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月7日郭先生直播,关注香港被抓被杀的年轻人

0
135
戰友之聲聽寫組
中不中,尊敬的戰友們好,現在是97號文貴在這裡向大家直播,尊敬的戰友們,大家好,不知道聲音怎麼樣不知道聲音怎麼樣?視頻效果怎麼樣?昨天晚上睡的時候大概是凌晨5點,本來是要睡的時間長一點,結果是又被叫醒,叫醒以後,很多好消息都這個過來,當然很高興。但是昨天和前天和文貴一起都過了很多特別日子的香港的朋友們,文貴在這裡對你們表示感謝。
昨天和前天在香港來了一些朋友和文貴見了面,說實在話,這兩天有點水火交融的感覺。什麼叫水火交融?又興奮又感到痛苦?這個興奮的事情能感覺到共產黨就快嗝屁了,完蛋了。那種興奮感,以及共產黨在走向墳墓的那種感覺,我們看到了他們即將完蛋的感覺,他們肯定自己不這麼認為,肯定自己不這麼認為。
那麼另外一方面看到我們香港這個整個香港大街上抗議運動越來越積極,越來越團結,越來越引起世界上的關注。還有一個那就是大家看到了香港出現了很多個無名屍體,失蹤的人、被打傷的人,還有被關押回來以後,全身都是骨頭打折,胳膊打斷,而這個有的人身上縫的像麻袋一樣都是傷口。那麼其中有一個香港朋友來告訴我說,他可以確切地說,抓回大陸的絕對不止2000人,大陸失蹤的被關押的人,那是肯定是很大的數字,但他確切的說他不知道具體數字,因為他是政府的官員,他已經離開政府了,被政府給炒魷魚了,因為他上街。但是他可以確切地說,被遣返回大陸的人絕對不止2000人。
 
