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5月25日郭文贵G20會議將是美中新遊戲開始

0
231
尊敬的戰友們好,這是在紐約時間上午10點,525號文貴直播,啊,今天啊,我們直播的時候一個只有我一個人,啊,在今天的團隊呢,也有新人啊,挺有意思的,這個我這人就是不能準備啊,一準備直播,啊,我就開始就亂了。再一個呢,就是大家知道前天,我們的美國戰友,魯仁達先生到紐約喜馬拉雅大使館來,我們呢就是即興的在這裡進行了個對話。

 

魯仁達先生是我們戰友當中,挺郭爆料啊,時間比較久的一個人,還有一個魯仁達先生他有一個中國妻子,還有4個兒子,而且是律師出身,而且家世顯赫,相當不差錢,相當不差錢啊,很有錢不差錢,那麼幫我們這個整個的爆料革命啊,在背後做了很多很多的事情,而且很認真。特別是在一些文件,和一些重要的司法文件的覈實上翻譯上,經常是乾到深夜甚至是一整夜,讓我非常的感動。我邀請他來到我們喜馬拉雅大使館,我們進行了個直播。

 

在中午吃飯的時候他問我我們要談什麼話題,我說咱不談,現在吃飯不談下午的直播,直播你想說啥就說啥。我每次在直播當中當有第二方和第三方的時候,下面很多戰友都會說,哎,文貴呀,讓誰說話,讓誰說話,我建議我們的真正的戰友們呢,如果你想留言應該理解任何一個節目啊,他都有一個主持,他都有個時間,他有個主題,不能跑了主題,再一個呢,我們的核心目的是爆料革命,不是誰想當網紅,也不是誰想表現誰的口才,這是核心,我們要保證的目標爆料革命,這是核心。還有個節目盡可能的是有價值,啊,靠近目標。

 

另外我想糾正的事情,啊,我們這個魯仁達先生,在中共啊,跟警察,人民解放軍,包括公安有過多年的交道。在北大學生出身。所以他中文不但講得好,他對中共的體制是相當的瞭解,讓我很驚訝。生活中的魯仁達先生非常的高,很帥,啊,非常帥。我發現他上視頻啊,真的是跟本人差距特別的大,生活中人非常直接很直率,像個大孩子一樣。在我們直播前坐在這兒的時候,王雁平問他你要不要喝咖啡,他說我不想喝了,喝了該撒尿去了。就這麼單純的人吃飯的時候,這個好吃,吃的特別爽。而且對中共的看法非常的,非常的深啊。

 

這就是爆料革命這麼多年來,我覺得這兩年來積累的最大的財富,就是把世界上曾經中共打過交道的人,瞭解中共真相本質的人,團結到一起,讓世界上所有的華人,都有一個出聲,出氣,發聲這麼一個平台。讓世界上幾十億人,能聽到一點點的來自於真正和中共打過交道真相的聲音,這個意義極為深遠。

 

所以說我們戰友們說話文字視頻一定要發自內心的,一定要尊重事實,包括剛才我看咱們這個,非常感謝戰友之聲所有戰友,每天熬夜,昨天晚上又聽說,在Sara那邊一點多做好的這個片頭,每次都是他們提前做好。那麼在這個片頭裡有一句話是錯的,班農先生任法治基金名譽主席這是錯的,Sara你一定要改啊,這個不是名譽主席,人家班農就是主席。

 

法治基金是叫C4的非營利性公益組織,法治社會,也是非營利的公益組織。C4主要可以大量的業務和資金可以去政治遊說,或者選舉;C3可以大量的支持公益教育,C3可以給大額捐款的人免稅或減稅,C4是不可能的。包括對小捐款者的一些要求,這是兩個不同的執照,事實上目的就是一個反共,讓中國擁有一個獨立的法治社會,讓中國人有信仰的自由,乾倒共產黨。那麼C4的主席是班農先生,不是名譽主席,C3的主席是凱爾巴斯先生。

 

大家可能看到了,在上一周班農先生,第一次召開了C4的叫法治基金的董事會,在這開會之前大家看到了法治基金的專業律師,也是內部的職業專業律師 Jennifer,同時她是董事會秘書,召開了第一屆董事會。順利通過。

 

那麼C3是昨天開的董事會順利通過。那麼C4裡邊的人,大家知道是班農先生,Gertz先生,龔小夏女士,啊,還有這個Sara是不是C4的?Sara女士,那麼C3裡邊是卡爾巴斯先生,還有路德先生,木蘭女士,木蘭的中文名叫啥我都不知道啊,木蘭女士,木蘭傳奇啊,那麼都是由一個 Jennifer 律師來作為一個董事會秘書的。所以說昨天才把這會開完。所以法治社會和法治基金兩個,第一次全面完成了董事會。

 

而且大家要注意到啊,班農先生是在離開白宮以後唯一的一次,本人簽署的文件公佈在社會上。那就是法治基金網站上大家能看到的。我未來會在郭媒體上我推出去。第一次班農先生親自簽署了,以主席簽署了,也是法治基金的第一個文件,法治社會還沒有簽署。

 

是什麼呢?就是由董事會開完以後,第一次動用了法治基金的錢,這個法治基金幹什麼呢?就是必須的,要給董事們買保險啊,這很貴的,賣保險啊,法治基金,這個保險的錢我郭文貴出是不可以的,必須從法治基金賬號上出,還有幾個小錢就是註冊用的費用,所以班農先生第一次簽署了,我們已經開始使用了法治基金的錢,並向大家的公告,而且是班農先生簽的名。

 

大家不要小看了這件事情,班農先生他是美國國家的安全顧問,是美國情報軍事國防白宮的機密信息的核心掌握者,他有脫密時間的,他有對他的生活,活動,語言,簽字有嚴格的要求的,他離開白宮以後是第一次簽下了一個公告的一份文件就是為了法治基金的。

 

而且簽這個文件的時候他在歐洲啊,在法國,正在執行法治基金董事會給他的任務。那就是一定要在歐洲,團結更多的力量去反共。讓歐洲在這次的議會選舉當中,更多的瞭解共產黨對歐洲的威脅,共產黨對新疆西藏台灣香港人民的壓迫和敲詐,以及香港反遣法的本質和對台灣進行的各種藍金黃威脅,以及新疆上百萬人被押在監獄,他們叫集中營和對西藏人民的殘酷的對待以及對You Holiness 達賴喇嘛的這種殘害。他在執行任務,在這中間他簽了這個文件。

 

昨天,卡爾巴斯先生前天昨天都在這裡開會。昨天晚上我們又有一個很重要的會議啊。卡爾巴斯先生前天晚上在紐約接受了一個美國經濟安全委員會,叫經濟委員會簡稱,一個巨大的一個獎章。這個獎章是什麼?竟然是啊,他本人並不知道,本來以為是一個小的獎章,到現場才發現一個巨大的獎章,就是因為獎勵他,對港幣和人民幣的研究,以及對打擊共產黨的卓越貢獻,美國的各界名流政府官員在現場,在紐約。

 

這個會意義重大,可以說是近30年以來,對一個研究經濟界的人士,對過去號稱世界上最大的貨幣鏈、狩獵者,這次給了一個對中共的港幣和人民幣的研究者的一個獎勵,意義非常重大。所以說法基金、法社會是兩個不同的牌照。昨天法社會和路德先生、sara女士(应该是木兰女士,因为Sara C4的)以及其他董事開會非常正規。我可以告訴大家的,到目前為止,經各方部門鑒定,這是他們從未見過的一個這麼嚴謹的運作的一個法治型公司。而且現在法治基金和法治社會真的讓大家認為這是中國走向世界,中國人民向世界發聲,中國人民成為和世界上各個的有正義人士以及各國政府之間溝通的最佳平台。

 

