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月22日郭文贵先生直播 CCP突發三大戰役挑戰全球,妄圖共產天下,垂死掙扎

0
148
戰友之聲聽寫組
親愛的戰友們,今天是922號,紐約時間星期天。文貴報平安直播,又在這瞎聊,亂聊亂聊,今天又是亂聊。今天時間會很長啊,大家做好準備,該睡覺的去睡覺,不要影響明天的上班。
這兩天發生的事實在是太多了。親愛的戰友們,大家可能看到了,這兩天在香港發生了什麼樣的驚天的事件?在這之前,我在多個節目中跟香港同胞說,香港將屍橫遍野,血流成河。大家現在回去看,我當時從69號到現在所有說的這些事情,大家覺得是聳人聽聞呢?還是胡蒙啊?
誰都不願意看到這一幕。現在是海裡面飄著人,樹上掛著人,車底下拖著人,樓上往下跳著人,垃圾堆里放著屍體……而且更誇張的事情,一二十歲的孩子從樓上跳下來,沒有任何所謂的肢體斷裂,全身都是骨折。有點常識的都能知道,那是從樓上跳下來的嗎?你們見過一個18歲的孩子,在一個不超過5年樹齡的樹上把自己吊死的嗎?大家也能看到,就在此時此刻,香港人民不管以什麼方式,只要你走上街去,你都可能被定為 「暴動份子」 ,你都可能被抓捕。而且抓捕的理由很簡單,就是因為你上大街了。
所以說親愛的戰友們,此時此刻的香港,她還是香港嗎?就像我們當初說的,她已經是「臭港」了。共產黨最成功的,用了100多天的時間,就把一個100多年的享譽世界的香港,變成了「臭港」。這個速度之快,遠遠超過當年共產黨宣傳的,文化大革命前期「趕英超美」的大躍進速度了。
前天晚上,我和香港的幾個孩子們聊天。他們說郭叔,我們現在回去看你過去的視頻,我們現在看覺得毛骨悚然,不可思議。為什麼?因為大家說,過去我們看的時候我們信,但是覺得不可能發生,或者說是不是說話的方式誇張了。而且香港有的孩子的家人,剛剛從大陸回來。在哪裡投資呢?在貴州投資,投資的港資企業,當年都是市長的座上賓。現在怎麼樣?派去了財務代表。幹什麼?你每一分錢都要經過這個人。她說這個財務代表是誰呢?大家都知道,是當地的一個判勞改犯的、司法局(領導)的情人。第一天上班就開始說,現在先讓你們學學習近平的APP,然後再聽聽王岐山的內部講話,然後跟他們講了20個什麼「不准」。全傻眼了,港資企業。
這位港資企業的老闆娘曾經說過,說這個女人有多壞,每次從香港回來,都給她帶香港的牛奶,帶香港的化妝品。誇張的是,連女人用的月經紙都是指定牌子讓她從香港帶。結果是什麼啊?現在是代表國家,來作為國家財務監督人,被派來企業做代表,監督財務來了,你說這企業還能好嗎?香港這位孩子說,郭叔啊,你說的大陸回到了文化大革命、吃草,我們過去壓根不信,現在完全信了。
現在你說大陸到了什麼程度?!香港到了什麼程度?!
在北京市長安街上要大閱兵,70年大閱兵,寸草不生啊。甭說天然氣罐了,就點盒飯去家裡都不行,每家的抽屜都要打開搜一遍。在長安街上住的我的朋友說,文貴啊,我們今天慘大了,開車回家,每個車要檢查一個半小時。現在他們都習慣了,車上帶兩條煙,查車的都老熟人了,煙拿走吧,能讓搜的時間快點。更誇張的是,你這個女同志大夏天的穿個裙子。過去是女的摸一摸,現在都是男的摸。不是說左右摸,是前後摸,上下摸,這不是說小品啊。這朋友說,我每天回去,跟你嫂子回家,你說這幫王八蛋就這也得摸,他也不管你是誰。我這哥們也是部級幹部啊。他說我從萬壽路一往家開車,趕上這點我就老火。那車前面掛個「特通」 ,沒用啊,全查。家裡邊抽屜都查個遍,說他們家的洗衣機,停止使用洗衣機。他們家買個大洗衣機,說洗衣機不讓用了。
所以,你說現在全民皆兵,長安街上已經是到了寸草不生,每個人都成了過街的老鼠。現在吃草的問題,大家就更別提了。吃草?吃什麼草啊?戰友們,中國要是吃草的話,你們告訴我吃什麼草啊?
