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月11日文貴船上直播高度關注香港

0
87
今天聽聽李志的歌很有意思。

 

直播了,直播了,

 

稀裡嘩啦的,戰友們

 

跟大家兜兜圈,兜兜風,心情不好,心情很不好,心情是非常不好。現在和戰友們第一次分享不開心、很不開心。現在就是。

 

你說親愛的兄弟姐妹們的,當你們今天看到這麼多香港的同胞們,那些女孩子們,那些年輕的孩子們被摁在地上打的時候,被亂槍掃射的時候,共產黨的派出來的警察和解放軍穿著孩子們穿的黑衫,代著豬嘴的口罩,你們啥感受?

 

動不動中央電視台說我們是14億人口,你們香港算個屁,你們才750萬,給台灣一講14億人呢我們,這14億人的國家玩這個,你們想到過沒有?

 

我現在看了這些東西,用傷心欲絕都沒法形容,我們是人呢,我不是畜生,他們的挨在身上的拳頭和槍,在六四的時候那是真槍、真子彈。在木樨地燒的那個軍人,現在你們知道是誰了吧?

 

不論一個法輪功有事也燒,也是法輪功燒的,西藏有事,法輪功燒的,新疆有事新疆人燒的,現在燒到香港去了,你能說他下一個的都不燒到台灣去嗎?你能說下一個它就不燒到全世界嗎?你們能想下一個燒的不是你和我嗎?你們想到下下一個燒的不是你的子孫,我們的子孫嗎?

 

這些年吶,當一和外國人,還有在海外的華人談共產黨的時候,很多人都說中國人對中國人最狠,幾千年來都是如此,中國的人種就這樣。我真的不服,我說台灣和香港就沒這樣。

現在當看到香港這樣的時候,親愛的兄弟姐妹們,感慨萬千。我們活著用我們的眼睛,我們還甚至是當事人親身經歷的那些,大家想想什麼感受?

我再聽聽這個張國榮的歌吧,大家想想香港的過去,香港最幸福的時候張國榮自殺了,不用受這罪了。

這個聽李志《人們不需要自由》吧,我聽著香港歌受不了。

真是這全世界、非洲、中東,多少戰亂區我都去過,北朝鮮我也去過,沒見過這個國家這樣對待人民的。

戰友們,你想想,現在整個14億人全都閉嘴了,還要閉上眼睛,還得閉上耳朵,然後讓全世界都相信啥都沒發生過。我們能想想81號,我說共產黨要戒嚴,我真希望我的情報是錯的,我真希望香港能因為我提前曝光,他們不來戒嚴,他們害怕,我提前發出這個警告聲音,讓全世界人給他施壓,然後讓他們停止對香港的這種屠殺,美國政府做出了它最重要的連續的決定,包括匯率、貨幣操縱國都跟這個有關係的,而且可以說西方前所未有的對共產黨釋出了壓力,就這都沒阻止他們對香港這樣去。

親愛的兄弟姐妹們,如果沒有自媒體,沒有我們爆料革命,沒有提前預告,沒有美國施壓,大家去想一想會發生什麼事?大家去想一想。今天一天了,我沒見一個人在社交媒體上反映這個問題,光是罵?光是感慨,中國人這個意淫的能力,天下第一,都來喊怎麼幫他們呢?怎麼能這麼狠呢?怎麼能這樣?你能做啥呢?有沒有人動過腦子想過,如果沒有社交媒體,沒有美國施壓,沒有全世界的關注,沒有咱們爆料革命,更不要提沒有香港孩子了,共產黨會怎麼辦?

這是最好的年代呀(歌曲)

這是最好的年代呀,親愛的戰友們,這個李志先生這個歌當時唱的時候,唉呀這唱得我渾身癢癢,我說這個人不得了,草根,這才是真叫藝術家。原創,發自內心!他是一個精神的喚醒者,不是精神醫師,很多音樂是精神醫療的、神經醫療的。這李志先生是喚醒了中國多少人?

親愛的戰友們你們想想,如果沒有這些事情發生,共產黨它會怎麼對待香港,比六四還要狠!

