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月17日 班农先生与文贵谈 香港危机

0
121

戰友之聲聽寫組

郭文貴先生:

 

尊敬的戰友們好!今天是817號,歡迎班農先生,今天大家看到了班農先生今天理了頭發,為了今天的直播,班農先生準備了很長時間,我們已經几周沒見面了,因為他到外面去了。專門回來來進行這個直播。在直播的時候請允許文貴和班農先生,向在香港前線正在抗議中的香港的英雄們同胞們,表示忠心的問候和感謝!

 

在此也允許我和班農先生衷心感謝,為今天視頻和今天直播所準備了大量的視頻資料,還有一些PPT,做了前期的各種工作的戰友之聲的很多戰友,還有我們很多戰友,我就不能一一說了。從昨天到現在很多戰友徹夜未眠,我們的小皮匠,我們的木蘭,我們的路,我們的江財神,我們的北歐弓箭手啊,我們的小哥,我們的細思哥,我們的各個小哥,還有我們的來自於英國的鳳凰九天,很多戰友們啊,數以千計的戰友們,後面跟著萬計的戰友們,在勤奮工作著。這個是讓我非常非常感動的,不能言語的。

 

那麽在今天直播的時候呢,在開始時大家看到了一個視頻,在這個視頻當中,已經簡單的告訴了所有戰友們和所有的觀眾們,剛剛在香港過去的這一兩周,發生了一些震撼了全世界的一些視頻,一些片斷。向全世界展示了香港現在發生的香港人道災難的危機。也就是香港政府在69號和612號,他們要通過的違法的,違香港人民意的,要拿走香港750萬人未來的,就是所謂的遣返法。

 

後來香港人民奮起反抗,英勇反抗。開啓了反送中的運動和平抗議。後來香港警察采用黑社會手段和警察過度的暴力後來又發現大量的在國內來的黑警察和人民解放軍,穿香港的警服,開著香港的警車,進行大肆非法釋放過期的催淚彈。無論對老人孩子女士一概同仁。一個也不放過。

 

他們所有的卑鄙的,過度的,警手段,讓全世界看到了共產黨在背後控制和香港的傀儡政府,林鄭月娥,鄭若驊,李家超,盧偉聰,這四人幫對香港人民的殘酷迫害,以及共產黨在過去無視于天下,以互聯網的世界,大勢造謠,顛倒黑白。這些都被全世界看在眼裏。

 

大家要知道,從69號我和班農先生在這直播,我們當時就預測到,香港並沒有贏。香港那天走上街,香港人民贏了,但香港要想達到目的,還有很長的路要走。共產黨會采取黑社會手段,各種身份各種理由,要徹底的實現他們把香港一國兩制,變成一國一制。

 

甚至一國一制在香港實行的新的現代化奴隸制。後來香港大勢的抗議和一次次行動,證明了我們當初的預測和判斷。從那天起班農先生和我們所有的戰友們,就沒停止過,幫助香港人民在美國國會,在美國白宮,在美國軍方,在美國社會上,傳播香港現場的真相。因為我們都知道,共產黨最擅長的就是撒謊,欺騙。

 

而且他會栽贓陷害,班農先生的這個在美國的傳播,整個的徹底的影響了美國人和歐洲人對香港事件的看法。班農先生從69號到現在以來,我可以負責任的說,幾乎每天我們倆的花很多的時間來溝通這個事情,班農先生幾乎每天都是爲了香港的事情。我從未見一個外國人也沒見一個中國人,像班農先生一樣和我們一起,全力以赴的為香港在呼籲,在呐喊。

 

是他每天在國會山,每個人傳達信息,向白宮,向美國軍方,向歐洲,向他的所有的領導人,我們說到這時必須要告訴大家,大家不要忘了,班農先生曾經是白宮的國家安全顧問,他曾經和習近平多次溝通,勾兌啊,他倆勾兌過。跟王岐山也多次勾兌過,跟川普總統那就······不能再熟了,國會山的人和五角大樓的人沒有他不熟的。所以班農先生了解所有的這些香港運動的背後的所有人。而且班農先生對香港是非常熟悉和熱愛的,大家都是很清楚的。

 

所以說班農先生是我們現在看到活著的人當中,唯一的一個跟這麽多人都有溝通和勾兌的,了解當事人。而且他本身是在香港生活過,而且他現在全身心的投入到了保護香港絕不允許中國在香港重演六四的這種災難性的事件。所以他的呼籲和他的行動可以說對香港人民有著無法形容的保護,香港大街上第一次飄起了美國的國旗,就是因為班農先生。

 

班農先生在美國的華爾街,還在美國的媒體界,和在華盛頓的工作,可以說是沒有任何人可以比擬的。是他的呼籲讓西方更多的了解了班農先生說的,給他們形容的香港的真相。我們郭媒體還有我們的戰友們,爆料革命的戰友們,是跟班農先生一起工作的戰友。天地可鑒那。我們今天和班農先生就一系列香港發生的問題,我會直接的向他請教,然後戰友們有什麽問題,在前面大屏幕上可以看到你們的留言。我會隨時向他請教。