遣返回大陸的人,只要家裡面是官員,政府的官員的,很多都是被喝茶,甚至被開除,甚至被停掉工資,甚至資產被查封。而且他認識的一些大陸的來到香港支援抗議運動的人,沒有因為這個被嚇倒,而且他告訴我特別讓我感到不可思議的事情。他說事實上在香港的大街上抗議運動當中,很多人是來自大陸,而且很多主意也是大陸出的,而且有很多大陸的人出資走到前線,冒著生命危險。而且他們說他們真正的感受到大陸一旦有一天開始革命的時候,大陸人的智慧和勇敢,只在香港人之上,不在香港人之下,這是讓文貴很震撼的這個消息。
其中他談到了來自湖北的,在香港一直以來,有幾個人在支持香港的運動,出了很多好主意,幫了很多人,拿了很多錢,聯絡了很多物資,最早的進入香港的幾批頭盔全是這些人整進來的。而且就是這些人在大陸的親朋好友,包括在黨內的關係,黨政軍的關係,他們掌握了大陸往香港去的一些情況和派往到香港一些情況,包括瞭解大陸的一些作案手法、作案手法、犯罪手段。就是他們最早是跟咱爆料革命呼應最多最多的人,就是來自大陸這些咱們的戰友們。而且所有他知道的來自大陸的,挺港爆料的人,都是咱們的爆料戰友。堅定不移。這讓我感到既興奮感到又擔心。
另外一個他肯定地告訴我說,香港大街上被擰脖子死被打死的人絕對不是8個、10個、20個,一定遠遠超過這個數字。因為絕大多數人是來自大陸的,被打死的大陸人那就是沒有人管,甚至大陸人在被遣返回去的時候,被抓捕的時候,打死你是完全是格殺勿論的。最港人對大陸人是兩個標準,兩個標準。而且他們非常清楚,香港大街上的所謂的警察,香港警察執法人員很大一部分都不是香港的,這一點大香港全都知道,這是為什麼在3號在立法會上,所有的議員都提出質疑,所謂的你的所謂的什麼速龍組 ,為什麼沒警察編號?到底是不是香港人?現在這個問題是香港最關注的問題之一。
很多香港的同胞非常感謝咱們爆料革命,及早的像香港提出了並提出了警告,說這些人是來自大陸的,穿著香港警察的、大陸警察和大陸解放軍。而且81號,咱們最早提出解放軍要對香港戒嚴,對他幫助特別大,為什麼?他們後來發現很多臥底的人都已經策劃好了。在731號,有些人策劃就是要燒大樓,燒移民局大樓,然後往這個香港的所謂林鄭月娥行政官府扔汽油彈,甚至炸毀某些大橋,都是他們策劃好的,而且真有人上當。後來一系列的信息,和大陸來的戰友的支持和咱們爆料提前的報告消息,以及他們在各海關發現大量的解放軍和大陸警察用各種形式混入到香港。所以他們避免了一場災難。
而且他們告訴我說,在香港發生了很多事情是媒體沒有報出來的。在香港他說每次的抗議運動當中太多無名英雄了,他一再的跟我說,郭先生你們沒有看到的,在這裡看不到的是在香港現場的一些無名英雄。比如說他說在各個隧道最關鍵的時候,是有一些就是私家車輛停在了隧道里,停在了某些關鍵的路上,一些大巴車、一些貨車,大大的延緩了警察進入到抗議的關鍵地方對他們進行鎮壓。特別有一些水泡車出現以後,還有一些這個運輸警察的,也就假解放軍的,假警察那些解放軍車受到了交通的阻礙,現在幾乎成了,這是唯一一條能延緩減少假警察、解放軍對抗議人士傷害的最佳辦法。
另外一個,他們感受到了大陸的同胞們可真是讓我非常非常非常興奮的事情。非常興奮的事情就是大陸的同胞這麼深入地參與了香港的這次的抗議運動,他們失望、傷心的事情是台灣,說台灣是說得多做得少,原來跟他們有聯絡的台灣人,最後一分鐘全都鳥無音信,答應的支持都沒有了。反而他們覺得大陸的同胞不惜一切代價,不顧一切風險,勇敢地智慧地進入,而且他們對大陸同胞更加感覺到真是親如一家人,共同的敵人就是共產黨。
但是血腥的事實讓文貴的心情也是非常之沈重。昨天下午我們的莊烈宏先生和路德先生來到我的辦公室,他倆沒有發現我的心情非常沈重,完全沒有任何心思聽他倆說話。昨天下午還沒事呢,昨天下午跟他倆抽雪茄抽一下午,抽完以後晚上兩個嘴角全都冒了泡,我的醫生跟我打電話又急了,說你這樣弄下去沒法當你的醫生,抽雪茄抽成這樣。我回來還沒事,我是5點鐘睡的7點鐘起來的時候兩個嘴角全都起泡了,昨天我跟香港的朋友視頻的時候還沒事呢,現在嘴全冒泡了,醫生告訴我抽雪茄是最大的忌諱,這雪茄看來真得戒了,我現在除了飯不用戒,現在看來啥都得戒了,搞革命不容易啊真不容易。
昨天我跟莊烈宏和路德先生從辦公室離開的時候已經是8點多鐘了,我下午一直在等待著香港最新進展的消息,我一直在告訴莊烈宏和路德先生昨天香港機場是最關鍵的!大家沒有注意到好像沒有發生什麼大事,大家看待香港的事是兩個標準只要解放軍公開戒嚴,只要沒發生像天安門的坦克碾壓事件就不算大事。大家已經習慣用這兩個標準來衡量香港事件,這既是悲哀也是無奈。美國人歐洲人都這麼看,都等待著這兩個結果,正式宣佈戒嚴,和像天安門事件一樣的流血血流成河,這才叫大事。我絕對不是這麼認為的。
昨天發動的去機場的這件事情意義重大,因為北京和香港政府下令,絕對不允許在香港出現超過100個人的聚會和抗議,香港機場絕對是香港政府和共產黨的命門。抓住他的那個「春蛋」他們就完蛋了,他們恐懼這個。但是香港的朋友說了一定會去,機場的人一定會超過上萬人,甚至幾萬人。香港人太偉大了。無論他們用什麼樣的手段相威脅,停止地鐵交通,以及在頭一天晚上抓捕了那麼多人,上了前所未有的警車的數量,解放軍戒嚴部隊也顧不得了,穿著型號不對完全是驢唇不對馬嘴的衣服,帶著帶有大陸各種標誌的警棍、槍支,甚至是供給。有的車牌剛摘下去還沒有安裝好,有些大陸車輛的號牌甚至不是噴塗的而是用膠粘上去的,。而且大家在新界等地方都拍到瞭解放軍換穿香港警察服裝的視頻。就是王岐山、韓正下令絕不允許香港機場再出現大規模的人群。
大家知道,在前天我跟大家說過香港的期貨指數交易市場出現了人為的宕機,這是耍流氓這是犯罪這是金融核戰爭。我所面對的歐洲人和美國人沒有一個人相信共產黨敢控制後台數據控制電腦,沒人相信,甚至他們認為這絕不可能,因為那就是戰爭,那就是金融核戰,還不是火戰了。但是在隨後的二十幾個小時就發生了共產黨就乾這樣的事。
幾天前我和班農先生在圖桑爆料了共產黨劍指台灣要一箭雙雕的戰略之後,軍工股大漲,隨後我向大家一再爆料北大方正科技以及共產黨所有的金融軟件和平台全部跟真正的市場交易沒什麼關係,都是受政治和軍事、情報、電腦技術的操控,想讓它漲就漲完全就是政治指數,在香港也是如此。
我在華盛頓見了很多很多人,他們認為這是不可思議的,在隨後了24小時我證明瞭給他們看。香港的期貨指數在那一天交易單數才18000單,一單25萬港幣,18000單你們信嗎?共產黨自己說在期貨指數市場等待交易的或進入的資金量是幾千億美元,最起碼官方承認進入資金量是600億美元,大家去算算這個數是什麼概念?
那一天如果他不去操控電腦的話,期貨指數一定會下跌1000點甚至是2000點左右,香港政府在法律上允許所能使用的資金也就是儲備金,跟美元掛鈎的錢1100億全部打光一分都沒剩,就是他耍流氓他在政府里還有1500億元美元所謂政府的金融儲備金,嚴格來講這在法律上是不能使用,即使是他用了他也活不了,但是他宕機了。宕機以後共產黨的大員李小加在昨天,李小加是香港證監所的核心人物,香港有兩個特首一個是林鄭月娥一個就是李小加,千萬記住香港就是這兩個人,林鄭月娥和李小加,不是什麼駐港澳辦,什麼王慶明啊什麼的根本輪不著他,他只能跟那些他服侍的女人舔舔腳去,他不是什麼玩意兒,只是傳達傳達,李曉佳是金融操作的核心人物,盜國賊的核心代表。
李小加說了,由於當時軟件出現了故障,場內已經不能正常交易,在市場無序的情況下我們不得不採取這種辦法,在經過梳理和調查以後查明此事件不是被黑客也不是人為的,目前他們已經恢復了電腦的運作,但是!但是啊!但是啊!(重要的事情說三遍)但是他們恢復使用了過去的老軟件。你叫他們公佈這是什麼這啊那的都是國際上的軟件公司,但是你去問李小加,在期貨指數的真正的軟件平台是不是方正科技的?他敢不敢回答你這問題。
今天,就是此時此刻,在美國的達拉斯有100多個牛人相聚,正在開著最最緊急的,對共的金融會議,全是金融大佬。今天晚上5點鐘他們有一個晚會,本來我也去的。由於要和香港朋友見面,我趕快趕回來了,本來今天我應該在達拉斯。這些朋友在今天還有昨天,都對香港的期貨指數市場宕機事件,感到震驚!西方現在不敢最後的來證實這是人為的宕機,一旦證實,這是一場經濟戰爭。
另外一個,這兩三天,美國的國會,歐洲的議會,以及歐洲的多個領導人,還有美國的各部門和我聯繫,最關注的事情就是:香港到底死了多少人?到底是怎麼死的?丟失了多少人?一個香港被陷害、被殺害的港民,和大陸的人,這些證據一旦確鑿;加上香港恆生期貨指數人為宕機,和現在已經在香港十幾萬的解放軍穿著香港的警服,在所謂的執法。大家想想,這幾個事放在一起是什麼概念。
昨天為什麼說香港機場重要,昨天如果香港機場一個人都沒有,香港的抗議運動將是一個巨大的轉折點。如果昨天像已經發生的一樣,沒有因為他們的恐嚇、壓迫、不對稱的武力,達到了繼續佔領香港機場,引起世界關注。讓它每天損失60億港幣的目標,更加堅定的香港人民上街的信心,這是革命性事件。因為香港最關鍵的就是,在下周開始的美國國會、議會的99號開會。在國會,現在有3個法,已經列到最前面。據我所知,美國民主共和兩黨,全面的進行合作,以最快的速度達成共識,通過停止《香港自貿區協議》,終止《美港關係法》,通過《香港人權法案》,並對林鄭月娥、李家超、盧偉聰、鄭諾驊等人,進行全面的個人制裁,以及海外資產查封。最近,美國的很多議員已經是要求把共產黨的這些常委高層全給加進去,把他們的家人全給加進去。
但是讓人確實感到難受的事情是,很少人在關心香港多少孩子丟失了,還有上1000名的被關押的孩子們,還有那些僅僅一天內自殺死亡的這些人。這些人命,我真上火,人命啊,每一個人都是一個事件!在共產黨面前,這人命是如此的不堪,如此的不值錢。
所以說戰友們,真是在水火交融之中。興奮著,痛苦著,希望著,努力著……非常疲勞,非常勞累,又非常無奈,又充滿著希望。這一分鐘是天大的好消息,那一分鐘就說有多少人死了,多少人被掐斷脖子了。這個感覺,我相信很多戰友都是一樣的。
很多戰友給我發的信息,最近是睡不著覺。很多老人看著香港人上街的視頻,一天一天的在焦慮之中。真的是多少香港同胞,感動了全世界的人們,人類的歷史上從來沒有像今天一樣,被一個700萬人(的香港),牽動了全世界的命運。中國人從來沒有像今天一樣真正團結過,自信過。大家一定要相信,要記住,在大陸的同胞被洗腦、被愚民的嚴重程度,遠遠超過我們人的想象。共產黨的殘毒和病毒,遠遠超乎我們腦子的想象空間,所以不要埋怨大陸人,不要埋怨大陸的同胞。應該像香港的幾位朋友一樣,對大陸同胞非常之感激,看到了香港和台灣、大陸同胞,我們共同的基因,和文化的共同點。他們感動,他們感激。而且,他們在這個運動中,很多信息是來自大陸的。14億人,還有很多人是沒有被愚民的,我們不能一竿子插到底。這些人被愚民了這麼多年,1949年到2019年是人類的災難啊。不要去怪罪他們,不要去抱怨,我們真的要感謝香港同胞,他們太包容了。這是讓人很心痛的事情,很多人沒看到這個角度。
所以說,親愛的戰友們,你們一定要想到,共產黨腚底下綁架著14億人民。在它屁股底下,14億人民坐了70年了。這個70年被人家屁股坐著,綁架著,讓你吃啥你吃啥,讓你說啥你說啥,這樣的14億人民是多麼的可悲和可憐。你想讓他們一夜醒來,怎麼可能呢?但是,不是14億人民都被愚民徹底了。在香港大街小巷,有無數個感動世人的故事是來自大陸同胞,也給香港同胞的抗議運動帶來了巨大的勇氣和信心。所以,我們千萬不能上共產黨的當,跟著他們說中國大陸人傻叉、愚蠢、抱怨,一棍子打到底,絕不可以。
所以說,親愛的戰友們,這場滅共運動,沒那麼容易,哪能說一說就了結了,共產黨就沒了。
你看看美國,可以這麼說,美國完全有能力,絕對有N個方面的權力和能力,真的能讓共產黨一夜滅亡,這是絕對的。就這他還不敢使,他還要準備10年、20年的戰鬥呢。我們爆料革命,一沒槍,二沒那麼大的錢,我們就說把人家共產黨幾分鐘就給滅了,可能嗎?那不叫共產黨。在那種情況下,可能出現的結局,比我們想象的結局要壞得多。
香港同胞到這來,他們最關心的問題,他說郭先生真要是共產黨沒了,大陸會怎麼樣?因為大陸亂了,香港什麼都會失去。那甭說是1億人口到香港來,1000萬難民湧到香港,香港還有嗎?所以我告訴這位朋友,你們關心的是對的。如果是大陸大亂的話,你香港抗議運動,那不是失敗,那是大敗。絕不能讓大陸幾百萬、上千萬人湧進香港,那是災難了,那是香港的大災難。
所以我告訴這位朋友:你們關心的是對的,如果是大陸大亂的話,你香港的抗議運動那不是失敗,是大敗。絕不能讓大陸百萬上千萬人湧進香港,那是災難了,那是香港的大災難了。
但是這位朋友,這幾位朋友都看到了大陸共產黨的兇殘,什麼招都敢用,什麼方都敢用。對大陸的金融,對大陸的這種宣傳,對大陸的資源,甚至大陸把14億人當成他們的綁架的綁票的武器,什麼都敢用,到最後一分鐘共產黨沒有他不敢用的招。所以共產黨中南坑裡面才所謂信心滿滿,敢挑戰美國。因為他綁架了14億人民,千萬別忘了他屁股底下坐了14億人民。
為什麼能說出來小池塘和大海這樣無知的故事?因為你做在中南坑裡面的時候,它裡面叫做中南海。因為北京當時常務副市長張百發先生,還有當年北京市長陳希同,陳希同挑戰江澤民的時候說過:”你那叫中南海嗎?你不就是一個坑嗎?叫中南坑嗎。按照現在說小池塘与大海的關係,他那叫大海,他認為他那叫大海,他就是小池塘,小池塘很容易被改變。大海不會被改變,大海壓根就不在,你叫中南海你是假的,對吧,但是我們要想到就這中南坑假的中南海,你別看他這個小池塘,把它改變以後,你得想到後果,你要想到後果。
所以香港這些朋友還是非常有智慧的,非常有智慧。接下來他們非常同意,跟共產黨的戰鬥從貿易戰,科技戰,還沒有全面開始,沒有全面到最激烈的時候,到最激烈的時候就是金融戰,金融戰打到一定的時候才真正的到了大家叫做貨幣戰,从貨幣戰打到一定的時候,這時候大家才能看到就是熱戰了,就開始要整個金融市場秩序大亂的時候他們的什麼招都用了,這才是真正開始的時候,現在還早著呢,真的早著呢。
香港對我們太關鍵了,上天給我們最大的機會,最大的禮物。香港所有的精英都懂,香港老百姓這回輸了,香港將徹底完蛋,徹底完蛋。這是為什麼香港人民已完全形成了統一的共識,此戰必贏,不贏就輸,徹底輸。所以他們就說了我們要不幹到底就得死,我們不能死亡。
所以說戰友們整个香港現在牽動了世界的命運,也牽動了14億人民和命運,沒有比這個事再重要的了。但是整個在香港現場流血,面對風險的人還太少人關注了,太少人關注了。這些丟失的,被打死的,被打慘的,這些人太可憐了,所以這讓人壓力很大,有些視頻都不敢看,有些照片不敢看,因為他們要求我不能隨便放上去,我這裡有很多視頻,就在這有很多視頻,有很多照片。大家看了以後,你們真的會受不了。
但是戰友們,我們今天面對的這種窮兇極惡,人類上前所未有的這個共產黨的流氓集團,犯罪集團,我們必須有各種心理準備,在這場革命當中,還是那句話,你不做到無我,不被任何目標和利益所綁架,你不是純粹的只追求滅共,那你將會很慘,無論從身從心都會很慘。但是真是上天,上天在掌握著一切。我聽香港的這些朋友講到在香港發生的種種事件,很多傳奇,很多不可解釋。
今天紐約又是一個遊行日,整個紐約特別熱鬧,陽光明媚,中央公園,今天整個第五大道又封了,又有很多人。
所以說戰友們通過過去各種事件我們觀察,我們得到了,我們總結出來:共產黨現在是奄奄一息,垂死掙扎,極為危險。共產黨是沒有任何法律和道德底線的。香港的戰友和同胞們務必要小心。香港警察現在已經不是香港警察了,是香港黑社會,香港隨時進入到正式的戒嚴狀態。香港從81號到現在,事實上已經是在戒嚴狀態了,這點絕對毋庸置疑,絕對毋庸置疑。香港的金融市場它已經進入到戒嚴狀態,已完全被操控狀態。所以投機的人務必要小心。同時香港隨時會被變成刀槍劍戟的火海,大家務必做好最壞的準備。
隨著美國國會山的開會,一系列的懲罰政策的出臺,共產黨將更加的瘋狂,如果人既希望于所謂中美之間達成貿易協議,香港事能了结,那你就太天真了,絕不可能,沒有一個人能做到,上帝也做不到。大家一定要不能犯了這種天真的毛病。像當年八九六四一樣會讓自己很慘。
另外戰友們千萬記住每時每刻每秒我們都要傳播香港的真相,香港的朋友一再説爆料革命的戰友幫了香港大忙,除了在戰場的幫忙和一些無名的英雄,我們的傳播真相,傳播的這些在各種社交媒體的信息他們都能看得到,非常之感激,我們要繼續傳播。
文貴還要全力以赴遊說美國,歐洲,給予香港絕對的支持,通過立法,通過行政和行政決定,司法方面給予他們最大的幫助,这就是文貴現在要做的事情。
爆料革命現在到了最實在,最實際,最關鍵,最危險,最需要堅持,最需要堅定的關鍵時刻,這個時候要冷靜,每句話,每個行動都要深思熟慮。
香港警察最怕的是我們斷路這種戰朮,最怕的是我們和香港人同胞們聯合成國際上的統一戰線,最怕的是我們出冷奇冷招,最怕的是我們傳播真相。这点大家都感受到了。我們的每一個戰略和戰術的推動,都極大的影响着香港的一切。
我現在還不能說,接下來我會在美國,華盛頓,達拉斯,洛杉磯,舊金山,紐約,將和西方世界有一系列的行動。到時候戰友們看著吧,像在白宮我們聯名簽署10萬的事情,現在美國政府很多人都在調查瞭解,為什麼後臺數據和前臺差距那麼大?看到香港發動一個幾小時就达到8萬多了。那個絕對是幾小時就超過10萬了,但是就是给你宕机,就是给你操做。
前天在華盛頓一位朋友告訴我說,白宮的調查還有網絡的分包商,管理分包商的數據調查,很多數據也把他們給嚇住了,為什麼?他們害怕,爆料革命和爆料戰友成了香港警察和共產黨懸在他頭上的一個劍,不可琢磨又不想在乎,想辦法從戰略上藐視爆料革命,甚至不願提起,但是他又不得不從戰術上重視。所以我們戰友們說話務必小心,他們很後悔在白宮的簽名網站上黑我們、阻止我們,這不又留下了證據嘛!
接下來大家會看到在亞洲的軍事行動,在台灣海峽的軍事行動,南海的軍事行動,大家你們看到了嗎?美國的幾個大的媒體以及過去甚至是親共的媒體,最近調子全轉了。
最近在美國最流行的三本書大家要看一看,比爾格茨《燈塔》出的關於中共的一本書,還有Spalding 將軍出的關於中共的一本書,現在還沒有中文版,很快會有中文版的。第三本書叫馬蒂斯前國防部長出了一本書,馬蒂斯整個書當中輕描淡寫只有兩句話關於中國,很多人不解什麼原因?我以後咱們再講。
Spalding 將軍和比爾格茨的書現在成了美國最火的書,馬上班農先生還有拍了中共華為的電影也要出來。據我所知,最起碼接下來有多個電視劇,多個重量級人物出書,相繼在九月份十月份十一月份。在歐洲很多過去親共的人物,正以親身的經歷在寫他與中共領導人和中共打交道的這個過程,世界上正在以最快的速度形成對中共的認識。
中共是全世界人民的威脅,香港是世界戰勝中共的關鍵戰場,絕不可錯過這個機會。全世界應跟香港人站在一起保護香港。隨著下周開始的美國立法一系列的決定香港之戰將進入決戰的關鍵時刻。親愛的戰友們我們處在一個偉大的歷史的關鍵時代,我們每個人的言行和行動都可能拯救很多人,改變很多人的命運,當然也改變自己的命運。
我們現在就是要行動,就是要行動,現在過去的很多欺民賊,所謂的民運在華盛頓,你見還有人搭理他們嗎?有人理他們嗎?在華盛頓在歐洲他們要見的、他們要談的就是我們爆料革命,就是文貴。還有人相信所謂的民運人士欺民賊嗎?絕對沒有。
所以說親愛的戰友們,所以說親愛的戰友們,我今天這個直播大家應該一定要感受到現在······跟香港的朋友開過會以後,在水火交融之中的感受,希望所有的戰友們能深刻地感受到,站在香港人同胞的角度上去想。
昨天我和路德先生、莊烈宏先生一下午,他倆沒有提及到一句香港大街上的傷害、流血、死亡和丟失,他們關注的是香港運動的結果,這是不對的。我們要時時刻刻的要想到香港同胞的流血、骨裂、丟失這是很關鍵的,很關鍵的。而且我們現在要行動,我們要讓全世界人民看到香港所有的真相。
咱們現在郭媒體,我現在可以負責任,100%全世界華人媒體No. 1No.1。我們是很多媒體的幾倍,你別看拖拉機,這拖拉機在香港是真管用,香港同胞他們都看郭媒體,這是為什麼現在我們管理郭媒體的戰友團隊你們要認真吶!那個標題亂寫,我們的小哥、薩拉呀!是吧!我們一個個戰友群亂寫的,很多信息不認真不嚴肅,因為你無法想象香港多少人在看這個東西,香港多少人在關注著郭媒體。
昨天咱們的顧問公司拿出郭媒體的數據,我真是嚇一跳,郭媒體現在這個影響力超出大家想象。很垃圾、很爛,我天天生氣,我天天生氣,昨天我這個咱香港幾個朋友說郭先生你什麼都做得很好,你這個郭媒體太爛了,這個不是國際標準,snow snow 在下邊親我的腳,我只要一回家snow就誰也不跟了,就在後面。你看看又踹我,又踹我,你看,又踹我,你看。就跟人一樣拿就腳勾你、踹你。你說咋辦?你說這樣。香港朋友全都知道snow, 全要抱snow,哎呦!天吶!太重要了。snow很重要,有天等到戰友革命勝利後到香港去,snow我覺得得全香港最受歡迎的狗了,就香港朋友說咱郭媒體真的是太差了。但是太重要了,太重要了。
親愛的戰友們,今天的直播,我就到此為止。本來,班農先生要趕回來,今天和我一起直播,我說,不行,不直播了,翻譯很累。因為香港的機場,現在還沒有達到我們的目的,接下來有兩個行動,我們不想過早地暴露,所以,我說,下周吧,咱們再直播。
還有,親愛的戰友們,我懇請大家的事情:現在,在所有的媒體上發信息的時候,發所有的視頻的時候,咱們千千萬萬不要再以哪個人,什麼欺民賊呀、民運呀、捐款呀,或者國內的某些人說話呀,這些事(為關注點),咱別去在乎這些。
還有一個就是,不要上共產黨的當,被挑撥、被利用香港同胞和大陸同胞的矛盾和關係,千萬別上當,千萬別上當!
海外那些所謂的學生,罵香港人的這事兒,都成了笑話,他們都是犧牲品,不要在乎這些事情。
咱們所有的關注的重點,就是傳播在香港的假警察、解放軍、共產黨的撒謊、打人、殺人、虐待人這個真相,傳播香港上街的英雄故事,和時時刻刻的行動中的真實細節,香港人的勇敢,香港人的智慧,和香港被虐待,被虐殺,被非法對待的真相。讓全世界看到香港的真實,人道的災難和危機。最後,讓全世界人民自己真正地認為,香港的這一切,都有可能發生在他們身上,是他們接受不了的,讓他們勇敢地堅定地和香港人民站在一起。
接下來所有的金融行動、軍事行動、立法行動、政治聯合行動,都會讓戰友們看到,我們爆料革命在全世界對香港的這場革命的影響和支持。有些話,我真的不能說出來,大家能感受到,我們每天,每時每刻,爆料革命對香港這場革命的影響和幫助。
親愛的戰友們,一切都是剛剛開始,現在我和戰友們一起為十四億中國人民、香港同胞、台灣同胞、西藏新疆同胞祈福🙏
親愛的戰友們,今天的直播就到此結束了,祝大家有個好的週末。祝副香港同胞,你們真是英雄。在這個週末的時候,進行新的調整之後,大家要記住,下周,到了最關鍵的時刻,務必注意安全,香港同胞在改變世界。你們一定會贏,一定會贏!

