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月26日文贵报平安谈:中共经济正在崩溃,习王之战正在展开

0
322
大家看到了吧?当我们站在这里看这个山的时候,你们会觉得不一样的感受。我要大家说的事情,这个世界上有没有神灵?大家看看有没有神灵?你觉得没有上天的力量谁能铸就这样的山呢,战友们?
你看我脑袋的正上方,又像一个人跪在那里诚心地祈福,在祈祷,同时又像所有的祈愿者一样,在一个神的雕像旁边。从山的那边看,因为整个山都是石头的,这种神奇,这要在中共又不知道整成什么样的神话故事了。又是什么毛泽东下凡了?王岐山下凡了?王岐山双休?王教宗双休得道了?什么事都出来了。
我给大家展示这个让大家知道,就在这个谷里面有多少人呢?大概在3万人。这里有多少栋别墅呢?两万7千栋别墅。有多少超级别墅呢?大概有两千多栋。大家都知道啊,凤凰城一共多少人口?160万人口。160万的凤凰城,大家想想有多少GDP?凤凰城啊,真的是神秘的地方。我真的是很喜欢很喜欢这里。
我想让大家看见整个的祈祷山,我已经为战友么祈祷过了。
整个凤凰城160万人口,2500亿美元的GDP。大家想想,2500亿美元的GDP是中共的…… 按照这个比例大家算一算,有多疯狂…… 这牛不是吹得吧?这就是美国人的伟大啊,战友们。
GDP这个东西是最真实的,你是造不了假的。一个一百多万人口的地方,竟然有这么高的GDP2500亿美元。
今天是1226号,文贵报平安直播。战友们可能也知道我下一站去哪里,我相信一直关注着文贵报平安直播和爆料的人和战友们都知道文贵下一站去哪里。
首先我要感谢这次在凤凰城这么多战友默默地支持,这么多战友给了默默的关注。特别是我没有想到凤凰城有这么大的战友的群体。虽然我们大家都不公开我们彼此的见面。我也给大家都承诺好了,我们彼此都不说那么多。
但是我要必须在这里说的事情,所有的凤凰城的战友们,你们这一次真的是感动了文贵。没有想到你们在凤凰城有这么大的实力,也完全没有想到在凤凰城有这么多的战友,而且你们付出了这么大的代价,这个让我更加增加了灭共的信心,同时也让我看到了灭共后的没有共产党的新中国它的美好的画卷。
你们的素质你们的行动力和你们的低调和你们几年来一直以来的坚持,还有你们对未来整个的设想,如果说能让我们的战友知道,哪怕只是一小部分,我相信他们都是非常之振奋。当然了,为了你们的安全,我们现在必须要沉默。
特别是这一次,在整个凤凰城你们带我看到的整个你们参与的现在美国最重要的军事企业和军工企业对你们的信任之后,让你们参与的这些项目实在是太了不起了。这是上天给你们的使命,这也是中国人的希望。你们在这里凤凰城大学后都有回国很好的深造机会,都选择留下来,而且没有享受你们的国内的当官的爹当官的娘的所谓的那些关系网,而且在这里一下子默默耕耘十几年,二十年,在这里创就了自己的事业。虽然你们都说这是你们得到了恩赐,感谢美国—–我们都要感谢美国。但是凤凰城,我真的不了解。在你们身上让我了解了凤凰城,让我感觉到美国真的伟大。特别是你们关注着海外华人的形象。
听你们讲这些故事让我感触更深。我觉得文贵是懵对了。我不敢说我原来有什么计划,什么深奥的想法,没有。我就是觉得海外的华人形象绝对不能被击破,那就是共产党达到了目的。当共产党没钱的时候,海外外国人,美国人,欧洲人帮助把这些在海外辛辛苦苦工作了几十年的人给撵回中共去,当真正的高级奴隶,再拯救他们,这是绝对不可以的。这次大家都看到了这一点,让我感到非常的振奋。
另外一个就是说,在这里看到了整个凤凰城军事工业城简直太震撼了,所有战友们可以Google看一下,有些不是绝密信心。当你从这个谷到那边的时候,你会看到在凤凰城军工企业的规模。据战友们所说,在过去的20个月左右,军工企业过去停产的项目现在都重新恢复了。而且一些准备未来三五年的项目,针对其他国家,极端战争情况下的设备武器都在运行中,而且明确地就是针对中共。而且非常清楚,下一场战争一定是和中共。中国、俄罗斯、伊朗,这跟文贵当初爆料的五个轴心邪恶国是一模一样的。
