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沫若《女神》

女神 《女神》共分三辑。除《序诗》外,第一辑包括《女神之再生》、《湘累》、《棠棣之花》。 第二辑在一九二一年《女神》初版本上分为三部分。自《凤凰涅槃》至《立在地球边上放号》共十篇为《凤凰涅槃之什》,自《三个泛神论者》至《我是个偶像崇拜者》共十篇为《泛神论者之什》,自《太阳礼赞》至《死》共十篇为《太阳礼赞之什》。 第三辑在一九二一年《女神》初版本上分为三部分,自《Venus》至《晚步》共十篇为《爱神之什》,自《春蚕》至《日暮的婚筵》(其中《岸上》为三篇)共十篇为《春蚕之什》,自《新生》至《西湖纪游》(其中《西湖纪游》为六篇)共十篇为《归国吟》。 第一辑 女神之再生 Alles Vergaengliche       一切无常者 ist nur ein Gleichnis;    只是一虚影; das Unzulaengliche,       不可企及者 hier wird’s Ereignis;     在此事已成; das Unbeschreibliche,      不可名状者 hier ist’s getan;       在此已实有; das Ewigweibliche        永恒之女性 zieht uns hinan.        领导我们走。[①] ——Goethe       ——歌德 序幕:不周山中断处。[②]巉岩壁立,左右两相对峙,俨如巫峡两岸,形成天然门阙。阙后现出一片海水,浩淼无际,与天相接。阙前为平地,其上碧草芊绵,上多坠果。阙之两旁石壁上有无数龛穴。龛中各有裸体女像一尊,手中各持种种乐器作吹奏式。 山上奇木葱茏,叶如枣,花色金黄,萼如玛瑙,花大如木莲,有硕果形如桃而大。山顶白云叇,与天色相含混。 上古时代。共工与颛顼争帝之一日,[③]晦冥。 开幕后沈默数分钟,远远有喧嚷之声起。 女神各置乐器,徐徐自壁龛走下,徐徐向四方瞻望。 女神之一 自从炼就五色彩石 曾把天孔补全, 把黑暗驱逐了一半 向那天球外边; 在这优美的世界当中, 吹奏起无声的音乐雝融。 不知道月儿圆了多少回, 照着这生命底音波吹送。 女神之二 可是,我们今天的音调, 为什么总是不能和谐? 怕在这宇宙之中, 有什么浩劫要再!—— 听呀!那喧嚷着的声音, 愈见高,愈见逼近! 那是海中的涛声?空中的风声? 可还是——罪恶底交鸣? 女神之三 刚才不是有武夫蛮伯之群 打从这不周山下经过? 说是要去争做什么元首…… 哦,闹得真是过火! 姊妹们呀,我们该做什么?   我们这五色天球看看要被震破! 倦了的太阳只在空中睡眠, 全也不吐放些儿炽烈的光波。 女神之一 我要去创造些新的光明, 不能再在这壁龛之中做神。 女神之二 我要去创造些新的温热, 好同你新造的光明相结。 女神之三 姊妹们,新造的葡萄酒浆 不能盛在那旧了的皮囊。 为容受你们的新热、新光, 我要去创造个新鲜的太阳! 其他全体 我们要去创造个新鲜的太阳, 不能再在这壁龛之中做甚神像! 全体向山阙后海中消逝。 山后争帝之声。 颛顼 我本是奉天承命的人, 上天特命我来统治天下, 共工,别教死神来支配你们, 快让我做定元首了吧!   共工 我不知道夸说什么上天下地, 我是随着我的本心想做皇帝。 若有死神时,我便是死神, 老颛,你是否还想保存你的老命? 颛顼 古人说:天无二日,民无二王。 你为什么定要和我对抗? 共工 古人说:民无二王,天无二日。 你为什么定要和我争执? 颛顼 啊,你才是个呀——山中的返响! 共工 总之我要满足我的冲动为帝为王! 颛顼 你到底为什么定要为帝为王? 共工 你去问那太阳:为什么要亮? 颛顼 那么,你只好和我较个短长! 共工 那么,你只好和我较个长短! 群众大呼声   战!战!战! 喧呼杀伐声,武器斫击声,血喷声,倒声,步武杂沓声起。 农叟一人(荷耕具穿场而过) 我心血都已熬干, 麦田中又见有人宣战。 黄河之水几时清? 人的生命几时完? 牧童一人(牵羊群穿场而过) 啊,我不该喂了两条斗狗, 时常只解争吃馒头; 馒头尽了吃羊头, 我只好牵着羊儿逃走。 野人之群(执武器从反对方面穿场而过) 得寻欢时且寻欢, 我们要往山后去参战。 毛头随着风头倒, 两头利禄好均沾! 山后闻“颛顼万岁!皇帝万岁!”之声,步武杂沓声,追呼声:“叛逆徒!你们想往哪儿逃走?天诛便要到了!” 共工(率其党徒自山阙奔出,断发文身,以蕉叶蔽下体,体中随处受伤,所执铜刀石器亦各鲜血淋漓) 啊啊!可恨呀,可恨! 可恨我一败涂地! 恨不得把那老狯底头颅 切来做我饮器!(舔吸武器上血液,作异常愤怒之态) 这儿是北方的天柱,不周之山, 我的命根已同此山一样中断。 党徒们呀!我虽做不成元首, 我不肯和那老狯甘休! 你们平常仗我为生, 我如今要用你们的生命! 党徒们拾山下坠果而啗食。 共工 啊啊,饿痨之神在我的肚中饥叫! 这不周山上的奇果,听说是食之不劳。 待到宇宙全体破坏时还有须臾, 你们尽不妨把你们的皮囊装饱。 追呼之声愈迫。 共工 敌人底呼声如像海里的怒涛, 只不过逼着这破了的难船早倒! 党徒们呀,快把你们的头颅借给我来! 快把这北方的天柱碰坏!碰坏! 群以头颅碰山麓岩壁,雷鸣电火四起。少时发一大雷电,山体破裂,天盖倾倒,黑烟一样的物质四处喷涌,共工之徒倒死于山麓。 颛顼(裸身披发,状如猩猩,率其党徒执同样武器出场) 叛逆徒!你们想往那儿逃跑? 天诛快……呀!呀!怎么了? 天在飞砂走石,地在震摇,山在爆, 啊啊啊啊!浑沌!浑沌!怎么了?怎么了?…… 雷电愈激愈烈,电火光中照见共工、颛顼及其党徒之尸骸狼藉地上。移时雷电渐渐弛缓,渐就止息。舞台全体尽为黑暗所支配。沈默五分钟。 水中游泳之声由远而近。 黑暗中女性之声 ——雷霆住了声了! ——电火已经消灭了! ——光明同黑暗底战争已经罢了! ——倦了的太阳呢? ——被胁迫到天外去了! ——天体终竟破了吗? ——那被驱逐在天外的黑暗不是都已逃回了吗? ——破了的天体怎么处置呀? ——再去炼些五色彩石来补好他罢? ——那样五色的东西此后莫中用了! 我们尽他破坏不用再补他了! 待我们新造的太阳出来, 要照彻天内的世界,天外的世界! 天球底界限已是莫中用了! ——新造的太阳不怕又要疲倦了吗? ——我们要时常创造新的光明、新的温热去供给 她呀! ——哦,我们脚下到处都是男性的残骸呀! ——这又怎么处置呢? ——把他们抬到壁龛之中做起神像来吧! ——不错呀,教他们也奏起无声的音乐来吧! ——新造的太阳,姐姐,怎么还不出来? ——她太热烈了,怕她自行爆裂; 还在海水之中浴沐着在! ——哦,我们感受着新鲜的暖意了! ——我们的心脏,好像些鲜红的金鱼, 在水晶瓶里跳跃! ——我们什么都想拥抱呀! ——我们唱起歌来欢迎新造的太阳吧! 合唱: 太阳虽还在远方, 太阳虽还在远方, 海水中早听着晨钟在响: 丁当,丁当,丁当。 万千金箭射天狼,[④] 天狼已在暗悲哀, 海水中早听着葬钟在响: 丁当,丁当,丁当。 我们欲饮葡萄觥, 愿祝新阳寿无疆, 海水中早听着酒钟在响: 丁当,丁当,丁当。 此时舞台突然光明,只现一张白幕。舞台监督登场。 舞台监督(向听众一鞠躬)诸君!你们在乌烟瘴气的黑暗世界当中怕已经坐倦了吧!怕在渴慕着光明了吧!作这幕诗剧的诗人做到这儿便停了笔,他真正逃往海外去造新的光明和新的热力去了。诸君,你们要望新生的太阳出现吗?还是请去自行创造来!我们待太阳出现时再会! 〔附白〕此剧取材于下引各文中: 天地亦物也,物有不足,故昔者女娲氏炼五色石以补其缺,断鳌之足以立四极。其后共工氏与颛顼争为帝,怒而触不周之山。折天柱,绝地维。故天倾西北,日月星辰就焉;地不满东南,故百川水潦归焉。(《列子·汤问篇》) 女娲氏古之神圣女,化万物者也。——始制笙簧。(《说文》) 不周之山北望诸毗之山,临彼岳崇之山,东望泑泽(别名蒲昌海),河水所潜也;其源浑浑泡泡。爰有嘉果,其实如桃,其叶如枣,黄华而赤柎,食之不劳。(《山海经·西次三经》) 本篇最初发表于一九二一年二月二十五日出版的上海《民铎》杂志第二卷第五号。 湘累 女须之婵媛兮, 申申其詈予。 曰,婞直以亡身兮, 终然殀乎羽之野。 汝何博謇而好修兮, 纷独有此姱节? 薋菉葹以盈室兮, 判独离而不服! ——《离骚》 序幕:洞庭湖。早秋,黄昏时分。 君山前横,[①]上多竹林芦薮。有银杏数株,参差天际。时有落叶三五,戏舞空中如金色蛱蝶。 妙龄女子二人,裸体,散发,并坐岸边岩石上,互相偎倚。一吹“参差”(洞箫),一唱歌。 女子 (歌)泪珠儿要流尽了, 爱人呀, 还不回来呀? 我们从春望到秋,   从秋望到夏, 望到水枯石烂了! 爱人呀, 回不回来呀? 棹舟之声闻,二女跳入湖中,潜水而逝。 此时帆船一只,自左棹出。船头饰一龙首,帆白如雪。老翁一人,银发椎髻,白须髯,袒上身,在船之此侧往来撑篙,口中漫作欸乃之声。 屈原立船头展望,以荷叶为冠,玄色绢衣,玉带,颈上挂一莲瓣花环,长垂至脐;颜色憔悴,形容枯槁。其姐女须扶持之。鬒发如云,簪以象揥。耳下垂碧玉之瑱。白衣碧裳,俨如朝鲜女人妆束。 屈原 这儿是什么地方,这么浩淼迷茫地!前面的是什么歌声?可是谁在替我招魂吗? 女须 噯!你总是爱说这样疯癫识倒的话,你不知道你姐姐底心中是怎样痛苦!你的病,暖!难道便莫有好的希望了吗? 老翁 三闾大夫![②]这儿便是洞庭湖了。前面的便是君山。我们这儿洞庭湖里,每到晚来,时时有妖精出现,赤条条地一丝不挂,永远唱着同一的歌词,吹着同一的调子。她们倒吹得好,唱得好,她们一吹,四乡的人都要流起眼泪。她们唱倦了,吹倦了,便又跳下湖水里面去深深藏着。出现的时候,总是两个女身。四乡的人都说她们是女英与娥皇,[③]都来拜祷她们:祈祷恋爱成功的也有,祈祷生儿育女的也有;还有些痴情少年,为了她们跳水死的真是不少呢。 屈原 哦,我知道了。我知道她们在望我,在望我回去。唉,我要回去!我的故乡在那儿呀?我知道你们望得我苦,我快要回来了。哦,我到底是什么人?三闾大夫吗?哦,我记起来了。我本是大舜皇帝呀!从前大洪水的时候,他的父亲把水治坏了,[④]累得多死了无数的无辜百姓,所以我才把他逐放了,把他杀了。但是我又举了他的儿子起来,我祈祷他能够掩盖他父亲底前愆。他倒果然能够,他辛勤了八年,果然把洪水治平了。天下的人都赞奖他的功劳,我也赞奖他的功劳,所以我才把帝位禅让给了他。啊,他却是为了什么?他,他为什么反转又把我逐放了呢?我曾杀过一个无辜的百姓吗?我有什么罪过?啊,我流落在这异乡,我真好苦呀!苦呀!……呀,我的姐姐!你又在哭些什么? 女须 你总是爱说你那样疯癫识倒的话,你不知道你姐姐底心中是怎么地痛苦! 屈原 姐姐,你却怪不得我,你只怪得’我们所处的这个混浊的世界!我并不曾疯,他们偏要说我是疯子。他们见了凤凰要说是鸡,见了麒麟要说是驴马,我也把他们莫可奈何。他们见了圣人要说是疯子,我也把他们莫可奈何。他们既不是疯子,我又不是圣人,我也只好疯了,疯了,哈哈哈哈哈,疯了!疯了!(歌) 惟天地之无穷兮, 哀人生之长勤。 往者余弗及兮, 来者吾不闻。 吾将糺思心以为纕兮, 编愁苦以为膺, 折若木以蔽光兮, 随飘风之所仍![⑤] 啊啊!我倦了,我厌了!这漫漫的长昼,从早起来,便把这混浊的世界开示给我,他们随处都叫我是疯子,疯子。他们要把我这美洁的莲佩扯去,要把我这高岌的危冠折毁,要投些粪土来攻击我。从早起来,我的脑袋便成了一个灶头;我的眼耳口鼻就好象一些烟筒的出口,都在冒起烟雾,飞起火星,我的耳孔里还烘烘地只听着火在叫;灶下挂着的一个土瓶——我的心脏——里面的血水沸腾着好象干了的一般,只迸得我的土瓶不住地跳跳跳。哦,太阳往那儿去了?我好容易才盼到,我才望见他出山,我便盼不得他早早落土,盼不得我慈悲的黑夜早来把这浊世遮开,把这外来的光明和外来的口舌通同掩去。哦,来了,来了,慈悲的黑夜渐渐走来了。我看见她,她的头发就好象一天的乌云,她有时还带着一头的珠玉,那却有些多事了;她的衣裳是黑绢做成的,和我的一样;她带着一身不知名的无形的香花,把我的魂魄都香透了。她一来便紧紧地拥抱着我,我便到了一个绝妙的境地,哦,好寥廓的境地呀!(歌) 下峥嵘而无地兮, 上寥廓而无天。 视鯈忽而无见兮, 听惝怳而无闻。 超无为以至清兮, 与泰初而为邻。[⑥] 暖!这也不过是一个梦罢了!我周围的世界其实何曾改变过来!便到晚来,我睡在床席上又何尝能一刻安寝?我怕,我怕我睡了去又来些梦魔来苦我。他来诱我上天,登到半途,又把梯子给我抽了。他来诱我去结识些美人,可他时常使我失恋。我所以一刻也不敢闭眼,我翻来复去,又感觉着无限的孤独之苦。我又盼不得早到天明,好破破我深心中不可言喻的寥寂。啊,但是,我这深心中海一样的哀愁,到头能有破灭的一天吗?哦,破灭!破灭!我欢迎你!我欢迎你!我如今什么希望也莫有,我立在破灭底门前只待着死神来开门。啊啊!我,我要想到那“无”底世界里去!(作欲跳水势) 女须 (急挽勒之)你究竟何苦呢?你这么任性,这么激烈,对于你的病体真是不好呀!夏禹王底父亲正象你这样性情激烈的人,所以他终竟…… 屈原 不错,不错,他[⑦]终竟被别人家拐骗了!他把国家弄坏了,自以为去谄媚下子邻国便可以保全他的位置, 他终竟被敌国拐骗了去了。这正是他“愚而好自用”底结果。于我有什么相干?他们为什么又把我放逐了呢?他们说我害了楚国,害了他的父亲;皇天在上,后土在下,这样的冤狱,要你们才知道呀! 女须 你精神太错乱了,你总要自行保重才行。只要留得你健康,什么冤枉都会有表白的一天,你何以定要自苦呢?我知道你的心中本有无量的涌泉,想同江河一样自由流泻。我知道你的心中本有无限的潜热,想同火山一样任意飞腾。但是你看湘水、沅水,遇着更大的势力扬子江,他们也不得不隐忍相让,才汇成这样个汪洋的洞庭。火山也不是时常可以喷火,我们姐弟生长了这么多年,几曾见过山岳们喷火一次呢?我想山岳们底潜热,也怕是受了崖石底压制,但他们能常常地流泻些温泉出来。你权且让他们一时,你自由的意志,不和他们在那膻秽的政界里驰骋,难道便莫有向别方面发展的希望了吗? 屈原 哦,我知道了!我知道了!我知道你要叫我把这莲佩扯坏,你要叫我把这荷冠折毁,这我可能忍耐吗?你怎见得我便不是扬子江,你怎见得我只是些湘沅小流?我的力量只能汇成个小小的洞庭,我的力量便不能汇成个无边的大海吗?你怎这么小视我?哦,你是要叫我去做个送往迎来的娼妇吗?娼妇——晤,她!她,郑袖![⑧]是她一人害了我!但是,我,我知道她的心中却是在恋慕我,她并且很爱诵我的诗歌。 唔,那倒怕是个好办法。我如做首诗去赞美她,我想她必定会叫楚王来把我召回去。不错,我想回去呀! 但是,啊!但是,那个是我所能忍耐的吗?我不是上天底宠儿?我不是生下地时便特受了一种天惠?我不是生在寅年寅月寅日的人?[⑨]我这么正直通灵的人,我能忍耐得去学娼家惯技?我的诗,我的诗便是我的生命!我能把我的生命,把我至可宝贵的生命,拿来自行蹂躏,任人蹂躏吗?我效法造化底精神,我自由创造,自由地表现我自己。我创造尊严的山岳、宏伟的海洋,我创造日月星辰,我驰骋风云雷雨,我萃之虽仅限于我一身,放之则可泛滥乎宇宙。我一身难道只是些臙脂、水粉底材料,我只能学做些臙脂、水粉来,把去替女儿们献媚吗?哼!你为什么要小视我?我有血总要流,有火总要喷,不论在任何方面,我都想驰骋!你为什么要叫我“哫訾栗斯,喔咿儒儿,如脂如韦,突梯滑稽”[⑩]以偷生全躯呢?连你也不能了解我,啊!我真不幸!我想不到才有这样一位姐子! 女须 (掩泣)…… 屈原 (倾听)哦,刚才的歌声又唱起来了呀! 水中歌声: 我们为了他——泪珠儿要流尽了,我们为了他——寸心儿早破碎了。 层层锁着的九嶷山[11]上的白云哟! 微微波着的洞庭湖中的流水哟! 你们知不知道他? 知不知道他的所在哟? 屈原 哦,她们在问我的所在!我站在这儿,你们怎么看不见呀? 水中歌声: 九嶷山上的白云有聚有消。 洞庭湖中的流水有汐有潮。 我们心中的愁云呀,啊! 我们眼中的泪涛呀,啊! 永远不能消! 永远只是潮! 屈原 哦,好悲切的歌词!唱得我也流起泪来了。流吧!流吧!我生命底泉水呀!你一流了出来,好象把我全身底烈火都浇息了的一样。我感觉着我少年时分,炎天烈日之中,在长江里面游泳着一样的快活。你这不可思议的内在的灵泉,你又把我苏活转来了!哦,我的姐姐!你也在哭吗?你听见了刚才的那样哀婉的歌声吗? 女须 我也听见的,怕是些渔家娘子在唱晚歌呢! 屈原 不然,不然,我不相信人们底歌声有那样泪晶一样地莹澈。 屈原自语时,老翁时时驻篙倾听,舟行甚缓。 老翁 这便是娥皇、女英底哀歌了。这歌儿似乎还长,我在湖中生活了这么一辈子,听了不知道有多少次。我虽是不知道是些什么意思,但是我听了总也不知不觉地要流下泪来。 屈原 能够流眼泪的人,总是好人。能够使人流眼泪的诗,总是好诗。诗之感人有这么深切,我如今才知道诗歌底真价了。幽婉的歌声呀!你再唱下去吧。我把我的莲佩通同赠你,(投莲瓣花环入湖中)你请再唱下去吧! 水中歌声: 太阳照着洞庭波, 我们魂儿战栗不敢歌。 待到日西斜, 起看篁中昨宵泪 已经开了花! 啊,爱人呀! 泪花儿怕要开谢了, 你回不回来哟? 老翁 呀!天色看看便阴了下来,我们不能再拖延了!我怕达不到目的地方,天便会黑了!我要努力撑去!我要努力撑去!…… 老翁尽力撑篙,从君山右侧,转入山后。花环在水上飘扬。帆影已不可见,远远犹闻欸乃之声。 ——幕下 1920年12月27日 本篇最初发表于一九二一年四月出版的上海《学艺》杂志第二卷第十号。 湘累,指屈原投湘水而死。《汉书·扬雄传》:“钦吊楚之湘累。”注引李奇曰:“诸不以罪死曰累,……屈原赴湘死,故曰湘累也。”按《史记·屈原贾生列传》载屈原被放逐后怀石自沉汨罗而死。汨罗,江名,是湘水支流。 棠棣之花 人物:聂政(年二十岁) 其姐嫈(年二十二岁) 景:一望田畴半皆荒芜,间有麦秀青青者,远远有带浅山环绕。山脉余势在左近田畴中形成一带高地,上多白杨。白杨树上归鸦噪晚;树下一墓,碑题“聂母之墓”四字,侧向右。右手一条陇道,远远斜走而来,与墓地相通。 聂嫈荷桃花一巨枝,聂政旅装佩剑,手提一竹篮,自陇道上登场。 聂政 (指点)姐姐,你看这一带田畴荒芜到这么个田地了! 聂嫈 (叹息)暖暖!今年望明年太平,明年望后年丰收,望了将近十年,这目前的世界成为了乌鸦与乱草底世界。(指点)你听,那白杨树上的归鸦噪得煞是逆耳,好象在嘲弄我们人类底运命一样呢! 聂政 人类底肺肝只供一些鸦鹊加餐,人类底膏血只供一些乱草滋荣,——乱草呀,乌鸦呀,你们究竟又能高兴得到几时呢? 聂嫈 (指点)你看,那不是母亲底墓碑吗?母亲死去不觉满了三年。死而复生的只有这些乱杂的败草。永逝不返的却是我们相依为命的慈母。我们这几年来久已饥渴着生命底源泉了呀! 聂政 战争不熄,生命底泉水只好日就消逝。这几年来今日合纵,明日连衡,[①]今日征燕,明日伐楚,争城者杀人盈城,争地者杀人盈野,我不知道他们究竟为的是什么。近来虽有人高唱弭兵,[②]高唱非战,然而唱者自唱,争者自争。不久之间,连唱的人也自行争执起来了。 聂嫈 自从夏禹传子,天下为家;井田制废,土地私有;已经种下了永恒争战底根本。根本坏了,只在枝叶上稍事剪除,怎么能够济事呢? 此时欲圆未圆的月儿自远山升上。姐弟二人已步入墓场。聂政置篮墓前,拔剑斫白杨一枝,在墓之周围打扫。聂嫈分桃枝为二,分插碑之左右。插毕,自篮中取酒食陈布,篮底取出洞箫一枝来。 聂嫈 呀,你把洞箫也带来了吗? 聂政 唉,我三年不吹了,今晚想在母亲墓前吹弄一回。 聂嫈 很好,我也很想倾听你的雅奏呢。(陈设毕,在墓前拜跪。) 聂政也来拜跪。拜跪毕,聂嫈立倚墓旁一株白杨树下。聂政 (取箫,坐墓前碧草上)姐姐,月轮已升,群鸦已静,茫茫天地,何等清寥呀! 聂嫈 你听,好像有种很幽婉的哀音在这天地之间流漾。你快请吹箫和我,我的歌词要和眼泪一齐迸出了!(唱。聂政吹箫和之) 别母已三载, 母去永不归。 阿依姐与弟, 愿随阿母来。 春桃花两枝, 分插母墓旁。 桃枝花谢时, 姐弟知何往? 不愿久偷生, 但愿轰烈死。 愿将一己命, 救彼苍生起! 苍生久涂炭, 十室无一完。 既遭屠戮苦, 又有饥馑患。 饥馑匪自天, 屠戮咎由人。 富者余粮肉, 强者斗私兵。 依欲均贫富, 依欲茹强权, 愿为施瘟使, 除彼害群遍! 聂政 姐姐,你的歌词很带些男性的音调,倘若母亲在时,听了定会发怒呢。 聂嫈 母亲在时,每每望我们享得人生底真正的幸福。我想此刻天下底姐妹兄弟们一个个都陷在水深火热之中,假使我们能救得他们,便牺牲却一己底微躯,也正是人生底无上幸福。所以你今晚远赴濮阳,我明知前途有多大的牺牲,但我却是十分地欢送你。我想没有牺牲,不见有爱情;没有爱情,不会有幸福的呀! 聂政 (吹箫)姐姐,你还请唱下去吧! 聂嫈 (唱)明月何皎皎, 白杨声萧萧。 阿依姐与弟, 离别在今宵。 今宵离别后, 相会不可期。 多看姐两眼, 多听姐歌词。 聂政 (抆泪)姐姐,你怎这么悲抑呀? 聂嫈 (唱而不答) 汪汪泪湖水, 映出四轮月。 俄顷即无疆, 月轮永不灭。 聂政 (抆泪)姐姐,夜分已深,你请回去了吧。 聂嫈 (唱而不答) 姐愿化月魂, 幽光永照弟。 何处是姐家? 将回何处去? 聂政 (起立)姐姐,你这么悲抑,使我烈火一样的雄心,好象化为了冰冷。姐姐,我不愿去了呀!(挥泪) 聂嫈 二弟呀,这不是你所说的话呀!我所以不免有些悲抑之处,不是不忍别离,只是自恨身非男子。……二弟,我也不悲抑了,你也别流泪吧!我们的眼泪切莫洒向此时,你明朝途中如遇着些灾民流黎、骷髅骴骨,你请替我多多洒雪些吧!我们贫民没有金钱、粮食去救济同胞,有的只是生命和眼泪。……二弟,我不久留你了,你快努力前去!莫辜负你磊落心怀,莫辜负姐满腔勗望,莫辜负天下苍生,莫辜负严仲子知遇,[③]你努力前去吧!我再唱曲歌来壮你的行色。(唱) 去吧,二弟呀! 我望你鲜红的血液,迸发成自由之花,开遍中华! 二弟呀,去吧! 月轮突被一朵乌云遮去,舞台全体暗黑如漆,只闻歌词尾声。 1920年9月23日脱稿 〔附白〕此剧本是三幕五场之计划,此为第一幕中之第二场,曾经单独地发表过一次,又本有独幕剧之性质,所以我就听它独立了。[④] 本篇最初发表于一九二○年十月十日上海《时事新报·学灯增刊》。 棠棣:《诗·小雅》有《常棣》一诗,“常棣”,亦作“棠棣”。毛《传》:“常棣,周公燕兄弟也。”燕,通宴。后因以常棣或棠棣指兄弟情谊。“常(棠)棣之华(花)”是这篇诗的首句。 注释: 第 6 页[①]这是德国诗人歌德(J.W.vonGoethe1749-1832)的长篇诗剧《浮士德》结尾的诗句。 第 6 页[②]不周山,古代神话中的山名。《山海经·大荒西经》:“西北海之外,大荒之隅,有山而不合,名曰不周。” 第 6 页[③]共工,古代神话传说中人物。颛顼,古代传说中“五帝”之一,黄帝之孙,号高阳氏。关于共工与颛顼争帝的故事,见本篇《附白》。 第 13 页[④]天狼,星名。在大犬星座,是天空所见最亮的恒星。《楚辞。九歌·东君》:“举长矢兮射天狼。”王逸注:“天狼,星名,以喻贪残。” 第 16 页[①]君山,在洞庭湖中。《水经注·湘水》:“(洞庭)湖中有君山……是山,湘君所游处,故曰君山矣。” 第 17 页[②]三闾大夫,春秋战国时楚国官名。这里指屈原。王逸《离骚经章句》:“屈原与楚同姓,仕于怀王,为三闾大夫。三闾之职,掌王族三姓,曰:昭、屈、景。” 第 17 页[③]娥皇、女英,传说中尧的两个女儿,即舜的二妃。相传舜南巡死于苍梧,二妃追至,投湘水而死,成为湘水之神。 第 18 页[④]他,指禹。他的父亲,指鲧。以下一段,指传说中禹治水和舜禹“禅让”的故事。 第 19 页[⑤]这首歌前四句引自《楚辞·远游》;后四句除“吾将”二字外,引自《楚辞·九章·悲回风》,可参阅作者《<屈原赋>今译》的《九章·悲回风》第九段。 第...

石门集

·当铺 “美”开了一家当铺, 专收人的心, 到期人拿票去赎, 它已经关门。  ·镜子 美丽把装束御下了,镜子 知道它可是真的,还是谎; 他对着灵魂,照见了真相, 照不见“善”“恶”, ──人造的名字。 不响,成天里他只深思 又深思──平坦在他的面上 还有冷静,明白;不是往常 那些幻影与它们的美疵。  〔选自《石门集》,1934年6月,上海商务印书馆〕  ·葬我 葬我在荷花池内, 耳边有水蚓拖声, 在绿荷叶的灯上 萤火虫时暗时明── 葬我在马缨花下, 永做芬芳的梦── 葬我在泰山之巅, 风声呜咽过孤松── 不然,就烧我成灰, 投入泛滥的春江, 与落花一同漂去 无人知道的地方。 一九二五年二月二日 〔选自《草莽集》,1927年8月,上海开明书店〕  ·梦 这人生内岂惟梦是虚空? 人生比起梦来有何不同? 你瞧富贵繁华入了荒冢; 梦罢, 作到了好梦呀味也深浓! 酸辛充满了这人世之中, 美人的脸不常春花样红, 就是春花也怕飞霜结冻; 梦罢, 梦境里的花呀没有严冬! 水样清的月光漏下苍松, 山寺内舒徐的敲着夜钟, 梦一般的泉声在远方动; 梦罢, 月光里的梦呀趣味无穷! 酒样酽的花香熏得人慵, 蜜蜂在花枝上尽着嘤嗡, 一阵阵的暖风向窗内送; 梦罢, 日光里的梦呀其乐融融! 茔圹之内一点声息不通, 青色的圹灯光照亮朦胧, 黄土的人马在四边环拱; 梦罢, 坟墓里的梦呀无尽无终! 一九二六年四月十二日 〔选自《草莽集》,1927年8月,上海开明书店〕  ·春歌 不声不响的认输了,冬神 收敛了阴霾,休歇了凶狠…… 嘈嘈的,鸟儿在喧闹── 一个阳春哪,要一个阳春! 水面上已经笑起了一涡纹; 已经有蜜蜂屡次来追问…… 昂昂的,花枝在瞻望── 一片瑞春哪,等一片瑞春! 好像是飞蛾在焰上成群, 剽疾的情感回旋得要晕…… 纠纠的,人心在颤抖── 一次青春哪,过一次青春! 〔选自《石门集》,1934年6月,上海商务印书馆〕  ·夜歌 唱一支古旧,古旧的歌…… 朦胧的,在月下。 回忆,苍白着,远望天边 不知何处的家…… 说一句悄然,悄然的话…… 有如漂泊的风。 不知怎么来的,在耳语, 对了草原的梦…… 落一滴迟缓,迟缓的泪…… 与露珠一样冷。 在衣衿上,心坎上,不知 何时落的,无声…… 〔选自《石门集》,1934年6月,上海商务印书馆〕  ·昭君出塞 琵琶呀,伴我的琵琶: 趁着如今人马不喧哗, 只听得蹄声得得, 我想凭着切肤的指甲 弹出心里的嗟讶。 琵琶呀,伴我的琵琶: 这儿没有青草发新芽, 也没有花枝低桠; 在敕勒川前,燕支山下, 只有冰树结琼花。 琵琶呀,伴我的琵琶: 我不敢瞧落日照平沙, 雁飞过暮云之下, 不能为我传达一句话 到烟霭外的人家。 琵琶呀,伴我的琵琶: 记得当初被选入京华, 常对着南天悲咤, 那知道如今去朝远嫁, 望昭阳又是天涯。 琵琶呀,伴我的琵琶: 你瞧太阳落下了平沙, 夜风在荒野上发, 与一片马嘶声相应答, 远方响动了胡笳。 一九二六年三月二十七日 〔选自《草莽集》,1927年8月,上海开明书店〕  ·摇篮歌 春天的花香真正醉人, 一阵阵温风拂上人身, 你瞧日光它移的多慢, 你听蜜蜂在窗子外哼: 睡呀,宝宝, 蜜蜂飞的真轻。 天上瞧不见一颗星星, 地上瞧不见一盏红灯; 什么声音也都听不到, 只有蚯蚓在天井里吟: 睡呀,宝宝, 蚯蚓都停了声。 一片片白云天空上行, 像是些小船飘过湖心, 一刻儿起,一刻儿又沉, 摇着船舱里安卧的人: 睡呀,宝宝, 你去跟那些云。 不怕它北风树枝上鸣, 放下窗子来关起房门; 不怕它结冰十分寒冷, 炭火生在那白铜的盆: 睡呀,宝宝, 挨着炭火的温。 一九二五年十二月四日 〔选自《草莽集》,1927年8月,上海开明书店〕  ·残灰 炭火发出微红的光芒, 一个老人独坐在盆旁, 这堆将要熄灭的灰烬, 在他的胸里引起悲伤── 火灰一刻暗, 火灰一刻亮, 火灰暗亮着红光。 童年之内,是在这盆旁, 靠在妈妈的怀抱中央, 栗子在盆上哔吧的响, 一个,一个,她剥给儿尝── 妈哪里去了? 热泪满眼眶, 盆中颤摇着红光。 到青年时,也是这盆旁, 一双人影并映上高墙, 火光的红晕与今一样, 照见他同心爱的女郎── 竟此分手了, 她在天哪方, 如今也对着火光? 到中年时,也是这盆旁, 白天里面辛苦了一场, 眼巴巴的望到了晚上, 才能暖着火嗑口黄汤── 妻子不在了 儿女自家忙, 泪流瞧不见火光 如今老了,还是这盆旁, 一个人伴影住在空房, 他趁着残火没有全暗, 挑起炭火来想慰凄凉── 火终归熄了, 屋外一声梆, 这是起更的辰光。 一九二五年十一月十四日 〔选自《草莽集》,1927年8月,上海开明书店〕  ·雨景 我心爱的雨景也多着呀── 春夜春梦时窗前的淅沥, 急雨点打上蕉叶的声音, 雾一般拂着人脸的雨丝, 从电光中泼下来的雷雨。 但将雨时的天我最爱了, 它虽然是灰色的却透明。 它蕴着一种无声的期待, 并且从云气中,不知哪里, 飘来了一声清脆的鸟啼。 一九二四年十一月二十二日 〔选自《草莽集》,1927年8月,上海开明书店〕  ·有忆 淡黄色的斜晖, 转眼中不留余迹。 一切的扰攘皆停, 一切的喧嚣皆息。 入了梦的乌鸦, 风来时偶发喉音; 和平的无声晚汐 已经淹没了全城。 路灯亮着微红, 苍鹰飞下了城堞, 在暮烟的白被中 紫色的钟山安歇。 寂寥的街巷内, 王侯大第的墙阴, 当的一声竹筒响, 是卖元宵的老人。 一九二五年五月十五日 〔选自《草莽集》,1927年8月,上海开明书店〕  ·采莲曲 小船呀轻飘,杨柳呀风里颠摇; 荷叶呀翠盖,荷花呀人样妖娆。 日落,微波,金线闪动过小河。 左行,右撑,莲舟上扬起歌声。 菡萏呀半开,蜂蝶呀不许轻来, 绿水呀相拌,清净呀不染尘埃。 溪间,采莲,水珠滑走过荷钱。 拍紧,拍轻,浆声应答着歌声。 藕心呀丝长,羞涩呀水底深藏; 不见呀蚕茧,丝多呀蛹在中央? 溪头,采藕,女郎要采又夷犹。 波沉,波生,波上抑扬着歌声。 莲蓬呀子多,两岸呀柳树婆娑, 喜鹊呀喧噪,榴花呀落上新罗。 溪中,采蓬,耳鬓边晕着微红。 风定,风生,风飔荡漾着歌声。 升了呀月钩,明了呀织女牵牛; 薄雾呀拂水,凉风呀飘去莲舟。 花芳,衣香,消溶入一片苍茫; 时静,时闻,虚空里袅着歌音。 一九二五年十月二十四日 〔选自《草莽集》,1927年8月,上海开明书店〕  ·棹 歌 水心 仰身呀桨落水中,对长空; 俯首呀双桨如翼,鸟凭风。 头上是天,水在两边,更无障碍当前。 白云驶空,鱼游水中,快乐呀与此正同。 岸侧 仰身呀桨落水中,对长空; 俯首呀双桨如翼,鸟凭风。 树有浓阴,葭苇青青,野花长满水滨。 鸟啼叶中,鸥投苇丛,蜻蜓呀头绿身红。 风潮 仰身呀桨落水中,对长空; 俯首呀双桨如翼,鸟凭风。 白浪扑来,水雾拂腮,天边布满云霾。 船晃的凶,快往前冲,小心呀翻进波中。 雨天 仰身呀桨落水中,对长空; 俯身呀双桨如翼,鸟凭风。 雨丝像帘,水涡像钱,一片白色的烟。 雨势偶松,暂展朦胧,瞧见呀青的远峰。 春波 仰身呀桨落水中,对长空; 俯身呀双桨如翼,鸟凭风。 鸟儿高歌,燕儿掠波,鱼儿来往如梭。 白的云峰,青的天空,黄金呀日色融融。 夏荷 仰身呀桨落水中,对长空; 俯身呀双桨如翼,鸟凭风。 荷花的香,缭绕船旁,轻风飘起衣裳。 菱藻重重,长在水中,双桨呀欲举无从。 秋月 仰身呀桨落水中,对长空; 俯身呀双桨和翼,鸟凭风。 月在上飘,船在下摇,何人远处吹箫。 芦荻丛中,吹过秋风,水蚓呀着寒蛩。 冬雪 仰身呀桨落水中,对长空; 俯身呀双桨如翼,鸟凭风。 雪花轻飞,飞满山隈,飞上树枝上垂。 到了水中,它却消溶,绿波呀载过渔翁。 〔选自《中书集》,1934年10月,上海生活书店〕  ·红 豆 在发芽的春天, 我想绣一身衣送怜, 上面要挑红豆, 还要挑比翼的双鸳── 但是绣成功衣裳, 已经过去了春光。 在浓绿的夏天, 我想折一枝荷赠怜, 因为我们的情 同藕丝一样的缠绵── 谁知道莲子的心 尝到了这般苦辛? 在结实的秋天, 我想拿下月来给怜, 代替她的圆镜 映照她如月的容颜── 可惜月又有时亏, 不能常傍着绣帏。 如今到了冬天, 我一物还不曾献怜, 只余老了的心, 像残烬明暗在灰间, 被一阵冰冷的风 扑灭得无影无踪! 一九二五年九月二十六日 〔选自《草莽集》,1927年8月,上海开明书店〕  ·还乡 一 暮秋的田野上照着斜阳, 长的人影移过道路中央; 干枯了的叶子风中叹息, 飘落在还乡人旧的军装。 哇的一只乌鸦飞过人头; 鸦雏正在那边树上啁啾, 他们说是巢温,食粮也有, 为何父亲还在外边飘流? 火星与白烟向灶突上腾, 屋中响着一片切菜声音, 饭的浓香喷出大门之外, 看着家的妇女正等归人。 他的前头走来一个牧童, 牵着水牛行过道路当中, 牧童瞧见他时,一半害怕 一半好奇似的睁大双瞳。 他想起当初的年少儿郎, 弯弓跑马,真是意气扬扬; 他们投军,一同去到关外, 都化成白骨死在边疆。 一个庄家在他身侧过去, 面庞之上呈着一团乐趣; 瞧见他的时候却皱起眉, 拿敌视的眼光向他紧觑。 这也难怪,二十年前的他 瞧见兵的时候不也咬牙? 好在明天里面他就脱下, 脱下了军服来重作庄家。 青色的远峰间沉下太阳, 只有树梢挂着一线红光; 暮烟泛滥平了谷中,田上, 虫的声音叫得游子心伤。 看哪,一棵白杨到了眼前, 一圈土墙围在树的下边; 虽说大门还是朝着他闭, 欢欣已经涨满他的心田。 他想母亲正在对着孤灯, 眼望灯花心念远行的人; 父亲正在瞧着茶叶的梗, 说是今天会有贵客登门。 他记起过门才半月的妻, 记起别离时候她的悲啼; 说不定她如今正在奇怪 为何今天尽是跳着眼皮。 想到这里时候一片心慌, 悲喜同时泛进他的胸膛, 他已经瞧不见眼前的路, 二十年的泪呀落下眼眶! 二 大门外的天光真正朦胧, 大门里的人也真正从容, 剥啄,剥啄,任你敲的多响, 你的声音只算敲进虚空。 一条狗在门内跟着高叫, 门越敲得响时狗也越闹; 等到人在外面不再敲门, 里面的狗也就停止喧噪。 谁呀?里面一丝弱的声浪 响出堂屋,如今正在阶上。 谁呀?外边是否投宿的人? 还是那位高邻屈惊光降? 娘呀,是我,并非投宿的人; 我们这样贫穷哪有高邻? 〔娘年老了,让我高声点说:〕 我呀,我呀,我是娘的亲生! 儿吗?你出门了二十多年 那里还有活人存在世间? 哦,知道了,但娘穷苦的很, 哪有力量给你多烧纸钱? 儿呀,自你当兵死在他乡, 你的父亲妻子跟着身亡; 儿呀,你们三个抛得我苦, 留我一人在这世上悲伤! 娘呀,我并不是已亡的人! 你该听到刚才狗的呼声, 我越敲门它也叫得越响, 慢悠悠的才是叫着鬼魂。 儿呀,不料你是活着归来, 可怜媳妇当时吞错火柴! 儿呀,虽然等到你回乡里, 我的眼睛已经不得睁开! 让我拿起手来摸你一摸── 为何你的脸上瘦了许多? 儿呀,你听夜风吹过枯草, 还不走进门来歇下奔波? 柴门外的天气已经昏沉, 天空里面不见月亮与星, 只是在朦胧的光亮之内, 瞧见草儿掩着两个荒坟。 一九二六年四月十一日 〔选自《草莽集》,1927年8月,上海开明书店〕  ·小河 白云是我的家乡, 松盖是我的房檐。 父母,在地下,我与兄姊 并流入辽远的平源。 我流过宽白的沙滩, 过竹桥有肩锄的农人; 我流过俯岩的面下, 他听我弹幽涧的石琴。 有时我流的很慢, 那时我明镜不殊, 轻舟是桃色的游云, 舟子是披蓑的小鱼, 有时我流的很快, 那时我高兴的低歌, 人听到我走珠的吟声, 人看见我起伏的胸波。 烈日下我不怕燥热: 我头上是柳荫的青帷; 旷野里我不愁寂寞: 我耳边是黄莺的歌吹。 我掀开雾织的白被, 我披起红彀的衣裳, 有时过一息轻风, 纱衣玳帘般闪光。 我有时梦里上天, 伴着月姊的寂寥; 伊有水晶船素心 吸我腾沸的爱潮。 草妹低下头微语: “风姊送珠衣来了。” 两岸上林语花吟 赞我衣服的美好。 为什么苇姊矮了? 伊低身告诉我春归。 有什么我可以报答? 赠伊件嫩绿的新衣。 长柳丝轻扇荷风, 绿纱下我卧看云天: 蓝澄澄海里无波, 徐飘过突兀的冰山。 西风里燕哥匆别, 来生约止不住柳姊的凋丧。 剩疏疏几根灰发, ──云鬓?我替伊送去了南方。 我流过四季,累了, 我的好友们又都已凋残, 慈爱的地母怜我, 伊怀里我拥白絮安眠。 〔选自《夏天》,1925年1月,上海商务印书馆〕  ·答梦 我为什么还不能放下? 因为我现在漂流海中。 你的情好像一粒明星, 重顾我于澄静的天空。 吸起我下沉的失望, 令我能勇敢的前向。 我为什么还不能放下? 是你自家留下了爱情。 他趁我不自知的梦里, 顽童一样搬演起戏文── 我真愿长久在梦中, 好同你长久的相逢! 我为什么还不能放下? 我们没有撒手的辰光。 好像波圈越摇曳越大, 虽然堤岸能加以阻防。 湖边柳仍然起微颤, 并且拂柔条吻水面。 情随着时光增加热度, 正如山的美随远增加。 棕榈的绿阴更为可爱, 当流浪人度过了黄沙。 爱情呀,你替我回话, 我怎么能把她放下? 一九二五年五月十九日 〔选自《草莽集》,1927年8月,上海开明书店〕  ·歌 谁见过黄瘦的花 累累结成硕果? 池沼中只有鱼虾, 不是藏蛟之所。 人不曾有过青春, 象花开,不盛, 象水长,不深, 不要想丰富的秋分! 太阳射下了金光, 照着花开满地; 春雨洒上了新秧, 田中一片绿意。 培养生命要爱情; 它比水还润, 比日光还温, 沾着它的无不茂生。 〔选自《石门集》,1934年6月,上海商务印书馆〕  ·哭 城 内战事实 他想爬上城楼,向了四方 瞧瞧可有生路能够逃亡, 但是他的四肢十分疲弱── 长城! 他不如鸟雀在苍苍 还能自在的飞翔。 他的身边已经没有余粮; 饿得紧时,便拿黄土填肠, 那有树皮吃的还算洪福── 长城! 不要看他大腹郎当,看他的面瘦肌黄! 无边的原野上烤着炎阳, 没有一围树影能够遮藏; 等太阳在你的西头落下, 长城! 那北风接着又猖狂, 连你都无法堤防。 筑城的人已经辛苦备尝, 筑城人的子孙又在遭殃…… 你看罢,等我们一齐死尽, 长城! 那时候你独立边疆,看谁来陪伴凄凉! 如今你看不见李广摇缰, 看不见哥舒的旗帜飘扬── 与其后来看见胡人入塞, 长城! 你还不如倒下山岗, 连我也葬在中央…… 〔选自《石门集》,1934年6月,上海商务印书馆〕  ·恳求 天河明亮在杨柳梢头, 隔断了相思的织女,牵牛; 不料我们聚首,女郎呀, 你还要含羞…… 好,你且含羞; 一旦间我们也阻隔河流, 那时候 要重逢你也无由! 你不能怪我热情沸腾; 只能怪你自家生得迷人。 你的温柔口吻,女郎呀, 可以让风亲,树影往来亲, 唯独在我捱上前的时辰, 低声问,你偏是摇手频频。 马缨在夏夜喷吐芬芳, 那秾郁有如渍汗的肌香…… 连月姊都心痒。 女郎呀,你看她疾翔, 向情人疾翔── 谁料你还不如月里孤孀,今晚上 你竟将回去空房! 〔选自《石门集》,1934年6月,上海商务印书馆〕  ·洋 瀑布只知喧嚣它的长舌,湖泽迂滞, 小河跳过白沙、浅滩及绿氤氲下的竹爪。 大江,似蛟,挟石冲下雪山, 穿鞺鞑作声的暗洞,深穴, 乱山中撞开一峡,到平原, 宽广、舒徐的始流入东海── 唯有,洋!终古你面对碧空; 挟南极雪岭冰峰下的水, 辉映着棕榈,鳄鱼的炎阳, 在北斗光中扇白风凌乱。 你吞有天下之半而无声, 紫浪,雍容的,涵养十万里。 当鳌掉尾在百纪梦回时, 大地惊颤,张开口吻无底, 将胆色之涎,将赤焰狂喷── 但是你无损。 你流览鲸树,吐发着珠花以为乐; 珊瑚,林木般茂生在你的山、岛── 帝王家一茎已为宝,真穷! 还有珍珠斗大,莹圆似月, 悬在龙宫;宫前来往星鱼…… 谁料到,你竟能包罗珍怪 在连天一碧中?更足惊奇, 你胸藏有太古来的秘密── 曾在共工断柱时,你窥天得其玄秘, 及后女娲补罅以肖七色虹的彩石,她思 启示地子以开辟之奥义, 乃日留金孔,银的在夜间, 雷雨时,画蝌蚪形的文字…… 终惜地子目弱不能穿光, 愚蒙又不识字;茫茫万载, 解宇宙之谜的竟无其人。 洋!唯你认识天国之璀璨, 风、雷、水、火的变化与循环, 地之运周,生命有何归宿…… 我愿,在乌云幕遮起太空, 人间世只听到鼾呼时候, 伴你无眠,潜行峭壁危岩, 听你广长舌的潮音自语! 〔选自《石门集》,1934年6月,上海商务印书馆〕  ·祷日 是曙光么,那天涯的一线? 终有这一天,黑暗与溷浊退避了, 那偷儿自门户前猛望见天之巨日 而隐匿去他的巢穴; 由睡梦中醒起了室中的人,行入郊野, 望闳伟的朝云在太空上 建筑黄金的宫殿,听颂歌 百音繁会着,有如那一天, 天宫上,在光轮的火焰内, 凤凰率引了他们,应钟鼓和鸣。 这真是曙光?我们等, 曙光呀,我们也等得久了! 我们曾经看到过 同样的一闪,振臂高呼过; 但那是远村被灾,啼声, 我们当作晨鸡的,不过是 “颠沛”号呼于黑夜! 这丝恍惚的光亮, 象否当初,只是洪水东来, 在起伏的波头微光隐约, 不仅祛除无望,且将 挟了强暴来助黑暗, 淹没五岳、三川,禹治的三川! 如我们是夜枭,见阳光便成盲瞽, 唯喜居黑暗,在 一切夜游不敢现形于日光下之物 出来了的时候,丑啼怪笑── 望蝙蝠作无声之舞;青燐光内, 坟墓张开了它们的 含藏着腐朽的口吻, 哇出行动的白骨; 鬼影,不沾地,遮藏的漂浮着; 以及僵尸,森林的柏影般,跨步荒原, 搜寻饮食;披红衣的女魅有 狐狸, 那拜月的,吸精髓、枯人的白骨, 还要在骨上,刻划成奇异的赤花、黑朵 作为饰物,佩带在腰腋间…… 那便洪水来淹没了,我们也无怨: 因为丑恶,与横暴,与虚萎, 本是应该荡涤的。但 燧人氏是我们的父亲, 女娲是母,她曾经拿彩石补过天, 共工所撞破的天,使得 逃自后羿箭锋下的仅存的“光与热” 尚能普照这泰山之下的邦家; 黑暗,永无希望再光华的黑暗, 怎能为作过灿烂之梦的 我们这族裔所甘心? 日啊!日啊!升上罢! 玄天覆盖着黄地。 肃杀的秋,蛰眠的冬, 只是春之先导。 漫漫长夜,难道终没有破晓的时光? 如其是天狗……那就教羲和 惊起四万万的铜饶,战退 那光明之敌! 日啊,升上罢! 〔选自《石门集》,1934年6月,上海商务印书馆〕  ·泛 海 我要乘船舶高航 在这汪洋── 看浪花丛簇似白鸥升没, 看波澜似龙脊低昂, 还有鲸雏戏洪涛跳掷颠狂。 我要操一叶扁舟 海底穷搜── 水黄如金屋; 就中藏宝物,水蔚蓝蕴碧玉青璆, 沫溅珍珠,耀珊瑚日落西流。 我要拿大海为家── 月放灯花; 碧落为营幕,流苏缀星宿, 绡帐前龙女拨琵琶, 酗酒高呼,任天风播人无涯! 〔选自《石门集》,1934年6月,上海商务印书馆〕  ·扪 心 唯有夜半 人间世皆已入睡的时光, 我才能与心相对, 把人人我我细数端详。 白昼为虚伪所主管, 那时,心睡了, 在世间我只是一个聋盲; 那时,我走的道路 都任随着环境主张。 人声扰攘,不如这 一两声狗叫汪汪── 至少它不会可亲反杀, 想诅咒时却满口褒扬! 最可悲的是 众生已把虚伪遗忘; 他们忘了台下有人牵线, 自家是傀儡登场; 笑、啼都是环境在撮弄, 并非发自他的胸膛。 这一番体悟 我自家不要也遗忘…… 听,那邻人在呓语; 他又何尝不曾梦到? 只是醒来时 便抛去一旁! 〔选自《石门集》,1934年6月,上海商务印书馆〕  ·幸 福 幸福呀,在这人间 向不曾见你显过容颜…… 唯有苦辛时候, 无忧的往日在心上回甜, 你才露出真面,说, 无忧便是洪福── 等你说了时,又遮起轻烟。 有时我远望天边, 向希望之星挣扎而前; 一路自欣自喜, 任欺人的想象幻出凡间 所无有的美满…… 到了时,只闻恶鸟 在荒郊里笑我行路三千! 何必将寿命俄延, 倘若无幸福贮在来年? 不过,未来之谜 内中究竟藏了甚么新鲜, 有谁不想瞧见? 因此我一天有气, 一天也不肯闭起眼长眠。 〔选自《石门集》,1934年6月,上海商务印书馆〕  ·或者 或者要污泥才开得出花, 或者要粪土才种得成菜; 或者孔雀、车轮蝶与斑马 离不了瘴疠滃然的热带。 或者泰山必得包藏凶恶, 或者并非纯洁的,那瀑布, 或者那变化万千的日落,便没有。 如其并没有尘土, 或者没有兽欲便没有人。 或者,由原始人所住的洞, 如其没有痛苦、饥饿、寒冷, 便没有文化针刺入天空…… 或者,世上如其没有折磨, 诗人便唱不出他的新歌。  ·动与静 在海滩上,你嘴亲了嘴以后, 便返身踏上船去开始浪游; 你说,要心靠牢了跳荡的心, 还有二十五年我须当等候。 热带的繁华与寒带的幽谧, 无穷的嬗递着,虽是慰枯寂── 你所要寻求的并不是这些; 抓到了爱,你的浪游才完毕。 在回忆中我销磨我的岁月; 火烧着你的形影,多么热烈! 不必寻求,你便是我的爱神; 供奉,祈祷他,便是我的事业。 〔选自《石门集》,1934年6月,上海商务印书馆〕

