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月7日王岐山又出手说王健“活该死”及香港抗议将引发的CCP灭亡第一战

0
122
昨天我們和臺灣彭文正大帥哥共同直播的節目,結果引來美女無數,我發現社交媒體,不僅美女脫衣服能晃人,我發現帥哥也能晃人,我昨天和我們的彭帥哥——文正帥哥直播,引來無數美女折腰。還有郭戰裝的事情,昨天他說的不準確。當時是我們的文正兄第一次穿著郭戰裝,在直播中亮相,我立即打電話,就寄了200件。郭戰裝是在48小時以後就到了臺灣,竟然是被海關扣了長達一個多月,這事夠荒唐的。

 

那麼200件其中的100,因為文正先生這個人很大氣,這個人真不簡單,我和文正先生的聯絡人,是我們文欣戰友,人家直接給了文欣100件,你看人家文欣,你看人家文正先生。彭文正先生心胸夠大,人不但長得帥氣,心胸夠大。這你能看出來臺灣的文化跟欺民賊的文化差距有多大,你讓共產黨還不給你扣沒了。原來他說100件,他拿了100件,另外100件他給了我們文欣了,人家不忘中間人,你看了沒有?你看文正了不得。 

 

今天早上,我昨天中午12點半和班農先生開會,就坐在那7個半小時,沒讓我動地方,我們是吵得一塌糊塗,當然還有其他人,我不能說的。就是關於在美國國會遊說,還有現在正在進行中的香港自貿區協議取消的事。這事是太大了,引起了華爾街以及歐洲很多國家的震撼,我們這個動作你可別小看了,共產黨以為我們做不到,咱走著看。

 

但是,這個事就引來了巨大的利益了。昨天就從中午12:30開始干到晚上8點。不止7個半小時,8點半。這會開的簡直頭都炸了,雪茄抽的,抽雪茄抽的煙薰火燎的。

 

我回來以後,馬上有一個視頻會,視頻會完馬上去睡覺,已經到11點多了,躺了一個多小時。然後,有幾個視頻會,接着我講了5個小時的電話,我嗓子都冒煙。然後,睡了一覺醒來,9:00左右,我看到我們瑞安平女士給我發了個信息,說:七哥,咱們郭戰裝寄的太浪費了。因為我昨天說安平了,她說什麼?她說她收了兩件戰裝,兩件戰裝,說戰裝的盒子,寄戰裝的盒子,大概能裝10件。我一聽我就火了,為什麼呀?昨天王雁告訴我說,我們就僅僅上周,上周的寄送費用幾萬美元,幾萬美元。這個是我火的,我說在一個紐約就幾萬美元那亞洲得多少錢? 30萬美元,30萬美元寄送費用,你說這浪費的根源找到了吧,倉儲費就幾萬美元,現在擱這就幾萬美元。

 

更誇張的是,讓我生氣的是安平只收了兩件,我當時給凱瑞她們說的一定要給八件,三種顏色,我説寄八到十件。安平只收了兩件,我的心裡很不舒服,安平為了爆料革命,沒日沒夜的在那,你說就給兩件。我在床上呲楞就下來了,我火就冒出來了,我真生氣。我們這個凱瑞做事情真的不靠譜,凱瑞是漂亮、真美!但是,辦事真不靠譜,真不靠譜。我當時我就火了,我就把這幾個人說了一頓,我說你們是幹嘛吃的。

 

現在有多少戰友沒有收到,我都不知道,多少戰友收到貨了,我也不知道。有多少人根本就沒收到,我也不知道。頭一段時間有人給我留信了,我大概一共寄出去3000多件衣服,都是戰友給我私信寄出去3000多件,這是我自己來處理的,那沒有處理的多少件,你想想多可怕。所以說,我真的是,哎呀刚才是氣的我真的是火冒三丈。安平收到兩件戰裝,我真向安平道歉。

 

現在我就發現了,真是啊!絕大多數收不到戰裝的都是女的,我就覺得奇了怪了!這女同志是得罪了誰了呢?是不是?而且這跟沙拉也沒關係啊!就瑞安平那個,安平妹妹,你可千萬別怪人家Sara。我們這個群裡面所謂的「常委「群,都是女的跟女的掐,男的掐幾乎沒有,這事很恐怖!這跟沙拉半點關係沒有,這是我們凱琳處理的,這真的是太瘋狂了!這事情讓我心裡很不舒服,誰對我們戰友有任何馬虎,我很不舒服!這是一個。