木蘭這,假消息不斷,還有人給她發信息,聽說七哥被抓了,哈哈,木蘭盡整一些荒唐的消息。
我這新的iPhone11,忘了跟大家顯擺顯擺,非常爛,很爛。我覺得很奇怪,弄這仨鏡頭這是乾嘛啊?我現在用著,照相效果還好吧,用不著吧。
戰友們,你們可千萬記住啊,今天時間可早了,咱沒幾個小時玩不了,今天亂聊。因為今天有戰友說了,郭先生你今天必須跟我們聊夠時間,我說中。
(與戰友互動中)
——蘋果沒招了,只能多弄幾個鏡頭。
沒錯,這都是啥啊。這是什麼磨砂綠,還有個磨砂灰,特別版,送了10幾個過來,你說乾嘛啊給我那麼多,不都是MADE IN CHINA嘛,不都鄭州產的嘛,全都鄭州產的對吧。
我們木蘭大早上起來給我發信息,七哥,有人說你被抓了。我們木蘭認識的人,絕大多數都是好戰友,但是她竟能找到些全世界最奇怪的人。
沒記住我說的牌子?DOLCE & GABBANA(杜嘉班納),DOLCE & GABBANA就是去年在中國認錯的那個,又欺負了中國的「瓷心」了。我不喜歡,DOLCE & GABBANA它那個料子真好,特別給我做的料子,拍我馬屁拍了20年了,每年給它點意思,做個兩三套。但是它做的東西,較「不鳥你」差遠了,差太遠了。DOLCE & GABBAN有一個叫VIP部,就做一些特別特別的料子,超級誇張,大概5萬鎊一套衣服,當時8萬美元。料子特別好,但是服務極差,反正我認為歐洲出騙子最多的就是意大利人,反正得小心,很多服裝騙子。DOLCE & GABBAN做了幾套衣服,都穿得一般,但是很舒服。這是我的設計,大家可能沒看明白,大家看後面這個藍,很舒服,絲的。
馬雲什麼時候死?哈哈,那你得問王岐山啊。
我接著給大家說啊。頭兩天,大家都知道白邦瑞去北京了。PillsburyPillsbury我跟Pillsbury我倆當面聊過很多。我第一次跟大家說。他不瞭解中國,說實在話,他真不瞭解中國。我們倆當面聊。聊中國得事兒,他太不瞭解中國了。他認識最高級的人,最高級的朋友,叫什麼?當時把我嚇一大跳。叫做「中國對外戰略交流中心」。我太認識那幫人了,在天安門南大街。我說你認識他們呀,他說這是我最高的朋友,最高的組織。我說他連個屁都不是。我說在北京那他連個屁都不算。輪得找他了嗎!「戰交中心」,然後他認識那幾個人,我一聽,我就傻了。
那幾個都啥人呀?北京軍區出來幾個都是瞎蒙的。原來「國家戰略協會」,那是軍隊的老同志下來的。戰略協會一般都是炒出去的人,在江湖上混的。都這幫人。一說那幾個人的名字我就懶得說了。哎呦,我說,他在北京大街上他給我們擦車都輪不著他。這咋還成了中美關鍵任務了呢?您這《百年馬拉松》就這麼寫出來的呀。他不懂中國,完全不懂。
包括他對中國頭一段時間的評論,什麼50%的稅啊,100%的稅啊,會告訴大家,絕對他不懂中國。他是笑話。
(看手機信息)美國的朋友,在問,Miles 你在直播呢。當然啦,就在直播啦。
所以聽說白邦瑞先生到了北京,傻眼了。沒什麼官員見他。估計都是副處級,連處級都沒有。然後都是什麼「外交協會」,外交部的外交協會是乾啥的呢?外交協會就是專門接待退休的海外的國家領導人,也就是海外老幹部,也就是搞藍金黃的。絕大多數人都是我們山東老鄉啊。我基本都認識。
因為外國領導人,到北京去,到盤古去,都得跟我們下邊人聯繫。提前得先看看場子。警衛得到這兒問問。吃飯的都是誰。就是走走形式,實際上都是拉關係。連我們的小女孩兒,小男孩兒,他都在那兒拉關係。沒有什麼東西。使勁在海外拉關係,做生意。成天說,告訴你們郭老闆,這國領導人跟我好,那國領導人跟我好。然後來了後吃飯打個折。就這幫人。
那幫人呢,還分好幾級。最低級的就是中央領導某個辦公室發了個信息打了個招呼,說這個人來接待一下,禮遇一下。禮遇的級別是多少級別呀,分100多個級,110多個級別。
我記得特別有意思。有一次巴基斯坦的謝里夫退休了,那是中國的好哥們兒呀,在我們那兒跟我們吹牛,唉,我們要如何如何,要住在盤古,一級警衛。我笑笑我說,是嗎。我拿起電話給警衛局長打電話。當時警衛局長叫劉平!大家都認知劉彥平啊。我說巴基斯坦前總理謝里夫來了,說一級警衛住盤古。丫挺的,什麼一級呀,就是最高領導人待遇。兩大一小化,哪有這事兒呀。什麼叫兩大一小化呀?前邊一奔馳,中間一奔馳,後邊跟一個警車。叫「兩大一小化」。就三台車,叫兩大一小化。
完後我說聽到了嗎,這就是給你們的待遇。這就是你在台上說的,兩國兄弟感情友好的待遇。戰略協會這幫人就這也得蹭他點兒錢。這種遊戲我見太多了啊。
千萬別忘了文貴是七星級酒店得創始人,所有外國領導人什麼政要到我們那去,天天門口都是警車。法國的前幾位總理到我們盤古去,要求吃這個吃那個,他要求十個我們連仨也不答應他。誰答應他呀,拍他什麼馬屁呀,是不是呀。我當時創業的時候就說過,最好來的都不是官員,不服務官員。也不再歡迎什麼名人。我真的針對的就是私人企業家。還有一些我們成功的農民兄弟。在北京闖京城的成功兄弟。
結果是白邦瑞去了,誰安排他?就是那幫人接待他。根本沒人理,去了連車都沒有,完全沒有。惱羞成怒,然後就50100的事,是吧。只是給了他個簽證,原來把他的簽證拿掉了。結果咱們很多人當成多大事,影響中美關係。
親愛的兄弟姐妹們,記住今天啊,我先說一個重點。大家準備好了嗎,把手捂在心臟那兒,我再說一個重點啊。我看看你們把心臟捂好了嗎。你們準備好了嗎。你們跟著那些報紙,所有人都跟著媒體轉,我們爆料革命永遠記住不要跟著別的媒體轉,都是胡扯八道的。你見過明鏡說過一句真話嗎,機器人的說法呀,什麼他的預測呀,還有那什麼海外網站博訊呀,韋石這個畜生呀,熊憲民這個畜生你們見過他說過真話嗎?
