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 月 6日 谈美国将中共定位汇率操纵国的意义

0
85

尊敬的戰友們好,現在是 8 月 6 號紐約時間下午 2 點 40 分,文貴在喜馬拉雅大使 館多媒體直播間和 John 莊先生合作,John 莊先生,John 莊先生合作。現在我又 和 John 莊先生一起來直播。本來是上周班農先生去了美墨邊境,在那塊兒去忙活 他的牆去了,建他的牆,他在那塊兒到處「流竄」接受採訪,他多次要求連線直 播,由於有時候我們的翻譯奶奶不在,我們的翻譯妹妹有時候也不在,再一個我們 的 John 莊同志回家了,累一天了很辛苦不捨得叫他回來,所以沒有完成直播。

那麼今天班農先生特別要求要直播,要談談剛剛美國做出的一系列決定,關於中共 操縱匯率的事情,那麼我們就準備了今天下午的直播,因為我今天上午有幾個會, 幾個重要的必須不能更改的活動,中午在家還有個大午餐,還要吃飯。大家也看到 我的視頻了,蒸的大饃饃,大花卷,還有羊肉丸子湯,還有日本廚師的魚,日本廚 師的雞,大家猜猜我吃了多少?四個花卷一個大饅頭兩碗丸子湯,吃了一大塊魚吃 了四塊雞肉還吃了若干青菜,哎呀撐得慌,坐在這兒特撐得慌!

然後呢,剛剛在 2 點 20 分左右,班農先生由於和某某某,俺就不說了,馬上召 見,馬上有事兒,開視頻會,跟他要開視頻會了所以就不能上咱直播了。我們的翻 譯港妹也白準備了 John 莊也白準備了,我們的題目都準備好了現在馬上得更改, 本來我說是亂聊,班農先生和文貴亂聊中共被定為貨幣操縱國的意義,現在就剩下 文貴一個人亂聊了,戰友們如果失望的話趕快睡覺去,該乾啥乾啥去,現在是文貴 一個人說一個人亂聊。在我這個四個花卷一個大饃饃二碗丸子湯,一大方塊魚幾塊 雞若干青菜還有海鮮進肚的情況下,腦子清楚幾乎不可能啊,然後又持續的被熊憲 民,孟維參,夏業良,郭寶勝,斯蒂芬·姜,恐嚇的情況下腦子清楚精神不出問題 也是不可能的,所以戰友們聽我胡說八道啊。

在這個之前我看到從昨天到今天,網絡上大片的歡騰,歡呼美國川普總統,頭一段 兒時間還有人也包括咱們戰友還懷疑川普總統是真心反共還是假反共,甚至是攻擊 我們的川普總統,後來我提出來千萬不要攻擊我們的川普總統,我說了兩個九,他 絕對是我們的戰友絕對反共。因此很多戰友私下裡發私信,對文貴提出了這樣那樣 的意見,我沒有任何回復沒有回復的原因就是我覺得沒有必要回復,用事實來看, 一切都要尊重事實。

在这种情况下,昨天大家看到了川普总统突然间决定把中共列为货币操纵国,然后 网络上充满了让我感到很有意思的······网络上现在什么多?高人多!都是预测高 人,我看了那个推特上 Facebook 上,Instagram 上幾乎有上百個高人在那馬上買 賬,在那說看到沒有?一年前我就說過,五個月以前我就說過,更有誇張的說,去 看我的文章,我的文章在什麼時候說過美國一定會把中共定位貨幣操縱國,哇塞! 網絡上現在流行預測高人,叫預測準確。

但是我告訴大家啊,我過去是沒說啊,在過去,昨天到今天沒怎麼說。但是法治基 金有意思了,法治基金迎來了在不到 24 小時內最高的單日捐款,八位數的捐款, 第一次不到 24 小時八位數的捐款,不包括大額捐款。有戰友直接在下面留言,叫 什麼西的留言 2020 一定會勝所以捐 202020。

沒預測,沒預測啊,就這個網絡上一片認領高人,一片證明自己預測高人,一片人 要說這是我的功勞。我請問戰友們,你們都預測對了你覺得有幫助嗎?你說的都 對,都是你預測對了,川普總統啥時候吃喝拉尿你都預測對了,所以我告訴戰友們 任何高人預測美國的一系列行動,共產黨的你都預測對了,你能咋地呢?我告訴戰 友們,不會因為你預測對了共產黨就死了,也不會因為你預測對了就證明你獲得信 任了,一點兒都不會,千萬不要掉到預測的慾望的窟窿里,不要掉到證明給別人看 我的預測是對了,牽強附會的深井里,戰友們可別上這個當。

看看民运,看看欺民贼,包括那个博讯那个王八蛋,那个韋石,还有那个熊憲民, 还有什么万维多维,还有那明镜,天天要证明自己正确,那个何頻三十年没回过国 了,天天要证明自己我说的中共是对的,我猜的是对的。

亲爱的战友们何頻在西方都几十年了,预测那么长时间,搞那么多媒体,还有李洪 宽那个畜生还搞了什么什么媒体(大參考),民运有多少人是预测对的?天天在预 测,不对的谁还记得?对的谁记得?不管你对的还是不对的,共产党在那兒七十年 了,受伤害了吗?在那七十年里面发生了什么事情?天安门事件,新疆抓捕,陷害 法轮功。

我们现在说说这个法輪功事件。你看看人家法輪功最近有预测吗?大家都是把人家 过去的大纪元,大唐网站当成笑话,但是大纪元和香港的苹果直播成了在香港抗议 现场社交媒体中最成功的社交媒体,广告费拿的最高,竟然是一夜之间订阅超过十 万,苹果直播超过了一百三十万,大纪元我现在看到好像也是超过很多万了,人家 有预测吗?人家没有预测。人家说自己是高人了吗?没有说。观众的心明知的不是 你谁能把这事儿拿走的,就是你拿走了他对共产党的死亡和灭亡没半毛的关系,还 不如我今天中午喝的那个羊肉丸子汤一个丸子的感觉好呢,有啥呀?所以说你看看 凡是跟在什么叫胡平的、什么何頻的、什么孟维参的、熊憲民的、高冰塵的、李洪 寬的絕大多數腦子是有問題的。為什麼?他相信了謊言。

我們最大的問題就是中國人相信了共產黨的謊言那麼多年,現在的大陸還到處在牆 上貼著爹親娘親不如黨親,一切聽黨的一切都是黨的,多少人為此付出了代價啊? 輕信、愚昧、貪婪、精神上的貪婪、思想上的無知、短視導致了共產黨在中國一騙 七十年吶!騙你七十年不傷害嗎?現在遇到了個美國聰明的總統川普總統,人家稍 微不按你的心思行動,你就覺得人家不是你的人,就猛烈攻擊,把人家川普總統當 小丫鬟使,好像川普總統根本沒有你聰明。我們看到一片盜國賊,一片欺民賊包括 美國的這賣國集團,最大的共同點就是覺得川普總統是傻子,他聰明,那你咋不當 總統去呀?

這世界上最可怕的就是大頭症,評價總統,自己連飯都沒得吃,天天評價全世界的 富豪,自己毛線事兒沒乾過,天天要評價那些具有行動力的人。還有一撥人就是共 同的病,就是口炮黨。完全用口炮來證明自己有多偉大。你看看那些個海外的民運 在香港的運動當中丟人現眼到了什麼程度?在美國總統面前,大家去看一看川普總 統在競選期間海外民運、欺民賊幾乎百分之百的人都是反川普的,或者是 99.9%是 反川普的,幾乎百分之百都認為川普總統推行的對華政策是錯的,都是投機主義, 預測啥呀?你預測對了有什麼用?

所以說很多戰友啊,給我發的這個這個預測,那個那個預測,我求你們了,你們都 是大爺,你去預測吧,你自己玩吧,全世界都是你說的對你最偉大,你有天眼,你

有智慧,你預測到了。郭文貴最不喜歡的就是預測。我就是懵,我就瞎懵。我崇拜 的是行動,我相信的是結果。

今天凌晨一直到今天上午十點之前,我跟 N 個朋友討論美國川普總統宣佈了對共 產黨的做為貨幣操縱國的意義是什麼。我大概給他說了八九條。

第一,最重要的是,中共經濟滲透美國的真實力量。這次川普總統通過貨幣操縱國 他能感受得到。西方能感受到到底中共有多大的滲透力量在西方。特別是美國的賣 國集團。

第二,讓美國和西方看到中共的真正的經濟實力。到底这事儿對中共有多大的威 脅,他多在乎。

第三,美國內部誰是賣國集團。这是非常重要的。

第四,美元在市場的力量到底有多大。現在美元在世界上的實際價值和他的信用 度,因為美元是石油美元,信用度是多少。經過中共和美國這 18 年的 WTO 較量 之後,美元在世界影響力有多大。

第五,是一次絕對的中美之間的經濟實力,和經濟價值和貨幣淨值的真實較量。

第六,貨幣操縱國的意義在於什麼,全面瞭解中共的海外實力。不包括你美國呀, 香港,台灣,日本,一個匯豐銀行,一個德意志銀行,巴特萊銀行,一個 JP 摩根 銀行,借給中共的錢,那數字嚇死你了。但是這個時候,他有多少的控制能力。中 共的公開數據是兩萬億美元的國債。兩萬億美元是多少?戰友們,大家算算是多少 錢?兩萬億美元都是短期的。十個月到十八個月之間。

第七,貨幣操縱國定位以後,美國能做什麼?兩條對中共是致命的,其他都不用廢 話。停止貨幣結算在全球, 停止使用美元貨幣結算。

第八,美國能做什麼第二個,停止(撤回)美國機構和個人對中共的投資。這可不 是開玩笑的。你個人,機構,你過去的投資,撤回來,現在不能投資。 這兩條是核心。終止你使用美元,海外整個的美元結算系統。那不就完蛋了,死了 嘛。就是都是在地球上,你就別呼吸這空氣了。你呼吸屁去吧。然後所有給你的空 氣拿回來,未來不能再 2 給你空氣。就這麼簡單。其他都不用說了。

