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月6日郭文贵与彭文正连线-灭共保台

0
169
彭文正先生尊敬的戰友們,你們健身了嗎?一切都是剛剛開始。我現在再多說任何話,我知道網友的留言開始罵我了:你廢話什麼,誰要聽你講話。我們把現場交給在紐約的郭文貴,郭先生今天接下來的節目全看你了,小弟去休息了。

 

郭文貴先生尊敬的臺灣所有的同胞們,帥哥文正先生以及政經關不了團隊的兄弟姐妹大家好!這裡是在紐約的喜馬拉雅大使館郭媒體的直播室,由文貴先生和我們的同事戰友莊先生一起,和咱們政經關不了的帥哥文正先生聯線直播,大家好!

 

彭文正先生郭先生好!所有的全球關心郭媒體還有正經關不了的朋友們大家好!接下來,我再多說話,臺灣的觀眾朋友要罵我,因為他們不想听我說,他們聽太多了,今天把以下的時間全交給郭文貴郭先生。我想全球的關心郭媒體和關心政經關不了的朋友們關心幾件事情,第一個美國的事情,現G20之後的後續,第二個關心中國的狀況,關心現在中國共產黨,目前情況如何?奄奄一息了嗎?2020年共產黨要再見拜拜了嗎?第三個關心香港,這個送中反送中之後,香港的命運如何?第四个關心臺灣,臺灣的這幾個政治人物被藍金黃了嗎?臺灣面對中國的威脅,前一陣子,就74號美國國慶的時候,馬祖臺灣的外島海面出現了一個中國解放軍潛艦,如果解放軍膽敢斗臺灣的話,臺灣會怎麼辦?美國會怎麼辦?全世界會怎麼辦?拉拉撒撒一堆的問題交給在紐約的郭文貴郭先生,郭先生請。

 

郭文貴先生謝謝帥哥文正先生,彭文正先生也就是我們的帥哥文正先生真的是我們臺灣在國際媒體上,社交媒體上,還有良知媒體上我認為是一面旗幟,非常的榮幸,能被文正先生連線和臺灣的咱們同胞們戰友們一起來直播節目。非常非常的高興在今天節目當中我們將談到很多大家關心的和大家息息相關的問題,刚才文正先生講了很多問題,但願我別忘了,我忘了你提醒我

 

我今天早上是6點起床,因為我昨天凌晨點有一個視頻會議,我前天跟文正先生聯絡的時候,我說我們9點節目可不可以?文正先生說可以,我當時在浴缸裡面泡澡,待了一會文正先生說能不能8點,我們8點時間。我説可以8點,我沒有說,因為我三點有個視頻,我睡的時候大概已經是快5點了,我大概6點鐘就起床了,有時候表達不好,請大家原諒。

 

首先文正先生在一個小時前發了我刚才的幾個問題,那麼我是直播當中是不能有準備的,一準備就語無倫次就完蛋了,但願我今天說不好的地方了,文正先生別給你丟人,一切責任文貴承擔,丟人丟我的人,文正先生節目是世界級的,文貴是小作坊級的,大家看不慣的,你們多罵幾句或者別看就算了,但是千萬別因為文貴,還有我們的小作坊,影響了文正先生的政經關不了的偉大事業,現在文正先生刚才問的幾個問題,我是不是現在就可以開始了?文正先生,謝謝。

 

彭文正先生謝謝!請。

 

郭文貴先生:我從哪個問題開始你覺得好,我聽您的。

 

彭文正先生你愛說啥說啥。

 

郭文貴先生咱們的臺灣,就是如此的寬容,臺灣的人就是如此的善良,臺灣的人就是這麼友好。這和我們現在被共產黨所綁架的14億人的大陸,民生民气民風完全不相同,我們缺乏的就是包容,我們缺乏的就是友好,我們到哪去把尿屎拉在人家家,咱的脾氣還很大。

 

我這次在華盛頓,你知道剛剛開了個庭回來,就在開庭的聯邦法院里,在一個角落里做了一些人有韋石,熊憲民,夏業良,江濤,郭寶勝,他們衣冠不整,面帶菜色,出言不遜,舉止粗俗(罵娘,手指豎中指,晃來晃去),因為美國的法律是保護他在庭上發言權,不是罵人權,他把這理解為罵人權在那駡,然後就說殺了你郭文貴,宰了你郭文貴,你是強姦犯你什麼的,這些行為是什麼?祇有在大陸的受過共產黨文化薰陶,或深度薰陶才這樣。到臺灣去是不可能的,因為當時在現場也有來到我們其他的華人,其中就有臺灣同胞,臺灣同胞非常的安靜,就在那做筆記,這種人生的痞氣和這種不友好,還有這種素質表現,臺灣和大陸已經是涇渭分明了。

 

所以今天文正先生你這種友好,隨便說,然後把我稱為一个老同志了,稱為帥哥,這本身就是一種修養,一種境界。刚才你問的問題一口氣說完了,但願我能記住,就文正先生節目刚才談到這麼多問題當中,我認為我首先我要舉一個小例子,因為大家剛剛上來,咱別談這麼敏感的問題,我給大家舉一個例子能說明,大家別嫌囉嗦,我想叫文正先生知道,我的成長是跟臺灣是多麼有關係。

 

我當時蓋第一個建築房子的時候是1991年,從大陸的看守所出來,跟香港成立了合資公司,合資公司這個項目當時叫裕達3億多美元。我這次在華盛頓開庭,告夏業良誹謗案,是被對方攻擊的最大的一個點,說你為什麼從1991年出來你就有3億多美元去建設這個項目?然後第一句話定義我,他的律師定義我,叶寧說郭文貴是在共產主義國家下發展的一个Billionaire,百億富豪。然後第二條就是郭文貴在1991年被釋放出來以後,他就有一個3億美元的項目了,這是他的攻擊點。這個3億多美元的項目之前我有一個叫裕達別墅,是我人生第一次蓋一個商業項目,這個項目當時是我和鄭州建築院,當地的人開始搞的,叫樓花,賣樓花,這個樓花賣完了,發現裡面沒有消防梯,我們沒有消防梯啊,而且樓花蓋完以後,當時我為了省面積,旁邊的很多工業面積全都沒要。最後是認識了台灣的建築大師,人家告訴我說,你這是不對的。

 

經過修整我的人生建築和藝術就是從台灣開始的。後來這位大師一再跟我講關於台灣的佛教,台灣的星雲法師,還有禪宗的惟覺老和尚,然後把我的佛教徹底的,讓我知道什麼叫佛什麼叫教,什麼叫密宗,什麼叫禪宗。可以說我人生中最高級的教育是在看守所關了22個月有牧師有佛教徒有教授有副教授有很多老師在裡面包括英文老師歷史老師。那麼在出來之後就是台灣人給我教育的課。同時就是香港,香港我的合伙人,全世界56個品牌是由他老人家帶到亞洲去的,包括我們現在熟知的一些,包括什麼好的紅酒都是他帶去了。

 

他可以說是全世界最大的古董銷售商他是給我人生品味、國際見識、事業、生活方式還有一個在生意上真正的怎麼做人怎麼成功而台灣給了我文化宗教信仰這些堅定的知識。對於我來講一個剛剛從看守所出來看守所進去之前傻乎乎的已經有了一兒一女十五歲就結婚在街上天天打架。用在庭上夏業良說我是小混混,小混混還重復兩遍,在聯邦法庭開庭時。那時候真是小混混,我現在我也希望是小混混,因為那時候很快樂。

 

所以說文正先生前提我希望台灣的朋友們能知道文貴是一個沒有受過高等文化教育的人這在法庭上人家一再重申但是我很享受。因為聯邦的陪審員制度,陪審員看到這句話的時候都笑。但是我沒有教育的小混混呢,成了個billionaire,成了所謂百億富翁,事實上我不是。成了個百億富翁以後,我受到了台灣和香港文化的熏陶,成了我今天站在紐約喜馬拉雅大使館挑戰共產黨,而且要消滅這個共產黨罪惡的體制,成為了共產黨的第一敵人,俺相當的榮幸。

 

所以從這個話題談起我回答一下文正先生的問題。大家記住,當娛樂聽,別當回事兒。我在說這話之前,我先說據說,郭文貴本人瞎夢想的瞎忽悠的,你們別當回事兒,我不像文正先生,人長得帥,人長的正,歷史教育、家庭教育、傳統教育,那跟我比,人家都是天上飛翔的鷹,我是地上的小螞蟻,所以你們只當成一個娛樂的參考而已,別拿著文正先生這個節目的水平看文貴。剛才文正先生問的這些問題當中我覺得最核心的問題先談一個G20

 

G20在大阪離台灣最近的地方舉行的G20會議大家一定要認真的看到G20之前文貴在所有的直播和所有的對外發的郭文裡邊郭媒體的郭文發出去的信息裡邊我在512號和517號都明確告訴大家共產黨不可能跟美國翻桌子拍桌子走人一定有協議或者說要往前發展。然後共產黨在這之前,天天說美國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結果是共產黨的經濟一瀉千里。然後去之前天天放反美的片,但是在見美國總統之前突然放了美國和中國的電影,叫黃河之戀。是美國一個男士被中國一個女孩給愛上了,然後(習近平)去了大阪了。

 

到了大阪的結果大家都看到了又是繼續談。昨天網絡上有一個傳的很廣的視頻,是美國前白宮的Sbaiding 將軍,Sbaiding 將軍接受採訪的時候,大概意思是,明確告訴,中美之前不可能有協議,永遠都不可能有,而且共產黨最希望的事情就是美國2020總統選舉,拖到那個時候,川普總統走人,然後下一個總統來。但是Sbaiding 將軍明確的說,就是說這種情況下也肯定美國和中國不會有貿易協議。說到這裡的時候,我希望告訴大家的是,中美之間最大的較量,能講數的地方是什麼?是台灣!

 

很多台灣人不去關心這個事情包括你們正在選舉的總統候選人郭這三個傢伙他根本不去在乎這三個問題他只想當選他不想問這問題。在G20的背後最大的兩個核心問題就是台灣香港第二就是蔡氏談的經濟。這個交易的背後,被犧牲的人是誰呢,就是台灣。在今天的共產黨所有的上層政治鬥爭當中,和想維繫政權當中,其中一個核心的要素,過去幾十年屢試不爽的就是操縱台灣議題,團結所謂黨內絕大多數共識,然後操縱民粹,打壓台灣和香港,這個時候,台灣應該看到什麼問題呢?