得多少人消失!親愛的戰友們,我八月一號,我告訴大家我獲得了情報,他們要戒嚴的時候,而且我告訴大家,我給大家肯定地說他們會戒嚴,而且已經兵分幾路,穿著馬甲,走進香港。

我告訴了大家,我在六月九號就告訴了大家,我告訴香港的學生和同胞,我告訴很多香港的朋友,在深圳保安區,在珠海在番禺在湛江有上萬台車,消防車,香港的消防車,香港的警車,香港的醫護車香港的大巴都準備好了,你上不上街他都準備好了。

大家再想想如果六月九號那天不上街,六月十二號通過所謂的遣返法,大家能想到會是什麼結果嗎?那些大巴車那些警察照樣到香港,那將抓多少人知道嗎!他們是有計劃的,第一個抓的就是黎智英,壹週刊!還有香港的那些上推特的,發新聞的,反共的,還有共產黨內鬥的,那些弱派的子子孫孫,爹爹媽媽,大家在開玩笑呢?

那些車噴好的你以為它真的會知道發生動亂嗎,它沒想到,它想到的是什麼,是抓人!

我告訴大家一個不好的消息,給我們透露消息的,發戒嚴令的人已經被抓了,被他們找出來了,前天被抓的,全家都被抓了,這是一位大校,還不是少將,給我傳遞的信息。怎麼被查出來的呢,就是說出湛江這個地方的時候,他們找到了。這位戰友已經早就做好了犧牲的準備,全家人都被抓了。

所以說戰友們,所以戰友們你想想多可怕,你往心裡想從六月九號,你想,到今天才多長時間啊,共產黨的這種安排是在2014年,他們都準備好了。

此時此刻香港多少人在掙扎中,多少人挨了打沒人知道,多少人在家裡邊被威脅,多少的香港人在大陸的資產,有資產有投資的已經都被威脅完了。大陸有上萬的軍人警察在工作,給他們打電話甚至去抓人。我告訴大家,在大陸抓的香港人和香港人的親戚,和香港的企業人員,遠遠超過香港百倍千倍!所以说战友们,你都不敢想,你真不敢想,这帮家伙真干得出来。

從六月九號到現在從大陸抓的香港人,和香港的親戚朋友,全都被綁票了。接下來,接下來的48小時你們會看到,美國和西方將有一系列的重大決定!他們將受到重罰,重創!

但是,就像今天下午我和一位美國朋友說的一樣,那些女孩子被打的,還有十幾歲孩子被打的,還有那些被抓的,在家裡被打的,有幾個香港人在家裡邊被堵進去,快給打死了都,打完以後拿著電話跟大陸的家人通電話,聽著,外放音,你大陸的家人已經被抓了,我們已經看管了,你敢對外說一句話,你家人在大陸全都他媽消失!

這位戰友就是因為,替文貴在文錦渡,皇崗口岸,去觀察解放軍怎麼進來,被他們給逮住了。共產黨就玩這種黑的,把你打到半死,然後叫你大陸的家人哭著和你通電話,用外放音,他們家裡的老媽媽都快被嚇癱了。

大家不知道,過去的24小時,在廣東、深圳、珠海,整個廣東省,還有上海幫,上海籍的香港人,進入了地獄的時刻。

我們戰友說香港必須堅持,卡麗熙說的,除了香港必須堅持你說,現在我們的戰友,香港人已經走在最前線了,我們除了喊口號我們能做什麼,告訴我。

我過去的48小時做了很多決定,也有了很多行動,大家未來會知道的,我的行動一定比在這說的多得多!

親愛的戰友們你去想想啊,就在我們剛剛看到太陽西下的時候,香港人早上醒來,他們大白天裡邊就像做噩夢一樣。

親愛的戰友們,你們再想想,多少母親、多少父親、多少爺爺奶奶、姐妹在香港是在如何的恐懼之中?

聽說光廣東清理了一系列的就是武警的、警察的體育場,都是裝人的,很多人從香港抓了以後直接送到廣東去。而且在廣東,現在全國各地調來了幾十萬的警察,還有軍人,說不惜代價,在香港(就算)抓200萬人也不妥協,血可染紅大海,但共產黨的紅旗絕對不能倒。