Thursday, September 5, 2019

文字版:2019年9月4日郭文貴報平安直播“林四条”会让香港人民更加团结!香港自贸区即将取消!中共“大湾区”胎死腹中!

文字版:201994日郭文貴報平安直播“林四条”会让香港人民更加团结!香港自贸区即将取消!中共“大湾区”胎死腹中!
https://youtu.be/Adgz7O8KOfU
战友之声听写组
9‌5‌吗?凯琳,
——4‌号,
今天9‌4‌号,真的吗今天是9‌4‌号,
9‌4‌‌‌ 
‌!有?吗?‌是‌‌‌‌‌‌……舒服!一4‌‌‌……‌啦!‌啦!‌有點晚‌‌——
一个JOHN庄‌JOHN庄同志‌‌‌使‌‌。我说——惯,‌‌‌、。因‌;‌;或者‌、‌‌;使‌‌;不‌、‌、‌!使的门永
为咱使‌,‌爆料‌‌。在‌,‌‌‌!。突‌:‌工作,助你革命。马‌:‌!‌、‌、‌‌呢?‌‌;你,我‌。
她告‌‌。被‌後‌是‌的‌‌‌。她打‌‌‌‌郭文贵这‌的‌‌……‌‌‌
她说郭‌‌‌。‌。好,‌‌。
JOHN庄‌‌‌‌使‌‌使‌!‌樣‌兒在那访访访‌。‌‌!‌‌‌ ‌。我要把录‌‌‌‌JOHN‌工作
穿‌‌!我‌‌吗?‌‌
二个噩耗‌‌‌文錦渡‌‌。‌、
‌,‌、吗?用军吗?‌‌‌‌,么?‌文錦渡视频‌‌从‌出过‌的。入,‌‌化妝成‌、‌‌么?‌‌‌‌‌‌‌!这爆料革线‌。
SARA‌,细丝‌‌JOHN庄,卡丽熙 ‌‌‌‌女士‌‌邱岳首先线‌‌。‌干‌‌暗线线‌‌吗?‌一‌‌线‌‌‌‌。强,‌‌!
‌一收到‌‌‌還‌‌么?‌。林四‌‌五个‌‌‌‌‌撤‌。‌四林四‌‌‌;其‌核心‌‌《‌條‌‌》‌《‌條例》。后‌‌监查,放‌‌‌!
‌嗎警监‌嗎‌家查贼的‌?‌。
‌‌‌‌‌。!释‌;——‌四‌‌?《‌條‌》来就是说它‌。它本来就该销,‌‌销和你玩这个‌。
‌它饼出,回 ‌,‌!‌鮑魚的。人‌;‌兒,我找我的‌‌
‌的‌、‌‌了,‌‌‌‌。‌‌‌,‌把你。人‌咱們‌履行‌行‌‌?那不行,
林四‌‌以及真‌。‌呢?林四‌。
真的‌,‌,‌!好……‌;‌‌,几‌。说林郑月娥不但没有任何悔改之意,还要继续玩弄于香港人民,此人已经不是大恶和背叛香港的问题了!她是要和香港人民为敌到底,死心踏地跟随共产党这个魔鬼啦!说林郑月娥被绑架。
對於被绑架试的说法,本质上是她自己愿意,被强奸时间长了,变成通奸,通奸时间长了叫依靠,她已经离不了人家了。一到寂寞的时刻就想起了强奸她的人,她已经喜欢被虐待了!所以说,这时候不存在什么强奸、被绑架,她就是一个性变态!心灵变态、心理变态!离了老共不行了!离了爆力不行了!她已经不习惯温柔了,不习惯正常。

你看林郑月娥的眼神,你看林郑月娥那个说话的口气,完全就是视香港人民完全无知、愚蠢。香港人民聪明人太多了,最聪明的中国人都在香港吧!他們难道看不出你想干什么吗?他們读不出你的身体语言吗?瞧不起香港人吗?你把这些香港的孩子认为是——“你根本没有什么折腾的,你又能折腾到什么样?你有啥能折腾的?不就这意思吗?这是核心吶!

