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 C
New York
星期六, 3月 6, 2021

中国709维权律师大抓捕事件

推荐阅读

中国709维权律师大抓捕事件,或称中国大陆709扩大抓捕维权律师事件,是指2015年7月上旬,上百位中国大陆的律师、民间维权人士、上访民众及律师和维权人士之亲属,突然遭到公安当局大规模逮捕、传唤、刑事拘留的事件,部分人士则下落不明。被刑拘、带走、失联、约谈、传唤、或短期限制人身自由,涉及省份多达23个。

2016年1月12日,锋锐所主任律师周世锋、律师王全璋、实习律师李姝云、律师助理赵威被控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被逮捕。同月,为总部设在美国的人权卫士紧急救助协会工作的瑞典人彼得·达林,因与锋锐律师事务所有关而在北京被拘。

在2017年3月举行的全国两会上,最高人民法院院长周强、最高人民检察检察长曹建明在工作报告中,都将“依法起诉、审结周世锋、胡石根等颠覆国家政权案”作为“坚决维护国家安全,特别是政权安全、制度安全”的重要政绩。

事件过程

在中国政府拘捕前,北京某知名人权律所与访民、公知多次就特定议题自发性组织起来,表达对中国政府的不满。然而拘捕事件发生至今,有关人权律师、律所、访民、以及中国政府,均未对外完整阐述事件的具体动机、发生过程、以及完整地政治诉求。

2015年7月初,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修正草案暂时搁置,中国各地的维权律师虽为搁置情况,但对未来不报乐观的态度。中国维权律师王宇认为,刑法修正草案未依照国际标准,让律师在刑事辩护上有豁免权,不论是中国死磕派律师、人权律师还是其他律师都会受到影响。

2015年7月8日,北京市朝阳区律师协会向全国人大常委寄出快件,建议“拿掉”《刑法修正案(九)(草案)》二次审议稿中颇有争议的第35条,同时暂缓增补第36条。律师团指出第35条的入罪主体有4类诉讼参与人,正视目前法律现实,此条款更可能成为辩护人量身订做,“应当”的争议也有可能构成入罪理由;第36条应增加“但书”:“但律师在履行代理或辩护职责的除外。”以此作为律师职业保护的平衡条款。

王宇律师一家失踪

依据香港团体“中国维权律师关注组”声明,2015年7月9日凌晨起,北京著名人权律师王宇、其丈夫包龙军(律师)及16岁儿子包卓轩陆续失踪,王宇最后一次对外发出讯息是在7月9日凌晨4点17分,由她的朋友在两小时后读取。该则讯息称:门外有人试图撬开我的门锁。然而在此之后,外界便再也无法与王宇取得联系。王宇所在社区的保安透露,凌晨四点左右,大约二十到三十名员警以抓吸毒人员为名,包围了王宇所住的单元楼,并带走一人。在此之前,王宇曾在凌晨3点发出一则讯息称:家里的电源和网络均被掐断;而且听见门外有人撬门;另外,从凌晨1点开始,她就再也无法与她的丈夫和儿子取得联络。7月8日晚,王宇曾在北京国际机场为丈夫及儿子送行。第二日,王宇的朋友从机场查询得知,王宇的丈夫及儿子并未离开过中国。 失联后,王宇的律师及朋友不断向当地警方查询三位的下落,但截至目前,警方一直矢口否认或拒绝回应。

一些律师被不明人士(或警察)带走

2015年7月10日,一个名为“中国维权律师关注组”的单位称,自7月10日7点30分开始,王宇服务的北京锋锐律师事务所其他四名成员——律师事务所主任周世锋律师、周世锋助理李姝云律师、财务总监王方,以及行政助理刘四新,陆续被不明身份人士带走调查,或陆续在不同地点失联。该律所曾代理多起著名人权个案,同时也是王宇律师执业的单位。[18]

  • 自本日起,搜捕行动扩大,48小时内北京、天津等15个省市,陆续有维权律师与维权人士被捕。

2015年7月11日,著名维权律师李方平,被江西省萍乡安源区凤凰派出所警察带走。

当局指控说法

2015年7月12日,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机关报《人民日报》刊登新华社在7月11日发出的《揭开“维权”事件的黑幕》一文,证实有部分律师遭逮捕和传唤,宣称“公安部指挥摧毁一个以北京锋锐律师事务所为平台,‘维权’律师、推手、‘访民’相互勾连、滋事扰序的涉嫌重大犯罪团伙”。该文指出:

