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26日郭文贵谈香港游行的中共黑手,围剿中共正在收网

0
340
尊敬的戰友們好剛剛看了我們戰友之聲做的很多視頻我相信大家看這視頻越看越好咱們戰友們的視頻水平真的太高了很多現在歐洲、美國、日本、新加坡、俄羅斯的朋友大贊大贊最近咱加大了所有視頻的製作力度和視頻和事實發生之間的時間咱的視頻越來越新鮮越來越像剛剛從菜地裡弄出來的白菜弄的水煮白菜弄的特別好吃而且加了中英文字幕以後加大了國際上傳播的力量和範圍這個事最近收到了最大的效果。

 

所以說把戰場拉向國際和增加中英文視頻比較用他們的視頻來講他們的故事用戰友們的視頻來講盜國賊的故事我們沒講自己的。你看看這視頻沒有一個視頻,說把咱們爆料革命,我怎麼樣,我怎麼樣。不像那海外欺民賊,十句話得有九句都帶「我」的,然後再一個就是發獎的,再一個就是捐款的。咱這裡邊沒捐款,沒自我褒獎,沒有我們戰友怎麼樣怎麼樣。所以說很多歐美的朋友,感觸頗深。他說現在看你們視頻最大的感觸,我們從來沒有發現在視頻當中出現你們製作者和工作者的影子,連背後,連sara妹妹啊、我們的英文小妹啊、還有嘯天啊、亞當啊、木蘭傳奇啊、我們Percy、阿丙啊、魯仁達啊,這些都沒出現。

 

所以說大家都沒注意,沒人誇咱,這回我得誇誇。感謝你們親愛的戰友,視頻做的越來越棒。除了我們這個郭媒體,不夠統一那個logo,亂搞,一會兒是黑鷹,一會兒是白鷹,一會兒巨大的鷹,一會兒左右角,一會兒右角。就是我們CIS這一塊沒有標準化,沒有統一化,也暴露了我們戰友之聲,咱不是個組織,大家想怎麼來怎麼來。也暴露了我們的缺點,有時候行動不標準,步伐不一致,但是呢,這非常非常好。

 

大家知道我今天早上從620,一直到現在,非常忙,忙的我這個嗓子真的是在冒煙,我真的是連喝水的時間都沒有。剛才本來是準備1140或者12點直播的,但是沒辦法,我這中間又是三個小的視頻會議,facetime,我們要視頻一下,小會議。然後還有幾個電話會議,特別是亞洲都已經是凌晨了,在日本G20現場的戰友們,非要跟我視頻不行。

 

G20我就給他說了,他們現在正在跟日本的G20相關方進行交流,他們要這樣做,那樣做,讓我我提意見。剛才我在這打電話的時候,莊烈宏先生一直在場,我跑到洗手間去給人家視頻去,結果是真被人發現了我在洗手間,人家說:郭先生你怎麼在洗手間呢?因為外面太多人了。G20現場,我們很多戰友在那裡,很多戰友在那裡!我在這裡公開說,在G20現場的戰友們,因為那個地方太多我們中國人了,太多朋友了。據說從東北過去了一大票人,是要採取行動的,會嚇人的!

 

我還是那個原則,絕對不能暴力,絕對不能授共以柄,被共產黨抓住咱的把柄,抓住咱的小辮子。雖然外交部的那位張斌先生,還有耿爽、王毅先生,他們已經成了世界上最大的威脅了,過街的老鼠!就是公開威脅,在那個地方不准提香港,已經引起了世界的震怒!前天,我視頻說歐洲、美國將會有聯合行動。大家知道我在英國朋友太多了,不論是過去的元首,還是下一個元首,我可以說,都會是咱朋友。不但是咱朋友,我可以告訴大家,還是我們的戰友!

 

大家可以看看英國政府過去22年,從未敢這麼嚴肅表過態:香港的事,不是不關我的事,是關我事。香港的事,咱簽的協議有效。這是繼中國外交部扭腚康,還有王毅,耿爽、多次說明中英簽的香港移交協議翻篇了,不算數了!

 

現在是英國第一次,荒唐啊!才敢出來說,那沒廢,合同有效!大家千萬記住啊,不是你嗓門高,你罵兩句人你威力就大。這個意義大到你現在好好去想想去,英國的下一個首相和兩年後的首相,他只有一條路讓他可以活下去——全力的反共,和全力地清除共產黨在英國的滲透,徹底清出共產黨在英國的勢力!第一件要做的事情,要讓美國和西方盟友看到,英國人回來了,英國確實還是個正常國家,是個獨立的國家,那就在香港上爭取自己在中英協議當中的所有的利益,和讓中共兌現所有的條款,這沒有選擇的!

 

戰友們再往回看我視頻,我告訴大家,沒有任何事情不是跟咱溝通過的。共產黨又說,這又吹牛了,郭文貴是沒有不敢吹的牛,沒有不敢撒的謊。是,我們都撒謊、都吹牛,我們吹大象都行,我們無所謂,你說我們啥都無所謂,還是那句話,莘縣陽谷縣搭縣,咱拿事實看!只要有人反你,我們就是吃屎都願意,我們就是茅屎坑出來的還怕啥啊,有啥怕的啊,你愛說啥說啥,只要有效就行。

 

我從第一天就說,只要反共有效,只要別越過兩個紅線——法律的紅線、道德的紅線,就像我公司的管理一樣,什麼都可以乾!不在乎你怎麼說我,沒有名、沒有利、沒有權利的追求!接下來我再告訴大家,在歐洲,在意大利,你會看到前所未有的反共大會。全歐洲人將凝聚在一起!那個不是反共大會了,就像班農先生在波蘭的受訪一樣,三海協議,我原來講過,我講大家都當放屁一樣,沒人聽,小學文化,郭文貴懂個屁啊,強姦犯,郭三秒,郭三邪,你講了誰聽啊,班農講了有人聽。

 

據說班農的三海協議和波蘭的重要性,引起世界政壇的巨大的關注。包括其中他替俄羅斯說好話,說俄羅斯是不完美,是一堆毛病,是獨裁,但是你和1980年前比,和現在比,俄羅斯畢竟還有形式上的民主。說共產黨這幫混蛋,操蛋的傢伙,原話啊,我是學他啊,操蛋的傢伙,那是危險多了。言外之意,美國之前跟波蘭合作,乾掉了前蘇聯,乾掉了希特勒,現在最大的威脅是以中共為首的,對全人類的,西方世界和民主社會,和現代文明是最大的敵人。這話我相信班農他沒有別人商量他不敢說,嚇死他都不敢說,他膽大,他肚子大,沒用,那不敢說,不敢说。

 

