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6月2日班農與郭文貴談林鄭賣港

0
187
文貴先生: 尊敬的戰友們好啊, 今天是62號, 歡迎我們的英雄回到我們的喜馬拉雅大使館, 我答應我們的戰友要擁抱我們的班農先生。我們一定有一天和班農先生舉起這雙手,改變世界的手(文貴舉起班農先生的手)。現在班農先生再次地創造了神奇。

 

那麼親愛的戰友們,非常地高興啊。今天和上一次班農先生的直播也沒有超高是3星期的時間,但是世界有了巨大的變化。 大家知道上次直播的時候班農先生說,他將去歐洲,他將代表法治基金,代表著很多戰友的希望,去到歐洲各國去和他們講解為什麼反共,和共產黨一系列的犯罪真相。在經濟、政治、軍事、文化、宗教各個領域對世界的侵略。我想那天的時候很多戰友並沒有認真地聽這些話。

 

可是大家知道這幾十天來發生了巨大的事情,大家都通過CNBC,、福克斯電視台、哈薩克演講、意大利演講、法國的大選、歐洲議會的選舉、英國的脫歐、包括福克斯翠西和中國的國際電視台劉欣的演講。更重要的是班農先生被中國電視台,環球屎報,拉屎的屎報,以國家力量進行侮辱攻擊。後來大家又看到香港的遣返法引起了世界的震撼。 也就是班農先生在向世界講述共產黨的威脅的時候,這些威脅正在發生中。毫不誇張地說班農先生震撼了世界。那麼今天我們就請班農先生簡單給大家講講這段的歐洲之行。

 

班農先生: 謝謝文貴先生,謝謝他製作的這些非常好的視頻。 文貴團隊的視頻比BBC啊,CNN啊製作的視頻更好,非常高質量的創作。其實我的歐洲之行,去了挪威,柏林,法國,還有哈薩克斯坦,我也去過羅馬、意大利、還有瑞士。這是第一次我發現人們真正的瞭解中國,瞭解為什麼中國人民要有自由,中國人民被CCP極權政權壓迫。 我去演講的時候,巴黎呀,奧斯陸呀,法國啊,挪威呀,去不同國家的首都,我們把真相告訴他們,歐洲人啊,東亞人,他們跟美國人一樣,剛剛開始醒過來,整個社會的情緒是有所改變,中國老百姓可以觀察到國際上巨大形勢的改變,王岐山等一些共產黨極權的少數人,他們將會看到世界對他們的反對情緒。

 

郭文貴先生: 班農先生他的後面大家看到寫的是什麼嗎? 獻給202064號新中國建國紀念。班農先生,郭文貴, 凱爾巴斯。這是,班農先生沒有認真地瞭解這幅畫的意義。(文貴指這班農身後的一張國畫)這幅畫的意義,班農先生,你先看一下你的背後,這山川和這個河流是中國人對中國的美好理解,這幅畫太棒了,這是獻給班農先生的,獻給凱爾巴斯先生的。明年64號我們建立新中國乾掉共產黨。這幅畫很值錢啊,很值錢。但是班農先生從過去演講不收錢,現在要花50萬美元講一次,所以我現在談談50% 給法治基金

 

看看,大家可能都看到了啊, 整個的現在的留言全是愛班農先生,全都是愛,全都是愛, 你看全都是愛班農先生,感謝班農先生的。你看這是不可思議的。我相信在美國和中國的歷史上,得到中國人這麼多人喜歡和愛護的這是唯一的一個人,這是唯一的一個人。

 

班農先生: 很榮幸,能夠成為法治基金會的主席,毫無疑問,我到全世界談到中國的法治,法治基金,大家都看到中國的老百姓他們來到香港,來到台灣,來到海外都能夠非常成功,特別是看到中國人在美國,在歐洲,在倫敦,看到在法治的基礎下的繁榮,和成功。中國人非常勤奮,從零開始,可以把東西做出來。所以我非常榮幸,做法治基金的主席,能夠去到歐洲進行演講,特別是哈薩克斯坦演講。我非常感謝我獲得的這個機會,而且成為法治基金的主席是非常榮幸。我會繼續努力,為中國的法治貢獻一份力量。

 

郭文貴先生:我們現在呢, 班農先生,我們很多感激的話就不多說了。我們現在直奔主題啊。因為今天有幾百萬上千萬上億的人在看著這個直播,我們有很多問題要問班農, 我就直接開始問他一系列的問題,好不好?咱們的戰友啊,今天第一個問題就問非常重要的香港遣返法。

 

69號香港市民將走向大街,將走向大街,抗議。我在兩天前錄了視頻報告說香港遣返法不是說像林鄭月娥說的,是中共中央給她的指示,是她一個字一個字她寫的向中共申請要這個遣返法。她將香港人置於完全不安全,並立法來保證她的腐敗和醜聞不被揭露,震撼了世界。這是班農先生幾年前就擔心的事情,擔心香港。但是今天他就發生了,所以香港朋友說:我們感謝班農先生。所以今天班農先生你怎麼看香港林鄭月娥親自撰寫,讓共產黨製造一個惡法來保護香港的腐敗,不讓任何人把民心講出來。

 

班農先生:這個是太可怕了,在1997年的時候,我是很年輕的時候,我第一次去到中國香港,因為我的展覽是去到中國香港。香港人他們有一個小島,他們沒有天然的資源,創造了世界第一大的資本市場。所以香港人能夠成,這個是完全震驚了世界上的歷史。但是這個也展示中國老百姓的刻苦、耐勞、勤奮,他們能夠獲取成功也沒有其他人的幫助,所以現在的引渡法是非常可怕的事情。

 

讓我更加生氣的全世界的人都沒有任何的反應!這個引渡法其實是把97年的協議破壞了,這個是一國兩制的破壞。要保護香港的法治、普通法的安全,但是現在破壞了這個協議,這個引渡法是完全破壞了香港的體制他們可以壓迫中國人、香港人,他們使香港的人不再擁有自由、不再擁有一個蓬勃繁榮的市場,你其實就是把香港人關進去監獄,而且把法制取消,我覺得這個是很重要的在香港原來是有法治,香港人可以繁榮,使香港成為世界上最好的城市,而且是最繁榮的經濟城市,沒有其他人幫助他們,就是因為他們擁有法治!而且香港人是勤勞的,他們也很聰明,使香港成為全世界最好的經濟的城市。

 

所以這個引渡法應該是讓全世界非常生氣,讓全世界的人站到一起,來反對這個在香港出現這樣的引渡法,但是竟然沒有人去支持,而且是少數的中國的極權的人、統治者來破壞香港。

 

郭文貴先生:為什麼林鄭要主動寫的東西,而且跟香港人跟世界說是共產黨做的,事實是她寫的,為什麼?

 

班農先生:這個就是更加讓我生氣,因為林鄭月娥是香港人,其實她是香港人支持,她應該代表香港的利益,但是她自己去編寫引渡法,而且加上了其他的一些壞的惡法。所以我覺得她根本上是出賣了香港,她是自己人出賣了自己人!所以引渡法跟其他的法,其實要把香港人變成奴隸,對香港人來說是帶來一個非常重大的影響。我剛剛才從倫敦回來,從歐洲回來。我是在紐約市我已經知道,過去香港被認為是全世界第三大的經濟體,是一個最大最好的資本城市,大家都認為它是中國以外的地區,所以大家都去香港去幫助中國的老百姓,去建很多的工廠,還有經濟上支持他們。

 

但是現在這些都過去了,我跟很多倫敦的人,紐約的人談,他們都覺得再不會香港了,因為香港已經是要改變過來。因為他們去到香港的話,人們都覺得任何人都可以在香港引渡他們到中國。所以你會看到越來越少人會去香港,因為他們不再相信香港擁有法治,所以他們就覺得如果在香港什麼時候中國想要的話,他們都可以把這個人引渡到中國,所以其實這個引渡法是破壞了香港所有的一切,為什麼呢?就是因為中國是絕對控制了香港,而且是北京少數的集團政府控制了香港的自由。

 

郭文貴先生:這次的林鄭月娥出賣香港,是為了保護她腐敗的醜聞未來不被香港人清算,與中國的王岐山等盜國賊、孟建柱、江澤民家族,綁架了香港人,讓香港人全部不安全,讓他們幾個家族安全。這是對世界的法律的遊戲的挑戰!規則的挑戰!612號,大家都認為一定會通過這個惡法,班農先生,法治基金能做什麼?是否能想辦法讓美國和歐洲一定要阻止這個惡法的通過,還有一個,一定要制裁香港的最高官,包括林鄭月娥!對香港所有相關人員進行制裁,您未來會怎麼做?