 

另外一個,昨天,咱說大事啊,爆料革命核心事件,我的媽呀!戰友們你們真是不知道什麼概念,香港自貿區你們不明白什麼概論!我告訴你,自貿區有幾個事要給你說說,我就簡單說吧,說這個取消香港自貿區協議,基本上是西方和中共就打起來了,就開戰,就是事實上的開戰;第二個,說這次如果是做到了,整個亞洲的經濟版圖和世界版圖就徹底改變,大家知道多少錢牽涉到嗎?大家可能知道,牽涉到的資本5萬億美元,你不能看香港那點事,牽涉到香港投資、亞洲投資和資本關係5萬億美元,會導致所有的錢、世界的前十大股市暴跌爆漲!說真的跟喜馬拉雅山式的巨型的,嘎嘎起來了!引起了華爾街所有的基金,特別是以色列的一些大的長期的投資者,歐洲都會「震慌」啊!啥叫震慌?地震試的晃晃!像路德先生地震試的,晃的站不住了!那麼胖都站不住了,那麼壯都站不住了!我們路德,這投資家站不住了!這是戰爭和震慌。還有一個發生什麼,說整個世界的貨幣將可能重組。

 

然後是什麼?會導致核心重大事件,那就是可能局部的幾國之間開戰都可能!二戰以後的秩序重寫,那不是開玩笑的。昨天,大概需要5百萬到1千萬美元的費用,這個費用法治基金支出,馬上就有結果了,這看結果得付錢了!所牽扯的事情多大!另外一個,班農先生瘋狂嗎?竟然想去香港了,到香港乾嘛去?他是天主教,香港的最牛、最有影響力的亞洲人唯一一個被全世界天主教認為是教皇的就是陳日君先生。大家不知道陳日君先生在香港、在世界的天主教的影響在他們的心目中就是天皇!多少天主教在全世界已經火了、怒了!看到陳日君掉眼淚了!班農要去香港。你們真不知道天主教和其他教真不一樣,真認真!

 

我們的凱琳要不是天主教,我早炒她一百回了。真的是他要去香港,跟陳日君先生在香港演講!把我給氣的,我說求求您了,班農先生你可千萬別去香港,你不怕死,共產黨要你死,出車禍。你不怕,你英雄,但是你去了,你把我們戰友爆料革命給晃進去了。共產黨正說我們是黑手呢,你去了成了發黑的黑手了,你去乾啥去?就這我說了他半天,班農先生這腦子有時候真軸,你知道嘛!這種不怕死,真是咱們黃皮膚人,咱們亞洲人跟他們不一樣。

 

所以親愛的戰友們,你們知道昨天把我累的,這傢伙,昨天晚上,我和別人視頻電話7個半小時,嗓子冒煙,冒煙。昨天是班農先生整了半天,然後,最後說香港。另外,幾個最牛的國會的領導,參議員,人家現在是豁出身家性命要乾倒你(CCP)。大家你們一定要注意到,過去48小時,我們喜馬拉雅工作站,喜馬拉雅國際工作站是誰的我都不知道,有可能是我們英國大衛小哥的,還是誰我不知道。後來我還以為是我們魯仁達的,說也不是,做的那個斯伯丁將軍的視頻非常好。這個視頻,你不要小看,在西方影響巨大。

 

斯伯丁將軍是開B2戰鬥機白宮的高機情報人員,軍事工作人員。人長得帥,又強壯又年輕,會講中文會講普通話,咱們的老哥們戰友。千萬記住,斯伯丁將軍講了什麼——說這個國家不是人民的,也不是國家的,這個國家是屬於共產黨的,這震撼了整個歐洲議會。駐華盛頓所有大使館的大使們都在問我說,他(斯伯丁將軍)說的是真是假,你說這個世界多荒唐。戰友們,你們覺得荒不荒唐,共產黨存在70年了,強姦了中國人民70年了。到現在外國人才有一個斯伯丁將軍說,大家記住斯伯丁將軍說的是我告訴他的,是爆料革命告訴他的。

