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历史

0
736

此文中“人民”的概念,涵盖民众、国民、公民、平民、百姓等称谓;“历史”,泛指人类及一切事物的发展过程,以及人类对过去事件的记录和研究。

人类一直自傲地将自己视为地球的主宰,但蚂蚁并不这样认为。它们无处不在,数量更加庞大,把人类最后的一点骨髓都吞噬掉,包括人类的历史。自从地球上出现人类,就开启了人类的历史。那是一个更宏大的主题,需要更多的探究和考古。我们今天谈世界观这个命题,用五千字追求相似的真理,措辞要简陋一些。

美国是地球上最年轻的国家之一。相传欧洲人来到美洲大陆之前,印第安人的祖先在大约一万年前从西北利亚经白令海峡来到北美洲。十七世纪初,英国开始向美洲殖民。从1774年乔治·华盛顿当选为美国第一任总统,到2009年贝拉克·奥巴马成为第44任总统,美国人民有了234年追求光荣的历史。美国之所以伟大,人民创造历史,有怎么样的人民,就有什么样的历史,美国是一个鲜活的例子。

同样地,历史塑造人民。现代西方国家多有“中国城”,这说明,相比其他民族,在中华儿女的身上更容易寻找出历史的痕迹。尽管华夏民族历来重视历史传承,但其上古文明还是缺乏足够的文字记载。国家正史从春秋开始。史学家一般认为,《春秋》是孔子和鲁国史官的集体创作。孔子作《春秋》,孔子本人就是一部《春秋》;在孔子的身上,我们可以看到中国古人乃至圣贤的仁义礼智信以及他们起居饮食、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历史。中国历史塑造了孔子的圣人形象。

春秋者,历史也,是古代记事史书的通称。或者说,历史乃中正之言,真实记录已经发生的具有时代意义的人物和事件。除了中国之外,中东和欧洲各民族也重视记录历史,也讲求通古今之变,成一家之言。宗教经典《圣经》同样是一部历史著作;日耳曼人和希腊人的冒险精神不但使我们了解到辉煌的古希腊和古罗马文明,还让世界其他国度接受了通向人类古文明的现代考古学,就连中国的敦煌文化和古印度佛陀的诞生地也是欧洲人“发现”的。相比之下,南美洲、非洲和东南亚地区各民族因为缺乏历史记载,使得现代人对古埃及文明、古印度文明和玛雅文明存有更多的疑问。我们纪念蔡伦的功绩,是因为他是造纸术的代表人物,他用树皮、破布、麻头和渔网等为原料,大大降低了造纸的成本,使人类历史文明得以在更广的范围传播。

《伊利亚特》和《奥德赛》并称为《荷马史诗》,描绘了战争、瘟疫以及人类的漂泊。有趣的是,作者荷马是一位盲诗人。他记录和歌咏的特洛伊战争,荣誉、尊重、愤怒、命运和信仰,这是人类历史的思想主纲。古希腊第一勇士是半人半神的形象,他为荣誉而战。命运是事件的驱动力。命运一旦被设定,众神和英雄们都必须遵循它,常常无法或不愿意挑战它。如何定命依然是个迷,但预言家常常做出阐释。人民对命运英雄般地接受或是懦弱地做出回避。命运不会确定每一个行为、事件,但是却做出最后的决定。

历史是一面镜子;述古之历史,可为现代人之资鉴。我们从古人活动的轨迹,探索和认知人类发展的历程,启迪和推动人类未来的生活。历史是人民创造的,伟人在创造历史的过程中扮演着重要的角色;同时,时势造英雄,历史造就了无数风流人物。华盛顿、孔子和荷马就是时代的风流人物。历史不是死的,历史是活生生的,血淋林的。战争与和平是人类历史永恒的主题;和平是难得的,战争始终贯穿着人民的历史。可以说,人民历史是人民不断地将自己往死里整的历史。起初,他们还为荣誉、愤怒和正义而战;现在,我们只为罪恶和相互毁灭而战。

讲人民和历史,孔子在《论语》中的这段话是应该引用的。尧帝在禅让时说:“唉!你啊舜,按照天道之历数,我要将帝位传给你了,我现在命你忠实地执持中道。你要为四海之内的广大民众解除穷困之苦啊。我祝福你,上天所赐给你的禄位,将长享于汝身。”舜帝也同样以禅让的方式将帝位传给大禹。舜帝说:“商汤讨伐夏桀时,对天祷告说,鄙小子我(商汤名履),斗胆用黑牡为祭品,敢明告于大皇大帝,夏桀有罪我不敢赦免,夏桀行善我也不敢遮蔽,这些都是大皇大帝你心里看得清清楚楚的。我有罪,请天帝不要牵连天下万民;天下万民如果有罪,那是罪在我身。周朝受天大赐,善人很多。虽是周家之人,若不仁善则不用;非是周家之人,如若仁善,则受重用。老百姓有过错,错在我一个人。”

《论语》原话,让人印象最深刻的就这句:“万方有罪,罪在朕躬”。“罪己诏”体现出历史上人王的博大胸怀,体现出尧舜海洋一样的心量。没有如此胸怀和心量,如何能为人中之王,如何能成就万世功业,如何能缔造伟大中华之历史!

