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月9日郭文贵先生第二次直播王健尸体的高清照片

0
1447

亲爱的战友们!今天是12月9号,星期一。我得看看,我得看看。

亲爱的兄弟姐妹们!今天是星期一,文贵是第二次直播,今天发生了很多事儿,发生的事儿很多我是不能说的。今天呢,咱就说点能说的事儿。

你把战友的留言早点开我看看,谢谢港妹!

看上去不孬啊!看上去不孬。声音咋样?声音有点小是么?大家别着急别着急,咱今天是乱聊乱聊。大家要是觉得没时间就不要看,别浪费时间噢!都去看看你们认为高效的节目去,我们是爆料不是媒体。

抽根雪茄,抽根雪茄,哈哈!洛克菲勒。

亲爱的战友们!这马上过圣诞了,这圣诞啊,我看王健先生今年肯定是过不了了。这不中了,这不中了;周永康也过不了了,王岐山能不能过上圣诞我也很难说呀!

我这儿不搞政治预言,我这是纯粹扯淡聊天,大家是爱看不看,这是钢哥说的,钢铁侠。哎呦!港妹你厉害呀,今天是港妹独自操作。

一晃已经是很长时间了,我们今天在咱们的《郭媒体》直播版本是改版,由港妹改版的,叫GTV。三分钟搞定,连三分钟都没有,改成GTV了啊!大家看明白了吧?

是啊!背景很棒,洛克菲勒(中心)。当年我去洛克菲勒是为了看圣诞树,哎呦!兴奋的不得了。还专门在洛克菲勒它的上面有个俱乐部,还吃了一次火鸡。一只大火鸡啊,但不是“火鸡龚”噢,那鸡吃不了,那鸡吃了会TM要命地。真正吃了个火鸡,吃了个火鸡,哎呀!但是这几年都不去了。

“字幕改个颜色就好了。”
那不同意,我最讨厌最讨厌就是,字幕太鲜艳,(太鲜艳)颜色我超不喜欢。

港妹你这整的视频还能动呢?还在动呢,行啊你!港妹越来越厉害。今天没超过三分钟就改了,我喜欢这个,越干净越好。

我跟我旁边的人呢,经常讲我过去,就像我跟战友们每次聊天,讲我的过去一样。我跟有些战友(说完),他永远记着,像我们的面具先生,每句话都记着。很多战友都记着,但有些人就不记得了。

我曾经跟很多人讲过过去,我从小经历的死人的故事,说着说着来了……哎呦!我地妈呀!我经历过死人的故事,我在看守所的时候,整个号房的人都被拉出去枪毙了。我那时候。一个房间里面六十几个人,如果有几个人睡觉,一大半儿的人得站着。然后,很多人都是『八九六四』(抓)的人,各省弄过来的,到了河南清丰(看守所),最后都以什么强奸罪、强奸幼女罪,还有反革命罪,什么罪都给拉出去枪毙了,而且就地枪毙,都在看守所枪毙。

你想想当年,在我的房间里面,一个一个地少,最后那个房间就剩了我们三四个人了。那个看守所里面的房间,让我绝对地长大。但是就在这之前,我在北方的时候,我看到打架,打死人的很多。所以看到死人并不害怕,当然他是不幸的啊!

我给大家说过,我小时候(一起)玩儿的十五六个人,现在活着的就我们仨了,其他不是打架打死(别人)了,就是被人家打死了。也有被枪毙的,(因为)打架打完了以后,打死人了。所以,我活着不容易,我对这个死人没有任何恐惧感。

还有一个大家听我说过,我最感激的是我当年非常小的时候,未婚前去非洲,坦桑尼亚。当时,老领导带着我去看,得艾滋病以后被集中管理的地方,以及被埋葬的地方。还有就是在那个地方,大家知道被关到了监狱里面,监狱里的情景。哎呦……那个艾滋病啊!那些个死人呐!太可怕啦!

所以我对这个死人,那个时候让我记住,艾滋病太吓人了。所以说,文贵呢…“郭三秒”我挺享受的,因为有三秒你就不去外面惹艾滋病去了。所以,我对这个方面有巨大的洁癖,我真害怕,我害怕!即使是夜总会我都害怕。

大家知道裕达过去有个巨大的,中国最高级的夜总会,那里没小姐,没有小姐。我觉得太脏了,说实在话。因为我从那以后,不是我道德有多么高尚,是我怕得病。

后来……当然了,对那些吸毒的,还有看了那些吸毒的人被关,吸完毒就得艾滋病嘛!哎呦……这个毒品,我认为太疯狂啦!这个毒品太疯狂啦!所以对我人生有很大影响,看了毒品和艾滋病这些,还有监狱,还有我在看守所里被关,带上手铐和死刑镣。所以对人的生命看的非常透。因此,你的经历注定了你的未来。

这刚刚,原来我老给他们讲,他们老跟着啊…啊… 好像习惯了一样,跟我十几年、二十年、三十年的。但是真看的尸体的时候,吓一大跳,不敢看,“哎呀……”不敢看!因为王健先生死的太惨啦!我给大家说的,我刚刚的把王健先生,当时装尸袋的一张照片,就是把装尸袋拉到这(脸部),人家给他照的照片,就是这个眼泪全在这儿,我发给了王健的家人之一,还有朋友,受不了了,一下子受不了啦!

我说我头两天直播的时候告诉你,王健先生当年也是一号人物,就这——人还流着泪呢,就给装到装尸袋去了。十五分钟前还活蹦乱跳呢,十五分钟后人死了,给弄到装尸袋去了。

而且,王健先生从那个(墙)上边,竟然是衣衫都被弄烂了,衣衫弄烂了给扔下来了。腿上那么大一块肉给干掉了,他真是咬着牙、咬着牙啊!但是,由于法律的问题,我们不能把整个尸体的照片给大家放出来。慢慢放,我一步一步地放,你们慢慢地自己去组合去吧,我今天只放一点儿,我今天放裤衩呀,明天放内裤哇,后天放T恤啊,大后天放头部啊。

我分开放,我分个二三十次放,二三次不行。六百张照片,咋也放个一千多次吧,呵呵!一千多次吧!大家慢慢看、慢慢看,别着急、别着急!