 

班農先生:大家要瞭解的是,我在倫敦我也看到有很多的對衝基金,而且在歐洲我也見到很多關於這些的人,他們的資本在香港,是讓香港繁榮起來的。所以我覺得第一個可做的事情,我將要影響所有經濟的市場,資本的市場,讓他們創造一些影響力,讓他們都知道都瞭解這個法律對香港來說是造成很大的破壞,會有消極的影響。而且有資料的人都不想再去香港工作,而且因為大家都知道香港是完全被中國所控制的,中國可以隨時從香港引渡任何人去中國受審。所以我們必須要把這個概念、這個想法告訴全世界,我們法治基金在這方面要做很大量的工作。

 

而且我們要告訴全世界的人,大家都在看我們的直播,香港看我們直播的人,我們要告訴他們,我們要知道北京在說什麼其實我們要告訴香港人,其實林鄭月娥並不是在為香港人工作,她是在為北京工作而且北京來支持林鄭月娥,是因為出賣了香港的中國人,而且來幫助北京過去六個星期,我們看到了很大量的工作,我們也看郭台銘在台灣出來要競選總統,而且我們看到香港出現引渡法,我們看到其實中國的極端的政府非常希望完全去控制香港和台灣,他們不希望在兩地擁有法治。所以這個對我們來說是非常反向消極的事情,將會出現重大的影響,所以我們看到西方的人希望來做一些事情的。

 

郭文貴先生:對待香港,我所有的朋友都認為,美國必須停止香港自貿區的協議,必須對香港的相關官員進行制裁!希望班農先生能盡快的在全世界推動這個整個懲罰官員、制裁官員,停止香港自貿區資格的這個事情,班農先生完成這個任務,現在我們期待

 

班農先生:我覺得我們小心要做的事,我也非常的關注這個事情,但是美國香港的自貿的協議,每年都會被更新,但是香港因為是擁有法治,香港擁有一個非常蓬勃的房地產市場。現在你看到出現這些問題後,香港的房地產市場不再那麼的蓬勃。那麼香港的繁榮也將有下降趨勢。因為有很多人現在開始覺得我們在香港擁有的是97年的法律嗎?是普通法嗎?還有法制嗎?還是我們要聽從北京的腐敗官員的控制呢?只要他們說一句話,我們就會被消失啊,被自殺啊,被逮捕。是這樣的情況嗎?

 

我們還要記得海航的主席王健。他就是去了法國就突然間可以失足掉下牆自拍死。我們還要記得中國第一任國際刑警的主席孟宏偉已經消失了6個月。這些只不過是冰山的一角。所以我們要告訴大家如果沒有法治,這個引渡法將會使得香港沒有法制,並會出現以上情況。我害怕香港的繁榮將會受到重大影響,還有中國的法制基礎建設將會被摧毀。所以被影響的不僅是香港和香港人,我知道有很多的美國人、還有歐洲人,還有英國人都不想再飞到香港。因为过去他们可能在香港有业务做很多的交易,但是现在都不去了。我们将会不断听到这些的反映。

 

但是北京的王岐山、習近平他們也不會甘心的。更重要的是他們要對香港有絕對的控制,而且他們所作的一切使香港失去法制。所有你做的惡法都沒有任何的證人,任何的根據。他們可以做所有的事情。他們說你是罪犯你就是罪犯,沒有審訊,沒有證人,沒有法制,而且他們像對待狗一樣對待人民。這是真正讓我感到生氣,這是純粹的種族歧視。為什麼勤勞高尚的中國人沒有法制?為什麼中國人被納粹所統治?中國人在香港、在台灣、在東南亞、在新加坡、在澳大利亞、在美國很成功。相信我,當中國人來到美國他們沒有任何的休息。他們所取得的一切是由於他們自己的努力。在倫敦,在紐約,事實上在全世界任何地方除了中國大陸中國人都很成功,因為他們擁有法制。

 

但是在中國大陸人們是受中國政府的控制,他們可以逮捕你並把你關進監獄。這就是他們想在香港做的。他們不在乎繁榮,不在乎香港的中產階級,不在乎用所收集的資金建工廠增加就業。他們所關心的是對中國人的完全絕對的控制。

 

郭文貴先生:聽到班農先生講。我們中國人真感到非常地感激。作為一個美國人對我們中國人的理解和尊重,這是前所未有的。關於香港的事情,班農先生會和法制基金我們大家一起去立一副阻止惡法通過。我們今天時間有限。我們接著換到第二個問題。班農先生到了歐洲以後首先是在法國觀察並協助法國的勒龐選舉。大家都知道在一年前班農先生在這兒跟我說過勒龐會當選,會成為大多數的議員席位,而且他會支持我們一起來反共。就像我們從來不參與美國政治一樣,我們不參與歐洲政治,不參與法國政治。但是誰要是反共,誰就是我們的朋友。班農先生說的事情已經都實現了。

 

未來法制治基金和中國反共人士將在法國有特殊政策,正在努力中。很多戰友剛才發來的信息,就是請班農先生要問一下:「勒龐當選是否意味著未來會支持法治基金堅決反共?在歐洲的議會增加了席位以後是否能改變中共對歐洲的侵略和影響?」請班農先生談一下。你看看現在愛班農先生的。這是不可思議的,這真是不可思議的。在他上次直播的時候,他還沒有受到這樣的歡迎和愛戴。而且都是講英文的,那麼多講英文的。海外的、國內的戰友們。來自北京清華大學,來自北京大學,上海復旦大學、香港大學。所以請班農先生回答,勒龐未來跟我們如何合作,會帶來什麼?

 

班農先生:我認為勒龐由於很多原因受到支持。她是受到法國工人階級的支持 。她提出很重要的一句話—— 我們今天建立的系統基本上是由在中國防火牆後被奴役的人在完全沒有法制的情況下建立的,這些被奴役的人為西方無業人群生產貨物。她認為金融機構在北京已建立這種活死人似的怪物。我認為這種瘋狂遍布整個歐洲,因為中共過來有很多錢。這些錢應該用於發展中國,建設中國的內部政府,治理污染,治理污染的河流,治理污染的空氣,讓中國人的生活變得更好,他們是在中飽私囊。他們在拿這些錢去全歐洲和世界其它地方,用區域化資本主義去賄賂精英來為他們工作。

 

你開始看到歐洲正在清醒過來,但是一些歡迎中共工程還沒有停下來,所以這才是初級階段。我覺得更加重要的是在法國,特別是在歐盟,我知道有些人在達沃斯開始疏遠中共。你開始看到平民主義開始崛起,人民開始說這是對我們國家最有利的嗎?這對中國人公平嗎?我認為勒龐有關於被中國奴役的人vs西方無業人員的觀點很有力量,彷彿就是中國的「黃衫運動」。我認為你會看到更多相關活動。更重要的是中國的工人階級和中產階級開始明白她在上星期天擊敗了馬克龍。他是整個歐盟代表。這對中共非常容易,他們的最高指令讓他們可以去做任何事。我認為你將會看到法國、意大利、英國、德國正在開始行動。支持反共,讓他們更加了解CCP,使中國擁有法制,來照顧著中國的老百姓。

 

郭文貴先生:勒龐的事我們先說到這,大家都知道意味著什麼。她是班農先生的好朋友。我相信勒龐女士她一定和我們站在一起反共,也會想盡一切辦法對我們的法制基金和法制社會及反共事業有巨大幫助。我們不管她國內的事兒。接下我們日本的戰友的李小牧先生特別想問,這次川普先生訪日有重大的歷史性的政策突破。大家都知道日本的政壇很多人都是班農先生的好朋友。而且川普總統在G20之前訪問日本,還登上了日本的軍艦,而且賣給了日本F-35。等一旦允許了,日本擁有了航空母艦,給日本的軍事發展鬆綁。意圖很簡單,用日抗共,讓日本成為亞洲的老大,來平衡中共對亞洲的侵略和影響,綁架了14億中國人民。                                                  

 

而且日本天皇前所未有的給了川普總統禮物。而且據說八月份美日之間的貿易將有新的協定,就把過去的CCP改成我估計就是APT了,AAmericaPPresident和日本,APTJ是日本。但是不管怎麼改名,新的貿易協議都將有利於美國和日本和世界的公平貿易,李小牧先生等人包括我們的多個戰友在問,「班農先生如何看待這次的具有歷史性的訪問?」請。鏡頭多對準班農先生啊。

 

班農先生:這絕對是個很好的問題,我想退一步分兩個方面看待這個問題,川普訪問日本是一個不可思議的故事,訪問從頭到尾4天,讓我們看一下每一天都發生了什麼。第一天,他會見了新的天皇,在「令和」新時代開始的時候,川普總統是在眾多國家中非常具有代表性的第一位來到並開始這個新的訪問的,這個實質上是非常具有歷史性的。

 

第二天,川普會見了商界領袖,正如郭文貴先生所知道的,日本的商業領袖來自於古老的家族,這些日本最古老的家族他們擁有著最大的產業,最大的工廠,大的貿易公司,大的銀行。川普這一整天和首相安倍一起會見了商業領袖。第三天,他去視察了美國軍隊和美國第七艦隊 ,並且拜訪了不同種類的軍隊,尤其視察了美國第七艦隊的「USS WASP」這艘在美軍具有歷史意義的船舶。第四天,他和安倍象徵性的去了日本新的航空母艦,安倍宣佈他們已經購買了超過100F35戰機,被用作武裝日本軍隊。

 

