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文贵直播關於香港6月21日再次上街

0
181
尊敬的戰友們好今天是618號下午8點鐘。現在由我們的文貴和我們的莊烈宏先生在紐約曼哈頓喜馬拉雅大使館進行直播。今天起,我們的戰友中第一個正式加入喜馬拉雅大使館,就是我們曼哈頓的美東之聲的莊烈宏先生。今天起他們剛簽了合同,所以今天起我就叫他們 Joe 莊,我們現在是合作關係。他是正式工作於喜馬拉雅大使館,正式全面進入爆料革命,全身心投入。可以說現在關於聲音好壞,畫面好壞是他的責任,不是我的責任。

 

現在跟大家說點輕鬆的話題今天是618號。大家聽我這嗓子,從早上大概8點多鐘吧,一直到現在,可以說一天都在講話,都在開會,見了很多很多人,開了很多很多會,吃了一頓飯,非常的興奮,非常的興奮。

 

讀戰友名字中……

 

親愛的戰友們大家都看到了昨天林鄭月娥Carrie Lam香港特首舉行了第二次關於反送中香港抗議遊行的第二次新聞發佈會。掉眼淚了,很悲傷,衰老了很多,非常的謙虛。我也看到戰友們,特別是咱國內的有些戰友們做的非常好,有短暫的林鄭月娥上一次的採訪,穿著像睡衣似的睡衣,和她69號以前接受的採訪,和往前過去前10次的採訪,簡直判若兩人。而且做的非常好,咱們戰友們在國內傳播的力量非常大,做的很精簡,非常的重要。這個對比就能看得出來。

 

林鄭月娥這次,這次確確實實能看到一個人,當你要幹什麼事兒,或幹什麼好事或壞事,這個結果給你的答案,在身體上,在面相上,在你的身體語言上,完全可以表達出來,你裝也沒有用。而且從69號到616號,包括612號的抗議,很多精簡的視頻,包括這段時間發生的事情,咱們的郭媒體,還有咱們的爆料戰友,可以說是全世界傳播力量最大的。

 

這兩天我見到所有的西方的人包括剛剛的我分手的美國朋友他們都是極為震驚。就為什麼,這兩次重大的香港抗議遊行,可以說影響了世界的政治板塊的,政治格局的這樣的抗議行動。第一次讓共產黨低下頭來的這麼重大的行動,西方媒體幾乎是沈默。剛才就是,今天下午,幾個人跟我就生氣,憤怒,為什麼西方媒體會這樣,,中國媒體就別提了,那就簡直是胡說八道。

 

這是一個重大的事件大家要看到這個世界媒體和香港的抗議活動和這兩次抗議成功的活動這背後隱藏著巨大的意義。共產黨在世界的影響和藍金黃,和各個領域的滲透的力量震驚了世界。這個禮物,我可以告訴大家,巨大無比。它遠遠的超過了大家所想象。因為我們講多少遍也不如讓共產黨親身來表演一下,,這個太重要了。這回讓西方可是看明白了,我的天吶,這個CCP可了不得。包括剛剛的幾個宗教領袖出來講話,說讓大家接受Carrie Lam的道歉。讓(其他)宗教領袖也傻眼了,你去想想他們是被威脅的,肯定不是發自內心的嘛。

 

那麼另外一個我覺得從616包括69號的香港抗議活動最大的一個結果。我覺得香港人偉大的地方,向全世界展示了中國人和亞洲人的民族素質,可以說一個香港扛起了所有的中華民族這個巨大的面子,震撼了世界,沒有人不佩服,沒有人不佩服啊,發自內心的佩服啊。

 

第二個最大的一點讓全世界都看到了香港人有了自信。香港人有了自信這個問題可大了去了,大家沒有人去關注這個問題,所有香港朋友包括戰友,他們說郭先生,這次我們最大的贏,就是讓香港人真的會相信,原來我們可以贏。就是八九六四以後,香港人沒有相信自己贏過。也沒有敢過,1997呀,你是香港回歸,還是不兌現一國兩制、基本法、抓香港人呀、互相胡說八道呀,(香港人)完全沒有信心

 

這次讓香港人看到了原來我們可以贏。包括香港的同胞都說,上一次的23條,50萬人上街。雖然暫時推遲了23條,那次也證明瞭香港人上街管用。但是並沒有大贏,不敢再提別的,甚至連想都不敢想,說香港特首真正普選。後來香港特首玩來玩去東扯西拉最後還是中央政府任命香港人不敢上街。銅鑼灣事件,香港人閉嘴,不敢上街。香港人真的是害怕共產黨。

 

但是這一次69號這一天是歷史的一天讓香港人找回了自信讓香港人展示了亞洲人的自信讓香港人真正的表演給了中國人。原來我們可以自己,用自己的腳,用自己的身體,用自己的行動能爭取到自己想要的。這個改變是巨大的!想要回到69號以前是不可能啦,共產黨想要回到69號以前是不可能。可以說,69號歷史徹底改變,世界政治版圖徹底改變。共產黨在世界的所謂的維護的威嚴和尊嚴徹底改變,到了616號,基本共產黨等於自殺,香港政府等於自殺。

 

