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月9日 路德访谈文贵和班农先生

0
137
戰友之聲聽寫組
路德先生:诸位观众,大家好,欢迎收看路德社节目啊,咱们今天专门来到了文贵先生的Lady  May,这个豪华的、全世界最先进的游艇上,还有班农先生,坐在咱们中间的Steve Bannon先生。今天非常荣幸啊,文贵先生给路德,我们这一家子非常感恩,感恩文贵先生,参观了这个可以说是全世界最先进的游艇。确实啊,看完以后感觉到荷兰的造船的工艺、水品和中国的制造业差距很大。刚才呢我们还有一个丰盛的晚宴,晚宴结束以后,文贵先生说我们一起来做个直播,非常荣幸班农先生今天也在文贵先生的船上,今天实际上很多人非常关心的就是中国和美国,香港的这些话题,很多人有很多的问题需要我来问班农先生,我们还有我们的这位翻译妹妹,她要对着所有的过程进行翻译。
郭文贵先生:路德先生前期已经介绍得差不多了,我们今天很高兴和路德先生以及他的家人、孩子们在我们的船上相聚,我们有很丰富的晚餐,今天呢班农先生也在我们的船上,我们相聚。下面有请路德向班农先生提问。
翻译班农先生:等等,在提问之前我先说一句,Lady May是一艘很特别的船,我曾经多年随军舰航行在中国的东海、南海海域进入太平洋,Lady May是一艘非常特别的船,很感谢郭先生邀请我上船,在距曼哈顿30英里外的长岛的海湾,我们在这宁静的环境里直播。
路德先生:好的,实际上我们做这么长时间的直播,一直很多人非常关心的很多话题,第一,观众关注的最重要的话题就是脱钩的问题,所有的中国人都关心川普总统关于和中共脱钩的事情。
班农先生:以前如果说中国和美国脱钩好像是一件很荒谬的事情,但是现在我们看到情况越来越严重,你看到中国对于香港人就没有做什么好事,他们用更多的催泪弹、橡胶子弹,然后没有符合民主的要求这样子,然后他们的手段越来越过分,所以现在在美国华盛顿特区、国会有越来越多的谈论脱钩这一问题的声音。为什么会导致脱钩的情况出现,就是因为中共在这十四个星期,差不多四个月的时间里面所做的事情,你们可以看到香港人他们其实是很和平的,他们遵守法律,他们只是想让中共履行条约,这是一个1984年签署的《中英联合声明》,然后也是美国国会在1992年同意的,然后香港1997年回归了中国,香港人其实就是想让中国履行这个条例,但是中国政府只是继续去打人,用催泪弹、橡胶子弹,你们可以看到那些片段里面那些香港人其实是很勇敢地去对抗中国政府,现在的情况就是展示给世界的人民看中共的面具被拆下来了,你们可以看到它们真正的面目。以前可能很多中国内部的人会谈到中国政府是一个黑帮,现在是全世界所有的人都可以看到中共的这些行为,所以现在,尤其是华盛顿那一边就会问:究竟中国的目的是怎么样?他们究竟会采取什么样的行动呢?
路德先生:我再多问班农先生一个问题,然后再问文贵先生。您跟郭文贵先生接触之前,关于香港的事情,有没有人跟您说过中共已经把香港变成了臭港,中国已经把一国两制给彻底结束了,文贵先生最早跟您说(这些)的时候您相不相信?现在香港的事情出来以后你现在是否相信了文贵先生所说的?
班农先生:1977年我就作为海军去过香港,那时候有一些澳洲、美国、新西兰等国家的海军(在香港),我们还一起在湾仔巡逻,那时候我是非常喜欢香港的,我觉得香港是一个独特的城市,她是中国的文化和英国的文化融合在一起,也有一个普通法,也有中国人的那种坚韧的精神在。其实对我这样一个热爱香港的人,我从一开始就害怕中国政府不会容许香港人有自由,因为我参与了川普总统的竞选,或者是我在白宫工作的时候,那个时候其实我们已经看到中共有一个持续的手法去夺走人们的自由,所以当我认识Miles的时候,我就更加清楚地了解到中国政府的做事手法,我们可以看到中国政府就是这样一小步、一小步地去侵害香港人的自由。你们可以看到香港人其实已经准备以死抗争,他们觉得自由值得他们用生命的代价去争取,因为Miles很清楚中共的做法,所以我觉得很荣幸可以参与在直播里,可以作为一份子参与这个过程。
路德先生:我想问一下文贵先生,其实我在直播中说过很多次,我说一年前郭先生就跟我私信,大概在去年的七八月份,就说美国一定会和中国脱钩,但是当时一听就像晴天霹雳那种感觉,全世界绝对第一个文贵先生说出来的,当然我后来节目上说出来,就是我想问文贵先生,那时候你为什么(说中美脱钩)?你是直接参与了呢?还是直接参与推动这个事呢?还是就是咱们话说猜的?
郭文贵先生:我来回答一下他这个问题啊,我觉得路德先生我们现在再谈这个问题的时候是很有意思的,因为最重要的事情是现在看到了这种脱钩是一定会发生,但是我们是在一年以前说的。我那时候跟班农先生认识的时候,我跟班农先生讲关于香港,我说香港将成为……因为我那时候说我要干掉共产党,他觉得我就是疯子,他完全没有这概念,他没有的。但是班农先生跟我聊天,就班农先生认为共产党是世界的威胁,但是他说怎么干掉共产党的时候,我说香港就是它死亡的第一道大门,我说军事扩张,对香港一国两制的蚕食,和对一国两制它的行动和我所知道的情报,和它接下来会发生的,包括共产党的本质:绝不允许别人拥有财富,那是不可以的。香港的财富、香港的自由、香港的民主它都要拿走。
所以我当时说经过我本人和共产党多年打交道,和我了解的它的情报和它的计划,它一定会拿走香港的这一切。香港人,他们(共产党)不了解香港人,到今天习近平、王岐山也不了解香港人,他们一定觉得就像拿大陆的一个村民一样随便就拿下来了,而且这个招数我当时就说了,现在完全按照这个招数来的,完全按照计划来的。
当时我说,我得知的共产党的要拿回香港、拿回台湾的时间表和情报和方式,根据这个我确定香港一定会被它们拿走一切,香港人一定誓死反击,因此美国只有脱钩。而且我说接下来就是中国的科技公司、中国的所有的在中国的美国公司都会受到科技、生存的威胁,一定也会造成美国无法接受的事实。根据此,美国人由于军事——海外中国从来军事不扩张的,他(班农)非常喜欢邓小平——就像比如说我们不军事扩张,(现在)军事扩张;拿回香港,邓小平说香港50年不变,50年以后也不能变吧,那么这个第二个,它一定会相反的;第三个,美国人在中国受到了虐待,不是受到了歧视,是虐待,所以最后一定是脱钩的,没有选择,美国不脱钩美国就死,所以说是这么来的。
路德先生:班农先生,就在69日,香港第一天、第一次游行的时候,当时文贵先生拉着您做了一次直播,在那个时候你有没有想到过,其实全世界很多人都没有想到过69号的游行能坚持到三个月,今天正好是99号,连续掀起这么大的全世界的轰动,你有没有想过当时69号的游行会掀起这么大的轰动发展到今天?