所有说,林郑月娥这次深深地、再次地讓香港人在她心灵上看到了傲慢,以及奴隶和主子之间的关系。这一次让香港人民感受到了:香港人都是奴隶,香港的林郑月娥是皇上——地方土皇上,她上面还有一个太上皇。这一招向大家展露无遗!那种傲慢、那种不屑、不耐烦;你看对香港人说的话,轻声代语就把你带过去了!

说你打人,你犯法,香港的法律就得抓你!什么真普选,那得根据情况、香港的复杂形势。你大爷地!法律呢 ? 一国两制,两制呢?那孩子脖子都揪断了,人都死啦!在哪呢? 你不让查!你让警察查!请了两个所谓独的立人士,大家知道董事会为啥要五个董事啊?三个决定了,那就赢了;那两个就算不行,也3252——七個都是单数。你那都是双数,你选两个有个屁用啊?而且你选自己的人!

所以说战友们,林郑月娥昨天这个事,再一次玩弄香港、愚弄香港,瞧不起香港人民,視香港人民如猪狗的真实体现,这是唤醒了无数个香港人民,本人也属于香港人啊!

我得喝口咖啡!

你说这椅子总统做过,有啥呢?还没有我家椅子舒服呢!你看這放一堆书,过去的一百年来,一两百年多少总统!多少人看过这书,做过这个椅子,多少总统从这去了白宫。哎,我发现美国人相當崇拜权力!有啥子吗?

所以说亲爱的战友们! 我们可以从此看到啊,林郑月娥背后就是这个共产党、中南坑。他们现在对待这些香港人民,这两三个月的这种悲惨的环境和受到虐待,丝毫没有怜悯之心,丝毫没有!而且更加疯狂!他们不像世界人民对香港人民有尊重,他們不像世界人民对香港这种守法、团结、和平诉求,有了极高的尊重。但是 在共产党的眼睛里面、在林郑月娥的眼睛里面,她认为你是懦弱。

魔鬼的本质就是这样:当你善良的时候、你文明的时候,它认为你是懦弱的、你是善良好欺负的。还有一个,從这个四条能看出来,共产党要动大手了,要动大动作了!

昨天,在美国的朋友告诉我说,他们认为共产党这个实施的戒严方案里面,其中第一招就是悄无声息的实施戒严。而且,他们也了解到,在西方包括美国都很清楚,在香港的警察,兩萬八千个警察里面包含了行政人员,包括移民局、海关以及这个档案管理人员。事实上能出来,能执法的人不超过一萬五千人,或者一万多人。

那么最在“831“那一天,整个……人家外面用卫星,人家看到香港各个执行的地点,最起码在10万人以上,那就是香港这个地方超过5倍人在执法。那么在香港的警署管理、移民局还在正常运行当中,那就是说想当于10倍的人在执法。他们已经深刻的了解到,这些执法的人当中,很多人是来自中国的广东,这一点无容置疑的。

有些是在过去的驻港部队,驻港部队前提要讲粤语,然后要熟悉香港地形,其中每次在换防前,驻港部队的人对香港的街道、地形、山脉、军事基地、警察基地全部都得熟悉。当然了!大家在香港看到右舵车,非常清楚的;对香港那个地方,一个军队想了解你,一个月都太长了,严格讲就是一星期,语言培训更是这样。

所以说,战友们大家看到了,整個香港有十几万在街上的警察。亲爱的战友们!我跟这个当地的人见的时候,他们给我看这个卫星图的时候,我也很震惊。我说你们拿到这些东西的时候,他说这点是无容置疑的,他们也查了这编制,人家都有每个人的名单,特别是他们看到……大家要记住,在其他区,地铁站、电厂、政府驻地,所谓中共的驻港驻地周围,加一起多少人啊?那都已经5千多人了!从未离开過那裡,保護他們。

林郑月娥一个人身邊都上百人啦!保护她们;卢伟聪一个人一两百人,李家超也是十几个人吶,郑若华也是十几个人吶!那些人哪来的呀?
所以说,共产党從事实上已经戒严了!从81号開始。这一点无容置疑!如果再质疑,那脑子有问题了!

那么昨天,共产党的内部高层已经决定了,实施新的叫戒严,就差一张纸公布了!就是把那些人换上军装了!大量的新型设备已经运到了香港。在这个时候,突然间……林郑月娥抛出了林四条。抛出林四条的核心目的及险恶在哪里呀?战友们,大家注意到了吗?让全世界看到,我示弱啦!我撤回啦!我成立了调查组了,我愿意和你沟通了,我要依法对那些被抓捕的孩子审判了;然后,真双普选我也在考虑了!
但是,你看看——还在闹,又死人了。所以,我要大面积的再抓捕,实施全面军事化戒严。《香港紧急法》,贼就贼在这了。
当年,共產黨的李鹏出来,跟那些所谓的民运领袖谈的时候,你去想想,谈哪个所谓的民运领袖领导人之前,你看那帮人见了李鹏比见了亲爷爷还可怜,有几个骨头硬的啊?有几个骨头硬的?最后,让人家拿枪给扫了的这些,真正的民运人士全给扫了。就是要让你全世界看到,你看我跟你谈啊!我李鹏出来跟你谈啊!你看那些学生多无理啊,竟然没一点礼貌,不尊重我,要求的条件多苛刻啊!所以说,现在暴乱了,弄死他。然后,说现场有人绝食、有病,我们得救治。不是绝食,是被绑架了,虚假绝食,我们要去救他;坦克车来救了,结果全把人给軋死了。
这就是共产党!大家走着看,共产党一定在戒严的时候,一定是说:死人了、着火了、公共设施受危害了,什么人死了需要我们去救了……就是第一天警察局冒出来的。今天再回头看,有多不要脸,说警察局里边有人生孩子,出不去。你大爷来地!今天看看是孩子吗?不知道是哪个男警察,拿个枕头放肚子上了——裝孩子。到处是陷害,到处是构陷,全是设计好的局。
所以,林郑月娥這種……她这么做,对我们来说是好消息,让香港人民更加团结,更加清楚地看清楚,林郑月娥这个女人以及李家超、郑诺骅、卢伟聪这些人的阴险。
昨天我和某司法部的人说,如何想办法,合法的悬赏卢伟聪这个人。美国要把他给抓过来,像抓当年拉登一样,当成恐怖分子抓过来。如果战友们谁要是有合法的渠道,大家有招没有?我们的律师在讨论中。我愿意拿出一千萬万美元、一亿美元都可以,依法的将卢伟聪这些人送到美国来伏法。我就把钱取成现金,放在喜马拉雅大使馆门口的那桌子上去。只要是谁能依法的把他们给我弄这儿来,立马就给他1亿美元。谁有这招没有?谁有这法没有?昨天我们提这办法,他们说回去研究研究;我说你们去想想。立马拿一亿美元,把他给弄这儿来。
看看香港那些老人家,七十多了他都要打;你看看那个女孩子,那手指直接就踩上去了;咔嚓,那小孩的胳膊就被剪断了。现在官方已经承认的5-8个人,找不着了。现在知道最起码不低于7个人是死亡的,到底怎么死的没有确定。现在官方公布的抓的人,从13岁到60多岁。13岁的孩子你都抓啊?按照共产党的流氓法律你都不能抓,何况你香港的法律呢!这有多恐怖!
所以说,香港的林郑月娥、李家超、郑诺骅、卢伟聪一定是恐怖分子了。如果我们现在把他们在香港制造恐怖犯的罪,能让美国、欧洲、英国来对他进行审判。
所以,咱们的哥们兒鲍里斯,他还没选之前的頭兩天,我说下一个是鲍里斯,大家知道他被选上了吧!我说他短则3个月,长则6个月,他干不长,这是一个。另外一个,他对中共、对台湾,对香港问题,我相当不满意,我已经多次向他传达不高兴的信息了。我们虽然多年朋友,多年相识,但你对共产党、对香港的事,你太投机了。怎么样?现在成为了英国的各个党攻击的目标,快嗝屁了吧?
下一个英国议会选举的人,十有八九是我们的铁哥们兒,那绝对100%会反共,100%会支持香港!甚至他要对在国内的,被共产党压迫的中国人,在英国实行庇护,还给护照。现在有4个国家,是我们要求给中国的避难人士发200万护照,正在研究中。我们叫黄金护照,只要是「法治基金」给他们证明,这些人是在国内被陷害的,在香港被陷害的,就可以直接拿护照,成为公民。我告诉他们每个国家,任何一幫中国出来的200万精英,到你们任何国家去,你马上就是一个新香港,你的国家就从三等国家直接到一等国家去,这就是我告诉他们的。
从香港人那里,你看到了中国人没有问题,人种没问题。而且到哪去都会创造财富,创造奇迹。所以,可能即将上任的新首相说了,他非常感兴趣,非常愿意做这事;我说我希望你上任的話就做。约翰逊·鲍里斯已经完全让我失望了,多年的老友啊!被共产党吓成这个样子,香港的问题他竟然是这样的表态。
那么,可能被选上成為英国首相的朋友,昨天晚上给我发信息,说我看到了林郑月娥这个,他说简直是灾难,disaster“他说这完全是在玩弄百姓,为他们的行动找借口。他说共产党这一套,让林郑月娥他们全学会了。我告诉他,如果你要是选上英国首相,你一定要让英国人,第一个就要把香港拿英国护照的人,同等条件可以到英国居住,没有任何其他要求。你不能像当年英国占领香港以后,让农民拿土地换护照。现在你应该让香港拿你英国护照的人,到你英国来给土地。你要给他们地,同等待遇,甚至优越公民待遇。你英国这样干才能成为伟大的国家。对不对啊?
像巴西,在阿莫桑那块兒,亚马逊整个是占了全人类80%的二氧化碳是被它给吸走的,全人类最好的农业的地方。我给巴西建议,我说你要把香港人和大陆的年轻人,几百万人移民到你亚马逊河,三、五年就给你创造三到五个香港出来,万亿的GDP。你巴西人懒得一天屁疼,天天瞎跳舞。
上天给了巴西最多的东西,一切都有,不用干活都能吃得好、喝得好,但人很懒惰,没有创造性,它的金融一塌糊涂。一旦要让香港人和中国人去到那,成为你们的宗教信徒,成为你国家忠诚的公民,能为你创造巨大的财富。他聽了兴奋不已啊!
我说我们不是求你去了,但是必须要跟我们「法治基金」签下一个永远的、我们要监督的合约,中国人不能受歧视,中国人不能受到剥削。中国人必须是100%当你的公民;但是你也必须是100%公平对待这些人。
昨天看到林郑月娥,他们也很生气,他们说你真猜对了。我说你看,我说对了吧?他们一定玩兒这招。「八九六四」、新疆、西藏,哪一回不是如此啊?把你玩兒到筋疲力尽,一切都是你的错。然后,分化你每个人,之后底下收买、威胁、威逼利诱,最后在那塊兒搅混水,她趁此浑水摸鱼。就在林郑月娥发布林四条的时候,同时,中央电视台,还有中央七台,还有深圳电视台,各地方电视台又再次播出了香港的乱局。——“必须马上结束,中央不能不管。这边和你拿着面包,那边就拔刀子了。大家都看到这个事实了吧!都看到这个真相了吧!这就是共产党耍流氓,永远是个大骗子,天底下最大的骗子就是共产党。这是一个,但是对於灭共的爆料革命,我相信是好事,会让全世界人民更加清楚的认清共产党的流氓政权的本质,对我们灭共有巨大的帮助。