共產黨真瘋了,我就不信它能抓200萬人,我也不相信整個香港人的鮮血能染紅香港海灣,我也不相信這些香港人,200萬人被抓到廣東去他們能看得住,讓全世界都閉嘴。

竟然啊,王岐山狂罵、大喊:「一定要禦敵於香港之外,一定把戰場停止在香港,一定要讓香港這一次實現一國一制,絕不能讓香港效應傳到台灣、傳到內陸」。

香港的男人啊、香港的這些老同志「四不要臉」幫啊,太可怕了。這共產黨真是!共產黨,我覺得我是瞭解共產黨的,但是真沒想到共產黨敢這麼玩兒。

美國和歐洲政府在過去的十幾個小時傻眼了,很多人都被緊急召回去了,現在此時此刻,整個美國、整個歐洲都傻眼了,都在開緊急的會,接下來會有一系列的決定。

那些孩子,那些女孩子的哭聲、叫聲,所以說我在我僅有的兩個群裡邊告訴戰友們,從現在起文貴不接受任何戰友再聊一些跟香港沒關的事兒,我不回答任何戰友關於跟香港沒關的問題,我也不想看任何戰友發的和香港沒關的問題,除了是跟滅共有重大關係的事情之外。

老天有眼吧,老天睜眼吧,我希望,我等待著美國的決定,能徹底地扭轉這個人間的大悲慘時刻。香港現在的所有發生的事情,遠遠的超過當年希特勒對待人民的這種殘酷。

跟大家說實話,我今天是從早上,從昨天凌晨的一點半到現在,哇,我這腦子真的都快炸了,我聽到、看到都是我現在不能講的話。親愛的戰友們,大家閉上眼睛想想,如果你的家人,如果你本人你身在香港,你的家人被這麼對待了你會怎麼想?香港是我們的同胞,台灣那些不要臉的看看,共產黨來到台灣會怎麼對待你們,會比這狠一千倍,世界上關注台灣和香港就像班農說的,千倍的差距!萬倍的差距!

我們等待著,隨時美國發出的最嚴厲的懲罰,這個時候美國是很關鍵的,很關鍵,我在這就不說了,我們一直跟香港同胞站在一起的,請一定要堅持,一定和香港同胞戰鬥在一起,香港同胞這次付出的代價,將拯救14億中國人民,全世界人民,我這話說的是不是準確很快大家就能看到結果。

親愛的戰友們,咱們能發言的能在TwitterFacebook,能在社交媒體上做自媒體直播的,關注主題、關注重點我們所有的戰友現在,我請求大家,全部精力要傳播香港現場的真相。資金的問題大家不用擔心,香港那地方資金不用擔心,千萬別上了他們的當,放出了很多假信息、假視頻千萬別用。

台灣在這時候還不做大動作,還不趕快宣佈一系列的政策。本來昨天應該宣佈的,非要等到今天天亮再宣佈。台灣的政客搞投機主義。如果今天你再不宣佈,台灣政府,就不會再有人相信你。

香港人太伟大了,看了香港人这样,我觉得真的是,我们真的很惭愧呀。

親愛的戰友們,可能這,從69日到現在,將成為人類上一個最重要的事件之一,所有我們的每個人,命運都被改變了,是沒有選擇的。每個人!只是你的改變,是今天,還是明天,還是明年。

親愛的戰友們,從81日我給大家說到發生,僅僅十天,大家看到了。你們想想,華春瑩和王毅,我們爆他們的料,說要戒嚴,他們說是別有用心的造謠、胡說八道。看看這個811,遠遠超過美國的911吧,美國的911死亡三千六百人,這次香港事件,讓你慢性死亡的,要超過10倍、甚至百倍,它威脅的人,絕對不是美國的3.5億人,也不是紐約曼哈頓的800萬人,它整個的震撼了世界,大家想想,接下來你們知道會發生什麼事嗎?真的會血流成河,真的會血流成河!

親愛的戰友們,你們想想,共產黨現在派出的人,能穿上學生的衣裳,抗議者的衣裳,香港警察的衣裳,和2014年成立的速龍小隊的衣裳,身上別著槍別著刀,對待香港手無寸鐵的孩子和老人開打。

親愛的戰友們,你們想想,就在我們在看直播的時候,大家喊口號喊了幾十天的時候,大家捫心自問,我們為香港同胞做了什麼?我們腦子里到底想過什麼?天知你知。大家想想,我們十四億中國人,大家看出來有幾個站出來說出有良知的話的,說出真相的。各行各業,有幾個人對香港同胞伸出手來支持的。

等著吧,這事一過後,就像海外民運一樣,當時我就在香港街上啦,我給他們捐錢了,我還幫誰了,一堆所謂的的民運、港運,都會出來,都在那塊兒張著個嘴,伸著個手,開著布袋子在那捐錢呢。

