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月24號衷心的祝願和祝福所有的在國內在水災中的同胞們能儘快的恢復到正常的生活

0
49
尊敬的戰友們好,這是724號,你們健身了嗎?你們往身上潑水了嗎?咱們現在在黑暗中直播,黑暗中直播,哈哈親愛的戰友們,今天早上一大早。我昨天睡的時候,5點多吧,7點多一點不到8點就起來了。起來一直忙,見客人,開會。今天真的是一點不誇張,去上洗手間都沒時間,憋得我小肚子疼,沒有上洗手間的空,今天太忙了。

 

但是今天特別特別的充實。如果都像今天那麽忙,又那麽充實,CCP去年就被滅了。還是忙得不夠,天道酬勤啊,地道酬人。但是,今天沒有鍛煉,我馬上回來我得補上。不補上,又是給了自己一個理由,因為忙不鍛煉,這是不行的。然後回來我還加了30分鍾鍛煉,現在全身都是水,跟水潑的一樣。

 

我得繼續把報平安給做了,因為很多戰友給我留信息:你咋不直播啊?咋回事啊?特別是我們國內的,在水災地區的戰友們,你們讓我太感動了。跟我說:郭先生,雖然我們這裏發水災了,但是就是這樣,我們也想盡一切辦法上郭媒體,能看到。所有在水災地區的戰友們,文貴心和你們在一起。我不會像共産黨一樣,在那哭一哭,鬧一鬧,掀掀鍋蓋,然後摸摸你們的被子,提著兩兜水果或者糧食,摸摸鼻子。我也不會做這個,但我們心是在一起的。

 

這個水災絕對不是天災,這就是人禍,這就是人禍。所以親愛的戰友們,我心和你們是在一起的,我知道對你們最好的,文貴能做的,就是早日滅共!要不然咱今天哭一天,哭兩天也沒用。70年了,咱們這天災人禍,中國人已經分不清了,連天災人禍都搞不清了。還有一個,你接受也得接受,你不接受也得接受,天災人禍,所有的災難都是天災。文化大革命也是天災,你看看,所有共産黨的曆史裏邊,文化大革命是天災,這水災當然是天災啦。

 

而且現在黨內流行著一種風氣,毛主席當年走的時候,毛賊東走的時候,中國大地震,幾十萬人。然後彗星劃過,日月同輝。我的辦公室還有有人送給我的,當年的某常委在河南當書記時送給我一照片,在湖南照的,毛主席像揭開的時候日月同輝,就這都忽悠人。你說在美國,天天日月同輝,那彗星有時候呼啦呼啦老弄。就認為只要掃帚星一過,彗星一過,有巨人隕落,必將帶走幾十萬、幾百萬人。

 

曆史上,像秦始皇死的時候,必須埋掉半個國家。弄走半個國家的財富。這是叫皇上,這是叫天神,天子。代表上天,天神的兒子叫天子,這證明他是天子。說白了就是毛澤東在死前,地震帶走唐山人,天災人禍,什麽周恩來走,這都是要帶走人的。這李鵬剛走,這幾天說你看到了嗎,這李鵬是天神之子,天子啊,所以走得帶走個幾百萬人口。所以這人都是必須陪葬的。

 

黨內現在流傳,李鵬走了,那必須得有水災,那得帶走個幾百萬人吧。所以我們中國人被洗腦到這種……可憐啊。死人,盡然成了天災,是為天子陪葬的,必須發生的事情。中國人如豬狗,豬狗都不如!所以戰友們給我發這信息,讓我特別感動。現在文貴,還有爆料革命,成了災區人在水災之後,沒得吃的時候,上百次都不知道能不能上一次網,想看看文貴報平安直播了嗎。我能說啥?我捐錢根本沒用,甚至捐不到你們手裏面去,而且我捐了可能還把你們害了。現在,共産黨全力以赴鎮壓香港去了。外交部都說了,200萬人上街?咋滴?我有14億人。這不要臉的話都說得出來。

 

