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30日郭文贵班農先生直播 談G20香港臺灣北朝鮮

0
541
(最開始聲音不清晰)尊敬的戰友們大家好, 這是文貴和班農先生在美國,紐約曼哈頓喜馬拉雅大使館,班農先生今天早上六點飛過來的,過去幾天發生了很多事情,大家看了川普總統的這個視頻,G20的壹個總結性的講話,和剛剛發生的北朝鮮的見面,意義重大,我本來想等幾天在直播,但是班農在遙遠的外面說,不Mils,我們現在就需要直播,我們需要說話,需要行動,今天我們坐在這裏,簡單請班農先生談壹下G20意味著什麽?很多戰友都在問這個問題,還有G20上有沒有談香港,G20是不是真的對華為已經徹底解禁了,史蒂芬班農先生請。

 

班農先生:(翻譯聲音很小)G20發生的壹些事情可能對香港是有影響的,因為特朗普他撤銷了壹(聽不清)同時在大阪特朗普(不清楚)而且答應習近平不征收壹定的關稅,而且習近平同意買更多產品,很多談話的重點都在這些當中的,但是大家要了解,這是壹個程序,壹個進程,我說過了,我們再次的產生壹個程序,要達到壹個壹致的決定還有很長的距離,這是是起點,共產黨已經和西方進行了20年經濟戰了,我們談了很多,很多這種人的工資降低,想的工業也降低,(不清楚)我們對中國提出壹個結構改革,希望透明度,以及公平性。才能達到壹個貿易協定,接下來,不僅僅是貿易,我們要談到技術,而且貨幣操縱,7個水質線的改革,我們認為特朗普在大阪,他要把整個的程序,需要的時間有多長,我覺得,要到2020年,當然他才可以解決,怎么辦呢,從他的談話當中,我覺得他認為談判的程序比較長,他現在要把談判的信息也帶回去,帶給美國國人,讓他們知道,農產品,資本市場,各方面交易都要回國內,而且,他六百多美國企業,在壹封信中告訴特朗普,他希望特朗普總統退讓壹點,不希望那麽硬著落的交易,因此他面臨很多壓力。

 

上周他也在華盛頓面臨很多壓力,很多政治上組織的壓力,同時希望他要更加強硬的對待中國共產黨,所以兩方壓力都提了出來,這個過程需要很長時間,才能達到壹些的交易,當中更加多的細節行的事情,希望大家看到大阪G20峰會,不要以為我們已經被打敗了,或者特朗普退步了,其實他要面臨的是2020大選,還要應對中國共產黨的各種事情,所以他要采取壹些行動要求結構上的改革,但是同時他還是要 緩和壹下壓力,我們會從星期壹看到更加多的事情。

 

郭文貴先生:謝謝,我現在還想重新問壹下班農先生問題,在大阪上,有沒有人討論香港问题,很多人在關心。

 

班農先生: 我不認為香港問題被提到,我知道在大阪裏面很多事情都沒有談到,比如說軍火,武器,或者有關香港的事情都可能沒有談到,在這個地方可能沒有談到,但是妳知道,他們談判的時間只有80分鐘,他們只是有時間如何拉近他們的鴻溝,但是過後我們看到總統在介紹會介紹了壹點,中國的媒體已經把壹些消息說給了媒體當中,聽到很多的信息,但是我聽說的是在80分鐘的時間呢,香港,臺灣,南中國海,是被談到的,我覺得他們要談到涉及到這些事情的,但是在大阪,有很多東西沒談到,我覺得香港來說,中國是非常強硬的,但是在G20中談到香港的話,可能是沒有回憶可以開了,將是把整個談判破壞了,所以我覺得是沒有談到的,香港是第三個軌道必須要談的。

 

郭文貴先生:剛才班農先生談到香港問題,基本上告訴大家,可能因為時間的問題,還有中方的嚴肅和害怕,可能美方根本就沒有談。如果談的話,在房間裡會可能就開不成了。大家壹定要看到,美國並不是像大家想象的那麼強大,美國也不會像妳想象的想幹什麼就幹什麼。

 

在我們旁邊的班農先生是白宮出來的,我們也經常談到這樣的問題。美國內部的政治考量,和個人政治家的考量,遠遠大於我們所想象的話題。所以G20沒有談論香港,是我們預料之中的中美之間的談判。當我們很高興的看到了,中國外交部說絕不允許談香港的時候,日本首相談了。

 

班農先生您怎麼看?

 

班農先生:……(前幾句聽不清)

 

香港他們自己,已經把他們站在世界媒體的前面。這樣的話,他們是讓共產黨非常的害怕,香港是唯壹最危險的,壹個中國共產黨關註的前提。因為,他們希望在自由金融的市場當中,進行各種示威,所以,中國現在是非常的害怕。那麼香港應該知道,他們手中掌握了相當巨大的力量,還有就是國際上的支持。

 

在大阪,我們明顯的看到。大阪的情況讓我們可以看到,美國也是有很大的力量對付中共。不僅僅是在貿易上,還有就是市場方面,還有很多巨大的力量。那麼他們可以的,比如說是經濟上,在人民幣當中,他們也是持有壹種很強大的力量。而且在貿易當中,也持有壹種很強大的談判力量。

 

