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社会的各角落到处是“胡鞍钢”

0
378

一个大学教授的名字,胡鞍钢,在中美贸易战的背景下突然爆红中国互联网,引起海内外广泛关注。今天的观察中国要向大家介绍有关“胡鞍钢现象” 的分析评论。

北京《环球时报》署名单仁平的评论称:“清华大学教授胡鞍钢2017年4月在一次演讲中宣称中国的经济实力、科技实力、综合国力已经完成对美国的超越,”“这一演讲今年1月之后开始在互联网上发酵,对他的猛烈抨击和嘲笑一直持续到今天,胡鞍钢为此付出沉重声誉代价。舆论场对胡的批判反映出,过度的实力自信在中国没有市场,中国社会对这样的傲慢有很高警惕。”“但是在另一个方向上,对于中美差距的描述和对危机感的宣扬,无论它们有多夸张,舆论场也容易给予宽容。互联网上流传着各种各样的‘盛世危言’,其中不少都受到追捧。最新的一例是经济学家高善文表达对中美关系恶化的严重担忧,其中有一个意思说,如果中美关系全面恶化,那么30岁以下年轻人的这一辈子就可以洗洗睡了。高事后表示他没有说这句话,但不管这句话是不是别人安给他的,它能火起来,很说明问题。”“膜拜西方和恐美在中国有着自近代以来长期的历史根源,它们在一些较有社会影响和话语权较重的人群中尤其显得突出,进而会在一些重要节点上对整个社会产生影响。”

美国中文《世界日报》的社论称:“美中贸易战转炽热,可能造成中国经济损失,却引发民间觉醒,纷纷反思中国当前经济、政治和社会现况,可说是贸易战之外的额外收获。继中国学者发表自省文章后,网上流传要求清华大学校长开除胡鞍钢教授的呼吁书,‘驱逐误国误民的胡鞍钢’传已有上千位校友联署。” “‘驱胡’行动反映知识界的自省,对御用文人、左倾思维的不屑,”“声讨胡鞍钢,说明中国社会还有头脑清醒的人,对高校政治化、学术殿堂研究浮夸、失去客观严谨,大学更失去对社会思想的启迪和领导功能,表达忧虑和不满。因为这种落伍倒退,往往导致整个国家和全民思维倒退,却成了举国体制,极少被纠正。”“对照网上近日再流传,2012年人大代表邢卓对三座中型城市6000名25岁以上居民访查15个问题,结果令人惊诧。譬如78%的人认为中共是抗日的中流砥柱、81%的人相信大面积腐败是改革开放过程不可避免、72%的人认为西方民主是假的、70%的人认为美国遇九一一恐袭‘大快人心’、83%的人认为盗版无所谓,可让老百姓得到实惠······,显示中国距现代化有多远,社会各角落到处是‘胡鞍钢’。”

新加坡《联合早报》署名张敬伟的评论称:“胡鞍钢的报告的确不够周延,报告在数据选择上也存偏颇;也不排除胡鞍钢作为体制内学者为意识形态服务的可能性。但让胡鞍钢一个人背负中美贸易战的责任,将其驱逐出清华园来缓释社会焦虑,本身就不客观。”“胡鞍钢的观点并不新奇,早在2014年时,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界银行就认为,以购买力平价(PPP)计算,中国已经超过美国为全球第一大经济体。美国的智库兰德公司(RAND Corporation)和英国的国际战略研究所(IISS),也曾这么认为。但是中国学者不批海外机构和智库,而批胡鞍钢,被调侃为‘批胡就是胡批’。”“中国社会的转型期或内政外交面临挑战时,也是知识分子异常活跃但思想分野的时期。前几年左右论战激烈,过去两年是右的声音式微,中美贸易战加剧,左的声音依然任性,但右的声音也开始加大分贝。” “虽然知识阶层在自媒体上闹得很欢,但是上自决策层下至民意面,并未受到多大影响。面对美国贸易战的加码,中国决策层的立场很明确,打则奉陪到底,和则敞开大门。至于底层民意,更关心的是现实民生,对于知识阶层的左右纷争,基本是冷漠围观。”