還有一個,他其中講到一段話,我認為在吹響了歐洲和美國聯合反共的號角。羅傑羅伯森當時就在波蘭協議,和俄羅斯的石油管道供給上,在經濟制裁上,和里根總統乾掉了前蘇聯。他約我到華盛頓長期住的酒店叫The Hay-Adams Hotel。是當時林肯總統的國務卿,不費一兵一卒,叫開了日本的大門,向西方敞開。後來日本強大,成了二戰的發起國。我願意住那個酒店,這就是個歷史酒店,就在白宮的後面,以他名字命名的。它是日本的基金控制的。其中有句話非常重要,不管是你說的,還是你想的,還是在做的,不管對與錯,當多於支持你的人要殺掉你的時候,就是你結束的時候。事實上,這個世界沒真理。啥叫真理啊?絕大多數人認為對的,這個標準就是真理。真理是沒有標準的。

 

在一個房間裡邊,現在就3人,倆人投票說郭文貴是流氓,那你就是流氓了。如果兩個人說郭文貴你是女的,那你就是女的了。不存在什麼真理和真相的問題。絕大多數人之錘的就叫真理。民主社會的根基,只要絕大多數人認為是對的,就是這個政府必須執行的。只要絕大多數人認為是對的,選出來的總統,他就是必須受到尊重的,他就可以領導100%的人。這是民主和社會文明的根基。

 

只有在前蘇聯和中共,現在到了前所未有的程度。就像我們現在每次就在問西方國家,怎麼看社會主義一樣。社會主義,按照中國14億人的比例,是十億分之7(這裡我覺得應該是10億分之7),7個人決定著我們14億人的命運,這叫真理嗎?我真想罵人了,這叫黑社會,這是魔鬼。

 

西方社會,最起碼是絕大對數人認為對的標準,法律、自由、民主,這就是真理。斯大林當年成為全世界殺人最多的魔王,然後就是我們中國的毛澤東,都是共產主義。所有的共產主義國家,平均殺人是13%-15%,只有中國共產黨殺人是到25%-27%。就是中國人的25%被殺掉了。任何一個中國人,你去想想,一個政黨,它要靠殺掉25%的人來保持它的政權,你覺得它還有合法性,還有是真理嗎?它說的每個字都是流氓!

 

這就是大家看到的,今天的G20前,出現了荒唐的外交部發言人,哇塞,這是上天給我們的一個小禮物,小小的禮物。他要是在G20以後說,他牛了。大家看到了嗎,G20沒人敢說,誰敢說香港的問題啊?沒人敢說,那你牛了。你這把話說在G20以前,他輸大了。現在川普總統他要在G20不談「香港」兩字,過了G20,大家就別看我節目了,你就別看文貴節目了,那就純粹是胡扯,胡痴了。

 

你看看在G20有沒有談香港話題的。我高興的是今天香港第一次提出來兩個口號,什麼口號,大家注意到沒有,連台灣都不敢提了。FREE HONG KONG! FREE HONG KONG! 過去叫FREE TIBET,西藏獨立、香港獨立、台灣獨立,從陳水扁之後,無一男兒。當然,現在總統是女的,蔡英文女同志。

 

蔡英文同志做的工作,我認為比哪個都好。包括我們的好朋友彭文正,反蔡英文的,這個我不太同意啊。讓我們彭文正同志當,可能比她好。但是任何當,不比蔡英文做得好。因為我們不參合台灣內部政治,只是用事實說話,誰幫台灣我們就幫誰。她不敢說FREE TAIWANHONG KONG 從來不敢說FREE HONG KONG,這個太重要了!

 

繼這之後,香港這麼多年來,香港人幾乎失去了一切的信心,無人敢挑戰共產黨,無人敢說,大家都低著頭。我在香港的公司,幾乎都是香港的員工,骨子裡邊都恨共產黨,但都不敢說話,都以為我是共產黨的人。有人私下裡聊天說,老闆,我不敢說。我說,你們一定要記住,共產黨是你們的威脅。

 

那個時候我在香港中銀49樓,1949啊,1949中銀香港啊。我說你們要記得49樓,就是共產黨掠奪中國財富,綁架國家,把全國家的土地和資源給成一個黨的,就是共產黨。後來大家都跟我交情了,恨共產黨,但不敢說。第一次,香港人提出一個條件,這是我多年前跟香港朋友交流的結果,我說香港只有一條路可以贏:把香港問題變成世界問題。只有把香港問題,變成世界問題,你才可能贏。但是我接觸的香港人,各個沒這自信,沒見過一個人有這自信的。甚至都認為,不可能。

 

我高興的看到,香港昨天晚上,終於有人說了,我們要發展民間外交,把香港問題變成世界問題,要和世界有聯繫。牛,這位李先生!這個做得好,這幾個小伙子上去演講得好。看來是真對香港好的,不是想爭當領袖,弄諾貝爾獎的。這個好,為什麼?香港民間外交,就事實上把香港外交權從共產黨手裡邊,依法掠奪的香港外交權給奪回來了。

 

哎,Joe 莊同志,你要把那個英國外相講話的那個視頻給我放出來。大家看到英國外相講的話,你們沒意識到,這哥們講的話冒多大風險啊。用他的原話說,他們可能因此失去所有共產黨的投資。因為那有個駐英的大使叫楊曉明,駐北朝鮮回來的哥們兒。就是瞪著眼說香港大街上根本沒100萬人,你不要看大街上,最多一二十萬人;香港逃犯法必須過;還有當年習先生訪問英國的時候,他對著BBC說:你不要我們的錢,你有錢嗎?你不要我們的技術給你投資核電廠,你有技術嗎?就這哥們兒,黃金20年就是他乾出來的。這哥們可能就要威脅他了,我要把這什麼黃金20年投資拿走,我要停止上英國旅遊,政府和你合作的幾個項目全停,肯定威脅!

 

大家要看到,這哥們講的這幾句話,事大了,不是一般的大。說老實話,你要我選首相,我選他。別看約翰遜,我跟約翰遜認識快20年了。我跟Frash,我們有親密的合作,還有班農這麼好的朋友,戰略夥伴關係啊,戰略兄弟關係啊。我們有共同的目標。但是,你要我選,我選他,有種。看上去很文靜,英國紳士是看上去文靜,但是出劍絕不含糊,我喜歡這樣的人。

 

這哥們講得好,對香港影響重大。這個就呼應了香港昨天發生的事情和這幾天發生的事情。香港一定要把外交權拿回來。所謂的逃犯法,就把你所有的在沒有外交權的情況下,把你抓了,你外國人不能碰,這屬於我的內政。內政這句話,已經把香港人變成了內陸省的一部分。香港的外交權和防衛權交回去,基本上香港人什麼都沒有了。你的槍交了,你的說話權交了,然後就剩下看你有沒有錢了。現在共產黨窮得像要命似的,狗屁沒有,現在眼睛就盯上了。槍給我了,錢給我吧,現在就盯著你的錢袋子呢。對台灣也是這樣得把台灣香港弄回去這多大錢怎麼吹牛香港台灣事實上都得兩萬億美元的GDP人家那GDP是真的到共產黨手裡一編就成十萬億了。

 

現在香港人沒有意識到他把真正的外交權和軍權拿回去以後是要你命的搶你錢的然後變成內政你就不能管了台灣人不能上當啊台灣人上當變成一國兩制你就跟著香港一摸一樣了不是逃犯法那是逃逃犯法所有跑到香港去的國民黨的家人全都逃犯整個台灣可以說基本上除了當時親日的叫賣國賊賣他們的國啊不是我們的國他們定義的。然後隨國民黨去的,這叫逃犯,都得抓回去,都得槍斃了。按照逃犯法,他要適合於台灣,台灣基本殺乾淨了,而且沒有追溯時間控制,要命不要命?要命!