 

那麽今天那是我第1次直播以來,準備了一個提綱,昨天和班農先生一個字兒一個字兒過的,班農先生一個字兒一個字兒過的。因爲今天太嚴肅,那麽現在我會一個一個的問題,來問班農先生,那麽現在先請班農先生來個開場白,先給大家問候一下

 

班農先生:

郭文貴先生:

班農先生剛才看到了我們前面做的視頻很感動,昨天,視頻的小樣出來的時候,班農先生看了特別感動,多次都差點掉眼淚,他又進行了一些修改。現在我們根據香港發生的事情,我們可以肯定的說69日我們跟班農先生的爆料到現在所有的預測的事情幾乎都發生了,班農先生在整個美國所傳播的力度大家都能看得到的。但是我要告訴大家的事情,美國並不像大家想象的那樣,大家都跟我一樣理解香港為什麼會上街,在街上到底發生了什麼,並不是的,我和班農先生和美國其他的華盛頓來的朋友,和每個人談話的時候,我可以告訴大家,我和班農先生為香港寫的一些文件,和一些訴求,在華盛頓用班農先生的話說,沒有超過兩個人懂的,也沒有兩個人能寫得出來的,完全沒有。所以大家不要誤會,我們為什麼要做直播,我和班農先生為什麼一定要直播,就是因為讓真正的西方知道香港到底發生了什麼,他們到底為什麼上街,共產黨到底乾了什麼

這個太重要了,所以今天我請教班農先生的問題,班農先生會很簡單直接回答這些問題,我們希望這些問題,我們戰友們看完以後,通過粵語翻譯加字幕,通過英語迅速的傳遍全世界,我們對我們的言行承擔責任,但是我們要讓世界知道真相,這才是我們真正的目的!

我想請教班農先生一個問題,現在在美國,我們首先問一下,美國人,到底他們可以為香港做些什麼?

班農先生:

郭文貴先生:

好,班農先生剛才基本上回答了美國人可以為我們做什麼,能為香港做什麼。美國最重要的是叫美國知道真相,讓美國國會山通過一系列法律,對香港的這些官員進行制裁,和在美國的財產進行查封。還有一個取消在美國和香港的關係法,和香港和美國簽訂的自貿區協定,這是最關鍵的!

再一個,川普總統應該頒布一系列的行政措施,應該最快的時間,包括把香港的經濟,金融領域全部剔除,在沒有解決問題之前必須要達到這個目的!

這是美國。

我們還要問一問班農先生,除了美國做這些事情,請問一下您,班農先生,在美國的華人,你覺得他們應該做什麼,專門談談美國的華人,美籍的華人。

班農先生:

 

郭文貴先生:

 

我覺得班農先生回答的問題特別特別好,也是很多人關心的。

 

另外一個,我要再次請教班農先生,現在全世界怎麼在幫助香港?特別是英國。因為現在英國懦弱得簡直是陽痿了。這個國家已經出大問題了,天天咬自己腳趾頭,在那搞什麼脫歐。我們這英國的首相Johnson.Boris(莊漢生),还有RAJUE,都是我们的好朋友。现在英国一塌糊涂的乱。可是香港人民過去就是存有幻想,還以為英國來幫他們,結果英國不但沒幫他們,現在還成了一個「裡通外國」。英國已經成為香港人的負擔了,這讓人很失望。一個發明瞭民主和《英國法》的國家,在最關鍵的時候,連起碼的要求對方遵守合同的權力都不敢。真是夠荒唐的!香港人民是挺傷心的。

 

那麼全世界其他文明國家,例如歐洲,他們又在做什麼?難道都被藍金黃了嗎?最起碼你們要站出來說句公道話吧?

 

請班農先生再談談,全世界能為香港這個正義的抗議做什麼?您覺得英國未來能做些什麼?請您回答。大家很關心這個問題。

 

班農先生:

 

郭文貴先生:(吩咐翻譯)你告訴班農先生,我請教他的問題裡邊,說美國,咱就只談美國。說外籍,這是翻譯錯誤,外國在冊華僑,咱們要把這事搞明白了,知道了嗎?直接問題,因為班農先生回答的每個問題,都會很快分成段落的傳遍全世界。咱要對齊。

 

班農先生,我必須再請教一個問題,從過去的將近50多個小時里,班農先生的前老闆——川普總統,關於香港有了一個戲劇性的態度和變化。一會說,香港可能是動亂,他們去解決了,不關我們的事;然後說,香港這個問題得需要解決啊,需要人道的解決啊;然後人道解決之後,說不行,這個事我說不要死人,不要傷人解決;說完人道解決和不死人、不傷人解決之後又說,我希望習主席,我相信他能處理好,我相信習主席能解決。相信習主席,後來各方壓力又都很大,看來是。

 

川普總統非常地智慧,又說,這個事如果習主席能跟香港人坐下來聊一聊,這事就肯定能解決;說完希望習主席跟香港人坐下來聊一聊之後,又發現不行,說如果香港問題不能得到好好解決,中美貿易也就別談了。就把香港問題和習主席解決貿易協議這個問題掛鈎了。然後,突然又再重復,希望習主席到香港坐下來,能跟抗議者坐下來談,一定能把事解決。