現在,郭文貴先生,我們已經在過去的一年在郭媒體談論了很多次,關於具有挑戰性的未來以及有關的事情,最大的一件軍事事件是,在南中國海和東中國海我們必須自由航行,自由航行幫助日本、韓國、台灣以及中國人民,記住香港面臨南海,在南海的自由航行可以帶來所有的資源作為最重要的支持。川普總統對日訪問絕對是具有歷史意義的,這包括了日本的部分文化,日本的商業,以及日本軍隊的建設。

 

另外川普總統說,嘿,我們建立一個公平的互惠的協議怎麼樣,相同的話,川普也和中國共產黨說過,並且真正地希望盡一切努力得到一個公平平衡地貿易政策,所以我認為這是非常有歷史性的,我認為對中國人民有重大意義,我認為對中國人民有積極的意義,對整個中國共產黨系統有消極的意義。因為我認為現在他們意識到美國、日本和其他的國家已經正在警惕他們正在努力去做的,而且也對中國極權的政府敲響了警鐘。告訴中國政府,美國未來會採取什麼行動。

 

郭文貴先生:班農先生剛才解釋的非常清楚,班農先生作為一個美國國家的安全戰略顧問,他在過去呢在倡導亞洲再平衡,不是當時其他事,亞洲再平衡是以日本,以日本的民主法治制度,和可控的軍事擴張,以及亞洲與中東的能源再分配的戰略,包括使日本軍隊強大,抵制中共對亞洲的侵略和擴張。班農先生在一年前我們很深入的談過這個問題,我很驚訝的事情,班農先生對日本在亞洲的地位,包括政治上一些主張,今天幾乎都發生了。但是班農先生今天講的比較客氣,沒有那麼直接,我們私下講的比較直接,他在這都比較溫柔,那麼現在很多戰友的問題太多了,我們沒辦法把任何問題講太細了,太多了,現在我們在網上有多少人在線,大家猜一猜啊,嚇死大家了,那麼一會大家會看到電腦的截屏圖啊,這個直播圖。

 

現在呢我們要代表我們的戰友大丁先生,大丁先生是在推特上全民聯盟的製作者,一直支持班農先生爆料革命,很了不起。他首先是向半農先生問候,然後呢他問了三個問題,其他兩個問題太敏感了,不問了,就問一個問題吧,就是關於由於您被福克斯的Trish採訪而導致了中共對你的攻擊,然後中國有個國際電視台叫劉欣的劉欣女士,然後呢來挑戰來辱罵否定採訪,後來由Trish來要求挑戰,這個採訪結果意義你怎麼看?您又創造了個傳奇,這是我們大丁問的問題,您請。

 

班農先生:我覺得我很榮幸,因為中央電視台,他侮辱我,批評我,說我破壞了中美什麼什麼,說我是一個徹底的壞蛋(班農之流),威脅人類,然後環球時報也批評我。我認為這是他們唯一一次確切地對一個公民進行攻擊,記住,我不是美國政府人員。我將會是榮譽的象徵,因為如果CCTV僅僅是中國共產黨的基本的大外宣武器的一部分的話。所以CCTV的主持人在說我壞話,那對我來說就意味著我的工作做的很對。

 

因為直到CCTV跑出來說為什麼中國人沒有擁有土地?為什麼中國人沒有任何的財產?14億中國人沒有和世界其他地方的人們一樣的權利?對於中國人他們不配擁有自己的土地嗎?他們不配擁有自己的財產嗎?對嗎?中國人是地球上的一個最勤勞的種族,為什麼他們不能像美國,歐洲、亞洲其他國家的人們一樣擁有事物呢?為什麼亞洲其他國家的人們他們擁有自己的土地,為什麼他們擁有自己的財產,為什麼他們有法制,為什麼中國人不配擁有呢?

 

CCTV開始談論這些的時候,對於他們說我的那些話我就感覺難受,但是現在他們應該明白,我不會放棄我的權益。這是唯一的最重要的發生在世界上的事,是中國人的自由,因為一旦我們實現了那個目標,我們仍然擁有一個和平繁榮的世界,我們不用擔心中國軍隊的擴張,我們不用擔心南中國海,我們會生活在一個和平繁榮的世界。環球時報和CCTV的主持人們应该明白,我不會屈服於這些噪音,他們應該讓這些每晚侮辱我噪音消失,記住,當你們做這些的時候,我不會躲避你們的挑戰的。

 

郭文貴先生:那麼剛才班農先生這次在歐洲的演講特別重要的就是在世界上第一個政治家提出來,為什麼中國人,一個國家的公民沒有土地權,沒有社會保障,為什麼中國人民那麼勤勞,他們卻都是吃的化學食品,和沒有醫療保障,為什麼那麼多新疆人西藏人要被殺被抓進監獄,誰來管理他們?包括這次班農先生提出這個問題,西方沒有一個領導人提出過,而且班農先生並沒有完全歸罪於共產黨,而且認為西方華爾街,西方的貪婪也是背後的推手!那麼,引起了世界的震撼。

 

所以說,班農先生認為這個,崔西的這個跟劉欣的對話呢,認為是雞。中央電視台沒有回應真正的問題。但是,班農先生,因為班農先生開啟了中美代理人的對話,媒體界的對話。不管誰輸誰贏,這個一旦發展下去,將讓中美人民受益!那麼,現在呢,我們侯小寶戰友,希望問一個問題——“班農先生經歷了瑞典、英國、法國、意大利,我們發現歐洲正在改變,我們發現。而俄羅斯呢,是否有可能在反共議題上跟我們一起合作?因為大家都知道,俄羅斯是共產黨中間的Partner,你怎麼看著這個問題?

 

班農先生:我覺得,通過一些的時間我們可能會看到一些改變吧。現在,世界剛剛開始了解到,是中國老百姓被壓迫的情況。那麼,其實你知道,華爾街很多的商業的這一些的企業其實都是跟王岐山,還有是習近平是同謀的。所以有很多的華爾街的人,在倫敦等城市都是這樣,是支持這一些中國的共產黨。你看到海航,這個海航的家族,擁有那麼多的資產,這一些的產業。所以,第一次歷史上有很多的人,就說站起來說,要停止這樣的,西方世界對共產黨的支持。因為其實你看到HNA海航其實不是中國老百姓擁有的,只不過是你王岐山私人擁有的。

 

所以是由郭文貴把這一個的事情爆料出來的!而且他是絕對是對的!那麼現在這個事情呢,讓西方的世界、西方的媒體了解,特別說是這一些的老百姓,西方的老百姓西方的這一些的政策的領導,也開始地了解。他們過去把很多的支票,大額的支票是交給中國共產黨,讓他們作出很多的國家的這一些的項目。

 

但是,中國老百姓一定不能夠是享受清潔的用水,還有是一個的好的空氣,而且是平均的生活。中國老百姓的平均的生活呢都是受到壓迫的,因為他們生活在環境污染當中,他們所掙來的錢,他們做出的貢獻,他們並不能夠獲得紅利,並不能夠獲得回報。所以的話呢,如果是我們,那麼你看到如果是在西方世界出現同樣的污染的話,或者是同樣的污染的水的話,大家都不會接受的。所以的話呢,你可以看到,西方的世界現在是了解到,很多的很多的這一些的企業,其中的企業把製造業搬到中國。但是呢,他們沒有真正地付錢給中國的老百姓,中國的老百姓還是生活在這一個環境污染當中。

 

還有呢,很多的老百姓,全世界的老百姓看到現實、真相,他們就非常的震驚,他們就會覺得:噢!我們根本不知道有這樣的事情! CNBC啊,CNNNBC啊也不會告訴我們,或爾是這個監護人時報,或爾是這一個的經濟時報也不會告訴我們這一些的信息。現在,我們才剛剛,把這一些的信息,由於是郭媒體,把這一個的料都爆出來了,然後我們想到全世界去宣傳這一個的信息。所以,我們很快的,就是把這一個的信息呢,就帶到全世界,也包括是不同的世界各地。

 

各地的人看到以後,他們都感到是非常地不高興、生氣。比如說他們看到這一些的維吾爾族的人的受的中國的迫害啊;或爾是達賴喇嘛受到的迫害。更加地重要是集權政府對於中國老百姓,在民間,是在社會上的監控。簡直就覺得是呢,讓全世界感覺到中國政府對他們的老百姓,對他的子民,簡直就像是動物一樣,畜生一樣所以是在全世界引起了絕大的一個的震驚!