習近平還有中國共產黨的整個團隊,他們是很害怕華為被關掉或被破壞。所以的話,除了華為還有中興,對於華為,他們希望重新帶回原來的軌道,把華為作為各種各樣談判的起點。因此,華為被作為壹個棋子,當然,我們美國手上還是掌握這樣壹個棋子。所以,談判當中這樣壹個壹個的棋子,那麼,因為現在是數據網絡時代,他們太過的巨大。他們的很多的零配件都會是有壹些問題的,這樣的話,我們也是非常的關註。

 

那麼,我們將會回看過去,川普總統在五月十五號,簽署這個文件的時候,他已經談到,因為華爾街那些人,是給川普帶來了很大的壓力。他是面對著各方面的壓力,所以呢,他必須要做到非常的平衡。那麼,我們美國還是有很多談判的力量,但是同時,時間上的複雜性還是非常的強烈的。所以,如果是我們把整個的華為和中興的網絡隔離,或者破壞的話,我們美國還是掌握這個強勢的。

 

郭文貴先生:剛才班農先生談到了華為5G,可以說是全世界華人最關心的問題,除了香港之外,華為是第二個最關心的核心。對此,在會議之前,我們就得到消息,華為的孟晚舟可能會被釋放。中共會在這事上,與美國總統做壹個重大的交易條件。那麼,華為目前來看是,到底孟晚舟是被釋放,華為徹底被解除制裁,還是只賣給他零部件。這件事情發展下去,您覺得會怎麼樣?

 

班農先生:那麼如果她被釋放的話,我覺得是太壞的壹種情況,我覺得我們必須要讓她在美國受審的。但是,她可能會成為壹個,按她的立場成為壹個證人,指證華為。所以的話,對於我們來說,現在的情況是比較的兇險。因為我們必須要了解,現在是怎麼樣,我們要什麼?或者是盧比奧,他們也必須要同意。然後,達到引渡孟晚舟,讓她受審。

 

當然現在,總統是面臨很多的壓力,所以,我們必須要非常小心地處理這個問題。而且,在國會也是有很大的壓力。所以,在市場當中和外面,還有很多的謠言。我們這充滿了華為呀,還有北朝鮮等各方面的謠言。我們現在其實在國會當中,已經看到了,華為是國家安全的壹個問題。所以,他們也知道華為在國防當中是壹個危險。因此,我們必須要更加小心地來處理,我們不會那麼簡單的釋放她的。

 

郭文貴先生:請把川普總統關於華為事件那個推文的中譯版推上來,還有盧比奧議員的。我們在這裡,要對班農先生提問的問題,所有的戰友們,和所有的朋友們問的問題。無數的個人在問壹個問題,這次華為事件,讓大家看清楚了這個事。

 

這是麥克盧比奧的推文,他本人已經明確的說出來。盧比奧說:如果同意撤銷對華為的制裁,那就犯了壹個災難性的錯誤。它將破壞政府關於該公司造成威脅,所發出警告的可信度,沒人再把這當回事兒了。也就是說,華為的事情已經是美國的國家威脅了,妳全國家都在說。現在呢,妳找了個理由,開了會妳就把人給放了。

 

這放了以後的結果,不是對人家華為,妳放不放的問題,是妳美國這樣壹個國家,嚴不嚴肅的問題。壹會兒說人家不行了,壹會兒又說人家行了。然後,壹會兒又放了,妳太不嚴肅了,美國的信譽度將出大問題啊!然後,川普總統呢,從所發出的推特也看出來,這完全是由於妳和習主席的個人關係,或者交易中。那妳美國這個國家有沒有法律呀?妳美國這個國家,嚴不嚴肅,可不可信吶?

 

班農先生:這是非常不正常的,那麼是他們說是,如果川普同意釋放孟晚舟的話,他就是犯了壹個災難性的錯誤。其實妳看到,他的用語是非常的重要的,——災難性的,是災難性的壹個錯誤。

 

另外來說,而且也是我們要了解到的,他說的是,特朗普總統必須要通過司法的程序,去對華為進行制裁,但是在國會當中需要有67票通過才可以做這個事情的。當然盧比奧覺得有需要把這壹點說出來,那是壹個重要的信息,他提出來這個信息就是,要求國會認真的看待這個事情。而且我們可以說是這個事情必須要在政策上把這壹點說出來,其實是政府當中的事情,立法為這個技術公司來對他們管制,這是政策是立法上的事情。其實特朗普總統現在談判的話,他並不能夠是公關把華為作為壹個談判的籌碼,因為這已經是國會的事情,而且是壹個政策上的事情,是司法上的事情。所以,他不能因為壹個談判的就是軟弱,然後同意把它釋放的。

 

郭文貴先生:剛才班農先生說的這個,那麽我想請問班農先生的事情,會不會因為這個G20會議之後,華為事件和中美之間的貿易糾紛,從美國的行政系統變成了美國的國會,國會來主導中美之間的貿易協議和華為事件。國會通過壹系列的立法,來主導美國和中國之間的貿易糾紛和華為事件,等壹系列威脅美國安全的事情。那就成了川普總統是和解派或投降派?盧比奧成了,國會成了主導派,就是反共派,會不會造成這樣突然性的、尷尬和政治的局面?那真是成天下大事了。

 