哎……你让他们把袜子那个黑白照片发给你一张,你跟她说一声,跟雁平说一声。

最近几天,我给大家说一个事情,关于王健的事情。我过去的星期五、星期六、星期天,除了搞外汇中心,最近国内的企业界和王健先生的朋友,占了我很多时间。原因是什么呢?看来王健先生为人真不错,很多人看了我们爆料之后,到现在我们还在关注王健,他们很感动。

当看到那些文件和发的那些短信以后,这些人更感动、更触动。说这帮王八蛋,王岐山、陈峰太黑了!很多他交过的朋友,王健交过的朋友说,王健后期是有点儿狂,但是王健这个人道德真没问题,挺够哥们儿的。说王健现在被弄死了,现在他弟弟王伟,天天就琢磨钱;他老婆黄芳就是苟且偷生。

但是,这些人都在跟我联络说,王健人还不错,文贵,把真相给弄出来,这是我过去一年调查以来,过去这十几天、二十天,发生的完全是和我过去想象的不一样的事情。

去年11-20发生到现在,不是很多人关心。说: “文贵值得吗?管这事儿干啥呀” !包括很多企业家也很麻木。但最近,今年11-20一周年以后……

对了,我们有一个国内大咖捐钱,由于用人民币捐的,捐了三百万美元,很多汇到『法制基金』的捐款,全都因为共产党临时都给咔哧掉了,咔哧掉很多啊!具体数我不能说,这是『法制基金』的事儿。

就是11-20这事对中国的企业家,对中国王健的朋友,以及体制内的人(产生)巨大震撼!所以,最近很多王健先生的朋友,纷纷和我联系,说“如果能找到真相、更多的证据,文贵,一定要在美国,在中国是不可能了,要在美国把王健的真相给整明白。”

让西方人认识到中共和王岐山、陈峰的邪恶,你看看陈峰是怎么对待亲如兄弟的合伙人的?王健先生的家,香港的房子、纽约的房子全部收回!王健先生的一个一千万人民币的人寿保险,他弟弟王伟和王健的妻子黄芳争的你死我活,都欺负黄芳。王健的妻子和王健先生的儿子,现在的生活和未来,现在是有几个大房子,有点儿钱,过几年都会是问题。

关键的问题,体制内的朋友,王健先生曾经的朋友说接下来最大的危险他们一定做掉王健先生的妻子黄芳和他儿子王约翰。说文贵你要救救他们母子。甚至提出来,文贵需要我们什么帮助,我们愿意跟你一起帮助。一个女人家不容易,从一个万亿富豪的妻子瞬间变成了寡妇,甚至变成了现在生存都有威胁。悲哀啊!

国内有钱的人,当你变成王健的时候你啥都不是。你的老婆是人家的,你的孩子也是人家的,你的钱当然是人家的,你啥也拿不走。当白手套多可怜啊,容易吗?你自己想活着,你别给自己老婆孩子造孽啦。与共产党为伍那就是死路一条,你自己死还不算数,你还得把自己老婆孩子弄没了,值得吗?

就王健先生死这个内裤,到底穿得是内裤还是短裤?我现在说明啊。短裤,大家还记得我当时爆出他那个短裤吗?大卫小哥和政事小哥曾经做过N个视频,最后比较的结果是,大卫小哥挺厉害的,发现田丁穿的那个Polo衫是那个Polo衫,但是短裤不是那个短裤,说对了,整明白了。大卫小哥和政事小哥这个干得不简单。

王健先生是美国永久居民绿卡,美国一定会管的。现在王健夫人黄芳想跟我合作我都不跟她合作,王伟他给我跪下我都不搭理他,王健的儿子找我我也不理他。现在我就希望王健先生的夫人站出来,和王健的儿子跟美国政府合作。人家都立案那么长时间了,你还不合作,不讲实话?

接下来我会告诉战友们,我会每天只露一点儿,一点儿,一点儿。 这一点儿,这个短裤它不是一个普通的短裤,大家不要把我当成娱乐了,爆料革命是爆料的,不是搞媒体的。我再重申一遍,不要娱乐化。这个短裤上面承载着上万亿美元的盗取的中国人的财富。这个短裤它的背后是陈峰、是中国海航、是王岐山、是孙瑶、是贯君、是刘呈杰。把这个短裤的事情搞明白了,就把王岐山、孙瑶、刘呈杰、贯君搞明白了,陈峰搞明白了。我们爆料第一天爆的叫爆料革命,不叫媒体革命,不叫娱乐革命。

我这几天变成外汇中心主任了,现在搞外汇。这边是外汇,这边是王健先生的短裤。你说这是什么样的精神状态?

哎呀,文贵最近很受伤啊,被这个火鸡龚这样地欺骗和玩弄。很多人都说文贵你太善良,当初你就该怎么样怎么样。是啊!

亲爱的战友们我们要让全世界百分之一百地相信王岐山是海航的大老板,贯君是王岐山的私生子,孙瑶是他的养女,刘呈杰是比他还牛叉的人的私生子。是他们控制这中国,绑架着中国。我们要用一个又一个的证据,让全人类都相信,这就是我们的目的。

这是被共产党拿走的现场办案的文件。准备好了啊,你们将第一次看到王健先生被杀之后的尸体,还有彩色的尸体照片,还有他的短裤。别吓着了,战友们,别害怕。

王健尸体高清照片:

你们看到惊讶吧,战友们?

王健的手,王健当时穿的袜子,和王健的腿和这个蓝色的短裤,拉锁被弄开了,这个是一个急救包,上边是他那个蓝色的夹克,这个手被拧着,这个手戴着一个手环。

大家注意看看这个是什么?大家你们能想到吗?今天我在美国的纽约叫喜马拉雅大使馆在展示着当年坐在我旁边的王健 —– 王岐山的白手套他的尸体照片,太残忍了!

所有的现在跟共产党干的人,这就是你们的下场,这就是你们的下场。共产党,你们的白手套。

王岐山,在你看到的田丁给你报告的信息当中,多次给你的裴楠楠发信息说任务顺利完成,任务顺利完成。杀完人以后,及时像你汇报长达200多条信息发给裴楠楠呐。然后你这50亿美金的款就转了,给你了。那50亿美金不是王健的钱,也不是你海航的钱,那全都是中国人民存在银行里的钱呐。你就这样把人给杀了,50亿美金?天下公平在哪儿呢? 人命呢?