全人類上,我就沒見過一個國家和民族,像我們這個國家和民族這些年,在海外全世界捐錢騙錢。而且都是以最高的理想境界,中國人的民主,中國人的自由,中國人的信仰。

新疆人被蹂躪那麼多年,都有各種理由說新疆人不好,活該,有甚至有多少人牛人遠離新疆人。西藏人自焚了,都是西藏人的錯。台灣人,台獨,台灣人都不是好東西。

現在輪到香港了,香港又是港獨,幾十年來同一招。對付法輪功,你燒吧,你自己燒的,然後抓人,然後抓了人還切了人家器官。新疆人燒完以後抓新疆人,然後把人家器官給切了。現在香港人,又燒了,又燒了。

天底下哪有一個政權吶,往孩子身上放東西,把人家,到人家裡去打,把人家大陸家人抓起來,讓人家大陸的親人,老媽老奶奶姐妹啊,這個拿著電話問讓你聽。

太可怕了,畜生也不能這樣啊。我最喜歡看的紀錄片就是《動物世界》,因為動物世界的情是最純真的,感天動地呀。為了保護孩子保護家人,她們能和完全不是一個力量級別的人鬥爭,動物,連那小鹿都敢和獅子對抗。

現在你看我們同胞。戰友們想想,共產黨如果要不滅,我們是什麼樣的結果,他們會用什麼樣的手段,讓中國實現中國的夢,到底是噩夢,還是人間的慘夢。香港在全世界的關注下,給14億中國人民改革開放帶來的最大的貢獻的情況下,被共產黨派出軍隊警察,穿著這樣不同色彩的衣裳,香港黑社會跟全世界黑社會用完,然後再用這種方式對待香港人民。過去這48小時和這24小時,大陸抓了多少人你們知道嗎?

我們那位告訴我情況的大校全家被抓。其中一個姐姐是在青島,在煙台不是青島,在煙台。她知道將被抓的時候,告訴我說,文貴我們一點都不後悔,我們乾了一輩子認為最正確的事,我們也乾過壞事,但是這壞事不能再乾了,這是我們贖罪的時候。我們知道如果不去支持這件事情,香港同胞的這些遭遇都會發生在我們後代身上。

北戴河這寫信的人不是溫家寶,別猜溫家寶。這個人啊,這回做出了這個決定來是很重要的,如果北戴河他不寫這個信的話,比這還狠。北方工業集團和北京研究所,也就是搞武器開發的,四川還有重慶成都的幾個武器基地,包括湖北的,在襄樊的生產子彈的生產槍的基地。這加工廠,在過去從六月初到現在,加班加點最忙碌,實行軍管式的作戰時的狀態。中國三地方最忙了,中南坑、葫蘆島印鈔票的、再就是這些軍工廠了。你們能想到嗎,印鈔票的是吸老百姓的血,軍工廠的生產是要殺中國的同胞,香港同胞,還有在大陸的香港的親戚和家人。

大家記住此時此刻我說的話,看著這平靜的大海,鏡頭是顯現不出來的。你能想到此時此刻多少人在被抓捕當中,多少人在被抓捕當中,家裡面金銀珠寶,什麼瑪瑙翡翠都要被洗劫掉,誰給你啊,誰還給你呀,你能想到多少人被弄死了,永遠不會被人知道。

你能想到在此時此刻,所有在大陸的香港同胞的親戚和家人什麼樣的遭遇,比香港人還慘。什麼叫黑社會,什麼叫綁票啊,香港黑社會綁票,還是任何國家綁票,還不禍及其他人,但是他們這是禍滅不是九族啊,不止九族了。

所以說戰友們,你說我現在今天啥心情吧,戰友你們想想我啥心情。

多少人呀,中國人多善良呀,還希望共產黨執政,還希望中國繁榮富強。繁榮富強跟你有毛關係,共產黨再執政,怎麼對付你,你能想到嗎?在香港大街上那些孩子們,被打成那樣,你想想幾個人幾十個人,聽說在這個九龍,去掏窩去,就是在香港的一些孩子的一些後勤發放的地方。說整個樓門口,啪嚓,全部停電,衝進去人以後,都穿著黑衣服,把門給砸開,所有人全部抓走,哭都哭不出來,脖子上都勒著繩子,被抓走了。誰敢錄像啊,誰有錄像啊。香港警察提前給你封鎖了。