 

台灣應該看到就是內部人應該問問了到底台灣出現了什麼問題。台灣不存在統和獨的問題。台灣哪有統獨啊?你能統嗎,現在台灣想舉手說我想和你統一,您告訴我怎麼統,用什麼方法統,你說我獨,你敢宣佈獨嗎,宣佈獨的結果是什麼,內部就亂了。所以我認為台灣要有一個真正的新辦法不要再被共產黨操縱了幾十年的統獨問題上讓台灣失去一切機會最後被人家消耗殆盡。台灣需要的是什麼,台灣自治法,什麼叫自治法啊,自動地決定了治理台灣的辦法。以前我提過這個概念。

 

就是現在我台灣也不去打誰,你也甭打我,我設定n個條件,當我台灣有外兵入侵,包括美國,包括任何國家,我台灣自動獨立,全民保衛。如果台灣有任何外來勢力和政治要來試圖統治台灣,讓台灣沒有民主自由,或台灣經濟,人民安全各方面受到威脅的時候,設定一個標準,台灣自動進行獨立。然後從那天起,台灣人民對自治法進行表決以後,一系列的標準,台灣不談統,不談獨,談統談獨就是要被懲罰的,就要負上刑事罪行。

 

台灣人要跨越這個幾十年幾輩子人頂在腦門上的兩個大字簡直是大石壓頂就是統獨的問題。在G20的問題上你看看第一個問題先跟美國說,(G20信息慢慢會公佈的聽說習主席就是拿幾頁紙往對面一坐,啪啪啪啪地念。念到最後的時候說,我們的紅線,我們的利益是什麼,台灣必須保持現狀,最終一定要配合我們統一。台灣是我們領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中美之間的聯合公報是核心基礎,雙方利益基礎,這叫雙贏,win win,據參加會的人說win win

 

然後第二個要講的是,我們互相尊重,最後一條強調的是台灣的問題你不要碰。台灣的一切你都不要碰,這是我們倆現在還能坐在這的核心基礎,沒人談這個問題,我敢肯定,結局就是這個。而且要求,不但川普總統和現任官員不要碰台灣的問題,其他關於台灣的各個方面問題都不允許談都不准碰。香港問題還算往上擺的很小的問題。

什麼概念呢,文正先生和台灣的同胞們,所有的美中之間所有的交易和所有的好和壞,最後對台灣人全是壞的!台灣人5800億美元的GDP,將近6000億美元,2300多萬人,而且台灣是有本錢做好的,什麼能做好?我說,有五個心,這五個心要保持好了,台灣什麼都是最偉大的。

第一個、台灣是中國人,可以說是中國歷史上幾千年保留下來的文化中心。這就能看出來共產黨,共產黨是流氓中心,爹親娘親不如共產黨親,現在共產黨去乾嘛去了,玩人家奶奶,玩人家媽,玩人家姐姐,玩人家妹妹,還玩9歲姑娘去,他是流氓中心!台灣是什麼,台灣是儒家、道家、佛家各種歷史優良的文化的中心,這個絕對不能丟,這是中華民族最重要的台灣最偉大的價值。

 

第二個、台灣是中華民國保留下來的最重要的是,到現在為止,中國人民最需要的宗教中心。台灣到處有廟,到處有道場,有儒家中心。最後一個可以說中國最偉大的哲學家就是最後留在了台灣。那麼你去想想,這是個什麼概念,中國人民幾千年的文明,共產黨到處瞎胡吹,它知道什麼呀,它什麼也不知道。共產黨是一個黑社會中心,玩的是厚黑學。那麼中國人民文化中最重要的就是一個佛教道教儒家,這些東西的真髓在哪,在台灣,這些東西不能失掉。

 

第三個、中國人民在全世界最有地位的是什麼,科研人才多,教授多。說白了,一大半江山是台灣人撐起來的。台灣是中國人,亞太人的科研中心。共產黨是什麼,是科技的偷盜中心,專偷人家技術。所以說華人的這個牌子是被共產黨徹底給砸了,這個王八蛋徹底給砸了。凡是中國人的地方,就像聯邦法庭,韋石、熊憲民這幫傢伙一樣,罵人粗口碰瓷。那麼台灣出來的都是教授,你到硅谷,到曼哈頓的醫院很多都是台灣人醫生,結果共產黨一吹牛都是,這是我們華人,台灣大陸都是華人,但是台灣現在的華人和大陸的華人真的不一樣,這3個中心是台灣的基礎。

 

現在我們還有第四個中心,共產黨最害怕的最不想要的,它是一切都聽黨的,一切都是黨的。這全人類都到什麼時候了,它還一切都是黨的,一切都聽黨的。這叫什麼,這是強盜中心。土地歸國家的,政治私有化,政治先給黨化。企業給黨化,黨化完了以後再家庭化,家庭化了以後給幾個個人化。所有私人財產全部被公有化,公有化了以後被國有化,國家的權力被私有化,這不是強盜中心嘛。而台灣是我們中國人最追求的,民主自由的中心。台灣人用過去的幾十年證明瞭,我們黃皮膚的DNA細胞思想文化沒有問題。到了台灣你看到了,我們做到了,而共產黨一直在綁架中在黑社會中在耍流氓,所以這個中心要保持住

 

第五個,我覺得最重要的台灣還保留的現在誰也沒有注意到的,全世界是一個現代化的文明社會,走到哪都有設計,我們為了今天跟你直播,昨天Joe 莊同志一下午,七八個小時,一二十個人工作,把這個屋清理乾淨,因為我們有一個我設計的B52飛機的桌子到這來,這個桌子是世界上最大的現代的桌子之一,我花了1000萬人民幣當年做的,大概現在只值幾千萬台幣了,在這塊組裝,我們要把它弄好。我這些東西震撼了所有人啊,你們沒見過這個桌子,為什麼呢,我是來自於台灣,台灣教育了我,台灣是亞洲最大的設計中心,或者叫設計藝術中心。在全世界的公司裡邊,有多少設計師都來自於台灣的,多少偉大的建築師都來自於台灣的。文正先生你看你背後背景的那個建築,101層,101層是台北政府,跟當時的宏國家族,林紅道他們一起合作的,他們一起Biu來的這個東西,當時Biu來的時候,所有的建柱團隊正在跟我合作,正在設計裕達,所以整個101層,用中國的平安這個戳的這個概念設計出來到建造,101層可以說是一塔定台灣,很多道家說,如果台灣沒有101層這個定台神戳,台灣早出事了,地震或者共產黨早出事了。因此,說那個建柱鎮住了台灣,這整個團隊從開始Biu這個地,都是你們劉泰英,李登輝時代,我那時候跟宏國家族特別好,聽說李登輝還天天往他家跑的時候,那個時代已經過去了。所以看到台灣的建築,台灣的城市,台灣的藝術,台灣的設計,台灣的酒店,台灣的服務是世界上非常高的級別的。這個設計和藝術中心,可以說把中國人的智慧聰明發揮到正道了,而不是大街上碰瓷去,而不是去造假去,不是造假疫苗,也不是今天像阿里巴巴,像中國的百度壟斷以後抄人家市場,啥都抄像華為,完全偷人家抄人家的,那麼同時你也可以看到,台灣像台積電這些大的企業,科技企業都是台灣的核心支持,所以這五個心是台灣的核心基礎,是5800億,我覺得台灣的5800億主要來自於這五個核心這五個核心沒了什麼都沒了。

 

那麼G20 的時候為什麼能成為這個核心那?因為共產黨非常清楚,台灣人有的共產黨現在絕對沒有。他不想跟你來商量怎麼合作,跟你學習,他想搶劫。

 

這就叫統一台灣,他想搶劫台灣,而且搶劫時要告訴全世界,我要依法搶劫。你美國不能管,你絕對不能管。就像香港一樣,誰也不能管我,我是內政。你一管,哎你搬起石頭砸自己腳了。你不能管。人家英國大臣說這協議我簽的我得遵守,共產黨說你不能遵守。咱倆簽協議,彭文正先生咱倆簽協議,今天說我要毀約,你說你要守約,我不讓你守約,不允許守約,你有這流氓嗎?

 

台灣是什麼?我講一個剛才沒講的台灣故事,當年1989年我在曼哈頓,我住在72500號屋頂,十幾個台灣小朋友,在那跟我在一起,在設計我的其中的一個家,都是設計師。這些台灣的孩子,那個禮貌,你端給大家喝一杯水,他也感謝,有時候我帶他們出去吃飯,都是先感謝,吃完再感謝。然後我給大家買點水,人家感謝。領著大家去出去玩一玩,也感謝。我車多隨便他們開我車,他們也感謝,那個禮貌那個尊重是發自內心的。辛勤到真是很多次······

 

我屋裡就三個臥室,他們有時晚上一晚上就躺在地板上,都是這樣子的。這些孩子我回到中國以後,他們有到我公司工作的,在中國呆了大概45年。由於在我那認識了全世界最牛的建築師,室內設計師,其中的一個人,一個女孩子,就到了新加坡一個最大的事務所去當人家的一個中國區的代表,後來成了合伙人了。

 

一下子飛起來了,她家是台北木柵的,這女孩非常漂亮。有一次到米蘭參加傢具展,每次這些人都去,我也去了。我愛看這些東西,我在傢具展上看到她,我說:哎你要回北京是吧,我說你坐我的私人飛機回去。我私人飛機為她推遲了一天等她,讓她坐我私人飛機回去,從上私人飛機我給她準備好的香檳啊好的吃的,到飛回北京十幾個小時,到下飛機到離開,她一句謝謝沒有,半句謝謝沒有,她也沒說郭先生因為你呀,我才認識這麼大人物,我現在一天的收入都是過去一年的收入。我現在是有這樣的身份了,今年連私人飛機······一點兒沒有。從那天以後我再也沒見她。這個故事告訴你彭文正先生,台灣的人民的好,不是說共產黨在中國大陸和我們的同族帶來的,是台灣的後天的教育,和對世界上基本的認知,和在文明的熏陶下形成的。一旦台灣回到大陸就像她之後,木柵的這麼漂亮的姑娘,這麼好的教育,台灣大學出來的,台大出來的,台灣大學是學政治的,後來又到紐約來學設計,這麼漂亮的姑娘,到了中國以後發財了到大陸,發財以後完全變成大陸的共產黨的流氓,黑,騙,假,碰瓷文化。完全沒有感恩之心。

 

你去想想這是什麼變化,那麼台灣如果回到大陸,被大陸所謂的統一,就像今天台灣的政治家一樣。你可以看到文正先生,台灣的政客,現在多麼像共產黨啊,就像一個放大版的,把台北,台灣變成了中南海,就這個大的中南海,就瞪著眼說假話,除了白頭髮沒染之外,基本上一模一樣。長相語音都一樣,你再看看你們的韓國瑜,郭台銘,還有你們的柯文哲,現在到大陸去跟中共見面時那個捂手的姿勢,點頭的姿勢,說話的語言,對媒體的態度,太快了。

 

就像我那個曾經的台灣美女同事一樣,她瞬間就變了。完全沒有任何台灣的文明,政治和親民和民主完全不存在。那麼我想告訴文正先生的事情,G20這麼大的事兒,共產黨是生死選擇的事,台灣作為第一交換條件。台灣今天面臨著所為的郭,韓,柯賣台的賣台賊,賣台集團,共產黨的佈局之深,對台灣之威脅,如此之巨大。台灣人民準備好了嗎?你還能把握得住嗎?你該怎麼辦那?