一个这样的人你说他是拍照死的吗?他的这个地方,未来你们会看到尸体上全部肉都烂掉了。这个地方为什么会烂呢?现在这个照片没有,未来会展示出来。因为是从上边,就是花工Jacky看到搂着脖子两个搂着腿在厮打当中给扔下去了。这些衣服全都是烂的,后面。王健穿的是一个粉色的,就有点像这个颜色,粉色的上衣。他最后走的时候那个照片上的粉色的上衣。

亲爱的战友们,50亿美元杀掉了王健。

亲爱的战友们,共产党多么的邪恶。如果没有爆料革命,没有郭文贵,会有任何人把这些照片给亮出来吗?你知道我们那些视频花了多少精力和时间吗?我们冒着多大的危险吗?等哪天我告诉大家那些视频有多么的艰难。你知道我们多不容吗,战友们?我们的视频有多么的难呐,把所有的视频找到,那是多少战友冒着生命的代价给我们的。咱们体制内很多掌握视频的人,和掌握这些照片的人都已经消失了,还有多少尸体咱们不知道啊,战友们?当你们看到这个的时候,多少战友付出了生命的代价,冒着全家生命的危险。文贵在这讲每一秒钟都有人付出巨大的代价。

文贵搞得不是娱乐。所以说战友们,我们爆料革命容易吗?不容易啊!容易吗?不容易啊!

亲爱的战友们,当我们每个人的生命受到这样的魔鬼极端地挑战的时候,你去想一想,假如是你躺在这个下面的时候,你会什么感觉?

所以说我们的爆料革命是拯救中国所有的私人企业家,不能让任何人生命像王健一样受到这样的威胁。包括党内的好人,也不应该受到威胁。这就是我们爆料革命的意义。让所有的中国人都过着没有恐惧的日子,让所有的中国人的生命都受到尊重。让所有的中国人在有法治的情况下,对自己的对和错、和贡献,由社会来给一个每个人最后的一个评价,和公平的一个对和错,公平和不公平的这么一个评价。

是用法治,而不是用王岐山那个手,而不是陈峰装神弄鬼,玩弄了上万个女人,还要信佛,信的什么佛啊?天天宣扬什么佛啊?

我们要让所有的人看到,这样的富豪,这样的贡献,大家看看,这样的事情如果是不去制止,我们每个人都会躺在这。

最后,胡舒立、财新说王健腿疼死,你们相信王健的腿疼死吗?战友们?你们相信胡舒立这个王八蛋的报道吗?(相信)这个流氓的报道吗?(相信)胡舒立这个烂人的报道吗?

你见过火鸡龚啥时候为过海航王健呼吁过几回啊?

所有人弄来弄去,现在我是感受到了,就是几个臭钱折腾的,不要了人的尊严,现在我发现所谓砸郭的人最后就为了几个臭钱。

所以说亲爱的战友们,当我们今天来面对爆料革命的时候,你看看我们周围的人,砸郭的原因!无非他泯灭了良心,就是想着自己那小算盘,就是想弄点钱,大家都心知肚明,用得着吗?为了钱花费了那么多心思,用得着吗?就能泯灭良心。你变成了王健先生这样,你也不就是这结果吗!共产党不灭,你有了钱也不会有好日子过,共产党不灭,每个人都会像王健一样。香港的大街上几千个人,这几千个人,你看见了几个这样的尸体啊?

所以说亲爱的战友们,当今天向大家展示王健先生的短裤的时候,还有我这些天一直在看王健先生的这一系列照片的時候,你看这是他最后的一张照片,大家看一看,王健先生当时死的时候是穿的这件红色的衣服,这件蓝色的外套,穿着这件蓝色的里裤,这是当时死亡的整个现场,大家看到了吗?

大家看到了吗?

这是王健先生最后的一张照片,这是他穿着的蓝夹克,被撕破的扔在旁边了,打烂了,最后是谁啊?是那个赶紧把那个polo衫放在了王健先生的旁边,这个位置上,旁边是那个粉红衣服,七月二号最后穿的就是这个衣服,然后外面套着这个蓝马甲,穿的这个短裤,这就是王健一生中带走的所有的东西。

王岐山呐王岐山!你没想到吧!你把这些东西都拿走了,你以为都给销毁了吗?我郭文贵能拿到你相信吗?你从来不相信吧!花了多少钱?你把这些东西全拿走了,现在它都出现了!而且就在你共产党的手里给我的。我再告诉你,那六百多张照片我一张一张给你来,两万多条发的信息我一个一个跟你来,大家看到了吗?

我让开,大家看一看这照片。

三张照片(尸体,蓝夹克,最后一张):

所有国内的千亿、百亿富豪,好好看看这些照片吧,未来有六百多张让你们看看!看看跟着共产党是不是很值得?现在不都表效忠吗!还都去井冈山吗!去井冈山能救你吗?能保证你不躺在这里吗?

亲爱的战友们,让所有国内的富豪们都看看跟共产党的下场是什么?跟他共产党混的结果是什么?

贯君、刘呈杰、孙瑶、陈峰你们就不担心王健回来找你们吗?(还有)王岐山?我到现在还在想王健那个大蝴蝶啊!真的是太可怕了!那个大蝴蝶……!人(需要)相信一定是有神灵的,就是那个大蝴蝶。真的是我现在觉得,我在王健先生身上我更加相信了,人是有神灵的、是有灵魂的!那个大蝴蝶绝对不是那么偶然的!那个大蝴蝶我叫人去看,绝对从来以前没有发现过!从来没有发现过,从来没有过!就是王健死了以后、被杀以后在那里才发现的。多可怕啊想想!这杀个人就给杀个鸡似的,他本来可以在国内杀,为啥到那杀去呢?很简单。就是因为那个地方,他要拿那个五十亿美元。你想想他竟然为了是五十亿美元,把王健这么复杂的给杀掉了!多可怕啊!

再你想想这个周田田,还有那个华镔,法国那个华镔,华镔和(周田田?)是整个谋杀计划的重要参与者,华镔是谋杀最重要的总策划师,现场的执行者。大家一定要记住!这个华镔绝对不能跟他拉倒!

我看到这六百多张照片的时候,我似乎就能想到,当时王健先生跟(田丁丁、孙锦浩?)斗争得多么严重啊?一个是临死之前的挣扎,那是多么的厉害呀!王健是不服的,是不愿意死的,绝对是不愿意死的,等大家看到装尸袋的照片的时候,你们会渗得慌!今天我发(照片)给他(王健)的朋友他的亲人的时候,全傻眼了!一个人还流着泪呢!就给装到装尸袋里去了!你想想这有多恐怖啊!你个人还活着呢!就这么给装到装尸袋里去了!太王八蛋了……!

这共产党真黑了,王岐山真的是杀太多人了!完全不在乎再杀你什么王健。在杀之前头一天,他拿走的这个文件,还有一个签署的合同,我觉得王健他有感觉…..!我现在看着这六百多张照片,我觉得他头一天,他是有感觉。你看他这个人啊,临死前的头一天,王健先生已经脱相了,你看不见吗?人的生命有多伟大啊!你们发现没有?王健先生他已经是脱相了!彻底脱相了!你看不明白吗?