 

這個時候,也就是兩天前,就是50個小時前,美國同時,盧比奧參議員、麥康奈爾、南希佩洛西,還有共和黨的主席麥克丹尼爾;蓬佩奧國務卿在紐約見了楊潔篪;然後歐洲領導人和美國各個參議員均需發言;美國白宮的原戰略顧問,斯伯丁將軍連續採訪;班農先生是一個採訪接著一個參訪。可以說是,關於中國問題,香港問題,西方媒體過去的60個小時,是歷史上最密集的。

 

然後,川普總統又開始說了,如果香港真要是動武的話,那可是不允許的。但是到現在,川普總統還沒有說「我支持香港」,或者說「你要是在香港幹什麼,我就懲罰你,我就修理你」,還真沒有。

 

現在,我們要請教班農先生,川普在推特中態度的轉變,川普總統的目標是什麼?川普他可以為香港做什麼?请!

 

班農先生:

郭文貴先生:

很多戰友留言說,請問班農先生,班農先生最近和川普總統的互動已經公之於眾,從過去的桌子底下的互動到了桌子上面的互動,昨天還報道了,你在幫川普總統買一個島,我都不知道你在買島,從來沒告訴過我,你打算悄悄地行動,變成了公開的行動。

大家問你一個很核心的問題,川普總統敢不敢自己親自到香港去,見習近平,或他親自到香港見這些孩子,他去了,也可以解決這些問題,不用習近平主席去,他如果飛到香港,他們敢不敢把川普總統給殺了、給關起來,川普總統敢不敢去,請您回答這個問題,大家很關心。

班農先生:

郭文貴先生:

我知道,幾天前,你想建議川普總統跟習近平主席在香港見面,我就覺得您太偉大了,因為這件事情是不戰而屈人之兵,川普總統佔了主動,習主席去,那就是鴻門宴了,習主席就完蛋了,如果不去,那就是輸家。所以,您這個主意出得太好了。

但是後來我看川普總統發的推,發得比較弱,沒那麼硬,大家很關心這個問題,想直接聽你回答。人家習主席肯定不去,他不去,你川普總統能不能去,你敢不敢去,你去得了嗎?飛機會不會給你打下來,這是一個問題,你能直接回答這個問題嗎?這可能是美國最高級的戰略設計。

班農先生:

郭文貴先生:

關於川普總統接下來能做什麼,班農先生私下跟我談過,很多話題,我們今天不能說。我深信,班農先生也深信,川普總統,他的仗義和他的性格,他從小到大的非常地崇拜英雄的性格,他一定會做出大家所希望的改變整個事件的行動,我們深信不疑,有些話在這裡不多說了。

接著我們要談一個班農先生和戰友們都關心的問題,從香港抗議以來,和我們爆料革命以來,最支持、最直接、毫不猶豫地、最快速反應的,就是美國參議院議員Rubio(盧比奧)先生,可以說,我們大家之間心連著心,共同地行動,我們之間的這種默契和這種共同反對共產主義,共同滅共,可以說是合作最好的夥伴,我相信,班農先生也深深地影響了Rubio先生。

Rubio先生在香港抗議事件發生以後,香港反送中事件以後,發的所有的推文和表的態度,是最直接最及時、最準確的,在過去的60小時以內,Rubio參議員所發出的這些推文和表態,都是具有法律效力的,因為他代表著美國的參議員,他是要立法的,它是真實地要有行動的。大家要記住,Rubio參議員,他發出的東西,是要負責任的,他是參議員,他是拿政治生命和個人安危賭上的。

他的所有的發言,極大地鼓舞了在香港前線的孩子們和那些勇士們,也極大地鼓勵了我們爆料革命的戰友們,去追求香港的自由和香港的法治,我們要再次地重申一點,Rubio參議員發出的各個方案、各個推特,在中國國內都是超過5億次傳播的,沒有一個不是的,我們談到的幾個都是這樣,都是5億次,他本人並不知道,美國很偉大,但有時候,美國很可憐,因為他們並不清楚,他們發出的每句話,對十幾億人有多麼重要。

我們今天請班農先生談一談,Rubio參議員發的這些這些推,你怎麼看?他未來能做什麼?謝謝。

班農先生:

郭文貴先生:

班農先生很清楚的闡述了盧比奧先生可能是目前在華盛頓DC唯一一個引用中英當時的談判協議,和香港一國兩制基本法,以及美港關係的條款來支持香港的,可以說是以法護港。並且直接簡單準確地向美國和西方傳達了美國應該有的行動。所以說盧比奧議員他是用了心花了時間,所以說這是非常重要的。

