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志成這個小鱉孫 和孫立軍最近在乾啥?

0
124
726日上午,戰友們,你們健身了嗎?你們往身上潑水了嗎?哎呀我的娘也,又潑了這麼多的水,你看看,你看看,潑了這麼多的水,嘩嘩的,花花的。戰友們好啊,因為我現在用的這個,咱們郭媒體鏈接的新的軟件,是跟那個Lifestream的那個1080的,所以說,上面我看不到留言,拜託拜託,我就不在這念了啊,可不是不念啊,我簡單說一下,我還得走,還得去外面開會,所以說我簡單給大家報個平安!

 

首先,我要感謝昨天一位戰友,冒著這麼大風險,作為一個有良知的北京高院的一個戰友,你冒這麼大風險,給文貴傳達這個信息,非常感謝!經你允許,我就在媒體上說一說。說實在話,我也不知道你是真戰友還是假戰友,我也不知道你說的是真是假,那就用事實來看吧。

 

首先,我是對你表示絕對感謝的。這個戰友告訴了我盤古被拍賣的背後的真相。大家都知道,盤古的A座龍頭,一直是江家和曾家惦記著,從2015年,把我們全家人給抓了,同時207個人給抓了以後,後來多次抓放,中間第一個提出要拍賣盤古房子的,就叫花樣年華,深圳的香港上市公司,就是曾慶紅先生的弟弟曾慶淮的唯一女兒曾寶寶控制的公司。她下面有個叫中泰信託十億的所謂信託產品,主張了要求,要求把盤古當時抵押的四十幾套公寓,打折,五折,甚至更多的折扣,花樣年華給搞走。後來事鬧得越來越大,有點停。

 

然後呢是上海銀行,就是江澤民家兒子江綿恆控制的上海銀行,天下都知道,跟李友合謀,未經我們同意,未經我們同意所謂的抵押貸款45億,45億當時匯給了當時買方正證券和民族證券的換股當中,收取利息,曾經一度要求,要60%的利息,60%的利息,後來是35%,後來好像二十幾呀,我都不知道。反正45億,現在已經達到是74億了,本加息已經是74億了。

 

當時2015年一出來的事,我們就公佈過,上海銀行的行長葉逸飛,是王岐山許諾好的,要當人民銀行副行長,大家都看到了,後來就真當了人民銀行副行長,葉逸飛的情人也是李友的情人也是李友的秘書,也在大連被抓期間,大連西城區的,叫張朋明法官審的。然後是李友五罪,獲得五罪,當時我們指證他五罪,全部被成立,但當庭釋放,女朋友挎著小愛馬仕包,摸著口紅走了。這個女朋友也是葉逸飛的女朋友。所以說當時的45億,上海銀行貸款,就是李友和江綿恆和葉逸飛搗之出來的,還有(他)女友,辦公床上折騰出來的。

 

大家後來都知道了,那後來江家往死裡追殺我們,然後曾家想要公寓,江家想要整個龍頭,折騰了幾年了;那麼這位法官戰友,很感謝你,也讓我很驚訝你說的這個細節,我真沒心思管這些事說實在話。你有本事你把樓弄走,你不弄走你是孫子江志成,你是重孫子,我太感謝你趕快弄走,你弄走試試!你看這個盜國賊這個猖狂,搶龍頭,搶龍身。曾慶紅家一直當龍身不當龍頭,江家當龍頭。

 

那麼這位戰友就說事實是怎麼回事呢?說是北京高院合議庭裡面是有有良知的人物的,說你們把盤古大觀賣成一個連周圍廁所價格都不如的一個價格,那以後怎麼交代啊?特別聽說有一位女合議庭的人,私下裡面表示說:我寧可辭職我也不參與這個合議。後來受到了極大的威脅。

 

但是執行庭的人,沒有辦法裡面大多數都是江家的人,那孟家控制政法委呢,必須得搞。所以搞了四、五波了,停停搞搞,搞搞停停。最後是根據上海銀行現在已經本加息正好74億,就把盤古大觀找人評估,一評估全500億,上海銀行肯定不乾,評估不行,《評估法》。

 

中國歷史上從來沒有一次所謂網上估價,只有一個在歷史上去查去,北京的好像一個公共廁所,還有一個什麼倉庫,幾十萬塊錢,是網上估價,還是法拍。只有一個。就連汽車、就連普通公寓都沒有,盤古是第一家。網上估價。網上估誰估呢?馬雲估!就是江志成控制的馬雲,還有京東,網上估價。幾十個小時就出來了。沒有任何人有任何意見。在周圍沒有任何參照的價格。在盤古周圍,公寓都十幾萬了,普通公寓都十幾萬了,二手房都89萬,10來萬了,盤古給弄了個5萬多塊錢,5萬塊錢打七折,3萬多塊錢,正好對到74億。