你聽說過外交部因這麽多大水死那麽多人,臉上不高興?沒人在乎,屍體衝得一片一片的。你知道說什麽嗎?當地官員說:這屍體是從火葬場衝出來的,根本不是當時衝水死的。我真的不願意把這事情說到媒體上去,因為這不知道是好是壞。 因為讓西方人怎麽看我們中國人哪。所有人都問,你們中國人為什麽那麽相信共産黨說的話呢。我也沒辦法。所以我今天這麽累。但是你看,我最近的幾天臉馬上就瘦下去了,我昨天……這連續四天都是一天一頓飯,沒時間吃飯。你看我現在鍛煉完了,我馬上來直播,直播完了馬上還有另外兩個視頻,然後馬上睡一覺。睡覺起來,馬上接著又是工作到早晨56點鍾。就是天天這樣,真的是每天按秒按分鍾算。

 

但是我要告訴所有的災區戰友們,告訴所有的旁邊的親人們,你們千萬別相信共産黨,你們也別相信政府。這個戰友跟我說,他們那些王八蛋來了,照點錄像,照點照片,擺點Pose。說竟然不要臉地拿著被子來,照完像被子給拿走了,這就是共産黨。你見過中央領導人每到過年的時候,掀一掀鍋蓋,都掀了幾十年了。天天掀鍋蓋,送幾床被子,然後中央電視台年年都要搞幾次扶貧,給家裏面扶貧溫暖,窮人少過嗎?從來沒少過。

 

中國現在已經給世界支持幾千億美元,中國老百姓鍋裏有沒有肉現在還是主題。你不覺得這荒唐嗎?就像香港那個大街上200萬人上街,外交部敢說80萬人是支持遣返法的,30萬母親是支持共産黨的。實在不行,現在馬上去了,說香港政府要求解放軍去,我們馬上已經準備好了。要臉不?

 

要依法封港,依法滅港。那黑社會那,現在說請看解放軍駐港法,那黑社會穿白衣的,有沒有駐港法呢?包不包含呢?那黑衣換白衣,香港法裏包不包含呢?她不跟你說這個。你給他講黑社會打人了,他說你去問香港政府;你要說人民解放軍,去看解放軍駐港法;你跟他說一國兩制,一國兩制已經結束了,不算數了,只有一國,沒有兩制;你說中英協議,中英協議根本不算數。

 

你跟他說啥呀。你跟他說現在災區人民死亡,誰說的,誰說的?誰告訴你了?拿證據。你說這個視頻,假的;你說你拍的照片,這就是西方勢力;你說這水災, CIA搞的。你再說這香港黑社會白社會,這全是CIA搞的,還有那個黑手郭文貴,黑手班農。當天下不要臉的時候,沒法弄了。今天我跟一個美國朋友說。他塊愣在那,我說你好好看看當年毛澤東接受這個采訪的時候。這是一個台灣教授講的吧,說你怎麽才能贏得蔣介石,大家知道這故事吧,都看到了?說蔣介石,你怎麽贏得了蔣介石,說蔣介石肯定輸,說看線裝本書看太多了,我毛澤東和共産黨,我狠能狠到無情,我不要臉能不要臉到無恥,我怎麽能不贏。

 

當時共産黨說,要國民黨一定要給中國人民法治、民主、自由;土地是人民的,推翻地主你可以當地主,你可以睡地主的老婆,睡地主的閨女。他當地主了,全中國的地都是他的。是民主法治他全違法。你咋弄啊?你跟這不要臉的這種政權,你跟他說啥呀?現在天天,美國搬起石頭砸自己腳,打了左臉打右臉。然後現在天天談判,又把美國人騙到上海去了。這美國人他就是這樣。我說我們現在跟共産黨打交道,就兩個結局,要麽你跪著,要麽共産黨跪著,要麽你跪著共産黨站著,要麽共産黨跪著你站著。反正你們美國人現在被騙得天天滴溜滴溜轉,你永遠就不會贏。

 

歐洲,我見歐洲一個朋友,我告訴他,我非常驚訝他對香港的認識,這個認識讓我感到很悲哀,很悲哀。我說現在香港只有兩個結局:香港雙普選,真正的實行一國兩制,要恢複到兩制就行,你獨立是不可能的。可能嗎?共産黨不願意。那只有封鎖香港,黑道治港,就是黑白雙道治港,讓背後還是共産黨控制一切,那香港死亡。或者解放軍借理由,以香港政府林鄭月娥,不準支持,你要寫個報告,你要我解放軍進港,封鎖香港。