所以說法治基金、法治社會,對整個中國人未來在世界上的形象和對被共產黨殘害的中國人民的保護,以及未來中國走向喜馬拉雅和法治社會、信仰自由的社會非常之重要。我們現在收到了數以千計的可能我們要拯救和幫助的對象。每天,每天我們的捐款從未停止過,從未停止過。捐款的人數和數量每天都大幅提升。這對於西方的上流社會,咱們就說有影響力的社會吧,上流社會不太好聽,對他們瞭解中國,瞭解中共,有著重大的意義。

 

所以說戰友們,我們的法治基金、法治社會,班農先生簽署的第一份的公告文件,我希望大家認真去看一看。我文貴兌現了第一個諾言,任何法治基金的運作和任何法律的資金的使用,都會讓大家知道。而且班農先生,大家都可以很清楚的,真可以說夜以繼日地在全世界在奔波。頭兩天,他從這個歐洲幾個國家,在這個中間被共產黨攻擊,而且他接受了這個幾個媒體的採訪,被CCTV攻擊,他老人家出名了。這個身價從零,演講費都是零,從來不收錢的,竟然有人出50萬美元,多人找他去演講。

 

但是真的是班農先生選擇了對中共最有殺傷力的演講,而且有幾個根本不收錢。他這次飛歐洲是坐商務飛機過去的,就是民用飛機過去的,後來還要去喀薩克斯坦,此時此刻正在喀薩克斯坦,去參加會議。那個地方是被共產黨藍金黃很厲害的。我覺得這個事情,他需要方便,他需要更加的安全,我就給他打電話,我說這個我馬上把私人飛機給你調過去,馬上把機組人員調過來,派私人飛機過去,飛到了法國接上他到了喀薩克斯坦,喀薩克斯坦由美國大使館來安排安全的問題,然後再飛到其他幾個城市,我在這不方便說,然後再飛回法國,這幾天來。這個飛機費用大家也知道也是幾百萬美元,我說錢我出,跟法治基金沒有半點關係,接下來他還要在歐洲繼續執行任務。

 

這就在一年前兩年前文貴說的,我們必須讓歐洲和美國日本,這些國家瞭解了中共的藍金黃和對他們的經濟侵略、技術侵略和海外的間諜力量,讓他們感覺到真正的威脅,我們才形成更大的聯盟。

 

反共哪那麼容易呀。所以說班農先生以及其他方面正在全力以赴在外面作戰。那我們的卡爾巴斯先生正在全力以赴的在紐約,在華盛頓,在達拉斯,在舊金山,全力以赴的在科技領域,在金融領域,在養老保險、社會保險、國防保險領域,用了他特殊的美國的身份,全力以赴的讓美國瞭解整個中共對科技領域、金融領域的滲透和危害。

 

大家看到了,卡爾巴斯先生推出了香港港幣,他的分析,以及是否是安全的合理的,引起了世界的金融界的巨大震蕩,巨大震蕩。然後他經過過去的一年多的努力,對他瞭解的中國的科技公司,例如華為,例如海視,例如中興,例如百度,例如阿里巴巴大數據,他進行了跟蹤分析。包括對中國銀行、進出口銀行、民生銀行、招商銀行、建設銀行、工商銀行,以及香港的幾個大銀行,包括和這個西北銀行的這些合作,海外的金融的欺詐。

 

就像昨天,我們晚上和世界上最牛的幾個金融大佬吃飯的時候,他們在講述著世界銀行被共產黨的滲透。目前從賬面上看,共產黨在世界銀行還有610億美元的貸款,但是過去累計過萬億美元。大家去想一想一個世界GDP第二國家的共產黨,到處撒錢的人,在世界銀行還要大量的借款美金?多少世界銀行被人滲透,被藍金黃。

 

我昨天跟他們講了個故事,2001年我在倫敦與河南交通廳被抓起來的那位石發亮先生,還有交通部的人,我們在那見面,結果晚上他們吃晚飯,在吃晚飯前去買表,江斯丹頓,哇塞,在倫敦那個金融城的江斯丹頓幾層樓啊?坐電梯上去以後幾盒幾盒的買,晚上給世界銀行的人送給人家,最後是拿到了大額的貸款。這些錢拿出去以後,被這些交通部的和交通廳的,分到各地自己哥們手裡邊,然後工程由他們說了算,然後再拿百分之幾十的回扣。當天晚上和當天晚上拿到的錢那發生的故事大了去了。

 

現在美國人才明白,在非洲他們去了,有人到了非洲發現到處張貼著此路由中華人民共和國共產黨和世界銀行貸款,修建。 很多美國朋友,昨天晚上他們在晚餐桌上人去了非洲,發現非洲的這些國家的所謂皇宮,就是總統府,都是修著總統府的路,非常之好還有收費站。他們見到了這些非洲國家的財政部長的時候,手上都戴著超級的表。然後他們就問他你這表什麼牌子,然後就在陽光下,手在那轉,你看看鑽石鑽石鑽石。我經歷太多了,他們講的時候覺得很新鮮,我見太多了,然後鑽石。說這個表多少錢,50萬美元,中共給的嘛!說整個非洲到處寫著中文的英文的,這由中共和世界銀行捐贈的。

 

所以說美國人認為整個中共在非洲乾的事情和中國老百姓享受的待遇和福利,和在世界銀行的貸款是極為矛盾的,這已經不是擴張的問題了。他們在這個烏乾達修的大水壩,水壩是在瀑布下面,那是人家的生命線,就像有人現在在北京的密雲水庫修了個大壩一樣,那不是要整死你的嗎?那麼這個大壩的下面他要發電,發電竟然不去鋪設接電的管線,為什麼呀?他壓根就沒想跟你發電,等等。

 

包括從世界銀行看到了整個,現在納斯達克,紐約證券交易所,中國這些年來的企業在美國騙走的錢,虛假財務報表,以及在美國養老保險,教育保險,軍人退休保險基金裡面騙走的錢。特別是教育領域,嚇死人了。

 

那麼昨天我和這個大佬吃飯的時候啊,我們這幾個人,他講的話讓我感觸頗深,他說9個月以前,郭先生你在這桌子告訴我說,接下來大陸共產黨會對香港實施法制性的強制措施,並試圖可以抓任何一個人,他說我覺得是不可能的,我沒想到真的發生了香港反遣法,612號香港反遣法一定會通過。因為賣港賊太多了,賣港賊全香港太多了,他非常之震驚。反遣法對香港的危害,對西方理解共產黨的流氓,他太有現實意義了。

 

然後他又說,郭先生你在一年以前也在這桌子告訴我,說他們對台灣的藍金黃,而且那個他們都瞭解的郭台銘說會選總統,他說我壓根兒不相信,但是現在他真出來選了,我很震驚。

 

然後他又說,在很久以前郭文貴先生,川普總統剛選上的時候你就告訴我,在倫敦你就跟我說,中國會派出大量的企業家想辦法去藍金黃美國現任政府官員,他說現在往回看,白宮乾了十天的新聞發人,叫什麼?被海航給收購的這家公司,他說發生了;安邦保險拼了命的往這邊靠,安邦人被抓了;馬雲來了100萬職務,現在沒有了;郭台銘來了,修建最大的工廠,解決上十萬的就業機會,沒有了,這都是一個個鮮淋淋的事實。包括他也是阿里巴巴最大投資者,而且原來高盛的那個副主席,在馬雲那工作的人是他的好朋友。我告訴了他馬雲會發生什麼事情,他說最後都發生了。他也是海航的原來的重大合作者,他說你說海航的事情我壓根就不信,最後他真的發生了。最後是海航的這個王健還被殺了,都在那桌子上說過。當然我在直播中也說過。

 

那麼這位朋友呢,搖著頭啊,他說我也可以告訴你Miles,我活那麼大,我活到今天,我在我人生中作為一個美國人,我經歷了兩次,一個是911的時候讓美國人,不論是兩黨還是各派,是左還是右還是移民還是美國人,團結在了一起,是我一生中唯一看到的當時911.他說這幾個月就這三個月時間我告訴你,是我第二次看到了美國人全面的聯合在了一起。他是美國政治選舉的最大資金贊助者之一,旁邊那兩個更是。然後他告訴我什麼戰友們,他說現在的海外爆料革命讓西方世界提前五年瞭解了中共的威脅和真相,創造了一個沒法形容的歷史價值,他認為是拯救了世界。我昨天對這句話很感觸。

