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5月10日文贵50岁生日感言

0
197
尊敬的戰友們好!今天是五月十號,今天是文貴五十歲的生日。五十歲生日,非常地激動,很複雜的心情,今天做這個報平安的直播。這是文貴一生以來第一次,過一個沒有母親的生日。呃……確實挺艱難的,對我來講……五十歲過一個沒有母親的生日,這幾天心情很複雜。
但是呢,戰友們!我們每個人都有父親母親,父母早晚一天都会離開我們。有的人甚至是比父母走地還早,這就是人生,這就是人生的無常,這就是我們面對的人生。這也是我文貴一個草根出身,窮人家的孩子,文化程度教育很低。走到今天,在五十歲的時候,中國人說是母難日,人生第一次過沒有母親的生日。坦白地說,我一個月以前就想過,能不能今天不過生日。一、我母親還沒過百天。二、這生日對我來講,過起來可能更多的是痛苦。但是,我沒辦法要求家人、同事、戰友們和很多朋友們去這樣地去理解,我想我就別說了。
但是我在以前,和戰友們說過,每當我過生日的時候,就是我反思的時候。每當我過生日的時候,我都要好好想想,我過去的這些年,什麼是值得我驕傲的?什麼是我向母親、父親有所交代的?什麼是我感到後悔、羞恥的?
每年過生日的時候,我都沐浴更衣,打坐、念經,閉門思考。可以說這幾年,發生在我生命中的太多事情,需要我認認真真去思考。但是啊!戰友們,越是在思考的時候,越是有感觸的時候,越覺得戰友重要。因為當你思考,覺得某一件事情最想分享給誰的時候,我很幸運,我有很多家人,一百多口。我有很多家族,三百多口。我有幾千個員工,我有上百個合夥人,我現在還有數以千萬、億計的戰友。
世界上不都是像我一樣有很多人,你有想法、你有精力可以有机会給人家分享。就像當年,我們公司的一個外籍總裁,每月的工資都匯給他的家人,姐姐、女兒,還有媽媽和他父親的時候我問他,你這些錢都分出去,你挺艱苦的,很了不起。你有什麼抱怨麼?他跟我說,文貴,一個人一生有機會、有家人能分享你的財富,是你的榮幸,是你的幸運。我在以前講過。這句話是真的是挺觸動我的。我記得,在2006年左右到2007年左右,當時我在一個湖北駐京辦事處,吃飯。我在一個一號雅間吃飯。然後突然間這個時候很緊張,很多人離開了那個房間,說有大領導來了。然後說去敬酒,甚至很多人都商量送禮物,還有很多人要筹現金。
當時和我一起吃飯的有我兩個同學,其中一個是來自濟南的,一個是聊城的。一個在三部上班,一個是在軍辦上班。後來我知道,是當時的軍辦主任還是副主任我忘了,叫秦生祥。秦生祥後來是當了好像是海軍的海軍司令大家去給他湊錢,趕快去給他買東西,說因為什麼,說他過生日,那天是他生日。
忙活完以後,大家幾乎幾個人敬酒回來都喝的酩酊大醉。我的一位同學,抱著我痛哭。他說文貴我這個人就不是個人吶!我最失敗了。他說當年在中央警衛局上班的時候,九年就回家過兩次。後來調離了中央警衛局以後,老母親有病,一天沒陪。因為當時每年過年他都要陪著首長到農村去,那時候要陪著錦濤啊,到處農村去什麼——叫摸摸被子,掀掀鍋,看看鍋里有幾個饃。搞這個行動,每年都要搞這個。
他說每年跟著首長下去,看著首長去摸那些農村那些老大媽的被子,掀他們的鍋,看鍋里有沒有饃的時候,他說我都想哭。他說因為我的爹娘在農村裡面,生活好不到哪去。就是因為我老家那些官員拍馬屁,讓爹媽有了房子住。但是家裡面,就因为有他和他一个姐姐,沒人陪,沒盡孝。最重要的事情,他為了升官老母親走他都沒有回去送行!
