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 C
New York
星期五, 4月 16, 2021

宗教与哲学

推荐阅读

信为道元功德母。信为入道的第一条件,信而求解,因解而行,因行而证,这是古代圣哲告诉我们的得道方法。

美利坚合众国货币的壹元纸钞正面写着:In God We Trust(我们信仰上帝)。此信仰体现了美国人民对上帝的至诚之心,是其立国之根本,因此感得God Bless America(上帝保佑美国),感应如此深入人心。上帝之眼的瞩目,既是“设计”,也是警示:不要作恶。

中国古哲也有“至诚如神”的说法。“至诚之道,可以前知。祸福将至:善必先知之;不善,必先知之”。至诚能化育天地,感得神助。至诚者,不动而变,无为而成。井底之蛙,正试图以至诚之心进入宗教与哲学的讨论。

宗教和哲学的目的是揭示宇宙人生之真相。宗教是宇宙人生的真理,或相似的真相;哲学是探索宇宙人生真相的方法和路径。《礼记》说:“既明且哲,可保其身”。明,是真相,如日月光辉,普照世间。圣人要我们明白什么呢?就是宇宙人生的真相。所以,明,就是宗教之理体。明白事理是“哲”,哲人是明白世间道理的人。“可以保身”,是揭示宇宙人生真相的终极目的,是利益于人,使我们的身命得以保存,乃至永远。

“知之曰明哲”,明哲者通达真理,可以有资格制定世间的法则。老子、孔子是明哲者,耶稣、穆罕默德、释迦牟尼是明哲者,他们通达宇宙人生之真相,创立宗教、制订经典,育化世人,于是有儒佛道,有基督教和伊斯兰教,教人疗心、修身、治世。汉文化之尊祖庙为宗,修道之谓教,宗教就是对世人的教化,使其明白宇宙人生之真相,崇敬先祖,不忘根本,成为有道德、守法则的明白人。

英语Philosophy和拉丁语Philosophia源自古希腊,意思是“爱智慧”,由日本人最早翻译成汉语“哲学”。根据英国哲学家罗素的理解,哲学是介于神学和科学之间的学问,是一种在已确知(科学)和超越确知(宗教)之间未确知的、广受争议的东西。古罗马哲学界还有这样一种思想,认为“一切都是数字”,即世间一切事物的实质和结构都是由它们所包含的数字关系所决定的。我们知道,现代计算机的运作就是靠“1”和“0”来实现的,科学证明哲学的思考已经与世界的真相很近。

原始人类观察天象和物质现象,形成对日月星辰的崇拜,对风雷闪电和鬼神的恐惧,对神秘世界的思考。哲学和宗教几乎是相伴而生。欧洲最早的哲学皆是一元论,即世界万物皆来自一个本源,倾向于神主宰一切。世界的本质,色不异空,空不异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此处的“色”,包含物质和精神领域的一切有形及无形的东西,有无相通,一即是多,相当于《道德经》的“无名天地之始,有名万物之母。”色即是空,世界是一元的;色不异空,世界又是多元的。这样的思想在印度教里早有体现。

从苏格拉底,到柏拉图和亚里士多德,古罗马哲学思想的基础在于:善良和正义,不要做坏事。这就是道德、智慧和爱的全部含义。基督教的基础就是爱,上帝爱世人。因为根本是同一的,罗马政府对基督教的态度由抗拒到被同化,成为国教。穆斯林认为,“万物非主,唯有真主;穆罕默德,是主使者”。先知穆罕默德深受犹太教的影响,所以伊斯兰教和基督教同源,真主和上帝是同一个概念。在世界三大宗教中,佛教比较内敛,由觉悟而回归自性,不向他求。基督教讲求中和,就是儒家所说的“喜怒哀乐之未发,谓之中;发而皆中节,谓之和”。我们从天主教、东正教和新教基本上能相互尊重、和平相处,就能体会其中和之义。伊斯兰教比较进取,此教之中有骄傲的精英派别,其创教最晚,却是世界上信仰人数增长速度最快的宗教。

