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近平说:“新形势下,我们党面临着许多严峻挑战,党内存在着许多亟待解决的问题,尤其是一些党员干部中发生的贪污腐败、脱离群众、形式主义、官僚主义等问题,必须下大气力解决。全党必须警醒起来,打铁还需自身硬。”

贪污腐败、脱离群众、形式主义、官僚主义——这个政府不是人民选举的,是黑社会形式的帮派政权,每一位官员都是他上级领导的一条狗,疯狗要生存,贪污腐败是免不了的,因为不但他自己要吃喝,还必须要上供。因为只对上负责,所以必然脱离群众,在官员眼中,群众是猪狗不如的;因为要欺骗,欺上瞒下,必须搞形式主义。因为靠耀武扬威吓唬百姓,官僚主义也是必然的。这是习近平领导的这个党永远都不可能“自身硬”的根本原因,习大大必须明白这个道理。

文贵兄的比喻准确而生动:“共产党政权就是一个大粪坑”,官员们就是这个粪坑里的蛆。而且,这些蛆蛆们靠互相依靠和蚕食而生存。片中,魏健(中央纪委第四纪检监察室原主任)说:“要搞定领导,他肯定是找那些个对某一级领导能够起到制约作用的这些人。” “我当时因为在这个位置上,联系省里,领导也比较当事儿。” 魏健只是打了一个电话,宋志远的项目就迅速得到了推进。

翻开罗凯和申英的案卷,金条、名表、珠宝、商人赠送的礼品琳琅满目。这个金条不是说一根两根,有50克一根的,有100克一根的,累计下来给他的金条都是以公斤计的。

徐建鹏(中央纪委纪检监察干部监督室工作人员)腐败,别人送来的酒有上千瓶,就放在自己的家里。还有虫草,从他家里检查的时候,光这个虫草就重达200多斤。好多现金就是成捆的,就从来没打开过,就是从收了就放在那儿,一扎一扎的,印章有90年代的。

在朱明国的老家,他建的豪华别墅人尽皆知。这个大山里的黎族农民家庭的儿子,一步步成为省部级领导干部,在当地是最大的名人。陈重光连续几年借朱明国回乡扫墓的时机来看望他,送上的礼金累计达到400万元,朱明国也只是客气几句就收下了。

“得到人家的好处,总是要给人家当保护伞,所以是这样的考虑。”朱明国(广东省政协原主席)说。“我在台上给干部上课、讲话,我都要求大家廉洁奉公。但我在私底下又收受贿赂,钻制度的空子,这就是两面人生。”

作为曾经体制内的公务员,作者对此“双面人生”深有体会。谁进来共产党的组织,他就不是正常的人了,他成了魔鬼,是蛆。

片中说,“少数纪检监察干部没能经受住腐蚀与反腐蚀的考验,由执纪监督者蜕变为腐败分子,教训深刻。”虽然这个说法值得磋商,但“蜕变”这个词用得很好,任何好人,只要戴上了“国徽”、大盖帽,他很快就会变成坏人了。共产党这个组织有多么邪恶啊!

他们还要求“清理好门户”,不管对内对外,他们能想到的办法就离不开“斗争”两个字。什么叫“清理门户”?那是血淋淋的啊!习近平说:“各级纪委也要解决好灯下黑的问题,自觉遵守党纪国法,你们是查人家的,谁查你们呢?这个问题也要探索解决。”嘴上是简单的话,下面都是动刀子的活啊!

片中,王岐山指出:“信任不能代替监督,监督别人首先要自己过硬,己不正,焉能正人?” 这样的话,出自王岐山的口,贻笑天下!贻笑天下!

那些成立阶下囚的共党官员,到头来一定是说:“我辜负了党组织的信任,也辜负了人民的期望。”

不出多少时间,王岐山先生也一定会说同样的话!

特约评论员

回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