你們都準備好了嗎,我告訴你們一個今天重要的事兒啊。從這個星期四的下午開始起,你們等著下星期你們做好準備,美國會有你想象不到的雷霆之決定。大家記住我今天說這話,我再重復一遍。從上星期四開始星期四下午兩點鐘以後,發生的事情,現在每時每刻都在醖釀中。就在這一周,你會看到美國雷霆之勢的決定。我先說這一條,你們等著看吧。
這個說完了,再來點兒輕鬆的。輕鬆的說啥,說國家安全戰略顧問,戰略委員會,現在是Robert,和Pottinger博明,我看路德先生解釋了三期了,路江談,路安談都談了,咱們戰友們也都發了各種推。但是,戰友們,你們不瞭解這兩個人。核心的兩個問題你們全都沒說出來。所以大家不能老看危機,你們不能老看那Google一下子,查一查,那誰不會Google呀,誰不會查呀。要動點兒腦子,要研究研究。研究下美國的機制,和美國的體制。
我告訴大家的事情,Pottinger博明這個中國通,當年駐北京的記者,被公安毆打,寫了多個報道,全被封殺,更重要的事情,他中國的朋友也被牽連,多年不讓出境,而且也被威脅,等等等,這些都不是重要的。最重要的一件核心事情,博明是國務院裡邊亞洲事務的主管,當年孫立軍和劉彥平到美國來,他要文貴遣返,他必須經過兩個人。一個是亞洲事務的叫Susan Thornton,大家知道已經被炒掉了,那個女的。第二個就是Pottinger
那麼從他當時從川普競選,加入到當時的川普競選團隊到國務院,他是最穩定的一個高層的國務院管理人員,也是對亞洲的可以說是中國通,在他手裡經歷多少事情呢?最核心的是台灣幾個立法,美國的國防法案2018,以及對台法案。
彭斯演講的所有攥稿90%是他寫的,當然了最後一分鐘說「我們不承認這個一台一中,承認是一中一台,兩個中國」,這句話他又拿掉了,最後一分鐘就他拿掉的,這個事太大了。
彭斯副總統演講全是他安排的。
而且劉彥平被抓,當時在機場一定要弄他(劉彥平)就是他當時協調的。孫力軍來找他當時要公關就是公他沒拿下;包括司法部的官員腐敗Heiger Bass,被提出來說這個人是有問題的就是他;對法輪功重新認定,認為法輪功不是邪教,應該能進入白宮關鍵人物是他;新疆的多個法案,我從沒有說,我可以告訴大家,新疆法案、新疆人民受迫害的最大的呼籲者、最大的功臣絕對不是努比奧,是我們的朋友,是Matthew Pottinger
他對新疆人,幾個月前我告訴英迪,新疆會有好事情,我說新疆會有一系列法案通過,選新疆人進白宮,選新疆籍的人,和選瞭解新疆的官員,和把新疆的信息說出來關鍵是Pottinger,所以說臺灣、新疆,可以說這些發生的好事的最大功勞人就是Pottinger
第二、西藏和香港,過去這段時間,西藏所有的事情,大家現在看西藏的事比較慢,因為西藏人民太不團結了,內鬥,沒有鬥志了,西藏很多好事情發生,都是Pottinger做的,馬上都會發生,然後再說到香港,香港從第一天開始到現在,我可以告訴大家,Pottinger所做的所有的決定,所有的鬥智鬥勇,以一個美國官員維護美國的國家精神,民族、自由、法治、平等第一人,我說第一人,不是說他比川普總統厲害,他比班農厲害,不是的,是他在美國官員內,他做的是最好的,這可以說是滅共裡面最核心的一個戰友!
他站在前面,兩手把住大門,第一道門就是共產黨攻進來的,他永遠在那裡站著,遍體鱗傷,他絕對不是私仇,他被關,被打,不是那麼簡單的事!背景很復雜,博明這幾年是上天送給我們中國人,香港人,西藏人,新疆人,臺灣人最大的禮物!悲哀的事情,是一些所謂的民運人物,悲哀的事情,是一些所謂的包括香港、臺灣、新疆在華盛頓招搖撞騙,博明從來不見任何人,不會喝你一杯水!就這么一個清廉的人!每天都是健身工作,一心滅共,但是被很多人利用,這個人很實在,這種人有點傻大厚那種感覺,被很多人給利用了,騙錢,我就不說誰了,什么這牧師、那牧師的,逮著他沒少利用還騙了錢,但是這個人是國務院系統里面和美國白宮里面行政部門最了解中國,最了解臺灣,最了解新疆的,
所以說,共產黨每次來談判的時候,玩的招,大家你們真的不知道,白宮和美國國會對共產黨的了解,幾乎是白癡,啥都不知道,他連級別都搞不清楚,誰重要都搞不清楚,你現在可以問川普總統,你問中國的副總理重要還是常委重要,他真的搞不太清楚,但是潘先生扮演了一個,絕對的是知共派,說這般孫子來干嘛了?這個人來干啥?那個人來干啥?Pottinger說的上來,說的還準,說的還算,你就怕白邦瑞這種人說的,說的不準那不就完蛋了嗎。瞎忽悠,百年馬拉松,最牛的中國什么,中國對外什么友誼交流協會,什么玩意嗎?戰略友誼交流會,戰交會,你馬交會多了去了,中國有多少,長安街上2萬多家這會那會的,你會的起嗎?都是一般騙子,所以說,大家應該看到事情的本質,白邦瑞的事情的觀點,根本不值得評價。不要去評價,根本不值得評價,他在中美關系上根本不會有任何影響力,但是Pottinger舉足輕重,