所有人都在看中國外交部發言耿爽香港有幾十萬個母親上街抗議美國干預香港內部事務有七八十萬人上街抗議和支持遣返逃犯法。這種謊言,國家級的謊言,這個禮物之大,比我們真的擁有什麼都重要。我們今天的紐約上午時間我們在英國倫敦還有在巴黎還有在比利時3個會議同時在開我們的團隊。所有的開場白,大家都在討論共產黨的這個睜著眼說瞎話。還有劉曉明,中國駐英大使的劉曉明,那個謊言,大家都在談。然後我們所有的會議的參與人,都不是咱們同胞,都是外國朋友。我都要向他們展示幾個視頻。

 

一個徐焰將軍的講話,香港66%的人該滅,新疆人西藏人他們怎麼看的,台灣人怎麼看的,包括Carrie Lam改變了教育,包括要殖民香港這個視頻,哎呦,影響巨大。另外一個讓大家看,香港的當時抗議的時候,那個救護車,這幾天所有人都在講這個問題。一個照片的力量可是巨大的,一個視頻的力量是無限大的,大家看到那個視頻再看到那個照片,感動啊。再個,我讓他看的視頻,就是我們郭媒體推出的那幾個要求,包括那幾個車停止在香港的那幾條街上。然後我們向他們展示,我在這不能現在向大家展示的,告訴他們這些國家的這些開會的人。你看一看,郭先生讓人給這些香港人送去的錢,結果香港人回來,剛剛的用完,人家給拉的單子,這些誰在場,這些有人在場,這些沒人在場,還有報銷的票據,清清楚楚。

 

最讓人家這些人所有人都震撼的這在倫敦特別在華盛頓在紐約永遠不可能發生這些偉大的國家偉大的地方永遠不會發生的就是什麼就是把錢送回來說郭先生我沒花完給我的錢。有的人送回來將近70%,有的人送回來20%30%,所有人都震撼了。我今天見過的美國人,還有昨天見過的,在華盛頓永遠不可能把錢給你還回來,只能說No enough,不夠,can give more,可以給我多一點嘛,在倫敦絕對沒有。

 

香港人這次真的是震撼了世界也征服了文貴。我讓他們,都展示給他們看,這是證據。你看香港人的素質。而且這些人拿到錢時都互相不認識,而且幾乎是同時的行動。我剛才跟一個美國朋友說,他當場就掉眼淚。我說你看看,所有的拿到錢的人,他們是互相不認識的,行動的結果幾乎全兌現了。有的是當然做不到的,沒辦法的。但是人家錢的結果,對給你拿錢的方式都是一樣的。就別提我們那些偽類那些不要臉的東西了,不值得提了都。這對整個世界,對支持香港,幫助香港,接下來怎麼樣的保護香港,勝過千言萬語。

 

香港人值得幫香港人必須幫。香港人就是人類的精英,人類的文明。你看到今天的香港人了,就中國一旦有法律和有規則了,就14億中國人都可能是這樣的香港人,這比千言萬語你說什麼都管用。這是為什麼現在這麼多人願意相信了共產黨可以被乾趴下可以被消滅。大家更加相信了,我們爆料革命所說的,共產黨的以貪治國、以黑治國、以假治國、以警治國,這個意義大了去了。

 

警察以警治國穿上香港的警服弄了1萬台香港的警車穿上旅遊鞋沒有警號就上香港了大街上抓人去了那在中國會是什麼樣子。新疆人、西藏人和未來的台灣人會有什麼待遇。貪讓他看到了你看看香港的Carrie Lam、鄭若驊、盧偉聰、李家超他們是不是貪看看他們的家人。假中國外交部的發言和香港政府的發言香港大街上33萬人200萬人說成33萬人。和當年六四,我讓他們對比,把六四當年外交部講話,袁牧的講話,對人數的說法,和暴徒,和定義,和動亂,對學生所謂拯救學生,用坦克全碾壓,做成對比。

 

這是巨大的力量然後我說你看看香港人的素質如果當年美國和歐洲你給中國共產黨你給它說八九六四這事過去了。你只要是給中國人有法制,有一定的民主和自由,我們願意和你做生意,我們簽WTO,奧林匹克運動會給你,你必須這麼做,100%共產黨會答應。美國和歐洲錯失了這個機會。政客的貪婪,華爾街一些大佬私人的貪婪和腐敗,導致了共產黨繼續在新疆能把200萬人抓起來,在西藏造成這樣的自焚和人道危機。始終的威脅台灣,藍金黃,紅旗飄飄遍台灣,讓台灣人活在了一個完全不確定的生活裡邊。然後在香港,完全不兌現一國兩制,法制治港,港人治港。這就是西方造下的禍根呀。你必須要改,616號讓西方認識到,這事兒確實跟他們有關,如果不改,確實有問題。

 