 

我在整個的歐洲之行,我每一個見到的人,跟他們看到的人,跟他們談的人,每一個的人,都在發現了真相以後,她覺得他都告訴我,他不要再幫助中國的共產黨。他們現在已經是站在歷史性的一刻,歷史就是顯示出中國政府,對於中國的老百姓的努力化,而且是壓迫使得呢,他們如果是華爾街或者是其他的企業幫助他們,他們將會是不可以回到過去的,對於自己呢,所以他們是完全改變過來了。

 

文貴先生:我們的一位戰友呢,就是這個,叫文煜的特別地關心這次,法國的勒龐贏得了選舉席位後。大家也都知道法國是被藍金黃的重災區,特別是在王健在法國被殺的事件上。法國警察和司法部門的腐敗,以及對共產黨的犯罪的這種包庇,它連中國的一個省都不如。法國的很多人民也很生氣。班農先生在法國,在這方面做了很多的工作。然後呢,希望以最快的時間,法國司法部門重新啟動調查。一定要查出王被殺的真相!據我所知,班農先生收到了,有了很大的收穫我們這位戰友想問的事情:班農先生有沒有信心,和法國的司法部門合作,讓王之死的真相,早日查清;讓中國的私人企業家,讓中國的所有人民看到,法制基金的力量,讓中國 人到法國去更安全。請班農先生。

 

班農先生:事實呢,關於是王健之死是讓世界震驚的。因為呢,其實在過去的十一月,在我們的(努力下)使得我們建立了法制基金。那麼然後呢,也使得我們參與了這一個的調查。我們也是,文貴先生是帶起來的一個,帶頭的一個的行動。那麼稍後呢,有很多的海航的,對於針對是文貴的一些的控告呢,都已經是被取消了,因為他把這個真相是呈現在世人眼前。

 

郭媒體在調查,這一個的海航王健之死的這個的發展,現在不能夠跟大家是說的,這個是保密的。但是呢,我也是在跟法國見面的時候,在法國進行演講的時候,跟當地的領導是談話。我知道呢,有很多的法國的司法部門,也是正在進行很積極的調查。然而我可以告訴大家,真相是可以讓我們更加地震驚!

 

是,在接下來的幾個禮拜、幾個月,會看到法國的批發機構和他們的法制,將會進行很多的調查,會出現很多重大的發展。那麼我們郭媒體也會報導的。而且,更加重要的是,第一次國際刑警在法國的總部,中國的主席,他竟然在法國的總部是被共產黨帶走,然後就被消失了,所以這個事情,是讓法國人非常震驚的,說真的就是被綁架了。

 

但是,很多中國人說他是腐敗了,你看他被消失以後,從來就是沒有再出現在人們的眼前。所以,我說的是什麼呢?我說的是,其實有很多的信息,我們是找到了。我們知道這些信息沒有被公佈不出來,但是,我們要找出這些信息,告訴大家。而且,我可以告訴大家,法國還是有法治的一個地方,所以在這個方面,我們還是要為他們共同進行調查。

 

但是,我可以告訴你,「海航」王健之死還是非常的震驚。我們將會在這方面會挖掘更加多的信息,相信有更加多的信息讓大家知道。而且,「法治基金會」在這些方面,做出更多重大的公佈。而且,這些的公佈,可能是要在法國進行報導的。所以我們在這一方面呢,是做了很多的事情,而且,將會為大家在第一時間做出各種各樣的報道。讓大家知道這個「海航」的情況,還要有很長的時間來進行調查,你不要以為已經是接近尾聲了,不要以為已經是結束。其實,我覺得還是需要很長的時間來進行挖掘的。

 

郭文貴先生:班農先生就是我們的政治家,很多事情是這樣的,我在這就不說了。關於「王健之死」真相,孟宏偉被綁架背後的故事,法國政府的腐敗。包括共產黨的綁架、殺人,班農先生代表「法治基金」,一定會全力以赴的。得到結果水落石出,我們非常有信心。如果我們找不出真相,我們和班農先生,我們應該消失在世界上,不應該再在這塊兒講話了。現在,另外一個戰友非常地希望向班農先生問一個問題,就是,在最近又看到了中共的王岐山,去德國、荷蘭、巴基斯坦,到處去流竄。你怎麼看他這次的突然的出行、竄訪?

 

班農先生:我覺得呀,我們應當首先瞭解他的這個背後的意思。他們是要來推廣這個「一帶一路」,他們去到這些地方,他們是用國家的資源,希望是獲得這些不同的國家的支持,來進行商定。但是,也是要對這些國家進行控制,所以,我們知道,其實,這些從中獲益的並不是中國的老百姓,只是這些集權的少數的人。那麼我們要瞭解,他們去這些國家,真的是為我們中國的老百姓創造工作麼?創造醫療保護麼?創造社會的保障麼?但是,中國人只是擁有的是什麼——骯臟的水,污染的空氣,還有就是所有中國人面對的塑料的袋子。還有就是,在這個污染的環境當中生活。

 

當然,中國並不擁有世界一流的基礎設施的建設。因為,這一些錢呢,從交易當中獲得的錢吶,其實都是被這些少數集權的人拿走了。比如說,巴基斯坦啊,你知道這些的領導人……王岐山,他是用腐敗賄賂了多少國家的官員、國家的領導。而且,這些賄賂的錢吶,都是來自於中國的老百姓的。所以的話,更加主要的……最重要的,其實你知道,真正的巴基斯坦的人民可以從中獲利嗎?你知道這些錢都是去了什麼地方嗎?其實這些錢吶,從巴基斯坦和不同國家獲得的交易,掙來的錢去了哪呢?是去了中國麼?去解決突然帶來的問題嗎?解決各種各樣的社會保障的問題嗎?所以我們知道,這個是一個惡性的循環。而且,更加嚴重的,就是我們看到王岐山,他是面對著西方世界帶來的挑戰,川普帶來的挑戰,他不能在美國獲得交易。因此,他必須在「一帶一路」的國家,幫助他們獲得更多的交易,來創造他們國內的一些經濟

 

郭文貴先生:剛才班農先生對王岐山是很瞭解的,他離開白宮以後跟王岐山在北京是有幾個小時的見面、會談。看到了王岐山從一個和藹可親的老人,瞬間改變面孔,變成了魔鬼的樣子。以及他後來,穿著睡衣見美國的很多親共人士,以及發表了,中國老百姓可以吃草言論。班農先生總結出來,王岐山是一個魔鬼。由於他親自和他打交道,以及他過去對中共的瞭解,他才得出了對他的解讀。

 

那麼我們現在很多戰友都在問,我文貴很有信心,班農先生、凱爾巴斯,還有千千萬萬的反共人士,以及被綁架的十四億中國人民。在我們講出了所有的事情真相之後,能達到以共產黨滅共產黨的目的,我們在國際上的反共戰場。最後,會達到中國人民、共產黨內絕大多數的好人推翻共產黨,實現202064號建立新中國的偉大目標。那麼我們路德先生向班農先生問一個問題,幾個小時前,中共發表了《中美貿易协定白皮书》。在发表《白皮书》之前,人民币兑美元的汇率、港币兑美元的汇率,大幅挣扎、升降起伏,中国的粮食出现了巨大的问题。

 

文貴先生:班農先生,路德先生想問的問題是:中共發表的白皮書,包括美國政府昨天正式定義六四是「大屠殺」,你怎麼看待這個「六四大屠殺」的定義,第一次美國政府(的定義),和中共剛剛公佈的白皮書,您怎麼看待?請班農先生。

 

班農先生:白皮書是北京時間星期天的上午10點公佈的。大家都看到了,閱讀過了,其實大家都知道這是中共的謊言。中國政府不僅僅覺得美國人是笨蛋,也覺得中國老百姓很笨,好像白痴一樣。整個海湖山莊峰會,習近平來到海湖山莊見了特朗普總統。當時,他們是有一個對話。2017年,他們見面以後,說會有一個很多貿易的框架。特朗普總統要求中國要有一個經濟上結構的改變,這是雙方都同意的,而且一年前都已經以書面的形式寫下來了。這是對於中國經濟基礎要有結構性的改變,雙方是都同意的。而且這個基礎性的結構性的改變,能讓中國老百姓基本的生活獲得改變。

 

但是現在,由於這個國家在經濟和民生方面被絕對的控制。我們要求的基礎性的結構性的改變,能改變中國的整個的經濟結構。特朗普總統在1月份做的國情咨文中,又重新談到了這個協議。現在一年過去了,這個協議還在進行中,不斷的討論。協議談到了很多的改變,但最後一秒鐘,王岐山、習近平就把這協議給破壞了,不去兌現。

 

特朗普總統是希望中國的經濟和世界接軌,各國在相同的規則下進行,但是中共竟然不兌現這些協議。中國現在沒有物業權,也沒用資本權,沒有任何的保護資產的權力。你要知道,特朗普總統希望進行這樣的協議的意義,他是希望改變中國老百姓的生活。但是,王岐山、習近平你在最後一分鐘改變,你們完全是在說謊,你們根本就沒想真正去兌現你們所說過的承諾

 

而且不僅僅是一年前,9個月來我們進行的各種談判,你都不再遵守。所以,你們把過去進行的任何的協議都破壞了,都不管了。所以,他們現在的行為說明,他們不再管對中國的老百姓、中國的企業家、中國的經濟會有哪些影響。因為對於這些中國的極權的人來說,他們根本不會管其他人。他也不管「引渡法」會對香港經濟造成什麼破壞,他們只關心少數極權的、極端的少數的中共人士,對中國經濟、中國老百姓、香港老百姓進行絕對的控制,這是他們唯一關心的事情。

 

所以我說,這個事情將對所有老百姓,所有中產帶來極大的影響。所以我知道,中共是想創造更多反西方、反美的情緒。但是我要告訴你,他們關心的不是中國的老百姓,他們是想讓你產生反美的情緒,進而對老百姓產生絕對的控制。

 