 

我非常高興看到台灣,有人站出來說反紅色媒體,有人站出來講話我覺得講特別好,紅色媒體,不是顏色中的紅色,他是紅色集權,為什麼要搞逃犯法,為什麼台灣搞滲透,不是為了讓你家過的更好,是你家過的越來越差,掩人耳目,紅色媒體就是讓你閉嘴,閉眼睛,封你耳朵,然後搶你家東西,就這麼簡單。要不他乾啥去啊?搞什麼紅色媒體控制啊?

 

台灣香港如出一轍,今天的香港正在往過去西藏的路上走,正在往現在的新疆路上飛奔,香港人現在聰明了,台灣人正在飛奔的向香港的方向跑,這就是共產黨。找到那個視頻了嗎?好,放吧。(英國官方發言視頻,英國外相,侯俊偉:我們有法律和國際約束力協議, 這份協議在1984年,由戴卓爾夫人與鄧小平簽訂,我們將遵守該協議,我們希望中方也這麼做)

 

(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視頻,耿爽:19977月以後,香港事務純屬中國內政,任何國家組織和個人都無權干預,英方近來頻頻就香港事務說三道四,橫加干涉,中國對此表示強烈不滿和堅決反對, 我們要求英方立即停止以任何方式干預香港事務和中國內政)戰友們,剛才看到了這個視頻,英國的外相,大家可千萬別小看這個事,這是官方發言,是在英國所有的權利的核心發言,那不是在中國全國人大發言,全國人大後面那電梯裡面正在那嗨著呢,根本不嚴肅,在英國說話是要算數的,大家可以看到這個,這個我認為是香港核心的核心。

 

另外,在林鄭月娥警察總部那個,有那個釋放的那個視頻吧,Joe 莊同志謝謝。大家可以看到香港的學生運動,現在真正的變成街頭政治,跟共產黨如果你不搞街頭政治運動,你根本沒有機會。但街頭政治運動,只要你跨過那個紅線,你就輸了,絕對不能搞暴力。

 

更重要的是政治智慧,你絕對不能變成你那個對手利用的工具,就是你犯錯,你說假話,你製造社會動亂,你殺人,刑事犯罪,你涉嫌有不明來歷的錢,還有你嚴重擾亂社會。中國有一個擾亂社會秩序罪,我沒有記錯的話,應該是第幾條我忘了,擾亂社會秩序罪。因為當年,我被抓的時候,第一個就是顛覆國家罪,最後是反革命,最後是擾亂社會秩序,最後是連開庭都不開就把我給放了,曾經還有意圖殺人。所以我特別記住這個叫擾亂社會秩序罪 

 

啥叫擾亂社會秩序,今天我們做視頻,今天我們發推文,今天我們發郭文,說哪個領導不對,只要你們說領導,他有性生活了,你就該抓起來,領導都是神,領導不搞性生活,領導不吃飯,就跟北朝鮮現在一樣,都是神。美帝國主義的飛機,B52飛到天上來了,領導一高興,掏出手槍,照着天,看,bang一槍,B52給打下來了, 這是真實的故事,這是北朝鮮教科書上的事,咱們中共過去畝產萬斤糧就這麼來的,一個豬生一百個仔,就這麼來的。現在讓你重新回到那個時代,就是擾亂社會秩序罪,只要你敢議論,妄議領導,你就該抓起來。街頭政治,只要你上街······

 

(視頻中香港人打出了釋放義士的橫幅口號)

 

大家要記住,這個口號裡面,實際上是有邏輯的,你看這些孩子們的激情,他沒有過界。

 

(中央電視台視頻,環球時報六月二十五日發出社評文章,題目是,蓬佩奧已是國際舞台上的一個亂員。社評指出,在美國國家戰略朝著冷戰思維扭轉的歷史關頭,蓬佩奧以個人之力,將這種扭轉一次次推向極端。文章說,世界大國中,極少出現如此瘋狂的首席外交官,他顛覆了外交的傳統含義,把美國國務院,變成了發動對外攻擊的大本營,文章認為,美國再次偉大,無法是一場獨角戲,他離不開與世界相對和諧相處,文章指出,世界需要警惕蓬佩奧,對人類和平所造成的類似蟲蛀的侵蝕,全球外交界應當鄙視這種行為共同討伐之)

 

哈哈,共同討伐之,這個厲害厲害。 這個照片非常漂亮,Free Hong Kong,這個照片讓我突然心血來潮,一下子就感覺來勁了非常非常厲害,非常非常重要,親愛的戰友當你看到這個的時候,後面的火光,手機,手機點燃的,媒體的力量,香港人的素質,大家都能看到大家能看到這幾個視頻

 

央視蓬佩奧這個視頻是戰友之聲馬上加上了中英文字幕,接下來,我們好幾個也同時加了字幕,可以說我們重復工作了,所以我們要統一一下馬上我發給了相關人員,其中一位將軍回話原話就說,他們真的找死呢,哈哈哈。原話就說,找死呢。

這位將軍是我們非常尊重的將軍,我可以告訴大家,他的影響巨大,對中政策影響巨大。這個人是非常冷靜客觀的人,我們的好朋友。

我說您說的不對,他不是找死,我說沒有人喜歡找死,這種狂傲,傲慢和無知的結果,因為他綁架了我們十四億中國人。你見過一個國家,對蓬佩奧,對國務卿這樣的嗎?大家要誅之,就差一句話,要殺了他去。一個十四億大國我們有自信嘛,四個自信,咱用一個自信就行了,你喊啥喊,用咱們外交部說的話還好,用土話說,叫的狗不咬人, 叫這麼厲害的狗他咬不咬人呢?它當然不咬人,是不是。                 

 