所以說戰友們我們要把這些信息一定標準化統一化擴大化讓全世界更多的人知道意義重大。香港人了不得,香港人太讓人佩服了。咱們說到這裡咱再說說昨天的林鄭月娥。在這之前,我發了個郭文,我推出去以後,我說Carrie Lam要辭職,然後再開發佈會,本人不辭職,還要再乾三年呢。戰友們我可以告訴大家的事情Carrie Lam69號之後時間她就申請了辭職的現在是共產黨不敢讓她辭職。為什麼,擔心那個骨牌效應。一旦他們叫Carrie Lam馬上離開,這4個人離開,香港政府將失控。香港社會的整個基礎徹底崩潰,,香港的金融徹底會崩潰,那會導致什麼。整個大陸、香港可能就直接動亂了,就是整個廣東,那就真的是動亂了,共產黨就完了。現在,他們要想盡一切辦法,繼續讓Carrie Lam4個人,鄭若驊、李家超、盧偉聰繼續欺騙,繼續玩弄,分化治之。

 

然後向他們承諾我們會把這些領導這些運動的人一個一個擊破。他們現在要用國際的力量,香港的沈默的力量和巨大的經濟利益來進行藍金黃。同時也給了林鄭月娥這些人銷毀這些事情的證據,到底有沒有大陸警察來香港,穿香港警服啊,這是多大的事,戰友們。

 

難道香港人找不出證據嗎是不可能的一定會找出證據的。另外一個,香港人難道搞不明白你有沒有用,在大陸製造香港警察警車嗎,有沒有冒充香港的警號啊。這些東西林鄭月娥、鄭若驊、李家超、盧偉聰是根本不可能讓它全部消失的。現在要把很多證人,要開始同謀,要開始銷毀證據,銷毀文件,準備好一旦這事兒出來,我們怎麼對付,或者把知情者消滅。他們絕對知道他們沒有未來啦絕對知道他們完蛋了只是如何保護家人、私生子女和大陸的利益這是人的本性。同時,等待著共產黨使用沈默的力量和藍金黃的力量,來遊說,來各個拿下,各個擊破,分化。

 

同時大家看到了習近平先生要到北朝鮮要告訴美國我現在我有個北朝鮮。然後G20,咱坐下來談,讓美國現在你收手,你別管。然後在亞洲沒人敢吱聲。然後通過台灣的沈默力量讓台灣別參與。然後現在就開始宗教領袖、世界各國的退休領導人、法國什麼拉法蘭、什麼前國家領導人、還有一些國家組織出來支持,接受這個Carry Lim 的道歉,然後製造一個形象,這些香港再上街你就不講理了,你就亂來了。再一次造謠反撲。他以一個國家的力量要對付香港的這些老百姓。大家是明白的。

 

大家會看到一個一個的新聞出來。然後寄希望於G20說服美國,不要立法不要這樣做,不要給香港傳播錯誤的信息。我們可以做交易,但是香港的事你別摻乎,台灣的事你別摻乎。他們現在更擔心是台灣冒起。新疆的事兒、西藏的事兒你就別提了。這是個大希望,這是個大陰謀。然後堅決這個不讓Carry Lim他們幾個辭職,可能到時候找個理由把這個法撤了。辭職可能是慢慢來。關於行政長官選舉絕對不可能,可以忽悠你。最後用時間用拖延把你毀了。保持香港的金融市場不崩潰,保持香港這些抗議領袖們,和這些青年才子們、英雄們讓他們各個分化, 甚至是威脅讓他消失掉。這是共產黨的一貫的著。然後給Carry Lim這些人更大的許諾。

 

接下來香港金融市場每天都要花幾百億和A股市場來維護要在世界上維護美元和人民幣的匯率。這次G20,我在一個月前大概兩個月前我就說過,所有的希望就等著G20做交易。一直我說,共產黨玩這一圈,又是俄羅斯、又是北朝鮮,又是什麼國際上的遊說,一個目的就在G20的時候做一個大交易,自己手裡多幾張牌。這就是所有的事實。然後私下裡到美國這來跟川普總統說,咱們通個電話吧。然後馬上報導是川普總統要通電話,就像香港的事撒謊一模一樣。

 

要面子不要真相因為我有防火牆。只要共產黨沒有了防火牆了,它連裸體都沒有了,它只剩屍體了,它啥都沒了。現在它所有的本錢就這一防火牆了,還有那些所謂效忠的警察。我這幾天跟歐洲朋友每次視頻說我說共產黨就中南坑那幾個人。真要是你們舉手的時候,你在香港大街上看到結果——都跑了。所有人都會想辦法乾掉這個中南坑人。香港的抗議上街活動告訴所有的西方世界共產黨吃硬不吃軟。它那個嘴巴能滔天,能把死的說成活的,黑的說成白的。但是只要你比它硬,你就一定會贏。只要你不害怕,你就一定會贏。現在很多人相信了。

 

我說我可以告訴你包括戰友們今天我說今天在G20你做什麼交易你簽什麼合同我今天可以告訴你沒有任何人可以說共產黨能兌現的。G20簽什麼合同?你答應了美國的要求,你等於自殺。你不用想,黨內人就把互相就給滅了。那是真正叛國了,那就實際是賣黨賣國了,那就完了,就這個理由就把你乾掉了。那他必輸無疑啊。那他簽了以後我不兌現。川普總統這個性,還有副總統PenceJohn BoltenPompeo,這樣的人能讓你拉到嘛,Lighthizer,一定把你滅了。我就立馬關掉所有郭媒體了,我就真的是到農場去了,我就等著他們完蛋了。

 