 

說到這我們再說回美國,你說的關於美國這裡,美國2020大選對台灣的影響。我可以今天在這負責任的告訴大家,我認為過去兩年內,比文貴呼籲台灣問題,讓台灣保持安全,保持現狀,甚至在政治上獨立,而且多參加國際事務,台灣對美國的重要性,戰略重要性和利益重要性,呼籲最多最有效的就是我郭文貴了。

 

這點兒我一點也不謙虛。我可以說我在美國國會和在白宮,還有包括剛才我說的Spalding將軍,因為他說了我才能說,是我讓他們感覺到,真正地把台灣幾個問題核心來看,我說台灣問題不是種族的問題,這是一個。第二個問題台灣和你美國之間不是戰略利益的問題,是一個你美國在世界上是否還有人相信你的問題。對你也是個生死信任的問題,台灣人民不是說僅僅存在於美國和中國之間是一個你可以出賣的砝碼,講價的砝碼,他是你必須保護的對象。

 

那麼另外一個,我在美國我深刻的感受到2020年大選,就像我一直在節目裡說的,文正先生可以把話放在這裡,2020年大選,美國總統談的話題,絕不僅僅是共產黨和中美貿易和中美科技和中美經濟的問題。台灣是2020中美大選最最重要的話題!我在華盛頓最近已經深刻地感受到了,為什麼?共產黨最怕的就在兩個問題上美國出招

 

第一個就是台灣問題。現在整個華盛頓的那個K街,老K的街,騙子街,到處都是來遊說的。第一問題是台灣,第二問題是香港,第三是華為。共產黨早就沒有什麼興趣跟你簽這個什麼貿易協議了,它已經通過貨幣操縱把你家的蕭條掉了,它保持讓你不加就行了你別再增加就行了,就增加我也能撐下去。技術偷盜、技術封鎖,這是一直以來的事,別打金融戰,這就夠。很核心的問題,台灣問題。

 

第二個就是香港問題,第三是華為對他們是致命的。所以說文正先生我想告訴你的事情,台灣人如果在這時候還天天呼呼啦啦地把這個選舉當成選舉政治、選舉娛樂,那台灣要出大事!台灣要趕到2020年,是極少台灣有的機會,讓美國人真正的有行動的把台灣實現,我說的這種自治法成立起來,還是讓台灣人民有一個新的未來。

 

比如說一個最核心的問題,文正先生請注意到,在台灣保護法剛剛通過的時候,參眾兩院······文正先生你這個事情有多大?看我的視頻,我在一年多以前我就說過,我當時說這話的,我很多朋友打電話問,說文貴,這話說早了,這話說的過了,就有些人批評你一樣,說的過了,我說一定會發生的,一定會!為什麼文正先生我總是老蒙對呢?他有個常識,當川普總統上來的時候,我對川普總統我還是有些瞭解的,我對他周圍的彭佩奧、喬·拜登,包括原來的XXX,包括你們史蒂夫 · 班農,我們的朋友,包括現在的身邊幾個核心人物,我是瞭解的,他們的內心世界,對台灣認識跟過去是不一樣的。

 

其中我在國會山見幾個人的時候,他們明確的告訴我說,台灣問題,如果我們不要採取立法行動,台灣一定會被哪個瘋子總統給賣掉。為了不賣掉台灣,讓台灣有信心,他說我們得採取行動。這些人一再告訴我,不管共產黨以什麼理由,只要侵犯台灣,只要台灣人反擊,我們一定要全力以赴衝上去。但是你國會山,你有發動戰爭的權利,但你沒有一個切實的行動,沒有用。

 

我可以說是最早呼籲的,那麼現在大家看到結果了。在這兩個前提下,文正先生你覺得台灣2020選舉,不管是郭,韓,柯哪個上去,對台灣能有實質改變嗎?對台灣有實質性幫助嗎?只有傷害沒有幫助,這仨傢伙上去全完蛋。我不知道您怎麼看的,我先說這兩個問題,你對我的台灣的浪漫故事你怎麼看的?我請您指示一下

 

彭文正先生:好的,我想我們倆瞭解台灣整個民主政治發展的過程當中,其實國民黨共產黨才真的是兩黨一家親,他們真的就是一個黃埔軍校訓練出來的兩個流氓,其中一個流氓在中國,一個流氓來到台灣,流氓也乾了這個四五十年,慢慢的學習了文明,台灣付出代價是鮮血,是抵抗,是一波一波的鎮壓,所以才有今天台灣的民主。所以民主、人權不是從天上掉下來,對台灣來講彌足珍貴。

 

那回應郭先生的話來說,台灣人民其實很可憐,400多年來一直被殖民。西班牙、荷蘭、日本。一路來到中國,對台灣來講,中國也是殖民台灣,因為蔣介石帶著殖民的心態來到台灣,一切做法是為了要三年準備,五年反攻,一切做法是要為了殺豬拔毛,解救大陸同胞。但是台灣給忽略了,所以台灣像個媳婦。

 

可能中國人不太瞭解,說台灣人為什麼有這麼多的人一天到晚上盼獨立,其實台灣是在爭議的東西,就是400年來,台灣人應該不要再被殖民了。這樣一個情況。所以對台灣人來講,1945年離開了日本的殖民。1949年,國民黨來到台灣,用殖民者的心態控制台灣,那個時候把台灣所有的人當次等公民,從中國來的所謂的外省人。現在雖然大家相處融洽,但是在蔣介石的那一代是壟斷了台灣所有的特權跟利益,打所有的上層階層全部讓給了這些人。

 

郭先生你可能不瞭解,那個時候台灣的考試,公務人員是有考試的,公務人員的錄取比例是按照各省來做比例,就台灣人的人口佔了75%,卻只能分到1/36的這種名額。所以換句話說,變相的去加權了大概2700倍給這個所謂1949年來台灣的這些所謂的外省人。有一些歷史的記憶,在台灣的心目中是特別的不好。

 

但是我也同意,郭先生講今天在台灣,確實是統是獨,似乎台灣人自己主張過來,有很多來自外界的壓力。但是我要講一件事情,就是說包括我前陣子我們在推的聯盟,或者多少證明,其實我們只推一件事情,就是台灣的前途應該由台灣2350萬人自己來決定,是往左走、往右走,在現況不動或者您所說的台灣自治法,其實就是我們台灣所說的,要自己制定一部合台灣的憲法,而不是拿這個蔣介石拿到台灣的,一打開一看,中國大陸現在所有的土地還是台灣的,那麼只是台灣暫時的沒有辦法覬覦的治權,這還是一個反攻大陸的思維。

 

那麼對常人來講就是一個虛偽的憲法,是一個不合邏輯,不合現實的憲法。所以台灣人現在爭取一個事情是拿回自主權,這個概念有點像香港,就說我們香港要乾嘛,讓香港人自己來決定,香港的不是特首,是我們香港人民普選出來的,那麼這樣子我們才給這個林鄭月娥這樣子人成為我們香港公民的僕人,叫做公僕,我們人民要你乾嘛你就乾嘛。所以講的白點,大概台灣人在爭取這樣的一個概念,所以我相信有時候可能在中國的一些朋友們或者是全世界華人,有些中國人不是挺理解台灣人的心情。

 

帶著這個樣子,那麼我也非常謝謝,我也很同意,就是說你剛才講的那個台灣的5個心,這五個center中心的概念,台灣有它的歷史淵源,就說我們受了美國文化影響,受了日本文化的影響,受了西班牙、荷蘭各種文化的影響,所以可能台灣人在民主歷程當中有比較多的機會對全世界開放,所以我們學了一些世界的好處,但也學了一些壞處。可能比現在中國人稍微幸運一點,中國改革開放也就這二三十年的事情。所以我希望台灣人是中國人,全世界的華人能夠共同追求一個民主、自由、人權的信念。我在美國念書的時候,回到1990年代,那時候我好幾個好朋友的中國來的留學生,我們談天談地,談南談北,很好很好的哥們,當時唯壹談不攏的就是:我說臺灣應該獨立!他們沒法接受,但是經過了幾十年以後,我們在美國碰到,在香港碰到,他就跟我說,現在我的看法跟妳壹樣,這是臺灣人應該有權利,自己選擇自己國家的未來!

 

但是我還是這麽認為,我覺得天下之勢合久必分,分久必合,如果我們看400年前的中國,400年前的臺灣,或者我們有機會去預測400年後我們子孫看到了臺灣,看到了中國,我們看到亞洲會是壹個什麽樣的情況?現在說的言之過早,重點不在於什麽國?或國有多大? 重點在壹個國家有多文明,這個是我覺得大家不管在哪裏,共同追尋的目標!也是我們節目壹直推崇,也非常尊敬郭文貴先生,因為我覺得您把中國文化跟美國文化當中的精髓,妳是壹個看得非常清楚的壹位,包括我們很尊敬也密切聯系的曹長青曹老師,也是把這個中美文化看得很透徹,也不忌諱,也不避諱批評自己,也很胸襟很開闊的去接納全世界的文化,能夠讓整個文化能夠蓄養並進,所以這個價值是真貴的,所以我非常謝謝郭先生今天接受我們的訪問!

 

不過待會,親愛的朋友您先別走,今天我們給大家來個驚喜的禮物,就是這個郭戰裝,大家看到了吧?這個郭戰裝,這個壹切都是剛剛開始!壹切都是剛剛開始!,尊敬的朋友們,妳今天運動了嗎?壹切都是剛剛開始!,謝謝文貴兄,妳知道文貴兄多麽夠意思嗎?他除了關心本節目,來我們政經關不了,第二件事情就是通過臺灣的朋友,說我欣賞妳的節目,妳們的節目困難,我幫上忙的,我全幫上,他說因為我們呢比妳早來開直播,所以這中間有些經驗都可以傳承!第2件事情過了沒多久,他就隔三差五就捎來壹個信息,文正妳好嗎?有什麽需要幫忙的?然後最近就很慷慨的,寄了壹件郭戰裝給我,就今天我穿的這件衣服,我這個衣服呢,首先拿到壹件,非常寶貴,接著我就說這壹件衣服好,料非常好,聽說成本100美金,Made in USA,保證是貨真價實,然後他就說,這樣吧,我寄100件給支持妳們的粉絲,支持自由民主的粉絲,看政經關不了,我們真的收到了100份。

 

郭先生做事我覺得他畢竟是個大企業家,他做事非常有效率,他答應寄給我的,第天他就寄了,結果我在前兩天才收到中間問我說,妳怎麽還沒收到,他就生氣,這怎麽回事後來我們才知道,在海關被卡了,壹下子寄這麽多衣服,海關會認為妳這是賣,結果我們都拿到了所以今天呢,我們就把這個衣服送給觀眾朋友,郭先生說千萬別賣,別義賣,這個送就是送

 

那麽我們就把這衣服呢,送給各位觀眾朋友,看政經關不了的觀眾朋友剛才請妳們在那個粉絲專頁上留言,有什麽問題要請教郭先生, 我們挑出最棒的五個問題,今天先送出件,沒關系,咱們慢慢送,慢慢送,送完了還有那這個衣服就送給大家,那待會如果被抽中的想知道穿什麽尺寸?我身高18,體重77公斤,身材館長相去不遠,我穿的是L號,所以各位您被抽中的話,待會不要客氣,留下您的email,我們跟聯絡,郭先生送給們戰裝,這衣服料子常的好,非賣品,有錢買不到,我們先進壹段廣告,我們也整理壹下我們觀眾朋友的來信,待會再請教郭先生,我們兩分鐘後馬上回來,謝謝!