第二个好事,我要给大家说一下金融领域,我今天收到了好消息。美国几乎可以不用怀疑地,美国将取消香港自贸区地位,这是好消息吧?香港取消自贸区地位,香港绝对已经成为死港,那是100%的。香港取消自贸区地位的结果,整个中共的大湾区计划彻底崩塌,香港流失的最关键的是人才和国际信用。

前天我跟这个美国朋友讲,我说我给你,他问了我很多问题,我讲了几个例子。我说在2001年以前,到亚洲的贸易和中国的贸易,所有的海上货运也叫码头吧!海上运输百分之六十在新加坡,另外的百分之三、四十是在香港,百分之十几是在上海。从2001年以后,上海建了几个大的货运码头,香港成了百分之五十,另外的百分之三、四十都移到了上海和广东一带,新加坡百分比剩十到二十了,这是一个货运贸易。

金融,国际金融,在2001年以前香港占百分之六十,新加坡占百分之三、四十,上海国内占百分之十不到,就5~10%2001年以后新加坡占了百分之三、四十,整个香港占了40~50%,大陆占了20%左右,这是金融。

人才,在2001年以前新加坡的人才,国际金融人才最起码占40~50%,香港占50 ~60%,大陆只占2~3%2011年以后,大陆占5%左右,香港占了百分之六、七十,新加坡占20%,这是人才。

我说香港一旦自贸区地位被取消,香港的国际金融人才不会超过5%,上海大陆的几乎不超过1%90%左右的国际人才將全部流失;第二个,整个贸易、亚洲贸易绝大多数会转到台湾、新加坡和日本周围,包括韩国,这是巨大的改变。

我说第三个,你会能看到香港的金融自贸区地位一旦被取消,香港的信用,国际信用几乎归到零的时候,香港的最大的地产將跌掉80%。香港的750万人,最起码一多半人想移民。然后就是香港变成了深圳、广东大湾区一部分去了,叫香港区了,林郑月娥就贬为蛆长了,就是茅屎坑里的那个蛆,就叫蛆长了。

我说自贸区地位,战友们你们没有意识到,我上一次在这兒直播的时候就是坐在这兒,公关公司从过去的也说绝对不可能,到之后愿意给公关,到最后說价格咱可以好讲。甚至是按这个成功费收,到今天我已经告诉公关公司了,对不起了!你别公關了,我也不给你钱了,不用你公關了。

可以马上在下周国会恢复以后,假期过以后,9号以后,毋庸置疑地过。即使香港今天什么都停了都得过。大家记住这句话,香港的恒生指数从今年的25000多点一定跌到1万点以下、1万点左右。你们觉得不可能是吧?它不可能超过15000点,自贸区地位只要是发生,不可能超过15000点。大家走着看,大家走着看,这是多大的消息。

共产党你想玩香港老百姓,你想動的,你想还重演天安门事件。对面、对面这白宫白房子,是不是?就这小白房子那能愿意吗?他顶得住吗?那五角大楼能愿意吗?对面国会山能愿意吗?我这个酒店下面下去,離门5米远K街,K5米远,街对面,那K街还有饭吃吗?所以说,我很兴奋,非常兴奋!

咖啡相当不孬!昨天路江谈,我在洗手间里边,昨天我泡个澡睡个好觉。听路江谈,路、江先生做节目现在越来越着急、太着急。昨天我说几个核心事,路德先生、江先生就没往心里去。

昨天我在第二次直播当中,我讲的最核心的东西就是那几个方面,他俩就完全没往心里去。所以,这个做节目,你肚里没东西,你不走心不行,你就忘掉重点了,忘掉重点了。中国的经济,中国的金融,还有昨天我讲到了恒生指数,恒生期货——大事兒、大事兒!

再一个,这个美国的国会,开山,今年真正的开山,美国所有的大事都是八月假期以后,九月份的第一个星期之后立法、通过、成就,出活最多的。

现在整个华盛顿都憋爆了、憋爆啦!都是这些话题,昨天我跟大家说那个雅虎访问那个Culp,就是GE那个,你不要小看那个,那不是开玩笑的,那不是开玩笑的。再一个你看这最近这些媒体上的,都是一些超级大佬都出来了,我几乎现在回复不完,要联系我的,要访问的,要见面的。我现在真的很抢手哇!很抢手、很抢手哇!属于红牌,红牌!

但是说实话,我最讨厌这种感觉,昨天班农先生還说呢,说什麼这呀、那呀……让我参加这个参加那个,我说你再说这个我就真的不高兴了,我就不跟你来往了。我郭文贵对这些所有的名和利看地透透的,我说最可怜的就是对面坐在白宫的人多假呀!多装啊!多累呀!我认为全世界最可怜的就是在白宫坐着的总统。

所以说,战友们!这是个大好消息,这是个大好消息!这不是一般的好。如果是香港自贸区地位给取消,最惠国待遇拿掉和对这些个人进行制裁。现在美国华盛顿上空飘荡着……对香港的政府官员、四人帮还加了一个什么王庆民——驻港办的小屁孩,吃女人饭长大的,完全吃女人饭长大的。天天扶着老太太胳膊;然后什么洗洗脚、洗洗衣服,嗲一嗲!傳傳老婆舌;最后傳到驻港办去了,这个傻瓜!把他列入进去,我觉得有点兒丢人。現在包括他们对习、王都要进行个人制裁。這個……响彻天空!响彻天空啊!

所以说,战友们,这个时局的变化,谁想弄回去?不可能!这就是美国。我有很多话,在这公共场合不能说。美国人说——不要说川普总统,任何人!你想把美国这个局势改变回去,是不可能的。

我也听说了,有一个非洲的国家总统,头两天去北京,见了习近平主席,见了王岐山副主席。两人共同地、都是说没想到美国,举国上下现在全面反对中共,没有想到,沒有想到!說现在国际形势的变化如此之快,中共做好了各种准备,大不了就恢复到现在北朝鲜那个社会状态,已经做好这種准备了。

但我相信,中国人不会吃草,不會吃草!吃它几年,再回到北朝鲜?这不可能,这是愚蠢。这位非洲的领导人是我的好朋友,我们俩聊了几次;我告诉他,你看到的都是假象。因为他到北京去呀,说习主席到非洲来,说给我们投资400亿,我们非盟到现在都找我要钱,你这不兑现呀!各個工程也不兑现,到这儿要钱来了。

去北京了,还是北京派的专机去的,大飞机,不是“787“。包括海航在那块,也是许诺的工程都停了。到北京去,没问题,放心!都会兑现的,现在我们经济上暂时有点困难,但很快会解决。说啥时候呀?……最难,不會超过202011月份

所以說,你看看北京呀,所有人都寄希望于川普总统11月份选不上总统,几乎都是!他(非洲总统)到北京感触最深的,所有中国的官员希望都寄托在2020113号以后。113号以前,中共知道没戏了——嗝啦!嗝了、嗝了啊!不中了!

但是据我所知,对面的白宫,还有五角大楼,还有国会山,这条线上,我这儿放眼唰的一过,这些人,绝对不会让中共活过113号。即使就是明天换上民主党的总统,换上希拉里,换上拜登,换上谁吧……一样!只会更严,不会更松。

说共产党难道就会犯这种低级错误吗?共产党犯的低级错误太多了。70年它没转型,没走法制,没民主化,没让老百姓有更多的社会地位;与国际接轨,不挑战美国;就像邓小平当年说的,韬光养晦,不称霸,不搞军事扩张,始终全心全力盯在发展上,要是这样不就好了嘛!