来源:法广


“顶级智库”胡鞍钢的悲哀
 

7月19日,《人民日报》海外版刊出中国科学院-清华大学国情研究中心主任、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胡鞍钢的一篇奇文:《人民社会为何优于公民社会》。随后,此文又被《人民日报》和多位国内著名学者转载在新浪微博。瞬间,网民注意力从湖南“抢尸体事件”转移过来。胡鞍钢先生也理所当然成为近日第一网络红人。

第一次闻胡鞍钢教授之大名,是在去年“十八大”期间——会议期间,他的重大理论发明——“中国实行的集体总统制,还高于西方的政治制度”,给我留下极深印象:这是一个罕见的中国特色理论发明专家。

看到《人民社会为何优于公民社会》之标题,凭感觉又是“中国实行的集体总统制,还高于西方的政治制度”一类的货色,就抱定“眼不见为干净”的态度。然而,看到评论栏骂声如潮,,最终还是神鬼差使强耐性子读完了全文……读毕,一股难以言喻的悲哀便涌上心头:如此颠三倒四的“文革”社论式文章,如果不是《人民日报》直接转载,打死也不敢相信出自清华教授、博士生导师之手。这就难怪脾气不太好的著名学者吴稼祥先生怒斥:“这么弱智、反动的文章转载它干嘛,反对公民社会,只能走向纳粹和法西斯,这个道理很难懂吗?”吴稼祥先生迂腐得可爱:人民日报不刊载“秋石”、“戴立言”、 胡鞍钢、杨晓青一类文人、学者弘扬主旋律的文章,难道还刊载鼓吹“西方那一套”的文章?听咱要写文章与胡鞍钢胡大教授“商榷”,老友J先生头便摇得像拨浪鼓:“这般脑残文章理他做甚?吃饱撑了?就当胡鞍钢在放屁!”J先生的意见咱不能接受,瞧瞧胡大教授的身份吧:“胡鞍钢教授领导的国情研究中心是中国顶级的国家决策咨询智库,编辑出版的《国情报告》专供中国省部级以上领导参阅。”

既然胡大教授是“顶级的国家决策咨询智库”的掌门,他编的东西,他的意见,是“专供中国省部级以上领导参阅”的,也就关乎我等平民百姓的衣食住行,岂能“当胡鞍钢在放屁”?平心而论,胡大教授这文章写得也真“像放屁”,说到顶也就是高中劣等生水平。这就难怪他在发表时悄悄用了一个“望海楼”的笔名。这,究竟是因为心虚,还是稍有自知之明?“人民社会为何优于公民社会”一文不但与吴稼祥先生所言“弱智、反动”,而且通文逻辑混乱,谬论百出。篇幅所限,只能“择其要点而评之”了。

“人民社会为何优于公民社会”之标题,就弄得太多人一头雾水:古今中外,只有“公民社会”(civil society)的说法,“人民社会”则闻所未闻。想想吧:如果这世界有“人民社会”的话,是否有“敌人社会”?咄咄怪事嘛!这就难怪有网友痛骂:“公民是法律概念,人民是政治概念。‘人民社会’是狗屁不通的脑残病句,闹出贻笑大方的笑话还沾沾自喜。起码的概念都分不清,起码的逻辑都不讲,还清华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这位网友貌似骂得在理。但他也太不理解胡教授了——对一位党性强的人而言,只要政治正确,什么概念、逻辑实在是不屑一提的小事。比如:“绝不”、“五不搞”、“三个至上”……等等,为何独要责备胡教授?不能搞“双重标准”嘛。不管怎样,中国第一学府教授胡鞍钢先生终于发明创造出一个新词汇了——“人民社会”。下来,他真的可能又要发明一个“敌人社会”了(刚好把网络刁民装进这口袋中)。