每个人现在都想着弄钱,在爆料革命里面每个人就想弄点钱…。

(文贵先生与战友互动)

贯君是王岐山的私生子战友都知道,战友们有行动吗?

(文贵先生与战友互动)

大家想想,2018年1120的时候,当我们去调查王健先生的死因的时候,多少欺民贼在那咋呼?多少人为王健之死,和(为)王岐山、海航在替他们说:“王健就(是)正常之死,你能想到王岐山的事,全是胡舒立报导,连王健被杀都是胡舒立报导。

胡舒立你八辈祖宗,怎么造出你这么一个人畜生东西来!你真是一个妖怪呀!妖怪….!王健招你惹你了,你替王岐山抹平,你替他洗白。

我相信王健先生这六百多张照片能从体制内转给我,王健先生的大蝴蝶,和王健先生(被杀)的整个过程,他一定会把(田丁、孙锦昊、佩南南?)还把你这个(李林?)全都干死的,一定会回来报仇的,他一定会找王岐山的,他一定会找陈峰的。

你想陈峰那个王八蛋样,那装神弄鬼的,还信佛!你信的什么佛啊?你啊!天天玩女人,骗中国老百姓的钱,装神弄鬼。你相信的哪家佛啊?你相信轮回吗?你相信报应吗?

(文贵先生与战友互动)

战友们,你知道从我们获得这张照片、获得这张照片、获得这张照片(共计三张不同的照片)这里面的幸酸和风险。现在可以这么说,叫大家知道爆料革命是多少人和我们站在一起!多少战友和我们在一起!多少有良知的人和我们在一起。

王健这人真的为人不错,多少人最近跟我说:“文贵呀,王健为人不错,后期傲慢了点,为人不错。”

王健他的一个身边的人,也算是亲人,跟我讲过一个王健的故事,让我对王健的事情更加铁定了心。就是王健曾经写了一张几万美元的支票,给了一个非常年轻的孩子,说给你上学吧,很少跟人说话。就这个人最想知道王健被杀的真相,这个人让我很感动,就有良知的人是存在很多的。

经过一年的努力,我们看到了体制内,为什么我说共产党里有很多好人呀,很多人跟我联络说:“文贵呀,一定要把他整明白,我们支持你!“包括很多跟王健打过交道的商人也跟我联系。就说人呀,人性它都存在的,现在包括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我们不要太在乎,相信人性,相信善良,是你快乐成功的基础和关键。

大家想想,这几张照片,再想想今天活着王健身边的人,被王健恩惠的人,你们是怎么对待王健的?周恬恬,华镔,咱走着瞧,你想想我能拿到你们这些照片,周恬恬,你做伪证,做伪证是什么罪?在法国什么罪?你去想想。

我看一下这个数据,什么两千多现在?!你看,还两千多?大兵全民挺郭联盟:“讲讲细节”,我等会讲。“七哥太不容易了”隔壁老王说。大家想想,谁能拿到,能把这3张照片、那几十个小时的视频和那无数个文件,还有他手机里信息搞到?想想,战友们,谁能?田丁丁这个王八蛋太坏了,这个杀人犯。

我看一下数据,不是刚才的数据,我要看后台数据。这个2,0876,这是31, 7451。你把notify打开了吗?2,1103现在在线,你把notify放上,一定把设置这块记住,不发notify很多人收不到的,就是通知(notify)。

大家看看这是多少?咱今天GTV第一次全面使用,战友们多少在线呀?咱们这就31万了呀。31万订阅量那个呢?得打开,看现在40,40,40, “叭” ,看看2,0876, 31,7453,个,十,百,千,万,十万,百万,210,7600,02,01……,战友们,对自己有点信心好不好?

切到王健先生穿短裤那个照片吧,我要给大家解释解释。我们的大兵挺郭联盟,大兵先生任劳任怨,被那个火鸡龚差点陷害成了我们的敌人。大家看一下,王健先生这个袜子,他是这个地方,未来我会把这个照片给你们看到。整个这个地方是全都烂了,血肉模糊,脚踝这个地方全都是烂的,就是那个肉给刮烂的。但愿不是火鸡龚给挠的,火鸡龚,胡舒立给挠的可能。这是死亡的现场,他这个上身已经是裸了,把那个红的衣服在脖子的地方,后来……

李宁:“赶快,赶快,他已经死了。”然后他就帮往那儿拉,当时那个袋没拉好,拉到这的时候,这个嘴角还往外流汗拉子。

这什么意思,没事吧?所以亲爱的战友们,你说他得有多惨。刚才是断了吧,啥意思?

大家看看,这是当时报警这个电话,这个地方肉都烂了,这是急救包,这是手,这个脸的地方呲着,这个上边是蓝马甲,红色的上衣T恤,然后牙仇恨睁着眼流着泪,就一个人死不瞑目,瞪着眼睛流着泪还流着哈喇子呢,就装装尸袋里了。

(战友们说刚刚断网了,然后说恢复了。)

当战友们你们看照片的时候,这个像是从上边12米地方摔下来的样子吗?像自己拍照下去的样子吗?拍照为啥竟然没手机呀?没手机怎么叫拍照死呀?听说过没手机拍照死的吗?你看看这些折腾,为什么人家那个酒店老板说,回去以后,这身上全是土呀?搏斗,殴打。王健不简单,一个人打三个,最后还是被扔下去了,但是也没服。

不是百亿富豪,他是万亿富豪,全人类有史以来,唯一一个企业,三年成长20万倍,就是这下场。

你看这腿肚子,他是不服呀!你看这腿肚子还瞪着呢,就人还没死尽就往装尸袋里装了。大家看一下时间,11点36离开那个地方,然后到那地方不到12点,十几分钟以后人这样,再过不到几十分钟装了装尸袋里,你们觉得这是没有相机的拍照死吗?