所以說大家你看,這麼叫幹什麼呀,他不想咬嘛!所以一切都是為了G20把他弄的。現在就是使勁敲,使勁喊,一把一把的偉哥往嘴裡吃。現在不是一粒一粒的偉哥吃了,是一把一把的偉哥往嘴裡吃。然後弄的自己這傢伙相當強壯,又唱又跳的,已經失去了一個人的基本素質,一個國家的基本尊嚴。大家能看到這種場合就是過去的伊拉克,利比亞。還有千萬大家記住不要忘了,好好想想,1989年到1990年羅馬尼亞。我說過好幾好多次了,為什麼當年羅馬尼亞齊奧賽斯庫在歐洲的資產這麼晚才逐漸被拿回去。

 

大家再看過去幾天發生的事,對四家中國國企進行的制裁。這一個行動就是中美關係50年,中美之間可以說是對抗總和,總和都沒有對這四個企業的和。就甭說華為了。大家要意識到商業上華為是絕對是遠遠超過中美貿易協議,它的價值對中國的打擊遠遠超過中美貿易協議。但這四家公司的這個制裁絕對高於華為。對中共的太空發展,對中共的技術發展和軍事武器,特別是中國的導彈發射。可以說中共最牛的就是大計算機。高速計算機的開始,這個沒有的話,你連門都沒進不去。現在大家也看到從技術性的戰爭轉向金融戰爭。

 

這些話只有郭文貴一個人說過,從來全人類沒人說過,戰友們咱們可得記住,你們都是見證人!只有我在這兩年說過,美國會對中國36家企業,然後接下來會上百家企業進行制裁。接下來我說會對中國銀行,民生銀行,招商銀行,進出口銀行,崑崙銀行,建設銀行進行全面制裁。已經發了。三家四家。這個法院式的制裁,可以告訴大家,說好聽話這叫法律,說難聽話,我覺得這美國人也挺霸道的,不講理,有時候挺不講理的,咱必須客觀的說

 

我昨天下午和剛才我出去開會之前,我跟我一個法國朋友說,我說我客觀的說,我絕不希望中美人民未來產生對抗,我們只想滅極端的共產黨。我說這樣做事,美國人有些不講道理的,不是說你這個法院判了都有罪,戰友們,你們也別失去了冷靜的態度,絕對不能發展到有一天個人的仇恨,形成了民族的仇恨,我們形成了戰爭的極端的支持者,那是不可以的。

 

無論是經濟戰爭,科技戰爭和現在的所有的中美貿易戰爭,都不是我們支持的方式。但是今天支持美國對中國的懲罰絕對是對的。對美國人利益是對的,但是你說這個行動是不是站得住腳,有些是站不住腳的。這個咱必須尊重事實。我們在這兒感受頗深,感受頗深,不是說美國和曼哈頓就是完美的,不是美國政府都是講理的。也不是講都是公平,不是這個意思。一切也都是為了國家的利益。

 

共產黨這個流氓他最可怕的事情,它一切都是為了中南坑那幾家人的利益。那麼它的按需殺人,對待新疆和西藏,對待私人企業家,對待所有黨內的包括黨員,都是一個德行。就是絕大多數人99.999%的人,維護了極少人的利益。那人家美國這維護自己的國家絕大多數人,這是本質不同。所以我們支持的滅共,但是我們絕不支持的滅中。我們支持他們以法滅共。現在我們講的是道理,有些道理也站不住腳。但是這事大不大?親愛的戰友,絕對大。

 

郭文貴今天在這塊抖膽跟大家說,如果共產黨在兩年前我們開始爆料的時候,共產黨意識到這件事情真的會發生,共產黨立馬收手,進行輓救。第一個我不挑戰你美國,第二個我要把這個現在乾的事給你商量,咱們解決。繼續鄧小平先生韜光養晦,然後找把政治上一些存在問題和西方的極端性的衝突,進行。可以這麼說吧必須有捨,必須有得,捨得這麼個交易,是完全可以百分之百能做到。

 

我可以有資格說這話,因為過去兩年我見過所有的人,現在反共最積極的人,曾經都是猶豫者。極端反共的人,我看了過去都是希望中國好和中共能達成交易的。在一天又一天,一分又一分,都變成了堅決要把中共給滅了的人。

 

我希望大家要看到,我希望大家能看到的事情,在整個現在咱們社會上,在美國社會上,剛才我跟那個法國朋友,我跟他聊的時候我說怎麼突然間就撤回這麼大的投資?這個哥們在南灣,在香港的南灣,我是全香港最大的房子,比李嘉誠先生房子還大,現在被他們給查封,但是人可以進就在手續上查封,你就耍流氓,耍地不要臉!房子不在我名下是吧?在家族基金名下。就這麼不要臉!上千次的人進去拆拆拆都拆爛了房子都快。

 

就在我隔壁。香港當年最貴的交易,就他買的房子也是20多億港幣,哥們現在全撤。這是我見過最有品位,最有錢的,也是我的絕對好哥麼。他全家人都是我好友朋。他的小女兒是我看著長大的,現在是非常漂亮的姑娘,而且其中他家有一個人是世界上演藝界的一個大明星,我就不多說了。我很驚訝,我說你跟共產黨獲這麼大利益在香港,你就突然撤了。

 

他特別嚴肅跟我說了一句話。他說你知道我過去,我每年在香港和大陸我們這個家族裡面最起碼五億到七億的純利潤,他說到去年也沒有減少。他說就在過去這幾月他說發生了巨大的變化。他說我到中國去到香港去,他說跟我談生意人已經沒有興趣跟我談生意了都在想著逃命,都在想到想盡辦法跟我商量幫他轉點錢出來。他說我認識共產黨的高官,成天給我講共產主義偉大的。成天給我講如何如何要愛護中國的,他說私下現在都說能不能幫我轉點錢出去,他說這個問題已經不是一個兩個了,它困擾著我了,它是騷擾了我的生活了。他說我幫他們乾,我犯法呀!少的可以,他說我個人,我怎麼都幫你了,他說這個多了就犯罪了。

 

他說更讓他感覺的就是香港那個逃犯法。他傻眼了,突然就是全家人,法國這個家族企業稅,法國稅70%75%,對絕大多數不待在法國都跑外面來了,沒有前途的國家都在這。這些人都是家族性企業,都是各種錯綜複雜的關係,家人決定開會,跑了第三國去開這個家族基金未來投資。最後一致百分之百的決定,全面撤出香港。然後在這曼哈頓買了一個大的房子。

 

然後告訴我Miles現在我不能說別的,我要告訴你的事情,我們全家看你爆料,我現在我要做點小貢獻,其中一個貢獻,就給法治基金捐錢,我說你捐一美元和捐一億美元。對我來講現在我說雖然數字不一樣,但是你今天告訴我的你這個信息遠遠超過了價值。我太驚訝了,這是絕對動了共產黨的根基。這絕對是家族性的親共份子。現在要支持法治基金。

 

然後他告訴我說香港昨天晚上發生的事你怎麼看?我就把我的觀點給說他了,他非常贊同。他認為香港造成了一個實質性的改變,他說香港人如果這次不保護好自己,香港人真的就全完蛋了。而且他堅信,香港一定會贏他將不遺餘力地幫助香港。這就是香港獨有的,未來的外交在國際上,和國際社會一起能贏的根本基礎。

你能想象這樣的人,他對香港有多麼的愛!就能看到他在香港事情上的憤怒。他要不惜一切代價、不遺餘力地幫助香港,而且,他認為對發展民間外交,非常之認可!

