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1月30日郭文贵直播关于招商银行

0
1120
尊敬的战友们好,11月30号,你们健身了吗?你们传播香港危机真相了吗?文贵是健身了,今天已经洗了两回澡了。现在马上要出去,见人去,领车见人。
大家记住,我还是那句话,嗑着瓜子等大事发生,等那些鳖孙,哈哈,这些鳖孙呐,现在有大事发生。
招商银行,我从开始爆料就说过,招商银行曾经是吴小晖的,大股东,也是吴小晖必死的其中一个原因。招商银行过去是马蔚华的,马蔚华过去是常委家族的,大家都知道。后来,吴小晖霸王硬上弓把它给拿下来了,拿下了就成了吴小晖的了。但是王岐山盯住了,王岐山非拿下来不可。而且王岐山给吴小晖传话,让的就是田慧宇,说田慧宇要当这个招商银行的董事长。
后来是吴小晖和王岐山较量,田慧宇迟迟不能到位。最后是王岐山利用习家和邓家过去的矛盾,成功转移视线,把吴小晖给灭了,全家族给灭了,把邓家整软了,把招商银行董事长席位交给了田慧宇。
中国银行田国立在香港,一个楼在那立着,标志性建筑,在香港心脏的一把尖刀,贝聿铭先生设计的。在深圳,号称深圳一把永远不败的AK47,叫招商银行。招商银行是蛇口招商局最牛叉的,在整个外汇领域聚集人才,包括黄金操作都是最牛的。
你说王岐山多牛,建行他的,中行是他自己人田国立的,招行是田慧宇的,农行是他那叫蒋什么的,都是他人,全是他人。其他几个还没说,上海银行他的,李亦非上海银行行长,到中国人民银行当副行长,帮助他弄政泉那个,跟江家。
大家一看这才能闹明白咋回事,两年了我老说招商银行要出大事。刚刚我们有战友告诉我,发来信息,本人去汇款都给拒绝了,不行!5000美金都不行。这种溃败,这种糜烂,谁都挡不住。
自从我看了龚小夏同志那个火鸡以后,我是吃鸡不行了。所以,一说龚小夏这个鸡吧,就有点难受。不能这么说啊,刚才那字好像太连贯了,不对劲。龚小夏那个火鸡,太恶心人了,哈哈,太恶心人了。俺不说了,俺不说了。
刚才曾宏先生跟我有WhatsApp联系。说曾宏最多坏话的就是龚小夏,说曾宏害了不少人,说曾宏是间谍特务,而且说赵岩了解他,有他很多信息。说赵岩跟小夏来往,曾宏还吃醋。曾宏和赵岩俩人都抢着跟小夏那个(做睡觉姿势)。小夏一见男的,只要一杯酒下肚,永远往这边靠,我靠我靠。有一次班农先生跟我说,我说晚上小夏要来,他说哎呀,她不会喝了酒又往我身上靠吧?我说这我也没办法啊,她要来嘛。
是啊,当时419美国之音来采访的时候,有好几个女孩,都挺漂亮的女孩,都挺好的。从那以后再也没出现过,吃完那顿大餐再也没见过,没喝过酒,只有宝申和李肃。每次吃晚餐喝酒的时候,川普酒店的晚餐,啊哟我的妈呀,小夏还是穿着夜光衣来的,但是下面永远穿着露着脚趾头的大凉鞋。
没法整,这个人啊,不可思议。我这两天老想,这人只要是遇到她了不是倒了八辈子霉了吗,还好我遇到的不都是这样的坏人。
上天给了我更多的好人,大家也都知道的,昨天我推出我的导师贺龄乐先生,你看人家是什么人。
贺先生,他的父亲叫贺什么峰。当时他家挂的照片,他爸爸坐在那,还有他母亲,毛泽东、周恩来、李培龙,还有李大钊的什么人都在后面站着。他的舅舅,也就是我们董事长夏平女士的亲父亲。夏家绝对是反共派,被毛泽东给枪毙了。所以说,贺龄乐的父亲和舅舅是不和的。
我从监狱出来以后找的贺龄乐先生,因为他要推荐我给夏平董事长,他俩才…在这之前好像见了一次面,因为我才又开始走动起来。30年,30多年没来往。所以说,夏平女士是恨共的,她父亲是被共产党给灭了的。很有意思,也不是说她是恨共的,反正她家肯定不是亲共的,但贺家是亲共的。
但是后来贺龄乐先生说,共产党是人类上最大的魔鬼,共产党绝对是流氓加黑社会,是最大的恐怖集团。但是我从来不跟他交流政治,我们俩不谈政治。别人骂共产党的时候,他在那会听,很少说。毕竟老人家走了,收到这些从香港,一年了才辗转到这,让我看到那些照片,和老人家给我的遗言,感慨万千。
你们看这夹克,很久没穿了,今天要穿出去。这个叫绿鳄皮,现在想整都整不着了。设计这个夹克的人,叫Bejohn,洛杉矶的Beyan,时装界的教父。无论是布加迪还是劳斯莱斯,他的夹克都是收藏品。现在老人家也走了,气死了。也绝对反共,这哥们儿也绝对反共,说共产党是最邪恶的,伊朗犹太人,从伊朗到美国发展。
今天俺就不说多了,我可以告诉大家,每时每刻都有可能有大事发生,大家一定把耳朵伸直了,眼睛睁大了,等着吧。
今天下午我见一个牛人,我希望这牛人给我点好消息。香港正在改变世界,爆料革命正在给世界上所有的人民,带来一个完全不同的新中国,没有共产党的新中国。共产党马上会出来昨天我说的,袁世凯,中国的华盛顿!大家记住我说的话。
招商银行又让我蒙对了,咋弄呢?一切都是刚刚开始!

回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