那麼另外一個我們要談另外一個人,美國的可以說是一個政治家也是個大師,他是美國的現在的眾議院的主席、共和黨的大佬,叫麥康奈爾McConnell,他的太太是我們的華裔趙小蘭女士,他是當年美港關係法的發動人,現在看來可能他是罪人了。那麼他呢政治敏感,當香港上街抗議的時候他最早提出來發起議案,美國應該考慮是否停止美港關係法,這個政治意義巨大,就從這一點上看麥康奈爾就不是一般的政治家。我給班農先生說過多次,我說麥康奈爾真不是一般的政治家。

那麼另外一個角度對香港的幫助是極大的,也引起了世界上的震撼。我在歐洲的幾個國家領導人朋友說麥康奈爾的發言對他們來說極為震撼,他和盧比奧兩個人遙相呼應,這對中共的威脅那是巨大的,這對香港的整個抗議人群的安全意義重大,他們不敢擅自動手。

而且嚴格講麥康奈爾先生和盧比奧已經給他畫上紅線了,可以說在盧比奧議員的基礎上又發出了一個左勾拳。

班農先生讓我感到非常的敬佩,在這個問題上班農先生從來沒考慮說是哪個黨,而且他也不考慮個人之間的關係,他大贊麥康納爾,這就是班農先生在遊說保衛香港的時候,我看到他人性的光輝,我們也必須要請教班農先生,麥康奈爾的講話意味著什麼,他作為一個美港關係法的一個推動人,他現在要求立法要給他停止,你覺得他和盧比奧兩個人對這個表態有什麼不同,他未來會為香港做什麼,謝謝。

班農先生:

郭文貴先生:

我覺得班農先生說的非常非常的客觀中肯。我覺得麥康奈爾先生的這個講話啊,把過去所有他和中共的關係進行了一個徹底的理清。

更重要的事情,麥康奈爾先生對美國親共派起到了一個最好的作用,就是你過去真的喜歡共產黨,現在也告訴你那個共產黨也不是今天的共產黨了,這是發自內心說的。或者是你過去怎麼喜歡共產黨,今天你都要知道共產黨可能連你我都要殺了,他帶了一個非常好的頭。

這是為什麼昨天班農先生給我發信息我在外面,我說班農先生對不起我得晚點回去。昨天我在外面的時候和一個人有一些接觸,我不能說是誰,這個人第一句話就說麥康奈爾的表態震撼了他,因為他本身就是親共人士,他說麥康奈爾讓他重新檢視他和中共的關係,他說他退出了所有的跟中共的合作和顧問關係。他是渤海控股,海航的爹公司最重要的參與者,曾經海南慈航也邀請他做董事,年薪三千萬美元!他曾經咨詢過我,我說你絕對不要參與,他說我太感謝你了Miles,我要參與,我在美國就完蛋了。

這個人說麥康奈爾先生起了一個最關鍵的作用,讓美國的親共派腦子清醒過來。他們要在香港搞血腥屠殺,如果你不提前站出來說不可以,你將成為罪人,高人啊,這就是中國人的朋友,香港人的朋友。等到香港這個評完了,我要請戰友們一起,咱們對這些人去感謝,咱們打著旗敲著鑼,打著鼓,幾萬人挨家感謝去,我們要去麥康奈爾家給趙小蘭女士去鞠躬感謝。

我們還必須要注意到一個事情,接下來我們的尊敬的美國領導也就是國務卿蓬佩奧先生,大家知道他對共產黨的態度和班農先生是一樣的,他們倆是同學,好哥們。彭佩奧先生一直以來是被中共公開罵得最多的人之一,先是班農,二是彭佩奧,而後是John Thornton(高盛前總裁),然後副總統彭斯,然後是盧比奧,這幾個都是被共產黨要大罵的人,彭佩奧先生相當不悅悅,相當不悅悅,經常被罵。頭兩天突然間跟楊潔篪在紐約見面。

據知楊潔篪大家都知道,是原來鄧小平的翻譯,在美國幾十年,在外交領域有個詞叫「屬地情」,就是任何一個外交官在這個地方呆長了都有對當地的感情,他的家人也都在美國,但是我請求戰友們從現在起不要再罵楊潔篪了,因為楊潔篪絕對現在不需要罵,我以後告訴大家,楊潔篪不需要罵,我求求大家,是戰友們就不要罵他了,不要再提他了。

但是楊潔篪見了蓬佩奧國務卿,據傳出啊,我可沒證實也不是班農先生跟我說的,傳說蓬佩奧國務卿明確告訴他,你如果你還想希望美國像過去一樣對待你共產黨那樣,是永遠不可能了,如果你再敢在香港來一次八九六四這事,大屠殺,你想讓美國再饒過你,絕對不可能!而且美國可以採取一切可能的手段。另外一個明確告訴楊潔篪,美國現在整個國會山和美國白宮美國軍方最關注的事情就是你共產黨在香港的行動,你不要玩火你不要過了界,我們盯著你們的一舉一動。

哇這個事情很大,然後就說楊潔篪先生啊,楊潔篪先生我跟你現在咱倆不是對立面了啊不是對立面了,不跟你玩了,我現在只對香港,過去的事就過去吧,因為他到美國這趟努力,可以說讓共產黨嚇一大跳。這些意味著什麼?我們的隔壁的班農先生也跟楊潔篪同志多次勾兌過,他非常熟悉楊潔篪先生。

郭文貴是世界上第一個告訴美國,我說即將有游訪,有仨人,其中有個楊潔篪,我就不說細節了,以後我告訴大家細節,而且以後告訴戰友為什麼讓你不要再提楊潔篪了,以後告訴大家。

那麼請班農先生給大家說一說彭佩奧和楊潔篪的見面,和發出的這種態度你怎麼看?彭佩奧國務卿會為美國未來做什麼?