为拯救人类,上帝把自己的儿子献出来;基督被钉死在十字架上,最后成就了天下人的义。这里讲的也是一种心量,一种舍己为人的胸怀。古者能称圣人的,尧舜算是,老子孔子算是,释迦牟尼算一个,基督算一个。基督之后,世上再也没有圣人了。公元前后,有些贤人,如穆罕默德,如摩西,如孟子。之后一两千年,只有人王和暴君了,如唐太宗和秦始皇,如恺撒和君士坦丁大帝。另外,还有一些伟人,为人类文明做出贡献,在历史的长河中闪烁发光,如牛顿、圣保罗、蔡伦、亚里士多德、甘地、马丁路德、哥伦布、爱因斯坦等。

伟人除了为人类文明做出贡献外,也必须是有心量的。艾萨克·牛顿被誉为科学史上最有影响力的人。1666年,牛顿离开剑桥大学回到家乡母亲身边。一天,当他在花园里散步时,他因苹果落地而悟出了著名的地心引力,为太阳中心说提供了强有力的理论支持。1676年,牛顿在写给罗伯特·胡克的一封信中说:“如果我比别人看得更远,那是因为我站在巨人的肩膀上”。他在一篇回忆录中写道:“我不知道这个世界如何看我,但对我自己而言我仅仅是一个在海边玩耍的顽童,为时而发现一颗光滑的石子或一片可爱的贝壳而欢喜,而我面前伟大的真理的海洋依然未经探索”。谦虚就是一种心量。

爱因斯坦被誉为现代物理学之父和天才。当被人追问到他的宗教信仰时,爱因斯坦是这样回答的:“如果在我的内心里有什么能被称之为宗教,那就是:对于我们的科学所能够揭示的世界结构,对于这世界结构的无垠的敬仰。”他说:“我们物理学家所努力的仅仅是跟随它(指宗教)画它的线。”爱因斯坦没有因为他的科学研究的成就而骄傲,对天地神灵心存敬畏也是一种心量。

乔治·华盛顿之所以能成为美国最伟大总统的原因之一,是他拥有博大的胸怀。1797年3月华盛顿在两届总统任期届满后,带着轻松的心情回到自己在弗农山的庄园继续当农民。当时,他拒绝竞选连任说:“我走在尚未踏实的土地上,我的所作所为将可能成为以后历届总统的先例”。他向美国人民解释道:“你们再继续选我做总统,美国就没有真正的民主制度了”。美国之所以曾经伟大,正是因为有华盛顿和富兰克林、杰斐逊等这样心胸里装着人民的历届总统。是他们的思想幻化成了伟大的《独立宣言》,其中说:“造物者创造了平等的个人,并赋予他们若干不可剥夺的权利,其中包括生命权、自由权和追求幸福的权利。为了保障这些权利,人们才在他们之间建立政府,而政府之正当权力,则来自被统治者的同意。任何形式的政府,只要破坏上述目的,人民就有权利改变或废除它,并建立新政府。”

一段伟大的历史,一定有伟人与其相伴;而伟人一定是心量广大、品德高尚、胸怀天下的人。圣雄甘地领导印度人民进行非暴力革命,为脱离英国殖民统治建立独立国家而努力;他严于克己,奉行素食、禁欲、默想等,以个人之力抗拒专制、拯救民权、追求公民自由。英国首相丘吉尔评价道:“瞧那伦敦大学法学院出身的、长于煽动的甘地律师,现在装成东方人所习见的苦行僧模样,半裸著身子,居然大步走进总督府,在那儿和我们的皇帝代表进行杯葛,而他还是继续在煽动着所谓民事的反抗。”爱因斯坦这样评论甘地:“后世的子孙也许很难相信,历史上竟走过这样一副血肉之躯。”甘地的精神不但鼓舞了印度人民,还大大影响了美国的马丁·路德和南非的曼德拉等民主运动的领袖们。