說領導每次在大會上誇獎他的時候,他說他心都在流血。說某某某多年才幾次回家。老娘生病從未陪,老娘走了也沒送行,就說他。他就覺得他不是個人他的首長過個生日他得馬上籌集古董、現金給他送禮。然後另外一個我同學就講,秦生祥給人家講的最多的是孝敬。他說他們領導有孝敬的權利,咱沒有。我記憶深刻!我什麼都不說,因為戰友們知道,我這二十九年三十年,如果我跟任何人暴露我對共產黨或者我的心聲,那我早活不了了!我只聽,我知道這個魔鬼的體制是多麼的可怕!
今天,當我過五十歲生日的時候,我特別想和大家分享,我再一次的和大家分享我的心路歷程。就是這些點點滴滴讓我看到了共產黨這個體制的魔性,魔鬼,魔鬼的魔性不是魔力!我們中國人幾千年文化最值得我們驕傲的就是家庭!中國人沒有信仰,嚴格講沒有宗教。家庭就是宗教、就是信仰!中國幾千年的文化所謂被宣傳的,共產黨宣傳的,跟他屁的關係?中國人能到今天,核心的價值就是家庭。
從今天的習近平主席到王岐山,哪個不是為了他的家庭,可以乾一切能幹的事。今天你問問中央領導,為了他們的父母,他們什麼不能幹?什麼都能幹。只有我們老百姓,(這怎麼發白了呀?我這兒一說王岐山就發白呀?)只有他們有權利,他們有義務,他們孝敬老人。而所有他們的孝敬,孝敬老人是建立在九千萬黨員,十四億中國人民,妻離子散,母子母女分離,父子父女分離的基礎上。這個世界上最簡單一句話形容這個人的惡,許你滿山放火,不許人家夜裡點燈,那就是共產黨。
整個軍隊的腐敗,整個中國的腐敗,你看郭伯雄,徐才厚,每年過生日叫過大壽,父母什麼壽日,都是他斂才的最佳機會。但是他們有沒有想過,多少人為了他的生日和壽日,腐敗,犯罪,妻離子散,家破人亡。更重要的事情是,這些人就沒有回去陪伴父母孝敬父母這樣的權利,而且不但不能,而且還要被鼓勵為不孝敬父母,這是何等的矛盾和可恥呀?
某財政部的一個官員告訴我說,我看到了共產黨里最壞的一面,就是挑撥所有人的家庭不和諧。其中一個他說,共產黨最最從毛澤東到現在,都希望所有的黨員全身心的奉獻,然後都病死在崗位上,癌症死在崗位上,犧牲在崗位上。每年過春節,中央領導要和在新疆,西藏,遠在邊防的軍人們,這些當時的值班的哨兵們聯線電話表示感謝,每年都要看望在崗上班的人員。
西方世界一個正常的國家不用做這個動作,該輪到誰就輪到誰,為什麼要做這個呢?原因是這些人被剝奪了回家過年的權利和團聚的權利,和孝敬老人的權利,為什麼共產黨員的人一死了以後都成了英雄?都成了烈士?而鼓勵共產黨員全成為烈士,成為英雄?不就是萬家死絕孝敬你一家嗎!這種流氓文化到今天從未改變過。
我認為天底下最大的事就是父母,最大的事就是爹娘,現在是共產黨叫人爹親娘親不如黨親!黨跟誰親呢?黨跟誰親呢?結果黨全跟自己的生殖器親,尿不尿自己的臉呢?你們黨的哪個人的爹娘不成為當地的土皇上?所以說共產黨對中國幾千年最偉大的社會結構,家庭DNA基因,進行了摧毀性毀壞。使中國整個社會上道德低下,更不要說法律了。這是沒辦法在短時間內修復。
中國要想在短時間有民主、自由、法治,首先要恢復中國的家庭觀念。家庭觀念就是什麼?中國是母親、父親最重要的;家庭觀念是社會穩定,與人能和諧相處,不把自己的雪掃到人家家去,你各掃門前雪可以,別把雪掃人家家去,別把人家的孩子扔井裡邊去。你不能像共產黨似的,把人家孩子扔進井裡邊去,雪都掃到人家去了。
我再說說咱們年輕的一代,902000後。現在我看到國內狠多孩子,包括我們的同事員工,我每次都告訴他們:「你們現在是獨生子女,生個孩子,姥爺姥姥、爸爸媽媽、爺爺奶奶照顧,某種程度上是家庭團結的一個重要的手段,也是好事,但是千萬別作孽,你把爹媽、爺爺、姥姥當奴才使用的」!