那么G20要不签呢?不签是什么结果?大家去想想,3250亿立马加税。然后美国会立马一系列行动措施让美国卖掉所有的中资股票。郭文贵在两年前和一年前都说过。郭文贵都蒙过,都发生了吧。美国的一系列立法都会发生。对香港的自贸区协议马上取消,自贸区地位。对香港的官员进行完全最快的立法制裁。马上在白宫接见达赖喇嘛,马上见西藏出来的领导人代表,马上见台湾领导人。甚至副总统彭斯去台湾去访问一下去。什么结果?你还得回来,乖乖地跪那儿,就这么简单。不信就试着看。就俩结果,签了多活几天,不签马上死。谁能改变的了?上天都改变不了。

 

所以战友们不要跟着人家,人家上你也跟着上,人家下你就下了。这不叫战友,这叫闹友,这叫花友,叫酒友、衰友。真正的战友是什么?坚定地相信我们的信仰,百分之百的自信我们会赢!因为我们看到了共产党的坏和上天在过去我们爆料两年发生的一切。正义站在我们这一边。你说你不相信正义会赢你干嘛当这什么战友去。

 

包括这Carry Lim说现在我再干3她就能干三年吗今天看路德先生的节目说得非常好。这完全是精神上的伟哥。这种谎言这种战术太Low了。包括人民日报、环球时报:哎呀,川普总统给我们打电话。” 开啥玩笑呢。你那找了几个人来当说客,我早就知道。我不愿说,没意义。他们根本不知道,他们真的是大头症啊。全世界现在都回家了这些人都回家了,都抄家伙去了,有枪的拿枪,有炮的拿炮,有铲子的拿铲子。啥都没有的拿唾沫也得吐你。

 

香港的69号和616已经让CCP真的成了过街的老鼠。只是说把你拍死,还得拍烂。寻思啥呢?战友们,你以为Carry Lim说我干3年你就干3年?到620号,621号你们就会知道香港的诉求。四人帮——林郑月娥、郑若骅、李家超、卢伟聪必须Out,滚!还得查你都干了啥事儿、追责。香港必须给所有的事情平反。都得政治犯释放。香港特首必须由香港人普选出来,真正的港人制港。这要求过分吗?一点不过分。这是一个全世界已经形成的共识。

 

香港的立法会大家别忘了,特首这个选了,立法会现在一堆流氓,制造那么多假文件,那么多威胁。香港立法会也应该重选,马上重选。廉政公署必须恢复。没这些西方世界不可能就跟真正的就跟你說算了,不可能!我也告訴你,任何一個西方領導人只要他敢跟你做這個交易他百分百下台,他百分之百出大麻煩。香港人不相信上街能贏這回終於22年終於證明自己上街能贏。西方世界始終相信我上街就會贏。現在正在美國弗羅里達。川普總統開始重新2020选举,彭斯副總統講話,你把彭斯副總統講話你給他往後推了,但他最後一定講。

 

只要不承認一中政策台灣就是有了新生命。今天香港上街最大受益者之一就是台灣。你再敢動動台灣試試,你再敢動動試試。蔡英文在全世界指數全上高,我們在歐洲所有我們開這會今天說,講到台灣篇的時候,他們都同意我們的觀點,我說你們只有支持台灣,只有支持台灣的真正的民進黨和護台人士,包括國民黨,你只要保護台灣就可以。確實在經濟上,在國際NGO上,在國際政治地位上,確實支持台灣!保證2020年選舉不共產黨徹底控制,讓台灣人有更多的國際空間。

 

千萬就別相信這個聯合國了這聯合國簡直神經病我完全同意川普總統說的話這聯合國不改革是絕對不行的。把台灣人置於這個程度怎麼可能,包括世界的媒體,要有新規則,支持台灣,支持香港。可以說真的戰友們你不接觸這個層次的人無法感受到這個巨大的力量這個全球的力量。用共產黨的話,人心向背啊!正義站在了咱們這一邊哪。多大的事,戰友們,這個世界改變,誰想再回到69號是不可能了。620號他們會拖,會騙,最後他們想達到的事是一樣達不到,一個都達不到。

 

我在這一次在香港我跟香港人就是參與了一點點我一點功勞都沒有。我說到這的時候,我說戰友,我求求戰友們。如果你是我的戰友兄弟姐妹,我求求你們了!你別提郭文貴一點點的角色,別提我們爆料革命有一點點的貢獻。不要提爆料革命有一點點榮耀,如果你們有這個你們就太傻了!你們就不是咱們的好兄弟姐妹了!

 

我們要乾的是共產黨。香港現在給咱立一個比獅子山還高的塑像爆料革命贏了69616號有意義嗎共產黨還在那兒呢我們就要一個事大家永遠記住我們就要乾倒共產黨其他啥都不要。所以說這回歐洲的包括美國的朋友,我說我們就要一件事,乾共產黨,不要說給我們什麼任何的名義組織啊,談政治,沒有!共產黨沒了,我們全部消失。只要是滅了共產黨,這是唯一我們要的,我們全消失。世界上不會再有看到任何郭文貴出現在鏡頭前。

 