班農先生:其實這個就是好警察和壞警察的戰略。其實我覺得國會也不會出頭來進行這樣的談判,但是我們會有壹個技術,會讓壹個總統如果是它軟弱下來話,退讓下來的話,妳要知道他為什麽會退讓下來;其實他也承受華爾街個方面的很大的壓力。是的,他必須要做出壹些平衡的行動。盧比奧呢,就是做了壹個壞警察的角色,在這個關鍵的時刻,他站起來,激勵壹下特朗普總統,讓他不要退讓。但是我不認為,國會會成為領導,主導這樣壹個事情。而且談判上有很多的事情,很多層面的事情都會影響整個談判的局面,比如說xxxx的,比如說馬克盧比奧,還有佩洛西呀,xxxx的工會。

 

然後的話還有壹些人支持中國共產黨,但是也有壹些人是反對的。所以,我說中國老百姓不要小看我們美國對中國天安門事件的行動,其實很多人尊重這些追求民主的人。所以,剛剛在香港出現這麽大的行動,也讓美國對中國共產黨更加的強硬。而且是讓他們提醒我們美國的國會,中國出現這樣的事情,我們必須是要更加強硬對待這樣壹個事情,讓他們做出這個真心的改革,而且讓他們尊重對香港立下的壹國兩制的諾言,我們是這樣看的。

 

郭文貴先生:班農先生的觀點非常非常的好,但是呢這個在兩天前,三天前,G20之前,我和壹個在美國的,伊朗籍的朋友,但是是美國公民了。他是撒勒維時代的壹個駐美大使。他親身經歷了美國當年支持伊朗強大的武器,支持伊朗的強大,後來兩伊戰爭。然後呢,兩伊戰爭發生後,伊朗留下最多的是殘疾人士,他最後留在了美國。他現在是我的,川普總統,還有奧巴馬總統,布什總統,多個總統的私人裁縫,非常有意思。他告訴我說,作為壹個美國人,我可以告訴妳,在G20上華為事件壹定會成為交易,香港事件不會被提起,然後北朝鮮的事情會有進展,我問這個為什麽呢?我說我得到的消息也是這樣。他說因為美國的政治,美國的政治永遠是選舉優先,而且美國的歷史上啊,很多朋友都被出賣了。伊朗就是美國扶持栽培和出賣的敵人。他認為中國就是過去的伊朗。

 

但是他說,美國的政治比過去的還復雜。這就是中國共產黨最善用的美國內部政治,叫鐘擺效應。而我在這次G20上看到的事情是沒有正義,也沒有利益,也沒有世界警察的角色,只有壹條;利用。所有的利用,政治的利用,坐在那個屋子裏的中國共產黨也是來利用,而且徹底美國被利用。坦白的來講,我個人真的希望他簽,我不希望目前國內的私人企業家和老百姓生活受次影響,共產黨綁架了我們人民。但對我滅共產黨來講,我不希望他簽。對待美國人的利益來講,我不希望他簽,這個簽的G20真的是影響了世界。在五月十二號的時候我就說過,中美之間會在G20達成協議,我敢和每個人打賭,我不了解美國,但我了解中國的沈默力量和對美國政治的了解和操縱的能力。班農先生,很多人要問妳的問題是:G20之後,中美之間的貿易戰,協議還能下去嗎?接下來中美之間可能還有金融戰爭,還有科技戰爭嗎?這次中美的科技戰,中美貿易戰已經停了,接下來可能有戰爭嗎?這些是否都是2020大選的考慮?還是在美國華爾街的影響力量的綜合結果,請您回答壹下。

 

班農先生:我覺得其實是壹個很正面的事情,我認為現在很快的我們就會看到壹些對中國壹些強硬的政策的出現。但是我們不可以忽略的是:特朗普總統是面對了很大的壹個壓力。在伊朗的事情上,就像妳的朋友說的那樣,其實到1979年前,我們跟伊朗是盟友,但是妳不可以忽略的是,有壹些的伊斯蘭的極端的的教徒出來了,使得我們美國和伊朗的關係被破壞。這個現在就是像是中國壹樣的,這個中國的共產黨,原來我們都是很好的,但是如果是他們現在有壹些的極端的極權的分子,進行了這樣的各樣的活動的話,當然我們必須要是要強硬對待。

 

特朗普總統現在面對的是華爾街,還有600個私人企業來寫信給特朗普,對他施加了壓力,使他在這個談判當中退讓下來。但我覺得中國,特別是在大阪,這個大阪的事情,我其實更加的知道了這個貿易,這個經貿上的戰爭的談判壹定會,可能在2020後也會再談下去。

 

郭文貴先生: 剛才班農先生談的這個觀點啊,很多美國朋友是這麼看的。但是呢,據我和國內的朋友,還有壹些歐洲的壹些這政界的領導人他們不完全同意這個看法。大家認為這次美國在G20的表現,讓歐洲和非洲和亞洲更多的人相信美國的國家是偉大的,國家的系統是偉大的。美國的政治家是不可信任的。那麼從這個問題上我們也看出來,香港人到底能不能相信美國?臺灣人,我們要特別關註是臺灣,臺灣人相不相信美國?

