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谈西藏密宗和中共官员欺师灭祖的双修恶行

0
1010

战神郭文贵先生昨天在纽约家中的直播中说,“王岐山是真正的中共当中最隐黑的力量。他要干什么?他就是要以生殖器治国,治他的黑暗帝国。他多年来他就布下了天罗地网,从金融系统,到广东,到海南,建立了海南的桃花岛,由陈峰来当这个岛的这个场的场主,把他所有需要的官员拉到他们当地—– 海南岛。”

这短短的一段话,不但将中共匪党以生殖器治国的劣迹生动展现,还揭露了共党匪首贩卖如来、祸害中华民族之欺师灭祖的恶行。

文贵说,“咱们老百姓要是干那事那叫嫖娼,然后叫强奸,最后还可能叫郭三秒;人家那叫密修,叫双修。”我非常认同,王岐山和陈峰等匪类对女性的淫乱被称为双修绝对是对佛教的侮辱和利用。

在此,本人以自身的浅薄修行就有关文题与战友们简单分享。

谈谈西藏密宗

密宗为真实言教,受法身佛“大日如来”深奥秘密教旨传授,行者依理事观行,修习三密瑜伽而获得悉地成就。因为密法奥秘,未经灌顶传授,不得任意传习及显示别人,因此称为密宗。

我的密宗师傅告诉我们,中国有两种密法:汉地的唐密和西藏密宗。我修学的心中心法属于唐密,与藏密同祖同宗。

公元八世纪唐玄宗时代,印度高僧善无畏、金刚智、不空来华,史称“开元三大士”。三位密宗大师,在唐皇室的扶持之下,于京都长安的大兴善寺译出大量密教经典,宏扬密法。

唐太宗时,文成公主下嫁西藏,佛教也随而导入西藏。后来崇佛思想隆盛,从北印度迎请莲花生大师入藏,莲花生善于咒术,莲花生的咒法与地方旧有宗教“苯教”结合,成为红教宁玛派。因为受了印度无上瑜伽部密教的影响,形成了其他不同宗派。

元明时期,宗喀巴大师创立黄教,为清净派,以标榜严格戒律与独身主义而宗风大振。宗喀巴大师强调修行次第,显密并重,提倡梵行,不许僧人结婚,禁止邪淫,废除欢喜法,戒杀生饮酒,断绝僧人与世俗交往。

西藏密宗之格鲁派创始人根敦朱巴是宗喀巴大师的弟子,被追认为第一世达赖喇嘛。郭文贵先生常常谈到的达赖喇嘛是第十四世丹增嘉措。

文贵先生可能没有修过密宗,但他是真正开悟之人,他的佛学见地与达赖喇嘛尊者无二无别。

即身成佛是密宗修行的目标。有两个含义:一是即生成佛。《大日经》云:“于无量劫勤求,修诸苦行,所不能得,而真言门行道诸菩萨,即于此生而获得之”。二是即身成佛。《发菩提心论》曰:“若人求佛慧,通达菩提心,父母所生身,速证大觉位”。

打开秘密宝藏叫密法,是以身、口、意三密加持来修法的。其中圆满次第,做工夫有三种境界:空、乐、明。当我人修法修至能所双亡,心法双泯时,世界化空,大地平沉、虚空粉碎,当斯时也,虽然一无所有,但虚明凝寂,一灵不昧,了了常知,非如木石。做到这个境界才是开悟,真正化空。我们修学心中心法时,遵循的是同样的道理。虽然依法艰苦修行至少连续1000座以上,但从不敢妄言开悟,师门中真正开悟的人亦寥寥可数。