 

這個共產黨它不代表國家,它不代表人民。當一個國與國之間談判的時候, 對面坐著的不是國家,是共產黨。這個國家不是人民的,是黨的,這個黨是誰的,黨就是幾個人的。大家想明白這個道理了吧?這事講明白了吧?另外一個,說中國跟美國永遠不可能有貿易協議,不管你誰當總統,他(斯伯丁將軍)是川普總統最相信的人之一。大家記住,那是多重要的身份,他的身份可不亞於班農先生在白宮的角色。

 

不管誰當總統,共產黨是必須得滅,大家聽明白了麽。還有一個,你看那40分鐘的視頻,說共產黨不代表中國人民,它也不代表中國。美國人和西方世界必須鬧明白,他們70年打交道的不是中國人民,不是中國,你的貿易協議不可能簽,簽了也不合法。聽明白了嗎?戰友們!這個人是現在美國的最高層官員之一,他的影響力可不是開玩笑的。他說到了共產黨在西方的侵略,間諜情報媒體各個系統,說的非常清楚。川習會上,他帶著房峰輝坐著同一架專機到馬安拉哥,就是他乾的。

 

我再告訴大家,共產黨就是吹牛叉吹慣了,它自我感覺忒良好了。坐在北京城,這個國家14人民都聽我的,想乾啥乾啥,這世界都得聽我的。錢搞不定,女人搞定,錢和女人搞不定,網絡抓你醜聞搞定,藍金黃搞不定,把你殺了,像王健似的。弄死你!但是,這個世界不可能永遠被你給強姦下去。

 

大家看明白了吧?不像它們想象的那樣,有明白人。還有一個川普總統美國政治的大選,現在很多資本者都鬧明白了,川普總統當年贏,就是所謂的中國話題,現在是變成中共話題。2020年川普總統贏,只有一個選擇——滅共!他不滅共,他絕對贏不了,剛出來的檢查官已經來挑戰他了,肯定贏不了!

 

滅共咋滅啊?我告訴他,我一年多以前,大家記住,將近兩年了,我說過的話。昨天竟然有美國官員當場挑戰我,他說:郭文貴啊,這事我先說的,不是你先說的。 我說你咋說的,他說:嗯,是我先說的,香港是共產黨滅亡的第一大門。香港自貿區滅了,共產黨就死了。我說:你放屁,你好好看我啥時候說的,我也不跟你爭,你趕緊寫書去,你們愛寫書,你可以寫書,但是別忽悠。郭文貴是首創者,你說也沒有用,(如果)你說有用,就都是你的功勞,現在大家都明白了。

 

然後,昨天在下午開會的時候,我給他們說,接著下來,幾個小時後,在香港九龍將開展的遊行,他說我們預估三萬人。我說你們太想共產黨了,我說:我告訴你,一定超過50萬,甚至跨百萬!昨天晚上我這頻繁的接到電話,有一個正在屏蔽我們的媒體,我不說誰了,這個大佬最近要約我見面,我都拒絕他了。 昨天晚上,他在歐洲給我打電話,他說我要單獨跟你見面,你要簽下來保密協議,不公佈咱倆見面,我們要談談。他知道未來他將惹大麻煩,他屏蔽了我們那麼多戰友,還創造531事件。這個大的集體賠償是天大的數,他們的律師團隊已經告訴他,說郭文貴要領導這些人來告你,絕對你會輸!會輸大的。我昨天我就罵他了,我說你別跟我來這一套,我也不跟你簽這保密協議,我也不見你,你甭想站在我們家露台上,站在這兒看中央公園,你甭來!

