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月23日李鵬為什麼一見人就問 89年當時你在哪?

0
70
今天啊今天的17分鐘,今天的17分鐘這個視頻中他震撼了包括他也看了,看到大電視了,木蘭傳奇,太鬼了木蘭傳奇!啥也瞞不住她。哎呀,這樣的女孩啊交好朋友可以,交朋友可以,你說這要一起過日子,你咋過呀這玩意,沒法過,是吧?所以說他感觸是什麼呀?他最大的震撼就是香港的69號遊行。最大的震撼他是看到當時香港的警怎麼對待老百姓最大的震撼他是又看到白衣人和黑衣人,最大的震撼他又看到了這香港警察的閃開,他整個人傻眼了,真傻眼了。

 

親愛的兄弟姐妹們,誰看了香港那個場面不傻眼啊? 他今天誇了半天就文貴你太偉大了,你太厲害了,你怎麼那麼瞭解共產黨?以警治國,以黑是治國,以假治國,以貪治國,他說,現在全到香港來了

 

兄弟姐妹們,就在我的正對面,正對面這一個哥們兒,那個樓頂上,那個Townhouse是誰呀?最大的欺騙,叫做Madoff(莫道夫),莫道夫現在在監獄,好像判了幾百年,莫道夫。他抓起來以後,就全世界的金融詐騙大案,莫道夫龐氏騙局騙了,太多人被他騙了。當時在一個高爾夫球場,他和幾個人說服,幾個人說:你要能得到這個,投資這裡你就牛了。我就聽他說了不到3分鐘,我站起來就走了。當時是高盛的副總裁,這個這個這個這個一個人,這人現在還搞了基金,很大!

 

我說他一定是個騙子,我說他所有做的這些局和這想法,跟共產黨特別像,裝神弄鬼、許以高利、先用後殺、栽贓陷害,一切都是你的錯,一切都是我的。把形式化變成一個榮譽、禮物交給你;把許諾當成已經給你兌現的東西,把所有他瞭解你的事情和你想要的事情,他都過百倍千倍地許諾給你,直到你在希望,變成了幻想,變成了幻滅,然後把你消滅,我說70年後就這樣。

 

這個莫道夫就在我正對面,正對面,就這個房子我給大家說過,他被抓以後賣給了一個CNN的叫做David什麼的好像紐約早上那個節目主持人,因為強姦,完蛋了。所有的房子在賣,這個房子風水真不好。我告訴大家今天第一次說啊,那個房子下面,曾經有半層樓,是我們現任常委孩子的房子。你看就那麼近啊,就對面啊,喜馬拉雅正對面。大家上十字角上查一查去,出牛X人吧。

 

今天早上跟我通話的香港哥們,通視頻那個,我跟他就在那樓上見過,我說你還記得嗎,我說這個傢伙就是個神經病,就這個騙子,就是共產黨,(他)當時說:唉,文貴啊,不要這樣說嘛,共產黨是不好,但是中國現在還需要共產黨,還需要30,我說你這30年呢,莫道夫被判了幾百年,這哥們都進了,當了強姦犯,你的共產黨30年呢。

 

戰友們,天底下是有真理的。我今天早上在我們的所謂的被封的常委群裡邊,我告訴大家,我從小我就是花錢如流水,被我爹我娘這個罵,你這孩子就是能花錢,太能花錢,敗家子!所有我親戚家都這麼說。我從小就說:能不能花錢不重要,能不能掙錢才重要,我很早就說這話,那時候做生意叫投機倒把。

 

後來,我用一次次的事實證明,郭文貴當時中國人家萬元戶的詞沒有的時候,這80年代初期,83年大逮捕的時候,我就能可以說日進鬥金了,我迅速的從零資產負資產,迅速的我能攢幾千塊錢人民幣,上萬人民幣,那時候還沒有關中的事,83年大逮捕,把我給抓起來。喝酒,倒賣牛仔褲、電子錶。我當時信奉那個哲學。

 

後來我又信什麼?我對人好,我從來不讓人買單的,人家請客我買單,我請客我買單,我家孩子都這個原則,誰要聽說郭貴吃過白飯,或者收過誰禮物,你可以照我的臉扇我。我堅信一條,人生沒有白付出的感情,人生沒有白花的錢,要麼你還回你的命,要麼你還回你的錢,只是早晚的問題,什麼債都得還,只是時間問題。

