
你告诉我(这些),你跟我说啥呢?你们那些钱咋来的,我看不着吗?
——“感谢共产党,是共产党给我的福利,我们不感兴趣中国的政治改革,也不感兴趣推翻共产党、盗国贼,我们也不感兴趣替穷人说话。然后,爆料革命是假的
这时候战友们,你多操一分心,多浪费一秒钟,那就是你闲的,就是闲的。用我们山东老家话说——你闲的蛋疼!闲的蛋疼,没事儿干了?管这事干嘛呀?好!关上你家门儿,天天看CCTV去。
所以我今天告诉钢哥,我想跟战友们说的事情——永远不要尝试去唤醒装睡的人,你永远也唤不醒他;唤醒装睡的人,不是他的错,是你的错!对牛弹琴,压根儿不是牛的错,是你的错!你对牛弹什么琴呐?现在你是要尝试对猪弹琴,你跟猪弹什么琴呐,是不是?让他继续当猪吧!是不是?求求你们啦!
所以说,那个头两天,还有个香港的四大不要脸家族的跟我说:“文贵,我们全家每天都看你的视频,噢……我们是饭前看、饭后看,我们全家可都是你的粉丝。我说你啥意思啊?你想说啥你告诉我,看我视频是给我面子是么?我说你以后别看,你要看我视频你就不是人!电话就此断了(liao),不要再给我打过来了。
你知道有些人有多贱吗?当你拿着免费的东西送到他家的时候,真的是这个……火腿呀、牛排呀、好的鲍鱼,送过去的时候。
——“有毒吧?你这玩意儿有毒吧
当共产党端着刀子、叉子来到他家的时候。
——“我要蓝金黄你女儿、我要蓝金黄你老妈。
——“诶!这个事儿可以商量啊
那你去找他去嘛!你找那个陈峰,你去找那个南怀瑾,你去找王岐山王教宗,去找这些仁波切。我们不来,我们没兴趣到每家去,告诉你:“这是好鲍鱼,这是好牛排;然后,你吃吧!不行我吃给你看。然后,我再自残两下,你能不能吃啊?咱不是找抽、咱不是贱吗?
所以战友们,我只求一句话,你只做你能做的事儿,比如捐款。如果你没事儿到处捐款,那是钱多撑的。你说那郭宝胜,你说那细思小哥,还有个《明镜》打咖啡。人家在那里喝咖啡,你在那傻乎乎的给人家捐钱,人家在那给你作两下子。他给你说啥了?他给你说的没有一样是你不知道的,你知道的比他还多。是你自己内心的寂寞,这叫内心……这叫精神妓女。何平就是精神妓女,孟维参就是精神妓女。你找了很low的精神妓女打杯咖啡。
你自己就是最高尚的人,你干嘛听他的去?是因为你自己精神有问题。那么我们爆料革命从来不是娱乐你的,我们不是精神妓女,我们是告诉你真相!我们的这些真相,我们尝试着跟别人说。
我再告诉战友们,如果你因为传播爆料影响了安全,这不是文贵所追求的;如果在影响你生活的情况下传播爆料,那不是我追求的;如果是给你带来风险的传播爆料,那更不是我追求的。
我现在就告诉战友们,最好的方式,如果你遇到了和你同级别的,或比你高的人,用你最快的、最愉快的方式,用轻松的、没有风险的方式传播爆料。如果不具备这样的条件,你就忘掉传播爆料。
你记住:我郭文贵绝对有自信,就像我当年在江湖上打仗一样,我非常地自信!他不看我们爆料革命的,那是他的损失。我们不在乎他们有多少损失,我们只在乎我们能不能实现我们的理想和信仰。我们的信仰和我们的理想一定会实现的!谢谢钢哥! 
钢铁侠先生:
七哥说这个我真的是太同意了!无所谓,我们就是图自己开心,图自己爽,我闲的蛋疼,我管这些人死活干嘛!浪费时间。看七哥是咱们得到东西了,不看是你的损失,一毛钱都不要你的。所以七哥,这名字咱起的好吧?爱听不听、爱看不看、爱信不信。现在明白了咱为啥起这名字了吧?战友们。——爽!
第六个、第七个问题,都是来自同一个战友,他叫Miles son,好像是七哥的儿子哦!他问了好多个问题,都不错。我选了几个,其中第六个就是今天的。
七哥对于公司的经营水平都是超一流,无论是公司的负债率还是企业的文化。同样是房地产公司,七哥公司的资产负债率就特别低。而其他公司都是特别高的。那么想问七哥,当初都是怎么考虑的这些问题?像经营的方法、经营的管理、经营的理念等等;尤其是资产负债率的问题上。毕竟现在所有的公司,都巴不得越高越好,资产越大越好。谢谢! 