我昨天還有前天我跟幾個歐洲的朋友連線的時候我說如果如果我郭文貴可以與共產黨同一天消失我說我現在就可以給你簽下生死狀我和共產黨同一天消失。我可以在鏡頭前底下坐上火焰,把我點著,跟著共產黨同時燒掉,我會含笑去。這就是我想要。其他我一概不要,如果那天我還在,我說我會消失在世界,我不會讓任何人知道。除了我們戰友,我們要在喜馬拉雅農場,我們要聚會,我不會再在曼哈頓,我一定會在,我只能和最親密戰友在一起的地方。就這麼簡單。

 

所以戰友們不要說要任何東西,我求求,頭兩天嚇死我了,竟然有人說這個郭先生,人家那個香港叫什麼黃之鋒的年輕人出來了,把人家說什麼跟郭文貴有關係,我求求你們了,人家出獄跟我半毛錢關係沒有,跟咱爆料革命半毛錢關係沒有。還有一個香港不是一個黃之鋒能推動,他也是香港維多利亞里很小的一部分。香港最感動人的鏡頭現在大家看一看BBC還有這個紐約時報什麼是那個孩子背書包後面寫的反送中和老人反送中那個照片。不是任何人。咱們戰友別忘掉重點!共產黨最流氓的就是搞個人崇拜,奪功,強嗓,造假,欺騙。

 

我記得咱們國內的鮑彤老先生發過一個推文在一年以前他總是用諷刺的辦法說共產黨然後說看到一個這個好事是說這又是我們偉大領導人乾的這是一個偉大的組織乾的鮑彤先生他每次推我都看太好了每個字都有巨大的力量就是共產黨就是好事是我乾的這好事我乾的從來壞事不是它乾香港人上街了200這是因為支持我們因為這些人反對美帝國主義參與香港事務你說那個不要臉這成了人類最大笑話。

 

所以現在所有美國歐洲看他們的講話的時候都認為和當年的伊拉克滅亡之前那個發言人一模一樣跟那個卡扎菲被滅之前一模一樣跟當年齊奧塞斯庫這個滅亡之前那個發言人一模一樣跟那個前蘇聯俄羅斯那個講話哇哇哇憤怒要毀滅世界的錘子一模一樣。上天讓誰亡讓誰變瘋狂。

 

人家有一個欺民賊,人家發了一個推文罵我。人說郭文貴的螞蟻幫沒有不敢撒的謊,沒有不敢編的故事,沒有不敢攬的功。這話當然它都是假的,它是反咱的,五毛七毛。但是大家要去看一看,大家去上香港的,那個我今天發楊什麼議員,叫楊岳橋那個議員,你看他的視頻說的多好。他下面多少人罵他?但是這個議員,人家我觀察這人講的是真好。人家很謙虛,這個五毛罵的對不對?當然不對,但是我們要把五毛的罵當成我們動力,咱不能真去乾那事去呀,戰友們,我今天的直播的最重要的核心。

 

我讓我的每個朋友你趕快走吧我不能跟你吃飯我得趕回去直播一下我就是怕咱們爆料革命被帶偏了。像袁紅冰一樣成立組織,東京搞個爆料協會,然後郭寶勝到處去搞募捐,搞什麼後援會。他唐柏橋第一個就是要推出後援會,就是騙人的嗎?我們不要乾這種事情。就首先記住不要邀功請賞,搞錢搞權, 咱不能要,要不然的話爆料革命早被這幫壞蛋給帶偏了,不是帶溝去了,早就沒了!如果是我們的真正的戰友們忘掉「我」我從第一天我開始爆料忘掉「我」我這個字沒有我只有無我了才能真正的乾倒共產黨。然後再無「利」,沒有利益性,沒有任何的慾望和目的,只有一條乾倒共產黨。

 

我這次讓我更加感受法治基金。69號到昨天是法治基金有史以來,開始建立以來,捐款人數最多,捐款數額結果最多,創造了咱們從開始的最輝煌。很多捐款者留的留言,還有寄來的支票,寫的信,我現在都不能放上去,再有呢有些很多話,因為涉及到個人隱私,我不能放上去,絕大多數都不能放去。擇時吧。可以說那就是給我郭文貴給戰友們革命還有爆料革命最大的獎賞。這事我們已經攤了。

 

你們的信任,你們那個每個字,你們是用命在支持我們爆料革命,你在支持戰友!雖然香港這次我們的經濟上有了小小的小小的一點點支持,我沒有動用法治基金一分錢,都是我借的。當有些香港的戰友把錢還過來的時候,真的是文貴是落淚了。因為我真的認為沒有多少人把錢還過來,包括我跟著美國今天下午其中一個律師團隊開會,我說在華盛頓永遠是不夠的錢,要多少,永遠你給的是不夠的。大家知道我調查的這些人的信息這個100萬那個500幾千萬美元永遠是被騙和不夠的。這是真實的華盛頓。

 

所以說,我說你們美國人不知道注意過沒有,蒂勒森國務卿離開白宮的時候,離開國務卿位置的時候,他在國務院說了句話:這個城市是骯臟的——我特理解。因為我在這個地方太多被騙了。你在華盛頓,你只要把手舉起來:我有二十萬美元,誰能幫我上月亮?馬上無數人舉手:我能幫你!還都穿得很體面的人,講話都講得很紳士的人,而且你看每個人的眼神背後都有無窮的力量,有N個總統是他幫助的。如果你說:我有一百萬美元,如果誰能給我把月拿我們家來,今天我煮了吃了?一堆人舉手:我可以幫你!