然后我再說說Robert,大家可能沒了解Robert這是個什么關系,此人有律師事務所,Robert這個人,作為一個摩門教,他能被選到這個職務上,這是一個歷史性的先河,這在宗教界的意義,可以說是摩門教一次重大勝利,但是,更重要的是,大家要看到他的家庭,還有他的本質,Robert是在洛杉磯,是在美國的司法界,特別是在軍工領域,他是有,我不能說是利益,巨大的影響力,他是一個真正的知共派,不僅僅是中共,他對所有的共產主義,這個人是骨子里面的反,他交的很多朋友都是古巴來的,他身邊也有很多古巴人,盧比奧參議員是骨子里面恨共產黨是因為古巴,他骨子里面從小到大,接觸的人當中,他是骨子里面恨,大家好好注意看他的演講,他很早就提出過,共產主義是人類的威脅,他很早就說過,中共是美國的威脅,很了不起,當時很早,就把中共和中國分開了,
不當如此,而且Robert在交的很多人當中,很多中國人,他對中國的六四,多次場合,曾經說過,中國的六四,美國和西方放過了六四,是犯下了罪行的,而且對臺灣表示極大的同情,說臺灣活在恐懼之中,不能再讓臺灣像這樣下去,他曾經也預言過香港的問題,說香港早晚一天會爆發,香港人民會爆發,香港人民會接受不了共產黨的這種流氓體制,說假一國兩制,說共產黨不會看著香港人民的財富不動心的,這既是Robert說的。
大家可以好好看一看,他在美國國防雜志發表過的文章,你看看是多么的震撼,更重要的事情,他說南海事情,美國絕對不行,中東的事情絕對不能讓中共染指,而且他說過,中共在中東以及非洲海上事務的軍事行動和南海的軍事,是美國和西方的重大威脅,同時他希望和澳大利亞形成更加緊密的戰略聯盟。
親愛的戰友們:這是真正的Robert,一個國際上軍事戰略家,絕對的反共主義,絕對是和臺灣人民、香港人民以及大陸人民站在一起,是把中共和中國人民分開,這是一個偉大的戰略家!所以說當時,說實在話,你看現在路江談,你倆談的,我都越談越傷心了,你倆現在使勁往我臉上吐痰,我在啥時候跟路德先生說,路德先生都忘了,在船上我都告訴他了,當時五個人選,后來變成七個人選,還有一個女的,最后我告訴大家,兩個帥哥,大高個,一定是他倆,我這個是蒙的。
為什么呀?我告訴大家,你在白宮,你在國會山,你橫著走,豎著走,你找遍整個地方,你要真正找著美國人,你問他關于中國的事情,就是最高級的官員,問一百個,能答對十個問題的,幾乎沒有,就是知共派,知中派太少太少了,那么Robert和博明Pottinger是極少罕有的知共派知中派,除非美國這個國家不想活了,他想活,就得選他倆,
中共花了洪荒之力,想把他高盛派弄進去,結果怎麼樣?連門都沒進去,這就是美國這个體制的偉大,這也說明了川普總統絕對是一心滅共的。
就在這個時候,我有點小小擔心了,咱們勝利的有點太快了,這兩人上去太好了,對中共這個又增加了棺材板上兩個大釘子。凡是好事來的時候,我就得想這好事來的有點太突然,有點太快,有點太豐富,有點太多,早樂必早衰,早悲必早哀。怎麼辦?就到這個時候共產黨來了,副部級交談,要分步走。大家這個時候看到香港股市的變化,曾經有一天,香港恒生期指漲了1000點,1000點,親愛的戰友們什麼概念?那要死很多人,1000點,你買一手25萬,買一點,你去想一想,你要投入幾千萬美元,那是多少錢沒了,多少人死了,1000點然後又跌回來。
結果到了華盛頓,中方放風:我們要去看看美國的農業,美國的農場主,跟他見面表示購買,但是這時候明確提出我們可以買,可以訂合同,可以付錢,前提是必須先簽一個分步走的合同,157頁的協議不能簽,衹能簽個50頁,這就是威脅美國。大家看到了美國總統川普那個脾氣,那能受得了嗎?火了散了!一吹兩瞪眼,這一瞪一吹兩瞪眼,散了好事啊,中共又耍脾氣了,我怕誰呀?我是流氓,我怕誰呀,我們回去可以吃草呀,走了。
老天爺幫咱,他要不走,他要真簽點啥,咱又得有點兒小麻煩,是吧,他這一折騰行了,我知道美國內部的變化,如果這次在他們來之前又有很多人說川普總統:你們記住,一定又是來騙的,又是來騙的。川普總統說不會不會,我們還是要談的。可是那一邊那一派說總統,他們絕對不是騙子,他們是誠信,保證這回要買農業產品,給我們股市會上昇。一個親中派,一個反中派,結果親中派被打臉,聽說被爆罵,F了很多遍被你們耍死,你們還是相信他們。
走第2步,在之前說過,如果這次再耍我們怎麼辦?他們有兩步棋,這兩步棋就是刚才我說的,這一周大家看到美國的兩步棋。這一周能看到一部甚至半部。
(網友留言)虎嘯東方。穩穩地,射天宮,文明郭,1808,為了喜馬拉雅的肉夾饃,石頭剪刀布,射天宮Sakai,開燈吃面,文塔,十二少,Q好郭叔水清草綠。
大家知道,大駡,大駡,這回把親中派,共產黨花了多少錢弄得親中派,但是他們自己傷他們,他們互相傷,這對咱們是好事,對咱們是好事,啪啪的打臉,這一下對咱們好了,反中派站了上風。接下來我再給大家說說香港。
