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月12日郭文贵直播,中美达成的初步协议对爆料革命无影响,香港同胞最受影响,灭共要靠我们自己!

0
826

战友之声听写组

亲爱的战友们,所以说这几天大家感觉坐火车一样,过山车一样吧唧吧唧,上上下下发生太多事了,发生太多事了,我想在这个聊天之前,今天可能聊几个小时啊,大家沉住气的聊,不是战友的尽管别在那块凑热闹,我们不是跟你们聊天了,今天只跟战友聊。
今天的10月12号,1012只对战友聊,希望不是战友的,就摸摸你的良心,摸摸你的脸,赶快上一边去,我们不跟你聊,这是文贵只和战友的直播,跟战友们聊天。唉呀,这个不运动是真不行,我真不知道这个不运动是什么样的后果。这几天这个肚子的事啊,不让我运动,哇…我这个难受的真不行了,医生还让我再一星期运动,我说不行不行今天必须运动。结果今天的运动还感觉相当良好,相当良好。
亲爱的兄弟姐妹们,亲爱的战友们,我们过去的几天发生那么多事情,我想给大家在谈事之前,我想小小回顾一下。2017年我开始爆料,但是我的家人是2015年1月份被抓的,大家去想想,我妻子我女儿我哥哥我嫂子,我的同事270个人,然后冲到酒店里边,来了150个特警,现在我才知道,那可不只是上千个,不止是重兵,拿着枪,到酒店以后夸一枪镯子,就把一女孩脸,叭..砸在地上,保镖的腿当场砸断,N个女孩子打的趴在地上。
然后是3000多个警察,把整个盘古大观的55万平方米,破坏性地搜索一个遍。很多女同事的项链,什么金首饰都找不着了,包括很多住户的钱,也被拿走。拿走了上亿的现金,就连个收条都不给你,金砖若干箱,你去想想那种哭声一片,血流一地,这不是电影,这是真的。
所以我跟很多朋友开会的时候,我说你告诉我,如果共产党和某个人,某个党把你弟弟给杀了,把你全家给抓了,把全部同事这么抓了,当场就是打断你啥感受啊,然后从2015年大家都听到过一个录音,吴征快到春节了,吴征一电话,我就在这纽约四季酒店,郭文贵我代表中纪委,我代表党中央,把你全家都抓了,全部同事都抓了,全部资产都查封了,你老老实实回来。你不配合,国家将动用一切力量把你消灭掉。
那个时候,你们战友们你们想没想过,对郭文贵来讲,那到底是天亮前的黑暗呢,还是地狱的呼唤呢?啊…?然后大家都知道,吴征代表中纪委,让你家破人亡,妻离子散。后来大家都知道,不但抓了一回,放出来抓进去,放出来抓进去…四抓四放,三抓三放,然后再判刑。
我的家人,我的侄子侄女,我的外甥,我的家族多少人在开封,在大连被判刑,被审判,公开审判,公开审理。从定刑到判刑,总共两周时间。
大家再想想我们加拿大的陈氏兄弟,
大家再想想,共产党公布的一个个几千万,所谓的爆料者的信息,包括当时在机场的,北京首都机场抓的那些人,
再想想刘彦平和我在伦敦相见,
再想想刘彦平和孙力军在华盛顿,在北京相见,在纽约相见,
再想想对面我的家在大街上,几百号人每天喊着强奸犯,滚回中国,
再想想当时的谢建生还有郑介甫,还有什么曲龙,
再想想梁冠军,
再想想董克文的招待会,
再想想铺天盖地的记者对我的所有的攻击和报道,骗子,欺骗,强奸犯,郭三秒,
再看看所有网络上郭三秒的视频,郭强奸的视频,
再想想第2次又把我女儿抓起来,又消失,
再想想又把我的员工抓起来,2017年419,当天发红通又抓那么多人。
由于我和美国所谓的威胁我,说我跟什么FBI合作,又把我家人同事又给抓起来,还把竟然公布了美国FBI人的护照,大家都忘了吧,我都不知道啥名字他公布出来。大家还记得这个在大连审判前,我在直播上说的,说要我停止和美国政府的合作和美国所谓的部门见面,大家都知道吧。
把这再放一下,我老娘一点病没有,生生给吓死,给气死,哭死,我老爹坐在椅子上到现在起不来,半瘫痪状态。又把我家人抓起来,又抓了员工。
再说阿里巴巴拍卖盘古,厠所价钱3万快钱,最后给你拍卖。大连罚款130亿美元,我裕达的员工又被抓,大家说说过去两年,我就不能在这数,我在这数几个小时,都数不完。
我哪天不是所谓的黑夜…在黎明前的黑夜中痛苦,流血挑战中。哪天不是,有一天不是的吗?我能数得完吗?