古圣先哲立教和制订法则的目的在于规范道德,利益世人,“宜民宜人,受禄于天”。儒家和道家都认为,“道不远人”。 佛教有戒律,基督教和伊斯兰教也有戒律,其中最基本的内容是一致的:不杀生、不偷盗、不邪淫、不妄语,还有就是孝敬父母。英语Religion的本意是“反复诵读和默想”,与修行有很大关系。佛教形式上有早晚课诵,本质上重视信解行证,守戒律是修行的重要内容,历代都有很多真心实修的苦行僧人。犹太教和基督教早期也重视修行。在埃及出现了最早奉行与世俗隔离的,禁食、祈祷的信仰团体。经过圣本笃的改革,在欧洲各地出现了许多男女修道院。但世风日下,虔诚的修道人逐渐减少,基督教的新教徒只好主张“信就得救”,实际的修行就显得微不足道了。穆斯林的修行以虔诚著称,“念、礼、斋、课、朝”是他们的五功。伊斯兰的意思就是“顺从者、臣服者”,穆斯林实践信仰的方式就是接纳和顺从真主的命令或意志,包括行善和礼拜。伊斯兰社会重视家庭观念,但“穆斯林男子可以拥有多达四位妻子”的风俗常常受到其他宗教信徒的批评。

相对而言,东方的中国各宗教和谐相处,儒释道如三光丽天,共同塑造华夏文明。而在西方,宗教的狂热和人性的贪婪曾经引发历史上一次又一次的战争和杀戮,人们因愚昧而受驱使,梦想侵夺他人土地和财富反而遭致饥饿和死亡。掌握权柄的教皇和僧侣假借了神灵的名、亵渎了上帝的义,使人类在所谓的圣战中重新犯罪,把社会带进黑暗。追求知识和幸福生活的哲人们为了捍卫人格自由和尊严发出了思想和文化的呐喊,狠狠地将中世纪的神权踩到了地下。文艺复兴的影响是积极而深远的。

告别上帝和神秘天界,人们的思想开始从清净的僧院走出,来到喧嚣的尘世。哲学将对物质和自然的探索交给科学,自身开始了更为人文的思考,也因此引发了唯物主义和唯心主义的争论。黑格尔及其理论的出现将西方哲学的推上一个新高度,他创立了西方哲学史上最庞大的客观唯心主义体系。马克思对黑格尔的唯心主义进行激进批判,但其思想却深受黑格尔的辨证法的影响。马克思主义观点认为,当社会发展到共产主义,宗教将会消失。爱因斯坦认为,如果把哲学理解为在最普遍和最广泛的形式中对知识的追求,那么,哲学显然就可以被认为是全部科学之母。马克思的斗争哲学和达尔文的物竞天择一样,与宇宙人生之达道渐行渐远。如果宗教消失了,哲学和科学也就失去了生存的土壤。

宗教在世界上各个国家和民族中都存在。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发现哪个国家没有宗教。而且世界上有宗教信仰者的数量绝对多于无宗教信仰者。宗教的某些仪式可能跟巫术、迷信有关,但宗教的本质是反对迷信的。建国君民,教育为本,教化育民不止于家庭教育、学校教育和社会教育,宗教和祭祀才是教育的基础。宗教和祭祀是讲真话、承圣旨的,各国政府宪法中“宗教信仰自由”的概念一直都是谎言。现代资讯发达,社会经济相互依存,地球村逐渐形成。宗教与政治的对话不只是自我生存、宣扬正道的需要,也是消弭冲突、免却灾难的方法,无论是教会间、还是各宗教间,需要对话,求同存异,包容共住。

一切众生皆以淫欲而正性命,因而万恶淫为首。近几年来世界各大报端和门户网站多次爆出天主教教会性丑闻,其中以虐童、性虐儿童最为广泛。多国天主教神职人员上至枢机主教,下至教区主教、神父、修女的丑闻事件屡屡被发现,如仅仅在美国2010年就有1万多人针对神父对儿童性虐待提出起诉;以美国最大教区洛杉矶天主教区为例,2007年就有至少500多名遭神职人员性侵犯的受害人。神职人员性侵害儿童是宗教界最丑陋的行为,教皇本笃十六世曾称“这是个重大危机”,但其后也被曝出曾试图隐瞒包庇过有狎童性丑闻的神父。这说明人类道德从根子上已经败坏了。