郭文贵先生:
谢谢钢哥!谢谢这位战友!Miles son,我希望你这名字别要了,别起了;你再起我就不回答你的问题了,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啊!这个不好,叫这种名字就特别不好。因为咱是平辈的,你可以叫Miles,别叫Miles son。因为你是战友嘛!你自称晚辈,这个对你对不尊重噢,我不能这么做,我就叫你是咱们好的战友。 
我觉得经营企业里面有一个最核心的问题,你到底想干啥?你到底想干啥?如果就像当年我在看守所里的时候,一位安阳的,到后来是玻璃厂里的老大了,跟我关在一起,很短暂走了,很短暂就走了,家里有人。后来还当了安波的前三号人物,纪委书记加副厂长,跟我关在一个号。虽然这个哥们啊很短暂,也是因为 ‘六四进去的啊,这个哥们后来把自己的事全给擦掉了,最后出去以后见我,我们俩有默契,绝不谈在号子里的事,实际上他是跟我关在一个号里的啊,差点当了河南省的副省长。 
这个人在管理企业当中,他说:文贵,我发现这号里面,虽然你是号长,你还是爱学习,你太爱学习 记忆力那么好,了不得。所以才几天他给我说了几句话,他说:搞企业啊,无非是一、你就是想把这个企业做大、做强,但是呢,这企业不是你的,国营的或者是别人的,那就是你让他尽可能在你管理期间,别倒塌下来,但这里的钱和资源都归你所用,这叫什么?这叫财富的支配权。唉,他说文贵,这个你就靠贷款了,把账本弄好,玩的越大越好,借钱越多越好,借的钱越多别人月怕你,越怕你倒下来,越希望你往前整,越借越借,越借越大,你越来越重要。这哥们当时,当时你想89年,能说这话的人那不是开玩笑的。哎呦,我就觉得哦…… 
还有一种方式,怎么把企业管好。他说:这个企业你真觉得就想赚钱了,你要想赚钱,你就得少借钱,你只要借钱越多,这钱都得给银行拿回去的,你压力越大;你借钱越多,恶上加恶,恶性循环,息上加息,越来越难经营。他说如果你要说这个企业纯粹的赚钱,你不但要少借债,还有一个减少你企业的成本开资,追求一个你利益当中你只想要100块,你只追求10块就行了。低利润、低成本,然后在尽可能让他慢速发展。实际这个企业家说的,就是今天我们企业的毛病,都求快、都搞金融、全搞P2P,你说这不疯了吗?所以你得搞创造性,低利润、低追求、然后你要把成本控制好,他说你可以永远不败。当然了这是一个国营企业家,当年说这话是很了不起的,如劈天惊雷,对我影响很大。
但是,我看最多的是犹太人赚钱绝招。我给大家说过我很小的时候,大概10岁的时候,刚能读还一半读不下来的时候,就在厕所里发现了一本影响我深刻的书,人家是别的东北的公共厕所,东北叫茅厕,茅厕,底下就是拉完就成冰、尿完就成冰,两块板的时候,一不小心能掉下去那种厕所。人家别在旁边那书是纸,原来都拿报纸啊,报纸不行就真的是拿玉米皮啊,拿棍扣一扣。还好人家那是高级的是红旗岭的是属于镇上的啊,人家放了一本书擦屁股的,叫犹太人赚钱绝招。 
犹太人赚钱第一招,当你零钱的时候,你要去干什么?卖饮料、卖吃的。所以我人生第一个生意是卖糖葫芦么,大概八岁吧,去卖糖葫芦、卖饮料、卖饭,就中国人说的开餐厅。然后当你做大的时候,当然了,就是石油、地产、金融、军火等等等。这犹太人赚钱这个书影响了我一生。后来我又买了一本厚的犹太人赚钱的书,还是我后来在看守所的时候,跟我家人要的送进去的。其中讲的核心的秘诀,当你企业要真正的、健康永续发展的时候,一定要控制你的负债率;第二个一定要把企业的未来人力成本和企业的运行成本和你预期的目标,一定科学的比例话。那就什么意思啊?当你预期这个项目,你这个企业,未来有一个亿的时候,你最好你的开支不要超过10% 
现在国内已经什么概念了,国内已经达到30%多了,就是这个预期的公司运营成本,当你预期企业赚一个亿的时候,他根本不去预期这个市场有跌幅,他反而把贷款,把其他的成本给加到一起,大多数达到了80%;当企业有跌幅、或者有不可预期的因素发生的时候,特别那种无限度的去贷款的时候,他脑子里只有一件事,老子拿到钱,我掌握了钱,我就是有钱了。 
所以中国导致一批企业家,大部分企业家搞房地产的,你看啊,绝大多数靠贷款维持度日。他就觉得这钱贷来了,我就不想还了,就跟海航是一样的。贷上的钱就是我赚的钱,我下一步就是如何不还钱,他压根没想赚钱。所以他没有成本概念、没有企业经营概念、他根本没有企业管理学、更没有企业成本控制学,根本没有。所以说他不叫企业,他是诈骗集团。这就是中国企业绝大部分的模型。 
那么另外一个企业最核心的价值是什么?最核心的价值就是企业文化。就是你的企业想追求的是什么? 
我们企业,从我开始从看守所出来到现在我这个企业,最简单的是以人为本。那时没有诺基亚的时候,可以看看我们最早裕达在诺基亚什么时候做的广告,看看我们企业做的什么?以人为本!就两句话,就两句话啊! 