 

所以這個戰友你給我說這話是靠譜的,因為這段事實已經發生了。然後北京高院接受孫立軍的多次挨罵,高院的人,內部的人也有拿大錢的。很多人要拿大錢的,瞞著這事。最後是什麼,找到中糧做好托了,中糧進來了。中糧也是江家有股份,大家都知道,那絕對是江家控制和孟建柱控制的。怎麼乾呢?現在再拍74億,一拍沒人買,二拍沒人買,三拍也沒人買,為啥沒人買?這位法庭的戰友告訴了,說:因為現在提出的條件,交定金就10億人民幣,而且要求不能貸款,而且要求什麼什麼材料,反正沒有人你就根本不可能來竟拍。如果你真有膽量來競拍,直接把你抓起來。都知道,直接告訴你。這是大腦袋想要的,你就甭想玩了。

 

而且這個法庭的戰友告訴我說:非常之驚訝,說盤古大觀這幾個月,就這兩個多月,就是原來沒有人問,也沒人敢問,這兩個月通過網估價出來以後,說海外的國際大公司和基金,金融機構,太多人打電話,電話打爆了。說他們領導都傻眼了,說發生什麼事了呀?一度懷疑是郭文貴找的人,後來發現不是。太多人打了,郭文貴沒這本事,找那麼多人來要買。

 

然後他們想辦法就要拒絕,說法官實在看不下去了,說你們這麼折騰,你們這麼樣的折騰,你愣把一個500億的東西、600億的東西,你要折騰成一個74億,74億再折騰下去,而那麼多人要買你不讓買還威脅人家,這又是一段。所以說把中糧要弄進來。

 

中糧弄進來幹什麼呢?就是當他一、二拍沒人敢買的時候,他的價格你根本無法競拍,你根本來不及,你也不可能拿10億放在這的時候,10億怎麼進,怎麼出,還沒弄明白的時候,他拍完了。說沒人買。誰接的?中糧接走。還有一個方案,就這個法官說的,他們內部商量了,直接就上海銀行,說你看沒人買了,我是債主,我就把這樓給接走了。接走以後,上海銀行打包直接給中糧。中糧那邊就直接過手,私下協議就給江志成的海外資金了。這個戰友聽到了所有這個秘密。

 

昨天我看我吃酸奶的時候,那種pia.pia.pia~的,真道歉啊戰友,那可不是文貴的風格。我昨天聽得我臉都紅了,不好意思啊,不好意思。道歉,道歉,pia.pia.pia~那聲音那麼敏感。Snow舔的都比我安靜,你說真是。我自己都不好意思了,自己掐自己臉好幾次。抱歉,抱歉,農民,本身還是農民,再個沒文化,所以有時候行為粗魯,想裝文明有時候真裝不好。沒辦法,抱歉戰友們,千萬別忘了文貴的本質,農民、草根、還有一個就是沒文化。

 

所以,這個計劃就被這位戰友全程參與,他實在看不下去了。他說,你說的盜國賊,這不是盜國賊,太瘋狂了。而且,他聽到法院裡邊說,不是所有人都接受他們這一套的,他說很多人都說這實在讓人看不下去了。也不能這麼弄啊,這執行庭到這個樣子了。我們所有申請的,不接受的,你這個拍賣的程序,完全是不合法的,程序完全不合法,沒有一樣經得起檢查的。只要我們遞反對,馬上24小時開庭,沒有超過一星期的,馬上給你拒絕。因為你所有的申訴,全在北京高院,都在這幫人手裡邊。

 

所以有些高院的人私下就罵,郭文貴這個傻叉,還天天在那直播呢,竟然來反抗我們,這不是作死嗎?這位戰友跟我說了以後,這位戰友說,郭先生,我實在看不下去了,我要告訴你這情況,那麼感謝這位戰友。接下來,他想乾啥,他能幹啥,咱們用事實說的算。這位戰友明確的說,所有的他們院領導,直接領導人就是孫立軍。孫立軍絕大多數時間是在上海、香港和深圳,是孫立軍打電話說,我現在在深圳呢,直接就把他們法院罵一頓,直接就是罵。然後明確的說,拍完寫字樓就拍公寓,然後拍酒店。最後酒店是有一家,咱先不說,公寓給曾家,龍頭給江家江志成,這是孫立軍明確的。