现在相反——军事扩张,不允许人民有任何的自主权,没有任何的自由,更不存在法制,要一人天下,家天下,独治天下。所有的党员都是工具,权力不分享,利益不分享。更不允许与世界接轨,挑战全世界,挑战美帝国主义;言论不自由,思想不自由,经济也不自由。你说说这是什么?我说它的决定错的多了去了,这都是灾难性的决定。

它把14亿人民又绑上了香港和台湾,要送入到水深火热之中。绑上他们的战车,与他们同归于尽。

昨天晚上,一位台湾的朋友给我说,文贵呀!台湾引起很大的反应,关于你和班农先生的爆料,说要打台湾。他说我告诉你,你说的是对的。台湾一些军人们说,这种事情爆的料,跟我们掌握的信息是一致的。共军一定不是意在香港,目的就是打台湾。而且。打台湾一定是措手不及,一定是毁灭性的打击。一定是导弹在前,它没本事到前边来,它只能拿它的导弹,狂风骤雨般地砸向台湾的各个军事和政府基地。把台湾打回到三十年以前去,一定是这结局。

而且共匪到那个时候,一定不是先登岛,它得先毁岛,最后再登岛,观察美国的动作。

台湾这位哥们兒说的还是有道理的。他儿媳妇是我给介绍的,儿媳妇原来在纽约為我工作,超漂亮的媳妇。最后是我介绍给他儿子认识,成他儿媳妇了。也是我的绝对粉丝,叫我郭大哥,非常好!有点台湾黑道的劲头,漂亮。他儿媳妇绝对也是我的好姐妹,他儿媳妇天天看我视频,现在估计还看呢。

过去亲共,后来逐渐地我让他看清,我从来不说,让他看明白真相,現在坚决反共。当年在應山還有確山都有大量的投资,现在都撤回去了,感激不尽呀!说听了郭大哥的话,都撤回去了。听郭大哥的话,他知道,这是真事。他们家几代都是军人,现在还有几个在军队的。

共产党要弄你台湾的时候,还给你吆喝上?还给我放两炮吧?你都不知道咋回事呢!什麼台灣的国防部长,国防部的蜀黍们,你们都很厉害,还在你的视线之中?你开啥玩笑呢,你開啥玩笑呢?

共产党在过去这三十年,完成了三个步骤,这是真的。就是过去任何人,能到中国去打共产党,或是打中国,中国只能在内部打;或者在人家打的时候,你能把它打出去。

到了第二步,发展到——在沿岸,我让你进不到我内部来。叫御敌海岸线、国防线之外,做到了。

第三步,你能到我这来打我,我也能到你那去打你,这也做到了。后来做到了,你只要敢来惹我,我在我家就能打你。

最后發展的……大家看到了,不但是你到我家能打我,你在你家也能打我;我在我家能打你,我也能闪电式地去打你,这叫导弹部队。

这就是说第一岛链、第二岛链的概念,就这么简单,御敌之内,御敌之外。还有到你家打你,你能到我家打我,我也能到你家打你。毁灭性战争是核武器,早就有了。

那么现在对台的战略当中,空战基本上它想都不敢想,你别听它瞎忽悠;海上的舰船,那就更不用想,不可能。所以,它靠的是导弹。还有现在的火箭军,现在你必须得佩服。

火箭军,我在图桑看到了。我问到人家,我說這個……因為我看到地图,你们要看到那地图你能吓死了!所有的共产党的导弹在哪,他们清清楚楚,一枚你都跑不过去。你在任何地方发导弹,美国都能知道——任何地方!对他们太容易了。

就像现在……太容易啦!就像拿个镜子来摆着一模一样。

太空中有没有武器?用原话说,没有一个国家在太空没有武器的,这几个大国家全有。中共已经到什么程度了,可以把自己的卫星贴到美国卫星上,装死的状态。它掩盖成垃圾,靠近了你;然后唤醒,把你卫星上你的所有数据全拿走,你有时候都发现不了,它都玩兒到这样了。

而且打卫星,谁都能打。打卫星就太容易了,那就是吓唬人、忽悠人的。说最厉害的、高空的,就是低轨道、高轨道、太空轨道最厉害的——俄罗斯和美国。你看到俄罗斯的卫星一趟;然后下面中国卫星一趟;美国卫星一大趟;然后是欧盟的。

你能看得出来,中共在这方面玩得还是相当厉害,到了疯狂的程度。包括他们拿东西、偷东西,包括毁坏卫星,谁都能做,太容易了,太空垃圾多地简直一塌糊涂,密密麻麻。都能利用太空战,这是它們的本事。

对待台湾,进行骇客,把你整个岛给你打烂;然后让你无法运转,这对中共来讲就是一个小时的事儿。但是,接下来能不能占领你这个岛,那没那么容易。

现在,但愿台湾……台湾我有很多朋友在那,过去一、二十年,二、三十年,总是会问我,会不会打台湾呐?几乎是永远以这句话收尾。现在可以告诉大家,一定会打台湾,只是打的方式和时间了。如果还不这么认为,那你就等着吧!但愿我是放狗屁,郭文贵胡说八道,你们就当我胡说八道。

所以说,亲爱的战友们!从共产党今天的疯狂、傲慢,还有它内在的各种危机,导致它以身试险。然后,你再看今天的金融,我们路江谈的江财神,说得特别好。它就是想碰瓷,反正内部的钱,它知道盖不住了;我盗走的财富,有人要跟我算账的,几十万亿美元咋办吶?

老百姓没有社保,现在医院裡,天天排队住院,癌症那么多。整个水污染、天气污染,整个土壤污染;接下来这国家咋办呐?只有把中国人变成一条线兒,叫什么——以国家的名义搞扩张;实际上就叫民粹主义。傻乎乎的老百姓就跟着上了,把香港拿过来,你能分到啥呀?你連一毛港币你也分不着!

现在国内大肆流行——香港都是我们的,香港的楼是我们盖的,香港的街道是我们建的,香港喝的水是我们的,香港那么多年吃的猪肉是我们的。压根没有人说它付过钱,也没说香港给过他什么。就是这种完全的欺骗性宣传;说给香港人太多了。

党内现在一说话,被我们宠坏的两个孩子——香港和台湾。这个被宠坏的两个孩子是很有欺骗性的,连外国人都认为,共产党是不是给台湾、香港太多,中国老百姓现在不愿意呀?中国老百姓反我们,中国老百姓跟共产党站在一起呀?几乎很多人都在问我,昨天、前天、大前天,都在问这个问题。

我跟每个人解释,我说完全是伪宣传。什么被宠坏的两个孩子,是两个孩子当年养了快要死亡的爹妈。它现在是把自己的孩子变成了一个敌人、谋财工具,威胁别人。

我说在大陆有要饭的,把自己的孩子腿打断,去大街上要饭。现在就是,过去孩子帮他爸妈——抛弃他的爸妈,人家是挣回了钱,挣回了面子。然后,现在他爸妈没钱了,要把他腿打断,臣服于他,帮助他去要饭、骗人去,就这么简单。美国人一听,噢……这个有道理有道理,说:好!

在国内,不是每个人都明白的。在东北,在哈尔滨,我一哥们当副市长呢。说老郭呀,你也别老说了,有些事你说的也有道理;他说老班长,我这都听你的,但有些事我不能听你的。这香港就欠揍!我到香港去,香港人那个傲慢,就是喜欢英国,现在还喜欢美国,看不起大陆人;吃我们的,喝我们的,怎么着了,该修理他们了。

你听吧!这是一个副市长,哈尔滨的副市长说的话。我告诉他,我说你当年上学最羡慕我啥,你还记得吗?我说在咱们的学校前边有个照相馆,照相馆里边贴了一个跟窗户一样巨大的照片,就是郭文贵穿着港衫,上面两个鋸型的尺子,白港衫,我穿着牛仔的喇叭裤;我长头发到肩,卷发,那时候47公斤,你想我多瘦吧。我拎着个录音机,穿着那個港衫歪过来以后,还挂了一個特别棒的项链,拳头形的,牛仔喇叭裤,穿一高跟鞋。那个照片,你说我简直太帅了!老羡慕我了;好多年以后,你找人家照相馆还要了我这张照片。

我说你看,我那双鞋来自香港,港衫来自香港,录音机来自香港,录音机里放的磁带,邓丽君的,还有张帝问答,都来自香港。我们的成长就从香港开始的。后来我送他的电子表,是因為我到深圳贩卖电子表、牛仔裤。他追女朋友,是我的同学,追人家,追了好长时间追不上。我给他的电子表,他还穿我牛仔裤,追不上人家。最后人家女孩说,我喜欢老七,喜欢郭文贵。把他气得够呛,好长时间不理我。人家喜欢的是我,最后我这姐門兒成了长春最大夜总会的头兒,当妈咪去了。

我告诉这哥们,我说你当副市长,到今天你还没改变,无知愚蠢。我说你现在当副市长,你竟然真相信这事啊!香港人该教训教训了?我说人家崇拜英国美国了?我说香港人的诉求里边,没有要香港独立。香港人的要求非常简单,就是你曾经承诺过的要兑现。就是你当时在法律上写的,香港的立法会,香港的特首在第二届,没有说无限期,第二届必须实行完全普选,港人治港。你不是50年麼?邓小平说的,原话说的,50年不变,50年以后也没有变的道理呀!你现在要一国,没有两治,你那徐焰将军讲的话。

香港人这些年给你做過什麼贡献?他說我們没拿它香港一分钱,它也没向中央交一分税收。我说你长长你的猪脑袋,我就想跟小时候一样揍他。我说你去想想,香港这些年给大陆带来多少投资的机会?中国海外投资的7080%是通过香港。在香港市场上,大陆拿回40多万亿的资金,几万亿美元。四川大地震,香港捐了200亿港币,全世界捐款最多的。当年唐山大地震,毛泽东还活着的时候,在那之后嗝屁了。当时香港人是捐款最多的,為唐山大地震。共产党当年的軍隊医药供给,在国民党时期,最多来自香港。

中国大陆的技术,80%都跟香港有关系。你共产党的官员,你所有的官员出国,过去绝大部分都是通过香港,包括换汇。江泽民为什么跟香港的張淑珍那么好呀?是不是!哥哥是搞古董的,他原来搞是西门子手机的代理。因为他帮助江泽民去国外,他帮助江泽民在香港聚集了一批精英,包括和美国建立了所谓的精英学校班,由昨天讲话的GE来发起的。两国青年精英交换班,江绵恒就被交换过来了;都是香港。

过去共产党是往北看——俄罗斯,最后差点把国给灭了。往南看,通过香港的时候,中国才有了改革开放。你哈尔滨,现在连秋林百货都倒了;无论是哈尔滨道里、道外,过去你去看一看,跟苏联走的时候,你们什么下场。后来流行香港货的时候,我当时在哈尔滨,天天出去跳舞、打架,吃了道里吃道外。我在動力区那边,天天在動力饭店吃飯,最多我们就是卖港衫,卖香港的电子表啊,对不对呀?

