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22日文贵直播中共如何和塔利班共同反恐

0
463
尊敬的戰友們好,今天是622號,星期六。文貴報平安直播,今天還是由我們的戰友和現在我的同事Joe 莊同志,現在是總導演。文貴現在向大家報平安。

 

在這個今天直播前大家都看到了,我們放了幾個小視頻,是由我們戰友之聲和咱們的戰友之聲的戰友們做好的,包括幾篇報道,大家可以從這個視頻里和這個報道當中還有推出這幾篇文章,大家可以看到一些非常非常滑稽的事情,這些東西是抹不掉的,這就是互聯網的力量,這也是我們現在爆料革命當中最核心的武器,也就是西方發明的讓共產黨膽戰心寒的,那就是今天的互聯網網絡科技,社交媒體。

 

大家可以從剛才這些看到了什麼?在幾天前,鳳凰衛視在下面滾動滾動,中國的大小社交媒體都在傳美國600家企業聯合寫信給美國特朗普,給特朗普寫信趕快解決問題吧!這個中美貿易不能再乾了。中美貿易的事這個讓我們少賺錢了,活不了了。竟然有在國內由中央黨校的,有人在微信群里發信,怎麼樣?還要對我們的黨偉大的黨有信心,對於我們的中央領導的戰略決策,戰略佈局要有信心!看看美國人600家企業,600家企業包含了美國將近80%的美國GDP產值。要什麼?要美國總統停止中美貿易協議的爭端?馬上簽!川普總統這幾天非常的緊張,頻繁的給我們這個中南坑的領導這個寫信,打電話,通過各種渠道表達了非常的抱歉:習主席王岐山同志,本人作為美利堅的一個總統,我得玩政治,我得正式回到談判桌上來,咱都是哥們兒嗎?是不是?咱願意回到談判桌,聽說還準備好了叫什麼?張局,張紹忠,還有那幾個什麼名嘴都要出節目了。

 

親愛的戰友們,這不是玩笑,這不是笑話。頭兩天這些消息就傳給我的時候,包括咱們的支持我們的黨內戰友們都深信不疑。文貴真沒有力氣,真沒有時間,真沒有任何的勇氣和那種開心能給大家去解釋去了,我都蒙叉了。你沒辦法說了這事情,就是他們能把這信以為真,這就叫共產黨,這就是叫四個自信,這就叫大國關係。這就是共產黨創造的爹親娘親不如黨親的這種文化。

 

這不算數,還有更誇張,大家剛才看到那個視頻了嗎?外交部竟然說,你看了耿爽了嗎?香港已有80萬人上街支持香港的反逃法。而且關於說香港人上街上百萬人上街反對反逃法。說我就不願意跟你爭了,香港政府告訴我的遠比你想象的低,那意思就30萬都不夠。這還不算數,王毅同志,公開發言,這是美國CIA的黑手,請撤出你的黑手,停止你的黑手。還有在中東,你別讓我打開中東的潘多拉盒子。然後哇哇哇就把這個偉大的習主席送到北朝鮮去了,一車雙手叭叭叭,然後再帶霹靂舞似的,呱嘰就去了。然後在這個這個拿鞋底把美國的,共產黨的鞋底,東風15D改造成的伊朗愛國者,伊朗愛國者,嗙,把無人機給打下去。然後香港發生了學生,結果是黨內現在一片傳閱,雖然短暫性的,由於西方控制香港學生運動佔了點上風,香港林鄭月娥同志暫停了這個反逃法,但是我們還是大贏。我們測出了西方的底線,我們得到了西方在香港滲透的信息,我們測試了香港的民心,大多數還都是民心向黨啊!這簡直沒法弄啊!

 

親愛的戰友們,共產黨有多不要臉!共產黨有多可恥,只有你想不到的,沒有他做不到。這真是成為全人類的笑話。昨天和前天說實在的話,戰友們我沒有太多時間關注這些事,我都在佈局下一步的行動。我更多的跟人家開會,見人開會和視頻連線,我向別人展示剛才這些有關的照片和視頻。戰友們千萬記住,不是所有的外國人,所有的外國領導都懂,都知道。

 

我向大家舉一個例子,前天晚上一位法國的朋友給我在這個通話當中,我講了我剛才這些說法,當時在六百個美國企業的事情,他以為是真的美國企業現在要美國總統要馬上跟中國簽協議,要臣服於中國,連他都相信。而且香港的這個學生運動他非常生氣,很震撼,但是共產黨放出來的外交信息,他有些真不辨真假,我把一些東西給他,我給他解釋,他真的是蒙圈了!更不可思議的事情,戰友們。你能想象到嗎?整個中共的駐外機構,接到通知向當地駐在國去遊說,說香港是有組織的,一個所謂的在香港發起的反共和顛覆國家主權的一個行動,是由美國CIA搞的,還有日本的情報部門的參與。現在是美日不是美英,英國已經不在範圍之內了。

 

更誇張的事情,竟然是讓駐外機構拿指標分任務,你要遊說多少家媒體,讓他不允許報道負面的就是香港的真實信息,然後要遊說多少外國領導人,大家知道嗎?一個法國的媒體在香港盯了幾天,盯什麼呢?就是他看到了和作為香港人收到了香港中資企業和香港中資企業,包括這個中聯辦,還有港澳辦給八百一千八甚至2000要求上街去反對這些反對反逃法的人。整個過程都參與了,他要寫一篇報道,最後一分鐘被大使館給叫停了。威脅,威脅還不行,記者還要處置,最後找了他報社說我們的廣告費,如果你要敢登出去這篇報道這廣告費全停,到中國的簽證全給你停。最後這個報紙停了。

 

然後大家現在看看中共新的行動!就塔利班代表訪華,塔利班代表訪華乾嘛呢?就打擊恐怖主義交換意見。你大爺的我真是受不了,我真是我看了照片我快瘋狂了我快瘋狂了。這世界怎麼變化這麼快呀!短短的幾年,現在中共要和塔利班代表就打擊恐怖主義交換意見,你說這咋弄啊!戰友們,這咋弄啊!啊,你沒法弄。

 

你說這還能說理嗎?這還有講真理的地方嗎?你說把塔利班請到了北京去在釣魚台要討論打擊恐怖主義,誰是恐怖主義?香港的學生?上大街的學生?那些媽媽和孩子?還是白宮的川普?還是歐洲的哪國?這個世界太瘋狂,黑白顛倒。