就像我們國內看到一個視頻:一個女兒、一個兒子,兒子兒媳婦讓爸爸去賣腎去;一個家庭裡邊為了養一個孩子,竟然這個兒媳婦打自己的婆婆公公;一個女婿,呼倫貝爾的,竟然是腳踹自己的老丈人、老丈母娘,嫌照顧不好自己的孩子。這個社會由於共產黨的畸形政策,讓咱老百姓只生一胎,他們可以生好多胎,還跟好多女人生私生子,劉呈傑、貫君就這麼來的。我們老百姓只生了一胎,這已經夠變態了!再把這一胎當成變態,這麼就滅種、滅族了嘛!
一個孩子的成長,那麼小就看著自己的爸爸媽媽怎麼對待自己的爺爺奶奶,怎麼對待自己的姥姥姥爺,把孩子當成了自己的一個寵物來對待。一家人家把孩子這麼小少爺、小爺爺、小祖宗,爸爸媽媽姥姥姥爺說孩子,稍加不當,倍加指責。這真的是人類何等的悲劇啊!一個依靠家庭,孝敬尊敬、有理有治的一個家庭,和諧相處維繫了幾千的文明,今天變成了一個倒吃食,養個孩子跟養爹養爺爺都難!
剛剛的就在美國我這個團隊當中,跟了我多年,18歲就跟了我……孩子,又跟我一個員工結了婚,他生了孩子,剛剛滿月。今天孩子來了,我看著孩子,抓住我的手,孩子一直看我,我心都在顫。因為這是在美國出生的孩子,那孩子真的太可愛了!爸爸媽媽都是我的員工。我曾經在幾年前罵過我的這個員工。因為他喝多了,對這個家庭稍有意見。我告訴他:「任何一個人,任何一個男人,沒有權力,任何一個孩子沒有權力來評價自己的父母,即使父母是妓女,你也不要去評價,你沒資格,也沒資格評價父母的感情,包括身體,各種什麼缺陷,你沒資格,你只有孝敬,你只有做好你自己」。
就像我們改變不了宇宙和黑洞一樣。後來這個孩子……這是一個完美的孩子。他有了孩子了,我第一句話就問他:「你有了孩子,你知道我說的是什麼意思了嗎,幾年前?」這孩子馬上明白,他的感觸特別深。想想養一個孩子,母親胎裡面,到孩子生下來,冒著這大風險,在醫院要等十幾個小時,冒著風險,隨時都可能出事啊,然後再把這孩子養大,多難的養一個孩子。那我們成長時那父母那個難,那你們現在養個孩子,你們想想,你們父母怎麼養的你啊?你現在要把你孩子要養大你卻對父母那麼差,這個社會是出大問題了。
我有一次在洛杉磯的商場看到一家四五口帶了一個孩子,說的好像是湖南話啊,哎呦那個年輕的,那個年輕的媽媽對那個老人啊那個褻瀆那個呵斥啊,那個這不對那不對,我真看不下去了。我說孩子你不能這樣對你的長輩,你不能這個樣子,我說叫人家怎麼看不中國人啊,在那個商場裡面,而且看上去穿的也不俗,也應該是什麼官幾代。
我今天我過生日我特別想和年輕一代想說說這事,我認為這個毛病,這個嚴重的社會這人道災難,不亞於共產黨的災難,而這災難是共產黨給的。你在西方,在任何一個文明國家,父母給你看孩子你得感恩戴德呀,而且不要你錢,那就是基本不可能了,不要你錢你是你發自內心的你是要給回報的。
我們這個美國同事裡面也是剛剛生了孩子去年生的,那次我做節目時我那個朋友我們那個同事剛剛生孩子去,生完孩子人家老婆就上班他也上班,他老婆的媽媽給看孩子。這位同事是我們一個律師。人家是感恩戴德,每個月發工資要給媽媽多少錢。西方,不是說西方資本主義嗎,人家講人請人情著呢,講感情著呢。我看在眼裡邊,我就在想這本來中國人就是這樣子的,現在怎麼都變成那個樣子了呢?