看看国际社会对我的负面报道,造谣,网络,一个接一个,就不要谈那些欺民贼那些王八蛋了,那些垃圾了,那些小狮子们了。
我们再说说近期香港6月9号到现在,我们东北的夫妇两个确定已经死亡。我们的战友被叫到珠海认尸的,确定不但他死了,跟他一起去的一位男士也死了,叫尸体给捎回去。火葬钱,火化钱都让他自己付,他说我没有钱,你先打一条,回头找你要。那个不明人的尸体你也拿走。
我们的大校,武警大校为了给我们通风报信,家里边可以说妻离子散,还好女儿跑出来了。
还有我们多少个战友在大连,天爱,被抓被放又被噤声,大家知道,不知道的我可以告诉大家,你知道的和不知道的差距,不是一和一个亿的差距。
再说说我们香港多少孩子,飘在水上,公开110个人,我告诉大家再加一个零都不拉倒,我每天得到的消息从广东深圳,就像昨天有人报出来说,在一个上海的一个武警地方关押的都1万人。我说的话大家有没有认真想过,我说我搂着说还十几万人,事实上是不止的。
香港的抗议运动很多都是来自大陆的战友,这个不是那么简单的,黎明前的黑夜。
我看到很多战友给我留言,郭先生川普签了,恨川普,唉呀…黎明前的黑夜太长了,郭先生怎么这个川普又背叛了我们,一片哀怨。战友们,我就今天给战友聊聊天,我想问你们,你做什么了?你有什么资格要求美国总统来给你灭共啊?美国总统啥时候答应过你说我帮你灭供了,你做了啥了?你在那坐着等着就在那灭共,你想当然了,你就说川普要替我灭共,郭文贵要替我灭共,谁答应你了?人家美国总统,哪个人答应你了,你又做啥了?
川普总统私下说过很多次,14亿中国人推翻不了一个几百个人的中共,让我们美国人给我们当炮灰去?!他说过不是一次,这话没道理吗?当然有道理啦,你14亿人当奴隶当了70年,你指望美国人帮你推翻去,你凭啥呀?啊,然后你就想当然啊,川普因为他灭共他就是帮我把共给灭了,这比共产党还共产党,啊这比共产党还共产党。
我现在我觉得中国跟我贸易不平衡,我觉得共产主义不行,然后唉!你……你帮我把它灭了,你帮我把它灭了,你不灭不行!
就像国内我说那些 “爱国贼” 一样,天天这么喊着: “去打台湾!去打南海! 我捐一月工资”,你有那一个月工资吗?你有那一个月工资吗关键是。
看看现在整个上海,看看上海的人所谓的爱国、爱国,我说他们爱国你别出国,爱国把你家房子捐了,谁愿意呀?捐厕所你都不捐!