這個世界上最可怕的,是黑社會穿上警察的衣服,最可怕的是警察再穿上土匪的衣裳。這不全發生了嗎,寫小說都寫不出來。香港過去這70年,拍最有名的電視劇就是黑社會片,黑片,過去從武打片變成黑片,這黑片所有演的加在一起死的人,那都是假的,也沒有今天一小時死的人傷的人多啊。

今天歐洲的一個政府的官員給我打電話說,Miles,我想問你一件事情,這些事情往下發展會是什麼樣子。我真想罵他娘你知道嗎?到底是真傻呀,還真是裝啊。我說你覺得會發生什麼樣啊?給他們每人發塊蛋糕,讓他們回家,然後把他們都送到醫院去治療?我說我告訴你,我早就給你們說過,共產黨在香港要做的事情,是你看到所有電影上黑社會做的最殘酷的事情,它都要做,比那還要過。

所以說戰友們,這位領導人說,我們該做什麼?我說你們如果再不做,接下來就是你們在香港的所有你們的國民同樣遭殃。

我忘了給大家說了,很多外國人,包括美國、英國、法國、加拿大的、日本的、還有台灣的,在香港,在過去10小時抓捕了N多人,大家馬上就會看到的。香港一個餐廳裡邊帶走了40多個人,當場幾個人腿就被打斷了,直接就一招下去膝蓋給你敲碎。

郭文貴現在能做的事情,我能做的我盡力了,香港同胞,用歷史去看吧。接下來香港同胞你會看到美國、英國、歐洲議會,希望台灣吧他們也能發出聲音吧,應該是快發出聲音,這些發出的聲音能幫助你們。

已經發生的這些痛苦是去不掉,但接下來我希望能制止和懲罰這些混賬,還有一個就是這些不要臉的賣港賊們以為抓住機會了,這些家族在香港真的是過了那麼多年好日子,現在這些人集體的出賣香港人民,在香港現在真看出階級了,這些大富豪、名人懦弱。

親愛的戰友們我請求大家,文貴在此衷心的請求大家不要再喊口號了,我們要傳播香港的真相,再也別喊口號了,喊口號喊的我心都寒了,因為我們大陸人喊口號喊的太多了,全人類的口號都被我們喊完了,求求大家了,傳播香港的真相、視頻、真實的信息給世界。

我們真的不能再喊口號了,不需要你捐錢也不需要你捐命,別喊口號了。傳播香港的真相,讓全世界看到真相,讓全世界人民都感受到威脅的時候,就會跟香港人民站在一起。還有一個,大陸有親戚的,香港有親戚的,如果沒被抓的,快讓他們小心吧。

共產黨這一整套的計劃,要從香港擴展到亞洲,亞洲擴展到世界,他們這次是收不了手啦。包括現在所有看節目的戰友們,都會下手的,不信你們走著看,很快就來到我們身邊,很快就來到我們身邊,比你想象要快的多得多。

他們瘋了,他們知道自己快要滅亡了,大家都知道一個詞兒,都比我聰明,魔鬼在知道要滅亡前它要做什麼?它要瘋狂。瘋狂是沒有底線的,沒有底線的瘋狂。

所有的戰友們記住,不論你遇到什麼事情,千萬別妥協。你可以不發聲,你不要妥協,如果你被勸返了,回去了,拿家人做威脅了,或者說你幫助馬上站在共產黨一邊,盜國賊的一邊,站在了爆料革命的對立面,站在了香港人民的對立面,然後你給你自己有N個偉大的理由,拯救家人、被迫無奈,那你的未來將更慘,不是一般的慘那將。

所以說戰友們,我想說的話太多了,今天我真是,坐到現在,我就在這附近開了幾個會,開完會我很多朋友都走了。都回華盛頓了,希望他們不是吹牛、不是懦夫、不是騙子,真正的能兌現吧。香港所有上街的學生們、孩子們、除了我在其他渠道告訴你們的話,如果在這兒你們能聽到,此時此刻你們一定要記住,保護孩子,保護老人,保護女人,沒有比這再重要的。