我要再次特別的感謝戰友們,咱們從甘肅,廣西,福建,大連,瀋陽,哈爾濱,長春多個戰友給法制基金的捐款,捐款的留言我最近沒有時間,沒有辦法念,有些大額的也沒往裡放,我要找個時間專做一集視頻,專做一集視頻,我要那天念念,太多感動的話,但是由於你們很多個人的信息,我就擔心一不小心念漏了給你們惹麻煩,捐款留言你們都寫的太好了,萬分的感謝!每個人我再請大家一定要記住保留好你們所有的匯款票據,這些所有的信息是我們見面的憑證,是我們必須見面的理由。我們當在喜馬拉雅大使館也好,喜馬拉雅農場也好,見面的時候,這都是我們要從頭到尾要談的話題。
一個非常不好的消息,就是我們法制基金的律師Jennifer。是前天,我心情特別不好,剛剛做了這個小手術,挺疼的。就在做手術的同時,我們的律師Jennifer的先生就在紐約,上周跟一個大貨車撞上了,當场的就給撞死了,車都給撞飛了,找不到了,都成塊兒了,都找不到一起去了,那天不知道怎麼了,我鼻子也疼,結果我們家樓下一個牛人,全美國最大安保公司的老闆,就在電梯裡心臟病發,突然過世,你說這兩個人一下全沒了,兩個人命,所以說人命苦短,戰友們人命苦短。
就這Jennifer律師給我們發信息:”郭先生不要擔心,我都很好然後是下面寫的一切都是剛剛開始。然後法制基金通知她說明天別來上班了,結果她說我明天晚到一點,我要晚到一點處理老公的事。你說他老公頭一天下午才出車禍撞死,第2天上班還説晚到一點,這就是美國人。最後法制基金通知人家趕快說帶薪休假,你不用上班了。她說不是領薪水,法制基金太多事我要做了,老公已經沒了,但是法制基金的事我不能不管。
你看看這就是美國人,你去想一想共產黨天天舉手,爹死了娘死了不回家,那是被迫的。你看Jennifer這是為了正義,為了中國人民的法治,還要堅持上班。當然了最後不讓她上班,法制基金的董事主席們,班龍先生,卡爾巴斯,千萬別上班,你在家照顧老公的後事。但是就這她還給發一個一切都是剛剛開始,我要一直戰鬥
所以法制基金戰友們很多人的留言,把法制基金凱爾巴斯,班農兩位主席感動了,把董事們感動了,把法治基金的律師們感動了,把財務顧問們感動了。什麼叫正?什麼叫邪?這就叫正。在美國完全是自主的吧,人家有這種事可以休息吧,就這還是覺得法制基金重要,咱們有這個法制基金的戰友的們捐款,我真的是太多人,所有的這些很多我沒法推出去,我沒法給大家看,很遺憾,但是都是我們的寶貝和財富,每個人捐錢的時候都要想到,我告訴所有法制基金的工作人員,
我每次跟他們聊天,我説拜託了你們法制基金,因為很多捐款對著我來的,我需要你們記住每個人捐獻20美金的,100美金的,1000美金的,1萬美金,捐5萬美金,6萬美金,有些人一捐一百筆,兩百筆,大多數都捐:三次,四次,五次,七次以上……我说这些人是冒着生命危险给法律人员捐款,任何一分钱不花到正确的地方,都该得天报应。这是犯罪。
另外一個,如果不去為這些人有一天……,法治基金沒有能力,在他們困難的時候、需要的時候,為他們伸出手來,我說你們就是loser,就是失敗者。
昨天星期六,在喜馬拉雅大使館一整天開會,全是美國最牛的人,開到晚上8點半鐘。他們也吃了咱們喜馬拉雅大使館的肉夾饃,兩地將軍吃的很高興,說喜馬拉雅的肉夾饃,還有拉麵,太好吃了。最後人家說,我們要給法制基金捐錢,他很窮,這美國將軍都窮的很,也要捐錢。一捐就捐幾萬美元,不容易啊,他們沒那麼多錢,捐個5萬美元10萬美元,對他們講是大錢了。所以給我發信息,Miles我這要捐5萬美元,那個要捐10萬美元。他聽說了詹妮弗的事,他說這才是我們美國人。
昨天其中一個將軍跟我電話上說,Miles,共產黨是一定會被滅的。我說我記得上次在華盛頓的時候,就在我的艾德蒙酒店房間裡邊,你竟然當著我們幾個人說,Miles,共產黨,整個華盛頓,你問問任何一個人白宮,真心相信共產黨會被滅的一個都沒有。我說不是很長時間,他說不,現在變了,現在都變了。當時我跟他發生了巨大爭執,我有一次直播中說過,他指著白宮說,Miles,你看這個地方,真心相信能幹掉共產黨的,我告訴你,一個都沒有。我說,我相信一定能做到,也從來也不指望你,也沒指望過你們。
現在,他積極參與,又捐款,又絕對相信。我沒有問他為什麼,大家知道為什麼我不問他為什麼?因為我太瞭解美國人了,就跟這些人打交道。他一定會問我的,大概會問我,Miles你為什麼不問我呢?為什麼我這麼說啊?因為我知道你會問的,他說,那你說為什麼?我說因為你看到了現在北京正在進行的三大戰役。他愣了。Miles你真的什麼都知道。我說這不是給你瞎弄的,這事情報。
今天大家在這心臟放好了,我給大家講講三大戰役。你們都呼吸一下,深呼吸,然後啊,再次的,打擊你的心臟。
三大戰役三大戰役啊,誰想聽啊?不想聽是吧?不想聽就不說了。
剛剛的,中共,內部,有了新的政策,叫「三大戰役」。