第九,中共的偷盜經濟,,通姦經濟,和美國賣國集團一起的經濟,因為這一次將 大白於天下。

第十、這個時間點,把中共列為貨幣操縱國和香港的反送中運動和港幣聯繫在一 起,形成金融領域最可怕的信心喪失。所有的金融,不管你真的強大還是假的強 大,只要沒信心了,他就一文不值了。特別是互聯網時代,傳播力太強了,想挽救 都挽救不回來。

第十一,形成共產黨後門被掏肛,前面被槍頂著,後面被掏肛的感覺。他只能左 右。左,就是共產黨賴以生存的兩個核心武器,叫做政治空間。第一個,中華人民 共和國共產黨綁架了十四億人民的單一的,絕對的政治體制,所謂他認為,中國人 民同仇敵愾,共同反美的愛國主義,所建立的中國國內的單一市場經濟。這個他認 為的第一個武器。

第十二,第二個他認為的武器是,現在由於美國內部的政治鬥爭,和川普總統受到 了內部的挑戰,和共產黨在西方埋下的盜國集團和賣國集團的核心利益對他的威 脅。這叫做所謂的美國政治風險。 這倆武器。等你犯錯,你要死,我內部全都愛我,老百姓都愛我,老百姓都對付 你。這是他的核心兩條。這核心兩條正好相反,連個屁都不是。 共產黨,你騙你自己呢,同仇敵愾,絕對相信共產黨所謂你的單一體制,獨裁體 制,決策性快,決策性強,調動能力強,想幹啥幹啥,不為人知,恰恰是你致命 的!你騙美國已經完蛋了,完全完蛋了。

第十三,共產党特別相信的五國聯盟,都被美國制裁,形成一個經濟共同體,抱團 取暖,通過這次絕對摧毀式打擊。因為共產黨沒錢了,沒人再相信你能給我錢了。 什麼叫五國聯盟啊,就是你們中共買單,中共給我武器。你都沒錢了你還給我什麼 錢啊,你都沒錢造武器,你給我什麼武器呀!還有一個,我拿你錢了,美國人再懲 罰我咋辦?再重度懲罰咋辦呀。你已經是癌症了,我這兒只是皮膚病,我幹嘛跟你 倒下去啊。結束,不跟你玩兒了。對五國聯盟,抱團取暖,摧毀性打擊。

第十四, 打開美國內部政治,和美國內部兩黨鬥爭一個新局面。現在川普總統和 美國共和黨和民主黨,只有兩個選擇,要麼在 2020 以前把中共滅了啦,要麼在 2020 讓中共把你們滅了,由他來控制選出一個美國總統,只有這兩條。我相信, 美國共和黨和民主黨都有一個共識,一定在這屆大選前把中共給滅了。這個是超出 大家想像的。這是我感受到的。

第十五,美國將由此開始弱勢美元。他說人家貨幣操縱,美國也貨幣操縱,但是你 沒轍呀,你玩兒得過人家嘛,你沒人家有實力呀。人家是明搶,共產黨是暗偷。他 明搶是按法來,你是暗偷。怎麼著,你強大嗎?你沒有,因為你沒有人民的支持! 你共產黨你不是為人民服務,不是為人民謀取更好的生活,只為你那十個盜國賊家 族。這就像我一直跟美國人跟歐洲人說的,中國十四億人,加上 10,就是 10 個家 族,百分之十的人統治著百分之九十的人。這回會把你打回原形。你是為了盜國賊

和 10 個家族服務,不超過百分之十的人服務的。中國人不跟你共同地度過危機。 那是你活球該。巴不得你快嘎本死了呢,你嗝屁。這是本質不同。但美國這次會公 開弱美元,加強美國內需,擴大美國市場。一球一世界。一個地球一個新世界,跟 你玩兒個大的。你才一帶一路,人家是一球一世界。一個地球一個新世界。

第十六, 這次會讓美,日台韓歐洲,所有政治經濟合作,成為一個切實的,文明 的,可靠的,一個新的世界經濟體誕生。什麼 G20 呀,上一邊兒呆著去吧,什麼 APEC 呀,上一邊兒玩兒去吧。說白了,就是以法治國,文明,民主,自由,有信 仰的國家,一起玩兒這個經濟體。這就是川普總統搞出來的。你不用想的,日本, 韓國,台灣,新加坡,我希望加入一個香港,印度,整個歐洲,當然包含加拿大 了,北美文明國家,都會連成個新的經濟體,大家會非常清楚,靠中共的日子,一 去不復返了。瞎忽悠啥呀,這都過去了。這都成歷史了。

第十七,美國的賣國集團徹底復甦,醒過來。美國將用 5G,AI, 生物科技,和大 量的生產產業帶回美國的同時,將產生新的能源集團,新的經濟模式。美國會真正 地開始,創造一個讓世界更偉大,讓世界更和平。讓美國再次偉大。無庸置疑。 5G,AI,生物科技,新能源,然後整個新興市場從新建立,印度,越南,柬埔 寨,緬甸,部分非洲國家,拉美國家,全面形成新市場。這個時候,亞洲四小龍, 但願包括香港,能夠回來,徹底涼在一邊的只有這五個國家,踢出局去。世界將顯 出新的格局,新的局面。

第十八,從現在目前來看,定為中國貨幣操縱國,覺不是總統一時興起。看中共的 媒體簡直是可憐到了極點。專家簡直是胡說,一幫忽悠。千萬別相信那些專家。證 明了一件事情,爆料革命和我們所有戰友親眼看到,通過事實看到的,也通過各種 情報總結的,川普總統要摧毀共產黨體制是發自內心的,絕不是跟你玩兒點什麼貿 易。

第十九,為什麼我們說在 7 月 20 號左右,在 7 月 27 日後,世界將徹底改變,中 共將以光的速度走向死亡,全球自動滅共的時代。然後我最關鍵的是說,在沒有在 上海西郊賓館開會的時後,中美新的一輪談判的時候,我就說上海西郊賓館,中美 關係起始與此,未來將會證明,西郊賓館是葬送共產黨的地方,中美關係死亡的地 方!這將開啟中美關係新的時刻。我今天再給大家說,上海西郊賓館,當共產黨決 定這個會議的形式和做出的決定和一些行為之後,他已經徹底地在他那個上欺下騙 的情報系統當中等於失靈了,中南海聽到的全是好聲音,沒有任何真相。而美國現 在 CIA FBI 海外情報,各種情報獲悉中共的一些打算之後,美國已經是深入虎穴, 要證明給全世界,你是騙子。你根本沒有誠意。你根本不想解決中美貿易爭端,而 且玩兒欺騙,也不想買美國的農業產品,美國已經瞭然於胸,而且已經制定了一系 列的決定,上海就這麼表態,如果他這麼說,你就這麼做······據說沒有一樣超出美

國預期。完全在情報掌握之中。這可能是前所未有的美國對中共的情報搜集最最成 功的一次。 所以美國有一系列的決定,提前美聯儲降息,並且給了一些再降息的預期,讓美國 市場進行一個自然地調整。然後美國一系列的決定全面開始。

第二十,美國所有股市包括一些指數變化,更讓美國看到,讓美國了解到,真真正 正的中共在美國和賣國集團合作的能力和滲透的深度。這次股市,讓他們看到了, 中共想利用股市威脅川普總統,威脅美國讓他停下來。然後我把我的匯率操縱性地 跨過 7,造成恐慌,然後在美國合作的賣國集團大肆地拋售股票,更重要的事情, 在這些股票當中,有很多是中共的國有股,和中共控制的所謂的私人股。大量地拋 售。造成股市的恐慌。然後讓你害怕。他沒想到,早在你預測之中,早在安排之 中。這次傷害的只有中共和中共所控制的美國賣國集團,沒有任何人。所以股市, 美國的經濟變化,恰恰是給美國極度過熱的股市和市場打了一個預防針,甚至讓他 降了溫。好事兒。

第二十一,親愛的戰友們,大家有沒有注意到美國的房產什麼情況,美國的房產價 格又到了 2008 年之前,瘋狂啊,疯狂。我就不一一舉例了。我們頭兩天幫朋友, 包括幫路德先生買的房子,就一個房子有三個客戶爭的現象。而且這三個客戶的倆 全是來自於亞洲。在這個時候,美國弱勢美元和對市場的警告,和美國市場的調整 和美國房地產市場要面對一個非常長的降價期和跌勢,對美國經濟是健康的。所以 說,美國的內部真有些專家,共產黨專家全都是騙子,全都是忽悠的。瞪著眼胡說 八道。那一幫垃圾,悲慘,災難!從個人角度來講,我看中國人民銀行行長沒有一 個能跟我們江財神比的。江財神當副總理,管經濟都比他們強。這不是開玩笑。哪 個我不認識啊,都是忽悠,都是在辦公床上想出的法,都是在英文媒體上學的那些 東西。現搬現賣。都玩兒政治,都是吃點兒什麼偉哥呀,搞點兒什麼鞭湯啊,訂點 兒名牌呀,搞點兒房子啊,看看想辦法玩兒人家三代呀,都是腦子玩兒這個。甚至 絕大多數的高層全喝藥,全吸毒。哪有腦子,哪有時間跟你玩兒世界經濟金融去 啊。而美國真的有一幫專家,判斷明確了,判斷清楚了。