我們再看看美國政府,我們要看一個新的報道,美國在前天正是的通過了立法的程序。就是對,包括行政上的制裁,同時進行。對中國的幾家高科技企業和中國的生產,有高科技含量的電腦的企業和技術產業進行了封殺。

這四家是其中我曾經說過的,36家和90多家的其中之一,其中之四,一小部分。據我所知,接下來還會更多。這是文貴在那半年前八個月以前,我就告訴大家的事情,大家千萬別小看了,你看看這幾家企業的背景是什麼?您看的這幾家企業都生產啥的?你看這家企業,這共產黨對中共的整個在征服世界,稱霸世界的野心,它的重要性。美國出手太慢了,但是他畢竟出手了。

 

還有大家要看到更核心的問題。這次美國行動是在G20以前,沒有任何競停止,而且一出手是永遠不可輓回的,不可逆轉的。就現在準備G20的會議,要簽成協議,釋放孟晚舟,解決華為,停止對中共科技封鎖,香港的人權運動事情,大家會看到在G20上真會又是一次的滑稽的結果。我已經說過一次了。在幾個月以前說中美貿易協議談判,中共那牛的不想打,不願打,不怕打,但你要打我奉陪到底,最後變成了一次次的打電話。不打仗了,打電話。打完電話還不算,現在,中共還要打恐怖主義。還有個塔利班 討論的打擊恐怖主義,這個照片把我笑翻了。

 

然後再看看這幾個制裁的幾個高科技企業,這幾個制裁的高科技企業,大家要看到它的對中共的打擊絕不亞於華為。懂行的是看門道,不懂行的看熱鬧。現在懂行的很多人看到這個東西都很震驚。包括美國人,很多美國人認為美國政府這回開始乾正事了,乾正事了,終於保護美國的利益了,終於把內部的政治口號變成行動了。

 

我可以告訴大家,接下來華為很多,現在還保持曖昧關係的,包括台灣台積電,都得哏屁,台積電會哏屁,會很慘!包括繞道日本的幾個供應商都會很慘!華為比你想象的還要慘。雖然之後在G20想嘗試華為用技術換市場,用技術換免於制裁,不可能,零。現在是美國600家企業反對川普撤銷對華為的制裁,是反對川普停止對中國的制裁和共產黨說的600家企業。寫信讓川普停止和中國的貿易的爭端,要對中國簽署貿易協議恰恰相反!共產黨騙老百姓。

 

但是美國的法律和美國的行政權力,和白宮用事實和決定稱制裁性的不可逆轉的四家企業,和對華為進一步的審核和懲罰,在G20上絕不可能!昨天晚上我和一位美國朋友······我昨天真的是累得我真是頭昏眼花,這個到啥程度,我洗完澡以後從洗手間出來。我這習慣就穿上睡衣,然後呢馬上我就趕快去念一下經去,昨天吧唧穿上了,把我西裝給穿上了!不是穿的睡衣,下邊還露著半拉屁股呢裸體,你說那要拍下來啥感覺?穿的西裝,然後下邊裸體就出去要念經去了,喲人想不對勁,回來了,累蒙圈了。

 

就這個時候,一位美國朋友一定說在芝加哥,他都要參加一個黨內的會,他們的黨內的會,在這之前要過聊聊。聊聊G20,包括美國對這幾個企業制裁,他還要發起一個法案,發起法案就是徹底關閉,華為的所有現在還偷偷的技術供應商,特別是台積電。我今天可以告訴大家,台積電完了over了。絕對完了台積電完了。咱不信,咱就看一看。第二個台灣大選。這哥們昨天我說他說到點子上了。他說台灣大選美國絕對不是觀察,絕對不是揭露真相,美國要全面參與。很有可能很有可能,就在大選的最後幾天,美國要爆出重大政治決策,這個不用想那美國總統那個台灣的那個選總統,最後一分鐘,美國如果有兩項政策出來,立馬改變這個台灣的總統的選勢,勿容置疑。

 

其中有三條,我認為說到點子上了。

 

第一個馬上說,只要你郭台銘你要繼續選,比如你跟共產黨不說清楚,所有郭台銘的企業都成為美國制裁的下一個華為。這他就傻了。包括其他的,如果親共的像韓國瑜,馬上只要你看到你這要選這個總統了,如果你不明確表態,你不拿出幾個條件,美國立馬列為對你的制裁,你選什麼總統,這是一條,對親共的要當選的台灣的2020的總統,進行直接性的國家制裁。千萬別相信郭台銘到白宮晃蕩幾次,然後就以為能幫台灣了,大家想想,那偉大的習主席在馬阿拉歌還人家兩個還握手言歡的,對不對?那跟普京還哥們呢?互相仰慕呢,那個加拿大那是兄弟國,那個歐洲,那是人家祖宗,咋了?該咋懲罰你咋懲罰你。如果台灣人民要相信這個了,台灣的那幾十萬美國護照持有者,那你就是白持有了,半點影響力都沒有,相反總統要證明個人關係和個人關係不能被某些特別是共產黨利用,可能是副作用更大。

 

第二條措施。這位哥們兒我覺得說到重點上了,對台灣進行政策性的取消一中,把台灣經濟和美國經濟納入到國家戰略產業範圍之內,哇塞這事大了!那就是台灣的經濟就成了美國第54個州了,那就成了美國一州了。那還了得了嗎?我說這個管用這個管用,這個絕對管用,趕快整,越快越好。

 

最後一條,美國明確台灣在國際上必須參與聯合國和NGO組織和所有的什麼同等的權利和地位。我告訴這位美國朋友,如果你要這麼做,你下一任選總統,你一定會當選。2020沒他的戲,2024後你一定當選。而且我相信台灣人民香港人民所有拿美國護照的都會賣掉家當來支持你。他相當興奮。昨天這個談話讓我興奮莫名,又差點裸奔呢,又差點裸奔。所以戰友們,這些大好形勢是哪一刻造成的,不是69號,是我們爆料革命開始。

 

69號之後,我和班農,還有我們的細思哥還有我們的Joe 莊先生站在這兒的時候,我就說過,千萬別高興太早。共產黨接下來的招,示弱裝可憐,各個分化,製造事端,然後把責任推給你,調換角色,然後混淆視聽,製造災難,渾水摸魚,把你變成犯罪分子,一定會再回來的。包括香港一說暫緩不撤銷,這個暗雷埋著巨大。香港過去幾天爭得多大的榮譽,兩百萬人的榮譽,震撼了世界。可能這是最大的成功也是最大的失敗。特別是香港現在從616號到現在,和612號到現在,我明顯感受到香港的反共組織出問題了。

 