我今天就让你们看这么多,我怕看多了你们睡不着觉。

王岐山!陈峰!田丁!李宁!裴南南!孙景浩!周恬恬!华镔!王健一个都不会饶了你们,他一个都不会放过你们。

就凭王健的能量,他这个腿肚子的不服,包括流眼泪,流着口水装到装尸袋里去,我告诉你他不会服的。

亲爱的兄弟姐妹们,这就是跟盗国贼合作的下场。现在海外欺民贼,竞相砸郭,砸郭的人的下场早晚就是这个。

他们会允许你拿着他们的钱,像孟维参、熊宪民、夏业良、郭宝胜、胡平、何频、陈军,你们这帮孙子,还有吴建民,你们想想,看看王健的下场。什么叫称兄道弟的先生?他可不是称兄道弟的先生,那是他身边的保镖和他忠诚的老板,还有天天说要为他死的陈峰,杀掉了他。你们看看……王健真的是被活埋了,这句话一点不夸张。

你说被火鸡龚形容为一个中共的特务,被她形容成双面间谍的人,竟然挖出了那么多间谍。

亲爱的兄弟姐妹们,你看着海外的一个个的丑陋的表演,你看着海外所谓这些民运,吃64血馒头的人一个个丑陋的表演,你看看这些人泯灭良心,就为了那几万,几十万美元,坏掉了良心。

我发现这聚焦不好,播出去显示跳来跳去的,就这样吧,无所谓了,咱不是搞媒体的,很多人利用爆料革命搞媒体,咱们把真相说出来就行了,现在我的脸老和王健的小腿在这块蹦撞,一绿一白,太搞笑了。

刚才你说这港妹你太坏了,把我这脑袋对准人家王健的那个生殖器,你这啥嘛这是?王健做梦也没想到,这王健的大腿你骑在我脖子上面儿。活的时候你没做到,你死的时候你做到了。哇塞!你挺厉害啊!

你看王健这个腿,像死人么?你看王健这个腿像死人么?这是被扎了好几针毒针以后还这样呢!然后呢,胡舒立报道说:王健是由于生殖器太硬,把自己的骨头给戳断了。我也没看见王健先生的生殖器硬啊!

所以说这帮孙子有多坏,对一个死去的人还这么侮辱,多可怕!太可怕了!太可怕了!

当我去看这些照片的时候,哎呀,这600多张,战友们,我去看的时候啊,我真想的,这王岐山……听说王岐山最近到广州又去换肾去了,换另外一个肾,又去换肾去了。这我估计最近,这个新疆又得有年轻人死了。这王岐山又去广州换肾去了。广州的战友告诉说:“王岐山在广州又换肾呢!”上次831,就是在出“平港七策”的时候,检查,对号,这回去了,又换肾了,又换肾了。估计真能活几年啊!这又换肾了。但愿这回换的肾,这位新疆被杀的人,能把这个王岐山给灭了,别在这身体里折腾了。

有意思吧,战友们。我去看一下那个……现在数据怎么样?(文贵先生下位去了解数据情况)来,切到这个镜头来我看看。

昨天晚上,我得到了准确的信息,王岐山在广州又换了一个肾,又在广州换了个肾。所以,广州海南都是王岐山的大本营。王岐山,还有这个,王岐山在海南广州,这是他的地盘,大家发现了吧?他在这地方玩儿,他在这地方玩儿。

所以说战友们,你们意识到了么?王岐山布的兵都在沿海,海南,广东,所以他出“平港七策”呀。所以说,换肾,他不相信北京,他怕给弄死他了。他去广东去换去,肯定又最起码一两条这个新疆的年轻小伙子人命又没了,连王健先生这待遇都没有。

(对港妹说)哎,你把那个周恬恬刚才那个照片给他放在这儿来。能么?来看看周恬恬现在活得咋样啊?刚刚的在两个月以前,还过着,还在那块儿开Party呢!周恬恬你作为一个孩子的母亲,一个年轻的女性,你想想你这个作伪证,看着这么一个人被杀,你就心甘情愿么?

(文贵先生和港妹交流)

你看看这周恬恬,这是在两个月以前,两个月以前。(文贵先生指导调试)你看看,战友们,这时候的周恬恬开始过上了豪华的贵妇生活。你发现那个鞋也不穿那个,火鸡龚那种鞋了吧,那种抓人的鞋了吧!换了,鞋换了,鞋换了,鞋换了,鞋换了啊!也穿得更时髦了,还减肥了,你看到没有?这杀完人之后的心情相当不错。

耿炎兄弟你说对了,周恬恬协同杀人犯,没错。耿炎先生还挺幸运,你还没娶了像周恬恬这样的女人。就你这小帅哥,娶了,你就完了,你也就完了。

大家看看这个照片,想象这种活着喘气儿的人。行尸走肉!在南法,这是在南法south France,这是在Center Bay的照片,她去Center Bay了。Center Bay是开性Party的,全天下最自由的地方啊!你看看。

陈峰,最近在海南,这个为了整女人,玩女人,跟老婆搞得不可开交。儿子也玩儿,他也玩儿,这俩人,现在儿子和他是争着玩儿女人,玩儿疯了。王岐山尽换肾,陈峰和陈峰的儿子争着抢女人。这就是今天。然后周恬恬,南法,华镔现在有购买了法国巴黎的,最大的房子。然后孙瑶账上进了50亿美元。天下有公平么?天下有公平么?

亲爱的兄弟姐妹们,当你们看到这种滑稽的画面的时候,想想再想想,是多少战友的背后用生命鲜血,钱就别提了,那一小时都是几万美元吧,这么多人,是不是?派了多少团队去,多少差旅费,多少,花了多少钱,冒了多少险?

我们一年多来,王健的老婆黄芳不管,王健的儿子不管,王健的弟弟不管,王健的生死兄弟陈峰不管,王健的老板不管。大家记住啊,你们看到的是汇了15亿,那只是你看到的两个,两笔。真正的是我们掌握的信息是50亿。我们找到票据的,15亿。但我相信那35亿我也会找到的!

大家想想多可怕啊!在现在国内,一个省的人能花50亿美元么?一个省的人能搞到50亿美元么?可能么?

周恬恬,哟,好家伙,你这眼神,好家伙,一看是相当的专业的杀手啊!用这个岳文海的话说,“你看这腚!你看这腚!你看看张大伟副省长这腚,哎呀!多性感呐!我都想亲两下。”这叫岳文海看见了不得了,这个!岳文海该拿来该吃吃该喝喝,啥事别往心里搁。

我不相信,习近平先生每天,你每天跟王岐山这样的杀手呆在一起,你能,能很舒服?你都不想想,哪天王岐山不把你给做了?

大圣,说得好,“周恬恬自己也有儿子,心怎么这么狠!”太狠了。我从海外欺民贼和火鸡龚身上,我在我和火鸡龚身上,我真正地我看到了啊,咱们中国这些年被共产党,这被共产党给搞得这人心呐,真是太坏了,太狠了。用东北话说,“真狠呐!真TM狠呐!黑了心了!咋整滴呀,咋整滴!咋回事儿啊,咋回事儿啊?咋整滴啊?”