共產黨的戰略就是先把街上掃乾淨,把這些人趕家去。然後把所有上街的人,現在已經早就上了,面部識別。所有在大陸的家人,全部進行綁架威脅,抓捕,所有在大陸的資產的港人資產全面查封,所有和學生站在一起的,和這些香港上街的孩子站在一起的人,全部在大陸的資產、家人進行綁架威脅。如果再控制不住,只要接近,不惜代價,以打傷打殘為第一手段。打傷打殘還不行,就往死了打,往死了再打不行,就要把香港整個,就剛才他們說的,王岐山喊的,還有某些人喊的我就不說了,一定把戰場阻止在香港,國門之外,一定不能讓香港這個火燒到台灣,燒到大陸。

聽說在北戴河發脾氣,大喊大叫,三號人物。一二三號人物說的,香港這個戰鬥就是美國人的黑手,CIA和英國、歐洲、某些反華力量,這是你死我活的鬥爭,又把中國人民綁架了,又把美國人當成黑手了,親愛的戰友們,太可怕了。

親愛的戰友們,盡其所能吧,咱們現在千萬別喊口號。共產黨的高層太知道不是美國黑手了,他說誰是黑手的時候,你一定不是黑手,他太知道你不是黑手了,因為他本身就是黑手。

遣返法例,和在廣東續集的兵力,製造的武器,準備的香港警察的衣服和那些車輛,跟美國有啥關係?有毛的關係麼?他當然知道了!他們太清楚了!他們就是要拿下香港!要成為他絕對控制的洗錢之港!一定要香港人民跪在地上當他們的奴隸!跟他一起,跟他洗錢,繼續為他打工!

香港之戰,真正地共產黨知道,是貨幣之戰!外匯之戰!和對西方對抗,和要控制世界的時候,進出口物資的科技之戰!當年共產黨不進國民黨,不都是靠台灣進出口,進去的外國物資麼,科技麼,補給麼?

他們知道一旦香港拿下,台灣必將拿下!香港台灣拿下,共產黨就可以控制半個世界!然後就是,一帶一路,202520352049,千秋萬代啊!大家現在看看,海航在海外的併購,買的所有的公司,海航所有的資產和藏放的地方,你就知道王岐山這傢伙有多鬼了,鬼子六啊!他早就知道這事情,這是他是設計師,會發生什麼!他有50%的信心吧,能成功;當然他另外不成功的50%,他早準備好了退路!14億中國人民都讓他給綁架了!

你們知道孟建柱為什麼讓孫力軍管港澳台了麼?你們知道孫力軍為什麼要管理香港了麼?要管證保局了麼?關黑社會了麼?你們知道王岐山得昂個秘書為什麼要管香港銀行,招商銀行?不惜拿一國的財富來收買華爾街的幾個人。他們想幹啥,你們明白了吧現在。為什麼把香港的這些富豪家族,這些子孫們都弄到政協去、人大去,然後鼓勵他們大陸投資,鼓勵他們搞私生子、私生女,抓住他們把柄?這就是深度藍金黃!

我剛開始爆料的時候,王岐山親口說的:你以為十八大以後還有好日子?啊?你以為還想發財?你以為還有和平的日子?啊?那文化大革命挑大筋,白刀子進紅刀子出,時代又回來了!你想什麼呢?有本事到外國去混去!你真有錢,把錢拿外國去!王岐山這話,在2017年,2016年底,2017年二月多份我開始爆料的時候就這麼說。到時候我告訴你,馬雲啊,什麼海航啊,什麼肖建華啊,安邦啊,什麼許家印啊,馬雲啊,這都垃圾都是。他懂個屁啊,他懂的,他根本不知道他在和魔鬼跳舞!魔鬼他早就把他的吸血關子插到他的肝去了!讓你死你就死,讓你活你就活!一分鐘一秒鐘都不會差!

從此你可以看到什麼香港的富豪逃跑啊,李嘉誠啊,什麼高人吶!香港無高人!香港有高人他不會待在香港!什麼大陸企業家,這智慧企業家,儒家,他們真是什麼家,他是家巧兒!就是那家巧兒,麻雀,什麼家都不是!現在你不覺得都是笑話麼?還什麼馬化騰!哎呀我的媽呀!還什麼萬達,什麼王健林,從一億,先從一億開始!