有些人內槓了,特別某些小孩,小孩,名聲大素質很差,一心一意的想拿諾貝爾獎,就想拿諾貝爾獎。跟中國的海外欺民賊民運混淆在一起的人,背後天天被民運們,你要拿諾貝爾獎啊,你要拿諾貝爾獎啊,迷了。所以說你看到,前天到今天整個到香港的包圍警察總部的徹底失敗,徹底失敗。

 

第一個最危險的事情,當我看到有人抱著那個鐵碼去撞擊警察總部的時候,我認為這簡直是瘋狂了。香港市民現在樹下偉大的形象,就不是暴徒,而且是全世界上最有纪律的市民。你拿这些你去嘭嘭你去撞香港总部,香港警察就等着你这一刻呢。你撞了不是受人以柄嘛,還好有些年輕的孩子非常冷靜,絕對不能這麼乾,必須停,這是暴力,停下來了。如果在現場,按照這幾個小年輕孩子,想得諾貝爾獎的年輕的領導,直接撞上去,再接下去,整個香港顛覆性的變化。香港警察總部,整個周圍布滿了重兵,就等你犯這錯誤呢。那就是叫香港白虎堂,就等著你入這白虎堂呢,你還往上撞,你一點政治腦子沒有,光想拿諾貝爾獎。拿過諾貝爾獎你就真的能拯救人民嗎,拿諾貝爾獎的幾個拯救人民了?

 

半年前,一年前我在華盛頓的時候,有幾個人說,郭先生我們要聯名提名你拿諾貝爾獎。我立馬拍桌子我開始罵他娘了,我誰要再跟我說一次諾貝爾獎你就是對我郭文貴巨大的侮辱。我就那個F字罵他了,當時他就傻了,他說沒必要這麼粗魯,我說你們當年捧的諾貝爾獎的都什麼下場?肝死,肝癌死,窮家蕩產,劉曉波就死在你們手裡面。中國拿諾貝爾獎的,提名諾貝爾獎的有幾個有、有好下場的?玩這乾啥,香港要拿諾貝爾獎的人,一來,壞了,香港出事了,亂了,直接衝擊香港警察總部。而且當時我一看這些人出現,所有當時發動69的,612的最牛的幾個人全都沒有出現。

 

就因為這幾個人亂領導,孩子失去方向了,香港出現分裂了。香港警察是瞎子嗎,是傻子嗎,當然不是,香港所有的監控是共產黨啊。香港警察總部在他來之前,大陸的安全部,廣東省安全廳,國家安全委N個領導,男男女女,在整個樓上樓下周圍,進行了新的一盤演練,就等你犯錯誤呢。李家超已經把盧偉聰拋出去了。林鄭月娥已經把盧偉聰拋出去,責任都推給盧偉聰了。鄭若驊也基本上推出去了,人家公開道歉出來,林鄭月娥已經示弱了就差趴在地上了,李家超在議會里被罵的狗血噴頭了,盧偉聰不出面,盧偉聰本來到期就要退休了現在是延期,現在人家做好了就把盧偉聰,你放心盧偉聰一定出來辭職。

 

現在香港的前警察,叫曾偉超已經出來說話了,曾偉超是誰大家查查曾偉超是誰?曾偉超說了香港當時的警察執法不過分,現在是整個香港警察給全世界樹形象,我們有孕婦,我們有孕婦在裡邊啊,生孩子啊生不出來堵著門兒不讓我去,有人有病了我們不能去,有人打電話被偷了被殺了我們不能去,有人嚴堵著門兒不讓我們出門兒啊,看看砸雞蛋我們保持了克制啊。

 

大家去想想,就過去這24小時的晝夜,對香港市民的傷害,林鄭月娥、鄭若驊、李家超、盧偉聰扳回這一局的背後,都是我們海外欺民賊這些王八蛋!在香港的所謂民主民運的領導上中的毒,我們有些戰友糊塗到了極點,竟然在後面緊緊跟隨!緊緊跟隨呀!是什麼跟隨?說這個哥們兒是香港的領導,這個哥們兒將是下一個香港的領導,你能搞明白嗎?香港人幾個知道他的呀?他就想得諾貝爾獎呢!

 

凡是在這個反共的主題上想有名有利有權利的都是混蛋!都不是我們的戰友!結果如何?慘劇呀,差點釀成啊!竟然撞擊警察總部去你這是什麼概念啊?而且那一刻的錄像現在你看看海外,大家看看主流媒體已經風向有點變了。共產黨的厲害,共產黨他掌握的這個國家機器,如果戰友們你們相信嘎嘣一下CCP就完了,那乾嘛讓他控制70年啊?香港人如果說兩次上街就把共產黨解決了他乾嘛要忍讓22年吶?哪那麼容易呀?!共產黨再流氓再可恥再不要臉,他是一個綁架了14億人的黑幫團伙呀,他綁架的不是幾個孩子啊,不是幾個老人吶,他是綁架了14億中國人的國家機器呀!

 

任何一個對共產黨的反共事業上存有利益心,權利心,和其他心的都是混蛋,都會死無葬身之地,任何人如果你僥倖,天真,你是找死,多大的利益呀!我法國那哥們兒竟然告訴我說,他說他給他報社打電話,他說你什麼意思啊?威脅了記者?不給簽證我來幫你解決,沒廣告我來幫你拉,那你不能把這報道不寫呀。結果人家社長說了句話,你能保證我們60%的廣告收入都來自於中共和他沒關係呀?哥們兒傻眼了,那我做不到。就共產黨的藍金黃力量在全世界多大呀?他在香港有多少沈默的力量啊?

 

你看香港那個袁律師、黃思豪小年青孩兒,那是折騰了將近20年了,20多年前我見這小子的時候多大的一個孩子啊?當律師的時候就想到當香港特首了,另外一個我見的就是當時的梁振英,當時還是為公司呢。那個時候我是乾裕達的時候啊,親愛的戰友們,那共產黨的力量是什麼?林鄭月娥多早,幾十年前人家就到北大,到香港大陸交流班兒去了,人家林鄭月娥的老公是哪一年到中共黨校都講課去了?那盧偉聰那跟上海幫那是什麼關係呀?那鄭若驊多少年是中國大的國有企業的律師啊?那麼簡單嗎?那李家超全家在英國在國內多大的勢力呀?哎!竟然天真到有幾個小毛孩子上街,竟然要領導著這些人差點去撞擊總部去,這跟當年的六四,八九六四,異曲同工之妙。

 

現在所有談論六四的,很多話我真的有些話我暫時是我不能說,有很多人提到咬牙切齒,咬牙切齒什麼?說現在還活著那些王八蛋天天打著六四這個幌子的人,當年就是他們提起了什麼這自聯那自聯,最愚蠢的事情竟然是有共產黨的人,有官員在故宮的東北門某個院裡面,啪唧給噴出來一個,胡耀邦同志怎麼樣怎麼樣,這哥們說完了完了完了,因為他是黨內的人,這孩子被利用了他沒法阻止。結果就發現從另外一個衚衕出來了一個趙紫陽同志,你本來八九六四是反官倒,反的康華公司,反正是這個趙紫陽的這個趙大軍趙二軍,反的是鄧家一小部人,包括胡耀邦家人也有被反的,突然間直接把胡耀邦牌子舉起來了,把趙紫陽牌子舉起來了,直接對著鄧小平去了,你想想這不就變成政治鬥爭了嗎?