对内我们就叫情理并重!对员工先讲情再讲管理规则。不是像中国人所说的、外国人所说的:先讲规则再讲情。对不起我先讲人性,我再讲管理规则。这是我们的企业文化。 
对外两条红线:法律红线、道德红线!企业绝对不可以碰法律红线。骗贷呀、行贿呀、造假呀、欺骗客户啊、绝对不允许,法律红线!道德红线!绝对不允许对外欺弱,然后搞那个虚假,然后在一个就是完全跟企业无关的和一些所谓的事情。道德红线,包括刚才问的的问题。 
这两条红线我们怎么做,我们内部很清楚。郭文贵从来不管财务,我不管财务,法务的事情我管,公司大发展我管。财务我不管、公司的审计我不管、人事上我基本上不管,其余我交给他们去管去,这样的话企业就是团队工作。
  
我最讨厌的是我的家人到我的企业来。我最讨厌。我家人曾经就是在公司里面保洁,清洁工,就这我开出过十几次。我最讨厌的就是家族企业,我认为家族企业是绝对不会有未来的。特别在中国就更不可能有未来的。没有一个员工愿意给一个家族打工的,怎么可能呢?而且我从来不叫员工,我都叫同志。我认为企业文化跟员工之间你叫员工的时候,你就居高临下,我认为都是同事。
 我来自草根,我说每个人到企业来大家都是平等的。我有严格的管理制度,但是我对人之间我是高看员工比我高一头的。所以我从来我最讨厌是:什么老板长、老板短,什么老板长老板短,我说你叫我郭先生,不要叫我老板。我不喜欢老板这个词,我不是老板,我们是共同创业者。 
那么在这种情况下,一个健康的企业文化,我是一个追求利益的企业,我是让我企业有长远发展的企业,我不是靠诈骗的企业。我企业考虑只有三样事情,如何最高利益的赚钱。第一个:我控制所有的企业当中我的负债成本绝不能超过25%,绝对不能超过25% 
所以说刘彦平见我的时候说:经过他调查了解,连马云、马化腾、潘石屹、什么万达都不能跟你比,你是很少的15%-20%负债企业。他说错了。 
你看我们企业、政泉、盘古、还有裕达、还有我投资的N个大家不知道的、现在还在运行的几个饮食集团。我告诉他们:只要你超过十五成本的时候,我就跟你再见
就包括我们在日本投资的几个基金,我说我告诉你:当你超出我的负债率的时候,会自动的(按照投资合约执行);我在所有的投资里面有一条:当你超过我给你设置的负债红线的时候,我的股权自动的你必须买走,(你)把钱还给我。这是任何一个被我们投资的一个前提条件,他们全都傻眼。
包括我们几年前投资了一个几百亿美元的一个企业,当时说这是谁的主意,我说是郭文贵的主意。他从来没有这么做;我投过中国的阿里巴巴、投过微信、投过中国什么柳传志~别.对不起,你别跟我废话。你要不要钱,你要钱就这么简单,你就必须给我答应这条。当你超过负债红线的时候,你就必须自动的把(我)股权买走,还得把我的利息还给我,包括你承诺的利润。最后是我退出了,他不签。(但)另外一个中东的基金进去了,进去后是什么,他所有的项目投资全赔掉,他现在没有暴雷的两百亿全完蛋,对不对、两百亿全没了。
(第一、)我的原则对我的企业是一样的,负债率是一个企业的关键。
第二、企业的文化就是你的寿命。你到底是把人当人?还是把人当工具?
还有一个、企业当中最关键你怎么对待你的员工。我们的企业(员工)被他们给抓走的时候,二百七十个员工俩选择:第一.你辞职啥事没有,第二.你进监狱。我们二百七十个员工选择了进监狱,我们律师、我们的员工、高管被判刑,被关三年、两年的达到百分之八十。我们几千个员工(里面),只有一个王八蛋,就是我小时候的化学老师,我十一岁、十二岁的化学老师,还是处男之前的老师啊~这个老师辞职了。最混蛋的一个东西,叫:(陈晓龙?),是我们山东莘县老家的,这是个大汉奸、大混蛋。
所有的员工没有一个辞职的;我们员工从监狱里看到被关到三年半的、三年的;所有出来的没有一个辞职的。但我告诉大家;他首先一点、这些员工进去以后,我告诉大家把所有的罪行,他让你写啥你写啥,他让你填啥;你推给郭文贵。只有一条:你不要受伤害,少受伤害,所有的都推给郭文贵。首先郭文贵得承担起对员工的保护、(和)百分之百的义务和责任、和道德。员工信了我,被抓之后全推给我。在监狱期间所有的律师费全由公司出,而且请最好的律师。当然!不管用了,但是我们要请嘛。所有员工的工资保持原工资、或加一倍。到今天为止我们员工(在监狱)已经四年到五年了,没有一个人被开除、没有一个人停发工资、没有一个人过年不发双薪。这不是开玩笑的,一个企业发(听不清!)几千万上亿的现金。
首先你一个企业对待员工,当你要求员工的时候,你自己做到了没有?当你要求员工和同事对你做什么的时候,你做到了没有?那么首先我们企业文化当中这种凝聚;没有任何人怀疑这个企业是没有未来的。
到现在为止,他(共产党)已经把楼拍卖了、拿走了,没有任何人怀疑这个企业是没有未来的,否则他们(还在工作的员工)早就离开了。我裕达的员工,只要你到郑州市你问一问去。
…..直播片刻中断…..
(与战友互动……
我们的同事当中,所有人回来以后,没有一个人辞职的这个不是开玩笑的;
所有中国在过去几年被抓的老板、还有他那公司当中,绝对多数(公司)全破产。那就不用说了,一抓全跑,而且老板都推给员工,员工推给老板。
我的这些同事们从来没有,当然!都按照战略性的都推给了我,但是我们的员工从未有一个回来辞职的、没有一个,我们也没有开除一个。我都认为这是全世界的奇迹,不是中国的奇迹。这就是企业!
当你企业文化健康的时候、当你企业成本控制的时候、当你追求的是长期的一个回报的时候、当你的企业是真正是站在这为社会发展服务的时候、当你有理想的时候,同事们是有感觉的。最后一个.企业成不成功,关键问题是企业文化、还有企业的价值观,这是核心的核心。
我们就是:法律红线、道德红线。这两条控制住了,才让共产党调用了一万多警察,调查了几年,定不上我们的罪。最后大家看到那些流氓罪完全是胡扯的、编造的罪行,是吧!
