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产党占中七十年,在七十年前,美国上了毛骗子的当

0
128

中共建政之前,民国有三位先知先觉者对中共洞若观火,他们是汪精卫、蒋介石和胡适:

1923年8月,蒋介石赴苏考察三个月以后在日记里写道:“毁灭本国伦理与历史”,“手段最毒,情义与道德扫地无余”,“唯物主义将使中国降入禽兽之域”。退守台湾时更留下惊人一语:“中国民众不受到十八层地狱的痛苦,不会觉醒的。”蒋介石败退台湾后,谈到知识分子被蛊惑,农民被煽动时,总是说:“他们不下十八层地狱不会觉醒,迟早会看到报应。”

汪精卫说:“我和共产党头目们打了好几十年交道了,共产党这个葫芦里所卖的药是何其剧毒,我是很精楚的,无论如何共产党这个贼船,我是不能再上了。何况我之所以脱离重庆走曲线救国的道路,就是为了消灭赤祸,共产党无论走到哪里,就把饥荒、内战、烧杀、愚昧、落后带到哪里。”

胡适离开大陆后說:“大陆从此必成为一个流氓社会,人心糜烂,道德信仰无存,奢淫虛假并存,成王败寇的流氓法则必貫穿始终,斗与抢成为主旋律,权力与金钱成为行尸走肉的唯一追求,民族全体堕落,历史再无荣光! ”

自从了解历史真相和认清现实,我总觉得“解放”二字确实是对中国人的一种侮辱。七十年来我们到底被解放了什么?土地权利,没了;文化道德,丢了;环境资源,毁了;个人财产,抢了,而且转移走了,甚至连民众的生命权与生存权每天都在经受着严重的威胁,这就是共产党“解放”中国的真正意义!

70年前,美国上了毛骗子的当,不再支援蒋介石,从而让共产党灭了国民党,中国死了近亿人;20年前,美国又上了江骗子的当,让共产党加入世贸组织。中国人民不仅没富起来,还让中共不断壮大,成为全世界最大的恐怖组织,中国人民从此陷入物水深火热之中万劫不复!而今面对香港、台湾,美国若再次失策美将万劫不复,全世界都遭殃!

英国哲学家洛克 (John Locke) 在《政府论》中说:“权力不能私有,财产不能公有,否则人类就进入灾难之门”。中共的70年,就是财富完全公有化的70年,权力完全私有化的70年。中国的现实就是,一个人领着6个人,带着200多人,招募8000万人,控制十三亿人,只为确保(五百个红色家族)五千多人的利益。中共统治的70年,人民早已经被猪狗化了。这是它们的四化之一,官员贵族化,军队家丁化,国家监狱化与民众猪狗化才是真四化。

孙立平教授说:”你看到现在岁月静好的一群人,在全世界旅游,购买奢侈品的的游客占14亿人的比例不过是几千万人,他们是退休的官员,大国企的员工,有编制事业单位的人员,和少数发了财的民企老板和高管及其家属,在当今的世界上,没有哪一个发达或者不发达国家,有如此不公平的福利分配制度。现在的问题是盛宴的末尾,酒没了。“

某官员酒后吐真言:再过20年,中国还有什么?算一笔向简单的帐,目前中国5%的人掌握了中国95%财富,而这5%的人已经移民或者正在办理移民,这意味着,20年后这95%的财富不再是中国人所有,那是,中国还有什么?数亿老人+一片被污染的山川河流+地底下没有资源的土地..

现在我们来看看改革开放的巨大成就:

1. 房价涨2083倍;

2. 大米上涨26.66倍;

3.  培养一名大学生:1978年从小学到大学学费140元,现在从小学到大学150,000元,上涨1071倍;

4.  房租:1978年100平平均月租1.2元,现在100平平均月租2500元,上涨2,083倍。

5.福利不变,讨薪违法,上访有罪。

郎咸平统计,中国最低年收入不到世界平均水准的15%,全球排名159位,最低工资占国内生产总值GDP的比例同样为159位,甚至低于32个非洲国家。

张维迎说:“过去10年,中国的社会理念发生了巨大倒退,从市场导向倒退到政府导向;从“民进国退”倒退到“国进民退”;从“发展是硬道理”倒退到“和谐社会”,更加关心财富的分配而不是财富的创造;从“建立法治国家”倒退到“稳定压倒一切。”

20年前,当无数的专家对中国奇迹‘后发优势’深信不疑时,只有杨小凯清晰而坚定地指出:如果不改革制度,技术带来的增长只会助长政府的机会主义,导致官企膨胀,吏治腐败,最后让国家坠入深渊。

张维迎教授说:过去30多年,中国经济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这一成就是建立在西方世界过去300年发明创造所积累的技术的基础上,支撑中国经济高速增长的每一项重要技术和产品,都是别人发明的,不是我们自己发明的。我们只是套利者,不是创新者,我们只是在别人建造的大厦上搭建了一个小阁楼,我们没有狂妄自大的理由!