 

鄧小平那時候正在猶豫是當極端壞蛋,還是當極端好人的時候,吧唧變成內鬥了,用現任的現在還活著的有影響力的老領導的話說,他說那一刻他說真的是我就知道這些人被利用了,混蛋至極!大家再看一下當年中央電視台的直播還有錄播,還有見李鵬的照片,你看看現在還活著的學運領袖,這些不要臉東西,見李鵬的時候是什麼樣不要臉的樣子,那哪裡是學運領袖啊,都是想去謀官去了,就那個副縣長都認了!全國人民的希望被這幾個那幾個民運領袖給出賣了,大好形勢毀於一旦!一個國家民族第一次的民主運動接近有成功可能性,結果被成了內部政治鬥爭的工具。

 

最後定義為一模一樣跟這個王毅講話,鄧小平最後講話記住了吧,拿著根煙,在人民大會堂,啪一口痰,大家都明白啊,啥叫八九六四啊,對吧,心中都有數嘛,不就是西方想要顛覆我們共產黨的體制嗎,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嘛,對不對呀,我這說成河南話了。大家知道這一段吧,最有名的視頻,定義為這是一場政治運動政治動亂,真成暴徒了,李鵬成了千載的共產黨的英雄,怎麼貪都沒事,現在香港又差點出這事了。

 

昨天我沒辦法我不能帶手機,我偷著看看發生什麼事,當我發現我們偉大的路德先生,做節目說香港有人說毒氣,我直接我真想平板躺在我的露台上我想躺一會,我真沒力氣我想跟路德先生打電話,我現在都沒給他發信息呢,我真想跟路德打電話,你能不能把這個節目停了啊!我告訴你共產黨要這時候給你放毒氣,那它就不叫共產黨了,他叫共傻黨,這叫傻叉黨,他給你放毒氣,你放毒氣去它都給你按住!他會在警察總部給你放毒氣嗎?他放那毒氣就讓咱戰友聞到了,別人就沒聞到?你說怎麼就他自己聞到毒氣了呢?這個人是誰?是我們戰友嗎?你就直播出去了 !我們很多戰友還跟隨,那什麼大唐電視,還有什麼RF自由電台也跟著上了,哎呀我的媽呀,我一下蒙叉了,我說共產黨太厲害了!

 

當年八九六四的時候,一位軍隊的幹部跟我說,他說你知道當時我最大我現在要譴責的最壞良心的是什麼,他說是我指令了20幾個人,他從幾個班裡面選出了20幾個人,他說當時穿上了護士的衣裳和當時平民的衣裳上街上去,乾了第一件事就是把一個屍體給燒了掛到樹上去,在木樨地。這哥們兒每次說這事,他都要掉眼淚。每次跟我喝完酒,只要一說這話,一定端起大杯子喝。共產黨任何體制內有良知的,知道郭文貴說的是真是假。你們知道是怎麼回事兒。

 

當時楊白冰但當時直接告訴,馬上要死人,沒死人這事沒法行動。下邊都懵叉了,怎麼死人?沒死人啊。你們都傻呀?死個人不容易嗎?而且必須要有記者在場。大家記得,當時光明日報的記者,查查光明日報的記者,叭叭叭拍的照片,你看看照片拍到的、發出去的,總共一個小時啊。當時還沒有什麼傳送WiFi啊,它咋會就出來的呀?那人就掛到那橋上去了。解放軍被燒了,被人給掛在了橋上。全國全世界傻眼了!就像當時江澤民在上海,抓了欽立本——上海黨報——一樣,全世界都注意這事兒,好像風向有變風向有變。

 

我們這個所謂毒氣事件,還有撞香港警察署事件,跟這件事完全一樣。

 

 如果我沒有在場,我們的戰友要打著一切都是剛剛開始,或者打著什麼郭七條直接撞上去,那就是對著我們來的。我們還真沒那麼重要,人家共產黨真沒尿咱,真沒覺得你有啥了不起的還,說明。香港這些孩子可傻眼了,結果我們香港本地戰友跟我發信息,還好那會兒我看到了,說有人在他旁邊勸他,說他不認識。勸他說,你們現在要放火,你們一定要放火。說為什麼要放火呀?說只要你一放火,警察就會往外跑,說你們有帶汽油彈?沒有我幫你弄去。我當時告訴他,你可千萬千萬記住,這個人你馬上報警;第二,你馬上告訴所有人,不要接觸這個人。這跟我通完話(再)回去找人,沒了,找不著了,要給汽油的人沒了。戰友們,如果任何人衝動,拿一瓶子汽油,棒嘰點著了,香港200萬人上街就變成了歷史上的最大笑話。共產黨一秒鐘就贏了。

 

又變成了八九六四。怎麼碾,不是坦克碾你了那就,讓你碾壓你。現在共產黨玩的政策就是,老子不用我的坦克碾你,我讓你來碾你。他就希望造成踩踏事件。就是香港人踩踏,這是個多大的事你知道嗎?在八九六四坦克碾壓學生,是人類獨此一次碾壓學生。第二個,現在世界死亡最多的公眾事件,就是舞會和集會的踩踏事件。這就是孫立軍在香港,還有在廣東,在多次演習當中,其中最重要的,他就提到,如果發生踩踏事件,如何處理。發生踩踏事件,孫立軍當時告訴所有的香港警察,一定記住這時候香港警察,只拉警報,切切不可以碰人,就是不要去碰死的人,要把媒體放進去,救護車到場不救人,警察只是鳴警不叫人,就是把車跟你圍起來,最後你都踩死。香港200萬人踩死另外10萬人。這是他最佳效果。所以,一旦要到這種情況發生,說這個返逃法這就大贏。這叫上上策。以港人踩港人,踩死港人,然後,警察在旁邊圍著,響著警車,跟放鞭炮一樣嘎嘎嘎,咔嚓咔嚓人全死了,而且踩死的絕大多數都是老人和孩子。這是他最希望的結果。香港人聰明啊,616612619,沒發生這個事兒啊。