 

曼哈頓也是全世界騙子最多的地方我們無數次被騙。但是香港同胞,沒有一個人騙的!竟然把錢給送回來!你說戰友們,我們這時候再跟香港同胞說:你們家有難啦,你是我同胞、兄弟——這會兒好不容易,二十二年啦,被人家打得鼻青臉腫的,又搶錢、又搶命;到人家裡面拉屎尿尿……現在人家站出來了,走到大街上來了,你給了這一點點小支持,說這都是我的功勞!——咱這要臉不要臉吶!咱還是人嗎?咱不是趁人之危呀——咱這是純不要臉了!然後你還說:我是來乾倒共產黨的,這世界就荒唐了。

 

所以求求戰友今天的核心不要把爆料革命和任何香港的人什麼黃之鋒啊、李志鋒啊、楊議員啊、李議員啊……還有那個女孩子賴議員啊不要把人家給聯在一起去。我們什麼都沒做過,我們做什麼都是應該的。嚴格講:我們應該感到羞恥——為啥香港人有這勇氣,我們沒有做呀!如果你覺得在香港這事上你乾了什麼事兒,你問問你自己:為你被共產黨攆出國,不敢回去?你咋不在國內乾呢?人家香港人要問你這句話:你挺厲害呀,你幫我嘛很多啊……那你咋不乾呢?你咋不在你大陸乾呢?咱怎麼回答呀?

 

我不覺得有任何我們是重要的我不覺得我們任何事了不起的。我對香港就是感恩,就是感激,就是希望香港好!所以我希望戰友們我再次求求大家咱別這樣行不別這樣求求啦…… 我感謝所有在這個問題上堅持立場堅持真相的人。

 

頭兩天我們耿炎先生,在我們一個大群裡邊,跟我們的傅斯德先生,說他砸鍋啦,說你不能砸鍋!耿炎先生說的是對的,是好的,你不應該砸鍋,確實傅斯德先生——我不知道怎麼砸鍋的,砸鍋了。在裡面你一言我一語的……我就很嚴厲地說了耿炎先生,我說:別吵了,你這個乾嘛呀?然後我就把耿炎先生給踢出群去了。

 

但是耿炎先生做了大量的英文翻譯,大量的事都是耿炎先生做的。為什麼我敢這樣對他呢?我不瞭解傅思德先生,我只知道他是郭媒體裡邊的D調的創始人,他是男是女我都不知道。但我知道誰是耿炎先生——他是男的,挺帥的,在澳大利亞,而且一直是挺郭的——我相信他,我知道他瞭解我——就像我對這個Joe莊先生一樣,他是第一個到這的,因為我瞭解他。我們的安保團隊、律師進行這種審核、那種審核,要到他家訪問……我說對不起,我一切擔保—— Joe 莊發生任何事情,我來擔保!我相信他,因為我瞭解他。所以耿炎先生,我相信他,我瞭解他,所以我敢說他,這不就是咱們的文化嗎?越親的人可能說話越敢說嘛。咱不瞭解傅斯德先生,所以說就讓耿炎先生先離開了。

 

但是耿炎先生什麼也沒埋怨郭先生郭大哥我繼續挺郭我會繼續做——多讓人感動啊我說耿炎先生咱們現在是對付共產黨不要浪費一秒鐘的精力在戰友中。我們要團結,在香港看到的最偉大的精神就是團結——沒有一個香港人說這個人壞話、那個人壞話的。我的天吶!我老想,如果咱們開始發動在大陸,我也有幾萬或幾百萬戰友,我給你錢,然後咱開始進行行動,你想想,能是零的對戰友的攻擊嗎?能是對錢的零欺騙嗎?能有戰友把錢給送回來嗎?——這個問題很嚴肅,不好意思,你得面對!

 

在東北某戰區的一位政委頭一段時間出事了。在搜家的時候發現他是匿名的挺郭爆料者,還給法治基金捐了大錢。當然他也確實很腐敗,有很多錢,有很多情人。這些到他那搜家的人非常惱火:還不知道你還是郭文貴的粉絲啊,你還挺郭文貴!你知道這個人說了什麼?說,我挺郭文貴是我看到了我的士兵都在看郭文貴,我相信郭文貴未來會把你們這些人送到監獄去,我會因為他得到自由。

 

這件事情據說報到了中央很多人非常震怒說可見這個爆料革命對我黨侵蝕得多厲害已經不能小看啦這個傢伙被抓的時候這麼高級別的人天天喊著忠於共產黨竟然是郭文貴這麼大的粉絲——支持郭文貴還支持班農還聽說給路德打過賞過去政事小哥那好像也打過賞——說不定啊就是給政事小哥太多錢把痘痘給藏起來了。所以說戰友們你看我們軍隊這麼高級別的將領隱藏著爆料革命當他看到我們這些人還為了一些小事嘰嘰喳喳吵架的時候還有看到我們在這傻乎乎地竟然在香港的事情上把自己的名字往腦袋上放這不是就完了嗎

 

頭兩天Sara給我發了個信息她把我說的郭四條翻譯了其中有句話咱們孩子們對郭叔叔特別好遵循郭文貴什麼四條”……我正在開會一下子渾身一激靈。我馬上說:Sara,你可不敢這麼弄啊!你弄就把我給殺啦!誰在遵循郭先生啊?你算個屁啊郭文貴啊?在香港大街上你郭文貴算個屁啊?沒有香港能有你郭文貴嗎?你乾了點兒破事兒,說兩句話就遵循你來啦,你算老幾呀?這不是黑我嘛!