我从爆料革命开始到现在,我说过话,郭文贵不给战友伸任何手,要你任何一分钱,我不对你有任何要求,你爱支持就支持,你不爱支持没事儿,你爱行动就行动,不爱行动没事。但是你别打口炮打到烦别人啊,别这个口炮对别人要求啊,张嘴能吃天,低头能啃大地。如果灭共那么容易,还轮得着我们灭吗?那蒋介石就把他灭了,北朝鲜战争当时美国就把它灭了,南斯拉夫之战美国也把它灭了。
共产党的真正的力量,不是共产党,共产党的今天,活到今天,跟共产党几乎没太大关系,共产党能活到今天,是所有包括我在内的所有这些人的无知和自私,14亿中国人被洗脑后的这种无知的力量在支撑着它,它算个屁啊。
而我们恰恰就在这一个一个事上看到,我们爆料革命的人,也竟然那么无知!我们现在有很多人是在海外的,你做啥了?你凭啥要求人家美国总统啊?
唉呀,这个什么比尔格茨被炒了就觉得天塌了,他炒了,碍我们个蛋的事儿?我几天前就说了,接下来共产党的计划要在美国,在全世界挑拨我们爆料革命和政府的关系,要干掉一批支持我们爆料的战友。比尔格茨写那么有名个书,影响那么大,那共产党能不灭他吗?啊,那肯定编造谎言啊。叫子弹飞一会,你看我们出手。
我告诉所有的人,我告诉我们的律师,比尔格茨需要工作,上我们这来,需要支持,我们支持,永远和他站在一起,但是人家有工作了,人家去华盛顿,华盛顿时报了,啊,他的事我稍后再说,律师不让我讲那么细啊,我以后再讲啊。某种程度上对他个人有点影响,对我们是好事。为什么?他更加坚定地和我们爆料革命站在一起,他的敌人不是他的原单位,是共产党,他知道,是共产党的黑手威胁的结果。
我们希望全世界有更多这样的人被炒,他被炒完了就去咱这儿了,那Spalding将军他在白宫的时候他能说话吗?他说不了话,离开白宫了,多大的力量!
凯尔巴斯啊,他为啥反共?他为啥要坚定的反共?因为他很清楚啊,他过去和现在他没选择,班农先生在白宫他能反共吗?他弄不好比谁勾兑得都快,班农先生没跟郭文贵在一起前,从来没提过反共这个词儿,从来没提过,哈哈,别搞错了,战友们。多好的事啊?这好事非要把它变成坏事,哀嚎一片。
我早就说过啊,我爹告诉我的啊,我娘告诉我的,我终生受用,“早乐必早衰,早悲必早哀”,任何事情,你过早的高兴,我娘说叫“破裤子先伸腿”,你必将输的很惨,所以说我任何事没做成以前我绝不吱声,做成以后我得想想要不要说,早悲必早哀,任何人还没输呢,唉呦,天塌了,我不行了,唉,怎么办呐?你啥都会失去。
郭文贵,从2015年到现在,我可以有千次、万次妥协,多少次生命威胁啊,多少次的威胁,战友们?哪次威胁都可以说都能写个电影。大家往回想想,你们知道的,你想想那你不知道的呢!
香港人的流血,香港人飘在大海上的尸体,如果是你的姐妹,你的爹妈,你的兄弟飘在海上的尸体,你怎么想战友们!才几天呢,我们就想把它忘了,我们就想放弃了,啊,因为美国和中国签了协议了。我请问你,战友们,它俩签了协议,美国就认为中共就跟它是哥们了是吗?它签了协议以后这些Kyle Bass、班农、Spalding、卢比奥、彭斯和美国所有的人都感觉到,唉呀,NBA的事发生正常,南方公园发生正常,香港事正常,啊,所有的事都正常,你觉得可能吗?中美贸易现在就平衡了,500亿?