所以我知道,接下來將是具有歷史性的一年。我自己將在華盛頓親自參與紀念「六四悲劇」發生30週年。這個週末,北京發佈的白皮書也是歷史性的一刻,它把我們帶進歷史性的,更加消極時刻,我很生氣。完全違反了我們過去達成的一切,他們說的都是謊話,他們不再尊重過去所承諾的一切,完全是在捏造謊言。如果你看到我們過去的討論,大家彼此熟悉,整個談論過程花了很多的努力和精力,但是現在所有的努力都被破壞了。所以今天,我們看得很清楚,中美關係將在很長一段時間內都無法解決這些矛盾。

 

郭文貴先生:班農先生剛才說的白皮書,包括六四大屠殺的事件,他昨天從歐洲回來直接到我家,我們談了很長時間,一起吃的晚餐。這個白皮書,基本上在美國被認為,它就是一個地地道道的撒謊,而且把責任全推給美國和川普總統。現在中美的貿易協議,已經變成了,中共與川普總統的戰爭,這就是中共。他不對你美國乾,他打擊這個揭穿了中共偷盜美國金錢和技術的美國總統個人。共產黨奪取大陸的政權,就是攻擊蔣介石本人成功。然後在黨內,攻擊劉少奇,以及老革命,然後樹立了共產黨的某些人的邪惡政權。現在在國際遊戲規則當中,別人說你偷東西了,你沒有遵守協議,我們要談一談。然後,共產黨就像發了瘋一樣,說你撒謊,你是騙子。就把所有代表利益集團的講話的人,全部滅掉。

 

昨天晚上,我的美國朋友給我打電話,也是班農先生的好朋友。我問他了兩個問題:如果今天在美國,當前危機委員會班農先生,以及中美貿易談判的人,現在去北京,或者受中國共產黨的管轄,結果會是怎麼樣的?全部被抓進監獄!定上強姦罪!而且是3秒鐘強姦罪!就3秒鐘!班農先生會手淫死在監獄里,應該手淫過度死在監獄里,這是不用懷疑的。現在你把福克斯的主持人Trish,你讓她去中國待一個月,她會很多奇怪的死亡,可能也會手淫死。這就是為什麼共產黨不允許川普總統挑戰他們,說出真相,這是一個多麼邪惡的政權。

 

現在戰友們沒有意識到一個問題,過去的中美協議談判,已經變成了完全對川普總統的個人攻擊,現在又加上了個班農之流,只要有反對聲音,就全部消滅。但是,我跟這位美國朋友說,第二個問題,我說讓你打開我的手機,我讓你看到,在過去不到三天時間裡面,我不少於50個美國籍美國護照的美國人,要求我公開支持美國國內的民主黨某個某個選舉人。給我很多許諾,很多都是美國白人。

 

現在共產黨王岐山盜國賊,已經制定了對美政策,不惜一切代價,take down the trump 2020,把川普總統的2020選舉乾掉,一定要讓川普身敗名裂,身陷監獄,第二個招就是全力支持美國內部的挑戰總統的選舉人。不可思議呀!現在這麼多人已經開始準備川普總統被選掉了,所以像班農先生講的,這不是貿易協議談判,這是一場經濟戰爭!現在在台灣問題上,香港問題上,中共已經強烈的對川普總統和班農之流開火。好像台灣問題,香港問題是川普總統和班農先生搞出來的,包括我們的爆料革命。所以說現在這個事情不是大家想象這麼簡單了,接下來我會對班農先生講述更多細節,接下來有戰友問關鍵問題。

 

我們大概在兩天後,就是三天吧,六月四號,天安門廣場屠殺事件30週年。也就是在30年前,我的弟弟被他們給槍殺,我被抓進監獄22個月,現在在兩天前,推特全面封殺三萬兩千個支持班農先生和文貴爆料的戰友們,你像龔小夏女士,沒有公開支持過文貴爆料的,她是支持班農先生的,她都全部被屏蔽掉了,三萬兩千多人這是全世界的一個重大的新聞醜聞。最後在盧比奧,龔小夏等美國共和黨人,和班農先生強烈呼籲下,推特出來道歉,部分恢復了戰友的推特使用,讓全世界人民看到中共在美國的黑暗力量。而且我們很多戰友,更加的感到了中共的危險和流氓,而且團結在了一起!
 所以很多朋友呢,都在請教一個問題,班農先生,現在西方媒體完全被CCP控制,接下來法治基金您認為有什麼辦法,行動行動,能改變這個现状,而且我們想辦法起訴他們,採取措施,制止這種替中共擦鞋,威脅,幫助獨裁政府欺壓百姓的。像推特這種行為已經完全是在犯罪了,請班農先生回答這個問題。我們要切一下,看一下現在在線多少人啊,大家猜猜啊。十點鐘的時候就160萬人,現在越來越多了,親愛的戰友們,大家看到了啊,十點鐘的時候就160萬,請班農先生回答問題,推特事件我們該怎麼解決,什麼樣的行動。

 

班農先生:我覺得推特的情況根本是非常可惡的,這不僅是在中國的情況,我們是在一個上市公司,推特,竟然忽略了他對公眾利益的責任,被共產黨利用去做出這樣的,對老百姓,對文貴的支持者,關掉了他們的賬戶,在美國這樣自由的社會竟然出現了這樣的情況,是非常的震驚,所以他們竟然在美國支持中國集權政府,這樣讓我非常氣憤,他們出來道歉,這個是非常需要的,對天安門事件,在紐約,華盛頓有很多紀念。白皮書的出現,就是中國政府不再跟川普總統有繼續地討論下去了。然後我們又看到推特封掉了很多對中國老百姓爭取權利,自由的支持者,這說明他們不會對特朗普政府繼續談論貿易的協議,我覺得他們要支持這些民主黨的人。

 

但是我覺得是這个其實喚醒了美國很多的人,很多的美國人醒過來了,我們要知道我們是不可以支持這樣民主黨的人或者是推特這樣的情況。為什麼?因為很多人會覺得為什麼?這些支持者的賬戶會被關掉呢?會被取消呢?那麼因為其實是這些推特的支持者其實是支持民運或者是自由的這些的行動。但是我覺得我們現在呢在這方面是醒過來,我覺得美國人更加的瞭解當時的北京他們帶來的威脅,而且特別是在白皮書通過的以後,我覺得有更加多的對峙的情況的出現,正面對峙的情況的出現,我覺得推特的情況是把這方面的情況更加的深化。我認為中共看到他們是失去了對西方世界的影響力。所以他們是在那個好像是在覺醒中,希望更加多的絕對的控制。但是這个在美國地方產生的是一個反面的反應,那麼使得美國更加多的人是被醒悟過來,反抗。

 

郭文貴先生刚才班農先生已經回答了這個問題,所以我深信接下來在社交媒體上大家一定要有心理準備,會有更多類似事件的發生。而且法治基金全力以赴。採取法律手段以及政治上的遊說和公關,我們要解決這個問題,直到勝利,直到勝利,絕不放棄。那麼咱們的安紅女士是我們的老戰友,請問班農先生:中國共產黨最近在國內己經在嘗試特殊情況下,大面積斷網,大面積斷網,就不讓有internet, 不讓有互聯網了。如果共產黨在中國大面積斷網,美國有什麼應對方案呢?

 

班農先生我覺得美國應該看到就像在國會當中有更加多的人,不僅僅是像政治人物,其實我是希望在更大的緯度,在民間去進行一些活動。我們必須去攻破這個防火牆,那麼好像是在德國東德這個地方,在過去八十年代的時候,我們必須去把這道防火牆去打破。因為這個網上的防火牆主要是奴役中國的老百姓。我們知道這個防火牆是涉及到上百萬的人的幫助來建造這樣的防火牆,是來監控這樣的防火牆,這樣是奴役了整個中國的老百姓,是在數字上奴役了中國的老百姓的行動。好像是在中東,非洲,美國,歐洲這些國家的人來幫助他。但是你知道中國有14億的人口,所以我們要更加關注,必須針對這樣的情況來做出一些解決的行動。中國的防火牆是將來越來越重要的問題,我們必須是要去解決的。

 

郭文貴先生班農先生一直很擔心這個問題,但是我一直給班農先生說,他們完全不瞭解中國共產黨的邪惡。現在我們代表戰友問班農先生另外一個問題接下來中共全力以赴,以全國之力要像影響中期選舉一樣,不惜一切代價,動用一切力量,更不會在乎什麼法律,這根本不在乎,採取一切流氓下三濫手段,要在美國毀掉川普總統2020的選舉。班農先生認為他們會成功嗎?會導致什麼樣的結果?