第一個,就是把全中國的生產力和在大門之外的財富,聚集在中央權力控制範圍之內。
戰友們大家聽懂了嗎?我不能說太細,說太細會把戰友暴露了。就是把整個中南坑之外的錢,所有社會的錢,都要收回到共產黨管起來。這個大家現在搞明白了,錢,一定要把所有的全國的錢,不包括所謂像馬雲、許家印、馬化騰……這些人轉到海外的錢,就像對香港的四大不要臉的說的,不管你把錢是結構性轉移還是現金轉移,轉移到海外去了,都在過去100年,只要這個財富,都歸國家,我都可以給你追回來,還問你這四大家族,這四大不要臉,你信不信?你是你轉還是我幫你去轉?大家等著好戲吧。
101之後全國上下——大家記住我今天郭秘書的話——你會看到你身邊人的錢包,蹭蹭蹭,錢包都沒了。誰現在的錢出來了,誰是牛人。下一步就是真正的共產化,先共產主義的錢。第一戰役:把全國上下的錢歸為黨有。大家覺得這點是不可思議的吧?大家再走著看,過了國慶節你就明白了。
第一戰役,共產所有的天下的錢。現在我要給美國人說這話,美國人得覺得我瘋了,瘋了他覺得。讓大家慢慢看,路德先生還在那塊兒搞《路江談》、《陸安談》,還談共產黨合不合法的,他跟你講法嗎?現在是搶劫。有人覺得《路江談》是不是過了,一點都不過。《路江談》是不是過了?一點都不過!我們的安紅同志,詩啊都很好,有時候還很天真,不瞭解共產黨的邪惡啊。現在要共產了,真共產了。這是第一個戰役。
第二條,要徹底把中國的第二戰略島鏈,在6個月以內徹底實現。
大家都知道了,啥意思?軍事擴張,把軍隊派到中東去,把軍隊派到非洲去,把軍隊派到東歐去。亞洲已經徹底拿下。中共的軍隊叫第2……1次走向第二島鏈的區域,就是5000公里之外。8000公里,亞洲,徹底拿下。中共將徹底打破不結盟的戰略、不對外派兵的戰略。那就是明確跟你宣佈,為了這個保護中共的——這叫中國了啊——戰略利益。中國將徹底地實現對外戰略派兵,把軍隊推到第二島鏈去,直接就到美國家門口打美國,到歐洲家門口打歐洲,這是中國所謂戰略利益的重要。
大家能看明白了嗎?大家能想到嗎?這是國慶的核心,中國要當老大了,雄心如夢啊,雄心如夢啊。
同時隨著第2島鏈的軍事擴張,要把人民幣,與60個國家實行貨幣兌換和貨幣兌換的巨額,作為國家貨幣儲備的戰略合作同盟,把人民幣國際化。不排除與俄羅斯、北朝鮮、伊朗、土耳其,甚至古巴,委內瑞拉我估計不敢加了啊,加一起實行人民幣作為外匯儲備。以金、銀作為國家的外匯儲備單位,金本位,銀本位,金銀本位的這種過去時代挑戰美元。
第三大戰役,香港、台灣,在今年,也就是2019年,徹底結束。把香港變為一個行政區,跟深圳同等待遇,但不叫一國兩制,沒有一國兩制,徹底取消一國兩制,一定會宣佈。台灣,給台灣直接打回,就是給你選擇,願不願意就是我的這個行政區的地位,你不要,你一國兩制都沒了,直接揍你收回。
徹底拿下香港台灣,是2019年的核心任務,大家走著看吧。你們就當我胡說八道吧,喝水喝多了啊,這三大戰役一開打啊,大家你們覺得共產主義能呆多長時間啊?
你們覺得共產黨這三大戰役都能打贏嗎?香港在6月份的時候,我說它會走向黑社會,以黑搶港以騙搶港以假搶港,重演六四事件,栽贓陷害。現在看到了死人一片一片的,就這真相全世界都不知道,但是香港啊,你到國內再看,沒有真相,更加沒真相。
三大戰役,國內人幾乎沒人知道,沒人相信共產黨真敢把財產再給共產化,沒人相信。沒人相信共產黨敢對外派兵實現聯盟,沒人敢相信真敢打台灣,把香港拿回來,馬上就給你宣佈,沒有一國兩制,什麼雙普選?不存在。所以說戰友們,我們一定要摟得住啊,這個偉大的時代,有這麼多偉大的愚蠢的人,在幫我們幹事兒,咱不幸福能行嗎,咱不高興能行嗎,咱不珍惜咱不是作嗎?
人類上歷史上,像今天這麼豐富多彩,像這麼偉大的全人類的命運真的連在一起的,還和我們連在一起的,而且我們從最關鍵的人的歷史上,從來沒發生過。你看看香港現在,剛剛在美國完成演講,講的叫《人權法》,很快你會覺得《人權法》在通過以後,你會覺得它完全無足輕重了。因為他們太不瞭解共產黨了,共產黨跟你玩的這個,比你狠得多得多,要你的命,把你搓成灰,把你掛樹上。什麼法?你講什麼法?我就是14億人,全世界就我說了算了。
還會有反復,還會有退有進有改。
親愛的戰友們,從這個目前共產黨要在三大戰役,這叫國慶節前黨內對未來中共中央頒布的幾大佈置,幾大安排,這個三大戰役,美國人知道,美國人肯定知道。這位朋友那很重要,他很關心新疆人,美國實際上掌握著更多的新疆的錄像視頻,包括對新疆人的虐待,和新疆在集中營裡面被虐死虐殘之後被活埋啊,被埋藏了,這些事美國都掌握的。
美國人絕對不會坐視不管的,美國人是唯一這個人類上敢於能對共產黨說不的,唯一的替新疆人民說話的。大家都看到了,新疆人民太苦了,新疆人民太慘了。這位朋友就是把新疆這些事情連在一起,天天在美國各個領域為新疆人呼籲,說你看看共產黨能對待新疆人這個樣子,如果這個世界被他們領導了,我們會成為什麼樣子?