“人之为道而远人,不可以为道”。看看梵蒂冈教宗出访时的安全警卫车,虽然仍是四面透明的,但道已经远人,已经假设与上帝的子民为敌。这说明现代主流宗教是没有道德的。教宗怕死?这是宗教界最大的笑话!古代圣哲说,“大德必得其位,必得其禄,必得其名,必得其寿。大德必受命”。当受命的教廷所作所为已经违背了天主,他们哪里有资格教化世人?不管在东西方社会,先知穆罕默德的私生活和道德品德也备受质疑,因为他拥有多位妻子。对伊斯兰教的批评在这个宗教成形的时候已经出现。早期的书面批判来自9世纪之前的基督徒,他们当中有许多人把伊斯兰教视为基督教的异端。在那个曾经以包容文明著称的中国,政府已经禁止宗教经典和宗教活动进入大中小学,人类文明赖以进步的宗教确实是遭遇了“重大危机”。这大概就是佛陀所说的“末法时代”吧:“云何贼人,假我衣服,裨贩如来,造种种业,皆言佛法?”

宗教是神圣的事业,没有国界,是特立独行的。沙门不敬王者,显得有些傲慢,但当国家敢对宗教立法,政府成立宗教管理机构,宗教的厄运就开始了。当宗教组织开始向政府注册登记,接受政权的管理时,宗教已经自甘堕落了。宗教人士是神的使者,本不可以蓄有私产,但政府不但许诺宗教蓄有房屋田产和生意,并且可以免除税收,比国家百姓享有更多的特权,这是政府与宗教狼狈为奸。于是,宗教放弃了它的权柄和尊严,迷失了它的本来面目,完全违背了上帝的旨意。

宗教信仰是心量大事,不行小道。世人没有善根、福德、因缘,是不可能走上宗教修行的大道的,非“信愿行”三资粮具足不可。那是难行之道,需要舍家去欲,舍己为人,与圣贤比肩。基督舍身取义,穆罕默德协和万邦,释迦牟尼三衣一钵走天下。他们是真正的宗教信仰者、修行人。宗教的圣地不在麦加、耶路撒冷、蓝比尼或梵蒂冈,而在每一个修行信徒的心灵深处。教主与和尚权杖的象征,不在于辉煌的金色殿堂和五彩袈裟,而在于其道德的力量和菩提心愿。不管那个时代,都有宗教真实行者,大隐于市、小隐于林。能代表宗教的,绝不是那些穿着色彩鲜艳、等级分明的现代神职教主和贪嗔痴具足的出家师傅。

六祖慧能说:“善知识!菩提自性,本来清净。但用此心,直了成佛”。憨山大师对曹溪诸小沙弥说:“今示沙弥,若思念老人,不若思念佛、思念六祖也!若思念佛,当来必有见佛之时。… …人人一个臭皮袋,死了三五日,便臭烂不堪,为何六祖一具肉身,千年以来,如生一般?此是何等修行,得如此坚固不烂!”禅宗是坚固宗门之教,更是圣哲之学,如此坚固的学问是世俗莽夫所能理解?古人说:“自从一读楞严后,不看人间糟粕书!”智慧之教就是如此震撼人心!

天下丛林,以无事为兴旺。庄子说:“古之真人,其寝不梦,其觉无忧,其食不甘,其息深深”。无论古今,那些修行有功夫的人,一枕睡到天亮不做梦,心底干净;醒来舒畅微笑,不懂什么“一日之计在于晨”的俗人生活;山蔬野果随便吃,不贪肥美,不爱荤腥;呼吸很深:深到肺,深到下体,深到脚跟。今之神道假人,出家了还要结婚生子,如日本和尚。神职人员归于天父,本该好好修行,实践自己的诺言,却偏爱做些“今生不了道,披毛带角还”的勾当。原来这就叫做“无事生非”。经言:“诸恶莫作,众善奉行,自净其意”。本来拿来照看自己真实面目的一面镜子,难怪被世人夺了去,照出了世俗宗教自身的狰狞面目。