 

我說我明天直播我得反映給我們的戰友們,向戰友們報告,他非常之驚訝啊,非常之驚訝。另外一個,他說到這個人是非常煩川普總統的一個人啊,他說他這個人是個傻子啊,如何如何說。但是我告訴你,他做了兩個決定是最好的,不和中共簽貿易協議,滅掉華為,乾掉ZTE,他說中國問題就是中共問題上他乾的漂亮。他認為接下來他會迫使川普總統和美國官員啊,在他眼裡邊很多人比如說什麼財政部長他根本不放在眼裡的,他認為,必須要對過去所承諾的32家中資企業,上百家中國金融機構,進行全面停止和制裁!而且他特別贊成,一定要把中共和中國人和中國分開。他又剛從香港回來,他又剛從香港回來。他看到了香港的社會,簡直是讓他恨的咬牙根。

 

第二件事情,他認為川普總統做了個了不起的事情。除了對中共和中國,中國人民分開,華為和這個貿易協議,大家想想他做了什麼。第二條我也很驚訝,這個第二條我今天不能說。

 

為什麼,我想給大家說的事情,過去一個月過去一個月我不知道戰友們發現沒有,我每次直播當中有點迷迷糊糊的,可以說是從前天起這個迷糊沒了,大家沒注意到我過去一個月,可能是過去的五年來,就從2013年,2012年應該說是六七年來,從習王十八大以來,我最累的一個月,最苦的一個月。為什麼我每天晚上真沒睡覺時間,啊,我真沒睡覺時間,而且是這麼長的時間,從來沒像過去一個月一樣,我真的是因為太多的時間,我根本沒法睡覺,結果我就開始有時候沒辦法強令我睡覺的時候,我就喝安眠藥,喝完以後馬上再醒來,腦子昏昏沈沈,迷迷糊糊,我求求所有的戰友們,你們千萬別喝安眠藥,這安眠藥太可怕了,你這個一天腦子都昏昏沈沈的,然後就提起精神再喝咖啡,然後我還直播。

 

像那天我上次直播的時候幾乎沒睡覺,還刚喝完安眠藥,如果你說我直播完以後吧,大家說我那天直播特別好,就穿的那個中式的衣服那天。我提前我馬上告訴大家,我說可能我真直播不了,真累了。但是一看這鏡頭梆梆梆就來了,又懟了兩小時,我說實話,我講完講啥我都不知道,後來我想想摸摸這腦袋我講的啥呀?戰友們說講的特別好,我說講啥了呀,想半天。為什麼,太疲勞了。然後呢,再加上這個人生從沒遇到的花粉過敏也來了,為什麼那麼累呀?

 

我告訴大家,今天直播主題,我們都在忙一個事,這事忙完了。中南坑啊,王岐山,等人都在忙日本的G20,,美國也在忙G20,我也在忙G20!為什麼忙G20戰友們我告訴你,日本的G20會議是美國和中國,中美之間新的遊戲的開始,新的遊戲的開始,世界秩序新的開始!爆料革命,能否在2020年實現喜馬拉雅,就看日本G20會議了!我現在不能說,就是剛才那位大佬說的第二條,G20會議後再說。可以說是美國在過去的一二十天里,全國最高層人物都在準備G20,中南坑全力以赴準備G20 

 

你別看那中央電視台叫什麼劉忻的和那個福克斯的特蕾莎這個女孩啊,她倆亂懟的,她能懟過人家嗎?人家的主持人啥水平啊?人家是以事實為根據,是不是,人家代表了正義和真實,劉忻那胡扯的,你愛國嗎?你愛國你把你家搬北京去,你愛国你嫁给中国人,干嘛嫁給一個你所謂恨的西方人呢?你的孩子在國外,你愛國你要挑戰福克斯,福克斯給你下一個招聘書,讓你到這來工作,你倒賠錢你都願意。你瞪眼說瞎話了,為什麼這樣?因為中共緊張了,中共害怕了,亂了,他們現在知道這次這關难过。所以,他們要制定一系列的政策,一定在G20上拿下川普總統,拿下美国。

 

我瞭解他們做了什麼決定,我不能具體說。但是,通過示弱、裝可憐,以及答應你一切條件,最後達到非常重要的是什麼?以美抗美。具體化就是以美抗美,以美滅川,用美國人滅川。這個美字兒……以美滅川的括弧,就是美國BGY華爾街大佬們,未來我給大家報告這些詳細細節。還有一個,真不行了,那就來一個,以國際力量來抗川,滅不了川就抗川。所以,G20是美中和中美之間最大的智慧,沈默的力量和政治實力的一次絕對性的較量。

 

答案就兩條:川普總統輸了這場遊戲,上當了,被人家的孫子兵法和張儀之策給拿下了。挑撥離間,以美抗美、以美滅川,把你川給滅了。讓你進入另外一個麻煩,2020年你完全不能贏。或者讓國際上認為你就是一個麻煩,以國際上抗美,滅不了美。然後,最終還是要把川普總統2020給拿下。說實在話挺擔心的,美國有了各種準備,但是美國能否能贏呢,我還是那句話,中美貿易協議這個滑稽的結果大家看到了。實際上,滑稽並沒有結束,這個滑稽的結果還在進行中。

 

昨天其中一位大佬說,你怎麼認為,你怎麼看,為什麼習要把這個協議撕毀?我說非常簡單,我前面這是兩杯,一杯是果汁,一杯水。因為我現在不能喝酒,端給你讓你喝著,川普總統給了習的和王的。你喝了這個果汁,24小時以後死,喝了白水馬上死。我說:你說王岐山會告訴習什麼?喝那24小時的?還是喝這馬上死的?一定告訴他說,哎……咱慢慢談慢慢談。這就是為什麼馬阿拉歌會議,為什麼G2090天。從馬阿拉歌會議,中美建立十幾個——叫中美戰略談判小組,到今年的G2090天,就這結果。

 

咱先談啊!怎麼喝?什麼條件喝?他們很清楚,喝了這個黃的24小時死,喝了個白的馬上死,他當然不喝了,又跟你拖時間。

 

那麼現在川普總統不願意了,你不喝是吧?我也跟你談了,也接受你拖時間了,對你中美貿易談判——停!加關稅,懲罰華為,對中國企業作制裁。現在借G20,大家都去談了。我說問題在哪裡呀?問題是對方的習王,寄希望於你那個24小時喝了死的黃色果汁,這裡面是誰倒的?可能是我後面的服務員,被美國藍金黃的。確定這玩意兒喝了,真的讓你喝下去24年也死不了,而且24年裡面,你川普總統肯定走人,他寄望就是鐘擺效應,川普總統2020年走人,最多我等你四年。換成其他領導人,又回到了以前,繼續玩你的遊戲。中共繼續贏這個水是喝了馬上死的,他也寄希望於放藥那個人被他藍金黃了,喝了以後裝死,死不了。

 

最後結局是什麼?我說是你認為人家死了,結果人家啪又活回來了。這就是過去的2001年中美世貿協議,2008年中國奧林匹克運動會,和最惠國永久待遇,和這32萬億美元的印刷貨幣,就這麼簡單。所以,G20會議就是確定,你這兩杯水,我要盡量推遲時間。我再跟你討論我喝下去的方式,我可以承諾我果敢的喝下去,但是我敢喝下去的前提,我得確認這東西是假的,這藥是假的,(死亡)它不會發生。

 