草莽集

朱湘(1904-1933),现代诗人,新月派成员,字子沅,安徽太湖县,出生于湖南省沅陵县,时父亲在湖南沅陵做官。朱湘自幼天资聪颖,六岁开始读书,七岁学作文,十一岁入小学,十三岁就读于南京第四师范附属小学。1919年入南京工业学校预科学习一年,受《新青年》的影响,开始赞同新文化运动。1920年入清华大学,参加清华文学社活动。1921年在清华学习期间开始新诗创作。1922年开始在《小说月报》上发表新诗,并加入文学研究会。此后专心于诗歌创作和翻译,初期作品多收在诗集《夏天》(1925)中。作品《小河》等风格纤细清丽,技巧还较为幼稚。1925年以后,自觉追求新诗音韵格律的整饬,曾于1926年参与闻一多,徐志摩创办的《晨报副刊·诗镌》的工作,提倡格律诗的运动,并发表“我的读诗会”广告,努力实践诗歌音乐美的主张。他的第二部诗集《草莽集》(1927)形式工整,音调柔婉,风格清丽,《摇篮歌》《采莲曲》节奏清缓、动听,他的著名长诗《王娇》,注意融汇中国古代词曲及民间鼓书弹词的长处。这个诗集标志他诗歌创作的日趋成熟。 朱湘是二十年代清华园的四个学生诗人之一,与饶孟侃(字子离)、孙大雨(字子潜)和杨世恩(字子惠)并称为“清华四子”,后来与其他三子成为了中国现代诗坛上的重要诗人。 朱湘出国前后的创作较多接受外国诗歌的影响,对西方多种诗体进行了尝试。在后期,他多用西洋的诗体和格律来倾吐人生的感叹,其中《石门集》(1934)所收的七十余首十四行体诗,被称为是他诗集中“最有价值的一部分”(柳无忌《朱湘的十四行诗》)。此外在他其他作品中,还包含了有回环调,巴俚曲,商籁体,散文诗,诗剧等等,这些都是外来形式,和前期诗歌的格调形成了鲜明的对照。 1927年9月赴美国留学,先后在威斯康辛州劳伦斯大学、芝加哥大学、俄亥俄大学学习英国文学等课程。那裏的民族歧视激发了他的民族自尊心和爱国热情;他幻想回国后开“作者书店”,使一班文人可以“更丰富更快乐的创作”。为家庭生活计,他学业未完,便于1929年8月回国,应聘到安庆安徽大学任英国文学系主任。1932年夏天去职,飘泊辗转于北平、上海、长沙等地,以写诗卖文为生。终因生活窘困,愤懑失望,于1933年12月5日晨在上海开往南京的船上沉于南京采石矶。据目击者说,自杀前还朗诵过德国诗人海涅的诗。朱湘死后被鲁迅称之为“中国的济慈”。罗念生说:“英国的济慈是不死的,中国的济慈也是不死的。” 出版朱湘诗集有《夏天》(1925)、《草莽集》(1927)、《石门集》(1934)、《永言集》(1936),另有散文书信集《中书集》《海外寄霓君》等。译作有《路曼尼亚民歌一斑》(1924)、《英国近代小说集》(1929)、《番石榴集》(1936)。 〔叙事长诗〕 ·王 娇 一 上灯节已经来临, 满街上颤着灯的光明: 红的灯挂在门口, 五彩的龙灯抬过街心。 星斗布满了天空, 闪着光,也象许多灯笼。 灯烛光中的杨柳 白得与银丝的繸相同。 满城中锣鼓喧阗, 还有鞭爆声夹在中间, 游人的笑语嘈杂: 惊起了栖禽,飞舞高天。 黑暗里飘来花芳, 消溶进一片暖的衣香; 四下里钗环闪亮; 娇媚呈于喜悦的面庞。 听呀,听一声欢呼── 空中忽喷上许多白珠! 这是那儿放焰火, 还是陨星飘洒进虚无? 是在周侯府前头 扎起了一座五彩牌楼, 灯笼各样的都有, 烛光要燃到天亮方休: 便是在这儿放花, 便是在这儿起的喧哗── 但是欢笑声忽静, 原来新的花又已高拿。 他们再也不想睡, 他们被节令之酒灌醉; 笑谑悬挂在唇边, 他们的胸中欢乐腾沸。 但是烛渐渐烧残, 人的喉咙也渐渐叫干; 在灯稀了的深巷 已有回家的取道其间。 这是谁家的女郎? 她的脚步为何这样忙? 原来不是独行的, 还有两个女伴在身旁。 她们何以这般快? 哦,原来在五十步开外 有两个男子紧跟: 险那!这巷中别无人在! 咦,她们未免多心: 你瞧那两个紧跟的人 已经走上前面去── 不好了!他们忽然停身! 他们拦住了去道, 凶横的脸上呈出狡笑; 他们想女子可欺, 走上前去居然要搂抱。 女郎锐声的呼号, 但是沉默紧围在周遭, 一点回响也没有── 只听得远方偶起喧嚣。 她们定归要堕网: 你看奸人又来了同党。 两个她们已不支, 添上三个时何堪设想? 三人内一个领头, 烛光下显得年少风流; 他那是什么狂暴, 他是个女郎心的小偷! 从仆听他的指挥, 不去那两人的后面追, 只是恭敬的站着, 等候把三个女郎送回。 “姐姐们请别害怕──” 他还没有说完这句话, 就张了口停住:呀! 他遇到了今世的冤家! 正站在他的面前── 这是凡人呀还是神仙?── 是一个妙龄女子; 她的脸象圆月挂中天。 额角上垂着汗珠, 它的晶莹真珠也不如; 面庞中泛着红晕, 好象鲛绡笼罩住珊瑚。 一双眼有夜的深, 转动时又有星的光明; 它们表现出欣喜, 表现出一团感谢的心。 “请问住在哪条街? 如何走进了这条巷来? 侥幸我刚才走过── 不送上府我决不离开。” “这个是我的姨妹──” 她手指的女郎正拭泪: “奇怪,不见了春香!” 春香原来躲在墙阴内。 好容易唤出巢窠, 出来时候仍自打哆唆; 哭的女郎笑起来, 她的主人也面露微涡。 等到过去了惊慌, 又多嘴:“我家老爷姓王。 这是曹家姨小姐。 这是一家都爱的姑娘。 两位姑娘要看灯, 大家都抢着想跟出门; 早知道现在如此, 当时我也不会去相争。 贵姓还不曾请教?” “我家周侯府谁不知道? 今夜不是有放花? 那就是少爷使的钱钞。” 杏花落上了身躯, 夜半的寒风正过墙隅。 “王家姐姐怕凉了。 我们尽站着岂非大愚?” 他跟在女郎身旁, 时时听到窸窣的衣裳: 女郎鬓边的茉莉 时时随了风送过清香。 他故意脚步俄延, 惟愿这人家远在天边, 一百年也走不到── 不幸她的家已在眼前。 一声多谢进了门, 他们正要分开的时辰, 她转身又谢一眼── 哎!这一眼可摄了人魂! 一团热射进心胸, 脸上升起了两朵绯红── 等到他定睛细看, 女郎已经是无影无踪。 他慢腾腾的走开, 走不到三步,头又回来; 仆人彼此点头笑, 只在他两边跟着徘徊。 “女郎呀,你是花枝, 我是一条飘荡的游丝, 只要能黏附一刻, 就是吹断了我也不辞。 要说是你真有心, 为何你对我并不殷勤? 要说是你真无意, 为何眼睛里藏着深情? 可恨呀无路能通, 知道哪一天可以重逢? 牵牛星呀,我妒你, 我妒你愉窥她的房栊!” “少爷,四边没有人, 你的这些话说给谁听? 天都亮了,回去罢, 你听东方业已有鸡鸣。” 二 时光真快,已到梅雨期中: 阴沉的毛雨飘拂着梧桐, 一夜里青苔爬上了阶砌, 卧房前整日的垂下帘栊。 稀疏的檐滴仿佛是秋声, 忧愁随着春寒来袭老人; 何况妻子在十年前亡去, 今日里正逢着她的忌辰。 十年前正是这样的一天, 在傍晚,蚯蚓嘶鸣庭院间, 偶尔有凉风来撼动窗槅, 他们永别于暗淡的灯前。 他还历历记得那时的妻: 一阵红潮上来,忽睁眼皮, 接着喉咙里发响声,沉寂── 颤摇的影子在墙上面移。 三十年的夫妻终得分开, 在冷雨凄风里就此葬埋; 爱随她埋起了,苦却没有, 苦随了春寒依旧每年来。 还好她留下了一个女娃, 晶莹如月,娇艳又象春花; 并且相貌同母亲是一样, 看见女儿时就如对着她。 虽然貌美,并不鄙弃家常, 光明随了她到任何地方: 好象流萤从野塘上飞过, 白蘋绿藻都跟着有辉光。 他因为是武官,并且年高, 一切的文书都教她捉刀: 这又象流萤低能趁磷火, 高也能同星并挂在青霄。 她好比柱子支撑起倾斜, 有了这女儿他才少苦些, 不然他早已随了妻子去。 正这样想时,门口一声:“爹, 信写成了。爹怎么又泪悬? 老人的情绪经不起摧残。 爹难道忘了娘临终的话? 爹苦时娘在地下也不安!” “咳,娇儿,泪不能止住它流; 你来了,我倒宽去一半愁。 信写成了?拿过来给我看。 是军事,立刻要差人去投。 咳,为这个我忙到六十余, 但至今还是名与利皆虚; 只瞧着一班轻薄的年少, 驾起了车马,修起了门闾。 如今是老了,好胜心已无; 从前年少时候胆气却粗, 那时我常常拍着案高叫: ‘我比起他们来那样不如?’ 她那时总劝我别得罪人, 总拿话来宽慰,教我小心── 咳,人已去了世,后悔何及? 当时我竟常拿她把气平! 等我气平了向她把罪赔, 她只说:‘以往的事不能追; 雷呀,脾气大了要吃亏的, 我望你今天是最后一回。’” 女儿说:“这种时候并不多, 爹何必为它将自己折磨? 听说当时娶娘来很有趣, 爹向我谈谈到底是如何?” 光明忽闪出深陷的眼眶, 老人的目前涌现一女郎, 他那时正年少,箭在弦上, 从空中射落了白鸽一双; 养鸽的人家对他表惊奇, 没有要赔,并且毫不迟疑 把喂这一双鸽子的幼女, 嫁给了射鸽子的人作妻。 他想起了闺房里的温柔, 想起了卅年的同乐同忧, 想起了妻子添女的那夜, 他多么喜,又多么为妻愁。 这些他都说给了女儿听, 他还说当初给女儿定名, 争了大半天才把它定妥, 因为他的意思要叫昭君。 他又说:“娘生你的那一天, 梦见一只鸾在天半翩跹, 西落的太阳照在毛羽上, 青中现红色,与云彩争鲜; 颈上有一个同心结下垂, 是红丝打的;她一面高飞, 一面在空中啭她的巧舌, 那声音就象仙女把箫吹。 忽然漫天的刮起一阵风, 把鸟吹落在你娘的当胸。 她大吃一惊,从梦里醒转, 便是如此,你进了人世中。 你小时无人见了不喜欢, 抓周时你拿起书同尺玩, 我最爱你那时手背的凹, 同嘴唇中间娇媚的弓弯。 到五岁上娘就教你读书, 真聪明,背得一点不模糊, 我还记得在灯檠的光下, 你们母女同把诗句咿唔。 你娘同我们撒手的那时, 你才九岁,还是一片娇痴。 唉,那刻妻子去了孩儿小, 我心中的难受那有人知! 从此只留下父女两个人, 同受惊慌,彼此安慰心魂。 幸喜三载前你年交十六, 已能帮曹姨把家务分承。 知名的闺秀古代也寥寥, 武的只有木兰,文的班昭; 但是谁象你这般通文墨, 家中的事务也可以操劳? 担子这般重总愁你难驮, 我已请了一个书吏,姓何, 从明天起你就可以停下, 免得光阴都在这里消磨。 你如今已到待字的年华, 男大须婚,女大须定人家。 门户不谈,人品总要端正, 但一班的少年只见浮夸。 武职是大家轻视的官差, 几时看见媒人上我门来? 不管你才情、也不管容貌, 钱,你有了钱别人就眼开。 你身上我决不放松一些, 我不情愿你将来埋怨爹, 我要寻配得上你的佳婿, 文才不让你,人也要不邪。 我无时不将此事记在心, 我常常记着你娘的叮咛, 她说:‘我们只生了一个女, 这个女儿别配错了婚姻。’ 你是明白的,总该会思量, 这桩事我正想与你相商: 不知道我家的亲戚里面, 可有中你心意的少年郎?” 她听到这些话十分害羞, 只是低下颈子来略摇头, 答道:“爹,不要再谈这些话, 除了侍候爹我更无所求。” “也真的:拿你嫁这种人家, 就好比拿凤凰去配乌鸦。 我何尝不情愿你在身侧── 总得找人来培养这枝花。” “女儿也看过些野史诗篇, 无处不逢到薄命的红颜; 何况爹老了,又孤单的很, 我只要常跟在爹的身边。” 一颗颗的泪点滴下白须, 他哽咽着说:“娇儿,你太迂。 你年纪大了,我怎能留住? 只望你们别将我弃屋隅。” 房里寂然,只闻父女同悲; 疏疏的春雨轻洒着门扉, 不知是湖边,还是云雾里, 杜鹃凄恻的叫过,不如归! 三 南风来了,梅雨驱散, 天的颜色显得澄鲜, 绿荫密得如同帷幔, 蝉声闹在绿荫里边, 太阳把金光乱洒下人间。 麦田里边翻着金浪, 四周绕着青的远峰; 鸟在林内齐声歌唱, 豆花的香随了暖风, 吹遍了一片田野的当中。 乡下的原野越热闹, 城中的庭院越清幽: 一树浓荫将它笼罩, 竹帘上绿影往来游, 只偶尔有蜂向窗槅上投。 从房顶的明瓦里面, 偷下来了一条日光。 这条日光移得真慢, 光中群动无声的忙。 幽暗里钻出来一缕炉香, 书案边静坐着女郎。 一阵困倦侵入胸内, 幻影在她前面飞扬。 水在壶中单调的沸, 暖风轻轻拂来,催她入睡。 忽听得男子的脚步, 她忙把已落的头抬; 她想起父亲的嘱咐, 忙把已闭的眼睁开。 替她的书吏是在今天来。 她瞧见书吏的模样, 不觉心中暗吃一惊。 这正是灯节的晚上 把她救了的少年人。 她迟疑的问道:“尊姓大名?” “我的名字是何文迈。” “这口音与那晚正同!” 她见仆人走出房外, 不觉腮中晕起微红, 但在外面还假装出从容。 她等书吏坐了,问道: “周家公子是个贵人, 为何把富与贵扔掉, 不肯在侯府作郎君, 卑躬折节的来光降蓬门?” “既知道了何必遮掩? 这都是为你呀,女郎。 我自从那夜里相见, 回了家后饮食俱忘。 我连作梦都想着来身旁。 形骸看着消瘦下去, 精神一天弱似一天。 不见时活着觉无趣; 如今见了才象从前。 女郎呀,你总该可以垂怜?” “公子这样家中跑出, 难道是忘记了爹妈? 说不定他们正在哭, 急得把天呼,把发抓, 怕公子去世了,永不回家。 又难道忘记了身份? 书吏的事情作得来? 竟为女子荒废学问, 把无量的前程扔开? 回去罢,请别在这里延捱。 我不是公子的朋友── 可恨我生来是女身。 可怕呀,悠悠的众口; 何况我要侍奉父亲。 回去罢,请别在这里留停。” “教我离开未尝不可, 我不愿使你担恐慌。 但我不见得能多活, 到那时万一我死亡, 即非有心呀你岂不悲伤? 死去了也未尝不好, 只要你珠泪为我流; 然而活着岂不更妙? 女郎呀,别转过双眸。 除了相见外我另无所求。” 他见女郎一声不应, 知道她已经不留难, 这不作声便是默认, 他真说不出的喜欢。 他问道:“我来府上的时间 以为先与令尊相见──” “从前我替爹管文书; 侥幸今天卸了重担, 从此我不须费功夫, 再来这面书房里把鸦涂。” “原来姐的文墨也妙, 那我真要拜作先生: 我自然不敢当逸少, 但姐真不愧卫夫人。 请容我永远拜倒在师门。” 浅的笑涡呈在双颊, 她说不出来的娇羞。 他们都觉得没有话, 都向窗外转过了头, 他们望蛛丝在日光里游。 他们瞧见一双蝴蝶, 忽高忽下,追着游嬉。 飞得高,便上了蕉叶; 飞得低,便与地相齐。 只可惜不闻它们的笑啼。 她转身望周生一眼, 不料周生正在瞧她; 绯红晕上了她的脸, 心中懊悔事情作差, 匆匆的出了房,推说绣花。 他望着女郎的后影, 女郎的罗袜与金钗。 他的心中又喜又闷: 闷的是何时她再来, 喜的是情已进了她胸怀。 四 巧夕已经到了夜半, 王娇还在倚着楼窗。 她抬头,见双星灿烂; 低头,见叶里的灯光。 杨柳枝低下头微喟, 幽静里飘过一丝风。 偶听到鱼儿跃池内, 沉寂将她催进梦中。 她梦见天孙是自己, 面对着汹涌的银河, 河的两头连到云里, 时有流星落进洪波。 一座桥横跨在河上, 白石地,檀木的阑干。 喜鹊在桥楼上欢唱, 一盏红灯悬挂楼前。 心在胸口蓬蓬的跳, 她要知道牛郎是谁。 她依稀听得有牛叫, 她打开南向的窗扉。 远方不是一团黑影? 近了,近了,还是模糊。 等到形貌依稀可认, 她不禁失了声惊呼, “这不是……?”“是我呀,小姐。 我便是小姐的春香。” 她睁眼见丫鬟,并且── 周生也当真在前方! “春香,这是醒呀是梦?” 春香不答,只是嘻嘻。 她再看周生,也不动, 只是不安的把头低。 闪电般她恍然大悟, 心在胸中又跳起来; 惊慌,懊恼,羞惭,愤怒, 同时呈上她的双腮。 她把丫头严加申斥, 说她不该引进生人; 她又责周生不老实, 责他是轻薄的书生。 她说:“我当初是怜惜, 不料如今你竟忘怀。 我的为难你不思及, 你竟忍心进我房来。” 丫鬟捱了骂,撅起嘴, “这都是你闯祸,少爷。 如今好了:唉,我的腿 到明天一定要打瘸。” 周公子也埋怨丫头: “谁教你说姑娘有意? 不然,我怎会来绣楼? 你真能忍心将人戏。” “我的言语哪句不真? 谁向你这种人撒谎? 去罢,去罢。如今怨人, 是假的当初怎不讲? 瞧,瞧,你又不肯下楼。 瞧那尊容上的怪相。” “不,不,我要同清原由, 免得姑娘说我轻荡。 不用忙。你先将气平。 话是真的不妨再说。 我问你:姑娘可有心? 我可是冒昧来闺阁?” 一则埋怨小姐装乔, 二则恐慌已经过去, 这丫鬟又开始唠叨, 她把从前的事详叙: “小姐,你已经忘记掉: 那早晨我替你梳妆, 你一边拿着铜镜照, 一边瞧镜里的面庞。 你问我,眼睛没有转, ‘春香,你瞧我该配谁?’ 我说‘师爷,可惜穷点。’ 你红着脸一语不回。 一晚我从床上滚下, 正摸着碰疼了的头, 忽然听到你说梦话, 别的不闻,只听说,‘周……’” 如今是轮到她羞缩, 轮到她红脸,把头低; 但是丫鬟不顾,续说: “我从那时起就心疑。 直到今天听见他讲, 才知小侯爷作书班, 才知何文迈是撒谎; 到了今天我才恍然, 到了今天我才知悉, 为什么有时你睡迟, 一个人对着灯叹息, 手里拿着笔写新诗。” 女郎听着,又羞又恼, 呵丫头,“还不去后房!” 但是同时又改口道, “等在这里,我的春香。” “我还是先去后房睡: 省得明早又象从前, 你起床了,朝着我啐, ‘瞌睡虫,别尽着贪眠!’” 房中只剩他们两个。 她垂下头,身倚窗棂; 她的胸膛几乎涨破, 惊慌充满了她的心。 他定了神四下观望, 瞧见蜡烛只剩残辉, 瞧见睡鞋放在椅上, 瞧见垂下了的床帷。 偶有灯蛾想进窗内, 静中只闻心跳蓬蓬。 鸭兽与脂粉的香味 时时随风钻进鼻中。 他推窗,见双星在空, 闭窗,对娇羞的美人。 她依然站着,没有动, 但是觉到他的微温。 五 王娇的妆楼还在开着窗, 中秋夜里将阑的月色, 照见一双人倚在楼侧, 楼板上映着窗影的斜方。 空中疾行过浑圆的月球; 银雾里立着亭台花木。 桂树的影在根旁静伏, 桂花香到深夜分外清幽。 女郎怕冷,斜靠着他的肩, 温热与情在她的胸内, 眼睛半开半闭的将睡。 如梦的情话响在他耳边: “你已经累了,”他说时侧身, 把她如绵的身躯抱起。 转身时候忽见房门启, 门缝后探进来一个女人。 他惊得放下了女郎,“是谁?” 她也立刻从梦中醒转, “曹姨来了!时间这么晚……” 没有说完,她的头已低垂。 公子也红着脸,不敢抬头。 有一桩事令他最难过, 就是,女郎并不曾作错, 但如今为他的缘故蒙羞。 反是曹姨先向他们开言: “当时我瞧着心里奇怪, 果然不出我的臆料外。 但请放心,我所以来这边, 不过是有点替娇儿担惊。 因为这样终归不是了, 万一事情被父亲知晓, 年老的人岂不加倍伤心? 你们两个真是女貌郎才, 难怪娇儿向来不心动, 遇到周公子也入了瓮, 公子也扔了家来作书差。 不用瞧:你们的这段姻缘 我是从春香处打听到。” 说到这里,她就开玩笑: “我的痴儿,你怎能将我瞒? 春天我常看见你倚楼窗, 手弄绿珠串般的杨柳; 举目呆望着白云流走, 一刻又支腮,俯首看鸳鸯。 夏天我见你比前更丰腴, 你的面庞荷花样饱满, 你的颜色荷花样娇艳, 但对着南风常听你轻吁。 秋天高了,你也跟着长高, 你的双乳隆起在胸上, 你象入秋更明的月亮, 但已无春天雾里的娇娆。 你怎能瞒过我,痴的女娃? 我今晚来想把你们劝。 我并不是要你们分散, 但是我劝周公子快回家。 回家后却不要将她丢开── 瞧你这人倒不象心狠。 你须把详情向父母禀, 立即请媒人上我家门来。 你失踪了,一定急坏爷娘。 自家的孩儿既然顾惜, 娇儿又是受你的威逼, 想必不会害人家的女郎。 娇儿,你淑妹正少些嫁衣, 你的针黹好,我要奉托 你替她缝些;等你出阁, 她自然也能帮着你作齐。 我去了。你们望一夜月圆, 到明天却不要愁它缺: 只要你们的相思不灭, 教圆月重辉并不算为难。” 如今还是他们俩在房中。 稀疏的柳影移上楼板, 柝声在秋夜分外凄惨, 从园里偶尔吹进来冷风。 她眼眶中含着泪珠晶莹, 她靠在周生肩上微抖, “两人的恩爱从此撒手? 难道我七夕作的梦当真? 唉,牛郎同织女虽然隔河, 还能每年中相逢一面; 我们怕从此不能再见, 孤零的,我要从此作嫦娥。 我如今只觉得一片心慌。 唉,我的一生从此断送! 爹爹知道了岂不心痛? 到了那时候我作何主张?” “娇,你以为我会那般薄情? 我可以当着太阴赌咒, 将来决不把你抛脑后。 你们作证呀,过往的神明!” “你千万不要以为我生疑, 我知道你对我是相恋。 但你的双亲作何主见? 万一他们要你另娶佳妻?” “娘疼我,父亲却一毫不松, 但我要发誓非你不娶; 万一他逼我更改主意, 我就要私逃来你的家中。 我要向岳父将一切说明, 将过错揽来我的身上。 那时我们便能长偎傍, 不愁别,也不须吊胆提心。 你瞧月亮已经落下西山, 铜盘里盛满红的蜡泪, 知道要何时才能再会? 娇呀,别尽着在窗侧盘桓。” 六 晚秋的斜阳照在东壁上; 墙阴里嘶着秋虫的声浪; 枯枝间偶尔飘进一丝风, 把剩余的黄叶吹落院中。 王娇的胸中充满了悲哀, 她是从姨妹的婚礼回来。 她记得昨夜锣鼓的铿锵, 花香与粉气弥漫了全堂, 宫灯的闪烁──但化成轻烟, 飘入了愁云凝结的今天。 记得辞别新人的归途里, 父亲把她出嫁的事提起, 她忍不住在车里哭出声。 父亲不知道她已有情人, 也不知道她已经怀了胎, 尽等周公子总是不见来, 昨天派孙虎去侯府找他, 不知道今天可能够回家。 万一他被逼或是变了心, 她拿什么见爹爹与六亲? 但她的父亲不知道这些, 只是将坐骑靠近她的车, “小娇呀,你的心我也深知, 我决不让你耽误了芳时。” 他还另外拿了些话安慰, 哪晓得更勾起她的愧悔。 到家后又提起她的亡母, 重数父女同尝过的辛苦; 不知她多一重苦在心头, 想开口又不能,只是泪流。 她不情愿父亲过于伤心, 出了书房,如今走过后庭。 但是院中的房已经空虚, 因曹姨搬去了婿家同居。 她一边走,一边想起当初, 曹姨中年守寡,家无寸储; 她还记得曹姨来的那天, 她正在掐染指甲的凤仙, 看见曹姨带着一个女娃, 有三岁,她忙跑去告诉妈。 从此她有姨妹陪着游玩。 还记得有一次同放纸鸢, 都断了线;她的飞进天空, 姨妹的落上了一棵青松。 甜美的童年便如此飞度, 直到四年后她的娘亡故。 是她亲眼瞧着姨妹长大, 是她亲眼瞧着姨妹出嫁; 但是她自己呢?怀孕在身, 孩子的爹还不知是何人! 她记起昨夜晚遇见曹姨, 低声问周家已否来聘妻。 她要不是瞧着宾客满堂, 真想抱起曹姨来哭一场。 她瞧周生并不象负心汉, 但为何一月来音信俱断? 最伤她心的是对不起爹: 他一向知道女孩儿不邪, 才肯让她与男子们周旋, 在她也是向来处之淡然。 说也奇怪,惟独遇到周生, 她心里才头次种下情根。 灯节的相救,初夏的重逢, 夏日的斋内,巧夕的楼中, 来得又快又奇,与梦无异, 令她眼花缭乱,毫无主意。 这都不能怪她,这都是天。 她这样想时,已到了楼前。 她瞧见孙虎头扎着白巾, 在楼下,她不觉大吃一惊。 她晓得事情是吉少凶多, 不觉浑身之上打起哆唆; 但在外面还不露出悲哀, 只教孙虎悄悄跟上楼来。 把一切详情说与她知道, 他的头打破了,是和谁闹? 周公子父亲的意思怎般? 他从怀内拿出一只玉环, 交给她,说道:“小姐还要听? 不怕听到了我的话伤心? 那么我就讲。昨天的上午 我拜别了姑娘去到侯府, 没向门房说是小姐所差, 只说是王家少爷派我来。 有紧急的事要当面见他。 他瞧见我的时候,惊呼,‘呀, 是你!’他把当差遣出书房, 重新向我说:‘你家的姑娘 好吗?我这一向因为事多──’ 哼,什么事!不过是讨老婆。” 王娇道,“什么?”“小姐别伤心, 这负心汉已经另娶了亲。 我当时真气,说:‘你问自己, 她好不?小姐那桩辜负你, 你居然能够忍心把她抛, 消息毫无,使她日夜心焦? 你自己问良心,这可应该? 今天是她差我上贵府来, 问问你没有消息的缘由。’ 他听到说,假装皱起眉头, 咳声叹声,连我都当是真, 他说:‘想不到天意不由人。 我自从离开府上回了家, 一心指望即日娶过娇娃; 哪知道我的父亲不允许。 他说,一个小武官的闺女 怎么同我的儿子配得来? 这给人听到嘴不要笑歪? 并且这女孩子本来轻佻, 不是她抛头露面的招摇, 我的儿子怎会陷入网中? 那父亲也未免家教太松, 不算小户了,却无个内外; 如今好了,女儿为他所害。 我决不情愿被叫作糊涂, 何况我家祖上受过丹书, 我决不让儿子这样成婚, 被人家传出去当作新闻。 娘,她见我回了家,真喜欢, 并且女子的心肠软似男。 她总劝父亲顺我的意思, 他与娘不知闹过多少次。 我知道他的心无法可回, 就趁了一晚风呼呼在吹, 偷着翻过花园想逃出去。 哪知正翻时与更夫相遇。 更夫怕我逃了,父亲治他, 连忙把我的两条腿紧抓, 任我百般哀求,都不放松。 他把我送回去了书房中, 在书房外守了一个通宵, 怕我得到旁的空又偷逃。 第二天早上他禀知父亲, 父亲听到时候,大发雷霆。 亲自拿棍子打了我一顿, 教两个当差的将我监禁。 并且教他们日夜里巡逻, 他一面又派人去找媒婆。 打听哪个官府里有姑娘, 唉,我被两个人监在书房。 就是想偷跑也无路可通, 况且父亲拷打得那般凶。 你想除顺从外有何方法?’ ‘只怪我家小姐当时眼瞎, 认识了你这个负心的人, 使得她如今进退都不能。’ ‘把气平下,让我们慢慢谈, 瞧可有方法打通这难关。’ ‘想方法?那还不十分容易? 你当时既有偷逃的胆气, 现在何不也一逃以了之?’ ‘唉,你晓得如今不比当时, 如今我已娶了妻子在家, 我跑了时如何对得起她?’ 我一听不由得气满胸膛, 大声叫道,‘那么我家姑娘 你对得起吗?’他说:‘你息怒。 我也并非愿意将她辜负, 只不过父亲的严命难违。 已往的事如今也不能追, 让我们想可能亡羊补牢。’ 说着话,他找出黄金十条, ‘这送你家的小姐作妆奁;’ 他同时又把手探进胸前, 拿出我交给小姐的玉环, ‘这是她送我的,如今奉还。 你向她说我是无福的人, 只望她嫁一个好的郎君。’ ‘什么!你把我家小姐丢开? 那么当时谁教你骗她来? 这玉环是她的,我要带回, 免得宝物扔上了粪土堆。 谁希罕你的金子?真笑话!’ 我气得把它们扔在地下, ‘我孙虎都不希罕这黄金, 何况我家小姐金玉为心? 别的不提,骗了我家姑娘, 一切纠葛就要由你承当。 现在她腹中已经有了喜, 她在家一天到晚的候你, 候你去认为这孩子的爹。 你难道良心都没有一些, 能够坐着看她被别人羞, 看她下水,你不肯略回头?’ ‘娶她过来作妾,你瞧怎样?’ 听到此,我的气直朝上撞, ‘什么!你敢污辱我家千金? 我今天要舍了命同你拼。 你这畜生!我家老爷的官 虽然不大,也是朝廷所颁, 我家小姐怎与人作偏房? 我孙虎也吃过皇家的粮, 这口气教我如何忍得下?’ 我一边这样的把他大骂, 一边要捶他。那怯汉高呼, ‘张千,张千,快抓住这强徒!’ 呼声惊动了房外的当差, 他连忙入内把我们挡开。 我冲了几次都没有冲过, 反被那厮把我的头打破。 唉,年纪老了,什么都不中。 要象当年那般破阵冲锋, 不说一个,十个我也打翻; 我早抠出那小子的心肝, 一把抓过来献上给小姐, 教人知道王家并不好惹! 唉,年纪大了,什么都不行。” 说到此,他的泪落满衣襟, “唉,老爷立下过多少功劳, 都是因为他的生性孤高, 不肯弯下腰去阿附上司, 才这样穷;但他毫无怨辞。 想不到虎落平阳被犬欺, 姑娘又遇到这个坏东西。 并且他是我头次引来家, 我恨不得一把将他紧抓, 撕成两爿,心里面才痛快。” 老仆人这时汗迸出脸外, 一根根的筋在额角紧张。 光明发射出已陷的眼眶, 喉咙里呼噜的尽作响声, 愤怒如今充满他的灵魂。 王娇一语不发,只是泪流, 她抬起了已经垂下的头, 颤声的说:“你不须将气动, 与这班人动气也不中用。 你的头新破,经不起悲伤, 歇歇去罢。这回累你多忙。 等到你的头休养好了时, 我们再商量办法也不迟。” 女郎呀,你何尝要想法来? 你不过是将老仆人支开, 怕他年纪大,经不起伤心。 你已将自家的命运看清。 你如今知道了那个兆头, 何以有红丝缠绕在咽喉。 你如今知道了那同心结 你因之而生,也因之而灭。 看那:墙头已不见太阳光, 只有些愁云凝结在穹苍。 主宰这人间的换了黑暗, 我听到了你的一声长叹。 床头的窸窣,扣颈的声音, 喉中发过响后,便是凄清。 去了,去了,痴情逃上九天, 如今只有虚伪蟠踞人间! 七 白烛摇颤着青色的光明, 女郎的灵柩在白帏里停。 黑暗与沉默笼罩住世界, 天空里面瞧不见一颗星。 春日的百花卷起了芬馨, 夏天去了,鸟儿不再和鸣。 辞了枝的秋叶入土安息, 河水在严冬内结成坚冰。 听那,是何人手抚着亡灵, 在白帏后倾吐他的哀音? 哭声在夜里听来分外惨, 可怜那,你这丧女的父亲! 更可怜那,连哭都不成声, 因为他是六十开外的人; 只有一声声的抽噎发出, 表示他已经碎了的灵魂。 “娇儿呀,你竟忍心与我分? 现在更有谁慰我的朝昏? 这世间的事情说来奇怪: 要上了年纪的人哭后生! 娇儿呀,你何不说出真情, 只是闷着,一人受恐担惊? 都是我作父亲的害了你, 谁教我耽误了你的青春? 娇儿呀,我怕误了你终身, 才将你的事耽搁到如今; 娇儿呀,你不要埋怨我罢, 你要知道我已经够伤心! 妻子去了,女儿也已归阴, 我在人世上从此是孤零。 这样生活着有什么滋味? 等着罢,等我与你们同行!” 回答他哭声的只有凄清, 灵帏上摇颤过一线波纹。 接着许多落叶洒上窗纸, 树枝间醒起了风的悲吟。 一九二六年一月十九至二十二日 〔选自《草莽集》,1927年8月,上海开明书店〕

樂府詩集/91~100卷

樂府詩集/091卷 卷九十一•新樂府辭二 樂府雜題二 祖龍行(常楚老) 《漢書•五行志》曰:「秦始皇三十六年,鄭客從關東來,至華陰,望見素車白馬從華山上下,知其非人,道住,止而待之。遂至,持璧與客曰:『為我遺鎬池君。』因言『今年祖龍死』,忽不見。鄭客奉璧,即始皇二十八年過江所湛璧也。是歲始皇死,後三年而秦滅。」顏師古曰:「此直江神告鎬池之神,以始皇將死爾。」蘇林曰:「祖,始也。龍,人君象,謂始皇也。」應劭曰:「祖,人之先。龍,君之象。」《祖龍行》蓋出於此。 黑雲兵氣射天裂,壯士朝眠夢冤結。祖龍一夜死沙丘,胡亥空隨鮑魚轍。腐肉偷生二千里,偽書先賜扶蘇死。墓接驪山土未乾,瑞光已向芒碭起。陳勝城中鼓三下,秦家天地如崩瓦。龍蛇撩亂入咸陽,少帝空隨漢家馬。 鄴都引(張說) 君不見魏武草創爭天祿,群雄睚眥相馳逐。晝攜壯士破堅陣,夜接詞人賦華屋。都邑繚繞西山陽,桑榆漫漫漳河曲。城郭為墟人改代,但有西園明月在。鄴傍高塚多貴臣,蛾眉曼錄共灰塵。試上銅台歌舞處,唯有秋風愁殺人。 孟門行(崔顥) 黃雀銜黃花,翩翩傍簷隙。本擬報君恩,如何反彈射。金罍美酒滿座春,平原愛才多眾賓。滿堂盡是忠義士,何意得有讒諛人。諛人翻覆那可道,能令君心不自保。北園新栽桃李枝,根株未固何轉移。成陰結子君自取,若問傍人那得知。 邯鄲宮人怨(崔顥) 邯鄲陌上三月春,暮行逢見一婦人。自言鄉里本燕、趙,少小隨家西入秦。母兄憐愛無儔侶,五歲名為阿嬌女。七歲豐茸好顏色,八歲黠惠能言語。十三兄弟教詩書,十五青樓學歌舞。我家青樓臨道傍,紗窗綺幔暗聞香。日暮笙歌君駐馬,春日妝梳妾斷腸。不同城南使君婿,本求三十侍中郎。何知漢帝好容色,玉輦攜歸登建章。建章宮殿不知數,萬戶千門深且長。百堵椒塗接青瑣,九華閣道連洞房。水精簾箔雲母扇,琉璃窗牖玳瑁床。歲歲年年奉歡宴,嬌貴榮華誰不羨。恩情莫比陳皇后,寵愛全勝趙飛燕。瑤房侍寢世莫知,金屋更衣人不見。誰言一朝復一日,君王棄世市朝變。宮車出葬茂陵田,賤妾獨留長信殿。一朝太子升至尊,兩宮人事如掌翻。同時侍女見讒毀,後來新人莫敢言。兄弟印綬皆被奪,昔年賞賜不復存。一旦放歸舊鄉里,乘車垂淚還入門。父母湣我曾富貴,嫁與西舍金王孫。念此翻覆復何道,百年盛衰誰能保。憶昨尚如春日花,悲今已作秋時草。少年去去莫停鞭,人生萬事由上天。非我今日獨如此,古今歇薄皆共然。 吳宮怨(衛萬) 君不見吳王宮閣臨江起,不卷珠簾見江水。曉氣晴來雙闕間,潮聲夜落千門裏。勾踐城中非舊春,姑蘇台下起黃塵。只今唯有西江月,曾照吳王宮里人。 同前(張籍) 吳宮四面秋江水,江清露白芙蓉死。吳王醉後欲更衣,座上美人嬌不起。宮中千門復萬戶,君恩反覆誰能數。君心與妾既不同,徒向君前作歌舞。茱萸滿宮紅實垂,秋風嫋嫋生繁枝。姑蘇台上夕燕罷,他人侍寢還獨歸。白日在天光在地,君今詎得長相棄。 青樓曲二首(王昌齡) 白馬金鞍從武皇,旌旗十萬宿長楊。樓頭小婦鳴箏坐,遙見飛塵入建章。 馳道楊花滿御溝,紅妝縵綰上青樓。金章紫綬千餘騎,夫婿朝回初拜侯。 同前(于濆) 青樓臨大道,一上一回老。所思終不來,極目傷春草。 中流曲(崔國輔) 歸時日尚早,更欲向芳洲。渡口水流急,回船不自由。 聖壽無疆詞十首(楊巨源) 文物京華盛,謳歌國步康。瑤池供壽酒,銀漢麗宸章。雨露涵雙闕,雷霆肅萬方。代推仙祚遠,春共聖恩長。鳳扆臨花暖,龍爐傍日香。遙知千萬歲,天意奉君王。 鵷鷺彤庭際,軒車綺陌前。九城多好色,萬井半祥煙。人醉逢堯酒,鶯歌答舜弦。花明御溝水,香暖禁城天。錫宴文逾盛,徵歌物更妍。無窮豔陽月,長照太平年。 雲陛臨黃道,天門在碧虛。大明含睿藻,元氣抱宸居。戈偃征苗後,詩傳宴鎬初。年華富仙苑,時哲滿公車。化入絪縕大,恩垂渙汗餘。悠然萬方靜,風俗揖華胥。 玉漏飄青瑣,金鋪麗紫宸。雲山九門曙,天地一家春。瑞靄方呈賞,暄風本配仁。岩廊開鳳翼,水殿壓鼇身。文雅逢明代,歡娛及賤臣。年年未央闕,恩共物華新。 垂拱乾坤正,歡心品類同。紫煙含北極,玄澤付東風。珠綴留晴景,金莖直曉空。發生資盛德,交泰讓全功。間氣登三事,祥光啟四聰。遐荒似川水,天外亦朝宗。 代是文明晝,春當宴喜時。爐煙添柳重,宮漏出花遲。漢典方寬律,周官正采詩。碧霄傳鳳吹,紅旭在龍旂。造化膺神契,陽和沃聖思。無因隨百獸,率舞奉丹墀。 睿德符玄化,芳情翊太和。日輪皇鑒遠,天仗聖朝多。曙色含金榜,晴光轉玉珂。中宮陳廣樂,元老進賡歌。蓮葉看龜上,桐花識鳳過。小臣空擊壤,滄海是恩波。 物象朝高殿,簪裾溢上京。春當九衢好,天向萬方明。樂報簫韶發,杯看沆瀣生。芙蓉丹闕暖,楊柳玉樓晴。閶闔開中禁,衣裳儼太清。南山同聖壽,長對鳳凰城。 日上蒼龍闕,香含紫禁林。晴光五雲疊,春色九天深。賞協元和德,文垂雅頌音。景雲隨御輦,顥氣在宸襟。永保無疆壽,長懷不戰心。聖朝多慶賜,瓊樹粉牆陰。 化洽生成遂,功宣動植知。瑞凝三秀草,春入萬年枝。鳳掖喜言進,鵷行喜氣隨。仗臨丹地近,衣對碧山垂。渥澤方柔遠,聰明本聽卑。願同東觀事,長睹漢威儀。 朝元引四首(陳陶) 帝燭熒煌下九天,蓬萊宮曉玉爐煙。無央鸞鳳隨金母,來賀薰風一萬年。 玉殿雲開露冕旒,下方珠翠壓鼇頭。天雞唱罷南山曙,春色光輝十二樓。 萬宇靈祥擁帝居,東華元老薦屠蘇。龍池遙望非煙拜,五色曈曨在玉壺。 寶祚河宮一向清,龜魚天篆益分明。近臣誰獻登封草,五嶽齊呼萬歲聲。 平蕃曲三首(劉長卿) 吹角報蕃營,回軍欲洗兵。已教青海外,自築漢家城。 渺渺戍煙孤,茫茫塞草枯。隴關何用閉,萬里不防胡。 絕漠大軍還,平沙獨戍閑。空留一片石,萬古在燕山。 悲陳陶(杜甫) 孟冬十郡良家子,血作陳陶澤中水。野曠天清無戰聲,四萬義軍同日死。群胡歸來血洗箭,仍唱胡歌飲都市。都人回面向北啼,日夜更望官軍至。 悲青阪(杜甫) 我軍青阪在東門,天寒飲馬太白窟。黃頭奚兒日向西,數騎彎弓敢馳突。山雪河冰野蕭飋,青是烽煙白人骨。焉得附書與我軍,忍待明年莫倉卒。 哀江頭(杜甫) 少陵野老吞聲哭,春日潛行曲江曲。江頭宮殿鏁千門,細柳新蒲為誰綠。憶昔霓旌下南苑,苑中萬物生顏色。昭陽殿裏第一人,同輦隨君侍君側。輦前才人帶弓箭,白馬嚼齧黃金勒。翻身向天仰射雲,一箭正墜雙飛翼。明眸皓齒今何在,血汙遊魂歸不得。清渭東流劍閣深,去住彼此無消息。人生有情淚霑臆,江水江花豈終極。黃昏胡騎塵滿城,欲往城南望城北。 哀王孫(杜甫) 長安城頭頭白烏,夜飛延秋門上呼。又向人家啄大屋,屋底達官走避胡。金鞭斷折九馬死,骨肉不待同馳驅。腰下寶玦青珊瑚,可憐王孫泣路隅。問之不肯道姓名,但道困苦乞為奴。已經百日竄荊棘,身上無有完肌膚。高帝子孫盡高準,龍種自與常人殊。豺狼在邑龍在野,王孫善保千金軀。不敢長語臨交衢,且為王孫立斯須。昨夜東風吹血腥,東來橐駝滿舊都。朔方健兒好身手,昔何勇銳今何愚。竊聞天子已傳位,聖德北服南單于。花門剺面請雪恥,慎勿出口他人狙。哀哉王孫慎勿疏,五陵佳氣無時無。 兵車行(杜甫) 車轔轔,馬蕭蕭,行人弓箭各在腰。爹娘妻子走相送,塵埃不見咸陽橋。牽衣頓足攔道哭,哭聲直上干雲霄。道傍過者問行人,行人但云點行頻。或從十五北防河,便至四十西營田。去時里正與裹頭,歸來頭白還戍邊。邊亭流血成海水,武皇開邊意未已。君不聞漢家山東二百州,千村萬落生荊杞。縱有健婦把鋤犁,禾生隴畝無東西。況復秦兵耐苦戰,被驅不異犬與雞。長者雖有問,役夫敢申恨。且如今年冬,未休關西卒。縣官急索租,租稅從何出。信知生男惡,反是生女好。生女猶是嫁比鄰,生男埋沒隨百草。君不見青海頭,古來白骨無人收。新鬼煩冤舊鬼哭,天陰雨濕聲啾啾。 來從竇車騎(李益) 束髮逢世屯,懷恩抱明義。讀書良不武,學劍慚非智。遂別魯諸生,來從竇車騎。追兵赴邊急,絡馬黃金轡。出入燕南陲,由來重意氣。自經皋蘭戰,又破樓煩地。西北護三邊,東南留一尉。時過如雲雨,參差不自意。將軍失恩澤,萬事從此異。置酒高樓上,薄暮秋風起。長戟與我歸,歸來同棄置。自酌還自飲,非名又非利。歌出易水寒,琴下雍門淚。出逢平樂舊,言在天階侍。問我從軍苦,自陳少年貴。丈夫交四海,徒論身自致。漢將不封侯,蘇卿來遠使。令我終此曲,此曲成不易。貴人難識心,何由知忌諱。 憶長安曲二首(岑參) 東望望長安,正值日初出。長安不可見,但見長安日。 長安何處在,只在馬蹄下。明日歸長安,為君急走馬。 九曲詞三首(高適) 《河圖》曰:「黃河出昆侖山,東北流千里,折西而行,至於蒲山。南流千里,至於華山之陰。東流千里,至於桓雍。北流千里,至於下津。河水九曲,長九千里,入於渤海。」酈道元《水經注》曰:「黃河百里一小曲,千里一曲一直矣。」《新唐書》曰:「天寶中,哥舒翰攻破吐蕃洪濟、大莫等城,數黃河九曲,以其地置洮陽邵。」適由是作《九曲詞》。 鐵騎橫行鐵嶺頭,西看邏逤取封侯。青海只今將飲馬,黃河不用更防秋。 許國從來徹廟堂,連年不為在疆場。將軍天上封侯印,御史臺中異姓王。 萬騎爭歌楊柳春,千場對舞繡騏驎。到處盡逢歡洽事,相看總是太平人。 情人玉清歌(畢耀) 洛陽城中有一人名玉清,可憐玉清如其名。善踏斜柯能獨立,嬋娟花豔無人及。珠為裙,玉為纓。臨春風,吹玉笙,悠悠滿天星。黃金閣上晚妝成,《雲和曲》中為曼聲。玉梯不得踏,搖袂兩盈盈,城頭之日復何情。 湘中弦二首(崔塗) 烟愁雨細雲冥冥,杜蘭香老三湘清。故山望斷不知處,鷤鵊隔花啼一聲。 蒼山遙遙江潾潾,路傍老盡無閑人。王孫不見草空綠,惆悵渡頭春復春。 湘弦怨(孟郊) 昧者理芳草,蒿蘭同一鋤;狂飆怒秋林,曲直同一枯。嘉木忌深蠹,哲人悲巧誣。靈均入回流,靳尚為良謨。我願分眾泉,清濁各異渠;我原分眾巢,梟鸞相遠居。此志諒難保,此情竟何如。湘弦少知意,孤響空踟躕。 湘弦曲(莊南傑) 楚琴錚錚戛秋露,巫雲兩腳飛朝暮。古磬高敲百尺樓,孤猿夜哭千丈樹。雲平碾火聲瓏瓏,連山卷盡長江空。鶯啼寂寞花枝雨,鬼嘯荒郊松柏風。滿堂怨咽悲相續,苦調中含古離曲。繁弦響絕楚魂遙,湘江水碧湘山綠。 促促曲(李益) 促促何促促,黃河九回曲。嫁與棹船郎,空床將影宿。不道君心不如石,那教妾貌長如玉。 促促詞(王建) 促促復刺刺,水中無魚山無石。少年雖嫁不將歸,白頭猶著父母衣。四邊田宅非所有,我身不及逐雞飛。出門若有歸死處,猛虎當衢向前去。百年不遣踏君門,在家誰喚為新婦。豈不見他鄰舍娘,嫁來長在舅姑傍。 同前(張籍) 促促復促促,家貧夫婦歡不足。今年為人送租船,去年捕魚在江邊。家中姑老子復小,自執吳綃輸稅錢。家家桑麻滿地黑,念君一身空努力。乍教牛蹄團團羊角直,君身長在應不得。 樓上女兒曲(盧仝) 誰家女兒樓上頭,指麾婢子掛簾鉤。林花撩亂心之愁,卷卻羅袖彈箜篌。箜篌歷亂五六弦,羅袖掩面啼向天。相思弦斷情不斷,落花紛紛心欲穿。心欲穿,憑欄幹。相憶柳條綠,相思錦帳寒。直緣感君恩愛一回顧,使我雙淚長珊珊。我有嬌靨待君笑,我有嬌娥待君掃。鶯花爛熳君不來,及至君來花已老。心腸寸斷誰得知,玉階冪䍥生青草。 青青水中蒲三首(韓愈) 青青中水蒲,下有一雙魚。君今上隴去,我在與誰居? 青青水中蒲,長在水中居。寄語浮萍草,相隨我不如。 青青中水蒲,葉短不出水。婦人不下堂,行子在萬里。 樂府詩集/092卷 卷九十二•新樂府辭三 樂府雜題三 塞上曲(李白) 大漢無中策,匈奴犯渭橋。五原秋草綠,胡馬一何驕。命將征西極,橫行陰山側。燕支落漢家,婦女無花色。轉戰渡黃河,休兵樂事多。蕭條清萬里,瀚海寂無波。 同前二首(王昌齡) 蟬鳴桑樹間,八月蕭關道。出塞入塞雲,處處黃蘆草。從來幽并客,皆向沙場老。莫學遊俠兒,矜誇紫騮好。 邊頭何慘慘,已葬霍將車。部曲皆相吊,燕南代北聞。功勳多被黜,兵馬亦尋分。更遣黃龍戍,唯當哭塞雲。 同前(耿湋) 慣習干戈事鞍馬,初從少小在邊城。身微久屬千夫長,家遠多親五郡兵。懶說疆場曾大獲,且悲年鬢老長征。塞鴻過盡殘陽裏,樓上淒淒暮角聲。 同前(司空曙) 塞柳接胡桑,軍門向大荒。幕營隨月魄,兵氣長星芒。橫吹催春酒,重裘隔夜霜。冰開不防虜,青草滿遼陽。 同前九曲(僧貫休) 幽并兒百萬,百戰未曾輸。蕃界已深入,將軍仍遠圖。月明風拔帳,磧暗鬼騎狐。但有東歸日,甘從筋力枯。 中軍殺白馬,白日祭蒼蒼。號變旗幡亂,鼙乾草木黃。朔雲含凍雨,枯骨放妖光。故國今何處?參差近鬼方。 白雁兼羌笛,幾年垂淚聽。陰風吹殺氣,永日在青冥。遠戍秋添將,邊烽夜雜星。嫖姚頭半白,猶自看兵經。 大雨始無塵,邊聲四散聞。浸河荒寨柱,吹角白頭軍。牛馬<齒來>腥草,烏鳶識陣雲。征人心力盡,枯骨更遭焚。 帳幕侵奚界,憑陵未可涯。擒生行別路,尋箭向平沙。赤落蒲桃葉,香微甘草花。不堪登隴望,白日又西斜。 地角天涯外,人號鬼哭邊。大河流敗卒,寒日下蒼煙。殺氣諸蕃動,軍書一箭傳。將軍莫惆悵,高處是燕然。 山接胡奴水,河連勃勃城。數州今已伏,此命豈堪輕。磧吼旄頭落,風乾刁斗清。因嗟李陵苦,只得沒蕃名。 錦祫胡兒黑如漆,騎羊上冰如箭疾。蒲桃酒白雕臘紅,苜蓿根甜沙鼠出。單于右臂何須斷,天子昭昭本如日。一握黳髯一握絲,須知只為平戎術。 去年轉鬥陰山腳,生得單于卻放卻。今年深入於不毛。胡兵拔帳遺弓刀。男兒貴展平生志,為國輸忠合天地。甲穿雖則失黃金,劍缺猶能生紫氣。塞草萋萋兵士苦,胡虜如今勿胡虜。封侯十萬始無心,玉關生入君看取。 同前二首(戎昱) 漢將歸來虜塞空,旌旗初入玉關東。高蹄戰馬三千匹,落日平原秋草中。 胡風略地燒連山,碎葉孤城未下關。山頭烽子聲聲叫,知是將軍夜獵還。 同前二首(王涯) 天驕遠塞行,鞘裏寶刀鳴。定是酬恩日,今朝覺命輕。 塞虜常為敵,邊風已報秋。平生多志氣,箭底覓封侯。 同前(周樸) 一墜風來一墜砂,有人行處沒人家。黃河九曲冰先合,紫塞三春不見花。 同前(張祜) 邊風卷地時,日暮帳初移。磧迥三通角,山寒一點旗。連收搨索馬,引滿射雕兒。莫道勳功細,將軍昔戍師。 塞上行(歐陽詹) 聞說胡兵欲利秋,昨來投筆到營州。驍雄已許將軍用,邊塞無勞天子憂。 同前(鮑溶) 西風應時筋角堅,承露牧馬水草冷。可憐黃河九曲盡,氈館牢落胡無影。 同前(李昌符) 莽倉盧關北,孤城帳幕多。客軍甘入陣,老將望回戈。樹盡禽棲草,冰堅路在河。汾陽尋下世,羌虜肯先和? 同前(周樸) 秦築長城在,連雲磧氣侵。風吹邊草急,角絕塞鴻沈。世世征人往,年年戰骨深。遼天望鄉者,回首盡沾襟。 塞上(高適) 東出盧龍塞,浩然客思孤。亭堠列萬里,漢兵猶備胡。邊塵滿北溟,虜騎正南驅。轉鬥豈長策,和親非遠圖。惟昔李將軍,按節出皇都。總戎掃大漠,一戰擒單于。常懷感激心,願效縱橫謨。倚劍欲誰語,關河空鬱紆。 同前(王建) 漫漫復淒淒,黃沙暮漸迷。人當故鄉立,馬過舊營嘶。斷雁逢冰磧,回軍占雪溪。夜來山下哭,應是送降奚。 同前(鮑溶) 朔風號薊門,殺氣日夜興。咸陽三千里,鐵馬如饑鷹。行子久去鄉,見山不敢登。寒日慘大野,虜雲若飛鵬。西北防秋軍,麾幢宿層冰。匈奴天未喪,戰鼓長騰騰。漢卒馬上老,樊纓空絲繩。誠知天所驕,欲罷又不能。 同前(李端) 二十在邊城,軍中得勇名。卷旗收敗馬,斷磧擁殘兵。覆陣烏鳶起,燒山野火明。塞閑思遠獵,師老厭分營。雪嶺無人跡,冰河足雁聲。李陵甘沒此,惆悵漢公卿。 同前(曹松) 邊塞來處闊,今日復明朝。河淩堅通馬,朝雲缺見雕。沙中程獨泣,鄉外隱誰招。回首若經歲,靈州生柳條。 同前(鄭渥) 出門何處問西東,指畫翻為語論同。到此客頭潛覺白,未秋山葉已飄紅。帳前影落傳書雁,日下聲交失馬翁。早晚回鞭復南去,大衣高蓋漢鄉風。 同前二首(譚用之) 秋風漠北雁飛天,單騎那堪繞賀蘭。磧暗更無岩樹影,地平時有野燒瘢。貂披寒色和衣冷,劍佩胡霜隔匣寒。早晚橫戈似飛尉,擁旄深入異田單。 缽略城邊日欲西,遊人卻憶舊山歸。牛羊集水煙黏步,雕鶚盤空雪滿圍。獵騎靜逢邊氣薄,戍樓寒對暮煙微。橫行總是男兒事,早晚重來似翰飛。 同前(姚合) 磧路三千里,黃雲覆草平。戰須移死地,軍諱殺降兵。印馬秋遮虜,蒸砂夜築城。故鄉歸未得,都尉久功名。 同前(張喬) 勒兵遼水邊,風急卷旌旃。絕塞寒無樹,平沙勢蓋天。雪晴回探騎,月落控鳴弦。永定山河誓,南歸改漢年。 同前二首(周樸) 柳色正沉沉,風吹秋更深。山河空遠道,鄉國自鳴砧。巷有千家月,人無萬里心。長城哭崩後,寂寞至如今。受降城必破,回落隴頭移。蕃道北海北,謀生今始知。 同前(秦韜玉) 到處人皆著戰袍,麾旗風緊馬蹄勞。黑山霜重弓添硬,青塚砂平月更高。大野幾重閑雪嶺,長河無限舊風濤。鳳林關外皆唐土,猶尚搜兵數似毛。 同前(戴師顏) 空磧晝蒼茫,沙腥古戰場。逢春多霰雪,生計在牛羊。冷角吹鄉淚,乾榆落夢床。從來山水客,誰謂到漁陽。 同前(江為) 萬里黃雲凍不飛,磧煙烽火夜深微。胡兒移帳寒笳絕,雪路時聞探馬歸。 同前二首(唐•杜荀鶴) 旌旗獵獵漢將軍,間出巡遊帝命新。沙塞旋收饒帳幕,犬戎時殺少煙塵。冰河夜渡偷來馬,雪嶺朝飛獵去人。獨作書生疑不穩,軟弓輕劍也隨身。 草白河冰合,蕃戎出掠頻。戍樓三號火,探騎一條塵。戰士風霜老,將軍雨露新。封侯不由此,何以慰征人。 塞下曲六首(李白) 五月天山雪,無花只有寒。笛中聞《折柳》,春色未曾看。曉戰隨金鼓,宵眠抱玉鞍。願將腰下劍,直為斬樓蘭。 天兵下北荒,胡馬欲南飲。橫戈從百戰,直為銜恩甚。握雪海上餐,拂沙隴頭寢。何當破月氏,然後方高枕。 駿馬如風飆,鳴鞭出渭橋。彎弓辭漢月,插羽破天驕。陣解星芒盡,營空海霧銷。功成畫麟閣,獨有霍嫖姚。 白馬黃金塞,雲砂繞夢思。那堪愁苦節,遠憶邊城兒。螢飛秋窗滿,月度霜閨遲。摧殘梧桐葉,蕭颯沙棠枝。無時獨不見,淚流空自知。 塞虜乘秋下,天兵出漢家。將軍分虎竹,戰士臥龍沙。邊月隨弓影,胡霜拂劍花。玉關殊未入,少婦莫長嗟。 烽火動沙漠,連照甘泉雲。漢皇按劍起,還召李將軍。兵氣天上合,鼓聲隴底聞。橫行負勇氣,一戰靜妖氛。 同前(郭元振) 塞外虜塵飛,頻年出武威。死生隨玉劍,辛苦向金微。久戍人將老,長征馬不肥。仍聞酒泉郡,已合數重圍。 同前二首(王昌齡) 飲馬渡秋水,水寒風似刀。平沙日未沒,黯黯見臨洮。昔日長城戰,咸言意氣高。黃塵是今古,白骨亂蓬蒿。 秋風夜渡河,吹卻雁門桑。遙見胡地獵,韝馬宿嚴霜。五道分兵去,孤軍百戰場。功多翻下獄,士卒但心傷。 同前二首(馬戴) 旌旗倒北風,霜霰逐南鴻。夜救龍城急,朝焚虜帳空。骨銷金鏃在,鬢改玉關中。卻想羲皇代,無人說戰功。 廣漠雲凝慘,日斜飛霰生。燒山搜猛獸,伏道擊回兵。風折旗竿曲,沙埋樹杪平。黃雲飛旦夕,偏奏苦寒聲。 同前(張籍) 邊州八月修城堡,候騎先燒磧中草。胡風吹沙度隴飛,隴頭林木無北枝。將軍閱兵青塞下,鳴鼓逢逢促獵圍。天寒山路石斷裂,白日不銷帳上雪。烏孫國亂多降胡,詔使名王持漢節。年年征戰不得閑,邊人殺盡唯空山。 同前(于濆) 赤子別父母,犬戎圍邏娑。戰鼓聲未齊,烏鳶已相賀。燕然山上雲,半是離鄉魂。衛霍待富貴,不知誰與論。 同前(陶翰) 進軍飛狐北,窮寇勢將變。落日沙塵昏,背河更一戰。騂馬黃金勒,雕弓白羽箭。射殺左賢王,歸奏未央殿。欲言塞下事,天子不召見。東出咸陽門,哀哀淚如霰。 同前二首(唐•李益) 蕃州部落能結束,朝馳暮獵黃河曲。燕歌未斷塞鴻飛,牧馬群嘶邊草綠。秦築長城城已摧,漢武北上單于台。古來征戰虜不盡,今日還復天兵來。黃河東流流九折,沙場埋恨何時絕。蔡琰沒處造胡笳,蘇武歸來持漢節。為報如今都護雄,匈如旦莫下雲中。請書塞北陰山石,願勒燕然車騎功。 漢家今上郡,秦塞古長城。有日雲長慘,無風沙自驚。當今聖天子,不戰四夷平。 樂府詩集/093卷 卷九十三•新樂府辭四 樂府雜題四 塞下曲十一首(僧貫休) 下營依遁甲,分帥把河隍。地使人心惡,風吹旗焰荒。搜山見探卒,放火獵黃羊。唯有南飛雁,聲聲斷客腸。 歸去是何年,山連邏逤川。蒼黃曾戰地,空闊養雕天。旗插蒸沙堡,槍擔卓槊泉。蕭條寒日落,號令徹窮邊。 虜寇日相持,如龍馬不肥。突圍金甲破,趁賊鐵槍飛。漢月堂堂上,胡雲慘慘微。黃河冰已合,猶未送征衣。 南北唯堪恨,東西實可嗟。常飛侵夏雪,何處有人家。風刮陰山薄,河推大岸斜。只應寒夜夢,時見故園花。 不是將軍勇,胡兵豈易當。雨曾淋火陣,箭又中金瘡。鐵嶺全無土,豺群亦有狼。因思無戰日,天子是陶唐。 榆葉飄蕭盡,關防烽寨重。寒來知馬疾,戰後覺人凶。燒逐飛蓬死,沙生毒霧濃。誰能奏明主,功業已堪封。 萬戰千征地,蒼茫古寨門。陰兵為客祟,惡酒發刀痕。風落昆侖石,河萌苜蓿根。將軍更移帳,日日近西蕃。 古塞腥膻地,胡兵聚如蠅。寒雕中<骨孝>石,落在黃河冰。蒼茫邏逤城,枿枿賊氣興。鑄金禱秋穹,還擬相憑陵。 戰骨踐成塵,飛入征人目。黃雲忽變黑,戰鬼作陣哭。陰風吼大漠,火號出不得。誰為天子前,唱此邊城曲。 日向平沙出,還向平沙沒。飛蓬落陣營,驚雕去天末。帝鄉青樓倚霄漢,歌吹掀天對花月。豈知塞上望鄉人,日日雙眸滴清血。 狼煙作陣雲,匈奴愛輕敵。領兵不知數,牛羊復吞磧。嚴冬大河枯,嫖姚去深擊。戰血染黃沙,風吹映天赤。 同前六首(唐•盧綸) 鷲翎金僕姑,燕尾繡蝥弧。獨立揚新令,千營共一呼。 林暗草驚風,將軍夜引弓。平明尋白羽,沒在石棱中。 月黑雁飛高,單于夜遁逃。欲將輕騎逐,大雪滿弓刀。 野幕蔽瓊筵,羌戎賀勞旋。醉和金甲舞,雷鼓動山川。 調箭又呼鷹,俱聞出世能。奔狐將送雉,掃盡古丘陵。 亭亭七葉貴,蕩蕩一隅清。他日題麟閣,唯應獨不名。 同前二首(唐•僧皎然) 寒塞無因見落梅,胡人吹入笛聲來。勞勞亭上春應度,夜夜城南戰未回。 都護今年破武威,胡沙萬里鳥空飛。旄竿瀚海掃雲出,氈騎天山踏雪歸。 同前(唐•李賀) 胡角引北風,薊門白於水。天含青海道,城頭見千里。露下旗濛濛,寒金鳴夜刻。蕃甲鎖蛇鱗,馬嘶青塚白。秋靜是旄頭,沙遠席羈愁。帳北天應盡,河聲出塞流。 同前(劉賀) 勒兵遼水邊,風急卷旌旃。絕塞陰無草,平沙去盡天。下營看斗建,傳號信狼煙。聖代書青史,當時破虜年。 同前二首(唐•王涯) 辛勤幾出黃花戍,迢遞初隨細柳營。塞晚每愁殘月苦,邊秋更逐斷蓬驚。 年少辭家從冠軍,金裝寶劍去邀勳。不知馬骨傷寒水,唯見龍城起暮雲。 同前二首(令狐楚) 雪滿衣裳冰滿鬢,曉隨飛將伐單于。平生志氣今何在,把得家書淚似珠。 邊草蕭條塞雁飛,征人南望盡沾衣。黃塵滿面長須戰,白髮生頭未得歸。 同前五首(張仲素) 三戍漁陽再渡遼,騂弓在臂劍橫腰。匈奴欲似知名姓,休傍陰山更射雕。 獵馬千群雁幾雙,燕然山下碧油幢。傳聲漠北單于破,火照旌旗夜受降。 朔雪飄飄開雁門,平沙歷亂卷蓬根。功名恥計擒生數,直斬樓蘭報國恩。 隴水潺湲隴樹秋,征人到此淚雙流。鄉關萬里無因見,西戍河源早晚休。 陰磧茫茫塞草腓,桔槔烽上暮煙飛。交河北望天連海,蘇武曾將漢節歸。 同前六首(戎昱) 慘慘寒日沒,北風卷蓬根。將軍領疲兵,卻入古塞門。回頭指陰山,殺氣成黃雲。 上山望胡兵,胡馬馳驟速。黃河冰已合,意又向南牧。嫖姚夜出軍,霜雪割人肉。 塞北無草木,烏鳶巢僵屍。泱漭沙漠空,終日胡風吹。戰卒多苦辛,苦辛無四時。晚渡西海西,向東看日沒。傍岸砂礫堆,半和戰兵骨。單于竟未滅,陰氣常勃勃。 城上畫角哀,則知兵辛苦。試問左右人,無言淚如雨。何意休明時,終年事鼙鼓。 北風凋白草,胡馬日駸駸。夜後戍樓月,秋來邊將心。鐵衣霜露重,戰馬歲年深。自有盧龍塞,煙塵飛至今。 同前(丁棱) 北風鳴晚角,雨雪塞雲低。烽舉戰軍動,天寒征馬嘶。出營紅旆展,過磧暗沙迷。諸將年皆老,何時罷鼓鼙。 同前(郎士元) 寶刀塞上兒,身經百戰曾百勝。壯心竟未嫖姚知,白草山頭日初沒。黃沙戍下悲歌發,簫條夜靜邊風吹,獨倚營門望秋月。 同前(許渾) 夜戰桑乾雪,秦兵半不歸。朝來有鄉信,獨自寄征衣。 同前(周樸) 石國胡兒向磧東,愛吹橫笛引秋風。夜來雲雨皆飛盡,月照平沙萬里空。 同前二首(張祜) 二十逐嫖姚,分兵遠戍遼。雪迷經塞夜,冰壯渡河朝。促放雕難下,生騎馬未調。小儒何足問,看取劍橫腰。 萬里配長陘,連年慣野營。入群來揀馬,拋伴去擒生。箭插雕翎闊,弓盤鵲角輕。間看行遠近,西去受降城。 塞下(李宣遠) 秋日并州路,黃榆落故關。孤城吹角罷,數騎射雕還。帳幕遙臨水,牛羊自下山。行人正垂淚,烽火起雲間。 同前三首(沈彬) 塞葉聲悲秋欲霜,寒山數點下牛羊。映霞旅雁隨疏雨,向磧行人帶夕陽。邊騎不來沙路失,國恩深後海城荒。胡兒向北新成長,猶自千回問漢王。 貴主和親殺氣沉,燕山閑獵鼓鼙音。旗分雪草偷邊馬,箭入寒雲落塞禽。隴月盡牽鄉思動,戰衣誰寄淚痕深。金釵謾作封侯別,擘破佳人萬里心。 月冷榆關過雁行,將軍寒笛老思鄉。貳師骨恨千夫壯,李廣魂飛一劍長。戍角就沙催落日,陰雲分磧護秋霜。誰知漢武輕中國,閑奪天山草木荒。 交河塞下曲(胡曾) 交河冰薄日遲遲,漢將思家感別離。塞北章生蘇武泣,隴西雲起李陵悲。曉侵雉堞烏先覺,春入關山雁獨知。何處疲兵心最苦,夕陽樓上笛聲時。 汾陰行(李嶠) 君不見昔日西京全盛時,汾陰后土親祭祠。齋宮宿寢設廚供,撞鍾鳴鼓樹羽旗。漢家五世才且雄,賓延萬靈服九戎。柏梁賦詩高宴罷,詔書法駕幸河東。河東太守親掃除,奉迎至尊導鑾輿。五營將校列容衛,三河縱觀空里閭。回旌駐蹕降靈場,焚香奠醑邀百祥。金鼎發食正焜煌,靈祇煒燁攄景光。埋玉陳牲禮神畢,舉麾上馬乘輿出。彼汾之曲嘉可遊,木蘭為楫桂為舟。棹歌微吟彩鷁浮,簫鼓哀鳴白雲秋。歡娛宴洽賜群後,家家復除戶牛酒。聲明動天樂無有,千秋萬歲南山壽。自從天子向秦關,玉輦金車不復還。珠簾羽帳長寂寞,鼎湖龍髯安可攀。千齡人事一朝空,四海為家此路窮。雄豪意氣今何在,壇場宮館盡蒿蓬。路逢古老長歎息,世事回環不可測。昔時青樓對歌舞,今日黃埃聚荊棘。山川滿目淚沾衣,富貴榮華能幾時。不見只今汾水上,唯有年年秋雁飛。 大梁行(唐堯客) 客有成都來,為我彈鳴琴。前彈《別鶴操》,後奏《大梁吟》。大梁傷客情,荒台對古城。版築有陳跡,歌吹無遺聲。雄哉魏公子,疇日好羅英。秀士三千人,煌煌象列星。金槌奪晉鄙,白刃刎侯贏。邯鄲救趙北,函谷走秦兵。君子榮且昧,忠信莫之明。間諜忽來及,雄圖靡克成。千齡萬化盡,但見榮與清。舊國多狐兔,夷門荊棘生。蒼梧彩雲沒,汳浦綠池平。聞有東山去,蕭蕭班馬鳴。河洲搴宿莽,日夕淚沾纓。因之唁公子,慷慨此歌行。 同前(唐•高適) 古城莽蒼饒荊榛,驅馬荒城愁殺人。魏王宮觀盡禾黍,信陵賓客隨灰塵。憶昔雄都舊朝市,軒車照曜歌鍾起。軍容帶甲三十萬,國步連衡一千里。全盛須臾那可論,高台曲池無復存。遺墟但見狐狸跡,古地空多草木根。暮天搖落傷懷抱,撫劍悲歌對秋草。俠客猶傳朱亥名,行人尚識夷門道。白璧黃金萬戶侯,寶刀駿馬真山丘。年代淒涼不可問,往來唯見水東流。 洛陽行(唐•張籍) 洛陽宮闕當中州,城上峨峨十二樓。翠華西去幾時返,梟巢乳鳥藏蟄燕。御門空鎖五十年,稅彼農夫修玉殿。六街朝暮鼓冬冬,禁兵持戟守空宮。百官月月謝拜表,驛使相續長安道。上陽宮樹黃復綠,野豺人苑食麋鹿。陌上老翁雙淚垂,共說武皇巡幸時。 永嘉行(唐•張籍) 《晉書》曰:「懷帝永嘉五年六月,劉曜、王彌陷洛陽,入於南宮,升太極前殿,縱兵大掠,悉收宮人珍寶。曜於是害諸王公及百官已下三萬餘人,遷帝於平陽。劉聰以帝為會稽公。」按劉元海本匈奴冒頓之後,曜其族子也。 黃頭鮮卑入洛陽,胡兒持戟升明堂。晉家天子作降虜,公卿齊走如牛羊。紫陌旌幡暗相觸,家家雞犬驚上屋。婦人出門隨亂兵,夫死眼前一敢哭。九州諸侯自顧土,無人領兵來護主。北人避胡多在南,南人至今能晉語。 田家行(唐•王建) 男聲欣欣女顏悅,人家不怨言語別。五月雖熱麥風清,簷頭索索繰車鳴。野蠶作繭人不取,葉間撲撲秋蛾生。麥收上場絹在軸,的知輸得官家足。不願入口復上身,且免向城賣黃犢。田家衣食無厚薄,不見縣門身即樂。 同前(唐•元稹) 牛㕰㕰,田確確,旱塊敲牛蹄趵趵。種得官倉珠顆穀,六十年來兵簇簇,日月食糧車轆轆。一日官軍收海服,驅牛駕車食牛肉,歸來收得牛兩角。重鑄耬犁作斥劚,姑舂婦擔去輪官,輸官不足歸賣屋。願官早勝讎早覆,農死有兒牛有犢,不遣官軍糧不足。 思遠人(唐•王建) 妾思常懸懸,君行復綿綿。征途向何處,碧海與青天。歲久自有念,誰令長在邊。少年若不歸,蕭室如黃泉。 同前(唐•張籍) 野橋春水清,橋上送君行。去去人應老,年年草自生。出門看遠道,無信向邊城。楊柳別離處,秋蟬今復鳴。 憶遠曲 水上山沉沉,征途渡遠林。途荒人行少,馬跡猶可尋。雪中獨立樹,海口失侶禽。離憂如長線,千里縈我心。 同前(唐•元稹) 憶遠曲,郎身不遠郎心遠。沙隨郎飯俱在匙,郎意看沙那比飯。水中畫字無字痕,君心暗畫誰會君。況妾事姑姑進止,身去門前同萬里。一家盡是郎腹心,妾似生來無兩耳。妾身何足言,聽妾私勸君。君今夜夜醉何處,姑來伴妾自閉門。嫁夫恨不早,養兒將備老。妾自嫁郎身骨立,老姑為郎求娶妾。妾不忍見姑郎忍見,為郎忍耐看姑面。 望遠曲(唐•孟郊) 朝朝候歸信,日日登高台。行人未去植庭梅,別來三見庭花開。庭花開盡復幾時,春光駘蕩阻佳期。愁來望遠煙塵隔,空憐綠鬢風吹白,何當歸見遠行客。 夫遠征(唐•元稹) 趙卒四十萬,盡為坑中鬼。趙王未信趙母言,猶點新兵更填死。填死之兵兵氣索,秦強趙破括敵起。括雖專命起尚輕,何況牽肘之人牽不已。坑中之鬼妻在營,髽麻戴絰鵝雁鳴。送夫之婦又行哭,哭聲送死非送行。夫遠征,遠征不必戍長城,出門便不知死生。 樂府詩集/094卷 卷九十四•新樂府辭五 樂府雜題五 寄遠曲(唐•王建) 美人別來無處所,巫山月明湘江雨。千回想見不分明,井底看星夢中語。兩心相對尚難知,何況萬里不相疑。 同前(唐•張籍) 美人去來春江暖,江頭無人湘水滿。浣沙石上水禽棲,江南路長春日短。蘭舟桂楫常渡江,無因重寄雙瓊璫。 征婦怨四首(孟郊) 良人昨日去,明月又不圓。別時各有淚,零落青樓前。 君淚濡羅巾,妾淚滿路塵。羅巾長在手,今得隨妾身。路塵如因風,得上君車輪。 生在絲羅下,不識漁陽道。良人自戍來,夜夜夢中到。 漁陽千里道,近如中門限。中門逾有時,漁陽長在眼。 同前(唐•張籍) 九月匈奴殺邊將,漢軍全歿遼水上。萬里無人收白骨,家家城下招魂葬。婦人依倚子與夫,同居貧賤心亦舒。夫死戰場子在腹,妾身雖存如晝燭。 織婦詞(唐•孟郊) 夫是田中郎,妾是田中女。當年嫁得君,為君秉機杼。筋力日已疲,不息窗下機。如何織紈素,自著藍縷衣。官家榜村路,更索栽桑樹。 同前(唐•元稹) 織婦何太忙,蠶經三臥行欲老。蠶神女聖早成絲,今年絲稅抽徵早。早徵非是官人惡,去歲官家事戎索。征人戰苦束刀瘡,主將勳高換羅幕。繅絲織帛猶努力,變糸聶撩機苦難織。東家頭白雙女兒,為解挑紋嫁不得。簷前嫋嫋遊絲上,上有蜘蛛巧來往。羨他蟲豸解緣天,能向虛空織羅網。 同前(唐•鮑溶) 百日織彩絲,一朝停杼機。機中有雙鳳,化作天邊衣。使人馬如風,誠不阻音徽。影響隨羽翼,雙雙繞君飛。行人豈願行,不怨不知歸。所怨天盡處,何人見光輝。 織綿曲(唐•王建) 大女身為織錦戶,名在縣家供進簿。長頭起樣呈作官,聞道官家中苦難。回花側葉與人別,唯恐愁天絲線幹。紅縷葳蕤紫茸軟,蝶飛參差花宛轉。一梭聲盡重一梭,玉腕不停羅袖卷。窗中夜久睡髻偏,橫釵欲墮垂著肩。合衣臥時參沒後,停燈起在雞鳴前。一匹千金亦不賣,限日未成官裏怪。錦江水涸貢轉多,宮中盡著單絲羅。莫言山積無盡日,百尺高樓一曲歌。 織錦詞(唐•溫庭筠) 丁東細漏侵瓊瑟,影轉高梧月初出。蔟蔌金梭萬縷紅,鴛鴦豔錦初成匹。錦中百結皆同心,蕊亂雲盤相間深。此意欲傳傳不得,玫瑰作柱朱弦琴。為君裁破合歡被,星斗迢迢共千里。象尺薰爐未覺秋,碧池中有新蓮子。 當窗織(唐•王建) 梁橫吹曲《折楊柳》曰:「門前一株棗,歲歲不知老。阿婆不嫁女,那得孫兒抱。唧唧復唧唧,女子臨窗織。不聞機杼聲,只聞女歎息。」《當窗織》其取諸此。 歎息復歎息,園中有棗行人食。貧家女為富家織,父母隔牆不得力。水寒手澀絲脆斷,續來續去心腸爛。草蟲促促機下啼,兩日催成一匹半。輸官上頭有零落,姑未得衣身不著。當窗卻羨青樓倡,十指不動衣盈箱。 搗衣曲(唐•王建) 班婕妤《搗素賦》曰:「廣儲縣月,暉木流清。桂露朝滿,涼衿夕輕。改容飾而相命,卷霜帛而下庭。於是投香杵,加紋砧,擇鸞聲,爭鳳音。」又曰:「調無定律,聲無定本。任落手之參差,從風飆之遠近。或連躍而更投,或暫舒而長卷。」蓋言搗素裁衣,緘封寄遠也。 月明中庭搗衣石,掩帷下堂來搗帛。婦姑相對初力生,雙揎白腕調杵聲。高樓敲玉節會成,家家不睡皆起聽。秋天丁丁復凍凍,玉釵低昂衣帶動。夜深月落冷如刀,濕著一雙纖手痛。回編易裂看生熟,鴛鴦紋成水波曲。重燒熨鬥帖兩頭,與郎裁作迎寒裘。 同前(唐•劉禹錫) 爽砧應秋律,繁杵含淒風。一一遠相續,家家音不同。戶庭凝露清,伴侶明月中。長裾委襞積,輕珮垂璁瓏。汗餘衫更馥,鈿移麝半空。報寒驚邊雁,促思聞候蟲。天狼正芒角,虎落定相攻。盈篋寄何處,征人如轉蓬。 送衣曲(唐•王建) 去秋送衣渡黃河,今秋送衣上隴阪。婦人不知道徑處,但聞新移軍近遠。半年著道經雨濕,開籠見風衣領急。舊來十月初點衣,與郎著向營中集。絮時厚厚綿纂纂,貴欲征人身上暖。願郎莫著裹屍歸,願妾不死長送衣。 寄衣曲(唐•張籍) 纖素縫衣獨苦辛,遠因回使寄征人。官家亦自寄衣去。貴從妾手看君身。高堂姑老無侍子,不得自到邊城裏。殷勤為看初著時,征夫身上宜不宜。 淮陰行五首(唐•劉禹錫) 劉禹錫序曰:「古有《長幹行》,備言三江之事。禹錫阻風淮陰,乃作《淮陰行》。」 簇簇淮陰市,竹樓緣岸上。好日起檣竿,鳥飛驚五兩。 今日轉船頭,金烏指西北。煙波與春草,千里同一色。 船頭大銅鐶,摩挲光陣陣。早晚使風來,沙頭一眼認。 何物令儂羨,羨郎船尾燕。銜泥趁檣竿,宿食長相見。 隔浦望行船,頭昂尾幰幰。無奈挑菜時,清淮春浪軟。 泰娘歌(唐•劉禹錫) 劉禹錫歌序曰:「泰娘,本韋尚書家主謳者。初,尚書為吳郡得之,命樂工教以琵琶歌舞,盡得其技。後攜之歸京師,京師多善工,又損去故技,授以新聲,而泰娘頗見稱於貴遊間。元和初,尚書薨於東都,泰娘出居民間。久之,為蘄州刺史長愻所得。其後愻坐事謫武陵郡,愻卒,泰娘無所歸,地遠,無有知其容與藝者,故日抱樂器而哭,其音甚悲。禹錫聞之,乃《泰娘歌》云。」 泰娘家本閶門西,門前淥水環金堤。有時妝成好天氣,走上皋橋折花戲。風流太守韋尚書,路傍忽見停隼●。斗量明珠鳥傳意,紺幰迎入專城居。長鬟如雲衣似霧,錦茵羅薦承輕步。舞學驚鴻水榭春,歌傳上客蘭堂暮。從郎西入帝城中,貴遊簪組香簾櫳。低鬟緩視抱明月,纖指破撥生胡風。繁華一旦有消歇,題劍無光履聲絕。洛陽舊宅生草萊,杜陵蕭蕭松柏哀。妝奩蟲網厚如繭,博山鑪側傾寒灰。蘄州刺史張公子,白馬新到銅駝里。自言買笑擲黃金,月墮雲中從此始。安知鵬鳥坐隅飛,寂寞旅魂招不歸。秦嘉鏡有前時結,韓壽香銷故篋衣。山城少年江水碧,斷雁哀猿風雨夕。朱弦已絕為知音,雲鬢未秋私自惜。舉目風煙非舊時,夢歸歸路多參差。如何將此千行淚,更灑湘江斑竹枝。 更衣曲(唐•劉禹錫) 《漢武帝故事》曰:「武帝立衛子夫為皇后。初,上行幸平陽主家,主置酒作樂。子夫為主謳者,善歌,能造曲,每歌挑上。上意動,起更衣,子夫因侍得幸。頭解,上見其美髮悅之。主遂納子夫於宮。」《更衣曲》其取於此。 博山炯炯吐香霧,紅燭引至更衣處。夜如何其夜漫漫,鄰雞未鳴寒雁度。庭前雪壓松桂叢,廊下點點懸紗籠。滿堂醉客爭笑語,嘈囋琵琶青幕中。 視刀環歌(唐•劉禹錫) 常恨言語淺,不如人意深。今朝兩相視,脈脈萬重心。 堤上行三首(唐•劉禹錫) 《古今樂錄》曰:「清商西曲《襄陽樂》云:『朝發襄陽城,暮至大堤宿。大堤諸女兒,花豔驚郎目。』梁簡文帝由是有《大堤曲》,《堤上行》又因《大堤曲》而作也。」 酒旗相望大堤頭,堤下連檣堤上樓。日暮行人爭渡急,槳聲幽軋滿中流。 江南江北望煙波,入夜行人相應歌。《桃葉》傳情《竹枝》怨,水流無限月明多。 長堤繚繞水徘徊,酒舍旗亭次第開。日晚上簾招賈客,軻峨大艑落帆來。 競渡曲(唐•劉禹錫) 劉異《事始》曰:「楚傳云:競渡起於越王勾踐。」《荊楚歲時記》云:「舊傳屈原死於汨羅,時人傷之,競以舟楫拯焉,因以成俗。」《歲華紀麗》云「因勾踐以成風,拯屈原而為俗」是也。劉禹錫序曰:「競渡始於武陵,至今舉楫而相和之音,咸呼『何在』,招屈之義也。」《競渡曲》蓋起於此。 沅江五月平堤流,邑人相將浮彩舟。靈均何年歌已矣,哀謠振楫從此起。揚枹擊節雷闐闐,亂流齊進聲轟然。蛟龍得雨鬐鬛動,螮蝀飲河形影聯。刺史臨流褰翠幃,揭竿命爵分雄雌。先鳴餘勇爭鼓舞,末至銜枚顏色沮。百勝本自有前期,一飛由來無定所。風俗如狂重此時,縱觀雲委江之湄。彩旂夾岸照鮫室,羅襪淩波呈水嬉。曲終人散空愁暮,招屈亭前水東注。 遝潮歌(唐•劉禹錫) 劉禹錫歌序曰:「元和十年夏五月,大風駕潮,南海泛溢,南人云遝潮也,率三歲一有之。客或言其狀,禹錫因歌之。」 屯門積日無回飆,滄波不歸成遝潮。轟如鞭石矻且搖,亙空欲駕黿鼉橋。驚湍蹙縮悍而驕,大陵高岸失岧嶢。四邊無阻音響調,背負元氣掀重霄。介鯨得性方逍遙,仰鼻噓吸揚朱翹。海人狂顧迭相招,罽衣髽首聲嘵嘵。征南將軍登麗譙,赤旗指麾不敢囂。翌日風回沴氣消,歸濤納納景昭昭。烏泥白沙復滿海,海色不動如青瑤。 北邙行(唐•王建) 晉張協《登北邙賦》曰:「陟巒丘之麗陀,升逶迤之修阪。回餘車於峻嶺,聊送目於四遠。伊洛混而東流,帝居赫以崇顯。於是徘徊絕嶺,踟躕步趾。前瞻狼山,卻闚大丕,東眺虎牢,西睨熊耳。邪亙天際,旁極萬里。莽眩眼以芒昧,諒群形之維紀。爾乃地勢窊隆,丘墟陂陀。墳隴畏疊,棋布星羅。松林摻映以攢列,玄木搜寥而振柯。壯漢氏之所營,望五陵之嵬峨。」《後漢書》曰:「光武葬於原陵。」《帝王世紀》曰:「原陵在臨平亭東,去洛陽十五里。」朱超石《與兄書》曰:「登北邙遠眺,眾美都盡。」且言光武墳邊杏甚美,即原陵蓋在北邙也。《魏志》曰:「明帝欲平北邙,令登台觀見孟津。廷尉辛毗諫止之。」按《北邙行》,言人死葬北邙,與《梁甫吟》、《泰山吟》、《蒿里行》同意。 北邙山頭少閑土,盡是洛陽人舊墓。舊墓人家歸葬多,堆著黃金無置處。天涯悠悠葬日促,崗反崎嶇不停轂。高張素幕繞銘旌,夜唱輓歌山下宿。洛陽城北復城東,魂車祖馬長相逢。車轍廣若長安路,蒿草少於松柏樹。山頭澗底石漸稀,盡向墳前作羊虎。誰家石碑文字滅,後人重取書年月。朝朝車馬送葬回,還起大宅與高台。 同前(唐•張籍) 洛陽北門北邙道,喪車轔轔入秋草。車前齊唱《薤露歌》,高墳新起日峨峨。朝朝暮暮長送葬,洛陽城中人更多。千金立碑高百尺,終作誰家柱下石。山頭松柏半無主,地下白骨多於土。寒食家家送紙錢,鴟鳶作窠銜上樹。人居朝市未解愁,請君暫向北邙遊。 野田行(唐•李益) 日沒出古城,野田何茫茫。寒狐上孤塚,鬼火燒白楊。昔人未為泉下客,行到此中曾斷腸。 同前(張碧) 風昏晝色飛斜雨,冤骨千堆髑髏語。八紘牢落人物悲,是個田園荒廢主。悲嗟自古爭天下,幾度乾坤復如此。秦皇矻矻築長城,漢祖區區白蛇死。野田之骨兮又成塵,樓閣風煙兮還復新。願得華山之下長歸馬,野田無復堆冤者。 斜路行(唐•王建) 《長安有狹斜行》曰:「長安有狹斜,道隘不容車。」《斜路行》其義亦同。 世間娶容非娶婦,中庭牡丹勝松樹。九衢大道人不行,走馬奔車逐斜路。斜路行熟直路荒,東西豈是橫太行。南樓彈弦北戶舞,行人到此多徊徨。頭白如絲面如繭,亦學少年行不返。縱令自解思故鄉,輪折蹄穿白日晚。誰將古曲換斜音,回取行人斜路心。 雉將雛(唐•王建) 雉咿喔,雛出㲉。毛斑斑,嘴啄啄。學飛未得一尺高,還逐母行旋母腳。麥壟淺淺難蔽身,遠去戀雛低怕人。時時土中鼓兩翅,引雛拾蟲不相離。 樂府詩集/095卷 卷九十五•新樂府辭六 樂府雜題六 長安羈旅行(唐•孟郊) 十日一理發,每梳飛旅塵。三旬九過飲,每食唯舊貧。萬物皆及時,獨餘不覺春。失名誰肯訪,得意爭相親。直木有恬翼,靜流無躁鱗。始知喧競場,莫處君子身。野策藤竹輕,山蔬薇蕨新。潛歌歸去來,事外風景真。 羈旅行(唐•張籍) 遠客出門世路難,停車斂策在門端。荒城無人霜滿路,野火燒橋不得度。寒蟲入窟鳥歸巢,僮僕問我誰家去。行尋田頭暝未息,雙轂長轅礙荊棘。緣岡入澗投田家,主人舂米為夜食。晨雞喔喔茆屋傍,行人起掃車上霜。舊山已別行已遠,身計未成難復返。長安陌上相識稀,遙望天門白日晚。誰能聽我苦辛行,為向君前歌一聲。 求仙曲(唐•孟郊) 仙教生為門,仙宗靜為根。持心苦妄求,服食安足論。鏟惑有靈藥,餌真成本源。自當出塵網,馭鳳升昆侖。 求仙行(唐•張籍) 漢皇欲作飛仙子,年年采藥東海裏。蓬萊無路海無邊,方士舟中相就死。招搖在天回白日,甘泉玉樹無仙實。九皇真人終不下,空向離宮祠太一。丹田有氣凝素華,君能保之升絳霞。 結愛(唐•孟郊) 心心復心心,結愛務在深。一度欲離別,千回結衣襟。結妾獨守志,結君早歸意。始知結衣裳,不如結心腸。坐結行亦結,結盡百年月。 節婦吟(唐•張籍) 君知妾有夫,贈妾雙明珠。感君纏綿意,繫在紅羅襦。妾家高樓連苑起,良人執戟明光裏。知君用心如日月,事夫誓擬同生死。還君明珠雙淚垂,何不相逢未嫁時。 楚宮行(唐•張籍) 章華宮中九月時,桂花半落紅橘垂。江頭騎火照輦道,君王夜從雲夢歸。霓旌鳳蓋到雙闕,台上重重歌吹發。千門萬戶開相當,燭籠左右列成行。下輦更衣入洞房,洞房侍女盡焚香。玉階羅幕微有霜,齊言此夕樂未央。玉酒湛湛盈華觴,絲竹次第鳴中堂。巴姬起舞向君王,回身垂手結明璫。願君千年萬年壽,朝出射麋夜飲酒。 山頭鹿(唐•張籍) 山頭鹿,角芟芟,尾促促。貧兒多租輸不足,夫死未葬兒在獄。旱日熬熬蒸野崗,禾黍不收無獄糧。縣家唯憂少軍食,誰能令爾無死傷。 各東西(唐•張籍) 遊人別,一東復一西。出門相背兩不返,唯信車輪與馬蹄。道路悠悠不知處,山高海闊誰辛苦。遠遊不定難寄書,日日空尋別時語。浮雲上天雨墮地,暫時會合終離異。我今與子非一身,安得死生不相棄。 湘江曲(唐•張籍) 湘水無潮秋水閣,湘中月落行人發。行人發,送人歸,白蘋茫茫鷓鴣飛。 雀飛多(唐•張籍) 雀飛多,觸網羅。網羅高樹顛,汝飛蓬蒿下,勿復投身網羅間。粟積倉,禾在田,巢之雛望其母來還。 夢上天(元稹) 夢上高高天,高天蒼蒼高不極。下視五嶽塊累累,仰天依舊蒼蒼色。踏雲聳身身更上,攀天上天攀未得。西瞻若水兔輪低,東望蟠桃海波黑。日月之光不到此,非暗非明煙塞塞。天悠地遠身跨風,下無階梯上無力。來時畏有他人上,截斷龍胡斬鵬翼。茫茫漫漫方自悲,哭向青雲椎素臆。哭聲厭咽旁人惡,喚起驚悲淚飄露。千慚萬謝喚厭人,向使無君終不寤。 君莫非(元稹) 鳥不解走,獸不解飛,兩不相解,那得相譏。犬不飲露,蟬不啖肥,以蟬易犬,蟬死犬饑。燕在梁棟,鼠在階基,各自窠窟,不能改移。婦好針縷,夫讀書詩。男翁女嫁,卒不相知。懼聾摘耳,效痛嚬眉,我不非爾,爾無我非。 田頭狐兔行(元稹) 種豆耘鋤,種禾溝川。禾苗豆甲,狐搰兔翦。割鵠餧鷹,烹麟啖犬,鷹怕兔毫,犬被狐引。狐兔相須,鷹犬相盡。日暗天寒,禾稀豆損。鷹犬就烹,狐兔俱哂。 人道短(唐•元稹) 古道天道長,人道短,我道天道短,人道長。天道晝夜回轉不曾住,春秋冬夏忙。顛風暴雨電雷狂,晴被陰暗,月奪日光,往往星宿,日亦堂堂。天既職性命,道德人自強。堯、舜有聖德,天不能遣,壽命永昌,泥金刻玉與秦始皇,周公、傅說何不長宰相,老聃、仲尼何事棲遑,莽、卓、恭、顯皆數十年貴富,梁冀夫婦車馬煌煌,若此顛倒事,豈非天道短,豈非人道長!堯、舜留得神聖事,百代天子有典章。仲尼留得孝順語,千年萬歲父子不敢相滅亡。沒後千餘載,唐家天子封作文宣王。老君留得五千字,子孫萬萬稱聖唐,諡作玄元帝,魂魄坐天堂。周公《周禮》十二卷,有能行者知紀綱。傅說《說命》三四紙,有能師者稱祖宗。天能夭人命,人使道無窮。若此神聖事,誰道人道短,豈非人道長!天能種百草,蕕得十年有氣息,才一日芳,人能揀得丁沈蘭蕙,料理百和香;天解養禽獸,餧虎豹豺狼,人解和麹糵,充禴祀烝嘗。杜鵑無百作,天遣百鳥哺雛,不遣哺鳳凰,巨蟒壽千歲,天遣食牛吞象充腹腸,蛟螭與變化,鬼怪與隱藏,蚊蚋與利嘴,枳棘與鋒铓。賴得人道有揀別,信任天道真茫茫。若此撩亂事,豈非天道短,賴得人道長。 苦樂相倚曲(唐•元稹) 古來苦樂之相倚,近於掌上之十指。君心半夜猜恨生,荊棘滿懷天未明。漢皇眼瞥飛燕時,可憐班女恩已衰,未有因由相決絕,猶得半年佯暖熱,轉將深意喻旁人,緝綴疵瑕遣潛說。一朝詔下辭金屋,班姬自痛何倉卒,呼天撫地將自明,不悟尋時已銷骨。白首宮人前再拜,願將日月相輝解,苦樂相尋晝夜間,燈光那得天明在。主今被奪心應苦,妾奪深恩初為主,欲知妾意恨主時,主今為妾思量取。班姬收淚抱妾身,我曾排擯無限人。 捉捕歌(唐•元稹) 捉捕復捉捕,莫捉狐與兔。狐兔藏窟穴,豺狼妨道路。道路非不妨,最憂螻蟻聚。豺狼不陷阱,螻蟻潛幽蠹。切切主人窗,主人輕細故。延緣蝕欒櫨,漸入棟樑柱。梁棟盡空虛,攻穿痕不露。主人坦然意,晝夜安寢寤。網羅布參差,鷹犬走回互。盡力窮窟穴,無心自還顧。客來歌捉捕,歌竟淚如雨。豈是惜狐兔,畏君先後誤。願君掃梁棟,莫遣螻蟻附。次及清道途,盡滅豺狼步。主人堂上坐,行客門前度。然後巡野田,遍張畋獵具。外無梟獍援,內有熊羆驅。狡兔掘荒榛,妖狐熏古墓。用力不足多,得禽自無數。畏君聽未詳,聽客有明喻。蟣虱誰不輕,鯨鯢誰不惡。在海尚幽遐,在懷交穢汙。歌此勸主人,主人那不悟。不悟還更歌,誰能恐違忤。 採珠行(唐•元稹) 海波無底珠沉海,採珠之人判死採。萬人判死一得珠,斛量買婢天何在!年年採珠珠避人,今年採珠由海神。海神採珠珠盡死,死盡明珠空海水。珠為海物屬海神,神今自採何況人。 同前(唐•鮑溶) 東方暮空海面平,驪龍弄珠燒月明。海人驚窺水底火,百寶錯落隨龍行。浮心一夜生奸見,月質龍軀看幾遍。擘波下去忘此身,迢迢謂海無靈神。海宮正當龍睡重,昨夜孤光今得弄。河伯空憂水府貧,天吳不敢相驚動。一團冰容掌上清,四面人入光中行。騰華乍搖白日影,銅鏡萬古羞為靈。海邊老翁怨狂子,抱珠哭向無底水。一富何須龍頷前,千金幾葬魚腸裏。鱗蟲變化回陰陽,填海破山無景光。拊心彷彿失珠意,此土為爾離農桑。飲風衣日亦飽暖,老翁擲卻荊雞卵。 平戎辭二首(王涯張仲素) 太白秋高助漢兵,長風夜卷虜塵清。男兒解卻腰間劍,喜見君王道化平。 卷旆生風喜氣新,早持龍節靜邊塵。漢家天子圖麟閣,身是當今第一人。 望春辭二首(令狐楚) 高樓曉見一花開,便覺春光四面來。暖日晴雲知次第,東風不用更相催。 雲霞五采浮天闕,梅柳千般夾御溝。不上黃山南北望,豈知春色滿神州。 思君恩三首(令狐楚) 小苑鶯歌歇,長門蝶舞多。眼看春又去,翠輦不經過。 紫禁香如霧,青天月似霜。雲韶何處奏?祇是在昭陽。 雞鳴天漢曙,鶯語禁林春。誰入巫山夢,唯應洛水神。 漢苑行三首(張仲素) 二月風光變柳條,九天清樂奏雲韶。蓬萊殿後花如錦,紫閣階前雪未銷。 回雁高翻太液池,新花低發上林枝。年光到處皆堪賞,春色人間總不知。 春風淡淡影悠悠,鶯轉高枝燕入樓。千步回廊聞鳳吹,珠簾處處上銀鉤。 燒香曲(唐•李商隱) 細雲蟠蟠牙比魚,孔雀翅尾蛟龍須。漳宮舊樣博山爐,楚嬌捧笑開芙蕖。八蠶繭綿小分炷,獸焰微紅隔雲母。白天月澤寒未冰,金虎含秋向東吐。玉珮嗬光銅照昏,簾波日暮衝斜門。西來欲上茂陵樹,柏梁已失栽桃魂。露庭月井大紅氣,輕衫薄袖當君意。蜀殿瓊人伴夜深,金鑾不問殘燈事。何當巧吹君懷度,襟灰為土填清露。 房中曲(唐•李商隱) 薔薇泣幽素,翠帶花錢小。嬌郎癡若雲,抱日西簾曉。枕是龍宮石,割得秋波色。玉簟失柔膚,但見蒙羅碧。憶得前年春,未語悲含辛。歸來已不見,錦瑟長於人。今日澗底松,明日山頭蘖。愁到天池翻,相看不相識。 河內詩 樓上曲二首(唐•李商隱) 鼉鼓沈沈虯水咽,秦絲不上蠻弦絕。常娥衣薄不禁寒,蟾蜍夜豔秋河月。碧城冷落空濛煙,簾輕幕重金鉤欄。 靈香不下兩皇子,孤星直上相風竿。八桂林邊九芝草,短襟小鬢相逢道。入門暗數一千春,願去閏年留月小。梔子交加香蓼繁,停辛佇苦留待君。 湖中曲(唐•李商隱) 閶門日下吳歌遠,陂路綠菱香滿滿。後溪暗起鯉魚風,船旗閃斷芙蓉幹。輕身奉君畏身輕,雙橈兩槳樽酒清。莫因風雨罷團扇,此曲斷腸唯此聲。低樓小徑城南道,猶自金鞍對芳草。 同前(唐•李賀) 長眉越沙采蘭若,桂葉水葓春漠漠。橫船醉眠白晝閑,渡口梅風歌扇薄。燕釵玉股照青蕖,越王嬌郎小字書。蜀紙封中報雲鬢,晚漏壺中水淋盡。 春懷引(唐•李賀) 芳蹊密影成花洞,柳結濃煙香帶重。蟾蜍碾玉掛明弓,捍撥裝金打仙鳳。寶枕垂雲選春夢,鈿合碧寒龍腦凍。阿侯係錦覓周郎,憑仗東風好相送。 靜女春曙曲(唐•李賀) 嫩蝶憐芳抱新蕊,泣露枝枝滴夭淚。粉窗香咽頹曉雲,錦堆花密藏春睡。戀屏孔雀搖金尾,鶯舌分明呼婢子。冰洞寒龍半匣水,一只商鸞逐煙起。 白虎行(唐•李賀) 火烏日暗崩騰雲,秦皇虎視蒼生群。燒書滅國無暇日,鑄劍佩玦唯將軍。玉壇設醮思衝天,一世二世當萬年。燒丹未得不恐藥,挐舟海上尋神仙。鯨魚張鬛海波沸,耕人半作征人鬼。雄豪氣猛如焰煙,無人為決天河水。誰最苦兮誰最苦,報人義士深相許。漸離擊築荊卿歌,荊卿把酒燕丹語。劍如霜兮腸如鐵,出燕城兮望秦月。天授秦封祚未終,袞龍衣點荊卿血。朱旗卓地白蛇死,漢皇卻是真天子。 月漉漉篇(唐•李賀) 月漉漉,波咽玉。莎青桂花繁,芙蓉別江木。粉態裌羅寒,雁羽鋪煙濕。誰能看石帆,乘船鏡中入。秋白鮮紅死,水香蓮子齊。挽菱隔歌袖,綠刺罥銀泥。 黃頭郎(唐•李賀) 《漢書•佞幸傳》曰:「鄧通以棹船為黃頭郎。文帝嘗夢欲上天,不能,有一黃頭郎推上天。覺而之漸台,以夢陰求推者郎,得鄧通,夢中所見也。」顏師古曰:「棹船,能持棹行船也。土勝水,其色黃,故刺船之郎皆著黃帽,因號曰黃頭郎。黃帽,蓋染綃帛為之也。」 黃頭郎,撈攏去不歸。南浦芙蓉影,愁紅獨自垂。水弄湘娥珮,竹啼山露月。玉瑟調青門,石雲濕黃葛。沙上蘼蕪花,秋風已先發。好持掃羅薦,香出鴛鴦熱。 倚瑟行(唐•鮑溶) 《漢書》曰:「文帝至霸陵,慎夫人從。帝指視新豐道曰:『此走邯鄲道也。』使慎夫人鼓瑟,帝自倚瑟而歌,意淒愴悲懷。」李奇曰:「聲氣依倚瑟也。」顏師古曰:「慎夫人,邯鄲人。倚瑟即今之以歌合曲也。」 金輿傳警灞水涯,龍旗參天行殿巍。左文皇帝右慎姬,北面侍臣張釋之。因高知處邯鄲道,壽陵已見生秋草。萬世何人不此歸,一言出口堪生老。高歌倚瑟揚清悲,樂餘哀生知為誰。臣驚謠歎不可放,願賜一言釋名妄。明珠為日紅亭亭,水銀為河玉為星。泉宮一閉秦國喪,牧童弄火驪山上。與世無情在速貧,棄屍於野由斯葬。生死茫茫不可知,是不一姓君莫悲。始皇有訓二世誓,君獨何人至於斯。灞陵一代無發毀,儉風本自張廷尉。 江南別(唐•羅隱) 去年今夜江南別,鴛鴦翅冷飛蓬熱。今年今夜江北邊,鯉魚腸斷音書絕。男兒心事無了時,出門上馬不自知。 樂府詩集/096卷 卷九十六•新樂府辭七 系樂府十二首(唐•元結) 元結序曰:「天寶中,結將前世嘗可稱歎者為詩十二篇,引其義以名之,總曰系樂府。」 思太古 東南三千里,沅、湘為太湖。湖上山谷深,有人多似愚。嬰孩寄樹顛,就水捕鳥鱸。所歡同鳥獸,身意復何拘。吾行遍九州,此風皆已無。籲嗟聖賢教,不覺久踟躕。 隴上歎 援車登隴阪,窮高遂停駕。延望戎狄鄉,巡回復悲吒。滋移有情教,草木猶可化。聖賢禮讓風,何不遍西夏。父子忍猜害,君臣敢欺詐。所適今若斯,悠悠欲安舍。 頌東夷 嘗聞古天子,朝會張新樂。金石無全聲,宮商亂清濁。東驚且悲歡,節變何煩數。始知中國人,耽此亡純樸。爾為外方客,何為獨能覺。其音若或在,蹈海吾將學。 賤士吟 南風發天和,和氣天下流。能使萬物榮,不能變羈愁。為愁亦何爾,自請說此由。諂競實多路,苟邪皆共求。常聞古君子,指以為深羞。正方終莫可,江海有滄洲。 欸乃曲 誰能聽欸乃,欸乃感人情。不恨湘波深,不怨湘水清。所嗟豈敢道,空羨江月明。昔聞扣斷舟,引釣歌此聲。始歌悲風起,歌竟愁雲生。遺曲今何在,逸為漁父行。 貧婦詞 誰知苦貧夫,家有愁怨妻。請君聽其詞,能不為酸嘶。所憐抱中兒,不如山下麑。空念庭前地,化為人吏蹊。出門望山澤,回顧心復迷。何時見府主,長跪向之啼。 去鄉悲 踟躕古塞關,悲歌為誰長。日行見孤老,羸弱相提將。聞其呼怨聲,聞聲問其方。乃言無患苦,豈棄父母鄉。非不見其心,仁惠誠所望。念之何可說,獨立為淒傷。 壽翁興 借問多壽翁,何方自修育。惟云順所然,忘情學草木。始知世上術,勞苦化金玉。不見充所求,空聞恣耽欲。清和存主母,潛濩無亂黷。誰正好長生,此言堪佩服。 農臣怨 農臣何所怨,乃欲千人主。不識天地心,徒然怨風雨。將論草木患,欲說昆蟲苦。巡回宮闕傍,其意無由吐。一朝哭都市,淚盡歸田畝。謠頌若采之,此言當可取。 謝天龜 客來自江漢,元得雙天龜。且言龜甚靈,問我君何疑。自昔保方正,顧嘗無妄私。順和固鄙分,全守真常規。行之恐不及,此外將何為。惠恩如可謝,占問敢終辭。 古遺歎 古昔有遺歎,所歎何所為。有國遺賢臣,萬世為冤悲。所遺非遺望,所遺非可遺,所遺非遺用,所遺在遺之。嗟嗟山海客,全獨竟何辭。心非膏濡類,安得無不遺。 下客謠 下客無黃金,豈思主人憐。客言勝黃金,主人然不然。珠玉誠彩翠,綺羅如嬋娟。終恐見斯好,有時去君前。豈知保終信,長使令德全。風聲與時茂,歌頌萬千年。 補樂歌十首(唐•元結) 元結序曰:「自伏羲至於殷,凡十代,樂歌有其名亡其辭。考之傳記,義或存焉,故采其名義以補之,凡十篇十九章,名引其義以序之,命曰《補樂歌》。」 網罟 伏羲氏之樂歌也,其義蓋稱伏羲能易人取禽獸之勞。 吾人苦兮,水深深,網罟設兮,水不深。吾人苦兮,山幽幽,網罟設兮,山不幽。 《網罟》二章,章四句。 豐年 神農氏之樂歌也,其義蓋稱神農教人種植之功。 猗太帝兮,其智如神,分草實兮,濟我生人。猗太帝兮,其功如天,均四時兮,成我豐年。 《豐年》二章,章四句。 雲門 (軒轅氏之樂歌也,其義蓋言雲之出潤益萬物,如帝之德無所不施。) 玄雲溟溟兮,垂雨濛濛,類我聖澤兮,涵濡不窮。玄雲漠漠兮,含映逾光,類我聖德兮,庥被無方。 《雲門》二章,章四句。 九淵 少昊氏之樂歌也,其義蓋稱少昊之德淵然深遠。 聖德至深兮,蘊蘊如淵,生類矣矣兮,孰知其然。 ...