翻译班农先生:当时我都没有预计到香港的抗议会持续那么久。因为我觉得这件事情就是香港人要求撤销返送中条例。但是很明显的看到,林郑月娥和中共在处理的手法上有问题。Miles提醒大家:其实中共和中国人是不同的概念。很多美国人很喜欢中国人,但是要清楚的知道:中国不是一个不好的地方,只是控制中国的政权——就是中国共产党——它们去很残酷地对待人们,所以才导致了这个情况的发生。我们可以看到,他们是很残忍地去伤害香港的人民,但是香港的人民其实是受到过很好的教育,他们很遵守规矩——你看他们示威完以后会自觉清理垃圾等等……但是他们所受到的对待就是被橡胶子弹、催泪弹等等去攻击。所以坦白说,我看到这个情况真的是觉得很惊讶:这个抗议活动持续了那么久。
其实我自己也是用媒体去推动,让大家了解这个情况。举个例子,比如说彭博,刚刚就去新加坡,他竟然就说:王岐山就是最有权力,最厉害的一个领袖——这就是一个很荒唐的事情。现在的情况为什么会发生呢?就是因为中共的残暴,他们很强硬地对待人们,所以才会导致这件事情的发生。但是在现在的社会,这是不可能容许的——就是说现在的世界,你不可能去进行大跃进啊,或者是文革等事情。我们可以从媒体看到这所有事情的发生,所以郭媒体也是担当了这一个工作,去谴责中共的领袖。
路德先生:我想问一下文贵先生,531号您是第一个说林郑月娥,当时全世界包括我还都没有关心这个,因为531号大家还都关心那个Trish Regan跟那个叫做刘欣的辩论,您是唯一一个……当时我还说,香港这个游行有这么重要吗?但是,到69号的时候,到现在……我觉得全世界第一个提早就知道香港这个游行会掀起全世界大风暴的人绝对是您!您是怎么预知到的?怎么了解到的?这里我想跟班农先生说——这个一定要翻译给他,文贵先生透漏过,就是有大量的资金直接给香港现场游行的人,给钱……
文贵先生:我通过他,给大量的钱给香港的学生……
路德先生:请翻译给班农先生,告诉他这个事实。
(翻译小姐姐翻译)(文贵先生翻译)
郭文贵先生:……527號我們倆第一次講的這個問題,我說我告訴你班農先生,香港的这个遣返法真的發生了;在這之前我們就講過噢!
翻译班農先生:所以就是說,在2018年的1120號,我們就是成立「法治基金」了。在那個時候就沒有那麼多人看到,香港人自殺或者是消失,或者是……就好像一些政府官員,或者一些明顯性的這些事情發生了。但是,這個《遣返條例》實行的話,那麼其實你就可以看到,中國政府就可以到香港抓走一些人。
那就是說,如果要實行這個《送中條例》,因為從香港去臺灣……那個女孩子的事情,這些都是很荒唐的事情。我們可以看到,如果這個法律實行的話,這些可怕的事情真的隨時會發生。
郭文贵先生:我要跟你說一下,你剛才問的問題非常好,但是時間是不准的。我們最早說到香港的這種事情會發生,最早是今年春節的時候說的,記得麼?香港和臺灣是共產黨走向滅亡的開始,我們是今年春節說的噢!
我們已經很早就認為,在去年的時候,在1120號以前;海航事件一定會有連鎖效應,在香港和大陸發生。所以,習王體制會想盡一切辦法,不會讓任何人當中再出現郭文貴,出現王健這樣的事情,或者殺王健的事情沒人敢說。
那麼唯一的就是說,它把香港唯一自由的口給堵住,把香港的利益口給堵住。還有一個,唯一的中國人知道這樣的地方,在香港給堵住。所以,他們看的很準的;當然,我們在給他講這個事情的時候,一開始他們完全不懂的。後來我把內部的情報跟他說,他們每次都是很震驚的。這就是為什麼……我在春節的時候就給他說這個問題了;而且,我們陸續地再提到。
後來香港內部的人,今天我可以負責任地說,香港的跟Carrie Lam一起開會的人說,每次Carrie Lam去大陸的時候……你記得我去年直播時就說,注意啊!Carrie Lam又去北京了、又去大陸了啊!“ 你記得吧?還有我說香港的盧偉聰,你們注意啊!還有香港警察擁有的權利,你們要注意啊!從去年我就开始說,這一天一定會發生的,而且,全香港都會這麼做,而且這些東西都是準備好的。
所以說,當我們和班農先生在去年1120號的發佈會之前和之後的時候,我們在多方獲取情報,了解香港。
 所以說,我們在這個時候,我們得到情報的時候,我們第一時間,我告訴大家——這事兒要出大了!
 但是,班農先生還認為:會那麼大嗎?美國人是沒有這個概念的啊!在華盛頓我跟每個人談的時候,我說我得知要有這個遣返法的時候,——每個人都說:這個沒有什麼了不起的
而且,我認識的所有的香港人,沒有一個人認為——“這不會過的,一定會過!一定會過!後來這個時候就是我……(班農先生)知道的,你參與了,我們給很多人捐款啊,背後支持啊,我可以說,今天在這兒說,我們支持的最起碼上百個人當中,是這場運動核心的、最早起來發動的人。沒有……就是他們本人也不相信——“郭先生你願意捐這錢麼?這個錢是白花的,沒有用的,一定會過的” 
Carrie Lam、鄭若驊、李家超、盧偉聰這四個人,是我第一個把他們放在一起的;我是第一個說叫 “四人幫的;五項訴求是我第一個說出來的,百分之百是我第一個說的。
 我說你們一定要要求這五項訴求”……一定要把這四個人……他們是在危害你們,一定要把他們幹掉的。他們覺得我是瘋子!但是,這個事情證明了我們內部的情報,共產黨、中南坑兒裡面的運作,共產黨、習王的想法,共產黨本質和在香港埋下的天羅地網。
不要忘了——2017年我爆料的第一次、第二次,就說了香港有執法黑屋。而且,他們要通過法律……“肖建華事件每天都会發生。就是從那天開始的,我們這是一脈相承的,這都不是偶然的。
 所以說,這件事情說明了什麼呢?反對共產黨,首先一個前提,你要有真情報,你不能預測,你不能猜,你猜不了的。
 這就是為什麼我和班農先生,我們69號能說出這樣的話,我說不要高興,一切都是剛剛開始!——政府會怎麼樣、會怎麼樣、會怎麼樣!沒有一樣不按我們預測的發生的。
(對翻譯說)你可以簡單地翻譯,對不起!太長了啊。
路德先生:班農先生是這樣,就是說大家都知道,接下來國會將通過盧比奧議員發起的《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還有就是麥康奈爾提議的《美港關係法》終結。川普總統會否在他們提議的這兩個法案即將通過之前,特別是《美港關係法》的終結,川普總統會不會先給它終結了?有沒有這個可能?