 

然後,他說香港今天很多遊行我們都放開了。你說這個多不要臉啊!我說你是社交媒體,你本來就該放開的,你是個平台,你憑啥不放開啊?共產黨給你多少錢啊?香港人到這個時候了,你還在玩這個呢!結果,剛才給我發信息,他說了讓我震撼的事情。昨天下午在歐洲、在美國,昨天下午有人給我開會,前天有人給我開會,都在跟我談一個話題,香港有大問題,上街抗議。我昨天因為這個事和班農,俺倆吵了大架,也吵了大架。另外一個美國人,我昨天上午跟他吵了大架。他說什麼——香港人應該出來一個獨立宣言,他說你知道文貴,美國獨立日,美國獨立日那天並沒獨立,是當時這些茶黨抗議英國人。現在的共產黨就是當年的英國人,大家遊行、抗議、納稅啊,叫Tea party,茶黨。但是,他們也不知道要什麼,最後就搞了個獨立宣言,這個宣言很漂亮、很美麗,統一了意識,然後在7年後才真正的獨立。

 

什麼意思?說香港要搞一個獨立宣言。香港沒有任何圖騰不知道要什麼,香港現在老百姓這樣會出事。就這兩天了,包括74號,我就跟他們急了,我說:你們是不是站著说话不腰疼啊?現在共產黨大兵壓境,幾十萬人在深圳珠海,然後香港有駐港部隊,兵營裡邊全部是槍支彈藥。香港警察裡邊幾十萬套警服準備好的,還有警車,就是要鎮壓這些人(香港遊行民眾)的。你要香港現在來個獨立宣言,那共產黨說這個黑手不就是美國嘛,這人上街不就是造反了,授人以柄,不就變成北京天安門啦?當年北京天安門就是聽了你們的話,聽了美國資本家有些人的壞主意,最後變成了,鄧小平的結局(定義),大氣候小氣候,來了個大氣候小氣候,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來了個這個,什麼意思,就是自由女神上街了,這是美國操作的國際大氣候反對中國,他不說反對共產黨,然後大氣候小氣候就是竄通外國勢力,背後黑手,然後想造反,想推翻中國。這胡扯不胡扯。

 

我說,如果你搞個獨立宣言,結局又是這個,我說你就把這人給毀了。包括班農先生、陳日君先生,你站在大街上演講很過癮,你演講完了,這是班農先生和美國的黑手,陳日君先生也毀了。但是昨天晚上,今天早上,美國幾個大佬說,我很高興咱倆討論的問題昨天晚上在九龍發生了,為什麼,香港打出了牌子。第一個,立即雙普選。第二個讓他們最高興的是什麼,自由女神,他們高興那個自由女神。但是,我要給大家說的事情,包括昨天九龍上街抗議的很多朋友,不是我操作的,人家不聽我的,我這狗屁不算。

 

很多人在前天、大前天跟我聯繫,我在船上跟他們視頻連線,他們弄了好幾個口號,我強烈跟他們建議,這幾個都是香港最普通的人,人家可不是領袖。我說你要聽文貴的建議,千萬別打出來香港獨立。第二個,千萬別打出來我們不是中國人,這個第二別打。第三個,千萬記住,不要再打英國旗,我很榮幸,這些朋友都聽了我的話,沒乾這事。我說你們不要把你們的個人意志,不要把你們的個人想法強加到香港的750萬人頭上去。不要再重演當年北京六四的悲劇,給共產黨大氣候小氣候,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推翻中國。

 

我說你們一定要記住,你們愛中國,愛中國人。但是,必須雙普選,立馬普選,立即!那4個人肯定fire掉了,我前天跟美國人打賭,我說那4個人100%fire掉。這是共產黨的根本邏輯,一定把他們fire掉,還會很慘,這四個人會被全世界追殺。你記住我今天說的話,很慘!香港同胞,這你就不用講。但是要立即雙普選,千萬不要說你是英國人,你反中國。不要,共產黨代表不了中國。昨天下午,我們吵架,前天吵架,昨天在香港發生了。所以,美國幾個大佬說,文貴這個厲害,這發生了。自由女神可以舉,但是千萬不要讓(CCP)抓住把柄。

 

所以,大家看到香港九龍又一次震撼了世界。一定要記住,香港九龍的所謂九龍地鐵,那就是共產黨準備好抓人和逃犯法,那是抓香港人的地下通道。嚴格講,香港的九龍火車站就是香港人的死亡通道。我在3年前,2016年在倫敦見劉彥平的時候,我就說香港的九龍地鐵站,就是你們給香港人民搞了個死亡通道,他(劉彥平)哈哈大笑,他說你還懂這個?