六十多年来,中国的高等学府一直未能向人类贡献稍为拿得出手的科学发明和学术成果,为了弥补这一令人羞愧的遗憾,就向世界贡献“宇宙真理”、“人民社会”一类的中国特色政治词汇,也算是向人类文明作出一份贡献吧。言归正传——《人民社会为何优于公民社会》一文开门见山便这样告诉世人:“人民社会是中国的重大理论创新和实践创新。与西方公民社会相比,人民社会更具优越性。其建设方法是不断改善民生,社会治理方法是坚持走群众路线。”

看到上述一番话,脾气极好的老李同志也不禁有了扔鞋的冲动:“人民社会是中国的重大理论创新和实践创新”——可爱的胡鞍钢先生,您自己查查中外词典,翻翻中外政治学经典名著,读读红头文件,再瞧瞧四代领导人的讲话吧,看看“人民社会”这一“狗屁不通的脑残病句”,究竟是您个人的杰作,还是“中国的重大理论创新”?抑或是“集体智慧的结晶”?一时说错话并不要紧,谁都在所难免。但,公然在面向世界的报纸上撒谎却很不“为人师表”——往小处讲,是道德品质问题;往大处讲,是强奸民意。

还想劝胡鞍钢先生:党性极强的您,千万不要犯“政治上的错误”——硬说“人民社会”是“中国的重大理论创新和实践创新”,被栽赃却无可奈何的十数亿中国人顶多在网络上朝您吐口水,信口杜撰一个“狗屁不通的脑残病句”贬损了党的伟大形象,您可吃不了兜着走了!退一万步而言:“人民社会”并非“狗屁不通的脑残病句”,而是经过六十多年“实践创新”的“宇宙真理”。但,“与西方公民社会相比”,它“更具优越性”体现在哪?没错,当今中国,一切皆是“人民”的:人民代表大会、人民政府、人民法院、人民检察院、人民政协、人民军队、人民警察、人民银行、人民邮电、人民医院……但,哪一个真正是属于“人民”的,胡鞍钢先生心里不会没数吧?

再问:果真“更具优越性”,这些年神州大地上“生不起、养不起、读不起、住不起、病不起、死不起”的哀叹是怎样流传开的?这些年中国富人的移民潮是怎来的?果真“更具优越性”,这些年中国的“裸官潮”又是如何来的?果真“更具优越性”,本是一家的台湾、香港人去世界上绝大多数国家皆免签,而中国大陆人到香港兄弟家串门还要“打路条”?或许有人会说:胡鞍钢所说的“更具优越性”,是他设想的、还没有到来的“人民社会”。果真如此,那就更令人啼笑皆非——设想的、没有经过实践检验的东东,就断言“更具优越性”了?胡鞍钢先生,就不要再画一张大饼忽悠你可怜的同胞了。

再者,当今中国百姓也不再像三十五年前那样轻易被忽悠了!“建设方法”不是依靠良性的制度、体制和机制保障,而是依靠“不断改善民生”—— “改善民生”,能靠一句苍白无力的“建设方法”吗?作为“顶级智库”,起码的政治学常识总不会不明白吧?“社会治理方法”不是靠法治,而是靠“坚持走群众路线”——“社会治理”,能靠连领导同志自己都屙尿打偷笑的“走群众路线”吗?!真不知胡鞍钢先生是大学教授,还是网络评论员培训班教师?且看:胡鞍钢:“‘人民,只有人民才是创造世界历史的动力。’人民,只有人民才是实现‘中国梦’的最大动力。实现‘中国梦’,需要凝聚13亿人民的力量, 建立一个人人共建、人人共享的社会体制,形成一个人人平等、人人幸福的社会生态。这就不同于西方国家的公民社会,而是一种源于中国文化、符合中国国情、具有中国特色的全体人民所构成的社会主义社会。”上述一番奇论,哪像大学教授的文章?分明是人民日报社论嘛!