樂府詩集/81~90卷

樂府詩集/081卷 卷八十一•近代曲辭三 竹枝(唐•顧況) 《竹枝》本出於巴渝。唐貞元中,劉禹錫在沅湘,以俚歌鄙陋,乃依騷人《九歌》作《竹枝》新辭九章,教里中兒歌之,由是盛於貞元、元和之間。禹錫曰:「竹枝,巴也。巴兒聯歌,吹短笛、擊鼓以赴節。歌者揚袂睢舞,其音協黃鍾羽。末如吳聲,含思宛轉,有淇濮之豔焉。」 帝子蒼梧不復歸,洞庭葉下荊雲飛。巴人夜唱竹枝後,腸斷曉猿聲漸稀。 同前九首(劉禹錫) 白帝城頭春草生,白鹽山下蜀江清。南人上來歌一曲,北人莫上動鄉情。 山桃紅花滿上頭,蜀江春水拍江流。花紅易衰似郎意,水流無限似儂愁。 江上朱樓新雨晴,瀼西春水縠文生。橋東橋西好楊柳,人來人去唱歌行。 日出三竿春霧消,江頭蜀客駐蘭橈。憑寄狂夫書一紙,住在成都萬里橋。 兩岸山花似雪開,家家春酒滿銀杯。昭君坊中多女伴,永安宮外踏青來。 瞿塘嘈嘈十二灘,此中道路古來難。長恨人心不如水,等閑平地起波瀾。 巫峽蒼蒼煙雨時,清猿啼在最高枝。個裏愁人腸自斷,由來不是此聲悲。 城西門前灩澦堆,年年波浪不能摧。懊惱人心不如石,少時東去復西來。 山上層層桃李花,雲間煙火是人家。銀釧金釵來負水,長刀短笠去燒畬。 同前二首(劉禹錫) 楊柳青青江水平,聞郎江上唱歌聲。東邊日出西邊雨,道是無情還有情。 楚水巴山江雨多,巴人能唱本鄉歌。今朝北客思歸去,回入紇那披綠羅。 同前四首(白居易) 瞿塘峽口冷煙低,白帝城頭月向西。唱到竹枝聲咽處,寒猿晴鳥一時啼。 竹枝苦怨怨何人,夜靜山空歇又聞。蠻兒巴女齊聲唱,愁殺江樓病使君。 巴東船舫上巴西,波面風生雨腳齊。水蓼冷花紅蔟蔟,江蘺濕葉碧萋萋。 江畔誰人唱竹枝,前聲斷咽後聲遲。怪來調苦緣詞苦,多是通州司馬詩。 同前四首(李涉) 荊門灘急水潺潺,兩岸猿啼煙滿山。渡頭年少應官去,月落西陵望不還。 巫峽雲開神女祠,綠潭紅樹影參差。下牢戍口初相問,無義灘頭剩別離。 石壁千重樹萬重,白雲斜掩碧芙蓉。昭君溪上年年月,獨自嬋娟色最濃。 十二峰頭月欲低,空濛江上子規啼。孤舟一夜東歸客,泣向春風憶建溪。 同前二首(晉•孫光憲) 門前春水白蘋花,岸上無人小艇斜。商女經過江欲暮,散拋殘食飼神鴉。 亂繩千結絆人深,越羅萬丈表長尋。楊柳在身垂意緒,藕花落盡見蓮心。 楊柳枝二首(唐•白居易) 《楊柳枝》,白居易洛中所製也。《本事詩》曰:「白尚書有妓樊素善歌,小蠻善舞。嘗為詩曰:『櫻桃樊素口,楊柳小蠻腰。』年既高邁,而小蠻方豐豔,乃作《楊柳枝》辭以托意曰:『永豐西角荒園裏,盡日無人屬阿誰!』及宣宗朝,國樂唱是辭。帝問誰辭,永豐在何處,左右具以對。時永豐坊西南角園中有垂柳一株,柔條極茂,因東使命取兩枝植於禁中。居易感上知名,且好尚風雅,又作辭一章云:『定知玄象今春後,柳宿光中添兩星。』河南盧尹時亦繼和。薛能曰:「《楊柳枝》者,古題所謂《折楊柳》也。乾符五年,能為許州刺史。飲酣,令部妓少女作楊柳枝健舞,復賦其辭為《楊柳枝》新聲云。」 一樹春風萬萬枝,嫩於金色軟於絲。永豐西角荒園裏,盡日無人屬阿誰! 一樹衰殘委泥土,雙枝榮耀植天庭。定知玄象今春後,柳宿光中添兩星。 同前八首(白居易) 《六么》、《水調》家家唱,《白雪》、《梅花》處處吹。古歌舊曲君休聽,聽取新翻《楊柳枝》。 陶令門前四五樹,亞夫營裏百千條。何似東都正二月,黃金枝映洛陽橋。 依依嫋嫋復青青,勾引清風無限情。白雪花繁空撲地,綠絲條弱不勝鶯。 紅板江橋青酒旗,館娃宮暖日斜時。可憐雨歇東風定,萬樹千條各自垂。 蘇州楊柳任君誇,更有錢塘勝館娃。若解多情尋小小,綠楊深處是蘇家。 蘇家小女舊知名,楊柳風前別有情。剝條盤作銀環樣,卷葉吹為玉笛聲。 葉含濃露如啼眼,枝嫋輕風似舞腰。小樹不禁攀折苦,乞君留取兩三條。 人言柳葉似愁眉,更有愁腸似柳絲。柳絲挽斷腸牽斷,彼此應無續得期。 同前(盧貞) 一樹依依在永豐,兩枝飛去杳無蹤。玉皇曾采人間曲,應逐歌聲入九重。 同前九首(劉禹錫) 塞北梅花羌笛吹,淮南桂樹小山詞。請君莫奏前朝曲,聽唱新翻《楊柳枝》。 南陌東城春早時,相逢何處不依依。桃紅李白皆誇好,須得垂楊相發輝。 鳳闕輕遮翡翠帷,龍墀遙望麹塵絲。御溝春水柳暉映,狂殺長安年少兒。 金谷園中鶯亂飛,銅駝陌上好風吹。城東桃李須臾盡,爭似垂楊無限時! 花萼樓前初種時,美人樓上鬥腰支。如今拋擲上街里,露葉如啼欲恨誰。 煬帝行宮汴水濱,數株殘柳不勝春。昨來風起花如雪,飛入宮牆不見人。 御陌青門拂地垂,千條金縷萬條絲。如今綰作同心結,將贈行人知不知。 城外春風滿酒旗,行人揮袂日西時。長安陌上無窮樹,唯有垂楊管別離。 輕盈嫋娜占春華,舞榭妝樓處處遮。春盡絮飛留不得,隨風好去落誰家。 同前三首(劉禹錫) 揚子江頭煙景迷,隋家宮樹拂金堤。嵯峨猶有當時色,半蘸波中水鳥棲。 迎得春光先到來,淺黃輕綠映樓台。只緣嫋娜多情思,便被春風長請挼。 巫峽巫山楊柳多,朝雲暮雨遠相和。因想陽台無限事,為君回唱《竹枝歌》。 同前二首(李商隱) 暫憑樽酒送無憀,莫損愁眉與細腰。人世死前唯有別,春風爭擬惜長條。 含煙惹霧每依依,萬緒千條拂落暉。為報行人休盡折,半留相送半迎歸。 同前(韓琮) 梁苑隋堤事已空,萬條猶舞舊春風。那堪更想千年後,誰見楊花入漢宮。 同前(施肩吾) 傷見路傍楊柳春,一枝折盡一重新。今年還折去年處,不送去年離別人。 同前八首(溫庭筠) 宜春苑外最長條,閑嫋春風伴舞腰。正是玉人腸斷處,一渠春水赤欄橋。 南內牆東御路傍,預知春色柳絲黃。杏花未肯無情思,何事情人最斷腸。 蘇小門前柳萬條,毿毿金線拂平橋。黃鶯不語東風起,深閉朱門伴細腰。 金縷毿毿碧瓦溝,六宮眉黛惹春愁。晚來更帶龍池雨,半拂欄幹半入樓。 館娃宮外鄴城西,遠映征帆近拂堤。係得王孫歸意切,不關春草綠萋萋。 兩兩黃鸝色似金,嫋枝啼露動芳音。春來幸自長如線,可惜牽纏蕩子心。 御柳如絲映九重,鳳凰窗柱繡芙蓉。景陽樓伴千條露,一面新妝待曉鍾。 織錦機邊鶯語頻,停梭垂淚憶征人。塞門三月猶蕭索,縱有垂楊未覺春。 同前二首(皇甫松) 春入行宮映翠微,玄宗侍女舞煙絲。如今柳向空城綠,玉笛何人更把吹。 爛漫春歸水國時,吳王宮殿柳垂絲。黃鶯長叫空閨畔,西子無因更得知。 同前四首(僧齊己) 鳳樓高映綠陰陰,凝碧多含雨露深。莫謂一枝柔軟力,幾曾牽破別離心。 館娃宮畔響廊前,依托吳王養翠煙。劍去國亡台榭毀,卻隨紅樹噪秋蟬。 穠低似中陶潛酒,軟極如傷宋玉風。多謝將軍繞營種,翠中閑卓戰旗紅。 高僧愛惜遮江寺,遊子傷殘露野橋。爭似著行垂上苑,碧桃紅杏對搖搖。 同前二首(張祜) 莫折宮前楊柳枝,玄宗曾向笛中吹。傷心日暮煙霞起,無限春愁生翠眉。 凝碧池邊斂翠眉,景陽樓下綰清絲。那勝妃子朝元閣,玉手和煙弄一枝。 同前五首(孫魴) 靈和風暖太昌春,舞線搖絲向昔人。何似曉來江雨後,一行如畫隔遙津。 彭澤初栽五樹時,只應閑看一枝枝。不知天意風流處,要與佳人學畫眉。 暖傍離亭靜拂橋,入流穿檻綠搖搖。不知落日誰相送,魂斷千條與萬條。 春來綠樹遍天涯,未見垂楊未可誇。晴日萬株煙一陣,閑坊兼是莫愁家。 十首當年有舊詞,唱青歌翠幾無遺。未曾得向行人道,不為離情莫折伊。 同前十首(薛能) 華清高樹出離宮,南陌柔條帶暖風。誰見輕陰是良夜,瀑泉聲畔月明中。 洛橋晴影覆江船,羌笛秋聲濕塞煙。閑想習池公宴罷,水蒲風絮夕陽天。 嫩綠輕懸似綴旒,路人遙見隔宮樓。誰能更近丹墀種,解播皇風入九州。 暖風晴日斷浮埃,廢路新條發釣台。處處輕陰可惆悵,後人攀處古人栽。 潭上江邊嫋嫋垂,日高風靜絮相隨。青樓一樹無人見,正是女郎眠覺時。 汴水高懸百萬條,風清兩岸一時搖。隋家力盡虛栽得,無限春風屬聖朝。 和花煙樹九重城,夾路春陰十萬營。唯向邊頭不堪望,一株憔悴少人行。 窗外齊垂旭日初,樓邊輕好暖風徐。遊人莫道栽無益,桃李清陰卻不如。 眾木猶寒獨早青,御溝橋畔曲江亭。陶家舊日應如此,一院春條綠繞廳。 帳偃纓垂細復繁,令人心想石家園。風條月影皆堪重,何事侯門愛樹萱。 同前九首(薛能) 數首新詞帶恨成,柳絲牽我我傷情。柔娥幸有腰支穩,試踏吹聲作唱聲。 高出軍營遠映橋,賊兵曾斫火曾燒。風流性在終難改,依舊春來萬萬條。 縣依陶令想嫌迂,營伴將軍即大粗。此日與君除萬恨,數篇風調更應無。 狂似纖腰軟勝綿,自多情態更誰憐。遊人不折還堪恨,拋向橋邊與路邊。 朝陽晴照綠楊煙,一別通波十七年。應有舊枝無處覓,萬株風裏卓旌旃。 晴垂芳態吐牙新,雨擺輕條濕面春。別有出牆高數尺,不知搖動是何人。 暖梳簪朵事登樓,因掛垂楊立地愁。牽斷綠絲攀不得,半空懸著玉搔頭。 西園高樹後庭根,處處尋芳有折痕。終憶舊遊桃葉舍,一株斜映竹籬門。 劉白蘇台總近時,當初章句是誰推。纖腰舞盡春楊柳,未有儂家一首詩。 同前五首(後唐•牛嶠) 解凍風來末上青,解垂羅袖拜卿卿。無端嫋娜臨官路,舞送行人過一生。 吳王宮裏色偏深,一簇纖條萬縷金。不憤錢塘蘇小小,引郎枝下結同心。 橋北橋南千萬條,恨伊張緒不相饒。金羈白馬臨風望,認得羊家靜婉腰。 狂雪隨風撲馬飛,惹煙無力被風欹。莫交移入靈和殿,宮女三千又妒伊。 嫋翠籠煙拂暖波,舞裙新染曲塵羅。章華台畔隋堤上,倚得春風爾許多。 同前三首(晉•和凝) 軟碧搖煙似送人,映花時把翠眉嚬。青青自是風流主,漫颭金絲待洛神。 瑟瑟羅裙金縷腰,黛眉偎破未重描。醉來咬損新花子,拽住仙郎盡放嬌。 樂府詩集/082卷 卷八十二•近代曲辭四 浪淘沙九首(唐•劉禹錫) 九曲黃河萬里沙,浪淘風簸自天涯。如今直上銀河去,同到牽牛織女家。 洛水橋邊春日斜,碧流清淺見瓊沙。無端陌上狂風急,驚起鴛鴦出浪花。 汴水東流虎眼文,清淮曉色鴨頭春。君看渡口淘沙處,渡卻人間多少人。 鸚鵡洲頭浪颭沙,青樓春望日將斜。銜泥燕子爭歸舍,獨自狂夫不憶家。 濯錦江邊兩岸花,春風吹浪正淘沙。女郎剪下鴛鴦錦,將向中流疋晚霞。 日照澄洲江霧開,淘金女伴滿江隈。美人首飾侯王印,盡是沙中浪底來。 八月濤聲吼地來,頭高數丈觸山回。須臾卻入海門去,卷起沙堆似雪堆。 莫道讒言如浪深,莫言遷客似沙沈。千淘萬漉雖辛苦,吹盡狂沙始到金。 流水淘沙不暫停,前波未滅後波生。令人忽憶瀟湘渚,回唱迎神三兩聲。 同前六首(白居易) 一泊沙來一泊去,一重浪滅一重生。相攪相淘無歇日,會交山海一時平。 白浪茫茫與海連,平沙浩浩四無邊。暮去朝來淘不住,遂令東海變桑田。 青草湖中萬里程,黃梅雨裏一人行。愁見灘頭夜泊處,風翻暗浪打船聲。 借問江潮與海水,何似君情與妾心。相恨不如潮有信,相思始覺海非深。 海底飛塵終有日,山頭化石豈無時。誰道小郎拋小婦,船頭一去沒回期。 隨波逐浪到天涯,遷客生還有幾家。卻到帝鄉重富貴,請君莫忘浪淘沙。 同前二首(皇甫松) 灘頭細草接疏林,浪惡罾船半欲沉。宿鷺眠洲非舊浦,去年沙嘴是江心。 蠻歌豆蔻北人愁,松雨蒲風野艇秋。浪起眠不得,寒沙細細入江流。 紇那曲二首(劉禹錫) 楊柳鬱青青,竹枝無限情。同郎一回顧,聽唱紇那聲。 踏曲興無窮,調同詞不同。願郎千萬壽,長作主人翁。 瀟湘神二曲(劉禹錫) 湘水流,湘水流,九疑雲物至今愁。君問二妃何處所,零陵香草露中秋。 斑竹枝,斑竹枝,淚痕點點寄相思。楚客欲聽瑤瑟怨,瀟湘深夜月明時。 拋球樂二首(劉禹錫) 五彩繡團團,登君玳瑁筵。最宜紅燭下,偏稱落花前。上客如先起,應須贈一船。 春早見花枝,朝朝恨發遲。乃看花落後,卻憶未開時。幸有拋球樂,一杯君莫辭。 太平樂二首(白居易) 《樂苑》曰:「《太平樂》,商調曲也。」 歲豐仍節儉,時泰更銷兵。聖念長如此,何憂不太平。 湛露浮堯酒,薰風起舜歌。願同堯舜意,所樂在人和。 同前二首(王涯張仲素) 風俗今和厚,君王在穆清。行看采花曲,盡是太階平。 聖德超千古,皇威靜四方。蒼生今息戰,無事覺時長。 升平樂十首(薛能) 《唐會要》曰:「《升平樂》,商調曲也。」 正氣繞宮樓,皇居信上遊。遠岡延聖祚,平地載神州。會合皆重譯,潺湲近八流。中興豈假問,據此自千秋。 寥泬敞延英,朝班立位橫。宣傳無草動,拜舞有衣聲。鴛瓦雲消濕,蟲絲日照明。辛勤自不到,遙見似前生。 處處足歡聲,時康歲已深。不同三尺劍,應似五弦琴。壽笑山猶盡,明嫌日有陰。何當憐一物,亦遣斷愁吟。 曙質絕埃氛,彤庭列禁軍。聖顏初對日,龍尾競緣雲。珮響交成韻,簾陰暖帶紋。逍遙豈有事,於此詠南薰。 一物周天至,洪纖盡晏然。車書無異俗,甲子並豐年。奇技皆歸樸,征夫亦服田。君王故不有,台鼎合韋弦。 日日聽歌謠,區中盡祝堯。蟲蝗初不害,夷狄近全銷。史筆惟書瑞,天台絕見祅。因令匹夫志,轉欲事清朝。 品物盡昭蘇,神功復帝謨。他時應有壽,當代且無虞。賜曆通遐俗,移關入半胡。鷦鷯一何幸,於此寄微軀。 無戰復無私,堯時即此時。焚香臨極早,待明卷簾遲。端拱乾坤內,何言黈纊垂。君看聖明驗,只此是神龜。 旭日上清穹,明堂坐聖聰。衣裳承瑞氣,冠冕蓋重曈。花木經宵露,旌旗立仗風。何期於此地,見說似仙宮。 五帝、三皇主,蕭曹、魏邴臣。文章惟反樸,戈甲盡生塵。諫紙應無用,朝綱自有倫。升平不可紀,所見是閑人。 金縷衣(李錡) 勸君莫惜金縷衣,勸君惜取少年時。花開堪折直須折,莫待無花空折枝。 鳳歸雲二首(滕潛) 金井欄邊見羽儀,梧桐樹上宿寒枝。五陵公子憐文彩,畫與佳人刺繡衣。 飲啄蓬山最上頭,和煙飛下禁城秋。曾將弄玉歸雲去,金翿斜開十二樓。 拜新月(李端) 開簾見新月,便即下階拜。細語人不聞,北風吹裙帶。 同前(吉中孚妻張氏) 拜新月,拜月出堂前。暗魄深籠桂,虛弓未引弦。拜新月,拜月妝樓上。鸞鏡未安台,蛾眉已相向。拜新月,拜月不勝情。庭前風露清,月臨人自老,望月更長生。東家阿母亦拜月,一拜一悲聲斷絕。昔年拜月逞容儀,如今拜月雙淚垂。回看眾女拜新月,卻憶紅閨年少時。 憶江南三首(白居易) 一曰《望江南》。《樂府雜錄》曰:「《望江南》本名《謝秋娘》,李德裕鎮浙西,為妾謝秋娘所製。後改為《望江南》。」 江南好,風景舊曾諳。日出江花紅勝火,春來江水綠如藍,能不憶江南。 江南憶,最憶是杭州。山寺月中尋桂子,郡亭枕上看潮頭,何日更重遊。 江南憶,其次憶吳宮。吳酒一杯春竹葉,吳娃雙舞醉芙蓉,早晚復相逢。 同前二首(劉禹錫) 春過也,共惜豔陽年。猶有桃花流水上,無辭竹葉醉樽前,惟待見青天。 春去也,多謝洛城人。弱柳從風疑舉袂,叢蘭裛露似沾巾,獨笑亦含嚬。 宮中調笑四首(王建) 《樂苑》曰:「《調笑》,商調曲也。戴叔倫謂之《轉應詞》。」 團扇,團扇,美人病來遮面。玉顏憔悴三年,誰復商量管弦。弦管,弦管,春草昭陽路斷。 胡蝶,胡蝶,飛上金花枝葉。君前對舞春風,百葉桃花樹紅。紅樹,紅樹,燕語鶯啼日暮。 羅袖,羅袖,暗舞春風依舊。遙看歌舞玉樓,好日新妝坐愁。愁坐,愁坐,一世虛生虛過。 楊柳,楊柳,日暮白沙渡口。船頭江水茫茫,商人少婦斷腸。腸斷,腸斷,鷓鴣夜飛失伴。 同前二首(韋應物) 胡馬,胡馬,遠放燕支山下。咆沙咆雪獨嘶,東望西望路迷。迷路,迷路,邊草無窮日暮。 河漢,河漢,曉掛秋城漫漫。愁人起望相思,江南塞北別離。離別,離別,河漢雖同路絕。 轉應詞(戴叔倫) 邊草,邊草,邊草盡來兵老。出南山北雪晴,千里萬里月明。明月,明月,胡笳一聲愁絕。 宮中行樂辭八首(李白) 小小生金屋,盈盈在紫微。山花插寶髻,石竹繡羅衣。每出深宮裏,常隨步輦歸。只愁歌舞散,化作彩雲飛。 柳色黃金嫩,梨花白雪香。玉樓巢翡翠,金殿鎖鴛鴦。選妓隨雕輦,徵歌出洞房。宮中誰第一,飛燕在昭陽。 盧橘為秦樹,蒲萄出漢宮。煙花宜落日,絲管醉春風。笛奏龍鳴水,簫吟鳳下空。君王多樂事,何必向回中。 玉樹春歸日,金宮樂事多。後庭朝未入,輕輦夜相過。笑出花間語,嬌來燭下歌。莫教明月去,留著醉姮娥。 繡戶香風暖,紗窗曙色新。宮花爭笑日,池草暗生春。綠樹聞歌鳥,青樓見舞人。昭陽桃李月,羅綺自相親。 今日明光裏,還須結伴遊。春風開紫殿,天樂下珠樓。豔舞全知巧,嬌歌半欲羞。更憐花月夜,宮女笑藏鉤。 寒雪梅中盡,春風柳上歸。宮鶯嬌欲醉,簷燕語還飛。遲日明歌席,新花豔舞衣。晚來移彩仗,行樂泥光輝。 水綠南薰殿,花紅北闕樓。鶯歌聞太液,鳳吹繞瀛洲。素女鳴珠佩,天人弄彩球。今朝風日好,宜入未央遊。 宮中樂五首(令狐楚) 楚塞金陵靜,巴山玉壘空。萬方無一事,端拱大明宮。 霜霽長楊苑,冰開太液池。宮中行樂日,天下盛明時。 柳色煙相似,梨花雪不如。春風真有意,一一麗皇居。 月上宮花靜,煙含苑樹深。銀台門已閉,仙漏夜沉沉。 九重青鎖闥,百尺碧雲樓。明月秋風起,珠簾上玉鉤。 同前五首(張仲素) 網戶交如綺,紗窗薄似煙。樂吹天上曲,人是月中仙。 翠匣開寒鏡,珠釵掛步搖。妝成只畏曉,更漏促春宵。 江果瑤池實,金盤露井冰。甘泉將避暑,台殿曉光凝。 月彩浮鸞殿,砧聲隔鳳樓。笙歌臨水檻,紅燭乍迎秋。 奇樹留寒翠,神池結夕波。黃山一夜雪,渭水雁聲多。 踏歌詞二首(崔液) 彩女迎金屋,仙姬出畫堂。鴛鴦裁錦袖,翡翠帖花黃。歌響舞分行,豔色動流光。 庭際花微落,樓前漢已橫,金壺催夜盡,羅袖拂寒輕。樂笑暢歡情,未半著天明。 同前三首(謝偃) 春景嬌春台,新露泣新梅。春葉參差吐,新花重疊開。花影飛鶯去,歌聲度鳥來。倩看飄颻雪,何如舞袖回。 逶迤度香閣,顧步出蘭閨。欲繞鴛鴦殿,先過桃李蹊。風帶舒還卷,簪花舉復低。欲問今宵樂,但聽歌聲齊。 夜久星沉沒,更深月影斜。裙輕才動佩,鬟薄不勝花。細風吹寶襪,輕露濕紅紗。相看樂未已,蘭燈照九華。 同前二首(張說) 花萼樓前雨露新,長安城裏太平人。龍銜火樹千燈豔,雞踏蓮花萬歲春。 帝宮三五戲春台,行雨流風莫妒來。西域燈輪千影合,東華金闕萬重開。 踏歌行(劉禹錫) 春江月出大堤平,堤上女郎連袂行。唱盡新詞看不見,紅霞影樹鷓鴣鳴。 桃蹊柳陌好經過,燈下妝成月下歌。為是襄王故宮地,至今猶自細腰多。 新詞宛轉遞相傳,振袖傾鬟風露前。月落烏啼雲雨散,遊童陌上拾花鈿。 日暮江頭聞竹枝,南人行樂北人悲。自從雪裏唱新曲,直至三春花盡時。 天長地久詞五首(盧綸) 《天長地久詞》,盧綸所作也。其和云:「天長久,萬年昌。」 玉砌紅花樹,香風不敢吹。春光解天意,偏發殿南枝。 虹橋千步廊,半在水中央。天子方清暑,宮人重暮妝。 辭輦復當熊,傾心奉上宮。君王若看貌,甘在眾妃中。 雲日呈祥禮物殊,北庭生獻五單于。塞天萬里無飛鳥,可在邊城用郅都。 臺殿雲涼風日微,君王初賜六宮衣。樓船罷泛歸猶早,行道才人鬬射飛。 欸乃曲五首(元結) 《欸乃曲》,元結之所作也。其序曲曰:「大曆初,結為道州刺史,以軍事詣都。使還州,逢春水,舟行不進。作《欸乃曲》,令舟子唱之,以取適於道路云。」欸音襖,乃音靄,棹船聲也。 偏存名跡在人間,順俗與時未安閑。來謁大官兼問政,扁舟卻入九疑山。 湘江二月春水平,滿月和風宜夜行。唱橈欲過平陽戍,守吏相呼問姓名。 千里楓林煙雨深,無朝無暮有猿吟。停橈靜聽曲中意,好是雲山韶濩音。 零陵郡北湘水東,浯溪形勝滿湘中。溪口石顛堪自逸,誰能相伴作漁翁。 下瀧船似入深淵,上瀧船似欲升天。瀧南始到九疑郡,應絕高人乘興船。 十二月樂辭十三首(李賀) 正月 上樓迎春新春歸,暗黃著柳宮漏遲。薄薄淡靄弄野姿,寒綠幽風生短絲。錦床曉臥玉肌冷,露臉未開對朝暝。官街柳帶不堪折,早晚菖蒲勝綰結。 二月 二月飲酒采桑津,宜男草生蘭笑人。蒲如交劍風如薰,勞勞胡燕怨酣春。薇帳逗煙生綠塵,金翅峨髻愁暮雲,遝颯起舞真珠裙。津頭送別唱流水,酒客背寒南山死。 三月 東方風來滿眼春,花城柳暗愁幾人。復宮深殿竹風起,新翠舞襟靜如水。光風轉蕙百餘里,暖霧驅雲撲天地。軍裝宮妓掃蛾淺,搖搖錦旗夾城暖。曲水飄香去不歸,梨花落盡成秋苑。 四月 曉涼暮涼樹如蓋,千山濃綠生雲外。依微香雨青氛氳,膩葉蟠花照曲門。金塘閑水搖碧漪,老景沉重無驚飛,墮紅殘萼暗參差。 五月 雕玉押簾上,輕縠籠虛門。井汲鉛華水,扇織鴛鴦文。回雪舞涼殿,甘露洗空綠。羅袖從徊翔,香汗沾寶粟。 六月 裁生羅,伐湘竹,帔拂疏霜簟秋玉。炎炎紅鏡東方開,暈如車輪上徘徊,啾啾赤帝騎龍來。 七月 星依雲渚泠,露滴盤中圓。好花生木末,衰蕙愁空園。夜天如玉砌,池葉極青錢。僅厭舞衫薄,稍知花簟寒。曉風何拂拂,北斗光闌干。 八月 孀妾怨長夜,獨客夢歸家。傍簷蟲緝絲,向壁燈垂花。簷外月光吐,簾中樹影斜。悠悠飛露姿,點綴池中荷。 九月 離宮散螢天似水,竹黃池冷芙蓉死。月綴金鋪光脈脈,涼苑虛庭空淡白。霜花飛飛風草草,翠錦斕斑滿層道。雞人罷唱曉聰,鴉啼金井下疏桐。 十月 玉壺銀箭稍難傾,釭花夜笑凝幽明。碎霜斜舞上羅幕,燭籠兩行照飛閣。珠帷怨臥不成眠,金鳳刺衣著體寒,長眉對月鬥彎環。 十一月 宮城團回凛嚴光,白天碎碎墮瓊芳。撾鍾高飲千日酒,卻天凝寒作君壽。御溝泉合如環素,火井溫水在何處。 十二月 日腳淡光紅灑灑,薄霜不銷桂枝下。依稀和氣解冬嚴,已就長日辭長夜。 閏月 帝重光,年重時,七十二候回環推。天官玉琯灰剩飛,今歲何長來歲遲。王母移桃獻天子,羲氏和氏迂龍轡。 樂府詩集/083卷 卷八十三•雜歌謠辭一 言者,心之聲也;歌者,聲之文也。情動於中而形於言,言之不足故嗟歎之,嗟歎之不足故永歌之。歌之為言也,長言之也。夫欲上如抗,下如墜,曲如折,止如槁木,倨中矩,句中鉤,累累乎端如貫珠,此歌之善也。《宋書•樂志》曰:「黃帝、帝堯之世,王化下洽,民樂無事,故因擊壤之歡,慶雲之瑞,民因以作歌。其後風衰雅缺,而妖淫靡曼之聲起。周衰,有秦青者,善謳,而薛談學謳於秦青,未窮青之伎而辭歸。青餞之於郊,乃撫節悲歌,聲震林木,響遏行雲。薛談遂留不去,以卒其業。又有韓娥者,東之齊,至雍門,匱糧,乃鬻歌假食。既去而餘響繞梁,三日不絕。左右謂其人不去也。過逆旅,逆旅人辱之,韓娥因曼聲哀哭。一里老幼悲愁垂涕相對,三日不食。遽追之,韓娥還,復為曼聲長歌;一里老幼喜躍抃舞,不能自禁,忘向之悲也。乃厚賂遣之。故雍門之人善歌哭,效韓娥之遺聲。衛人王豹處淇川,善謳,河西之民皆化之。齊人綿駒居高唐,善歌,齊之右地亦傳其業。前漢有魯人虞公者,善歌,能令梁上塵起。若斯之類,並徒歌也。《爾雅》曰:『徒歌謂之謠。』」《廣雅》曰:「聲比於琴瑟曰歌。」《韓詩章句》曰:「有章曲曰歌,無章曲曰謠。」梁元帝《纂要》曰:「齊歌曰謳,吳歌曰,楚歌曰豔,浮歌曰哇,振旅而歌曰凱歌,堂上奏樂而歌曰登歌,亦曰升歌。故歌曲有《陽陵》、《白露》、《朝日》、《魚麗》、《白水》、《白雪》、《江南》、《陽春》、《淮南》、《駕辯》、《淥水》、《陽阿》、《采菱》、《下里巴人》,又有長歌、短歌、雅歌、緩歌、浩歌、放歌、怨歌、勞歌等行。漢世有相和歌,本出於街陌謳謠。而吳歌雜曲,始亦徒歌,復有但歌四曲,亦出自漢世,無弦節作伎,最先一人唱,三人和,魏武帝尤好之。時有宋容華者,清徹好聲,善唱此曲,當時特妙。自晉已後不復傳,遂絕。凡歌有因地而作者,《京兆》、《邯鄲歌》之類是也;有因人而作者,《孺子》、《才人歌》之類是也;有傷時而作者,微子《麥秀歌》之類是也;有寓意而作者,張衡《同聲歌》之類是也。甯戚以困而歌,項籍以窮而歌,屈原以愁而歌,卞和以怨而歌,雖所遇不同,至於發乎其情則一也。歷世已來,歌謳雜出。令並采錄,且以謠讖繫其末云。」 歌辭一 擊壤歌 《帝王世紀》曰:「帝堯之世,天下大和,百姓無事。有八九十老人擊壤而歌。」 日出而作,日入而息。鑿井而飲,耕田而食。帝何力於我哉? 卿雲歌三首 《尚書大傳》曰:「舜將禪禹,於時俊乂百工相和而歌《卿雲》。帝乃唱之曰『卿雲爛兮』;八伯咸進,稽首曰『明明上天』;帝乃再歌曰『日月有常』。」《史記•天官書》曰:「若煙非煙,若雲非雲,鬱鬱紛紛,蕭索輪囷,是謂慶雲。」慶雲即卿雲,蓋和氣也。舜時有之,故美之而作歌。 卿雲爛兮,糺縵縵兮。日月光華,旦復旦兮。 明明上天,爛然星陳。日月光華,弘於一人。 日月有常,星辰有行。四時順經,萬姓允誠。於予論樂,配天之靈。遷於賢善,莫不咸聽。鼚乎鼓之,軒乎舞之,精華已竭,褰裳去之。 塗山歌 《吳越春秋》曰:「禹年三十未娶,行塗山,恐時暮失嗣,辭云:『吾之娶也,必有應也。』乃有白狐九尾造於禹,禹曰:『白者,吾之服也;九尾者,王之證也。』於是塗山之人歌之。禹因娶塗山,謂之女嬌。」 綏綏白狐,九尾龐龐。我家嘉夷,來賓為王。成於家室,我都攸昌。天人之際,於茲則行,明矣哉! 夏人歌二首 《尚書大傳》曰:「夏人飲酒,醉者持不醉者,不醉者持醉者,而歌曰:『盍歸乎薄,薄亦大矣。』伊伊退而更曰:『覺兮較兮,吾大命格兮。去不善而就善,何不樂兮。』薄,湯之都,言當歸湯也。」《韓詩外傳》曰:「桀為酒池糟堤,縱靡靡之樂,一鼓而牛飲者三千。群臣皆相持而歌。」 江水沛兮,舟楫敗兮。我王廢兮,趣歸於亳,亳亦大兮。 樂兮樂兮,四牡驕兮。六轡沃兮,去不善而從善,何不樂兮? 商歌二首(齊•甯戚) 《淮南子》曰:「甯越欲幹齊桓公,因窮無以自達,於是為商旅,將任車以商於齊,暮宿於郭門外。桓公郊迎客,夜開門,辟任車,爝火甚盛,從者甚眾。越飯牛車下,望見桓公而悲,擊牛角而疾商歌。桓公聞之曰:『異哉,非常人也!』命後車載之。」越,一作戚。 南山矸,白石爛。生不遭堯與舜禪,短布單衣適至骭。從昏飯牛薄夜半,長夜漫漫何時旦。 滄浪之水白石粲,中有鯉魚長尺半。弊布單衣裁至骭,清朝飯牛至夜半。黃犢上阪且休息,吾將舍汝相齊國。 師乙歌 《家語》曰:「孔子相魯,齊人歸女樂,魯君淫荒。孔子遂行,師乙送。孔子曰:『吾欲歌可乎?』乃歌之。」 彼婦人之口,可以出走。彼婦人之謁,可以死敗。優哉遊哉,聊以卒歲。 獲麟歌(魯•孔子) 《孔叢子》曰:「叔孫氏之車子鉏商,樵於野而獲麟焉。眾莫之識,以為不祥,棄之五父之衢。冉有告曰:『麋身而肉角,豈天之妖乎?』夫子曰:『吾將往觀焉。』遂泣曰:『予之於人,猶麟也。麟仁獸出而死,吾道窮矣!』乃歌云。」 唐虞世兮麟鳳遊,今非其時來何求,麟兮麟兮我心憂。 河激歌(趙簡子夫人) 《列女傳》曰:「女娟者,趙河津吏之女也。簡子南擊楚,津吏醉臥,不能渡簡子。簡子怒,召欲殺之。娟懼,持楫走前曰:『願以微軀易父之死。』簡子遂釋不誅。將渡,用楫者少一人。娟攘拳操楫而請,簡子遂與渡,中流,為簡子發《河激之歌》。簡子歸,納為夫人。」 升彼阿兮而觀清,水揚波兮杳冥冥。禱求福兮醉不醒,誅將加兮妾心驚。罰既釋兮瀆乃清。妾持楫兮操其維,蛟龍助兮主將歸,浮來棹兮行勿疑。 越人歌 劉向《說苑》曰:「鄂君子晳泛舟於新波之中,乘青翰之舟,張翠蓋,會鍾鼓之音畢。榜枻越人擁楫而歌,於是鄂君乃揄修袂,行而擁之,舉繡被而覆之。鄂君,楚王母弟也。」 今夕何夕兮搴洲中流,今日何日兮得與王子同舟。蒙羞被好兮不訾詬恥,心幾頑而不絕兮得知王子。山有木兮木有枝,心說君兮知不知。 徐人歌 劉向《新序》曰:「延陵季子將聘晉,帶寶劍以過徐君。徐君觀劍,不言而色欲之。季子未獻也,然其心許之矣。使反而徐君已死,季子於是以劍帶徐君墓樹而去。徐人乃為之歌。」 延陵季子兮不忘故,脫千金之劍兮帶丘墓。 漁父歌(古辭) 《楚辭》曰:「屈原既放,遊於江潭。漁父見之,鼓枻而歌。」滄浪,水名也。清諭明時,可以振纓而仕,濁諭亂世,可以抗足而去。故孔子曰:「清斯濯纓,濁斯濯足矣。」言自取之也。若張志和《漁父歌》,但歌漁者之事。 滄浪之水清兮,可以濯吾纓,滄浪之水濁兮,可以濯吾足。 漁父歌五首(唐•張志和) 西塞山邊白鷺飛,桃花流水鱖魚肥。青箬笠,綠蓑衣,春江細雨不須歸。 釣台漁父褐為裘,兩兩三三舴艋舟。能縱棹,慣乘流,長江白浪不曾憂。 霅溪灣裏釣漁翁,舴艋為家西復東。江上雪,浦邊風,笑著荷衣不歎窮。 松江蟹舍主人歡,菰飯蓴羹亦共餐。楓葉落,荻花乾,醉宿漁舟不覺寒。 青草湖中月正圓,巴陵漁父棹歌連。釣車子,掘頭船,樂在風波不用仙。 同前(晉•和凝) 白芷汀寒立鷺鷥,蘋風輕翦浪花時。煙冪冪,日遲遲,香引芙蓉惹釣絲。 同前(歐陽炯) 風浩寒溪照膽明,小君山上玉蟾生。荷露墜,翠煙輕,撥剌游魚幾處驚。 同前三首(李珣) 水接衡門十里餘,信船歸去臥看書。輕爵祿,慕玄虛,莫道漁人只為魚。 避世垂綸不記年,官高爭得似君閑。傾白酒,對青山,笑指柴門待月還。 棹警鷗飛水濺袍,影侵潭面柳垂條。終日醉,絕塵勞,曾見錢塘八月濤。 采葛婦歌 《吳越春秋》曰:「采葛,越之婦人,傷越王用心,乃作若何之歌。」 嘗膽不苦味若飴,今我采葛以作絲。 紫玉歌 《樂府詩集》曰:「紫玉,吳王夫差女也。作歌詩以與韓重。」 南山有鳥,北山張羅。意欲從君,讒言孔多。悲結成疹,沒命黃壚。命之不造,冤如之何!羽族之長,名為鳳凰。一日失雄,三年感傷。雖有眾鳥,不為匹雙。故見鄙姿,逢君輝光。身遠心近,何曾暫忘。 鄴民歌 ...