我们给农行到现在为止,农行去年评出来,企业最佳贷款客户【盘古】、(还有)平安银行最佳贷款客户【盘古】。你能想象到吗?北京房地产最家企业【盘古】、北京市电影院最好经营企业:『北京政泉电影院』、北京市商场租赁最好的回报:『金泉』。为什么?我们从来没想过,今天投资;明天赚钱、后天赚钱,我们想的是长远。
还有一个我要说到的事情,中国房地产企业一批、二批、三批从海南到中国全面搞房地产的,所有搞房地产都搞出租车、搞建筑、搞水泥、搞建筑材料、搞窗帘,什么钱都想赚了,最后全破产了,一批又一批!就任何一个企业要记住,术有专长,就是我过去说的「千招会有、不如你一招绝」。
我做地产的时候,我只做地产。(地产、酒店),我第一个在中国提出来的,是1996年我提出中国的房地产发展方向是什么?叫生活板块,那时候盖住宅的盖住宅、盖写字楼的盖写字楼,没有生活板块,是我郭文贵提出来的,你可以看看、查查报导,生活板块!这就是后来所谓的小区发展出来的。但是我告诉(大家)房地产未来发展的方向;唯一的发展方向;大家要记住;政府怎么给你地的问题。现在共产党是个流氓黑社会,他把地控制了。他来控制地,让地来控制价,用地税来控制这个房地产,这就是中国房地产也就已经不是房地产了,他已经(用来)洗黑钱,当成剪羊毛的工具了。但是房地产商一定明白,你的角色是什么。这就是为什么我们房地产项目盘古不到一百块一平方米买的地,是买的村民的地。后来变成了30万一平方米、25万一平方米涨了两千倍,金泉广场60块人民币一平方米,后来涨到12万到20万,涨了也是一千多倍,那有能像我们赚那么多钱呐?就是因为我们对政治的判断、对市场的判断是准确的。
而且我们坚决不行贿,坚决不给银行搞什么~给你钱,你给我贷款。而且我们贷款、借款比例从没超过百分之十五过。这就是企业健康文化、长远的目标、成本的控制、负债率的控制、和有一个超级的团队在任何情况下你都会赚钱的。
所以说~我经营过的企业,我现在没有说;我知道钢哥(钢铁侠)你年轻,你不知道,在哪天我们谈谈我投资的几个基金项目,就是我们现在全世界最成功的几个科技产业,是我们最早投资的时候,我们的回报多达一千倍以上….
今天郭文贵可以非常自信的说:不管共产党怎么折腾,我想要我需要的钱,我一定能拿得到,因为我提前种下了这种种子。我没有钱,但是去借钱,我说我现在需要一千万、十亿美元、一百亿美元,一定能拿来,我还真不相信这世界上有几个人能做得到。
在我们爆料革命的天上,我们写下了两行字,第一行字就写下来;在我们的天上啊,写下了一行字,钢哥你知道是什么吗? 
钢铁侠先生:
是什么? 
郭文贵先生:
第一行字就是非常清楚的我们的使命就是灭掉共产党,这就是我们的使命。第二行字非常清楚的我们要在我们天空中写下来了,就是你刚才所说的那个,我们是无我、无利、无求、无惧、不求任何人,不去想着要任何名、没有任何我自己的诉求,这就是我们爆料的天,我们写下了这几个字。
所以说今天我们不差钱,爱求谁不求谁。我最后悔就是建法治基金,我跟你说实话。我现在跟班农先生说:你让我建这东西我现在压力特别大,凡是法治基金我碰都不想碰!
这就为什么这个细丝,从第一天来搞报销,让我们很尴尬,最后是什么亲戚家的住房钱、还有一些什么吃饭钱、还有一些什么没有票据的钱。你这一报销,人家(说):这怎么能行啊!我说:得了!我(用)自己的钱,我给你。你别再说这事,这是我战友,太丢人。但是他又搞什么基金,还要替法治基金什么了开税票,你这不是胡扯了吗!
爆料革命能活到今天的核心目的,我们不差钱、我们不求任何人,不是为了我。
还有一个、我们最重要的事!我们唯一的使命;不是到处的干;一会要统治政权去、要搞个几千个书记去。我们就一个:灭共、灭共、灭共。其他一概不要。
这是也是我企业经营和我小时候打仗,和我的追求,和我的理想,和我的信仰,人生观世界观最后结合的结果,就是爆料革命。谢谢钢铁侠,这个讲得多了。
钢铁侠:
七哥,说的对啊,千招会不如一招绝,必须要有自己的必杀绝技。灭共是咱们的唯一目的。无我,忘我,感恩!我是做过一点儿生意的啊,所以呢刚才说的我要好好消化。生意经真的特别爱听七哥聊啊。世界级千亿富豪,和我们谈啊,战友们。太爽了!
好!现在是最后一个问题。那么七哥对于年轻的一代,九零后,零零后,有什么样的寄望?在商场、政界纵横多年您觉得年轻人必须具备哪些最重要的品质?才能够使得呢他在人生路上发光发热,也不会致使他在物欲横飞的社会中迷失自己呢?谢谢!
郭文贵先生:
谢谢钢哥啊!我来回答这个问题。这个,您问的这个问题呢,是所有现在我们大家都要面对的问题。我们的未来就是这个八零后,九零后,两千后。而且我们现在面临的这个社会呢,特别是共产党这个绑架了中国七十年以后的社会。无数个人感觉到现在中国呀,无数个机会,感觉到这个,好像是美好的未来啊。除了,只要自己不犯错,我就能赚钱。
我告诉大家,就像我能在中国这些企业当中,企业家当中,我能活着出来,我能跑出来。原因很简单——一个人的决策。一个人的决策!