 

我這兩天跟臺灣朋友通電話是最多的,臺灣人看過G20以後是最感到恐懼的。因為臺灣人在問壹個問題:我們全力以赴的時候,美國人會不會最後把我們給出賣了。可以說這個寒蟬效應帶來了對臺灣的恐懼是最嚴重的。所以G20之後,會在世界上造成壹個新的,伊拉克戰爭之後的,在世界上新的政治影響,就是美國這個國家是絕對不可相信,不打交道的。除了內部兩黨之間,妳這4年是左邊,這4年是右邊,最多8年,天天換來換去,跟妳簽完合同,簽了之後不算數了。下壹個妳又有選舉妳又把我賣了。所以這個問題很大,班農先生。就是我們誰也不希望香港的民主運動有壹天被美國做交易。誰也不希望臺灣人民的生命被交易了,這個影響是深遠的。

 

那麼妳覺得,除了妳剛才的預測外,美國國會能否在主張大局上維持著美國的政治尊嚴?讓美國真的能在世界上扮演好主持公正,代表西方價值觀和猶太基督徒的這麼可信賴的力量,正義的力量。妳覺得妳能做到嗎?我認為這是已經是到了災難的程度了。

 

班農先生:我覺得妳們是有1月份的大選,也是非常重要的壹個歷史上的大選。郭臺銘現在他是要競選總統,還有國民黨,還有民進黨,他們是XXXXXX在這壹次大選當,我覺得是臺灣的人他們象是聯合起來,來反對郭臺銘。從這種行動當中他將可以顯示給全世界看到他們是有力量的,這個是很重要的壹點。這次的大選是非常的重要,我們更加重要的是要瞭解到,看到臺灣有多少人來支持這次大選的行動,為了自己的自由來進行各方面的爭取的行動。

 

我不斷來說臺灣妳們必須要來自我的爭取,我覺得妳們最主要,要擔心的是如何自己來爭取不讓郭臺銘來當選。香港是另外壹個問題,因為香港這個行動獲得全世界的聚焦。全世界都在觀看香港這麼多人的上街,遊行,示威,所以我們不可以不支持他們的。很多人都是覺得美國是在搖擺,其實我們並沒有搖擺,動搖我們的信用和支持。這就是我們所有的評論還有很多的媒體,其實都是說是我們強硬的對待中國。而且現在有很多的事情談到特朗普要去北朝鮮,現在這個最重要的問題。

 

郭文貴先生我不太相信,sorry。我要請班農先生回答壹個問題,很多臺灣朋友問我,香港現在出現重大問題,最需要美國支持,臺灣現在面臨了壹個歷史上最大的選擇,他們是要徹底要把壹個臺灣拿下來。這個現在的這些極端分子,共產黨的極端分子,天天威脅我們臺灣。用1100個來比較,讓美國認為,是香港100%重要呢?還是臺灣100%重要?差100倍還是差10倍,妳覺得怎麼比較這個?

 

班農先生我覺得是這個是自由的需要,但是妳知道美臺的這個關係已經有上百年了,香港是全世界第三大經濟的貿易區。有很多的美國人住在在香港,有很多的美國人都是在看著香港發生的事情。而且美國對香港非常的瞭解,非常的熟悉。

 

香港的娛樂界從80年代開始,香港的電影業都已經是進口所有的美國影片,妳看到有很多的,比如XXXXX這個影片第壹個要進的市場就是香港市場。所以,香港各方面在美國人裡面是非常的瞭解。所以美國人看到香港的事情是非常的震驚,特別是他們看到有很多的年輕人,他們這壹些上街遊行的人都是政治人物,他們看到是年輕人,學生,這個對美國人的震撼性是非常強大的。所以的話人們是非常的參與,非常的支持。

 

但是臺灣跟美國也是有壹個長期的關係,如果是臺灣希望是自主,有自主有自由,如果他們可以獨立的話,我覺得大家都是希望去支持的。當然是特朗普總統獲取的。而且是過去20年當中,在政治和軍事上,我們和臺灣的談判以及和臺灣的關係都是很緊密的,所以過去的20年,有很多這方面的談論。現在特朗普總統每天也非常關註臺灣的情況,和他們有很多的談論

 

但是他現在在北朝鮮做的事情成為頭條。他確實想與北朝鮮的領導人金正恩建立關系,然後他就可以與金正恩討論很多的事情,解決很多的問題。而且,他們是在北朝鮮的非軍事區域握手,已經是給了他們很大的面子。以及進入朝鮮邊境,這也是創造了歷史。所以我覺得,妳不要以為川普這樣做只不過是想讓他的觀眾看到,他是真正的相信要跟他(金正恩)建立特殊的個人關系。跟習近平是如此,跟金正恩也是如此。所以,他是希望跟北朝鮮建立強有力的關系之後,然後告訴北朝鮮我尊敬妳的權力,我尊敬妳的個人,進而開展很多方面的談話和進行更多的工作。

 

其實跟中國的貿易談判壹樣,他想要打開北朝鮮各個方面的談判。無論他受到多大輿論的批評,我相信美國有很多批評他,華盛頓也有很多人批評他。但是我覺得,他在北朝鮮的行動,是為了打開另壹扇外交的門,這也是壹個非常重要的行動。

 

郭文貴先生:我跟班農先生之前沒有溝通過,這是我前天在直播前得到的消息,我在直播當中說過。這次習近平先生見川普總統的時候明確的說:在北朝鮮上我替妳搞定了,金正恩會跟妳合作的,包括這次到非軍事區也是他提出的建議之壹。就是北朝鮮的這次安排,是由中共安排的,由習主席安排的。另外壹個伊朗的問題,也答應幫助美國來說服伊朗,大家坐下來談。然後,很大的幫助了川普總統亞洲之行成功見金正恩,和重回談判桌,包括伊朗問題也會逐漸的有解決的方案,見面和溝通,都是中共的安排。這我也是第壹次跟您說,您怎麽看著問題?可能嗎?