 

班農先生特朗普總統他如果是遵守他的承諾,他要尊重做他要做的事情,在邊境建造城牆,還有在經濟上照顧他的老百姓,我覺得他一定會贏的。我覺得白皮書的出現,當然是要摧毁特朗普總統在2020年當選總統的機會。他們是支持John Bender. John bBnder過去的政治成績大家都是有目共睹的其實是不太好的。但是你知道他是支持了中國人民銀行。他是用了15億的美元他實際上這樣做是支持了中國共產黨。但是這個也是說好了,他實際上是中國共產黨利用的工具。所以我覺得中國共產黨現在正面的打擊特朗普,其實在美國老百姓的眼中,我覺得他們會更加去支持特朗普。因為他們知道特朗普是真正為他們好

 

當然我們知道媒體他們是不會支持特朗普,他們只是希望是看影響這個美國人,希望是美國人看另外一些情況,因為他們受到中國共產黨的影響。但是其實我們另外不斷要來看郭媒體,因為郭媒體把真正的信息告訴我們,告訴我們中國的老百姓被奴役,而且是中國政府一個個的真相。所以我現在看白皮書,我看到白皮書相關的一些情況。而且看到他們的一些說話,所以我覺得,我認為,其實他們就是在白皮書中宣佈,他們是希望跟下一屆的政府,另外一個政府進行談判。所以他們將不會再是跟特朗普總統進行談論。但其實你看到,你看到,但是中國政府在南海去進行這個軍事基地。其實John Bender是知道的,在當時他沒有正視這個問題,然爾中國政府在南海當中肆意的建造軍事的壁壘。

 

所以的話我覺得白皮書說的很明顯,其實說明中國政府的意向,就是不要再跟特朗普政權繼續談論下去。但是其實他們是知道特朗普會繼續強硬對待他們,不會退讓。而且我知道其實這個讓美國的老百姓更加支持特朗普,因為他們知道特朗普一定會堅持建造邊境的城牆,堅持的來對付中國共產黨。

 

郭文貴先生:大家拭目以待吧,拭目以待。這是一個前所未有的突變的歷史時代,一切都是不可思議的,不可預測。我們現在要代表我們法國的戰友:李老,李老是我們戰友當中級別比較高,教育水平比較高,我們一位老戰友。請問班農先生,關於海航王健的命案,在美國的司法調查進展到什麼程度?以及這個王健案關係到法國中國美國很多政界和商界人士,是否會影響這幾個國家的政治變化?請班農先生。

 

農先生:我覺得、其實我覺得這個事情出現,這個案子的出現更加好的時機,是讓全世界的人整體的從睡夢中醒覺過來,因為整個的事情是讓中國共產黨他的這個行為公諸于世,讓全世界人看到他的這個邪惡行動,那么使得這一年的夏季,我們會看到更加多的信息會出現在我們的眼前而且郭媒體已經是,我們的法治基金會的成立就是要喚醒公眾,很多人聽到我們的信息很震驚

 

你知道,沒有郭媒體,世人根本就不知道有王健的事情,是郭媒體把這件事情調查,然后把他公!所以我覺得,我們正在歷史的進程當中,那么不僅僅是,我們調查的不僅僅是王健 海航、國際刑警的事情,我們不去談孟宏偉是好人、壞人,我們談的是為什么他會?他為什么會在大家的眼前突然間的,就被消滅掉了,他是第一個中國人擔任國際刑警的主席,竟然公然的就被消失掉,所以這個是不可容忍的事。所以我們必須要對其進行調查而且要改變中國的法律!

 

郭文貴先生:因為戰友們請教班農先生非常私人的問題,大家看到最近你一系列的演講,都非常的喜歡,覺得您個人非常有魅力!講的東西很有重點,我們的戰友全力以赴第一時間把你的視頻加上了字幕你在哈薩克斯坦的演講,被傳到中國國內以后,迅速的在兩天時間內,大概在5億次的觀看,聽說引起中共高度緊張

 

然后,網絡上評論一塌糊涂那么大家關心的一個問題,您進行這樣的演講,中共如此的生氣,大家擔心個人安全問題,大家希望你能很關注這個案件,大家覺得你最近瘦了很多,非常不幸的是,大家都希望我儘快輸掉100萬美元,大家希望你繼續瘦下去所以說,我在轉達戰友們安全和健康的關系上,基本上我已經輸掉了100萬美元。那么接下來大家要問的,法治基金能否得到歐洲意大利、法國、英國、以及巴西等和班農先生這些比較好的領導人的國家,得到政治上的庇護,人生安全上的保護,這是第一個問題,請班農先生!

 

班農先生:這個首先非常感謝你們的關注,我也是有保鑣的。其實我瘦了,是因為我今天穿黑衣服而已,我首先是要感謝歐洲柏林,哈薩克斯坦,法國、英國的各位,特別是哈薩克斯坦這個演講,這個論壇對于我來說,都是非常重要的事情、會議,他們是一個大會,他們也希望我進行演講,他們也知道我在講中國共產黨,而且反共是幫助中國老百姓的,但是他們竟然說,請你過來說你任何你想要說的事情,你有一個高度的自由說你要說的事情,所以說他們有著極大的勇氣,因為他們是支持自由

 

當然我們哈薩克斯坦不是完美的國家,而且當地的媒體也不是高質量的,但是,他們竟然是有這么強大的勇氣,讓我在他們國家說說反中國,反共,反中共極端分子的說話,所以我是對他們有著極大的尊敬而且這也是極大的改變,在挪威,我從前也沒在挪威說過這樣的話,因為在過去,在挪威的這一次講壇當中,在的都是一些在軍事上相關的人,在這么多年來同中共的關系,他們也是剛到非常的小心,也是非常的謹慎,所以我在當地的講話是告訴他們真相,讓他們知道將來要做出哪一些的行動,那么他們剛剛被喚醒過來,爆料,我們說出真相,我們告訴他們中國政府是如何奴役人民,這個政策不斷壓迫老百姓,這個是我不斷要做的事情,但是對于西方政府不同的事情,我們要對他進行施壓,我們要讓他知道,如何通過法治基金幫助中國老百姓

 

那么我們要告訴這一些國家,他們的國民,在中國有多少的人被自殺,被綁架,這些的事情是不可思議的,那么,而且讓中國的老百姓一切都是剛剛開始!過去一年來這些的國家,跟中國一起,合作上有很多的利益,但是我們要讓這些國家了解到,這種情況不可以繼續下去,不管在巴勒斯坦、柏林、意大利、巴西、在英國,又或者是在美國得克薩斯州、俄亥俄,威斯康辛,他們都是在這些人的面上出現了震驚,因為他們不會繼續支持中國繼續壓迫他們的老百姓,所以世界正在喚醒過來,而且是從沉睡之中喚醒過來!

 

郭文貴先生:這個班農先生,另一個戰友叫DT的,我們叫他量子挖掘機的戰友,在網絡上想挖誰的信息,沒有挖不出來的那么他對班農先生有一下的問題:就是美國之音對文貴419斷播之后,開除了龔小夏女士,最近又開除了李肅先生、東方先生,而且對他們進行了殘酷的像共產黨一樣的審訊……可是到現在呢,美國之音的這個管理機構BBG始終沒有說法,真相一直沒有調查清楚。更多的證據顯示:他們與共產黨、大使館……各方面有著經濟利益和政治上的合作。

 

請問班農先生,為什麼這麼長時間了,在美國你都解決不了這個美國之音的問題?共產黨滲透如此之厲害,最終您認為這個問題能真相大白,能解決嗎?

 

班農先生:我們必須要解決這個問題,把美國之音在中共的魔掌之中給解放出來。因為你們知道,中國共產黨是深深地把它鉗在美國西方世界的經濟以及資本市場當中,所以如果我們現在需要解決這種情況的話,還是需要一些程序、一些時間的。不僅僅是兩個經濟體的鬆綁或者解決,更是如何可以脫離中國共產黨的掌控,脫離它的控制。所以我說,是共產黨拿著槍,指向華爾街或者是倫敦的資本市場。接下來的時間,我們必須要對抗這一方面的控制。

 

郭文貴先生:大家關於美國之音的這幾位英雄被炒掉,被不公平對待,本身對他們個人是個災難,對我們爆料革命卻是一個巨大的禮物。讓世界看到了共產黨在西方的沈默的力量,和他們的流氓手段。

 

據我所知,香港的一個老闆,為了支持69號在香港的反逃犯法的條例,捐出了十億港幣。這個老闆昨天跟我聯繫,希望他能捐一筆巨款來支持這幾個人起訴VOA. 他給了我一個他要支持他們的理由:如果美國VOA在這個事件上繼續下去的話,這個世界沒有人是安全的。他的兩個孩子全是美國護照,美國國籍,所以他要支持這幾位被美國之音炒掉的人,去用法律手段查出真相。我們的法治基金和班農先生,會全力以赴地支持。

 

大家今天注意到沒有,我們的班農先生今天的兜啊,衣服兜啊,是這邊的,大家的衣服兜全都是這邊的——左邊兒。我穿的西裝的是右邊的,全新的啊,今天是為了這個隆重的節日,新的西裝啊——我是真正的右派。為什麼我們要支持對美國之音的起訴,就是因為要讓真相大白於天下。要讓小夏、東方、李肅……被陷害的人得到公平的對待——這就像我起訴這些欺民賊、假民運一樣。過去幾十年來,我們是唯一一個讓這些騙子們在美國法院輸掉官司的。所以說呢,我們一定要有信心,而且要全力支持他們。

 

我們一位年輕的戰友,2000後,叫小帥的——面具先生做了很多的視頻。然後我郭文貴說,明年六四就是新中國的建國日。請問班農先生,您有信心嗎?YES 還是NO100分還是50分,還是80分?