樂府詩集/71~80卷

樂府詩集/071卷 卷七十一•雜曲歌辭十一 行路難三首(唐•李白) 金樽清酒斗十千,玉盤珍羞直萬錢。停杯投箸不能食,拔劍四顧心茫然。欲渡黃河冰塞川,將登太行雪暗天。閑來垂釣坐溪上,忽復乘舟夢日邊。行路難,行路難,多歧路,今安在。長風破浪會有時,直掛雲帆濟滄海。 大道如青天,我獨不得出。羞逐長安社中兒,赤雞白狗賭梨栗。彈劍作歌奏苦聲,曳裾王門不稱情。淮陰市井笑韓信,漢朝公卿忌賈生。君不見昔時燕家重郭隗,擁篲折腰無嫌猜。劇辛樂毅感恩分,輸肝剖膽效英才。昭王白骨縈蔓草,誰人更掃黃金台。行路難,歸去來。 有耳莫洗潁川水,有口莫食首陽蕨。含光混世貴無名,何用孤高比雲月。吾觀自古賢達人,功成不退皆殞身。子胥既棄吳江上,屈原終投湘水濱。陸機才多豈自保,李斯稅駕苦不早。華亭鶴唳詎可聞,上蔡蒼鷹何足道。君不見吳中張翰稱達生,秋風忽憶江東行。且樂生前一杯酒,何須身後千載名。 同前三首(顧況) 君不見古來燒水銀,變作北邙山上塵。藕絲掛身在虛空,欲落不落愁殺人。睢水英雄多血刃,建章宮闕成灰燼。淮王身死桂枝折,徐氏一去音書絕。行路難,行路難,生死皆由天。秦皇漢武遭下脫,汝獨何人學神仙。 君不見擔雪塞井徒用力,炊砂作飯豈堪吃。一生肝膽向人盡,相識不如不相識。冬青樹上掛淩霄,歲晏花凋樹不凋。凡物各自有根本,種禾終不生豆苗。行路難,行路難,何處是平道。中心無事當富貴,今日覺君顏色好。 君不見少年頭上如雲髮,少壯如雲老如雪。豈知灌頂有醍醐,能使清涼頭不熱。呂梁之水掛飛流,黿鼉蛟蜃不敢遊。少年恃險若平地,獨倚長劍淩清秋。行路難,行路難,昔少年,今已老。前朝竹帛事皆空,日暮牛羊古城草。 同前(李頎) 漢家名臣楊德祖,四代五公享茅土。父兄子弟綰銀黃,躍馬鳴珂朝建章。火浣單衣繡方領,茱萸錦帶玉盤囊。賓客填街復滿座,片言出口生輝光。世人逐勢爭奔走,瀝膽隳肝唯恐後。當時一顧生青雲,自謂生死長隨君。一朝謝病還鄉里,窮巷蒼茫絕知己。秋風落葉閉重門,昨日論交竟誰是。薄俗嗟嗟難重陳,深山麋鹿下為鄰。魯連所以蹈滄海,古往今來稱達人。 同前二首(高適) 君不見富家翁,昔時貧賤誰比數。一朝金多結豪貴,萬事勝人健如虎。子孫成長滿眼前,妻能管弦妾能舞。自矜一朝忽如此,卻笑傍人獨悲苦。東鄰少年安所如,席門窮巷出無車。有才不肯學幹謁,何用年年空讀書。 長安少年不少錢,能騎駿馬鳴金鞭。五侯相逢大道邊,美人弦管爭留連。黃金如鬥不敢惜,片言如山莫棄捐。安知憔悴讀書者,暮宿虛台私自憐。 同前(張籍) 湘東行人長歎息,十年離家歸未得。弊裘羸馬苦難行,僮僕饑寒少筋力。君不見床頭黃金盡,壯士無顏色。龍蟠泥中未有雲,不能生彼升天翼。 同前(聶夷中) 莫言行路難,夷狄如中國。謂言骨肉親,中門如異域。出處全在人,路亦無通塞。門前兩條轍,何處去不得。 同前(韋應物) 荊山之白玉兮,良工雕琢雙環連,月蝕中央鏡心穿。故人贈妾初相結,恩在環中尋不絕。人情厚薄苦須臾,昔似連環今似玦。連環可碎不可離,如何物在人自移。上客勿遽歡,聽妾歌路難。旁人見環環可憐,不知中有長恨端。 同前三首(柳宗元) 君不見夸父逐日窺虞淵,跳踉北海超昆侖。披霄決漢出沆漭,瞥裂左右遺星辰。須臾力盡道渴死,狐鼠蜂蟻爭噬吞。北方竫人長九寸,開口抵掌更笑喧。啾啾飲食滴與粒,生死亦足終天年。睢盱大志少成遂,坐使兒女相悲憐。 虞衡斤斧羅千山,工命采斫杙與椽。深林土翦十取一,百牛連鞅摧雙轅。萬圍千尋妨道路,東西蹶倒山火焚。遺餘毫末不見保,躝躒磵壑何當存。群材未成質已夭,突兀硣豁空嵒巒。柏梁天災武庫火,匠石狼顧相愁冤。君不見南山棟樑益稀少,愛材養育誰復論。 飛雪斷道冰成梁,侯家熾炭雕玉房。蟠龍吐耀虎喙張,熊蹲豹躑爭低昂。攢巒叢射朱光,丹霞翠霧飄奇香。美人四向回明璫,雪山冰谷晞太陽。星躔奔走不得止,奄忽雙燕棲虹梁。風台露榭生光飾,死灰棄置參與商。盛時一去貴反賤,時一去貴反賤,桃笙葵扇安可常。 同前(鮑溶) 玉堂向夕如無人,絲竹儼然宮商死。細人何言入君耳,塵生金樽酒如水。君今不念歲蹉跎,雁天明明涼露多。華燈青凝久照夜,彩童窈窕虛垂羅。入宮見妒君不察,莫入此地出風波。此時不樂早休息,女顏易老君如何。 同前五首(僧貫休) 不會當時作天地,剛有多般愚與智。到頭還用真宰心,何如上下皆清氣。大道冥冥不知處,那堪頓得羲和轡。義不義兮仁不仁,擬學長生更容易。負心為爐復為火,緣木求魚應且止。君不見燒金煉石古帝王,鬼火熒熒白楊裏。 君不見道傍廢井生古木,本是驕奢貴人屋。幾度美人照影來,素綆銀瓶濯纖玉。雲飛雨散今如此,繡闥雕甍作荒谷。沸渭笙歌君莫誇,不應長是西家哭。休說遺編行者幾,至竟終須合天理。敗他成此亦何功,蘇張終作多言鬼。行路難,行路難,不在羊腸裏。 九有茫茫共堯日,浪死虛生亦非一。清淨玄音竟不聞,花眼酒腸暗如漆。或偶因片言隻字登第光二親,又不能獻可替否航要津。口談羲、軒與周、孔,履行不及屠沽人。行路難,行路難,日暮途遠空悲歎。 君不見道傍樹有寄生枝,青青鬱鬱同榮衰。無情之物尚如此,為人不及還堪悲。父歸墳兮未朝夕,已分黃金爭田宅。高堂老母頭似霜,心作數支淚常滴。我聞忽如負芒刺,不獨為君空歎息。古人尺布猶可縫,潯陽義大令人憶。寄言世上為人子,孝義團圓莫如此。若如此,不遄死兮更何俟。 君不見山高海深人不測,古往今來轉青碧。淺近輕浮莫與交,地卑只解生荊棘。誰道黃金如糞土,張耳、陳餘斷消息。行路難,行路難,君自看。 同前二首(僧齊己) 行路難,君好看。驚波不在黤黮間,小人心裏藏崩湍。七盤九折寒崷崒,翻車倒蓋猶堪出。未似是非唇舌危,暗中潛毀平人骨。君不見楚靈均,千古沈冤湘水濱。又不見李太白,一朝卻作江南客。 下浸與高盤,不為行路難。是非真險惡,翻覆作峰巒。漆愧同時黑,朱慚巧處丹。令人畏相識,欲畫白雲看。 同前(翁綬) 行路艱難不復歌,故人榮達我蹉跎。雙輪晚上銅梁雪,一葉春浮瘴海波。自古要津皆若此,方今失路欲如何。君看西漢翟丞相,鳳沼朝辭暮雀羅。 同前(薛能) 何處力堪殫,人心險萬端。藏山難測度,暗水自波瀾。對面如千里,回腸似七盤。已經吳坡困,欲向雁門難。南北誠須泣,高深不可幹。無因善行止,車轍得平安。 從軍中行路難二首(駱賓王) 君不見封狐雄虺篡自成群,憑深負固結妖氛。玉璽分兵征惡少,金壇受律動將軍。將軍擁旄宣廟略,戰士橫行靜夷落。長驅一息背銅梁,直指三巴逾劍閣。閣道岧嶢上戍樓,劍門遙裔俯靈丘。邛關九折無平路,江水雙源有急流。征役無期返,他鄉歲華晚。杳杳丘陵出,蒼蒼林薄遠。途危紫蓋峰,路澀青泥坡。去去指哀牢,行行入不毛。絕壁千里險,連山四望高。中外分區宇,夷夏殊風土。交趾枕南荒,昆彌臨北戶。川源饒毒霧,溪谷多淫雨。行潦四時流,崩查千歲古。漂梗飛蓬不自安,捫藤引葛度危巒。昔時聞道從軍樂,今日方知行路難。蒼江綠水東流駛,炎洲丹徼南中地。南中南斗映星河,秦川秦塞阻煙波。三春邊地風光少,五月瀘中瘴癘多。朝驅疲斥候,夕息倦誰何。向月彎繁弱,連星轉太阿。重義輕生懷一顧,東伐西征凡幾度。夜夜朝朝斑鬢新,年年歲歲戎衣故。灞城隅,滇池水。天涯望轉積,地際行無已。徒覺炎涼節物非,不知關山千萬里。棄置勿重陳,重陳多苦辛。且悅清笳梅柳曲,詎憶芳園桃李人。絳節朱旗分白羽,丹心白刃酬明主。但令一技君王識,誰憚三邊征戰苦。行路難,行路難,歧路幾千端。無復歸雲憑短翰,空餘望日想長安。 君不見玉關塵色暗邊亭,銅鞮雜虜寇長城。天子按劍征餘勇,將軍受脤事橫行。七德龍韜開玉帳,千里鼉鼓疊金鉦。陰山苦霧埋高壘,交河孤月照連營。連營去去無窮極,擁旆遙遙過絕國。陣雲朝結晦天山,寒沙夕漲迷疏勒。龍鱗水上開魚貫,馬首山前振周翼。長驅萬里讋祁連,分麾三命武功宣。百發烏號遙碎柳,七尺龍交回照蓮。春來秋去移灰琯,蘭閨柳市芳塵斷。雁門迢遞尺書稀,鴛被相思雙帶緩。行路難,誓令氛祲靜皋蘭。但使封侯龍額貴,詎隨中婦鳳樓寒。 變行路難(王昌齡) 向晚橫吹悲,風動馬嘶合。前驅引旗節,千里陣雲匝。單于下陰山,砂礫空颯颯。封侯取一戰,豈復念閨閤。 古別離(梁•江淹) 《楚辭》曰:「悲莫悲兮生別離。」《古詩》曰:「行行重行行,與君生別離。相去萬餘里,各在天一涯。」後蘇武使匈奴,李陵與之詩曰:「良時不可再,離別在須臾。」故後人擬之為《古別離》。梁簡文帝又為《生別離》,宋吳邁遠有《長別離》,唐李白有《遠別離》,亦皆類此。 遠與君別者,乃至雁門關。黃雲蔽千里,遊子何時還。送君如昨日,簷前露已團。不惜蕙草晚,所悲道里寒。君在天一涯,妾身長別離。願一見顏色,不異瓊樹枝。兔絲及水萍,所寄終不移。 同前(唐•沈佺期) 白水東悠悠,中有西行舟。舟行有返棹,水去無還流。奈何生別者,戚戚懷遠遊。遠遊誰當惜,所悲會難收。自君間芳躧,青陽四五遒。皓月掩蘭室,光風虛蕙樓。相思無明晦,長歎累冬秋。離居分遲暮,高駕何淹留。 同前(孟雲卿) 朝日上高台,離人怨秋草。但見萬里天,不見萬里道。君行本遙遠,苦樂良難保。宿昔夢同衾,憂心夢顛倒。含酸欲誰訴,轉轉傷懷抱。結髮年已遲,征行去何早。寒暄有時謝,憔悴難再好。人皆算年壽,死者何曾老。少壯無見期,水深風浩浩。 同前(李益) 雙劍欲別風淒然,雌沉水底雄上天。江回漢轉兩不見,雲交雨合知何年。古來萬事皆由命,何用臨涕苦相連。 同前二首(于濆) 入室少情意,出門多路歧。黃鶴有歸日,蕩子無還時。人誰無分命,妾身何太奇。君為東南風,妾作西北枝。青樓鄰裏婦,終年畫長眉。自倚對良匹,笑妾空羅幃。 郎本東家兒,妾本西家女。對門中道間,終謂無離阻。豈知中道間,遣作空閨主。自是愛封侯,非關備胡虜。知子去從軍,何處無良人。 同前二首(李端) 水國葉黃時,洞庭霜落夜。行舟聞商估,宿在楓林下。此地送君還,茫茫似夢間。後期知幾日,前路轉多山。巫峽通湘浦,迢迢隔雲雨。天晴見海檣,月落聞津鼓。人老自多愁,水深難急流。清宵歌一曲,白首對汀洲。與君桂陽別,令君岳陽待。後事忽差池,前期日空在。木落雁嗷嗷,洞庭波浪高。遠山雲似蓋,極浦樹如毫。朝發能幾里,暮來風又起。如何兩處愁,皆在孤舟裏。昨夜天月明,長川寒且清。菊花開欲盡,薺菜泊來生。下江帆勢速,五兩遙相逐。欲問去時人,知投何處宿。空令猿嘯時,泣對湘潭竹。 同前(王縉) 下階欲離別,相對映蘭叢。含辭未及吐,淚落蘭叢中。高堂靜秋日,羅衣飄暮風。誰能待明月,回首見床空。 同前(僧皎然) 太湖三山口,吳王在時道。寂寞千載心,無人見春草。誰堪緘怨者,持此傷懷抱。孤舟畏狂風,一點宿煙島。望所思兮若何,月蕩漾兮空波。雲離離兮北斷,雁眇眇兮南多。身去兮天畔,心折兮湖岸。春山胡為兮塞路,使我歸夢兮撩亂。 同前(聶夷中) 欲別牽郎衣,問郎遊何處。不恨歸日遲,莫向臨邛去。 同前二首(施肩吾) 古人謾歌西飛燕,十年不見狂夫面。三更風作切夢刀,萬轉愁成係腸線。所嗟不及牛女星,一年一度得相見。 老母別愛子,少妻送征郎。血流既四面,乃亦斷二腸。不愁寒無衣,不怕饑無糧。惟恐征戰不還鄉,母化為鬼妻為孀。 同前(吳融) 紫燕黃鵠雖別離,一舉千里何難追。猶聞啼風與叫月,流連斷續令人悲。賦情更有深繾綣,碧甃千尋尚為淺。蟾蜍正向清夜流,蛺蝶須教墮絲罥。莫道斷絲不可續,丹穴鳳凰膠不遠。草草通流水不回,海上兩潮長自返。 樂府詩集/072卷 卷七十二•雜曲歌辭十二 古離別(唐•王適) 昔歲驚楊柳,高樓悲獨守。今年芳樹枝,孤棲怨別離。珠簾晝不卷,羅幔曉長垂。苦調琴先覺,愁容鏡獨知。頻來雁度無消息,罷去鴛文何用織。夜還羅帳空有情,春著裙腰自無力。青軒桃李落紛紛,紫庭蘭蕙日氛氳。已能憔悴今如此,更復含情一待君。 古離別(常理) 君御狐白裘,妾居緗綺幬。粟鈿金夾膝,花錯玉搔頭。離別生庭草,征行斷戍樓。蠨蛸網清曙,菡萏落紅秋。小膽空房怯,長眉滿鏡愁。為傳兒女意,不用遠封侯。 同前(姚係) 涼風已嫋嫋,露重木蘭枝。獨上高樓望,行人遠不知。輕寒入洞戶,明月滿秋池。燕去鴻方至,年年是別離。 同前二首(趙微明) 離別無遠近,事歡情亦悲。不聞車輪聲,後會將何時。去日忘寄書,來日乖前期。縱知明當還,一夕千萬思。 違別未幾日,一日如三秋。猶疑望可見,日日上高樓。唯見分手處,白蘋滿芳洲。寸心寧死別,不忍生離愁。 同前二首(孟郊) 松山雲繚繞,萍路水分離。雲去有歸日,水分無合時。春芳役雙眼,春色柔四支。楊柳織別愁,千條萬條絲。山川古今路,縱橫無斷絕。來往天地間,人皆有離別。行衣未束帶,中腸已先結。不用看鏡中,自知生白髮。欲陳去留意,聲向言前咽。愁結填心胸,茫茫若為說。荒郊煙莽蒼,曠野風淒切。處處得相隨,人那不如月。 同前(顧況) 西江上風動,麻姑嫁時浪。西山為水水為塵,不是人間離別人。 同前(僧貫休) 離恨如旨酒,古今飲皆醉。只恐長江水,盡是兒女淚。伊餘非此輩,送人空把臂。他日再相逢,清風動天地。 同前(韋莊) 晴煙漠漠柳毿毿,不那離情酒半酣。更把馬鞭雲外指,斷腸春色在江南。 生別離(梁•簡文帝) 離別四弦聲,相思雙笛引。一去十三年,復無好音信。 同前(唐•孟雲卿) 結髮生別離,相思復相保。何知日已久,五變庭中草。眇眇天海途,悠悠吳江島。但恐不出門,出門無遠道。遠道行既難,家貧衣服單。嚴風吹積雪,晨起鼻何酸。人生各有戀,豈不懷所安。分明天上日,生死誓同歡。 同前(白居易) 食檗不易食梅難,檗能苦兮梅能酸。未如生別之為難,苦在心兮酸在肝。晨雞載鳴殘月沒,征馬重嘶行人出。回看骨肉哭一聲,梅酸檗苦甘如蜜。黃河水白黃雲秋,行人河邊相對愁。天寒野曠何處宿,棠梨葉戰風颼颼。生離別,生離別,憂從中來無斷絕。憂積心勞血氣衰,未年三十生白髮。 長別離(宋•吳邁遠) 生離不可聞,況復長相思。如何與君別,當我少年時。蕙華海搖蕩,妾心長自持。榮乏草木歡,悴極霜露悲。富貴貌難變,貧賤顏易衰。持此斷君腸,君亦宜自疑。淮陰有逸將,析羽不曾飛。楚有扛鼎士,出門不得歸。正為隆準公,仗劍入紫微。君才定何如,白日下爭暉。 遠別離(唐•李白) 遠別離,古有黃英之二女,乃在洞庭之南,瀟湘之浦。海水直下萬里深,誰人不言此離苦。日慘慘兮雲冥冥,猩猩啼煙兮鬼嘯雨,我縱言之將何補。皇穹竊恐不照餘之忠誠,雷憑憑兮欲吼怒,堯舜當之亦禪禹。君失臣兮龍為魚,權歸臣兮鼠變虎。或云堯幽囚,舜野死,九疑聯綿皆相似,重瞳孤墳竟何是。帝子泣兮綠雲間,隨風波兮去無還。慟哭兮遠望,見蒼梧之深山。蒼梧山崩湘水絕,竹上之淚乃可滅。 同前(張籍) 蓮葉團團杏花拆,長江鯉魚鰭鱲赤。念君少年棄親戚,千里萬里獨為客。誰言遠別心不易,天星墜地能為石。幾時斷得城南陌,勿使居人有行役。 同前二首(令狐楚) 楊柳黃金穗,梧桐碧玉枝。春來消息斷,早晚是歸時。玳織鴛鴦履,金裝翡翠篸。畏人相問著,不擬到城南。 久別離(李白) 別來幾春未還家,玉窗五見櫻桃花。況有錦字書,開緘使人嗟。至此腸斷彼心絕,雲鬟綠鬢罷攬結。愁如回飆亂白雪。去年寄書報陽台,今年寄書重相催。胡為東風為我吹行雲使西來。待來竟不來,落花寂寂委青苔。 新別離(戴叔倫) 手把杏花枝,未曾經別離。黃昏掩閨後,寂寞自心知。 今別離(崔國輔) 送別未能旋,相望連水口。船行欲映舟,幾度急搖手。 暗別離(劉氏瑤) 槐花結子桐葉焦,單飛越鳥啼青霄。翠軒輾雲輕遙遙,燕脂淚迸紅線條。瑤草歇芳心耿耿,玉珮無聲畫屏冷。朱弦暗斷不見人,風動花枝月中影。青鸞脈脈西飛去,海闊天高不知處。 潛別離(白居易) 不得哭,潛別離。不得語,暗相思。兩心之外無人知。深籠夜鎖獨棲鳥,利劍舂斷連理枝。河水雖濁有清日,烏頭雖黑有白時。唯有潛離與暗別,彼此甘心無後期。 別離曲(張籍) 行人結束出門去,馬蹄幾時踏門路。憶昔君初納彩時,不言身屬遼陽戍。早知今日當別離,成君家計良為誰。男兒生身自有役,那得誤我少年時。不如逐君征戰死,誰能獨老空閨裏。 同前(陸龜蒙) 丈夫非無淚,不灑離別間。仗劍對樽酒,恥為遊子顏。蝮蛇一螫手,壯士疾解腕。所思在功名,離別何足歎。 西洲曲(古辭) 憶梅下西洲,折梅寄江北。單衫杏子紅,雙鬢鴉雛色。西洲在何處,兩槳橋頭渡。日暮伯勞飛,風吹烏臼樹。樹下即門前,門中露翠鈿。開門郎不至,出門采紅蓮。采蓮南塘秋,蓮花過人頭。低頭弄蓮子,蓮子青如水。置蓮懷袖中,蓮心徹底紅。憶郎郎不至,仰首望飛鴻。鴻飛滿西洲,望郎上青樓。樓高望不見,盡日欄幹頭。欄幹十二曲,垂手明如玉。卷簾天自高,海水搖空綠。海水夢悠悠,君愁我亦愁。南風知我意,吹夢到西洲。 同前(唐•溫庭筠) 悠悠復悠悠,昨日下西洲。西洲風色好,遙見武昌樓。武昌何鬱鬱,儂家定無匹。小婦被流黃,登樓撫瑤瑟。朱弦繁復輕,素手直淒清。一彈三四解,掩抑似含情。南樓登且望,西江廣復平。艇子搖兩槳,催過石頭城。門前烏臼樹,慘淡天將曙。鶤鵊飛復還,郎隨早帆去。回頭語同伴,定復負情儂。去帆不安幅,作抵使西風。他日相尋索,莫作西洲客。西洲人不歸,春草年年碧。 荊州樂(梁•宗) 《荊州樂》蓋出於清商曲江陵樂,荊州即江陵也。有紀南城,在江陵縣東。梁簡文帝《荊州歌》云「紀城南里望朝雲,雉飛麥熟妾思君」是也。又有《紀南歌》,亦出於此。 迢遞樓雉懸,參差台觀雜。城闕自相望,雲霞紛颯遝。 荊州歌(唐•李白) 白帝城邊足風波,瞿塘五月誰敢過。荊州麥熟繭成蛾,繅絲憶君頭緒多,撥穀飛鳴奈妾何。 同前二首(劉禹錫) 渚宮楊柳暗,麥城朝雉飛。可憐踏青伴,乘暖著輕衣。 今日好南風,商旅相催發。沙頭檣竿上,始見春江闊。 荊州泊(李端) 南樓西下時,月裏聞來棹。桂水舳艫回,荊州津濟鬧。移帷望星漢,引帶思容貌。今夜一江人,唯應妾身覺。 紀南歌(劉禹錫) 酈道元《水經注》曰:「楚之先僻處荊山,後遷紀郢,即紀南城也。」《十道志》曰:「昭王十年,吳通漳水灌紀南城,入赤湖,郢城遂破。」杜預《左傳注》曰:「今南郡江陵縣北紀南城,故楚國也。」 風煙紀南城,塵土荊門路。天寒多獵騎,走上樊姬墓。 宜城歌(劉禹錫) 《通典》曰:「宜城,楚之鄢都,謂之郢。有蠻水,又有漢宜城縣,在今縣南。舊名率道,天寶中改焉。」《十道志》曰:「宜城,漢縣。宋孝武大明元年,以胡人流寓者,立華山郡於大堤村。古名上供,梁為率道,俗呼大堤。其地出美酒,故曰宜城竹葉酒也。」 野水繞空城,行塵起孤驛。花台側生樹,石碣陽鐫額。靡靡度行人,溫風吹宿麥。 南郡歌(齊•陸厥) 江南可採蓮,蓮生荷已大。旅雁向南飛,浮雲復如蓋。望美積風露,疏麻成襟帶。雙珠惑漢皋,蛾眉迷下蔡。玉齒徒粲然,誰與啟含貝。 長干曲(古辭) 逆浪故相邀,菱舟不怕搖。妾家揚子住,便弄廣陵潮。 同前四首(唐•崔顥) 君家定何處,妾住在橫塘。停舟暫借問,或恐是同鄉。家臨九江水,去來九江側。同是長幹人,生小不相識。 下渚多風浪,蓮舟漸覺稀。那能不相待,獨自逆潮歸。三江潮水急,五湖風浪湧。由來花性輕,莫畏蓮舟重。 長干行二首(李白) 妾髮初覆碩,折花門前劇。郎騎竹馬來,繞床弄青梅。同居長干裏,兩小無嫌猜。十四為君婦,羞顏尚不開。低頭向暗壁,千喚不一回。十五始展眉,願同塵與灰。常存抱柱信,豈上望夫台。十六君遠行,瞿塘灩預堆。五月不可觸,猿鳴天上哀。門前遲行跡,一一生綠苔。苔深不能掃,落葉秋風早。八月胡蝶來,雙飛西園草。感此傷妾心,坐愁紅顏老。早晚下三巴,預將書報家。相迎不道遠,直至長風沙。 憶妾深閨裏,煙塵不曾識。嫁與長幹人,沙頭候風色。五月南風興,思君在巴陵。八月西風起,想君發揚子。去來悲如何,見少別離多。湘潭幾日到,妾夢越風波。昨夜狂風度,吹折江頭樹。淼淼暗無邊,行人在何處。北客真王公,朱衣滿江中。日暮來投宿,數朝不肯東。好乘浮雲驄,佳期蘭渚東。鴛鴦綠浦上,翡翠錦屏中。自憐十五餘,顏色桃花紅。那作商人婦,愁水復愁風。 同前(張潮) 婿貧如珠玉,婿富如埃塵。貧時不忘舊,富貴多寵新。妾本富家女,與君為偶匹。惠好一何深,中門不曾出。妾有繡衣裳,葳蕤金鏤光。念君貧且賤,易此從遠方。遠方三千里,發去悔不已。日暮情更來,空望去時水。孟夏麥始秀,江上多南風。商賈歸欲盡,君今尚巴東。巴東有巫山,窈窕神女顏。常恐遊此山,果然不知還。 小長幹曲(崔國輔) 月暗送湖風,相尋路不通。菱歌唱不輟,知在此塘中。 樂府詩集/073卷 卷七十三•雜曲歌辭十三 杞梁妻(宋•吳邁遠) 崔豹《古今注》曰:「《杞梁妻》者,杞殖妻妹朝日之所作也。殖戰死,妻曰:『上則無父,中則無夫,下則無子,人生之苦至矣。』乃抗聲長哭,杞都城感之而頹,遂投水而死。其妹悲姊之貞,乃作歌,名曰《杞梁妻》焉。梁,殖之字也。」《列女傳》曰:「齊莊公襲莒,殖戰而死。其妻無所歸,乃就其夫之屍於城下而哭,十日而城為之崩。既葬,遂赴淄水而死。」《琴操》曰:「《杞梁妻歎》,齊杞梁殞,其妻之所作也。」 燈竭從初明,蘭凋猶早薰。扼腕非一代,千載炳遺文。貞夫淪莒役,杜吊結齊君。驚心眩白日,長洲崩秋雲。精微貫穹旻,高城為隤墳。行人既迷徑,飛鳥亦失群。壯哉金石軀,出門形影分。一隨塵壤消,聲譽誰共論。 同前(唐•僧貫休) 秦之無道兮四海枯,築長城兮遮北胡。築人築土一萬里,杞梁貞婦啼嗚嗚。上無父兮中無夫,下無子兮孤復孤。一號城崩寒色苦,再號杞梁骨出土。疲魂饑魄相逐歸,陌上少年莫相非。 董嬌饒(後漢•宋子侯) 洛陽城東路,桃李生路傍。花花自相對,葉葉自相當。春風東北起,花葉正低昂。不知誰家子,提籠行採桑。纖手折其枝,花落何飄颺。請謝彼姝子,何為見損傷。高秋八九月,白露變為霜。終年會飄墮,安得久馨香。秋時自零落,春月復芬芳。何時盛年去,歡愛永相忘。吾欲竟此曲,此曲愁人腸。歸來酌美酒,挾瑟上高堂。 焦仲卿妻(古辭) 《焦仲卿妻》,不知誰氏之所作也。其序曰:「漢末建安中,廬江府小吏焦仲卿妻劉氏,為仲卿母所遣,自誓不嫁。其家逼之,乃沒水而死。仲卿聞之,亦自縊於庭樹。時人傷之而為此辭也。」 孔雀東南飛,五里一徘徊。「十三能織素,十四學裁衣。十五彈箜篌,十六誦詩書。十七為君婦,心中常苦悲。君既為府吏,守節情不移。賤妾留空房,相見常日稀。雞鳴入機織,夜夜不得息。三日斷五疋,大人故嫌遲。非為織作遲,君家婦難為。妾不堪驅使,徒留無所施。便可白公姥,及時相遣歸。」府吏得聞之,堂上啟阿母:「兒已薄祿相,幸復得此婦。結髮同枕席,黃泉共為友。共事二三年,始爾未為久。女行無偏斜,何意致不厚?」阿母謂府吏:「何乃太區區。此婦無禮節,舉動自專由。吾意久懷忿,汝豈得自由。東家有賢女,自名秦羅敷。可憐體無比,阿母為汝求。便可速遣之,遣去慎莫留。」府吏長跪告:「伏惟啟阿母。今若遣此婦,終老不復取。」阿母得聞之,槌床便大怒:「小子無所畏,何敢助婦語。吾已失恩義,會不相從許。」府吏默無聲,再拜還入戶。舉言謂新婦,哽咽不能語。「我自不驅卿,逼迫有阿母。卿但暫還家,吾今且報府。不久當歸還,還必相迎取。以此下心意,慎勿違吾語。」新婦謂府吏:「勿復重紛紜。往昔初陽歲,謝家來貴門。奉事循公姥,進止敢自專。晝夜勤作息,伶俜縈苦辛。謂言無罪過,供養卒大恩。仍更被驅遣,何言復來還。妾有繡腰襦,葳蕤自生光。紅羅復鬥帳,四角垂香囊。箱簾六七十,綠碧青絲繩。物物各自異,種種在其中。人賤物亦鄙,不足迎後人。留待作遣施,於今無會因。時時為安慰,久久莫相忘。」雞鳴外欲曙,新婦起嚴妝。著我繡裌裙,事事四五通。足下躡絲履,頭上玳瑁光。腰若流紈素,耳著明月璫。指如削蔥根,口如含朱丹。纖纖作細步,精妙世無雙。上堂謝阿母,母聽去不止。「昔作女兒時,生小出野裏。本自無教訓,兼愧貴家子。受母錢帛多,不堪母驅使。今日還家去,念母勞家裏。」卻與小姑別,淚落連珠子。「新婦初來時,小姑如我長。勤心養公姥,好自相扶將。初七及下九,嬉戲莫相忘。」出門登車去,涕落百餘行。府吏馬在前,新婦車在後。隱隱何甸甸,俱會大道口。下馬入車中,低頭共耳語:「誓不相隔卿。且暫還家去,吾今且赴府。不久當還歸,誓天不相負。」新婦謂府吏:「感君區區懷,君既若見錄,不久望君來。君當作磐石,妾當作蒲葦。蒲葦紉如絲,磐石無轉移。我有親父兄,性行暴如雷。恐不任我意,逆以煎我懷。」舉手長勞勞,二情同依依。入門上家堂,進退無顏儀。阿母大拊掌:「不圖子自歸。十三教汝織,十四能裁衣。十五彈箜篌,十六知禮儀。十七遣汝嫁,謂言無誓違。汝今無罪過,不迎而自歸。」蘭芝慚阿母:「兒實無罪過。」阿母大悲摧。還家十餘日,縣令遣媒來。云「有第三郎,窈窕世無雙。年始十八九,便言多令才。」阿母謂阿女:「汝可去應之。」阿女銜淚答:「蘭芝初還時,府吏見丁寧,結誓不別離。今日違情義,恐此事非奇。自可斷來信,徐徐更謂之。」阿母白媒人:「貧賤有此女,始適還家門。不堪吏人婦,豈合令郎君。幸可廣問訊,不得便相許。」媒人去數日,尋遣丞請還。誰「有蘭家女,承籍有宦官」。云「有第五郎,嬌逸未有婚。遣丞為媒人,主簿通語言。」直說「太守家,有此令郎君。既欲結大義,故遣來貴門」。阿母謝媒人:「女子先有誓,老姥豈敢言。」阿兄得聞之,悵然心中煩。舉言謂阿妹:「作計何不量。先嫁得府吏,後嫁得郎君。否泰如天地,足以榮汝身。不嫁義郎體,其住欲何云。」蘭芝仰頭答:「理實如兄言。謝家事夫婿,中道還兄門。處分適兄意,那得自任專。雖與府吏要,渠會永無緣。登即相許和,便可作婚姻。」媒人下床去,諾諾復爾爾。還部白府君:「下官奉使命,言談大有緣。」府君得聞之,心中大歡喜。視歷復開書,便利此月內。六合正相應,良吉三十日。「今已二十七,卿可去成婚。」交語速裝束,絡繹如浮雲。青雀白鵠舫,四角龍子幡。婀娜隨風轉,金車玉作輪。躑躅青驄馬,流蘇金鏤鞍。齎錢三百萬,皆用青絲穿。雜彩三百匹,交廣市鮭珍。從人四五百,鬱鬱登郡門。阿母謂阿女:「適得府君書,明日來迎汝。何不作衣裳,莫令事不舉。」阿女默無聲,手巾掩口啼,淚落便如瀉。移我琉璃榻,出置前窗下。左手持刀尺,右手執綾羅。朝成繡裌裙,晚成單羅衫。晻晻日欲暝,愁思出門啼。府吏聞此變,因求假暫歸。未至二三里,摧藏馬悲哀。新婦識馬聲,躡履相逢迎。悵然遙相望,知是故人來。舉手拍馬鞍,嗟歎使心傷。「自君別我後,人事不可量。果不如先願,又非君所詳。我有親父母,逼迫兼弟兄。以我應他人,君還何所望。」府吏謂新婦:「賀卿得高遷。磐石方且厚,可以卒千年。蒲葦一時紉,便作旦夕間。卿當日勝貴,吾獨向黃泉。」新婦謂府吏:「何意出此言。同是被逼迫,君爾妾亦然。黃泉下相見,勿違今日言。」執手分道去,各各還家門。生人作死別,恨恨那可論。念與世間辭,千萬不復全。府使還家去,上堂拜阿母:「今日大風寒,寒風摧樹木,嚴霜結庭蘭。兒今日冥冥,令母在後單。故作不良計,勿復怨鬼神。命如南山石,四體康且直。」阿母得聞之,零淚應聲落。「汝是大家子,仕宦於台閣。慎勿為婦死,貴賤情何薄。東家有賢女,窈窕豔城郭。阿母為汝求,便復在旦夕。」府吏再拜還,長歎空房中,作計乃爾立。轉頭向戶裏,漸見愁煎迫。其日牛馬嘶,新婦入青廬。庵庵黃昏後,寂寂人定初。我命絕今日,魂去屍長留。攬裙脫絲履,舉身赴清池。府吏聞此事,心知長別離。徘徊庭樹下,自掛東南枝。兩家求合葬,合葬華山傍。東西植松柏,左右種梧桐。枝枝相覆蓋,葉葉相交通。中有雙飛鳥,自名為鴛鴦。仰頭相向鳴,夜夜達五更。行人駐足聽,寡婦起傍徨。多謝後世人,戒之慎勿忘。 盧女曲(唐•崔顥) 《樂府解題》曰:「盧女者,魏武帝時宮人也,故將軍陰升之姊。七歲入漢宮,善鼓琴。至明帝崩後,出嫁為尹更生妻。梁簡文帝《妾薄命》曰:『盧姬嫁日晚,非復少年時。』蓋傷其嫁遲也。」 二月春來半,宮中日漸長。柳垂金屋暖,花覆玉樓香。拂匣先臨鏡,調笙更炙簧。還將《盧女曲》,夜夜奉君王。 盧姬篇(崔顥) 盧姬小小魏王家,綠鬢紅唇桃李花。魏王綺樓十二重,水精簾箔繡芙蓉。白玉闌干金作柱,樓上朝朝學歌舞。前堂後堂羅袖人,南窗北窗花發春。翠幌珠簾鬥弦管,一奏一彈雲欲斷。君王日晚下朝歸,鳴環珮玉生光輝。人生今日得驕貴,誰道盧姬身細微。 邯鄲才人嫁為廝養卒婦(齊•謝朓) 生平宮閤裏,出入侍丹墀。開笥方羅縠,窺鏡比蛾眉。初別意未解,去久日生悲。憔悴不自識,嬌羞餘故姿。夢中忽仿佛,猶言承宴私。 同前(唐•李白) 妾本叢台女,揚蛾入丹闕。自倚顏如花,寧知有凋歇。一辭玉階下,去若朝雲沒。每憶邯鄲城,深宮夢秋月。君王不可見,惆悵至明發。 楊白花(無名氏) 《梁書》曰:「楊華,武都仇池人也。少有勇力,容貌雄偉,魏胡太后逼通之。華懼及禍,乃率其部曲來降。胡太后追思之不能已,為作《楊白華》歌辭,使宮人晝夜連臂蹋足歌之,聲甚淒惋。」故《南史》曰:「楊華本名白花,奔梁後名華,魏名將楊大眼之子也。」 陽春二三月,楊柳齊作花。春風一夜入閨闥,楊花飄蕩落南家。含情出戶腳無力,拾得楊花淚沾臆。秋去春還雙燕子,願銜楊花入窠裏。 楊白花(柳宗元) 楊白花,風吹度江水。坐令宮樹無顏色,搖蕩春光千萬里。茫茫曉日下長秋,哀歌未斷城鴉起。 茱萸女(梁•簡文帝) 茱萸生狹斜,結子復銜花。遇逢纖手摘,濫得映鉛華。雜與鬟簪插,偶逐鬢鈿斜。東西爭贈玉,縱橫來問家。不無夫婿馬,空駐使君車。 同前(唐•萬楚) 山陰柳家女,九日採茱萸。復得東鄰伴,雙為陌上姝。插花向高髻,結子置長裾。作性恒遲緩,非關姹丈夫。平明折林樹,日入反城隅。俠客邀羅袖,行人挑短書。蛾眉自有主,年少莫踟躕。 舞媚娘二首(陳•後主) 《樂苑》曰:「《舞媚娘》、《大舞媚娘》,並羽調曲也。《唐書》曰:『高宗永徽末,天下歌《舞媚娘》。未幾,立武氏為皇后。』按陳後主已有此歌,則永徽所歌,蓋舊曲云。」 樓上多嬌豔,當窗並三五。爭弄遊春陌,相邀開繡戶。轉態結紅裙,含嬌拾翠羽。留賓乍拂弦,托意時移柱。 淇水變新台,春爐當夏開。玉面含羞出,金鞍排夜來。春日多風光,尋觀向市傍。轉身移佩響,牽袖起衣香。 同前(北周•庾信) 朝來戶前照鏡,含笑盈盈自看。眉心濃黛直點,額角輕黃細安。只疑落花謾去,復道春風不還。少年唯有歡樂,飲酒那得留殘。 于闐採花(無名氏) 山川雖異所,草木尚同春。亦如溱洧地,自有採花人。 同前(唐•李白) 于闐採花人,自言花相似。明妃一朝西入胡,胡中美女多羞死。乃知漢地多名姝,胡中無花可方比。丹青能令醜者妍,無鹽翻在深宮裏。自古妒蛾眉,胡沙埋皓齒。 秦王卷衣(梁•吳均) 《樂府解題》曰:「《秦王卷衣》,言咸陽春景及宮闕之美。秦王卷衣,以贈所歡也。」唐李白有《秦女卷衣》。 咸陽春草芳,秦帝卷衣裳。玉檢茱萸匣,金泥蘇合香。初芳薰復帳,餘輝耀玉床。當須晏朝罷,持此贈龍陽。 秦女卷衣(唐•李白) 天子居未央,妾侍卷衣裳。顧無紫宮寵,敢拂黃金床。水至亦不去,熊來尚可當。微身奉日月,飄若螢火光。願君採葑菲,無以下體妨。 愛妾換馬(梁•簡文帝) 《樂府解題》曰:「《愛妾換馬》,舊說淮南王所作,疑淮南王即劉安也。」古辭今不傳。 功名幸多種,何事苦生離。誰言似白玉,定是愧青驪。必取匣中釧,回作飾金羈。真成恨不已,願得路傍兒。 同前(劉孝威) 驄馬出樓蘭,一步九盤桓。小史贖金絡,良工送玉鞍。龍驂來甚易,烏孫去實難。麟膠妾猶有,請為急弦彈。 同前(庾肩吾) 渥水出騰駒,湘川實應圖。來從西北道,去逐東南隅。琴聲悲玉匣,山路泣蘼蕪。似鹿將含笑,千金會不俱。 同前(隋•僧法宣) 朱鬛飾金鑣,紅妝束素腰。似雲來躞蹀,如雪去飄颻。桃花含淺汗,柳葉帶餘嬌。騁先將獨立,雙絕不俱標。 同前(唐•張祜) 一面妖桃千里蹄,嬌姿駿骨價應齊。乍牽玉勒辭金棧,催整花鈿出繡閨。去日豈無沾袂泣,歸時還有頓銜嘶。嬋娟躞蹀春風裏,揮手搖鞭楊柳堤。 綺閤香銷華廄空,忍將行雨換追風。休憐柳葉雙眉翠,卻愛桃花兩耳紅。侍宴永辭春色裏,趁朝休立漏聲中。恩勞未盡情先盡,暗泣嘶風兩意同。 樂府詩集/074卷 卷七十四•雜曲歌辭十四 枯魚過河泣(古辭) 枯魚過河泣,何時悔復及。作書與魴鱮,相教慎出入。 同前(唐•李白) 白龍改常服,偶被豫且制。誰使爾為魚,徒勞訴天帝。作書報鯨鯢,勿恃風濤勢。濤落歸泥沙,翻遭螻蟻噬。萬乘慎出入,柏人以為誡。 冉冉孤生竹(古辭) 冉冉孤生竹,結根泰山阿。與君為新婚,菟絲附女蘿。菟絲生有時,夫婦會有宜。千里遠結婚,悠悠隔山陂。思君令人老,軒車來何遲。復彼蕙蘭花,含英揚光輝。過時而不采,將隨秋草萎。亮君執高節,賤妾亦何為。 同前(宋•何偃) 流萍依清源,孤鳥親宿止。蔭幹相經榮,風波能終始。草生有日月,婚年行及紀。思欲侍衣裳,關山分萬里。徒作春夏期,空望良人軌。芳色宿昔事,誰見過時美。涼鳥臨秋竟,歡願亦云已。豈意倚君恩,坐守零落耳。 棗下何纂纂(梁•簡文帝) (《古咄唶歌》曰:「棗下何攢攢,榮華各有時。棗欲初赤時,人從四邊來。棗適今日賜,誰當仰視之。」潘安仁《笙賦》曰:「詠園桃之夭夭,歌棗下之纂纂。歌曰:棗下纂纂,朱實離離。宛其死矣,化為枯枝。」纂纂,棗花也。棗之纂纂盛貌,實之離離將衰,言榮謝之各有時也。) 垂花臨碧澗,結翠依丹巘。非直入遊宮,兼期植靈苑。落日芳春暮,遊人歌吹晚。弱刺引羅衣,朱實淩還幰。且歡洛浦詞,無羨安期遠。 同前二首(隋•王胄) 柳黃知節變,草綠識春歸。復道含雲影,重簷照日輝。御柳長條翠,宮槐細葉開。還得聞春曲,便逐鳥聲來。 西園遊上才 沈約《詠月》詩曰:「月華臨靜夜,夜靜滅氛埃。方暉竟戶入,圓影隙中來。高樓切思婦,西園遊上才。」因以為題也。 西園遊上才,清夜可徘徊。月桂臨樽上,山雲影蓋來。飛花隨燭度,疏葉向帷開。當軒顧應、阮,還覺賤鄒、枚。 薄暮動弦歌(梁•沈君攸) 柳谷向夕沈餘日,蕙樓臨砌徙斜光。金戶半入叢林影,蘭徑時移落蕊香。絲繩玉壺傳綺席,秦箏趙瑟響高堂。舞裙拂履喧珠珮,歌響出扇繞塵梁。雲邊雪飛弦柱促,留賓但須羅袖長。日暮歌鍾恒不倦,處處行樂為時康。 羽觴飛上苑(沈君攸) 《楚辭》曰:「瑤漿蜜勺實羽觴。」張衡《西京賦》曰:「促中堂之狹坐,羽觴行而無算。」羽觴,謂杯上綴羽以速飲。《漢書音義》曰「羽觴,作生爵形」是也。 上路薄晚風塵合,禁苑初春氣色華。石徑斷絲闌蔓草,山流細沫擁浮花。魚文熠爚含餘日,鶴蓋低昂照落霞。隔樹根鞍喧寶馬,分衢玉大動香車。車馬處處盡成陰,班荊促席對芳林。藤杯屢動情仍暢,翠樽引滿趣彌深。山陽倒載非難得,宜城醇醞促須斟。半醉驪歌應可奏,上客莫慮擲黃金。 桂楫泛河中(沈君攸) 黃河曲渚通千里,濁水分流引八川。仙查逐源終未極,蘇亭遺跡尚難遷。眇眇雲根侵遠樹,蒼蒼水氣雜遙天。波影雜霞無定色,湍文觸岸不成圓。赤馬青龍交出浦,飛雲蓋海遠淩煙。蓮舟渡沙轉不礙,桂楫距浪弱難前。風急金烏翅自轉,汀長錦纜影微懸。榜人欲歌先扣枻,津吏猶醉強持船。河堤極望今如此,行杯落葉詎虛傳。 內殿賦新詩(陳•江總) 兔影脈脈照金鋪,虯水滴滴寫玉壺。綺翼雕甍邇清漢,虹梁紫柱麗黃圖。風高暗綠凋殘柳,雨駛芳紅濕晚芙。三五二八佳年少,百萬千金買歌笑。偏羞故人識素詩,願奉秦聲采蓮調。織女今夕渡銀河,當見清秋停玉梭。 武溪深行(後漢•馬援) 一曰《武陵深行》。崔豹《古今注》曰:「《武溪深》,馬援南征之所作也。援門生爰寄生善吹笛,援作歌,令寄生吹笛以和之。名曰《武溪深》。」 滔滔武溪一何深,鳥飛不度,獸不敢臨。嗟哉武溪兮多毒淫! 同前(梁•劉孝勝) 武溪深不測,水安舟復輕。暫侶莊生釣,還滯鄂君行。棹歌爭後發,噪鼓逐前征。秦上山川險,黔中木石並。林壑秋籟急,猿哀夜月明。澄源本千仞,回峰忽萬縈。昭潭讓無底,太華推削成。日落野通氣,目極悵餘情。下流曾不濁,長邁寂無聲。羞學滄浪水,濯足復濯纓。 半渡溪(劉孝威) 《樂府解題》曰:「《半渡溪》,言戰而半涉溪水見迫,所言皆嶺南地里,與《武溪深》相類。」梁元帝又有《半路溪》,則言相逢隔溪,已識行步,辭旨與此全殊。 本廁偏伍伴,一戰殄凶渠。制賜文犀節,驛報紫泥書。入營陳御蓋,還家乘紫車。皇恩空以重,丹心恨不紓。渡瀘且不畏,淩溪嗟有餘。 半路溪(梁•元帝) 相逢半路溪,隔溪猶不渡。望望判知是,翩翩識行步。摘贈蘭澤芳,欲表同心句。先將動舊情,恐君疑妾妒。 昔思君(晉•傅玄) 昔君與我兮形影潛結,今君與我兮雲飛雨絕。昔君與我兮音響相和,今君與我兮落葉去柯。昔君與我兮金石無虧,今君與我兮星滅光離。 妾安所居(梁•吳均) 賤妾先有寵,蛾眉進不遲。一從西北麗,無復城南期。何因暫豔逸,豈為乏妍姿。徒有黃昏望,寧遇青樓時。惟惜應門掩,方餘永巷悲。匡床終不共,何由橫自思。 飲酒樂(晉•陸機) 《樂苑》曰:「《飲酒樂》,商調曲也。」 蒲萄四時芳醇,琉璃千鍾舊賓。夜飲舞遲銷燭,朝醒弦促催人。 同前 飲酒須飲多,人生能幾何。百年須受樂,莫厭管弦歌。 同前(唐•聶夷中) 日月似有事,一夜行一周。草木猶須老,人生得無愁。一飲解百結,再飲破百憂。白髮欺貧賤,不入醉人頭。我願東海水,盡向杯中流。安得阮步兵,同入醉鄉遊。 淫思古意(宋•顏竣) 春風飛遠方,紀轉流思堂。貞節寄君子,窮閨妾所藏。裁書露微疑,千里問新知。君行過三稔,故心久當移。 思公子(齊•王融) 《楚辭•九歌》曰:「雷填填兮雨冥冥,猿啾啾兮狖夜鳴。風颯颯兮木蕭蕭,思公子兮徒離憂。」《思公子》蓋出於此。 春盡風颯颯,蘭凋木修修。王孫久為客,思君徒自憂。 同前(梁•費昶) 公子才氣饒,淩雲自飄飄。東出鬥雞道,西登飲馬橋。夕宴銀為燭,朝燔桂作焦。虞卿亦何命,窮極苦無聊。 同前(北齊•邢劭) 綺羅日減帶,桃李無顏色。思君君未歸,歸來豈相識。 王孫遊(齊•謝朓) 《楚辭•招隱士》曰:「王孫遊兮不歸,春草生兮萋萋。」《王孫遊》蓋出於此。 綠草蔓如絲,雜樹紅英發。無論君不歸,君歸芳已歇。 同前(王融) 置酒登廣殿,開襟望所思。春草行已歇,何事久佳期。 同前(唐•崔國輔) 自與王孫別,頻看黃鳥飛。應由春草誤,著處不成歸。 陽翟新聲(齊•王融) 《隋書•樂志》曰:「西涼樂曲《陽翟新聲》、《神白馬》之類。皆生於胡戎歌,非漢、魏遺曲也。」 懷春發下蔡,含笑向陽城。恥為飛雉曲,好作鶤雞鳴。 金樂歌(梁•簡文帝) 槐香欲覆井,楊柳正藏鴉。山爐當無比,玉構火窗賒。床頭辟繩結,鏡上領巾斜。鐵鑊種粱子,銅樞生棗花。開門拋水柱,城按特言家。 同前(梁•元帝) 啼烏怨別偶,曙鳥憶誰家。石闕題書字,金燈飄落花。東方曉星沒,西山晚日斜。縠衫回廣袖,團扇掩輕紗。暫借青驄馬,來送黃牛車。 同前(房篆) 前溪流碧水,後渚映青天。登台臨寶鏡,開窗對綺錢。玉顏光粉色,羅袖拂金鈿。春風散輕蝶,明月映新蓮。摘花競時侶,催柏及芳年。 樂未央(沈約) 憶舜日,萬堯年。詠《湛露》,歌《採蓮》。原雜百和氣,宛轉金爐前。 南征曲(蕭子顯) 棹歌來揚女,操舟驚越人。圖蛟怯水伯,照鷁竦江神。 發白馬(費昶) 《通典》曰:「白馬,春秋時衛國曹邑有黎陽津,一曰白馬津。酈生云『守白馬之津』是也。」《發白馬》,言征戍而發兵於此也。 家本樓煩俗,召募羽林兒。怖羌角牴戲,習戰昆明池。弓弢不復挽,劍衣恒露鈹。一辭豹尾內,長別屬車垂。白馬今雖發,黃河未結澌。寄言閨中婦,逢春心勿移。 同前(唐•李白) 將軍發白馬,旌節渡黃河。簫鼓聒川嶽,滄溟湧洪波。武安有振瓦,易水無寒歌。鐵騎若雪山,飲流涸滹沱。揚兵獵月窟,轉戰略朝那。倚劍登燕然,邊峰列嵯峨。蕭條萬里外,耕作五原多。一掃清大漠,包虎戢金戈。 濟黃河(梁•謝微) 積陰晦平陸,淒風結暮序。朝辭金谷戍,夕逗黃河渚。赤兔徒聯翩,青鳧詎容與。淚甚聲難發,悲多袖未舉。虛薄謬君恩,方嗟別宛、許。 同前(陳•江總) 蔥山淪外域,鹽澤隱遐方。兩京分際遠,九道派流長。未殫所聞見,無待驗詞章。留連嗟太史,惆悵踐黎陽。導波縈地節,疏氣耿天潢。憫周沈用寶,嘉晉肇為梁。 同前(隋•蕭愨) 大蕃連帝室,驂駕奉皇猷。未明驅羽騎,淩晨方畫舟。津城度維錦,岸柳夾緹油。鍾聲颺別島,旗影照蒼流。早光生劍服,朝風起節樓。滔滔細波動,裔裔輕舷浮。回橈避近磧,放舳下前洲。全疑上天漢,不異謁蓬丘。望知雲氣合,聽識水聲秋。從軍何等樂,喜從神仙遊。 結襪子(後魏•溫子升) 《帝王世紀》曰:「文王伐崇侯虎,至五鳳墟。襪係解,顧左右無可使者,乃俯而結之。武王至商郊牧野,誓眾,左仗黃鉞,右秉白旄。王襪解,莫肯與王結,王乃釋旄,俯而結之。」《漢書》曰:「王生者,善為黃老言,處士。嘗召居廷中,公卿盡會立。王生老人曰:『吾襪解。』顧謂張釋之:『為我結襪。』釋之跪而結之。既已,人或讓王生:『獨奈何廷辱張廷尉如此!』王生曰:『吾老且賤,自度終亡益於張廷尉。廷尉方天下名臣,吾故聊使結襪,欲以重之。』諸公聞之,賢王生而重釋之。」唐李白辭,大抵言感恩之重,而以命相許也。 誰能訪故劍,會自逐前魚。裁紈終委篋,織素空有餘。 同前(唐•李白) 燕南壯士吳門豪,築中置鉛魚隱刀。感君恩重許君命,太山一擲輕鴻毛。 沐浴子 澡身經蘭汜,濯髮傃芳洲。折榮聊躑躅,攀桂且淹留。 同前(李白) 沐芳莫彈冠,浴蘭莫振衣。處世忌太潔,志人貴藏暉。滄浪有釣叟,吾與爾同歸。 安定侯曲(後魏•溫子升) 封疆在上地,鍾鼓自相和。美人當窗舞,妖姬掩扇歌。 澤雉 《莊子》曰:「澤雉十步一啄,百步一飲,不期畜乎樊中。」《澤雉曲》,蓋取此也。《古今樂錄》曰:「《鳳將雛》以《澤雉》送曲。」 擅場延繡頸,朝飛弄綺翼。飲啄常自在,驚雄恒不息。 短簫(梁•張嵊) 促柱弦始繁,短簫吹初亮。舞袖拂長席,鍾音由虡颺。已落簷瓦間,復繞梁塵上。時屬清夏陰,恩暉亦非望。 伍子胥(鮑機) 忠孝誠無報,感義本投身。日暮江波急,誰憐漁丈人。楚墓悲猶在,吳門恨未申。 清涼(張率) 登台待初景,帳殿藹餘晨。羅帷夕風濟,清氣尚波人。長簟涼可迎,平莞溫未親。幸願同枕席,為君橫自陳。 樂府詩集/075卷 卷七十五•雜曲歌辭十五 三臺二首(唐•韋應物) 《後漢書》曰:「蔡邕為侍御史,又轉持書侍御史,遷尚書。三日之間,周歷三臺。」馮鑒《續事始》曰:「樂府以邕曉音律,製《三台曲》以悅邕,希其厚遺。」劉禹錫《嘉話錄》曰:「三臺送酒,蓋因北齊高洋毀銅雀臺,築三個臺。宮人拍手呼上臺送酒,因名其曲為《三臺》。」李氏《資暇》曰:「《三臺》,三十拍促曲名。昔鄴中有三臺,石季龍常為宴遊之所。樂工造此曲以促飲。」未知孰是。《鄴都故事》曰:「漢獻帝建安五年,曹操破袁紹於鄴。十五年築銅雀臺,十八年作金虎臺,十九年造冰井臺,所謂鄴中三臺也。」《北史》曰:「齊文宣天保中營三臺於鄴,因其舊基而高博之。九年臺成,改銅爵曰金鳳,金虎曰聖應,冰井曰崇光」云。按《樂苑》,唐天寶中羽調曲有《三臺》,又有《急三臺》。 一年一年老去,明日後日花開。未報長安平定,萬國豈得銜杯。冰泮寒塘始綠,雨餘百草皆生。朝來門閤無事,晚下高齋有情。 上皇三臺 不寐倦長更,披衣出戶行。月寒秋竹冷,風切夜窗聲。 突厥三臺 雁門山上雁初飛,馬邑欄中馬正肥。日旰山西逢驛使,殷勤南北送征衣。 宮中三臺二首(王建) 魚藻池邊射鴨,芙蓉園裏看花。日色柘袍相似,不著紅鸞扇遮。 池北池南草綠,殿前殿後花紅。天子千年萬歲,未央明月清風。 江南三臺四首(王建) 楊州橋邊小婦,長幹市裏商人。三年不得消息,各自拜鬼求神。 青草湖邊草色,飛猿嶺上猿聲。萬里三湘客到,有風有雨人行。 樹頭花落花開,道上人去人來。朝愁暮愁即老,百年幾度三台。 聞身強健且為,頭白齒落難追。準擬百年千歲,能得幾許多時。 陵雲臺(梁•謝舉) ...