這個是真正的讓人感受到,共產黨這個樓啊……嘎吱、嘎吱地往下墜落!我們也看到了,習近平主席在黨內開會,有一句話……(對導播說)那篇報道能不能放上去。 “亡黨前奏!習近平坦言,危險無處不在。班農談中共和西方權貴,中國人民都受害。這是在當時危機委員會,他那天在當前危機委員會的時候,講的這個話很重要,大家看一看。大家來看一看啊!動搖黨的根基的危險無處不在,如果不加嚴範,小問題就會變成大問題,小管湧就會變成大塌方。哈哈哈哈!哎呀……這個我是相當地悅悅!相當地悅悅!

 

大家看一看啊,外交部用罕見的語氣,外交部部長24日表示,絕不允許……害怕這一問題國際化。大家看一看這個,大家看整個這篇報導。我可以告訴大家,這篇報導是真實的,對黨內的判斷是真實的。據文貴的情報,難以想象的驚濤駭浪,哈哈!難以想象。去年十二月……這個驚濤駭浪來嘍!所以說,親愛的戰友們!當你們看這篇報導的時候。今天,我可以負責地告訴你,他在內部開會時,說的比這個還嚴重。其中有一句話,這些報導都沒說到的,其中一句話非常嚴肅,就是說到我們爆料革命

 

社交媒體在過去兩年,在國際上造成的、形成的輿論,已經造成了共產黨的「塔西佗現象」 ——「塔西佗現象」,大家一定要看看我當時發的推文,2017年剛開始的時候,我說我們一定要把戰場拉到國際上。他們當年最怕的三個陷阱,我們一定要讓他們掉入三個陷阱,——過度產能、大國、塔西佗。

 

塔西佗陷阱,今天已經徹底形成,這就是對我們爆料革命的害怕和恐懼的原因。啥叫塔西佗大家都知道,就是當你政府一直撒謊、一直欺騙,你就是幹了好事兒,你說的時候,老百姓都不信了。就是完全失信於民,然後,你的合法體制就不存在了。

 

這是為什麼,香港說民間外交和國際上一起反共,爭取自由香港的力量了。因為在香港,二百萬人上街,事實上,按照人類今天的文明,覺大多數人認可的標準,就叫真理。你共產黨在香港已經沒有合法基礎了就像共產黨今天讓十四億人民投票,一投票你就死了,你就沒有合法執政基礎了。不是過去江澤民先生親自講的三個代表三個代表講的是床上的能力盜錢的數量欺騙的語氣,這叫三個代表,根本不代表人民的利益。

 

今天,中國夢也好,中國的噩夢也好,中國的最後一個夢也好。有一件事情,他絕對改變不了——“塔西佗陷阱。這就是今天,共產黨能講出喪失人格的話,罵蓬佩奧。說香港大街上,80萬人是支持他們逃犯法的,香港的幾十萬個媽媽,是反對美國的。它自己徹底的,它的歷史和作為,讓它掉入了國際的塔西佗陷阱,和國內的塔西佗陷阱。這習主席同志說對啦!

 

兩年的爆料絕對是……戰友們要記住,最偉大的人是被抓起來的戰友,和被威脅的戰友。大家現在還記得斯野先生嗎?我不敢提,是因為我提了會給他添麻煩。斯野先生現在在哪呢?被他們威脅、被他們抓!最早上推特支持我的幾個戰友,我就不說名字了,有多少人被抓?有多少人被威脅?

 

我們的兩位陳氏兄弟,現在還沒有放出來呢。我們在廣州的多少兄弟被抓呀?我們的合夥人阿嬌,現在還在丟失狀態。我們香港多少戰友被抓呀?無數個背後的戰友,和你們知道與不知道的,你們知道的是天愛,你們知道了很多戰友,還有你不知道的是絕大多數。還有我們現在,今天在前線工作的戰友,哪個家人沒被威脅過?這些戰友,我們大家在努力。大家沒有意識到,就是因為我們這些人的點點滴滴,創造了共產黨今天它無法改變,絕對無法改變的塔西佗陷阱!這個塔西佗陷阱的現象,已經讓共產黨今後,永遠無力挽回。

 

跟著塔西佗陷阱的就是,free Hong Kongfree Taiwanfree Tibetfree Xinjiang,新疆獨立。還有free Guangdong,廣東要獨立台灣要獨立,新疆要獨立。親愛的戰友們!昨天香港的上街行為,冷靜而智慧。還是群龍無首為大吉呀!只有演講者,沒有領導者,只有組織者,沒有領袖。

 

你要想想,昨天在現場,如果出現我們海外民運的郭寶勝上去講話去,——大家能不能給我捐點錢吶?先把郭寶勝的捐款賬號拿出來。夏業良走著鴨步上去了——捐點兒錢吶!唐伯橋那樣的上去了,怎麼著啊?那必須得大捐錢呀!革命需要錢吶!你想想,要是什麼胡平啊,還有那個死鴨嗓子吳建民啊,李一平啊。你說這幫孫子要是上去,昨天那個現場是什麼樣子?

 

大家要看到,中國十四億人最大的悲哀,我們竟然找不出幾個人,能站到廣場上說出那樣話的人。我就在想,我們十四億中國人,有幾個人今天能站出來,上台上去講話去,這樣有效的、沒有廢話的,有國際水平的講話。真正的奉獻者,現在幾乎看不到幾個,看不到幾個。

 

真的就是我們爆料革命的戰友,有些人能出來。你說現在你能看到幾個像樣的?悲哀啊!這也是香港的偉大,也是大陸的悲哀!七十年共產黨在大陸的統治,把整個中國人膝蓋給打掉了,中國人只能跪著走路。把頸椎打彎了,只能低著頭、彎著腰。讓中國人眼前蒙著的是磨砂玻璃,中國人是磨砂眼睛,所有人都是磨砂的,都看不清真相。才能看到那些出來的一個個的神經病,歌唱共產主義的。

 

中國人的手,已經勞動的變了形了,只會往嘴裡吃東西、勞動,根本不會去用手說拒絕。中國人的嘴已經不會說話了,連起碼的文明都沒有了。封嘴封太長時間了,耳朵也不靈了,只能聽假話,不能聽真話。你看到香港的下面的那些香港人民,你看到香港在台上講話的人,真實、有效、有紀律、守法、文明,這是我們的同類呀,是我們的同胞。人家要自由香港的時候我真的是,我做為一個在香港那麼多年的人,我既感到偉大、激動,又感到羞愧!7百萬人的香港就改變了世界,震驚了世界!