“人民,只有人民才是创造世界历史的动力。”——为了让苍白的说教多一分“理论依据”,老“知青”胡鞍钢在这里背了一句“最高指示”。这句“最高指示”,当年不知让多少“人民”心潮澎湃,山呼万岁……而几千年的人类发展史告诉人们:历史,从来是极少数英雄、奸雄、枭雄、伟人、领袖、政治家、政客、精英们推动的。乌合之众的“人民”,从来是被推动者。给人民戴高帽子,目的是“挟人民令天下”——这,历来是奸雄、枭雄、领袖、政客的惯用手段。今天,“顶级智库”胡鞍钢先生又拿来忽悠人民了!人民啊,人民,不能再一次次上当了!——我们不要做只有义务没有权利,其属性任由统治者任意确定的“人民”,而要做权利、义务均等,权利和权益受宪法法律严格保护的公民!

曾在美国耶鲁大学啃过几年洋面包的胡鞍钢先生其实对这些一清二楚:要实现“中国梦”,在“建立一个人人共建、人人共享的社会体制,形成一个人人平等、人人幸福的社会生态”,不靠一句老掉牙的、空乏苍白的、自己也不相信的——“凝聚13亿人民的力量”,而靠一个能将权力关进笼子,权利能受到根本保护、保障的制度;要建立一个能将权力关进笼子,权利能受到根本保障、保护的制度,必须首先建立一个良性的公民社会(这样可以避免民主硬着陆带来灾难性后果)。这,是一个再简单不过的政治学常识!然而,极端功利主义,使胡大教授选择了与权力合谋忽悠自己可怜的同胞——拿文化、国情说事,拿意淫的“人民社会优势”贬损公民社会。更“难能可贵”的是:深知当今中国仍有太多人对“西方那一套会搞乱中国”的说法将信将疑的胡鞍钢先生,更将公民社会说成是“西方国家的公民社会”,真正用心良苦!可惜他忘记了这一事实:日本、韩国、台湾、香港究竟是东方还是西方?日本、韩国、台湾、香港的社会究竟是公民社会还是“人民社会”?什么“符合中国国情、具有中国特色的全体人民所构成的社会主义社会”的话竟出自中国第一学府教授之口,假若当初清华四大导师之一的陈寅恪先生在天之灵有知不知有何感想?

为了可观的讲座费,为了可观的课题费,更为了远大前程,胡大教授豁出去了。看来,毛领袖关于“知识越多越反动”的“最高指示”,对胡鞍钢一类人而言,还是恰如其分的。再看:胡鞍钢:人民社会本质上是社会主义社会,人民社会的主体是全体人民,其建设主体仍然是全体人民,建设目的最终还是为了全体人民。与西方的公民社会相比,人民社会由公有、公益、公平、公正等基本原则所组成,这里的“公”相对“私”而言,“人民”相对“市民”而言,“市民”注重的是私利,“人民”注重公利和 公益,但是并不排斥私利、私益。正是有了整体性的公利和公益,才有了每个人的私利、私益。只要稍具独立思考能力者,没几个不明白胡鞍钢先生在卖拐——“人民社会”的本质是“××主义”社会?另,当今中国走的究竟是啥“主义”道路?作为“顶级智库”掌门,应当瞎子吃汤圆——心里有数吧?还有,不知胡大教授对“人民”的定义是什么?还是过去那一套——拥护D,拥护社会主义的便是“人民”?反之便是敌人???就时下中国而言,究竟十二亿老百姓是“人民”,还是八千万再加家眷才是“人民”? “人民社会的主体是全体人民,其建设主体仍然是全体人民,建设目的最终还是为了全体人民。”——“建设主体”是“全体人民”才千真万确,“建设目的”最终落到谁手里,就你知我知天知地知了!