所以這 21 條,決定了現在這次美國川普總統把中共定位為貨幣操縱國。對香港的 抗議運動,可以說這事已經是隔牆可以投錢了,隔牆投飯了。絕對對香港抗議運動 是個巨大的幫助,對台灣未來在亞洲的經濟中扮演的角色有巨大的幫助。特別是對 亞洲,日本,韓國現在是個爭議和鬥爭,對下一步亞洲的經濟調整是個巨大的幫 助。 而且這個事,不管你如何,川普總統下一分鐘說我給你取消,這中形成的改變和力 量不可撤回。所有的金融市場和現在的國際市場,就倆字——信心。當信心變成不 確定性的時候,一切都回不來了。

我可以告訴大家,所有中國人,聽了咱們爆料革命的,賣了房子、換了美元的,到 了海外的,全是贏家!現在只要是在國內,還投資還玩的,基本上你這一輩子就結 束了。錢你拿不出來,你拿出來把你送監獄去,你說你要哪一條吧? 所以說,我特別強調的是我們戰友們,不要在我們的社交媒體上過多的強調,我們 多偉大。我們誰也不偉大。我們預測的多准,根本不用預測。不要談預測,只談現 象,只談事實。還有一個,不要在媒體上,太多的讓國內的什麼買糧啊,什麼賣房 啊,換美元啊,實際上意義不大。聽你的人,一聽就明白,就會行動;不聽你的 人,你再說他也不聽。

而且,我跟大家說的事情,咱們國內被共產黨洗腦洗到的嚴重程度是誰都無法想象 的。你看看香港大街上,你看看那幾個《大紀元》,還有《蘋果》的直播後面留言 的,90%全是五毛和七毛。語言之惡劣,出言之歹毒,前所未有!看看國內,有多 少神經病,竟然把香港人上街抗議行動,認為香港是要搞獨立,香港是要叛國。他 們是反共啊,就這都分不清楚啊!

美國華爾街登出來郭文貴是雙面間諜,竟然有人相信。這種相信的人,我希望你永 遠相信下去,你永遠不要後悔。如果中國能出來郭文貴這樣的雙面間諜,出一萬 個,出一百萬個,中共早就沒了!如果郭文貴真是雙面間諜,這樣的雙面間諜,那 中國真是需要多一點。這點常識難道沒有嗎?郭文貴這雙面間諜,遭受了人類上你 沒有見過的,前所未有的對一個人的攻擊。一個大連法院,判一個個人,能罰 600 億人民幣,他對間諜是這麼對待的嗎?讓一個管了 30 年間諜的反間諜的安全部副 部長馬健先生出來講話,來證明郭文貴沒文化,說話用詞不當。他說出來一句郭文 貴是間諜了嗎?在監獄里,拿槍逼著他的情況下,他說出來一句了嗎?共產黨要證 明我是間諜,只要拿出一個文件就可以,郭文貴是代碼多少多少間諜。

更重要的事情,我待在美國兩三年了,我天天在這塊兒爆料,美國 CIA、FBI 笨到 我是個間諜都不知道嗎?你看一篇華爾街的文章就知道。華爾街這個寫文章的女的 是個印度裔,她是什麼人?她跟那個 Woller 是什麼關係?她是被我們告的關係! 她是騙了我們一百萬美元,而且還拿這個所謂的調查信息來威脅我們,我們都不知 道是誰。是我們善良的韓連潮先生,作為個人擔保,我們相信了她。你應該看到文 貴對朋友的信任,絕不打折扣。文貴沒有本事知道她是騙子?文貴沒有本事能查她 去?不查,我相信朋友。

一篇似是而非的報道,不客觀的報道,被操控的報道,你就相信了我是雙面間諜。 所以戰友們,你預測多准有啥用?我一個英國朋友,咱戰友給我發信息,我多少天 前預測「貨幣操縱國」,預測準確。我說兄弟啊,別這麼說話,這能證明你什麼? 給你倆咸鴨蛋吃?給你弄兩塊煎餅果子?給你炸二斤油條?有意義嗎?

共產黨不死,給咱立塊大牌子,像自由女神那麼高,說這是「預測之王」,你在那 是笑話。有用嗎?我們就是要真相,現在真相出來了,我們要讓大家看到這個真相 的本身是有什麼意義,而且絕不能言過其實。

客觀地說,剛才講的這 21 條,貨幣操縱國,這個事意義重大。但是你覺得在反共 當中,它意義有多大?我可以告訴你,在未來滅完共以後,你會真正的明白,永遠 要記住,指望美國滅共,絕不可能。我們等著川普總統滅共,絕不可能!

我們過去 70 年,就是太多等別人來滅共了,太多寄希望於別人了。我原來說,拿 著自己的無能去寄希望於別人。這就是為什麼這些海外的民運,還有郭寶勝、夏業 良、熊憲民、韋石這幫瞪著眼說瞎話,吳徵、馬雲這些騙子,還有那什麼公鴨嗓子 的吳建民。你看那孫子,一天在那嘚吧嘚,嘚吧嘚的。就是相信這些人,因為啥? 很多人無能、懦弱、自私,拿著錢去捐他去,捐他錢來證明自己有正義,我有理想 有抱負。這是啥,因為你把希望寄託於別人,懦弱、自私的人把希望寄託於別人, 才導致了海外華人和共產黨在中國綁架我們、強姦我們 70 年的結果。我們現在不 能說我們升級了,不相信韋石了、不相信明鏡何頻忽悠了,不相信洛杉磯那公鴨嗓 子了,我們相信誰啊?相信川普總統,美國人幫我們滅共。不可能!

以美滅共,咱後面得加一括弧,利用美滅共,它只是一部分。最終一定是以共滅 共。

大家一定要記住,我們在共產黨內部的戰友,第一時間冒著生命危險,告訴我們現 在內部已決定,8 月 4 號到 6 號,將要對香港實施戒嚴。可能晚幾天,也可能晚一 週兩周,絕不會長,百分之百會戒嚴!它一定會戒嚴!而且會對香港採取暴力行 動,只是名稱不同。哪天這位戰友,如果站在鏡頭前,大家會震驚。共產黨在內部 找這個人,他找不著,他找不著。共產黨現在已經是射出去的箭,它回不去了,這 個箭頭只是什麼時候落在香港,在大街上、在水面上、直升機、船上,出現在大街 上,以什麼名字,穿什麼衣服而已。

這個預測準確,有意義嗎戰友?共產黨還在那,我們這預測是荒誕的,只有滅了共 產黨,只有共產黨不在那了,我們一切都是對的。在沒達到目的之前,你對過程當 中來證明自己的偉大,只有兩個原因:一,你想利用這次我們的核心目的;第二, 你別有用心。

在這個貨幣操縱國上,對滅共這場戰爭,最後你會發現它根本不值得一提。它跟香 港人民上街的抗議,6月 9號、6月 12 號、6月 17號,根本不能相提並論。 可以這麼說,沒有香港的抗議運動,可能川普總統根本沒這個膽,沒這個決心去下 定義它這個貨幣操縱國弄那麼早,甚至或者是不做,或者是晚做。香港給了美國政 府和美國的政治家們,更大的信心和更好的時間選擇,甚至更早的做出了決定。

最後共產黨滅亡,第一道走向地獄的大門,一定是,一定是香港;第二戰場,西郊 賓館。上海幫和它操縱的這些人,和美國的較量,第二道。這只是第二道門裡面的 一小部分。

大家接下來會看到,為啥我說:世界將會巨大的改變?我可以告訴大家,第一個最 重要的事情,美國正式宣佈在亞洲部署中程導彈,(意義)遠遠大於這個貨幣操縱 國。它會在哪部署?大家走著看!

未來共產黨最害怕的最不希望的是台灣,台灣一旦佈置上中程導彈,甚至大家心照 不宣的佈置核武器的時候,你說共產黨會做什麼,他把台灣炸了?像那個叫什麼金 燦榮說的,那個混蛋說台灣 20 萬軍人就是肉、炮灰,幾個小時就打下,吹狼蛋吶 你在那,吹狼蛋呢你。   你沒想到你能有這個能力的時候,別人也有這能力。你還敢嗎?你就欺負中國老百 姓,那對你來講就是 14 億人肉,你想怎麼切就怎麼切,對待台灣那不是。你對待 美國什麼把整個亞洲的導彈基地和美軍駐地全部炸毀,航空母艦炸毀,你開玩笑, 美國等著你炸?多荒唐等你炸,你炸吧,炸完以後我再搬石頭砸我自己腳,是不是 啊,整天在那瞎吹。   台灣、菲律賓,還有可能是他更難以想象的,就在你的西側,尼泊爾,甚至現在他 非常緊密的土耳其,甚至東歐國家,圍著你一圈,韓國就不用說了,全部是中程導 彈,而且都能帶核武器的,你開啥玩笑,吹什麼呢?