另外一個,最近這一個月忙啥呢?所有的西方都在研究一個問題,如果說馬上,中共的上面幾個人物,例如王岐山、孟建柱突然被殺了、被抓了,共產黨被滅了,這幾個關鍵人物,共產黨會發生什麼?內亂?軍閥割據?共產黨繼續執政?大家都在擔心這問題。那麼,我很多精力在跟大家溝通,中國不會亂。中共的上層人物,99%的都想乾掉這幾個壞蛋。從黨的利益出發他也這麼做,從中國人民的利益和九千萬萬黨員的核心利益,大家的希望上,可能就在下一秒鐘他們被滅了。實行了軍事政變,或者說政治政變,不可能出現社會動亂。

 

那麼大家都擔心,什麼人會上來?我說一定不是出生於文化大革命時代的人,像王岐山、孟建柱這號的,滿腦子文化大革命,階級鬥爭邏輯,愚蠢至極。完全跟人類和現在的世界拖鉤,這個脫鈎到的程度,就是中國人的災難我說下一個一定是有強烈的國際意識,而且有強烈的法制意識。是誰我真不知道,我說反正我們肯定不是啊,我們也沒這個能力、也沒這個心。但是,中國一定會在那個時候,實行兩黨(政治),實行法律上獨立的法治系統。中國老百姓一定不會讓他亂,因為美國已經多方,我相信做好了中共迅速倒塌的準備。

 

大家千萬不要忘了,最近談到六四非常多,又接近六四的時候。我跟美國、歐洲的很多官員和朋友聊天,包括班農先生,現在到每個國家都要面臨一個問題。在過去的70年,沒有一個重大的運動和組織,真正提出來要消滅共產黨,滅掉共產黨的。包括六四的時候也不是,沒有人提出來消滅共產黨,是讓共產黨解決腐敗問題,給中國有民主自由。最後還要談判,六四不是以消滅共產黨為目的的。後來的法輪功提出過模糊的概念,後來根本不提了,就就是反江了。

 

我們爆料革命,是唯一在中國70年歷史——70年來,提出了郭七條、郭九條。郭九條非常清楚,中國實行聯邦制,西藏、新疆、香港、台灣、廣東,真正的獨立自治,真正的獨立自治。而且要實現真正的法律和國際監管的規則情況下,讓中國良好地運行。

 

最近我見很多人,怎樣讓中國共產黨被消滅後,這幾個瘋狂的極端分子被消滅以後,讓中國在可控制範圍之內?中國該做什麼?可以這麼說,西方已經做好了共產黨被滅掉的準備。大家一點都不用懷疑這個問題,只是用什麼方式,只是什麼時間。G20川普總統上當了,我說這個時間延後不會超過兩年,一樣被滅,我們會把他滅了。如果川普總統果敢的做出了百分之百的最正確的決定,長則一年,短則6個月,共產黨解體。也沒有懷疑的,沒有任何空間給他們餘地的。

 

文貴可能要提前一年隱居山林了,我也不釣魚,我也不殺生,偶爾就約戰友們喝喝酒了。所以說戰友們,現在過去的一個月,我看到的我經歷的事情,我特別的希望,特別的希望,能和戰友們分享。真的每一天就有很多次的激動,和歷史性人物,和歷史性事件的發生。最近兩三天完成以後,我是倒那就睡呀,這倒下來自然睡,睡醒以後的感覺是真好,腦子清楚,而且就覺得有無窮無盡的戰鬥力。

 

我現在滿腦子就想,怎麼讓中國的老百姓,怎麼讓中國的私人企業家少一點迫害;怎麼能讓被冤枉關押的那些中共內部的黨員們,和那些被迫害的家庭和那些被搶走的財富,怎麼解決他們的問題;怎麼能讓香港的反遣法,在讓世界看到中共的威脅的同時,讓香港人少一點迫害;怎麼能讓台灣不成為他們瘋狂的最後的犧牲品,怎麼能讓台灣這次選舉,成為有利於台灣實現長久獨立、自由的一個生存政治模式。

 

612號的香港,將是天大的事兒,比1997年還重要。2020年的台灣選舉是台灣人命運的最後抉擇,美國人也這麼認為,歐洲人也這麼認為。真的是在一年前,你在美國談這些話題的時候,西方人對中共的認知和對台灣香港的認知,真的是讓你們大家無法想象的荒唐和淺薄,現在真的不一樣了。海航的事件,是西方瞭解爆料革命和瞭解共產黨的一個重大的一個事件。嚴格講,海航在某種意義上是滅掉共產黨的一個導火索之一,荒唐於此,滑稽也於此。

 

王健先生的死亡,一定會成為美國政治家們,任何政府官員們,政府做決策的一個重要的信息。過去幾天,王健的先生的夫人一直待在紐約,我都知道。我嘗試和她聯繫,希望她能站在正確的一面,揭發揭露海航這個背後的真實背景。但是說實話,王健的先生的夫人完全是個家庭婦女,完全不瞭解王健先生的情況。但是我還是希望她能站在正義的一邊,因為她和她的兒子面對著巨大的威脅。我是清楚的,她是不知道的。

 

王健先生的兒子,也就是明天26號,從大學畢業、博士畢業,明天畢業典禮。在明天之前,我們做的各種決定,都是希望不去打擾王健先生的夫人,不去打擾她的兒子。但是我相信,法國政府將變天,歐洲將變天,大變天。王健先生在法國發生的事情,一定會百分之百暴露在陽光之下。

 

王健先生在法國和歐洲的12億美元賬號的錢的消失,以及巨大的資產,還有信託資產在他死之前被拿走,被騙走,這事在歐洲是巨大的政治事件。法國警察、法國法院、法國司法部製造的假案假材,以及對當事人和證人的威脅,包括王健先生死之前,整個沈默的力量,華斌啊,這些人對王健先生的這種誅殺,震驚了世界,震驚了世界

 

戰友們你們不能想象,在美國人歐洲人眼裡認為這件事太大了,他們能這樣的殺王健,就可以這樣殺任何一個人。而且相關部門掌握確切的信息,接下來他們有對王健的家人,包括他那個不爭氣的王偉,王偉現在搬離了自己的別墅啊,就大別墅啊,從你那個別墅里搬到了公寓,你以為能躲開這個暗殺是不可能的。

 

王健夫人確實不瞭解王健先生,包括王健先生的兒子,確實不瞭解他爸爸,但是你不去跟這些政府合作,你將有殺頭之禍。因為各方面都證明,他們一定會動手的。陳峰,海航陳峰和陳峰的兒子,陳峰的家人是美國護照,王健先生的家人都是美國護照。這些愛國人士,為共產黨效力的人的家人全在美國。你受西方和美國的法律管轄,你也受他們的保護,任何天真都讓你付出生命的代價。

 

我想跟你們家人說的事情,王健先生死之前帶點點的白襯衫和裡面的紅色衣服,包括他手裡面的手機,誰能說出這樣的話來?王健先生你們家人,王夫人,我之所以不說出你的真實姓名,我就是要給你留下安全和隱私,包括兒子。孩子太小了,才26歲。我今天在這就說一件事情,王健先生的夫人黃女士!黃女士!黃女士!我希望你真的是,你是個好人,我希望你嚴肅認真的為你兒子,為明天的博士畢業和畢業後的兒子安全考慮。

 

王健先生當時給你打電話,你在車上,最後一次跟你通話。你很遺憾,你很難受,包括現在王健先生的墓地,成了你最痛苦、流淚最多的地方。但是我要告訴你黃女士,王夫人,你不要再有任何的遺憾,不要再把同樣的遺憾發生在你的兒子身上,你的家人身上!我不知道你頭兩天,你帶著你家人在曼哈頓逛的時候,路過喜馬拉雅大使館的時候,你什麼感受。你看到了世界的趨勢是什麼,不論你做不做什麼,共產黨他都不會讓你存在,無論你做不做什麼共產黨都會被消滅。王健先生是正常死亡嗎

 