美国已经做好了准备,这次我在最前线看到了,但你想要了解美国在哪里做好了准备的时候,不要光看他从哪里调兵了,你要看他的后勤供给线,在圣地亚哥,在凤凰城,在亚利桑那州的几个军事基地,在看他们的后勤军备供给上是否行动了,做准备了,那才是关键的。
那么这次我们看到美国已经做好了一切的准备,更是让我看到爆料革命在凤凰城如此之重要。
我再次感谢,昨天晚上我去这里的一个古巴餐厅,古巴古巴,古巴餐厅。这里一个会说俄语、中文的美国家庭,一家五口人是文贵、爆料革命的最大粉丝之一。在这里成天呼吁着美国人要关注我们的爆料革命,要看文贵的视频。
最近他们非常兴奋地看到我们路江谈、路安谈、路瑞谈、路博谈,还有我们的钢铁侠,他们都知道,琅琅上口,让我很震惊。
在那还看到了我们一个中国的同胞,是一对母女,也认出文贵,并且说她先生也是支持文贵,一直看文贵视频。我向她问好,并表示感谢。
另外这几天,我开会的时候偶然遇到很多美国朋友,包括美国籍的古巴裔的美国人,坚决支持我们爆料革命,说全家愿意跟我们一起奉献一切。
这个凤凰城这个地方,真是让我感受到这个地方爆料革命的影响实在是太大了,而且我也希望战友们要珍惜,我们有那么多战友。
现在路德先生说现在有一亿次YouTube的观看量了,你真不知道那不是实际数据,十亿次也不止。现在的美国这块,在欧洲,有多少人关注我们爆料革命的一举一动。
这次在华盛顿开庭,在这里我强烈的意识到,就是海外的华人同胞,朋友们高度关注着。大家都说这不是赢钱的事,一定要让大家看清楚郭宝胜的真面目。而且所有人都知道,这个郭宝胜的假牧师,它不是一个人假,郭宝胜这个假牧师是华人在海外的一个组织。大家完全同意,美国人很兴奋的跟我说:郭先生,我们去你们的华人教会的时候看,都不是正经的华人教会,而且是搞非法移民。
美国人很清楚现在,说郭宝胜是假牧师,他是想赚点钱吗?他不是想赚钱,他是想骗钱。假牧师不说,还想骗钱,然后说谁在给郭宝胜付这个律师费,一定要查出来。这些美国朋友支持中国走向法治,民主,信仰自由的这些朋友们,高度的关注,所以咱们都想到一起了。
再一个他们所有人都说:海外华人形象的毁坏除了共产党,就是共产党派出的这些污染,他们叫污染源。就是那些在法拉盛,中国城等各地的一些所谓的中国教会,什么爱国会,什么假的传教士,假牧师,还有打着六四民主的那几派。他们完全同意,他们说海外三大恶帮一定要让西方世界知道。
这真是,战友们,很多人不去行动,我每天,见多少人,开多少会。能深刻的感受到,美国人和海外的华人们对这些欺民贼们,假牧师们,还有吃六四血馒头的这些混蛋们,以及他们在海外对华人的影响,他们深深的痛恨他们。
在这个凤凰城大学,咱们几百个华人,联合给我写了一封信:非常感谢文贵和爆料革命维护了海外华人形象。说他们当中有几十个人被当地部门约谈,因为他们当时填表以后,人家现在要求重新谈,重新填表。你爸妈是不是共产党员,你爸妈是不是共产党干部。没办法就谈了,其中有两个咱们广东的学生,当场就给接走了。填完以后,他又填假的了。他觉得原来我填假的,现在我还填一样的申请大学,到了里面警察直接过来说:现在你可以走了,只给你两个小时收拾东西。而且也是支持咱爆料革命的,啪,就走了。
我们这块有来自国内的被残害的人到这来了,大概八,九个人吧,申请政庇,两次拒绝,最后是穿着郭战装去了,然后就跟人家解释。人家移民官问:你穿这衣服是什么回事?他说:我是支持爆料革命的。那你给我解释解释爆料革命。然后就解释解释,解释完以后,问你:穿这郭战装是谁给你的?他说:谁谁给的。他说你真的支持他吗?真的支持,我还给法治基金捐了钱。人家移民官说,行了,你今天的政庇过了。哇,结果就是他认识的那两个人,就被遣返了,而且这两个被遣返的战友是非常挺郭,支持爆料革命的,你说这个惨不惨啊!