我告诉大家,昨天本来我直播呢,我们的战友文欣给我发信息,“郭先生今天直播吗?”,我说我直播,我就到办公室了,因为我楼上要开会,我想直播15分钟我就告诉大家,我说这个我得到了消息啊,这个协议要签,要叫做第一步骤协议啊,要签,说实话那时候我知道的吧,是要签一个初步框架协议,我觉得没啥。
我都进了直播室了,结果是我们直播室正在重安当中,电源没插好,电视没弄好,我还很生气,我说怎么搞的电视没插好?就在要直播的时候,叭,给我来个信息,说啊,这是国内的说,我们已经赢了啊,然后说这个协议是,给美国承诺金融上——就是我在一周前爆料大家也往回看,我所有对美国贸易协议爆料到目前100%准确吧——分步走,金融、知识产权保护。大家记得我几天前爆料吗?我们的战友可以吧!文贵的情报可以吧!这不是预测的吧!也不是臆测的吧!完全是这个,哇,我当时傻了。
我可以今天严肃的告诉战友们,这是我从爆料以来,让我身体上、心理上最最大的一次重挫,啊,是一场重挫!我当时浑身冰冷,当时我就傻眼了,哇,咚一下子,我真一下傻眼了。我跟战友们说我比谁都失望,这是超出我想象的!
它的这个协议这个达成最后的最可怕在哪,你知道吗?是金融和知识产权已经达成初稿,要在四五周以后,甚至是智利峰会之后再决定!
然后是400亿到500亿美元的农产品,
然后是香港说已经快解决了。
大家你知道让我感受到,我就担心香港啊,香港不能被交易了,我知道啊,川普总统忽悠你个三四百亿、五百亿对我挺好,先把农产品弄个四五百亿,5周弄500亿,这个价格挺合算的,我太了解了,他们都这么算账的。
随后我收到个信息,说美方所有人员都非常恼火,非常不高兴,我刚刚在直播前啊,咱美国一个朋友说好几个人要辞职,就谈判的人要辞职,不干了。
是不是好协议?这回是不是上天送给我们的礼物,战友们?文贵从爆料到现在,发生过N个事,我从来没说这个事最坏过,很多事发生我都说是上天给的礼物,但是这回我告诉大家,这是上天给我们一摊狗屎,真不是礼物,这回真不是,真糟透了,啊。非常失望,不是一般的失望啊,我……我……我两三个小时心情调整不过来……
我问了无数个人,确定这个协议的背景和之后,我几个小时调整不过来,这是爆料革命以来最坏的一个消息!对待灭共,我认为这件事没有什么太坏的,对干掉共产党这事真没多大影响。大家都知道共产党也不会兑现,不能兑现它就会在美国更加激怒美国的更中层和基层的人。就像这个NBA事件一样,它把整个美国和NBA的全世界的爱好者联合在一起了,这个力量太大了。那么它这回不兑现,它会激怒更多的人,包括华尔街。长期而言对灭共,这个事不是坏事。
但是坏就坏在对香港的事,这个太坏了。我这个心里边一下子就是,大家都看到那个照片了,从大街上那个脚丫子被剁的,还有个15岁的女孩体操运动员,尸体漂浮在海上。还有大家你没有看到,就咱们国内的战友说到珠海那个地方去认尸的时候,说在屋里边最起码有20、30个尸袋是一模一样的。说这哥们叼着烟说,第几号袋你去拿,是你家人!火化费和停尸费都让你拿,然后说那个谁是跟他一起的,把他弄走。说大概几十个,心里边太难受了,这个时候让香港人太失望了!很多战友给我发些信息啊,都是神经不正常的,说什么:我失望,你失什么望,你有啥失望的。是香港人给我发的信息,刀刀刺我,每个字都要刺在我心上。在台湾那几个香港战友给我发信息:郭先生我们从开始到现在没感觉到害怕过,没感到失望过,但是我们现在真的失望。我完全理解,完全理解,我想尽办法安慰。
昨天凌晨2点的时候跟台湾一个朋友,我给他发了个小视频。我说这个时候,更不要放弃,共产党玩这招就是让你感到失望,感觉到强大的力量,你活在他的阴影下,而且你没有选择,太阳离你太遥远了,你只能在我的阴影下活着,否则你就没有活的机会。安慰这些孩子,这些学生,这事太糟糕了。
但是我告诉大家,接下来的一两周你听到比这消息更坏,坏的更多,这就像上周我说的,共产党又发起了一轮巨大的,整个海外社交媒体的全面公关和骇客。要想尽一切办法,把爆料革命的战友们,这些大咖们和爆料革命在西方的影响彻底消失。要挑拨文贵和所有政府之间的关系,甚至不惜动用沉默的力量陷害我们。一定会的,这一天一定会来,它来得晚了点,它一定会来的。我早就有准备!