新疆人太可憐了,大家去想想,如果你們的家人被那樣捆著,莫名其妙的消失,莫名其妙的死亡,和新疆人被打的人都變紫的那種屍體,被扔在的荒郊之外,和香港掛在樹上的,那些小歪脖樹上那些孩子,還有那個小女孩兒,還有在香港的樓上的噼啦啪啦扔下來的所謂的被自殺的人士。
但凡有良知的人,你說這個共產黨還能活在世界上嗎?他們現在把整個國家搞一個活動,就為了一天,就那個兩三個小時。60年大慶我是站在主席台上的,我就想著共產黨有多壞呀,你搞個大慶你嚇唬了老百姓,能說明啥呀?花了那麼多錢,能救多少人,叫人有飯吃,孩子有學上,你就折騰的兩、三個小時你哪爽了呀?草木皆兵極盡奢華耗盡國力,就為了那麼一點點的興奮。
就像我現在都理解不了有人結婚要搞多大、多隆重。你再隆重,他也是過一晚上不都過去了嗎?這一天的結婚,你說你累得吼死吼死的,別人來還得給你弄點錢,你還得給人家還回去,你也賺不了錢。然後你說你兩口子入洞房了,你跟人家啥事兒?你說。我就認為結婚這個事兒天下挺荒唐的,忙活一星期、一個月就為了那個婚禮,所以我堅決不結婚。我也希望我們家人的孩子盡量不要有這種結婚儀式。
因為這個國家真強大了,乾嘛搞那閱兵呢!美國人、英國人過去也沒見過他們閱過兵。傷筋動骨、勞民傷財,然後誰爽了?有什麼實際作用啊?就嚇唬嚇唬老百姓唄!
所有閱過兵的那些軍人,我都認識太多屆了,都是窮的叮噹響。你在天安門穿著白衣裳、閱兵的衣裳,你問問你自己,有些人說我感到榮幸,請問問所有上街閱兵的軍人們,你老了、死了,你買得起墓地嗎?你爸媽有病了,共產黨給你報銷嗎?你孩子上學能保送嗎?你還能來美國上學嗎?你要真有個漂亮閨女、漂亮姐妹的能不被共產黨惦記嗎?你真的退伍了,不像那退伍老兵似的就有人養你嗎?
把多少退伍老兵現在都給聚集送到新疆去了,回都不讓你回來,你要麼殺新疆人要麼你被殺了。哪一屆閱兵的有好下場啊!那閱兵那人有幾個有好下場的?戰友們,哎呦我的媽呀!你在現場你看的時候,躥躥躥躥,你真覺得滑稽你知道嗎?我是站在主席台上,我上過天安門城樓的人。
如果郭文貴有天說了算,誰要敢、你有念想閱兵就該把他給槍斃了、活埋了。勞民傷財說明啥呀!說明你不自信,說明你叫狐假虎威,說明你這個黨不是為了人民的,你在威脅著人民。人類歷史上閱兵都是什麼人?
我最記得、最清楚18大一開始,所有、大家要看看中央電視台,當時我記得特別清楚。李瑞環、去看李瑞環去,李瑞環在那罵、用天津話罵,我這、我罵,天津大姐能罵得很明白。天津大姐捐款收到了,我要說一下,天津大姐捐款收到了,非常感謝,你還捐那麼多錢。乾嘛嗎!你說你真不容易,天津大姐能曉明白了。
李瑞環在那塊罵。說最近怎麼著?說中央習近平同志、李克強同志出門紅綠燈都要停,不擾民,然後紅綠燈要停,不擾民、不提前通知,不搞歡迎活動。特別是國外,到海外去不允許海外華僑揮舞小紅旗,不允許搞什麼熱烈歡迎的行動。然後李瑞環在那塊天津話罵特難聽,他說他們在那糊誰呢!TMD等著瞧,未來最TM折騰的就是他們,未來最擺場面就是他們,未來搞最大閱兵的就是他們。為什麼?李瑞環出去了,一出去就三車,結果回天津,當地都給他戒嚴嘛!結果有人警告他說,你不要再搞這個了。中央有明確規定,你再搞這個就犯規了。李瑞環大罵。
我當時想這瑞環同志有點過分了,人家習近平同志、李克強同志,是不是?人家出門都紅綠燈停是好事呀!不擾民。再一個出門訪問,人家習近平同志、李克強同志不讓上機場歡迎,對呀!而且批評外交部不要再搞這些虛假的這些歡迎,把這個要裝滿攝像機的屏,像什麼梁冠軍、鄭祺這幫畜牲似的亂玩這個的。
我覺得很了不起呀!但沒想到現在發生了。你看那杭州G20,你看那APec,那紅地毯從過去的110米弄成1100米讓外國領導人在那裡晃著走,然後要朝拜他。我的娘誒!我說這李瑞環還是懂啊!厲害呀!
然後當時李瑞環罵說,我告訴你,這就是最後的王朝、最後的折騰,別拿我們說事了。跟著李瑞環發財一幫人,當時他的大秘李建國人大副委員長在那裡,李建國:行了老爺子,就別罵了,別發牢騷了,人家不是在當權的嘛!
共產黨這幫老流氓,簡直是沒法整,簡直沒法整。所以說我太瞭解他們了,我太瞭解他們了。所以說現在看到他們在那塊兒70年大慶,當年60年大慶,10年的時間呀!共產黨就作死了,終於以最快的速度衝向了死亡,終於以最快的速度,讓全世界看清楚他們本質就是流氓。
天不滅他,他自己把自己滅了。他自己不滅,天把它滅了。香港還能回到以前嗎?今天準備的大慶能回到10年前嗎?三大戰役他能不打嗎?美共之戰能停下來嗎?黨內的這個調子拔那麼高能降得下來嗎?被抓在監獄里冤枉的幾百萬人能放的出來嗎?新疆幾百萬人能這麼拉倒嗎?印的那麼多假美鈔,貪的那麼多錢,能停得住收的了手嗎?