 

Joe 莊幹得好,多放點這照片,別老放我。我看著我自己有時候就忘了講啥了,看自己忒帥,忘了講啥了。看這照片比較好,不忘我,這時候要忘我。所以說戰友們,你知道昨天香港的這幾個孩子太棒了。香港那幾個女戰友,真是太牛太牛了。說郭先生,我馬上通知所有人。我說前往千萬記住,把剛才發生的事情向警察報案:有人慫恿我,給我汽油,有人讓我放火。大家想想,那能是你的戰友嗎?昨天又有一個說我聞到毒氣了,啪就出來了,我的媽呀,我快受不了了,共產黨和香港警察絕對有這個賊心,他也有這賊膽,就是他要乾這事情的時候我們要去報道去說這事,絕對不能這麼說,必須得有N個人作為證人,必須有絕對的證據,那是天大的事了!

 

誒,這太不好意思了,又誇咱郭媒體呢,說咱戰友,這是白宮的前常委,前常委啊。哇,相當的不鬧啊,我得給他拍個照片,我在直播中,太好了。

 

親愛的戰友們,過去的這兩天發生的事情,我可以告訴大家,千萬千萬記住,這一刻是需要的,這一刻是需要的,也是正常的,但是我們不要失了分寸。香港從69號那一天我說已經新生的香港,6.12以後新生的香港,無人可以再改變,除非自己改變,自己自殺。

 

所以說親愛的戰友們,你可以看到這幾個香港的這幾個錯誤的行動,都跟我們過去的欺民賊、民運有深刻的交道和來往,都是一幫無知、愚蠢、貪婪、貪名的傢伙!而且我們有些戰友根本你不知道是咋回事你就衝上去了。戰友們我求求你們了,你們一定要動動腦子不要說過頭話,不要臆測、不要猜測,不要急於表現自己,不要向所有人證明自己有料,不要向所有人證明自己我比別人聰明。我告訴你任何事情24小時就會露餡,你沒料就是沒料,你不比任何人聰明,你不比任何人偉大,你就踏踏實實做事,像戰友之聲,像路德先生直播、像細思小哥、卡麗熙、澳洲之聲、大衛小哥,還有現在我們消失的政事小哥是吧,你就做正事就行了,行動。你不需要做什麼來顯擺你自己有什麼,我比別人厲害、我有料、我有能力、我有智慧、我有特別渠道,你有啥特別渠道啊?

 

我們做自媒體的在天下所有戰友面前都是已經是完全是透明的,切不要顯擺、切不要領先,切不要搶媒體、不要搶話題。全人類能看到的事,我們能一個人你就比別人聰明?你如何證明自己比別人聰明啊,親愛的戰友們?不可以的!但是香港這事能拉倒嗎?已經結束了,只是時間和方式問題,它越折騰、它越垂死掙扎越有好處。

 

我當時爆料,這個說我一爆料說王岐山,人家不但沒退休還當了國家副主席了,然後人家傅政華,人家不但沒有貶職沒被抓起來,人家還升了官了,是吧?孫立軍也有更大的權力了,孟建柱雖然回家退而不休,事實是這樣嗎?事實不是這樣。王岐山因為恐懼他要當上了副主席,他現在比誰都難受,所以這回王岐山這傢伙鬼啊,要把香港折騰得精疲力盡啊,現在正在發生中。但是他給很多人也說了,說他最後悔的事情十九大修憲把他當成副主席,外國叫副總統,他認為現在上去下不來了。他跟幾個海外的朋友、國內的知己說,你王岐山同志聽到了也知道文貴說的是真是假吧,就後悔了,說十九大修憲上去下不來了,說什麼(時候)是個頭啊

 

人就是人,沒有人是神。傅政華後悔的事情,非常後悔當時孟建柱在的時候,還有孫立軍,他們倆對抗的時候沒下狠手。結果讓這些人差點把他滅啦。他也擔心,他未來被他們再滅啦。孟建柱就不用提拉,後悔的就別提啦。惹誰也別惹郭文貴啊,還有一個,他確實認為反腐運動中抓的人太多啦,他害怕,他早晚得被清算。孫立軍現在是上去更下不來啦,現在他要殺掉一切對他未來造成危險的人,他要兌現所有的,跟他戰友們,他的那些同盟黨說的話,盜國賊,替他們鏟除一切好人,拿回香港,把黨內所有的隱患全抓了,所有該死的人都死了,封口。孫立軍能把這事做到嗎,戰友們,容易嗎,這麼容易嗎,那是一條不歸路。

 

不要看此時此刻的輸和贏,我給戰友們說很多遍了,咱們的老百姓們要滅共,你真心想滅共的,就像今早做平板撐一樣,啪啪啪,做了32.4,今天戰友們說我創紀錄了,不是,我記錄已經打破34分鐘了。今天做的非常的平順,為什麼。我知道我一做的時候,給我定下來,今天要超過32。一響手機,32.1多一點的。所以說,你相信這個事情,你相信你能做到,你堅信自己能做到就會發生。不要寄希望於突然走在馬路上撿一包錢,總是發生,突然有人給自己打一堆賞,打100萬美元,這事不要發生,發生也不是好事。我們要行動,不寄希望於奇跡。

 

香港不可能6.96.126.16以後 說這四個人我都辭職了,回家了,然後香港特首普選吧,然後呢,共產黨撤出香港,絕對不可能!那需要一系列的掙扎,一系列的鬥爭,一系列的反抗,甚至是可能發生更多的人想象不到的挑戰。盧偉聰一定會辭職,接下來可能就李家超,個個辭職,或者是林鄭月娥。通過辭職換回一大批人心,最後反逃法想盡辦法都給你過了。然後要製造一切事端把責任推給香港老百姓,讓全世界說,香港需要反逃法。大家研究研究反逃法,從台灣這個抓人事件,這種不要臉的故事。就跟剛才說的,看的那個視頻,說是香港八成人上街支持反逃法一樣,根本不存在這個問題。在台灣殺人,你來到香港了,你就成個反逃法,在美國殺人了,去到香港,你要成立殺人法了是不是啊。

 