所以戰友們文貴感觸頗深啊,我們這個社會真的是家庭不能被毀了,家庭的關係不能被毀了,對父母的孝敬不能被毀了。特別是孝敬父母要想著岳父岳母婆婆公公的關係。你去想一想你想想人家生個閨女養大,最後嫁給你,你說你咋對待人家,你不壞良心嗎?你想想人家把兒子養大,跟你結了婚了,你對人家,你先生的爸爸媽媽卻嚴加呵斥,不尊不敬不孝,那能好嗎?身體那麼好嗎?運氣能好嗎? 
就像我說那個同事頭兩天他的這個女方的爸爸媽媽來伺候他,我問他,你好好照顧好你太太的爸爸媽媽,他說我照顧特別好。我說你記住,你的孩子, 有一天會看到你怎麼對待老人的。這就是我們中國的DNA啊,這就是輪回呀。這就是我們最重要的。特別是現在年輕人一過生日給自己切大蛋糕,買禮物,你看我這後面都是禮物古董,你看那全是禮物,都是藝術品,超級藝術品。大家懂得都能看得出來。這都是我的投資的戰友們給我的。我一分錢也沒有,全都是借錢花,都人家給我的,非常非常的棒。
因為我也給他們回報了,我從來不接受人家禮物。從昨天到現在據我所知,我不知道多少啊,就基金,就那兩個基金的賬號就沒停過,啪啪啪啪,就像那個賭場的那個滾動機一樣啪啪啪啪,一直就那樣滾著。他們都傻眼了,下面所有的留言都是郭先生生日快樂。我昨天我離開辦公室的時候,我跟那個法治基金的我一位同事說,你知道我聽到這個消息我什麼感受嗎?我說我一點也高興不起來, 我說我都是壓力
你們去想一想戰友們,法制基金捐的錢,就像我給班農和所有的董事們說的,每一分錢你都不能動動之前必須的給戰友們報告,而且未來哪個戰友他要問到我,我得給他說這個錢去哪了,我必須有這交代,而且不能有一分錢花於個人享受,班農先生現在正在挪威奧斯陸應該是啊,在一個軍隊裡邊在演講,一點鐘就是紐約時間一點,在郭媒體直播。

前天他去之前,他一個團隊,其中一大半時間都是跟法治基金有事啊,都有關係的事,咱現在不能說,正在遊說各個歐洲國家支持咱們法治基金呢。

那去之前是不是可以說租個私人飛機啊,或者用個私人飛機啊?不可以。你可以用我個人的飛機,你可以用誰的私人飛機,不能用法治基金,法治基金一毛錢都不能動,動之前必須要讓戰友們知道,而且不能有一分錢花於個人高級消費上。
頭兩天開了C4的董事會,董事會召開所有的費用啊,所有的費用都是我個人出的。因為我太清楚了,因為很多捐錢都是老人家捐的。昨天從日本的一個是一萬一千美元的,十一萬一千美元的,在倫敦的六萬五千美元的,在國內的七千七百美元的,「嘩嘩嘩「的就這樣,這是什麼啊?老人家,你想想在國內啊,戰友們,我給所有的人想,在中國國內啊,在那些邊遠地區,捐一千美金是多大的錢啊?一頭牛的錢啊!你想想在日本捐十幾萬美元是很多錢吶,很多日元啊!是吧,你去想想,這麼多老人家捐的錢,你說要咱們法治基金要沒乾點什麼事,是不是得報應啊?