 

我們14億中國人像豬狗一樣的活著70年,搞了一個天安門事件,還差點讓這幫孫子給共產黨勾兌了,最後說把這些人都給軋死了,現在一幫人搞旅遊做生意,天天吃六四血饅頭,搞六四捐款,你這些不要臉的東西。一個廣東,廣東幾千萬人,要說有幾千萬人上街共產黨怎麼了?共產黨就沒了!看看台灣2300萬人的台灣,就沒組織過一次說200萬,300萬人上街永遠不可能,為啥?被共產黨藍金黃了。

 

香港的媒體竟然沒人敢報「爆料革命」的沒幾個正式媒體,只有那幾個真正愛台灣的媒體才敢說我們「爆料革命」。香港自由時報太偉大了,彭文正先生太偉大了,還有我們那位美女太偉大了,雅虎台灣也太偉大了,但是悲不悲哀呢?絕對悲哀。

 

我們再看一看這幾天英國外交部和中央電視台和香港廣場和G20現場和美國一個個的制裁,我再告訴大家香港、台灣很多企業將被制裁,只要你跟共產黨合作的就被制裁。台積電你不用裝,你也不用弄,你不跟華為切清楚,你只要不切斷給共產黨的供應你一定完蛋。

 

郭台銘啊,韓國瑜啊,看著吧啊看著吧,他倆要是能當上台灣總統,那台灣的海水都得乾了。台灣2300萬人的羞辱,郭台銘說,我現在宣佈辭去鴻海的董事長,選出新的董事長。親愛的在座的老少同胞們,我要把過去所有的得到的在中華民國得到的東西,在未來四年當選總統全還給中華民國,然後下台了。

 

真把台灣人當傻子啊?你不去當鴻海的董事長鴻海也是你控制,你沒說最重要的計劃,你當了總統了你把這給中華民國了,中華民國你給誰呀?你給共產黨了,重要的話沒說。就像王岐山、孟建柱似的一切要聽黨的,一切都是黨的,黨是誰的呀?黨是王岐山的孟建柱的你江澤民的江志成的你盜國賊的!一切都成你們幾家的了黨都是你們的了,全人類都是你黨天下,現在是黨天下知道嗎?一切都是黨的,一切都聽黨的,那是不是都是你們的?

 

現在郭台銘又來這個來了,一切都是中華民國的,我把鴻海都給中華民國了,中華民國是我的,我又跟共產黨進行勾兌,要臉不要臉吶?韓國瑜那更不用說了,跑北大去學習,北大你學啥?北大你學什麼?跟夏業良一樣搞學生?啊?然後弄錢?天天搞捐款?他給王岐山當秘書,他跑到美國拿美國護照,你不覺得這是開玩笑嗎?這是?你在北大你學的啥韓國瑜?韓國瑜在北大學的就是厚黑學!韓國瑜在北大學的就是騙民之術!韓國瑜在北大學的就是共產黨讓他執行的任務!就是如何拿下台灣

 

你說韓國瑜坐過幾次椅子上聽課了?不就是酒桌上餐桌上嗎?然後在他學習的地方可以沒有辦公桌不能沒有辦公床,共產黨的文化,可以沒有辦公桌不能沒有辦公床。我估計在北大學習期間,那就像咱們的郭台銘一樣在所有的鴻海廠子裡面可以沒有辦公桌不能沒有辦公床,也一樣有辦公床。經過辦公床上勾兌的事兒,你說他是啥事兒?他想到說我對台灣好?我要把台灣的明星,你們都不能制裁都可以講話,有一個敢放出人屁的嗎?韓國瑜還有郭台銘。

 

在台灣,台灣的藝人竟然不敢出來說一句反對紅色媒體,人類之荒唐    !從台灣跟香港比香港還有幾個明星出來,台灣是零,多麼大的悲哀啊!威脅、黑社會。這就是提現了當年文貴推出「郭七條」,共產黨是以黑治國,以警治國、以假治國。以警治國大家現在看到了吧?什麼都是警察,現在香港、大陸招聘最多的就是警察;以假治國,大家都看到外交部現在發話了吧?香港80萬人支持他們這個「逃犯法」;以黑治國,在香港在台灣哪個不是黑?

 

在香港這次抗議上最大的問題是他們沒有追究,共產黨到底有沒有讓解放軍和大陸警察穿上飛龍隊的衣服去執法,這是他們的敗筆。我們要呼籲歐洲和美國一定要站出來說話,到底香港那天抗議有沒有,存不存在執法的問題來自於大陸。這可不是法律問題,這是犯罪的問題。

 

這就是為什麼香港有些聰明人士要求獨立調查,盧偉聰、鄭若驊、李家超、林鄭月娥一定會下台!但是你下台不把這事兒搞清楚那這事兒沒完。這是為什麼我跟法國朋友剛才,他說我百分之百同意你Miles,他說他百分之百同意,他說我絕對知道他們有來自大陸的。我說哥們兒你一定要想辦法去歐盟,去美國國會去遊說去,一定在香港查清楚存不存在大陸解放軍和大陸警察在香港執法的問題。

 

這叫以警治國、以黑治國吧?以假治國大家都看到了吧?大街上兩百萬人他說30萬人,還弄幾個小紅旗在那塊兒晃晃晃,然後說支持香港警察執法,然後照個照片去領錢去,這是假到什麼程度爛到什麼程度了?你怎麼對待我們大陸人民你可能想象的到嗎?大連法院的審判,開封對我們的審判,罰郭文貴130億美元,這種流氓行為全人類的笑話,哪個企業不害怕?

 

法國這哥們兒說我告訴你Miles你沒有意識到,大連法庭罰你的600億人民幣,對所有企業家造成的影響多大!我見過所有的大陸企業家說起你的時候說,當他們決定罰你600億的時候,還有開封開庭的時候,大陸私人企業家沒有任何人不看,所有的企業家跟他講都看這個。

 

包括三周前我在華盛頓在一個重要的晚餐,晚餐之前我見過兩個最牛最牛的記者,他們接下來還會有一系列的文章出來。他們採訪的所有的大陸企業家裡面,他問他們幾個問題,其中有一個就是你怎麼看待郭文貴現象,郭文貴被罰款的事?所有企業家都告訴他說,他給郭文貴罰這600億的時候,他給郭文貴家族定這個罪的時候,和把他家人抓起來的時候,我們就已經決定放棄這個國家必須走人。有幾個是在銀行裡面有股份的,全部5折打折把股份賣了跑人,他說郭文貴這個事兒罰600億成了中國歷史上最大的一個共產黨的諷刺一個笑話。

 

我要空中取錢,我就是讓你共產黨知道你這種愚蠢的流氓行為,黑社會行為,以黑治國呀,以警治國,我們要依法滅共,你看形成的對比我們反而是依法滅你這個共,知道你是黑社會,知道你是流氓,知道你是騙子,我們就要依法律滅你,以美國西方的文明、法制的方式來滅你,我們不搞黑社會不搞以黑滅黑,以假滅假,不不不,我們要以真滅你假,以善滅你的惡,以我們堅定的決心叫狠,滅你的共!