所以说你们那些海外的欺民贼害人太深了。我们三十几万中国留学生在美国的,事实上我们这有将近几百万的华人。如果你们不认识到,不意识到,在你们所有城市的中国城和餐馆里和所谓的华人教会当中,藏着几个巨大的黑帮组织和共产党渗透的沉默的力量,那你们的麻烦将大了。
我今天可以负责任的告诉你们,下一步对所有中国餐馆,美国政府将有一系列的行动。将对所有在美国的中国餐馆和有中国人的餐馆进行全面的调查和搜索,而且是突发性的,突然性的,而且是美国全国性的。
很快将上任的新的移民局的官员,大概过一段时间就上任了。这个人是在美国有了名的极端。上任的第一件事就是对所有的华人餐馆,所有的华人聚集地,进行全面的非法移民调查,要远远的超过对墨西哥裔人的调查。
这就是中共植下的的病毒,你到了国外来还在为中共卖命,那不是傻了吗?他们给你啥啊?而且海外的几十万学生都是好孩子,都是爸爸妈妈辛辛苦苦省吃俭用拼了老命把孩子弄出来上学。你参呼举红旗干啥,那不是傻吗?你以为美国人都不知道你举旗了吗?你以为像福建那几个会,像梁冠军那几个,他100%要完蛋!
不行了 ,人家来了,要叫我走了。
亲爱的战友们,我今天有太多话要说了,有太多事要讲。我就简单的说两句话,我就要走了。明天我择机再直播把,我要去另一个城市了。
中共的经济正在崩塌中!中共的内部现在四分五裂!习王之战即将全面开启!
亲爱的战友们,一切都是刚刚开始。为香港同胞,台湾同胞,新疆同胞,西藏同胞,十四亿中国人民,全世界人民祈福🙏

1224日文贵在凤凰城报平安:中共大肆杀狗真相竟是因为迷信

尊敬的战友们好,1224号在美国的凤凰城文贵报平安直播,我可是健身了,我可是健身了,战友们健身了没有?我再向大家说一遍,健身这个事,如果你坚持不住,你说你坚持爆料革命也很难,也很难。
就像我们在华盛顿开庭一样,每天12个小时,14个小时在法庭上一个79岁的老人家,79岁的老人家,在那块儿天天陪着我们,干了4天。这个最后一天他还开了两三个庭,开别人的庭,他老人家一个字一个字的抠,开完庭我们十点半了我这飞机一个小时飞回纽约了,他老人家要开3个小时回到他的家,他要自己开车。在这个庭上的书记员在那个庭上的打字员,你看那些打字员….十几个小时,据说美国法庭上赚工资最高的就是那个打字员,书记员。但是你说这个书记员你说坐那十几个小时就拿手还要打着,你说是什么样的体能。这是一个,另外一个就是陪审团,被莫名其妙的选来的,就是美国民主伟大的地方,老百姓参加陪审团坐在那一天十几个小时,完了有时候回家也要一两个小时,其中一个陪审员说我回家也两三个小时。
所以说亲爱的兄弟姐妹们这个健身太重要了,今天我在这健身外面下着雨,很冷,在凤凰城的沙漠地带,今天竟然是下雨。那对面那山上的白云简直是,还有这所有的花草,你说这是,凤凰城他们是最幸福的,特别是赶在这个圣诞夜他们认为这是最最吉祥的,然后这边点着火,这边打着高尔夫,所以说这种浪漫的感觉太棒了。
但是任何人今天可能,因为今天冷就不锻炼了,但是我看到很多人在锻炼,我当然今天还要加量的锻炼,浑身出的汗,浑身都泼的水呀,浑身都泼的水。
亲爱的兄弟姐妹们,锻炼是一定要有的,咱们爆料革命的战友,首先两个口号,一切都是刚刚开始,还有一个今天你健身了吗,千万别忘了这真的是很重要,很重要!