為什麼那些欺民賊一輩子沒工作,一輩子都是顛沛流離啊?他就是騙了那些窮人的錢,那是要得報應的,那叫詛咒啊。很多貪官拿著錢在家裡邊,我告訴他們包括我很多在官場的同學們,朋友們,我說你們記住,那些錢天天在那兒躺著對你來說絕對是壞事。包括現在國內的體制內的朋友們,你們一定要相信文貴的話,當別人給了你錢、行賄了你以後,這個事沒了結。這個給你錢的人,你要給他兌現了,也就算拉倒了,這是前一步。但那個錢躺在那兒,你又不能花,那現金,那個東西啊,就叫磁場,天天在傷害著你的身體、擾亂你的神經,讓你運氣不好。最後可能就一起跟你算賬了,就把你給抓了。你躺在監獄里那钱有什么用啊?
最現實的話,沒花出去的錢就不是你的錢。我從小,我爹我娘就說「這個敗家子,就是能花錢!」,我說:「爹啊娘,你別說我能花錢,你看我能不能賺錢」,我有錢呆不住,我這是……賬上有錢呆不住。所以說我們基金給我立了個規矩:郭先生啊,你們家族所有的投錢,跟你有關的投資的錢,你只管投資,所有錢去哪兒你甭管。我們這個家族裡邊給我約法幾章。我們家族很嚴的,說實在話我們這孩子跟我很計較,我認為計較是對,該是你的七叔你拿走,該是你的文貴的你拿走,不是你的你連碰都不要碰,而且給我立法三章啊,錢的支配你說了不算。
我有個原則是啥?錢花不出去不是咱的錢,所以有錢必花!我老認為這個錢在櫃子里擱著啊,這不是個好事,我認為飯沒吃到你身體裡邊,這飯跟你沒關係,啥東西是你的?吃到肚裡邊是你的,花出去的錢是你的,得到的經驗是你的,其它都不是你的。所以那些貪官們,我就說你那些錢乾嘛呀,你王岐山似的,要那麼多房子乾嘛呀,你能睡幾回呀,甚至你來都沒來過。你說對面那樓57號,你能來嗎?你能住這兒嗎?這是一個。
另外一個,別給下一代造孽。你貪來的錢給下一代買的房子,包括現在這欺民賊,募捐來的錢,你買個車,你買個飯,那真讓你得癌症,真讓你出大事,出車禍。那時騙來的東西呀。能好嗎?人家把辛辛苦苦的東西送給你了,他老念想呀。
看我當時給你行賄了,你給我官了嗎,你給我權利了吗?我是否吃虧了,是不是給我十倍回報啊?哪個當官收人家錢,見了人家送錢的,都是腿軟。你看著那趾高氣昂的,那是私下里都怕著呢,就怕人家舉報。一輩子都跟當狗似的,幹嘛去貪那個錢!這就是共產黨的體制的卑劣之處,利用腐敗啊,威脅了絕大多數黨員。有一句話:查你誰,誰有事兒!這就是,查你誰,誰有事兒。只要收過錢,這一輩子就完了,腳跟就軟了!沒骨頭了,沒脊梁了!
欺民賊也是,拿著人家的錢,你人家捐了你錢,人家能忘了麼?人家老念,人家老念,那對你好麼?就像咱這法治基金,捐了錢了。誰不惦記著啊?誰不惦記著啊?你法治基金幹啥啦!有啥回報啊?所以說戰友們,別騙人,別騙錢,別做惡啊。心裡要踏實,過得。你們所有的對法治基金的捐款,我在這裡邊兒用千言萬語都不能表達我對你們的感激。這兒還是那句話,莘縣陽谷縣搭縣。咱們用實際行動看啊。
另外一個,戰友們。我今天就最想說的。別老聽,要行動。對你身邊的婆婆公公,岳父岳母好一點兒。說老實話,這個世界沒比有老人再幸福的了。沒有了老人,你在社會上,有什麼能讓你靠的住!有什麼能讓你撐得住!