樂府詩集/61~70卷

樂府詩集/061卷 卷六十一•雜曲歌辭一 《宋書•樂志》曰:「古者天子聽政,使公卿大夫獻詩,耆艾修之,而後王斟酌焉。然後被於聲,於是有採詩之官。周室下衰,官失其職。漢、魏之世,歌詠雜興,而詩之流乃有八名:曰行,曰引,曰歌,曰謠,曰吟,曰詠,曰怨,曰歎,皆詩人六義之餘也。至其協聲律,播金石,而總謂之曲。若夫均奏之高下,音節之緩急,文辭之多少,則繫乎作者才思之淺深,與其風俗之薄厚。當是時,如司馬相如、曹植之徒,所為文章,深厚爾雅,猶有古之遺風焉。自晉遷江左,下逮隋、唐,德澤浸微,風化不競,去聖逾遠,繁音日滋。豔曲興於南朝,胡音生於北俗。哀淫靡曼之辭,迭作並起,流而忘反,以至陵夷。原其所由,蓋不能制雅樂以相變,大抵多溺於鄭、衛,由是新聲熾而雅音廢矣。昔晉平公說新聲,而師曠知公室之將卑。李延年善為新聲變曲,而聞者莫不感動。其後元帝自度曲,被聲歌,而漢業遂衰。曹妙達等改易新聲,而隋文不能救。嗚呼,新聲之感人如此,是以為世所貴。雖沿情之作,或出一時,而聲辭淺迫,少復近古。故蕭齊之將亡也。有《伴侶》;高齊之將亡也,有《無愁》;陳之將亡也,有《玉樹後庭花》;隋之將亡也,有《泛龍舟》。所謂煩手淫聲,爭新怨衰,此又新聲之弊也。雜曲者,歷代有之,或心志之所存,或情思之所感,或宴遊歡樂之所發,或憂愁憤怨之所興,或敘離別悲傷之懷,或言征戰行役之苦,或緣於佛老,或出自夷虜。兼收備載,故總謂之雜曲。自秦、漢已來,數千百歲,文人才士,作者非一。干戈之後,喪亂之餘,亡失既多,聲辭不具,故有名存義亡,不見所起,而有古辭可考者,則若《傷歌行》、《生別離》、《長相思》、《棗下何纂纂》之類是也。復有不見古辭,而後人繼有擬述,可以概見其義者,則若《出自薊北門》、《結客少年場》、《秦王卷衣》、《半渡溪》、《空城雀》、《齊謳》、《吳趨》、《會吟》、《悲哉》之類是也。又如漢阮瑀之《駕出北郭門》,曹植之《惟漢》、《苦思》、《欲遊南山》《事君》、《車已駕》、《桂之樹》等行,《磐石》、《驅車》、《浮萍》、《種葛》、《吁嗟》、《鰕䱹》等篇,傅玄之《雲中白子高》、《前有一樽酒》、《鴻雁生塞北行》《昔君》、《飛塵》、《車遙遙篇》,陸機之《置酒》,謝惠連之《晨風》,鮑照之《鴻雁》,如此之類,其名甚多,或因意命題,或學古敘事,其辭具在,故不復備論。」 蛺蝶行(古辭) 蛺蝶之遨遊東園,奈何卒逢三月養子燕,接我苜蓿間。持之,我入紫深宮中,行纏之,傅欂櫨間。雀來燕,燕子見銜哺來,搖頭鼓翼,何軒奴軒。 同前(梁•李鏡遠) 青春已布澤,微蟲應節歡。朝出南園裏,暮依華葉端。菱舟追或易,風池渡更難。群飛終不遠,還向玉階蘭。 桂之樹行(魏•曹植) 桂之樹,桂之樹,桂生一何麗佳。揚朱華而翠葉,流芳布天涯。上有棲鸞,下有盤螭。桂之樹,得道之真人,咸來會講仙:教爾服食日精,要道甚省不煩。淡泊無為自然。乘蹻萬里之外,去留隨意所欲存。高高上際於眾外,下下乃窮極地天。 秦女休行(左延年) 左延年辭,大略言女休為燕王婦,為宗報仇,殺人都市,雖被囚繫,終以赦宥,得寬刑戮也。晉傅玄云「龐氏有烈婦」,亦言殺人報怨,以烈義稱,與古辭義同而事異。 始出上西門,遙望秦氏廬。秦氏有好女,自名為女休。休年十四五,為宗行報仇。左執白楊刃,右據宛魯矛。仇家便東南,仆僵秦女休。女休西上山,上山四五里。關吏呵問女休,女休前置辭:「平生為燕王婦,於今為詔獄囚。平生衣參差,當今無領襦。明知殺人當死,兄言怏怏,弟言無道憂。女休堅辭為宗報仇,死不疑。」殺人都市中,徼我都巷西。丞卿羅東向坐,女休淒淒曳梏前。兩徒夾我,持刀刀五尺餘。刀未下,朣朧擊鼓赦書下。 同前(晉•傅玄) 龐氏有烈婦,義聲馳雍、涼。父母家有重怨,仇人暴且強。雖有男兄弟,志弱不能當。烈女念此痛,丹心為寸傷。外若無意者,內潛思無方。白日入都市,怨家如平常。匿劍藏白刃,一奮尋身僵。身首為之異處,伏尸列肆旁。肉與土合成泥,灑血濺飛梁。猛氣上干雲霓,仇黨失守為披攘。一市稱烈義,觀者收淚並慨慷。百男何當益,不如一女良。烈女直造縣門,云父不幸遭禍殃。今仇身以分裂,雖死情益揚。殺人當伏法,義不苟活隳舊章。縣令解印綬,令我傷心不忍聽。刑部垂頭塞耳,令我吏舉不能成。烈著希代之績,義立無窮之名。夫家同受其祚,子子孫孫咸享其榮。今我弦歌吟詠高風,激揚壯發悲且清。 同前(唐•李白) 西門秦氏女,秀色如瓊花。手揮白楊刀,清晝殺仇家。羅袖灑赤血,英聲淩紫霞。直上西山去,關吏相邀遮。婿為燕國王,身被詔獄加。犯刑若履虎,不畏落爪牙。素頸未及斷,摧眉伏泥沙。金雞忽放赦,大辟得寬賒。何慚聶政姊,萬古共驚嗟。 當牆欲高行(魏•曹植) 龍欲升天須浮雲,人之仕進待中人。眾口可以鑠金,讒言三至,慈母不親。憒憒俗間,不辨偽真。願欲披心自說陳,君門以九重,道遠河無津。 當欲遊南山行(曹植) 東海廣且深,由卑下百川。五嶽雖高大,不逆垢與塵。良木不十圍,洪條無所因。長者能博愛,天下寄其身。大匠無棄材,船車用不均。錐刀各異能,何所獨卻前。嘉善而矜愚,大聖亦同然。仁者各壽考,四坐咸萬年。 當事君行(曹植) 人生有所貴尚,出門各異情。朱紫更相奪色,雅鄭異音聲。好惡隨所愛憎,追舉逐虛名。百心可事一君,巧詐寧拙誠。 當車已駕行(曹植) 坐玉殿,會諸貴客。侍者行觴,主人離席。顧視東西廂,絲竹與鞞鐸。不醉無歸來,明燈以繼夕。 驅車上東門行(古辭) 驅車上東門,遙望郭北墓。白楊何蕭蕭,松柏夾廣路。下有陳死人,杳杳即長暮。潛寐黃泉下,千載永不寤。浩浩陰陽移,年命如朝露。人生忽如寄,壽無金石固。萬歲更相送,賢聖莫能度。服食求神仙,多為藥所誤。不如飲美酒,被服紈與素。 駕言出北闕行(晉•陸機) 駕言出北闕,躑躅遵山陵。長松何鬱鬱,丘墓互相承。念昔殂沒子,悠悠不可勝。安寢重冥廬,天壤莫能興。人生何期促,忽如朝露凝。辛苦百年間,戚戚如履冰。仁智亦何補,遷化有明徵。求仙鮮克仙,太虛安可淩。良會罄美服,對酒宴同聲。 駕出北郭門行(魏•阮瑀) 駕出北郭門,馬樊不肯馳。下車步踟躕,仰折枯楊枝。顧聞丘林中,噭々有悲啼。借問啼者出:「何為乃如斯?」親母舍我歿,後母憎孤兒。饑寒無衣食,舉動鞭捶施。骨消肌肉盡,體若枯樹皮。藏我空室中,父還不能知。上塚察故處,存亡永別離。親母何可見,淚下聲正嘶。棄我於此間,窮厄豈有貲。傳告後代人,以此為明規。 出門行二首(唐•孟郊) 長河悠悠去無極,百齡同此可歎息。秋風白露沾人衣,壯心凋落奪顏色。少年出門將訴誰,川無梁兮路無歧。一聞陌上苦寒奏,使我佇立驚且悲。君今得意厭粱肉,豈復念我貧賤時。 海風蕭蕭天雨霜,窮愁獨坐夜何長。驅車舊憶太行險,始知遊子悲故鄉。美人相思隔天闕,長望雲端不可越。手持琅玕欲有贈,愛而不見心斷絕。南山峨峨白石爛,碧海之波浩漫漫。參辰出沒不相待,我欲橫天無羽翰。 同前(元稹) 兄弟同出門,同行不同志。淒淒分歧路,各各營所為。兄上荊山巔,翻石辨虹氣。弟沈滄海底,偷珠待龍睡。出門不數年,同歸亦同遂。俱用私所珍,升沈自茲異。獻珠龍王宮,值龍覓珠次。但喜復得珠,不求珠所自。酬客雙龍女,授客六龍轡。遣充行雨神,雨澤隨客意。雩夏鍾鼓繁,禜秩玉帛積。彩色畫廊廟,奴僮被珠翠。驥騄千萬雙,鴛鴦七十二。言者禾稼枯,無人敢輕議。其兄因獻璞,再刖不履地。門戶親戚疏,匡床妻妾棄。銘心有所待,視足無所愧。持璞自枕頭,淚痕雙血漬。一朝龍醒寤,本問偷珠事。因知行雨偏,妻子五刑備。仁兄捧屍哭,勢友掉頭諱。喪車黔首葬,吊客青蠅至。楚有望氣人,王前忽長跪。賀王得貴寶,不遠王所蒞。求之果如言,剖則浮筠膩。白珩無顏色,垂棘有瑕累。在楚列地封,入趙連城貴。秦遣李斯書,書為傳國瑞。秦亡漢、魏傳,傳者得神器。卞和名永永,與寶不相墜。勸爾出門行,行難莫行易。易得還易失,難同亦難離。善賈識貪廉,良田無稙稚。磨劍莫磨錐,磨錐成小利。 出自薊北門行(宋•鮑照) 魏曹植《豔歌行》曰:「出自薊北門,遙望胡地桑。枝枝自相值,葉葉自相當。」《樂府解題》曰:「《出自薊北門行》,其致與《從軍行》同,而兼言燕薊風物,及突騎勇悍之狀。若鮑照雲《羽檄起邊亭》,備敘征戰苦辛之意。」《通典》曰:「燕本秦上穀郡,薊即漁陽郡,皆在遼西。」《漢書》曰:「薊,故燕國也。」 羽檄起邊亭,烽火入咸陽。征師屯廣武,分兵救朔方。嚴秋筋竿勁,虜陣精且強。天子按劍怒,使者遙相望。雁行緣石徑,魚貫度飛梁。蕭鼓流漢思,旌甲被胡霜。疾風衝塞起,沙礫自飄揚。馬毛縮如蝟,角弓不可張。時危見臣節,世亂識忠良。投軀報明主,身死為國殤。 同前(陳•徐陵) 薊北聊長望,黃昏心獨愁。燕山對古刹,代郡隱城樓。屢戰橋恒斷,長冰塹不流。天雲如蛇陣,漢月帶胡愁。漬土泥函谷,挼繩縛涼州。平生燕頷相,會自得封侯。 同前(北周•庾信) 薊門還北望,役役盡傷情。關山連漢月,隴水向秦城。笳寒蘆葉脆,弓凍紵弦鳴。梅林能止渴,復姓可防兵。將軍連轉戰,都護夜巡營。燕山猶有石,須勒幾人名。 同前(唐•李白) 虜陣橫北荒,胡星曜精芒。羽書速驚電,烽火晝連光。虎竹救邊急,戎車森已行。明主不安席,按劍心飛揚。推轂出猛將,連旗登戰場。兵威衝絕漠,殺氣淩穹蒼。列卒赤山下,開營紫塞傍。途冬沙風緊,旌旗颯凋傷。畫角悲海月,征衣卷天霜。揮刃斬樓蘭,彎弓射賢王。單于一平蕩,種落自奔亡。收功報天子,行歌歸咸陽。 薊門行五首(高適) 邊城十一月,雨雪亂霏霏。元戎號令嚴,人馬亦輕肥。羌胡無盡日,征戰幾時歸。 幽州多騎射,結髮重橫行。一朝事將軍,出入有聲名。紛紛獵秋草,相向角弓鳴。 薊門逢古老,獨立思氛氳。一身既零丁,頭鬢白紛紛。勳庸今已矣,不識霍將軍。 茫茫長城外,日沒更煙塵。胡騎雖憑陵,漢兵不顧身。古樹滿空塞,黃雲愁殺人。 漢家能用武,開拓窮異域。戍卒厭糠核,降胡飽衣食。開亭試一望,吾欲涕沾臆。 同前二首(李希仲) 旄頭有精芒,胡騎獵秋草。羽檄南渡河,邊庭用兵早。漢家愛征戰,宿將今已老。辛苦羽林兒,從戎榆關道。 一身救邊速,烽火連薊門。前軍鳥飛斷,格鬥塵沙昏。寒日鼓聲急,單于夜火奔。當須徇忠義,身死報國恩。 君子有所思行(晉•陸機) 《樂府解題》曰:「《君子有所思行》,晉陸機云:『命駕登北山。』宋鮑照云:『西上登雀台。』梁沈約云:『晨策終南首。』其旨言雕室麗色,不足為久歡,宴安冘毒,滿盈所宜敬忌,與《君子行》異也。」 命駕登北山,延佇望城郭。廛里一何盛,街巷紛漠漠。甲第崇高闥,洞房結阿閣。曲池何湛湛,清川帶華薄。邃宇列綺窗,蘭室接羅幕。淑貌色斯升,哀音承顏作。人生盛行邁,容華隨年落。善哉膏粱士,營生奧且博。宴安消靈根,冘毒不可恪。無以肉食資,取笑藜與藿。 同前(宋•謝靈運) 總駕越鍾陸,還顧望京畿。躑躅周名都,遊目倦忘歸。市鄽無阨室,世族有高闈。密親麗華苑,軒甍飾通逵。孰是金、張樂,諒由燕、趙詩。長夜恣酣飲,窮年弄音徽。盛往速露墜,衰來疾風飛。餘生不歡娛,何以竟暮歸。寂寥曲肱子,瓢飲療朝饑。所秉自天性,貧富豈相譏。 同前(鮑照) 西上登雀台,東下望雲闕。層關肅天居,馳道直如髮。繡甍結飛霞,璇題納明月。築山擬蓬壺,穿池類溟渤。選色遍齊代,徵聲匝邛、越。陳鍾陪夕宴,笙歌待明發。年貌不可留,身意會盈歇。蟻壤漏山河,絲淚毀金骨。器惡含滿欹,物忌厚生沒。智哉眾多士,服理辨昭晣。 同前(梁•沈約) 晨策終南首,顧望咸陽川。戚里溯曾闕,甲館負崇軒。復塗希紫閣,重台擬望仙。巴姬幽蘭奏,鄭女陽春弦。共矜紅顏日,俱忘白髮年。寂寥茂陵宅,照曜未央蟬。無以五鼎盛,顧嗤三經玄。 同前(唐•李白) 紫閣連終南,青冥天倪色。憑崖望咸陽,宮闕羅北極。萬井驚畫出,九衢如弦直。渭水清銀河,橫天流不息。朝野盛文物,衣冠何貪絕。廄馬散連山,軍容威絕域。伊、皋運元化,衛、霍輸筋力。歌鍾樂未休,榮去老還逼。圓光過滿缺,太陽移中昃。不散東海金,何爭西輝匿。無作牛山悲,惻愴淚沾臆。 同前二首(僧貫休) 我愛正考甫,思賢作《商頌》。我愛揚子雲,理亂皆如鳳。振衣中夜起,露花香旖旎。撲碎驪龍明月珠,敲出鳳凰五色髓。陋巷蕭蕭風淅淅,緬想斯人勝珪璧。寂寥千載不相逢,無限區區盡虛擲。君不見沈約道:「佳人不在茲,春光為誰惜?」 安得龍猛筆,點石為黃金。散向酷吏家,使無貪殘心。甘棠密葉成翠幄,潁鳳不來天地塞。所以傾城人,如今不可得。 樂府詩集/062卷 卷六十二•雜曲歌辭二 傷歌行(古辭) 《傷歌行》,側調曲也。古辭傷日月代謝,年命遒盡,絕離知友,傷而作歌也。 昭昭素明月,輝光燭我床。憂人不能寐,耿耿夜何長。微風吹閨闥,羅帷自飄揚。攬衣曳長帶,屣履下高堂。東西安所之,徘徊以彷徨。春鳥翻南飛,翩翩獨翱翔。悲聲命儔匹,哀鳴傷我腸。感物懷所思,泣涕忽沾裳。佇立吐高吟,舒憤訴穹蒼。 同前(唐•張籍) 黃門詔下促收捕,京兆尹係御史府。出門無復部曲隨,親戚相逢不容語。辭成謫尉南海州,受命不得須臾留。身著青衫騎惡馬,東門之東無送者。郵夫防吏急喧驅,往往驚墮馬蹄下。長安里中荒大宅,朱門已除十二戟。高堂舞榭鎖管弦,美人遙望西南天。 傷哉行(孟郊) 眾毒蔓貞松,一枝難久榮。豈知黃庭客,仙骨生不成。春色舍芳蕙,秋風繞枯莖。彈琴不成曲,始覺知音傾。館月改舊照,吊賓寫餘情。還舟空江上,波浪送銘旌。 同前(莊南傑) 兔走烏飛不相見,人事依稀速如電。王母夭桃一度開,玉樓紅粉千回變。車馳馬走咸陽道,石家舊宅空荒草。秋雨無情不惜花,芙蓉一一驚香倒。勸君莫謾栽荊棘,秦皇虛費驅山力。英風一去更無言,白骨沈埋暮山碧。 悲歌行(古辭) 悲歌可以當泣,遠望可以當歸。思念故鄉,鬱鬱累累。欲歸家無人,欲渡河無船,心思不能言,腸中車輪轉。 同前(唐•李白) 悲來乎,悲來乎,主人有酒且莫斟,聽我一曲悲來吟。悲來不吟還不笑,天下無人知我心。君有數斗酒,我有三尺琴。琴鳴酒樂兩相得,一杯不啻千鈞金。悲來乎,悲來乎,天雖長,地雖久,金玉滿堂應不守。富貴百年能幾何,死生一度人皆有。孤猿坐啼墳上月,且須一盡杯中酒。悲來乎,悲來乎,鳳鳥不至河無圖,微子去之箕子奴。漢帝不憶李將軍,楚王放卻屈大夫。悲來乎,悲來乎,秦家李斯早追悔,虛名撥向身之外。范子何曾愛五湖,功成名遂身自退。劍是一夫用,書能知姓名,惠施不肯干萬乘,卜式未必窮一經。還須黑頭取方伯,莫謾白首為儒生。 悲哉行(晉•陸機) 《歌錄》曰:「《悲哉行》,魏明帝造。」《樂府解題》曰:「陸機云:『遊客芳春林。』謝惠連云:『羈人感淑節。』皆言客遊感物憂思而作也。」 遊客芳春林,春芳傷客心。和風飛清響,鮮雲垂薄陰。蕙草饒淑氣,時鳥多好音。翩翩鳴鳩羽,喈喈倉庚音。幽蘭盈通谷,長莠被高岑。女蘿亦有托,蔓葛亦有尋。傷哉客遊士,憂思一何深。目感隨氣草,耳悲詠時禽。寤寐多遠念,緬然若飛沈。原托歸風響,寄言遺所欽。 同前(宋•謝靈運) 萋萋春草生,王孫遊有情。差池燕始飛,夭嫋柳始榮。灼灼桃悅色,飛飛燕弄聲,簷上雲結陰,澗下風吹清。幽樹雖改觀,終始在初生。松蔦歡蔓延,樛葛欣蔂縈。眇然遊宦子,晤言時未並。鼻感改朔氣,眼傷變節榮。侘傺豈徒然,澶漫絕音形。風來不可托,鳥去豈為聽。 同前(謝惠連) 羈人感淑節,緣感欲回泬。我行詎幾時,華實驟舒結。睹實情有悲,瞻華意無悅。覽物懷同志,如何復乖別。翩翩翔禽羅,關關鳴鳥列。翔鳴常疇偶,所歎獨乖絕。 同前(梁•沈約) 旅遊媚年春,年春媚遊人。徐光旦垂彩,和露曉凝津。時嚶起稚葉,蕙氣動初蘋。一朝阻舊國,萬里隔良辰。 同前(唐•孟雲卿) 孤兒去慈親,遠客喪主人。莫吟苦辛曲,此曲誰忍聞。可聞不可說,去去無期別。行人念前程,不待參辰沒。朝亦常苦饑,暮亦常苦饑。飄飄萬餘里,貧賤多是非。少年莫遠遊,遠遊多不歸。 同前(白居易) 悲哉為儒者,力學不能疲。讀書眼欲暗,秉筆手生胝。十上方一第,成名常苦遲。縱有宦達者,兩鬢已成絲。可憐少壯日,適在窮賤時。丈夫老且病,焉用富貴為。沈沈朱門宅,中有乳臭兒。狀貌如婦人,光明膏粱肌。手不把書卷,身不擐戎衣。二十襲封爵,門承勳戚資。春來日日出,服御何輕肥。朝從博徒飲,暮有倡樓期。評封還酒債,堆金選蛾眉。聲色狗馬外,其餘一無知。山苗與澗松,地勢隨高卑。古來無奈何,非君獨傷悲。 同前(鮑溶) 促促晨復昏,死生同一源。貴年不懼老,賤老傷久存。朗朗哭前歌,絳旌引幽魂。來為千金子,去臥百草根。黃土塞生路,悲風送回轅。金鞍舊良馬,四顧不入門。生結千歲念,榮及百代孫。黃金買性命,白刃仇一言。寧知北山上,松柏侵田園。 妾薄命二首(魏•曹植) 《樂府解題》曰:「《妾薄命》,曹植云:『日月既逝西藏。』蓋恨燕私之歡不久。梁簡文帝云:『名都多麗質。』傷良人不返,王嬙遠聘,盧姬嫁遲也。」 攜玉手,喜同車。比上雲閣飛除。釣台蹇產清虛,池塘靈沼可娛。仰泛龍舟綠波,俯擢神草枝柯。想彼宓妃洛河,退詠漢女湘娥。 日月既逝西藏,更會蘭室洞房。華燈步障舒光,皎若日出扶桑。促樽合坐行觴。主人趗舞{沙皿}盤,能者穴觸別端。騰觚飛爵闌干,同量等色齊顏。任意交屬所歡,朱顏發外形蘭。袖隨禮容極情,妙舞仙仙體輕。裳解履遺絕纓,俯仰笑喧無呈。覽持佳人玉顏,齊舉金爵翠盤。手形羅袖良難,腕弱不勝珠環,坐者歎息舒顏。御巾裛粉君傍,中有霍納都梁,雞舌五味雜香。進者何人齊姜,恩重愛深難忘。召延親好宴私,但歌杯來何遲。客賦既醉言歸,主人稱露未晞。 同前(梁•簡文帝) 名都多麗質,本自恃容姿。蕩子行未至,秋胡無定期。玉貌歇紅臉,長嚬串翠眉。奩鏡迷朝色,縫針脆故絲。本異搖舟咎,何關竊席疑。生離誰拊背,溘死詎來遲。王嬙貌本絕,踉蹌入氈帷。盧姬嫁日晚,非復少年時。轉山猶可遂,烏白望難期。妾心徒自苦,傍人會見嗤。 同前(劉孝威) 去年從越障,今歲歿胡庭。嚴霜封碣石,驚沙暗井陘。玉簪久落鬢,羅衣長掛屏。浴蠶思漆水,挑桑憶鄭坰。寄書朝鮮吏,留釧武安亭。的言戎夏隔,但念心契冥。不見豐城劍,千祀復同形。 同前(劉孝勝) 馮姜朝汲遠,徐吾夜火窮。舊井長逢幕,鄰燈欲未通。五逐無來娉,三娶盡凶終。離災陽祿觀,就廢昭台宮。乘屯跡雖淑,應戚理恒同。復傳蘇國婦,故愛在房櫳。愁眉歇巧黛,啼妝落豔紅。織書淩竇錦,敏誦軼繁弓。離劍行當合,春床勿怨空。 同前(唐•崔國輔) 雖入秦帝宮,不上秦帝床。夜夜玉窗裏,與他卷羅裳。 同前(武平一) 有女妖且麗,徘徊湘水湄。水湄蘭杜芳,采之將寄誰。瓠犀發皓齒,雙蛾嚬翠眉。紅臉如開蓮,素膚若凝脂。綽約多逸態,輕盈不自持。常矜絕代色,復恃傾城姿。子夫前入侍,飛燕復當時。正悅掌中舞,寧哀團扇詩。洛川昔雲遇,高唐今尚違。幽閤禽雀噪,閑階草露滋。流景一何速,年華不可追。解珮安所贈,怨咽空自悲。 同前(李百藥) 團扇秋風起,長門夜月明。羞聞拊背入,恨說舞腰輕。太常應已醉,劉君恒帶醒。橫陳每虛設,吉夢竟何成。 同前(杜審言) 草綠長門閉,苔青永巷幽。寵移新愛奪,泣下故情留。啼鳥驚殘夢,飛花攪獨愁。自憐春色罷,團扇復迎秋。 同前(劉元淑) 自從離別守空閨,遙聞征戰起雲梯。夜夜愁君遼海外,年年棄妾渭橋西。陽春白日照空暖,紫燕銜花向庭滿。彩鸞琴裏怨聲多,飛鵲鏡前妝梳斷。誰家夫婿不從征,應是漁陽別有情。莫道紅顏燕地少,家家還似洛陽城。且逐新人殊末歸,還令秋至夜霜飛。北斗星前橫度雁,南樓月下搗寒衣。夜深聞雁腸欲絕,獨坐縫衣燈又滅。暗啼羅帳空自憐,夢度陽關向誰說。每憐容貌宛如神,如何薄命不勝人。原君朝夕燕山至,好作明年楊柳春。 同前(唐•李白) 漢帝重阿嬌,貯之黃金屋。咳唾落九天,隨風生珠玉。寵極愛還歇,妒深情卻疏。長門一步地,不肯暫回車。雨落不上天,水覆難再收。君情與妾意,各自東西流。昔日芙蓉花,今成斷根草。以色事他人,能得幾時好。 同前(孟郊) 不惜十指弦,為君千萬彈。常恐新聲至,坐使故聲殘。棄置今日悲,即是昨日歡。將新變故易,持故為新難。青山有蘼蕪,淚葉長不乾。空令後代人,采掇幽思攢。 同前(張籍) 薄命婦,良家子,無事從軍去萬里。漢家天子平四夷,護羌都尉裹屍歸。念君此行為死別,對君裁縫泉下衣。與君一日為夫婦,千年萬歲亦相守。君愛龍城征戰功,妾原青樓歡樂同。人生各各有所欲,詎得將心入君腹。 同前三首(李端) 憶妾初嫁君,花鬟如綠雲。回燈入綺帳,對面脫羅裙。折步教人學,偷香與客熏。容顏南國重,名字北方聞。一從失恩意,轉覺身憔悴。對鏡不梳頭,倚窗空落淚。新人莫恃新,秋至會無春。從來閉在長門者,必是宮中第一人。 玉壘城邊爭走馬,銅蹄市裏共乘舟。鳴環動珮思無盡,掩袖低巾淚不流。疇昔將歌邀客醉,如今欲舞對君羞。忍懷賤妾平生曲,獨上襄陽舊酒樓。 自從君棄妾,憔悴不羞人。唯餘壞粉淚,未免映衫勻。 同前(唐•盧綸) 妾年初二八,兩度嫁狂夫。薄命今猶在,堅貞掃地無。 同前(盧弼) 君恩已斷盡成空,追想嬌歡恨莫窮。長為華光曉日,誰知團扇送秋風。黃金買賦心徒切,清路飛塵信莫通。閑憑玉欄思舊事,幾回春暮泣殘紅。 同前(胡曾) 阿嬌初失漢皇恩,舊賜羅衣亦罷薰。欹枕夜悲金屋雨,卷簾朝泣玉樓雲。宮前葉落鴛鴦瓦,架上塵生翡翠裙。龍騎不巡時漸久,長門長掩綠苔文。 同前(王貞白) 薄命頭欲白,頻年嫁不成。秦娥未十五,昨夜事公卿。豈有機杼力,空傳歌舞名。妾專修婦德,媒氏卻相輕。 樂府詩集/063卷 卷六十三•雜曲歌辭三 羽林郎(後漢•辛延年) 《漢書》曰:「武帝太初元年,初置建章營騎,後更名羽林騎,屬光祿勳。又取從軍死事之子孫,養羽林官,教以五兵,號羽林孤兒。」顏師古曰:「羽林,宿衛之官,言其如羽之疾,如林之多。一說羽所以為主者羽翼也。」《後漢書•百官志》曰:「羽林郎,掌宿衛侍從,常選漢陽、隴西、安定、北地、上郡、西河六郡良家補之。」《地理志》曰:「漢興,六郡良家子選給羽林」是也。又有《胡姬年十五》,亦出於此。 昔有霍家姝,姓馮名子都。依倚將軍勢,調笑酒家胡。胡姬年十五,春日獨當壚。長裾連理帶,廣袖合歡襦。頭上藍田玉,耳後大秦珠。兩鬟何窕窕,一世良所無。一鬟五百萬,兩鬟千萬餘。不意金吾子,娉婷過我廬。銀鞍何煜爚,翠蓋空踟躕。就我求清酒,絲繩提玉壺。就我求珍肴,金盤鱠鯉魚。貽我青銅鏡,結我紅羅裾。不惜紅羅裂,何論輕賤軀。男兒愛後婦,女子重前夫。人生有新故,貴賤不相逾。多謝金吾子,私愛徒區區。 羽林行(唐•王建) 長安惡少出名字,樓下劫商樓上醉。天明下直明光宮,散入五陵松柏中。百回殺人身合死,赦書尚有收城功。九衢一日消息定,鄉吏籍中重改姓。出來依舊屬羽林,立在殿前射飛禽。 同前(唐•孟郊) 朔雪寒斷指,朔風勁裂冰。胡中射雕者,此日猶不能。翩翩羽林兒,錦臂飛蒼鷹。揮鞭決白馬,走出黃河淩。 同前(鮑溶) 朝出羽林宮,入參雲台議。獨請萬里行,不奏和親事。君王重年少,深納開邊利。寶馬雕玉鞍,一朝從萬騎。煌煌都門外,祖帳光七貴。歌鍾樂行軍,雲物慘別地。簫笳整部曲,幢蓋動郊次。臨風親戚懷,滿袖兒女淚。行行復何贈,長劍報恩字。 胡姬年十五(晉•劉琨) 虹梁照曉日,淥水泛香蓮。如何十五少,含笑酒壚前。花將面自許,人共影相憐。回頭堪百萬,價重為時年。 當壚曲(梁•簡文帝) 《漢書》曰:「司馬相如與卓文君俱之臨邛,盡賣車騎,買酒舍,乃令文君當盧。相如身自著犢鼻褌,與庸保雜作,滌器於市中。」郭璞曰:「盧,酒盧也。」顏師古曰:「賣酒之處,累土為盧以居酒甕。四邊隆起,其一面高,形如鍛盧,故名盧。」《當壚曲》蓋取此也。十五正團團,流光滿上蘭。當壚設夜酒,宿客解金鞍。迎來挾琴易,送別唱歌難。欲知心恨急,翻令衣帶寬。 同前(范靜妻沈氏) 逶迤飛塵唱,宛轉繞梁聲。調弦可以進,蛾眉畫未成。 齊瑟行 《歌錄》曰:「《名都》、《美女》、《白馬》,並《齊瑟行》也。曹植《名都篇》曰:『名都多妖女。』《美女篇》曰:『美女妖且閑。』《白馬篇》曰:『白馬飾金羈。』皆以首句名篇,猶《豔歌羅敷行》有《日出東南隅篇》,《豫章行》有《鴛鴦篇》是也。」 名都篇(魏•曹植) 名都者,邯鄲、臨淄之類也。以刺時人騎射之妙,遊騁之樂,而無憂國之心也。 名都多妖女,京洛出少年。寶劍宜千金,被服光且鮮。鬥雞東郊道,走馬長楸間。馳驅未能半,雙兔過我前。攬弓捷鳴鏑,長驅上南山。左挽因右發,一縱兩禽連。餘巧未及展,仰手接飛鳶。觀者咸稱善,眾工歸我妍。歸來宴平樂,美酒斗十千。膾鯉臇胎鰕,炮鱉炙熊蹯。鳴儔嘯匹侶,列坐竟長筵。連翩擊鞠壤,巧捷惟萬端。白日西南馳,光景不可攀。雲散還城邑,清晨復來還。 美女篇(曹植) 美女者,以喻君子。言君子有美行,願得明君而事之。若不遇時,雖見徵求,終不屈也。 美女妖且閑,采桑歧路間。柔條紛冉冉,葉落何翩翩。攘袖見素手,皓腕約金環。頭上三爵釵,腰佩翠琅玕。明珠交玉體,珊瑚間木難。羅衣何飄飄,輕裾隨風還。顧眄遺光采,長嘯氣若蘭。行徒用息駕,休者以忘餐。借問女何居,乃在城南端。青樓臨大路,高門結重關。容華耀朝日,誰不希令顏。媒氏何所營,玉帛不時安。佳人慕高義,求賢良獨難。眾人徒嗷嗷,安知彼所觀。盛年處房室,中夜起長歎。 同前(晉•傅玄) 美人一何麗,顏若芙蓉花。一顧亂人國,再顧亂人家。未亂猶可奈何。 同前(梁•簡文帝) 佳麗盡關情,風流最有名。約黃能效月,裁金巧作星。粉光勝玉靚,衫薄擬蟬輕。密態隨流臉,嬌歌逐軟聲。朱顏半已醉,微笑隱香屏。 同前(蕭子顯) 章丹暫輟舞,巴姬請罷弦。佳人淇洧出,豔趙復傾燕。繁穠既為李,照水亦成蓮。朝酤成都酒,暝數河間錢。餘光幸未借,蘭膏空自煎。 同前二首(北齊•魏收) 楚襄遊夢去,陳思朝洛歸。參差結旌旆,掩靄頓驂騑。變化看台曲,駭散屬川沂。仍令賦神女,俄聞要虙妃。照梁何足豔,升霞反奮飛。可言不可見,言是復言非。 □□□□□,我帝更朝衣。擅寵無論賤,入憂不嫌微。智瓊非俗物,羅敷本自稀。居然陋西子,定可比南威。新吳何為誤,舊鄭果難依。甘言誠易汙,得失定因機。無憎藥英妒,心賞易侵違。 同前(隋•盧思道) 京洛多妖豔,餘香愛物華。恒臨鄧渠水,共采鄴園花。時搖五明扇,聊駐七香車。情疏看笑淺,嬌深眄欲斜。微津梁長黛,新溜濕輕紗。莫言人未解,隨君獨問家。 白馬篇(魏•曹植) 白馬者,見乘白馬而為此曲。言人當立功立事,盡力為國,不可念私也。《樂府解題》曰:「鮑照云:『白馬騂角弓。』沈約云:『白馬紫金鞍。』皆言邊塞征戰之事。」 白馬飾金羈,連翩西北馳。借問誰家子,幽并遊俠兒。少小去鄉邑,揚聲沙漠垂。宿昔秉良弓,楛矢何參差。控弦破左的,右發摧月支。仰手接飛猱,俯身散馬蹄。狡捷過猿猴,勇剽若豹螭。邊城多警急,胡虜數遷移。羽檄從北來,檄從北來,厲馬登高堤。右驅蹈匈奴,左顧陵鮮卑。寄身鋒刃端,性命安可懷。父母且不顧,何言子與妻。名編壯士籍,不得中顧私。捐軀赴國難,視死忽如歸。 同前(宋•袁淑) 劍騎何翩翩,長安五陵間。秦地天下樞,八方湊才賢。荊、魏多壯士,宛、洛富少年。意氣深自負,肯事郡邑權。籍籍關外來,車徒傾國鄽。五侯競書幣,群公亟為言。義分明於霜,信行直如弦。交歡池陽下,留宴汾陰西。一朝許人諾,何能坐相捐。彯節去函谷,投珮出甘泉。嗟此務遠圖,心為四海懸。但營身意遂,豈校耳目前。俠烈良有聞,古來共知然。 同前(鮑照) 白馬騂角弓,鳴鞭乘北風。要途問邊急,雜虜入雲中。閉壁自往夏,清野逐還冬。僑裝多闕絕,旅服少裁縫。埋身守漢境,沉命對胡封。薄暮塞雲起,飛沙被遠松。含悲望兩都,楚歌登四墉。丈夫設計誤,懷恨逐邊戎。棄別中國愛,要冀胡馬功。去來今何道,單賤生所鍾。但令塞上兒,知我獨為雄。 同前二首(齊•孔稚珪) 驥子跼且鳴,鐵陣與雲平。漢家嫖姚將,馳突匈奴庭。少年鬥猛氣,怒發為君征。雄戟摩白日,長劍斷流星。早出飛狐塞,晚泊樓煩城。虜騎四山合,胡塵千里驚。嘶笳振地響,吹角沸天聲。左碎呼韓陣,右破休屠兵。橫行絕漠表,飲馬瀚海清。隴樹枯無色,沙草不常青。勒石燕然道,凱歸長安亭。縣官知我健,四海誰不傾。但使強胡滅,何須甲第成。當令丈夫志,獨為上古英。 白馬金具裝,橫行遼水傍。問是誰家子,宿衛羽林郎。文犀六屬鎧,寶劍七星光。山虛弓響徹,地迥角聲長。宛河推勇氣,隴蜀擅威強。輪台受降虜,高闕翦名王。射熊入飛觀,校獵下長楊。英名欺衛、霍,智策蔑平、良。島夷時失禮,卉服犯邊疆。征兵集薊北,輕騎出漁陽。集軍隨日暈,挑戰逐星芒。陣移龍勢動,營開虎翼張。衝冠入死地,攘臂越金湯。塵飛戰鼓急,風交征旆揚。轉鬥平華地,追奔掃帶方。本持身許國,況復武力彰。會令千載後,流譽滿旂常。 同前(梁•沈約) 白馬紫金鞍,停鑣過上蘭。寄言狹斜子,詎知隴道難。赤坡途三折,龍堆路九盤。冰生肌裏冷,風起骨中寒。功名志所急,日暮不遑餐。長驅入右地,輕舉出樓蘭。直去已垂涕,寧可望長安。匪期定遠封,無羨輕車官。唯見恩義重,豈覺衣裳單。本持軀命答,幸遇身名完。 同前(王僧孺) 千里生冀北,玉鞘黃金勒。散蹄去無已,搖頭意相得。豪氣發西山,雄風擅東國。飛鞚出秦隴,長驅繞岷僰。承謨若有神,稟算良不惑。瀄汨河水黃,參差嶂雲黑。安能對兒女,垂帷弄毫墨。兼弱不稱雄,後得方為特。此心亦何已,君恩良未塞。不許跨天山,何由報皇德。 同前(徐悱) 研蹄飾鏤鞍,飛鞚度河干。少年本上郡,遨遊入露寒。劍琢荊山玉,彈把隋珠丸。聞有邊烽急,飛候至長安。然諾竊自許,捐軀諒不難。占兵出細柳,轉戰向樓蘭。雄名盛李、霍,壯氣勇彭、韓。能令石飲羽,復使發衝冠。要功非汗馬,報效乃鋒端。日沒塞雲起,風悲胡地寒。西征馘小月,北去腦烏丸。歸報明天子,燕然石復刊。 同前(隋•王胄) 白馬黃金鞍,蹀躞柳城前。問此何鄉客,長安惡少年。結髮從戎事,馳名振朔邊。良弓控繁弱,利劍揮龍泉。披林扼雕虎,仰手接飛鳶。前年破沙漠,昔歲取祈連。折衝摧右校,搴旗殪左賢。虒彌還謝力,慶忌本推儇。海外平遐險,來庭識負褰。三韓勞薄伐,六事指幽燕。良家選河右,猛將征西山。浮雲屯羽騎,蔽日引長旃。自矜有餘勇,應募忽爭先。王師已得俊,夷首失求全。鼓行徇玉檢,乘勝蕩朝鮮。志勇期功立,寧憚微軀捐。不羨山河賞,唯希竹素傳。 同前(辛德源) 任俠重芳辰,相從競逐春。金羈絡赭汗,紫縷應紅塵。寶劍提三尺,雕弓韜六鈞。鳴珂蹀細柳,飛蓋出宜春。遙見浮光發,懸知上頭人。 同前(唐•李白) 龍馬花雪毛,金鞍五陵豪。秋霜切玉劍,落日明珠袍。鬥雞事萬乘,軒蓋一何高。弓摧宜山虎,手接太山猱。酒後競風彩,三杯弄寶刀。殺人如剪草,劇孟同遊遨。發憤去函谷,從軍向臨洮。叱吒萬戰場,匈奴盡波濤。歸來使酒氣,未肯拜蕭曹。羞入原憲室,荒徑隱蓬蒿。 苦思行(魏•曹植) 綠蘿緣玉樹,光曜粲相暉。下有兩真人,舉趐翻高飛。我心何踴躍,思欲攀雲追。鬱鬱西嶽顛,石室青蔥與天連。中有耆年一隱士,鬚髮皆皓然。策杖從吾遊,教我要忘言。 升天行二首(曹植) 《樂府解題》曰:「《升天行》,曹植云:『日月何時留。』鮑照云:『家世宅關輔。』曹植又有《上仙籙》與《神遊》、《五遊》、《龍欲升天》等篇,皆傷人世不永,俗情險艱,當求神仙,翱翔六合之外,與《飛龍》、《仙人》、《遠遊篇》《前緩聲歌》同意。」按《龍欲升天》,即《當牆欲高行》也。 乘蹻追術士,遠之蓬萊山。靈液飛素波,蘭桂上參天。玄豹遊其下,翔鶤戲其顛。乘風忽登舉,仿佛見眾仙。 扶桑之所出,乃在朝陽溪。中心陵蒼昊,布葉蓋天涯。日出登東幹,既夕沒西枝。願得紆陽轡,回日使東馳。 同前(宋•鮑照) 家世宅關輔,勝帶宦王城。備聞十帝事,委曲兩都情。倦見物興衰,驟覩俗屯平。翩翻類迴掌,怳惚似朝榮。窮途悔短計,晚志愛長生。從師入遠岳,結友事仙靈。五芝發金記,九籥隱丹經。風餐委松宿,雲臥恣天行。冠霞金綵閣,解玉飲椒庭。蹔遊越萬里,近別數千齡。鳳臺無還駕,簫管有遺聲。何時與爾曹,啄腐共吞腥。 同前(梁•劉孝勝) 堯攀已徒說,湯捫亦妄陳。欲訪青雲侶,正遇丹丘人。少翁俱仕漢,韓終苦入秦。汾陰觀化鼎,瀛洲宴羽人。廣成參日月,方朔問星辰。驚祠伐楚樹,射藥戰江神。閶闔皆曾倚,太一豈難親。趙簡猶聞樂,周儲固上賓。秦皇多忌害,元朔少寬仁。終無良有以,非關德不鄰。 同前(隋•盧思道) 尋師得道訣,輕舉厭人群。玉山候王母,珠庭謁老君。煎為返魂藥,刻作長生文。飛策乘流電,雕軒曳白雲。玄洲望不極,赤野曉無垠。金樓旦蹇產,玉樹曉氛氳。擁琴遙可望,吹笙遠詎聞。不覺蜉蝣子,生死何紛紛。 同前(唐•僧齊己) 身不沈,骨不重。驅青鸞,駕白鳳。幢蓋飄飄入冷空,天風瑟瑟星河動。瑤闕參差阿母家,樓台戲閉凝彤霞。五三仙子乘龍車,堂前碾爛蟠桃花。回頭卻顧蓬山頂,一點濃嵐在深井。 雲中白子高行(晉•傅玄) 陵陽子,來明意,欲作天與仙人遊。超登元氣攀日月,遂造天門將上謁。閶闔辟,見紫微絳闕,紫宮崔嵬,高殿嵯峨,雙闕萬丈玉樹羅。童女掣電策,童男挽雷車。雲漢隨天流,浩浩如江河。因王長公謁上皇,鈞天樂作不可詳。龍仙神仙,教我靈祕,八風子儀,與遊我祥。我心何戚戚,思故鄉。俯看故鄉,二儀設張。樂哉二儀,日月運移,地東南傾,天西北馳。鶴五氣所補,鼇四足所支。齊駕飛龍驂赤螭,逍遙五嶽間,東西馳。長與天地並,復何為,復何為? 樂府詩集/064卷 卷六十四•雜曲歌辭四 五遊(魏•曹植) 九州不足步,願得淩雲翔。逍遙八紘外,遊目歷遐荒。披我丹霞衣,襲我素霓裳。華蓋紛晻藹,六龍仰天驤。曜靈未移景,倏忽造昊蒼。閶闔啟丹扉,雙闕曜朱光。徘徊文昌殿,登陟太微堂。上帝休西欞,群後集東廂。帶我瓊瑤佩,漱我沆瀣漿。踟躕玩靈芝,徙倚弄華芳。王子奉仙藥,羨門進奇方。服食享遐紀,延壽保無疆。 遠遊篇(曹植) 《楚辭•遠遊》章句曰:「悲時俗之迫厄兮,願輕舉而遠遊。質菲薄而無因兮,焉托乘而上浮。」王逸云:「《遠遊》者,屈原之所作也。屈原履方直之行,不容於世,困於讒佞,無所告訴,乃思與仙人俱遊戲,周歷天地,無所不至焉。」周王褒又有《輕舉篇》,亦出於此。 遠遊臨四海,俯仰觀洪波。大魚若曲陵,承浪相經過。靈鼇戴方丈,神嶽儼嵯峨。仙人翔其隅,玉女戲其阿。瓊蕊可療饑,仰漱吸朝霞。昆侖本吾宅,中州非我家。將歸謁東父,一舉超流沙。鼓翼舞時風,長嘯激清歌。金石固易弊,日月同光華。齊年與天地,萬乘安足多。 輕舉篇(北周•王褒) 天地能長久,神仙壽不窮。白玉東華檢,方諸西嶽童。我瞻少海北,暫別扶桑東。俯觀雲似蓋,低望月如弓。看棋城邑改,辭家墟巷空。流珠餘舊灶,種杏發新叢。酒釀瀛洲玉,劍鑄昆吾銅。誰能攬六博,還當訪井公。 仙人篇(魏•曹植) 《樂府廣題》曰:「秦始皇三十六年,仗博士為《仙真人詩》,遊行天下,令樂人歌之。」曹植《仙人篇》曰:「仙人攬六著。」言人生如寄,當養羽翼,徘徊九天,以從韓終、王喬於天衢也。齊陸瑜又有《仙人覽六著》篇,蓋出於此。 仙人攬六著,對博太山隅。湘娥拊琴瑟,秦女吹笙竽。玉樽盈桂酒,河伯獻神魚。四海一何局,九州安所如。韓終與王喬,要我於天衢。萬里不足步,輕舉淩太虛。飛騰逾景雲,高風吹我軀。回駕觀紫微,與帝合靈符。閶闔正嵯峨,雙闕萬丈餘。玉樹扶道生,白虎夾門樞。驅風遊四海,東過王母廬。俯觀五嶽間,人生如寄居。潛光養羽翼,進趣且徐徐。不見昔軒轅,升龍出鼎湖。徘徊九天下,與爾長相須。 仙人覽六著篇(齊•陸瑜) 九仙會歡賞,六著且娛神。戲谷聞餘地,銘山憶舊秦。避敵情思巧,論兵勢重新。問取南皮夕,還笑拂棋人。 神仙篇(王融) 命駕瑤池側,過息嬴女台。長袖何靡靡,簫管清且哀。璧門涼月舉,珠殿秋風回。青鳥騖高羽,王母停玉杯。舉手慚為別,千年將復來。 同前(梁•戴暠) 徒聞石為火,未見坡停丸。暫數盈虛月,長隨晝夜瀾。辭家試學道,逢師得姓韓。閬山金靜室,蓬丘銀露壇。安平醞仙酒,渤海轉神丹。初飛喜退鳳,新學法乘鸞。十芒生月腦,六焰起星肝。流瓊播疑俗,信玉類陽官。玄都宴晚集,紫府事朝看。謝手今為別,進憐此俗難。 同前(陳•張正見) 瀛州分渤澥,閬苑隔虹霓。欲識三山路,須尋千仞溪。石梁雲外去,蓬丘霧裏迷。年深毀丹灶,學久棄青泥。葛水留還杖,天衢鳴去雞。六龍驤首起雲閣,萬里一別何寥廓。玄都府內駕青牛,紫蓋山人乘白鶴。潯陽杏花終難朽,武陵桃花未曾落。已見玉女笑投壺,復睹仙童欣六博。同甘玉文棗,俱飲流霞藥。鸞歌鳳舞集天台,金闕銀宮相向開。西王已令青鳥去,東梅還馭赤虯來。魏武還車逢漢女,荊王因夢識陽台。鳳蓋隨雲聊蔽日,霓裳雜雨復乘雷。神嶽吹笙遙謝手,當知福地有神才。 同前(隋•盧思道) 浮生厭危促,名嶽共招攜。雲軒遊紫府,風駟上丹梯。時見遼東鶴,屢聽淮南雞。玉英持作寶,瓊實采成蹊。飛策揚輕電,懸旌耀彩霓。瑞銀光似燭,靈石髓如泥。寥廓鸞山右,超越鳳洲西。一丸應五色,持此救人迷。 同前(魯範) 王遠尋仙至,欒巴訪術回。乘空向紫府,控鶴下蓬萊。霜分白鹿駕,日映流霞杯。煎金丹未熟,醒酒藥初開。乍應觀海變,誰肯畏年頹。 神仙曲(唐•李賀) 碧峰海面藏靈書,上帝揀入神仙居。晴時笑語聞空虛,鬥乘巨浪騎鯨魚。春羅剪字邀王母,共宴紅樓最深處。鶴羽衝風過海遲,不如卻使青龍去。猶疑王母不相許,垂露娃鬟更傳語。 升仙篇(梁•簡文帝) 少室堪求道,明光可學仙。丹繒碧林宇,綠玉黃金篇。雲車了無轍,風馬詎須鞭。靈桃恒可餌,幾回三千年。 飛龍篇(魏•曹植) 《楚辭•離騷》曰:「為余駕飛龍兮,雜瑤象以為車。」曹植《飛龍篇》亦言求仙者乘飛龍而升天,與《楚辭》同意。按琴曲亦有《飛龍引》。 晨遊泰山,雲霧窈窕。忽逢二童,顏色鮮好。乘彼白鹿,手翳芝草。我知真人,長跪問道。西登玉堂,金樓復道。授我仙藥,神皇所造。教我服食,還精補腦。壽同金石,永世難老。 應龍篇(陳•張正見) 張正見《應龍篇》,言龍未起時,乃在淵底藏,以諭君子隱居養志,以待時也。《廣雅》曰:「有鱗曰蛟龍,有翼曰應龍,有角曰虯龍,無角曰螭龍。」 應龍未起時,乃在淵底藏。非雲足不蹈,舉則衝天翔。譬彼野蘭草,幽居常獨香。清風播四遠,萬里望芬芳。隱居可頤志,自見焉得彰。 鬬雞篇(魏•曹植) 《春秋左氏傳》曰:「季、郈之雞鬬,季氏介其雞,郈氏為之金距。」杜預云:「搗芥子播其羽也。或曰:以膠沙播之為介雞。」《鄴都故事》曰:「魏明帝大和中,築鬬雞台。趙王石虎亦以芥羽漆砂;鬬雞於此。故曹植詩云,『鬬雞東郊道,走馬長楸間』是也。」 遊目極妙伎,清聽厭宮商。主人寂無為,眾賓進樂方。長筵坐戲客,鬬雞觀閒房。群雄正翕赫;雙翹自飛揚。揮羽邀清風,悍目發朱光。嘴落輕毛散,嚴距往往傷。長鳴入青雲,扇翼獨翱翔。原蒙狸膏助,常得擅此場。 同前(梁•劉孝威) 丹雞翠翼張,妒敵復專場。翅中含芥粉,距外耀金芒。氣逾上黨列,名愧下韝良。祭橋愁魏後,食蹠忌齊王。原賜淮南藥,一使雲間翔。 盤石篇(魏•曹植) 盤石山巔石,飄颻澗底蓬。我本太山人,何為客海東?雚葭彌斥土,林木無分重。岸巖若崩缺,湖水何洶洶。蚌蛤被濱涯,光彩如錦虹。高波淩雲霄,浮氣象螭龍。鯨脊若丘陵,須若山上松。呼吸吞船欐,澎濞戲中鴻。方舟尋高價,珍寶麗以通。一舉必千里,乘颸舉帆幢。經危履險阻,未知命所鍾。常恐沈黃壚,下與黿鱉同。南極蒼梧野,遊眄窮九江。中夜指參辰,欲師當定從。仰天長太息,思想懷故邦。乘桴何所志,於嗟我孔公。 驅車篇(曹植) 驅車撣駑馬,東到奉高城。神哉彼太山,五嶽專其名。隆高貫雲霓,嵯峨出太清。周流二六候,間置十二亭。上有湧醴泉,玉石揚華英。東北望吳野,西眺觀日精。魂神所係屬,逝者感斯徵。王者以歸天,效厥元功成。歷代無不遵,禮祀有品程。探策或長短,唯德享利貞。封者七十帝,軒皇元獨靈。餐霞漱沆瀣,毛羽被身形。發舉蹈虛廓,徑廷升窈冥。同壽東父年,曠代永長生。 種葛篇(曹植) 種葛南山下,葛蔂自成陰。與君初婚時,結髮恩義深。歡愛在枕席,宿昔同衣衾。竊慕《棠棣》篇,好樂和瑟琴。行年將晚暮,佳人懷異心。恩紀曠不接,我情遂抑沉。出門當何顧,徘徊步北林。下有交頸獸,仰見雙棲禽。攀枝長歎息,淚下沾羅襟。良馬知我悲,延頸代我吟。昔為同池魚,今為商與參。往古皆歡遇,我獨困於今。棄置委天命,悠悠安可任。 秋蘭篇(晉•傅玄) 秋蘭本出於《楚辭》。《離騷》云:「秋蘭兮蘼蕪,羅生兮堂下。綠葉兮素華,芳菲菲兮襲予。」蘭,香草,言芳香菲菲,上及於我也。傅玄《秋蘭篇》云:「秋蘭蔭玉池,池水且芳香。」其旨言婦人之托君子,猶秋蘭之蔭玉池,與《楚辭》同意。 秋蘭蔭玉池,池水且芳香。芙蓉隨風發,中有雙鴛鴦。雙魚自湧濯,兩鳥時回翔。君其歷九秋,與妾同衣裳。 松柏篇(宋•鮑照) 《松柏篇》,鮑照擬傅玄樂府《龜鶴篇》而作也。 松柏受命獨,歷代長不衰。人生浮且脆,鴥若晨風悲。東海迸逝川,西山道落暉。南郭悅籍短,蒿里收永歸。諒無疇昔時,百病起盡期。志士惜牛刀,忍勉自療治。傾家行藥事,顛沛去迎醫。徒備火石苦,奄至不得辭。龜齡安可獲,岱宗限已迫。睿聖不得留,為善何所益。捨此赤縣居,就彼黃壚宅。永離九原親,長與三辰隔。屬纊生望盡,闔棺世業埋。事痛存人心,恨結亡者懷。祖葬既云及,壙隧亦已開。室族內外哭,親疏同共哀。外姻遠近至,名列通夜臺。扶輿出殯宮,低迴戀庭室。天地有盡期,我去無還日。居者今已盡,人事從此畢。火歇烟既沒,形銷聲亦滅。鬼神來依我,生人永辭訣。大暮杳悠悠,長夜無時節。鬱湮重冥下,煩冤難具說。安寢委沉寞,戀戀念平生。事業有餘結,刊述未及成。資儲無擔石,兒女皆孩嬰。一朝放捨去,萬恨纏我情。追憶世上事,束教以自拘。明發靡怡愉,夕歸多憂虞。轍閑晨逕荒,輟宴式酒儒。知今瞑目苦,恨失爾時娛。遙遙遠民居,獨埋深壤中。墓前人跡滅,冢上草日豐。空林響鳴蜩,高松結悲風。長寐無覺期,誰知逝者窮。生存處交廣,連榻舒華裀。已沒一何苦,梏哉不容身。昔日平居時,晨夕對六親。今日掩奈何,一見無諧因。禮席有降殺,三齡速過隙。几筵就收撤,室宇改疇昔。行女遊歸途,仕子復王役。家世本平常,獨有亡者劇。時祀望歸來,四節靜塋丘。孝子撫墳號,父兮知來不。欲還心依戀,欲見絕無由。煩冤荒隴側,肝心盡崩抽。 採菊篇(梁•簡文帝) 月精麗草散秋株,洛陽少婦絕妍姝。相喚提筐採菊珠,朝起露濕沾羅襦。東方千騎從驪駒,豈不下山逢故夫。 飛塵篇(晉•傅玄) 飛塵穢清流,朝雲蔽日光。秋蘭豈不芬,鮑肆亂其芳。河決潰金堤,一手不能障。 閶闔篇(梁•武帝) 張衡《西京賦》曰:「表嶢闕於閶闔。」閶闔,天門也。立高闕以象之。薛綜云:「紫微宮門名曰閶闔也。」《閶闔篇》蓋出於此。 西漢本佳妍,金馬望甘泉。衛尉屯兵上,期門曉漏傳。猶重河東賦,欲以追神仙。羽騎淩雲轉,閶闔帶空懸。長旗掃月窟,鳳跡輾星躔。但使丹砂就,能令億萬年。 登名山行 名山本鎮地,迢遞上淩霄。雲披金澗近,霧起石梁遙。翠微橫鳥路,珠樹拂星橋。風急清溪晚,霞散赤城朝。寓目幽棲客,駕口尋綺季。跡絕桃源士,忘情漆園吏。沉冥負俗心,疏索淩雲意。蒼蒼聳極天,伏眺盡山川。疊峰如積浪,分崖若斜煙。淺深聞渡雨,輕重聽飛泉。采藥逢三島,尋真萬九仙。藏書凡幾代,看傳已經年。逝將追羽客,千載一來旋。 西長安行(晉•傅玄) 《樂府解題》曰:「《西長安行》,晉傅休奕云:『所思兮何在,乃在西長安。』其下因敘別離之意也。」《三輔舊事》曰:「長安城以北斗。」《周地圖記》曰:「長安城南為南斗形,北為北斗形。」《通典》曰:「漢高帝自櫟陽徙都長安,至惠帝,方發人徒築城,即長安西北古城是也。」 所思兮何在,乃在西長安。何用存問妾,香{衤登}雙珠環。何用重存問,羽爵翠琅玕。今我兮問君,更有兮異心。香亦不可燒,環亦不可沉。香燒日有歇,環沉日自深。 齊謳行(陸機) ...