 

班農先生:我們將會盡我們所能——郭媒體、法治基金——盡我們的所能來把真相帶給大家,告訴大家,做我們每一分的努力,每天我們都會盡我們的所能來做所有的事情,而且用我們所有的力量,所有的資源來為我們這些英雄找回公正。而且推特把賬戶關掉的人我們也要對他們施壓,讓他們道歉。明年六四能夠建立新中國——這個當然對於我們來說當然是一個有雄心壯志的一個目標。

 

但是你知道,過去一年,我們在過去的兩年,從特朗普總統當選然後再到說這樣的一個事情,當時我們把CCP中共的情況告訴大家,從沒人相信到現在大家都相信,整體的都醒過來——我覺得任何事情都有可能——當然可以成功,但是要所有人都盡他們的每一份的力量來貢獻到我們這個目標當中。我覺得我們是有希望可以成功,可以做得到,需要我們盡每一個人的每一份力量。我們知道,在中國有上億的人來支持我們這個目標,而且都是老百姓支持我們,這個是歷史性的一刻,而且對於我們來說是充滿了鼓舞,充滿了號召力的歷史性的一刻。那麼我們希望是可以帶領中國老百姓逃離中國共產黨的控制。

 

郭文貴先生:班農先生非常有信心啊,我也非常有信心——他沒信心他就不在這兒了。對班農先生來講,他是非常危險的。班農先生去休息一下。現在班農先生去洗手間,看來腎太好了,但是他必須上洗手間啊。

 

親愛的戰友們,這個關於呀,關於我們現在所有的戰友們關心是否有信心、是否在2020年能否滅共這個問題上,這個我到這面一點啊,我到這面一點,我到這來。大家看到後面這個,看到後面這個啊,Do not move,  don’t need move. I just one minute. 所以大家看看這個後面啊,這個是獻給,謝謝這位朋友獻給我們的這幅畫,這幅畫的意義極為深遠,極為深遠,我們很感動,很感激。而且我們還收到另外兩幅畫,另外兩幅畫是古董,這個古董是這個了不得的,了不得的。我在回到這來,別站班農先生這。呵呵……

 

所以說親愛的戰友們啊,我們一定要有信心,我們一定要有信心啊,信心來自於哪,我現在不必多說,我現在回答一個咱們戰友們的問題,剛才咱們戰友啊,很多人啊這個問的問題呢,實際問的問題都是班農先生來問我們的問題,我們不能問人家去。比如說卡麗熙女士說:這個喜馬拉雅成功了,誰是下一屆政府?他們還問我們呢,我們不能問他。另外其他戰友問的問題很多,我沒辦法一一回答。

 

但是大家要注意到的事情,今天啊和昨天和班農先生我們強烈的感受到,就是中共要全力以赴,要把川普總統乾倒,要全力以赴支持反川普的人當選總統,這是美國內部政治,我們不參與。

 

但是這個中共的白皮書,基本上已經是全面的向川普總統開戰。這就是文貴所說的,中美貿易將結束的非常荒謬、滑稽。而且大家也要看到,更誇張的事情,中共的囂張,中共的這個傲慢,已經引起了世界所有人的高度重視,可以說震撼了世界。這個白皮書事件,戰友們不要小看了。這個是從昨天到今天一下子把世界震傻了。都認為中共有底氣,中共哪來的底氣,而且中共一定會贏。包括王岐山竄訪這幾個國家,在技術上、政治上、經濟上要跟這些國家進行合作,要對抗美國。

 

還有一個更誇張的事,現在台灣和香港,我昨天到今天,昨天星期六一整天,都是各種消息說,中共要在台灣上動手腳,中共要在台灣上有動作,而且特別是香格里拉新加坡會議,中國的魏鳳河的國防部長,明確的在南海、台灣問題上美國別參與,其他國也別參與,而且你要參與我就滅了你們,就是跟你戰鬥到底了,而且非常嚴厲,態度極為極端。這讓西方的軍事家、政治家都感覺到,這個老共要對台灣、對香港、在南海要有大動作。

 

所以說親愛的戰友們啊,整個國際形勢瞬間變化,沒有什麼事情是可以設定的,包括這個推翻中共的這個時間,有可能還提前呢,有可能還提前呢,但是我覺得延後的可能性不大,也有可能,不大。另外一個台灣的變數可能是最大的,現在聽說對台灣的AIT的領導人和對香港的,港澳的這個美國駐港澳的領事,美國都想更換。因為香港逃犯法震驚了美國和歐洲。

 

包括台灣現在郭台銘的對要選總統,以及現在民進黨內部的鬥爭,以及共產黨在台灣的佈局,美國和歐洲都極為擔心。所以說他們現在要認為,整個中共要在台灣、香港要有動作來引開國內經濟墮落,經濟衰落的這種現象,轉移注意力,然後針對台灣、香港有大動作。6月9號大抗議遊行香港,將可能引發不可思議的,不可控的事件。6月12號一旦香港通過《逃犯法》,香港將引起全世界的政治上與中共的巨大的激烈的較量。那不是開玩笑的。

 

那麼所以呢,咱們胡先生就看到了南海、東海和台灣海峽將是美國,美中可能衝突的熱點,特別是南海,美國準備好了嗎。另外一個咱們這個Carrie Lam林鄭月娥,現在已經成為了真的是美國政治上,高層政治上焦點的焦點。我跟這些人聊天的時候啊,我能發現這個很多人都在談Carrie Lam,到底Carrie Lam 將引發什麼樣的事件,一點不誇張,她可能改變世界的政治格局。如果6月9號抗議引發激烈衝突,共產黨將封港。美國這邊以獲得情報,歐洲也獲得情報。共產黨大量的調兵,去廣東、深圳、珠海,大量的派遣特遣部隊,在這準備著,一旦6月9號失控,就要封港。一旦封港,美國會怎麼辦?歐洲會怎麼辦?親愛的戰友們?事情鬧大了。

 

另外一個聽說,聽說啊,聽說,美歐做好了一系列的最壞的準備。接下來可能就是香港封港,那台灣就要有動作,台灣最大的機會台灣有動作,台灣就宣佈獨立了,那你東海怎麼辦?南海怎麼辦?局部戰爭就要開始,一個中型戰爭就要全面開戰。

 

這就是國防部長魏鳳河在香格里拉會議上談到的,中美可能因南海和東海其他問題引發中型戰爭。親愛的戰友們,這個是完全可能的。完全可能的。而且這個很多戰友現在給香港的6月9號的遊行進行了背後大量的支持。據我所知,很多國家已經把從6月7號、8號、9號,已經開始不休假,不允許有節假日了,特殊部門很多已經到新加坡、到周圍、到香港已經全面備戰去了,事情極為嚴峻。但願那天是香港重生的日子,而不是香港滅亡的日子。但願是香港6月9號的開始,晚上不是結束。早上開始晚上結束,基本上香港也就完蛋了,大家別在提香港了,那就是下一個就是台灣了。基本大局可以這麼擬定啊。

 

所以說親愛的戰友們啊,親愛的戰友們,今天班農先生這個從歐洲昨天回來以後,到今天的直播,大家問了很多很多問題,但是不能一一的我去問班農先生。班農先生在很多方面,很多方面啊,他有很多話大家知道他是不能講的,他不能講的。我昨天跟他在一起的時候,很多人跟他通電話當中,我感受到就是說,美國是對中共的,因為昨天還沒有公佈白皮書呢,但是他們已經知道了,對這個白皮書事件,對6月9號的香港遊行,高度關注,他們很多人認為這可能真的將引發一場中型戰爭。而且對中共這個媒體控制,特別是推特的這個整個屏蔽事件,引起了美國前所未有的這種震撼。

 

親愛的戰友們,可以說兩年前爆料,我們就是發生了推特事件也沒人搭理我們,但是今天大家看到,推特屏蔽了戰友以後,引起了美國白宮、五角大樓、國會議員、媒體、新聞記者高度關注,迅速做出反應,馬上推特給大部分人恢復,而且公開道歉。當然推特的道歉是胡說八道,說跟共產黨沒有關係,放羅圈屁麼。屏蔽的都是挺班農、挺郭的、反共的,怎麼可能跟這沒關係呢?                                                

 

你為啥不去屏蔽那些中東的?非洲的呢?你為啥不屏蔽日本的呢?它根本沒有這個問題嘛?所以說親愛的戰友們,這說明瞭我們的爆料徹底地擊痛了中共,讓他感到了恐懼和害怕!所以越是這個時候,我們越要戰鬥!越是這個時候,我們越要團結!這個就是為什麼請路德先生代表我們所有的戰友們,發起這所有在昨天過去的24小時和50個小時內,全力以赴支持我們的盧比奧、美國川普總統還有Chang Gordon、Pompeo這些美國官員。龔小夏女士到他們的推下留言表示感謝,這是非常非常關鍵的!