班農先生

郭文貴先生:

回放大家都看到了,現在已經流行我們讓香港的整個運動,可以這麼說已經跟世界連在了一起。跟世界連在一起他不是個空話,是香港人民的勇敢、勇氣和他的行為、他的文明和共產黨的流氓、欺騙、虛假形成了一個完全不同的結果。

共產黨掉入了塔西陀陷阱,他說什麼都沒人相信,他現在做什麼也沒人相信。我們剛剛收到戰友們在9點鐘的時候在香港新田發來的一段小視頻,John莊可以放一下那一段嗎?69號抗議到現在,81號我是世界上第一個告訴大家解放軍將對香港將採取戒嚴和武力行動,我是第一個。共產黨後來馬上就出來澄清說這是別有用心的造謠,然後都是班農這些。大家看看這個。

咱們當時發出以後,共產黨,大家看到了他改變了戰略。什麼戰略呢?就是把大陸的解放軍和警察穿上香港的警服,開著香港的警車出現在香港大街上。後來還穿成了福建人的體恤衫,穿成了黑衣服的黑社會在毆打。大家找出了所有在現場的大陸身份證的證據,那個人已經成為14億中國人吹捧的所謂的滅港英雄。荒唐啊!

然後所有的這些事情中國大外宣、中央電視台,建國70年來共產黨沒有說過粗話,最近講的粗話是過去70年的和。中央電視台過去這個美女連一個動作都沒做過的美女竟然指著鏡頭罵香港人不要臉,低級下流到極點。這些我都認識、我全都認識。這些女孩子在電視上一個人,生活中一個人。但是她絕對不至於這麼粗魯。就是共產黨這個魔鬼機器能把所有的人變成魔鬼。我看了一位老人家說的一句話:在共產黨統治的社會里很多人都是很壞的。大家都不願意面對這個話題,但事實是這樣的。

在香港的大街上,在澳大利亞的校園裡,在美國和歐洲的校園裡出現了大陸的學生和香港的學生絕對對立。香港學生說香港要法治,大陸的孩子們就罵她媽媽,群起激昂。昨天在澳大利亞校園竟然毆打記者,這些人已經被遣返了。共產黨的本質就是製造人民的仇恨,只要他有問題了,全是美國人乾的,有壞事全是美國人乾的。有好事了全是偉大的黨偉大的領袖。

過去70年中國人吃的、用的、喝的、技術的絕大多數都是美國和歐洲給的,他們的兒子、兒女、孩子都送到美國上學,但是天天罵美國人,香港人上街說我需要安全,我不想要子彈,他們說這是美國人讓你乾的。沒有人告訴他們說香港人沒招你惹你,人在自己家裡,是你要立個法隨便可以抓人,人家說你不要抓我,就這都不行。美國人讓他乾的,顛倒黑白!現在可憐的事情,美國的政客們、美國政要們沒有一個人說出來說:在中國14億人口裡,在全香港都認為這是美國人在策劃的一場顛覆中國的一場革命,美國人沒錢了,他騙錢來了。

共產黨的流氓嘴臉、造謠是何等的荒唐,美國人因為內部政治完全忽視了共產黨對他的的威脅,人家都尿到他臉上了,拉的屎拉到鍋裡面了,他還不知道咋回事呢!

川普總統說共產黨強姦了美國,我說要加上一個詞,強姦了你70年了,你現在還在喊高潮啊!現在出來個班農先生,開始一個人,我說一個最最早討人嫌的班農和最最壞的強姦犯郭文貴、郭三秒、郭三邪,在為美國、在為香港、在為中國人說出真相,共產黨是黑社會,共產黨在撒謊,共產黨在強姦美國人,偷美國的錢,偷美國的工作,結果呢?結果是什麼?大家都說我們是騙子、是謊言。所以說現在我們看到了現在人民解放軍和警察已經出現在香港。

所以現在我們剛才看了視頻:PelosiSchumerMcCarthyRubioMcConnell 這些兩黨的領袖都在同一個問題上達成了共識:反對共產黨,停止共產黨的最惠國待遇,停止香港和美國的關係法,停止自貿區協議,對香港的這些官員進行制裁。查封他在美國的資產。而且接下來川普總統他應該宣佈,只要你敢在香港你敢動用軍力,美國軍隊就必須得上。

我們要問班農先生是什麼樣的力量讓這兩黨鬥的已經兩人掐的現在真的是已經不是一嘴毛了,是十嘴毛都不止了,讓共產黨乘機而入。是什麼力量讓這兩黨唯一這次全面的合作一起,像Schumer Nancy Pelosi和川普總統和兩黨合在了一起。他們合作將會為香港帶來什麼?能為香港做什麼?請班農先生回到這個香港和大陸人、全世界都在關心的問題。