 

香港九龍地鐵站就是香港人死亡的通道。九龍和平抗議到現在已經落幕,未來要把九龍地鐵站給他乾掉,然後把九龍到中環的地下通道封鎖,再把香港的國際機場封鎖,交易中心封鎖,這是香港人民的權利,因為那個地方是威脅香港人民安全的,香港人民完全可以說九龍火車站你能抓人,你能這樣抓人,就是香港人的危險,危機。

 

說學生是暴徒,你共產黨是黑社會,你是犯罪組織,你是不合法的政府,你沒資格說香港任何人是暴徒。如果你要說香港人是暴徒,看看共產黨在發家的時候,殺地主,合法嗎?共產黨犯得是殺人罪,全人類都可以把你斃了。南昌起義、武漢運動哪個不是暴動啊?你拿槍,你殺人了都。當時的合法政府是國民黨政府,共產黨發動了一次次的所謂的運動,在當時全叫暴動,今天回去審查全是暴動。當時的南昌起義、武漢學生運動、北京運動跟今天香港的這些學生比,你那些全是犯罪,香港這是真正的民心,民主,和平的遊行,全世界對此都有定義。

 

我這兩天跟世界上的這些外交大使們說,你們能不能長點腦子啊?你們問問共產黨,如果香港的這叫暴動,那你共產黨發家時的南昌起義叫什麼啊?在北京發動的所謂兩萬次遊行,打砸搶叫什麼?是不是暴動?是不是反革命?武漢起義殺多少人?你們推翻了多少地主?是不是暴力?殺了多少地主?那時候你還沒有政權呢。所謂的兩萬五千里荒唐的長征,在西安,在延安你徵用民地,強姦民女,算不算犯罪?一人共妻,強姦人家的媳婦,孩子,算不算犯罪?你那是黑社會罪,你共產黨根本就不合法。

 

然後再回到我們的Spalding將軍說,你共產黨現在是一切都是黨的,一切都是國家的,一切都得聽黨的,這在西方是很荒唐的。70年來跟西方打交道的是一個黑社會,根本不是一個國家的政府,他也不代表政府。所以今天在西方應該要把那些不代表人民的所謂領事館立馬關門,全是黑社會組織。

 

所以我告訴我那個哥們兒,你要我這1000萬美元遊說費用,可以,我給你。等到美國國會出來這個文件了我就付錢,一分鐘都不差,我拿著支票在門口等著。第二個你要馬上到立法會去遊說,所有這些不代表人民的沒有人民選舉的大使館,你們必須停止跟他們交易。像制裁委內瑞拉一樣,駐美國華盛頓的大使館一樣,已經不是馬杜羅派來的大使了,要換成真正的代表中國人民的,不能是海外的這些欺民賊,不能是民運,不能是夏業良、韋石和郭寶勝這些人。

 

他們說你這個創意好。如果你們美國政府有任何官員,比如副總統或蓬佩奧只要能提出來說,我們要考慮考慮代表中國政府跟美國打交道的,這些大使館,駐外使館,是否有合法的問題只要你提出來,咱就可以簽合同了,中不中?這個主意中不中?在一年前沒有人提香港自貿區協議的問題,沒有人提香港是共產黨死亡的第一道大門的問題,也沒有人提台灣有香港保護法,也沒有人提新疆兩百萬人民被關押,美國開始要制裁,現在不都發生了嗎?一個個發生,接下來的兩三個星期還有一系列的立法。

 

羅已經明確說,他說有絕對的把握,讓美國提供給香港的自貿區協議和華為,華為事件絕對不受行政干預,大家千萬千萬記住,我們這兩天吵架的事情,美國絕對不是政府說了算,美國是靠著民間的民生,呼籲,美國政府才制定政策,這是真的。所以說很多政策在國會,白宮不管怎麼說,你沒有立法權利,立法還在國會,我同意。所以說我們接下來有一系列的事情,說到這大家都明白了嗎。香港九龍昨天最有意義的,更加向世界展示香港的守法,和香港抗議活動的合法性,和展現香港人的高素質,和徹底的影響了世界對香港的看法。接下來香港將開始,九龍,中環大會師,香港將停擺,然後美國再取消它的自貿協議,然後對官員制裁。