 

那位記者說他非常非常震驚,他說他私下走遍了中國這麼多的城市,大家會看到連篇的報道來自於他,寫的對中共的。他做了將近一年的採訪來報導中共。而且這個哥們兒更誇張的是,竟然牛到啥程度,他做為首席記者竟然能在郭媒體上持續一年就乾一件事兒:報導中國,一年後再回來。你說美國這媒體恨中共恨到啥程度了。而且兩個大報,最大的報,都是這個結果。他們採訪了記者說:「郭文貴600億被罰款和他家族被抓和香港的合伙人被丟失和香港的資產被查封。我們對香港對大陸半點信心都沒了。」

 

從現在看郭七條,我們反共不反中國,我們要希望中國好,滅掉盜國賊,讓中國成為一個有法制的國家,信仰自由的國家。我們是真善狠,對他的假醜惡。以美滅共,依法滅共。太聰明瞭!你能咋形容這個聰明啊!今天再看兩年前是多麼的聰明,我們的戰友多偉大。你說這戰友要是絕大多數是壞人,那完了,一忽悠文貴也上了

 

就是因為這麼多偉大的智慧的戰友,在前面和在後面的,有執行者,有後者,我們形成了巨大的一個積極的波浪。一浪推一浪讓我們更加完善,把爆料革命形成一場運動,喚醒了香港人民、台灣人民和國內黨內有良知的人和所有有智慧的中國人民。也讓美國人、歐洲人看清了共產黨的真相。所以說我當初說2020滅共啊,以美滅共啊,這個事有很多原因的。這不多說了,但是我覺得這個事實在太好了。

 

我可以告訴大家的事情,G20是一個分水嶺。

 

香港當時一上街,我可以告訴你的是,香港人所有跟我接觸的人,沒有一個人告訴我說,他認為69號、612號有什麼可以做到的,沒有一個人。大家知道有多少香港人在跟我工作,跟我合作,你們都能想的到。僅僅在日本就20幾個香港人,再不回香港了就在我日本的辦公室工作。沒有一個人相信69612會發生什麼。他們跟我說:「老闆,什麼都不會發生。一定會過的,一定會過的。「 因為他們在香港都有那個群,Line,他們都喜歡用Line,然後Telegram。他們說不可能的

 

只有我,他們認為我是瘋子、神經病,但是又不好意思說。我說:「我告訴你69號、612號將徹底改變香港,共產黨的第一個地獄之門就是香港。」 我過去六七個月前我在美國華盛頓,我在所有人來我每次都這麼講,他們覺得我神經病。我說:「你不瞭解中共,我瞭解中共。」現在每個人都覺得郭文貴蒙對了,覺得我太了不起了。不是,這是個正常的。香港一定會成為滅共的第一道大門。第二道大門就是台灣。群起功之就是西藏和新疆和廣東。集體,咵嚓,開始。

 

你會甚至連放屁的聲音都沒有,沒有我們那天哥們兒那個保鏢,我們警察哥們兒太粗魯放的屁,真是梆一下子跟二踢腳似的。還連環響連環炮,梆,梆,梆,三踢腳啊。你笑什麼Joe 莊?Joe 莊也被崩的嚇一大跳。估計我們這個Joe 莊同志第一次聽到,因為我們這個屋比較避音的。細思小哥搞了一大堆吸音的東西,把音全吸我這兒了,屁全都吸過來了。我們終於聞到了美國山姆大叔的屁聲梆、梆、梆。三踢腳,三響,連三響。把Joe 莊同志給嚇一大跳。不要怕,不要怕。講得都開玩笑啊,開玩笑。

 

大家要記住為什麼說香港是共產黨的死亡地獄的第一道大門?我知道共產黨要在香港要幹什麼,我知道他在要台灣幹什麼,我知道他在新疆和西藏幹什麼。郭文貴是全人類上第一個告訴新疆關大集中營,而且是過百萬人的。我是第一個。而且我說這話是在大家所有信息之前。大家去看我發的文章和視頻去。我告訴過所有跟我聯繫的新疆朋友,我說:「你們的災難剛剛開始。」 當時大家都覺得我是誇張。

 

我記得特別清楚我跟新疆一個這個曾經差點做成我們家人的一個人,這跟我們家孩子差點結婚,一個新疆的一個朋友。他說:「郭叔叔,我回家以後。」 大家看看我那視頻我說過。他爸爸是新疆的高層的官員,他回到家了,在家被抓走了。抓走以後給查了半天回去了,半夜又給抓走了。他簡直受不了。他本人一點都不喜歡新疆,事先聲明,但是他覺得這也太誇張了。他說:「這怎麼會這樣啊?」 我告訴他:「你們新疆的噩夢還沒有開始。我說明年開始將大量地抓捕,包括你家人。」 結果是他爸也被抓了。

 

共產黨是不會相信你新疆幹部的。新疆什麼白克力,那傻瓜,我見過他N次,就在那傻喝酒。他以為共產黨:「哎呦,你是我們的兄弟,你跟我們喝酒。」, 一喝酒就說,「共產黨是我們的親人,沒有共產黨就沒有我們美好的新疆啊。這個我們希望新疆人跟漢族人多通婚吶。」 你這王八蛋,聽著我都想扇他。他根本都不知道人家刀都插到你心臟上去了。這個世界上最愚蠢的人就是喪失良心和原則——可憐至極。我看過無數個新疆幹部的可憐。我絕對反對新疆獨立,但是新疆一定實現真正的自治。新疆人管新疆人。你看那都什麼玩意兒,結果都進監獄了吧現在。西藏的幹部也是這樣。

 

所以我說新疆的事情和西藏的事情沈寂幾十年,一定會發生。最近我一直在遊說,美國歐洲要全面地恢復對西藏的支持。政治上、經濟上、行動上實施支持。包括制裁對西藏進行打壓殺害西藏人民的這些官員,進行制裁。而且我強烈呼籲這些國家要馬上見達賴喇嘛——Holiness Dalai lama。達賴喇嘛必須要得到最高接見,最高待遇。包括新疆N個人要見。大家也看到了國務卿也見了,John Bolten他們也見了,然後接下來我相信總統也會見的。總統一定會見達賴喇嘛和新疆的領導人的。