 

就今天李鵬嗝屁了,91歲,說這個他怎麼才死啊,也沒受到懲罰。戰友們千萬不要拿這種最庸俗的眼光來看待事實,他內心遭受到折磨是你們無法想像。大家你們沒有注意啊,你看我人中,我這個生活中人中很深。

 

我有一次去見過李鵬,一進屋李鵬坐在那,我第一次見他,很多年前,跟著一個當時的總參二部的人,又說我是雙面間諜了(手指身後華爾街日報關於郭先生是雙面間諜的報導),去看他去。我們四個人,人家都寒暄完了,首長好,鞠躬哈腰啊,然後(他)看我,誒,這小夥子誰啊?,我說我叫郭文貴,你這個人中很深,跟我的人中很像,唉呦,我差點吐出來,你知道嗎?那時候咱得裝啊是吧?還坐那個沙發個角,還得很謙虛,啊首長,謝謝!謝謝!不敢,不敢。啊,哪裡人啊?,我說我山東人,你哪年出生的?,你看他的敏感度,哪年出生的?我說我68年,“89的時候你幹什麼了?你在哪裡?。當時啊我跟你說,問我,我當時一愣。

 

李鵬絕對不是你們想像的那麼笨的人,他那麼笨,他到不了那個級別,共產黨的人呐有人長得憨厚臉更壞,我跟你說,特別壞,因為那文縐縐的臉更壞。當時你想想我,你們想一想,親愛的兄弟姐妹,我剛在看守所出來,八九六四以搧反被關起來的,我就已經跑了那個李鵬家去了。我告訴大家,我要不是當時考慮爹娘、孩子,那我上去嘎吱就掐死他了,我一個胳膊都把他掐死,我當時我看就是有掐死他的衝動,我跟你說實話。殺那麼多人,他坐在那,這麼大個房子,享這麼大的福,裡三層外三層的警衛,他還活著呢,哎呦,你知道我那個腳啊,出來以後這鞋子裡都是汗。

 

當時你知道我回答什麼,我說我去倒賣牛仔褲去了,啊,是嗎?倒賣牛仔褲?,然後看看跟我去的這位將軍,看他意思你怎麼把這個人……”,他說:這個人很棒啊,這個人非常好!然後就介紹我,說:這個人啊,是個天才,現在是外商投資公司的老總,50%的股份50%的股份,說上回我帶來那個人叫賴昌星,你記得嗎?賴昌星這小子做得很大,但是這個人做的厲害,他這是房地產,把我忽悠半天,啊,是嗎?那你很了不起啊!

 

這會話就錯過去了,我記憶最深刻,我從沒講過的,李鵬見了我們這個年齡的人先問你“89年在哪?你去想想,你要是李鵬,你最怕什麼?最怕這個年齡段的人,就89年你在哪?他在他家裡邊他都提防著!我要趕著說,我說我89年被你們給抓起來了啊,你想想,當場又把我給抓起來了!親愛的兄弟姐妹們,你想這個人做賊心虛,這四個字在李鵬這個,他活到91歲,對他是折磨,他的兒女是真不孝敬。什麼李小勇啊李大勇,就別想啦,什麼李小琳!他們就想那個爹別死,插根管子。所有共產黨的高官都不希望爹死,這個官員死,悲哀啊!

 

你們還記得《人民的名義》電視劇嗎?《人民的名義》最早的電視劇就想叫李小琳拍呢,後來另外一個人拍,沒拍成,最後是王岐山給弄起來了,改成對他有利的了,打鐵還需自身硬就李鵬這個人,他悲哀的是他成為他孩子的發財升官工具、保護傘,躺在醫院裡面,這個人基本上他從64之後,他是經常做噩夢,他睡不好的。李鵬的後來幾十年生不如死。這個世界上最大的懲罰讓你躺在病床上不死和你死了不能入土,像毛澤東一樣放在棺材板裡邊,水晶棺材,這不就最大的懲罰嗎?他的心靈折磨是巨大的,這是先說現實。

 