 

被刑拘/监视居住

  • 律师12人:
    1. 王宇:北京,锋锐所,7月9日04:00被带走,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被指定居所监视居住。
    2. 包龙军 :北京,7月9日03:00开始未能联络,因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和“寻衅滋事罪”被指定居所监视居住;8月28日警方以“涉嫌危害国家安全犯罪”为由不准予律师会见。
    3. 王全璋:北京,锋锐所,7月 10日13:00开始未能联络,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寻衅滋事罪”被刑拘,其北京住所8月5日被公安搜查;8月31日律师获知强制措施由刑事拘留变更为指定居所监视居住。
    4. 刘四新:北京,锋锐所行政助理,因审判不公被除牌,10日08:45开始未能联络,以涉嫌“寻衅滋事罪”和危害国家安全犯罪刑拘在天津河西看守所。
    5. 谢远东:北京,锋锐所实习律师,7月10日被从家里带走,同日被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被指定居所监视居住。
    6. 李和平:北京,7月10日14:00 被警方带走,失踪已逾63天,被采取刑事强制措施。
    7. 李春富:北京,李和平律师之弟,8月1日约2200被天津警方抄家带走。9月15日律师被告知李春富已被监视居住,但地点不明。
    8. 谢燕益 :北京,7月10日下午约谈,12日早上被带走,中午被抄家,被采取刑事强制措施。
    9. 周世锋:北京,锋锐所,7月10日07:30被带走刑拘。
    10. 黄力群:北京,锋锐所,7月10日 08:30开始未能联络,已被刑拘。
    11. 隋牧青:广东广州,7月10日23:40 被带走,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被指定居所监视居住。
    12. 谢阳:湖南,7月11日05:40被带走,未能联络,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扰乱法庭秩序罪”被指定居所监视居住。
    13. 陈泰和:广西,7月13日以涉嫌“寻衅滋事罪”被刑拘,羁押于桂林三看,16日下午首次会见律师覃永沛,后不再允许会见。至8月13日转至家中监视居住。律师无法获知案情,通信需要批准。陈和其太太名下的所有银行账号遭查封。
  • 其他11人:
    1. 赵威:又名考拉,北京,李和平律师助理,7月10日17:00被带走,以涉嫌“寻衅滋事罪”和危害国家安全犯罪被刑拘在天津河西看守所。
    2. 高月:北京,李和平律师助理,7月20日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被指定居所监视居住。
    3. 勾洪国:又名戈平,天津人,7月10日上午在北京被天津国保带走,以涉嫌“寻衅滋事罪”被监视居住。8月24日当局修改为“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
    4. 刘永平:又名老木 ,北京,7月10日确认被捕,以涉嫌“寻衅滋事罪”被监视居住。
    5. 王芳:湖北武汉,7月28日上耿彩文家被带走,以涉嫌“寻衅滋事”被行政拘留15天,后转刑拘,现羁押于武汉第一看守所。
    6. 尹旭安:湖北武汉,7月28日被抄家带走,以涉嫌“寻衅滋事”被行政拘留15天,后再加长10天。8月20日被转刑拘,被拘逾45天
    7. 林斌:望云和尚,福建,7月10日中午在四川成都机场被带走,失踪已逾63天,其主持的寺庙福建九仙禅寺7月9日被查抄,其母8月16日被强行带离该寺,8月28日确认被天津警方以涉嫌危害国家安全被指定居所监视居住。
    8. 刘金莲:化名“刘亚杰”,广州,因涉及“王宇文化衫”事件,8月28日被新塘永新派出所带走,已逾14天。8月31日核实被刑拘,所涉罪名为“寻衅滋事罪”,现关押于增城市看守所,与刘正清律师会见被中断。
    9. 黄永祥:广州,因涉及“王宇文化衫”事件,8月28日被新塘永新派出所带走。现关押于增城市看守所。当局以涉嫌危害国家安全不允律师会见。。
    10. 卫小兵(广州,因涉及“王宇文化衫”事件,8月28日被新塘永新派出所带走。现关押于增城市看守所。
    11. 赖日福:化名“花满楼”,广州,因涉及“王宇文化衫”事件,9月9日下午被带走,家中物件被员警查抄。11日律师会见,得知涉及“寻衅滋事罪”。