班农先生:那就是,所以就这么说,他觉得特朗普政府是明白香港情况的严重性。不是,就是中国跟美国政府的关系就是变得越来越差严重性。但是他觉得特朗普总统就是比较谨慎,他不想中共就觉得特朗普就是香港背后的黑手这样子。他不想让中国觉得美国有插手这样子。然后其实你知道整个事情都是中共自己去压制那些香港人。其实根本就不关美国的事。反正就是特朗普不想冒险令中共觉得他有做什么事,然后他就是退后一步就没有说到强硬这样子。
反而就是让卢比奥、我、查克舒默、佩洛西就是比较强硬就让大家看到这样子。其实你可以看到1992年的条例那个方案,就是关于香港贸易的,其实如果我们取消了那个条例那个法案的话,其实对中国来说就是一个麻烦,因为就是会完全影响香港的资本市场,香港就会倒塌这样子。
现在的这个情况,其实中共是在冒险。然后在美国其实大家都是很愤怒。可以看到共和党和民主党的两边都是很愤怒的,其实美国在内战期间就是一直很分裂,但是这个事情就是香港这个事情其实就把我们两边的人团结在一起。
香港人的参与就是给这个世界展示了一个势力这样子,展示了他们怎样去对抗中共,然后我在周四的时候。我跟现代危机委员会就做了一个简报,就是谈到了这个情况的严重性。
路德先生:好的,文贵先生,接下来香港,你这几天一直直播,大家关注的就是香港的恒生指数。是吧!
郭文贵先生: 嗯!恒生期货还有恒生指数。
路德先生:恒生期货吗?
郭文贵先生:股指期货。
路德先生:我们的老江说这是一场金融战,你觉得是不是这个只有把这个金融战,美国赢的概率有多大,是百分之百呢?还是说会很险, 这是第一点。第二就是这里头中共耍流氓的话怎么办?因为刚才说他刷流氓就是给你钱,不给你不直接来给你兑现嘛!你直播说的吧!给你交割。这个情况下美国会怎么办?现在很多人关心这个。
班农先生:他就是觉得香港会百分之百就会胜利的,然后就是在中国里面的中国人就不会被囚禁这样子。这你可以看到以往的历史,苏联倒塌或者是在欧洲东面墨索里尼、纳粹德国那些,其实这些政权最后都会终结这样子。那所以他觉得这个情况会变成怎么样?只是手法有什么的不同,现在中共就说明了好像不会放弃这样子,他们就看你们这些香港人要自由什么什么,那好吧!他们就好像等着看这样子。但是现在现代的社会现代的国家有一些现代的技术,我会觉得那些中国人是不会被囚禁的。他们肯定能突破这个情况,我觉得关键的就只是这个事情会什么时候发生,什么时候导致一个终结,你可以看到现在的情况是越来越严重,那我就会觉得只会愈演愈烈这样子,影响力就会越来越强。
郭文贵先生:我再简单说一下这个事情。班农先生刚才说的有些翻译漏掉的。
首先我回答你一个问题,路德先生。这个事情不是金融战,这是欺诈,是犯罪!所以我觉得现在已经不是金融战了。从上星期五宕机的那一刻起,他已经是诈骗了,这是犯罪了。这已经不是战争了。战争是国与国之间的利益之战,完全是国与国是平等的,是国家组织对国家组织,这是完全不同的。这可以说正义与非正义已经不存在了,但是你这个是犯罪,这是不可以的!这完全是不同的!
所以说谁输谁赢,当然他(CCP)得输了!人家是好好跟你做交易,是以国家得合同和国家得准则来跟你打交道,你是把电脑给关掉,不让做交易。你这是诈骗是犯罪了。这个无容置疑,他们必须得失败。而且失败得很惨!看到他们流氓嘴脸得同时,也可以看出来美国人很天真,而且美国人很不团结,而且美国人反应非常慢,很官僚!这就是为什么班农先生他现在很重要呀,他告诉美国人,美国人都不相信他一开始,都流血了他才相信。这就是现在发生得真实的情景。
拜托妹妹你还是要翻译一下。
我刚刚听一个来自香港的电话,就是昨天他们说他们很多人家人的账号都被封了,我在一年前就爆过,香港警察有全世界最大的权力,他可以不告诉你,没有任何理由就把你账号封了,一旦账号封了以后,以香港的法律,警察可以无限期地让你全部信用卡都停用,而且能饿死你,你到哪儿去都没法花钱。很多上街的人被封了账号以后,没有任何理由,所有的卡不能用,家里面连交电费都交不了。这些人都是很有钱的人,很有身份的人,就是因为到美国大使馆去挥了美国国旗。他挥美国国旗犯法吗,不犯法。从这点上看,他已经不是什么我代表着国家,我代表着香港政府,他现在用的全是犯罪手段!这是完全的犯罪手段。
所以我想告诉班农先生要知道的事情,班农先生他自己都不知道他自己多重要。几个月前我跟他在华盛顿开会,很多国会议员根本不知道香港跟大陆和英国之间的关系。就在这次我在华盛顿,就几天前,还有人说,Miles,到底香港人的诉求是什么,说是不是林郑月娥已经撤销了遣返法了,再闹是不是就不合法了。然后人家会说,你这是被宠坏的两个孩子,一个台湾一个香港,那美国就不能帮了。这是美国很高层的人,都是班农先生的朋友,他们很愚蠢很官僚的。但是这次香港的金融危机,哇,他们好紧张呀,为什么?他们有钱。今天下午我在这里跟一个财经界的大佬,我给他讲香港的事情,他比谁都紧张。为什么呀,因为他有投资的钱!几十亿美元,他要被骗走,这也是美国现在的悲哀,官僚,内战,这也是被共产党利用那么多年的根本原因。所以说班农先生真的很重要。
路德先生:前天几万人在美国驻香港领事馆挥舞着美国国旗,将近50万人。这表达第一美国的国旗代表着自由民主的象征,普世价值的象征。更重要的实际上他们希望,现在可以制裁掉中共的只有美国,希望美国能够出手。班农先生,你觉得美国到底能不能值得依赖,值得我们相信美国能出手灭CCP,因为这至关太多人的生死了。
翻译班农先生:在谈到这个问题的时候,我就想说一下历史的情况。在此之前你可以看到墨索里尼,希特勒,西方其实一直都有留意到的。他们没有去行动,去对抗。但是等他们做出行动以后,苏联就倒塌了。美国的前总统里根,把他们的政权拿下了。现在我们看到这个情况很可怕,你可以看到这14个星期在香港发生的这些事情,其实西方是有留意到这些情况的发生的。所以我们要告诉香港人,他们其实是很有力量的。他们要知道,西方是会跟香港人站在一起的。问题是,西方有多勇敢,或者说西方有多快做出行动。我自己的看法是,我觉得现在是开始,大家去了解到中国政府的残暴的手段,我觉得当所有人留意到中国政府做出这些事情的时候,他们对中共政权的思维和想法就会慢慢改变。我会跟香港人说,你们是有同伴的,有支持你们的人。但是我会觉得改变的情况会发生。,然后香港人会制造历史。