 

這時候你有這個機會,3萬億美元現金馬上移到你的國家,200萬人口移民到你國家,全世界最聰明最勤勞的香港人民到你國家去,你馬上擁有了香港。這是事實吧我說你們天天看你們那點低級的事兒,內部的鬥爭的事兒,咬自己腳指頭,啃自己腳後跟,天天往後看你拉屎是多少。你老往後看後邊拉的屎,你能看到高度和未來嗎?

 

我告訴這位美國朋友,還有這位歐洲朋友。從小我爹我娘告訴我,千萬別回頭看你拉的屎,這叫風水不好。因為小時候在東北都是在外面拉屎,凍得屁股疼,真的是尿出去馬上結冰。就告訴小孩別往後看,你看後面拉的屎,你就會變成更髒的東西。實際上老人是怕你啊,因為東北那個地方那個廁所,是搭著一個方的,兩個板橫上去,那個板上全都是冰,你往後看就掉屎坑去了。所以今天我告訴他,千萬別往後看,你看看遠處,看看香港,幫幫香港人,那是你們的未來,你別老咬自己腳後跟子,自己鬥。美國是內部兩黨,歐洲是內部鬥,這給共産黨來了機會了。

 

 今天我下午花了兩個小時看了拍的一個華為的電影。現在聽說這部電影極為受爭議,加拿大不敢播,美國也不敢播。盧比奧又開始弄華為呢啊,剛給我發的信息。

 

親愛的戰友們,這個電影我看了簡直懵了。電影要叫外國人看都特別特別好,整個就是個華為孟晚舟被抓的故事,怎麽抓的;在機場,一個記者,然後溫哥華郵報,一個加拿大人在華為當副總裁,孟晚舟被抓;他老婆他女朋友是一個華人的記者,駐加拿大大使怎麽威脅他,家人怎麽抓了;任正非怎麽跟安全部部長開會,怎麽抓加拿大人,怎麽判刑,就這麽個故事。拍得挺好的。但是現在巨受爭議,問我的感覺。我真的花了兩小時看完。全英文,我還讓翻譯在旁邊,我們的翻譯奶奶給我翻譯。我看了我都快笑了。開會的時候安全部部長坐在一個房間裏邊,滿臉橫肉,對面任正非,任正非胖乎乎的,抓我女兒?怎麽著……

 

我說從這點上能看出來,西方完全不懂中共的規則。我說我告訴你,安全部長見任正非,是任正非坐在安全部長的位子,安全部長坐在對面被罵。任正非是中央常委這個級別的,這個故事你們講的是任正非在服務于中國,國家。所有講的是國家的事兒,包括那個加拿大的駐中國大使那個演員,我說太搞笑了。我說共産黨從來不會這樣說話的。我說任正非那是,所有的政治局和常委家人的利益,他服務于盜國賊家庭。安全部長怕的不是你任正非,怕的是你服務那個家庭。你的真正的股東不是那些員工,是常委。他見任正非都哆嗦。他不怕你什麽,他怕你告狀,把他給弄死、抓起來。王岐山一把把他給抓了,給腐敗了。看《人民的名義》那電視劇了嗎?想抓你理由不多了嗎?

 

他們今天興奮的不得了,讓我看還叫我說。我說你這個電影不是說一個多偉大的電影,你這是個喜劇。我說讓共産黨、讓中國人看了,你是個喜劇。你犯了三個核心的錯誤。

 

第一個,所有的語言,你告訴中國人華為是為國家服務的,你這幫了共産黨這些盜國賊大忙;華為不應該被美國制裁,因為他幫我們中國人民。他要幫中國人我說他確實是偉大的公司。從利益幫中國人,你得說這是中國人民的偉大公司。他不是。你幫他洗地了。

 