 

大家記住,文貴現在是聽說,看接下來往下會發生什麼情況。這江志成膽子太大了,孫立軍膽子太大了。當年重慶出了個王立軍,後來孟建柱身邊出了個孫立軍以後,所有的公檢法都說,孫立軍一定會成為孟建柱的「王立軍」,共產黨的「王立軍」,但願你繼續走下去。這位戰友,我再次表示感謝,咱們用事實說話。

 

另外一個,我要跟戰友說一個簡單的事情。很多戰友,這兩天捐款法治基金,非常非常多。我再重申一遍,一定在你能承受的能力以內捐款。我看到有些不能公開的留言,我心裡邊不知道是哭還是笑好。開心的事情,在這種情況下,戰友們,堅決滅共,這個力量太大了,太讓人感動了。難過的事情,大家都那麼辛苦,那麼艱難,你還捐這個錢,我再次求求戰友們,千萬不要在你影響生活、安全的情況下捐款法治基金,支持爆料革命,完全沒必要。我看了一些,我這心裡邊真是非常的複雜,我再次向戰友們呼籲,這是我的看法。

 

香港昨天晚上,機場發生的事情。戰友們,我兩年前、和一年前,我都說過,當年雨傘革命要把香港的證監所,要把香港機場給關了,那世界就關注了,然後就會影響世界對香港和世界的關係。雖然晚了一點,兩年,香港終於開始行動了。大家千萬別把香港機場看成香港的所謂交通樞紐,或者說那幾千個、幾百個抗議的帥哥美女,絕對不是那麼回事。

 

香港是一個資源生活,各方面,都依賴外國的,96%-98%,都是依賴外國的。香港機場出了事,全世界都會受到影響,香港有多少人呢,上百萬人,最起碼150萬人是拿外國護照的,和其他國民身份,它直接聯繫著世界。那些自私的政客們,和西方的所謂現實主義的政客們,他們必須直接面對,因為直接影響他們奶酪了,影響他們利益和政治前途了。

 

所以說戰友們,千萬千萬不要小看了這個事,太大了,接下來隨時香港的行動會天翻地覆。解放軍已經開始考慮用香港,這時候要有法律了啊,叫駐軍法,這時候一國要有兩制了,不談一國無兩制,現在要談駐軍法了。你一國一制哪有什麼駐軍法呀對不對,你想乾啥乾啥,跟天安門一樣,你一壓就行了唄,所以接下來每時每刻發生的事情都會巨大。

 

另外一個,大家看到了這兩天,郭文貴雙面間諜,被穆勒報告給影響了,他們運氣不好,搞得這次大反撲,說了孫立軍,江志成,北京高院戰友他聽了多次說,「郭文貴,一個月就被抓回來啦!你想什麼呀! 你們還以為郭文貴什麼爆料革命,一個月就被抓回來啦!等著吧!「

 

然後說吳徵,會在裡面扮演一個很重要的角色,吳徵現在還想著酒店的日本餐廳呢,日本餐廳他惦記上了,我和楊瀾喝酒踩我腳的餐廳,21樓,估計吳徵想弄走。楊瀾踩腳都踩掉皮了,覺得吃虧了,吳徵同志,法院的戰友聽到,這個酒店吳徵要拿走。

 

而且直接說,這次的文貴雙面間諜的海外大行動,是孫立軍,吳徵,全面指揮,政法委裡面專抽了幾個人,從外交上和美國和其他第三國全面溝通,非常有意思。

 

郭文貴是雙面間諜,挑撥離間,共產黨這招來了,郭文貴是馬阿拉歌會員,所以說川普總統不遣返他,我是啥時候入的馬阿拉歌會員,睜開眼睛看一看啊,愚蠢的東西。這回你們暴露了在美國沈默的力量,潛伏的力量,暴露的太好了!吳徵這樣的人,還有打官司葉寧這樣的律師,還有郭寶勝這樣的人,還有熊憲民,還有韋石這樣共黨的特務,這都是敵人中的戰友,敵人中的戰友,非常有意思。

 

親愛的戰友們,好戲啊!我本來想要達到另外一個層次的,結果穆勒報告有點影響,有點讓我小失望,有點兒小失望,大家慢慢看吧,會發生什麼事兒。

 

親愛的戰友們一切都是剛剛開始,為十四億同胞,香港同胞,台灣同胞,全世界人民祈福🙏

 

戰友們,一切都是剛剛開始!
文贵爆料字幕组

回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