强迫失踪/去向未明

  • 律师1人:李姝云(锋锐所律师)
  • 其他5人:王芳(锋锐所会计)、胡石根。

软禁

  • 其他4人:包蒙蒙(王宇儿子)、沈爱斌。

限制出境

  • 律师12人:
    1. 张庆方:北京,许志永辩护人,8月3日准备和女儿及朋友的孩子从首都机场飞去美国,被拦截,理由是接北京公安局通知,出境可能危害国家安全。
    2. 梁小军:北京,8月20日欲带妻儿经由日本赴美学习访问,在首都机场被拦截,理由是出境可能危害国家安全。
    3. 蔡瑛:湖南,李和平律师辩护人,8月17日欲从长沙飞往台湾被拦截,被告知北京公安局指示他出境可能危害国家安全。
    4. 斯伟江:上海,8月11日在浦东机场被北京市公安局限制出境。
    5. 李方平:北京, 7月下旬在广东深圳福田口岸被拦截,理由是出境可能危害国家安全。
    6. 李国蓓:北京,9月6日 北京机场被拦截,禁止出境。理由是出境可能危害国家安全。
    7. 陈建刚:北京,9月6日,北京机场被拦截,禁止出境。理由是出境可能危害国家安全。
    8. 陈武权:广东深圳,8月16日在罗湖口岸被拦截,理由是出境可能危害国家安全。
    9. 燕文薪:北京,8月21日在深圳罗湖口岸被限制出境。
    10. 葛永喜:广东,9月5日 下午从深圳福田口岸准备出境前往香港,被边检工作人员告知:北京市公安局以葛永喜出境可能危害国家安全,限制其出境。
    11. 刘正清:广东,9月6日 中午 深圳福田口岸被拦截,以出境可能危害国家安全,限制其出境。
    12. 黄思敏:湖北,9月6日 黄思敏准备从武汉去香港,但在机场被边检拦下,工作人员称“北京市公安局说你可能危害国家安全”。
  • 其他6人:
    1. 包蒙蒙 :王宇儿子,北京。
    2. 向莉:北京,7月16日被禁止出境。
    3. 锋锐所某律师的孩子:北京,在上海读大学,8月2日和同学随老师前往牛津做交换生,在机场被拦截,理由是可能危害到国家安全。
    4. 李和平律师儿子:北京,15岁,8月17日在郑州办理护照,显示由北京公安局发出的限制出境标注。
    5. 李和平律师女儿:北京,5岁,8月17日在郑州办理护照,显示由北京公安局发出的限制出境标注。
    6. 刘亚杰女儿:广东,8月份,港澳通行证被当局强行剪毁。

被短暂拘留、强制约谈、传唤(已获释者/现平安)

截至2015年8月21日18:00,至少241名律师/律所人员/人权捍卫者被拘留/带走/失联/约谈/传唤/短期限制人身自由。8月28日,人数为243人。9月4日止,总人数为248人。9月11日止,总人数为251人。

认罪取保

  • 2016年7月7日,李和平的女助理赵威认罪取保,不过目前下落不明;
  • 2016年7月底,王宇认罪取保,不过目前下落不明;
  • 2016年8月5日,任全牛认罪取保;
  • 2017年5月8日,谢阳当庭认罪,次日取保,但仍受严密监控;

定罪判刑

被逮捕的人权律师、人权活动家都关押于天津市看守所,并受天津市中级人民法院的审判。

  • 2016年8月2日,翟岩民因“颠覆国家政权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四年,剥夺政治权利四年。
  • 2016年8月3日,胡石根因“颠覆国家政权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七年半,剥夺政治权利五年。
  • 2016年8月4日,周世锋因“颠覆国家政权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七年,剥夺政治权利五年。
  • 2016年8月5日,勾洪国因“颠覆国家政权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三年,剥夺政治权利三年。
  • 2017年4月28日,李和平因“颠覆国家政权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四年,剥夺政治权利四年。

党媒评论

事件发生后,《环球时报》评论说,美国国务院以及台湾、香港一些“极端力量”对抓捕事件的指责令内地群众反感——抓捕行动不应该受外部力量的干扰。国内外反体制力量可能勾结,拘留滋事律师可以使中国社会治安更平稳。