 

班農先生:其實,這是兩個不同的問題。我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是中共安排這樣做的。因為第壹次金正恩離開北朝鮮,就是去見習近平主席。他們去到北京,跟習近平見面。其實習和北朝鮮,我覺得他們有現在的發展是預示著香港的問題出現了。因為在去大阪之前,習近平去了北朝鮮,強化他們的關系。我非常的相信北朝鮮也是獨立的,他不會光聽中共的操作做事。我不相信完全是由中共的安排,當然是金正恩所做的所有事情是受到中共的影響的。因為妳知道,金正恩在非軍事區域跟川普總統見面,完全沒有中共的影響是不可能的。當然,文貴妳在過去的壹年,在直播當中做的很多的事情,妳是如此的熟悉中國的情況。妳也非常了解國際的形勢,比如在巴基斯坦剛剛也發生了很多的事情,它也是在伊朗的隔壁。伊朗和美國之間的事情,也很大程度受到中共的影響。所以,所有的事情,都可能是受到中共的影響產生的,完全是沒有問題的。但是我相信,金正恩讓美國總統過去跟他握手、拍照,如果他沒有得到中共的支持的話,他也不能那麽做。

 

郭文貴先生:事實上,咱們戰友要看到,政治進入了壹個現代化的媒體時代,也進入了壹個荒唐的時代。每天都在打破人們對政治家,和國與國關系的認識和常識,這是個大趨勢。班農先生所推進的倡導的平民運動,就是今天香港上街的200萬人抗議的這種結果,這種形式。在美國,在亞洲都在進行。我在昨天的節目當中大家看到,就前天通宵的節目中,我最近和國內的很多的朋友面對面的談了很長時間,來自各個層次的,包括我們的戰友專門回到中國,按照我的要求去了很多地方,去訪問去了解。在最近的幾個月,或者是將近壹年裏,中國的經濟發生了根本性的變化。就是連站在我旁邊的班農先生和美國人,我相信很多人是不了解的。中國內部經濟發展得非常非常好,王岐山和習近平先生成功的,這是王岐山很大的功勞,成功的在中國,短短的壹年多的時間殺富濟貧。

 

很多中級階層的生意特別特別好,小餐廳、小生意、出租車,生意好。由於化學食品和汙染造成的疾病,現在心臟病,癌癥,18歲到60之間的人是爆發增長。現在中國最好的生意是醫院,上萬個床位的醫院在建設中。上萬個床位的醫院,上萬個床位的,因為中國現在的人的健康出大問題了。第二個是,中國現在很多金融犯罪,由於中美之間貿易經濟問題,大量銀行、金融機構倒閉,金融詐騙案到處都是。特別是在美國這貿易懲罰之後,中國在已有的16000個監獄的基礎上,正在興建8000個監獄。中國的監獄現在生意最好,在監獄的周圍,也有很多小餐廳、小旅館,太多了,壹個地區壹個地區的建。

 

第三個,生意最好的是火葬場,因為中國現在死人死得太多了。年輕化嚴重,槍斃的也多。現在是火葬場生意好,壹個城市增加好幾個火葬場,燒人的。這幾個矛盾之間,實際上就說明了,共產黨正在成功的把企業家全都幹掉。中國很多企業家現在在恨習近平先生,恨中國共產黨。中層的老百姓得到了實惠,目前正在說哎不錯嘛,以上的現象導致了班農先生和美國人最不了解的壹個結果,中國內部現在反美情緒前所未有,6個月前和1年前我派到國內的人去了解回來和今天的人說的截然相反,就是中共的內部的網絡控制和大外宣政策已經徹底達到了反美的目的,太多人反美國了,對美國要戰爭的這種呼籲聲極高,在這種情況下大家都在關心班農先生,就美國人吵吵的中美貿易戰,科技戰,接下來發生的金融戰美國人最後就是弄點錢,弄點政策,弄點市場就跑了,妳根本就不會再給中國什麽,在乎中國有沒有民主啊法制啊,又看到G20的發生令我們很失望,妳覺得美國是不是最後弄到點利益就拉倒了?妳怎麽看待中美之間接下來將反生什麽樣的事情?會越來越好?會發生越來越大?還是會持續性的發動貿易戰,科技戰和金融戰呢?

 

班農先生:我覺得接下來還是會跟中國共產黨少數的激進分子繼續有沖突的,因為我們知道中國共產黨有壹個具體的計劃打擊世界和中國老百姓,但是我覺得美國人和中國老百姓之間是有很親密的關系的,因為大家都是來這裏讀書啊,建立他們的企業啊。我們不是天生就是敵人,我們天生就是朋友,我們有很親密的關係。但是少數的集權分子這些人是非常危險的,我維持這樣的意見。

 

郭文貴先生:剛才我們看到了壹個美國有史以來對中國的4家銀行發起了壹個,由於他們涉嫌向北朝鮮非法得提供金融幫助進行了制裁,那麽這個事情實際上對中共的金融系統意義很大的,這是美國法院作出的決定,因為它不配合美國法院的要求。我請問班農先生,所有的人都在關心壹個問題,美國接下來會不會對中國在匯率上,金融上進行開戰?