現在大家覺得大陸還有企業家麼?你們覺得大陸還有神人麼?還有高人麼?你不覺得笑話麼,現在!現在看看我們爆料革命到現在,所有的海外民運說的話,所有的海外民運幹的事兒!大家往回想想。要接管政府的,接管中國的,共產黨倒不了的,還有何頻的機器人論政治機器人論,共產黨沒問題。再看看明鏡、博訊、萬維、多維,你看看這些話,現在往回掰扯掰扯。

真的,沒有比我們中國人,再愛,再快地忘記歷史痛苦的!沒有比我們中國人,從來只望眼前腳底下看,從來不看未來,也不看過去!中國老百姓現在還高呼黨萬歲呢!一切都是黨的,一切都聽黨的,爹親娘親不如黨親,黨就這樣對待人民!

你去想想,這些人在大陸他能幹啥?什麼打飛機死啊,躲貓貓死啊,那是太便宜你了!在死之前怎麼折磨你?我們的John莊先生的戰友,五棒齊發,給搞死,兩眼流血!John莊先生跑出來了,這是老天給了他個機會,他沒忘掉他的戰友,這是很了不起的!多少人到了美國,就忘掉了戰友,忘掉了過去!以為在美國這洋房、豪宅是你的,這跟你半毛錢的關系啊?這個國家再好也不是你的。就像我在這兒,我從來都不覺得這東西是我的。這個國家保護了我們,這個國家是偉大的!我們不能賴在人家這兒,不能在人家這塊兒吃喝享受,忘掉了我們的仇恨,忘掉了我們的同胞!在水深火熱之中的同胞!

所以說,親愛的戰友們,我們現在靜下心來,別著急做節目了!大家看看,往回看看,發生的這些事兒。

月亮升起來了!香港該升起來太陽了!共產黨再有本事他也遮擋不了太陽!他也遮擋不了太陽照射在香港大地上!

共產黨滅亡的時間,郭文貴敢說,我第一次說出來六月四號,明年的六月四號,將不會再有共產黨!當時我在華盛頓一個酒會上,一萬八千美元的一個晚餐,請了一些好朋友。在那個晚餐上,包含了我們的楊建利先生、韓連潮先生、龔小夏女士,還有美國的幾個朋友。十幾個人,十六七個人吧。我在那天是第一次宣布,我說:明年的六四,我們再相聚,不會再有共產黨!將是中國的建國日!當場我沒發現有多少人覺得我是正常的,好像沒多少人覺得我是正常的!當我宣布明年六月四號,將不會再有共產黨的時候,大家都覺得好像我是荒唐的!大家現在看到,到底是怎麼回事兒?現在大家都知道了!你們還相信共產黨還有明年六月四號麼?

John 莊,現在視頻和音響效果如何?(片刻沈默,長嘆)哎,這幫孫子哎,這幫王八蛋是太黑啦……我就不耽誤大家了吧,天亮了,香港天亮了——大家趕快去關注香港現場的事情吧。

 

中從昨天晚上到現在,我這腿疼的我呀……痛死我了,我真是一眼都合不著啊——大家要聽到電話里那些哭聲的時候,你的心都會碎的……眼淚什麼也幫不了;痛苦什麼用也沒有。大家不要悲傷,要行動!

 

此時此刻,看到人家美國這些大洋房——幾十畝、幾百畝的洋房,萬家燈火,到處是船,人歡狗叫。香港現在卻是哭聲一片,血流在大街上。多少個家庭啊——幾萬、幾十萬個家庭處在極度悲哀之中、悲痛之中。

 

今天和昨天晚上,我看到藍天白雲,我就在想:這上天啊、這萬佛萬神——香港人沒乾啥壞事兒啊,這怎麼這麼大的罪來懲罰香港呢?還是香港人有使命,要用這個痛苦……上天給了它這個使命去超度共產黨?

 

親愛的戰友們,你們看到這邊的海,多麼的平靜;你看看這晚霞,紅遍了天,多麼的漂亮!此時此刻,太陽升起的地方——我們的祖國和香港又是什麼情況?……我等待著,美國做出偉大的決定;我等待著,歐洲、日本、台灣等有良知的、文明的國家做出重大的決定。

 

如果一個人沒有失去過親人,不知道這個痛苦——我失去過我的親弟弟;我又失去了我的母親;我的兩個哥哥現在還在監獄里;我的父親躺在輪椅上;我們幾百個同事被抓、被打……我對香港同胞的這種痛苦感同身受。

 