外界反应

外国政府、国际政界人士

  • 美国国务院:发言人柯比(John Kirby)7月12日发表书面声明指出:“最近几天,中国公安人员有系统地拘留以和平方式捍卫他人权利的人,其中包括以合法方式挑战官方政策的人,美国国务院对此感到十分震惊。中国新的国家安全法,被用来作为侵犯人权的法律依据,引起美国的深切关注。美国强烈敦促中国政府,尊重所有公民的权利,释放所有因寻求保护中国公民权利而被拘留的人。”
  • 中华民国行政院大陆委员会:7月12日发表严正呼吁“大陆应落实尊重和保障人权的普世理念,以积极、正向的态度推进人权、自由发展、聆听民意,方能拉近两岸民心与价值距离”,并强调将持续密切关注后续事态发展。
  • 台湾民主进步党:7月12日,民进党发言人王闵生表示:“继管制大学校园言论、限制网络和新闻自由之后,中方大动作拘捕多名维权人士,是箝制中国人民自由一系列高压作为的展现,明显违反人权,我们对此表达严重的关切,并呼吁北京应停止压制人民自由之作为。我们也要求行政院大陆委员会,向北京提出正式关切,表达我方重视人权与民主自由价值之坚定立场。 ”王闵生表示:“经济发展带来生活的改善,人民势将追求民主、自由与人权,这是人性的自然流露,不可能被压制,统治者应倾听民心所趋而非采行高压统治,否则最终难免失去民心。我们相信,让中国人民物质无虞,并且能够拥有民主、自由与尊严,才是真正的中国梦。”
  • 英国驻华大使馆:大使馆在7月17日发表新浪微博称,英国政府全力支持欧盟发表关于中国人权近况的声明。2016年8月8日,大使馆发表新浪微博,内容为“欧盟发言人关于中国律师和人权卫士被指控颠覆国家政权罪的声明”,并附有该声明的网页链接(国内无法打开)及截图。
  • 德国经济部长、副总理加布里尔在2016年11月访华期间,会见了多名中国异议人士,并呼吁中国政府释放被关押的人权律师。

国际人权组织

  • 台湾人权促进会7月12日发起公民社会连署,台湾声援中国人权律师网络邀集多个台湾人权团体及立法委员于7月13日举行记者会,抗议中国政府逮捕律师。
  • 国际特赦组织:7月13日发表声明,呼吁中国政府公开遭拘留者的下落与其法律地位,保证这些人均可以不受限制地与家人、律师会面,并且确保他们无受酷刑或其他虐待之虞。
  • 2015年7月16日,拥有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授权的联合国人权调查员发表声明,要求中国停止打压律师并立即释放那些没有被控罪的人士。调查员表示中国对律师的打压有可能违背了联合国人权宣言、联合国律师角色的基本原则以及中国自己的刑事程序。联合国人权办公室发表声明称,律师绝不应该由于履行自己的职责而受到惩罚、制裁或威胁。

中国人权律师节

2017年6月15日,香港中国维权律师关注组、公民力量、台湾声援中国人权律师网络等12个人权组织发布通告,将2015年7月9日定为首个“中国人权律师节”,并筹划当天在美港台三地举行首届人权律师节系列活动,彰显中国人权律师的勇气、智慧和抗争,推动国际社会对中国的人权状况持续关注和支持。

个人评论

  • 纽约大学法学院教授孔杰荣(杰罗姆·艾伦·柯恩)表示,中国当局的做法正在使中国许多杰出的维权律师离开中国,这损害了中国人权事业的发展,也损害了中国的法制进程。他认为当局这样做不仅不会减轻当前政府面临的压力,还会招致更多异见人士的出现以及人民更多的不满。
  • 明镜集团的何频说:“在任何时代都会有一些勇敢的人,但是大部分人他们要为了自己的生计,为了自己的安全,即使他们自己是英雄,他们也要担心自己的家人、朋友和同事。所以我相信很多人不得不妥协,不得不在这种恐惧的气氛之下生活。但是中国的法治就没有了,中国的政治文明就更遥远了。”
  • 时政评论人士、牧师郭宝胜说:“这次的‘709’大审判也被认为是‘披着司法外衣的大批斗’。它(中共当局)通过大批斗这种方式让被告人好像是心悦诚服,好像是对政权佩服得五体投地。给老百姓也造成虚假的假象。”

来源:维基百科

- Advertisement -

更多热点

留下一个答复

请输入你的评论!
请在这里输入你的名字

- Advertisement -

最新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