樂府詩集/51~60卷

樂府詩集/051卷 卷五十一·清商曲辭八 江南弄下 採菱歌七首(宋·鮑照) 騖舲馳桂浦,息棹偃椒潭。簫弄澄湘北,菱歌清漢南。 弭榜搴蕙荑,停唱納薰若。含傷拾泉花,縈念採雲萼。 睽闊逢暄新,淒怨值妍華。秋心殊不那,春思亂如麻。 要豔雙嶼裏,望美兩洲間。嫋嫋風出浦,沉沉日向山。 煙噎越嶂深,箭迅楚江急。空抱琴心悲,徒望弦開泣。 緘歎淩珠淵,收慨上金堤。春芳行歇落,是人方未齊。 思今懷近憶,望古懷遠識。懷古復懷今,長懷無終極。 採菱曲(梁·簡文帝) 菱花落復含,桑女罷新蠶。桂棹浮星艇,徘徊蓮葉南。 同前(陸罩) 參差雜荇枝,田田競荷密。轉葉任香風,舒花影流日。戲鳥波中蕩,游魚菱下出。不與文王嗜,羞時比萍實。 同前(費昶) 妾家五湖口,採菱五湖側。玉面不關妝,雙眉本翠色。日斜天欲暮,風生浪未息。宛在水中央,空作兩相憶。 同前(江淹) 秋日心容與,涉水望碧蓮。紫菱亦可採,試以緩愁年。參差萬葉下,泛漾百流前。高彩隘通壑,香氣麗廣川。歌出棹女曲,舞入江南弦。乘黿非逐俗,駕鯉乃懷仙。眾美信如此,無恨在清泉。 同前二首(江洪) 風生綠葉聚,波動紫莖開。含花復含實,正待佳人來。 白日和清風,輕雲雜高樹。忽然當此時,採菱復相遇。 同前(徐勉) 相攜及嘉月,採菱渡北渚。微風吹棹歌,日暮相容與。采采不能歸,望望方延佇。儻逢遺佩人,預以心相許。 同前(唐·儲光羲) 濁水菱葉肥,清水菱葉鮮。義不遊濁水,志士多苦言。潮沒具區藪,潦深雲夢田。朝隨北風去,暮逐南風還。浦口多漁家,相與邀我船。飯稻以終日,羹蓴將永年。方冬水物窮,又欲休山樊。盡室相隨從,所貴無憂患。 採菱行(劉禹錫) 白馬湖平秋日光,紫菱如錦彩鸞翔。蕩舟遊女滿中央,採菱不顧馬上郎。爭多逐勝紛相向,時轉蘭橈破輕浪。長鬟弱袂動參差,釵影釧文浮蕩漾。笑語哇咬顧晚暉,蓼花綠岸扣舷歸。歸來共到市橋步,野蔓繫船萍滿衣。家家竹樓臨廣陌,下有連檣多估客。攜觴薦芰夜經過,醉踏大堤相應歌。屈平祠下沅江水,月照寒波白煙起。一曲南音此地聞,長安北望三千里。 陽春歌(宋·吳邁遠) 百里望咸陽,知是帝京域。綠樹搖雲光,春城起風色。佳人愛華景,流靡園塘側。妍姿豔月映,羅衣飄蟬翼。宋玉歌陽春,巴人長歎息。雅鄭不同賞,那令君愴側。生重受惠輕,私自憐何極。 同前(梁·吳均) 紫苔初泛水,連綿浮且沒。若欲歌陽春,先歌青樓月。 同前(齊·檀約) 青春獻初歲,白雲映彫梁。蘭萌猶自短,柳葉未能長。已見紅花發,復聞綠草香。乘此試遊衍,誰知心獨傷。 同前(陳·顧野王) 春草正芳菲,重樓啟曙扉。銀鞍俠客至,柘彈婉童歸。池前竹葉滿,井上桃花飛。薊門寒未歇,為斷流黃機。 同前(隋·柳顧言) 春鳥一囀有千聲,春花一叢千種名。旅人無語坐簷楹,思鄉懷土志難平。唯當文共酒,暫與興相迎。 同前(唐·李白) 長安白日照春空,綠楊結煙嫋風。披香殿前花始紅,流芳發色繡戶中。繡戶中,相經過,飛燕皇后輕身舞,紫宮夫人絕世歌。聖君三萬六千日,歲歲年年奈樂何。 陽春曲(無名氏) 芣苡生前逕,含桃落小園。春心自搖蕩,百舌更多言。 同前(溫庭筠) 雲母空窗曉煙薄,香昏龍氣凝輝閣。霏霏霧雨杏花天,簾外春威著羅幕。曲欄伏檻金麒麟,沙苑芳郊連翠茵。廄馬何能齧芳草,路人不敢隨流塵。 同前(莊南傑) 紫錦紅囊香滿風,金鸞玉軾搖丁冬。沙鷗白羽翦晴碧,野桃紅豔燒春空。芳草綿延鎖平地,壟蝶雙雙舞幽翠。鳳叫龍吟白日長,落花聲底仙娥醉。 同前(僧貫休) 為口莫學阮嗣宗,不言是非非至公。為手須似朱雲輩,折檻英風至今在。男兒結髮事君親,須斅前賢多慷慨。歷數雍熙房與杜,魏公姚公宋開府。盡向天上仙宮閑處坐,何不卻辭上帝下下土,忍見蒼生苦苦苦。 朝雲引(郎大家宋氏) 巴西巫峽指巴東,朝雲觸石上朝空。巫山巫峽高何已,行雨行雲一時起。一時起,三春暮,若言來,且就陽台路。 上雲樂(梁·武帝) 《古今樂錄》曰:「《上雲樂》七曲,梁武帝制,以代西曲。一曰《鳳台曲》,二曰《桐柏曲》,三曰《方丈曲》,四曰《方諸曲》,五曰《玉龜曲》,六曰《金丹曲》,七曰《金陵曲》。」按《上雲樂》又有老胡文康辭,周舍作,或云范雲。《隋書·樂志》曰:「梁三朝第四十四,設寺子導、安息、孔雀、鳳皇、文鹿、胡舞、登連、上雲樂、歌舞伎。」 鳳台曲 《古今樂錄》曰:「《鳳台曲》,和云:『上雲真,樂萬春。』」 鳳台上,兩悠悠。雲之際,神光朝天極,華蓋遏延州。羽衣昱耀,春吹去復留。 桐柏曲 《古今樂錄》曰:「《桐柏曲》,和云:『可憐真人遊。』」 桐柏真,升帝賓。戲伊谷,遊洛濱。參差列鳳管,容與起梁塵。望不可至,徘徊謝時人。 方丈曲 方丈上,崚層雲。挹八玉,御三雲。金書發幽會,碧簡吐玄門。至道虛凝,冥然共所遵。 方諸曲 《古今樂錄》曰:「《方諸曲》,三洲韻。和云:『方諸上,可憐歡樂長相思。』」 方諸上,上雲人。業守仁,摐金集瑤池,步光禮玉晨。霞蓋容長肅,清虛伍列真。 玉龜曲 《古今樂錄》曰:「《玉龜曲》,和云:『可憐遊戲來。』」 玉龜山,真長仙。九光耀,五雲生。交帶要分影,大華冠晨纓。耇如玄羅,出入遊太清。 金丹曲 《古今樂錄》曰:「《金丹曲》和云:『金丹會,可憐乘白雲。』」 紫霜耀,絳雪飛。追以還,轉復飛。九真道方微,千年不傳,一傳裔雲衣。 金陵曲 勾曲仙,長樂遊洞天。巡會跡,六門揖,玉板登金門,鳳泉回肆,鷺羽降尋雲。鷺羽一流,芳芬鬱氛氳。 ──右七曲 上雲樂 上雲樂(梁·周舍) 西方老胡,厥名文康。遨遨六合,傲誕三皇。西觀濛汜,東戲扶桑。南泛大蒙之海,北至無通之鄉。昔與若士為友,共弄彭祖扶床。往年暫到昆侖,復值瑤池舉觴。周帝迎以上席,王母贈以玉漿。故乃壽如南山,志若金剛。青眼眢眢,白髮長長。蛾眉臨髭,高鼻垂口。非直能俳,又善飲酒。簫管鳴前,門徒從後。濟濟翼翼,各有分部。鳳皇是老胡家雞,師子是老胡家狗。陛下撥亂反正,再朗三光。澤與雨施,化與風翔。覘雲候呂,志遊大梁。重駟修路,始屆帝鄉。伏拜金闕,仰瞻玉堂。從者小子,羅列成行。悉知廉節,皆識義方。歌管愔愔,鏗鼓鏘鏘。響震鈞天,聲若鵷皇。前卻中規矩,進退得宮商。舉技無不佳,胡舞最所長。老胡寄篋中,復有奇樂章。齎持數萬里,原以奉聖皇。乃欲次第說,老耄多所忘。但願明陛下,壽千萬歲,歡樂未渠央。 同前(唐·李白) 金天之西,白日所沒。康老胡雛,生彼月窟。巉岩容儀,戍削風骨。碧玉炅炅雙目瞳,黃金拳拳兩鬢紅。華蓋垂下睫,嵩嶽臨上唇。不睹譎詭貌,豈知造化神。大道是文康之嚴父,元氣乃文康之老親,撫頂弄盤古,推車轉天輪。雲見日月初生時,鑄冶火精與水銀。陽烏未出谷,顧兔半藏身。女媧戲黃土,團作愚下人。散在六合間,濛濛若沙塵。生死了不盡,誰明此胡是仙真。西海栽若木,東溟植扶桑。別來幾多時,枝葉萬里長。中國有七聖,半路頹鴻荒。陛下應運起,龍飛入咸陽。赤眉立盆子,白水興漢光。叱吒四海動,洪濤為簸揚。舉足蹋紫微,天關自開張。老胡感至德,東來進仙倡。五色師子、九苞鳳皇,是老胡雞犬鳴舞飛帝鄉。淋漓颯遝,進退成行,能胡歌,獻漢酒,跪雙膝,並兩肘,散花指天舉素手。拜龍顏,獻聖壽,北斗戾,南山摧,天子九九八十一萬歲,長傾萬歲杯。 同前(唐·李賀) 飛香走紅滿天春,花龍盤盤上紫雲。三千宮女列金屋,五十弦瑟海上聞。大江碎碎銀沙路,嬴女機中斷煙素。斷煙素,縫舞衣,八月一日君前舞。 鳳台曲(王無競) 鳳台何逶迤,嬴女管參差。一旦彩雲至,身去無還期。遺曲此台上,世人多學吹。一吹一落淚,至今憐玉姿。 同前(唐·李白) 嘗聞秦帝女,傳得鳳皇聲。是日逢仙子,當時別有情。人吹彩蕭去,天借綠雲迎。曲在身不返,空餘弄玉名。 鳳皇曲(唐·李白) 嬴女吹玉蕭,吟弄天上春。青鸞不獨去,更有攜手人。影滅彩雲斷,遺聲落西秦。 簫史曲(宋·鮑照) 簫史愛少年,嬴女吝童顏。火粒原排棄,霞好忽登攀。龍飛逸天路,鳳起出秦關。身去長不返,簫聲時往還。 同前(齊·張融) 引響猶天外,吟聲似地中。戴勝噪落景,龍歕清霄風。 同前(陳·江總) 弄玉秦家女,簫史仙處童。來時兔月照,去後鳳樓空。密笑開還斂,浮聲咽更通。相期紅粉色,飛向紫煙中。 方諸曲(謝燮) 望仙室,仰雲光,繩河裏,扇月傍。井公能六著,玉女善投壺。瓊醴和金液,還將天地俱。 梁雅歌 《古今樂錄》曰:「梁有雅歌五曲:一曰《應王受圖曲》,二曰《臣道曲》,三曰《積惡篇》,四曰《積善篇》,五曰《宴酒篇》。三朝樂第十五奏之。」 應王受圖曲 應王受圖,荷天革命。樂曰功成,禮云治定。恩弘庇臣,念昭率性。乃眷三才,以宣八政。愧無則哲,臨淵自鏡。或戒面從,永隆福慶。 臣道曲 孝義相化,禮讓為風。當官無媚,嗣民必公。謙謙君子,謇謇匪躬。諒而不許,和而不同。誡之誡之,去驕思衝。弘茲大雅,是曰至忠。 積惡篇 積惡在人,猶冘處腹。冘成形亡,惡積身覆。殷辛再離,溫舒五族。責必及嗣,財豈潤屋。斯川既往,逝命不復。鏡茲餘殃,幸修多福。 積善篇 惟德是輔,皇天無親。抱獄歸舜,舍財去邠。豚魚懷信,行葦留仁。先世有作,餘慶方因。鳴玉承家,錫珪於民。連城非重,積善為珍。 宴酒篇 記稱成禮,詩詠飽德。卜晝有典,厭夜不忒。彝酒作民,樂飲虧則。腐腹遺喪,濡首亡國。誓彼六馬,去茲三惑。占言孔昭,以求溫克。 梁雅歌 君道曲(唐·李白) 唐李白曰:「梁之雅歌有五篇,今作一章。」按梁雅歌無《君道曲》,疑《應王受圖曲》是也。 大君若天覆,廣運無不至。軒後爪牙,常先、太山稽。如心之使臂。小白鴻翼於夷吾,劉葛魚水本無二。土扶可成牆,積德為厚地。 樂府詩集/052卷 卷五十二·舞曲歌辭一 《通典》曰:「樂之在耳者曰聲,在目者曰容。聲應乎耳,可以聽知,容藏於心,難以貌觀。故聖人假干戚羽旄以表其容,發揚蹈厲以見其意,聲容選和而後大樂備矣。《詩序》曰:『詠歌之不足,不知手之舞之足之蹈之。』然樂心內發,感物而動,不覺手之自運,歡之至也。此舞之所由起也。」舞亦謂之萬。《禮記外傳》曰:「武王以萬人同滅商,故謂舞為萬。」《商頌》曰:「萬舞有奕。」則殷已謂之萬矣。《魯頌》曰:「萬舞洋洋。」衛詩曰:「公庭萬舞。」然則萬亦舞之名也。《春秋》魯隱公五年:「考仲子之宮,將萬焉。公問羽數於眾仲,眾仲對曰:『天子用八,諸侯六,大夫四,士二。夫舞所以節八音而行八風,故自八而下,於是初獻六羽,始用六佾也。』」杜預以為六六三十六人,而沈約非之,曰:「八音克諧,然後成樂,故必以八人為列。自天子至士,降殺以兩,兩者減其二列爾。預以為一列又減二人,至士止餘四人,豈復成樂。服虔謂天子八八,諸侯六八,大夫四八,士二八,於義為允也。」周有六舞:一曰犮舞,二曰羽舞,三曰皇舞,四曰旄舞,五曰幹舞,六曰人舞。犮舞者,析五彩繒,若漢靈星舞子所持是也。羽舞者,析羽也。皇舞者,雜五彩羽,如鳳皇色,持之以舞也。旄舞者,氂牛之尾也。幹舞者,兵舞持盾而舞也。人舞者,無所執,以手袖為威儀也。《周官·舞師》:「掌教兵舞,帥而舞山川之祭祀。教犮舞,帥而舞社稷之祭祀。教羽舞,帥而舞四方之祭祀。教皇舞,帥而舞旱暵之事。」樂師亦掌教國子小舞。自漢以後,樂舞浸盛。故有雅舞,有雜舞。雅舞用之郊廟、朝饗,雜舞用之宴會。晉傅玄又有十餘小曲,名為舞曲。故《南齊書》載其辭云:「獲罪於天,北徙朔方。墳墓誰掃,超若流光。」疑非宴樂之辭,未詳其所用也。前世樂飲酒酣,必自起舞。詩云「屢舞仙仙」是也。故知宴樂必舞,但不宜屢爾。譏在屢舞,不譏舞也。漢武帝樂飲,長沙定王起舞是也。自是已後,尤重以舞相屬,所屬者代起舞,猶世飲酒以杯相屬也。灌夫起舞以屬田蚡,晉謝安舞以屬桓嗣是也。近世以來,此風絕矣。 雅舞 雅舞者,郊廟朝饗所奏文武二舞是也。古之王者,樂有先後,以揖讓得天下,則先奏文舞,以征伐得天下,則先奏武舞,各尚其德也。黃帝之《雲門》,堯之《大咸》,舜之《大韶》,禹之《大夏》,文舞也。殷之《大》,周之《大武》,武舞也。周存六代之樂,至秦唯餘《韶》、《武》。漢魏已後,咸有改革。然其所用,文武二舞而已,名雖不同,不變其舞。故《古今樂錄》曰:「自周以來,唯改其辭,示不相襲,未有變其舞者也。」然自《雲門》而下,皆有其名而亡其容,獨《大武》之制,存而可考。《樂記》曰:「樂者,象成者也。總幹而山立,武王之事也。發揚蹈厲,太公之志也。武亂皆坐,周召之治也。武始而北出,再成而滅商,三成而南,四成而南國是強,五成而分周公左,召公右,六成復綴以崇天子,夾振之而四伐盛,威於中國也。分夾而進,事早濟也,久立於綴,以待諸侯之至也,故季劄觀樂見舞象箾南籥者,曰:『美哉猶有憾。』見舞《大武》者,曰:『美哉周之盛也,其若此乎!』其後成王以周公為有勳勞,命魯公世世祀周公,以天子禮樂,升歌清廟,下管象武,朱幹玉戚,冕而舞《大武》,皮弁素積,裼而舞《大夏》,以廣魯於天下也。自漢已後,又有廟舞,各用於其廟,凡此皆雅舞也。」 後漢武德舞歌詩(東平王蒼) 一曰世祖廟登歌。《宋書·樂志》曰:「周存六代之樂,至秦唯餘《韶》、《武》而已。始皇二十六年,改周《大武舞》曰《五行》。漢高祖四年,造《武德舞》,舞人悉執干戚,以象天下樂己行武以除亂也。六年,改舜《韶舞》曰《文始》,以示不相襲也。文帝又造《四時舞》,以明天下之安和,蓋樂先王之樂者,明有法也,樂己所自作者,明有制也。孝景采《武德舞》作《昭德舞》,薦之太宗之廟。孝宣采《昭德舞》為《盛德舞》,薦之世宗之廟。」《漢書·禮樂志》曰:「高廟奏《武德》、《文始》、《五行》之舞,孝文廟奏《昭德》、《文始》、《四時》、《五行》之舞,孝武廟奏《盛德》、《文始》、《四時》、《五行》之舞,諸帝廟皆常奏《文始》、《四時》、《五行》舞,大抵皆因秦舊事焉。」《東觀漢記》曰:「明帝永平三年八月,公卿奏世祖廟舞名。東平王蒼議,以為漢制,宗廟各奏其樂,不皆相襲,以明功德。光武皇帝撥亂中興,武力盛大,廟樂舞宜曰《大武》之舞,其《文始》、《五行》之舞如故,勿進《武德舞》。詔曰:如驃騎將軍議,進《武德》之舞如故。」 於穆世廟,肅雍顯清。俊乂翼翼,秉文之成。越序上帝,駿奔來寧。建立三雍,封禪泰山。章明圖讖,放唐之文。休矣惟德,罔射協同。本支百世,永保厥功。 晉正德大豫舞歌(傅玄) 《宋書·樂志》曰:「晉武帝泰始九年,荀勖典知樂事,使郭瓊、宋識等造《正德》、《大豫》之舞,而勖及傅玄、張華又各造舞歌。咸寧元年,詔定祖宗之號,而廟樂同用《正德》、《大豫舞》。初,魏明帝景初元年造《武始》、《咸熙》二舞,祀郊廟。《武始舞》者,平冕,黑介幘,玄衣裳,白領袖,絳領袖中衣,絳合幅褲,絳糸末,黑韋鞮。《咸熙舞》者,冠委貌,其餘服如前。奏於朝廷,則《武始舞》者,武冠,赤介幘,生絳袍,單衣,絳領袖,皂領袖中衣,虎文畫合幅褲,白布糸末,黑韋鞮。《咸熙舞》者,進賢冠,黑介幘,生黃袍,單衣,白合幅褲。其餘服如前。晉相承用之。」 正德舞歌 天命有晉,光濟萬國。穆穆聖皇,文武惟則。在天斯正,在地成德。載韜政刑,載崇禮教。我敷玄化,臻於中道。 大豫舞歌 於鑠皇晉,配天受命。熙帝之光,世德惟聖。嘉樂大豫,保祐萬姓。淵兮不竭,衝而用之。先帝弗違,虔奉天時。 晉正德大豫舞歌(荀勖) 正德舞歌 人文垂則,盛德有容。聲以依詠,舞以象功。干戚發揮,節以笙鏞。羽籥雲會,翊宣令蹤。敷美盡善,允協時邕。煥炳其章,光乎萬邦。萬邦洋洋,承我晉道。配天作享,元命有造。上化如風,民應如草。穆穆斌斌,形於綴兆。文武旁作,慶流四表。無競維烈,永世是紹。 大豫舞歌 豫順以動,大哉惟時。時邁其仁,世載邕熙。兆我區夏,宣文是基。大業惟新,我皇隆之。重光累暉,欽明文思。迄用有成,惟晉之祺。穆穆聖皇,受命既固。品物咸寧,芳烈雲布。文教旁通,篤以淳素。玄化洽暢,被之暇豫。作樂崇德,同美《韶》、《濩》。濬邈幽遐,式遵王度。 晉正德大豫舞歌(張華) 正德舞歌 曰皇上天,玄鑒惟光。神器周回,五德代章。祚命於晉,世有哲王。弘濟區夏,陶甄萬方。大明垂耀,旁燭無疆。蚩蚩庶類,風德永康。皇道惟清,禮樂斯經。金石在縣,萬舞在庭。象容表慶,協律被聲。軼《武》超《濩》,取節《六韺》。同進退讓,化漸無形。太和宣洽,通於幽冥。 大豫舞歌 惟天之命,符運有歸。赫赫大晉,三後重暉。繼明紹世,光撫九圍。我皇紹期,遂在璿璣。群生屬命,奄有庶邦。慎徽五典,玄教遐通。萬方同軌,率土咸雍。受制大豫,宣德舞功。醇化既穆,王道協隆。仁及草木,惠加昆蟲。億兆夷人,悅仰皇風。丕顯大業,永世彌崇。 宋前後舞歌(王韶之) 《宋書·樂志》曰:「武帝永初元年,改晉《正德舞》曰《前舞》,《大豫舞》曰《後舞》,並蕤賓廂作。孝武孝建二年九月,建平王宏議,以為舞不更名,直為前後二舞。依據昔代,義舛事乖,宜厘改權稱,以『凱容』為《韶舞》,『宣烈』為《武舞》。祖宗廟樂,總以德為名。若廟非不毀,則樂無別稱。猶漢高、文、武,咸有嘉號,惠、景二主,樂無餘名。章皇太后廟唯奏文樂,明婦人無武事也。郊祀之樂,無復別名,仍同宗廟而已。詔如宏議。」 前舞歌 於赫景明,天監是臨。樂來伊陽,禮作惟陰。歌自德富,舞由功深。庭列宮縣,陛羅瑟琴。翿籥繁會,笙磬諧音。《簫韶》雖古,九成在今。導志和聲,德音孔宣。光我帝基,協靈配乾。儀刑六合,化穆自然。如彼雲漢,為章於天。熙熙萬類,陶和當年。擊轅中《韶》,永世弗騫。 後舞歌 假樂聖后,實天誕德。積美自中,王猷四塞。龍飛在天,儀刑萬國。欽明惟神,臨朝淵默。不言之化,品物咸德。告成於天,銘勳是勒。翼翼厥猷,亹亹其仁。順命創製,因定和神。海外有截,九圍無塵。冕旒司契,垂拱臨民。乃舞《大豫》,欽若天人。純嘏孔休,萬載彌新。 齊前後舞歌 前舞階步歌(齊辭) 《隋書·樂志》曰:「近代舞出入皆作樂,謂之階步,咸用《肆夏》,至梁去之,隋復用焉。即周官所謂樂出入奏鍾鼓也。」《古今樂錄》曰:「何承天云:今舞出樂謂之階步,蕤賓廂作。尋《儀禮》燕、飲、射三樂,皆云席工於西階上,大師升自西階北面東上,相者坐受瑟,乃降笙入,立於縣中北面,仍合樂工,歌《鹿鳴》、《四牡》、《周南》。今直謂之階步,而承天又以為出樂,俱失之矣。」 天挻聖哲,三方維綱。川嶽伊寧,七耀重光。茂育萬物,眾庶咸康。道用潛通,仁施遐揚。德厚坤極,功高昊蒼,舞象盛容,德以歌章。八音既節,龍躍鳳翔。皇基永樹,二儀等長。 前舞凱容歌(宋辭) 《南齊書·樂志》曰:「宋前後舞歌二章,齊微改革,多仍舊辭。《宣烈舞》執干戚,用魏武始舞冠服,《凱容舞》執羽籥,用魏《咸熙舞》冠服。宋以《凱容》繼《韶》為文舞,據《韶》為言。《宣烈》即是古之《大武》,今世諺呼為武王伐紂。齊初仍舊,不改宋舞名。其舞人冠服,亦相承用之。」《古今樂錄》曰:「宋孝武改《前舞》為《凱容》之舞,《後舞》為《宣烈》之舞。何承天《三代樂序》云:『晉《正德》、《大豫舞》,蓋出於漢《昭容》、《禮容樂》,然則其聲節有古之遺音焉。』晉使郭瓊、宋識等造《正德》、《大豫舞》,初不言因革昭業等兩舞,承天空謂二容,竟自無據。」按《正德》、《大豫》二舞,即出《宣武》、《宣文》魏《大武》三舞也。《宣武》,魏《昭武舞》也。《宣文》,魏《武始舞》也。魏改《巴渝》為《昭武》,《五行》曰《大武》。今《凱容舞》執籥秉翟,即魏《武始舞》也。《宣烈舞》有矛弩,有干戚。矛弩,漢《巴渝舞》也,干戚,周武舞也。宋世止革其辭與名,不變其舞。舞相傳習,至今不改。瓊識所造,正是雜用二舞,以為大豫爾。夷蠻之樂雖陳宗廟,不應雜以周舞也。 於赫景命,天鑒是臨。樂來伊陽,禮作惟陰。歌自德富,舞由功深。庭列宮縣,陛羅瑟琴。翿籥繁會,笙磬諧音。《簫韶》雖古,九奏在今。導志和聲,德音孔宣。光我帝基,協靈配乾。儀刑六合,化穆自宣。如彼雲漢,為章於天。熙熙萬類,陶和當年。擊轅中韶,永世弗騫。 後舞階步歌(齊辭) 皇皇我后,紹業盛明。滌拂除穢,宇宙載清。允執中和,以蒞蒼生。玄化遠被,兆世軌形。何以崇德,乃作九成。妍步恂恂,雅曲芬馨。八風清鼓,應以祥禎。澤浩天下,功齊百靈。 後舞凱容歌(宋辭) 假樂聖后,實天誕德。積美自中,王猷四塞。龍飛在天,儀刑萬國。欽明惟神,臨朝淵默。不言之化,品物咸得。告成於天,銘勳是勒。翼翼厥猷,亹亹其仁。從命創制,因定和神。海外有截,九國無塵。冕旒司契,垂拱臨民。乃舞《凱容》,欽若天人。純嘏孔休,萬載彌新。 梁大壯大觀舞歌二首(唐·沈約) (《隋書·樂志》曰:「梁初猶用《凱容》、《宣烈》之舞,武帝定樂,以武舞為《大壯舞》,文舞為《大觀舞》。二郊明堂太廟三朝同用。」《古今樂錄》曰:「梁改《宣烈》為《大壯》,即周《武舞》也。改《凱容》為《大觀》,即舜《韶舞》也。陳以《凱容》樂舞用之郊廟,而《大壯》、《大觀》猶同梁舞,所謂祠用宋曲,宴準梁樂,蓋取人神不雜也。」) 大壯舞歌 《隋書·樂志》曰:「《大壯舞》取《易.彖》云:『大壯,大者壯也,正大而天地之情可見也。』」《古今樂錄》曰:「《大壯》、《大觀》二舞,以大為名。《老子》云:『域中有四大。』《論語》云:『惟天為大。』今制『大壯』『大觀』之名,亦因斯而立義焉。」 高高在上,實愛斯人。眷求聖德,大拯彝倫。率土方燎,如火在薪。惵々黔首,暮不及晨。朱光啟耀,兆發穹旻。我皇鬱起,龍躍漢津。言屆牧野,電激雷震。闕鞏之甲,彭濮之人。或貔或武,漂杵浮輪。我邦雖舊,其命惟新。六伐仍止,七德必陳。君臨萬國,遂撫八夤。 大觀舞歌 《隋書·樂志》曰:「《大觀舞》取《易.彖》曰:『大觀在上。觀天之神道而四時不忒也。』」 皇矣帝烈,大哉興聖。奄有四方,受天明命。居上不怠,臨下惟敬。舉無愆則,動無失正。物從其本,人遂其性。昭播九功,肅齊八柄。寬以惠下,德以為政。三趾晨儀,重輪夕映。棧壑忘阻,梯山匪敻。如日有恒,與天無竟,載陳金石,式流舞詠。《咸》、《英》、《韶》、《夏》,於茲比盛。 北齊文武舞歌 《隋書·樂志》曰:「北齊元會大饗奏文武二舞,二舞將作,並先設階步焉。」 文舞階步辭 我后降德,肇峻皇基。搖鈴大號,振鐸命期。雲行雨洽,天臨地持。茫茫區宇,萬代一時。文來武肅,成定於茲。象容則舞,歌德言詩。鏘鏘金石,列列匏絲。鳳儀龍至,樂我雍熙。 文舞辭 皇天有命,歸我大齊。受茲華玉,爰錫玄珪。奄家環海,實子蒸黎。圖開實匣,檢封芝泥。無思不順,自東徂西。教南暨朔,罔敢或攜。比日之明,如天之大。神化之洽,率土無外。眇眇舟車,華戎畢會。祠我春秋,服我冠帶。儀協震象,樂均天籟。蹈武在庭,其容藹藹。 武舞階步辭 大齊統歷,天鑒孔昭。金人降泛,火鳳來巢。眇均虞德,干戚降苗。夙沙攻主,歸我軒朝。禮符揖讓,樂契《咸》、《韶》。蹈揚惟序,律度時調。 武舞辭 天眷橫流,宅心玄聖。祖功宗德,重光襲映。我皇恭己,誕膺靈命。宇外斯燭,域中咸鏡。悠悠率土,時惟保定。微微動植,莫違其性。仁豐庶物,施洽群生。海寧洛變,契此休明。雅宣茂烈,頌紀英聲。鏗鍠鍾鼓,掩抑簫笙。歌之不足,舞以禮成。鑠矣王度,緬邁千齡。 隋文武舞歌 《隋書·樂志》曰:「隋有文舞武舞,舞各六十四人。文舞黑介幘,冠進賢冠,絳紗連裳,內單皂褾領,襈裾,革帶,烏皮履。左手執籥,右手執翟。武舞服,武弁,朱褾衣,餘同文舞。左執朱幹,右執大戚。其舞六成,始而受命,再成而定山東,三成而平蜀道,四成而北狄是通,五成而江南是拓,六成復綴以闡太平。」 文舞歌 天眷有屬,後德惟明。君臨萬宇,昭事百靈。濯以江漢,樹之風聲。罄地畢歸,窮天皆至。六戎行朔,八蠻請吏。煙雲獻彩,龜龍表異。緝和禮樂,燮理陰陽。功由舞見,德以歌彰。兩儀同大,日月齊光。 武舞歌 惟皇御宇,惟帝乘乾。五材並用,七德兼宣。平暴夷險,拯溺救燔。九域載安,兆庶斯賴。續地之厚,補天之大。聲隆有截,化覃無外。鼓鍾既奮,干戚攸陳。功高德重,政謐化淳。鴻休永播,久而彌新。 晉昭德成功舞歌 《唐餘錄》曰:「晉天福五年,詔有司復修正至朝會二舞之制,以文舞為《昭德》之舞,武舞為《成功》之舞。十一月冬至,遂奏之。於時二舞久廢,眾喜於復興,而樂工舞員,雜取教坊以滿之。聲節靡曼,綴兆合節,而無遠促遲速之累。及明年正旦再奏,而蹈厲進退無列,議者非之。」《五代史·樂志》曰:「文舞六十四人,左手執籥,右手執翟。冠進賢冠,服黃紗袍,白紗中單,皂領褾,白練襠襠,白布大口褲,革帶,烏皮履,白布襪。武舞六十四人,左手執幹,右手執戚。服弁,平巾幘,金支緋絲布大袖,緋絲布裲襠,甲金飾,白練礻蓋襠,錦騰蛇起梁帶,豹文大口布褲,烏皮靴。」 昭德舞歌二首 聖代修文德,明庭舉舊章。兩階陳羽籥,萬舞合宮商。劍佩森鴛鷺,《簫韶》下鳳凰。我朝青史上,千古有輝光。 寰海干戈戢,朝廷禮樂施。白駒皆就縶,丹鳳復來儀。德備三苗格,風行萬國隨。小臣同百獸,率舞賀昌期。 成功舞歌二首 撥亂資英主,開基自晉陽。一戎成大業,七德煥前王。炎漢提封遠,姬周世祚長。朱幹將玉戚,全象武功揚。 睿算超前古,神功格上圓。百川留禹跡,萬國戴堯天。既已櫜弓矢,誠宜播管弦。蹌蹌隨鳥獸,共樂太平年。 樂府詩集/053卷 卷五十三·舞曲歌辭二 雜舞一 雜舞者,《公莫》、《巴渝》、《槃舞》、《鞞舞》、《鐸舞》、《拂舞》、《白紵》之類是也。始皆出自方俗,後浸陳於殿庭。蓋自周有縵樂散樂,秦漢因之增廣,宴會所奏,率非雅舞。漢、魏已後,並以鞞、鐸、巾、拂四舞,用之宴饗。宋武帝大明中,亦以鞞拂雜舞合之。鍾石施於廟庭,朝會用樂,則兼奏之。明帝時,又有西傖羌胡雜舞,後魏、北齊,亦皆參以胡戎伎,自此諸舞彌盛矣。隋牛弘亦請存四舞,宴會則與雜伎同設,於西涼前奏之,而去其所持鞞拂等。按此雖非正樂,亦皆前代舊聲。故成公綏賦云:「鞞鐸舞庭,八音並陳。」梁武帝報沈約云,「鞞、鐸、巾、拂,古之遺風」是也。唐太宗貞觀中,始造宴樂。其後又分為立坐二部,堂下立奏,謂之立部伎。堂上坐奏,謂之坐部伎。立部伎八:一《安樂》,二《太平樂》,三《破陣樂》,四《慶善樂》,五《大定樂》,六《上元樂》,七《聖壽樂》,八《光聖樂》。自《破陣樂》以下,皆用大鼓,雜以龜茲樂,其聲震厲。《大定樂》又加金鉦。《慶善樂》顓用西涼樂,聲頗閑雅。坐部伎六:一《宴樂》,二《長壽樂》,三《天授樂》,四《鳥歌萬歲樂》,五《龍池樂》,六《小破陣樂》。自《長壽樂》以下,用龜茲樂,唯《龍池樂》則否。武后、中宗之世,大增造立坐部伎諸舞,隨亦寢廢。武后毀唐太廟,《七德》、《九功》之舞皆亡,獨其名存。自後宴饗,復用隋文舞武舞而已。開元中,又有《涼州》、《綠腰》、《蘇合香》、《屈柘枝》、《團亂旋》、《甘州》、《回波樂》、《蘭陵王》、《春鶯囀》、《半社渠》、《借席烏夜啼》之屬,謂之軟舞。《大祁》、《阿連》、《劍器》、《胡旋》、《胡騰》、《阿遼》、《柘枝》、《黃獐》、《拂菻》、《大渭州》、《達磨支》之屬,謂之健舞。文宗時,教坊又進《霓裳羽衣舞》女三百人。末世兵亂,舞製多失。凡此,皆雜舞也。 魏俞兒舞歌(王粲) 《晉書·樂志》曰:「《巴渝舞》,漢高帝所作也。高帝自蜀漢將定三秦,閬中範因率賨人從帝為前鋒,號板楯蠻,勇而善鬥。及定秦中,封因為閬中侯,復賨人七姓。其俗喜歌舞,高帝樂其猛銳,數觀其舞,曰:『武王伐紂歌也。』後使樂人習之。閬中有渝水,因其所居,故曰《巴渝舞》。舞曲有《矛渝》、《弩渝》、《安台》、《行辭》,本歌曲四篇。其辭既古,莫能曉其句度。」左思《蜀都賦》云:「奮之則賨旅,玩之則渝舞」也。顏師古曰:「巴,巴人也。俞,俞人也。高祖初為漢王,得巴俞人,並趫捷,與之滅楚,因存其武樂。巴渝之樂,自此始也。」巴即今之巴州,渝即今之渝州,名各本其地。《宋書·樂志》曰:「魏《俞兒舞歌》四篇,魏國初建所用,使王粲改創其辭,為《矛俞》、《弩俞》、《安台》、《行辭新福歌》曲,行辭以述魏德。後於太祖廟並作之。黃初二年,改曰《昭武舞》,及晉,又改曰《宣武舞》」。《唐書·樂志》曰:「俞,美也。魏、晉改其名,梁復號巴渝,隋文帝以非正典,罷之。」 漢初建國家,匡九州。蠻荊震服,五刃三革休。安不忘備武樂修。宴我賓師,敬用御天,永樂無憂。子孫受百福,常與松喬遊。烝庶德,莫不咸歡柔。 ──右《矛俞新福歌》 材官選士,劍弩錯陳。應桴蹈節,俯仰若神。綏我武烈,篤我淳仁。自東自西,莫不來賓。 ──右《弩俞新福歌》 武力既定,庶士咸綏。樂陳我廣庭,式宴賓與師。昭文德,宣武威,平九有,撫民黎。荷天寵,延壽屍,千載莫我違。 ──右《安台新福歌》 神武用師士素厲,仁恩廣覆,猛節橫逝。自古立功,莫我弘大。桓桓征四國,爰及海裔。漢國保長慶,垂祚延萬世。 ──右《行辭新福歌》 吳俞兒舞歌(唐·陸龜蒙) 枝月喉,棹霜脊,北斗離離在寒碧。龍魂清,虎尾白,秋照海心同一色。纛影吒沙幹影側,神豪發直。四睨之人股佶栗,欲定不定定不得。舂牘殘,兒且止,狄胡有膽大如山,怖亦死。 ──右劍俞 手盤風,頭背分。電光戰扇,欲刺敲心留半線。纏肩繞脰,衤蓋合眩旋。卓植赴列,奪避中節。前衝函禮穴,上指孛彗滅,與君一用來有截。 ──右矛俞 牛來開弦,人為置鏃。捩機關,迸山谷,鹿駭澀,隼擊遲。析毫中睫,洞腋分龜。達堅壘,殘雄師,可以冠猛樂壯曲。抑揚蹈厲,有裂犀兕之氣者,非公與? ──右弩俞 晉宣武舞歌(傅玄) 《晉書·樂志》曰:「魏黃初三年改漢《巴渝舞》曰《昭武舞》。景初元年,又作《武始》、《咸熙》、《章斌》三舞,皆執羽籥。及晉,改《昭武舞》曰《宣武舞》,《羽籥舞》曰《宣文舞》。咸寧元年,詔廟樂停《宣武》、《宣文》二舞,而同用《正德》、《大豫舞》云。」 惟聖皇篇矛俞第一 惟聖皇,德巍巍,光四海。禮樂猶形影,文武為表裏。乃作《巴俞》,肆舞士。劍弩齊列,戈矛為之始。進退疾鷹鷂,龍戰而豹起。如亂不可亂,動作順其理,離合有統紀。 短兵篇劍俞第二 劍為短兵,其勢險危。疾逾飛電,回旋應規。武節齊聲,或合或離。電發星騖,若景若差。兵法攸象,軍容是儀。 軍鎮篇弩俞第三 弩為遠兵軍之鎮,其發有機。體難動,往必速,重而不遲。銳精分鎛,射遠中微。弩俞之樂,一何奇,變多姿。退若激,進若飛,五聲協,八音諧,宣武象,讚天威。 窮武篇安台行亂第四 窮武者喪,何但敗北。柔弱亡戰,國家亦廢。秦始、徐偃,既已作戒前世。先王鑒其機,修文整武藝,文武足相濟。然後得光大。亂曰:高則亢,滿則盈,亢必危,盈必傾。去危傾,守以平,衝則久,濁能清,混文武,順天經。 晉宣文舞歌(傅玄) 羽籥舞歌 羲皇之初,天地開元。罔罟禽獸,群黎以安。神農教耕,創業誠難。民得粒食,淡然無所患。黃帝始征伐,萬品造其端。軍駕無常居,是曰軒轅。軒轅既勤止,堯、舜匪荒寧。夏禹治水,湯、武又用兵。孰能保安逸,坐致太平。聖皇邁乾乾,天下興頌聲。穆穆且明明。惟聖皇,道化彰,澂四海,清三光,萬幾理,庶事康。潛龍升,儀鳳翔。風雨時,物繁昌。卻走馬,降瑞祥。揚側陋,簡忠良。百祿是荷,眉壽無疆。 羽鐸舞歌 昔在渾成時,兩儀尚未分。陽升垂清景,陰降興浮雲。中和合氛氳,萬物各異群。人倫得其序,眾生樂聖君。三統繼五行,然後有質文。皇王殊運代,治亂亦繽紛。伊大晉,德兼往古,越犧、農,邈舜、禹,參天地,陸三五。禮唐、周,樂《韶》、《武》,豈惟《簫韶》,六代具舉。澤沾地境,化充天宇。聖明臨朝,元凱作輔,普天同樂胥。浩浩元氣,遐哉太清。五行流邁,日月代征。隨時變化,庶物乃成。聖皇繼天,光濟群生。化之以道,萬國咸寧。受茲介福,延於億齡。 魏陳思王鼙舞歌 ...