好,我今天跟大家聊两个小事啊。
昨天一点半,这里一点半,就纽约3点多的时候,国内的一位咱们的战友,给我打了个电话,他说文贵呀,看了你这个爆料中说杀狗的事,他说你说的非常好,他说我们家也有两条狗也给焖死了,很难受,我和老伴这几天心情很不悦悦,我们现在就是看看你的视频,看看路德先生的视频,两口子都喜欢安红,两闺女就喜欢老江,为什么呢,说老江懂金融,所以要联络老江搞金融投资老江。我觉得真是搞笑,这么高级的将领家族孩子要跟老江搞金融,你说共产党的金融还有救吗,根本就没救了。老江现在反共,结果共产党最高层的孩子跟老江搞金融,实在有点搞笑。两口子都喜欢安红,为什么呀,安红是体制内出来的家里的孩子,他是很会说体制内的话,所以说很多体制内的老人家都很喜欢他。但愿安红别建议啊,当然老人家喜欢你也是好事,你不能老让小嫩草喜欢你呀,是吧。
那么他跟我说文贵呀,他说你知道当年就是我执行,就是我执行1970年,1970年大家要看一看啊,1970年全国杀狗,全国杀狗是什么原因呢?当年在香山,有一个老和尚,老和尚,给汪东兴建议说今天全国应该杀狗,为什么杀狗,他说这个杀狗啊,第一,他说咱们这个1970年他是什么年?他是狗年,他说必须得灭狗,狗冲谁呀狗冲咱主席,毛主席,冲蛇,的冲蛇,的干狗,最后是这下面汪东兴一道令下全国杀狗,所有杀的狗,狗都要吃,奖励给当地的人要吃狗肉,当时也缺粮食,说当时这个事非常夸张。
那么他说后来,现在这次杀狗他说天下轮回呀,是我的一个下属,在执行杀狗,他为什么杀狗,他说你这回你可是真说对了,王岐山跟你美国朋友说那话,他背后故事他没讲,为什么呀他说在中国官场上,非常迷信,就是中国的奇门遁甲,还有所谓12生肖的相生相克的也就是今天的道家,所说的,命相之学,属相之学,王岐山属鼠的,王岐山就讨厌属狗的属狗的就是狗掐老鼠多管闲事。他说你文贵你属啥的,事实上我是属狗的,户口上是68年属猴的,时间上我是属狗的,他说你就是狗掐老鼠,他说王岐山一说狗就恼火。从你这事发生以后他多次说,这他妈真准,惹我的都是几个属狗的。
所以说呢,这小子就给习出了一个馊主意,说,明年这个年啊,鼠年啊对蛇也不好,对鼠也不好,这个毛泽东当年呀就是说,这年必须要鼠年灭共,狗年灭鼠,他说你要灭狗,这就开始灭狗了。
后来老人家又告诉我,我专门我让咱们的木兰传奇,昨天一点半时候给木兰发信息,我说木兰你帮我查查,核实一下。这个高燕燕他的女情人,就是刚刚发表对台之战的王洪光将军,王洪光将军,绿帽子将军,高艳艳 也是中金的创始人,Blackstone黑石的第一个投资到黑石的30亿美元的代言人,黑石亚洲区主席,高燕燕也属蛇的,陈峰属蛇的,陈峰也属蛇的。
我的看看木兰给我查的,木兰传奇这孩子太厉害了,让他查啥立马,陈峰属蛇的,田慧宇属蛇的,1965年,陈峰是1953年,田国立属鼠的,这小子,贯君属猴的,刘呈杰属鼠的,高燕燕属蛇的,你看看这家伙了得了吗。1970年弄狗,太可怕了,太可怕了。
咱这位老领导两口子都喜欢安红女士,告诉我这个把我吓一大跳,哇塞还有这等情况。所以说你说这个王岐山呢……
哇塞,班农先生特享受,刚给我发了个信息,刚发个信息,说纽约时报这篇报道非常好,他老喜欢了,他老喜欢了.