班農先生:

郭文貴先生:

班農先生演講的時候我相信大家都會感受到過去這些天,班農先生無論在任何地方做的事情大多數都是跟保護香港的抗議群眾和支持香港是有關的。大家是可以看得到,他是不遗余力地、呕心沥血地和大家联系在一起,在为香港在呼吁。那麼接下來我請問班農先生,現在班農先生是法治基金的主席,法治基金都為香港的這個抗議行動做了什麼?你下一步做什麼?請你簡單的回答一下大家的問題。

班農先生:

郭文貴先生:

班農先生說我們法治基金我知道大家,我天天看到他在為它做什麼,包括他在郭媒體上每天在做什麼,我每天都在看著。可以說咱們用咱們中國人的思維啊,去理解這樣的一位美國朋友,這樣的為中國人這樣的辛苦,這樣的不惜代價,是很難理解的,但是事實上我們就是看到了班農先生真的在不惜一切代價、不遺餘力,每天真是有時候累得他站在那兒(都快睡著了),上次直播是飛了一夜過來的,站著要睡著的樣子。所以說我們大家憑良心吧,我們看到法治基金有這樣的主席。

而且所有的支持法治基金的人這些留言,都是深深地感動了法治基金的每一個人,每個董事,包括班農先生。再次重申,法治基金的任何一個捐款者,和所有的支持中國走向自由和法治的人,你們都不會失望的,希望用你每一個行動的結果,每一個事實來檢驗,法治社會和法治基金為你做了什麼。接下來大家會看到更多的法治基金,由班農先生作為主席為香港抗議行動做更多的你們想象不到的,但是我們可以意料之中的事情。

那麼接下來大家要看一看,我們在過去的我們戰友們在過去的兩周里發起了一個白宮請願的(行動),盧偉聰,請求香港的這個警察頭子盧偉聰,用暴力對待香港的抗議學生,把女孩子的眼睛打瞎,700人給抓進了監獄里,幾百人骨頭都碎了。同時呢也請願,請願在白宮把共產黨定為一個恐怖組織,這是咱戰友發起的,那麼短短的時間內關於把盧偉聰定為恐怖分子的請願已經超過10萬名,共產黨的這個請願呢由於發起不到48小時,我們一度時間很高,很多戰友反應白宮的網站已經被駭癱兩次了,有人在篡改這數字,但是現在還在簽署中。

這兩個文件有什麼意義?我跟班農先生坐下來談過這問題,班農先生因為他從白宮出來,他知道白宮管這個網站的就是個小孩子,二十幾歲小女孩管這個,有時候可能不重要,沒人在乎。但是這兩個請願一旦要是過了,如果被擺到川普總統桌子前邊,川普總統覺得這個有意思啊,我想用,他一簽字,成法律了,變成行動了,所以說這兩個文件是很有用的。現在大家一定要去簽白宮請願的,盧偉聰那個已經過十萬了,要把那個共產黨請願這個一定跨過十萬。

John 莊把PPT給打出來,那我們接下來就請問班農先生這兩個請願在白宮跨過十萬以後意味著什麼?您是否能將它放到川普總統的桌子前邊?川普總統有多大的可能性會把它變成行動?請班農先生回答。

班農先生:

郭文貴先生:

剛才John 莊一直沒有找到的那個照片(制裁香港官員的照片),我也不知道現在在那個電視上一直就是沒有顯示,沒有直播出去,我不知道你看到這個,John 莊,現在在顯示這塊就看不見什麼東西了。現在回一下,給盧比奧的這封信請你掛出來。這個是戰友們和我們一起工作的,我們寫給盧比奧。

剛才看到的這個是應班農先生的要求我們給美國的行政官員,我不能說名字了,包括總統啊,還有國會啊,還有盧比奧,我們寫的一個關於香港抗議行動需要的支持和應該對香港行動的一些法律引據的條件,包括要對香港一些官員的制裁的依據。大家都看到了。法治基金當時把這個發給了相關人以後,盧比奧議員馬上開始了行動並正式的聲明,而且這些聲明影響巨大,是對香港最具行動、最有效力的幫助。

所以說親愛的戰友們,當我們看到這些的時候,我們就知道班農先生和法治基金正在為香港上街的戰友們做出過多少的行動和有效的行動。這個文件用班農先生的原話說就是,大家不要以為美國他們什麼都懂,美國很多官員他都讀不懂,更不可能寫出來。所以說我們為香港發聲有多麼重要。

所以戰友們,大家看到了我們的行動和班農先生代表法治基金的行動,這些行動它一定會變成最實際上對香港的幫助,這些行動會直接影響到香港這件事情的結果和本質,這就是我們戰友們最要做的事情,不能搞口炮,不能老喊口號。你現在看看有些留言上能提出幾千個上萬個的要求,戰友們你不要提那麼多要求了,太多口炮了,太多口號了,你能不能上白宮網站上申請簽一下去?你能不能真正的為香港的事情做點事情,傳播香港的真相,別都變成領導,別都變成首長,別都變成領袖。