樂府詩集/41~50卷

樂府詩集/041卷 卷四十一·相和歌辭十六 楚調曲上 《古今樂錄》曰:「王僧虔《技錄》:楚調曲有《白頭吟行》、《泰山吟行》《梁甫吟行》、《東武琵琶吟行》、《怨詩行》。其器有笙、笛弄、節、琴、箏、琵琶、瑟七種。」張永錄云:「未歌之前,有一部弦,又在弄後,又有但曲七曲:《廣陵散》、《黃老彈飛引》、《大胡笳鳴》、《小胡笳鳴》、《鶤雞遊弦》、《流楚》、《窈窕》,並琴、箏、笙、築之曲,王錄所無也。其《廣陵散》一曲,今不傳。」 白頭吟二首五解 《古今樂錄》曰:「王僧虔《技錄》曰:《白頭吟行》歌古『皚如山上雪』篇。」《西京雜記》曰:「司馬相如將聘茂陵人女為妾,卓文君作《白頭吟》以自絕,相如乃止。」《樂府解題》曰:「古辭云『皚如山上雪,皎若雲間月。』又云:『願得一心人,白頭不相離。』始言良人有兩意,故來與之相決絕。次言別於溝水之上,敘其本情。終言男兒重意氣,何用於錢刀。若宋鮑照『直如朱絲繩』,陳張正見『平生懷直道』,唐虞世南『氣如幽徑蘭』,皆自傷清直芬馥,而遭鑠金玷玉之謗,君恩以薄,與古文近焉。」一說云:《白頭吟》疾人相知,以新間舊,不能至於白首,故以為名。唐元稹又有《決絕詞》,亦出於此。 皚如山上雪,皎若雲間月。聞君有兩意,故來相決絕。〈一解〉平生共城中,何嘗鬥酒會。今日鬥酒會,明旦溝水頭。蹀躞御溝上,溝水東西流。〈二解〉郭東亦有樵,郭西亦有樵,兩樵相推與,無親為誰驕?〈三解〉淒淒重淒淒,嫁娶亦不啼。願得一心人,白頭不相離。〈四解〉竹竿何嫋嫋,魚尾何離簁,男兒欲相知,何用錢刀為!<齒玄>如馬啖萁,川上高士嬉。今日相對樂,延年萬歲期。〈五解〉 ──右一曲,晉樂所奏 皚如山上雪,皎若雲間月。聞君有兩意,故來相決絕。今日鬥酒會,明旦溝水頭。躞蹀御溝上,溝水東西流。淒淒復淒淒,嫁娶不須啼。願得一心人,白頭不相離。竹竿何嫋嫋,魚尾何簁簁。男兒重意氣,何用錢刀為! ──右一曲,本辭 同前(宋·鮑照) 直如朱絲繩,清如玉壺冰。何慚宿昔意,猜恨坐相仍。人情賤恩舊,世路逐衰興。毫髮一為瑕,丘山不可勝。食苗實碩鼠,點白信蒼蠅。鳧鵠遠成美,薪芻前見淩。申黜褒女進,班去趙姬升。周王日淪惑,漢帝益嗟稱。心賞固難恃,貌恭豈易憑。古來共如此,非君獨撫膺。 同前(陳·張正見) 平生懷直道,松桂比真風。語默妍蚩際,沈浮毀譽中。讒新恩易盡,情去寵難終。彈珠金市側,抵玉舂山東。含香老顏駟,執戟異揚雄。惆悵崔亭伯,幽憂馮敬通。王嬙沒故塞,班女棄深宮。春苔封履跡,秋葉奪妝紅。顏如花落槿,鬢似雪飄蓬。此時積長歎,傷年誰復同。 同前(唐·劉希夷) 洛陽城東桃李花,飛來飛去落誰家?洛陽女兒惜顏色,行逢落花長歎息。今年花落顏色改,明年花開復誰在?已見松柏摧為薪,更聞桑田變成海。古人無復洛城東,今人還對落花風。年年歲歲花相似,歲歲年年人不同。寄言全盛紅顏子,須憐半死白頭翁。此翁白頭真可憐,伊昔紅顏美少年。公子王孫芳樹下,清歌妙舞落花前。光祿池台丈錦繡,將軍樓閣畫神仙。一朝臥病無人識,三春行樂在誰邊?宛轉蛾眉能幾時,須臾白髮亂如絲。但看舊來歌舞地,唯有黃昏鳥雀悲。 同前二首(李白) 錦水東北流,波蕩雙鴛鴦。雄巢漢宮樹,雌弄秦草芳。寧同萬死碎綺翼,不忍雲間兩分張。此時阿嬌正嬌妒,獨坐長門愁日暮。但願君恩顧妾深,豈惜黃金將買賦。相如作賦得黃金,丈夫好新多異心。一朝將聘茂陵女,文君因贈《白頭吟》。東流不作西歸水,落花辭條歸故林。免絲固無情,隨風任顛倒。誰使女蘿枝,而來強縈抱。兩草猶一心,人心不如草。莫卷龍鬚席,從他生網絲。且留琥珀枕,或有夢來時。覆水再收豈滿杯,棄妾已去難重回。古時得意不相負,祇今唯見青陵臺。 錦水東流碧,波蕩雙鴛鴦。雄巢漢宮樹,雌弄秦草芳。相如去蜀謁武帝,赤車駟馬生輝光。一朝再覽大人作,萬乘忽欲淩雲翔。聞道阿嬌失恩寵,千金買賦要君王。相如不憶貧賤日,官高金多聘私室。武陵姝子皆見求,文君歡愛從此畢。淚如雙泉水,行墮紫羅襟。五起雞三唱,清晨《白頭吟》。長籲不整綠雲鬢,仰訴青天哀怨深。城崩杞梁妻,誰道士無心。東流不作西歸水,落花辭枝羞故林。頭上玉燕釵,是妾嫁時物。贈君表相思,羅袖幸時拂。莫卷龍須席,從他生網絲。且留琥珀枕,還有夢來時。鷫鸘裘在錦屏上,自君一掛無由披。妾有秦樓鏡,照心勝照井。願持照新人,雙對可憐影。覆水卻收不滿杯,相如還謝文君回。古來得意不相負,只今唯有青陵臺。 同前(張籍) 請君膝上琴,彈我《白頭吟》。憶昔君前嬌笑語,兩情宛轉如縈素。官中為我起高樓,更開華池種芳樹。春天百草秋始衰,棄我不待白頭時。羅襦玉珥色未暗,今朝已道不相宜。揚州青銅作明鏡,暗中持照不見影。人心回互自無窮,眼前好惡那能定。君恩已去若再返,菖蒲花生月長滿。 反白頭吟(白居易) 鮑照作《白頭吟》,白居易反其致,為《反白頭吟》。 炎炎者烈火,營營者小蠅。火不熱真玉,蠅不點清冰。此苟無所受,彼莫能相仍。乃知物性中,各有能不能。古稱怨報死,則人有所懲。懲淫或應可,在道未為弘。譬如蜩鷃徒,啾啾啅龍鵬。宜當委之去,寥廓高飛騰。豈能泥塵下,區區酬怨憎。胡為坐自苦,吞悲仍撫膺。 決絕詞三首(元稹) 乍可為天上牽牛織女星,不願為庭前紅槿枝。七月七日一相見,故心終不移。那能朝開暮飛去,一任東西南北吹。分不兩相守,恨不兩相思。對面且如此,背面當何知。春風撩亂伯勞語,此時拋去時。握手苦相問,竟不言後期。君情既決絕,妾意已參差。借如死生別,安得長苦悲。 噫春冰之將泮,何餘懷之獨結。有美一人,於焉曠絕。一日不見,比一日於三年,況三年之曠別。水得風兮小而已波,筍在苞兮高不見節。矧桃李之當春,競眾人之攀折。我自顧悠悠而若雲,又安能保君皓皓之如雪。感破鏡之分明,睹淚痕之餘血。幸他人之既不我先,又安能使他人之終不我奪。已焉哉,織女別黃姑,一年一度暫相見,彼此隔河何事無。 夜夜相抱眠,幽懷尚沈結。那堪一年事,長遣一宵說。但感久相思,何暇暫相悅。虹橋薄夜成,龍駕侵晨列。生憎野鵲往遲回,死恨天雞識時節。曙色漸瞳,華星次明滅。一去又一年,一年何時徹。有此迢遞期,不如生死別。天公隔是妒相憐,何不便教相決絕。 泰山吟(晉·陸機) 《古今樂錄》曰:「王僧虔《技錄》有《泰山吟行》,今不歌。」《樂府解題》曰:「《泰山吟》,言人死精魄歸於泰山,亦《薤露》、《蒿里》之類也。」 泰山一何高,迢迢造天庭。峻極周已遠,層雲鬱冥冥。梁甫亦有館,蒿里亦有亭。幽塗延萬鬼,神房集百靈。長吟泰山側,慷慨激楚聲。 同前(宋·謝靈運) 岱宗秀維嶽,崔崒刺雲天。岝既嶮巇,觸石輒千眠。登封痤崇壇,降禪藏肅然。石閭何晻藹,明堂秘靈篇。 梁甫吟(蜀·諸葛亮) 《古今樂錄》曰:「王僧虔《技錄》有《梁甫吟行》,今不歌。謝希逸《琴論》曰:諸葛亮作《梁甫吟》。《陳武別傳》曰:武常騎驢牧羊,諸家牧豎十數人,或有知歌謠者,武遂學《泰山梁甫吟》、《幽州馬客吟》及《行路難》之屬。《蜀志》曰:諸葛亮好為《梁甫吟》。然則不起於亮矣。李勉《琴說》曰:《梁甫吟》,曾子撰。《琴操》曰:曾子耕泰山之下,天雨雪凍,旬月不得歸,思其父母,作《梁山歌》。蔡邕《琴頌》曰:梁甫悲吟,周公越裳。」按梁甫,山名,在泰山下。《梁甫吟》,蓋言人死葬此山,亦葬歌也。又有《泰山梁甫吟》,與此頗同。 步出齊城門,遙望蕩陰裏。里中有三墓,累累正相似。問是誰家墓,田彊、古冶子。力能排南山,文能絕地紀。一朝被讒言,二桃殺三士。誰能為此謀?國相齊晏子。 同前(晉·陸機) 玉衡既已驂,羲和若飛淩。四運尋環轉,寒暑自相懲。冉冉年時暮,迢迢天路征。招搖東北指,大火西南升。悲風無絕響,玄雲互相仍。豐水憑川結,霜露彌天凝。年命時相逝,慶雲鮮克乘。履信多愆期,思順焉足憑。愾愾臨川響,非此孰為興。哀吟梁甫巔,慷慨獨撫膺。 同前(梁·沈約) 龍駕有馳策,日御不停陰。星籥亟回變,氣化坐盈侵。寒光稍眇眇,秋塞日沉沉。高窗灰餘火,傾河駕騰參。飆風折暮草,驚竿霣層林。時雲靄空遠,淵水結清深。奔樞豈易紐,珠庭不可臨。懷仁每多意,履順孰能禁。露清一唯促,緩志且移心。京歌步梁甫,歎絕有遺音。 同前(陳·陸瓊) 臨淄佳麗地,年少習名倡。似笑唇朱動,非愁眉翠揚。掩抑隨竿轉,和柔會瑟張。輕扇屢回指,飛塵亟繞梁。寄言諸葛相,此曲作難忘。 同前(唐·李白) 長嘯梁甫吟,何時見陽春?君不見朝歌屠叟辭棘津,八十西來釣渭濱。寧羞白髮照淥水,逢時吐氣思經綸。廣張三千六百鈞,風雅暗與文王親。大賢虎變愚不測,當年頗似尋常人。君不見高陽酒徒起草中,長揖山東隆準公。入門不拜騁雄辯,兩女輟洗來趨風。東下齊城七十二,指麾楚、漢如旋蓬。狂生落拓尚如此,何況壯士當群雄。我欲攀龍見明主,雷公砰訇震天鼓,帝旁投壺多玉女。三時大笑開電光,倏爍晦冥起風雨。閶闔九門不可通,以額叩關閽者怒。白日不照吾精誠,杞國無事憂天傾。猰爍磨牙競人肉,騶虞不折生草莖。手接飛猱搏彫虎,側足焦原未言苦。智者可卷愚者豪,世人見我輕鴻毛。力排南山三壯士,齊相殺之費二桃。吳、楚弄兵無劇孟,亞夫咍爾為徒勞。梁甫吟,梁甫吟,聲正悲。張公兩龍劍,神物合有時。風雲感會起屠釣,大人𡸣屼當安之。 泰山梁甫行(魏·曹植) 《樂府解題》曰:「曹植改《泰山梁甫》為『八方』。」 八方各異氣,千里殊風雨。 劇哉邊海民,寄身於草野。 妻子象禽獸,行止依林阻。 柴門何蕭條,狐兔翔我宇。 東武吟行(晉·陸機) 《古今樂錄》曰:「王僧虔《技錄》有《東武吟行》,今不歌。」《樂府解題》曰:「鮑照云『主人且勿喧』,沈約云『天德深且曠』,傷時移事異,榮華徂謝也。」左思《齊都賦》注云:「《東武》、《泰山》,皆齊之土風,弦歌謳吟之曲名也。」《通典》曰:「漢有東武郡,今高密、諸城縣是也。」 投跡短世間,高步長生闈。濯髮冒雲冠,洗身被羽衣。饑從韓眾餐,寒就佚女棲。 同前(宋·鮑照) 主人且勿喧,賤子歌一言。僕本寒鄉士,出身蒙漢恩。始隨張校尉,召募到河源。後逐李輕車,追虜出塞垣。密途亙萬里,寧歲猶七奔。肌力盡鞍甲,心思歷涼溫。將軍既下世,部曲亦罕存。時事一朝異,弧績誰復論。少壯辭家去,窮老還入門。腰鐮刈葵霍,倚杖牧雞豚。昔如韝上鷹,今似檻中猿。徒結千載恨,空負百年怨。棄席思君幄,疲馬戀君軒。願垂晉主惠,不愧田子魂。 同前(梁·沈約) 天德深且曠,人世賤而浮。東枝才拂景,西壑已停輈。逝辭金門寵,去飲玉池流。霄轡一永矣,俗累從此休。 東武吟(唐·李白) 好古笑流俗,素聞賢達風。方希佐明主,長揖辭成功。白日在高天,回光燭微躬。恭承鳳皇詔,起雲蘿中。清切紫霄迥,優遊丹禁通。君王賜顏色,聲價淩煙虹。乘輿擁翠蓋,扈從金城東。寶馬麗絕景,錦衣人新豐。倚岩望松雪,對酒鳴絲桐。因學揚子雲,獻賦甘泉宮。天書美片善,清芬播無窮。歸來入咸陽,談笑皆王公。一朝去金馬,飄落成飛蓬。賓友日疏散;玉樽亦已空。才力猶可倚,不慚世上雄。閑作《東武吟》,曲盡情未終。書此謝知己,吾尋黃綺翁。 怨詩行===(古辭) 《古今樂錄》曰:「《怨詩行》歌東阿王『明月照高樓』一篇。」王僧虔《技錄》曰:「荀錄所載『古為君』一篇,今不傳。」《琴操》曰:「卞和得玉璞以獻楚懷王,王使樂正子治之,曰:『非玉。』刖其右足。平王立,復獻之,又以為欺,刖其左足。平王死,子立,復獻之,乃抱玉而哭,繼之以血,荊山為之崩。王使剖之,果有寶。乃封和為陵陽侯。辭不受而作怨歌焉。」班婕妤《怨詩行》序曰:「漢成帝班婕妤失寵,求供養太后於長信宮,乃作怨詩以自傷。託辭於紈扇云。」《樂府解題》曰:「古詞云:『為君既不易,為臣良獨難。』言周公推心輔政,二叔流言,致有雷雨拔木之變。梁簡文『十五頗有餘』,自言姝豔,以讒見毀。又曰『持此傾城貌,翻為不肖軀』。與古文意同而體異。若傅休弈《怨歌行》云:『昭昭朝時日,皎皎最明月。』蓋傷十五入君門,一別終華髮,不及偕老,猶望死而同穴也。」 天德悠且長,人命一何促。百年未幾時,奄若風吹燭。嘉賓難再遇,人命不可續。齊度遊四方,各係太山錄。人間樂未央,忽然歸東嶽。當須蕩中情,遊心恣所欲。 同前二首七解(魏·曹植) 明月照高樓,流光正徘徊。上有愁思婦,悲歎有餘哀。借問歎者誰?自云客子妻。夫行逾十載,賤妾常獨棲。念君過於渴,思君劇於饑。君為高山柏,妾為濁水泥。北風行蕭蕭,烈烈入吾耳。心中念故人,淚墮不能止。沈浮各異路,會合當何諧?願作東北風,吹我入君懷。君懷常不開,賤妾當何依?恩情中道絕,流止任東西。我欲竟此曲,此曲悲且長。今日樂相樂,別後莫相忘。 ──右一曲,晉樂所奏 明月照高樓,流光正徘徊。上有愁思婦,悲歎有餘哀。借問歎者誰?言是客子妻。君行逾十年,孤妾常獨棲。君若清路塵,妾若濁水泥。浮沈各異勢,會合何時諧?原為西南風,長逝入君懷。君懷時不開,妾心當何依? 同前(晉·梅陶) 庭植不材柳,花育能鳴鶴。鼓枝遊畦畝,棲釣一丘壑。晨悅朝敷榮,夕乘南音客。晝立薄遊景,暮宿漢陰魄。庇身蔭王猷,罷蹇反幻跡。 同前(宋·僧惠休) 明月照高樓,含君千里光。巷中情思滿,斷絕孤妾腸。悲風蕩帷帳,瑤翠坐自傷。妾心依天末,思與浮雲長。嘯歌視秋草,幽葉豈再揚。暮蘭不待歲,離華能幾芳。願作張女引,流悲繞君堂。君堂嚴且秘,絕調徒飛揚。 怨詩(魏·阮瑀) 民生受天命,漂若河中塵。雖稱百齡壽,孰能應此身。猶獲嬰凶禍,流落恒苦辛。 同前(晉·陶潛) 天道幽且遠,鬼神茫昧然。結髮念善事,黽勉五十年。弱冠逢世阻,始室喪其偏。炎火屢焚如,螟蜮恣中田。風雨縱橫至,收斂不盈廛。夏日長抱饑,寒夜無被眠。造夕思雞鳴,及晨願烏遷。在己亦何怨,離憂淒目前。吁嗟身後名,於我若浮煙。慷慨激悲歌,鍾期信為賢。 同前(梁·簡文帝) 秋風與白團,本自不相安。新人及故愛,意氣豈能寬。黃金肘後鈴,白玉案前盤。誰堪空對此,還成無歲寒。 同前(劉孝威) 退寵辭金屋,見譴斥甘泉。枕席秋風起,房櫳明月懸。燭避窗中影,香回爐上煙。丹庭斜草逕,素壁點苔錢。歌起蒲生曲,樂奏下山弦。新聲昔廣宴,餘杯今自傳。王嬙向絕漠,宗女入祁連。雁書猶未返,角馬無歸年。昭臺省媵御,曾阪無棄捐。後薪隨復積?前魚誰復憐。 同前(陳·張正見) 新豐妖冶地,遊俠競嬌奢。池臺間羅綺,桃李雜煙霞。蓋影分連騎,衣香合並車。豔粉驚飛蝶,紅妝映落花。舞衫飄冶袖,歌扇掩團紗。玉床珠帳卷,金樓鏡月斜。還疑蕭史鳳,不及季倫家。 同前二首(江總) 采桑歸路河流深,憶昔相期柏樹林。奈許新縑傷妾意,無由故劍動君心。新梅嫩柳未障羞,情去思移那可留。團扇篋中言不分,纖腰掌上詎勝愁。 樂府詩集/042卷 卷四十二·相和歌辭十七 楚調曲中 怨詩二首(唐·薛奇童) 日晚梧桐落,微寒入禁垣。月懸三雀觀,霜度萬秋門。豔舞矜新寵,愁容泣舊恩。不堪深殿裏,簾外欲黃昏。 禁苑春風起,流鶯繞合歡。玉窗通日氣,珠箔卷輕寒。楊葉垂金砌,梨花入井欄。君王好長袖,新作舞衣寬。 同前(張汯) 去年離別雁初歸,今夜裁縫螢已飛。征客去來音信斷,不知何處寄寒衣。 同前(劉元濟) 玉關芳信斷,蘭閨錦字新。愁來好自抑,念切已含嚬。虛牖風驚夢,空床月厭人。歸期儻可促,勿度柳園春。 同前三首(李暇) 羅敷初總髻,蕙芳正嬌小。月落始歸船,春眠恒著曉。 何處期郎遊,小苑花台間。相憶不可見,且復乘月還。 別前花照路,別後露垂葉。歌舞須及時,如何坐悲妾。 同前二首(崔國輔) 棲前桃李疏,池上芙蓉落。織錦猶未成,蟲聲入羅幕。妾有羅衣裳,秦王在時作。為舞春風多,秋來不堪著。 同前(孟郊) 試妾與君淚,兩處滴池水。看取芙蓉花,今年為誰死。 同前(劉乂) 君莫嫌醜婦,醜婦死守貞。山頭一怪石,長作望夫名。鳥有並翼飛,獸有比肩行。丈夫不立義,豈如鳥獸情。 同前(鮑溶) 女蘿寄松柏,綠蔓花綿綿。三五定君婚,結髮早移天。肅肅羊雁禮,泠泠琴瑟篇。恭承采蘩祀,敢效同居賢。皎日不留景,良時如逝川。秋心還遺愛,春貌無歸妍。翠袖洗朱粉,碧階封綺錢。新人易如玉,廢瑟難為弦。寄羨蕣華木,榮君香閣前。豈無搖落苦,貴與根蒂連。希君舊光景,照妾薄暮年。 同前(白居易) 奪寵心那慣,尋思倚殿門。不知移舊愛,何處作新恩。 同前二首(姚氏月華) 春水悠悠春草綠,對此思君淚相續。羞將離恨向東風,理盡秦箏不成曲。 與君形影分胡越,玉枕終年對離別。登台北望煙雨深,回身泣向寥天月。 怨歌行(漢·班婕妤) 新裂齊紈素,鮮潔如霜雪。裁為合歡扇,團團似明月。出入君懷袖,動搖微風發。常恐秋節至,涼飆奪炎熱。棄捐篋笥中,恩情中道絕。 同前(魏·曹植) 為君既不易,為臣良獨難。忠信事不顯,乃有見疑患。周公佐成王,金縢功不刊。推心輔王室,二叔反流言。待罪居東國,泣涕當留連。皇靈大動變,震雷風且寒。拔樹偃秋稼,天威不可幹。素服開金縢,感悟求其端。公旦事既顯,成王乃哀歎。吾欲竟此曲,此曲悲且長。今日樂相樂,別後莫相忘。 ──右一曲,晉樂所奏 怨歌行朝時篇(晉·傳玄) 昭昭朝時日,皎皎最明月。十五入君門,一別終華髮。同心忽異離,曠如胡與越。胡越有會時,參辰遼且闊。形影無彷彿,音聲寂無達。纖弦感促柱,觸之哀聲發。情思如循環,憂來不可遏。塗山有餘恨,詩人詠《采葛》。蜻蛚吟床下,回風起幽闥。春榮隨路落,芙蓉生木末。自傷命不遇,良辰永乖別。已爾可奈何,譬如紈素裂。孤雌翔故巢,星流光景絕。魂神馳萬里,甘心要同穴。 怨歌行(梁·簡文帝) 十五頗有餘,日照杏梁初。蛾眉本多嫉,掩鼻特成虛。持此傾城貌,翻為不肖軀。秋風吹海水,寒霜依玉除。月光臨戶駛,荷花依浪舒。望簷悲雙翼,窺沼泣王餘。苔生履處沒,草合行人疏。裂紈傷不盡,歸骨恨難袪。早知長信別,不避後園輿。 同前(江淹) 紈扇如團月,出自機中素。畫作秦王女,乘鸞向煙霧。彩色世所重,雖新不代故。竊悲涼風至,吹我玉階樹。君子恩未畢,零落委中路。 同前(沈約) 時屯寧易犯,俗險信難群。坎壈元淑賦,頓挫敬通文。遽淪班姬寵,夙窆賈生墳。短俗同如此,長歎何足云。 同前(北周·庾信) 家住金陵縣前,嫁得長干少年。回頭望鄉淚落,不知何處天邊。胡塵幾日應盡,漢月何時更圓?為君能歌此曲,不覺心隨斷弦。 同前(唐·虞世南) 紫殿秋風冷,彫甍白日沉。裁紈淒斷曲,織素別離心。掖庭羞改畫,長門不惜金。寵移恩稍薄,情疏恨轉深。香銷翠羽帳,弦斷鳳凰琴。鏡前紅粉歇,階上綠苔侵。誰言掩歌扇,翻作《白頭吟》。 同前(李白) 十五入漢宮,花顏笑春紅。君王選玉色,侍寢金屏中。薦枕嬌夕月,卷衣戀春風。寧知趙飛燕,奪寵恨無窮。沈憂能傷人,綠鬢成霜蓬。一朝不得意,世事徒為空。鷫鸘換美酒,舞衣罷雕龍。寒苦不忍言,為君奏絲桐。腸斷弦亦絕,悲心夜忡忡。 同前(吳少微) 城南有怨婦,含怨倚蘭叢。自謂二八時,歌舞入漢宮。皇恩數流盼,承幸玉堂中。綠陌黃花催夜酒。錦衣羅袂逐春風。建章西宮煥若神,燕、趙美女二千人。君王厭德不忘新,況群豔冶紛來陳。是時別君不再見,三十三春長信殿。長信重門晝掩關,清房曉帳幽且閑。綺窗蟲網氛塵色,文軒鶯對桃李顏。天王貴宮不貯老,浩然淚隕今來還。自憐春色轉晚暮,試逐佳遊芳草路。小腰麗女奪人奇,金鞍少年曾不顧。歸來誰為夫,請謝西家婦。莫辭先醉解羅襦。 明月照高樓(梁·武帝) 圓魄當虛闥,清光流思筵。筵思照孤影,淒怨還自憐。台鏡早生塵,匣琴又無弦。悲慕屢傷節,離憂亟華年。君如東扶景,妾似西柳煙。相去既路迥,明晦亦殊懸。願為銅鐵轡,以感長樂前。 同前(唐·雍陶) 朗月何高高,樓中簾影寒。一婦獨含歎,四坐誰成歡?時節屢已移,遊旅杳不還。滄溟儻未涸,妾淚終不幹。君若無定雲,妾若不動山。雲行出山易,山逐雲去難。願為邊塞塵,因風委君顏。君顏良洗多,蕩妾濁水間。 長門怨(梁·柳惲) 《漢武帝故事》曰:武帝為膠東王時,長公主嫖有女,欲與王婚,景帝未許。後長主還宮,膠東王數歲,長主抱置膝上,問曰:『兒欲得婦否?』長主指左右長御百餘人;皆云『不用』。指其女問曰:『阿嬌好否?』笑對曰:『好,若得阿嬌作婦,當作金屋貯之。』長主乃苦要帝,遂成婚焉。」《漢書》曰:「孝武陳皇后,長公主嫖女也。擅寵驕貴,十餘年而無子,聞衛子夫得幸,幾死者數焉,元光五年廢居長門宮。」《樂府解題》曰:「長門怨者,為陳皇后作也。後退居長門宮,愁悶悲思,聞司馬相如工文章,奉黃金百斤,令為解愁之辭。相如為作《長門賦》,帝見而傷之,復得親幸。後人因其賦而為《長門怨》也。」 玉壺夜愔愔,應門重且深。秋風動桂樹,流月搖輕陰。綺簷清露溽,網戶思蟲吟。歎息下蘭閤,含愁奏雅琴。何由鳴曉佩,復得抱宵衾。無復金屋念,豈照長門心。 同前(費昶) 向夕千愁起,自悔何嗟及。愁思且歸床,羅襦方掩泣。絳樹搖風軟,黃鳥弄聲急。金屋貯嬌時,不言君不入。 同前(唐·徐賢妃) 舊愛柏梁台,新寵昭陽殿。守分辭方輦,含情泣團扇。一朝歌舞榮,夙昔詩書賤。頹恩誠已矣,覆水難重薦。 同前(沈佺期) 月皎風冷冷,長門次掖庭。玉階聞墜葉,羅幌見飛螢。清露凝珠綴,流塵下翠屏。妾心君未察,愁歎劇繁星。 同前(吳少微) 月出映曾城,孤圓上太清。君王春愛歇,枕席涼風生。怨咽不能寢,踟躕步前楹。空階白露色,百草寒蟲鳴。念昔金房裏,猶嫌玉座輕。如何嬌所誤,長夜泣恩情。 同前(張修之) 長門落景盡,洞房秋月明。玉階草露積,金屋網塵生。妾妒今應改,君恩昔未平。寄語臨邛客,何時作賦成。 同前(裴交泰) 自閉長門經幾秋,羅衣濕盡淚還流。一種蛾眉明月夜,南宮歌管北宮愁。 同前(劉皂) 官殿沉沉月欲分,昭陽更漏不堪聞。珊瑚枕上千行淚,不是思君是恨君。 同前(袁暉) 早知君愛歇,本自無縈妒。誰使恩情深,今來反相誤。愁眠羅帳曉,泣坐金閨暮。獨有夢中魂,猶言意如故。 同前(劉言史) 獨坐爐邊結夜愁,暫時恩去亦難留。手持金箸垂紅淚,亂撥寒灰不舉頭。 同前二首(李白) 天回北斗掛西樓,金屋無人螢火流。月光欲到長門殿,別作深宮一段愁。 桂殿長愁不記春,黃金四屋起秋塵。夜懸明鏡青天上,獨照長門宮里人。 同前(李華) 弱體鴛鴦薦,啼妝翡翠衾。鴉鳴秋殿曉,人靜禁門深。每憶椒房寵,那堪永巷陰。日驚羅帶緩,非復舊來心。 同前(岑參) 君王嫌妾妒,閉妾在長門。舞袖垂新寵,愁眉結舊恩。綠錢生履跡,紅粉濕啼痕。羞被桃花笑,看春獨不言。 同前(齊澣) 煢煢孤思逼,寂寂長門夕。妾妒亦非深,君恩那不惜。攜琴就玉階,調悲聲未諧。將心托明月,流影入君懷。 同前(劉長卿) 何事長門閉,珠簾只自垂。月移深殿早,春向後宮遲。蕙草生閑地,梨花發舊枝。芳菲自恩幸,看卻被風吹。 同前(僧皎然) 春風日日閉長門,搖蕩春心自夢魂。若遣花開只笑妾,不如桃李正無言。 同前(盧綸) 空宮古廊殿,寒月落斜暉。臥聽未央曲,滿箱歌舞衣。 同前(戴叔倫) 自憶專房寵,曾居第一流。移恩向何處,暫妒不容收。夜久絲管絕,月明宮殿秋。空將舊時意,長望鳳凰樓。 同前(劉駕) 御泉長繞鳳凰樓,祇是恩波別處流。閑揲舞衣歸未得,夜來砧杵六宮秋。 同前二首(高蟾) 天上何勞萬古春,君前誰是百年人。魂銷尚愧金爐燼,思起猶慚玉輦塵。煙翠薄情攀不得,星芒浮豔采無因。可憐明鏡來明向,何似恩光朝夕新。 天上鳳凰休寄夢,人間鸚鵡舊堪悲。平生心緒無人識,一隻金梭萬丈絲。 同前(張祜) 日映宮牆柳色寒,笙歌遙指碧雲端。珠鉛滴盡無心語,強把花枝冷笑看。 同前二首(鄭谷) 閑把羅衣泣鳳凰,先朝曾教舞霓裳。春來卻羨庭花落,得逐晴風出禁牆。 流水君恩共不回,杏花爭忍掃成堆。殘春未必多煙雨,淚滴閑階長綠苔。 同前二首(劉氏媛) 雨滴梧桐秋夜長,愁心和雨到昭陽。淚痕不學君恩斷,拭卻千行更萬行。 學畫蛾眉獨出群,當時人道便承恩。經年不見君王面,花落黃昏空掩門。 阿嬌怨(劉禹錫) 望見葳蕤舉翠華,試開金屋掃庭花。須臾宮女傳來信,云幸平陽公主家。 樂府詩集/043卷 卷四十三·相和歌辭十八 楚調曲下 班婕妤(晉·陸機) 一曰《婕妤怨》。《漢書》曰:孝成班婕妤,初入宮為少使,俄而大幸,為婕妤,居增成舍。自鴻嘉後,帝稍隆內寵,婕妤進侍者李平,平得幸,立為婕妤,賜姓衛,所謂衛婕妤也。其後趙飛燕姊弟亦從微賤興,班婕妤失寵,稀復進見。趙氏姊弟驕妒,婕妤恐久見危,求供養太后長信宮,帝許焉。」《樂府解題》曰:「《婕妤怨》者,為漢成帝班婕妤作也。婕妤,徐令彪之姑,況之女。美而能文,初為帝所寵愛。後幸趙飛燕姊弟,冠於後宮。婕妤自知見薄,乃退居東宮,作賦及紈扇詩以自傷悼。後人傷之而為《婕妤怨》也。」 婕妤去辭寵,淹留終不見。寄情在玉階,托意唯團扇。春苔暗階除,秋草蕪高殿。黃昏履綦絕,愁來空雨面。 同前(梁·元帝) 婕妤初選入,含媚向羅幃。何言飛燕寵,青苔生玉墀。誰知同輦愛,遂作裂紈詩。以茲自傷苦,終無長信悲。 同前(劉孝綽) 應門寂已閉,非復後庭時。況在青春日,萋萋綠草滋。妾身似秋扇,君恩絕履綦,詎憶遊輕輦,從今賤妾辭。 同前(孔翁歸) 長門與長信,日暮九重空。雷聲聽隱隱,車響絕瓏瓏。恩光隨妙舞,團扇逐秋風。鉛華誰不慕,人意自難終。 同前(何思澄) 寂寂長信晚,雀聲喧洞房。踟躕網高閣,駁蘚被長廊。虛殿簾幃靜,閑階花蕊香。悠悠視日暮,還復拂空床。 同前(王叔英妻沈氏) 日落應門閉,愁思百端生。況復昭陽近,風傳歌吹聲。寵移終不恨,讒枉太無情。只言爭分理,非獨舞腰輕。 同前(陰鏗) 柏梁新寵盛,長信昔恩傾。誰為詩書巧,翻為歌舞輕。花月分窗進,苔草共階生。妾淚衫前滿,單眠夢裏驚。可惜逢秋扇,何用合歡名。 同前(陳·何楫) 齊紈既逐筐,趙舞即淩人。履跡隨恩故,階苔逐恨新。獨臥銷香炷,長啼費手巾。庭草何聊賴,也持春當春。 同前(唐·徐彥伯) 君恩忽斷絕,妾思終未央。巾櫛不可見,枕席空餘香。窗暗網羅白,階秋苔蘚黃。應門寂已閉,流涕向昭陽。 同前(嚴識玄) 賤妾如桃李,君王若歲時。秋風一已勁,搖落不勝悲。寂寂蒼苔滿,沉沉綠草滋。榮華非此日,指輦競何辭。 同前三首(王維) 玉窗螢影度,金殿人聲絕。秋夜守羅幃,孤燈耿不滅。 宮殿生秋草,君王恩幸疏。那堪聞鳳吹,門外度金輿。 怪來妝閣閉,朝下不相迎。總向春園裏,花間語笑聲。 婕妤怨(崔湜) 不分君恩斷,新妝視鏡中。容華尚春日,嬌愛已秋風。枕席臨窗曉,幃屏向月空。年年後庭樹,榮落在深宮。 同前(崔國輔) 長信宮中草,年年愁處生。故侵珠履跡,不使玉階行。 同前(張烜) 賤妾裁紈扇,初搖明月姿。君王看舞席。坐起秋風時。玉樹清御路,金陳翳垂絲。昭陽無分理,愁寂任前期。 同前(劉方平) 夕殿別君王,宮深月似霜。人愁在長信,螢出向昭陽。露裛紅蘭死,秋彫碧樹傷。唯當合歡扇,從此篋中藏。 同前(王沈) 長信梨花暗欲棲,應門上籥草萋萋。春風吹花亂撲戶,班倢車聲不至啼。 同前(皇甫冉) 由來詠團扇,今與值秋風。事逐時皆往,恩無日再中。早鴻聞上苑,寒露下深宮。顏色年年謝,相如賦豈工。 同前(陸龜蒙) 妾貌非傾國,君王忽然寵。南山掌上來,不敵新恩重。後宮多窈窕,日日學新聲。一落君王耳,南山又須輕。 同前(翁綬) 讒謗潛來起百憂,朝承恩寵暮仇仇。火燒白玉非因玷,霜剪紅蘭不待秋。 花落昭陽誰共輦,月明長信獨登樓。繁華事逐東流水,團扇悲歌萬古愁。 同前(劉氏雲) 君恩不可見,妾豈如秋扇。秋扇尚有時,妾身永微賤。莫言朝花不復落,嬌容幾奪昭陽殿。 長信怨(王諲) 飛燕倚身輕,爭人巧笑名。生君棄妾意,增妾怨君情。日落昭陽壁,秋來長信城。寥寥金殿裏,歌吹夜無聲。 同前(王昌齡) 金井梧桐秋葉黃,珠簾不卷夜來霜。金爐玉枕無顏色,臥聽南宮清漏長。 奉帚平明金殿開,暫將團扇共徘徊。玉顏不及寒鴉色,猶帶昭陽日影來。 同前(李白) 月皎昭陽殿,霜清長信宮。天行乘玉輦,飛燕與君同。更有留情處,承恩樂未窮。誰憐團扇妾,獨坐怨秋風。 蛾眉怨(王翰) 君不見宜春苑中九華殿,飛閣連連直如髮。白日全含朱鳥窗,流雲半入蒼龍闕。宮中彩女夜無事,學鳳吹簫弄清越。珠簾北卷待涼風,繡戶南開向明月。忽聞天子憶蛾眉,寶鳳銜花揲兩螭。傳聲走馬開金屋,夾路鳴環上玉墀。長樂彤庭宴華寢,三千美人曳光錦。燈前含笑更羅衣,帳裏承恩薦瑤枕。不意君心半路回,求仙別作望仙台。倉琅禁闥遙相憶,紫翠岩房晝不開。欲向人間種桃實,先從海底覓蓬萊。蓬萊可求不可上,孤舟縹緲知何往。黃金作盤銅作莖,晴天白露掌中擎。王母嫣然感君意;雲車羽旆欲相迎。飛廉觀前空怨慕,少君何事須相誤。一朝埋沒茂陵田,賤妾蛾眉不重顧。宮車晚出向南山,仙衛逶迤去不還。朝晡泣對麒麟樹,樹下蒼苔日漸斑。人生百年夜將半,對酒長歌莫長歎。乘知白日不可思,一死一生何足算。 玉階怨(齊·謝朓) 夕殿下珠簾,流螢飛復息。長夜縫羅衣,思君此何極。 同前(虞炎) 紫藤拂花樹,黃鳥度青枝。思君一歎息;苦淚應言垂。 同前(唐·李白) 玉階生白露,夜久侵羅襪。卻下水精簾,玲瓏望秋月。 宮怨(長孫左輔) 窗前好樹名玫瑰,去年花落今年開。無情春色尚識返,君心忽斷何時來。憶昔妝成候仙仗,宮瑣玲瓏日新上。拊心卻笑西子嚬,掩鼻誰憂鄭姬謗。草染文章衣下履,花黏甲乙床前帳。三千玉貌休自誇,十二金釵獨相向。盛衰傾奪欲何如,嬌愛翻悲逐佞諛。重遠豈能慚沼鵠,棄前方見泣船魚。看籠不記薰龍腦,詠扇空曾禿鼠鬚。始意類蘿新託柏,終傷如薺卻甘荼。除院獨開還獨閉。鸚鵡驚飛苔覆地。滿箱舊賜前日衣,漬枕新垂夜來淚。痕多開鏡照還悲,綠髻青蛾尚未衰。莫道新縑長絕比,猶逢故劍會相追。 同前(李益) 露濕晴花宮殿香,月明歌吹在昭陽。似將海水添宮漏,共滴長門一夜長。 同前(于濆) 妾家望江口,少年家財厚。臨江起珠樓,不賣文君酒。當年樂貞獨,巢燕時為友。父兄未許人,畏妾事姑舅。西牆鄰宋玉,窺見妾眉宇。一旦及天聰,恩光生戶牖,謂言入漢宮,富貴可長久。君王縱有情,不奈陳皇后。誰憐頰似桃,孰知腰勝柳。今日在長門,從來不如醜。 同前(柯宗) 塵滿金爐不炷香,黃昏獨自立重廊。笙歌何處承恩寵,一一隨風入上陽。 長門槐柳半蕭疏,玉輦沈思恨有餘。紅淚旋銷傾國態,黃金誰為達相如。 雜怨三首(聶夷中) 生在綺羅下,豈識漁陽道。良人自戍來,夜夜夢中到。漁陽萬里遠,近於中門限。 中門逾有時,漁陽常在眼。良人昨日去,明日又不還,別時各有淚,零落青樓前。 君淚濡羅巾,妾淚滴路塵。羅巾今在手,日得隨妾身。路塵如因飛,得上君車輪。 同前三首(孟郊) 夭桃花清晨,遊女紅粉新。夭桃花薄暮,遊女紅粉故。樹有百年花,人無一定顏。花送人老盡,人悲花自閑。 貧女鏡不明,寒花日少容。暗蛩有虛織,短線無長縫。浪水不可照,狂夫不可從。浪水多散影,狂夫多異蹤。持此一生薄,空成百恨濃。 憶人莫至悲,至悲空自衰。寄人莫翦衣,翦衣未必歸。朝為雙蒂花,暮為四散飛。花落卻繞樹,遊子不顧期。 大曲十五曲 《宋書·樂志》曰:「大曲十五曲:一曰《東門》,二曰《西山》,三曰《羅敷》,四曰《西門》,五曰《默默》,六曰《園桃》,七曰《白鵠》,八曰《碣石》,九曰《何嘗》,十曰《置酒》,十一曰《為樂》,十二曰《夏門》,十三曰《王者布大化》,十四曰《洛陽令》,十五曰《白頭吟》。《東門》,《東門行》;《羅敷》,《豔歌羅敷行》;《西門》,《西門行》;《默默》,《折楊柳行》;《白鵠》、《何嘗》並《豔歌何嘗行》;《為樂》,《滿歌行》;《洛陽令》,《雁門太守行》;《白頭吟》並古辭。《碣石》,《步出夏門行》,武帝辭。《西山》,《折楊柳行》;《園桃》,《煌煌京洛行》並文帝辭。《夏門》,《步出夏門行》;《王者布大化》,《棹歌行》並明帝辭。《置酒》,《野田黃爵行》,東阿王辭。《白頭吟》,與《棹歌》同調。其《羅敷》、《何嘗》、《夏門》三曲,前有豔,後有趨。《碣石》一篇,有豔。《白鵠》、《為樂》、《王者布大化》,三曲,有趨。《白頭吟》一曲有亂。」《古今樂錄》曰:「凡諸大曲竟,黃老彈獨出舞,無辭。」按王僧虔《技錄》:《擢歌行》在瑟調,《白頭吟》在楚調。」而沈約云同調,未知孰是。 滿歌行二首四解(古辭) 《樂府解題》曰「古辭云:『為樂未幾時,遭時嶮巇。』其始言逢此百罹,零丁荼毒。古人遜位躬耕,遂我所願。次言窮達天命,智者不憂。莊周遺名,名垂千載。終言命如鑿石見火,宜自娛以頤養,保此百年也。」 為樂未幾時,遭世險巇。逢此百罹,零丁荼毒,愁懣難支。遙望辰極,天曉月移。憂來填心,誰當我知。〈一解〉戚戚多思慮,耿耿不寧。禍福無形,惟念古人,遜位躬耕。遂我所願,以茲自寧。自鄙山棲,守此一榮。〈二解〉暮秋烈風起,西蹈滄海。心不能安。攬衣起瞻夜,北斗闌干。星漢照我,去去自無他。奉事二親,勞心可言。〈三解〉窮達天所為,智者不愁,多為少憂。安貧樂正道,師彼莊周。遺名者貴,子熙同巇。往者二賢,名垂千秋。〈四解〉飲酒歌舞,不樂何須。善哉照觀日月,日月馳驅,轗軻世間。何有何無,貪財惜費,此一何愚。命如鑿石見火,居世竟能幾時?但當歡樂自娛,盡心極所嬉怡。安善養君德性,百年保此期頤。 ──右一曲,晉樂所奏 為樂未幾時,遭世險巇。逢此百離。伶丁荼毒,愁苦難為。遙望極辰。天曉月移。憂來填心,誰當我知。戚戚多思慮,耿耿殊不寧。禍福無形,惟念古人,遜位躬耕。遂我所願,以茲自寧。自鄙棲棲,守此末榮。暮秋烈風,昔蹈滄海,心不能安。攬衣瞻夜,北斗闌干。星漢照我,去自無他。奉事二親,勞心可言。窮達天為,智者不愁,多為少憂。安貧樂道,師彼莊周。遺名者貴,子遐同遊。往者二賢,名垂千秋。飲酒歌舞,樂復何須。照視日月,日月馳驅。轗軻人間。何有何無。貪財惜費,此一何愚。鑿石見火,居代幾時?為當歡樂,心得所喜。安神養性,得保遐期。 ──右一曲,本辭 樂府詩集/044卷 卷四十四·清商曲辭一 清商樂,一曰清樂。清樂者,九代之遺聲。其始即相和三調是也,並漢魏已來舊曲。其辭皆古調及魏三祖所作。自晉朝播遷,其音分散,苻堅滅涼得之,傳於前後二秦。及宋武定關中,因而入南,不復存於內地。自時已後,南朝文物號為最盛。民謠國俗,亦世有新聲。故王僧虔論三調歌曰:「今之清商,實由銅雀。魏氏三祖,風流可懷。京洛相高,江左彌重。而情變聽改,稍復零落。十數年間,亡者將半。所以追餘操而長懷,撫遺器而太息者矣。」後魏孝文討淮漢,宣武定壽春,收其聲伎,得江左所傳中原舊曲,《明君》、《聖主》、《公莫》、《白鳩》之屬,及江南吳歌、荊楚西聲,總謂之清商樂。至於殿庭饗宴,則兼奏之。遭梁、陳亡亂,存者蓋寡。及隋平陳得之,文帝善其節奏,曰:「此華夏正聲也。」乃微更損益,去其哀怨、考而補之,以新定律呂,更造樂器。因於太常置清商署以管之,謂之「清樂」。開皇初,始置七部樂,清商伎其一也。大業中,煬帝乃定清樂、西涼等為九部。而清樂歌曲有《楊伴》,舞曲有《明君》、《並契》。樂器有鍾、磬、琴、瑟、擊琴、琵琶、箜篌、築、箏、節鼓、笙、笛、簫、篪、塤等十五種,為一部。唐又增吹葉而無塤。隋室喪亂,日益淪缺。唐貞觀中,用十部樂,清樂亦在焉。至武后時,猶有六十三曲。其後歌辭在者有《白雪》、《公莫》、《巴渝》、《明君》、《鳳將雛》、《明之君》、《鐸舞》、《白鳩》、《白紵》、《子夜吳聲四時歌》、《前溪》、《阿子及歡聞》、《團扇》、《懊憹》、《長史變》、《丁督護》、《讀曲》《烏夜啼》、《石城》、《莫愁》、《襄陽》、《棲烏夜飛》、《估客》、《楊伴》、《雅歌驍壺》、《常林歡》、《三洲》、《采桑》、《春江花月夜》、《玉樹後庭花》、《堂堂》、《泛龍舟》等三十二曲,《明之君》、《雅歌》各二首,《四時歌》四首,合三十七首。又七曲有聲無辭,《上柱》、《鳳雛》、《平調》、《清調》、《瑟調》、《平折》、《命嘯》,通前為四十四曲存焉。長安已後,朝廷不重古曲,工伎浸缺,能合於管弦者唯《明君》、《楊伴》、《驍壺》、《春歌》、《秋歌》、《白雪》、《堂堂》、《春江花月夜》等八曲。自是樂章訛失,與吳音轉遠。開元中,劉貺以為宜取吳人,使之傳習,以問歌工李郎子。郎子北人,學於江都人俞才生。時聲調已失,唯雅歌曲辭,辭曲而音雅。後郎子亡去,清樂之歌遂闕。自周、隋已來,管弦雅曲將數百曲,多用西涼樂。鼓舞曲多用龜茲樂。唯琴工猶傳楚、漢舊聲及清調。蔡邕五弄,楚調四弄,謂之九弄。雅聲獨存,非朝廷郊廟所用,胡不載。《樂府解題》曰:「蔡邕云:『清商曲,又有《出郭西門》、《陸地行車》、《夾鍾》、《朱堂寢》、《奉法》等五曲,其詞不足采著。』」 吳聲歌曲 《晉書·樂志》曰:「吳歌雜曲,並出江南。東晉已來,稍有增廣。其始皆徒歌,既而被之管弦。蓋自永嘉渡江之後,下及梁、陳,咸都建業,吳聲歌曲起於此也。」《古今樂錄》曰:「吳聲歌舊器有篪、箜篌、琵琶,令有笙、箏。其曲有《命嘯》吳聲遊曲半折、六變、八解,《命嘯》十解。存者有《烏噪林》、《浮雲驅》、《雁歸湖》、《馬讓》,餘皆不傳。吳聲十曲:一曰《子夜》,二曰《上柱》,三曰《鳳將雛》,四曰《上聲》,五曰《歡聞》,六曰《歡聞變》,七曰《前溪》,八曰《阿子》,九曰《丁督護》,十曰《團扇郎》,並梁所用曲。《鳳將雛》以上三曲,古有歌,自漢至梁不改,今不傳。上聲以下七曲,內人包明月製舞《前溪》一曲,餘並王金珠所製也。遊曲六曲《子夜四時歌》、《警歌》、《變歌》,並十曲中間遊田也。半折、六變、八解,漢世已來有之。八解者,古彈、上柱古彈、鄭幹、新蔡、大治、小治、當男、盛當,梁太清中猶有得者,今不傳。又有《七日夜》、《女歌》、《長史變》、《黃鵠》、《碧玉》、《桃葉》、《長樂佳》、《歡好》、《懊惱》、《讀曲》,亦皆吳聲歌曲也。」 吳歌三首 夏口樊城岸,曹公卻月戍。但觀流水還,識是儂流下。 夏口樊城岸,曹公卻月樓。觀見流水還,識是儂淚流。 人言荊江狹,荊江定自闊。五兩了無聞,風聲那得達。 子夜歌四十二首(晉宋齊辭) 《唐書·樂志》曰:「《子夜歌》者,晉曲也。晉有女子名子夜,造此聲,聲過哀苦。」《宋書·樂志》曰:「晉孝武太元中,琅琊王軻之家有鬼歌子夜,殷允為豫章,豫章僑人庾僧虔家亦有鬼歌子夜。」殷允為豫章亦是太元中,則子夜是此時以前人也。《古今樂錄》曰:「凡歌曲終,皆有送聲。子夜以持子送曲《鳳將雛》以澤雉送曲。」《樂府解題》曰:「後人更為四時行樂之詞,謂之《子夜四時歌》。又有《大子夜歌》、《子夜警歌》、《子夜變歌》,皆曲之變也。」 落日出前門,瞻矚見子度。冶容多姿鬢,芳香已盈路。 芳是香所為,冶容不敢堂。天不奪人願,故使儂見郎。 宿昔不梳頭;絲髮被兩肩。婉伸郎膝上,何處不可憐。 自從別歡來,奩器了不開。頭亂不敢理,粉拂生黃衣。 崎嶇相怨慕,始獲風雲通。玉林語石闕,悲思兩心同。 見娘喜容媚,願得結金蘭。空織無經緯,求匹理自難。 始欲識郎時,兩心望如一。理絲入殘機,何悟不成匹。 前絲斷纏綿,意欲結交情。春蠶易感化,絲子已復生。 今夕已歡別,合會在何時?明燈照空局,悠然未有期。 自從別郎來,何日不谘嗟。黃檗鬱成林,當奈苦心多。 高山種芙蓉,復經黃檗塢。果得一蓮時,流離嬰辛苦。 朝思出前門,暮思還後渚。語笑向誰道,腹中陰憶汝。 攬枕北窗臥,郎來就儂嬉。小喜多唐突,相憐能幾時。 駐箸不能食,蹇蹇步闈裏。投瓊著局上,終日走博子。 郎為傍人取,負儂非一事。摛門不安橫,無復相關意。 年少當及時,嗟跎日就老。若不信儂語,但看霜下草。 綠攬迮題錦,雙裙今復開。已許腰中帶,誰共解羅衣。 常慮有貳意,歡今果不齊。枯魚就濁水,長與清流乖。 歡愁儂亦慘,郎笑我便喜。不見連理樹,異根同條起。 感歡初殷勤,歎子後遼落。打金側玳瑁,外豔裏懷薄。 別後涕流連,相思情悲滿。憶子腹糜爛,肝腸尺寸斷。 道近不得數,遂致盛寒違。不見東流水。何時復西歸。 誰能思不歌,誰能饑不食。日冥當戶倚,惆悵底不億。 攬裙未結帶,約眉出前窗。羅裳易飄颺,小開罵春風。 舉酒待相勸,酒還杯亦空。願因微觴會,心感色亦同。 夜覺百思纏,憂歎涕流襟。徒懷傾筐情,郎誰明儂心。 儂年不及時,其於作乖離。素不如浮萍,轉動春風移。 夜長不得眠,轉側聽更鼓。無故歡相逢,使儂肝腸苦。 歡從何處來?端然有憂色。三喚不一應,有何比松柏? 念愛情慊慊,傾倒無所惜。重簾持自鄣,誰知許厚薄。 氣清明月朗,夜與君共嬉。郎歌妙意曲,儂亦吐芳詞。 驚風急素柯,白日漸微濛。郎懷幽閨性,儂亦恃春容。 夜長不得眠,明月何灼灼。想聞散喚聲,虛應空中諾。 人各既疇匹,我志獨乖違。風吹冬簾起,許時寒薄飛。 我念歡的的,子行由豫情。霧露隱芙蓉,見蓮不分明。 儂作北辰星,千年無轉移。歡行白日心,朝東暮還西。 憐歡好情懷,移居作鄉里。桐樹生門前,出入見梧子。 遣信歡不來,自往復不出。金銅作芙蓉,蓮子何能實。 初時非不密,其後日不如。回頭批櫛脫,轉覺薄志疏。 寢食不相忘,同坐復俱起。玉藕金芙蓉,無稱我蓮子。 恃愛如欲進,含羞未肯前。口朱發豔歌,玉指弄嬌弦。 朝日照綺錢,光風動紈素。巧笑蒨兩犀,美目揚雙蛾。 子夜四時歌七十五首(晉宋齊辭) 春歌二十首 春風動春心,流目矚山林。山林多奇采,陽鳥吐清音。 綠荑帶長路,丹椒重紫莖。流吹出郊外,共歡弄春英。 光風流月初,新林錦花舒。情人戲春月,窈窕曳羅裾。 妖冶顏蕩駘,景色復多媚。溫風入南牖,織婦懷春意。 碧樓冥初月,羅綺垂新風。含春未及歌,桂酒發清容。 杜鵑竹裏鳴,梅花落滿道。燕女遊春月,羅裳曳芳草。 朱光照綠苑,丹華粲羅星。那能閨中繡,獨無懷春情。 鮮雲媚朱景,芳風散林花。佳人步春苑,繡帶飛紛葩。 羅裳迮紅袖,玉釵明月璫。冶遊步春露,豔覓同心郎。 春林花多媚,春鳥意多哀。春風復多情,吹我羅裳開。 新燕弄初調,杜鵑競晨鳴。畫眉忘注口,遊步散春情。 梅花落已盡,柳花隨風散。歎我當春年,無人相要喚。 昔別雁集渚,今還燕巢梁。敢辭歲月久,但使逢春陽。 春園花就黃,陽池水方淥。酌酒初滿杯,調弦始終曲。 娉婷揚袖舞,阿那曲身輕。照灼蘭光在,容冶春風生。 阿那曜姿舞,透迤唱新歌。翠衣發華洛,回情一見過。 明月照桂林,初花錦繡色。誰能不相思,獨在機中織。 崎嶇與時競,不復自顧慮。春風振榮林,常恐華落去。 思見春花月,含笑當道路。逢儂多欲擿,可憐持自誤。 自從別歡後,歎音不絕響。黃檗向春生,苦心隨日長。 夏歌二十首 高堂不作壁,招取四面風。吹歡羅裳開,動儂含咲容。 反覆華簟上,屏帳了不施。郎君未可前,等我整容儀。 開春初無歡,秋冬更增淒。共戲炎暑月,還覺兩情諧。 春別猶春戀,夏還情更久。羅帳為誰褰,雙枕何時有? 疊扇放床上,企想遠風來。輕袖拂華妝,窈窕登高台。 含桃已中食,郎贈合歡扇。深感同心意,蘭室期相見。 田蠶事已畢,思婦猶苦身。當暑理絺服,持寄與行人。 朝登涼台上,夕宿蘭池裏。乘月采芙蓉,夜夜得蓮子。 暑盛靜無風,夏雲薄暮起。攜手密葉下,浮瓜沉朱李。 鬱蒸仲暑月,長嘯出湖邊。芙蓉始結葉,花豔未成蓮。 適見戴青幡,三春已復傾。林鵲改初調,林中夏蟬鳴。 春桃初發紅,惜色恐儂擿。朱夏花落去,誰復相尋覓。 昔別春風起,今還夏雲浮。路遙日月促,非是我淹留。 青荷蓋淥水,芙蓉葩紅鮮。郎見欲采我,我心欲懷蓮。 四周芙蓉池,朱堂敝無壁。珍簟鏤玉床,繾綣任懷適。 赫赫盛陽月,無儂不握扇。窈窕瑤台女,冶遊戲涼殿。 春傾桑葉盡,夏開蠶務畢。晝夜理機縳,知欲早成匹。 情知三夏熬,今日偏獨甚。香巾拂玉席,共郎登樓寢。 輕衣不重彩,飆風故不涼。三伏何時過,許儂紅粉妝。 盛暑非遊節,百慮相纏綿。泛舟芙蓉湖,散思蓮子間。 秋歌十八首 風清覺時涼,明月天色高。佳人理寒服,萬結砧杵勞。 清露凝如玉,涼風中夜發。情人不還臥,冶遊步明月。 鴻雁搴南去,乳燕指北飛。征人難為思,願逐秋風歸。 開窗秋月光,滅燭解羅裳。合笑帷幌裏,舉體蘭蕙香。 適憶三陽初,今已九秋暮。追逐泰始樂,不覺華年度。 飄飄初秋夕,明月耀秋輝。握腕同遊戲,庭含媚素歸。 秋夜涼風起,天高星月明。蘭房競妝飾,綺帳待雙情。 涼秋開窗寢,斜月垂光照。中宵無人語,羅幌有雙笑。 金風扇素節,玉露凝成霜。登高去來雁,惆悵客心傷。 草木不常榮,憔悴為秋霜。今遇泰始世,年逢九春陽。 自從別歡來,何日不相思。常恐秋葉零,無復蓮條時。 掘作九州池,盡是大宅裏。處處種芙蓉,婉轉得蓮子。 初寒八九月,獨纏自絡絲。寒衣尚未了,郎喚儂底為? 秋愛兩兩雁,春感雙雙燕。蘭鷹接野雞,雉落誰當見? 仰頭看桐樹,桐花特可憐。願天無霜雪,梧子解千年。 白露朝夕生,秋風淒長夜。憶郎須寒服,乘月搗白素。 秋夜入窗裏,羅帳起飄颺。仰頭看明月,寄情千里光。 別在三陽初,望還九秋暮。惡見東流水,終年不西顧。 冬歌十七首 淵冰厚三尺,素雪覆千里。我心如松柏,君情復何似? 塗澀無人行,冒寒往相覓。若不信儂時,但看雪上跡。 寒鳥依高樹,枯林鳴悲風。為歡憔悴盡,那得好顏容。 夜半冒霜來,見我輒怨唱。懷冰闇中倚,已寒不蒙亮。 躡履步荒林,蕭索悲人情。一唱泰始樂,沽草銜花生。 昔別春草綠,今還墀雪盈。誰知相思老,玄鬢白髮生。 寒雲浮天凝,積雪冰川波。連山結玉岩,修庭振瓊柯。 炭爐卻夜寒,重抱坐疊褥。與郎對華榻,弦歌秉蘭燭。 天寒歲欲暮,朔風舞飛雪。懷人重衾寢,故有三夏熱。 冬林葉落盡,逢春已復曜。葵藿生谷底,傾心不蒙照。 朔風灑霰雨,綠池蓮水結。願歡攘皓腕,共弄初落雪。 嚴霜白草木,寒風晝夜起。感時為歡歎,霜鬢不可視。 何處結同心,西陵柏樹下。晃蕩無四壁,嚴霜凍殺我。 白雪停陰岡,丹華耀陽林。何必絲與竹,山水有清音。 未嘗經辛苦,無故強相矜。欲知千里寒,但看井水冰。 果欲結金蘭,但看松柏林。經霜不墮地,歲寒無異心。 適見三陽日,寒蟬已復鳴。感時為歡歎,白髮綠鬢生。 子夜四時歌七首(梁·武帝) 春歌 蘭葉始滿地,梅花已落枝。持此可憐意,摘以寄心知。 夏歌三首 江南蓮花開,紅光復碧水。色同心復同,藉異心無異。 閨中花如繡,簾上露如珠。欲知有所思,停織復踟躕。 含桃落花日,黃鳥營飛時。君住馬已疲,妾去蠶已饑。 秋歌二首 繡帶合歡結,錦衣連理文。懷情入夜月,含笑出朝雲。 當信抱梁期,莫聽回風音。鏡上兩入髻,分明無兩心。 冬歌 寒閨動黻帳,密筵重錦席。賣眼拂長袖,含笑留上客。 子夜四時歌八首(王金珠) 春歌三首 朱日光素水,黃華映白雪。折梅待佳人,共迎陽春月。 階上香入懷,庭中花照眼。春心鬱如此,情來不可限。 吹漏不可停,斷弦當更續。俱作雙思引,共奏同心曲。 夏歌二首 玉盤貯朱李,金杯盛白酒。本欲持自親。復恐不甘口。 垂簾倦煩熱,卷幌乘清陰。風吹合歡帳,直動相思琴。 秋歌二首 疊素蘭房中,勞情桂杵側。朱顏潤紅粉,香汗光玉色。 紫莖垂玉露,綠葉落金櫻。著錦如言重,衣羅始覺輕。 冬歌 寒閨周黼帳,錦衣連理文。懷情入夜月,含笑出朝雲。 樂府詩集/045卷 卷四十五·清商曲辭二 吳聲歌曲二 子夜春歌(唐·王翰) 春氣滿林香,春遊不可忘。落花吹欲盡,垂柳折還長。桑女淮南曲,金鞍塞北裝。行行小垂手,日暮渭川陽。 子夜冬歌 崔國輔寂寥抱冬心,裁羅又褧褧,夜久頻挑燈,霜寒剪刀冷。 同前(薛耀) 塑風扣群木,嚴霜凋百草。借問月中人,安得長不老。 子夜四時歌六首(郭元振) 春歌二首 青樓含日光,綠池起風色。贈子同心花,殷勤此何極。 陌頭楊柳枝,已被春風吹。妾心正斷絕,君懷那得知。 秋歌二首 邀歡容佇立,望美頻回顧。何時復采菱,江中密相遇。 辟惡茱萸囊,延年菊花酒。與子結綢繆,丹心此何有。 冬歌二首 北極嚴氣升,南至溫風謝。調絲競短歌。拂枕憐長夜。 帷橫雙翡翠,被卷兩鴛鴦。婉態不自得,宛轉君王床。 子夜四時歌四首(李白) 春歌 秦地羅敷女,采桑綠水邊。素手青條上,紅妝白日鮮。蠶饑妾欲去,五馬莫留連。 夏歌 鏡湖三百里,菡萏發荷花。五月西施采,人看隘若耶。回舟不待月,歸去越王家。 秋歌 長安一片月,萬戶搗衣聲。秋風吹不盡,總是玉關情。何日平胡虜?良人罷遠征。 冬歌 明朝驛使發,一夜絮征袍。素手抽針冷,那堪把剪刀!裁縫寄遠道,幾日到臨洮。 子夜四時歌四首(陸龜蒙) 春歌 山連翠羽屏,草接煙華席。望盡南飛燕,佳人斷信息。 夏歌 蘭眼抬露斜,鶯唇映花老。金龍傾漏盡,玉井敲冰早。 秋歌 涼漢清泬寥,衰林怨風雨。愁聽絡緯唱,似與羈魂語。 冬歌 南光走冷圭,北籟號空木。年年任霜霰,不減筼簹綠。 大子夜歌二首 歌謠數百種,子夜最可憐。慷慨吐清音,明轉出天然。 絲竹發歌響,假器揚清音。不知歌謠妙,聲勢出口心。 子夜警歌二首 鏤碗傳綠酒,雕爐薰紫煙。誰知苦寒調,共作白雪弦。 恃愛如欲進,含羞出不前。朱口發豔歌,玉指弄嬌弦。 子夜變歌三首 《宋書·樂志》曰:「六變諸曲,皆因事製歌。」《古今樂錄》曰:「《子夜變歌》前作持子送,後作歡娛我送。《子夜警歌》無送聲,仍作變,故呼為變頭,謂六變之首也。」 人傳歡負情,我自未常見。三更開門去,始知子夜變。 歲月如流邁,春盡秋已至。熒熒條上花,零落何乃駛。 歲月如流邁,行已及素秋。蟋蟀吟堂前,惆悵使儂愁。 同前(梁·王金珠) 七彩紫金柱,九華白玉梁。但歌繞不去,含吐有餘香。 上聲歌八首(晉宋梁辭) 《古今樂錄》曰:「《上聲歌》者,此因上聲促柱得名。或用一調,或用無調名,如古歌辭所言,謂哀思之音,不及中和。梁武因之改辭,無復雅句。」 儂本是蕭草,持作蘭桂名。芬芳頓交盛,感郎為《上聲》。 郎作《上聲曲》,柱促使弦哀。譬如秋風急,觸遇傷儂懷。 初歌《子夜》曲,改調促鳴箏。四座暫寂靜,聽我歌《上聲》。 三鼓染烏頭,聞鼓白門裏。攬裳抱履走,何冥不輕紀。 三月寒暖適,楊柳可藏雀。未言涕交零,如何見君隔。 新衫繡兩端,迮著羅裙裏。行步動微塵,羅裙隨風起。 裲襠與郎著,反繡持貯裏。汙汙莫濺浣,持許相存在。 春月暖何太,生裙迮羅襪。曖曖日欲冥,從儂門前過。 同前(梁·王金珠) 花色過桃杏,名稱重金瓊。名歌非《下里》,含笑作《上聲》。 歡聞歌 《古今樂錄》曰:「《歡聞歌》者,晉穆帝升平初歌,畢輒呼《歡聞不》?以為送聲,後因此為曲名。今世用莎持乙子代之,語稍訛異也。」 遙遙天無柱,流漂萍無根。單身如螢火,持底報郎恩。 同前(王金珠) 豔豔金樓女,心如玉池蓮。持底報郎恩,俱期遊梵天。 歡聞變歌六首 《古今樂錄》曰:「《歡聞變歌》者,晉穆帝升平中,童子輩忽歌於道,曰『阿不聞』,曲終輒云:『阿子汝聞不?』無幾而穆帝崩。褚太后哭『阿子汝聞不』?聲既淒苦,因以名之。」 金瓦九重牆,玉壁珊瑚柱。中夜來相尋,喚歡聞不顧。 歡來不徐徐,陽窗都銳戶。耶婆尚未眠,肝心如推櫓。 張罾不得魚,魚不櫓罾歸。君非鸕鶿鳥,底為守空池? 刻木作班鷦,有翅不能飛。搖著帆檣上,望見千里磯。 鍥臂飲清血,牛羊持祭天。沒命成灰土,終不罷相憐。 駛風何曜曜,帆上牛渚磯。帆作繖子張,船如侶馬馳。 同前(王金珠) 南有相思木,合影復同心。遊女不可求,誰能識得音。 前溪歌七首 《宋書·樂志》曰:「《前溪歌》者,晉車騎將軍沈玩所製。」郗昂《樂府解題》曰:「《前溪》,武曲也。」 憂思出門倚,逢郎前溪度。莫作流水心,引新都舍故。 為家不鑿井,擔瓶下前溪。開穿亂漫下,但聞林鳥啼。 前溪滄浪映,通波澄淥清。聲弦傳不絕,千載寄汝名,永與天地並。 逍遙獨桑頭,北望東武亭。黃瓜被山側,春風感郎情。 逍遙獨桑頭,東北無廣親。黃瓜是小草,春風何足歎,憶汝涕交零。 黃葛結蒙籠,生在洛溪邊。花落逐水去,何當順流還,還亦不復鮮。 黃葛生爛熳,誰能斷葛根。寧斷嬌兒乳,不斷郎殷勤。 同前(包明月) 當曙與未曙,百鳥啼窗前。獨眠抱被歎,憶我懷中儂,單情何時雙。 阿子歌三首 ...