 

班農先生:是否會針對他們?當然美國還是支持要用美元作為儲備的貨幣,如果我在中國的話我會非常關註這壹些地區銀行,這四家銀行是被中國政府所接管是吧?這些銀行都能夠讓他們的會計師給他們做出賬目清單,我們知道很多的地區銀行都是受到中共的操縱的是吧?而且他們和中國共產黨的這些國家的企業是有非常緊密的關系的,中國現在無法承擔的後果就是讓這些銀行全部倒閉,所以說這個將會是很大的問題。

 

郭文貴先生在以前我在華盛頓開會,還有我和班農先生開會,班農先生還有很多美國的朋友們以及美國政府的前官員開會的時候,就談到了美國正在對中國的36個企業和700個在美國上市公司進行背景調查,包括壹些金融機構,那麽,當時說這個的時候大家聽見覺得很荒唐,那麽現在看來呢美國正在做的事情其中包括了華為,包括了ZTE,也包括了這幾家銀行中國銀行、招商銀行、進出口銀行和接下來的昆侖銀行很多,建設銀行、民生銀行,那麽上市公司現在還沒有開始動作。現在很多戰友和我都在關心壹個問題,美國接下來,是美國政府還是美國國會?會不會繼續就中國的有國營背景的控制的企業,以私人的名義和背景到美國來上市,在美國拿走了大量的養老保險,軍人退伍保險和設計到美國國家安全的保險,這些所謂上市公司還有基金公司,像海航壹樣的,美國會繼續下壹步動作嗎?

 

班農先生:我覺得他們會的,他們會進行這些方面的調查而且會有更多調查,我們知道因為有很多這樣的虛假公司,他們用虛假的賬目來華爾街上市然後讓我們的投資基金投資在他們的公司當中,投資到我們的養老金當中,比如說妳說的這個海航還有更多其他企業都是這樣的操作,我們的國會對於虛假的規模感到非常吃驚,所以我們要進行這些方面的調查的。在過去的兩天當中我們看到很多的中國企業投資在比特幣當中,我覺得這是壹個很大的問題,這個問題已經滲透到美國的投資產業當中了,所以我們馬上要盡快進行這些方面的調查,那麽在接下來的時間當中妳壹定會看到很多這方面調查的出現。由於我是法制基金的主席,所以在這方面我也會協助很多這方面的調查。

 

郭文貴先生:好!太好了!接下來呀也就是說幾個小時以後呢,大家能看到香港71號也就是說香港回歸大陸22年災難紀念日啊,災難日,不是什麽紀念日,災難日。我相信香港接下來會有壹系列的更猛烈的爭取,那麽班農先生,香港很多朋友問我,最近香港的媒體大量的報道說郭文貴是這個運動的背後黑手,郭文貴和班農是背後的黑手中的黑手,我們倆現在這手也不黑啊,很白呀!我最喜歡班農先生的臉還有他的頭發和手啊,非常非常的絕對是有魅力的力量之手。所以把我們形容成背後的黑手和CIA合作。

 

班農先生:這個是對於我,對於香港人的侮辱,特別是對於中國老百姓的侮辱,CCP他們覺得香港人不能夠自治,香港是壹個很具體的例子,妳看到共產黨會說很多很多的謊言。妳知道中國的媒體竟然報道有4萬人上街遊行支持引渡法,他們非常高興引渡香港的人回國,這些都是他們制造的虛假報道。

 

第二的話呢,他們說香港的遊行獲得外國勢力的支持, CIA、中情局、或者是國外的媒體的支持, 他們覺得香港人並沒有這樣的熱情和情操來追求自由,是有背後的黑手來引導他們這次行動。我覺得這個正表現出CCP少數極權分子他們的虛假,他們完全不相信香港人,或者是中國人,他們的成就或者是能力,無論中國人做成什麼都是外國人指使的。他們不認為中國人有這樣的力量和能力,這就是他們的失敗,他們說謊不信任自己的人民。我可以告訴大家,香港人,中國人來到美國,來到有自由有法治的地方他們就可以成功, 無論是在臺灣香港新加坡還是美國,所有的中國人都可以獲得成功,已經證明中國人是有能力的。

 

香港的反送中遊行已經成為世界的歷史,是世界的楷模。 如果是有6500萬那麽多比例的人來華盛頓遊行示威的話,他們不可能像香港老百姓壹樣和平,鎮靜和守法。那麽多人上街沒有亂象,保持治安, 沒有失去自制,使我非常尊敬他們。CCP不相信中國人有這種能力,首先,他們不相信香港的人民和香港的年輕人會追求民主。他們覺得所有人都只會相信CCP,他們覺得所有的事情都不是習近平的錯,不是共產黨的錯。他們完全不相信中國香港人會站起來,對自己的民主和自由追求。

 

郭文貴先生: 班農先生這種感受啊大家都是壹樣的。 接下來香港在晚上的抗議也會非常非常地猛烈,接下來香港會有壹系列的運動。共產黨正在打消耗戰疲勞戰,然後伺機壹定想辦法把香港領導抗議運動的人各個給鏟除,或者給抓起來,壹定是這個結局。香港壹定是共產黨走向死亡的第壹道大門,第二個就是臺灣,這壹點絕對我永遠不會改變,大家拭目以待。 我從來不指望美國能徹底幫助我們實現消滅共產黨,這不是美國,那就不叫資本主義了,那它就叫正義主義了。 美國永遠不會的。 美國人永遠是錢字當頭,然後再說宗教信仰,然後再說正義公平。這點班農先生,我老跟他說,這是美國最可怕的壹面,也是非常現實的壹面。

 

但是我們只要是堅持到底,共產黨是壹定會被滅的。因為共產黨被滅,不是說是我們力量的對比,大家千萬別錯了。共產黨是人類上生死之選的,只有生和死的選項。共產黨強,世界亡。 共產黨只要滅,全世界強。共產黨亡,那就是全世界強。共產黨滅,全世界強。生死之戰, 不要有任何懷疑。妳懷疑咱這事就別幹了。 哪有那麽愚蠢的咱這麽小的力量去挑戰壹個共產黨去啊?