王健先生是正常死亡嗎?你每天都上他的墓地,你的眼淚、你的酒、你的點心,能讓王健先生在天堂有一絲的安慰嗎?王偉你躲在公寓里,你用你兒子、兒媳婦,還有王健你哥給你留下了財富,你以為你就能銷聲匿跡的可以享受這些財富嗎?你把房子賣掉的錢你能花得了嗎?王健先生臨死前,他都遭遇了什麼王偉先生。我現在不說,我給你留面子,你不要有半點僥倖心理,你的一分錢你都花不了,美國、法國的政府和中國人民是要把這事要說清楚的。

 

海航事件已經成了改變人類的重大事件,是必須要搞明白的事件!過兩天,我要再把新的證據放出來的時候,我不希望王偉先生、王夫人、兒子、王先生的兒子,你覺得文貴做的無情,我最不想傷害的是你們,因為我感同身受,我家人被禍害,我員工被禍害的痛苦和無奈。

 

當三周前,大連法院,北京高院,到政泉去把我的哥哥、嫂子、員工,貼告示,要把他們給攆出家的時候,他們要睡在馬路上啊!那種感覺那種痛苦是沒有人能瞭解的。當北京高院上星期要把盤古寫字樓以53000的價格在馬雲和這個京東進行網上認價的時候,這就是依法搶劫,53000吶!旁邊的一個最低的房子13萬,要把盤古這個寫字樓都給拿掉的時候,我不在乎,在乎的不是財富,是他們在光天化日之下公然搶劫,視老百姓的智商如零,我感到痛恨。

 

我不希望王健先生、王偉先生,你們的家人,再像我和我的同事一樣,遭受這樣的痛苦。因為你的沈默,你的自私,會讓更多的中國私人企業家,更多的中國人民被蒙蔽雙眼,這就是美國的偉大。

 

說到這兒我要說點簡單的小事兒,供大家娛樂一下。最近的案情進展。你海航投資了的明鏡媒體,陳軍何志文,我們起訴他,在紐澤西起訴他。一開始就不接訴狀找不著人,最後是法官要做,缺席審判的時候來了揮手了,哎,我來了,我來了,我沒有收到這東西。法官尊重他,這就是美國法律偉大,好!不缺席審判,你來接受審判吧。他提了個動議,什麼動議?本人不住在紐澤西,我住紐約。所以要把案情挪到紐約,或者把這個給取消。最後我們偉大的戰友和我們的律師團隊,找到了陳軍在紐澤西作為選民登記的資料和納稅材料。法官在上星期作出決定:不支持你陳軍在紐澤西取消這個案子的要求,必須在紐澤西接受審判。

 

王偉先生,你知道海航和明鏡有什麼關係和陳軍什麼事。陳軍親口告訴我,他去西雅圖,第一次拿了550萬美元,後來又給了250萬美元,是 750萬美元。海航扮演了什麼作用?陳軍這種賴皮你能相信嗎,和明鏡。

 

再說這個夏業良,夏業良上次在法庭上無理取鬧,拿著滕彪亂倫彪的所謂的案子,那些同樣的訴狀和假材料在法庭上遞上去,被法官讓法警給綁出去。然後再開始募捐,募捐完以後出來一個流氓律師叫葉寧,葉寧給他當律師去了。結果前天,葉寧是真牛叉了,竟然被法官當場決定滾出去,你不允許在這個案子當律師。所以夏業良這個流氓,現在找了個葉寧免費葉寧,葉寧想通過夏業良想自己弄點自己名聲,實際上是為自己我們告他、起訴他,他想爭得權力影響力,結果被法官給踢出去了,71號必須開庭!

 

你再說郭寶勝這個爛人在法官面前,說了個話,還要再索賠、反賠,還有那個爛人姜濤,烤鴨店,華盛頓烤鴨店一個個會議,背後很多錢都來自你海航,你海航你以為你撤訴拉倒了嗎?那沒拉倒哇。過去一兩個月我考慮兩個方面,最重要的考慮的是王夫人和孩子現在的安全和狀況,和我們現在相關部門配合進行刑事調查當中,盡可能保護家庭和當事人。我非常不希望是通過強制的手段把王健先生的屍體給起出來,我非常不希望通過強制的手段那個那個那個。

 

郭文貴沒有任何私利,花了那麼多錢,一個1120我花了數百萬美元,法國調查現在上千萬美元,我們承受了巨大的生命風險,不就是要把事情真相給揭出來嗎?知道這個謀殺案的兇手是誰呀?讓王健先生也在天堂,他也能不變成蝴蝶,他上天堂去。家人為什麼?咱們中國人這些年就變成這樣了呢?

 

 我曾經被共產黨的醉酒警察,因為我給89六四學生贊助錢,把我弟弟殺了。我知道失去手足的痛苦,從來沒有忘記,為什麼王偉先生和王健先生的家人就如此的自私,你們就能安心快樂的過了把你的一生嗎?

 

王健先生的兒子,小約翰,小約翰先生,你明天就26歲了,就是博士畢業了,你就認為你爸爸這個死你就不管了嗎?你就能安心樂業的過完你這一生嗎?共產黨會讓你過完這一生嗎?Christi 我作為一個你的同胞,我希望你像個男人。明天之後,這件事情要向另外一個方面發展,我相信我說什麼你懂的,千萬別以為能保留住你的錢,命都沒了,什麼都不是你的!良心都沒了,老天會懲罰你的!就像我的弟弟被他們給乾掉了,我的母親又被他們給奪走了,早於十幾年的生命,我要不去作為,我的良心就壞死了,上天会惩罚我的。

 

我的員工兩三次被抓,我的副總經理呂濤,妻子懷孕期間被抓進去了,無緣無故關了三年,回來以後喊女兒都不認識他。我的副總經理,幾十歲進去打的半死,又関幾年。我的兩個哥哥,還有另外三個哥哥是兩抓兩放,另外一個是三抓兩放,現在有兩個在裡面還關著。老天爺知道他們有沒有犯罪,如果老天爺知道他們犯罪了就該受到懲罰,如果老天爺真的沒犯罪,誰把他們關進監獄的,一定會讓你付出血的代價。

 

這就是郭文貴!這是一個當人的基本常識!為什麼王家的人不能這麼做呢,王建一個人的奮鬥廝殺,不管是黑錢白錢,最後一個人讓你們一個家族過上了富有的生活,包括來到了美國。他死了現在,你們要苟且偷生。我對你們的仁義,就到明天,博士典禮完以後為止,我接下來不會考慮任何隱私方面。我能拿出什麼資料來,咱在還是那句話,莘縣陽谷縣搭縣。

 

親愛的戰友們,我們的爆料革命進入了關鍵的時刻,我們的爆料革命不是會不會成功,只是什麼時間以什麼方式成功的問題。

 

G20會議日本之後,你會看見滑稽與奇跡的同時出現。而且海外華人必須無條件無恐懼自由地回到自己的國家,同時可以自由地進出。就像魯仁達先生,他與中國的妻子有了4個孩子,他們不應該在海外受到了,因共產黨受到歧視,他們不應該因為有恐懼不能回到中國,他們不應該因為害怕共產黨,天天睡不好覺,失去別人應有的尊嚴和機會。

 

無論是89六四躲到外面的,還是吃89六四血饅頭的,還是拿著89六四血卡的人,同樣的道理應該得到起碼有的尊嚴。包括夏業良這個畜生,包括李宏寬這個畜生,包括韋石這個畜生,熊憲民這個畜生,郭寶勝這個畜生,還有唐柏橋這個爛流氓這個畜生,陳軍這個騙子,流氓,一樣的道理。他是什麼自有法律,給他懲罰給他真相,都要尊重法律。但是他做人的尊嚴和回國的自由和發展安全都必須是平等的。

 

不管他們今天什麼袁紅冰,相林,成水炎跑東京去搞笑話去,郭寶勝啊,在那兒去搞絕食去了,不管他有多可笑,多可憐多可悲,他都是應該得到這樣的尊嚴和尊重的。這就是偉大的美國,不管你多恨這個人,你必須瞭解是在法律框架內來解決問題,否則你就要付出巨大的代價。這就是我們要追求喜馬拉雅,這個國家這個民族,每個人都應該得到公平的對待。這就是喜馬拉雅的核心,信仰的自由,法治的公平。