我給大家講過,大家以為我在講故事:當時在二零一五年一月十號,吳徵在打電話前,抓捕的時候,我的同事就給了我哥一個羽絨服,當場就拿槍把腿給打斷了。我們多少員工被威脅:必須離開這個公司!我們的女同事被脫光了衣服,站在那個所謂的預審廳裡邊人來人往的門旁邊,站了一整天,倒在地上扶起來,倒在地上扶起來……男警察、女警察路過的時候還踹她幾腳。最後有一個警察送她回去,開她的車——她傻乎乎被通知讓到警察局去的,她开车去的。这个警察开她的车送她回去,还把她车上的钥匙链给拿走了。还说:「咱倆交個朋友吧,當我女朋友吧。」

 

你們不知道我們這些年經歷了什麼……我在看守所關押的時候看到那些人被打,天天被打,和整個號裡頭——死刑犯號,多少人被強姦……一個不滿十八歲的孩子,還是個處男,抓起來的時候是煽動反革命,槍斃的時候剛到十八歲。他說,我從來沒碰過女人。定的罪是強姦幼女碎屍罪——槍斃。

 

你們今天看看香港——時過三十年了,共產黨一點兒都沒改好,還更壞!這是為什麼我現在跟美國每個人說:是美國華爾街的貪婪,和華盛頓的,美國的賣國集團,和美國的以金錢為目的的無良媒體編了兩個謊話說:讓中國共產黨讓中國富裕,它就會給中國民主、給中國法治——現在看到結果了。誰追究他們的責任?

 

我昨天晚上跟幾個美國朋友說,我說共產黨就是紙老虎——這個紙老虎是你們給培養起來的!你們在各種傳說,替它美化:說共產黨非常厲害,一旦要挑戰共產黨的貿易、貨幣,美國的股票就會下跌;美國人和世界人民將會沒飯吃;世界經濟危機;破壞國際秩序……你們把一個紙老虎的故事傳遍了世界,傳了幾十年。六四之後,你們以各種理由,掩蓋你們的腐敗和貪婪——讓共產黨在中國綁架中國人七十年!在六四之後又三十年——強姦中國人民,強姦全世界人民。

 

現在再看看世界上這些大媒體所報道的幾十年來,共產黨一旦富裕了就會讓中國有法治有自由是多麼的荒唐啊!!

 

香港未來一定會……香港事件要有國際上的審判,要審批共產黨這些魔鬼的時候,西方的這些,和共產黨做大生意的,鼓吹共產黨會給中國帶來民主和法治的,他們該負什麼責任?

 

川普總統上來以後,美國的內部,還有歐洲的內部,為了金錢,攻擊川普總統。把他們列了個名叫什麼?叫民族主義,民族歧視。民族歧視?你拿證據呀。現在好了,香港現在殺人啦,就差動核武器了——這是什麼主義呀?反人類主義!誰為此說句話,誰為此負責人?

 

在香港的駐港機構,外國領事機構都乾嘛去了?跑哪去了?外國這些大媒體,你們在大街上見過幾個?全人類上現在只有一個,法輪功的《大紀元》和香港的「蘋果電視」,網絡電視,還有我們爆料革命,在稀稀拉拉地在傳播著香港的真相,為香港人發聲。

 

唇亡齒寒吶——台灣你沒感受到這種威脅嗎?台灣還有什麼僥倖嗎?那些政客們還在忙著選舉呢,你有什麼行動啊?你見到台灣有一個政客有國際思維的,為台灣人民好嗎?香港的威脅就是你最大的威脅!

 

親愛的戰友們,在香港在大屠殺,人道巨大的危機時刻,我們都該好好地靜下心來想想,我們該做些什麼?我們這一輩子,我們很多人遇到過六四,遇到了美國的911,這又遇到了香港的811……我們該做什麼?咱捫心自問。你可以把你的房子再大一點兒,也可以有遊艇、有飛機,有帥哥、有美女……又能解決什麼?

 

聽聽歌咱們就結束了,戰友們。(播放歌曲。曲中,雙手合十祈禱,伴隨歌曲結束)

 

戰友們,今天的直播就到此結束了,讓我們一起為香港同胞祈福,做我們力所能及的事情,保護香港——香港一定會贏,我們一定會贏,共產黨一定被滅!!!

 

一切都是剛剛開始🙏
文贵爆料字幕组

回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