当年哈尔滨有个黑社会頭兒叫乔四儿,那时候乔四儿多牛呀?是不是!乔四在大街上一过,没人敢吱声啊!崇拜乔四,乔四不是在俄罗斯混出來的,是跟香港混起来的。北到黑龙江的黑河,跟俄罗斯干出什么了?不都是跟香港成长起来的吗?就甭说其他内陆省市了。

所以我给这位哥们儿说,你现在是黑龙江哈尔滨的副市长,你这么看待香港,香港人要是能看明白你们這副德性,香港人真的应该是独立的。你们哪来的莫名其妙的傲慢呢?什么叫你们宠坏的两个孩子?你宠人家什么了?香港大街上只要是讲普通话的都有着一股莫名其妙的自负、自卑再加上莫名其妙的火气和傲慢,就是敢骂人、敢喊人、敢挥拳头、不要脸、不顧法律,你就觉着你拳头硬了吗?东北人,我就是在东北出生、长大的山东人,东北人动不动看一眼就打人,那是无知,那是无法,为什么东北三省经济加在一起还不如香港一个火炭区呀?这种思想太可怕了!

所以说,香港到今天很多人定义为——因为他们失去了工作、因为他们没有大陆富了、妒忌,我真是R你大爷一万遍,香港是人均6万美元的GDP,共产党现在撒谎吹牛说是8千了,实际贫困山区连300美金都不到,人家怎么比你穷了?人家怎么羡慕妒忌你呀?你个不脸的,这共产党这不要脸的话什么都说得出来。

咱们大陆出去的小姐,所有去的可以问问,我有很多朋友都認識做小姐的,都認識坐台的,她们说她们认为最文明的、事后付款、对人温柔的就是香港人,为啥在香港、在深圳有那么多二奶村呢?因为他兑现;最不要脸的就是共产党,提起裤子不认账。然后,还抓嫖、还不给钱。去问问在广东东莞的小姐,最恨的就是共产党的官,用她们的话说只要遇到官了就把丫挺的整死的心都有。

个个都不硬还装做自己很强,使劲吃伟哥,身体活不行让人家玩口活,玩口活時人家不愿跟你玩就揍人家,个个变态。用人家小姐的话说共产党一来前门后门都得开,凡是有口的地方都得试,全身哪都硬就是小弟弟不硬。然后一副那种贪婪变态,几乎都不刷牙脏乎乎的;然后都吹牛叉,都跟胡锦涛认识、都跟江泽民熟、都跟习近平、王岐山熟,个个变态。

李友开的夜总会里边的那录像里,你看哪个官员不变态呀?我曾經看过一段录像,一个共产党的广东的一个纪委的官,老去李友那里。看那種变态你都吃不下去饭,你都恶心,专门舔人家小姑娘腳趾丫,每次去把人家姑娘腳趾頭都快舔烂了,变态地喜欢女孩的脚;不能想呀,有些视频不能看吶。拿着钱……先拿人民币,然后拿港币,最后拿美金,最后拿欧元、拿英镑,从兜子里边往外拽钱。

所以说,共产党这个魔鬼的这種变态超出人们的想象!所以香港人民不反,香港人民不上街,香港就完了。这些在大陆普遍存在的这些香港被崇坏了,香港没缴税、香港欠大陆的、香港人穷得现在羡慕妒忌恨了,就是今天看到那些海外疯狂的,所谓的那些骂人家CNMB的这帮人,都是脑子有病的。

我们做为大陆人身上泥还没洗干净呢,连文明俩字还不知道咋回事兒呢,连说话的声音不打扰别人都没闹明白呢,现在竟然说人家香港羡慕妒忌恨他,你不觉得变态吗?所以说从林郑月娥这些行为和香港政府官员的行为,就是沾了共产党了,都变成了魔了。

亲爱的战友们!我得赶快开会去了,不能跟大家聊了,聊着聊着就兴奋了,今天有点兴奋,香港自贸区地位取消这事挺大。共产党倒塌的声音我们现在已经听得清清楚楚了,大家就不用担心了,放心吧!看看怎么倒吧!你说我对面看到这白宫,看到这国会山,看到这些是真漂亮,太漂亮了。所以说,亲爱的战友们!咱们到时候得在华盛顿开个大会,怎么能把所有的华人在白宫对面草坪上,咱们占用它一星期,请一些世界的政治家、歌星来演讲、唱歌,咱得来一把。

亲爱的战友们今天的报平安直播有点长,非常抱歉乱侃了,有点兴奋了,有时候一兴奋就过度就失常了,就当我胡说八道吧!说不到的地方请大家包涵!说到有些过度黄色的,小孩就不要听了,抱歉抱歉,有时候就搂不住了,但是共产党的事吧,说实话我都没敢说,那比你们想象还恶心,那个雷政富就太小儿科了,你王岐山玩地不能看了,你想他的眼神你去想想吧!那得什么样。

很多人你们可能不敢想象,某个政法委书记屁股上有三根长毛,留了这么长,而且是广东的,现在也待在监狱去了,他深信那个毛叫做龙须,腚上长了龙须,这么老长,他每次找小姐的时候,就让那些女孩给他舔那三根毛,能舔两三个小时,舔他屁股,这就是变态。这个人被抓起来以后,進去後人家第一个就是把他的毛给他剪了。这个人就在广东说过,谁敢腐败我让他家破人亡,此人名字叫朱明国。

所以说,共产党这些变态,那些中南坑那些不要脸的东西,你都不能看,那都不是人。真的是……都是畜生、都是魔鬼、都是变态的,不变态你想在中南坑兒活下去几乎不可能。他说的都是假话,天天就是整人整材料,搞钱搞女人,搞关系都不需要,到中南坑不搞关系了,不搞钱搞女人那搞啥呀?是不是?他也不需要盼望着实现小康,他也不需要那个,他又出不了国,出四环都得打报告,他搞啥呀一天24小时?搞钱搞女人,整人整材料,就这么點兒事,都是变态的。

你看那些人去中央党校讲话去,中央党校两任的校长都是我哥们儿,中央党校里边那绝对的是个全人类上最肮脏、最虚伪的、最没有法律的学校。你别看外边放了个石头:为人民服务。然后下边还埋一个暗鼎,叫暗鼎顶住为人民服务。

一个相信迷信的党,要让人家不相信一切宗教的党,不让你相信一切神的党,绝对是一个不自信的党。什么四个自信吶?你有啥自信吶?你自信个屁!你要能够硬你还用说吗?拿出来就能用,你还用吃伟哥吗?都不用吃伟哥了;你拿出来不能用才要提前吃伟哥,就这么简单;哪有四个自信,哪用的着这么多自信。你有自信还用得着说嘛?不需要说,对不对。你见美国总统天天说:我们要自信,我们够强大! 哎呀!不用說,說這話的時候就該完了。

我们经历着伟大的时代,时时刻刻都在巨大地改变中。

亲爱的战友们!一切都是刚刚开始!

我們一起為十四億中國人民、香港人民、台灣人民、新疆人民、西藏人民、全世界人民祈福!

阿彌陀佛!講地有點多是不是?因為我在這的攝像機前,看不到你們留言,這個也不好,這個也不好。

確實啊!看著我自己是挺好看的,嗯……哈哈哈哈!這世界上,臉皮厚不犯法啊,再臉皮厚我也沒有共產黨的臉皮厚呀,戰友們是不是?

行啦!我得趕快開會、工作去了,親愛的戰友們!。本來我想跟大家聊聊路德呢,聊聊那個圖桑,時間太長了,就別聊了吧!

關於路德先生,哪天我可以我给大家简单地聊聊关于路德先生的房子的事兒。簡單說幾句,簡單說幾句。

路德房子的大家都知道,我当初给路德先生买房子是什么概念呢?因為是Sara來了,Sara来到我这,和我吃饭的时候,说起路德要搬家。我說搬哪里去?Sara說搬达拉斯。我一听,心里很不舒服。因为达拉斯那个地方,卡尔巴斯住那,你去那个地方不是那么容易混的,而且那个地方歧视华人很严重,达拉斯相当于美国的台湾。

我到洗手间就给路德先生发信息说:路德先生,你有四个孩子,人家达拉斯人都到东部去上学的;美国孩子上学一定到东部来,你怎么能去那呢。本来你跑到拉斯维加斯就很奇怪了,干嘛还到那边去?我说你要是到东部来,我可以借房子给你用。而且,你得考虑你的孩子还有你老婆,你老婆带着孩子跟着你容易嗎?路德先生说:好,好。我说:我啥也不能提供给你,但是能提供一个免费的房子给你住。

那个时候啥情况啊,我们公司在泰瑞鎮,曼哈顿的西侧,他说在上面买了一块地,有88英亩,这个是洛克菲勒家族的一块地,你们上网都能查得到的。当时要价是八百万美元,我们花了六百万美元买下来。那个地里面就有五个房子,还是不错的,有88英亩。当时合同都快签了,所以就想给路德先生一个房子用嘛。结果就在路德先生答应搬家的时候,这家族在卖房子的时候,有一条没公开说,私底下的条款,就是不卖给亚洲人,这种族歧视很夸张的。最后各种刁难,我就恼火了,不买了,坚决不买了。我说你这绝对有问题,他最后道歉了,降到六百万,五百万,我不买了。

但是路德先生这事我承诺出去了,他又到了纽约。路德跟凯琳一起去看别的房子,我说你去看看吧,我买了给你住,借给你用。路德先生看了三、四个房子,看中了其中一个,一百零几万的,他喜欢了。我说:行了,出个价,我买了。呃……好家伙,这美国人可不都是讲信用的,大家千万别搞错了。这一百万的房子,当我们答应的时候,他找了另外的人,拿着报价给我看,有人给我出价一百零五万了,现在我卖一百一十万。这时候我就说,咱别在这里买了。因为我本人希望在康州买。全美国教育最好的是康州,不是好莱坞啊,最贵的房子是在好莱坞,第二是康州。叫關諾威馳,

康州这个地方太好啦!