 

共產黨只有倆選擇,血洗香港,第二答應香港立即雙普選,你看咋樣吧,看誰拖得起,香港的經濟就這樣下去,能拖得起嗎?香港是共產黨走向地獄的第一道大門,大家明白其中的意義了吧!這是香港的事件。接下來咱們在美國一定要做好助手,我們啥也不是,狗屁都不是,誰要在香港沾便宜那是找死呢。鄧麗君的姪女婿相林,到香港去,站在大街上,到處搞募捐是吧?簡直是瘋狂,丟死人了,丟死人了!還有某些民運人士在那裡搞募捐,丟死人了,不要臉到極點了!

 

另外一個大家看看昨天陳峰接受採訪,大家看到了吧?陳峰接受採訪,定義是啥?在王健先生被殺害一年零四天的時候,陳峰接受採訪,他接受採訪是偶然的嗎?是突然間睡醒了就來個直播嗎?不是的!那都經過中共中央,高度安排,王岐山每個字都要過關。最後陳峰定義了,簡單說,就是海航王健作死,既不是自殺也不是他殺,也就是意外,他又一次否定了胡舒立的腿疼死,腳疼死,和法國第三次第四次報道,王健可能是自殺,說完全是意外死,而且是作死。

 

現在已經還了三千億的債了,還欠幾千億,那加在一起是多少錢大家算了嗎?七千億,七千億人民幣是多少億美金大家算了嗎?一千億美元,郭文貴當時爆料給大家說,一千億美元來自於民行,還沒有完那啊,渤海控股和所有海航控制的資產幾萬億,大家現在看文貴靠譜嗎?當時所有人都罵我,說,郭文貴呀,怎麼可能幾千億呀,幾萬億呀!現在說出來了吧,這幾千億還沒還那,誰乾的,王健乾的。王健對同事心狠手辣,往死裡整。第二個王健忘恩負義,對不起海航陳峰創始人。第三,王建連鍋里沒米都不知道,還一直燒火,還一直收購。然後王健他死了,海航有希望了,他就該死。他不死,海航就完了。

 

然後順便就提起來了,你看這王健啊,這陳峰,王岐山的智慧啊,這智商。這「制傷」,不是痔瘡的痔,是制人的制,「制傷」傷你的傷,制你的傷,叫制傷於你。制死你傷害你,叫制傷。不是那痔瘡了,改了,陳峰說的,丫挺的,怎麼著?老領導問我了,王健怎麼死的呀?然後陳峰說:「怎麼死的?他自己死的,對吧?還說什麼陰謀死,你配陰謀嗎?」這就是陳峰。這尿性,帶著小懷錶,郭文貴,1000% 撒謊,現在又來了。王健不配陰謀死。陰謀弄死你王健?你配嗎?… 那個死鴨嗓子吳建民,呸,這都是共產黨的調調。所以你看陳峰第一次公開說了吧,王健你就不配我們殺你,你就是作死的。而且員工都恨你,我鍋都沒米了,你整成這樣,而且是跟老領導沒關係。老領導,最高層領導不就是王岐山嗎?

 

然後就問他:咋死的呀?陰謀死?你配嗎你?咋樣來了吧?郭文貴在王健被殺以後,大家看我的視頻,我當時就說過,王健死完全是跟王岐山沒關係。然後是….最後過一段時間所有的罪過都是王健的。貸款王健乾的;錢沒了,王健乾的;公司搞亂了,王健乾的;公司要有了三長兩短死人了,強姦了,都是王健乾的。王健就是一個畜生。王健該千刀刮萬刀死,現在是你不配陰謀死。你是個禍害,你背叛組織,你背叛陳峰,你背叛哥們兒,傷害員工致人於死地。接下來下一步會說什麼?王健罪有應得。我還不知道他乾過那麼多壞事,未來陳峰開始說了,我不知道他乾了那麼多壞事,還騙了那麼多錢,造了那麼多假文件,隱藏了那麼多貸款,還玩那麼多姑娘,一定的。全人類的罪行都回糊到王健身上去。

 

什麼叫替罪羊? 什麼叫轉移視線?什麼叫盜國賊?盜,國,賊,這就叫盜,國,術。悲哀呀,兩年前我說的話,一年前我說的話,和一年前王健沒被殺前說的話,和一年後說的話,全兌現了。我真希望我這個嘴說的不正確。我扇我的嘴,我咋那麼准啊。要點兒臉嗎陳峰?陳峰說,人家問他:郭文貴爆料是真是假?1000%假的。然後王岐山的副行長林毅夫,郭文貴爆料是真是假?99%都是假的。然後夏業良,王岐山的翻譯,上庭上去,郭文貴95%都是假的,你大爺的。你怎麼算出9599的?你咋算出1000%的?