美國這個民族這個國家啊,它是做一說到二,或者做一說到一,但是共產黨沒有他 能說到一百,有他能說到 10000億,忽悠,所以說中程導彈的這件事情遠遠超過咱 們今天大家歡呼的這個利率操縱國,踢出 WTO,利率操縱國,這還不是致命的, 香港一旦戒嚴,那是致命的。還有一個在經濟和科技金融領域上最致命的,美國政 府宣佈查封和凍結共產黨在美國及海外的美元資產,那個是大事了,那是大事了, 那遠遠大過這個,那是大事了,現在在醖釀之中,能不能發生啊?我認為是早晚的 事。   還有大家千萬記住,這 700 多家在美國的上市公司,是待宰的羔羊,待宰的肉, 案板上的肉,你看這幾天,上海股市恆生指數包括他脫市,包括接下來一兩周會起 伏起伏,甚至是往上漲漲,但是這是用什麼,這是他不是用命來挺的,他得用未來 的命來挺的。   只要是共匪輸掉這次戰爭,共匪基本上宣佈了自己的死刑時間,但願這個金融戰、 科技戰和香港的保衛戰,能引起黨內的軍隊、黨內的高層們能作出最終的決策,在

幾秒鐘以內改變這個現狀,那就是把中共的,現在綁架了中共 9000 萬黨員和 14 億人民的這幾個家族給消滅,然後中國宣佈真正的到了建政國的時代,然後讓世界 看到中國與世界和平相處的決心,讓中國人擁有法制,擁有信仰自由,這個民族不 再成為世界的威脅,會受世界歡迎,然後全世界人民都會擁抱中國人民,然後讓中 國從新誕生,讓全世界確實知道中國的文化中國的文明和中國的人民是他們喜歡 的、是他們愛戴的、是他們的朋友、是和平的力量,這才是我們要的。   絕對不能像在華盛頓開庭的時候在那個我後面一個角上,一個叫張維的、熊憲民、 韋石、夏業良、葉寧還有那個江濤,就看上去就是人渣,就是人間的垃圾,人家的 屎都不如的人,勾腰搭背,躺在椅子上,摳鼻屎,罵人,囂張,要殺人,威脅,無 法無天,絕不能讓中國人成為這個形象。要讓他們看到優秀的中國人在全世界,叫 人家尊重。現在我們很多人被弄成暴民了,腦子裡面想吃了人屍丸一樣不受控制, 自己不受自己控制受共產黨控制。這才是我們想要的。

所以說親愛的兄弟姐妹們,我喝杯咖啡啊。我還沒看留言呢,(此處省略戰友網名) 你看我的眼神可以吧,在那麼遠那麼遠幾米之外我能看到你們的字,這不是吹牛的 吧,(省略戰友網名)所以說親愛的戰友們,現在好事越來越多,一定會越來越 多,在好事面前千萬別失了我們的分寸,在好事面前要保持我們的鎮定。嚴格講滅 掉共產黨只在一剎那,但是,是一個個好事積累的結果,但是在這些好事當中我們 過度的享受著好事和關注著好事,我們將迎不來那最關鍵的結果的到來,我們就會 讓共產黨像過去 70 年一樣,再次的逃脫懲罰,我們的目標是滅掉共產黨,讓中國 人有真正的法治自由和真正的自由的信仰。   我们这法制基金留言的,大额捐款留言的都给我看。有的人留言让我太感动了,自 己一套房子卖了,说这个房子的钱,这个房子卖的是个很大的钱,说要分批都要捐 给法治基金,为什么这么做,他就相信一条,当有一天他要是遇到问题的时候,法 治基金一定不会弃他于不顾。

但是在共产党这个领域内的房子,共产党不但是把他 要灭口,而且会让他非常惨,他相信能消灭共产党,消灭共产党以后他认为会让他 知道他有更多的永久的房产,這房產是暫時的,他讓出的是暫時權,但他將會獲得 一個永久產權的房子。   所以說共產黨被滅以後,就像我過去說的第一個人民的土地必須給人民,過去這些 年,全人類只有中國人做到了這麼荒唐的事,所有給國家納的稅幾萬億、幾十萬億 錢去哪沒人問,也沒人公佈,這錢去哪了!咱得說道說道。必須馬上真正的讓新 疆、台灣、香港、西藏、廣東除了土地上咱保持一國之外,聯邦制也好,是這個憲 政制也好,一定要他獨立自治,保持國家完整,實施絕對獨立自治。像香港為啥不 讓他獨立自治呢?人家沒有說要獨立,有幾個人喊出香港要獨立了?沒有。

就是要五個要求,雙選,選特首、選立法會,這是你承諾的;銷對這些上街抗議人 們的暴動罪的指控,獨立調查暴動的整個事件,這個警察和警民的衝突,徹底撤銷 你的所謂的違反基本法和中英協議的這個送中法案,多簡單吶?這幾個人辭職,就 這麼簡單啊!沒有人說叫香港獨立啊!如果我能說了算,我馬上答應。

昨天晚上有人問我:如果問你這個事情,你什麼答案?我說我告訴你:符合中國利 益、符合世界利益的,符合中國人民利益的,包括符合共產黨利益的,馬上答應, 立馬答應,立馬執行!

它能咋了?香港能搬到美國加州來麼?香港能搬到曼哈頓來麼?你把那些駐港澳辦 的王八蛋撤回到大陸去,香港島就沒了,香港的海水被拿走了?香港海裡的魚能少 一條麼?一條都少不了!

我還給他加上兩條:所有在香港的小黑屋,還有什麼駐香港的那些機構,私生子 女,什麼非法的……統統撤出!如果不撤出,給香港立法,可以抓、可以判!

我說另外一個,給香港一個規矩,香港要開始在公務員裡邊,對全世界的人才、各 個種族、各個國家開放,讓香港成為一個真正國際的人才、文化、經濟港。 我一定要加上這兩條,哎呀!我這說完以後,人家興奮的不得了。

一個自信的國家,一個自信的政權,你怕他離開麼?就像我郭文貴一樣,我從來沒 在乎過什麼誰不喜歡我,我從沒在乎誰說不跟隨我,我更沒在乎過別人對我怎麼 看!我從來沒有過,那會讓我失去我自己。 就像昨天下午,我跟我的一個合夥人說了一句話,我說我從認識你到現在,我從未 有在一件事兒上,我說我求過你,我從沒告訴過你:我需要你的幫助。我從來沒有 過!我說你見過我、聽說過我——我在乎誰不理我、誰說我壞話麼?我從來沒在乎 過。

不是我裝,我真的做得到不在乎!我有什麼在乎的?我這不叫自信,這是起碼的做 人的常識。一個人不喜歡你,你做什麼他都不喜歡你;如果一個人喜歡你,他了解 你,你很難讓他不喜歡你;如果有誤會,那就讓他誤會去吧!誤會是他的錯誤,我 為什麼為他的誤會買單呢?

就像香港有人給我發信息說,有人說懷疑你“雙面間諜”、不信你。我說:求求你 啦!再也別相信我,再也別相信我!你好好在香港呆著,跟共產黨合作,不要相信 郭文貴!我 TM 五面間諜、雙面間諜,咋啦?你別相信我嘛!你當你的香港的什麼 那些名嘴去嘛!對不對呀?

就像當年王恩哥說的,哎呀!文貴呀!咱們不要鬥哇!你要鬥的話,我就很難做人 啦!以後沒法聯繫了;我立馬就把他罵一頓,你什麼狗屁北大校長啊?老子沒認識 你王恩哥以前,我郭文貴是什麼人吶?我蓋“裕達國貿”的時候你在哪呢?我不認識 你我過得特別好,我認識你以後,結果發現你和 TM于麗叫床,嚴重的騷擾了我這 耳朵。你倆那叫床聲音吶,太難聽啦!你得吃多少偉哥才能讓于麗叫那麼大聲音 啊?整個樓都能聽見。那九寨溝的山裡面本來就擴音,你說你叫那床!你說你跟于 麗那種人,那臉上都快拉過一百刀了,你還能整出這動靜來?北大校長?求求你別 理我了!別聯繫了!

他不聯繫我更好,我特別好!說綿恆都是咱們朋友,是不是哪天和綿恆一起坐坐, 咱們再聊聊咱們未來的發展。你得啦!我求求你別再……江綿恆這邊看著我,那邊 兩個腎,一個是新疆的腎,一個是新疆另外一個腎。你說那眼神得多奇怪呀?你能 想象一個人,身體上被換了好幾個人的器官,坐在你對面,吭哧帶喘地、還得老喝 著藥,然後還盯著穿著短裙子的美女,你覺得舒服嗎?

所以我不在乎!我多好哇!我離開了中共,我第一個敢跟中共說的——郭文貴你隨 便查,我要有一分偷稅了,你把我槍斃了!我要在你中共拿一分錢,你把我槍斃 了!

查了我幾年?查了我五年!你也沒定有我偷稅呀?你也沒定我拿你共產黨錢吶?結 果定了一個——我們公司所謂的“騙貸罪”,騙了三十五億;貸了三十五億,還了你 四十七、八億。

共產黨這個不要臉的東西呀!畜生啊!你們給郭文貴判這個罪,你不被天滅麼?李 友貸款從來不還,連本帶利不還,你江家貸款從來本利不還。你海南陳峰,你王健 貸了幾千億,連本帶利不還,你把人給殺了。我郭文貴公司裡貸了三十五億,提前 五年還款,還多還了你十六七個億,結果你定“騙貸罪”。

所以說,大連法院的張明鵬通過人跟我說,這個案子讓他感到了寒心。他說共產黨 比黑社會還黑,但是妳告訴老郭,我別無選擇,這是领导的指示,我必須這麼弄; 結果這哥們兒也被抓了。

一個大連的西崗區法院的院長張明鵬,審李友案、審郭文貴案的人,貪幾十億!連 律師帶法官,幾十人被抓。共產黨流氓到什麼程度?據說那張明鵬和王芳也是一天 的關係了,相當熟!我估計這是王芳通過肛門文化,叫孟建柱、孫力軍加以提拔, 同時審李友案。這李友的女朋友在那裡面,畫著口紅、化著妝,拿著愛馬仕的包, 嗯哼、嗯哼……然後,五罪全成——回家!就為了那幾十億。

所以說,這個共產黨啊!妳能看得出來,你拿它在乎了,妳就完啦!所以,我看到 多少人,就寄希望於共產黨能給他們未來,寄希望於共產黨能給他安全、給他財 富,最後全滅了!

結果現在有人…好麼…有人無知到什麼程度——郭文貴是“雙面間諜“!共產黨要證 明郭文貴是“雙面間諜”,如果是真的話,那是多麼容易呀!它用得著派劉彥平、孫 力軍來麼?它用得著在美國這麼多的動作?吳征…還有那董克文——凱文-董,代 表“黃艷的小手兒”來起訴郭文貴麼?用范冰冰起訴郭文貴麼?用吳征、鑰匙瀾來起 訴郭文貴麼?