我这两天,我给我其中一位同事说,我们有当时三位同事,三位同事。一位同事回了国,结了婚。据我所知,借债!公司给他配了最好的车,最好的这个生活条件,工资发双倍。最后,他回去肯定被警察给收拾得很惨,打得半死,还让他录假视频,等等等等。最后他还是坚持住了。最后是结了婚,最后是有了孩子。最后是,最后公司在处理物品的时候,贪污,被公司毙。你知道贪污那必须开除,而且最危难的时候这个贪污。当然他有理由,他说家里边儿太穷了。他回去了。当时我说:你确定你回去么?他说:我确定我回去,我要结婚。我说:那好,你回去吧。
第二个人,来在这儿待一段时间,觉得,我语言也不行,我啥也不行,那我要回去。那就又回去了。回去的结果现在就待在监狱里了。
另外一个,就是留在我身边的人,跟旁边儿结了婚,生了儿子,全家现在生活得好的不得了。那就比(另外两人好太多),你就想那美好的生活。那就不用想了,个人的健康,什么的就别提了。
那么另外一个我的同事,在特别关键的时候,然后他离开了。离开的时候,他没有任何问题,他就觉得压力太大。他觉得共产党啊,这个灭共这个事儿啊,太危险。还有其他各种原因,他离开。离开以后,据我所知,非常非常惨,惨得一塌糊涂!
另外一个,就是马蕊。这马蕊来了,到来以后,给郭文贵(说):回去!要回去,她是马蕊是绝对不想回去的。她是借了一堆钱,欠我们一堆钱。你这公司必须得还钱啊!这个时候,她就跑了,是躲债跑了。跑了以后,最后就找了吴征,找了大使馆,把她给弄回去,让她来栽害我们强奸罪。那马蕊这一辈子结束了!完了!不管如何他这一辈子完了!马蕊是,就是强奸了郭文贵,郭文贵强奸了马蕊,还是没强奸。这个马蕊,跟强奸俩字儿是分不开了。他这一辈子是彻底完了!你说他有了孩子,有了老公,这一回怎么办?特别是美国FBI特别想见面跟她谈谈。怎么让她来,她都不来!我们现在求着、闹着,让她来,她就是不来。
这几个人,我们现在看得到,所有的命运,完全不同!完全不同。另外,我也可以说,另外的我不能说几个同事,就是因为一直到现在,可以说他想要几个亿美元你都有。就是因为他坚持到现在,要几亿美元分分钟。其中一个基金,就给其中个人说过:只要你,就凭你跟郭先生你们到今天,只要你给我一个电话,一句话,你的所有的顾问,和你的这个合同,我们都可以把钱还给你。我就不想再说那么细了,因为这未来还有这很多官司啊。
所以你失去了很多,你也得到了很多。而且这人所有的都是,日本最最有权利,最最有钱,最有信用的家族。这样的人生,这几个人的结果,说明了什么?一个人的决策能力。
所有的人记住,郭文贵能走到今天,最……我从这个1991年出来,我干什么事儿?我做房地产。当时房地产是最赚钱的。所以我从零,从投资,投资钱不是你的,那是人家的钱。从五十万美元,五百万美元,五千万美元,投资吧唧扩展到一个3.6亿美元。房(地产),只有房地差能做到。我决策正确。
当在郑州搞得这么牛叉的时候,所有人,市政府你也拆了吧,河南省高院你也拆了吧,都给我的时候,郑州商行给你吧。你可以问问河南人,当时我就是我太太说那话:河南水浅王八多。河南人没有养过一个河南企业家。所有河南有本事的全跑出去了。河南人是不养河南人的,河南人不养人才的。你见过河南出过大企业么?全死球了,包括那什么周口味精啊,什么709啊,当年的企业,包括我那个按摩呀,都完蛋了!
河南这地方不行。我毅然在北京发展盘古,政泉,和我们的金融。大家不知道的,我们我在北京做金融早早于盘古,早于金泉。在北京城提出来,私人家族信托,私人信托,和房地产信托的叫Raise的,郭文贵第一人!所有的后来的那些基金大佬,你可以告诉他们,郭文贵说这话的时候,他们都没,真的都还没出现,没冒芽呢。那是我干的,干一笔成一笔,干一笔成一笔。
我做盘古,我做政泉是完全我对建筑的追求,和建筑的喜爱。我要打造东方的建筑。要回东方,把西方的,在西方沉淀的中国文化,带回到东方。这是我的梦想,是我的爱好。包括建酒店,我爱吃,我觉得建属于中国文化的酒店。那么这是我的爱好,并不是我的事业。大家看到的只是,太小的一部分了啊!
那么在这种情况下是什么?是你的决策,那个时候做金融,中国很少,做啥都成功,那时候啥叫做金融啊?只要你能把钱弄到,只就有人借你钱,多要多少利息多少利息。那就赚,合法地就是,把金融完全给市场化,我最早做的,赚太多钱了!