共產黨呀!共產黨終於到達了你無法回頭的程度了。共產黨的作,作到了今天。無論是從哪個方面,都到達了你必須滅亡的程度。共產黨不滅,天理不容。看看香港,看看新疆,看看西藏,看看黨內,看看北京,看看在全世界受你壓迫的,受你影響的以及把全世界14億人民都變成了全世界不歡迎的人種。孽障之深重,而且在延續這種犯罪,這種囂張,這種瘋狂,黨內的人掩耳盜鈴,都低下頭來等待著,認為、肯定全世界都死了,就剩你自己那一刻,僥倖、回避、懦夫、自私。共產黨到最後滅亡的時候,帶走的一定是絕大多數共產黨員,一定不會是其他人。如果共產黨你不動手,最受害的就是你,你也很清楚。
現在要不把這幾個流氓集團、家族滅了,大家全完。現在把這幾個人滅了,也就滅那麼五、六個人不超過10個人,共產黨你們這些人還能不被人民清算,你們還有機會。停止在香港的作惡,停止對台灣的、即將的犯罪,對新疆的犯罪,西藏的犯罪,對人民的壓迫和對人民財富的、財富的搶奪是共產黨唯一的出路。只有黨內的精英把幾個瘋狂的魔鬼給滅掉,才能拯救全中國人,拯救你們自己。
你做不做這天都會到來。你做了你有機會。你不做你什麼機會都沒有。你壓迫的了我們戰友爆料革命嗎?你能壓的了嗎?我的戰友爆料革命在中國現在無處不在!無論中南坑還是各省市縣無處不在!當年你連法輪功你也壓不了,你更壓不了爆料革命!
親愛的戰友們!上天站在我們這一邊,真理站在我們這一邊,世界有正義有良知的人民與我們站在一起。天助我們滅共。我們的使命就是來滅共的。
我們要在這些一切表面的假象的時候更加要沈得住氣,要摟得住。千萬別在乎那些枝末細節。看看現在我們的路江談、路安談、細思小哥等等一系列的節目、我們的戰友之聲、我們的大衛哥。一系列的戰友們的辛苦、執著、不放棄、不拋棄、不忘記的這種戰友精神以及堅定滅共這種意志成了一個前所未有的一個正義的力量。震撼了世界。我們每個人都在改變事實,改變歷史,改變我自己的命運,拯救我們自己,拯救我們同胞。
親愛的戰友,一定要全力以赴地傳播香港的爆料真相。香港的惡夢即將到來。已經在噩夢中了,還能比這再惡嗎?傳播香港爆料真相。国内想尽一切办法传播爆料的视频、信息。在你们安全、能力所及的情况下传播爆料。
不要错过了人生这一刻。你不管你有多少钱多少爱马仕包,你有多大的房子,如果共产党在那你什么都没有!
亲爱的战友们,我们的革命一切刚刚开始。现在为我们的香港同胞、新疆同胞、西藏同胞、台湾同胞祈福!🙏🙏🙏
阿弥陀佛!
太好了,战友们!咱们今天的直播就到此为止中不中,战友们?
香港的战友发来了很多特别特别的好的信息。非常非常的感谢!香港战友发来的信息特别好。
行了!中了!中了!中了!战友们,今天就聊到这了!
今天星期天美国的好朋友一会儿到这来给我开会。我们要想尽一切办法在美国让更多的人了解香港的真相,让更多的人跟香港同胞站在一起。只有行动,其它都是废话。只有行动!至于说老爱出主意的、批评的、提建议的。我求求大家千万别这样。太多人爱批评了。共产党培养了一群人都是一帮懦夫、口炮党,动不动给人家别人——哎!我跟你提个什么建议,我觉得这样挺好。能不能说之前扇扇嘴。动不动给人家香港人——哎!我觉得怎么样。你能不能闭嘴?你要不能去香港去干这事,你自己又不敢干,你就别在那屋里面拿着手机乱嘚嘚好不好?真的是求求大家了!
我一看到香港那几个群里边下边大陆人一出现,哎,我认为该怎么样。” 我都恶心,我受不了。你算了老几啊?跑到香港群里面。人家命都不要,人家往前冲。你在那瞎嘚嘚啥呀?我在我公司里开会的时候我一听有员工先给我说:我认为该怎么样怎么样。” 我就问他:你先别说建议,先说怎么解决。你说的建议,你就得解决。别那么多建议。你能解决吗?你能做到吗?” 对不对?我最恨的是坐着我前面开会的人唠叨了半天,东一边吸一边绕了半天,最后怎么解决——不知道。废话吗!你这不是浪费时间吗?
现在一堆人跑人家香港人下边给人家出谋划策。我给你说——真不要脸!脸红不红,你算老几,你去给人家出谋划策。你能做的只有两个。第一个,传播真相。第二个,就是给人家捐钱。其它你都不要做。你说啥呀。这特别无聊!
然后去批评香港出来的人,哎,我怀疑这个是特务,那个是特务。” 你要没有本事,你要没有能力没有证据证明人家是特务,你千万别说。什么人家黄志锋、何韵诗。多少人给人家舔腚都轮不着你,对不对?你给人黄志锋、何女士舔腚都轮不着你。你有这勇气吗?你又这英文能力吗?你有这个本事吗?你没有就不要去说。你批评人家干嘛。没本事动不动只要是比自己强的都是特务!全是特务!海外民运都这招。只要比自己强的——特务!只要这人比自己说得准——特务!只要这个人比自己有钱——特务!那个不要脸的东西。
海外欺民贼这个丑恶嘴脸太丑恶了,以至于美国人一说中国民运头都大。…… Miles 千万不要提Officially Democracy Chinese,不要谈这个问题。” 你说这个国家有多悲哀。什么像胡平、何频、明镜、博讯,竟把中国民运变成了不可相信的一帮人。你说多悲哀呀!千万!千万!千万!求求了!咱不要到香港指手画脚。反正谁去指手画脚,你别代表战友。别去指手画脚。谁在香港人的事上指手画脚出谋划策的瞎嘚嘚的都不是我们战友。肯定不是。我们战友不会这么干。
谢谢啦!亲爱的兄弟姐妹们。

回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