香港存在了已經百年啦,這麼多事情發生它咋沒成立反逃法啊。那麼你要說反逃法要送給大陸去這麼做。你先看看香港那幾個當官的,對他們該成立什麼法。這純粹的胡編邏輯,所有外國政府都笑掉牙啦。就敢公開的Cerrie lam和香港政府,敢撒這樣的謊,敢造如此的謊言,在他們心目中根本沒有香港老百姓。看不起香港老百姓,如果任何人,外國人認為,他們腦子里有半點對香港老百姓的尊重,它就不編出這樣的謊言。域外法權,國家合作,都可以做到。香港政府分分鐘鐘就直接可以把他給抓啦,不用送到你們大陸去,送台灣吧。而且刑事罪可以通過國際刑警啊,你不是有國際刑警孟宏偉嘛,你能給郭文貴發紅通,你能給那麼多人發紅通,難道不能給這個殺人犯發紅通嘛。你可以把台灣的李民哲抓到大陸讓他消失,難道你就不能把一個在台灣殺人犯送回台灣去嘛,這王八蛋邏輯誰不知道啊。

 

這王八蛋邏輯誰不知道啊?因此你要編出來2月份在台灣的殺人案,你要因它要建一個「返逃法」。然後「反逃法」老百姓上街和平抗議,你定為這是一場暴動。大家看看林鄭月娥的視頻,已經是暴動了。定為暴動,然後不要臉地說啥?我從未說過暴動,關於執法的問題,那是警務處處長的事。天下不要臉的文化,誰沾共產黨誰是流氓,誰沾共產黨誰會撒謊。
我剛剛看信息,我覺得特滑稽。就是夏業良的案子,原王岐山翻譯。繼我們告他之後採取的行動。第一不同意管轄地,換了管轄地;第二換律師,換了兩到三次。最後找了葉寧,找了葉寧這個爛畜生,簡直就是個大流氓,不要臉到了極點,葉寧這個畜生,大律師騙子,簡直土到渣兒了,簡直是啊。 找了葉寧。

 

葉寧在這兒胡攪蠻纏,法官命令他滾出去。 指令當地的一個律師事務所當律師。在庭上辯解的時候在庭上把葉寧給攆出去,炒掉他的律師葉寧,指定了人家一個律師。 當時夏業良呢,要求這樣那樣,完全胡攪蠻纏,完全替王岐山問話的。你為什麼說高燕燕呢? 例如這樣的問題。例如問問王岐山到底有沒有小手哇?最後人家說老子不代理你了。要求法官七月一號開庭你愛開不開,我要退掉。法官說不行,你必須在這兒。 法官還強烈地(要求)這個律師不准辭職。結果葉寧要求說,要求證人出庭。 把人笑翻了,誰啊?馬蕊。強姦馬,我們員工馬蕊出庭。唐柏橋出庭。還有誰出庭啊?都跟這案子沒關係的。可能弄不好還有那什麼國際蓮這夢那夢的一大堆。警官(法官)都快蒙了,我們的律師直接申請缺席審判。等著法官裁決。

 

這就是共產黨培養的所謂的夏副教授,畜生夏業良。你看那腿兒,站那兒,看那樣兒。 腦子有問題,人品有問題,一切都有問題。這就是共產黨所謂的培養出來的副教授。你看咱們中國人能好嗎?你看到很多咱們在大陸出來的中國人,就被這共產黨洗腦以後完全是精神不健康狀態。埋怨牢騷不團結,天天說人壞話,瞪眼說瞎話。包括那些打著,吃六四血饅頭,拿六四血卡的人,你看看沒工作,天天湖邊亂造,天天就是捐款。這就是共產黨最大的叫烏托邦的共產黨,完全是流氓騙子。

 

你再看今天一開始直播時候的視頻,就是外交部敢這樣說話,香港警察敢這樣說話,林鄭月娥敢完全顛倒黑白,整個香港一個國際化的社會敢利用台灣這樣一個最普通最容易解決的案子,要建造「返逃法」。「返逃法」,我在底下說過了,已經是林鄭月娥和孫力軍、孟建柱、王岐山準備了N年的計劃,已經兩年以上了。她把它列為一個跟台灣有關係的,要臉不要臉?但是他們的愚蠢他們的無知和他們的荒唐,會把他們送進地獄的,我們戰友們千萬不要上這個當

 

我今天的直播就是想說戰友們,香港事件我們沒有任何功勞,我們只能是在旁邊盡可能的幫助,何況我還拿著香港護照,在法律上,我是有權利這麼做的。我們經濟上支持,宣傳上支持。絕對不要去指導,絕對不要去建議,更不要把功勞攬到我們身上。而且切切我們不要成為共產黨和香港警察四人幫的利用工具。 還有一個我今天求求戰友的事情,香港不會一夜之間實現我們所有想象的,那叫天真那叫幻想。絕對不能這樣。

 

另外一個,任何一個在香港,只要打著挺郭爆料戰友的,告訴你,我都不認。我們不支持任何一個挺郭爆料的戰友和郭爆料戰友在香港……,你可以個人行動,你不要代表我們。你代表我們,我們一概不負責任,我再次重申:任何挺郭爆料的戰友,你自發的是你的事,我們不去要求你,不去希望你,以任何郭爆料的名義在香港發生任何事,特別是,如果你在抗議現在可以,你不要有違法,一切違法和個人傷害,一概自己負責。郭文貴有郭文貴的行動,依法反共,以美滅共,以法滅共。決定滅共的時間和方式在美國,我再說一遍:決定香港人命運的也不在香港,在美國。

 

你要看到這個私家企業的制裁,這要在過去一個都不可能發生!對華為的這個一個都不可能發生。現在我們要把台積電給它滅了,過去不可能發生,現在一定會发生。我們要讓台灣的總統選舉出來一個真正讓台灣經濟、思想、文化、國際地位獨立的總統。不可能發展台灣,決定權在美國。

 

滅掉共產黨,共產黨滅亡在中國徹底消失的只有美國,不肯能在任何地方。當然香港人民爭取和香港人民的行動創造了歷史,沒有香港人民的這樣,就不可能有香港即將換了迎來的一個安全的法治社會環境。這次香港的運動,最重要的是台灣!台灣人民看到了希望,香港人民看到了希望:我們能贏!我們可以贏!