 

然後跟台灣之間的互動你們會突然發現你想象不到的層級的人到台灣了,你想象不到台灣人就出現在白宮了。擋不住,什麼G20啊,你A20也沒用,你G250也沒用。擋不住,我可以告訴大家,擋不住。但是G20是分水嶺。為啥是分水嶺?這場較量大家要注意到一個信息,每次G20之前有兩個特別重要的會議,一個是叫部長級會議,部長級會議就包括財政部長。啥叫G20啊?利益講數、國家之間講數、做交易、勾兌,你也可以稱為勾搭,就這麼簡單的事兒。前所未有在G20前的部長級會議上,20個國家19個部長集體來對中共的財政部長。聽說是罵娘啊,大罵啊,嗷嗷地罵啊。

 

你別以為開玩笑呢,G20它的是個講數的地方。就像咱們海外的欺民賊開會,你捐誰錢,你捐多少,你捐多少,你有啥名——分贓。誰是你的地盤,誰是你的粉絲。紐約這是我說了算,洛杉磯死鴨嗓子吳建民已經成型了,拉斯維加斯怎麼乾,博訊怎麼每個月給我800美金,從共產黨那塊你拿多少錢,這都分好的。

 

G20它只是個國家組織,也是勾兌,也分贓。分贓這回是集體對老共。我們是依法分贓,你這耍流氓。最可怕的事情,現在川普總統提出了新的概念。我以為得到今年10月份到11月份提出來,就是匯率問題。匯率的問題太大了。當把匯率提出來的時候那就是大戰了,就叫金融戰。貿易戰、科技戰、金融戰,大家要記住啊,文貴在兩年前就這麼說

 

第四個戰——政治戰。政治戰就是信仰之戰,意識形態的戰鬥。來得很猛烈啊,來的速度非常的快,來得正好,來得很舒服,恰恰的是時候!所以G20在這個時候開,就是讓我們能否實現明年64號成為新中華人民共和國,或者叫新中華憲政國,還是叫新中國,14億人民得到釋放的建國日,可以說G20起到關鍵作用。

 

現在我們可以說我們是5050對中共,能否到達51就看G20了。G20後就決定了香港的去處,香港就會點燃台灣,台灣就會點燃新疆和西藏,然後就點燃了廣東,然後就變成了金融戰,金融戰、政治戰最後就是信仰之戰,中共和美國之間打成火拼啊、放核武器、導彈根本不存在,不可能!

 

美國人根本不需要,實際上美國人很好,就那天咱們這位保鏢警察叔叔放幾個屁就行了,那屁也挺響的,Joe莊同志總是來發一句話:見了文貴了Miles了,近水樓台先得月。我這幾年老是聽他說這句話,他這回是近水樓台先得屁,而且是山姆大叔放了三個響屁Bang Bang Bang。我認為把我們這些保鏢警察送到北京去,使勁放屁中南坑就滅了,不用那麼多辦法。所以我給很多美國朋友說,歐洲朋友說你們不要以為共產黨怎麼著,他沒那麼厲害,集中要害直取賊首,把那幾個盜國賊滅了,全中國人民都將成為全世界最和平的力量。

 

接下來美國國會山發生的事情會給大家答案,接下來美國一系列的決定會給你答案,你可以看到歐洲接下來意大利、英國、法國、布魯塞爾,德國已經是現在逐漸向我們飛速地靠近。現在默克爾總理已經發抖了。

 

所以親愛的戰友們,我不能不興奮,昨天下午我坐在那兒聽完一個電話以後,我就在那兒笑得快不行了,為啥笑?昨天上午我見了個人和昨天下午我接了個電話,這事都在我計劃在三個月以後發生,竟然一天沒過就發生了,這個人是最早因王健被謀殺案和我接觸,這個人現在生命真是巨大的改變,未來大家會知道的,會嚇死大家這人,這個人可了不得,我們絕對的好戰友,有巨大的影響力,而且上天對他又給了新的任務,他即將成為最大幫助我們之一,就像現在新國防部長Mark一樣,絕對我們的最好的兄弟戰友。接下來還會有更厲害的上去。

 

我們的法治基金主席Kyle Bass、法治社會主席Stephen K. Bannon、當下危機委員會、郭媒體、我們的戰友,我們是戰無不勝的戰友,天兵天將,又加上我們今天香港可以說是700萬市民與我們在一起,只要我們堅信我們的戰鬥,勝利一定是我們的,唯一的大家別把我放在裡邊,別把錢放在裡邊,別爭名別爭份,啥事咱都要躲到後面去。

 

像我們一直看到的戰友視頻裡邊,從未看到製片人是Sara妹妹,也沒有看到視頻裡邊亞當啊、嘯天啊,沒有看到。所以說親愛的戰友們,大好日子即將到來,Hold住要站得穩,大風大浪就在我們前邊,風雨過後就是彩虹,天亮前的黑暗務必要小心。千萬要記住過去這兩一兩周共產黨在香港事件後,對戰友們實行設計,挑撥離間、製造虛假威脅信息、在YouTube上,Twitter上大力打壓和查封,531事件要再次重演,但決沒擋住我們戰友繼續反共的決心和行動力,我們是大贏家。

 

親愛的戰友們,今天的直播呢咱們就到此為止,咱一起為14億中國人民和香港人民祈福🙏

 

親愛的戰友們,我要看一下大家這個留言,我們今天說互動呢,說著說著就說興奮了,光我說了也沒互動呀。很多歐洲的朋友說:Miles我特別喜歡你說的當一個國家把財富公有化的時候,把權力私有化的時候,人民就進入了災難,國家就出現了災難,政權更迭的時候。他們特別在乎這句話,因為這是西方的政治哲學和信仰的一部分。

 

我說共產黨用短短的幾年1819大修憲,他一修憲他就完蛋了,修憲那一刻反腐運動那一刻和他把整個國家所謂的按規矩辦事,黨內要講規矩不妄議中央,然後大量的掠奪錢財,一帶一路、202520352050,我說共產黨這就滅了,更重要的事情他把國家整個私人企業全給毀了,抓那麼多私人企業家,要把中國的GDP當中佔據 80%貢獻的私營企業改成國有企業,然後大力地扶持他們盜國賊的家族,大量的財富外移,只有一個結果:滅了他!這個得到了西方和美國的高度重視。

 

郭媒體呀,咱們這個郭媒體現在正在給拖拉機換軲轆,大家慢慢等待,還要一段時間。

 

行了戰友們,一切都是剛剛開始,今天的直播結束,謝謝,謝謝。
文贵爆料字幕组

回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