“与西方的公民社会相比,人民社会由公有、公益、公平、公正等基本原则所组成”——胡鞍钢先生,您这四个“公”,大概是您刚设想的又一个美丽乌托邦吧?因为当今现实恰恰相反!再次警醒:既然是刚设想的,就不要过早地下“优于公民社会”的结论——不是说“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吗?如果是人民日报或环球时报主编,说如此的话可谓情有可原。作为清华大学教授,作为“顶级智库”掌门,说这话就当掌嘴了。

且看:胡鞍钢:人民社会的领导者是中国××党。人民社会的根本特征是和谐社会。人民社会将是中国特色现代化社会。在中国的人民社会中,即使是民主、人权、法 治、自由的思想,也是中国特色而不是美国特色;中国文化学习借鉴西方文化,但它本身不是西方文化,中国思想也不是西方思想。人民社会根源于中国传统文化, 又创新于当代。毕竟是清华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甭看上述一番话颠三倒四、语言风格与“文革”时××日报论评员一般。只要细细体味,其实是话里有话,充满暗示、警示意味——“人民社会的领导者是中国××党,人民社会的根本特征是和谐社会。人民社会将是中国特色现代化社会。”这句话的实质意思是:中国只有坚持××党的领导,才能建成更“优于公民社会”的、以和谐社会为特征的“人民社会”——即“中国特色现代化社会”。这番赤裸裸表忠心的话是令人望而生畏的:因为当今中国语境下,“坚持D的领导”是铁原则,纵然你有一万个理由,也无法在公众场合对这铁原则说三道四。

鉴于此,这里只作警醒:自古以来中国有“奸臣误国”之说,对中国XX党前途而言,胡鞍钢之流的阿谀之言只会是一剂“十步断肠散”。效法国民党走凤凰涅槃之路,才是一条康庄大道。从“在中国的人民社会中,即使是民主、人权、法 治、自由的思想,也是中国特色而不是美国特色”一言中,再明白无误地坦露了胡大教授的潜意识:中国人民是不配享有“民主、人权、法治、自由的思想”的。更让人啼笑皆非的是:“也是中国特色而不是美国特色”一语,既暴露出胡教授为表忠心,到了语无伦次的地步,又是手段很不光彩的诡辩和栽赃——“民主、人权、法治、自由的思想”有分国界的吗?;还有,当今中国,无论是呼吁宪政民主的精英,还是普通网民,有几个强调中国要搞“美国特色”的?没错,中国文化当然“不是西方文化”。借鉴西方文化,决不能将洗澡水连同婴儿一起倒掉——稍具独立思考能力者,都明白这个道理。但,“中国思想也不是西方思想”一词不知如何解释?何谓“中国思想”——究竟是传统的儒法道,还是毛思想、邓理论、三个代表、科学发展观?如果是后者,它的思想渊源来自何方?马克思不会是日本人吧?另,“人民社会”又何时“根源于传统文化”?——自孔子以降,唯孟子提出过朴素的“民为贵,社稷次之,君为轻”民本思想。但从未像西方的思想家那样形成过系统的民本理论和思想体系,更没有像西方那样,从文艺复兴开始,便渐渐将民本思想付诸于制度建设。更况且“百代皆行秦政法”,到了上世纪四十年代末,“人民”更成为领袖的利用工具和制度的牺牲品。

两千多年,微弱的“民本”声音从来没有被统治接纳过,百姓历来被统治者视为草芥。所以,“人民社会根源于传统文化,又创新于当代”一语,又是自欺欺人的卖拐之言。如果是稍具良知、良心,稍有历史责任感、使命感的知识分子,尤其是作为“智库”的精英学者,就应当规劝统治者:在“中国思想”走入死胡同的情况下,应学明治维新日本政治家,对“西方思想”采取果断的“拿来主义”态度。而不是阿谀奉迎,支持,甚至鼓励当政者死抱自己也不信的“中国思想”不放!篇幅所限,就不再与胡鞍钢先生一一理论了。如此文章出自清华教授、博士生导师、政府“顶级智库”掌门之手,究竟是清华的之耻,抑或中国读书人哀,还是国之不幸?