大赦天下是历史上君王施仁政的重要手段之一。1989年中国六四运动期间,澳大利亚政府宣布对留在澳大利亚的十多万华人及留学生实行特赦,总理霍克的胸怀和善举是当今世界少见的。纵观中国历史,历朝历代都有大赦天下的惯例。在辉煌鼎盛的汉唐皇朝,各两百多年的时间内,国家分别有过多次大赦天下的壮举,单单是武则天当政期间就有21次之多,人民为之欢呼!明清之后,特赦之举越来越少;民国乃至共产党建政以来,不管民生如何艰难,未有政府行大赦之策,万民失望。曾经作为伟大领袖的毛泽东无疑是世界上最具影响力的人物之一。他领导的事业撼天动地,他甚至发出过“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这样的豪言壮语,但是毛泽东不但不施仁政,不行“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之教,其心胸狭隘还使得无数战友乃至数千万中国人死于非命,让不少历史学家将他并肩于希特勒、斯大林等疯子暴君之流,不亦悲呼!

古代尧帝禅让帝位时,舜帝并不是当时道德最高尚的人。尧帝本来是想让位给许由的,许由感到太可怕了,携家逃亡。后来,尧帝又想请子州支父来当坐他的位子,子州还是宁愿做个隐士。尧帝不得圣人,退而求其次,找个贤人,就让舜来当那个差事。过去,别人不愿意当了,为王的也只好不了了之。春秋战国之后,老子让你当王,你不给面子,只好把你干掉了,哪里容得你归隐而去?

虽然中华民族的祖先早就说过“人民如水、社稷如舟,水能载舟、亦能覆舟”之类的格言,但是自从大禹把皇位传给儿子启,连任选贤能的禅让制度没有了,“天下为公”变成“天下为私”,历史也就没有了心量。美国第十六任总统林肯的《葛底斯堡演说》与《独立宣言》的理念一脉相承,宣称“吾辈先祖于这大陆上,肇建一个新的国度,乃孕育于自由,且致力于凡人皆生而平等之理念”,其建设“民有、民治、民享”政府的宣言与中国先人们“民为重、君为轻”的思想别无二致。但是,无论是中国两千年的历史,还是美国人两百年的历史,其后来者,是君是民,皆于此宗旨向背而行、渐行渐远。佛教创始人释迦牟尼佛说,我们人类正生活在“减劫”,就是一代不如一代的意思,看来释迦说的确是事实真相。

纵观《史记》和《通鉴》,人民是没有历史的。虽然我们常说历史是人民创造的,但能记录在历史档案的不会有人民,人民是进不了历史的“《封神榜》”的,但凡有史也只是野史,制造的“人民”如梁山好汉等。《史记》除了年表之外,就是本纪、世家、列传等,哪里有普通老百姓的席位?《资治通鉴》294卷三百万字,皆是君王、公侯卿大夫的事迹,普通百姓是连坟墓也没有的。皇帝家是养着史官的,如司马迁,但史官一般不下访民间。所以,人民没有历史。人民一旦进了史传,他就不是人民了。正如鸡蛋变成鸡后,它再也不叫做鸡蛋了;矿石冶炼成金子,金子再也不会成为矿石了。

中国两千多年历朝历代更替的主要原因是当权者荒淫无德,民不聊生,乃至官逼民反;虽然时代交替之间各有国破家散的过渡期,但历史的主线是张弛有度、致力中和。当代战神郭文贵说:“共产党政权是个大粪坑,当官的只是粪坑里的蛆,中国人民像猪狗一样活着。”这样的比喻形象而生动。当今时代是中国历史的怪胎,人民无论贫穷富裕,皆生活在恐惧之中,缺乏人性之尊严,政权没有道德,正义不得伸张。影视作品的影响是前所未有的,历史的真相被一点一点地歪曲。“谣言止于智者,更止于真相。有真相,谣言不攻自破;没有真相,谣言就瞒天过海。”写出如此金句的宣传部高官张文雄却因贪腐锒铛入狱。因反抗强拆而终被杀头的草民贾敬龙,也吟诵如此激昂的绝命诗句:“今当刑离,半梦消断,一往无前。纵万般洒脱,玉石莹莹,清白颠覆,自有堪堪。”这是一个多么扭曲和令人悲哀的时代,如此才情和心智生长于何种土壤?有识者皆知,这样的时代必须尽快终结。