 

孩子們你們用這種看上去尊重的辦法你就把這爆料革命給毀了。你要讓咱們大陸的,政委、將軍級別的這種人看到我們這麼乾,人家還相信咱嗎?我們舉手,上街那一天的時候,他還會把自己家車開到馬路上去嗎?他會敢把自家車跟坦克懟上去嗎?不可能的!香港的在街頭執法的一個重要警官是我們的郭爆料戰友。我可以跟大家負責任地說:我在香港的最重要的信息,和現場的把握,包括和香港戰友們的溝通,最關鍵时刻,全部来自香港的政府雇员,和香港的警察。

 

很多香港的朋友們我郭文貴在此感謝了。我把你們和我安全的聯繫方式永遠地保存起來。等我們結束了共產黨的時候,喜馬拉雅大使館變成你們和我聯繫的,通訊的手機信息,包括Sara和戰友黑我的「遵循郭文貴」的這些條兒我都給你們貼牆上去……包括耿炎先生的吵架我都給你貼牆上。香港送還的錢和票據,我一定裱好,放到大金框我給你貼牆上去。香港的這些警察朋友們太感謝你們了包括你們在鏡頭前的表現和鏡頭後對戰友們的保護真的是感謝啦——不愧是香港人。香港的警察素質非常之高。大家知道當年我們在香港的時候家裡面放著兩三千萬現金隨便花孩子們隨便拿著花保險櫃密碼大家都知道。

 

我們家一親戚叫徐耀輝 我老家來的在那塊兒當保安。結果這哥們好嘛,深圳包養一情婦,給人買一房子, 還每週兩到三天去夜總會找不同的小姐。江詩丹頓,什麼什麼佛頭摩拉的手錶N個。為什麼? 沒人管他一年多。 他自己承認犯罪是兩百萬還是四百萬我不記得了,事實他花了六七百萬。最後是, 最後一分鐘我才知道的。 我這沒想這孩子這麼乾啊。最後就大陸把他給檢舉揭發了, 報案了。報案了警察把他給抓了。 本來要判他無期,後來他家人,真是親戚老家的親戚說情,我們真是,到現在他家都不知道,我們是給人家求情,說我們把這有些錢呢不算數,少認證點,孩子判了九年。這也是共產黨當時說我綁架徐耀輝的其中一罪叫綁架罪,大家記得不?

 

這個香港當時其中一個團隊工作的就有香港退休的警察他早就離開我了。包括我們被綁架到大陸的司機人回來也辭職了。我們的律師被綁架也辭職了。還有我的合伙人屈國嬌到現在找不著。(這次)其中有的戰友就是曾經跟我工作的香港警察。還有香港的叫什麼香港特警隊叫什麼?—– 嘎嘎兵。哎呦郭先生我一直是你粉絲沒告訴你我是誰誰誰我是阿什麼什麼現在什麼什麼情況現在我們有三台車已經在這備好了我們會衝上去然後解放軍要來了我們怎麼怎麼辦。我們山上什麼什麼…… 哇,人哪,善有善報,惡有惡報,不是不報,是時候沒到。讓我真感到香港人不忘情,不忘好,永遠不忘你對他的好。

 

我真希望咱們大陸出來的戰友們,被共產黨給殘害了我們思想和行為道德的幾十年的戰友們,我們該盡量把自己思想上,身体上这些毒清理掉,我们才配赢得,配赢得,未來的喜馬拉雅的成功。昨天和今天都有兩個美國朋友開完會趴我耳朵上給我說郭先生我不配參加這個會哎呀我特別驚訝我說你怎麼這麼說呀。他說原來我真的是,我真以為你這根本就是,你真的是不可能把共產黨乾倒的,現在我相信你了。我不配開這個會,這麼高級別的人。他說我看到香港那個救護車的時候,我看到你給我展示那個香港人退還你錢的時候,他說我這個心裡太骯臟了,我咋那麼骯臟呢?

 

親愛的戰友們這讓我多享受你知道嗎我給大家說過無數遍我擁有和享受了看到了所有的世間名利、權利 沒讓我現在這麼開心過。就是看到這種沒有慾望,不貪名,不貪利,不貪權,讓自己幸福。所以我們千萬不敢在香港的事上有半點搶功邀賞的事別把我的名字跟香港任何人放在一起。再說點驕傲的話說老實話我能幹的事香港人都乾不了香港那麼多Billionaire他能幹得了嗎 他們乾不了。香港有幾個人像我能想到,用大車把這幾個香港戰略地形給它控制住,阻止深圳派來的這些傢伙來進入中環。這絕對是咱們優越的一面。誰能真能拿出來幾個億的現金去支持去?沒幾個。我們跟人家比,很多這個香港富豪比我们太牛了。 但是這是我們情願的,這是我的榮幸,這就是我的目標。

 