这女人穿的啥鞋啊,这是?新款的CHANEL的鞋,今年新款啊!8月份出的新款CHANEL的鞋就穿上了。战友们,你想想,你想想,这画面。再切回到王健先生的照片去,你看看。那三张照片你再切回去。时空穿梭呀!时空穿梭呀!(文贵先生给港妹提出画面切换意见)

亲爱的兄弟姐妹们,我们每个人当看到这些的时候,哎等一下,当你看到这些的时候,战友们对生命重新理解,吃好吧,喝好吧!别哪天你躺那儿去了。共产党不灭,现在在这块儿这网上三万多人,三万多人你都得躺上去。我告诉你,不给你吓唬你。

(文贵先生报战友名字)你看我们战友起的名字都多善良。大家现在不能老意淫,老在那块儿骂,没用的,光靠口活,要行动!

昨天有一个换汇的一位朋友,说了一句精彩的话,让我很感动。(文贵先生给港妹提出画面显示意见)他说:“我为什么要花这个钱?我也要,我宁可12,他是12.1换的,我也要离开中共。”他说,“我真不想哪天,家人收到电话,说他死了,被车祸了,或者心脏死了,新欢死,脑天堂了。”他真不知道,他现在出去吃饭都害怕。他真怕他说被这帮国安的人给搞上,王岐山、孟建柱、孙力军给搞上脑天堂,新欢死,完了!

(文贵先生报战友名字)咱不能诅咒人家儿子,这样不对,咱不能诅咒他儿子,咱不诅咒,咱要希望他儿子好。咱希望,周恬恬的儿子非常好!千万不要诅咒人家的家人。(郭先生和战友们互动)咱不能诅咒人家儿子,这不可以啊!这不像我们战友说的话啊!

(文贵先生报战友名字,和战友们互动)大家现在看看,站在王健先生身边的周恬恬,周恬恬啊。这周恬恬呐,这真黑这心呐!

(郭先生和战友们互动)你们先练练,让你们先看一部分,未来让你们分部分看。分部分看,让大家看到。真的是太残忍了,太残忍了。

说实在话,看到照片我让我,最让我刺激的几个事儿,其中之一:流眼泪。还有一个就是王健身上这些烂肉。还有一个胡舒立,这个烂人报导他说是拍照死。更对我、让我,这件事情对我想更多的是真的、爱情这个东西,我就说到爱情了。这钢哥、钢铁侠一弄就说爱情。这就是爱情吗?尸骨未寒,妻子就躲起来了。不就是苟且偷生吗?

咱们谈恋爱的时候都爱说,我不是和你同年同月生,但愿和你,我一定和你同年同月死。你要死了,我一定跟你一起死,我不活了。每个人都说过这话,大家想想自己说过没有,谁说过。但是王健先生尸骨未寒,儿子照样过着好日子,妻子照样吃香的、喝辣的,该吃吃、该喝喝,啥事不往心里搁。

大家想一想,爱情和家庭的意义和生命的存在是何其的让人心寒呐!这就是佛家所说的贪嗔痴慢疑,贪嗔痴慢疑,生命无常,这就是生命无常。亲人、爱人、兄弟、亲兄弟,儿子,他亲弟弟王伟,王健给了弟弟多少钱?叫他搞了多少钱?你说这老婆过的日子,你老婆肯定没挣钱,都是王健给的吧!儿子也没有挣钱能力吧!

这给爹报仇吗?不报仇。现在你比比文贵,三十年要报兄弟被杀之仇,再看看王健的家人。你想想这何其的荒唐。共产党这种流氓文化把贪嗔痴慢疑发挥到了极致、巨大、杀人如麻。

新生说爱情和家庭现在已经不存在了。我真的说实在话,我很寒心,我很寒心。看到一个人,王健先生在停尸间的时候是全裸体的,他的生殖器被打得那么大。当时打的时候一定是踹他的生殖器了,说生殖器爆涨、爆大,不是那个啥大、是那个睾丸被撞大了,就是被保镖给踹了多少脚,血肉模糊。

然后自己的老板等着死亡的消息,陈峰已经安排好了驻马赛大使馆所有的一些事情。最相信的哥们儿华镔把钱也弄走了,然后钱给转走了。老婆、儿子竟然到警察那块儿去作证,说这衣服都是我当年买的。

然后更夸张的事情,老婆、儿子配合着杀人犯把他的尸体拿回西雅图,连个名也不放。竟然田丁丁陪着他老婆待了两三个月!

你说这是什么道理?是什么人道?是什么人间?是什么世道?天理何在呀!结果是郭文贵冒着生命危险折腾了一年多,花了这么多钱,冒着生命危险。

大家记住,什么时候是大连开始宣判文贵罚600亿的?就是1120新闻发布会!
什么时候又把我员工抓回去的?新闻发布会!
什么时候又把我两个哥哥第三回抓回去了?新闻发布会!
还有海外欺民贼造谣,还有吴征造谣,还有一些人对我们的威胁。

我为了后面这个男人,干掉了我600亿的资产,我的哥哥现在还呆在监狱里。结果王健的妻子,王健的儿子,王健的弟弟在西雅图过着豪华的生活。王岐山现在是国家副主席,刚刚换了肾。周恬恬、田丁在王岐山的豪宅里度过了几个、几个月传奇的、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的日子。

然后郭文贵的盘古大观大楼又被夺走,金泉在拍卖,荒唐不荒唐。安全部的带编号的特务,2部的带编号的特务在美国西雅图飞军用机场,飞华盛顿军用机场的牛人,坐着人类唯一787的王健就是这样的下场。

结果郭文贵带着爆料革命来给他平反来了,还要读懂他化身蝴蝶的、死后的灵魂语言。这是何其荒唐,这是什么世道啊!然后还来个火鸡龚,还来何頻,还来孟维参,还来熊宪民,还来夏业良,还来吴建民。

这帮孙子还在那块儿砸郭,还要骗钱,你说说这天下。然后他说郭文贵是骗子,我骗你王健的钱了?!我骗你王岐山的钱了?!我骗你孙瑶、贯君、刘呈杰的钱了?!我骗你陈峰的钱了,我骗你共产党的钱了?!

2014年我都出来了还给你200亿,天理何容,天理何在。我在你共产党拿过你一分钱吗?到现在折腾了五年了,所有的员工还在为共产党纳着税、打着工。

昨天新的盘古的公寓评估出来了,23万一平方米,盘古的公寓昨天评估价23万一平方米,对面的写字楼给评估三万块钱一平方米。你说这共产党王八蛋,你说他是什么天呐!