 

郭文貴先生:文正先生做節目真是非常非常棒!專業!

 

2分鐘後

 

文正先生:

 

政經關不了關不了政經,接下來是大彩蛋時間!就是說我們抽中了五位觀眾朋友的留言,這個留言很特別是留給郭文貴先生的,請郭先生回答的,這五位幸運的觀眾朋友呢?妳們都得到了壹件郭戰裝,們運動了嗎?壹切都是剛剛開始!這衣服有錢買不到,很棒的壹個衣服,那麽待會我們會跟聯絡,因為有人不希望在他的留言上留他的email。怕被五毛攻擊了,那沒關系,我們把ID念壹下。

 

 有壹位林大宏先生,這個運氣真好,抽中特獎!請問郭文貴先生是否會來臺灣?

 

郭文貴先生:我現在可以回答了啊,謝謝這位林先生,這個問題我定會去臺灣的,定會去的,在美國駐臺灣辦事處的很多人,原來都是駐北京大使館,美國駐北京大使館的,這幾個人呢,幾乎同時都移去了臺灣,都是我很好的朋友,他們希望我能去臺灣去臺北,我相信我很快會去臺灣的,而且到那時候我希望,能到文正先生的節目現場和文正先生來壹場現場直播,並且我要跟文正先生去吃吃臺灣的小吃,真想臺灣的小吃,非常感謝這位戰友。

 

文正先生:太開心了!太開心了!林大紅得到郭戰裝壹件,告訴我們什麽尺寸。我穿L碼,看看妳穿什麽碼?希望郭先生來臺灣能夠很順利不要跟熱比婭跟達賴喇嘛壹樣進不來。如果敢這麽做的話,我肯定我肯定會讓妳不進來的人付出慘痛的代價。接下來壽比蘇,真是恭喜了。請問郭先生蔡英文的博士論文可以有致命壹擊的爆料嗎?我不知道郭先生有沒有追這個話題?

 

郭文貴先生:這個話題因為我簡單的看了下,我簡單說我知道妳文正先生還有在這個節目中很多對蔡總統有各種看法,我對她我沒有資格評價,我對節目也不敢,請允許我直接說。在臺灣過去這些總統當中,我覺得蔣經國、李登輝、陳水扁都是做的非常好的總統先生。我覺得蔡總統今天能做到這樣不管們滿不滿意,據我所知共產黨的內部來講,她做到今天不容易,我認為她是做的非常非常棒的。

 

首先壹點,妳要看到文正先生,她沒有像香港的林鄭月娥壹樣,待在自己家裏臥室裏面炮制了壹個逃犯法,而且蔡總統不可能去賣臺灣,她可能會妥協會軟壹點不讓滿意。說實在話現在如果讓妳文正先生,讓文正先生節目滿意的總統如果真誕生了,臺灣就是災難啦!那是不可能的。

 

這就是剛才所說的臺灣獨立的問題,臺灣獨立能不能獨立?應不應該獨立?就當時非常重要的我跟壹個俄羅斯政治家去聊過壹個問題我說臺灣到底應不應該獨立的問題?包括我們中國在這個西伯利亞土地歸還的問題,他給我舉了壹個例子當年前蘇聯是登月,先登月,他選了壹個很對的距離登上去了,蘇聯當時贏了後來改變了世界。如果當時蘇聯選擇壹個登太陽,他說那根本不可能是災難。我明白了,我們現在要有壹個可實現的目標先把月亮登了,再說登太陽。另外壹個就是小蔡總統,現在大家只知道來了壹個總統萬是全能萬能總統,既能獨立還能成為比美國比中共還強的政治勢力,那是想登太陽不是想登月亮,這個是對臺灣人來講,那不是統獨的災難問題,不是共產災難的問題那是完全自殺的問題,所以我覺得對蔡英文總統他首先沒賣臺。

 

看看香港的逃犯法,香港逃犯法的手段和逃犯法的整個計劃包括這幾天發生的事情包括躲在家裏邊,包括這4個最有權力的人,鄭若驊這個律政司,然後李家超保安局對不對,然後警察頭子盧偉聰加上林鄭月娥,全香港政府沒人說話,沒有任何官員了就剩他四個了,什麽概念全來自於上海幫,上海幫裏面的孫立軍就是壹個大流氓,然後是孟建柱然後王岐山然後就是共產黨和中南坑然後就在香港就亂來了。

 

那孩子跳樓才二十多歲,見林鄭月娥有壹點難過了嗎?她有倆兒子那人家的孩子不是孩子嘛?所以說林鄭月娥這種毒辣野心,超出想象她是個母親。人家蔡總統也是個女士,她最起碼她沒賣臺灣。要把郭臺銘、柯P韓國瑜選上,他不是賣臺灣的問題文正先生,我給保證這三誰選上總統在臺灣活著都很難,絕對比蔡英文總統難,他真的會按照共產黨的要求給妳設置個罪,說彭文正先生強奸了,彭文正先生強奸少女了,彭文正先生貪汙了,什麽什麽手淫死什麽罪都有可能給灌上去。

 

因為太帥了太聰明了這三人給壹比:妒忌第二共產黨實在生妳的氣,我為啥要上節目?文貴是第壹次處女秀,跟人家連線我是第壹次,跟真正的在國外美國連線第壹次,妳說妳唯壹壹次每天都有,為什麽?很榮幸上妳這個處女秀。因為妳在很多有良知人當中大家都知道,文正先生不是人長得帥,不是節目專業。而是現在說的話,做的事情是絕大多數人的利益,是良知,防止臺灣被出賣防止臺灣弄出壹個逃犯法。想想文正先生,當年的的臺灣有壹個叫李文哲,是社科院是李登輝時期,是壹個大帥哥,個高,特別棒,創造了陳水扁李登輝。最關鍵的是什麽,後來又被抓到大陸的臺灣人士也叫李文哲,還有臺灣最近這幾年,妳壹定要看到在孟建柱的時代,每年上百個幾十個的臺灣籍的在海外的所謂的電信詐騙被直接抓回大陸去。

 

我請問下文正先生有沒有臺灣人問問?這些人李文哲還有間諜罪還有每年上百個人從外國抓回去這是什麽法?臺灣不是壹個獨立的國家沒有壹個獨立的國家的權利。那妳是用什麽法把臺灣人給遣返回去大陸。在大陸受到什麽樣法的照顧?妳引用了什麽法律?臺灣人會不會有沒有權利抓?臺灣呢?在這壹系列問題臺灣人現在很多官員不敢管,不是說他們是對的,而是管不了。

 

那麽另外壹個最起碼逃犯法在香港的發生利用了臺灣這個借口。蔡總統能看出來她沒做好,但是她沒賣臺。所以接下來的問題我不知道文正先生臺灣的選舉當中接下來不是誰當選的問題,下壹個熱體是什麽?是選舉當中有多大的醜聞出來,文正先生妳的節目妳看著啊!當臺灣大選完的時候,妳的節目關註度我相信超過百倍千倍都不止。因為只要妳這樣做下去,大家都知道了臺灣的選舉不是臺灣媒體和名嘴說的那樣全是廢嘴廢話浪費時間,但是妳的節目是刀刀見血,時事節目不叫時事評論節目,實際上妳的節目已經是爆料節目,我最希望妳成為爆料節目。

 

接下來我希望能跟妳合作的事情,就在這幾個人快差不多的時候咱倆跟他玩個壹劍封喉,咱就玩爆料,咱就玩真實的爆料,咱不搞時事節目,咱也不搞政事節目,然後通過爆料把這些賣臺賊和潛在的賣臺賊和共產黨的合作者即將賣臺的人揭發出來讓臺灣人民看到:哇!原來是在我們這裏選舉的天天拜票的人原來背後全是這樣,妳不覺得文正先生這事荒唐嗎?這跟夫妻壹樣我跟妳離婚了,妳背叛了我,妳把我打的半死,我帶著孩子出家了。到了壹個島上去,

 

我帶著孩子出了這個家,到了壹個島上去,我過得好好的,我現在全家幸福。那個不要臉的離婚的那個貨,成天泡妞,壹身艾滋病HIV,壹堆病,叫共產黨。然後現在說,妳不能再結婚,妳得跟我復婚。他每天旁邊是壹堆的人,他連個畜生都交配,現在讓我回去跟他結婚。我不跟妳復婚,我也不宣布跟妳離婚,行不行?我也不再婚。不行,妳必須回來,只有統壹。然後就天天繞著人家院子,轉來轉去,往人家屋裏扔磚頭,扔大便。然後威脅,拿錢出來摔人家,人家還不理妳,人家要好好過日子。

 

不,妳家現在誰管家,我要說的算了,這就找出來三個代表,叫什麽郭臺銘、韓國瑜、柯文哲。妳覺得他仨是何能何德啊,去管理臺灣2300萬人民?發財在大陸,精神境界,妳過去幹過啥,包括妳柯文哲妳幹過啥?妳說妳韓國瑜幹過啥?臺灣真是什麽都不厲害,口炮厲害,全是壹幫口炮黨。郭臺銘妳經營生意好,妳要是真的有本事管政治,管臺灣的話,妳看看郭臺銘在世界關系中是幹什麽的。他是幹啥的?妳覺得美國的總統會喜歡壹個、相信壹個騙給他壹百萬工人,叫他沒面子的人嗎?在美國政治上,有兩個人讓美國總統說起來就低頭,他自認為沒面子的:第壹號人物郭臺銘,100萬工作崗位,讓他丟盡了臉,他極沒面子。他在任何地方談這事都火,妳知道嗎?他能咽下這口氣嗎?他還沒辦法,壹個美國總統被他給威脅了,他還得裝著跟他和好。因為什麽?他要把他推出去,企業家罵他。妳說這是什麽玩意,壹個美國總統被強奸了的感覺,被他這麽弄。他能幫他嗎?他能幫助妳臺灣嗎?只能害臺灣。壹個敢玩弄美國總統的臺灣商人,他要去選臺灣總統,領導臺灣人民走向自由、尊重和安全,不是胡扯嗎!

 

第二個韓國瑜,韓國瑜在北大受教育,天天是沒有辦公桌都不能沒有辦公床的文化。妳學啥了?妳天天上課了嗎?天天在辦公床上學習。妳說他要給臺灣人民帶來什麽未來,那不是開玩笑嘛。柯文哲我就甭說了,他這種聯系跟大陸的連接。作為壹個備胎,妳幹過啥啊?妳能代表臺灣人民,妳敢PK這個大遊戲嗎?妳能跳進中美間這三者遊戲嗎?妳有啥能?何能何德?