当天文望眼镜和太空探索把无垠的宇宙展现在人类的面前时,骄傲的人类以为自己无所不知了。于是,越来越多的人们认定,人类只是精子和卵子的结合,宗教只是精神鸦片,于人类社会无益。宰我说:“我听到人们常说鬼呀神呀的,就是不知其涵义。”孔子说:“一切活着的东西都要死去,死后其魂魄必然归土,这就叫鬼。躯体腐烂于地下,化为野土;而其灵魂则发扬于上,成为看得见的光明,闻得到的气味,感受到的凄酸,这是一切生物都具有的可以意会而难以言传的精灵,也是神的存在的显示。圣人就根据万物的这种精灵,给它们取了个至高无上的名子,曰鬼日神,作为百姓遵守的法则”。年轻一代对宗教的认知是如此肤浅,乃至只盯上宗教的某些现象,而拚弃这些“鬼神之教”。孔子讲祭祀鬼神的初衷,意在使人饮水思源而不忘其本,但现代人就是听不进去。

天堂和地狱只隔着一扇门,魔鬼撒旦就住在每个人的心里。据称,马克思在大学加入了撒旦教会,成为信徒。1837年11月10日他给他父亲回信中写道:“一层外壳脱落了,我的众圣之圣被迫离开,新的灵必须来进驻。一个真正的狂暴占有了我,我无法让这暴虐的鬼灵宁静”。撒旦教认为:“没有神,人就是神”,主张有仇必报,而不是容忍。其教戒说:“除非你被询问,否则不要发表意见或给予建议;除非你确定别人想听,否则不要对别人诉苦;不要抱怨与你无关的事;当走在公共的地方,不要打扰别人。如果某人打扰了你,要求他停止。如果他不停止,就毁灭他。”撒旦总喜欢穿上上帝的衣裳,直到最后一刻才把它脱下。

一对老鼠梁上戏耍,一不小心,掉落到一个大青缸里。真是因祸得福,缸里有很多米,老鼠立刻吃起来。两只老鼠天天在米缸里吃了睡,睡了吃,无忧无虑。舒服的日子过久了,老鼠想到外面走走。因为身体胖了,少了米的大青缸也比以前高了,他们跳不出去了。

终于有一天,缸里没有米了,这对老鼠就饿死在大青缸里。古代哲人早就说过:祸兮,福之所依;福兮,祸之所伏。

宇宙诞生之前,应该是很久很久以前了。很久以前,宇宙应该是虚无的吧。那虚无以前呢,也许是黑暗。一个大爆炸,是造物主睡醒了,还是鬼神不小心放了个屁?万物变迁,自自然然有规律在,我们似乎全都知道,而又不知道,而那就是道,就是宗教,黑暗中的光明。人类探索宇宙,冥思已经到达极限了,甚至超越极限了,到顶点了,不可以再超越了。听那“好了歌”:好便是了,了便是好。宗教,那黑暗中奔走的灵,该不该落下神坛?否则,又要生事了。

真相如风,尽管肉眼不见,但依然存在。是上帝在创造,还是魔鬼在毁灭?美国9·11恐怖大爆炸才四天,还没有来得及调查举证,世贸中心废墟的千百吨金属废料就急忙运往中国。影响人类征程的历史事件,往往都留下太多的疑惑,人民无权知晓。

老子说:“玄之又玄,众妙之门”。惠子对庄子说:“国王赐给我大葫芦种子。我种在后院内,结了个大葫芦。匠人加工成容器,容量五大斗,大极了。用来盛水盛浆吧,担心容器底部薄了不坚固,承受不起自体的重量,容易破碎。纵剖成瓢吧,仍嫌太大了,因为舀水舀酒舀汤都用不着那么大呀。能说这大葫芦不够大吗?不能。可是大而无用,空空然在自大。不中用的东西,我干脆一锤子打破,摔了。”直而美的,等着别人的快刀子吧。我这曲且丑的,命要活的长一些。看来庄子真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

“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人类一旦上了月宫,地球上再也没有哲学家了。没有了思想界的百家争鸣,艺术和文化随之凋零,社会变得死气沉沉。祭祀的礼器早已撤除,人只作人的事,天也只作天的事。宗教将死,哲学自然也没有了活路。

作者:莲龙居士

- Advertisement -spot_img

更多热点

留下一个答复

请输入你的评论!
请在这里输入你的名字

- Advertisement -spot_img

最新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