亲爱的战友们,我再给大家说说。如果川普总统签完这个协议让大家那么失望,香港那么失望的时候,如果没有爆料革命,你们怎么办呢?发怒,生气,骂人能解决问题吗?
从川普总统签这个协议以后,在全世界对香港的影响更加证明了爆料革命的重要性。可怜,可悲和可幸!老天还有了一个爆料革命,还有一个郭文贵,还有一个郭文贵千千万万个爆料的战友,和没有选择的,必须灭共的这些战友们。从这件事情你们能看到,我们过去两年的爆料革命是多么的伟大,是多么的不容易,美国总统都扛不住,我们能扛住,你们想过这个问题吗?我最让我失望的是,我竟然没有看到一个人给我发信息说:文贵呀,从美国总统都让他们玩成这样,都得被他们这样耍,一个美国被他们耍,我们一个爆料革命,一没枪,二没弹,三没有他们那样的财富,没有他们的权力,我们能干到这个程度不容易呀,有人这样说过吗?我们拿下了共产党,喜马拉雅实现的目标,这么对待文贵,以后还会有第2个郭文贵吗?这么对待爆料革命还会有人再去爆料吗?还没开始呢,你就失望了,喜马拉雅山你连个毛都没摸着呢,你就说得好像你就打算坐在喜马拉雅山上去了,享受清风兮兮啦。
我昨天发给我们群里面一首歌,是我一个坚定的战友发给我的,里边还有几句四川话。听得我真是浑身起鸡皮疙瘩,后来我发给了战友,很凄凉。凄凉不是我失望,不是我凄凉,是因为还有这样明白的战友坚定的说:我要和你在一起,不论是选择去河流,不论选择是战和死,我都会跟你在一起。然后说我:你选择了一个人间最难的路啊。这是这个战友,这是真正的战友!什么人都站在自己角度考虑问题,唉,这事我失望了,你失啥望了,谁给你希望了,人家给你希望了吗?人家川普欠你的吗?美国欠你的吗?
特别我们有几个战友,发信息人在美东的。郭先生我对川普太失望了, 我对美国失望了。战友,我真的是,我都没有力气给你回,我都不想给你回,你住在人家美国,吃在人家美国,美国保护你安全,你回你的国家呗,你失望,你失望就回去呗。你不要美国的总统,你拿美国的护照干嘛?
我再说一遍,我们的爆料革命距离实现喜马拉雅,距离灭掉共产党,你别看明年6月4号这个时间,可是对于那个目标,不是北京到西藏的距离,是从纽约到西藏的距离,还早着呢!