郭文贵先生:我只有两根古董,女王的(雪茄)。我们俩一人一半呀。我们是轻松的聊天,不那么严肃的。
路德先生:班农先生,就是现在华尔街跟中共如此紧密,这种紧密关系。华尔街不同意灭共,一旦川普总统有任何的行动。就像上次823号发布的那个推特,关于脱钩的推特,股市就狂跌。你觉得在如此大的阻力下,华尔街跟中共如此勾结的情况下,你觉得到底会不会走到,跟中共彻底决裂的状态。因为华尔街(跟中共)关系这么紧密。
翻译班农先生:我要说一下,华尔街其实很反对特朗普总统,他们做的不是把中国政府拿下来,而是把中国政府变得越来越强。他们给中国政府提供很多的资金。
我觉得特朗普总统会很坚持这个事情,会奋斗到底。其实你可以看到他在这个事情上,如汇率,货币政策上面,他没有让步的。他看到中共不是一个好的伙伴,操纵货币,没有遵守世贸规定等,所以特朗普总统是很坚定在这方面要对付中共的。
华尔街方面的,华尔街的人士是赚很多的钱,然后中国也是偷走了很多的钱。我要说的是,如果中国政府有一天有民主的话,他们会明白,这钱在现代社会上是很有影响力的。这就是华尔街为什么跟中共合谋,关系这么紧密的情况。
但我要说的是,特朗普总统真的是很坚定,他一直努力去对抗中共,就希望最后会看到结果。
郭文贵先生:我在这我要说一下。班农先生头两天跟我谈论,非常的冲动,激动,生气。这帮华尔街的,骂的就是那个C那个词儿。他说你看,他们现在天天给川普总统给白宫建议说,共产党的这个协议咱可以过了,只要它开放金融,我们就要同意这个deal。他非常恼火
在美国,在华盛顿很多真正所谓的鹰派,保守派说不可能的。你只把所谓的金融打开市场,那又是骗你了嘛。说了几十年从没发生,这说明什么。华尔街只在乎钱,它不在乎中国人的死活,也不在乎你中国人的民主自由和法制,它希望你没有法制,希望你没有民主,希望你没有自由。这是我非常佩服班农先生的原因。
班农先生受不了,中国人民的自由呢,中国人的法制呢,香港的抗议学生你们不管了嘛,所以说这帮王八蛋太坏了。所以说这些贪婪的人,还有所有爱钱如命的人,不在乎穷人的死活的。他不在乎穷人你爹妈死了,谁家被强奸了,谁家钱被偷走了,不在乎的!这是为什么班农的平民主义,就是小人物,有能力联合一起,推翻这些贪婪的所谓政治家,所谓的这些华尔街,还有这些所谓的高层阶级。这个世界上不能有阶级,这就是共产党现在玩的最遛的,要阶级。这是班农先生的平民运动。
路德先生:昨天参考消息,德意志银行手上有川普总统的说是纳税的记录。拿这个东西来要挟,要对川普总统的家族一系列纳税的揭露。首先问文贵先生,您觉得这里边藏着什么信号,这第一点。然后问班农先生,如果川普总统知道这个事,川普总统会有什么反应,已经恐吓到他的家族了。
郭文贵先生:这俩问题,你先问班农先生吧,让他先回答。
翻译班农先生:我觉得现在这个情况是不会成功的。中共去操控美国的状况,因为我觉得美国人不会允许川普总统被中共这样的迫害。以前都有这样一个运动,它(CCP)不接受川普,或是破坏川普的政治手段。他们所做的,德意志银行这样,露出川普总统纳税记录,有关他的生意,孩子的有关记录都露出来了。
其实如果不是之前Miles去透露,原来海航是中共背后洗黑钱的一个工具。他没爆料这的时候,大家根本不会知道,其实海航是拥有大概可能20%的德意志银行的股份。那我自己会觉得现在这种情况不是发生的某种巧合,最终我会觉得,大家会发现为什么川普总统的纳税记录会突然间被银行公布出来。这跟我刚刚说的,美国人最终会看到真相,然后中国政府就不会成功。
路德先生:就是我刚刚问你最后一个,川普总统会怎么反应。有什么反应,会不会因为这个事情,对中共采取什么行动。
翻译班农先生:我会觉得,你知道川普其实他有一个理念,就是要快,另外一个是更快,这是他相信的理念。如果他是被打的,被攻击的时候,他一定会攻击对方的。那现在我觉得,川普现在已经很愤怒。他看到中共竟然用一个财政的机构拿取他的税务记录公开出来。那之前美国内部一直想公开川普的税务记录,但是他们已经在法庭输了。然后财务部长也是失败了。
我会觉得川普是一个斗者,例如你看到美国跟俄罗斯合谋这个情况,其实他已经用了很多的时间很多的力去反抗,去说这不是真实的情况。所以其实,无论你喜不喜欢川普总统,我也要说的是,他是一个斗者,他一定会反抗到底。
我会说,其实现在很明显,这个德意志银行公开川普总统的税务记录就不是一个巧合的事情。因为我们知道王岐山他们拥有20%30%的德意志银行的股份,确切数目我们不清楚。我会觉得川普总统越来越留意到现在中共是一直破坏人们的自由,民主,我觉得他会慢慢发现,其实习近平就不是他的朋友,他是中国人,香港人,台湾人的敌人。
路德先生:关于德意志银行这个,您觉得是中共整体的行动呢,还是王岐山个人的行动。
郭文贵先生:我觉得班农先生,可能他不了解《参考消息》是什么概念。(问路德)你知道《参考消息》是什么报纸嘛。党内报纸,什么意义呢,它和人民日报有什么不同,你知道嘛。所以战友们,你们也可以看看,今天路德先生问的点非常重要。因为你不是体制内的,所以你不知道参考消息是什么概念,班农先生更加不知道了。参考消息就是华盛顿的政治报纸。
这是光明日报下的参考消息报,是邓小平时代说,我们要考到看到点真相,外国的信息,让县级以上领导看到外国发生什么,这是参考消息。这是毛泽东当年说,我要知道海外有什么事情,发展出来的。这是光明日报给党看的真实的日报,严格来讲是党内的每日周报的这么一个,每日报道的这么一个东西,它是让真看的。