 

過去的幾年,臺北可以看得出來。妳現在從這個方面來看,文正先生,我們臺灣現在發自內心的說,如果臺灣能事實上獨立,沒有臺灣人大流血,我第壹個贊成,我願意為此付出代價。但是如果,咱不能獨立,但堅決不能統壹,另可玉石俱焚也不能統壹。妳說那個老流氓,在那會70年了,天天強奸、輪奸、欺騙、綁架全世界,瞪眼說謊話,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然後玩人家壹家三代,玩完還不行,玩人家小孩,紅黃藍幼兒園壹波壹波的玩。

 

妳看看香港的反送中,孩子從樓上往下跳,都是20幾歲,跟下餃子似的。共產黨有壹點點感覺不對嗎?林鄭月娥有感覺不對嗎?臺灣會出現無數個林鄭月娥,臺灣的政治不要再被共產黨再操縱得那麽嚴重了,臺灣得有正確的爆料的聲音。讓臺灣人民知道,如果跟了這仨人走,妳不是掉進萬丈深淵,那將永遠是死路壹條,萬劫不復。只有讓臺灣有壹個理性的、客觀的,讓臺灣有壹個新生命,不要在統獨問題上繞彎子。而且要抓住美國川普總統,和全美上下,集體反共的這個機會。

 

妳要看那個Spalding將軍,他是從白宮出來的。他明確的說,只共產黨是美國最大的敵人,不是中國。這是我好哥們,Spalding將軍,絕對的好哥們。他是第壹個,他管美國通信的最高情報官,他是第壹個向白宮提出來必須制裁華為,他是最關鍵的人。他原來是駐北京的武官,當年習近平先生和川普總統見面的時候,就是他用專機帶著房峰輝後飛到了馬阿拉哥,然後放峰會滅了。這就是我哥們,他昨天在直播中明確說,共產黨是我們最大的敵人。

 

川普總統在前天的演講中,很明確的說,中美之間不是貿易的問題,是我們宗教信仰和價值觀的問題。

 

臺灣是什麽?臺灣是美國人在亞洲,代表美國價值觀,代表美國意識形態,代表美國的信仰,最好的代表。那臺灣人要做什麽?臺灣人不是談統和獨的問題,臺灣人要事實上成為全世界最獨立的實體,這是必須的。所以文正先生,妳壹定要清楚,我跟妳不壹樣的是,我認為臺灣壹定要在不流血的前提下,讓臺灣保持現狀,然後蓬勃發展,不要陷入到統獨之間。統獨和九二共識,就是共產黨設置在臺灣人頭上的幾個魔咒,必須摘掉,我覺得臺灣人要跨躍這根線。另外壹個,在保持住臺灣五個新的同時,要充分的抓住這個機會,在美國和中國之間,有壹個真正懂國際政治,有信用的領導,給臺灣人民壹片嶄新的天。不能在恐懼中,不能在失望中,不能再無望中過著。特別是經濟上,不管是李登輝的戒急用忍也好,什麽改革開放也好,前進大陸也好,什麽都不要。我認為臺灣,無論是經濟,無論是政治,無論是任何文化,都不能再抱有任何幻想。而且,妳不可能再有壹個這麽歷史性的機會。全美國上下,全力支持臺灣的時候,妳選出壹個爛總統來,那妳就完了。選出壹個能讓美國人相信,能讓美國人指望,能讓臺灣人不瘋狂,妳直接就宣布獨立,那是不可能的。妳要是能做到,那當然好了。在這個時候,臺灣沒有統獨想法,和九二共識圍繞的這幾個緊箍咒,壹個新的臺灣時代,我叫臺灣新時代,這是我真正希望的。

 

我也希望咱們的《政經節目》啊,真正成為臺灣的良知節目,而且成為臺灣的爆料革命節目。在這次大選當中,我希望妳能起到壹個當年文貴,在奧運會的時候,我壹劍封喉拿掉劉誌華,差點拿掉王岐山。3000個政府官員和商人被抓,可以說我是直接把奧運會的“ONE WORLD ONE DREAM”同壹個世界,同壹個夢改成了叫綠色奧運。然後奧運會在北京,巨大成功,唯獨郭文貴壹人,昂首於奧運村。

 

我現在成為了共產黨最大的敵人,通過爆料革命喚醒了全世界,知道了共產黨。共產黨不代表中國,共產黨不代表中國人,包括臺灣和香港。我希望咱《政經節目》有壹個核心的目標:獨立、或者是小蔡當不當選,這都不是《政經節目》妳能拿到的真正的的實際的目標,您的實際目標就是讓臺灣有壹個新時代。

 

新時代就是不被(成為)九二共識、統獨、和美中政客之間操縱的犧牲品和工具。臺灣人民壹個理性的、新的選擇,叫臺灣新時代。我認為這個意義做到了,妳就必須要影響這次大選。這次大選,我可以告訴妳,我們絕對有把握改變共產黨這個布局。但是,是誰當我真不知道,最好妳去選去,文正先生,我們都選妳。現在請您新指示,文正先生,謝謝。

 

文正先生:謝謝,講得我熱血沸騰、熱情澎湃,準備領表選總統了。我接下來請教,水流這位朋友問,說請問文貴先生,2020年美國會不會跟臺灣建交。我再補個問題,補問後半部分:2020共產黨會不會倒臺呀,請文貴先生回答,謝謝。

 

郭文貴先生:謝謝文正先生、清水流(音)這位戰友,謝謝妳。我可以說,就像昨天我在這安桌子的時候,我跟壹個俄羅斯在這庇護(身份)的安桌子人,他也知道我,知道我現在是反共第壹人,他說:共產黨啥時候滅,滅了我要請妳喝酒。我說明年明年就滅。哎呀,這不可能吧。這是壹個。

 

第二個就是美國和臺灣能不能建交。我可以告訴大家,美國和臺灣建交,這個詞應該不準確,因為它不可能成為壹個國家,建交不可能。但是我今天告訴妳,我文貴在壹年以前,我就說過,曹長青老師是我們的最好的朋友、我最尊敬的老師,曹長青老師在很多闡述臺灣的價值觀和觀點上,有很多是極端的,但有很多是絕對是沒有任何人能跟得上的,他是很有境界的、我非常尊敬的。臺灣跟美國之間,它事實上,它已經是建交的關系,它只是個準建交,只是外交語言上不同。

 

那麽接下來妳看到,在幾個月以前,只有我壹個人說的,美國的軍艦、還有航空母艦群,跨越臺灣海峽,當時沒有人學,覺得我是瘋子,妳知道嗎?共產黨這麽牛,都已經要領導全世界了,2025了、2035了、2049了,怎麽可能敢呢。美國不但過,壹次過、兩次過、三次過。大家不要忘了,臺灣壹堆的搞軍事的名嘴,都是胡扯扯的妳知道嗎?他完全沒有注意到壹個最大的核心問題,中美之間最大的較量,壹個是導彈、壹個是潛水艇。潛水艇和導彈,這些設施,壹旦通過臺灣海峽,那不是開玩笑的。

 

妳看看美國的潛水艇,妳看看美國國防網站,多少次通過臺灣海峽,那不是潛水艇象征性(地)通過,完全是戰略性和戰術性結合的通過,那是什麽概念?前所未有!那麽、接下來,大家看到臺灣保護法,已經是關系法,已經重新開始了。接下來,我現在告訴大家,這有點泄密,正在發生的,有兩個關於臺灣的法律,咱就簡稱叫緊急狀態法吧,如果這個緊急狀態法、壹旦通過,我可以告訴妳,美國已經通過法律向臺灣2380萬人民、可能是2360萬?告訴妳們,只要是中共任何形式的封鎖臺灣、或者軍事進攻臺灣,美國必須是,馬上做出反應:派兵,而且是總統和國會已經提前授權。

 

這個,文正先生,妳可要千萬註意,這個問題很大,妳知道嗎?對共產黨來講,他們很恐懼這件事,這就等於是建交了,難道還有什麽叫建交?這是戰略聯盟關系。另外壹個,我告訴這位戰友的事情,共產黨2020年能不能亡?我還是那句話,莘縣陽谷縣搭縣,咱們走著看,壹定會亡。謝謝文正先生。

 

文正先生:謝謝,我也曾經跟文貴先生預約了,我說,2020共產黨倒,64日,如果中國新國家誕生、壹個新政權誕生的話,我要預約壹個天安門的采訪證,文貴先生告訴我說沒問題,我還派個專機去接妳,我希望能夠榮幸去采訪。接下來有壹位叫Diaigo Merydona(音),這位是簡寫的、簡體字的,可能是海外的中國人,我想要郭戰裝,希望能幸運。恭喜妳,Diaigo Merydona(音),妳得到了。不管妳在月球上,我壹定把郭先生這份熱情的心意,快遞到月球上,妳在哪國家都不重要。接下來想問問,文貴,這次G20,到底達成了什麽交易,剛才提過了壹些,還是請教壹下文貴先生。

 

郭文貴先生:謝謝這位戰友, Merydona(音)這位戰友問的問題,G20,就像我在G20之前直播的、還有當天我直播的,他們是有了口頭的協議,繼續談,但是另外壹個問題,就是想解華為、可以說是解禁。另外壹個就是在臺灣問題上,告訴美方,千萬妳們不要再弄了,再弄受不了了,臺灣保護法呀這些事呀,別再折騰了。香港的問題呢,談的比較少,就是說,當時,美方是戰略性地給了他面子。

 

最終的G20,事實上是什麽概念?我告訴大家,對我們真的是、當時很多人所謂的失望,真的是、完全是、這種失望是很無知的,對我們來講是天大的禮物。G20達成的美方的妥協,暫時給他的時間由於共產黨壹貫的流氓、欺騙、碰瓷、假文化,最終導致的結果就是我在、剛剛在幾天前,在美國聯邦法院佛吉尼亞,這個大法官宣判的結果壹樣,他全輸。他會激怒法官,就像那個韋石、熊憲民、夏夜良、江濤(Stephen),在那塊兒,郭寶勝碰瓷、罵人,覺得自己很囂張、好像占了便宜了,最後陪審團8人壹致通過,輸!因為激怒了人家,玩弄法律,騙人家,這證據都是假的,假證人、都是假的,在壹個有良知、正義、有法治的社會,就是不能玩假的,共產黨在G20玩的是碰瓷、假、忽悠,許諾、推遲,就像Spalding將軍說的,不就是想等到2020嗎?我們早知道幹嘛了。

 

結局是2020會讓他們徹底輸掉而且會激怒川普總統和他的團隊。哪有一個被玩過以後還很爽的呀?只有我們被蒙蔽的這些中國國內的老百姓會那樣,天天還喊著爹親娘親不如黨親。但是,但凡有良知的、知道真相的是不願意的,所以說,這是個好事。

 

接下來我認為G20的效果會對台灣有利。因為隨著大量的廠家外移、大量的投資外移,台灣經濟會越來越好。台灣的生產能力、科技中心和設計中心的價值會越來越多地體現——實惠的回報。所以我認為台灣也要抓住這個機會。謝謝文正先生!

 

彭文正先生謝謝文貴兄。最後一個幸運的戰友叫做真賀雅。這個名字很有趣的,台語叫很有錢的意思。那應該多donate一下《政經關不了》。他的問題叫做:不知道下一屆還是習大大嗎?