那么在这种情况下,你又是决策问题,同时盘古、政泉。没有人相信奥运会来北京的时候,就凭和张百发,和邓小平的所有的关系和政策,对北京规委的了解,那时候还没黄艳呢,整个情况和官方的了解——一定拿下奥运会。包括当时中国在美国,杨洁篪的渗透和使命。
所以说,我决策和正确的决策,还有不贪婪,还有我当时灭共的所有核心目标,聚集财富,而且要low K,低调,越低调,那时候没人知道郭文贵。我从不社交,从不出去吃饭。我即使在工地的时候,多大的官你到我餐厅来吃饭,我几乎很少出去。
所以说,我有我自己的行为逻辑,我有我自己的方式。我每天必须工作12小时以上,我也从来没有节假日。
所以说,我相信天道酬勤,地道酬仁;我相信,企业只有赚了钱,是唯一的生存的方式;我相信,就是在企业经营当中,千招会,不如一招绝。还有一个,我也相信,我的企业发展的什么项执行效率高,比你快,我就是降低成本的方式,我就有赢得可能。所以我就是说那个——唯快不败,就是钢哥说那个。我企业追求就是,一定我要走在你前边;我一定要单一地走在你前边。还有一个,我一定要比你发展得快。这能降低我成本。在一个就是说,一定低负债。再一个,企业文化。
那么我要跟九零后、两千后要说什么呢?千万要记住!你不要想一出,是一出。我见过所有的失败的人中,都有几个共同的毛病。就是,早上有一想,中午有一想,下午睡醒又一想,晚上好几想。就天天有信仰,天天有理想,天天都改变。这样的人你永远都会失败。
就一个人,我说了30年,你有一个想灭共。30年,你就是盯着个蚂蚁看30年,你都成为盯蚂蚁的专家了。30年,你就是盯着石头看,你都是看石头的专家了。只要你执着,只要你坚定,只要你把心横下来,想干这件事儿。别天天生主意,天天变主意。
还有一个,你要经得住诱惑,经得住威胁,经得住苦。还有世界上成功必须的几个条件,你必须得勤劳,天道酬勤,最起码1216个小时工作。
还有一个你不能想着在中间,我既在夜总会,我又工作欢、喝着酒、旅着游、穿着时装,绝不可能就成功了。你必须要付出成功和不成功人之间的巨大代价,就是不成功的人,他得到了生活。成功的人一定失去一部分生活,这是必须的。
那么同时你敢付出的时候,你一定要记住跟什么人在一起。我还是那句话,我从小到大关键的就是跟什么人在一起。像我到加州去,我每时每刻都能想着,当年跟我们的贺老在一起的那种感受。还有跟我在、我生命中一个个影响的、大佬们的感受。还有当年把我带入到国际领域,我的合伙人感受,这些东西铸就了我。
你想想跟一个比你低的人、很差的人,像跟什么细丝哥啊!还有什么郭宝胜啊!火鸡龚,跟他,你能得到啥?你跟那什么何頻,你能得到啥?你跟那孟维参,你能得到啥?你去想去吧!所以你一定要跟比你强的、比你高的人、比你有智慧的人在一起。
还有一个就是时间,所有的年青一代,我想特别说的。当你把时间不能打理好的时候,你基本上没有成功的可能性。现在的孩子屋里脏,出去表面光鲜,时间管理一塌糊涂。更重要的事情,你看我们现在年轻孩子有几个锻炼的,全靠割肉、拉皮,然后饿肚子来保持体形。一个人千万记住真的要锻炼,一定要健身。身体这个肉体是有限的,健身、健康、体力、能力是你成功的基础。
所以说最后是,当你有一个生活好习惯,强壮的身体和坚定的意志,超出常人的辛苦和付出,你追求目标之间和常人之间,你做好的牺牲,然后你要相信天道酬勤。还有一个别忘了地道酬人,你必需得仁义,你必须得成痴,你必须要尊重人。
还有一个就是,最后要说的事情大决策。你在阿富汗,你再成功,你再有本事,你成功的可能性和在美国成功可能性那几乎是不能对比的。那么像在中共,你在中共国,你想长期生存、成功的可能性是零。你决策得正确,选择最利于你的。最好的方式就是决策不要失误。
所以你在中共国要记住,赚快钱,赚了钱赶快走人。还有一个,你必须要了解这个大、什么环境适合你,什么适合你,你做出最正确的决定。当你做出一个不适合你和不现实决定的时候,死亡和失败一定等着你。
那么我郭文贵,我觉得最好的是,我离开看守所以后,我做地产。然后不在河南到北京,到了北京搞金融。搞金融顺便搞了地产而且把握住了奥运会的天机。然后再把金融给他、当时很简单,我们把房地产给他低利率和低负债、高利润化。房地产得到的利润给市场化,市场化的资产给证券化,证券化的资产我们把它给消失化。
我要把它、郭文贵已经做到了。未来我给你们讲,啪、消失化、空气化。我们完全、我就清晰的目标、清晰的理想,最后空气化资产一定要灭共,服务我最终的目标,我一生的目标灭共。
所以说当战友们记住,你想要成功的时候,你只是追求财富的时候,失败一定等着你,只是什么方式而已。当你有另外一个信仰和另外一个理想的时候,赚钱是小事,你会发现赚钱咋这么容易呀!因为你有更高的目标在那等着呢!赚钱来讲只是你一个梯子,当你觉得只想赚钱的时候,你只待在梯子那,我够了,我就不走了。你就会悬在那或者掉下来或者是根本上不去了。
所以说我认为,当你把赚钱变成一个工具服务于某个信仰和理想的时候,钱会朝你脸上摔,你不要都不行。当你把赚钱当成信仰的时候,你就是钱的奴隶,你会失去一切,成功是根本不可能对你发生。
所以说我奉劝九零后、2000后孩子们,先树立你的理想和你的信仰,然后再做出正确的选择和正确的决策。然后做好、最好的天道酬勤、地道酬人这些基础性的工作,然后再做出适合你的投资和决定。否则。
世界上成功的人不是百分之一、不是万分之一,在中国14亿人口里边真的是百万分之一都不可能、都可能。不要看谁暂时性的成功,他是借债成功。什么搞P2P的,还有那搞健康产业的,最后自己在讲坛里讲讲,砰,死了。是不是?