咱說如果任何一個戰友,你要不相信有來世、你要不相信地球以外這個宇宙,誰控制了一年四季?紐約不變化、連哪一星期天熱都可以預測、花開花落、水往下流、雲來雲去、誰控制的?這個人類之外有多少的我們不知道的能力?和不知道的神力?咱別說是基督了、佛祖了、默罕默德了,咱別說了,人類就是一個一定被很多地球之外的力量控制的。你說他死了,他昨天嗝屁了以後他就去了天堂啦?或者是到什麼72個處女的世界去啦?我絕對不相信,什麼萬箭穿心,實際上是不可能的。

 

我每年大家都知道我在河南,每年回河南,到中岳廟去上香,帶上全體的高管,年年如此,現在我不在國內,我們同事也要去。中嶽廟牆上雖然是道家的說法,他跟基督教,包括和伊斯蘭它都有相通的地方,都是一個最終結果,善有善報,惡有惡報,這一世報,那一世還得報,萬世報。甭說是殺人家了,人自殺的結果就是萬世不得輪回,自殺是很糟糕的事自殺,何況你殺那麼多人!那麼多學生,那麼多孩子,你去看一看,他們李家這些孩子是什麼情況,往下看,他未來什麼情況。

 

發大水啊!人家很多算命的說:李鵬往生之際(把他懲罰完之際),接著就是用他的果來懲罰現在幫助他的人,就可能是三峽水庫要出事。同時我們中國人啊,歷史悠久,有很多壞人,所以說也有,李鵬再走,就今天我早上說的那個,用王林的話說:那可能下一個李鵬就誕生了,就往香港坦克壓人去了!親愛的兄弟姐妹們!那是完全可能的,作惡是要受懲罰的,那是永遠不用懷疑,否則這個人還叫人類幹嘛啊,咱就叫地獄不就完了嗎?我得一會馬上走,我約了人家,我一會要跟人家有一個簡單的晚餐。

 

所以我香港的今天早上這位大佬說:這李鵬走了,這輪到香港了!香港會有什麼走向?戰友們?想想吧!從69號當場直播我就說:千萬不要相信共產黨

 

秋櫻小百合:“李小琳的財產會封嗎?”,李小琳的資產和盜國賊的資產都會被封!第一個封的就是江志成,然後就是貫軍、劉呈傑。

 

(被駭客,直播中斷……

 

開始了,直播畫面恢復,回來了,回來了。

 

文瑞姐姐:說到江志成了!,哎呀,說到江志成了。

 

戰友們,我馬上要走了,我這肯定要晚了一點兒!我一說現在吃晚飯,我就心裡邊不高興,不悅悅,我真不願意吃晚飯,不吃吧又不好,現在一說吃晚飯,我覺得簡直是壓力很大!我昨天晚上4點鐘的時候,我特別想那會直播一下,為啥?我在那看這個喜馬拉雅莊園人家跟我開會那個藍圖,太漂亮了!我就想跟大家分享分享,算了吧!因為這個……就沒播。

 

我們未來啊,我們叫G-Live——G視頻,G-Post——就是G推文G-News——G新聞,三個功能弄在一起,咱們這個視頻未來會有大事兒。你們會看到很多精彩的事情。真心愛文貴,以後看不到郭先生了,那不可能。西行小寶來啦,七哥抽雪茄一定有好事兒,想你了,小寶啊,我的親愛小寶,小寶的推文我是必須要學習的,我的英文有進步其中有很多都是小寶的英文影響了我。他的英文有點是咱們大陸英文吧,Chinglish嘛,所以我有時候就看、就學習。我們木蘭傳奇翻譯的英文,還阿炳,Percy的英文那是地道英文。

 

我們有很多戰友啊在背後默默的工作著,我不能點他們名字,比如說我們的風滿樓啊,我就不講了,因為太多我講怕給你們帶來麻煩,我不講不等於說我不記得,或者我不知道,比如那天我講的忘了把我們大衛小哥給說了,是不是,那就不想著大衛小哥嗎,那絕對不是啊。有些我不願意講就是不願意牽扯到啊。所以說大家一定要記住,這個我講不到的時候你們千萬別介意啊,沒有別的意思,咱別給深解讀了。你像丹荷老師人家你說我這公開說人家,結果丹荷老師極大的胸懷,說文貴啊我完全不在乎啊,你要覺得需要我這條命,能滅共,我馬上奉獻出去,感動的我不行啊,這真不行了。