用安排一個強姦案……到現在強姦案的人不在,從藍內褲變成藍裙子,藍內褲、紫 內褲、黑內褲,現在又聽說出來一個長褲。地點從這個巴哈馬變成紐約,紐約又變 成倫敦,最近可能又要換地方了——被強姦的這個人;叫馬蕊!老換地方,被強姦 了換地方。她在一年零四個月的工作期間,飛行了二十七次之多,她說我監禁她三 年半。

這樣的流氓吳征,你共產黨都玩兒得出來,你幹嘛費那麼大勁吶?花七千萬美元賄 賂美國的一個——司法部有史以來第一位腐敗的官員,把這個司法部官員帶 到??,帶到你中國駐華盛頓大使館去聊天,勾兌去!七千萬美元,許諾幾十億美 元,這樣的情況下,竟然有人說:我們相信了華爾街這個報導;

行啦!『法治基金』這位留言的戰友,我把話都說完了啊!我說這些,都是為今天 的留言說的。你在留言裡說:希望郭先生認真地給我們講講“雙面間諜”這個故事的 看法;你捐了那麼多錢,我今天就算在這給妳回復了。

我真沒在乎!說老實話,任何在乎這件事兒的人都不配跟我們一起來滅共,也不配 當我們的戰友!不管你捐多少錢,你捐的是『法治基金』。你要是拿這個事來跟我 說事兒,我說實在話戰友,我很不悅悅,相當不悅悅! 因為你捐的錢和你的動機,以及你的智商是有問題的。

共產黨這樣的低級行為,我們都兩年了,拿著命、拿著時間來看,如果這種事兒都 能讓你懷疑一個郭文貴,那以後我做啥事兒能讓妳不懷疑呀?

哪天共產黨被滅了,那殘渣餘孽得天天陷害我,那不得給整個千面間諜啊?那你就 相信了?那咱倆正在喜馬拉雅大使館喝酒呢,你把我宰了怎麼辦呢?讓我多不放心 那?這就像我相信韓聯潮一樣,我把韓聯潮當為朋友,我都不記得那倆人啥名字, 他倆那公司我查都沒查。所以人家那個法庭上問我,你查過這個公司嗎?我說我從 來沒查過。你瞭解那倆人嗎?我說我從來沒瞭解過。 為什麼?1 我沒時間;2 我

相信了韓聯潮先生。現在我照樣相信韓聯潮先生。而且我相信韓聯潮先生還被騙不 是一次,好幾次。   大家知道楊建立先生、韓聯潮先生安排我和路德先生,還有那個叫成水炎那個混蛋 — 拉斯維加斯那個,還有那個叫張維的那個神經病那也混蛋,同一時間吃的飯, 是他倆讓我去的。那你看除了一個路德是好人,現在張維神經病,成水炎黑我 。 還有誰呀,我都忘了。但是我照樣相信他。不會因為誰造謠我就輕易地懷疑一個朋 友,我也不會因為任何人輕易造謠我就會忘掉一個恩人。   我給大家說個,你們可能難以相信,我每天都遇到各種人說各種人的壞話。頭兩 天,我們有一個所謂被共產黨說常委群裡邊,常委群裡邊,就是所謂的戰友群裡 邊,我們的 DT 挖掘機發了個信息,要不要挖韓聯潮先生,這是他的原信息。我在 運動中我看了我給他回復,我說絕對不能挖韓聯潮,韓聯潮是我們的哥們兒。絕對 不可以,千萬不要。

幾分鐘以後,韓聯潮先生給我發了個信息,他說你看你們的群裡邊,因為韓聯潮先 生不在我們的群裡邊。他說竟然叫 DT 的人說要挖我,傷心那。我給韓聯潮先生發 個信息回去,我說誰給你發的?他說叫大丁的人,說有個叫大丁的人要挖我。他把 DT 拼稱大丁了。結果我把大丁先生給移出了群。現在我可以正式地告訴大家,絕 對不是大丁發的。我以為是大丁告訴他的,後來查實是,把這個消息告訴聯潮的是 我們群里的另外一個人。他把大丁當成了 DT,實際 DT 和大丁是兩個人。我把人 家大丁給冤枉了。大丁先生,在此衷心向你道歉,公開道歉。

大丁先生頭兩天說你不在群裡頭給我恢復名聲?我沒理他。因為啊,大丁先生啊, 你太天真,我能在你群里給你聲明,那有人傳到了千家萬戶,我能給你那麼聲明 嗎?在今天攝像機面前我給你聲明,大丁先生絕對是戰友,那個信息絕不是大丁發 出去的,是另外一個人。這個人為什麼要挑撥韓聯潮和我們的關係,我告訴大家, 此人不是一般的間諜,是相當厲害的間諜。我不戳穿他,我還讓他呆在我的群裡 邊。但是如果你要懷疑郭文貴的本事,查不出哪個人告訴了韓聯潮先生,把 DT 要 挖韓聯潮說成了大丁。你挑撥離間韓聯潮。我知道共產黨內部有一個任務,5月份 就下了一個命令,6 月份下了一個命令,不惜一切代價要讓班農和郭文貴分開。要 不惜一切代價讓韓聯潮和郭文貴分開。還有另外 7個人,我就不念叨了。我現在我 特別享受,我看共產黨怎麼能把我們分開。   吳徵,孫立軍還有北京局,還有上海局的幾個人,你們怎麼行動我都清楚。不僅我 在看,我相信很多美國機構都在看。這種共產黨流氓下三爛就像在香港大街上利用 黑社會打學生打孩子,再用這些孩子去打黑社會挑起爭端一模一樣。

所以親愛的戰友們,一個人相信一個人如果那麼容易放棄,這個人不值得你留戀。 如果一個人要相信一個人這麼容易被挑撥,根本不配讓你值得去珍惜。如果一個人 跟你有共同的理想,他隨便就改變和放棄,這一定是假信仰假理想。這個世界上不 怕搞包裝,就怕把理想和愛情和真性情搞包裝,那比欺騙還嚴重。但是大家一定記 住,真真正正反共的人,大家好好看看有幾個?利用反共謀財謀名,天知地知,你 知,老天爺知道。還有一堆的打著各種信徒,包裝好自己反共,包裝好自己所謂多 麼厲害,挑撥離間那點小算盤,記住我哪一天我都會給你揭出來。   親愛的戰友們,只要你心純淨這都是獎勵。你心中有在乎,有慾望,所謂珍惜你的 羽毛和名聲,或把自己打造成一個「預測王」,或者「風水先生」,無所不知無所 不懂。或者把你打造成一個信奉著代表著上帝的一個牧師,你就會在乎這些話。當 這些你不需要的時候你不會在乎他。

親愛的戰友們,我這一說就興奮了。   John莊先生我都說喜歡他,我也有許多不喜歡他的地方。我不喜歡他什麼地方? 我告訴大家。John莊說話很直。他說話很直同時說明他想法很簡單,他很簡單。 他很簡單,我真擔心他。我說實在話他能活到今天我也挺驚訝的。就共產黨能讓他 活到今天我也挺驚訝的。他咋沒被那些欺民賊呀什麼韋石,熊憲民呀,還有梁冠軍 呀鄭祺呀給乾掉?我有時候老想這問題。還有就是你能看到我們 John莊先生非常 地很單純的一個人,也很容易情緒化。但是你在滅共的這個大事當中,你太多情緒 化,你太多的這個衝動,那是惡魔呀。人家一挑撥你就上了,這是很可怕的。 所 以親愛的戰友們,John莊就是讓我們大家更加看到我們在這個滅共革命當中呢, 什麼都可以有,不能隨便地衝動。   我有些話現在不能說,我每天現在有一個新的儀式。這個儀式可以說拯救了我,改 變了我的缺點。我這是很長時間不喝酒了。

我現在聞到酒味就恨不得衝過去搶兩把 喝了去,但我一口也沒喝。 現在我們家裡的茅台酒,他們喝的時候,我的鼻子本 來香臭不分,現在是酒味我都能聞得著,但是我絕對不能喝。   我告訴所有的人,我說如果我問我在天的我的母親,你希望兒子做什麼? 我母親 第一句話說,兒子,你不能喝酒。我絕對不能喝,一定的。第二個,我要問她她要 乾啥?一定說弄死這些共產黨這狗日的。一定是這原話。所以我就兩個目的,不喝 酒,弄死這共產黨這狗日的。我不能衝動,我娘不讓我喝酒就是怕我衝動。所以不 喝酒。   戰友們不要衝動。不要輕易做決定喜歡誰不喜歡誰。激動得不行了,恨不得以身相 許,把全部身家給人家。然後恨的時候就恨不得把對方捏死,捏爛,拍扁。不行! 反共爆料革命要保持始終冷靜,不要衝動。

我們 John 莊有時候就很情緒化很衝動。所以說我說他呆在這兒比較好,能讓他更安全。他真的不能出去。原來我沒那 麼大負擔,現在他出去我真的會擔心他。他真的是太純了,太純了。   咱們一起為十四億同胞,香港同胞。台灣同胞和所有的全世界愛好和平的人,和所有的真心反共的人,一起祈福🙏   阿彌陀佛!

文贵爆料字幕组

85 香港大劫在即······希望香港的四个不要脸群体,能站在正义的一边帮助上街的孩子们

親愛的戰友們好!這是紐約時間85號,文貴報平安直播。

 

今天是美國紐約時間星期一。戰友們要看到,我們今天要穿西裝上班,因為今天還要開幾個會。

 

很有意思,昨天經歷了可以說歷史上最重要的一天。大家也都看到了我就不詳細說了,文貴又蒙對了,你說咋弄嘞!所以說,戰友們啊!昨天可能是我近期最累的一天,昨天雖然是星期天,有很多很多事情,前天一晚上沒睡覺。昨天大概到了十一點的時候上床睡覺,睡了以後醒來,兩個半小時。哎呦!像飛了一樣,然後打電話,打完電話再睡覺,睡完覺再打電話,再睡一覺。六點鐘醒來真舒服。現在渾身就感覺清爽的不行了。

 

香港的早晨很美麗,香港實在是太美的城市了,太美啦!一個朋友,一個戰友,在香港的前面,在大海上,駐港部隊的前面,軍艦上,給我發來了視頻,也不知道啥時候拍的,我覺得挺好,我就跟大家分享分享吧。

 

親愛的戰友們啊!現在目前來看,香港的事情的發展,一點都沒有超出文貴的預測,或者和文貴偉大的戰友們提供的情報一點都沒有跑偏。咱們的戰友們的力量和戰友們實在太偉大了!真的是不能用什麼話來形容啊,感激不盡!