所以这个背景说明了什么,你知道嘛,路德先生。它不是开玩笑的,这是一个党作出的决定来攻击川普总统。而且是完全是告诉党内两个信息,第一海航够意思吧,海航为啥买德意志你知道了嘛。告诉你们,海航给我们做大贡献了,王岐山,这是我们的哥们儿,这就和华为一样的。说给党内听,你看看海航,为啥给它那么多贷款,那么多支持,王岐山同志做的好啊,给洗白一下。
第二个,告诉你美国川普总统,我掌握你所有信息,这就叫情报战啊,这是很大的事儿啊。川普总统完全,我现在跟你保证,他绝对不知道这个背景,白宫也不知道这背景,他们不像你想象那样厉害。他老人家是第一把手,就是像中国在中南海的中办主任加上政法委书记身份出来的,他原来也不知道。这个事很大,很严肃,这是个国家决定,而且是早日准备好的,这暴露了共产党在西方渗透。它(CCP)所有的目的就是干掉美国,掌握了所有人的信息,这就叫BGY
路德先生:文贵先生,最近人民日报的强国论坛说要重启阶级斗争,并且还说,要实现完完全全地生产资料公有制,您觉得这个是不是要彻底回到文革,有没有可能。
郭文贵先生:他现在想搞的,实际上是在中国实施全部戒严。什么叫重回阶级斗争啊,什么叫生产资料全部要集中化呀,什么叫中国供应链,所有的供应,所有的生产,就是所有的生产系统全部要在中国制造,全部要被国家要被党控制。公有制不是私有制,那就是现在。实际上就是中国全部戒严了,一切国有化了,国家一切归这俩人管了。
这是灾难呀,这不是要回到文化大革命了,事实上全中国的戒严。现在包括香港,他现在要绑架14亿人民,再一次重演人类的悲剧,然后绑架了14亿人,挑战美国。这是他真正的目的。能不能发生,一定不会发生。会不会付出代价,一定会付出代价。多大的代价,中国人被愚民的水平远远超出你的想象,那死个1亿人2亿人跟玩儿似的,不是几千万的问题。
所以我认为这简直疯狂得不能再疯狂了,现在中国再往地狱里边狂奔,只是在我们爆料革命美国人在停止这场灾难的时候能救多少人,少死多少人而已,一定会发生,一定会成功,一定要付代价。
班农先生:所以我觉得,如果中共的领袖他们想实现这无产阶级的话,那他们要回答中国人,不是什么美国人,英国人那些人,他们要回答中国人的问题就是,究竟那些在曼哈顿中城,或者伦敦或者这些城市的那些房地产,他们究竟是怎么帮助这些中国人的。
因为中国这些领袖他们偷走了人民的金钱,然后他们洗黑钱,他们剥夺这些人民,他们拿去人民的金钱,然后买下这些房地产,变成了私人拥有的资产。那么王岐山这些领袖他们根本就不是相信无产阶级的,他们其实自己所做的就是拥有自己私人的财产。他们所以要回答,究竟他们为什么可以这样做,另一方面,他们又去称所谓的无产阶级呢。
郭文贵先生:我得补充一下,刚才班农先生讲的,真的是他作为一个外国人,天才。他们现在在做,说我自己的无产阶级,然后要准备所有生产链的时候,刚才他马上反应。刚才这就是中国一是戒严,啥叫文化大革命知道吗,文化大革命就是一个国家戒严。国家运动,以杀人为结束。它一定是这样子的吗,戒严是干嘛,就是限制你自由,抢夺你财产,随便可以强奸,都是合法的。因为一切都是国家战备状态,这是他们要玩的。
那么今天我要告诉你路德先生一个很大的,你关注的非常对,参考消息,现在要重新斗争。斗争是铁,斗争是钢,我们是无产阶级。我们要提供生产链,这闭关锁国了嘛。但是你要记住,它(CCP)在香港在干啥,它在香港在大肆的操纵金融股市,它在海外,盗国贼在大量的转移财富。
说明了什么,所有的罗马尼亚,南斯拉夫,利比亚,伊拉克,苏联,任何一个国家倒台前都是这个样子,它一定几个(症状)。就是精神分裂,它恐惧的结果就是非常无底线的压迫人民,杀害人民,无底线的抢夺人民的财富,包括希特勒,然后搅乱全世界,大头症,跟那个吸了毒一样,没有底线的。失去了控制,这是它灭亡的前期必然有的挣扎。
就像那鸡被砍头前,它会叫,会蹬腿,甚至会分泌出前列腺液出来。你找不到在哪,鸡有前列腺。这就是一个垂死挣扎的前兆。
路德先生:文贵先生,今天大陆是910号。910号是什么日子,是马云在阿里巴巴的最后一天。他去年910号说一年,一年后彻底离开阿里巴巴。你觉得,阿里巴巴以后会怎么走向,马云会怎么走向。
翻译班农先生:所以我要说的是,我觉得马云其实就是一个中共搬出来的一个幌子,就是放在外面好看的一个人物。他不是用完可以抛弃的那一种,就好像海航,它本来是一个很小的公司,然后一直发达了,变成了价值几兆的公司这样子。然后MilesVOA爆了之后,很多人都批评他,说他说谎散布谣言,最后大家都知道他说得是正确的。所以放弃了控告他什么的。
中国政府为什么可以存在,就是因为他们可以控制那些真相那些资料。但是你可以看到如果在美国,在英国,在加拿大还有这些城市,当一些中国人他们受到法制影响的时候,他们是很成功的。就是有法律去保护他们,他们可以很成功过,可以有很多的成就。例如就是说,中国国内的十几亿的人口,你以为他们是那么笨嘛,他们不知道可以允许你伤害他们这样子。
其实这个情况你可以看到,中国人跟西方现在越来越多的合作。他们去了解到中共的政府就好像一个吸血鬼,吸取人家的血,谋取人家的利益,然后人家越来越看到这一面。在香港这些年轻人,他们很勇敢去奋斗,他们是很勇敢的一帮人。他们没有受到很多西方的帮协助,但是他们宁死不屈,他们觉得为了自由可以去奋斗,可以这样做的。所以,这我觉得香港人很有勇气,这是创造历史的一个行为。
郭文贵先生:这我来简单的说一下,马云的这个事件。明天是最后一天了,今天是最后一天。我觉得马云的事情最重要的说明了什么事情呢,就是说中国人怎么认识,怎么了解中国的私营企业家和共产党的关系。我第一天爆料,之前我是接受了BBC的采访。我认为那个采访是在我的人生……等哪天我死了,上天的时候,人家会看我的BBC的采访,会了解我这个人。就那个时候是完全没有准备的,采访会问我什么问题,像今天直播前一句话都没有准备一样,是发自内心的。