 

親愛的戰友們,G20會議和G20之前對華為的制裁和中美貿易的整個事件,世界已經改變了。想再回到兩年前可能嗎?不可能,我最近跟所有人開會時都問,假如川普總統上了共產黨的當,假如川普總統2020以後來了一個民主黨的總統,美國是不是回到以前去?我沒聽到一個人認為可能或者會,所有人都說絕不可能。

 

就是川普總統在競選時說的,也是我說的,美國人被強姦了30年了,經濟上搶劫技術上偷盜,然後現在非要讓你說咱倆是通姦,還要說你願意,你高潮了,美國人是那個性格嗎?美國的國家願意嗎?然後你繼續強姦我,可能嗎?!我相信絕不可能。

 

那麼中國人,我們14億人民被共產黨強姦了70年了,爹親娘親不如黨親,一切都是黨的一切都聽黨的,社會沒有社會福利保險,沒有醫療保障,沒有司法獨立,連司法不獨立,要一個最高法院來說。銀行的錢,只有共產黨國營企業想貸多少貸多少,中國財政部的人民的收入納稅錢去哪誰也不知道。只有一個中國現在有個防火牆,你乾了什麼壞玩意兒事兒不讓人家知道,不讓老百姓知道,你正在幹什麼壞事,你怕人家外面知道!所以我告訴所有的美國人,歐洲人,只要共產黨沒有了防火牆,他最多6個月。他建設防火牆的本身就在掩蓋犯罪和正在犯罪。

 

14億中國人被強姦70年,這個時代已經結束了,只是以什麼方式結束

 

這就是為什麼法治基金,我們素未平生,素不相識,素未平生的人,一筆一筆錢往里捐,冒著生命的危險往裡面捐錢,冒著生命的危險和各種風險,失去工作的風險,在往法治基金捐錢。因為他們相信法治基金將成為給真正的14億中國人民提供一個未來安全,司法幫助,絕對的正義的每一個法治基金和法治社會。他們相信郭文貴不能在法治基金法治社會裡面去弄錢去,他們相信法治社會法治基金在未來他們需要的時候,給捐款者將給予巨大的幫助,別人給不了的幫助。他們相信,法治社會和法治基金,會嚴肅認真地對待捐款者,而不是像夏業良郭寶勝打官司個人捐款,那是肉包子打狗啊,有去無回呀。他們知道這是一個未來。看看給法治基金捐款的時候,你就知道有多少人恨共產黨。

 

這就是我要說的,親愛的戰友們,偉大的時代,偉大的時刻呀,我們想不贏都不行了現在,我們已經坐在那贏的上面了,只是我們什麼時間什麼方式贏

 

沒有偉大的戰友,我狗屁都不是。沒有偉大的戰友,我們不可能爆料革命,一個人走到今天,也不可能。無論是班農先生,卡爾巴斯先生和背後的這些美國歐洲的精英們,越多的人,越來越多的人來看我們爆料的英文資料,和翻譯出的各種戰友的信息。無論是戰友之聲,路德訪談,細絲小哥,我們的鳳凰九天,卡麗熙,還有我們的全民挺郭大丁先生,以及我們在推特上郭媒體上,啊,我們的斯野先生,各種推文,各種發的信息,讓他們感到尊敬。因為這些人都是客觀的,都是有教養的,有水平的,是可信的。就像我們的魯仁達先生一樣,真是人家家族顯赫不差錢,本人又是律師出身,家庭幸福,深度瞭解共產黨,人家發出的各種信息都是嚴謹的,不是胡來的。

 

不像什麼董克文律師,還有梁冠軍,鄭祺,美國政府難道不知道你是幹什麼的嗎?接下來你們都會知道你們這幫畜生。你拿著美國護照,你反美國,打中國的五星紅旗啊,黨旗,你反川普。你梁冠軍你鄭祺,你以為在中國城就能保護得了你嗎?你以為拿點錢呢,在那兒塊喊喊就拉倒了嗎?你以為跟鄭介甫謝建生還有那個屈龍在一起,你們這事就結束了嗎?這不可能的
我再給大家說,美國政府反應的慢,是因為他尊重法律。但是他一旦做決定,絕不會停,真相一定會出來。

 

是不是美國人都是偉大的,絕對不是!美國人,垃圾多了去了。在那個美國現在當前危機委員會的中國裡面就有一個,是我們在兩年前被他騙了這麼一個美國人。當時說我這工作又五角大樓,CIA,我有一個超級國際團隊可以調查,到時候我們叫他調查海航,還有海航的資金。我們付了100萬美元,付完100萬美元,連個毛也沒給我們,最後我們把他給起訴了,當然我們不能饒了他了。一起訴到了法庭他自己承認,我一個員工都沒有,我也沒有跟五角大樓合作,我也沒有跟CIA合作,我沒有這個調查公司的資格都,在北卡羅納州吧,好像是什麼州。沒有營業執照,沒這個資格,可怕不?

 

一樣是個騙子,現在也混到了當前危機委員會去了,叫什麼叫麥克是吧,內華達州,內華達州。麥克沃倫,這名字記不住啊,一樣有騙子啊,就騙錢瞪眼騙啊,也混到了當前危機委員會去了,雜碎很多。但是他一定會受到懲罰。所以我們現在面臨,你看,不僅僅我們要讓中國人知道共產黨盜國賊,我要讓西方人知道了共產黨和盜國賊對他們的危害,包括在美國內部,歐洲內部的這些被藍金黃的這些真正的大壞蛋,很多人跑來都是騙我們錢的,我們也被騙了很多次。

 

但是被騙以後我們一個都不會放過。從過去的梁冠軍,鄭祺,謝建生,曲龍,董克文,潘石屹,胡舒立這個爛女人,吳徵,楊瀾,哎呀,我的媽,數數啊,還有美猴王,韋石,孟韋參,還有熊憲明,韋石,還有李偉東這個大特務,這個大流氓是不是。亂倫彪,郭寶勝,袁紅冰,夏葉良,相林,你看多少流氓,多少壞蛋。

 

美國過去的時候還出了一個什麼給博訊,韋石說,我們讓他來黑客博訊,我跟FBI和這個CIA的某些人報告說,如果你們要是有一點證據,證據我參與了,對美國任何網絡的黑客,我願意接受最嚴厲的懲罰,美國是傻子嗎?你博訊說完這話就拉倒了嗎?

 

頭兩天,我跟相關部門談到的時候,蕊馬強姦案,我現在我最期待的蕊馬強姦案,我說你能不能把他強姦的事整明白啊,這馬蕊強姦案,報案的時候說是我在巴哈馬強姦她了,從巴哈马最后又移到了纽约,我在纽约我的18公寓把她软禁了三年,然后就强奸移到了伦敦。马蕊总共在這兒工作不到一年半,這一年半裡邊將近30次外出旅行,現在欠我們幾萬美元的現金,還沒有還,然後她在自己過年期間還到香港跟父母過年,然後我把她囚禁了三年,我咋囚禁給三年。我能在紐約公寓把一個活人,那是一個酒店公寓,我24小時有保鏢,保鏢在我旁邊睡覺,我咋強姦你了?