 

我愛開玩笑,戰友們,我愛開玩笑,我最不喜歡的我覺得就是我們中國人這些年被共產黨壓迫的失去了幽默感。世界上你看看幽默感中國人非常幽默,有相聲、有各地方各種劇,各種劇裡邊有各種丑角,是不是?都非常有意思。歷史上無數個皇帝大師類的旁邊都是有這種非常幽默的大智慧的人士。像日本的過去像豐臣秀吉這樣的人物,專門有旁邊說笑的人。我們這70年被共產黨搞的天天苦大仇深,走哪兒去都佝僂著腰、耷著背、長袖子的西裝,從來不正視別人的眼睛。所有的這些年外國的這些政治家,這些名人、成功人士,說你們中國人說話從來不看人眼睛,中國領導人也不看人眼睛,這真是很誇張的,為什麼?被共產黨徹底給打彎了,沒有脊樑了。

 

就像頭兩天有一位導演要拍一部我們爆料革命的電影,一位美國朋友,相當知名的導演,他說我們要從你的生活方式開始拍起。我說首先一點,我這個人啊,就像我後面這篇報導一樣,弄得我們班農大師都緊張的,啊,我說這事兒絕對好事兒,我上哪兒花錢做那麼大廣告去,那Roger Stone在被吳征給收買,公開在法庭上說受了吳征的虛假資訊影響,那說了我多少,連說我4天,說我是雙面間諜。而且這個叫Pairs還有叫Waller的這個傢伙被我們告的這個人,他已經被判為被人家給miss掉了,他胡說八道。在夏業良案子、李洪寬案子已經明確法官說,說我是間諜這是誹謗。他現在再炒一把。

 

他們想操弄美國人,給美國很多官員許諾給他們給錢的,傷害文貴、遣返文貴,他們騙了老共錢說你得給我理由啊,他們在製造理由。你不讓他報導他就不報導了嗎?你要被嚇倒了,他不就成功了嗎?你不就真成了雙面間諜了嗎?他要一篇報導能把你報導成雙面間諜,你也就不配當雙面間諜。華爾街日報為這篇報導它將在美國失去,我可以說到現在沒有一個人告訴我說這篇報導他們認為是真的,對吧,戰友。

 

所以說,我看了一下萬維還是多維呀,轉我的報導,下面一片罵聲,99都是罵他們的,說你們簡直是混帳、王八蛋,竟然說郭文貴是間諜,只有一點點五毛和七毛,很低級的五毛和七毛。對了我老忘我們inty,老忘說inty,真是不好意思,在inty的轉播下面,一片罵聲,都是罵報導的,是吧,我們inty幹的太棒了,最近inty幹的事我真是太佩服了,新疆能出1000inty,一萬個inty,就不會有新疆人的災難。

 

親愛的兄弟姐妹們,關鍵時候要hold得住,我們天天喊的要滅共,被這點事都搞不清楚,你滅啥共啊,滅了共那不還有更大的共產黨來嗎?(戰友:中國的歷史文化沒有民主,豐臣秀吉是二把手上位)沒錯,大外宣下面都是五毛,沒錯。

 

親愛的兄弟姐妹們,現在你們今天看看我們視頻效果如何啊,未來我們郭媒體的G視頻,咱把郭媒體要變成一個G媒體,G帶有Global的意思,帶有國家的意思,慢慢的就要去郭化,G視頻叫G-Live,效果好。

 

香港肯定贏,六月九日已經決定贏,就是看付出什麼代價了,是死而後生,還是立地成佛,還是滅共以後再重生。Inty真的很棒啊,做的非常棒,非常勇敢,他這種勇敢和勇氣,恰恰就是新疆和大陸最缺少的。

 

機場遊行啦。

 

對了,G-Live,我們有非常棒的戰友,絕對是電腦天才,我不能説啊,G-Live 就是戰友發明的,就是我們戰友做的,偉大的戰友,絕對的戰友。美顏效果明顯,這沒有美顏啊,絕對本人,連燈光都沒打,這是我今天我試的啊,沒有任何燈光,大家可以看看啊,你看看,啥也沒有,什麼都沒有,純自然。

 

這就是我現在要試的原因,我們舊莊同志在樓下,架了一堆的武器,又是這燈又是那燈的,細絲小哥拉了好幾車,都弄一邊去了,沒什麼用,我現在要追求的G媒體未來,就像這樣,拿起手機在任何地方直接直播,然後1+2+3方,直接可以不用任何耳機天線,完全可以聲音達到效果,不用任何美顏,美顏是另外一個玩法。然後就可以放字幕,留言,互相交流,確保直播的質量和穩定,確保咱們的G-Live一出來,對共產黨額爆料,那就是鋪天蓋地!