所以说亲爱的兄弟姐妹们,这个老领导说完以后大家要想到一个问题,就是全人类上不允许别人信宗教的,就是说不允许信任何教,把自己当成教的这个政府组织,就一个共产党当然他是邪教组织了。他不让人家信什么迷信,他最相信,你可以看出共产党的自信,都是放罗圈屁,根本就不自信。
我压根不相信十二生肖,当年我跟贺老合作的时候,贺老是属蛇的,贺老是属蛇的我属狗的,狗蛇相冲啊,是不是,那你说贺老是我人生中最大的贵人啊,对不对。而且我生命中好几个属鼠的最关键的也是属鼠的,王岐山也是属蛇的,对不对,好几个我日本的投资者,美国的投资者,都是属鼠的都是我的恩人,我压根不相信。包括现在海外的这个什么螃蟹座,什么星座我不懂,什么水平座什么天秤座,我也不懂这些。我认为一个人最核心的事情还是你的行为决定了你的运气,你的学识,如果一个属鼠的他就是个强盗,你又是一美女跟你再合的人,属鼠的属蛇的,他也得弄死你。所以说我觉得根本不存在这个,相信这个东西简直是太荒唐的事了。
但是王岐山他相信。你看他找的人,田慧宇、田国立、陈峰、刘呈杰全属鼠、属蛇的、高燕燕属蛇的,习(近平)属蛇的,你发现了吗?……,所以说你看,战友们,这个事!很荒唐的事,这么一个国家14亿人,就被这一个相信所谓属相学的人给绑架着,而且要把全中国的狗给干掉,就因为狗掐老鼠了,他属鼠的!你说那明天要发生点其他的什么事,那明天人要是克鼠的时候把人也都给杀了吗!?
所以说老领导说这个(杀狗的事),我马上让木兰妹妹,马上给我查一下,一查真的!全属鼠的,全属蛇的,明年是鼠年,我都不知道,我都问:明年是什么年,鼠年。原来王岐山本命年啊!对蛇也不好,对鼠也不好。
所以狗掐老鼠,看来王岐山真的不妙啊……真的不妙啊!
这个说完了,乱聊。
另外一个就是刚才班农先生又给我发信息,纽约时报昨天报道一个班农先生离开白宫以后就跟文贵什么这个钱,然后又攻击班农的。班农很兴奋,在这个之前,一个月前就写了一篇文章,写这个文章的记者就是叫Pilitico杂志出去的,上次报道班农钱的(事),就是Politico的这个人。这帮人你能看得出来他想干啥,就是砸班农,把我捎上。现在就是捎上我的,观看率现在就暴涨,现在纽约时报几个最火的文章、最牛的文章、观看率(最高的文章)全是文贵的,华尔街的那几个也是文贵的。现在必须得捎上我,当然对我也没什么恶意啊,那么对班农是有恶意的。
可是在这个文章要出之前访问我们的律师,打电话他们要例行所谓的中立,要听双方的意见。全放屁的、全胡扯的,我们很明确的、不愿意搭理他们,你爱怎么写怎么写。
我们就告诉你,我们现在跟班农先生怎么回事,跟我没关系,郭媒体、郭文贵就是一个门面,就这么简单,你随便写。
我们希望他写错点,像郭宝胜那个孙子一样,他写错我好告他去。CNN我们告了、华尔街我们告了、什么迈阿密英雄我们告了、还有那个什么另外一个报纸八卦什么也给他告了。各个服软现在、各个老实。在美国有法律你就别怕,随便写,你敢说,我就敢告你。
哪个不回来求啊?全来求:迈尔斯好说好说
我现在不能说,因为有秘密协议。(来求的人:我们会这样、我们会那样,求求你啊求求你….)哪个啊?哪个?包括任何一个,是吧!你有本事你敢说,你看我敢不敢告你。因为你说的是瞎话,对吧!这就是美国的伟大!多大的电视台、多大牌的记者,只要你敢胡来,我就敢告你。
罗杰斯通当年跟我和解之前,牛到啥程度?我罗杰斯通、我要以我的生命跟你郭文贵对抗、我说的全是实话、吴征我不会出卖。挺搞笑的!后来我让我的律师告诉他,你有两个选择:(第)一个进监狱、你自己进去,第二个、我们把你所有造谣背后的钱查出来、我们把你送进去。你要想再作,你试试!