 

結果馬蕊強姦案都是發生在20178月份,一張紙沒給我們,最後是美國FBI警察全部看完資料,現在人家是不願意的,你想撤這案子都不行。因為你這個案子是在告郭文貴的,你要有證據你必須馬蕊來。結果就馬蕊案的事,吳徵,馬蕊和博訊是同一個律師事務所從未給過我們一張紙,你們聽說過嗎?最起碼45次,本來是只做了法官強調幾次必須馬蕊來接受庭外問話詢問,多次以後,在5月份最後一次,對方給我們提了第一次所謂資料,什麼資料呢。馬蕊在公司應聘的合同,啊,应聘的合同,我一看我都懵了啊

 

這馬蕊趕快來美國吧,我就要她來美國。結果馬蕊啊在三天前,在法官和我們的律師強烈要求下,我提供了上百頁的文件,關於馬蕊的啊,馬蕊的故事會非常熱鬧啊,這個強姦案很有意思,結果昨天律師說,對方律師就說馬蕊在201911月份以前不會來到美國,你這王八蛋你說這有這邏輯嗎?最後提供了一個咸陽市警察局,我第一次看見啊,對馬蕊的詢問筆錄,哎呦我的媽呀,我真的是瘋了快,我笑都快不行了。中國警察敢如此捏造事實,顛倒黑白。我真的是超出了大家,因為我們簽的有保密協議,我不能推出去。

 

我要把這個,大家看到這個共產黨的警察有多麼的惡劣。抓我們員工是用黑社會罪,綁架罪,治虛假罪,最後判罪的時候是製造虛假票據罪,最後貸款是我們在詐騙貸款罪,天下豈有此理呀,100多個罪蓋著我們頭都不行,最後選一個我們從來不知道罪。

 

馬蕊這件事情告假案子都說到了,黑白顛倒,把總共一年多的期間,說成三年被軟禁,馬蕊連我們的保鏢都,都去騷擾人家,在我們一個桌子吃飯的時候,馬蕊就公開的在下面,這喝多酒了就開始摸胸了,啊,我幾次要開除他,我們的王雁平幾次說老闆這不是好人得開除了,我們說話她都給錄音,你說這是什麼玩意,一個桌子的幾個員工聚餐吃飯,這邊兒喝點酒就上去摸胸啦,然後人家說自己是處女,你這玩意兒還了得了嗎?跟誰都講,她跟他爸他媽在一個屋睡,經常聽到爸爸媽媽做愛是啥感覺,你說這人正常嗎?竟然能寫出告狀信,我把她軟禁了三年在我的公寓18樓,誰相信呢?

 

美國的FBI就看資料都蒙了,沒見過這樣搞強姦的,這就是共產黨,藍金黃。馬上美國,路透社,竟然爆出郭文貴強姦,對我的傷害有多大呀!在這之前三秒郭享譽世界,就三秒鐘郭文貴,你給我弄三分鐘對得起我。就三秒鐘,共產黨也夠黑的吧?三秒郭,還有錄像;

 

這三秒郭剛說完又來了一個什麼郭強姦,強姦郭,強姦人家300多天,強姦郭;這還沒說完呢,又要出來一個郭文貴沒錢了,騙了人家30億,叫3 billion郭又出來了3 billion郭;3 billion郭還沒說出來呢,30天保證遣返,叫30天郭又出來了;30天郭還沒結束呢,馬上梁冠軍,鄭祺,這個鄭介甫,梁冠軍,董克文,謝建生來啦。郭文貴騙了他們30億,30億騙子郭。

 

你發現了嗎?都是3,大家沒注意到嗎?是郭文貴的罪名是不是3啊。馬蕊在記錄裡邊也是3啊,也是3,都是3,為啥呀?江澤民的三個代表啊,江澤民的時代是三個時代,三個代表,以德治國啊,什麼什麼的都是3,到了習主席的全是四,到了錦濤那會兒,錦濤一講話就是二 ,他是二,讓一給老江,不跨過三。科技發展觀,和諧社會,二。老江同志3個代表,太天真了!我與人家華萊士談笑風生三個小時,都是3,所以說你看了沒有孫立軍,孟建柱,還有這警察全都是3,都是江家派嗎?三秒郭,300天郭,30億郭。我都是。郭文貴這是沾上了江家的事了,江志成,我說的3萬億都是3,習主席這來了個4,你這玩意兒,你這是整個4。現在還沒4上呢啊,現在在三個級別,郭文貴在三個級別。

 

所以馬蕊同志,啊,這個訴狀裡邊講了好多次都是3。可笑的事情,所有這些東西全部都是孫立軍安排的,也都是跟三有關係,831號,813號,筆錄前後矛盾啊,你說這馬蕊,我就覺得真是瘋了,中國警察真是瘋了。結果在97號我一公佈,我申請政庇了。從此馬蕊強姦案,所有的孫立軍見我的家人,員工要去跪在我地上跪喊爹喊娘全部結束。

 

共產黨之邪惡,可用3解決不了,啊,現在又騙美國,90天,1000個理由,G20, 我們有三個保證,哎,說漏了,說漏了啊。所以說啊,中國的政治,警察,金融啊,都在3這控制呢,親愛的戰友們,這個世界呀,沒有比這個時代再偉大的,這色彩怎麼那麼亮啊,哎,我這上面是陽光啊,太陽,所以沒有比我們遇到這個時代再偉大的,也沒有比讓我們更荒唐的。從三個時代到四個時代,啊,這個真是夠搞笑的。所以說現在呀,親愛的戰友們,20192020年是所有現在能聽到能聽懂我說話的人,是你一生中遇到最關鍵的兩年,無容置疑的。

 

此時此刻我相信川普總統剛睡覺,在日本,明天早上開始,也就是我們今天晚上,大家都開始出手了,班農先生是真出名了,現在啊,行了我們就不聊了啊,這裡的太陽太毒了,今天多長時間了,天吶,我說半個小時實在太長時間了,說著說著就一個多小時,那什麼的,那個班農先生的這個怎麼著,能直播得了嘛?直播不了了,班農先生在現場演講的地方信號極為不好啊,極為不好,本來說他一定要直播,在這個郭媒體上啊,強烈直播,所以我說我就半小時就算了,最多一個小時,現在一整就整了一個小時20分鐘去了,那就算了,咱們就結束吧今天。

 

我看看留言,我看看戰友們的留言,真遺憾,這馬蕊的資料不能公開,那能公開多好啊,你說多搞笑啊,所以說我強烈要求啊,在不影響社會觀感的情況下,在合法的情況下啊,在某種合適的方式情況下,啊,在這個各種有效的階段情況下,試試郭文貴是三秒還是三個小時啊?到底看看啊,關於馬蕊的案子未來熱鬧著呢,可熱鬧了啊,我這一堆的東西給你準備著呢。

 

希望我能談在香港免稅區嗎?三個代表,我剛才又過來講了一段時間,所以有時候我都不能準備,一準備不會講,但有時候呢他就會露相,關於香港免稅區,昨天還有前天我都跟這幾個金融界大佬啊,我給他畫的那塊,昨天下午開會,我給他畫了一個結構啊。

 

他們說,這樣這樣懲罰這30個企業,那50個企業就把中國給滅了啊,然後他說如何如何如何,我說你這是不對的,我也給他畫了個表。我就畫了個美國政治,中國政治,中國優勢,美國優勢。然後畫完以後我說你看香港的遣返法是上天給我們最大的禮物,但是你乾不了中共,包括這個香港港幣和人民幣你沒有半年到8個月的準備,你不可能把它滅掉。但有一條,我說你要把這兩樣做了,中共那就完了,這是核心。

 

第一條把香港的自貿區協議給它關掉,加大對台灣周圍的軍事,包括南海特別是東海,大量的派兵,把台灣的經濟給擠壓到所有的台商都害怕,不被共產黨的威脅,把台商給攆到台灣去,攆到越南去,攆到緬甸東南亞去,甚至是印度去,我說,大陸的整個產業將空心化。台灣的所謂的台企不是回台,是台企真正的要遠離大陸,遠離災區。香港的自貿區給它,中美港的自貿協議給它毀了,台灣把大陸的自己的企業家全抽回來,包括郭台銘啊,你只要大陸投資,你美國就甭來了。大量的制裁台灣在大陸的,已經被共匪藍金黃的企業,我們叫假台商,他就完了,這第一條。

 

第二條我在這也不說,說了共產黨就知道了,過一段你就明白了。台積電,過兩天你就知道台積電會發生什麼事了啊。

 