大家记得停船的时候出现无人机的地方,就是我上次去的地方,那里房子很多,几乎90%都是美国中上层白人和金融投资家,我非常喜欢那里。索罗斯和美国大基金,绝大多数人都住在那里。那个地方,对面是海,海往前面走,对面是长岛,然后是路易斯貝,爱丁顿,都是我喜欢的海面,再往前走就是???而且到纽约四十分钟到一个小时,永远是这样。去纽约一个小时那就很近了,从曼哈顿这条街到下面去,可能一塞车就要一个小时了。那个地方差不多就算曼哈顿了。但那里绝大多数都是白人,中国人几乎没有,那里的房子管理都太好了,警察、福利设施几乎都是最好的。那个地方有个房子家族基金正在买,都谈了一年了。

我想既然这样,路德带着孩子,就在那买个房子吧,离我那也近嘛,我也可以照顾照顾路德先生,因为孩子上学最关键。我说:路德,我帮你这个忙,最关键是我不希望你这几个孩子,未来上学不好。再一个,你带着你老婆,自己天天直播,你要把你老婆照顾好。

这地方我几十年前就来过,很多朋友都在这里,这地方是最好的。所以我买房子后,我的管家、保镖可以照顾一下他们一家人。然后呢,这地方孩子上学最好。就开始在那里找,找的第一个地方,我拍照那个,一百三十万,挺好的,就买了,一星期就做出了决定。在美国买房子你一定要先做个房屋建筑设备质量调查。花了七、八千美金做调查,合同都快要签啦,它涨价啦!一百三十五万美元,我不在乎这五万美元,这做法太过了,不守信用,虽然房子很好。我马上说,我郭文贵这一生从来不受威胁,不买了,取消。

这时候我如果不给路德先生找一个房子,人家路德怎么想我啊,就找理由嘛,就不想兑现诺言嘛,你就是想糊弄我嘛!这时候更惨了,我们要买的那个我用的房子,房主到欧洲旅行去啦,但是买房子的基金里的律师不愿意了,说我将近花了一百万美元的律师费买你的房子,在答应的前夕,你去欧洲旅游,就立马停了,把钱拿走了。你们知道我现在没钱,我说了不算的。完了,买不成了。这时候我们律师问,你现在还给路德先生买房子吗?买到现在,你的房子都没买成,你还给路德先生买房子;我说那也得买。

就继续找,找了三十五个房子,哎呦!你不知道多麻烦,看了无数次,真的过去几个月,占用了我们王雁平、凯琳、财务总监、行政总裁太多时间了。说实话,在美国买房子太麻烦了,弄得我很不耐烦了。咱也不是美国人,还要通过律师、会计师,去看。最后找的这个房子比较好,它是要一百八十万,后来降到一百五十万,我们出价一百三十七万,包含所有家具,房東最後同意了。

我们要求是……因为路德孩子 8  1 号上学,我说你必须731 号搬家。你都不知道,王艳平天天扯着嗓子跟着人家喊、吵架。美国人说:怎么也得给我三个月啊,如何如何的就这,马上做建筑调查。然后做inspection;然后弄合同。

就那天我去看去了,我一看那房子……我说实在话,比第一个房子强太多了。这个房子的建筑太漂亮了,而且这房子里边质量太好了。你知道他的房子里面一进屋一共有六把椅子。那 6把 椅子是Ramler的家具。Ramler是意大利的一个过去的家具的古董收藏商。那全包含在内的。一进门一个粉色的贵妃榻,一圈儿沙发——极漂亮!而且全是真材实木。

哇噻!我一看旁边还有个独立的大会客厅,厨房巨大比我这个大厅還大。然后,旁边有一个玻璃的房子。将近四个acre,將近25亩地呀!然后旁边是森林、国家公园——没有开发。然后又是个有山有起伏,还有游泳池,孩子可以游泳。地下室有点老。地下室空间巨高——大概十几尺高。那一收拾那太漂亮了。三个车库。可以这么说那个房子在北京绝对是十亿以上的房子。十亿都买不着!

我没有钱,这买也是人家基金买。我就對基金说:赶快买吧!他说:那你这怎么办呢?我说:买了以后等路德先生不用的时候,这可以搞开发呀。这个地方可以再盖三个那么大的房子。” 基金就同意了。我得忽悠基金,得让路得赶快住进来。不然他们老谈价,我没有权利定价,一谈又晚了。最后就是 137万。 实际再搞 7万块钱咱也没问题。基金的律师还要搞。我说:别搞,别搞,别搞,赶快買!这个前途无量。

所以,现在我惨在哪?钱我说了不算,一毛钱我也没有,我没有钱。这基金就同意买了,签了。就在路德到来之前人家才搬家呢。结果人家有要求,说:基金买这个房子前提是这你得出现一个家族的人员去签字。” 坏了!你说谁吧。我让谁去签吧?我咋给家人解释。说:这怎么弄啊?谁去签啊?” 最后,没办法找了我们家人去签,在路德到的前一天专门飞过去。还摆了贡、礼,念经,然后签字。收拾完了。人家那个主人就这样屁滚尿流在搬家。

然后,王艳萍她们跑过去;哇噻!又是买床单儿,深度清洁,整地特别好。你想想路德他怎么能住得起这个房子?每年租金七千、八千。 给路德都有合同的,签的有租金——七、八千美金。我不知道是七千或八千。住在这个房子一年下来,就是买房子这家公司交管理费、交地税,全部下来就十萬美元;除非你路德交八萬美元,那基金还赔钱呢。你让路德住,怎么能得起!所以说,就是借给路德用了,就是租给路德先生用了。

但是这事儿……路德先生做梦也不会想到住到这么好房子。就在这个房子的前面正在盖一个初中、高中、大学的学校,是全美国最好的;在他家周围有十二个高尔夫球场。在周围有一个全美国最牛的商店街,全世界品牌都有。在他家前面有世界上四大餐厅。在前面有五十个世界品牌——世界汽车品牌,全是订制的汽车品牌。在他家前面有几个神秘的……我就别说了……什么中心。這房子下去以后就是码头,那个码头是我最喜欢的。进去就是大海,再往前一拐弯直接去欧洲了。晚上进曼哈顿四十分钟,白天不超过一个小时,一般都是五十分钟;那就等于曼哈顿了!孩子在那上学。你看看山清水秀啊!

他家往右面拐不到十分钟是索罗斯家,往前面走就是今天blackston苏世民的家、JP摩根的家,还有摩根史丹利老板的家。都在他旁边。所以说,这个区太重要了!这里面说明什么?一个人要兑现诺言,你不能有任何借口。我答应了给路德先生提供一套房子住,我就必须做到。不管是北边的房子——洛克菲勒房子没买成,还是我现在花了一年精力没买成。但是我要兑现路德房子,而且不能打折。我可以买个 20万美元的房子让他住在那,也很好的是吧?不行。一定让路德先生,因为这是他孩子……我给路德先生发信息:我让你住在那是因为你的四个孩子,是因为你的媳妇跟你跑出来不容易

我跟你说实话,你知道路德这人做人不一定多好,开玩笑。但是路德先生的老婆简直是个贤妻良母,又漂亮人又好。我在跟路德先生打交道之前,我在国内我叫人调查他家人调查了很久。我给路德说出他老婆名字,把他吓一大跳。

他老婆的人特别特别好,路德的发小。你知道吗?路德是个理工男,有时候脑子有点轴,但是他媳妇的人可真好。我从没见过他,跟路德来往一大半原因是因为——据我所了解,他媳妇还有他现在的四个孩子。这几个孩子,我觉得应该好好地让这些孩子有好的教育。这是为什么给路德先生提供了一个免费的让他住的房子。

说话得兑现,不能因为我这个两、三个房子变化了就不兑现了;可以做理由,但是那不能成为我的借口,所以就兑现了。说实在话,这个中间耽误我很多的时间,这三十五个房子都让我看一遍。一来,郭先生你来看看这个行不行?那个行不行?还有,你说这看房你不能说一搂就过去,你得认真。最后,我就选了这个。

然后,我去看完以后,路德先生不懂得建筑,他根本是说不清道不明。这个房子的建筑是个大设计师设计的,那个墙的外观、整个砖那是最高的水准,平面设计非常合理。它是后期的巴洛克风格,叫后期的美洲巴洛克风格。质量非常之高,而且屋里的家具相当的优美。

但愿路德先生别都给毁了。然后,旁边有鹿,他看到鹿。你看看,路德路德住的那块兒有鹿。我呢一去,我看了有鹿,哇……太漂亮了!不但有鹿,还有鸟,还有鹰。安静的简直不得了。而且,全世界最豪华的最棒的商场、商店、餐厅全在那;然后,面对着大海;然后,对面能看得见曼哈顿。这就是这个地方——叫康州。

如果说有錢的华人選住址,我要建议你只去三个地方,哪都不要去。康州、曼哈顿,第三个是黄石公园;其他地方都不用想,都不适合华人。因为这些地方……黄石公园是最最自然的地方——大农场,我们喜马拉雅的农场可能未来就在那。那么曼哈顿是一个世界级的金融、媒体、文化、艺术的战场。那不但是美国的,也世界性战场。你要想住环境最好、生活最舒服、最安全、真正的美国——康州。没有别的地方可想,这是我的感觉。我最喜欢华盛顿这个城市,但华盛顿这的人……太多烂人了,太多烂人了!这就是一贯地,北京、华盛顿、伦敦、巴黎城市很漂亮,人很烂;这兒骗子太多。城市我最喜欢纽约。

所以说,康州太漂亮了,我有太多朋友在那了。所以我希望有一天基金能给我买个房子让我在那住。我以后蹭蹭路德先生那个房子住,我也希望路德先生在那能把孩子教育好。会有很多咱们的好战友到路德家去,把路德那变成一个咱们战友社!战友汇聚的地方。你们会知道小蔡这个人,呀……又说错了!我这掌嘴。路德先生的太太是一个宋美龄式的女人,非常地大气,非常地喜欢朋友,很包容,很多话都是国内她的同学告诉我的。很多人发了信息在问我路德先生,这是我简单给大家做一个回复。

在这个事当中真的感谢凯琳、还有我们的王艳萍、还有我们的律师。还有我们总裁,最起码不下十次到外面给他看房子,不下十次!人家都是舍弃的周末去看的。这對於美国人不可能的,我们的总裁是美国人,带着人家俩孩子开着车……咣、咣,咣、咣!从纽泽西跑到那个康州去看去选这个房子。多少次,多麻烦呢!签这合同很复杂的。

这就是人家尊敬我的战友,人看到我尊敬战友的时候,人家就尊敬战友。这就是一个人,当你看到我如何对待我战友的时候,美国的我的同事他也会尊敬咱们的战友。这就是做人要做得正,人家都会看在眼里边的。

还是那句话——战友比亲兄弟、亲姐妹还要亲,不抛弃、不放弃、不忘记!这是永远的原则。希望这个房子,路德先生和他的夫人和孩子们住得愉快!不周到的地方请多多包涵;到现在为止我们俩连个电话没通过。我是路德先生和江财神节目的粉丝,都在节目中相遇了。谢谢!一切都是刚刚开始!谢谢!兄弟姐妹们!

回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