我的密宗师傅说,修行者只有达到圆满次第的境界,才有资格进行“双修”,即所谓的“修欢喜佛”。但是目前不管在西藏还是其他地方,修行大圆满次第的人寥若星稀。

谈谈明妃双修

这里所讲的明妃双修,并非密宗经典里有条文记载的无上修行,而是多年来西藏密宗的约定俗成。

明妃,亦称佛母,是密宗活佛双修的女伴,选12岁、14岁、16岁之处女,年龄最大不能超过20岁,以“乐空双运”之法,修持无上瑜伽之空、乐、明。

在西藏,家中若有小女孩被选为明妃,是极大荣耀之事,因为修持此法后小女孩即为天女身,被尊为佛母。

献身前,金刚上师向盘腿而坐的“小女孩”依规讲解经典,消除她的恐惧,然后进行金刚莲花仪式,用密咒加持她成为“明妃”。

之后,上师拉明妃进入幔内,按怛特罗法(Tanyra),抱她坐入怀中,行“男女和合大定”,以修炼上师的定力。所谓和合大定,就是性交。对于小姑娘来说,要配合上师,在他怀中长时间不能动,是苦累活。而且,上师往往都是上了年纪的中老年人;有些密宗上师修炼过气功,金枪不倒,明妃被弄得精疲力竭。所以,当明妃不是容易的事。

通常,明妃双修后都会怀孕生子。双修后的明妃一般留在寺院里养育儿女,并接受梵文和佛理教育。表面上是接受供养,但是一生受到约束虐待。

西藏地处偏僻高原,生活条件恶劣,藏人的根器普遍较汉地差。现在西藏有很多活佛,是共产党政府给他们“认证”的,首先要接受和认同共产邪教。就算他们真有修行功夫,也只是相当于受了“菩萨戒”的僧人,并不是成佛了。

我的密宗师傅元音老人曾被关进中共的看守所两年。他老人家曾说,“现在西藏密宗,完全堕落了。还有些师傅,专搞什么双修,都是胡来,乱搞,都是要下地狱的”。

因果报应 自作自受

佛教于印度本土,由于印度教的兴盛,佛教僧团日益衰败,内部派系纷争不已,从而日趋式微。唐朝传至中土,才得以延续血脉。

西藏密宗传承至今,至达赖喇嘛受迫害而出走,在中共党的流氓统治下,早已名存实亡。 然而被宗喀巴大师取缔的“双修之法”却被共产党邪灵当作瑰宝,再次膜拜,最终贻害西藏人民乃至整个中华民族。

习近平刚刚上台的时候,我带着刚刚出版的几本佛书到了北京,其中有佛友对我说,可以将我的书转送给彭丽媛。虽然一脸疑惑的我没有点头,但我开始知道彭丽媛的家人都在“修佛”。

2012年夏天我再到北京时,即感觉传统文化日益凋零。我见雍和宫等处香火鼎盛,藏密流行,却被共产党搞得整个乌烟瘴气。我拜访北京居士林时,夏林长告诉我说,居士林里连多放个蒲团都不行,共产党不让“聚众”打坐,“哪里有什么修行呢!”

万物皆空,因果不空。文贵先生说,“西藏今天受到如此之惩罚,跟这有没有关系我不知道。我跟达赖喇嘛就说过,这西藏的教是有问题的。你们有谁跟达赖喇嘛这样说过?我说了。我见过N个西藏的大师,我说你们记住,如果你不好好的把佛法修好,你们会受到严重的惩罚。佛就在那,100%一切的一切都是佛的。但是你利用佛,你出卖佛,你会受到惩罚的。”

《楞严经》中,佛陀呵斥末世僧人,“裨贩如来,造种种业,皆言佛法”,就像现在许多的密宗僧人,他们贩卖如来佛法,拿佛法来做生意,不守戒律,只知道敛财、化缘。“为小乘道,由是疑误,堕无间狱”,他们不要说具足戒,十重四十八轻戒更不必问了。一个个糊涂师父,都要堕无间地狱了。

所以,文贵先生说,“这些年已经把卖佛,用佛,变成淫佛了,淫佛还变成了宗,叫王岐山。显宗、暗师——王岐山。可怕不可怕!”

我曾受邀参加少林寺的宗教活动,与师傅们有些交流。耳濡目染,悲其古寺凋零。后来又见寺内举办共产党的升旗仪式,更是怒愤不已:中国佛教何以堕落至此!

天作孽,犹可恕;自作孽,不可活。共产党和王岐山等匪首70年来作恶多端,给中国人民带来深重灾难,是上天该收拾他们的时候了。

莲龙

回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