你看看香港人,所有的香港人300万人,50%反共,多少人流血付出生命的代价,数以千亿的美元离开香港,香港人获得了什么,更多的恐惧和更多的威胁。
所以说亲爱战友们,咱们的爆料革命在这种情况下啊,你就想牛叉叉的,现在进北京城了,没共产党了,你这是在开玩笑呢。
昨天我一个老师给我说:文贵呀,唉呀,我看了这个消息非常难受啊,唉呀,这个环境不好,如何如何。我非常尊重我的所有老师像父母一样,我给他说老人家,如果两年前你看到这事,你会有什么反应?美国总统不是签了一个所谓的分步走的协议,就是签了一个全面支持共产党的协议,你啥感觉,你会麻木不仁。我们最大的收获是有人关注这事情,而且觉得这事跟我们有关系。特别是您这样的老人家,还希望,还相信共产党能被灭,这就是最大的价值啦。
但是我告诉你,共产党一定会被灭的。这个协议会加速他的灭亡,不会对他有任何延缓,大家走着看。
在我几个小时的难受痛苦调整心情之后,我各方面了解,啊,豁然开朗。上帝上天不会给任何一个人,任何一件事百分之百地把门打开,百分之百地把门关上。给你关上一扇门,就会给你开开一扇门甚至是两扇门。给你开两扇门可能给你关几扇门。这就是人生的逻辑。终于我找到了背后那几扇门,啊原来如此。
大家在五六周后看到美国的政治行动你们就知道发生什么事。你们记住我今天说的话,这个协议对待灭共绝对只有帮助没有副作用。但对待香港的抗议行动是巨大的伤害!这个是事实,这让人感到很痛心。但是香港人是打不趴下的,想趴下的机会也没了。我们会坚定地和香港人站在一起,永远跟香港人站在一起,不惜一切代价。
关于最近他们在美国的一些行动,挑拨离间,有人竟然说比尔格茨离开跟郭文贵有关系,放他个罗圈屁。未来看事实,在美国讲证据讲事实。
郭文贵在美国一毛钱没给过任何人,再说一遍,从来没给过共产党任何一毛钱。记住我今天在视频上说的话,记住我在视频上说的话。这是文贵的底线,想玩这个跟我,开玩笑呢。两周前这事就发生了,只是我不能说。我告诉我律师,我说你们这个律师团队在这个楼里边,如果你要相信我郭文贵会愚蠢到给任何人资助去,资助是合法的,那你们就太小看郭文贵了,你们应该赶快打包滚蛋。
但是共产党在帮我们找更多的战友,我希望有成百论万的美国朋友都被炒掉,都炒掉,就是因为他们被炒掉,然后都到我们这爆料革命来。喜马拉雅大使馆马上再弄两个楼,增加我们铁哥们儿的队伍。
这世界有时候很荒唐,荒唐当中有力量。比如说有人被炒了才知道我们爆料革命重要。我们不想那么做,但是他们对我们确实很重要,确实很好,他们更加坚定。
什么啊又一个郭文贵因为记者报道,我看东方先生发了个推,说又一个记者报道郭文贵被拿下。对啦,这就对了,发得好。首先东方先生你们不是因为郭文贵报道被干掉的,文贵在当时的身份上,我是被害者,你是施害者,你是代表VOA的,后来你又被VOA害了。但是你是我兄弟,是我哥们儿,小夏啊,李肃这些。施害的人是VOA不是我们,VOA背后是共产党。所以说咱们是兄弟,永远是兄弟。
但是比尔格茨这个不是,这是共产党。他的敌人是共产党不是郭文贵。有媒体说报道郭文贵有麻烦,那你别报道嘛,你千万别报道郭文贵,我才不希望报道。没有哪一天没有西方找我报道的,我一概拒绝。
这就是我给战友们说的,如果我们爆料要指望西方所谓的严肃传统媒体,我们早就死无葬身之地了,早就漂在不是香港的海上了,连纽约的河沟,臭河沟都轮不着漂我们。所以咱们战友们要相信自己的力量。
还有我再说一遍,如果灭共指望美国,指望美国川普总统,那咱就找死呢这是,不可能的。这就是香港人的伟大。灭共靠自己!五个诉求缺一不可!