 

但是班農先生我們現在必須要問妳的壹個問題是,您接下來做點什麽具體的, 咱們法治基金,法治基金有什麽行動要幫助拯救大陸新疆人,西藏人和被共產黨陷害的人,香港運動和臺灣未來走向的抗議共產黨的這些實際行動當中(有危險的人)?現在法治基金,妳要談壹談我們有多少事情接下來要做的?

 

班農先生 首先我們會繼續進行壹些調查,就是對CCP那些腐敗的企業的調查。法治基金將會對中國的愛國者,那些CCP強加於罪名的人(給予幫助)。 我們也會調查中國和梵蒂岡,梵蒂岡和他們簽署協議來迫害中國基督教。還有達賴喇嘛方面我們也會進行調查的。下來,我還要說關於香港。香港自己站起來,自己支持自己,要讓全世界都看到妳們。明天是回歸的紀念,香港要讓全世界知道,中國和英國簽署了協議,他們必須要遵守在全世界面前簽訂的協議。明天全世界的焦點都會集中在香港。其實我們看到在過去兩次示威,警察也不能對老百姓有太多的行動,因為他們都知道全世界的媒體都在註視著他們。我們法治基金將會參與和關註。但是王岐山,妳要知道我們並不是黑手,我們的手都是白色的。我們都是反送中的,我們都會關註和參與這個事情。

 

郭文貴先生:我們法治基金,我和班農先生我們在這裏莊嚴的,神聖地,正式地告訴所有的香港反送中的任何人,從壹個最小的,到包括領導的,只要是妳們需要班農先生和我和法治基金和法治社會的支持,還有Kyle Bass先生,還有我們所有董事會的成員,包括我,只要我們能做到的,只要是我們擁有的,我們將全力以赴支持。我們不當黑手,我們就是白手,陽光下的白手。不是王岐山那個小手啊,不是王岐山那個小手。 

 

班農先生: 這是關鍵,在1120日後,我們建立了法治基金,在1120發布會之後,我們談到的是個主權的問題。香港人的主權就是要有法治之下的壹個公平的社會,這是我們的追求,所以我們會幫助各位,尤其是天安門事件中受到迫害的,和在美國受到不公平待遇的人,同時也讓他們參與。我們是白手,我們不是黑手。CCP總是撒謊,他們才是黑手。

 

郭文貴先生:黑白顛倒, 邪正不分,共產黨。 G20 之後, 我是唯壹壹個在5月份的時候說他們是壹定要達成協議的。我是唯壹壹個在G20 之前坐在這直播。我和班農先生有很好的溝通,我告訴班農先生他們會有交易,而且交易的條件是什麽,我告訴班農先生。班農先生有壹些他的消息,我們倆進行了分享。事實上他不是簽了協議,他這是有協議,他倆是口頭的協議,叫達成了協議。這是事實,桌子後面是有很大交易的。我再次告訴大家未來妳會知道,G20這次會議的背後有很多黑暗的力量。

 

我在直播前,我跟班農先生今天直播沒有討論壹分鐘說,今天說啥,我們從來不討論的。但是我告訴大家的事情,就在我今天來直播的路上,壹個在現場參加G20的壹個人,告訴我說,期望今天妳跟班農先生的直播上不要談到我們壹些太敏感的事情,因為會把我暴露。在那個房間裏邊,絕對是之前就溝通的。再看股市,場外交易的股市,我告訴大家,凡是做多的,和當時在阿根廷會議幾乎是同壹撥人。班農先生是高盛出來的副總裁啊,他非常敏感,他就覺得這裏邊有問題了,這裏是大交易。去之前大家都演,還擺擺態度啊什麽的,我跟妳握握手啊,都是假的都是假的。

 

最可憐的人類上我認為就是真的是被人家騙了,妳還得說感謝人家。這就是共產黨歷來玩的,強奸了妳,妳還得說感謝妳強奸了我,我有高潮,這是真的,這都是遊戲。我們現在反的是共產黨,以黑治國,以假治國,以騙治國,以貪治國。

 

班農先生搞平民主義,就是我們的郭七條裏邊的反對任何人操弄國家,利用國家權力謀私利嘛。這還用說嘛?所以說戰友們,接下來我們這幾天會有壹系列的會議,跟班農先生。法治基金會更加堅定的行動,會聯合更多的有正義的人士。班農先生會在歐洲有壹系列的反共大會,而且我們會更加堅定的支持反共的被陷害的人,我們想盡壹切辦法幫助,包括給法治基金所有捐款者,都會是班農先生和我們法治基金,我是支持者,全力以赴保護的對象。建立新中國,沒有共產黨的新中國,我認為G20和香港包括現在的臺灣、新疆和西藏,是上天給我們最大的禮物,沒有人可以做得了這個交易。這個交易會讓我們更堅強更強大。我不相信誰有未來,但是中國人和香港走在大街上的年輕人那是真正的未來。所以我支持班農先生的他的很多的平民運動的觀點,絕對不能讓1%的人擁有99%的財富,在任何國家,絕對不能讓極少數人操弄了絕大多數人。