先唱衰宪政,后贬损公民社会,胡鞍钢、杨晓青、“戴立言”、这些高等学府的学者和主旋律文人,确实“胆识”过人——有宪法,却不能用“宪政”;有公民,不能有公民社会,确实与之“保持高度一致”了。但,陈寅恪先生提倡的“自由之思想,独立之精神”,却在他们身上找不到丝影子了。胡鞍钢、杨晓青、“戴立言”现象,是国之不幸,民族之悲——同样是“西方国家”的东西,卡尔同志在大英图书馆弄出来的×××主义可以拿来奉作葵花宝典,经半个多世纪折腾走进死胡同去了,但仍然煞有介事声称:“老祖宗不能丢”;同样是“西方国家”的市场经济,拿过来加个“××主义”前缀,再塞上特色内涵,便俨然成了自己“原创”了;而一人一票的“西方那一套”呢?虽然家门口的日本、韩国拿来玩了几十年后,把太多老牌欧洲强国玩在屁股后面;同宗同文的台湾、香港拿来玩了几十年,也玩成“高等华人”了,然而,在中国大地上却成了颠覆势力的阴谋。现在,连宪政与公民社会,也成了砒霜毒草了。

最近,作为中国高等学府学者和主旋律“理论家”的胡鞍钢、杨晓青、“戴立言”等人竟一再说出太多严重背离常识的胡言乱语来,太多人为此惊骇不已,感到不可思议。其实细细想来,这并不奇怪:充分发挥集体智慧,组织阵容强大的写作班子,将革命舆论、革命声势造大造强,是历史悠久的优良传统了——上了五十岁的人或许都会记得:四十年前的中国舆论界上,一群响亮的名字横空出世——一梁效、罗思鼎、石一歌、初澜、唐晓文、洪广思……等等。他们的文章经常出现在人民日报、解放军报、红旗杂志等媒体的头版头条上。充分扮演革命舆论引导者和先锋队角色。这些理论家的革命理论造诣之深奥、革命逻辑之高强,到了登峰造极之地步。因而,雄文一出,封、资、修无纷纷风披靡,国内外敌人莫不胆战心惊。后来人们才知道:梁效、罗思鼎、石一歌、初澜、唐晓文、洪广思等等,原来分别是几个要害部门写作班子的集体笔名。他们那些辉煌一时的文章,也即是“集体智慧的结晶”。

“文革”结束后,革命传统继续发扬光大。陆续涌现了任仲平、仲祖文、皇甫平、秋石、郑青原、戴立言等一串红星闪闪的名字。他们仍是集体智慧的结晶体。在经济基础亦社亦资、上层建筑涛声依旧的新的历史条件下,他们义无反顾地扮演起特色理论开拓者和舆论引导者角色。天才地、创造性地发明了太多与时俱进的伟大理论。为特色伟业鸣锣开道,保驾护航。然而,“皮之不存,毛将焉附!”在一个徒有空壳的躯体上,要贴上种种美丽的标签并非难事。不过毕竟是二十一世纪了,要设法让人们相信头上长角的东西是马,这就极难。但,革命舆论和革命声势却是或不可缺的。这样一来,红顶文人学者们就难免有“巧妇难为无米之炊”之苦,玩起理论来就常常有力不从心之感。然而,食君之绿,忠君之事,纵然极难自圆其说,纵然自己说出的话自己心里也发笑,还是得说的。所以,无数网民痛骂、胡鞍钢、杨晓青、“戴立言”水平太臭,其实是“冤屈”他们了。

为了一小撮特殊“人民”的利益,能用的花样、手段都用上了。只是九斤老太的子孙,忽悠手段一代不如一代。

作者:李悔之

回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