我今天早上念了一個戰友對我的誇獎,唉呀,我念到一半的時候我就渾身發毛,你知道嗎?我都不好意思啊,哎呀,文貴最希望了,發自內心的說,過老百姓的生活,咱就是個草根,說老實話啊,這種豪華生活我真討厭,再一個,我一看到這政治家我覺得太可憐了,真可憐啊,當啥都不當政治家啊。再一個就是我當名人,那裝神弄鬼的,又戴個帽子戴個墨鏡,煩死了啊,趕快了結這場戰爭啊,文貴消失在視野之中,只與戰友相會啊,永遠不會再在媒體上出現,這就是我追求的。

 

我真希望現在習近平給我打個電話啊,文貴啊放心吧,共產黨咱滅了,你就去休息去吧,我馬上休息去。他就說下一分鐘我就把王岐山,孟建柱孫立軍給抓了,你看看電視上認罪我就消失,啊,沒共產黨了啊,中國人有法律的,獨立社會,自由信仰啊,別搞這個一黨獨大,別一切都是黨的,我馬上消失啊。

 

我們我上次的直播在線是500萬還是400萬,470萬,今天多少?頭兩天啊,這個一家廣告公司找了我們,郭媒體能做大,為啥呀?我真沒想到這也能發財啊,就那麼大的錢我都不知道,這最近找來送錢的人忒多啊,這郭媒體,邦邦,特別是戰友們,1.6版本的已經有了,大家去上去下載啊,1.6版本的現在郭媒體從手扶拖拉機,正在變成這個比較新的手扶拖拉機啊,還沒有脫離拖拉機的規格呢。但是人家找來了,廣告商啊。可怕的事情,媒體竟然都排在全世界這麼先進,這就是爆料革命。

 

哎喲,我的媽,哎呦,48萬就是在線上的親愛的戰友們,48萬,太瘋狂了,即時在線,48萬。然後呢,這個這個結束肯定是超過700萬,肯定超過700萬,你說是大家算算值多少錢,幾十億美元,幾十億美元。讓夏業良啊,郭寶勝這些畜生得羨慕死,我納悶,你說為啥這些騙子都愛去台灣騙去呢,台灣好騙是不是啊?小蔡,蔡英文還給他們照相,哎呦,我的娘來,所以台灣呢,真是挺搞笑的挺搞笑的,所以共產黨看不起嘛。

 

親愛的戰友們,咱們這個直播現在真是太厲害了,這關鍵是現在讓我慎得慌的是,美國歐洲的這些真正的就是說聽英文的也看也聽,啊,你說嚇不嚇人。

 

昨天一個神人來給我開會,你說夫婦兩個非常優美啊,說郭先生我們看你的這個直播從來沒有落過,我說你看得懂嗎?你不懂中文,他說那我覺得能聽得懂,有時候我們就會翻譯翻譯啊會弄,然後他能把戰友很多人名字都叫出來,啊,很多戰友都能叫出來,連斯野先生的推文都沒有一樣不看,全看,啊,還有哪個戰友消失了?政事小哥閉嘴啊,豆豆被拐走了啊都知道,你說這嚇不嚇人你說,雖然咱這爆料革命啊······

 

大家啊,這個想留言的想說的呢,儘管給我留言,但是呢,請戰友們一定理解這個,每天我大概收到40萬份的留言,40萬份到60萬份之間,我不可能一一回復,而且現在我眼睛時間都受不了,請大家諒解啊,謝謝

 

好親愛的戰友們,咱今年的直播呢?咱就到此為止,我在這兒呢,咱們一起啊,莊嚴的為我們14億中國人民,哎呀,這個是夠亮的呀,那個一起為十四億的中國人民祈福🙏

 

親愛的戰友們,看看日本發生什麼事嗎?我覺得這很熱鬧啊,過兩天我再把那兩條給大家再說說啊,大家會很開心啊。最近的收穫巨大,工作很滿意,戰友們我們已經都找到了互相之間集體作戰的方式,我再次的請求我們戰友們,不忘記,不放棄,不拋棄,不拋棄啊,更重要的是我們要集體作戰,不能有任何人攻擊我們的戰友。另外一個,咱戰友別沒事兒找事兒,咱就唯一的就是對付共產黨,不要每天在網上抓特務啊,還有個,人家不惹咱,咱給人家弄他乾啥。

 

頭兩天在我們群裡邊,啊,我就覺得說非常好,我們的inty新疆小伙子做的特別好,人家inty就說了,沒事了,你說人家那王丹人家就搞六四,你管人家乾嘛了,他說王丹不攻擊咱了,咱就不攻擊他,對吧?他們在日本就搞騙騙去唄,啊,跟咱啥關係啊,咱就滅共不要忘了核心目標,沒事兒別找事兒,別得罪人。

 

再一個就有人別攻擊我們戰友,你攻擊戰友咱就不願意啊,但是別找事兒找什麼事兒啊,到處挑戰乾嘛啊,到處樹敵跟共產黨似的,又挑戰美國又挑戰歐洲啊,然後就以為俄羅斯能保護你啊,然後又欺負日本又稱霸東南亞,又搞一帶一路還想控制中東,還想控制霍斯摩海峽,找死嘛。戰友們求求大家了,別在那沒事找事,到處挑戰啊,這點一把火那點一半乾啥呀?

 

文貴的臉就是好好笑,益陽你什麼意思?益陽?你說我的臉就是屁臉嘛,唉,對了說這,我有一個事,昨天我在想的,我得給戰友們報告。不嚴肅的話題啊,但是真的。上個星期的時候我要直播說給大家,結果我忘了。

 

我做了一個夢,真做了一個夢,我真做了一個夢,我發現這個夢現在真的很流行啊,我做了個夢,我去參加G20去了,我參加G20去了,結果我最近我發現我是發情期,你知道嗎?結果我遇見了好幾個美女,結果王岐山去摸人家,我就去打王岐山去了,哎呀,這個打的過癮呢,結果還發現這誰呀,馬建副部長也在,孫立軍也在,劉彥平也在,哎呦,我這打的這個過癮啊,旁邊那個美女對著我笑,開心的不得了。

 

我邦,乾嘛呢?我自己放一屁把我從夢中驚醒了。所以我是覺得我長這麼大沒有放屁,把自己從夢中驚醒的時候,竟然在床上自己放屁,把自己從夢中驚醒,很後悔正在最美好的時候,一個屁把自己給驚醒了。但是我覺得這個預測是啥呀,我查了這個夢中的故事。當然你們可以上去查去,中國很多軟件都不太准,這是個好夢。所以G20啊,像預示著某種事件啊,某種事件大家拭目以待吧。

 

希望這個文貴的一生中第一次處男次啊,這個用自己的屁把自己從美夢中驚醒,這也是夠荒唐的了,但它就是發生了,你說咋弄啊,親愛的戰友們。我不知道再有沒有經驗你們自己放屁把自己震醒的時候?我估計我最近吃蘿蔔吃太多了,這個吃蘿蔔,羊肉吃太多了。

 

我真奇怪了,經常夢見夢見孟建柱,王岐山和孫立軍,你說這是什麼情況嗎?你說冤家路窄老在夢中相見。看了戰友沒有放屁,把自己震醒的那種啊。行了戰友們,俺要去忙了,還得繼續,但是接下來啊,這個我得處理點兒······在過去的一個月太戰鬥力太強了,太累了,我得輕鬆輕鬆了啊,得休息休。

 

所以說下周親愛的戰友們,明天是星期天是吧,星期一二三,星期一這個美國是假期,我吧就是哪天就是這個可能有一搭無一搭的就直播一下,基本上我就是未來四天我基本上是不直播啊,都讓給路德,細思小哥,戰友之聲,啊,你們去直播吧,我就不管了。現在有你們直播,還有咱們的大衛小哥,澳大利亞的大衛小哥,最近非常嚴肅,天天整的節目,越來越認真越來越好,太棒了啊,你們去播吧。

 

好吧親愛的戰友們等著吧,大家看著東京吧,關注東京!關注日本G20

 

一切都是剛剛開始!結束
文贵爆料字幕组

回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