 

郭文貴先生謝謝真赫雅這位戰友。台灣有很多名嘴有一個名嘴是一個女的叫陳文茜。我跟她打過交道。我是跟陳文茜女士面對面打過交道,是當時由鳳凰衛視的劉長樂,還有王繼嚴以及鳳凰衛視帶著她,去我家在盤古的空中四合院吃過飯。當時還吃得全部日餐,我按照最高禮節,日本的傳統禮節,我拿筷子餵食。這天是給她最高的禮遇,因為當時的中國的國家安全部、政府找我們這來,要求對陳文茜最高禮遇。陳文茜興奮地不行,還有點像小姑娘抿嘴,老裝嫩,老裝小孩。在我家弄得我可不好意思,你知道嗎。

 

我一想陳文茜這傢伙太厲害了。台灣名嘴,而且是中國國家情報部門,然後還是劉長樂親陪,王繼嚴親陪。王繼嚴是副部級待遇,劉長樂同志是准部級待遇。鳳凰衛視是100%的安全部的企業。你想想咱私營企業家是被強姦對象,你必須聽人家的,我們就委曲求全在那塊接待。然後,陳文茜抿嘴微笑,品嘗著我很無奈的美食,對我們大加贊揚。

 

但她的很多話我是記得很清楚的整頓飯都在罵台灣「台灣人小氣台灣人懂啥島民文化。他們哪有世界?台灣人如何如何」 。這和我當年看到一個叫做劉家昌的歌手是一模一樣,劉家昌每天晚上必須夜總會,選兩到三個姑娘。在香港,跟向華強去吃飯,都差點PK死人了,走的時候還選兩個姑娘。選了一個韓國的,選了一個某個小國家我忘了。一個咖啡色的,一個亞洲人。滿嘴罵台灣,就台灣人狗屁不是。所以,我發現只要是在台灣的節目上喊的,以及到大陸去過以後的,基本上是反台灣的。

 

這個反台灣導致什麼結果就是恨台灣。就共產黨CCP的改變你,或這種宣傳的力量不可低估,絕對很大。所以陳文茜當時罵台灣其中有一個經典的話,說:「台灣人啊,你問他統獨,老百姓你去問去。沒有人真心想獨。都是拿著獨威脅大陸想讓自己多點機會。台灣人沒膽獨,也沒有目的去獨。台灣人的絕大多數都是大陸人。台灣的眷村的人和台灣眷村走出去的人,台灣現在整個媒體界都是一心向大陸,向統。怎麼會獨呢?只是談個價錢問題。這叫小姐文化,小姐文化一切都是要討價還價。」

 

那麼我們今天在看台灣的時候,請所有戰友要記住一句話,所有的台灣和大陸之間最大的差距就是剛才我所說的,那五個中心在和不在的問題。台灣人要想走向真正自己的未來,台灣人要想真真正正地今天珍惜住這個機會,抓住這個歷史的時刻。包括我們帥哥文正兄,你再過510年你就不那麼帥了。你不可能還覺得,今天做的很多事你是對的,你可能會後悔,當時我為什麼不那麼做?

 

我認為真的是台灣的像文正先生還有我們現在文正先生節目的這些觀眾們和朋友們、戰友們我們不是每個人都有時間、都有機會可以有很長時間讓我們去發揮讓我們去實現自己的理想和堅持自己的信仰的。千萬別做自己後悔的事情。我們一定要相信台灣在生活物質上已經差不多了,我們真的不能像陳文茜說的假獨真要錢,以獨要機會,以獨來爭取共產黨的同情,那就徹底完了。

 

戰友們台灣人民現在是前所未有任何時候都沒有像現在這個大好的機會。在美國、在歐洲對台灣的關注前所未有。當年中美之間和核心文件叫什麼——《上海聯合公報》,聯合公告是一中政策的開始。但是,今天香港的「反逃法「給了台灣人民一個機會。共產黨人簽約不算數,跟英國簽約,他不但不算數撕毀合約,你想履行合約他也說不行。他也罵人家——你要搬石頭砸你的腳,我搬石頭砸你的腳。美國在中美聯合5個公告上,這回要有大動作。只要中美之間,美國說了你對香港的反逃法超出了,已經違反了公約,違反了兩國之間的合同,影響了國際利益。你現在還不讓英國不履行這個國際協議,那我也可以不履行中美聯合公告,基辛格是我的老朋友,坐我私人飛機到盤古去,我們是老朋友。你問問他,他現在心裡想什麼?基辛格他最近自己都想,《中美聯合公報》可能不都是好事,沒想到傷害有那麼嚴重。

 

現在共產黨是利於我的我全用不利於我的老子都推出去。香港50年一國兩制不算,一切翻篇已經沒有約束力了。《中美聯合公報》我有用,我對台灣管用,什麼流氓邏輯啊?如果是中美,現在把五個聯合公報給取消了,你台灣是什麼概念了?台灣若按照世界人權法、國際法,2300萬人必須自決。這就是全世界的規則呀,台灣自決——到時我跟誰,我不跟誰。我跟美國成為美國一個州,我成為台灣叫中華國還是叫中華民國,我自己決定。或者讓國際監督下我自己決定,誰也沒權力來約束我。這是一個真正可行的。

 

所以,抓住這個機會最後我要告訴大家的事情,文正先生,香港兩百萬人上街和兩次上街,告訴了台灣一個最好的辦法。只要台灣人民別像陳文茜說的一樣,你假獨,你假要自由,你假勇敢。你走上街去,兩到三次,你啥也別說,文正先生,你直接可以飛到美國紐約來,然後咱們就可以喝酒了,喝完酒以後咱直接飛到北京去。共產黨沒了,新中國來了,台灣也就事實上獨立了。

 

這時美好的事就來了靠誰啊還得靠自己所以您一定要告訴台灣人民你們走上街去共軍的導彈不會打過來。不要像香港人民似的,台灣會更強大,如果台灣四百萬人上街,連著一星期要求獨立,你告訴我全世界會發生什麼?會像陳文茜說的,會像劉家昌那個傢伙說的嗎?劉家昌當時說的非常清楚,當時說陳水扁、馬英九競選的時候,我記得特清楚,我那還有個報紙。說是馬英九給陳水扁申請要台北一個什麼經費,被陳水扁給拒了。馬英九拿著個筆手,握著報紙拍的照片,說咱們走著瞧,然後就閃身離開了。

 

我記得有這麼個事兒後來馬英九選上去了。當時,劉家昌說台灣任何選舉,國民黨都是贏,因為我們有多少國民黨員,我們有多少家屬,加一起就贏了。結果「bang」輸了,陳水扁上去了。台灣人民只要做出正確的選擇,只要關注,一定會贏!沒有輸的可能。而且這個贏和這個輸,關鍵是你要抓住機會,台灣同胞老百姓要一起行動。

 

第三個千萬不能相信共產黨相信共產黨就完了。再一個就是,現在的台灣,我覺得頭兩天台灣的活動特別好。反紅媒!這個媒體控制太荒唐了,文正先生你真得發動台灣有良知的戰友們,智慧的戰友們一起來,反掉紅媒。怎麼讓共產黨的媒體紅旗飄飄全台灣呢?這不是太荒唐可笑了嘛!所以文正先生,咱們戰友說的問題,都是值得咱們深思的。我今天學了很多東西,非常感謝文正先生!

 

彭文正先生謝謝文貴兄謝謝我總結了一句話怎麼勉勵台灣呢我們所有的2350萬台灣人民。weather is will better way 有志者事竟成。大家一起努力,共享世界珍貴的自由、民主、人權的價值。謝謝文貴兄把越洋連線的第一次送給了《政經關不了》。我相信今天觀眾朋友非常嗨,留言非常的多,有如潮水般的湧來,有機會能夠再請教文貴先生,這會是我們莫大的榮幸。謝謝各位。一切都是剛剛開始!謝謝大家!謝謝文貴兄!

 

郭文貴先生謝謝文正先生很榮幸的接受文正先生這個採訪我也很興奮好像意猶未盡的感覺。請代我向台灣所有的朋友們問好,祝福台灣所有的同胞們!

 

彭文正先生謝謝《郭媒體》的戰友們大家一起加油

 

郭先生:

 

親愛的戰友們剛剛和咱們台灣的文正先生一個半小時的連線時間過得太快了。文正先生體現出來台灣的教育和素質和大陸的不同。我看到的我們所謂的夏業良······我給你們舉個最簡單的例子啊,在開庭中間的時候我們翻譯奶奶一直在翻譯,說他是台北副教授,他用了一個英文單詞,開庭休息的時候,夏業良走過來了,抄著手。然後就這樣(吊兒郎當)晃著,就大陸那個官派,然後手都抄著。所有那些偽類們在後邊罵人的,都有一個習慣,把手放在兜裡邊,或者是這樣(手在胸前交叉),都這樣。就沒有一個人正兒八經站著的,坐在椅子上一定是屁股出溜下去的,肩一定是斜的,睡覺(打呼嚕)流哈喇子,誒!每次睡醒都快要掉下去的感覺。

 

這就是當時的韋石、江濤還有那個什麼張維那個爛人、那個孫子這個傢伙神經病等著吧就這幫人還有那李洪寬都那樣然後就抄著手這樣。之後夏業良抄着手就过来了,走到那个翻译奶奶前边,因为在法庭上一个高的法官台,非常得雄伟,下边是被审席和原告。人家翻译奶奶在原告席上,他走过来,当时我就看到后边的那个庭的法警,就看着他,以为他要干嘛去呢?(他)指着翻译奶奶说:你刚才翻译是错的!不叫Deputy Professor”,加了个什么词啊?助理什么的,叫副教授,翻译奶奶吓愣了。翻译奶奶是美国长大的华人,对大陆这完全不懂。然后说:好好、好好……”。然后我们的律师当时问一下她,就给记下来了,因为这在庭上是不允许的。

 

当时我就想,中国北大出来的副教授,还有周围这帮垃圾,在那块睡觉。我们后边有一些美国人,美国的白人,这肯定有很多是其他法庭人家来现场来旁听的,还有一些台湾来的人。你就看到,人家看咱大陆人,你说人家啥感受呢?什么感觉呢?这就是中国的教育吗?这叫Professor吗?