我們現在看著海外的華人那些民運們天天都是指導者,政策指導者,都在批評人家香港怎麼做,都是一幫精神陽痿的傢伙,你有啥球本事啊?你有啥資格啊,來指揮香港的老百姓?你連人家痔毛上的瘡的膽量都沒有,你一輩子就是個Loser,你乾過什麼行動 ?不要再指揮香港,。

香港的很多人跟我反饋說他們恨死了指導他們怎麼做,他們煩死了,很多人到了Facebook一大串的留言都是給人家提建議,讓人家怎麼做,讓人家怎麼乾,批評人家,如果你有能幫助的行動你就做,沒有最好閉嘴。

特別有些人不要打著爆料革命的名義到前線去指揮人家在前線衝鋒陷陣的人,人家尊重你了,結果是你在這塊兒亂來。大家看到了班農先生接受了多少採訪,他親自改每個稿子,查閱每個法律文件,他天天很晚去見人去。他每次跟我在一起真的是沒有一秒鐘閒著的,都在講如何來幫香港人,如何行動。而且是每次在講到這些的時候,班農先生的那種感情,那種行動力就是我發自內心敬佩的,就是我們中國人最需要有的。

我們接下來請問一下班農先生我們現在有可靠的情報和信息,接下來818是一個大的抗議,共產黨內部認為要在818前,817晚上,就今天晚上、就是明天就要展開行動。如果真的是解放軍從過去的穿便裝的,事實上已經81號已經戒嚴了,已經實施暴力行動了,大家都看到了。如果他變成了正式化的解放軍開始戒嚴和行動,你敢不敢飛到香港去?川普總統敢不敢飛香港去?法治基金會做什麼?你給大家說一說。I want you alive, I don’t want you die.

班農先生:

郭文貴先生:

John   同志可否把五大訴求這個PPT放出來。五大訴求。

我們希望班農先生和戰友們再回顧一下。讓全世界上看到一條——香港人民的要求當中沒有一個是違反中華人民共和國法律的;沒有一條是違反香港一國兩制基本法的;香港的這五大訴求沒有一個是超越任何一個國家認可公正的法律的,它是有基礎的。

所有現在發現在香港大街上所謂的衝擊警察、扔中國共產黨的國旗、所謂跟警察的對抗都建立在三個基礎之上:

第一條,現在已經證明大多數是共產黨派來的臥底警察裝的——栽贓陷害。和西藏當年的自焚事件和新疆的自焚事件和天安門自焚事件同出一轍。

第二個,是很多人站在正當防衛的基礎上的。

第三個,大家記住有些過激是極少數人,不能代表絕大多數人。

大家要記住完全撤回逃犯條例、實行雙普選

Sir, this is very important here. Everything is beside HK one country two base law.

所以說戰友們能看到真普選和獨立調查有啥不對?我搞不清楚人家的這個有啥不對?

班農先生:

郭文貴先生:

我們今天直播到這裡的時候已經是兩個多小時了。今天這是咱們有直播以來,也是John莊直播以來,也是戰友之聲全面地支持直播以來準備文件——戰友之聲咱們這個平台準備的文件和視頻最差的一次!最差的一次!今天John莊整個直播的管理——從切換聲音、聲音管理、畫面——簡直是垃圾、災難!今天這真是!咱們中國老祖宗有句話:平常不管你有多厲害,關鍵時候別拉稀。今天是關鍵時候我們不是拉稀,我覺得我們真的都快拉血了。簡直是糟透了!

今天 Sara還有咱們戰友們發來的那些照片、視頻… …

昨天說了:這是我有史以來第一次準備提綱,第一次提前跟戰友之聲溝通。昨天哭著喊著叫著說了無數次。半夜的也是這麼折騰。結果準備的文件和照片和視頻根本不是那回事。完全是糟糕的。那麼現在再一個就是咱們戰友們看笑話的多。我們這有一個所謂群——直播群。直播群裡邊現在大家幾乎是不工作狀態。

所以今天我為什麼就在直播中說這話?我們中國人要想說有法制有自由,咱要先學學美國人的團隊工作。我們班農先生這是他直播以來我第一次看到他四五次摘下耳機去。我能感受到他的憤怒。我在他旁邊站著,我覺得他都快冒火了。因為他聽不到聲音,聽不到聲音,聽不到聲音……

還有一個就是今天所有的準備的資料裡邊南轅北轍、前後不搭接。完全是亂來的。就是把中國共產黨給滅了,要讓咱們戰友之聲和咱們這些戰友們去管共產黨去?管中國去?最多管一個鎮。管一個鎮還得說只能管一星期,超過一天你也管不了。我給你說還不如讓共產黨管呢?所以說咱們的口炮黨太多。戰友們咱們先說說自己能幹啥吧!還是說自己能幹啥吧!