 

但是,我知道戰友們現在非常非常擔心,非常非常想到底會不會戒嚴,什麼時候戒嚴。戰友們,當你們在看這個視頻的時候,一切都在進行中,一定會戒嚴的,而且共產黨一定是水路、陸路、天上同時進行。而且穿著就像雜牌軍一樣,還得去糊弄全天下人。穿著什麼中國防暴警察啊、中國專為香港成立的維護香港利益啊、保護香港公共設施啊、保護香港人民的什麼什麼,特別部隊啊,行動組啊。

 

你放心,就像我好多天前說的,共產黨一定好多名字,一定不叫戒嚴,但事實上在全世界都是有定義的。那不是你想說啥就說啥的,他叫公安,實際上就是警察。他叫公安,不穿公安服裝,實際上本身是PLA,都是解放軍,別扯淡。中國的警察肚子大得都像懷著16個月孩子似的,他到香港維誰穩去,香港那年輕孩子跑都把他跑死了。仨小時、四小時大陸的警察一折騰都完蛋!用河南話說,都「完球蛋」!怎麼可能還讓警察在裝備著那些車啊,你會開那車嗎?你會用那車嗎?香港那大熱天的又潮濕,站上四小時自己都昏過去了,還保護誰啊,都直接扔海裡去就得了。都是PLA,你看那年齡,你看那身板。

 

戰友們,我們的內部的信息,非常的清楚,幾路並集,一定記住,大家要看著啊,先保護什麼,先保護公共設施。機場啊、水站啊、發電站啊、九龍某香港的隧道啊、駐港部隊的總部啊、幾個敏感的大橋啊,一定給大家一個印象,我是來維護公利來了,保護香港人民的核心利益、社會安全、治安保障。然後,香港一堆人出來喊,哎呀!歡迎到香港來的指揮部啊,維護香港的安全啊,我們感動的流淚啊,沒法活了,有病不能治啊。

 

你放心,共產黨的招都給你出,就是香港人民渴求,你不來不中啊,不來不行啊,得來啊,都是這話,共產黨演戲。有時候,那話你覺得很可笑,幾十年不變招,在大陸演的靈啊。強姦人家孩子,把人家一家子男女都玩了,男的送到當兵去,女的媽媽、姐妹都給玩了,還得告訴人家什麼,你們家很榮幸,那你們家八輩兒燒高香了,能被我玩全家呢,你們就燒高香了;這就是共產黨。

 

現在你看看中央台,還有那地方的電視台,還有大家看這兩天直播最重要的,大紀元讓人太佩服了,大紀元這個媒體,還有蘋果直播,冒著風險在香港直播。大家你們可以看到,所有下面的留言,大家要記住啊,人家很容易可以把留言給你屏蔽掉不就完了嗎?80%,有時候達到90,有時候不低於50,都是共產黨的五毛,罵同樣的話,盧本偉牛逼,還有什麼你滅掉他們,你們去自焚吶,你們去香港警察裡面搶武器啊,你們港奴啊,你們的英國爹啊,都是這詞。

 

你看就這些天來,沒變過詞,幾乎不變人,有時候改改賬號,就這麼辱罵香港人!從未見過,我們都活的時間太短了,估計都活個四五十歲,五六十歲。

 

哎呦!說到這我得趕快給大家道個歉,前天下午,由於被熊憲民威脅、追殺,像共產黨一樣;還有在庭上被韋石威脅殺死我。還有這個叫張維的,還有這個叫姜濤的,這些人威脅要殺死我。所以說我很害怕,驚慌失措,精神錯亂。

 

在前天下午直播當中有兩句話說錯了,我要澄清一下。

 

關於年齡問題那絕對不是我的本意,我想說的是,就是說我們這個年齡,大概在4550歲到60歲之間為什麼那麼多民運分子,大家記住這是事實啊。還有現在打著民運旗號騙人的,原因非常簡單就是那個年代趕上了89·64,都是大學生,那個時代被共產黨洗腦最厲害的,而且這個時代的人在使用社交媒體的手段上沒有年青人強。

 

但是,這個年代的人,現在可以告訴大家這是我們的核心力量,支持文貴的很多人來自這個年代,我沒有任何貶低,或是誰強誰弱的意思,如果有說的不到的地方請大家包涵!掌嘴掌嘴。而且,比這個年齡更大的這些我們的長輩,我可以這麼說,是一家一家的來挺郭爆料的,滅共的,很多都是這樣的老人家。

 

很多人對楊改蘭的事情感同身受,很多人對共產黨的這套東西非常清楚,被壓迫幾十年,一輩子了。而且都是有父子兩代、子孫三代的。更願意看到共產黨的滅亡,這個我沒有任何貶低,或抬高的意思。

 

我想說的核心就是兩個,我們必須認識到現在被共產黨洗腦後對不同代別的傷害;另外一個核心就是我們要看到,很多人已經被共產黨虐待那麼多年,失去了認知,失去了對共產黨的壞的辨別能力,甚至是麻木。

 

香港的幾個在前線的朋友昨天晚上給我打電話,我說民運有沒有支持支持你們啊?他們大罵說當年我們給他們捐錢,到香港來吃喝,我領他們到家裡吃飯,我們家那麼小,我太太我女兒給他們做飯吃,把他們當偶像,全部消失!

 

就是這些人把民運已經弄成了欺騙、詐騙,流氓的良知,大頭症的良知。就這,香港剛開始運動的時候還要香港人給他們捐錢,這些不要臉的。所以我想說的事情就是,這麼多年共產黨的統治、壓榨、威脅,讓很多人的良知和辨別是非的能力變得麻木。

 

有說的不對的地方,我再次道歉。我們所謂的被民運封的常委群裡面,我們的老頑童第一個反對我,哎呦!我這個心裡邊……但是老頑童開玩笑給我說,文貴我反對你,你說的不對。我心都難受,真難受!我真難受了,因為我最不想看到的是傷害戰友。

 

說實在話,文貴今天爆料革命的動力就來自我父母受到的殘害,父母都八九十歲的人了,我的哥哥三次、四次被抓,我大哥屬龍的60幾歲,二哥屬蛇的也是60幾歲。我的哥們兒跨了所有的年齡界線,50歲的,40歲的,你看看我弟弟要不是被殺的话,現在是40多歲是吧?所以說我絕對沒有任何別的意思啊,我對男女,年齡鑒別我幾乎是麻木的。

 

大家要記住我的成長是很奇怪的,我沒有童年,沒有少年,沒有青年,直接就到了中年,中老年的中不是終結的終。我兒童時期,很小的時候就幫母親乾活,我家裡沒有姐妹,8個兒子。然後呢,直接就走向社會了,從學校輟學,還差幾個月就初中畢業就到社會上去了,就工作了。

 

工作之前本來應該是少年,我沒有。工作到青年時期剛剛開始我就結婚了,孩子還沒當完直接就當爹了。如果我孩子像我這麼年輕就結婚,我孫子都幾十歲了。所以說我是沒有少年,沒有青年直接進入中年的。我只有中年,希望也有老年的生活。所以說在我眼裡邊非常奇怪,我對年輕人,老人,從來沒有年齡的感覺,我對我自己也沒有什麼老年的感覺。

 

我一直以為和我打交道的就是我父輩、我爺爺輩的,從小如此。從在看守所里被共產黨關的時候裡邊也是,爺爺輩的,父親輩,哥哥輩,兄弟姐妹輩的,我當時是年齡比較小的。所以說我沒有年齡界別,我沒有年齡的分別,我沒有年齡感受。所以說,我一旦說到這些詞的時候請戰友們多多原諒,戰友們多多原諒,真不好意思。

 

天天看到這些海外得被共產黨布下的沈默的力量,還有什麼French WallopCNBCCNN,還有什麼邁阿密Herald,還有什麼xxx什麼威脅恐嚇,說我是什麼雙面間諜,嚇的,失語了,精神錯亂,萎靡不振。所以說,請大家看在我是一個病人的狀態下,原諒文貴啊!