我看这些照片,我经历的,还有那些视频,一个个的不眠之夜和我们收到的生死威胁。王雁平到中央公园和我的同事被梁冠军、郑祺在后面跟踪,纽约大使馆跟踪。记得我在船上的时候,大使馆竟然派人在那块儿抗议。中国城的郑祺和梁冠军威胁要弄死我,多次闯我家。

郭文贵花了多少钱,冒了多少险,为了背后这个787唯一的男人,拥有787的男人。今天你看看这个手,再看这个手。啥都不说了,啥都不说了。

(文瑞姐姐说爱我不商量,我也爱战友。)

现在爱、似乎现在、爱这东西真不能相信,太现实了。王健跟他妻子谈恋爱的时候,会非常的温柔吧!梁冠军这个孙子他早晚跟王建是一样的。

我相信因果,我真的相信因果。战友们,我和他们不一样的是我相信报应,我相信因果。

那无人机威胁我,我告诉大家,无人机的事情后来查明了。无人机是警察,后来用无人机到那块儿去做的东西,但是就这些视频和这些东西全被共产党拿走了,但是我们也得到了。

战友们当我要公开他所有的手机信息的时候,杀完人向北京报告的时候。然后人家描述王健死后的特征、生殖器和解剖和身体的时候,你会震惊,是多么的残酷。把王健死的时候骂人、如何跟他挣扎,如何说、喊他们的名字,然后还喊出了王岐山的名字,喊出了陈峰的名字,还喊出来另外现在在政法委当高官人的名字的时候。

他说亏得我们把他干掉,不干掉是大麻烦。领导英明,绝对该把他干掉,我们对他太客气了!然后说下一个他家人、他老婆、他儿子、他弟弟都得干掉,不干掉,绝对是错的。说当时应该让他们去非洲,非洲没成功是绝对不对的,他家人绝对是威胁!

大家想想吧!可怜不可怜,悲哀不悲哀。

华镔、华镔,你胆子太大了,你敢买通全法国的政法界。你看郭文贵在法国给你干点啥事出来,你看郭文贵在法国给你弄出什么动静出来,你走着看!你现在护照是外交官,你是专业特务跟吴征是一样的。

吴征这个孙子早晚也得到这儿来,你放心,吴征早晚到这儿来,吴征你走着看。

现在我找人去跟他老婆说过话,他老婆吓傻了,王健老婆确实吓傻了。她确实知道,说郭文贵怎么知道要让我们去非洲的事呢?因为她确确实实差一点去非洲和儿子和王伟和王健,那去了全家都死了,太可怕了。

华镔是不是华国锋的私生子,那不知道。你别关心这了,他是谁的私生子一点都不重要。华国锋的生殖器也到处戳,东戳一下西戳一下子,也没闲着过。从来没有放过保险柜也都在身上带着,到哪儿都用。

吴征和王健非常好的,所以说你看孟宏伟,报应最快的是孟宏伟。孟宏伟现在完了吧!他干掉这个男人的后果,他现在知道了吧!哎呀!大卫哥终于有时间了。真的是你看王健先生,王健先生照片的时候。你会发现,他这个时候他已经是脱像了。你发现了没有?

说实在话,我知道共产党黑、共产党坏,我真没想到共产党能这样。王岐山,你要那么多钱干啥!你要那么多钱干啥!结果是孟宏伟也给消灭了吧!田丁你就能活着吗?田惠宇、田国立你们的良心就能安吗?

所以说亲爱的战友们,我今天爆料,大家感觉到刺激吧!

我再重申一遍,战友们,咱叫爆料革命不叫媒体革命,不是口炮革命。我只说我见过、我亲身经历和爆料革命和灭共有关的事儿。

哎!良心早就烂了,说对了。黑暗啊!这是用黑暗能形容得了的吗?

哎呀!我看看数据。哎呦!我的妈呀!31743,哎呀!我的妈呀!人越上越多呀!天呐!天呐!天呐!咱们爆料革命真的是够牛的。谁能干这事?想想战友们,谁能干点事儿?谁能干这事儿?哎!亲爱的战友们。

大卫兄弟也来了,大卫兄弟赶快回去做工作吧!哎呀!大卫兄弟。你把照片发给我这里边一个,就这个蓝裤衩。你能不能不在后面显示这些,妹妹(对港妹说),我求求你。大卫兄弟好好的回去做功课吧!好,亲爱的兄弟姐妹们。可以了?

很多照片,早着呢!咱这一年都弄不完。等着把这个、这些信息。哎!港妹,你能不能把YouTube关掉好不好?亲爱的兄弟姐妹们,全身照当然有了,六百多张。每个角度都有,每个角度都有。大家看到了吧!

哎呀!事事无常,好好学佛法吧!但是你别学那个陈峰的佛法,天天找小姑娘,陈峰搞航空、搞空姐,就是蓝金黄,就是蓝金黄。想想陈峰把一个寡妇,王建先生的母子欺负到这个层度。这个王八蛋心太坏了,这个佛教真的是叫他给信完了。

你是磨刀石,好的磨刀石。怕全看了吃不下去饭,你会的。周永康的,哎呦!火了、火了、火了、火了。等周永康到时候在GTV,咱一张一张的爆,一张一张地爆。亲爱的战友们,到时候你们看那个的时候,那才火爆呢!那才火爆呢!那才火爆呢!

哎呀!周永康那些、那些卷宗里面搞过的中央电视台主持人、上海电视台、重庆电视台。哎呦!成都的、重庆的、广州的、上海的、福建的、东北的。哎呦!那女的、那要打印出来得这么高。这些女的怎么形容跟周永康搞口交,周永康怎么在开常委会之前,在上面办公,俩女的在下面给他口交,那多了去了。

那是属于、完全是18岁以前不宜了。秋英小百合,加速、速度灭共。咋加呀?秋英小百合你老上来光点赞就能加吗?战友们咱得行动,执行力、执行力,不能老靠讲的,要有执行力。战友们要团结,我们要集体行动、集体行动,早上直播,直播呀!这叫早战友。

你说这信佛的陈峰,我就很纳闷。这陈峰你说你姓哪家佛呢?我不知道陈峰同志当时采访的时候,郭文贵说的是真是假?1000%是假的。还有那个王八蛋林毅夫,郭文贵99%都是假的,你大爷的。

我今天来了,1%是真的。我能编出来吗?如果你能编瞎话连着讲一个小时,我们给你磕三头,我天天给你磕,我把你照片挂在墙上给你磕头。这能假吗?你能拿到这照片吗?你能拿到这录像吗?你能拿到那几十小时录像吗?你能拿到600多张照片吗?你能拿到手机吗?你能拿到卷宗吗?