这些问题当你搞明白以后,你会发现:啊!我需要一个信仰,我需要金钱来服务这个信仰。我需要什么事情必须做到。你成功,你不想成功都不行,你不想要钱都不行。就像我生活中很多成功的人一样,自己非常清楚要什么,自己非常清楚付出什么,非常清楚应该做什么。
大成功,我生活中那些沉默的、真正的富豪太多了,决不是你们见的那几个人,那几个人财富才多少钱呢!我相信有时间,你会看到跟我一起的、非常年轻的、巨大成功的、人会坐在摄像机前分享他的成功。这个话题很深很远,我希望有时间了,我们再聊好吧!钢哥,谢谢!
钢铁侠:
好吧!不同的决策造就完全不同的命运,如果能有利于做出正确的决策并勤劳、坚定地执行自己的决策,这就是个大新闻了。和什么样的人在一起就成为什么样的人。
郭文贵先生:
是的。
钢铁侠:
所以我也是坚持,一定要和比自己强的人在一起,所以咱们就跟七哥站在一块。感谢七哥,今天的问题问完了。30分钟的小节目聊嗨了又聊了一个多小时,太激动了。最后还是非常高兴,我能有这个荣幸再次和七哥一起为全中国人民、为香港人民、为新疆人民、为西藏人民、为全世界人民一起祈福,好吗?七哥。
郭文贵先生:好,谢谢钢哥。我们一起为全世界人民和14亿人民、新疆、香港、台湾祈福🙏
阿弥陀佛!谢谢钢哥。
钢铁侠:
谢谢七哥。
郭文贵先生:
好,咱们、你这准备好,咱们找时间继续吧!好吧!
钢铁侠:
好的,谢谢七哥,再见。
郭文贵先生:
好,再见钢哥。谢谢、谢谢、谢所有战友们。
战友们,咱们还在郭媒体这块直播。刚刚呢!我们刚跟钢哥的问答节目刚完。钢哥这个小伙子真不简单,他问的问题和对问题的反应都是、都是我们现在很多战友们问的问题,非常的深刻。我们中国人未来就是需要像这样有才华的、有信仰的、有理想的,这样的小伙子,这样的新一代,我们才有希望。
未来我们再看今天的爆料革命,还有中国年轻一代面临的问题的时候。就像我们现在看大清朝的时候,中国人的生活方式咋这么傻呀!咋这么可怜呢!我希望到那个时候再看今天的时候,每个人都说,我那时候活得很精彩。今天我们和钢哥这个节目做得非常、非常、非常得好。来了、来了战友。
(读战友名字)
刚才、一开始由于上钢哥的节目,没有念到的非常抱歉,战友们。
(读战友名字)
亲爱的兄弟姐妹们今天的节目做的特别好。我还要去开会。 
细丝是绝对有问题的,他的很多话我还没讲呢,等有时间我给大家讲讲吧,你们会惊讶。我给很多人我给他留够了足够的空间,我留够了足够的尊重。但是有些人是给脸不要脸的,拎不清自己是干嘛吃的,给脸不要脸的。说实在话他这一辈子他应该怎么样的去珍惜。这些人他永远不可能成功,因为他既不会把住机会,也不会珍惜任何的机会。这种人永远不可能有未来的,永远不可能的。 
这个细丝啊做的事情不是你们想象的那样。非常抱歉我要今天很严肃地向战友们道歉。由于我希望更多的战友有更好的生活,由于我每次直播的时候都喊细丝的名字,导致很多战友相信他,很多人也给他捐了款,我向大家道歉,我向大家道歉。非常抱歉,我以后真的少念这些名字吧。文贵成了新一代欺民贼的乳化器了,我自己对我自己也是要掌脸,我以后得注意。
  
追求喜马拉雅的路上大家要看到真正的挺郭爆料和灭共的战友当中,我再说一遍,可以说绝大多数都是沉默的。现在你在社交媒体上看到的那几个人,一百个,两百个。那我请问战友们,每个视频的关注度二十万、五十万、一百万的时候,他占什么比例啊?占百分之一吗?百分之零点一都不占。几亿次的关注量他占多少?所以你看到所有社交媒体上这些人,很简单要么你用你真心和信仰,和你付出的努力一直呆在这儿,让大家尊敬你,代表很多战友发声。另外一条路,为了钱,你想在这里弄钱,利用战友、欺骗战友、利用爆料革命、欺骗爆料革命,根本不想灭共,你一定会被战友给灭了。 
就这么简单,不是郭文贵想灭你,我想扶谁也扶不起来。我能让你暂时地增加关注度,关注度只要占文贵名字的一定会很快地起来。但是你能活多长时间那是你决定的,不是文贵决定的,是战友们决定的,是爆料革命决定的,不是我决定的。就像细丝一样,换了脸再来,换了脸再来,捣置了各种办法。 
我举个最简单的例子,当时细丝哥到洛杉矶跟我联系的时候,说来纽约,我说你可以来纽约。我说来了你需要什么,他说需要把洛杉矶到纽约的机票报销,我说没有任何问题。到这儿来了,我们住的是五星级饭店,大家都知道,钱你随便花。我从来没有要求说细丝哥留在喜马拉雅,我问过他,他说家在澳大利亚,我们也没让他来过,就是把他当战友对待了。最后他回去的时候,给他报销,他给寄来报销。没票据的一千几百块钱,说是他亲戚家的住宿,还有他从澳洲来加州的机票,还有一些吃饭,什么鸡腿啊,麦当劳啊,还有个一两千美金的报销。最后到财务财务不干。美国人很认真,你一块钱也不行,说绝对不能报销。我说别,我来付这个钱,我把这个钱给他付了。当时我是感觉很不好的。 