 

此時此刻大家都能知道香港現在多少人在街上,多少人為了自由而戰。昨天下午歐洲很晚的時間,英國的兩個朋友,可以說是完全不相識,是在政府里認識的兩個朋友給我打電話,讓我感到很驚訝。但也很正常,歐洲的很多人很多官員,都是通過私人關係,包括今天,此時此刻要求美國政府全面介入香港事情,然後英國要全面跟隨行動。

 

這兩個人,我想跟大家說,在這之前對香港的運動是有消極的看法的,我總跟他開玩笑說,你是絕對被共產黨藍金黃的,但是他現在看不下去了,我相信他很快是英國的下一個首相,我們的哥們Johnson能撐過三個月,大限6個月,很難,我覺得10%的可能性都沒有。我認為下一個是他。

 

我說你這樣看非常好,你們一定要通過你們渠道跟美國總統呼籲,香港要發生大事,共產黨要借機不執行承諾給香港人的法治50年。現在別別拉拉地執行了22就不想執行了,而且要殺人,我說無論什麼理由你也不能殺人。

 

另外一個人,他說Miles,我這兩天完全理解了你們對共產黨的感受。花很多時間,在他運動過度腿摔斷的情況下,在病床上看了我們很多的爆料視頻和戰友們的爆料和香港的情況,全力支持。然後,他會發動一切政府的資源要全面的支持香港人。

 

昨天下午一個美國朋友,說昨天下午他們已經完成了600個媒體人士的聯名,要向川普總統要求……,幾星期前我說過100多人要向美國政府要求,我說對了戰友們沒任何感受,我再說一遍600个媒体人在昨天晚上11点前已经联名向美国政府和川普總統要求:川普總統必須要,必須要在香港問題上表明立場。

 

只要解放軍不管什麽理由,穿什麽衣服,你是穿夾克啊,你還是穿貂皮大衣呀,你還是穿什麽裝進去,只要進入香港,只要有流血,美國要有什麽要求,立馬停止美國和中國的一切活動,一切貿易關系,一切合作。對香港的自由貿區法立馬結束,立馬停止。然後應該派兵在亞洲,在這個所有的地方,維護香港的安全。並宣布所有的美國聯盟國和駐亞洲使館,接受所有香港的難民政治庇護。

 

而且明確提出,川普總統一定要明確地做出。只要共產黨進去,和中國的WTO協議,以及我不知道啊,他們說的大概70多項合作,全部要停止。而且不是暫停,要停止。

 

這是好事,這是好事,這是必須的。這位美國朋友說,Miles你曾經給我說一句話,我沒忘了,我最後我最近核實了。核實以後這是真的,他特別難受。我在北京的時候請他一起吃飯, 我們倆談論共產黨,他說剛剛才發現被你說走的,一個穿著警察的服裝,還有一個穿軍裝的,好像是將軍,離開你這裏,他們走的時候好像對你不太高興。我說這是他們跟我說這話是2006年的年底。

 

在這之前是安全部的一個官員,還有一個軍隊的。所謂的當時讓我們配合,奧運會當時的安保上,他們經常去。因為我們盤古是唯一一個奧運會安保的臨時指揮部。所以說,我跟他們經常打交道。那天去的時候,就是因為這個安全部的副部長,就談到在安保當中,發現新疆人西藏人怎麽說,我覺得這人簡直是變態。

 

滿嘴臟話,對西藏人和新疆人,那簡直是不行了。在這個中間的時候有人給我打電話,說最近在西郊的什麽賓館,有幾個新疆人,這哥們就直接說,馬上給北京那個行政組打電話,直接就抓進監獄去。說還有孩子女人,孩子女人一起扔進去,我聽了很不舒服。我當時就說的,我說你有沒有想過,這有一天如果新疆人有機會對付你的家人和孩子的時候,他連給你上監獄的機會都不會給你,你太太過了,幹嘛把人家孩子弄進去?

 

那個解放軍說,你知道當年王震去新疆去殺新疆人嗎?當時拿著機槍掃,為什麽新疆人怕王震啊?新疆人就是該掃、吃子彈。然後還補充了一句,他說當時王震回來講述掃新疆人的時候,在這個共產黨會議上,怎麽殺新疆人的時候,殺完新疆人就地把這些殺新疆人的留下來。大家都知道叫做兵團,叫新疆建設兵團就地成立並給他們授權。新疆的女人想睡就睡,睡的是榮譽,生了孩子你就立了功。當時說開會的共產黨這些政治局委員們,哈哈大笑;這就叫建設兵團。

 

接著說了一句,說這個殺新疆人,我們還吃虧了、吃大虧了,為什麽?殺新疆人的子彈錢沒要,沒地方要去了。殺一個人這個子彈錢沒要。我當時聽了就說這個新疆人是不是在法律上,按這說是不是要付你子彈錢啊?他說文貴不知道嗎?中國槍斃一個死刑犯人,要交六毛錢子彈錢。任何人都得交。從共產黨開始這就是規定。我說那要是你倆也被槍斃的時候,那是不是也得交子彈錢?他倆一下就不高興了,你什麽意思啊文貴?怎麼這麼說話?我說那是平等的呀;他説我怎麼會被槍斃啊。

 

所以不太高興走了

 

我給這位美國朋友說,當時我們講的什麽話,這美國朋友特別驚訝他說:Miles中國真的是槍斃人還要給錢,被槍斃人家人要子彈錢?我說對啊。一直到現在,如果槍斃一個人不管你是什麽原因,都要上你家去,跟你父母或直系親屬要,你要當場交給這個法警,當時槍斃叫武警或叫法警,要交6毛錢。不同的省不同的價格。他說:這太不可思議了。我說:這就是共產黨。槍斃你的子彈錢要讓你付,在新疆殺的新疆人,沒人付的,沒人給付錢了,因爲全家都殺了。昨天這位美國朋友說,我查實以後,確實是中國的法律。我說我再告訴你的事情,我希望在香港不要發生這一幕,殺的香港人沒人替他付子彈錢。

 

現在美國、歐洲等西方,我説:你們應該知道,是你們的金錢,是你們養大的共產黨,讓他們有了武器,裝甲,裝備,你看看現在,在深圳和珠海聚集的穿著警服的解放軍,郭文貴是第個在69號就說出來的,我說在珠海深圳三十萬兵力,噴了很多香港警察的車,包括武器裝備。有警察有解放軍。現在看到了那個地方難道是昨天照出來的嗎?那些車輛是昨天才放那的嗎?不是的。已經準備好了。我説香港人不上街,他也準備好了。香港人不抗議,不持續抗議,他也準備好了。

 

就像王震去殺新疆人一樣,那些新疆人在大街上就給殺了,大家知道嗎?去查一查歷史,在家裏睡覺的新疆人,一個村一個村子的,他們上街了嗎?沒上街,一樣都殺了,殺到你沒有父子感情。那些車輛不是昨天造出來的,不是69號以後造出來的,他是在69號以前都造出來。那些所有的先進的設備,包括準備好到香港,維多利亞海整個海上要執行的船只,用一個解放軍的將領,頭兩天在內部講話,我就不相信香港人在海裡淹不死他。他們有船嗎?他們有足夠的船,上船上來救人嗎?

 

控制水道,控制交通,分區自治,聽話的有水喝有糧食吃,部分人可以離開香港,不允許進來。用這個水道把整個香港隔開,用飢餓法讓你香港跪下來。共產黨這招兒咱太明白了。所以這位美國朋友,我說你趕快回去,要不然將出現巨大的人道危機。

 

他說下一步會發生什麽?我說接下來的幾個小時,香港的林鄭月娥一定出來開記者招待會。 也有可能啊,現在還沒發生,我說香港警察盧偉聰和保安局長也出來開記者招待會。然後駐港部隊開始聲明,然後再同時有人撞人,有人放火,有人砸商店的門,甚至有人殺人。我說這是八九六四的招兒,一樣都不能少,先定性你是暴徒暴民。然後你威脅所有人的利益,公眾安全,放火了,砸門了,搶東西了,強奸了,燒人了。

 

我說你看包括那國旗,把國旗扔到海裏邊了,就成了大事了。梁振英要100萬美元、100萬港幣懸賞。那美國國旗天天燒。不是自信嗎?你自信,一個國旗,還誰怎麽扔到海裏,有什麽重要的?郭文貴家的廣場前面,一大堆喊著我強奸犯,幾百個你的梁冠軍和鄭祺,還打人。我在那塊走走過過,我特別享受。有什麽呀?他喊你強奸犯你就是強奸犯嗎?他把你國旗扔了,你這個國家就沒了?這麽不自信。

 

但是這不是問題。問題的本質是,共産黨這是制造民族主義的借口。香港人侮辱我們14億人,香港人是壞蛋,香港人幹爹是英國、親爹是美國,要跟我們挑逗。制造仇恨,這些照樣都不會少。這是我昨天下午說的,我錄的那個紅夾克視頻之後說的,都發生了。它不幹這就不叫共産黨了戰友們。

 

啥叫共産黨?就是幾個患了性病的流氓騙子。就像現在在法拉盛,還有海外的一些欺民賊,天天捐款的份兒一樣。就是心存幻想,完全沒有任何良知,沒有任何真假的認識,沒有任何人性,沒有任何紅線和做事原則的,幾個流氓組成的,叫烏托邦。

 

烏托邦叫幻想,實際上就是精神病。跟希特勒異曲同工之妙。我說一開始在香港,他先要制造緊張的、仇恨的這種民衆對立,社會治安事件。然後跟全世界說這是暴徒,他們過了,而且錄大量的大陸宣傳片:香港人不納稅給中央,你還給中央添麻煩。我真R你八輩兒祖宗!

 

沒有香港、台灣和海外華僑的支持,你共産黨的改革開放,你改革開放個屁!你能有今天嗎?

 

你共産黨的,你的私生子女、爹爹媽媽、娘娘姐姐、大姨太二姨太,凡是你愛的,凡是你秘密的,哪個不藏在香港?

 

沒有港幣這個洗錢的渠道,你能活到今天嗎?

 

沒有香港的上市,香港股票給你弄了幾十萬億,你能到今天嗎?

 

沒有香港人的這些精英上百年的學習,和國際的融合和屈辱,你能有今天嗎?

 

沒有香港的金融市場,你有你廣東的1萬多億美元的GDP嗎?

 

你有你上海的蠢蠢欲動的,所謂的國際金融中心嗎?你個不要臉的東西!