這是香港人給了我當年我應該還回去的。我的榮幸啊!我們那麼多戰友能參與這場(戰鬥),也是你的榮幸啊!你咋不去委內瑞拉呢?你咋不去伊拉克呢?因為這是我們同胞,這是我們的兄弟,我們有淵源、有血脈。我們很多人過去都受益於香港啊,但凡有點良知的人都知道香港幫了我們多少,台灣幫了我們多少。我們現在是恩將仇報啊,共產黨。

 

接下來大家有更多的表演空間。你不用著急。620號和21號的大戰役還沒開始呢。 香港人能放棄嗎? 香港人只要爭取不到廉政公署真正地回到香港以前的法治,和香港獨立的法治地位,香港真正的港人治港,特首普選,和香港保持獨立的法治地位和國際上的金融地位,我可以這麼說,香港就沒有任何機會生存下去。對待香港來講,就像我幾個月以前說的,生死之戰。如果你真要有本事,你覺得你厲害,未來你盡情表演,有的是你的機會。

 

Carrie Lam 走了就真的不是葉劉淑儀吗 不是香港的女孩叫啥名字 老是晃晃的已經十幾年了。行政召集人,當年的梁振英上去了,那都是共產黨培養的人那。香港人能妥協嗎? 香港人真的是跟共產黨鬥爭會一直在路上。不是王岐山的反腐一直在路上,他已經哏兒屁了,他哏兒屁了,他已經是Cut他的位了,他沒什麼了,No Way 了。但香港人年輕人剛剛出來十幾歲二十幾歲三十歲都屬於老同志了人家與共產黨CCP鬥爭直到把它滅掉。在滅掉之前都是On The Way都在路上。不缺機會,你有本事表演吧。 總有哪天你可以看到這個什麼木蘭傳奇呀、耿炎先生啊、什麼Sara女士、什麼路德哥哥呀、什麼卡麗熙呀,都跑到香港大街上去了。有可能,但你別衝動啊。

 

所以親愛的戰友們,現在每秒每時每刻,共產黨巨大的力量正在改變香港來之不易的這贏的一大步。 這一大步,隨時可以有變,Carrie Lam 、鄭若樺、李家超、盧偉聰,會隨便放棄嗎?你見過歷史上有幾個這樣放棄的?不可能的。對文貴的家人和員工和資產會殘酷地反撲和掠奪對待戰友們會殘酷地打壓甚至綁架。對香港參與和領導這次抗議的所有的有影響力的人都會進行藍金黃、打壓、綁架甚至暗殺。但是這個骨牌已經開始了。就像我推出那個骨牌一樣,渺小的力量,撲嚕嚕嚕,會把他們乾倒的。

 

親愛的戰友們這就是我們今天要說的。

 

「到香港銀行換成美元出來」念戰友留言),我可以告訴大家這樣做當然是好有幫助。

 

不可能有港幣了你們接下來會看到啊。 不可能再有港幣了。 一系列的美國的法律的推出和行動不管你G20 有沒有協議都會走下去。美國的好就是它的法律系統強大無一人能夠除外所以這個國家太偉大了。它的壞很多因為政治內鬥,失去了戰機,短視。所以沒有人能夠停止這個步伐,只是快點慢點。咱們今天的直播簡單向大家報告到這兒。 我一會兒我要和咱們亞洲的朋友有很多視頻。

 

我再次向香港的朋友們表達你們的英勇你們的智慧和你們執著贏得了世界的尊重你們給文貴還回的這些錢真的是讓文貴我對你們感激至極。我向你們學習太厲害了。我都不知道你們要是換個角色你們給了我錢我會不會還給你們。我估計可能性不大,因為我來自於糞坑,來自於CCP的糞坑,我都懷疑我能不能做到,你們太厲害了。

 

 我再次表達只要我有錢,只要我還能借得到的,我會一直支持你們到底。你們需要可以直接和我聯繫。再一個,郭文貴在香港你們這個抗議當中做一切都是應該的,不求任何名不求任何利不求任何回報,也不希望你們任何人提到我的名字。 如果香港夠意思的朋友,不要提到郭文貴任何的名字。謝謝你們了!

 

咱們現在和戰友們一起為十四億中國人,和香港的七百五十萬同胞,和爭取到我們未來的法治,真正的法治公平和信仰的自由祈福🙏親愛的戰友們,我再說,香港的朋友們,我個人意見啊, 不敢提建議啊。永遠不要忘了,不要相信共產黨!我已經說得夠多了。還有一個,這四個人不被fire掉你們都將有大麻煩,他不會放過你們的。香港只要廉政公署法治不恢復,香港特首不是香港普選,一切今天的贏都是你們的災難,不會帶來一點點好處,不會讓你有半點平安,不會讓你的家人和孩子有任何未來。

 

不是你反送中, 是你自己給自己送終了。 不信咱們就走著看。 他們不會放過你們的,只有他們徹底輸你才能贏。給他們任何的機會,共產黨、Carrie Lam、李家超、鄭若驊、盧偉聰,他們都不會放過你們,不會有半點猶豫把你們消滅。那個時候不是反送中, 是自己給自己,自送終。

 

但願這個不要發生,親愛的戰友們。

 

一切都是剛剛開始!謝謝!
文贵爆料字幕组

回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