清华大学孙立平教授说:“中国经济这40年是取得了巨大的发展,这是不可否认的,但是他不认为是奇迹,而是政府变卖的千年以来的土地。土地的价值本来就在那里,只不过是今天把它变现透支的未来百年的生态环境,现在和今后100年都要为过去的透支的环境来买单,而且这个单越来越贵,并不产生价值。“孙教授接着说:”逃避了应该给农几亿民工应有的社保和各项基本福利的责任,让那些为中国建设付出一生岁月的几亿农民工老无所养,病无所医,孩子在城里没有受教育的机会。“

有人总结积红旗下生长六十余年之经验:“凡搞到民不聊生,民声鼎沸之时,政策就右转,困难时期之后如此,文化革命之后亦如此。但一旦形势好转,刚有国泰民安之像,政策就会左转,不搞到“国民经济临近崩溃边缘”就不转向。难道就没有摆脱这恶梦般循环的办法吗?资本主义的经济危机是客观规律,难道中国社会的政治经济危机也是一种规律?”

程晓农教授说了一段很深刻、很到位的话:“很少有人谈改革开放前30年的成就和后30年的成就是什么关系。要稍微想一想就会发现,这里面存在一个很大的悖论。改革的对象是什么呢?改革改的不是60年前国民党时代的体制,改革改的正好是革命的成果,改的就是30年革命的计划经济、人民公社、公有制。换句话讲,改革其实就是对革命和社会主义建设的全盘否定。再进一步看,60年走下来的结果是中国在经济体制重新回到了原点,回到了1949年以前。今天中国讲改革开放取得巨大的成就,中国初步建立了市场经济体制。可是,我们可以问一个问题,1949年以前中国什么体制?那时候中国就是市场经济体制。那时候也对外开放,所有的人想出国就出国,没有控制的,很自由。那么,为什么中国要用革命去把市场经济体制消灭了,花了30年时间,然后再花30年再把它重新建立起来?”

50年代,政府将私有土地和私有财产全面国有化,作为交易,承诺老百姓你的工作、医疗、养老、子女教育政府全包了。而改革开放30年后,百姓的工作、住房、医疗、养老、教育,政府全不管了推回给老百姓。可当年的私有土地和私有财产,并没有还给老百姓……

但我觉得前30年是最好的时代:那一段光阴是最好的,刘得到了报应,林得到了报应,彭得到了报应……老舍跳了湖,傅雷上了吊……山东推鸡公车的百万大军饿死了大半……你看苍天放过谁?后30年,时代没落,畜牲们想通了,伙起搞钱搞女人……这几年渐渐又回文革,我就知道,报应要来了。

前30年,人人都有罪:知识有罪、富裕有罪、见识有罪、才能有罪;所有的看、说、听、想都可能有罪。后30年,处处都有毒:吃的有毒、喝的有毒、呼吸的也有毒,主要是人心第一毒。前30年,劳动者特穷;后30年,劳动者不但穷,还要供养一群不劳而获的仆人。

文革会伤害中国两次:一次是文革本身一次是从文革成长起来的那批人。现在社会上“文革二代“也出现了。当年文革一代在街上拦路剪人家裤管,说是资产阶级生活方式。打砸别人家里的红木家具,说是封资修毒害。现在的“文革二代“,在肯德基门口,骂人家吃肯德基的卖国。搜索别人纹身,随便扣上黑社会帽子。打砸别人商店门口的圣诞装饰,说是西方文化侵略。

“改革开放”40年来夹缝中,中国人有过两次难得的觉醒。一次是八十年代,因为公权力有限度地收缩,不再肆意干涉私人生活,中国人开始从权力边缘醒来,只用了短短十余年的时间,中国的思想、文化和艺术就达到了空前的繁荣。再就是互联网时代,特别是有了微博和微信之后,短短几年间,中国社会又有了巨大的改变,无论话题深度、广度,还是参与人数,都远远超过了八十年代。此为第二次觉醒。让我们看看,这两次觉醒,能为中国带来什么变化吧!

作者:文见岐
Guo.media

回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