所以說我現在要重申我們在香港事件的原則。我再要重申一下。我和班農先生再次重申!我現在要開始嚴肅地重申我和班農先生合作和班農先生的法治基金合作,我們在香港抗議運動的角色:

第一條,我們不支持香港獨立。絕對不支持!

第二條,我們支持香港現在絕大多數人追求的五個條例。就是非常簡單五個條例。剛才大家都已經都看過了。我不在這兒一一念了。也是 12 號和 6  9 號郭文貴最早說出來的。有時候我和香港所有聯絡的朋友,大家共同的共識是:只要你想讓郭文貴支持,只要你想和我保持聯繫,必須堅持這五條。班農先生從來也是如此,法治基金如此。從不支持香港有任何所謂的國土獨立。這個共產黨先別胡說八道。

第三條,班農先生和法治基金和郭文貴在香港事情上現在永遠不會要一分的利益。如果查明郭文貴和班農有一分利益了,我們天誅地滅承擔萬倍懲罰。不管名的暗的。這三條班農先生和我能形成共識。對吧,班農先生,這三條?

第四條,我不代表班農先生,我代表我自己。郭文貴永遠不接受香港事件上所謂給我的榮譽、地位和任何誇獎。絕不接受!班農先生接不接受跟我沒關係了。我是不接受。

第五條,郭文貴不管付出多大代價,我都傾盡所能。我原來說過:多了拿不出來,我申明四十億美元我是拿的出來的。只要香港需要資金支持請找我,我會全力支持。多了拿不出來,我借個四五十億美元沒問題。我沒錢,我一分錢也沒有。

最後一條,我告訴大家的事情。郭文貴和班農先生和法治基金會不惜代價在美國在歐洲呼籲:一定要拿下香港的美港關係法給它停了;最惠國待遇這事給它停了;所有殺害香港和傷害的人,必須要這些人得到制裁;實現香港雙普選;並盡可能的在西方的國家通過法治基金給這些人政治和身份庇護。

這就是我們申請的原則。班農先生,您同不同意? 

班農先生:

郭文贵先生:

我再次告诉大家,我给香港同胞们说的,我和班农先生,法治基金和所有的战友们,将真诚的,没有任何秘密的,没有任何欲望的,没有任何所求的,绝不会被任何利益诱惑,被黑势力吓倒。我们会和你们站在一起。香港在69号那一天已经赢了,只是接下来你付出什么样的代价,你到底能赢得什么。香港最艰难的时刻并没有到来。可以说是从今天之后,才是你们最危险,最艰难的时刻。香港人非常的独立,非常的勤奋,但是香港同胞你们千万不能离了国际上的支持,更重要的是不能离开美国和英国的支持。

还有一个,香港同胞千万不要被共产党利用,变成香港挑战中国的主权地位,更不能被共产党的那些人挑拨,香港人和大陆人之间的敌我矛盾。在香港所有事件报道的留言当中,百分之九十全是希望香港人自焚,抢警察的武器,说是卖港贼,美国是亲爹,英国是亲爹,还叫废青等等。他们在激怒你们,他们让你们犯错误。

共产党当年让国民党和日本干仗,最后共产党获得了江山。他让你们现在和中国十四亿人民为敌,他想让你们输掉这场正义的保卫战。千万不能上当!
你们已经赢了,保持这种合法的,可控的这种局面,任何情况下都不要给共产党一个借口来镇压香港人民。我可以向香港同胞保证,刚才你们看到的这些照片当中的有关人,都会更加坚定地与我们站在一起,因为那是正义的必然!不是我和班农有什么力量,有什么本事,跟我们没关系。

很多香港同胞给我发来感谢的信,很多视频当中小朋友都说,感谢uncle Miles。我告诉大家的,我也告诉班农先生多次,郭文贵的今天是香港占了最主要的部分,我感恩香港,本身我也是香港公民,我也有资格有义务为香港这么做。香港给我的够多了,我做的这些完全不足提,我也希望永远不要提。我们要感谢班农先生。

亲爱的战友们我们要行动,从现在起,全面去白宫请愿网站签名,全力地传播香港的真相。不要关注任何其他的事情,这是真战友。
最后请班农先生就今天的直播跟大家说点儿什么,然后我们为大家祈福。今天的直播就结束了。

班农先生:

郭文贵先生:

一切都是刚刚开始。我们为十四亿同胞,台湾同胞,香港同胞,新疆,西藏同胞,和全世界人民祈福🙏

战友们,我们今天的直播就到此结束了。虽然今天John 庄表现完全失常,战友之声和战友们的合作完全是负面的。但是直播总算是结束了。哈哈。大家断断续续地看吧,没有掌声,但是我们就是敢面对我们的缺点,就是敢面对我们的不好,我们才能赢!

不能跟共产党似的,一手吃着屎,还得说,这个屎真香啊。我不是这种人,我们就是真。真,善,狠。以真对付共产党的假,以善对付共产党的恶,以坚定对付自己的狠和对待敌人的狠的决心,不留后路的决心,让我们赢得灭共这场战争!

谢谢班农先生。Thank you Sir

班农先生:

Thank you MilesGreat showgreat show

回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