 

但是我們非常擔心,就是有一些人要拿諾貝爾獎,有些人想當命運民主領袖,有些人在被美國歐洲的這些欺民賊所謂民運分子在背後影響操作,最後間接的讓共產黨利用他們影響了這些人,造成了香港的真正的和平抗議變,成了暴民和甚至叫真正的恐怖行動了!這就是今天直播的主題,看清共產黨的嘴臉。

 

郭爆料的戰友唯一對你們要求的:在你力所能及的情況下,在不影響你安全的情況下,不影響你生活的情況下,傳播郭爆料;在你力所能及,經濟允許捐助法治基金,讓法治基金成為新中國的在國際上的代表,所有在國內被殘害被迫害的人在海外來得到救助的唯一可信賴的基金。

 

每周我給大家留言,法治基金的戰友,你們每個留言我都看,最近的幾乎是我再累我也看,我看了我是非常感動的,非常激勵的。我再給大家重申:咱們每一份錢都會用在反共的事業上,我們用的第一筆錢是 : 法治社會資助的VOA炒掉的龔小夏、李肅和東方先生的法律訴訟費,從現在開始各50%,而且每一筆都要經過法治基金董事會通過,這個提案已經得到通過

 

法治基金第一筆就是因為當時我們Joe 莊戰友,我們發起的一個叫小額貸款,5萬美金以下,4萬美金,這是必須要還的,後來Joe莊先生到這裡來工作了,拿工資了,不需要了,我們這個案子已經過了,未來可以資助戰友們不高於5萬的,這麼一個貸款,讓你來爆料革命;再一個就是支付了第三筆錢,就是法治社會調查法國王健被殺案的延續律師費,幾萬歐元,所以說沒有一分錢是花在個人消費上的,沒有一分錢是跟個人享受有關係的,現在連個人報銷都沒有,所有來源報銷和所有的生命費用全都是我個人出的。所以說戰友們,千萬不要於任何個人冒險,和個人不能承擔的經濟能力的行動,和對人家香港這種抗議,和我們滅共的依法滅共,以美滅共在國際上開闢戰場,传播郭爆料,任何相對的,相反的行動都不要做。

 

這就是文貴今天求大家的。共產黨一定會被滅,明年的六月四號就是新建國日,大家不用擔心,不用懷疑,懷疑可以回家睡覺去。擔心了也沒有用,剩下的事交給我來做。大家要看到,滅共這是全人類上最大的事,不是我們最大的事,美國不滅共它能活下去嗎活不下去,歐洲不滅共它能活下去嗎活不下去,所以戰友們,滅共是世界的主題,人類的必然選擇,這就是今天的文貴直播。

 

戰友們,現在呢,我們一起為十四億中國人民、香港同胞祈福🙏

 

阿彌陀佛!

 

太好了,今天的直播戰友們的反饋咋樣啊?什麼情況啊?好吧,Joe 莊先生,我們頭兩天兒細絲小哥我都看了,離開以後和Joe 莊先生都談了和文貴打交道的這些天的感想,說實話啊,我挺失望的,失望在哪呢?

 

細絲小哥完全沒有表達出來,你對我個人表達太多了,還沒有表達我們喜馬拉雅大使館的建築的意義和它的魅力,和這裡的超級的團隊,和帶來的新的景象和實力,這沒表達出來。另外一個沒表達出來,讓我挺失望的是Joe 莊先生工作可以,人太實在,由於擔心洩密,把重點全都忘了,我瞜了一下子看了看,因為什麼?我們這個喜馬拉雅大使館真正的核心大家要看到—–我們在這個地方是得到了美國各個社會各個階層的保護和支持,這個方面的事他倆都沒有說,他倆還是小男孩兒,沒看到重點;另外一個,就是我們這個欣欣向榮的這個反共的實力,綜合力量,他沒看出到。咱差錢兒嗎在這兒?不差錢兒;咋缺人嗎在這兒?不缺人。

 

還有個咋們戰友們就是一再說音頻吶視頻吶都在討論這個問題,大家沒有想到,這就是我們大家要討論的核心問題,我們中國人非常聰明,覺對有能力;細絲哥和Joe 莊都已經代表了這方面,這裡當時有9個到10個人有時候是134個人,都是美國當地的技術界人士,沒解決好問題,不等於我們沒實力,不等於他們沒實力,其中一個根本原因,是我們溝通上有問題。就比如說今天,你說這些視頻,今天我是到了,差幾十分鐘前,讓Joe 莊和Sara趕快,找這個視頻,截頻這個段子,完全是這樣啊,我從不提前沒有時間準備直播,沒有時間,這已經算有準備了。

 

但是如果是美國人他就傻眼了,第一要英文,第二他讀不懂那篇文章,第三他沒有那種感覺,那個視頻你說那個王毅啊那他根本太亂了,他受不了了。再一個我說的事情他們也聽不懂,聽不懂,講中文,講英文他們就更聽不懂了,講中文也聽不懂,在這種情況這是個文化衝突,在一個語言衝突,不是人家沒能力,我認為百分之九十的原因是因為文貴和人家的溝通,如果人家有問題,人家的公司人家吃飯好好的,一年幾百萬美元,承攬大部分的福克斯的電視節目,人家混的騙的?那不可能的。人家的能力沒問題,我們的文化有衝突,文貴的組織能力有問題,Joe 莊小哥都沒看明白。

 

還有你說那天,跟人家班農先生的聊天,他倆所有人就是倆字,郭文貴先生,親民,班農先生,親民,這親民重要嗎?親民,Joe 莊先生細思哥你說親民有啥重要的,本來就應該啊,咱是被共產黨虐了太長了好像有人親民不正常,親民就正常,你看到文貴的能力,文貴的精氣神,還有我們面臨的,大家傳播的真實的實況,沒說。細思哥天天講講買東西的感受,小孩子氣嘛,多少戰友期盼著,你到這裡來能帶點大消息。結果回去以後,講的都是一些小事,小雞刨米,幾粒幾粒的刨,你整了半天,還是都往地上看,咱得往上看。是啊,很多小孩願意聽你這些東西,但是那爆料革命的,國內的,我們黨內的同志願意聽你這個嗎?郭文貴多親民,他們不在乎,他們在乎的是你有沒有能力滅共,這是核心。

 

第二個,你怎麼說明,讓我未來,郭文貴舉手發起革命的時候,我應該跟他。細思哥也沒說,Joe 莊也沒說,結果論啥,郭文貴身上有啥味道,香皂的味道,你太搞笑了細思哥,還有我們Joe 莊,我當時在美東的時候,第一次擁抱的戰友就是我們的霧婷,大眼睛霧婷美女,說我有······我從來不用香皂,我告訴大家,我身上就一種東西,就是大概多少年了,我想想,1998年開始,我使用了唯一的,協和硅霜,就用一點點,就那個味道,我啥味道沒有,身上沒有疤痕,沒有黑痣,也沒有任何異味,這是文貴很驕傲的,父母給的身體也沒有口臭,也沒有腋味,從不噴噴香水啊,沒有。

