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普下调中国主权信用评级

0
986

标准普尔公司(Standard & Poor’s)是三大评级机构中最后一家下调中国主权信用评级的公司,而这一行动正发生在中国政府加大力度控风险、稳增长的时候。

几周之后,中共将迎来领导层换届的敏感时期。有鉴于此,标准普尔选择这一时机采取行动可能是中国政府不愿意看到的,一些经济学家和投资者也对此感到十分诧异。

标准普尔在周四的声明中称,将中国主权信用评级从AA-下调至A+。表明该机构认为中国信贷长期强劲增长加剧了经济和金融风险。目前,标准普尔给予中国的评级水平以及风险评估与穆迪投资者服务公司(Moody’s Investors Service Inc.)和惠誉国际评级(Fitch Ratings)一致。穆迪今年5月份下调了中国评级﹐而惠誉则在2013年下调了中国评级。

洛杉矶基金管理公司TCW董事总经理David Loevinger表示,对于市场或中国监管机构来说,标准普尔的结论并不完全令人意外。Loevinger还表示,鉴于目前中国经济的基本面正处于两年来最强劲阶段,标准普尔的行动颇有些讽刺意味。

今年上半年中国经济增长6.9%,远高于政府2017年的增长目标,但近期数据显示,借贷成本上升已开始影响商业活动。

凯投宏观(Capital Economics)首席中国经济学家Mark Williams称,评级下调的时间令中国领导人感到尴尬。他在标准普尔下调评级后发表的报告中写道,从中国最近的经济和金融形势来看,这一举措论理是有待商榷的。

标准普尔发言人未就下调中国评级的时机发表评论。

为在领导层换届前夕保持经济平稳发展,中国政府今年大力控制疯狂借贷行为。央行、银监会、证监会和保监会等监管部门采取措施削减银行对银行以及对其他金融机构的贷款规模;这类贷款是中国金融体系风险的主要来源之一。

其结果是,上个月中国以M2货币供应量衡量的信贷增速触及低点。中国央行官员表示,在政府去杠杆的决心下﹐M2增速放缓可能是新常态。

不过,经济学家和分析人士称,标准普尔对中国信贷增速继续快于经济产值增速提出了合理的担忧。这反映出更多贷款用于支持亏损公司﹐比如国有钢铁企业,而不是投向生产力更高的领域。这种资源的持续错配为未来出现长期经济低迷埋下隐患。

牛津经济研究院(Oxford Economics)驻香港亚洲经济研究负责人高路易(Louis Kuijs)表示,考虑到中国债务水平之高,标准普尔的行动并非毫无道理。但他也称,这一下调并没有使中国的评级降至非常糟糕的境地。在下调后,中国和日本、爱尔兰还有以色列拥有相同的长期标准普尔评级。

中国官方一直强调,中国有能力控制债务增长势头并防控系统性风险发生。中国财政部在周四晚间没有回覆记者就标普上述评级行动提出的置评请求。

中国在2008年金融危机期间敞开了信贷闸门,此举帮助中国避免了许多国家遭逢的经济不景气局面﹐而债务规模也在保增长的导向下一路膨胀。国际金融协会(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 Finance)估计。截至今年年底,中国的债务总额将达到国内生产总值(GDP)的300%,而2008年底还不足180%。

根据国际金融协会的数据,截至2017年底,企业债务可能达到GDP的169%,政府债务可能达到GDP的47%。近年来中国家庭的债务水平也在不断攀升,该协会称,今年年底家庭债务可能达到GDP的45%﹐而两年前还不足40%。

标准普尔在周四的声明中称,近来中国政府的去杠杆努力可能会在中期内稳定金融风险趋势,但未来两到三年的信贷增长将仍处于会令金融风险逐步增加的水平。

标准普尔这一决定是在中国股市收盘之后宣布的,市场反应平淡,人民币基本没有波动;在岸市场人民币收盘兑美元跌0.3%。此外,海外投资者对中国一家大型国有银行76亿美元融资交易的兴趣也基本未受影响。

标准普尔宣布下调中国评级正值中国邮政储蓄银行(Postal Savings Bank of China Corp., 1658. HK, 简称:邮储银行)的境外优先股接受认购之时。不过,投资者对该交易的强劲需求促使投行人士将这批证券收益率预期从当日早些时候的4.85%下调至4.55%。以资产计,邮储银行是中国第六大银行。

一些分析人士称,标准普尔此举未来可能会导致中国公司境外发债成本上升,但对中国国内债券市场的影响可能有限。中国内地市场交易的大多数债券均为国内银行、保险公司及其他国内实体所有。

瑞士银行(UBS)中国经济学家汪涛表示,中国经济的风险实际上在减弱。

作者:Lingling Wei
华尔街日报

回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