 

你看人家文正先生,你看人家站相,你看人家说话,你看人家文正先生的形象。口无诳语,充满了正气,人家脸上长得就是让人家尊重。我刚才没好意思跟他说,当时他去东京,当时相林接待他。(相林)跟我联系,哎呀!彭文正先生来了,彭文正是绝对听我的,完全听我的,然后呢,相林每次跟我发信息,很多次,都要说啥呢?说他老婆是邓丽君的亲侄女,还给我发照片,大家看我从来没有一次给他回复过。我们这都是Whatsapp联系的,因为相林那个样啊,娶邓丽君的亲侄女我有点儿不信,这是第一。

 

第二就是鄧麗君親姪女能咋了呢鄧麗君親姪女就能滅共嗎鄧麗君活著都沒滅了共鄧麗君的親姪女就能滅共嗎這還不算數把鄧麗君的姪女屢次推出來我就從來不給他回應他這問題。

 

然後又說人家彭文正先生是他好哥們聽他的我更加不相信。所以,相林這個傢伙是個典型的那種深以為是的、利用一切的騙子,這個傢伙太壞了。

 

最近我們在香港的很多戰友給我發信息說相林跟他們怎麼著怎麼著都在問我。說相林還打著我們爆料革命,還打著文貴爆料,還在欺騙呢。我告訴所有的香港的戰友們,你們千萬不要相信這個傢伙,這個傢伙還有袁白冰、郭寶勝,還有這些個欺民賊,你誰沾誰死。還好,在那裡很多香港人真比台灣人聰明。你說台灣咋了?台灣人就是願意喜歡騙子,連文正先生也被他弄到東京去了,給騙得一愣一愣的。相林竟然打著這幌子在台灣有多少多少關係,相林還打著跟陳水扁家關係多好多好。當時給我發信息,我還釣了釣他魚,我說:「是嗎?那你跟陳致中說說,跟陳水扁說說,看怎麼樣?」,結果一試就露餡。

 

你開啥玩笑郭文貴跟全世界的任何政治家就是一個電話的距離我跟誰聯繫還需要Agent你這不是在開玩笑嗎無知嘛然後用鄧麗君姪女來威脅。對了,我下回我跟彭文正先生覈實一下,到底相林的老婆是不是鄧麗君的姪女?是不是鄧麗君基金會大力支持相林?我這事我真得問問啊,我真得問問。

 

所以說很有意思啊剛才那個視頻大家看到了Spalding將軍我原來老說將軍我不能說名但今天我可以說名因為他視頻是公開了的。(是我)老哥們、好哥們,你們不瞭解Spalding將軍,是開我後面這個桌子,B2飛機的,剛才Joe 庄你推幾個照片出來好不好?好看點兒的,你叫戰友們看看。

 

對了大家看這個桌子啊這個桌子啊下邊是多條腿的下邊是7條腿7條腿撐起的一個用碳鋼做的這麼一個桌子。這個桌子像什麼?B2戰機。我們Joe Zhuang現在厲害吧,一人頂十個,所以戰友們一定要自信,一定要有自信!你看看,今天早上Joe Zhuang就緊張。哎呀!手忙腳亂,我一句不說他的,不要緊張,要有自信,你有什麼緊張的是吧!

 

所以戰友們你們看這個桌子大家要記住這個桌子的核心大家要記住這個桌子的核心啊昨天安裝的人都傻眼了你看著它很簡單其實這個桌子大概由900多個零配件組成這個設計圖的設計者就是郭文貴當時我有一個設計助理是一個香港的朋友。在香港的時候,在香港中銀的辦公室對著中銀的中間,我就搞出這麼一個桌子,很大很長,900多件,当时是花費了86萬歐元造出來的,這個桌子就叫B2轟炸機。

 

我記得特有意思中銀的領導上去看我的辦公室他說這是全香港最好的辦公室。我們大概花了5600萬裝修那一層,現在已經全部都拆掉了,後來我把傢具就弄到這來了,那個魚骨椅就是配這個桌子用的,一共是28把,大家看看這個桌子大概能坐28個人。

 

那個中銀的傻X還有一個安全部的人上去以後說你這個B2啥意思啊我說我想炸掉你中銀、炸掉你共產黨他們說你開玩笑吧他們不知道我真的是這麼想的。

 

這個B2轟炸機是我最喜歡的戰機之一另一個是F35還有一個美國很少的老式飛機。我們的斯貝寧將軍,羅伯特斯貝寧將軍就是駕駛這種飛機的飛行員。B2飛機叫「世界的末日飛機」,它是可以毀掉世界的,這不是開玩笑的它是可以運載核彈的。

 

Spalding將軍是我的好哥們後來我又介紹他跟小夏他們認識他們現在都很熟。Spalding將軍曾經是一個非常非常棒的住中國的武官,川普先生當選總統後他在白宮工作,負責美國的5G通信系統和軍事技術。Spalding將軍非常非常帥在視頻里他顯得很胖現實生活中他倍兒瘦、倍兒壯非常壯你想想一個B2飛機的飛行員那還了得嗎B2飛行員的身體素質太厲害了。

 

「華為事件」沒有Spalding將軍是封不了華為的就是Spalding將軍去新西蘭的時候遇到咱一個戰友咱這個戰友是開出租車的跟我們的joe莊一樣的工作。斯貝寧將軍一坐上車這位戰友就跟他講郭文貴、講班農。司貝寧將軍最後跟他講,這倆(郭先生和班農先生)都是我的好朋友。 

 

我們的司貝寧將軍大家剛才在視頻里看到了吧我過去說的將軍其中就包括他兩年前我說他是不可以的他當時還在白宮工作。司貝寧將軍的精神和意志那還了得嗎?就是他在當年習川會的時候,單獨陪著房峰輝坐專機從北京飛到馬阿拉戈,我說的事情將來都可以對上。當時他是白宮的高級官員,是最高級別的涉密人員,他是不可以隨便講話的,他現在剛剛離開白宮,但還在美國的某個通信委員會工作。

 

特別是在對華為制裁的問題上當時他給我說過一句話他說Miles你不用擔心華為的事情一定會制裁的全世界沒有人知道華為會被制裁。

 

而且還說你不用擔心白宮穩不穩定,美國的中下層永遠是穩定的,不管白宮有什麼情況我們這些人反共是永遠不會改變的。讓我特別驚訝的事情是他對共產黨的認知司貝寧先生會講標準的中文他對共產黨的看法讓我極為震驚。美國有這樣的人,這麼瞭解共產黨讓我更加的有信心,他很相信文貴能滅共。在美國華盛頓像這樣的朋友我可以告訴大家絕對不下100個。共產黨看不起咱,說我是郭三邪、郭強姦、郭三秒現在又成了郭黑手。

 

對了那天在那個聯邦法庭上在背後那個叫張維的爛人還有郭寶勝還有那個熊獻民、韋石一直在那罵我說有些人不要臉竟然說香港的兩百萬人上街是他的黑手你要不要臉吶竟然不要臉的說自己是黑手睡覺都親自己的手。你說他們這些王八蛋、這些孫子,「黑手」不是我說的,是共產黨說的,我不想當黑手。第二個,我親我的手,我沒有權利嗎?我是開玩笑的,你懂什麼叫開玩笑嗎?

 

後來讓我們的律師把這些都記下來記下來他在背後都罵的啥。他要殺了我,他說我是不要臉,他說我自己聲稱是香港運動的「黑手」。結果在法官問我的時候,還有他的律師問我的時候。說:你有沒有搞過民主運動?我說:我是被共產黨給紅通。他說,我是來自中共下的一個企業家。 1991年從看守所出來,就已經有3億多美元投資了。這小子就是意思——郭文貴就是(靠)共產黨發財的。然後呢問題是,對方,這是葉寧製造的核心問題:郭文貴,你的發家是不是共產黨幫你的?你是不是在共產黨,在國內賺了大錢?我的答案是:零!

 

第二我有沒有在共產黨買),有沒有給共產黨輸送利益啊買地我說從來沒有一塊地來自共產黨從來沒跟共產黨合作過

 

第三個我是不是共產黨員呢有沒有參與共產黨組織我說

 

第四個郭文貴你聽說多次被共產黨多次授予榮譽什麼一等獎二等獎。我就跟他說了。我說:當時讓我去見達賴喇嘛,是我想讓他回國,因此才給我送獎。我拒絕了。包括我希望中國,有民主自由法制,共產黨把我列為頭號敵人。我從未接受過給共產黨給我的任何榮譽,我沒參加任何組織,我的人生哲學是,不參與任何黨,任何組織,不接受任何榮譽。我講這的時候,陪審團的人就這樣看著我,法官就這樣看著我(瞪大眼睛看著郭先生)。然後,因為我這樣(側身)對著,回頭看法官,法官(對郭先生表示敬意),我感覺相當好。

 

郭文貴我說沒有一分錢來自中共。郭文貴沒有接受過共產黨任何榮譽。就是葉寧讓對方,你想想啊,你這一年的官司了,葉寧一直在遞紙條。如果你這一年都沒準備,或者幾天前,先遞紙條能管用麼?人家那個白人律師,他們在搞的時候,一直氣得手發抖。這幾個問題問得,他還以為很聰明。這幾個問題跟本案半毛錢關係都沒有。我誹謗,我告你誹謗我,跟著有關係麼?沒關係!這就是葉寧大頭症,夏業良這個畜生,和這一幫畜生,這些無知可憐可恨之處!它多丟人吶!你想想能有多丟人吶!

 

結果如何結果如何呀他連個起碼葉寧竟然在那塊兒忽悠。你葉寧連個起碼的presentation都沒做!你連個庭前的準備都沒做!你到那兒發脾氣去!你知道葉寧在發脾氣,這個休庭的時候,罵這個Harry,是嗷嗷地罵!在大廳裡邊這個發音,那個回音極強。你知道這是什麼概念?然後他自己像得了精神病一樣的,又摔文件又摔箱子的。

 

這就是戰友們……結果他說我黑手的事情我認為給我又加了分。為什麼?人家對面那些陪審團,都是上網的。你說郭文貴的黑手,香港運動,你不給我加分麼?耍流氓,就是一定要記住,這些人那天在庭上的耍流氓,和罵人、侮辱、碰瓷兒,和張維出來要報警,在那塊兒出來要鬧那個庭。天賜良機!大家永遠別忘了,共產黨老是說:你犯的錯,你的災難就是我的機會。我告訴戰友們,共產黨的錯誤,就是我們的武器,共產黨的恐懼就是我們的武器!他們的造假就是我們的武器。他們那天在那個庭上的表現,碰瓷、造假、威脅、喧嚷、表演,成就了咱!

 

現在葉寧說法官是這個被咱收買了他的這邊收買了。行了,這回兒跟咱沒關係了!昨天,大74號國慶節,竟然有律師,人家有人委託律師,我就不說具體了啊,找我們律師聯繫。讓我們在最快的時間,最快的時間希望我們能把有關信息提供給他們,他們也在搜索。我們的木蘭傳奇,還有的一個秘密翻譯組,不是戰友之聲的啊,翻譯了大量的文件,昨天加班,把這些東西都翻譯出來了。我們給他送去了。

 

葉寧,還有夏業良,又在募捐了,又在募捐了!然後人家有人就給我打電話說:郭先生,你確定他在募捐?我說:你去看吧。他看完以後暈了。當時他在作證他有十萬美元。夏業良為什麼還募捐呢?戰友們你們想過沒有,什麼人成就了夏業良和欺民賊啊?是我們的老百姓!很多腦子有病!懦弱無知!天生就要被人家騙,共產黨騙你還不行,你到海外還要被這些人騙!人家打官司,這小子輸了,他輸了就要負責任。官司前,他要募捐,他要跟你分成,他給你分成了麼?你們找他分成啊!他要保證能贏官司500萬,他沒有五百萬你要告他。輸了還要再募捐十萬美元,竟然也有人捐!這就不是你可憐了,是你可恨了啊!這就是你可恨了。

 

所以說親愛的戰友們從這些一系列事情看出來我們有一些無知的、自私的、懦弱的老百姓就是我過去說的——把自己的希望寄託在別人身上自私地、懦弱地躲在一邊有時勇敢地、大方地捐點兒錢也被人家騙。成就了一個個垃圾組織,和成就了70年的邪共。

 

為啥沒有人去問他,他們說要分成的呀,這是詐騙你知道麼,戰友們!戰友們,他說過,他募捐打贏官司五百萬要分成。結果,葉寧說,郭文貴要了五百萬只賠他十萬。我聽說好像是葉寧,要我五千萬吶!那你還賠了四千九百九十萬呢。