最后是和解,要给钱,钱我不要你的。大家还记得不?最后我们律师不高兴。
(律师):这不是多少数的问题,郭先生,他给钱了,你就得要。
我说:我不要。人家罗杰斯通已经跪地求饶,而且自己愿意进监狱,行!那就拉倒。而且把吴征的料要给做出来。他蹲监狱不是死了,他还活着呢。
再就是吴征的案子,2020年几个最火的案子,大家高度关注,吴征、跟吴征之间互告的案子,和有告他的两三个案子,所有明年的案子,全牵涉吴征,陈军的、还有明镜何频的、还有博讯韦石、熊宪明的、还有吴征的弟弟吴斌的、还有袁红冰的,统统涉及到吴征,所以明年你们能看到最起码二十次到三十次吴征出庭,包括这个马蕊强奸案,都会跟吴征有关系。还有接下来几个新的案子,明年吴征2020年只有一个选择,你要么你就跑了。你要么你就到美国来,天天坐在(法庭上)被问话、被开庭,看谁缠谁的数?谁缠谁?
还有这个去年那叫什么,董什么、董克文,你完了吧,破产了吧!大家回忆回忆,我们的路江谈、路安谈为什么不搞一搞2019年文贵的案情进展!咱们战友之声也可以搞一个嘛!多少案子,什么董克文,我们的面具先生,面具先生也可以搞一搞!面具先生搞的太好了,过去是我们政事小哥,搞搞2019年什么罗杰斯通啊、什么董克文啊、什么马蕊强奸案啊、什么郭宝胜那个孙子啊、什么夏业娘(良)啊,把这案子整理整理,叫他们看一看。可以说是,让他们看到真正的实力、和真正的精力、和真正的能力!
然后能明年2020年,吴征的案子、大戏。马云的案子阿里巴巴,我们告马云的案子、大戏。博讯、韦石绝对拿下,熊宪明还有赵岩、还有什么叶宁绝对拿下,还有什么袁红冰、还有什么Elliott Broidy,两周后我们到加州去问询他要问他的话。
2020年是个重大的诉讼年,不管共产党,六月四号早上灭,还是六月三号到六月四号的半夜灭,差几个小时,这些案子都不会放过他们。
而且接下里我们会控告香港的某一系列的机构在西方。大家要记住我说的话:隔空取钱….隔空取钱呐,大家我说的话一定要记住,千万别忘了,隔空取钱
所以说亲爱的兄弟姐妹们,当你看到纽约时报这个报道的时候,你会想到一个什么问题?就纽约时报,对咱有正面、有负面的,他是一个所谓的媒体啊,他就想乱搞嘛,只要能赚点击率就可以。但是纽约时报的这个报道,看上去是攻击班农,大家去想想!没有人攻击咱,谁知道你爆料革命啊!让你成名、让你达到这个传播的目的,不仅仅是说你好,这种也是个大的传播。
为啥班农能成为全世界(有影响力的人),权力的中心就在华盛顿,华盛顿最有权力的三人、其中第三人就是班农,班农现在在我们法治基金当主席,金融界,今年的金融界基金领域,叫最牛的、最有影响力的基金经理、最有投资希望的基金经理、和在背后他们叫做(黑水的基金),等待着往里投钱的基金,第一人:凯尔·巴斯,凯尔·巴斯我们的兄弟,法治基金主席。法治社会(主席)是班农先生。美国政治第三号人物,美国经济新星第一号人物。然后媒体界肯定是爆料革命和战友们、还有文贵也沾你们便宜了,谢谢战友们,我也蹭了战友们的光,也成为最受关注的新闻。
然后今年最牛的词叫:脱钩,是文贵沾了路德先生光,都是路德先生说的啊…..路德创造的..找路德先生去呵呵呵沾了路德先生光叫脱钩。
而且今年香港运动是全世界最大政治事件、是影响人类上最不确定的最大事件,然后爆料革命成为全世界政治家必须要面对跟讨论的话题。