就当时那里边一个最重要的问题,之前就问我,马云,许家印,肖建华,肖建华被抓了。肖建华呀,那时还没被抓呢,还有这些人呀,这些所有老板,几乎他问的这些人现在都进监狱了,现在都完蛋了。这当时我说了一个,中国没有官私勾搭,我说你这太看得起中国私营企业家了。
根本不存在这问题,中国只有一个流氓,就是妈咪,就是共产党。所有中国企业家就是里边的小姐,然后来抓了,来扫黄的还是共产党。这就是中国就是个大夜总会,今天你再看那个采访的时候,你就知道中国的社会的病态什么程度。
就马云绝对是个天才,你不得不佩服马云是个天才。而且我跟马云本人接触的时候,习啊王岐山他都见过,但是生活中他(习)没跟马云接触过。我是很清楚的,包括他很多朋友,很多关系,马云绝对是个天才。但是马云都看不清共产党的本质。今天是最后一天的时候,你觉得是不是个悲哀。
从马云事件你可以看到,中国企业家充满了幻想,充满了傲慢,贪婪到了无底线。最主要的问题,中国企业家是个人只要一有钱,就要把自己带上个帽子,叫儒商。啥叫儒商啊,儒是啥呀,是孔子。你能想想中国人装作有文化,装作有知识,装作有教养,而且马云满口仁义道德,什么我做生意根本不是为了钱呐,钱我根本不在乎啊,这些废话。
你看得出来,中国人从几十年改革开放,从卖祖宗,卖地,卖空气,卖生殖器,全卖完了。中国企业家对人类文明,对人类财富的认知,几乎还是零。生意就是生意,就是为了赚钱。赚钱当然就是好的,钱是好东西。你干嘛装的那么神,你装什么装呀。就像徐晓冬骂董卿,你装啥装呀,你把孩子生美国,你回家穿个儿童装,你让我们孩子当国旗手,你太王八蛋了吧。
所以马云时间给了我们最大的警示,中国不是老百姓认不清共产党,不是美国人认不清共产党,是全世界人都被共产党给蒙蔽了。这个超级骗子超出了你的想象,马云的悲哀是我们大家要反省的。而且马云的今天是必然要发生的,前有荣毅仁,中间有无数个企业家,什么慕迪生,什么周北方,国营的私营的都有,到马云,一个悲剧。
这也说明什么,西方,你看班农先生,他到今天他都认不清楚马云事件是啥。就这才能出现一个前赴后继的海航,HNA,陈峰,许家印还有王健林。你记得王健林吧,我说你别看他闹得慌,肯定会完蛋,完的比谁都惨。你再看看今天的百度李彦宏,你再看看腾讯的马化腾到了井冈山去,包括香港的一个个老板,搞赌场的人都去井冈山去,那叫拜啥,那不叫拜码头,那叫拜坟头。这是悲剧呀!马云,我告诉你个答案,会死无葬身之地。
他今天绝不相信这个事实,马云一定会被干掉。死在监狱里边,关在监狱里边,马云都该给共产党磕头了,这个坟头拜对了,那就是烧高香了。一定会被做掉,而且做掉的非常惨,而且他的家人会非常惨。
为什么你知道嘛,我了解马云。我了解马云就是当小姐呀,当小姐可以,你真的别跟谁都想结婚。说我跟你上床行,我不能谁都说爱。他说了太多,许了太多人了。我要跟你江志成结婚,相伴终生,我跟王岐山这人相伴终生,刘云山家人相伴终生,周永康家人相伴终生,孙立军相伴终生,孟建柱相伴终生,上海的韩正相伴终生,太多人许诺了,哪那么多人相伴终生。这些人统一都把你做掉。
所以中国人的欺骗,所谓假忠诚,假儒商,虚伪,自欺欺人,那种无知的傲慢。把空气,把老天爷视作不在,以为自己做的事没有人知道,这是中国所有企业家的悲剧,你看看王健林,你再看看许家印,你看看香港的富豪。我认为美国人的贪婪,很贪婪,但是你可以尊重他。中国人的贪婪,把狗屎还要做好包装盒子,这就叫共产主义残毒,太可怕了。
我再跟你爆个料,有一次王岐山在一个最喜欢的餐厅,叫东北大锅菜,在北京。当时陪他吃饭的是当时纪委的人,王岐山根本没想到,他是被纪委调查的对象,成天陪纪委吃饭。那个被抓的金道铭副书记,他(王岐山)请金道铭吃饭,他跟狗似的,提前到,安排每道菜,还准备了礼物,有他专用的房间,准备了一堆的礼物。
进屋以后,提前半小时到,先准备好,然后金道铭到了。金道铭到了以后,吃到中间的时候,金道铭说,哎,这个马云兔崽子如何如何,怎么你怎么看他呀,问王岐山。王岐山想了想,王岐山鬼子六,真的一点不假,王岐山说马云,说这小子活着大家都利用他发点财,挺好的。挺能折腾的,会讲英文嘛,是不是,到外边干点事儿,但这个人不能让他长了,他长了这小子就是反骨。这个人要不就把他做掉,要不就把他关到监狱去。
王岐山谈这话的时候是2009年,奥运会之后,已经到副总理了,2009年以后。2009年,2010年我记不清楚了。在这之前,我见的马云,马云在杭州搞了一个大的会所,旁边有多少房子,他就是王了,那就老大了那个场次,像总统一样,马云侃侃而谈,江怎么着,胡锦涛怎么着看,好像天下没有他不行似的。
这两个对比给了我什么概念,马云这家伙会很惨很惨的。因为他对共产党完全不认知,这是个很夸张的事情。共产党都已经给你定位了,要不把你关监狱去,要么把你干掉做掉,这位是王岐山当时是副总理。你说你马云还在那自我感觉良好呢,还在那块爱党爱国家呢,爱他的国呢,还在那还自我感觉膨胀的不行呢。结果怎么样,利用他膨胀,发了更多的财,让他死的更惨很难看。
这就是说中国共产党这几年在西方,在中国人内部渗透,这种中共产主义病毒真的太深了。深到了你自己没有感触,没有感觉,这就今天中国企业家。中国企业家只要还没被抓起来的,都在幻想着发大财。美国人华尔街人,如果说现在王岐山要跟他见面,他打10个电话,12个人去,而不是12个人拒绝,这就是现象。悲剧,钱,让共产党成了它真的能让一切都被它吞没的一个最重要的工具。
路德先生:刚刚,今天9号,美国证券和期货交易管理委员会通过了关于美国国内交易市场订单汇总审计系统的一个补充规定,这个规定说,新规定要求那些原先只需自我审计的公司,需按新规定向管理委员会提交完整的内部审计报告,以及每季度审计的进度报告。这个很明显,因为以前所有在美国上市的中概股的公司,他们都是只需自我内部审计就行了,所以造成大量的在美国的中概股实际上财务都是造假的,现在你觉得是不是对中国在美国上市的中概股的一种行动?