這花粉過敏啊,我現在最慘的事情就是我對面兒這個花園兒——中央公園,那花呼呼地往這兒跑但是挺好的啊,挺好,我對這個花粉過敏,咖啡過敏,雪茄過敏。核心核心啊,核心的核心啊,還是就是沒睡好覺,睡覺太少。我的醫生現在已經強令我,每天要睡不低於五個小時啊。但是我就是睡完就醒了,就來精神了你說。
所以親愛的戰友們,在文貴今天50歲生日的時候。回想我的過去,有太多的不對,對任何人有傷害之處,我在此衷心地抱歉。文貴是一個,滿身缺漏啊,一身毛病,又沒文化啊,而且這人有時候還犟;眼界還高。所以說呢有時候,說的話,做的事兒,很多不對,請所有的人啊,原諒!希望今天,文貴在今天之後,經過更多的思考,能讓我更加地完善自我,能希望我做得更好。
另外一個,我希望,所有的戰友們,都不要忘了我們中華民族最偉大的基礎,DNA。它遠遠重要於法治、自由、民主,就是家庭關係,孝敬老人。就是我們賴以生存的,家庭裡邊兒的和諧!任何人交朋友、做生意、交夥伴,對父母不好,對岳父岳母,對婆婆公公不好,對妻子不好;或者這個女人,女士啊,對自己的婆婆公公不好的,這人都要小心!
另外,我們現在追求喜馬拉雅的目標,最終的目標就是讓中國人,每個家人都過得幸福。希望中國的女人都不要變成楊改蘭!希望中國的母親都不要變成楊改蘭!沒有一個國家,一個民族,像我們中國的母親過得那麼慘的。在大街上的小販,絕大多數是母親,賣菜的也都是母親,最辛苦的也是母親。我認為中國的母親真的是世界上最最偉大的,也是最可憐的。啊,中東很多國家知道我都去,到這家庭裡邊兒,在家裡邊兒,母親是很受尊重的。
我們中國的母親說是半邊天,共產黨的半邊天,這半邊天可真是的被利用極了。當年共產黨說,給女人半邊天,解放了中國天下婦女。大家仔細想想,是怎麼解放的婦女啊?沒有比共產黨對中國婦女再慘的了。中國的女性在官場上,不是被玩者,就是玩他人的,最終她也是被玩的。所有的年輕的母親,最在乎的是孩子,但是共產黨最大的就是,無償的、沒有錢的、義務兵,和最廉價的所謂的公務員制度,把孩子給弄走了。
中國人年輕母親的未來,和青春,都被共產黨給榨乾了。為什麼在中國的老百姓說,沒有中國共產黨,你飯也吃不好了,你的孩子沒未來了。但凡是到美國來的中國窮人,到歐洲來的,幾乎是一貧如洗,有的人來的時候,身上是幾百美金。到了美國,現在都有了房子;到了美國,都有了事業。這裡沒有共產黨。我可以這麼說,到歐美的所有的中國人,特別是窮人,都比在中國過得好,而且都比在中國有尊嚴。特別是女性,我認為沒有比西方更尊重女性的了。在美國有咪兔,在中國有咪兔嗎?天天被咪兔,你怎麼辦?這就是根本性的差距。
就像昨天有一個母親,捐了10000美元,留言說的:過去我深信不疑,沒有共產黨就沒有新中國;過去我深信不疑,愛國是最正確的;過去深信不疑,中國人的教育是最好的。我的兩個孩子,窮得叮噹響,考上了美國名牌大學。到那幾年以後,孩子完全靠自己,有了自己的房子,有了自己的家庭,還每月給她寄錢。然後孩子告訴她說,他的同學當中,絕大多數都是共產黨的當官家的。在那波士頓的街上,看到的絕大多數是中國官員的孩子。後來她再也不相信領導讓愛國了,領導愛國怎麼把孩子都送到美國去了?為什麼我的孩子在中國就不可能有機會,到了美國都能過這樣。為什麼?她相信說,這樣愛國是騙我們的,因為這些領導不愛國。海外孩子給她說,外海開豪車的,住豪宅的,絕大多數是黨的孩子。