 

所以說,戰友們啊。(效果太好了。梆梆梆,你現在說的都是以前說過的。你真的一步步快做到了。)謝謝,謝謝!(臥薪嘗膽),太好了!

 

現在咱這郭媒體簡直是垃圾啊,垃圾啊!我每天最大的痛苦就是使用郭媒體啊!郭媒體,爛死了!爛到家了!但是我們必須感謝,它畢竟到這樣了。我們的郭媒體這個創始小伙子,叫Denial,在香港。一個小伙子,特別時刻,我們沒有任何渠道的時候,我們幾天就建立成了這個——郭媒體,不簡單了啊!

 

(七哥的皮膚可以做護膚品廣告,賺大錢。)哎呀!這是像我老婆說的話。我老婆每天都說我:你憑啥你那臉,你說你那皮膚那麼好啊!每天都說我這個。是不是我太太的化名啊,別嚇唬我啊!

 

(恩典2020,不是垃圾,是拖拉機。)也就拖拉機了!也有點污辱拖拉機了!現在拖拉機都自動化了!你看咱這郭媒體,哎呀我的媽呀!這爛的簡直是,唉!

 

(問七哥好,回來了。剛用電腦上的郭媒體,還不懂操作。)

 

親愛的兄弟姐妹們,可以這麼說,戰友們沒有人能明白過來,你們是做了多麼偉大的事兒。平常你可能只是看看那些電視劇啊,宮鬥啊,官女煲湯啊……中國的拍的歷史電視劇99.99%都是假的!純胡扯!就胡扯到沒邊兒了!完全是失實的!那真的是叫:Kill Time——自殺!亂來的!那浪費生命!大家,記住現在你們做的事情,未來在你的生命中,在你的人生中是多麼的偉大!你不經意間你做的事情就了不起!

 

哎,說到這兒,對了!我今天說說法治基金,郭戰裝。戰友們啊,今天我這一來法治基金就來找我了。因為我在這個視頻上說了,凡是捐款法治基金的,都可以要求郭戰裝。那麼現在麻煩了有一位戰友捐了一美金,要四十件戰裝,要四十件戰裝!這位戰友我希望你聽到你能明白啊。那麼另外的就別提了!有捐20美金,要十件戰裝的。也有捐五千美金要一件戰裝的!你說這事麻煩了。你要一美金我給你四十件戰裝,人家那五千美金要一件戰裝,不公平!再一個,你一美金要了這個戰裝,這個政策沒法弄了!因為法治基金跟郭媒體是兩回事兒。

 

這戰裝的錢大家都知道,人民幣花了幾個億了。你現在你想想,如果是,現在我看到每天往外發的東西,咱做都來不及!所以說,我就說:法治基金,我真拿不出那麼多錢來!說再給你弄十萬件兒,再弄十萬件兒,我說真拿不出來!再一個,這樣弄不起。法治基金,我說:我說你們說了自己做去。所以現在可能定個政策,接下來,我們會,法治基金還有郭媒體會受託會推出去。就是,可能啊,我們開始的最起碼,最起碼有個基數,比如一百美金啊,兩百美金啊,或這五百美金啊,有個基數。可能在這之下的就不能給你郭戰裝。

 

親愛的戰友們,如果你們在法治基金留言的,留言的,而且法治基金下面,要求郭戰裝的,今天看到這個視頻,請大家傳閱一下啊。也請這個,咱們其他戰友們在這個推特上說一說,可能是滿足不了。因為,你這一美金要四十件是對很多戰友也不公平。所以說還有戰友們你們寄回來的快信,讓把地址更改的我們都收到了,我在這裡不細說了,一定是馬上執行。