翻译班农先生:在这个事件里面中共一直以来他们都是没有透明度的,他们都是收取很多,他们一直很多时候都是很模糊,例如他们有防火墙去禁止人家收取一些资料,或者禁止一些信息自由去传输,为什么他们要这样做呢,因为他们知道如果他们把这些信息公开了,完全透明的话,其实这个政权就会倒塌的。所以他们就继续这样做,那他们可以随意拿取人家的钱等等。
这个证券交易委员会所做的事情其实不单单只是特朗普自己一个人的行为,而是他们有不同的议员一起推动的一个事件。比如卢比奥、舒默这些所有政客,他们一起站起来去做这个事情。就华为啊那么大的公司事件上,本来很多人不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但是就是Miles做了直播以后他们就了解到原来华为背后的运作是怎么样。
那些中共他们是偷取人民的金钱,他们就把那些金钱转移到外国,买一些房地产,他们买了这些房地产不是用赚来的钱去推动中国的经济,不是去建路啊、建桥啊、建坝啊这些,也不是用来给人家退休金,给人家更好的生活。他们所做的这些事情,当交易委员会一旦公布出来,他们有这个法案的时候,那些中共的假面具就会被暴露出来,那我要说的就是证券交易委员会他们其实就是法制他们是有影响力,他们可以让人们去警觉、去警醒,了解发生了什么事。然后大家就会意识到中共不是一个战略上的伙伴,而是一个独裁者,他们会剥夺人民的,然后人家慢慢就会留意到这些。然后我要强调证券交易委员会是一个法制,他们是禁止了华尔街不断给中共提供现金,提供资本让中共越变越大。
班农先生:所以就是说一个海航创办的,他就在南法那边被杀了。然后华为事件,第3个就是说那个国际刑警首领,他也被送进监狱,就这三个大的事件。
那所以就是说,你可以看到就我刚谈的就是海航那个主席陈锋,他那这一种这一类的公司,其实它是做了很多的交易,例如你可以看到,忠诚或者什么的,很多的地产的生意和这些大的交易,就跟他们就有关系,然后华为这个是怎么去拿到资金的呢?这些华尔街究竟是做了什么事情去支援这些公司?那么多的问题就显示了不是一个好的正向。
郭文贵先生:我要给大家说一下,发给你了。这个非常感谢刚刚木兰我们的战友发过来这个关于参考消息,她google了一下,刚才我说完以后,木兰我们的木兰传奇发过来参考消息,为中国大陆仅有的能够合法直接刊载外面的报纸,每日精选世界各地的最新消息,评论全方位、多视角报道国际国内新闻,为读者开启了世界窗口开阔了视野,在参考消息扩大发行的第2天,毛泽东同志在最高国务会议上。谈到关于扩大参考消息订阅范围的决定时说,要见世面嘛,要见风雨,不要坐在暧室里头,暧室里头长的东西是不牢固的,那就是共产党放屁吗?共产党说假话嘛,参考消息稿件翻译之外电外报,忠实于原文事实和风格,追求原汁原味地反映原作者看法立场,真正的体现其特殊的参考意义。如果说国内其他报刊主要是中国人看中国和中国人看世界,那么参考消息就是外国人看中国和外国人看世界。
路德先生:我想最后说一下,就是一年前,文贵先生就是说了,所有在美国上市的中概股,一定会被美国最后就法案的形式,最后被制裁,今天99号,这个法案,就是刚才我们说的出来了,再一次验证了文贵先生一年前说的,是不是?绝对的。
郭文贵先生:这个我跟班农先生我们的接触当中,因为我们文化和语言,我们这个基金,他是高胜出来的,我最起码和世界上十大基金的前7个都合作过,他们的所有的能可以当面说的话,是不可能在公开讲的,公开讲就死了,你知道吗?就被撵出去了,他有种圈里边的文化的,也有黑帮的那种感觉,你懂我的意思了吗?这些人所有跟我当面说的话,和大家所知道的不一样,你们拿钱给他勾兑,也不可能跟你说实话的。所以说当他需要你掏钱投资他的时候他跟你讲的都是实话。
他们最担心的事情就是共产党在华尔街、在美国,没有人去研究这700家公司背景的事,我是第1个说出来的,700家公司,我们班农先生说他完全没有概念,拿走你多少钱?1万个亿美元,我给班农先生说他拿走了1万多亿美元,不包含这些私募基金,公募基金,这些投资的1万多亿美元,就是那些退休基金。
班农先生:所以就是说其实我觉得中国人有一天会被解放、得到自由,这只是时间问题。我不觉得那些帮助中共的人员他们最后一定要负责,这是一个历史性的事件。人民会慢慢看到事实,虽然时间可能是长,但是最后中国人会得到解放。
郭文贵先生:这个班农先生他可能不太了解曹长青老师,我觉得路德先生我强烈建议你要把曹长青先生邀请来,跟班农先生、我,安排一下,一起做几个访问,曹长青老师非常重要,我叫曹长青老师来。
我再给你讲,刚才没讲完的。这个华尔街,就刚才你说这个脱钩,包括上市公司被惩罚,包括98家公司,不是这今天证明,他不是预测,不可能预测。这是我和美国N个人,这些人很多过去是恨班农恨的要死的人,跟他们沟通,很多人现在是爱他,真的是爱他。
我说你们在恨班农的时候你要清楚,你为什么恨他,他就是唯一站出来说皇帝没穿衣服那个人。很痛苦,因为你被打脸了,但是对你来讲那是好事。因为终归揭出这个皇帝没有穿衣服,这是班农先生他做的最重要的贡献在美国。
我做了什么,我把知道共产党的情报和他的内部时时刻刻的情报,包括解放军要进香港,要戒严,包括他会穿警服,穿香港的警服到香港去,包括绑架人回去,我们有最重要的情报。我们把我们的情报转变成班农先生的美国语言,传达给西方世界。
一个偷盗者,一个被偷者,这两个之间做出的反应,没有任何可讲的。那就是今天会发生的事儿,他一定会停止你。不可能美国华尔街竟然被几个像高盛这样的公司,这些所有这几个大佬给控制着,不允许检查和让中国共产党送来的公司去监控他,这不简直是疯狂的吗,这是必须要发生的,我们不是预测,这是根据准确的情报,然后给美国和西方提供了真相。
路德先生:这又一年,咱们所有的战友关于中概股,中共控制的上市公司在美国的,文贵先生一年前说的,现在又成为事实。咱们完全可以验证的是不是,这是百分之百,只有这全世界就文贵先生一年前说过。又成为事实了,99号。
翻译班农先生:我们现在看到的情况就是华尔街他们去偷取人民的财富,财富不是从那些有钱人手中去偷取,而是他们去偷取那些工人阶级的人士退休金。你可以看到那些警察啊,那些紧急救护员,那些老师,他们这些工作阶层的那些人的退休金的财富就是被华尔街那些人偷走了,这个情况很严重。
就你可以看到华尔街他们应该是运作的时候是应该根据规例啊,民主啊这些规则的,但是他们就去帮助中共去做,但是我觉得证券交易委员会他们所做的就是一个好事。
我觉得这个议题应该在2020年总统大选中很多人就会讨论到这个议题。还有就是香港的事情,香港就好像一个战场,香港好像一个基地,但是其实在全球范围上都是有讨论到这个事情,就是已经接触到世界每一个国家,而不是单单集中在香港。
郭文贵先生:你知道头两天我跟班农先生在图桑,在车上,还有他的弟弟、家人在一起,我说班农先生我认识你这么长时间,我和你在一起最不开心一天你知道是哪一天吗?