 

另外一個咱們戰友問了我們很多問題(看戰友留言)

 

親愛的戰友們,我們現在每時每刻都極為重要:我們一不小心就可能犯大錯誤,我們一不小心就可能錯失戰機!錯失戰機!所以說親愛的戰友們我們現在核心的核心:大家要高度團結啊,一定要高度團結!而越是在這個時候,我們的戰友們大家要集體作戰,不能自以為是,不能學那欺民賊盜國賊的大頭症,每個人自己都這樣那樣的想法,那是不對的!我們現在到了最關鍵的時候,所以說······因為今天主要是問班農先生的,主要是問班農先生所以說我們要問班農先生就要給更多的時間給他。

 

再一個咱們戰友啊,在下面的留言剛才太多了,我沒辦法一一給你們回答。「希望班農先生訪問台灣」臭豆腐戰友說的,嗯,正在安排正在安排,這個班農先生要去台灣!另外一個就是台灣,我覺得也到了一個巨大的變局,郭台銘啊,郭台銘在台灣選舉總統。頭兩天西方人覺得震撼、不可思議,但是現在已經轉變成高度關注,認為這個背後的背景不簡單,認為這事是個大事啊,是個大事!所以說看來,郭台銘先生的股票的下跌和郭台銘先生的身體狀態,以及他在中共面前現在的價值以及在南海和台海即將發生的戰鬥,很有可能會引發很大的事情。所以說親愛的戰友們,接下來我們要請問班農先生問題:一位名叫文明的戰友問「請問班農先生對台灣的賴清德,你認為他能贏得台灣選舉總統的初選嗎?」

 

班農先生:我們已經把他的整個跟中國共產黨的關係,完全公署於世!而且他所有的資產都是在中國,我覺得這個台灣的大選是在一月之後,是在2020年一月份後,所以的話呢,那麼我覺得這個的特朗普的總統也是在2020年進行大選的,那我覺得對於國民黨來說是個很重要的選舉,而且是非常困難的一個選舉,對於台灣來說也是一個很關鍵很重要的一個大選!那麼我覺得郭文貴,對於他來說他要在這方面報告很多的事情。當然我們也知道這個解放軍以及中國的那些集權的政權他們也將會有很多的滲透,他們將要影響這個的大選。而且現在美國的破壞者號以及這些軍艦都是要放到台灣的海峽,當然最讓我們震驚的是在去年九月份的時候,文貴已經預測到郭台銘將會參選這個下屆的總統。所以我覺得我們面對的是一個很大的問題,郭台銘是否會當選?

 

郭文貴先生:好的,今天因為班農先生必須要在12點半離開,我們的翻譯妹妹也要離開,所以說今天我們三位主角,兩位要離開,那我們就早點結束。我們現在再問一個問題就叫他們離開,好吧?我現在呢再問班農先生一個問題:我們戰友現在特別關心的就是在美國、在歐洲到處都有共產黨藏匿的資產,巨額資產,這是屬於中國人民的!我們的「滅共之火必燎原」戰友問你:為什麼美國政府不去對這些人採取措施?這些對中共的打擊遠遠超過核彈的力量,為什麼不去做呢?請問班農先生。

 

班農先生:這是個非常好的一個問題,我覺得這真是個太好的問題!其實我覺得這個就是重心,是我們必須關注的,你知道他們所有的財富都可以看到是被投放到市場的,如紐約、倫敦、法國等很多很多不同的地方,這些都是盜取來的中國人民的財富!所以的話這是一個很大的問題,重要的問題!是我們法治基金接下來將要正式處理和解決的一個問題,那我們是希望跟倫敦、歐洲大陸的所有基金的經理們來討論這個事情。明天我們要紀念天安門的六四30年,那麼我們當委會、法治基金也會在華盛頓首府舉行盛大的大會,我們有中國的民運人士,比如龔小夏這些人也會過來的,其實一個月前我們也已經開展了這樣的大會,而且當委會也在當地舉行了一些講壇,告訴大家中共的真相。

 

其實這些都是新的信息,讓人們可以思考,如果他們跟中共合作的話呢就是來迫害中國的老百姓!比如說在挪威、在柏林、在倫敦,哈薩克斯坦我們都會把這個信息公開到當地。讓他們知道如果你們當中跟中共有關係,就是幫助他們就是幫助中共來壓迫中國的老百姓,是奴隸中國老百姓,所以我希望他們這些人為他們的行為要付上責任!

 

我們要讓他們知道不要盜取中國老百姓,讓他們是投資到國外,我要問這些人為什麼中國的老百姓那麼的勤勞,但他們竟然在中國不能擁有自己的土地,但是中共的人他們可以在紐約、倫敦、巴黎擁有當地的房地產,而中國的老百姓卻沒能擁有他們自己國家的房地產的權利,所以他們是在盜取了中國老百姓的金錢財富,他們可以把錢花在倫敦等海外的市場當中,那麼覺得這個是怎麼可能呢?

 

那麼中國的老百姓也瞭解到其實錢是在他們身上被盜取的。然後他們的領導到世界各地去發展房地產的投資,你知道在全世界的人,都要回答這個問題,讓全世界的人都瞭解中國老百姓他們不能夠擁有房地產或土地的契約,還有所有權,所有權都是中共的,而且錢都到了他們的口袋裡面,讓他們可以到國外到處的去投資,那麼這個怎麼可能是公平呢?這個可以被允許下去?所以這問題我們要在全世界提出來,讓他們去問。

 

所以我們明天還在華盛頓首府,後天我在達拉斯去開一些大會,而且我們也在伊利諾伊州,在芝加哥跟當地的印度的共和黨的黨員們,來開一個會,然後讓我們當委會來到當地,去告訴他們反共的一些活動,還有關鍵是中共一切的真相。所以我們跟郭媒體跟文貴一起,把真相呈現在所有的人的眼前,告訴大家中國共產黨是極端的,極權的少數的這些人士,他們所做的一切是如何盜取了中國國家的財富,那麼讓當地的人深深的感到氣憤,然後讓我們攜手紀念六四這一天。

 

郭文貴先生:親愛的戰友們,班農先生回答了問題,太多問題了,沒法一一回答,那麼在關於英國脫歐的問題,和下一個誰是英國的領導人沒辦法一一回答,但是班農先生在英國的時候,我們一直在保持聯繫,他和我的觀點是一樣的。跟英國的朋友,英國的問題不是所謂的脫歐,那是太小的問題了,英國最大的問題是共產黨的滲透,共產黨在英國的學校,科技領域,警察,法院,他們議員們,藍金黃,遠遠超過了脫歐的傷害。

 

班農先生和現在英國的各界人士,各個黨派都完全是這個看法。咱們的戰友問班農先生,英國會在下一屆政府當中全面與法制基金我們合作,反共和挖出在英國潛伏的各種沈默的力量嗎?因為英國是共產黨的藏匿私生子女和財產最重要的城市倫敦,請問你怎麼看這個問題?

 

班農先生:完全沒有疑問,還有脫歐的團隊,還有這一些英國的老百姓,還有些公民他們其實都會非常瞭解,三年前他們是通過公投進行脫歐,所以我覺得下一個英國的政府將大力的支持我們,跟我們合作,而且我們現在知道中共滲透英國遠遠的更加深入,而且也是長時間做這個事情,他們是完全的滲透進英國的各個系統當中,所以大家越多的瞭解到真相,他們就更加願意來跟我們合作,而且他們也必然會進行消毒的行動,那麼我們每天都會告訴他們這個事情的,其實在英國,我們跟每一個人來談和交流,每一次他們都會感到震驚,而且每一次他們都會支持我們,他們都願意支持我們

 

郭文貴先生:好,咱們接下來最後一個問題,就是今天很多戰友要問的,69號香港上街遊行反對逃犯法,有可能這個逃犯法,如果69號遊行成功的話,香港要大亂,共產黨將封鎖香港,後果將失控。然後可能是共產黨借機對台灣動武。很多戰友在問,特別是香港的戰友在問,如果69號站在大街上的示威群眾不回去,然後爆發了衝突,共產黨封港,美國和歐洲的政府官員會觀看,會參與還是全面的參與,請班農先生回答這個問題。

 

班農先生我覺得很困難的這個情況,中國老百姓,香港人必須要瞭解,我們正面的介入是不合適的,但是我們也知道黃雨傘,有12萬,14萬香港人帶著黃色的雨傘去上街遊行,我覺得這個素質是讓全世界震驚的,那麼也是非常的矚目,非常高度的引起全世界的注視,如果你看到中國他們是否會出現鎮壓的事情,很難說。

 

他們已經是出現這個白皮書,直接的打擊特朗普總統,而且停止中斷跟特朗普總統的討論,他們已經採取了非常強硬的立場,特別是在經濟上強硬的立場,是展示出來了。當然,你要知道香港的事情,香港要推行引渡法,那麼中共認真對待在香港實行引渡法,而且是要掌控香港的情況。所以你知道,他們如果真的要這樣做的話,美國直接參與或直接來介入的話呢,並不合乎世界的規則。但是我知道,他們這樣做的話將是喚醒了全世界,那麼整個的西方,你看見12萬,14萬人上街遊行或示威的話,我覺得中國也不敢太大的做這個事情吧。

 

郭文貴先生:親愛的戰友們我們要高度的關注這幾天事情的進展,我們和班農先生將全力以赴支持香港的朋友們上街捍衛自己的權利和利益,我們將不惜一切代價保護香港和台灣。

 

今天的直播到此結束了,我們現在為14億人民和所有的戰友們祈福
文贵爆料字幕组

回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