亲爱的战友们,我去年要说这话,你们又觉得又放屁了吧,是吧!胡扯了吧..喝多了吧我今年一口酒没喝呢,到现在,快十个月了啊。然后今年它就发生了,我在我们的群里,第一次说脱钩的时候,实际几十个人,几乎没人回应,就路德先生,叭叭就给撂出去了。这个路德先生,除了有勇气,他还敏感,还有一个他坚定的相信爆料革命,相信文贵,这是我昨天为什么给庄烈宏先生打电话我说,你的节目为什么做不到路德先生那样,你到底做节目的目的是什么,你有没有路德先生的经历,你有没有他这种敏感度,你有没有他对文贵和对爆料革命的坚信,你有没有路德这种坚持和执着。
昨天我为啥要上庄烈宏先生的节目,荘烈宏先生几天前给我发的信息。他说他要我上下节目,给他开门,他这个节目现在可以直播了。我说我真没时间,确实没时间。然后当天有20几个,都来找我的,我说算了,我不能跟任何人上线直播。昨天是我不想看到庄烈宏先生他的沮丧,我昨天是到图桑去了,在Sara家隔壁,跟几个牛叉的人吃饭。大家知道,我的爆料革命是第一目标。然后吃完饭以后,我赶快我上去我看到庄烈宏先生正在直播,我马上在车上给他打过去。我车上还有人坐着呢,我都不好意思你知道么,但是我还是给打过去。我给左媛,他的伙伴问好,给我们的老顽童同志问好,然后呢给我们的小皮匠问好,他们还问了我问题。我心里就舒坦,因为我让庄烈宏先生高兴,我让战友们都有机会。
但是我是语音啊,我没有上视频。我昨天说了,绝不再跟任何战友视频上你的线,采访,绝不可以,永远不会。如果任何有人视频,你可以到郭媒体来,或者我跟你连skype。再一个有战友上节目我可能打个电话进去,这是可以的。比如说我们现在的Friday talk,答应她了,在两周前,叫Q&A,就是问候郭文贵,问题郭文贵。今天早上他给我发来,我说你给我发几个问题我看看吧,他给我发了67个问题,我就搂了一眼,半夜的时候。我说我不想看这个东西,我一看那几个问题,我马上就来感觉了。
比如说问我其中一个问题好像是,男人如果当你有了性需求的时候,别人面对性挑战的时候咋办,哎呀,我特想谈这个问题,马上身上就热了。不是那意思,不是黄的意思,我就想回答这个问题啊,我觉得这个问题问的好啊。可是我这想回答,就是这种智慧,佛家叫智慧,我们现代文明叫感觉,来啦,我又不能把这感觉装到罐头瓶子里面等着,等着Friday问我,我也不能把他给放一箱子里面,我也不能把他贴墙里面,瞬间就过去了。这是我最不喜欢的。
还有一个,这个准备好的话题,我真的觉得无聊。你说这个人吧,你说我问你个话,等等啊,我回去查查手机去,这不胡扯了么。我觉得这就太无聊了。如果你脑子没有,我没有,我无法回答,就完了,我不懂,我不知道。但是如果你问的问题,正是我关注的,也是我有观点的,还是我喜欢的,我当然想回答你了,我马上回答。
就把这个智慧,我认为,马上,直接的,真实的,也用佛家说的话,这是真真正正,上天给我们人的,最高级的东西,那就叫无上的智慧。给我们身上最坏的东西,就是我们的毛病,贪嗔痴慢疑,叫缺漏。给我们给别人带来的这种智慧,能为别人带来欢喜,能破掉我们的很多的缺漏,这多好啊。所以说我不想,我说Friday你别再给我发问题了,我不想看,任何问的问题之前让我看到。就是未来,我拿语音我打进去,Friday问我,我就迅速的回答,也可能我蹲在洗手间,也可能在车上,我没时间啊,现在上洗手间就是我,做一些私活的时间,其他时间都是干正事。