我告诉你,习近平也没有看过这些卷宗,我可以告诉你。王岐山看了,田国立看了,陈峰看了,陈峰看没看,我都不知道,但是今天我们全有。陈峰,我将会用事实打你的脸。让你知道1000%。

(哎!这怎么回事儿?啊!咱们这10个G还有网络的问题呀!啊!这信号还有网络的问题。哦!天呢!港妹,你在干什么。哇!没试?被黑客,被黑客,绝对黑客。你叫大家看看多少人在线。)

咱这个Logo今天很漂亮,港妹干的厉害呀!3分钟搞定,哇塞!咱早换过来,咋这么笨呢!你说我每天光忙活这事去了,就没管过这个、这个直播的事儿,没时间管。大家,切、切上去了吗?是吧!对,全屏。

咱们是32万,咱这个订阅量,是吧?你看一下那个信息,订阅量,咱们战友们。现在是、不是,我要看一下子咱总订阅量。30、31万7,看下留言,21万,天呐!那是Livestram 最高就是20万,不允许超过多的。是啊!他现在。21万4千多,21万有人看,31万订阅量。留言,oh my god.

回到刚才、现在在线的人,2万6,2万6。回来了,什么意思?你累了。对啊!oh my god.咱真傻啊!咱把这玩意竟然都给卖出去了,要不然给法治基金得赚多少钱啊!啥叫牛啊!战友们,这就叫牛。哎!你把这个GTV搞成圆的挺厉害呀!行,你好厉害呀!

好了,切到、回到刚才画面上来。嚯!战友们,你们好好看看吧!那、那边,那边,问一下G媒体啥时候能直播,很快了、很快了,不超过一个月,咱就有独立的GTV直播。挺郭2020,以后就多看广告支持喜马拉雅。对啦!

老王又要换肾了,文深你说错了,他已经换完肾了,在广州刚换完。昨天得到的信息,又换了一个新肾。哎!我一听到这个消息就半天没吱声,我有点、有点懵,我知道这得多少、多少新疆孩子又死了,最起码一个,最起码一个。就是我都没注意他中指,哎!咱战友知道他中指有问题。

但是我现在、我要给投资者商量未来必须拿出来股权来,要让我们在爆料革命当中的战友们,要在上市前集体得拥有一部分,郭文贵可以不要。你别老放着YouTube,你老在、老在,有那个在干嘛!你这,你把它关掉行不行?他从来不支持YouTube,你干嘛支持他。

所以说亲爱的战友们,这个我曾经做过承诺。很多战友给我留言,郭先生你说过,未来郭媒体上市的时候,有战友、一定有,永远。我给这个、未来我可以把投资者的合同公布出去。我没有要,但是我说过当上市前,我们最、对爆料革命有巨大贡献的人,有权利要一定的、不少于20%的股权,pre-IPO 之前。

这战友说得对呀!他这块这个无名手指怎么少了一节呀!哎!战友们眼睛可以呀!我咋没注意呀!我一会回去翻、那600多张照片,我都没仔细看呢!说实在话,我、我看完以后,我、我再直播的时候,我露一块,一块、一块露。你们练好心脏,我怕你们崩,受不了咋办呀!还有一个法律问题呢!

郭媒体登陆、发帖都很拖拉机,忍着点吧!很抱歉,太拖拉机了G post ,但是G post 有一天一定会好的,一定会好的。好吧!兄弟姐妹们,咱今天就直播到这儿吧!我现在一起和大家一起为14亿中国人民、全世界人民、香港人民、台湾人民、西藏人民、新疆人民和全球伟大人民、战友们祈福。

希望更多的中国私人企业家不要变成王健先生。中国少一个王健,少一个寡妇,少一个失落的家庭。然后呢!我们还要感谢在背后默默奉献的所有战友们,没有你们的无私奉献,不可能有这样的成就,这种不可思议的成就。

都是战友,我们看到了火鸡龚这些烂人们打着爆料革命的名义,骗钱、骗知名度的。还有那个叫什么、秦伟平,畜生秦伟平这种烂人,还有明镜何頻,郭宝胜等等等等。但是99.999战友们,还都是好人。没有你们,咱们不可能有今天。

看好的一面,当你看好的一面的时候,往上看的时候,一切都是那么美好。当你往下看的时候,一切都是那么龌龊。你再低头的时候,你将失去未来。永远往前看,就像我看你们镜头一样。

现在为大家祈福🙏

亲爱的兄弟姐妹们,一切真的都是刚刚开始。想想去年的1120,想想他们都用尽了什么招数?都想阻止,包括畜生熊宪民要阻止我们发布会,申请了、包括叶宁这帮孙子申请了上、几十个禁止令,他有一个发生的吗?他们现在跟一年前变成什么样了,大家看看他们的下场,再看看王健下场,看看王健家人的下场。

我们对人生、对爱情、对家庭,你该怎么活着。自私不会让你活得更美好。金钱不会让你更强大也不会让你多一天长寿。

只有信仰,信奉上天。相信正义、相信轮回、相信姻缘、相信报应,你才会活得有意义。不要被眼前的那点利益,那些虚无的名声和那一点点的钱,迷失了你的方向,你会栽大跟头的。路,本来你可以选择,千万别选一个最短的路。

王健先生、周恬恬、华镔、田丁丁、裴楠楠、孙景浩(裴楠楠、孙景浩是一人)还有李宁,咱们走着看,接下来你会看到发生什么。这都属于小菜,小菜,咱是饭前甜点,咱往前走。我要不把这件事情给你整得明明白白,郭文贵那就算、那就整个、就真的骗子了。

郭文贵不向任何人伸手要一分钱,不需要要求任何人对我陪、陪着我干革命,奉献终身或者冒险,不需要。有兴趣你就看,没兴趣你不看。只要是大家把良心端正了,只要你认为人!和王岐山刚刚换的这个肾!这个肾换的谁的肾,大家去想想去吧!弄不好是Inty小哥的表弟、表哥都有可能。

大家记住,当你有一天,随时有一天变成王健的时候,你该怎么办?想想你身边的老婆、孩子、老公,你的姐妹,谁都有可能成为王健。王健都能这样,你又能怎么样!

一切都是刚刚开始,谢谢战友们。

战友之声听写组

回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