最最认为香港运动不会成功的,最最认为香港完全是没有机会的,可能是下一个美国领导人的,昨天告诉我说,文贵,我现在认为香港成功可能性非常大。
昨天晚上我和某国领导人吃饭,这个人是最最亲共的人,昨天晚上告诉我什么?他说文贵,整个世界的形势已经大变了,整个西方世界如何看待共产党的问题上彻底翻过来了。我说你们就这么翻的? 到现在共产党还在那儿呢,如何如何。他说西方会很慢。我再告诉你,就是他几年前跟我说的,西方会很慢。但我告诉你,想再回以前不可能,共产党想再继续下去绝不可能。我完全同意他的观点。西方对共产党的看法,观感,和他的关系,和未来对他怎么做,毫无质疑,一定是全球自动灭共,全球联合灭共。谁都挡不了,谁挡谁完蛋。
美国的不管是哪届总统,你想当总统,你想在美国叫人尊重,你在西方世界想创造辉煌,我告诉大家,只有一个选择 —— 灭共。
英国的那个鲍尔森, 你别看那个稀稀拉拉的,现在可能要灭了,原来我说最多仨月。但最近这哥们听说想明白了。第一做个选择,继续到这个月底脱欧,硬脱欧。然后被告,抓起来,关上几个月,出来以后就是丘吉尔了。他想当丘吉尔,他就真的当丘吉尔了。同时他想明白了,只有灭共产党,他才能名垂青史。所以脱完欧,就灭共。他最近对过去一段时间对共产党的事上有点玩政治,很后悔。
欧盟的几个领导现在都意识到,共产党不是能不能商量的问题,不是能不能合作的问题,是你死我活的关系的问题。
所以说战友们,协议好不好?非常不好,我也很难受,这是爆料革命以来最糟糕的一件事,最让我不舒服的一件事。这不是上天的礼物,这是上天给了一滩狗屎。但我们得捧着。有时候需要我们吃屎,能让爆料革命赢,能灭共,我一定第一个吃,我自己全吃了它,没问题。
第二个,对香港人这是太坏太坏了。但是香港人打不败,一定会赢的。而且会激起很多人更加团结在香港人一边。
所以我从六月份就说,香港最艰难的日子是十月十一月。大家看一看,我从一开始就说香港的事,最艰难的十月十一月。香港最难的还没到来。这是常识,这是情报。但是11月底到12月份,香港将彻底赢,一定会大赢,甚至在这之前。但是一定在12月份大赢!
还有六月四号,明年六月四号,共产党灭亡,毫不犹豫。它别太早了,太早了还真受不了。大家你们会看到奇迹的发生!
如果一个人没准备好接受挑战、流血、失败、沮丧、背叛、挫折,你不要参与爆料革命。你只有在这种万劫不复的中国这种被统治70年的大环境当中,无我、无私、无惧,你才能真正做到不放弃、不忘记、不抛弃的战友情。才能跟战友建立袍泽之情。 就是我说的,我崇拜的,起而伏之,俯而起之。
当我们上坡的时候,头一段时间我们特得意的时候,联次拿下几城的时候,维吾尔族保护法、香港人权法案、台湾保护法、一系列的公司制裁、基金的停止投资、一系列的,华为、ZTE、都赢的时候,上坡的时候,骑着马上坡的时候,你要趴在马背上别掉下来。我们要低调低调低调,更加团结更加谦虚。别老想着进了北京城你喝什么酒的事,那不成洪秀全了吗?当我们下坡的时候,现在是走下坡的时候,骑着马,你只要往前趴,你就出溜下去了,你害怕。你必须挺起胸,仰起头,坐直了,你才能顺利地下坡。
但是爆料革命它不是买卖,不能用计算机算,没有得失,只有一条勇往直前的无私无我之路。只有这一条路,共产党必灭,香港必然会得到所有想要的5大诉求。新疆人一定要被解放。
大家可能不知道,整个华盛顿现在沸腾了,这种沸腾的背后,最后的结果,不会有一个人同意和共产党好的。一个高手善于利用错误,善于利用灾难,善于利用挫折,才能让你更加的强大。
郭文贵的成长史,从八九六四之前到八九六四,哪一天不是这么过来的?都是在不可能中、灾难中、沮丧中、失败中让我强大的。这也是偶尔对着镜子亲亲我自己的原因。
所以亲爱的战友们,当经过这个事以后,你们会记住,只有靠自己,只有靠实力,只有相信上天,你才能达到你想要的喜马拉雅,你的人生目标。
亲爱的兄弟姐妹们,今天的爆料直播和战友聊天就到此为止。 俺还没吃饭呢。
好, 现在为十四亿中国人民、香港同胞、台湾同胞、新疆同胞、西藏同胞、全世界人民祈福🙏
亲爱的兄弟姐妹们,周末愉快!
来源:郭文贵直播

回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