那边几个朋友已经来了,这夫妻,你看着夫妻两口子。所以说亲爱的兄弟姐妹们,未来我可以上战友们的(节目)就是打个电话进去,像Friday这种问几个问题。
昨天庄烈宏先生,是因为我希望庄烈宏先生,他真正的明白,不背弃,不放弃,不忘记,这个战友的真谛,这会让庄烈宏先生内心感到,感受到从爆料革命到现在,我给庄烈宏的面子和帮助是最大的,最多的,我可以这么说,但是我希望荘烈宏先生真正得对战友也这样。这是我昨天累的嗓子都哑了。
昨天Snow跟我去图桑,跟我去串门啊,开会啊。每天过来还得迈迈步,抻抻腰,这Snow真够搞笑的。
所以昨天为什么对庄烈宏先生有这么一个连线。
另外一个呢,我想跟战友们再聊一下,咱们这个圣诞节,纽约还有几个小时,咱们某些国家都已经都过了,而且呢,这个地方大概是今天晚上。我是佛教徒,但是我特别开心过圣诞节,所有的宗教节日我都喜欢过,我希望所有天下信宗教的人,或者有宗教自由的人要明白,在中国上亿的地下教徒们,他们用生命,鲜血和自由,在捍卫着自己信仰的自由,他们是多么的不容易。
那么我们的战友们,有信仰自由的时候,你们应该多么的珍惜。所以说在这个圣诞的夜,我们大家如果说真的心中有信仰的话,到教堂去,为我们的中华民族和爆料革命即将迎来的2020年重大的胜利,灭共的最大胜利,和将迎来一个新中国的六月四号的新中国日,为他祈祷,这是很好的。另外一个我觉得这个时候,多陪陪家人,多和家人在一起,和家人一起度过圣诞是最最有意思的,耶稣和主,都是让家庭和睦幸福的。
医生不让我这么抱他,因为敏感。哟,snow别老这么看着我,痴情得,直直的,干啥啊,你像那郭宝胜似的,撒谎不眨眼。我刚来我没来得及看呢,看了一段,好多战友说今天路江谈说郭宝胜的判决书特别好,这个我没时间呢,国内很多战友给我发信息,听说做的特别好。
所以说今天战友们,今天圣诞节了,大家多陪陪家人,而且这个时候真的你们闭上眼睛好好想想,没有家人的人生啊,你的人生将多么的孤独,多么的没有意义,多么没有意思。
我们今天晚上超级丰富啊,今年这里的圣诞节,我们超级丰富啊,和这个我们的军人家属,特别是现在,路克基地啊,军事基地,有很多人讲中文,从去年到现在听说啊,能讲流利的中文的已达几百人,流利的中文的,完全是西人啊,就是西方的人都能讲流利的中文了,这是很让我意外的,很不可思议的。所以说很多人我们在一起会过一个漂亮的美丽的圣诞。我们会先吃一点非常棒的亚洲餐,然后去参加一系列的活动,还有特别重要的几个人在一起。
所以说在这个时候,我会为所有的战友们,我在这里先说,我真的,我是每天,早晚两次,为所有的战友和家人祈福,没有一天落下的,我今天晚上当然要为所有的战友们,所有的香港同胞,在危难之中的香港同胞,和所有的新疆香港和台湾,大陆同胞,为他们祈福,为我们所有的战友和家人祈福,战友们,我就不一一的给你们发圣诞快乐了,我在这先祝所有的战友和家人圣诞快乐,家人平安,得上天,我们的圣人保护,谢谢啊,咱一起为14亿人民,香港人民,台湾人民,新疆人民,西藏人民,全世界人民祈福
大家看看这个火,漂亮吧,从我来到现在一直就点着。
战友之声听写组

回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