我们那天在车上,我问班农先生,我说班农先生你知道我跟你弟弟说,我说我对你有非常不高兴的一天,最不高兴的一天,从认识你到今天,他说唉什么情况,他弟弟也说什么情况,他弟弟特别可爱。
后来我说,就是在64号,我在华盛顿我请了很多人,我就不说了,18个人,一万八千美元的食品,一万多美元的酒,花了三万多美元,但是那天让我最不开心的,64号。
当我开始说,我说我敲敲杯子,我说我要先说几句吧,是吧,我说的通吧,我把酒店的一个大房间给包了,我跟班农先生说,我说班农先生你在这儿,这么多美国朋友都在这儿,这么多牛人在这儿,还有我们的最有影响力的华人所谓的民主民运份子,今天是最后一次纪念六四,明年的六四就是我们的新中国的国家新的国家纪念日,我说不会再让共产党再有一次所谓他的国庆日了,十月一没有了,六四就是我们的建国日。班农先生看着我,那个表情,还有这些美国朋友,还有咱们民运的这些哥们儿们,都是好人,完全没有感觉。
我就感觉到他们觉得我是个傻X,神经病。太离谱了,我心里真的特别难受。
这一屋子所有人,最最让我感动的人就在这(拍班农先生肩膀),这是唯一一个人。他最让我感动的一次是,他疯狂的要见我,文贵文贵文贵,十九大我研究了。他是看了整个报告的,他说这是习和王,共产党对整个美国、世界的开战,包括中国人,这是他说的!这是他让我最感动的一天,我说这个朋友我得好好交,绝对了解共产党。
但是六四那天让我伤心啊,你知道等他们吃完饭都走了,我回去几乎一夜没睡觉。我站在那看着白宫,抽了3根雪茄,都把我给抽懵了。我就觉得,真的是我很神经病吗?他们什么都没有说,但我看所有人的眼里,都觉得我是傻叉。但是我告诉你,现在班农先生和我们,为什么他越来越相信共产党会被干掉呢?而且他在全力以赴,我可以说他每天干的事情100%都是反共。然后班农先生现在跟我说的最多的是,take down the CCPtake down the CCPtake down the CCPdestroy CCPdestroy CPPkill CCPkill CCP,这是他越来越多说的。
路德先生一定要相信,我们一点都不渺小,我们也一点都不重要。为什么这么说呢?我们一点都不重要,意思是我们不是这些的创造者。共产党这个流氓的疯狂和找死,不是我们能做出来的,咱们不重要,是它自己作出来的。但我们一点都不渺小是什么意思呢?我们是那个告诉世界真相的人,会加速它的灭亡,会减少很多损失,这是我们能做的。我们一点都不重要。
所以说路德先生,什么时候都不要觉得我们很重要,但也不要觉得我们不重要,在这个事实上,我们很关键。所以,每一分钟我都在告诉我自己,做我们自己,做我们自己真正想要的事情,而不要在乎任何给予我们的。
那天我跟Sara联系,我们跟班农先生在一起。我们Sara真的是,我还没来得急说,Sara真是太可爱了,太棒了。我很少见到一个中国女性像她一样,真心的是有信仰的。她真的是有信仰,她讲了很多观点。在车上的时候,班农先生说,你未来要不要做总统?我说你太小看我了,做总统,你这是太小看我了。我们如果要在乎这东西的话,我们就不在这里了,我们什么都拥有了。你觉得世界上还有比我们过得再好的日子吗?没有了。我觉得世界上最糟糕的事情就是去当那个总统去,和当什么领导去,太神经病了。还有那个什么诺贝尔奖。我可以做十个诺贝尔奖搁在这,你有什么用啊,太low了。
但我们有一样很重要take down the CCP我们要帮助穷人帮助平民。我们来自草根我们拥有了一切我们不再有什么想要的了。但是我们真的要全力以赴的,就像我们所有的战友,一个个战友,你看我们的细思小哥,你看我们的大卫小哥,你看我们的卡丽熙,你看我们的丹荷老师,你看我们美东的庄烈红先生,Sara战友之声我们所有的,我们的啸天、我们的文字辈的妹妹们,N个人,不惜一切代价,付出生命、自由,危机多大的利益诱惑都没有放弃。
路德先生:我想跟我们所有的观众说,一年前文贵说的,现在美国又开始行动了。所以很多人说,路德的节目都神,其实一点儿都不神,我就是相信文贵先生所说的,所以就神了。现在又一个事情验证了100%99号,中国概念股马上就会被消失。
郭文贵先生:我们在一年前就跟很多证监会的人来往,班农先生安排了很多人。证监会里边有一个华人,他跟我谈了两次,第二次,我说完了以后,他在那块儿自己,像我们那小姑娘一样,特别棒一个中国女孩儿,很单纯,当时管这个。我第一次说完,她问我,真的吗,真的吗?我第二次说她听着记着,然后就哭了就。我说你为什么要哭呀?她说我太傻了,我服务于美利坚,我没有做好我的工作,太多人因为我的无知损失了金钱。她绝对有这种责任感。
她(指翻译妹妹)在这里翻译,她是个香港姑娘,她觉得我在帮香港人,她才有这个勇气。我说你要记着你在为香港人工作,你不要想着你在为我工作。你是个很棒的女孩儿。在这种翻译压力很大的。面对着班农,面对着我。
这个女孩儿(指证监会的)我对她说,我说你一定要工作,你要相信你能帮到穷人,你能帮助好人,你能创造正义!哇,她说,有一天我会跟你击掌说,我们做到了。这就是他们现在做的。为什么我们只告诉她真相,我告诉她,我们是中国人,不要反中国人,要反CCP。我改变了班农。Anti CCPdon’t anti-Chinese
我们怎样能赢,只有一件事叫我们赢,就是真相。Win by truth!
我要告诉战友,班农先生你们真不知道他付出了多少。我们要非常感谢他,非常感谢他。
班农先生:我非常热爱中国人民。
郭文贵先生:我今天看见你家人的时候我讲的话你没有注意路德先生,我有很多CCP高官的朋友都是为人父母的,他们有儿子女儿,我看着他们的孩子从34岁长大,现在已经20多岁了,可是他们的爸爸妈妈被抓了,王岐山抓了他们的父母。有些孩子从欧洲美国回国,很年轻的头发都白了。
我今天告诉你女儿,很多当时我认知,当官我朋友的孩子爸爸妈妈被抓了,所有这孩子头发都是白的。有一个我朋友是南京的,他爸爸是书记被抓了。这孩子原来娇生惯养,孩子今年25岁,头两天发了个照片给我,叔叔你还认识我吗?我傻眼了,这男孩子整个头发全是白的。我说你怎么头发都白了,这孩子被抓了一个月。
两边打,中间隔个玻璃。你看打你爸爸,你说呀,承认,我就不打你了。当着他爸爸面打他,你看我打你儿子,只要你承认了我就不打你儿子。就这样,这就是CCP
我跟路德说,整个中国是个大监狱。所有的人都在监狱里。所以我每天都祈祷,Bless America go to Stronger, go to Safer. 祝愿美国越来越强大。这个国家必须在世界上,如果让CCP拥有了更大的权力,我们都会毁灭。
路德先生:两个小时四十八分了。
郭文贵先生:哦天啊,我觉得刚刚开始。
班农先生Great Job
路德先生我们今天非常感激感激Steven 班农先生。还有感激文贵先生非常荣幸。感谢翻译妹妹。
郭文贵先生:我们为大家祈福
谢谢,再见!

回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