 

這個不重要,文貴哪怕身上一股臭味,如果能滅共,你們也應該,我的味道不重要,我的能力很重要。再一個我也希望你誇誇我啥,文貴多辛苦,兩人一句也不說,沒看到文貴一天廢寢忘食的辛苦嗎?沒有,不說,是不是,所以說咱們戰友國內戰友說,這倆人去了,我希望能帶來這樣那樣的聲音,特別是Joe 莊,到你那裡工作去,大家有這樣那樣的想法,但是我們要傳達的真相,傳達絕大數戰友,別忘了重點,反共。跟這個話題不要離開,班農先生給我們最大的力量,他倆應該看到,絕對的反共者,堅定的反共者。對我們爆料革命有絕對的信心,百分之百在中國問題上是聽文貴的。

 

這不是咱牛,這說明我們合作到達這個極致的頂點了。而且班農先生是我們堅定的戰友,而且整個大樓裡面都是最高素質的美國人。在我們這裡工作的,四個常駐律師, 大概六十個律師為我們工作,六十個律師,而且都是最高美國教育的人士,投資界的凱爾巴斯,班農,律師界幾個大律師事務所的牛人,年輕人,美女帥哥,我們保鏢團隊,全都是現役警察和美國的警察,還有美國FBI退休的人,全都是武裝裝備,內外兩層。我們這個可以說是曼哈頓最先進的最新的樓,唯一一個防彈玻璃獨立的樓,24小時運作的,這裡有十個G的通訊網路,這些事你說說,就是我們具備了反共的基礎和能力啊。

 

然後談到凱琳美女,他們倆個不願意說人家,人家凱琳,在乎啥,人家是真漂亮,你得誇誇人家把,人家真會穿衣服,你也不誇人家,人家真心給你服務到半夜,哪有美國這樣的小孩給你服務到半夜,端茶倒水的,多麼認真謙虛,良好的中文,然後人家真心反共,這些消息都不傳遞,老傳遞我身上的香皂味道,這倆兄弟太可愛了。

 

大家想不想聽聽,我對Joe 莊和細思哥來到這幾天的看法,我相信你們很願意聽,今天時間太長了,改日我談談他倆的看法, 你們光聽他們對我的意見了,這不公平,你們得聽聽文貴對這倆人的評價,相當負面,相當的負面,用王毅的話說這就是兩只黑手啊,直接插入了喜馬拉雅大使館。這兩個黑手很有力量,擇機我報告給戰友們,這兩只黑手來喜馬拉雅的我的感受,很有意思。

 

說實在話,他倆的到來啊,在某種意義上,對我們的喜馬拉雅大使館注入了必要的元素,為啥反共中國人那麼少啊,嚴格講,我們這裡就一個中國人,其他全美國人,現在多了一個舊莊,頭兩天來了細思哥,這是很有意思的。你不能說反共,全是美國人,這不中啊。他倆來的表現,還有他倆怎麼來的,實際上他倆都沒說明白,他倆是乾嘛?照著葫蘆畫瓢,郭先生給我打電話了,讓我去我就去了,細思哥讓我去我就去了,背後的故事不是這樣的,背後的真相很重要,擇機我像大家說明。

 

而且我特高興的,細思哥在機場說的時候,有一個女孩打電話,給細思哥,她支持誰,反對誰,說支持郭文貴,為啥,我愛郭文貴,大家都笑。我想告訴戰友們,我愛所有的戰友,我愛所有的戰友,不能因為愛文貴,你支持文貴,你應該相信文貴能滅共,這是我最開心的話,最開心的話。

 

念從心起,力量無比,信念的力量就是這樣的,念從心起,力量無比,這就是佛家,特別是禪宗說的,念念不忘什麼事兒都能發生,也就是信念的力量。

 

當你真正能把世間看透,你身邊所有的東西經過一萬度高溫都是零的時候,你對生命,你對榮譽,你對權力,你對所有的挑戰你都不在乎。我剛剛一個朋友,就在紐約州上,買了個一百六十九英畝,大概一千畝地的莊嚴,給我打電話,說我現在絕對懂了,咱哥們聊天說的話,我費了多大勁,轉出點錢,買了這個房子,我住進幾個月,不知道乾啥了,游泳池我也游夠了,健身房玩夠了,電影看煩了,花園也轉夠了,後面山也天天走完了,最後不知道該乾啥了。

 

他不差錢啊,十幾台車,我說你這麼快就找到這種失落的感覺了,俗話叫空虛,按佛教,你這個人,已經失去了自己。你跟那個佛教,跟你來的使命失去聯繫了,手機沒信號了,沒信號就是你沒信仰了,你沒有對來往的信仰和信念了,失去目標了。這就是看到了,西方很多有錢的有名的吸毒,中國有錢有權的玩女人,包小三,吸毒。混在夜總會,從卡拉OK,到吸毒,因為你沒有信念。

 

這哥們兒也年輕,人也帥,沒有任何麻煩,妻子漂亮,女兒上耶魯,這感覺,不是每個人都能擁有了,才有這感覺,你不必要擁有就應該知道這個感覺。貪嗔痴慢疑,把所有人間的事解釋清楚了。但是我們不要被貪嗔痴慢疑所困惑,它本身也是執著,我們當下做好自己,完成我們來到世界的使命。每天對的鏡子看自己的眼的時候,你要想想,是什麼樣的力量創造這個眼睛,睜開眼睛就活著,閉上眼睛就睡著,再使勁就死了,猴子變的,我咋從來不看到猴子再變呢?

 

自打猴子變了,還有黑色的,白色的,棕色的,黃皮膚顏色的,還有那麼帥的,那麼醜的,還有王岐山孟建柱孫立軍那樣的,你看到了嗎?孫立軍那樣,頭髮這樣。

這些是我們當下科學講不清楚的,這就是偉大的使命,和我們地球之外,有NNN個無法形容的力量,這些力量就是我們的信念。就是我們要知道,真正的你的使命。

所以說,我們細思哥,小莊哥,他們應該更加明白,我們戰友要明白,我們所有的人誰好誰壞,誰帥誰不帥真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到底有沒有能力反共?我們今天說的,所有的核心,都要回到反共革命,滅共的使命上,其他都不重要!

 

親愛的戰友們,一切都是剛剛開始,謝謝,今天的直播到此為止謝謝!
文贵爆料字幕组

回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