這就是事實啊,誰也改變不了啊。所以說,親愛的朋友們,戰友們,擦亮眼睛看清事實和真相。中國最需要的事情,就是家庭和諧,就是要讓共產黨離開這個國家。昨天晚上,一位美國的朋友給我發信息說,中美貿易協議肯定完了,肯定完了,沒戲了。然後祝福我生日快樂。然後說你最大的生日禮物是什麼什麼什麼,接下來你還會有什麼什麼。我給他回了個信息:對不起啊,這生日禮物我不要。
我最不希望看到的是中美之間所有的戰爭,貿易戰、科技戰、金融戰、文化戰,影響中國老百姓的生活,因為最後最慘的是中國人的母親。我認為最重要的事情是把共產黨給滅了,滅了共產黨,中國人最起碼可以說說真話,依法的信教。這個國家是公平的,咱先別說,一個國家連公平都沒有,你怎麼可能有自由民主,起碼的民主是必須要有的。一個起碼的獨立的法治制度都沒有,這個國家將是什麼樣的災難。
接下來,我知道在香港在台灣會有更多的行動,但是我更希望看到的事情是讓共產黨倒台,讓中國的老百姓,中國的母親,中國的父親,中國的家庭少受點殘害。現在在中國共產黨的毒瘤最重要的事情就是洗腦,中國老百姓被洗腦的荒唐可笑的程度,已經不是用語言能夠形容的了。有一位台灣朋友在大陸時間長了,頭兩天給我打電話說啥,我覺得大陸挺好的,比台灣好,台灣政客就會選舉,台灣的就是選舉了,大陸挺好的,我們現在能掙錢。
這位朋友我對他說,你現在因為你還是台灣人,你要不是台灣人了,這些話你都不這麼說了。我說你有本事你別再回台灣,你在大陸呆著唄,入大陸籍。這是真是嘴裡吃著肉,然後現在就忘了肉是從哪來的了。是台灣給了你肉啊,是台灣的選舉社會付出代價,給了你肉吃,現在你在大陸,那肉不是給你的,你就是被綁票的而已。等哪一天把你宰了,你吃的肉要拿命來償,這是共產黨給人家的東西,都是要你付出血的代價。竟然有台灣人這麼認為!這就是共產黨宣傳,藍金黃深入到台灣。
我說你看看香港是什麼結果,香港的母親······為什麼最近我們應聘當中很多來自香港的,為什麼?都移民到美國來了,太多了香港的。所以說整個中國的未來和整個中國的希望,我認為最重要的是要恢復家庭的這種和諧的關係,徹底的乾掉共產黨的毒瘤,讓中國人恢復到人性的基本層面,要孝敬父母。父母有病可以陪伴,父母走了可以去送行
不管海外欺民賊還是假民運真民運,我認為這些人必須讓他們可以自由地可以回自己的國家,這是起碼的。必須讓這些人擁有回家的權利和家人團聚的權利。這就是今天當我過生日的時候,我最深刻的感受。不管父母在與不在,我們都要記住,你本身就是父母。你的身邊,和你的妻子,你的丈夫,他們有父母,你也將是未來的父母,你應該把父母這事當成最大的事。
拯救中國,不僅,不僅僅就郭九條,夢語郭九條,更重要的事情,讓共產黨這個體質徹底的離開中國,讓中國人恢復到一個人的正常生活。這種以假治國,以黑治國,以警治國,以貪治國,必須停止。這就是文貴發自內心的。今天的文貴生日,我50歲生日給大家的聊天兒,不對之處多多包涵。再次感謝所有戰友們給我發來的祝福,還有對法治基金的支持,我沒辦法一一回復太多太多了,沒有回復的請大家原諒。
咱們大家一起為14億中國人民和中國的母親父親們,為他們祈福🙏
阿彌陀佛。戰友們,今天的直播就到此為止,謝謝!
文贵爆料字幕组

回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