 

班農先生:我有個事情,就是在拉美、巴西博索納羅他沒有跟習近平開會,因為他覺得對於習近平要在巴西買壹些戰略的資產是非常的不高興。所以他們巴西博索納羅並沒有跟習近平開會,展示了他們的決心。這個在巴西來說是壹個很大的歷史性的壹刻,妳要看到全世界的人都希望要跟習近平來開會,從中可以分壹杯羹,可以獲得壹些利益,所以選擇不跟他開會,所以這個展示了他的決心。

 

郭文貴先生:博索納羅是班農先生最好的朋友,還有他的家人都是他的好朋友。他的夥伴都是班農先生的好朋友,壹直以來都支持我們的法治基金和爆料革命。班農先生正在代表法治基金和巴西在談更多的合作,能幫助更多戰友們,和更多受到共產黨陷害的人,博索納羅是我們壹個戰略夥伴,班農先生希望能在巴西打開大門,更多的能讓法治基金和支持法治基金的戰友們在那塊得到更多政治上的庇護,甚至能爭取到巴西的壹些護照啊其他方面的照顧。

 

這次博索納羅在日本的表現,實際上大家都沒有註意到這點,都去看習川會去了,川習會,所以這是很重要的,很重要,有很多亮點。包括日本的安倍桑,安倍這個背後的故事,日本的朋友明確告訴我,中方給他施壓非常大。中方讓他保證說妳壹句都不能談香港,妳要談我們就不去了,妳要談我們就如何如何。安倍桑四個字,跟我們法治基金壹樣:以法處理。然後呢又持續施壓,安倍很智慧說,日本是法治國家,我將按照日本的法治來處理所有的事情。絕對沒有妥協,而且很多過分的要求我聽說,跟日本要求很多很多過分要求,安倍桑統統拒絕。所以說咱那個好哥們,安倍啊,妳還得好好鼓勵鼓勵他。

 

班農先生:會的,我已經做好了,我會的。

 

郭文貴先生:我們今天直播就到此為止,我們請班農先生給大家說幾句,然後呢我做個結束,然後我跟班農先生還有其他會要開,還有其他地方要去。

 

班農先生:世界上現在第壹個的問題,就是說要為中國老百姓爭取自由民主。每天都是更加急迫的壹個事情,因為有9000萬的人竟然是控制了14億的人的生活,這個太不可接受。而且9000萬人當中只有少數幾個極權的極端的分子來控制了壹切的利益。這個共產黨也不相信,中國人有自治的能力,他們不能在有法治的平臺下是可以繁榮。我覺得這個是完全不可以接受的,所以我們現在有多渠道,希望從西方為他們發聲,我們希望臺灣香港人可以擁有自由,但是西方的人特別是美國的人,或者西歐的人,我們都會非常的支持所有的中國的老百姓在這裏爭取自由。而且是特別的支持香港人、臺灣人,希望他們在黑暗當中可以獲得他們的自由。

 

郭文貴先生:謝謝班農先生,我完全同意班農先生的意見。我相信G20更加讓我相信了,中國的滅共是壹個上天的使命,而且我們壹定要記住,我們要滅的共產黨是全人類都不敢惹的人,連美國都不敢惹。註意川普總統說的話,說習近平先生很強硬,很強硬這詞啊。在房間裏聽說他們也是梆梆梆很厲害,很強硬,共產黨很囂張,很野蠻,很流氓,他是壹個比黑社會還大的組織。就在昨天,香港某民主組織準備今天晚上去上街抗議的壹些印刷品,還準備的壹些水啊,壹些供給品,突然間打開門,進來以後壹切全給砸爛。而且明顯背後標的是香港某黑幫組織,為什麽?共產黨過去22年來,永遠用香港黑社會去打那些學生,打那些抗議的人。香港的黑社會老大,大家知道向華強,我曾經跟他較量過。

 

我們五個人,他360個人,他們又是刀又是槍的,在香港大街上,所有人都知道這個故事。我說妳吹什麽狼蛋啊,妳什麽黑社會呀,老子就我,妳拿槍妳把我殺了吧,妳怕死我不怕死,妳跟我裝什麽裝,叫我壹頓臭罵。還有香港的劉家昌老流氓都在場。最後到了香港最有名的那個黑社會,麗晶酒店俱樂部、夜總會,哇塞幾百個人,金頭發,刀子槍子的,我們該罵罵該幹啥幹啥。他跟我說壹句話,我只怕壹個人,比我厲害,共產黨,就共產黨是黑社會的老大。最後是他的共產黨的領導叫林強是中國管黑社會的,整個公安的頭。大家知道林強是到了我公司工作,當我們公司的董事長,就盤古的董事長。大家都知道這個故事。最後這個黑社會的說這老郭厲害啊,把管黑社會的頭給他當CEO去了啊。

 

郭文貴和班農就是共產黨的克星,香港黑社會怕共產黨,共產黨怕班農,怕郭文貴。戰友們放心,我們來這個世界上就是來滅共來了,別看他表演的歡,最後咱給他拉清單。

 

現在咱們集體為14億中國人民香港人民,臺灣人民祈福。
文贵爆料字幕组

回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