 

你看看中南坑裏的你家人、孩子,吃的穿的,哪個不是香港買的?你家裏不造啊。

 

香港人過去100年是屈辱的100年,也是為中華民族絕對奉獻的100年。現在竟然錄短片說人家,也不向中央納稅,香港什麽不是為你服務的啊?香港的碼頭貨櫃,香港的富豪,包括香港的明星和美女,你們哪個想玩就玩,不過是你們家在遼甯的葫蘆島多印點人民幣,或者印點港幣而已。

 

現在聽說葫蘆島要印美元了,要印美元了。

 

錄視頻顛倒黑白,說香港人你不納稅,你還給中央添麻煩。那你管人家幹嘛啊?遣返法,回大陸,大陸在香港犯罪的,你咋不把大陸的給送到香港去啊?你咋不立個法啊?你把人家香港人張志強黑社會,綁架李嘉誠的,給了你江志成江家5000萬,上市公司的錢5000——我說到這我負法律責任,我再說一遍——你江家就讓人叫公安部,跟我工作的林強,還有廣東局,那人也被抓了,就把他按照大陸法給槍斃了。

 

黑社會有黑社會的法,香港有香港的法律,這是為什麽香港人不接受你的所謂的遣返法。因為你到大陸以後,花點錢就能給槍斃了,沒有罪也能弄成罪名。所以說你不要臉。

 

共産黨的宣傳片竟然說,這些人給你們惹麻煩。給你惹啥麻煩,你不去違反香港的基本法——一國兩制,你把一國給留著,兩制給拿掉,搞一個遣返法

 

林鄭月娥,李家超,盧偉聰,還有鄭若驊,聯合炮製了,適合你們盜國賊家人,讓你們在香港安全地洗錢、安全地強姦,安全地威脅香港,還不讓香港人發聲,目的就是不讓人說出你盜國的秘密嘛,犯罪的秘密嘛。只要你說,我就可以把你抓回大陸。像張志強一樣,把你殺掉。

 

是你違法、違規、違信在前,你是罪惡累累,無人相信!都知道你綁架了14億中國人民,全人類都知道。你卻讓人們閉上眼睛相信,是因為這些孩子們,帶來了香港今天抗議的這個困局。天下有如此不要臉的一個國家政府、一個政黨嗎?顛倒黑白。不過你這個顛倒黑白,更堅定了香港人民上街的勇氣和信心。

 

我這幾天跟香港朋友溝通,香港人說,本來我就不想上街了,不想溝通,看到他們在元朗跟黑社會勾結打人的時候,我就要上街了;我一看到最近共産黨的宣傳,那我要上街了;我再看到現在共産黨真正要幹啥,他說那我必須上街了。

 

我這幾天罵香港的朋友,罵得嗓子都啞了。香港有四不要臉,我罵他們。不接我電話,我發信息罵。

 

律師,我郭文貴在香港花了幾個億的律師費,我罵他們。我說你們因為當時他們陷害郭文貴,你們在大陸被抓;有的8個月不能回港,老母親90多歲得了癌症;有的律師在大陸,女律師被大陸警察搜身,脫光了搜身;有的香港的女律師給我工作的,在大陸被男警察摁在桌子上,撅著屁股檢查陰道,回來閉嘴不敢說話。我說這個時候你們還不上街,你們還不會抗議。我說你能不能把你收我的8000港幣一小時的錢,你捐給學生點錢。不要臉,第一不要臉。香港(律師)為了賺共産黨的錢,過去家人被捕,老母被得癌症,自己的女人被檢查陰道,不站出來說話、不捐錢。這一不要臉。

 

第二不要臉,香港的演藝界。可以這麽說,哪個不認識我?當年《投名狀》電影,在我們盤古搞首映,所有的人都到那裏去了。就在我辦公室隔壁搞,讓我過去我就不過去。是由我們的林強折騰的,他就愛折騰,管香港黑社會嘛。是跟向華強他們一起都在那,我沒有過去。但這回我跟他們聯系,平常他們都跟我聯系,過年過節都問候我。我給他們每個人都發信息,我都罵他們。我說香港第二不要臉就是你們演藝界了。沒有香港750萬的粵語的客戶支持和市場,你的唱片、你的電影能活到今天嗎?你們被你們這倆老板,楊受成,還有我哥們林建嶽,就被共産黨威脅,你們就不出來說話。沒有香港的這些孩子哪有你們,沒有香港的人民,未來哪有你們?不要臉呢。你們捐點,那孩子面包都吃不起,看著讓人傷心。這二不要臉。我說你們成了曆史的恥辱,我們聽著你們的歌長大,其實我現在要聽你的歌成為恥辱。

 

第三個,香港的金融界。大家知道香港金融界賺了我錢的人多了去了,賺幾億、幾十億的多了去了。我幫他忙幫的多了去了。我給他們發信息,打電話罵他們。我說這個時候你們不差幾百萬幾千萬吧?你們能不能給這些孩子捐點錢?全香港的金融界你們壞了八輩子的良心。你們都為了你們的孩子、你們的股票,是這些孩子拿生命來為你們維護。你們讓他們上街受那麼大的苦,你們能不能每個人捐上個100200萬?叫孩子們晚上在馬路旁有個好帳篷,能眯一會兒,有個安全的雨傘,買個好的防護面罩。你們就不怕見你們列祖列宗的時候,他們拒絕見你們嗎?你們的縱容,你們的懦弱是在犯罪,因為你們是受益人,因為你們是當事人,這是第三不要臉。

 

第四個是香港的富豪。你說香港哪個富豪我不認識,這些富豪還真不要臉,這些人罵完都不吱聲。說我們在做了,你不知道啦!Miles你不懂啦!這些富豪都集體回復,Miles不要誤會啊。因為他們都害怕,我說你不做我就點你們的名字,把你們這些醜事全部給你抖出去,你們怎麼拿的政協委員,怎麼拿的人大代表?都回復:不要誤會,我們已經在做了。

 

我說你們這些人沈默,你們保護你們的家產,被共產黨利益綁架。你們要當政協委員,你們要當人大常委,當政協常委,能不能捐點錢給這些孩子們?能不能給不上班的員工繼續發工資?能不能不要臉到這個程度?錢多你又能怎麼樣?香港都沒了,你們有錢嗎?香港血流成河的時候,你還能安逸的坐著你的勞斯萊斯,在你們香港大街轉悠嗎?你還能扣女嗎?你還能煲湯喝嗎?你就心安理得的就在家煲你的王八燙?煲你的蛇燙?這是四不要臉。

 

當然了,也有些無知的人,有些是香港人說:Miles,有些人相信了華爾街日報、CNN報紙說的你雙面間諜,對你表示懷疑了。去你大爺的!你愛懷疑不懷疑,你TMX!你懷疑,你不要信郭文貴不就完了嘛!你信我乾嘛?我不希望任何香港人相信我,你就把我當騙子,郭三秒,郭三邪,雙面間諜,五面間諜,你大爺的!你捐點錢行不行啊?你能不能支持那些孩子啊?你能不能少煲點湯喝?煲點虎鞭,蛇鞭,還有老鼠鞭,還有什麼這鞭那鞭的燙,咱少弄點鞭湯喝行嗎?去給孩子捐點錢。你信我郭文贵干嘛啊?别信我郭文貴。

 

不要給自己的懦弱、自私找藉口。天底下最可憐、可悲的人,自己沒有勇氣,天天鼓勵著別人去獻命。 自己沒有理想,天天給別人講信仰、講宗教、講理想。自己從來都是手往回拿,從來不會伸開給予,卻天天讓別人把手松開。

 

在香港這個抗議活動當中,看到很多人性卑劣的一面。你們說捐款啊,幫助孩子,不要跟郭文貴掛鈎。郭文貴就是騙子,五面間諜,郭三秒,郭三邪。你把我當狗屎、驢屎都行。只要你給孩子捐款,幫助孩子,別向共產黨妥協,你怎麼都行。

 

香港某個導演跟我說:你不知道我做了什麼,我把什麼什麼都捐了,確實他捐了錢了。但是我要告訴你:你一定記住,你和常人不一樣,你是個大導演,香港老百姓支持了你的生命和你的演藝事業,他們現在遇到危機的時候在為你而戰,你不要以為你給點啥,你還當回事兒,你給啥是應該的。你要不然跟共產黨一樣,取之於民,用之與己,這是基本常識吧?

 

所以希望香港的四個不要臉,看到我這個視頻的,我知道你們都在看我視頻。希望你們別讓自己的祖宗和未來,把你列為曾經是郭文貴罵的香港四不要臉的其中一個不要臉。不管你有多少錢,也不管你在倫敦,在紐約,在溫哥華有多少房子,你會飯也吃不香,覺也睡不好。甚至打雷的時候你都害怕。

 

如果香港這四個領域的人,你們再不行動,再不為香港人民站在一起,接下來,就未來幾個小時,共產黨進入香港以後的行動,最該乾掉的就是你們。

 

我郭文貴做了什麼,不需要告訴你們, 天知地知,早晚有一天會知道的。我還是那句話:我會不惜一切代價,用盡我所有一切支持香港,包括生命。

 

我毫不誇張也不謙虛地告訴你:我郭文貴在這件事上做的事情, 一人當你的千軍萬馬,歷史會給出評價。

 

我不會等待,不在乎歷史評價。不像郭台銘似的:我要在歷史上扮演一小部分,媽祖給我托夢了,我要拯救台灣。媽祖沒給我托夢,黃大仙也沒給我托夢,但是,我天天供著黃大仙。每年我不低於十次去黃大仙,去拜黃大仙。我郭文貴拜黃大仙,每次進裡面去拜去。我當時給黃大仙捐5000萬,人家黃大仙還說:你不要捐5000萬捐,5000萬都被他們貪污了,你每次來捐吧,所以我每次就到裡面去捐、上供。黃大仙的人都認識我,沒人不認識我。現在我看到黃大仙這個地方真顯靈咯!管用,管用,反正比投資共產黨好。

 

親愛的戰友們!接下來每時每分每秒都極為重要,我要馬上去繼續開會,為香港接下來的最最危險,最最關鍵的時刻去做一切的。

 

今天的報平安直播有點長,抱歉,再次的向我前天說的話,說到有關年齡上傷害的朋友,萬分的抱歉!

 

現在我們為香港同胞、台灣同胞、14億同胞祈福平安

回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