 

還有一個國內戰友千萬不要拿出穿郭戰裝,你只要拿出來公開穿郭戰裝一定不是我們的戰友,一定是我們的敵人。你們不要拿出來穿,前提是,你們得到郭戰裝,咱原來是有言在先的,你不准拿出來穿。在共產黨在的情況下不要拿出來穿,沒共產黨了你一定拿出來穿。再一個就是在法治基金留言的,戰友們我不再多說。我再重申,我看到的三萬的,五萬的,六萬的,還有八萬的,十二萬的,還有這個二十幾萬捐款的。你放心,未來法治基金都會跟你們聯繫,一定會跟你們聯繫的,這個捐款一定會跟你們聯繫的。不但聯繫,希望你們也保持聯繫這邊,而且一定要留好票據。

 

頭兩天我去開會的時候,因為那個山裡邊的水 — 冰水。我就喜歡冰水澡,哎呦,那個……。紐約啥都好就是那個水還不夠冰。冰水(洗澡)身上冒煙、冒熱氣那種感覺,太舒服了。涼水澡太舒服了,香港的朋友明白涼水澡啥意思啊,涼水澡啊涼水澡。我們現在正在商量,再做新的幾款出來。現在郭戰裝確實是太多人要,太多人要了。我再說一遍那個帽衫,大家穿的時候一定要記住,那裡面一定要有一個T恤衫、圓領衫(打底),不能裸穿。那個Polo衫是裸穿的,還有白的那也不是裸穿的。

 

所以我說李鵬這個啊,大家千萬要記住,他的報應早著呢,早著呢。你像在香港這個打人的這個,全世界視頻傳瘋了。你看看美國盧比奧出來說話,那川普總統沒有一個他不看的,不可能不看的。你想想美國國會的人,美國白宮的人,和歐洲的,我們剛上任的,歐洲議會主席,歐盟主席,她能不看嘛?她能不看麼?她看了會怎麼想?中央電視台專門做了一集——這姐們兒是什麼人;把她說地啥也不是。未來你會知道,這是共產黨的一個噩夢,她是個噩夢!

 

鮑裡斯約翰遜咱哥們兒,當選了英國首相,他能過六個月,他能算是首相,六個月以內不算首相,很難過六個月。我覺得六個月以後,或者三個月以後,很有可能是Farage,他要出來了,他要當首相。親愛的兄弟們!歐洲議會接下來呀,猛烈之程度,大家看看吧!你們不敢想像,歐洲的三駕馬車,特別德國的默克爾,是共產黨在歐洲最成功的一個政治合作者,結果開始顫抖啦!自抖、自抖啊!你說這老天的力量有多大?自抖!叫你抖,把你抖沒了。

 

歐盟——過去共產黨花多少錢?監聽、BJY、藍金黃!現在統統走了。你想想這三駕馬車,所有的全都換了最極端的、最反共的人。所以說,你要是敢挺共,就讓你顫抖,就讓你沒前途。你看看現在美國,接下來這幾天你再看看啊,27號以後、27號以後喔!總結一下戰友們。戰友大笨鐘說還有人說,相信共產黨的謊言。這很正常啊!共產黨存在了七十年了,控制了一個國家,綁架了一個國家,太正常啦!所以說,現在咱們在這塊留言的戰友,咱們G–Live 一上線,咱們戰友們一定要記住噢,馬上申請賬號,佔領高地!大家都開始直播,使用連線互動直播。要把這個G–Live馬上煽起來!達到兩千萬的訂閱量。

 

然後……我現在就告訴大家,我會給大家放幾個你們真正想看的視頻,放幾個視頻噢!大家要記住,親愛的兄弟姐妹們!一定要記住,到時候一定推出以後,馬上、馬上去G–Live 申請賬號!G–Live 還沒推出呢,還沒推出呢!九月份推出,九月份推出。現在啊,南普陀會議我估計……咱需要、可能要放一點兒了,需要放點兒了啊,戰友們!

 

好啦!親愛的兄弟姐妹們!我得趕快走了,晚了啊!

 

一切都是剛剛開始!

 

今天早上已經祈福過了,我就不再祈福了,我趕快走了。
文贵爆料字幕组

回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