人民追求文明进步的意义在于幸福,但历史告诉我们,幸福于人民是如此的遥不可及。古希腊哲学家亚里士多德被誉为那个时代“最后一位精通所有知识的人”。他提出了作为人的美德标准,比他的老师柏拉图提出的“智慧、勇气、节制和正义”更为丰富,认为至善的目标是“幸福”。亚里士多德将人类划分为四种等级:道德的、自制的、不自制的、邪恶的。无论是普通百姓,还是当权的统治集团,道德的和自制的早已灭绝;不自制的和邪恶的充斥当今世间。正如佛陀所言,“世间人民,不念修善。两舌、恶口、妄言、绮语。憎嫉善人,败坏贤明。不孝父母,轻慢师长。朋友无信,难得诚实。尊贵自大,谓己有道。横行威势,侵易于人,欲人畏敬。不自惭惧,难可降化,常怀骄慢”。

我们是曾经崇尚为荣誉和理想而努力工作的,甚至为了爱国主义而奋斗。如今,这样的努力奋斗近乎是毫无意义的。百千人民的艰苦劳作和努力奉献,换来的只是温饱或一纸奖状,而他们终年的劳动成果将被极少数上层贪污或挥霍。尽管世间因果自负,那一群群傻瓜样的劳动工人,他们的安全和福祉,管理者是不会太在意的。

罗马俱乐部是西方一个政治智囊式的精英俱乐部,声称其成员是“关注人类未来并且致力社会改进的各国科学家、经济学家、商人、国际组织高级公务员、现任和卸任的国家领导人等”。清华大学的苏世民学院正试图培养未来的世界领袖。越来越多的人们相信阴谋论,认为有少数权力精英组成的秘密集团在幕后操控世界,试图建立新世界秩序,并透过各种秘密社团、兄弟会、绅士俱乐部、科研机构、非营利组织、智库、政府部门、企业行号与许多国际组织来推动议程。国际大财团在背后垄断了国家经济以及政治的主导权,为自己图谋暴利。世界杯赛果和西方所谓的新闻自由也是被操控的。

我们生活在是非颠倒的世界,不到三十年,颠倒就会再来一次。历史发展到这个新的世纪,百年以来,不说人类两次世界大战,东西方阵营的对峙,巴以冲突,美国对伊拉克、阿富汗和叙利亚的轰炸,中国与东亚、东南亚的领土之争,宗教与种族冲突,军备竞赛与核武器的使用,国与国的冲突,国内党派之间的斗争,同派同宗的争权夺利,乃至家庭暴力等,那一种不是将人类引向毁灭的行径。当小布什扬言“要么你跟我是一伙的,要么你跟恐怖分子是一伙的”,美国已经在制造恐怖主义。东西方阵营不是野蛮与文明的对垒,跟拉帮结派没有什么两样。

历史没有谁比谁更高尚,一国之民族英雄即是他国之侩子手。当今天下之人王,无论是所谓民主国家之总统、总理、首相,还是独裁政府之主席、总书记,不能说他们是暴君或明君、伟人或名人,他们大多不配“人君”二字,只不过皆为疯子、狂人或党徒而已,多半是心胸狭隘、自私自利、张狂无智之徒。不说北朝鲜、缅甸、伊朗、委内瑞拉、苏丹、菲律宾等弱小国家,试看美国、英国、法国、俄罗斯、中国等大国之人王,亦大多是道德不良之人:“身心不正,常怀邪恶,或交结聚会,兴兵相伐;攻劫杀戮,强夺迫胁;任心自恣,居上不明,在位不正;陷人冤枉,损害忠良;心口各异,机伪多端”。世界在所谓精英阶层的统治之下,人民生活艰难,早已是灭亡之兆凸显,如果继任者没有足够的智慧和胸怀,不出三五十年,灾难很快降临。终结美国梦的奥巴马无奈地说:“当别人捉襟见肘的时候,全球的精英们用另一套游戏规则来生活,大肆敛财而不纳税,这样下去,大规模的混乱是可以想见的。”

历史的最后,是道德和灵魂的博弈。“始者自始,终者自终”。多元的世界,社会撕裂,人民焦虑,当权者无所适从。没有了心量,美国以暴制暴,制造着更多的冤家,国运已经在走下坡路了;人民希望川普力挽狂澜,使美国重新强大起来。欧盟的宗旨是消除国界,形成和平富裕的共同体,如今这一理想遭遇障碍。欧洲没有了心量,共同体诸国各自掂量自己的钱包,只好各过各的。中国试图在改错,但当权者心胸狭隘,复兴之路终究黄粱一梦。血与泪的后面,只有亲人默默祈祷。“万方有罪,罪在朕躬”,这句话在回响。只有把人民宽恕了,把百姓特赦了,历史才有活路。

作者:云海

回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