第二條你根本把這裏邊共産黨給塑造的,哇,都穿著西裝,還那麽禮貌地跟你講話。我說你太不了解他們了。我說共産黨的人命令加拿大駐中國大使的時候,都是腳指頭,把襪子脫了,摳著腳指頭裏邊那泥兒,伸到嘴裏邊還舔舔呢,然後扔在那加拿大駐中國大使臉上去:你丫挺的是中國老婆,你有性虐待的視頻;或者說你有多少錢,我給了你多少錢,你要不好好這麽弄,把孟晚舟給我放回來,(他們叫馮晚舟在裏邊,然後華為公司叫華新公司,)就把你抓起來。我說把加拿大嚇得尿褲子,那才叫真實。結果你講的很文明,還坐在桌子上,一本正經的跟他說。完全這是個喜劇。所以說第二個我說,你把中國對待這些被藍金黃的人的態度給升華啦,中國太文明了。

 

第三個,我說你整個把華為在西方沈默的力量,媒體控制的力量,你太小看了。還把你爹你媽給抓起來,然後你在那兒哭。我說我告訴你,他直接就打電話,讓你媽哭著給你說:閨女,你馬上寫這個報告,不然你媽就得死,你媽就得死。我說我親身經曆上千遍了。聽聽吳徵給我打電話說的什麽,吳徵代表中紀委把你全家抓起來,把你全部資産抓起來,旁邊一片哭聲

 

你看西方他對待中國的事情,他完全以為這個事兒,哎呦這會引起世界的震撼,讓西方看到華為事件的本身,哇哇哇!沒法,沒法!too high,所有的問題他太hightoo high。就像中國人民想,黨和國家和政府,那不是為我們主持正義的嗎?這水災來了那不得救我們嗎?送來的被子不得讓我蓋嗎?人家給你照完相拿走了。這就像台灣人民一樣,到大陸去待上三年五年,我見過的台灣人都愛上大陸了。以為這大陸什麽都是好的。為啥,他根本不知道這是給你設的局,就讓你感覺這個。整個共産黨控制中國,就是一個騙子的一個龐氏騙局,一切都是設計的。

 

行了戰友們我就不說了,今天啊,那邊等著我呢,我得馬上上那個視頻會議去,這個電影看得我真是,這個電影放出來大家看吧啊。聽說他們還有5集,哦,還要拍5個小時,就那5個小時超級厲害。下一個5集,可能爆料革命了。爆料革命這裏邊什麽Sara啦,路德啦,還有那個寶勝那個畜生啦,這些人就都進去了,還有什麽牧師啦,還有孟維參這個畜生啦,都會出現,還有鑰匙楊瀾啦,Bruno Wu啦。

 

對啦,今天華爾街。今天他們覺得,哎,文貴你可以,我說華爾街這個報導,你看在我牆上挂著,我天天看見它太喜歡啦。華爾街這個報導誰也沒傷害,就把華爾街給傷害了。所有的美國朋友說,華爾街讓他們太失望了。因為華爾街這個報導,證明華爾街絕對沒原則,不會再讓人相信它。我們那個美國這個當前危機委員會的Brian Kennedy他都傻了。他說完全沒有想到,記者和我們的律師多次溝通,一句不往上寫,和這個甘迺迪先生和班農先生所有通話,一概不往上寫,呱就給你推出去。今天人告訴我,很多背後的真相,現在很多人很佩服文貴,你真行。

 

我說你們不了解,我兩年來,全人類的髒名都灌我腦袋上了,我說這個雙面間諜那算啥嘛,郭三邪,郭強奸,郭三秒,我說中國的中央電視台都播,貫軍、孫瑤、劉呈傑的視頻都出來了,有一個假貫軍、假劉承傑、假孫瑤,你們太high, too high。我說這是好事,今天他們證明了這是好事。我說唯一的被傷害的就是華爾街日報,大家走著看,它的麻煩大著呢,很多官司會纏身。

 

我得馬上走了,親愛的戰友們,一切都是剛剛開始。

 

咱們為14億中國人民、台灣同胞、香港同胞,愛台灣愛台灣,咱們祈福。阿彌陀佛🙏

 

整的我就跟出家人似的,一切都是剛剛開始!
文贵爆料字幕组

回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