 

我告訴你陳峰,王健的死一定是你陳峰走向死亡的最關鍵的時間,你絕對逃脫不了。而且是你王岐山,你所有盜國賊第一根釘子。第一根釘子!共產黨死亡是在香港第一個地獄之門。你們死亡就是王健死,一定釘死你們第一根釘子。你這個講話,你給我們送來了大禮,你不知道美國現在在調查你在乾啥,你不知道法國現在在調查你在乾啥。你是不知道又多少人要知道你錢哪來的?你錢去哪兒了?王建怎麼死的?王建死後的錢去哪了?陳峰不知道你兒子,你家人拿著美國護照對你是多大傷害。陳峰你還不知道,我相信你明白,你的生死,你說過的話,是世界上有多少司法機關盯著你。

 

陳峰在頭一段時間有一個採訪,說現在全世界,西方世界都封殺中國在海外並購,海航曾經的並購是多麼的偉大和正確,現在拿著錢都買不來東西啦!海航原來買的東西,隨便都是兩倍三倍。剛剛說過就王健活著時候採購和並購是偉大的正確的。這是說給誰聽的?說給國內人聽的,說給黨內王岐山的同黨聽的。你看看海航支持是對的,現在你花錢買,美國都不讓你買,像華為去買零部件都不讓你買。人家海航厲害,戰略對。

 

然後接著出來一個所有的海航已經鍋里沒米了,王健這個人就是罪有應得。對同事往死了整,到處胡亂並購,自戀、自狂,你看那句話對王健的定義是什麼?愛吃愛玩,就王健是一個吃貨,是一個玩貨,這就是我們共產黨培養的人與人的關係。曾經的兄弟戰友。陳峰到處說王健讓我去死我將很榮幸,王健比我兄弟重要,王健比我孩子重要,王健比我老婆重要,王健是我陳峰一生最大的成功,認識他。把人家給殺了再這麼侮辱人家,上天看著呢!陳峰如果你真有一點點佛性老天爺看著呢。你這麼侮辱一個死去的王健,你的戰友。

 

他們家人都是一幫窩囊廢,所有的王健家人和親人沾過王健光的你們去想一想,你們都像懦夫一樣,病人一樣躲在後面。你會老的,你也會有一天面對所有這樣的問題。我告訴你王健家人,共產黨和陳峰要是放過你的家人,王健的兒子王蜀翰,我今天糾正一下關於約翰現在叫王蜀翰,王健的夫人黃女士,還有他弟弟王偉,我可以告訴你,他們絕對不會放過你,不但要你的命,會把你的所有的每一分錢,每一樣東西徹底給你乾掉。

 

大家今天再記住郭文貴說的話, 7 號我剛剛的和中國的一個政府官員政法委的剛剛跑出來的,過一段時間他可能會出面。他明確告訴我,說他親自參與了幾次會,就是討論王健死後對他家人親戚所有的瞭解,幾張紙。定的調調就是,一個也不允許讓他在國外呆著,不管他拿哪國護照,都要想辦法讓他回來,不讓他出鏡讓他閉嘴。所有王健在海外的錢都要查回來,王健在海外最起碼幾百億美元他現在還沒找回來呢!他們現在看的所有跟王健聯繫的人,他都覺得你都是我要收拾的對象,王健的死害了太多好人了。未來,你們會看到他所有的家人朋友都會被共產黨追殺,因為所有人都相信乾掉王健的某個家人就能找到阿里巴巴(不是咱們馬雲阿里巴巴)阿里巴巴那個大門的鑰匙,找到無限珠寶。王健之死的追殺只是剛剛開始。陳峰已經在昨天打開了這個大門。