细丝哥节目看你人模人样的,你怎么可能完全没有票据要报销,而且你完全打破了你的承诺,你在洛杉矶你住在朋友家你还要什么报销,你从澳洲到加州的钱你要报销,报几千美金。还买什么东西,我忘了,什么大概一两万美元吧,记得不准大概几千美金吧,搞不清楚,我不可能都记住这些事情。 
后来他要申请一个项目五万美元,到法治基金,就是Sara 和班农的那个基金,上来以后人家说这个你们胡来的。跟火鸡龚一样,跟法制基金没半毛关系。我说算了算了,就没过。过了一段细丝小哥给我发了一个信息说要借十五万美元,说要搞一个他自己的事业。我说我现在不能回答你的问题,过一段再回答吧,要借十五万,大家知道这十五万之后出了很多事情,出了混蛋的什么姐夫,去你大爷的什么姐夫,你王八蛋你,是一帮神经病,砸路德的。这帮孙子就出来马上砸路德。我也没看他节目,然后这个中间,为了平衡他我还专门打了一次电话。就这也买不了他的心,买不了他的心。所以说你们要记住,狼这个东西只跟狼好,永远你买不了他的心。 
买不了他的心,就像郭宝胜这帮孙子是一样的。你不管对他多好,你给他留多大面子,你多么善待他,他最后一定是吃你的,一定是灭你的。
昨天我没有看路德,Sara 和江财神节目,大家都反映特别特别好。说跟安红的节目,说路江谈,路江萨谈节目特别特别好,很多国内的战友说这个节目做的很及时。
我为什么这么做,我要告诉大家的事情,绝不能出现第二个郭保胜。绝不能让细丝再打着任何名义在那块招摇撞骗。你何能何德啊?你算个屁呀你,你算个毛啊你呀,多少战友拔跟肛毛都比你强。什么你要搞一个基金,替法制基金开发票,你这不找死呢吗?你能跟法治基金挨上个毛啊你呀?你算老几呀?法治基金一天的成本钱都比你一辈子赚的钱都多,这不是混蛋吗?胡扯呢吗?还有那个尹队长,尹队长跟你啥关系啊?你去救他,那你拿钱那。什么狗屁姐夫你大爷你呀。你有本事你拿钱救他去,你干嘛让路德去泰国啊? 
路德一跟我说,路德傻乎乎的,郭先生他让我去泰国。我说路德你立马停,搂住。怎么可能让你去泰国呢?你怎么去泰国?你去泰国还能回得来吗?到昨天做节目,战友给我发过来一个,国内的警察,也是咱们战友,公安部的一个相当专业的战友。他说路德这个脑子是真有问题的。当时我一下脑门子就冒火,又来一个杀路德的。我说你什么意思啊?路德咋惹着你了?他给我发了一段,他说你看路德刚才放的语音。
  
他说阚哲当时说什么,他说我正在和国内来的六个人正在打。他说你看到没有,他说的是在跟国内来的国保国安在打,我的手破了,电话现在要交给别人了,赶快给钱,赶快给钱啊,给钱。这个干警察的就分析,说这个路德就不长脑袋,他找你要钱的时候说,我跟国内的国保在打,你要给另外一个人赶快给他钱。他说跟后来的杀人这是两个事。这个有道理啊有道理。这个战友还是厉害。所以那个时候阚哲说后来杀人, 和他给路德当时发的语音,说要法制基金拿钱,路德去救他去保释是两个事。
第三个,他说你知道吗?博讯第一个报出来,博讯绝对是有内料。博讯就是共产党的机构,就是钓鱼的网站,百分之百。我郭文贵受到了伤害,吴征就是证明。吴征就可以花钱可以洗,吴征的语音就可以证明。他怎么能放出来呢?
这个警察说我在香港查了半天也没有看到泰国杀人案,我没见到。他说路德咋这么糊涂。我说路德就是这么单纯。他说我总也查不到阚折在泰国杀人案,我作为公安部的人我都查不到,博讯怎么知道的?
然后说那个细丝,那个混蛋呢那是,那纯混蛋的啊,那完全是变色的啊。说是有一段细丝消失了,消失之后这个人就变了个料,而且说大量的那个关注度就提高。他说哪来的关注度啊?他说这就是我们操作的嘛。但是细丝有没有跟共产党沟通,他要查一查去。他说这是不正常的,他说明显的阚哲打电话给他是玩路德呢。玩完路德以后就出现了个姐夫,你大爷的你姐夫,你孙子你。然后就是这个姐夫出来砸路德,混蛋砸老江。什么不要脸的东西?哪冒出一个怂货出来?谁一不小心尿出这么个东西出来啊?我都不知道是谁?他说你们都不长脑子吗?爆料革命就没人分析这个事吗?所以昨天咱们这个战友说完之后我明白过来了。我还没看,我等会儿去看一下路德先生节目。
  
所以细丝这个人是藏得很深的人,是很有计谋的人,非常危险。你看上去是似而非的事,他给你玩得很阴,而且此人贪财,极为贪婪,极为贪婪。等他的事慢慢再说好吧战友们。 
以后啊,我真得小心点。成天给战友带来这麻烦我有责任。错了错了错了,抱歉战友们。 
好了,一切都是刚刚开始!
战友之家听写组

回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