 

在出庭時其中第一條引取的證據就是何清漣所謂的誹謗回顧第一個毀夏業良的就是何清漣。然後,郭寶勝他去作證,郭寶勝作證的事情成了法律文件了。他要作證在加州那個女的,那個女的就是說夏業良猥褻她,然後,這個女的兩次錄視頻,錄視頻時在場的,其中一位就是路德先生。我從未跟這位女士有聯繫,而且,這個視頻是存在的,並且郭寶勝給了兩箱子法律證據和文件。郭寶勝從中拿了一萬美元的佣金,這位女士拿了一萬美元。而且,我明確地告訴她,當時她提供的證據是不夠的,提供夠了我們會給她十萬美元。

 

郭寶勝要上去作證說這個事根本不存在。大家想想,在美國聯邦法院,在庭上作偽證是什麼樣的刑罰?大家想想。接下來的十個官司十個告夏業良的官司大家都要看看夏業良將為葉寧所說的贏了四百九十萬的這個官司將要來買單。大家將會看到,夏業良接下來的十個官司,他會是什麼樣的結果,任何一個官司都不是賠十萬美元,我現在不便透露給大家。

 

當這個案子公佈的時候夏業良他就知道他惹了什麼事兒了他攤多大的事兒了。他得找王岐山要錢了,否則不行了。夏業良輸五百塊都得哭一晚上,甭說十萬了。接下來戰友們你們會看到這些欺民賊的表演你像李洪寬出現在庭上在大街上罵街還有熊憲民。移民局,還有李洪寬拒絕上庭,缺席審判的結果,大家想想吧!大家想想李洪寬什麼結果吧!李洪寬你想想啥結果?

 

那天李洪寬一去我完全把李洪寬當什麼對手但是他還是對我很仇恨你說說這些人怎麼弄呢說實話那天李洪寬過來就說郭先生我錯了我向你道歉我希望你給我個機會我錯了文貴我不該缺席審判我錯啦 我真有可能說我要申請原諒他。我對他那麼友好,跟他打招呼——你好李洪寬!你很瘦呀!我很客氣的,他笑笑——哎!老郭,你比我想象的高哇,你很高啊。我說是麼?我說你比我想象的蒼老,然後我就進去了。

 

他進去以後就和熊憲民這樣(看著我——仇恨、怒視、罵人威脅、殺人你說這都什麼玩意兒……所以親愛的戰友們從這些事情上能看出來上天來幫我們上天在幫我們吶李洪寬這回危險大了當時宣判李洪寬缺席判決的那個法庭派來的人我一看在後面呢。我就知道,李洪寬完了!李洪寬還嘚瑟呢,沒想到坐在他後面的那個人,就是判他缺席審判、全輸,現在正研究判他賠多少錢的事兒。他不知道接下來的刑事處罰有多可怕,就在他旁邊,李洪寬後面就坐著人家那個法庭的審判員。這是作死啊真的是作死。那個張維簡直是……某種程度上,夏業良、張維幫了咱,郭寶勝就更別提了。

 

李洪寬這個傢伙這次真能看出來他的愚蠢他要是搞政治那就完蛋了誰當他的臣民誰死的快。李洪寬氣色極為不好!萎靡不振,極為慘、非常慘。郭寶勝突然間就比去年老了二十年似的,眼睛眨著,走道慢慢的,肚子挺著。那個韋石的臉呢,就像老白菜幫子那樣的臉似的。熊憲民那個臉,簡直就是又黑又暗。夏業良那個臉就是,嘴角總有我們老家的女人吵完架後,嘴角留下的那個白沫,眼睛渾濁完全不透明。就是這幫人咋回事兒是吃的不好、過得不好還是睡得不好都是最後一分鐘到惺惺的雙眼瞞珊的步伐。探著肩,坐,坐不住,站,站不穩。都是這號的,你說咋弄呢!

 

葉寧嘴巴說著說著就有點歪了。邪靈附體,看得出來這幾個人是很恐懼。雖然裝腔作勢像共產黨似的,外交部大喊,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不怕打,不懼打,陪你玩到底,但是嚇得尿褲子是吧。然後馬上播放電影中美什麼黃河之戀,他就這幫東西。戰神戰報啊。所以說你能看得出來,這些人啊他就是大聲吆喝,實際上啥都不是。他們敗壞了中國名聲,戰友啊,這些天來我可能最最傷心的就這個。太丟中國人面子了!

 

這是為什麼美國銀行裡邊,金融系統裡邊,對中國人的信用對中國人的所有,包括買保險都是有著很大的歧視觀點的,就是跟這些人的行為有關係。難以想象,我找不出任何詞來形容他們當時,什麼猥瑣啊、卑鄙呀、下流啊、流氓啊,這詞完全形容不了。那個感覺你實在讓人太難受了。我發自內心的說,我寧可輸一百次,我也不願意看到他們這個樣子。我輸掉一百次我都不願意看到這個樣子,我很難受,畢竟是同胞嘛,你看到他們這個樣子你難受不難受,我寧可讓他們揍我一頓,別讓人家看見,你打我一頓,你尿我一臉都行,你別這樣,這太丟人了。

 

平安保險是個大坑我說過平安保險未來會的你們會看到的我曾經答應過和台灣彭文正先生連線我兌現了啊我說話必須兌現。當時那個他拿出來一件,那一件衣服寄給他真不是我寄的,是咱其中一個戰友寄的,我怎麼能寄一件呢。結果我發現節目他穿啦,然後呢馬上我就,我就在看他節目的同時,我就打電話給Carrie,我說Carrie啊馬上給彭文正先生寄兩百件。剛才我聽彭文正先生說寄一百件,我不知道咋回事。然後按照那個寄台灣的話,最多是兩天就到,這是那天做節目到今天多少天了大家算算,竟然沒到。一星期前我才問他,我說你這個衣服到了沒有啊,他說到了一件。我說不對啊,我說我寄了更多啊,最後他回復說,啊,到了一百件,可能在海關呢。是我們文欣,我們的戰友文欣從中間聯繫的。完全聽文欣的嘛,文欣是我們的大美女。還有我們的瑞安平,瑞安平女士我給她寄的T恤,寄去了,突然一天說,七哥,收到了,號碼很好。哎,我說我給你寄了好像好久好久了,你怎麼才收到啊?啊,她實際上兩周前我就收到了,你這個安平啊,兩周前收到你就不給七哥說一聲,你咋弄你說。

 

哎呀我們做戰裝的錢可以買一個真的買一個樓了。我昨天看到一個叫什麼黃河大便那個傢伙,他說郭文貴帽子我永遠不會有,戰裝更不會有,後來又說帽子可能有點,戰裝就沒了,這孫子哎,我噻。我給你說實話,黃河邊我那樣子我真不能看,我看完以後我就真成了陽痿了,我受不了。天底下能像黃河邊還有,還有一個我忘了,那個女的叫啥,真的是簡直胡扯,真是不要臉到家了。

 

黃河邊除了已經在加拿大的訴訟之外我們又追加了兩個訴訟這兩個訴訟呢我們當時律師建議說如果他沒停止前你最好不要發起你讓他說讓他足到說夠的時候你再發起。因為加拿大法律跟美國不一樣,加拿大是沒有什麼庭前問話啊,然後不要說什麼舉證啊,根本沒這一說。在加拿大告誹謗和誹謗傷害,比美國容易一百倍一千倍。絕大多數只要有證據對方一定賠,一定輸。非常不一樣。

 

所以在加拿大的戰友一定要記住你像瑞安平女士你像過去那叫賴建平啊侮辱你啊威脅你啊一告一個贏肯定贏。而且不用花那麼多律師費。所以說我們就等著,等著黃河邊完了啊,都快完了,我們再弄一下。還有個叫韓梅的一個女士,大家記住了,我對任何女士我輕易不說的,對女士輕易不說。說等他折騰,叫黃河邊啊、叫韓梅啊、還有叫什麼,一共是六個人在加拿大,我們就等著呢。

 

江東八千我收到戰裝非常漂亮可惜在牆內不能穿。那個姓豬叫豬萬莉,有姓這個豬的嗎。哎有姓豬的嗎,叫豬萬莉嗎。啊,你們是罵,啊是那個朱,我以為真的是那個豬頭的豬呢。嚇我一大跳,這孩子,真有姓那個豬的。豬尿泡,無視豬尿泡,對,好像那個女的,哎別說她 了。不行,看了重傷害,看了有精神傷害。

 

美猴王,對美猴王是,我們的律師啊對她進行了九個小時的問話。美猴王是哭啊笑啊談吶。而且美猴王這個無意間說出了很多我們不知道的秘密。哎呀,說實在話,我這告美猴王這事兒啊,真是,她是瘋了,你說我們最不願意告的就是女士啊。她非要讓告,你說我們咋辦呢,她老傷害我們,嚴重的傷害了我們,沒辦法了啊。美猴王是叫林宇丹吧,林宇丹完全承認了很多事情,這讓我們很驚訝,很驚訝。在美國的每個州的法律是不一樣的,在美國的南卡羅納州對誹謗和誹謗傷害非常嚴謹,相當嚴肅,大家看結果吧。

 

我特別想去南卡羅納州去住上幾天旅遊旅遊休息休息。而且那裡很多戰友,南卡羅納州很多戰友,當時買廣告,我記憶,永遠不會忘記,感謝戰友。南卡羅納州有很多好戰友,特別多好戰友。螢火蟲,螢火蟲,文貴太善良了。哎呀,善良是必須的,不善良早被滅了。善良不吃虧,啊,善良不吃虧,螢火蟲千萬記住,善良絕對不吃虧。

 

惡人沒有好報整個中國現在不是太多惡人了嗎這個國家受到了什麼樣的報應啊。整個國家因為CCP的作惡,最多癌症病的是中國,現在是七個有一個,未來是六個裡邊有一個。癌症病已經從十八歲到平均到三十二歲,多可怕。假食品,車禍,中國的車禍每天每年的車禍,相當於一個中型戰爭死的人。中國現在突發事件死亡相當於一個戰爭。所有那天在那個角落里那些人,都是通過韋石聯繫的,大家注意啊,剛才有一個戰友說吳徵的事兒。韋石的老闆就是吳徵,吳徵的老闆就是孫立軍和孟建柱、王岐山。大家都知道的啊。所以那天這個夏業良還大誇王岐山呢,啊,老闆嘛,啊。

 

癌症年輕化現在在國內很厲害太厲害了。所以國內現在監獄生意最好,火葬場生意最好,醫院生意最好。中中中今天就這樣吧戰友們現在戰友們咱今天的直播就到此為止跟大家聊的很開心今天很榮幸接受了文正先生的採訪連線因為我曾經答應過他上他的節目我今天兌現了兌現完承諾的感覺相當的好。

 

親愛的戰友們一切都是剛剛開始現在我們一起為14億中國人民台灣人民香港人民祈福🙏

 

阿彌陀佛親愛的戰友們一切都是剛剛開始謝謝。好啦,謝謝John莊。
文贵爆料字幕组

回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