 

陳峰昨天所有這個採訪,大家看上去很好玩,但是除了我剛才說,他把文字變成了西方調查的證據,他證明瞭我們爆料的絕對正確,還有他替王岐山洗地之外,他暴露了核心的四個大問題。第一個問題,王健是貫軍他爹嗎?是劉呈傑他爹嗎?誰是貫軍劉呈傑他爹?為什麼紐約慈航造假欺騙紐約政府,你壓根兒就沒轉股票,你說轉股票,是你兒子陳曉峰和你女兒簽的名,這跟人家王健有關係嗎?

 

第二條,紐約慈航股權,最後去哪兒了?你有交代嗎?這跟人家王健有關係嗎?王健都死了!王健死了之後你們把股權弄過去的,王健持股的股權去哪兒了?王健死之前你乾的事你怨王健,王健死了之後還是王健乾的嗎?王健晚上給你打電話啦?你這個王八蛋!你推給人家王健?

 

第三條,王健死之後,海航的債務處理,和海航海外的並購的處理,是由誰乾的?是你陳峰乾的嗎?按照任何一個國家,包括你共產黨的流氓法律,綁架國家的法律,你欠銀行的貸款,你在海外的貸款,你必須有債權人來共同協商,整個過程,賣的價格和資產和銀行賬號划撥,包括王健本人,家人公司和他在銀行的存款,划撥,都要有法律手續的。陳峰你知道你有沒有。你拿著共產黨的政府的文件,你到各大銀行,把資產就給划出去了,這全是搶劫犯罪。

 

第四條,陳峰,你能不能回答回答,你能不能解釋解釋,現在的海航的股權是誰的?跟王健有關係嗎?現在的海航股權!怎麼分配的?能不能公開說一下?幾家上市公司是不是你該公佈呀?所以說陳峰你個王八犢子,你個老B養的,你裝,你惹!

 

王岐山為你,人家王健不配陰謀死,我真是,我看這詞兒我惱火啊。王健死的太不值啦,太不值啦!中國的私營企業家們,這些自私的貪婪的傢伙,你們這幫人都應該變成王健。昨天我跟班農先生,還有另外兩位美國朋友,吵架。他說為什麼中國私營企業家,給法治基金的捐款怎麼怎麼,我說中國私人企業家他害怕。「我們做那麼多事情,中國私人企業家應該捐多少多少,支持法治基金。」 我說,中國私人企業家太可悲了,比妓女還可悲!如果讓我說最偉大的人就是妓女,我要是女的我去當妓女去。因為什麼,我靠我身體掙錢。中國的私人企業家大多數都是懦夫!出賣靈魂,然後跟那個什麼一樣,玩9歲的姑娘,變態!

 

多少私人企業家,你們都看看王健之死的結果,你們敢行動嗎?你們有行動的嗎?香港這麼大的事,香港有一個企業家敢站出來的嗎?怪不得中國人這一輩子啊真是看不起商人,真是有道理的!王健一個人死了,沒有一個人替他出來說話,老婆孩子,家人兄弟,同事親戚,全部閉嘴,同事全部閉嘴。王健曾經幫過多少企業家呀,全部閉嘴!這個民族啊,這個國家啊,被共產黨污染到現在的如此之冷漠!所以我真的想,到底是共產黨強姦了十四億中國人,還是中國人培養了這麼一個完全不合法的流氓黑政府,這個黑社會,他到處指著別人,搞暴動,非法。天下之荒唐。Spalding將軍說了,這是一個完全不合法的政府,他不代表中國,不代表中國人民。他說香港,你不合法,你暴動,動不動就要搬起石頭去砸人家的腳去。一副流氓嘴臉。

 

親愛的戰友們,你們看一看王健之死這個事情,他陳峰百分之百會死在這上面,王岐山等盜國賊會死在這上面。但是這個故事讓我們多觸目驚心啊!真把中國人當豬狗啊!

 

好啦,親愛的戰友們,今天的直播就到此為止啦,一切都是剛剛開始。

 

為十四億中國人民,台灣人民,香港同胞祈福🙏

 

阿彌陀佛
文贵爆料字幕组

回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