樂府詩集/31~40卷

樂府詩集/031卷 卷三十一·相和歌辭六 平調曲二 銅雀臺(陳·張正見) 一曰《銅雀妓》。《鄴都故事》曰:「魏武帝遺命諸子曰:『吾死之後,葬於鄴中西崗上,與西門豹祠相近,無藏金玉珠寶。餘香可分諸夫人,不命祭吾。妾與伎人,皆著銅雀台,台上施六尺床,下繐帳,朝晡上酒脯長糒之屬。每月朝十五,輒向帳前作伎。汝等時登臺,望吾西陵墓田』。故陸機《吊魏武帝文》曰:『揮清弦而獨奏,薦脯糒而誰嘗?悼繐帳之冥漠,怨西陵之茫茫。登雀台而群悲,佇美目其何望』。」按銅雀臺在鄴城,建安十五年築。其臺最高,上有屋一百二十間,連接榱棟,侵徹雲漢。鑄大銅雀置於樓顛,舒翼奮尾,勢若飛動,因名為銅雀臺。《樂府解題》曰:「後人悲其意,而為之詠也。」 淒涼銅雀晚,搖落墓田通。雲慘當歌日,松吟欲舞風。人疏瑤席冷,曲罷繐帷空。可惜年將淚,俱盡望陵中。 同前(荀仲舉) 高臺秋色晚,直望巳淒然。況復歸風便,松聲入斷弦。淚逐梁塵下,心隨團扇捐。誰堪三五夜,空對月光圓。 同前(唐·王無競) 北登銅雀上,西望青松郭。繐帳空蒼蒼,陵田紛漠漠。平生事已變,歌吹宛猶昨。長袖拂玉塵,遺情結羅幕。妾怨在朝露,君恩豈中薄。高臺奏曲終,曲終淚橫落。 同前(鄭愔) 日斜漳浦望,風起鄴臺寒。玉座平生晚,金樽妓吹闌。舞餘依帳泣,歌罷向陵看。蕭索松風暮,愁煙入井欄。 同前(劉長卿) 嬌愛更何日,高臺空數層。含啼映雙袖,不忍看西陵。漳河東流無復來,百花輦路為蒼苔。青樓月夜長寂寞,碧雲日暮空徘徊。君不見鄴中萬事非昔時,古人何在今人悲。春風不逐君王去,草色年年舊宮路。宮中歌舞已浮雲,空指行人往來處。 同前(賈至) 日暮銅雀靜,西陵鳥雀歸。撫弦心斷絕,聽管淚霏霏。靈機臨朝奠,空床卷夜衣。蒼蒼川上月,應照妾魂飛。 同前(羅隱) 強歌強舞竟難勝,花落花開淚滿繒。祗合當年伴君死,免教憔悴望西陵。 同前(薛能) 魏帝當時銅雀台,黃花深映棘叢開。人生富貴須回首,此地豈無歌舞來。 同前(張氏琰) 君王冥寞不可見,銅雀歌舞空徘徊。西陵嘖嘖悲宿鳥,空殿沈沈閉青苔。青苔無人跡,紅粉空相哀。 同前(梁氏瓊) 歌扇向陵開,齊行奠玉杯。舞時飛燕列,夢裏片雲來。月色空餘恨,松聲暮更哀。誰憐未死妾,掩袂下銅臺。 銅雀妓(齊·謝朓) 繐帷飄井幹,樽酒若平生。鬱鬱西陵樹,詎聞歌吹聲。芳襟染淚跡,嬋娟空復情。玉座猶寂寞,況乃妾身輕。 同前(梁·何遜) 秋風木葉落,蕭瑟管弦清。望陵歌對酒,向帳舞空城。寂寂簷宇曠,飄飄帷幔輕。曲終相顧起,日暮松柏聲。 同前(劉孝綽) 雀臺三五日,歌吹似佳期。定對西陵晚,松風飄素帷。危弦斷更接,心傷於此時。何言留客袂,翻掩望陵悲。 同前(江淹) 武王去金閣,英威長寂寞,雄劍頓無光,雜佩亦銷爍。秋至明月圓,風傷白露落。清夜何湛湛,孤燭映蘭幕。撫影愴無從,惟懷憂不薄。瑤色行應罷,紅芳幾為樂。徒登歌舞臺,終成螻蟻郭。 同前二首(唐·王勃) 妾本深宮妓,曾城閉九重。君王歡愛盡,歌舞為誰容。錦衾不復襞,羅衣誰再縫。高臺西北望,流涕向青松。 金鳳鄰銅雀,漳河望鄴城。君王無處所,臺榭若平生。舞筵紛可就,歌梁儼未頃。西陵松檟冷,誰見綺羅情。 同前(沈佺期) 昔年分鼎地,今日望陵臺。一旦雄圖盡,千秋遺令開。綺羅君不見,歌舞妾空來。思共漳河水,東流無重回。 同前(喬知之) 金閣惜分香,鉛華不重妝。空餘歌舞地,猶是為君王。哀弦調已絕,豔曲不須長。共看西陵暮,秋煙生白楊。 同前(高適) 日暮銅雀迥,幽聲玉座清。蕭森松柏望,委鬱綺羅情。君恩不再重,妾舞為誰輕。 同前(歐陽詹) 蕭條登古臺,回首黃金屋。落葉不歸林,高陵永為谷。妝容徒自麗,舞態閱誰目。惆悵繐帷前,歌聲苦於哭。 同前(袁暉) 君愛本相饒,從來事舞腰。那堪攀玉座,腸斷望陵朝。怨著情無主,哀凝曲不調。況臨松日暮,悲吹坐蕭蕭。 同前(劉商) 魏主矜蛾眉,美人美於玉。高臺無晝夜,歌舞竟未足。盛色如轉圜,夕陽落深谷。仍今身歿後,尚足平生欲。紅粉橫淚痕,調弦空向屋。舉頭君不在,唯見西陵木。玉輦豈再來,嬌鬟為誰綠?那堪秋風裏,更舞陽春曲!曲終情不勝,闌干向西哭。台邊生野草,來去胸羅縠。況復陵寢間,雙雙見麋鹿。 同前(李賀) 佳人一壺酒,秋容滿千里。石馬臥新煙,憂來何所似。歌聲且潛弄,陵樹風自起。長裙壓高臺,淚眼看花機。 同前(吳燭) 秋色西陵滿綠蕪,繁弦急管強歡娛。長舒羅袖不成舞,卻向風前承淚珠。 同前(朱光弼) 魏王銅雀妓,日暮管弦清。一見西陵樹,悲心舞不成。 同前(朱放) 恨唱歌聲咽,愁翻舞袖遲。西陵日欲暮,是妾斷腸時。 同前(僧皎然) 強開樽酒向陵看,憶得君王舊日歡。不覺餘歌悲自斷,非關豔曲轉聲難。 雀台怨(唐·馬戴) 魏宮歌舞地,蝶戲鳥還鳴。玉座人難到,銅臺雨滴平。西陵樹不見,漳浦草空生。萬恨盡埋此,徒懸千載名。 同前(程氏長文) 君王去後行人絕,簫竽不響歌喉咽。雄劍無威光彩沈,寶瑟零落金星滅。玉階寂寂墜秋露,月照當時歌舞處。當時歌舞人不回,化為今日西陵灰。 置酒高堂上(宋·孔欣) 置酒宴友生,高會臨疏欞。芳俎列佳肴,山罍滿春青。廣樂充堂宇,絲竹橫兩楹。邯鄲有名倡,承間奏新聲。八音何寥亮,四座同歡情。舉觴發《湛露》,銜杯詠《鹿鳴》。觴謠可相娛,揚觶意何榮。顧歡來義士,暢哉矯天誠。朝日不夕盛,順流常宵征。生猶懸水溜,死若波瀾停。當年貴得意,何能競虛名。 當置酒(梁·簡文帝) 置酒宴嘉賓,矚迥臨飛觀。絕嶺隔天餘,長嶼橫江半。日色花上綺,風光水中亂。三益既葳蕤,四始方蔥粲。 置酒行(唐·李益) 置酒命所歡,憑觴遂為戚。日往不再來,茲辰坐成昔。百齡非長久,五十將半百。胡為勞我形,己鬚還復白。西山鸞鶴顧,矯矯煙霧翮。明霞發金丹,陰洞潛水碧。安得淩風羽,崦嵫駐靈魄。兀然坐衰老,慚歎東陵柏。 同前(陸龜蒙) 落塵花片排香痕,闌珊醉露棲愁魂。洞庭波色惜不得,東風領入黃金樽。千筠擲毫春譜大,碧舞紅啼相唱和。安知寂寞西海頭,青𥳇未垂孤鳳餓。 長歌續短歌(李賀) 長歌破衣襟,短歌斷白髮。秦王不可見,旦夕成內熱。渴飲壺中酒,饑拔隴頭粟。淒淒四月蘭,千里一時綠。夜峰何離離,明月落石底。徘徊沿石尋,照出高峰外。不得與之遊,歌成鬢先改。 猛虎行(魏·文帝) 古辭曰:「饑不從猛虎食,暮不從野雀棲。野雀安無巢,遊子為誰驕。」魏明帝辭曰:「雙桐生空枝,枝葉自相加。通泉溉其根,玄雨潤其柯。」《古今樂錄》曰:「《猛虎行》,王僧虔《技錄》曰:『荀錄所載,明帝《雙桐》一篇,今不傳。」《樂府解題》曰:「晉陸機云『渴不飲盜泉水』,言從遠役,猶耿介,不以艱險改節也。又有《雙桐生空井》,亦出於此。」 與君媾新歡,託配於二儀。充列於紫微,升降焉可知。梧桐攀鳳翼,雲雨散洪池。 同前(晉·陸機) 渴不飲盜泉水,熱不息惡木陰。惡木豈無枝,志士多苦心。整駕肅時命,杖策將遠尋。饑食猛虎窟,寒棲野雀林。日歸功未建,時往歲載陰。崇雲臨岸駭,鳴條隨風吟。靜言幽谷底,長嘯高山岑。急弦無懦響,亮節難為音。人生誠未易,曷云開此襟。眷我耿介懷,俯仰愧古今。 同前(宋·謝惠連) 貧不攻九疑玉,倦不憩三危峰,九疑有惑號,三危無安容。美物標貴用,志士厲奇蹤。如何抵遠役,王命宜肅恭。伐鼓功未著,振旅何時從? 同前(謝惠連) 猛虎潛深山,長嘯自生風。人謂客行樂,客行苦心傷。 同前(唐·儲光羲) 寒亦不憂雪,饑亦不食人。人血豈不甘,所惡傷明神。太室為我宅,孟門為我鄰。百獸為我膳,五龍為我賓。蒙馬一何威,浮江亦以仁。采章耀朝日,牙爪雄武臣。高雲逐氣浮,厚地隨聲震。君能賈餘勇,日夕長相親。 同前(李白) 朝作猛虎行,暮作猛虎吟。腸斷非關隴頭水,淚下不為雍門琴。旌旗繽紛兩河道,戰鼓驚山欲傾倒。秦人半作燕地囚,胡馬翻銜洛陽草。一輸一失關下兵,朝降夕叛幽薊城。巨鼇未斬海水動,魚龍奔走安得寧!頗似楚、漢時,翻覆無定止。朝過博浪沙,暮入淮陰市。張良未遇韓信貧,劉、項存亡在兩臣。暫到下邳受兵略,來投漂母作主人。賢哲棲棲古如此,今時亦棄青雲士。有策不敢犯龍鱗,竄身南國避胡塵。寶書長劍掛高閣,金鞍駿馬散故人。昨日方為宣城客,掣鈴交通二千石。有時六博快壯心,繞床三匝呼一擲。楚人每道張旭奇,心藏風雲世莫知。三吳邦伯多顧眄,四海雄俠皆相推。蕭、曹曾作沛中吏,攀龍附鳳當有時。溧陽酒樓三月春,楊花漠漠愁殺人。胡人綠眼吹玉笛,吳歌白紵飛梁塵。丈夫相見且為樂,槌牛撾鼓會眾賓。我從此去釣東海,得魚笑寄情相親。 同前(韓愈) 猛虎雖云惡,亦各有匹儕。群行深谷間,百獸望風低。身食黃熊父,子食赤豹麛。擇肉於熊羆,肯視兔與狸。正晝當谷眠,眼有百步威。自矜無當對,氣性縱以乖。朝怒殺其子,暮還飧其妃。匹儕四散走,猛虎還孤棲。狐鳴門四旁,烏鵲從噪之。出逐猴入居,虎不知所歸。誰云猛虎惡,中路正悲啼。豹來銜其尾,熊來攫其頤。猛虎死不辭,但慚前所為。虎坐無助死,況如汝細微。故當結以信,親當結以私。親故且不保,人誰信汝為! 同前(張籍) 南山北山樹冥冥,猛虎白日繞村行。向晚一身當道食,山中麋鹿盡無聲。年年養子在深谷,雌雄上山不相逐,谷中近窟有山村,長向村家取黃犢。五陵年少不敢射,空來林下看行跡。 同前(李賀) 長戈莫舂,強弩莫抨,乳孫哺子,教得生獰。舉頭為城,掉尾為旌,東海黃公,愁見夜行。道逢騶虞,牛哀不平。何用尺刀,壁上雷鳴。泰山之下,婦人哭聲。官家有程,吏不敢聽。 同前(僧齊己) 磨爾牙,錯爾爪,狐莫威,免莫狡,饑來吞噬取腸飽。橫行不怕日月明,皇天產爾為生獰,前村半夜聞吼聲,何人按劍燈熒熒! 雙桐生空井(梁·簡文帝) 季月對桐井,新枝雜舊株。晚葉藏棲鳳,朝花拂曙烏。還看稚子照,銀床係轆轤。 樂府詩集/032卷 卷三十二·相和歌辭七 平調曲三 君子行 《樂府解題》曰:「古辭云『君子防未然』,蓋言遠嫌疑也。又有《君子有所思行》,辭旨與此不同。」 君子防未然,不處嫌疑間。瓜田不納履,李下不正冠。嫂叔不親授,長幼不比肩。勞謙得其柄,和光甚獨難。周公下白屋,吐哺不及餐。一沐三握髮,後世稱聖賢。 同前(晉·陸機) 天道夷且簡,人道險而難。休咎相乘躡,翻覆若波瀾。去疾苦不遠,疑似實生患。近火固宜熱,履冰豈惡寒。掇蜂滅天道,拾塵惑孔顏。逐臣尚何有,棄友焉足歎。福鍾恒有兆,禍集非無端。天損未易辭,人益猶可歡。朗鑒豈遠假,取之在傾冠。近情苦自信,君子防未然。 同前(梁·簡文帝) 君子懷琬琰,不使涅塵淄。從容子雲閣,寂寞仲舒帷。多謝悠悠子,管窺良可悲。 同前(沈約) 良御惑燕楚,妙察亂澠淄。堤傾由漏壤,垣隙自危基。囂途或妄踐,黨義勿輕持。 同前(戴暠) 畫野依德星,開鄽對廉水。接越稱交讓,連樹名君子。數非唯二失,升階無三止。探甑不凝塵,正冠還避李。寄言蘧伯玉,無為嗟獨恥。 同前(唐·僧齊己) 聖人不生,麟龍何瑞?梧桐不高,鳳凰何止?吾聞古之有君子,行藏以時,進退求己。榮必為天下榮,恥必為天下恥。苟進不如此,退不如此,亦何必用虛偽之文章,取榮名而自美。 燕歌行七解(魏·文帝) 《樂府解題》曰:「晉樂奏魏文帝『秋風』『別日』二曲,言時序遷換,行役不歸,婦人怨曠無所訴也。」《廣題》曰:「燕,地名也,言良人從役於燕,而為此曲。」 秋風蕭瑟天氣涼,草木搖落露為霜。〈一解〉群燕辭歸鵠南翔,含吾客遊多思腸。〈二解〉慊慊思歸戀故鄉,君何淹留寄他方。〈三解〉賤妾煢煢守空房,憂來思君不敢忘。〈四解〉不覺淚下霑衣裳,援瑟鳴弦發清商。〈五解〉短歌微吟不能長,明月皎皎照我床。〈六解〉星漢西流夜未央,牽牛織女遙相望,爾獨何辜限河梁?〈七解〉 ──右一曲,晉樂所奏 同前六解(魏·文帝) 別日何易會日難,山川悠遠路漫漫。〈一解〉鬱陶思君未敢言,寄書浮雲往不還。〈二解〉涕零雨面毀形顏,誰能懷憂獨不歎。〈三解〉耿耿伏枕不能眠,披衣出戶步東西。〈四解〉展詩清歌聊自寬,樂往哀來摧心肝。悲風清厲秋氣寒,羅帷徐動經秦軒。〈五解〉仰戴星月觀雲間,飛鳥晨鳴聲可憐,留連顧懷不自存。〈六解〉 ──右一曲,晉樂所奏 別日何易會日難,山川悠遠路漫漫。鬱陶思君未敢言,寄聲浮雲往不還。涕零雨面毀容顏,誰能懷憂獨不歎。展詩清歌聊自寬,樂往哀來摧肺肝。耿耿伏枕不能眠,披衣出戶步東西。仰看星月觀雲間,飛鶬晨鳴聲可憐,留連顧懷不能存。 ──右一曲,本辭 同前(魏·明帝) 白日晼晼忽西傾,霜露慘淒塗階庭。秋草卷葉摧枝莖,翩翩飛蓬常獨征,有似遊子不安寧。 同前(晉·陸機) 四時代序逝不追,寒風習習落葉飛。蟋蟀在堂露盈墀,念君遠遊恒苦悲。君何緬然久不歸,賤妾悠悠心無違。白日既沒明燈輝,夜禽赴林匹鳥棲。雙鳴關關宿河湄,憂來感物淚不晞。非君之念思為誰?別日何早會何遲! 同前(宋·謝靈運) 孟冬初寒節氣成,悲風入閨霜依庭。秋蟬噪柳燕棲楹,念君行役怨邊城。君何崎嶇久祖征,豈無膏沐感鸛鳴。對酒不樂淚沾纓,辟窗開幌弄秦箏。調弦促柱多哀聲,遙夜明月鑒帷屏。誰知河漢淺且清,展轉思服悲明星。 同前(謝惠連) 四時推遷迅不停,三秋蕭瑟葉解輕,飛霜被野雁南征。念君客遊羈思盈,何為淹留無歸聲。愛而不見傷心情,朝日潛輝華燈明。林鵲同棲渚鴻並,接翮偶羽依蓬瀛。仇依旅類相和鳴,余獨何為志無成,憂緣物感淚沾纓。 同前(梁·元帝) 燕趙佳人本自多,遼東少婦學春歌。黃龍戍北花如錦,玄菟城前月似蛾。如何此時別夫婿,金羈翠毛往交河。還聞入漢去燕營,怨妾愁心百恨生。漫漫悠悠天未曉,遙遙夜夜聽寒更。自從異縣同心別,偏恨同時成異節。橫波滿臉萬行啼,翠眉暫斂千重結。並海連天合不開,那堪春日上春台。唯見遠舟如落葉,復看遙舸似行杯。沙汀夜鶴嘯羈雌,妾心無趣坐傷離。翻嗟漢使音塵斷,空傷賤妾燕南垂。 同前(蕭子顯) 風光遲舞出青蘋,蘭條翠鳥鳴發春。洛陽梨花落如雪,河邊細草細如茵。桐生井底葉交枝,今看無端雙燕離。五重飛樓入河漢,九華閣道暗清池。遙看白馬津上吏,傳道黃龍征戍兒。明月金光徒照妾,浮雲玉葉君不知。思君昔去柳依依,至今八月避暑歸。明珠蠶繭勉登機,鬱金香為特香衣。洛陽城頭雞欲曙,丞相府中烏未飛,夜夢征人縫狐貉,私憐織婦裁錦緋。吳刀鄭綿絡,寒閨夜被薄。芳年海上水中鳧,日暮寒夜空城雀。 同前(北周·王褒) 初春麗日鶯欲嬌,桃花流水沒河橋。薔薇花開百重葉,楊柳拂地散千條。隴西將軍號都護,樓蘭校尉稱嫖姚。自從昔別春燕分,經年一去不相聞。無復漢地長安月,唯有漠北薊城雲。淮南桂中明月影,流黃機上織成文。充國行軍屢築營,陽史討虜陷平城。城下風多能卻陣,沙中雪淺詎停兵。屬國少婦猶年少,羽林輕騎數征行。遙聞陌頭采桑曲,猶勝邊地胡笳聲。胡笳向暮使人泣,還使閨中空佇立。桃花落,杏花舒,桐生井底寒葉疏。試為來看上林雁,必有遙寄隴頭書。 同前(庾信) 代北雲氣晝昏昏,千里飛蓬無復根。寒雁丁丁渡遼水,桑葉紛紛落薊門。晉陽山頭無箭竹,疏勒城中乏水源。屬國征戍久離居,陽關音信絕能疏。願得魯連飛一箭,持寄思歸燕將書。渡遼本自有將軍,寒風蕭蕭生水紋。妾驚甘泉足烽火,君訝漁陽少陣雲。自從將軍出細柳,蕩子空床難獨守。盤龍明鏡餉秦嘉,辟惡生香寄韓壽。春分燕來能幾日,二月蠶眠不復久。洛陽遊絲百丈連,黃河春冰千片穿。桃花顏色好如馬。榆莢新開巧似錢。蒲桃一杯千日醉,無事九轉學神仙。定取金丹作幾服,能令華表得千年。 同前(唐·高適) 漢家煙塵在東北,漢將辭家破殘賊。男兒本自重橫行,天子非常賜顏色。摐金伐鼓下榆關,旌旗逶迤碣石間。校尉羽書飛瀚海,單于獵火照狼山。山川蕭條極邊土,胡騎憑淩雜風雨。戰士軍前半死生,美人帳下猶歌舞!大漠窮秋塞草衰,孤城落日鬥兵稀。身當恩遇常輕敵,力盡關山未解圍。鐵衣遠戍辛勤久,玉箸應啼別離後。少婦城南欲斷腸,征人薊北空回首。邊風飄飄那可度,絕域蒼茫更何有。殺氣三時作陣雲,寒聲一夜傳刁斗。相看白刃血紛紛,死節從來豈顧勳。君不見沙場征戰苦,至今猶憶李將軍。 同前(賈至) 國之重鎮惟幽都,東威九夷制北胡。五軍精卒三十萬,百戰百勝擒單于。前臨滹沱後沮水,崇山沃野亙千里。昔時燕王重賢士,黃金築台從隗始。倏忽興王定薊丘,漢家又以封王侯。蕭條魏晉為橫流,鮮卑竊據朝五州。我唐區夏餘十紀,軍容武備赫萬祀。彤弓黃鉞授元帥,墾耕大漠為內地。季秋膠折邊草腓,治兵羽獵因出師。千營萬隊連旌旗,望之如火忽雷馳。匈奴懾竄窮發北,大荒萬里無塵飛。隋家昔為天下宰,窮兵黷武征遼海。南風不競多死聲,鼓臥旗折黃雲橫。六軍將士皆死盡,戰馬空鞍歸故營。時遷道革天下平,白環入貢滄海清。自有農夫已高枕,無勞校尉重橫行。 同前(陶翰) 請君留楚調,聽我吟燕歌。家在遼水頭,邊風意氣多。出身為漢將,正值戎未和。雪中淩天山,冰上渡交河。大小百餘戰,封侯竟蹉跎。歸來霸陵下,故舊無相過。雄劍委塵匣,空門唯雀羅。玉簪還趙女,寶瑟付齊娥。昔日不為樂,時哉今奈何。 從軍行五首(魏·王粲) 《古今樂錄》曰:「《從軍行》,王僧虔云,荀錄所載左延年《苦哉》一篇今不傳。」《樂府解題》曰:「《從軍行》皆軍旅苦辛之辭。」《廣題》曰:「左延年辭云:『苦哉邊地人,一歲三從軍。三子到敦煌,二子詣隴西。五子遠鬥去,五婦皆懷身。』陳伏知道又有《從軍五更轉》。」 從軍有苦樂,但問所從誰。所從神且武,焉得久勞師。相公征關石,赫怒震天威。一舉滅獯虜,再舉服羌夷。西收邊地賊,忽若俯拾遺。陳賞越丘山,酒肉逾川坻。軍中多飫饒,人馬皆溢肥。徒行兼乘還,空出有餘資。拓地三千里。往返一如飛。歌舞入鄴城,所願獲無違。晝日獻大朝,日暮薄言歸。外參時明政,內不廢家私。禽獸憚為犧,良苗實已揮。竊慕負鼎翁,願厲朽鈍姿。不能效沮溺,相隨把鋤犁。熟覽夫子詩,信知所言非。 涼風厲秋節,司典告詳刑。我君順時發,桓桓東南征。汎舟蓋長川,陳卒被隰坰。征夫懷親戚,誰能無此情。拊衿倚舟檣,眷言思鄴城。哀彼東山人,喟然感鸛鳴。日月不安處,人誰獲恒寧。甘人從公旦,一征輒三齡。今我神武師,暫往必速平。棄餘親睦恩,輸力竭忠貞。懼無一夫用,報我素餐誠。夙夜自恲性,思逝苦抽縈。將秉先登羽,豈敢聽金聲。 從軍征遐路,討彼東南夷。方舟順廣川,薄暮未安坻。白日半西山,桑梓有餘暉。蟋蟀夾岸鳴,孤鳥翩翩飛。征夫心兩懷,淒愴令吾悲。下船登高防,草露霑我衣。回身赴床寢,此愁當告誰?身服干戈事,豈得念所私。即戎有授命,茲理不可違。 朝發鄴都橋,暮濟白馬津。逍遙河堤上,左右望我軍。連舫逾萬艘,帶甲千萬人。率彼東南路,將定一舉勳。籌策運帷幄,一由我聖君。恨我無時謀,譬諸具官臣。鞠躬中堅內,微畫無所陳。許歷為完士,一言猶敗秦。我有素餐責,誠愧伐檀人。雖無鉛刀用,庶幾奮薄身。 悠悠涉荒路,靡靡我心愁。四望無煙火,但見林與丘。城郭生榛棘,蹊徑無所由。萑蒲竟廣澤,葭葦夾長流。日夕涼風發,翩翩漂吾舟。寒蟬在樹鳴,鸛鵠摩天遊。客子多悲傷,淚下不可收。朝入譙郡界,曠然消人優。雞鳴達四境,黍稷盈原疇。館宅充廛裏,女士滿莊馗。自非聖賢誰能享斯休。詩人美樂土,雖客猶願留。 同前(晉·陸機) 苦哉遠征人,飄飄窮四遐。南陟五嶺巔,北戍長城阿。溪谷深無底,崇山鬱嵯峨。奮臂攀喬木,振跡涉流沙。隆暑固已慘,涼風嚴且苛。夏條焦鮮藻,寒冰結衝波。胡馬如雲屯,越旗亦星羅。飛鋒無絕影,鳴鏑自相和。朝餐不免胄,夕息常負戈。苦哉遠征人,拊心悲如何! 同前(宋·顏延之) 苦哉遠征人,畢力幹時艱。秦初略揚越,漢世爭陰山。地廣旁無界,嵒阿上虧天。嶠霧下高鳥,冰沙固流川。秋飆冬未至,春液夏不涓。閩烽指荊吳,胡埃屬幽燕。橫海咸飛驪,絕漠皆控弦。馳檄發章表,軍書交塞邊。接鏑赴陣首,卷甲起行前。羽驛馳無絕,旌旗晝夜懸。臥伺金柝響,起候亭燧煙。逖矣遠征人,惜哉私自憐! 同前二首(梁·簡文帝) 貳師惜善馬,樓蘭貪漢財。前年出右地,今歲討輪台。魚雲望旗聚,龍沙隨陣開。冰城朝浴鐵,地道夜銜枚。將軍號令密,天子璽書催。何時反舊裏,遙見下機來。 雲中亭障羽檄驚,甘泉烽火通夜明。貳師將軍新築營,嫖姚校尉初出征。復有山西將,絕世愛雄名。三門應遁甲,五壘學神兵。白雲隨陣色,蒼山答鼓聲。迤邐觀鵝翼,參差睹雁行。先平小月陣,卻滅大宛城。善馬還長樂,黃金付水衡。小婦趙人能鼓瑟,侍婢初笄解鄭聲。庭前桃花飛已合,必應紅妝來起迎。 同前(梁·元帝) 寶劍飾龍淵,長虹畫彩旃。山虛和鐃管,水淨寫樓船。連雞隨火度,燧象帶烽然。洞庭晚風急,瀟湘夜月圓。荀令多文藻,臨戎賦雅篇。 同前(沈約) 惜哉征夫子,憂恨良獨多。浮天出鯤海,束馬渡交河。雲縈九折嶝,風卷萬里波。維舟無夕島,秣驥乏平莎。淩濤富驚沫,援木闕垂蘿。紅颼鳴疊嶼,流雲照層阿。玄埃晦朔馬,白日照吳戈。寢興流征怨,寤寐起還歌。晨裝豈輟警,夕壘詎淹和。苦哉遠征人,悲矣將如何! 同前(戴嵩) 長安夜刺閨,胡騎白銅鞮。詔書發隴右,召募取關西。劍懸三尺鞘,鎧累七重犀。督軍鳴戰鼓,巡夜數更鼙。侵星出柳塞,際晚入榆溪。秦涇含藥鴆,晉火逐飛雞。通泉開地道,望敵豎雲梯。陰山日不暮,長城風自淒。弓寒折錦,馬凍滑斜蹄。燕旗竿上晚,羌笛管中嘶。登山試下趙,憑軾且平齊。當今函谷上,唯見一丸泥。 同前(吳均) 男兒亦可憐,立功在北邊。陣頭橫卻月,馬腹帶連錢。懷戈發隴坻,乘凍至遼邊。微誠君不愛,終自直如弦。 同前二首(江淹) 樽酒送征人,踟躕在親宴。日暮浮雲滋,握手淚如霰。悠悠清水川,嘉魴得所薦。而我在萬里,結友不相見。袖中有短書,願寄雙飛燕。 從軍出隴北,長望陰山雲。涇渭各異流,恩情於此分。故人贈寶劍,鏤以瑤華文。一言鳳獨立,再說鸞無群。何得晨風起,悠哉淩翠氛。黃鵠去千里,垂涕為報君。 同前(蕭子顯) 左角明王侵漢邊;輕薄良家惡少年。縱橫向沮澤,淩厲取山田。黃塵不見景,飛蓬恒滿天。邀功封浞野,竊寵劫祁連。春風春月將進酒,妖姬舞女亂君前。 同前(劉孝儀) 冠軍親挾射,長平自合圍。木落彫弓燥,氣秋征馬肥。賢王皆屈膝,幕府復申威。何謂從軍樂,往返速如飛。 同前(陳·張正見) 胡兵屯薊北,漢將起山西。故人輕百戰,聊欲定三齊。風前噴畫角,雲上舞飛梯。雁塞秋聲遠,龍沙雲路迷。燕然自可勒,函谷詎須泥? 將軍定朔邊,刁斗出祁連。高柳橫長塞,榆關接遠天。井泉含陣竭,風火映山然。欲知客心斷,旄旌萬里懸。 同前(北周·趙王) 遼東烽火照甘泉,薊北亭障接燕然。水凍菖蒲未生節,關寒榆莢不成錢。 同前(庾信) 河圖論陣氣,金匱辨星文。地中鳴鼓角,天上下將軍。函犀恒七屬,浴鐵本千群。飛梯聊度絳,合弩暫淩汾。寇陣先中斷,妖營即兩分。連烽對嶺度,嘶馬隔河聞。箭飛如疾雨,城崩似壞雲,英王於此戰,何用武安君。 同前二首(王褒) 兵書久閑習,征戰數曾經。講戎平樂觀,學戲羽林亭。四征度疏勒,東驅出井陘。牧馬濱長渭,營軍毒上涇。平雲如陣色,半月類城形。羽書封信璽,詔使動流星。對岸流沙白,緣河柳色青。將幕恒臨鬥,旌門常背刑。勳封瀚海石,功勒燕然銘。兵勢因麾下,軍圖送掖庭。誰憐下玉箸,向暮掩金屏。 黃河流水急,驄馬送征人。谷望河陽縣,橋度小平津。年少多遊俠,結客好輕身。代風愁櫪馬,胡霜宜角筋。羽書勞警急,邊鞍倦苦辛。康居因漢使,盧龍稱魏臣。荒戍唯看柳,邊城不識春。男兒重意氣,無為羞賤貧。 同前(隋·盧思道) 朔方烽火照甘泉,長安飛將出祁連。犀渠玉劍良家子,白馬金羈俠少年。平明偃月屯右地,薄暮魚麗逐左賢。谷中石虎經銜箭,山上金人曾祭天。天涯一去無窮已,薊門迢遞三千里。朝見馬嶺黃沙合,夕望龍城陣雲起。庭中奇樹已堪攀,塞外征人殊未還。白雲初下天山外,浮雲直向五原間。關山萬里不可越,誰能坐對芳菲月。流水本自斷人腸,堅冰舊來傷馬骨。邊庭節物與華異,冬霰秋霜春不歇。長風蕭蕭渡水來,歸雁連連映天沒。從軍行,軍行萬里出龍庭。單于渭橋今已拜,將軍何處覓功名? 同前(明餘慶) 三邊烽亂驚,十萬且橫行。風卷常山陣,笳喧細柳營。劍花寒不落,弓月曉逾明。會取淮南地,持作朔方城。 樂府詩集/033卷 卷三十三·相和歌辭八 平調曲四 從軍行二首(唐·虞世南) 塗山烽候驚,弭節度龍城。冀馬樓蘭將,燕犀上谷兵。劍寒花不落,弓曉月逾明。凜凜嚴霜節,冰壯黃河絕。蔽日卷征蓬,浮天散飛雪。全兵值月滿,精騎乘膠折。結髮早驅馳。辛苦事旌麾。馬凍重關冷,輪推九折危。獨有西山將,年年屬數奇。 爟火發金微,連營出武威。孤城寒雲起,絕陣虜塵飛。俠客吸龍劍,惡少縵胡衣。朝摩骨都壘,夜解谷蠡圍。蕭關遠無極,蒲海廣難依。沙鐙離旌斷,晴川候馬歸。交河梁已畢,燕山旆欲飛。方知萬里相,侯服有光輝。 同前(駱賓王) 平生一顧念,意氣溢三軍。野日分戈影,天星合劍文。弓弦抱漢月,馬足踐胡塵。不求生入塞,唯當死報君。 同前(劉希夷) 秋來風瑟瑟,群胡馬行疾。嚴城晝不開,伏兵暗相失。天子廟堂拜,將軍玉門出。紛紛伊洛間,戎馬數千匹。軍門壓黃河,兵氣衝白日。平生懷伏劍,慷慨既投筆。南登漢月孤,北走燕雲密。近取韓彭計,早知孫吳術。丈夫清萬里,誰能掃一室。 同前(喬知之) 南庭結白露,北風掃黃葉。此時鴻雁來,驚鳴催思妾。曲房理針線,平砧搗文練。鴛綺裁易成,龍鄉信難見。窈窕九重閨,寂寞十年啼。紗窗白雲宿,羅幌月光棲。雲月曉微微,愁思流黃機。玉霜凍珠履,金吹薄羅衣。漢家已得地,君去將何事?宛轉結蠶書,寂寞無雁使。生平賀恩信,本為容華進。況復落紅顏,蟬聲催綠鬢。 同前(李頎) 白日登山望烽火,黃昏飲馬傍交河。行人刁斗風砂暗,公主瑟琶幽怨多。野營萬里無城郭,雨雪紛紛連大漠。胡雁哀鳴夜夜飛,胡兒眼淚雙雙落。聞道玉門猶被遮,應將性命逐輕車。年年戰骨埋荒外,空見蒲萄入漢家。 同前三首(李約) 看圖閑教陣,畫地靜論邊。烏壘天西戍,鷹姿塞上川。路長須算日,書遠每題年。無復生還望,翻思未別前。 柵高三面鬥,箭盡舉烽頻。營柳和煙暮,關榆帶雪春。邊城多老將,磧路少歸人。點盡三河卒,牛年添塞塵。 候火起雕城,塵砂擁戰聲。遊軍藏漢幟,降騎說蕃情。霜降滮池淺,秋深太白明。嫖姚方虎視,不覺請添兵。 同前(戎昱) 昔從李都尉,雙鞬照馬蹄。擒生黑山北,殺敵黃雲四。太白沈虜地,邊草復萋萋。歸來邯鄲市,百尺青樓梯。感激然諾重,平生膽力齊。芳筵暮歌發,豔紛輕鬟低。半醉秋風起,鐵騎門前嘶。遠戍報烽火,孤城嚴鼓鼙。揮鞭望塵去,少婦莫含啼。 同前(厲玄) 邊草早不春,劍花增濘塵。廣場收驥尾,清瀚怯龍鱗。帆色已歸越,松聲厭避秦。幾時逢范蠡,處處是通津。 同前二首(李白) 從軍玉門道,逐虜金微山。笛奏梅花曲,刀開明月環。鼓聲鳴海上,兵氣擁雲間。願斬單于首,長驅靜鐵關。 百戰沙場碎鐵衣,城南已合數重圍。突營射殺呼延將,獨領殘兵千騎歸。 同前(王維) 吹角動行人,喧喧行人起。笳鳴馬嘶亂,爭渡金河水。日暮沙漠垂,戰聲煙塵裏。盡係名王頸,歸來報天子。 同前(王昌齡) 向夕臨大荒,朔風軫歸慮。平沙萬里餘,飛鳥宿何處?虜騎獵長原,翩翩傍河去。邊聲搖白草,海氣生黃霧。百戰苦風塵,十年履霜露。雖投定遠筆,未坐將軍樹。早知行路難,悔不理章句。 烽火城西百尺樓,黃昏獨上海風秋。更吹橫笛關山月,誰解金閨萬里愁! 瑟琶起舞換新聲,總是關山舊別情。撩亂邊愁彈不盡,高高秋月照長城。 青海長雲暗雪山,孤城遙望雁門關。黃沙百戰穿金甲,不破樓蘭終不還! 同前(盧綸) 二十在邊城,軍中得勇名。卷旗收敗馬,斷磧擁殘兵。覆陣烏鳶起,燒山草木明。塞間思遠獵,師老厭分營。雪嶺無人跡,冰河足雁聲。李陵甘此沒,惆悵漢公卿。 同前六首(劉長卿) 回看虜騎合,城下漢兵稀。白刃兩相向,黃雲愁不飛。手中無尺鐵,徒欲突重圍。 落日更蕭條,北方動枯草。將軍追虜騎,夜失陰山道。戰敗仍樹勳,韓、彭但空老。 草枯秋塞上,望見漁陽郭。胡馬嘶一聲,漢兵淚雙落。誰為吮癰者,此事今人薄。 目極雁門道,青青邊草春。一身事征戰,匹馬同辛勤。末路成白首,功歸天下人。 倚劍白日暮,望鄉登戍樓。北風吹羌笛,此夜關山愁。回首不無意,滹河空自流。 黃沙一萬里,白首無人憐。報國劍已折,歸鄉身幸全。單于古台下,邊色寒蒼然。 同前(杜頠) 秋草馬蹄輕,角弓持弦急。去為龍城侯,正值胡兵襲。軍氣橫大荒,戰酣日將入。長風金鼓動,白霧鐵衣濕。四起愁邊聲,南轅時佇立。斷蓬孤自轉,寒雁飛相及。萬里雲沙漲,路平冰霰澀。夜聞漢使歸,獨向刀環泣。 同前(僧皎然) 侯騎出紛紛,元戎霍冠軍。漢鞞秋聒地,羌火晝燒雲。萬里戎城合,三邊羽檄分。烏孫驅未盡,肯顧遼陽勳。 漢旆拂丹霄,漢軍新破遼。紅塵驅鹵簿,羽羽擁嫖姚。戰苦軍猶樂,功高將不驕。至今丁令塞,朔吹空蕭蕭。 百萬逐呼韓,頻年不解鞍。兵屯絕漠暗,馬飲濁河乾。破虜功未錄,勞師力已殫。須防肘腋下,飛禍出無端。 飛將下天來,奇謀閫外裁。水心龍劍動,地肺雁山開。望氣燕師銳,當鋒虜陣摧。從今射雕騎,不敢過雲堆。 黃紙君王詔,青泥校尉書。誓師張虎落,選將擐犀渠。霧暗津浦失,天寒塞柳疏。橫行十萬騎,欲掃虜塵餘。 同前(王建) 漢軍逐單于,日沒處河曲。浮雲道傍起,行子車下宿。槍城圍鼓角,氈帳依山谷。馬上懸壺漿,刀頭分頓肉。來時高堂上,父母親結束。回首不見家,風吹破衣服。金瘡生肢節,相與拔箭鏃。聞道西涼州,家家婦人哭。 同前(張祜) 少年金紫就光輝,直指邊城虎翼飛。一卷旌收千騎虜,萬全身出百重圍。黃雲斷塞尋鷹去,白草連天射雁歸。白首漢廷刀筆吏,丈夫功業本相依。 同前五首(令狐楚) 荒雞隔水啼,汗馬逐風嘶。終日隨旌旆,何時罷鼓鼙? 孤心眠夜雪,滿眼是秋沙。萬里猶防塞,三年不見家。 卻望冰河闊,前登雪嶺高。征人幾多在,又擬戰臨洮。 胡風千里驚,漢月五更明。縱有還家夢,猶聞出塞身。 暮雪連青海,陰雲覆白山。可憐班定遠,出入玉門關! 同前三首(王涯) 旌甲從軍久,風雲識陣難。今朝韓信計,日下斬成安。 燕頷多奇相,狼頭敢犯邊。寄言班定遠,正是立功年。 旄頭夜落捷書飛,來奏金門著賜衣。白馬將軍頻破敵,黃龍戍卒幾時歸。 從軍五更轉五首(陳·伏知道) 《樂苑》曰:「《五更轉》,商調曲。」按伏知道已有《從軍辭》,則《五更轉》蓋陳以前曲也。 一更刁斗鳴,校尉逴連城。遙聞射雕騎,懸憚將軍名。 二更愁未央,高城寒夜長。試將弓學月,聊持劍比霜。 三更夜警新,橫吹獨吟春。強聽梅花落,誤憶柳園人。 四更星漢低,落月與雲齊。依稀北風裏,胡笳雜馬嘶。 五更催送籌,曉色映山頭。城烏初起堞,更人悄下樓。 從軍有苦樂行(唐·李益) 魏王粲《從軍行》曰:「從軍有苦樂,但問所從誰。」因以為題也。 勞者且勿歌,我欲送君觴。從軍有苦樂,此曲樂未央。僕本居隴上,隴水斷人腸。東過秦宮路,宮路入咸陽。時逢漢帝出,諫獵至長楊。詎馳遊俠窟,非結少年場。一旦承嘉惠,輕命重恩光。秉筆參帷帟,從軍至朔方。邊地多陰風,草木自淒涼。斷絕海雲去,出沒胡沙長。參差引雁翼,隱轔騰軍裝。劍文夜如水,馬汗凍成霜。俠氣五都少,矜功六郡良。山河起目前,睚眥死路傍。北逐驅獯虜,西臨復舊疆。昔還賦餘資,今出乃贏糧。一矢致夏服,我弓不再張。寄言丈夫雄,苦樂身自當。 苦哉遠征人(鮑溶) 晉陸機《從軍行》曰:「苦哉遠征人,飄飄窮四遐。」宋顏延年《從軍行》曰:「苦哉遠征人,畢力幹時艱。」蓋苦天下征伐也。又有《苦哉行》、《遠征人》,皆出於《從軍行》也。 征人歌古曲,攜手上河梁。李陵死別處,杳杳玄冥鄉。憶昔從此路,連年征鬼方。久行迷漢歷,三洗氈衣裳。百戰身且在,微功信難忘。遠承雲台議,非勢孰敢當。落日吊李廣,白身過河陽。閑弓失月影,勞劍無龍光。去日姑束髮,今來髮成霜。虛名乃閑事,生見父母鄉。掩抑《大風歌》,徘徊少年場。誠哉古人言,鳥盡良弓藏。 苦哉行五首(戎昱) 彼鼠侵我廚,縱貍授粱肉。鼠雖為君卻,貍食自須足。冀雪大國恥,翻是大國辱。膻腥逼綺羅,磚瓦雜珠玉。登樓非騁望,目笑是心哭,何意天樂中,至今奏胡曲。 官軍收洛陽,家住洛陽里。夫婿與兄弟,目前見傷死。吞聲不許哭,還遣衣羅綺。上馬隨匈奴,數秋黃塵裏。生為名家女,死作塞垣鬼。鄉國無還期,天津哭流水。 登樓望天衢,目極淚盈睫。強笑無笑容,須妝舊花靨。昔年買奴僕,奴僕來碎葉。豈意未死間,自為匈奴妾。一生忽至此,萬事痛苦業。得出塞垣飛,不如彼蜂蝶。 妾家青河邊,七葉承貂蟬。身為最小女,偏得渾家憐。親戚不相識,幽閨十五年。有時最遠出,祗到中門前。前年狂胡來,懼死翻生全。今秋官軍至,豈意遭戈鋋。匈奴為先鋒,長鼻黃髮拳。彎弓獵生人,百步牛羊膻。脫身落虎口,不及歸黃泉。苦哉難重陳,暗哭蒼蒼天。 可汗奉親詔,今月歸燕山。忽如亂刀劍,攬妾心腸間。出戶望北荒,迢迢玉門關。生人為死別,有去無時還。漢月割妾心,胡風凋妾顏。去去斷絕魂,叫天天不聞。 遠征人(北周·王褒) 黃河流水急,驅馬送征人。谷望河陽縣,橋渡小平津。 鞠歌行(晉·陸機) 《古今樂錄》曰:「王僧虔《技錄》,平調又有《鞠歌行》,今無歌者。」陸機序曰:「按漢宮閣有含章鞠室,靈芝鞠室,後漢馬防第宅卜臨道,連閣通池,鞠城彌於街路。鞠歌將謂此也。又東阿王詩『連騎擊壤』,或謂戚鞠乎?三言七言,雖奇寶名器,不遇知己,終不見重。願逢知己,以讬意焉。」 朝雲升,應龍攀,乘風遠遊騰雲端。鼓鍾歇,豈自歡,急弦高張思和彈。時希值,年夙愆,循己雖易人知難。王陽登,貢公歡,罕生既沒國子歎。嗟千載,豈虛言,邈矣遠念情愾然。 同前(宋·謝靈運) 德不孤兮必有鄰,唱和之契冥相因。譬如虯虎兮來風雲,亦如形聲影響陳。心歡賞兮歲易淪。隱玉藏彩疇識真。叔牙顯,夷吾親。郢既歿,匠寢斤。覽古籍,信伊人。永言知己感良辰。 同前(謝惠連) 翔馳騎,千里姿,伯樂不舉誰能知。南荊璧,萬金貲,卞和不斫與石離。年難留,時易隕,厲志莫賞徒勞疲。沮齊音,溺趙吹,匠石善運郢不危。古綿眇,理參差,單心慷慨雙淚垂。 同前(唐·李白) 玉不自言如桃李,魚目笑之卞和恥。楚國青蠅何太多,連城白璧遭讒毀。荊山長號泣血人,忠臣死為刖足鬼。聽曲知寧戚,夷吾因小妻。秦穆五羊皮,買死百里奚。洗拂青雲上,當時賤如泥。朝歌鼓刀叟,虎變蟠溪中。一舉釣六合,遂荒營丘東。平生渭水曲,誰識此老翁。奈何今之人,雙目送征鴻。 清調曲一 《古今樂錄》:曰「王僧虔《技錄》,清調有六曲:一《苦寒行》,二《豫章行》,三《董逃行》,四《相逢狹路間行》,五《塘上行》,六《秋胡行》。」荀氏錄所載九曲,傳者五曲。晉、宋、齊所歌,今不歌。武帝「北上」《苦寒行》,「上謁」《董逃行》,「蒲生」《塘上行》,「晨上」「願登」並《秋胡行》是也。其四曲今不傳。明帝「悠悠」《苦寒行》,古辭「白楊」《豫章行》,武帝「白日」《董逃行》,古辭《相逢狹路間行》是也。其器有笙、笛、下聲弄、高弄、遊弄,篪、節、琴、瑟、箏、琵琶八種。歌弦四弦。張永錄云:「未歌之前,有五部弦,又在弄後。晉、宋、齊,止四器也。」 苦寒行二首六解(魏·武帝) 《樂府解題》曰:「晉樂奏魏武帝《北上篇》,備言冰雪溪谷之苦。其後或謂之《北上行》,蓋因武帝辭而擬之也。」 北上太行山,艱哉何巍巍!太行山,艱哉何巍巍!羊腸阪詰曲,車輪為之摧。樹木何蕭瑟,北風聲正悲。何蕭瑟,北風聲正悲。熊羆對我蹲,虎豹夾道啼。溪谷少人民,雪落何霏霏。少人民,雪落何霏霏。延頸長歎息,遠行多所懷。我心何怫鬱,思欲一東歸。何怫鬱,思欲一東歸。水深橋梁絕,中道正徘徊。迷惑失徑路,暝無所宿棲。失徑路,暝無所宿棲。行行日以遠,人馬同時饑。擔囊行取薪,斧冰持作糜。擔囊行取薪,斧冰持作糜。悲彼東山詩,悠悠使我哀。 ──右一曲,晉樂所奏 北上太行山,艱哉何巍巍!羊腸阪詰屈,車輪為之摧。樹木何蕭瑟,北風聲正悲。熊羆對我蹲,虎豹夾路啼。溪谷少人民,雪落何霏霏。延頸長歎息,遠行多所懷。我心何怫鬱,思欲一東歸,水深橋梁絕,中路正徘徊。迷惑失故路,薄暮無宿棲。行行日已遠,人馬同時饑,擔囊行取薪,斧冰持作糜。悲彼《東山詩》,悠悠令我哀。 ──右一曲,本辭 苦寒行五解(魏·明帝) 悠悠發洛都,荓我征東行。悠悠發洛都,荓我征東行。征行彌二旬,屯吹龍陂城。〈一解〉顧觀故壘處,皇祖之所營。故壘處,皇祖之所營。屋室若平昔,棟宇無邪傾。〈二解〉奈何我皇祖,潛德隱聖形。我皇祖,潛德隱聖形。雖沒而不朽,書貴垂休名。〈三解〉光光我皇祖,軒曜同其榮,我皇祖,軒曜同其榮。遺化布四海,八表以肅清。〈四解〉雖有吳蜀寇,春秋足耀兵。徒悲我皇祖,不永享百齡。賦詩以寫懷,伏軾淚霑纓。〈五解〉 ──右一曲,晉樂所奏 同前(晉·陸機) 北遊幽朔城,涼野多險艱。俯入穹谷底,仰陟高山盤。凝冰結重澗,積雪被長巒。陰雲興岩側,悲風鳴樹端。不睹白日景,但聞寒鳥喧。猛虎憑林嘯,玄猿臨岸歎。夕宿喬木下,慘慘恒鮮歡。渴飲堅冰漿,饑待零露餐。離思固已久,寤寐莫與言。劇哉行役人,慊慊恒苦寒。 同前(宋·謝靈運) 歲歲曾冰合,紛紛霰雪落。浮陽滅清暉,寒禽叫悲壑。饑爨煙不興,渴汲水枯涸。 前苦寒行二首(唐·杜甫) 漢時長安雪一丈,牛馬毛寒縮如蝟。楚江巫峽冰入懷,虎豹哀號又堪記。秦城老翁荊揚客,慣習炎蒸歲絺綌。玄冥祝融氣或交,手持白羽未敢釋。 去年白帝雪在山,今年白帝雪在地。凍埋蛟龍南浦縮,寒刮肌膚北風利。楚人四時皆麻衣,楚天萬里無晶輝。三足之烏足恐斷,羲和送將安所歸。 後苦寒行二首(杜甫) 南紀巫盧瘴不絕,太右已來無尺雪。蠻夷長老怨苦寒,昆侖天關凍應折。玄猿口噤不能嘯,白鵠翅垂眼流血。安得春泥補地裂? 晚來江門失大木,猛風中夜吹白屋。天兵斷斬青海戎,殺氣南行動坤軸。不爾苦寒何太酷,巴東之峽生淩澌。彼蒼回斡人得知。 苦寒行(劉駕) 嚴寒動八荒,刺刺無休時。陽烏不自暖,雪壓扶桑枝。歲暮寒益壯,青春安得歸?朔雁到南海,越禽何處飛?誰言貧士歎,不為身無衣? 同前(僧貫休) 北風北風,職何嚴毒!催壯士心,縮金烏足。凍雲囂囂礙雪,一片下不得。聲繞枯桑,根在沙塞。黃河徹底,頑直到海。一氣搏束,萬物無態。唯有吾庭前杉松樹枝,枝枝健在。 同前(僧齊己) 冰峰撐空寒矗矗,雲凝水凍埋海陸。殺物之性,傷人之欲。既不能斷絕蒺藜荊棘之根株。又不能展鳳皇麒麟之拳。如此則何如為和煦,為膏雨,自然天下之榮枯,融融於萬戶。 吁嗟篇(魏·曹植) 《樂府解題》曰:「曹植擬《苦寒行》為《吁嗟》。」 吁嗟此轉蓬,居世何獨然。長去本根逝,夙夜無休閑。東西經七陌,南北越九阡。卒遇回風起,吹我入雲間。自謂終天路,忽然下沉淵。驚飆接我出,故歸彼中田。當南而更北,謂東而反西。宕宕當何依,忽亡而復存。飄颻周八澤,連翩歷五山。流轉無恒處,誰知吾苦艱。願為中林草,秋隨野火燔。麋滅豈不痛,願與根荄連。 北上行(唐·李白) 北上何所苦,北上緣太行。磴道盤且峻,巉岩淩穹蒼。馬足蹶側石,車輪摧高崗。沙塵接幽州,烽火連朔方。殺氣毒劍戟,嚴風裂衣裳。奔鯨夾黃河,鑿齒屯洛陽。前行無歸日,返顧思舊鄉。慘戚冰雪裏,悲號絕中腸。尺布不掩體,皮膚劇枯桑。汲水澗谷阻,采薪隴阪長。猛虎又掉尾,磨牙皓秋霜。草木不可餐,饑飲零露漿。歎此北上苦,停驂為之傷。何日王道平?開顏睹天光。 樂府詩集/034卷 卷三十四·相和歌辭九 清調曲二 豫章行(古辭) 《古今樂錄》曰:「《豫章行》,王僧虔云《荀錄》所載《古白楊》一篇,今不傳。」《樂府解題》曰:「陸機『泛舟清川渚』,謝靈運『出宿告密親』,皆傷離別,言壽短景馳,容華不久。傅玄《苦相篇》云:『苦相身為女』,言盡力於人,終以華落見棄。亦題曰《豫章行》也。」豫章,漢郡邑地名。 白楊初生時,乃在豫章山。上葉摩青雲,下根通黃泉。涼秋八九月,山客持斧斤。我□何皎皎,稊落□□□。根株已斷絕,顛倒岩石間。大匠持斧繩,鋸墨齊兩端。一驅四五里,枝葉相自捐。□□□□□,會為舟船蟠。身在洛陽宮,根在豫章山。多謝枝與葉,何時復相連?吾生百年□,自□□□俱。何意萬人巧,使我離根株。 ──右一曲,晉樂所奏 豫章行二首(魏·曹植) 《樂府解題》曰:「曹植擬《豫章》為『窮達』。」 窮達難豫圖,禍福信亦然。虞舜不逢堯,耕耘處中田。太公未遭文,漁釣終渭川。不見魯孔丘,窮困際蔡間。周公下白屋,天下稱其賢。 鴛鴦自用親,不若比翼連。他人雖同盟,骨肉天性然。周公穆康叔,管蔡則流言。子臧讓千乘,季劄慕其賢。 豫章行·苦相篇(晉·傅玄) 苦相身為女,卑陋難再陳。兒男當門戶,墮地自生神。雄心志四海,萬里望風塵。女育無欣愛,不為家所珍。長大逃深室,藏頭羞見人。無淚適他鄉,忽如雨絕雲。低頭和顏色,素齒結朱唇。跪拜無復數,婢妾如嚴賓。情合同雲漢,葵藿仰陽春。心乖甚水火,百惡集其身。玉顏隨年變,丈夫多好新。昔為形與影,今為胡與秦。胡秦時相見,一絕逾參辰。 豫章行(陸機) 泛舟清川渚,遙望高山陰。川陸殊途軌,懿親將遠尋。三荊歡同株,四鳥悲異林。樂會良自古,悼別豈獨今。寄世將幾何,日昃無停陰。前路既已多,後途隨年侵。促促薄暮景,亹亹鮮克禁。曷為復以茲,曾是懷苦心。遠節嬰物淺,近情能不深。行矣保嘉福,景絕繼以音。 同前(宋·謝靈運) 短生旅長世,恒覺白日欹。覽鏡睨頹容,華顏豈久期?苟無回戈術,坐觀落崦嵫。 同前(謝惠連) 軒帆溯遙路,薄送瞰遐江。舟車理殊緬,密友將遠從。九里樂同潤,二華念分峰。集歡豈今發,離歎自古鍾。促生靡緩期,迅景無遲蹤。緇髮迫多素,憔悴謝華蘴。婉娩寡留晷,窈窕閉淹龍。如何阻行止,憤慍結心胸。既微達者度,歡戚誰能封。願子保淑慎,良訊代徽容。 同前(梁·沈約) 燕陵平而遠,易河清且駛。一見塵波阻,臨途引征思。雙劍愛匣同,孤鶯悲影異。宴言誠易纂,清歌信難嗣。臥聞夕鍾急,坐閱朝光亟。往歡墜壯心,來戚滿衰志。殂芳無再馥,淪灰定還熾。夏台尚可忘,榮辱亦奚事。愧微曠士節,徒感鄙生餌。勞哉納辰和,地遠讬聲寄。 同前(隋·薛道衡) 江南地遠接閩甌,東山英妙屢經遊。前瞻疊障千重阻,卻帶驚湍萬里流。楓葉朝飛向京洛,文魚夜過歷吳洲。君行遠度茱萸嶺,妾住長依明月樓。樓中愁思不開嚬,始復臨窗望早春。鴛鴦水上萍初合,鳴鶴園中花並新。空憶常時角枕處,無復前日畫眉人。照骨金環誰用許,見膽明鏡自生塵。蕩子從來好留滯,況復關山遠迢遞。當學織女嫁牽牛,莫學姮娥叛夫婿。偏訝思君無限極,欲罷欲忘還復憶。原作王母三青鳥,飛來飛去傳消息。豐城雙劍昔曾離,經年累月復相隨。不畏將軍成久別,只恐封侯心更移。 同前(唐·李白) 胡風吹代馬,北擁魯陽關。吳兵照海雪,西討何時還。半渡上遼津,黃雲慘無顏。老母與子別,呼天野草間。白馬繞旌旗,悲鳴相追攀。白楊秋月苦,早落豫章山。本為休明人,斬虜素不閑。豈惜戰鬥死,為君掃凶頑。精感石沒羽,豈云憚險艱。樓船若鯨飛,波蕩落星灣。此曲不可奏,三軍鬢成斑。 董逃行五解(古辭) 崔豹《古今注》曰:「《董逃歌》,後漢遊童所作也。終有董卓作亂,卒以逃亡。後人習之為歌章,樂府奏之以為儆誡焉。」《後漢書·五行志》曰:「靈帝中平中,京都歌曰:『承樂世,董逃,遊四郭,董逃。蒙天恩,董逃,帶金紫,董逃。行謝恩,董逃,整車騎,董逃。垂欲發,董逃,與中辭,董逃。出西門,董逃,瞻宮殿,董逃。望京城,董逃,日夜絕,董逃,心摧傷,董逃。』案『董』謂董卓也。言欲跋扈,縱有殘暴,終歸逃竄,至於滅族也。《風俗通》曰:「卓以《董逃》之歌,主為己發,太禁絕之。」楊阜《董卓傳》曰:「卓改《董逃》為『董安』。」《樂府解題》曰:「古詞云『吾欲上謁從高山,山頭危險大難。』言五嶽之上,皆以黃金為宮闕,而多靈獸仙草,可以求長生不死之術,今天神擁護君上以壽考也。若陸機『和風習習薄林』,謝靈運『春虹散彩銀河』,但言節物芳華,可及時行樂,無使徂齡坐徙而已。晉傳玄有《歷九秋篇》十二章,具敘夫婦別離之思,亦題云《董逃行》未詳。」 吾欲上謁從高山,山頭危險大難。遙望五嶽端,黃金為闕,班璘。但見芝草,葉落紛紛。〈一解〉百鳥集,來如煙。山獸紛綸,麟、辟邪;其端鶤雞聲鳴。但見山獸援戲相拘攀。〈二解〉小復前行玉堂,未心懷流還。傳教出門來:「門外人何求?」所言:「欲從聖道求一得命延。」〈三解〉教敕凡吏受言,采取神藥若木端。白兔長跪搗藥蝦蟆丸。奉上陛下一玉柈,服此藥可得神仙。〈四解〉服爾神藥,莫不歡喜。陛下長生老壽,四面肅肅稽首,天神擁護左右,陛下長與天相保守。〈五解〉 董逃行歷九秋篇(晉·傅玄) 歷九秋兮三重,遺貴客兮遠賓。顧多君心所親,乃命妙妓才人,炳若日月星辰。〈其一〉序金罍兮玉觴,賓主遞起雁行。杯若飛電絕光,交觴接卮結裳。慷慨歡笑萬方。〈其二〉奏新詩兮夫君,爛然虎變龍文,渾如天地未分,齊謳楚舞紛紛,歌聲上激青雲。〈其三〉窮八音兮異倫,奇聲靡靡每新,微披素齒丹唇,逸響飛薄梁塵,精爽眇眇入神。〈其四〉坐咸醉兮沾歡,引樽促席臨軒。進爵獻壽翻翻,秋秋要君一言,願愛不移若山。〈其五〉君恩愛兮不竭,譬若朝日夕月,此景萬里不絕,長保初醮結髮,何憂坐生胡越。〈其六〉攜弱手兮金環,上遊飛閣雲間。穆若鴛鳳雙鸞。還幸蘭房自安,娛心樂意難原。〈其七〉樂既極兮多懷,盛時忽逝若頹,寒暑革御景回。春榮隨風飄摧。感物動心增哀。〈其八〉妾受命兮孤虛,男兒墮地稱姝,女弱難存若無。骨肉至親更疏,奉事他人讬軀。〈其九〉君如影兮隨形,賤妾如水浮萍。明月不能常盈,誰能無根保榮,良時冉冉代征。〈其十〉顧繡領兮含暉,皎日回光則微。朱華忽爾漸衰,影欲舍形高飛,誰言往恩可追。〈其十一〉薺與麥兮夏零,蘭桂踐霜逾馨。祿命懸天難明,妾心結意丹青,何憂君心中傾。〈其十二〉 董逃行(陸機) 和風習習薄林,柔條布葉垂陰。鳴鳩拂羽相尋,倉鶊喈喈弄音,感時悼逝傷心。日月相追周旋,萬里倏忽幾年,人皆冉冉西遷。盛時一往不還,慷慨乖念淒然。昔為少年無憂,常怪秉燭夜遊,翩翩宵征何求,於今知此有由。但為老去年遒,盛固有衰不疑。長夜冥冥無期,何不驅馳及時。聊樂永日自怡,齎此遺情何之。人生居世為安,豈若及時為歡。世道多故萬端,憂慮紛錯交顏,老行及之長歎。 同前(唐·元稹) 董逃董逃董卓逃,揩鏗戈甲聲勞嘈。剜剜深臍脂焰焰,人皆數歎曰:「爾獨不憶年年取我身上膏?」膏銷骨盡煙火死,長安城中賊毛起。城門四走公卿士,走勸劉虞作天子。劉虞不敢作天子,曹瞞篡亂從此始。董逃董逃人莫喜,勝負翻環相枕倚。縫綴難成裁破易,何況曲針不能伸巧指,欲學裁縫須準擬。 同前(張籍) 洛陽城頭火曈曈,亂兵燒我天子宮。宮城南面有深山,盡將老幼藏其間。重岩為屋橡為食,丁男夜行候消息。聞道官軍猶掠人,舊里如今歸未得。董逃行,漢家幾時重太平? 相逢行(古辭) 一曰《相逢狹路間行》,亦曰《長安有狹斜行》。《樂府解題》曰:「古詞文意與《雞鳴曲》同。晉陸機《長安狹斜行》云:『伊、洛有歧路,歧路交朱輪。』則言世路險狹邪僻,正直之士無所措手足矣。」唐李賀有《難忘曲》,亦出於此。 相逢狹路間,道隘不容車。不知何年少,夾轂問君家。君家誠易知,易知復難忘。黃金為君門,白玉為君堂。堂上置樽酒,作使邯鄲倡。中庭生桂樹,華燈何煌煌。兄弟兩三人,中子為侍郎。五日一來歸,道上自生光。黃金絡馬頭,觀者盈道傍。入門時左顧,但見雙鴛鴦。鴛鴦七十二,羅列自成行。音聲何雍雍,鶴鳴東西廂。大婦織綺羅,中婦織流黃。小婦無所為,挾瑟上高堂。丈人且安坐,調絲方未央。 ──右一曲,晉樂所奏 同前(宋·謝惠連) 行行即長道,首長息班草。邂逅賞心人,與我傾懷抱。夷世信難值,憂來傷人,平生不可保。陽華與春渥,陰柯長秋槁。心慨榮去速,情苦憂來早。日華難久居,憂來傷人,諄諄亦至老。親黨近恤庇,昵君不常好。九族悲素霰,三良怨黃鳥。邇朱白即赬,憂來傷人,近縞潔必造。水流理就濕,火炎同歸燥。賞契少能諧,斷金斷可寶。千計莫適從,憂來傷人,萬端信紛繞。巢林宜擇木,結友使心曉。心曉形跡略,略邇誰能了。相逢既若舊,憂來傷人,片言代紵縞。 同前(梁·張率) 相逢夕陰街,獨趨尚冠裏。高門既如一,甲第復相似。憑軾日欲昏,何處訪公子?公子之所在,所在良易知。青樓出上路,漸台臨曲池。堂上撫流徽,雷樽朝夕施。橘柚分華實,朱火燎金枝。兄弟兩三人,冠珮紛陸離。朝從禁中出,車騎並驅馳。金鞍馬腦勒,聚觀路傍兒。入門一顧望,鳧鵠有雄雌。雄雌各數千,相鳴戲羽儀。並在東西立,群次何離離。大婦刺方領,中婦抱嬰兒。小婦尚嬌稚,端坐吹參差。丈人無遽起,神鳳且來儀。 同前(唐·崔顥) 妾年初二八,家住洛橋頭。玉戶臨馳道,朱門近御溝。使君何假問,夫婿大長秋。女弟新承寵,諸兄近拜侯。春生百子殿,花發五城樓。出入千門裏,年年樂未休。 同前二首(李白) 朝騎五花馬,謁帝出銀台。秀色誰家子,雲車珠箔開。金鞭遙指點,玉勒近遲回。夾轂相借問,疑從天上來。憐腸愁欲斷,斜日復相催。下車何輕盈,飄然似落梅。邀入青綺門,當歌共銜杯。銜杯映歌扇,似月雲中見。相見不相親,不如不相見。相見情已深,未語可知心。胡為守空閨,孤眠愁錦衾。錦衾與羅幃,纏綿會有時。春風正澹蕩,暮雨來何遲。願因三青鳥,更報長相思。光景不待人,須臾髮成絲。當年失行樂,老去徒傷悲。持此道密意,無令曠佳期。 相逢紅塵內,高揖黃金鞭。萬戶垂楊裏,君家阿那邊。 同前(韋應物) 二十登漢朝,英聲邁今古。適從東方來,又欲謁明主。猶酣新豐酒,尚帶灞陵雨。邂逅兩相逢,別來間寒暑。寧知白日晚,暫向花間語。忽聞長樂鍾,走馬東西去。 相逢狹路間(宋·孔欣) 相逢狹路間,道狹正踟躕。如何不群士,行吟戲路衢。輟步相與言,君行欲焉如?淳樸久已凋,榮利迭相驅。流落尚風波,人情多遷渝。勢集堂必滿,運去庭亦虛。競趨嘗不暇,誰肯眷桑樞。無為肆獨往,只將困淪胥。未若及初九,攜手歸田廬。躬耕東山畔,樂道詠玄書。狹路安足遊,方外可寄娛。 同前(梁·昭明太子) 京華有曲巷,曲曲不通輿。道逢一俠客,緣路間君居。君居在城北,可尋復易知。朱門間皓壁,刻桷映晨離。階植若華草,光影逐飆移。輕幰委四壁,蘭膏然百枝。長子飾青紫,中子任以貲。小子始總角,方作啼弄兒。三子俱入門,赫奕盛羽儀。華騮服衡轡,白玉鏤鞿羈。容止同規矩,賓從盡恭卑。雅鄭時間作,孤竹乍參差。雲飛離水宿,弄吭滿青池。歡樂無終極,流目豈知疲。門下非毛遂,坐上盡英奇。大婦成貝錦,中婦飾粉絁。小婦獨無事,理曲步簷垂。丈人暫徒倚,行使流風吹。 同前(沈約) 相逢洛陽道,係聲流水車。路逢輕薄子,佇立問君家。君家誠易知,易知復易憶。龍馬滿街衢,飛蓋交門側。大子萬戶侯,中子飛而食。小子始從官,朝夕溫省直。三子俱入門,赫奕多羽翼。若若青組紆,煙煙金璫色。大婦繞梁歌,中婦回文織。小婦獨無事,閉戶聊且即,綠綺試一彈,玄鶴方鼓翼。 同前(劉孺) 送君追遐路,路狹曖朝雰。三危上蔽日,九折杳連雲。枝交幰不見,聽靜吹才聞。豈伊歎道遠,亦乃泣塗分。況茲別親愛,情念切離群。 同前(劉遵) 春晚駕香車,交輪礙狹斜。所恐惟風入,疑傷步搖花。含羞隱年少,何因問妾家。青樓臨上路,相期覺路賒。 同前(隋·李德林) 天衢號九經,冠蓋恒縱橫。忽逢懷刺客,相尋欲逐名。我住河陽浦,開門望帝城。金台遠猶出,玉觀夜恒明。筵羞太官膳,酒釀步兵營。懸床接高士,隔帳授諸生。流水琴前韻,飛塵歌後輕。大子難為弟,中子難為兄。小子輕財利,實見陶朱情。龍軒照人轉,驥馬噓天門。入門俱有說,至道勝金籯。出門會親友,天官奏德星。大婦訓端木,中婦誨劉靈。小婦南山下,擊缶和秦箏。群賓莫有戲,燈來告絕纓。 樂府詩集/035卷 卷三十五·相和歌辭十 清調曲三 長安有狹斜行(古辭) 長安有狹斜,狹斜不容車。適逢兩少年,挾轂問君家。君家新市傍,易知復難忘。大子二千石,中子孝廉郎。小子無官職,衣冠仕洛陽。三子俱入室,室中自生光。大婦織綺紵,中婦織流黃。小婦無所為,挾琴上高堂。丈夫且徐徐,調弦詎未央。 同前(晉·陸機) 伊洛有歧路,歧路交朱輪。輕蓋承華景,騰步躡飛塵。鳴玉豈樸儒,憑軾皆俊民。烈心厲勁秋,麗服鮮芳春。余本倦遊客,豪彥多舊親。傾蓋承芳訊,欲鳴當及晨。守一不足矜,歧路良可遵。規行無曠跡,矩步豈逮人。投足緒已爾,四時不必循。將遂殊途軌,要子同歸津。 同前(宋·謝惠連) 紀郢有通逵,通達並軒車。帟帟雕輪馳,軒軒翠蓋舒。撰策之五尹,振轡從三閭。推劍憑前軾,鳴佩專後輿。 同前(荀昶) 朝發邯鄲邑,暮宿井陘間。井陘一何狹,車馬不得旋。邂逅相逢值,崎嶇交一言。一言不容多,伏軾問君家。君家誠易知,易知復易博。南面平原居,北趣相如閣。飛樓臨夕都,通門枕華郭。入門無所見,但見雙棲鶴。棲鶴數十雙,鴛鴦群相追。大兄珥金璫,中兄振纓緌。伏臘一來歸,鄰里生光輝。小弟無所為,鬥雞東陌逵。大婦織紈綺,中婦縫羅衣。小婦無所作,挾瑟弄音徽。丈人且卻坐,梁塵將欲飛。 同前(梁·武帝) 洛陽有曲陌,曲曲不通驛。忽遇二少童,扶轡問君宅。我宅邯鄲右,易憶復可知。大息組絪縕,中息佩陸離。小息尚青綺,總角遊南皮。三息俱入門,家臣拜門垂。三息俱升堂,旨酒盈千卮。三息俱入戶,戶內有光儀。大婦理金翠,中婦事玉觿。小婦獨閑暇,調笙遊曲池。丈人少徘徊,鳳吹方參差。 同前(梁·簡文帝) 長安有徑塗,徑徑不通輿。道逢雙總丱,扶輪問我居。我居青門北,可憶復易津。大息騫金勒,中息綰黃銀。小息始得意,黃頭作弄臣。三息俱入門,雅志揚清塵。三息俱上堂,觴肴滿四陳。三息俱入戶,照耀光容新。大婦舒綺絪,中婦拂羅巾。小婦最容冶,映鏡學嬌嚬。丈人且安坐,清謳出絳唇。 同前(沈約) 青槐金陵陌,丹轂貴遊士。方驂萬乘臣,炫服千金子。咸陽不足稱,臨淄孰能擬。 同前(庾肩吾) 長安曲陌阪,曲曲不容幰。路逢雙綺襦,問君居近遠。我居臨御溝,可識不可求。長子登麟閣,次子侍龍樓。少子無高位,聊從金馬遊。三子俱來下,左右若川流。三子俱來入,高軒映彩旒。三子俱來宴,玉柱擊清甌。大婦襞雲裘,中婦卷羅幬。少婦多妖豔,花鈿係石榴。夫君且安坐,歡娛方未周。 同前(王冏) 名都馳道傍,華轂亂鏘鏘。道逢佳麗子,問我居何鄉?我家洛川上,甲第遙相望。珠扉玳瑁床,綺席流蘇帳。大子執金吾,次子中郎將。小子陪金馬,遨遊蔑卿相。三子俱休沐,風流鬱何壯。三子俱會同,肅雍多禮讓。三子俱還室,絲管紛寥亮。大婦裁舞衣,中婦學清唱。小婦窺鏡影,弄此朝霞狀。佳人且少留,為君繞梁唱。 同前(徐防) 長安有勾曲,勾勾不通馹。塗逢二綺衣,夾路訪君室。君室近霸城,易識復知名。大息登金馬,中息謁承明。小息偏愛幸,走馬曳長纓。三息俱入門,車服盡雕輕。三息俱上堂,嘉賓四座盈。三息俱入戶,室內有光榮。大婦縑始呈,中婦鏽初營。小婦多姿媚,紅紗映削成。上客且安坐,胡床妾自擎。 同前(陳·張正見) 少年重遊俠,長安有狹斜。路窄時容馬,枝高易度車。簷高同落照,巷小共飛花。相溝夾繡轂,借問是誰家? 同前(北周·王褒) 威紆狹邪道,車騎動相喧。博徒稱劇孟,遊俠號王孫。勢傾魏侯府,交盡翟公門。路邪勞夾轂,塗艱倦折轅。日斜宣曲觀,春還御宿園。塗歌楊柳曲,巷飲榴花樽。獨有遊梁倦,還守孝文園。 三婦豔詩(宋·劉鑠) 大婦裁霧縠,中婦牒冰練。小婦端清景,含歌登玉殿。丈人且徘徊,臨風傷流霰。 同前(齊·王融) 大婦織綺羅,中婦織流黃。小婦獨無事,挾瑟上高堂。丈夫且安坐,調弦詎未央。 同前(梁·昭明太子) 大婦舞輕巾,中婦拂華茵。小婦獨無事,紅黛潤芳津。良人且高臥,方欲薦梁塵。 同前(沈約) 大婦拂玉匣,中婦結珠帷。小婦獨無事,對鏡理蛾眉。良人且安臥,夜長方自私。 同前(王筠) 大婦留芳褥,中婦對華燭。小婦獨無事,當軒理清曲。丈人且安臥,豔歌方斷續。 同前(吳均) 大婦弦初切,中婦管方吹。小婦多姿態,含笑逼清卮。佳人勿餘及,殷勤妾自知。 同前(劉孝綽) 大婦縫羅裙,中婦料繡文。唯餘最小婦,窈窕舞昭君。丈人慎勿去,聽我駐浮雲。 同前十一首(陳·後主) 大婦避秋風,中婦夜床空。小婦初兩髻,含嬌新臉紅。得意非霰日,可憐那可同。 大婦西北樓,中婦南陌頭。小婦初妝點,回眉對月鉤。可憐還自覺,人看反更羞。 大婦主縑機,中婦裁春衣。小婦新妝冶,拂匣動琴徽。長夜理清曲,餘嬌且未歸。 大婦妒蛾眉,中婦逐春時。小婦最年少,相望卷羅帷。羅帷夜寒卷,相望人來遲。 大婦上高樓,中婦蕩蓮舟。小婦獨無事,撥帳掩嬌羞。丈夫應自解,更深難道留。 大婦初調箏,中婦斂歌聲。小婦春妝罷,弄月當宵楹。季子時將意,相看不用爭。 大婦愛恒偏,中婦意長堅。小婦獨嬌笑,新來華燭前。新來誠可惑,為許得新憐。 大婦酌金杯,中婦照妝台。小婦偏妖冶,下砌折新梅。眾中何假問,人今最後來。 大婦怨空閨,中婦夜偷啼。小婦獨含笑,正柱作烏棲。河低帳未掩,夜夜畫眉齊。 大婦正當壚,中婦裁羅襦。小婦獨無事,淇上待吳姝。鳥歸花復落,欲去卻踟躕。 大婦年十五,中婦當春戶。小婦正橫陳,含嬌情未吐。所愁曉漏促,不恨燈銷炷。 同前(張正見) 大婦織殘絲,中婦妒蛾眉。小婦獨無事,歌罷詠新詩。上客何須起,為待絕纓時。 同前(唐·董思恭) 大婦裁紈素,中婦弄明璫。小婦多姿態,登樓紅粉妝。丈人且安坐,初日漸流光。 同前(王紹宗) 大婦能調瑟,中婦詠新詩。小婦獨無事,花庭曳履綦。上客且安坐,春日正遲遲。 中婦織流黃(梁·簡文帝) 翻花滿階砌,愁人獨上機。浮雲西北起,孔雀東南飛。 調絲時繞腕,易鑷乍牽衣。鳴梭逐動釧,紅妝映落暉。 同前(陳·徐陵) 落花還井上,春機當戶前。帶衫行障口,覓釧枕檀邊。數鑷經無亂,新漿緯易牽。 蜘蛛夜伴織,百舌曉驚眠。封用黎陽土,書因計吏船。欲知夫婿處,今督水衡錢。 同前(盧詢) 別人心已怨,愁空日復斜。然香望韓壽,磨鏡待秦嘉。殘絲愁績爛,餘織恐縑賒。 支機一片石,緩轉獨輪車。下簾還憶月,挑燈更惜花。似天河上景,春時織女家。 同前(唐·虞世南) 寒閨織素錦,含怨斂雙蛾。綜新交縷澀,經脆斷絲多。 衣香逐舉袖,釧動應鳴梭。還恐裁縫罷,無信達交河。 難忘曲(李賀) 夾道開洞門,弱楊低畫戟。簾影竹華起,簫聲吹日色。蜂語繞妝鏡,拂蛾學春碧。亂係丁香梢,滿欄花向夕。 塘上行五解(魏·武帝) 《鄴都故事》曰:「魏文帝甄皇后,中山無極人。袁紹據鄴,與中子熙娶后為妻。後太祖破紹,文帝時為太子,遂以后為夫人。后為郭皇后所譖,文帝賜死後宮。臨終為詩曰:『蒲生我池中,綠葉何離離。豈無兼葭艾,與君生別離。莫以賢豪故,棄捐素所愛。莫以麻枲賤,棄捐菅與蒯。莫以魚肉賤,棄捐蔥與薤。』」《歌錄》曰:「《塘上行》,古辭。或云甄皇后造。」《樂府解題》曰:「前志云:晉樂奏魏武帝《蒲生篇》,而諸集錄皆言其詞文帝甄后所作,歎以讒訴見棄,猶幸得新好,不遺故惡焉。若晉陸機『江蘺生幽渚』,言婦人衰老失寵,行於塘上而為此歌,與古辭同意。」 蒲生我池中,蒲生我池中,其葉何離離。傍能行人儀,莫能縷自知。眾口鑠黃金,使君生別離。〈一解〉念君去我時,念君去我時,獨愁常苦悲。想見君顏色,感結傷心脾。今悉夜夜愁不寐。〈二解〉莫用豪賢故,莫用豪賢故,棄捐素所愛。莫用魚肉貴,棄捐蔥與薤。莫用麻枲賤,棄捐菅與蒯。〈三解〉倍恩者苦枯,倍恩者苦枯,蹶船常苦沒,教君安息定,慎莫致倉卒。念與君一共離別,亦當何時,共坐復相對。〈四解〉出亦復苦愁,出亦復苦愁,入亦復苦愁。邊地多悲風,樹木何蕭蕭。今日樂相樂,延年壽千秋。〈五解〉 ──右一曲,晉樂所奏 蒲生我池中,其葉何離離。傍能行仁義,莫若妾自知。眾口鑠黃金,使君生別離。念君去我時,獨愁常苦悲。想見君顏色,感結傷心脾。念君常苦悲,夜夜不能寐。莫以豪賢故,棄捐素所愛。莫以魚肉賤,棄捐蔥與薤。莫以麻枲賤,棄捐菅與蒯。出亦復苦愁,入亦復苦愁。邊地多悲風,樹木何脩脩。從君致獨樂,延年壽千秋。 ──右一曲,本辭 同前(晉·陸機) 江蘺生幽渚,微芳不足宣。被蒙風雨會,移居華池邊。發藻玉台下,垂影滄浪泉。霑潤既已渥,結根奧且堅。四節逝不處,繁華難久鮮。淑氣與時殞,餘芳隨風捐。天道有遷易,人理無常全。男歡智傾愚,女愛衰避妍。不惜微軀退,恒懼蒼蠅前。願君廣末光,照妾薄暮年。 同前(宋·謝惠連) 芳萱秀陵阿,菲質不足營。幸有忘憂用,移根讬君庭。垂穎臨清池,擢彩仰華甍。霑渥雲雨潤,葳蕤吐芳馨。願君春傾葉,留景惠餘明。 塘上行苦辛篇(梁·劉孝威) 蒲生伊何陳,曲中多苦辛。黃金坐銷鑠,白玉遂淄磷。裂衣工毀嫡,掩袖切讒新。嫌成跡易已,愛去理難申。秦雲猶變色,魯日尚回輪。妾歌已唱斷,君心終未親。 塘上行(唐·李賀) 藕花涼露濕,花缺藕根澀。飛下雌鴛鴦,塘水聲溘溘。 蒲生行浮萍篇(魏·曹植) 浮萍寄清水,隨風東西流。結髮辭嚴親,來為君子仇。恪勤在朝夕,無端獲罪尤。在昔蒙恩惠,和樂如瑟琴。何意今摧頹,曠若商與參。茱萸自有芳,不若桂與蘭。新人雖可愛,無若故所歡。行雲有返期,君恩儻中還。慊慊仰天歎,愁心將何愬。日月不恒處,人生忽若寓。悲風來入懷,淚下如垂露。發篋造裳衣,裁縫紈與素。 蒲生行(齊·謝朓) 蒲生廣湖邊,託身洪波側。春露惠我澤,秋霜縟我色。根葉從風浪,常恐不永植。攝生各有命,豈云智與力。安得遊雲上,與爾同羽翼。 江蘺生幽渚(梁·沈約) 澤蘭被荒徑,孤芳豈自通。幸逢瑤池曠,得與金芝叢。朝承紫台露,夕潤淥池風。既美修雩女,復悅繁華童。夙昔玉霜滿,旦暮翠條空。葉飄儲胥右,芳歇露寒東。紀化尚盈昃,俗志信頹隆。財殫交易絕,華落愛難終。所惜改歡眄,豈恨逐征蓬。願回昭陽景,時照長門宮。 苦辛行(唐·戎昱) 且莫奏短歌,聽餘苦辛詞。如今刀筆士,不及屠沽兒。少年無事學詩賦,豈意文章復相娛。東西南北少知音,終年竟歲悲行路。仰面訴天天不聞,低頭告地地不言。天地生我尚如此,陌上他人何足論?誰謂西江深,涉之固無憂。誰謂南山高,可以登之遊。險巇唯有世間路,一鄉令人堪白頭。貴人立意不可測,等閑桃李成荊棘。風塵之士深可親,心如雞犬能依人。悲來卻憶漢天子,不棄相如家舊貧。勸君且飲酒,酒能散羈愁,誰家有酒判一醉,萬事從他江水流。 樂府詩集/036卷 卷三十六·相和歌辭十一 清調曲四 秋胡行四解(魏·武帝) 《西京雜記》曰:「魯人秋胡,娶妻三月,而遊宦三年,休還家。其婦採桑於郊。胡至郊而不識其妻也,見而悅之,乃遺黃金一鎰。妻曰:『妾有夫,遊宦不返。幽閨獨處,三年於茲,未有被辱於今日也。』採桑不顧,胡慚而退。至家,問:『妻何在?』曰:『行採桑於郊,未返。』既歸還,乃向所挑之婦也,夫妻並慚。妻赴沂水而死。」《列女傳》曰:「魯秋潔婦者,魯秋胡之妻也。既納之五日去,而宦於陳,五年乃歸。未至其家,見路傍有美婦人,方採桑而說之。下車謂曰:『力田不如逢豐年,力桑不如見國卿。今吾有金,願以與夫人。』婦曰:『採桑力作,紡績織紝以供衣食,奉二親養。夫子已矣,不願人之金。』秋胡遂去。歸至家,奉金遺母,使人呼其婦。婦至,乃鄉採桑者也。婦汙其行,去而東走,自投於河而死。」《樂府解題》曰:「後人哀而賦之,為《秋胡行》。若魏文帝辭云:『堯任舜禹,當復何為。』亦題曰《秋胡行》。」《廣題》曰:「曹植《秋胡行》,但歌魏德,而不取秋胡事,與文帝之辭同也。」 晨上散關山,此道當何難。晨上散關山,此道當何難。牛頓不起,車墮谷間。坐盤石之上,彈五弦之琴,作為清角韻。意中迷煩,歌以言志。晨上散關山。有何三老公,卒來在我傍,有何三老公,卒來在我傍。負揜被裘,似非恒人,謂卿云何困苦以自怨。徨徨所欲,來到此間,歌以言志。有何三老公。我居昆侖山,所謂者真人。我居昆侖山,所謂者真人。道深有可得,名山歷觀。遨遊八極,枕石嗽流飲泉。沉吟不決,遂上升天,歌以言志。我居昆侖山。去去不可追,長恨相牽攀,去去不可追,長恨相牽攀。夜夜安得寐,惆悵以自憐。正而不譎,辭賦依因。經傳所過,西來所傳。歌以言志,去去不可追。 同前五解(魏·武帝) 願登泰華山,神人共遠遊。願登泰華山,神人共遠遊。經歷昆侖山,到蓬萊,飄颻八極,與神人俱。思得神藥,萬歲為期。歌以言志。願登泰華山。〈一解〉天地何長久,人道居之短。天地何長久,人道居之短。世言伯陽,殊不知老。赤松王喬,亦云得道。得之未聞,庶以壽考。歌以言志。天地何長久。〈二解〉明明日月光,何所不光昭。明明日月光,何所不光昭。二儀合聖化,貴者獨人不。萬國率土,莫非王臣。仁義為名,禮樂為榮。歌以言志。明明日月光。〈三解〉四時更逝去,晝夜以成歲。四時更逝去,晝夜以成歲。大人先天,而天弗違。不戚年往,憂世不治。存亡有命,慮之為蚩。歌以言志。四時更逝去。〈四解〉戚戚欲何念?歡笑意所之。戚戚欲何念,歡笑意所之。壯盛智惠,殊不再來。愛時進趣,將以惠誰?泛泛放逸,亦同何為。歌以言志。戚戚欲何念。〈五解〉 ──右二曲,魏、晉樂所奏 同前三首(魏·文帝) 堯任舜禹,當復何為。百獸率舞,鳳皇來儀。得人則安,失人則危。唯賢知賢,人不易知。歌以詠言,誠不易移。鳴條之役,萬舉必全。明德通靈,降福自天。 朝與佳人期,日夕殊不來。嘉肴不嚐,旨酒停杯。寄言飛鳥,告餘不能。俯折蘭英,仰結桂枝。佳人不在,結之何為?從爾何所之?乃在大海隅。靈若道言,貽爾明珠。企予望之,步立躊躇。佳人不來,何得何須。 泛泛淥池,中有浮萍。寄身流波,隨風靡傾。芙蓉含芳,菡萏垂榮。朝采其實,夕佩其英。采之遺誰?所思在庭。雙魚比目,鴛鴦交頸。有美一人,婉如清揚。知音識曲,善為樂方。 同前七首(魏·嵇康) 富貴尊榮,憂患諒獨多。富貴尊榮,憂患諒獨多。古人所懼,豐屋蔀家。人害其上,獸惡網羅。惟有貧賤,可以無他。歌以言之,富貴憂患多。 貧賤易居,貴盛難為工。貧賤易居,貴盛難為工。恥佞直言,與禍相逢。變故萬端,俾吉作凶。思牽黃犬,其莫之從。歌以言之,貴盛難為工。 勞謙寡悔,忠信可久安。勞謙寡悔,忠信可久安。天道害盈,好勝者殘。強梁致災,多招禍患。欲得安樂,獨有無愆。歌以言之,忠信可久安。 役神者弊,極欲疾枯。役神者弊,極欲疾枯。顏回短折,不及童烏。縱體淫恣,莫不早徂。酒色何物,今自不辜。歌以言之,酒色令人枯。 絕智棄學,遊心於玄默。絕智棄學,遊心於玄默。過而復悔,當不自得。垂釣一壑,所樂一國。被髮行歌,和者四塞。歌以言之,遊心於玄默。 思與王喬,乘雲遊八極。思與王喬,乘雲遊八極。淩厲五嶽,忽行萬億。授我神藥,自生羽翼。呼吸太和,練形易色。歌以言之,思行遊八極。 徘徊鍾山,息駕於層城。徘徊鍾山,息駕於層城。上蔭華蓋,下采若英。受道王母,遂升紫庭。逍遙天衢,千載長生。歌以言之,徘徊於層城。 同前二首(晉·傅玄) 秋胡子娶婦,三日會行。仕宦既享顯爵,保茲德音。以祿頤親,韞此黃金。睹一好婦,采桑路傍。遂下黃金,誘以逢卿。玉磨逾潔,蘭動彌馨。源流潔清,水無濁波。奈何秋胡,中道懷邪。美此節婦,高行巍峨。哀哉可湣,自投長河。 秋胡納令室,三日官他鄉。皎皎潔婦姿,泠泠守空房。燕婉不終夕,別如參與商。憂來猶四海,易感難可防。人言生日短,愁者苦夜長。百草揚春華,攘腕采柔桑。素手尋繁枝,落葉不盈筐。羅衣翳玉體,回目流采章。君子倦仕歸,車馬如龍驤。精誠馳萬里,既至兩相忘。行人悅令顏,情息此樹傍。誘以逢卿喻,遂下黃金裝。烈烈貞女忿,言辭厲秋霜。長驅及居室,奉金升北堂。母立呼婦來,歡情樂未央。秋胡見此婦,惕然懷探湯。負心豈不慚,永誓非所望。清濁必異源,鳧鳳不並翔。引身赴長流,果哉潔婦腸。彼夫既不淑,此婦亦太剛。 同前(陸機) 道雖一致,塗有萬端。吉凶紛藹,休咎之源。人鮮知命,命未易觀。生亦何惜,功名所勤。 同前二首(宋·謝惠連) 春日遲遲,桑何萋萋。紅桃含妖,綠柳舒荑。邂逅粲者,遊渚戲蹊。華顏易改,良願難諧。 係風捕影,誠知不得。念彼奔波,意慮回惑。漢女倏忽,洛神飄揚。空勤交甫,徒勞陳王。 同前九首(顏延之) 椅梧傾高鳳,寒谷待鳴律。影響豈不懷,自遠每相匹。婉彼幽閑女,作嬪君子室。峻節貫秋霜,明豔侔朝日。嘉運既我從,欣願自此畢。 燕居未及歡,良人顧有違。脫巾千里外,結綬登王畿。戒徒在昧旦,左右相來依。驅車出郊郭,行路正威遲。存為久離別,沒為長不歸。 嗟餘怨行役,三陟窮晨暮。嚴駕越風寒,解鞍犯霜露。原隰多悲涼,回飆卷高樹。離獸起荒蹊,驚鳥縱橫去。悲哉遊宦子,勞此山川路。 超遙行人遠,宛轉年運徂。良人為此別,日月方向除。孰知寒暑積,僶俛見榮枯。歲暮臨空房,涼風起坐隅。寢興日已寒,白露生庭蕪。 勤役從歸願,反路遵山河。昔辭秋未素,今也歲載華。蠶月觀時暇,桑野多經過。佳人從所務,窈窕援高柯。傾城誰不顧,弭節停中阿。 年往誠思勞,路遠闊音形。雖為五載別,相與昧平生。舍車遵往路,鳧藻馳目成。南金豈不重,聊自意所輕。義心多苦調,密此金玉聲。 高節難久淹,朅來空復辭。遲遲前途盡,依依造門基。上堂拜嘉慶,入室問何之。日暮行采歸,物色桑榆時。美人望昏至,慚歎前相持。 有懷誰能已,聊用申苦難。離居殊年載,一別阻河關。春來無時豫,秋至恒早寒。明發動愁心,閨中夜長歎。慘淒歲方晏,日落遊子顏。 高張生絕弦,聲急由調起。自昔枉光塵,結言固終始。如何久為別,百行愆諸己。君子失明義,誰與偕沒齒。愧彼《行露》詩,甘之長川氾。 同前七首(齊·王融) 日月共為照,松筠俱以貞。佩分甘自遠,結鏡待君明。且協金蘭好,方愉琴瑟情。佳人忽千里,空閨積思生。 景落中軒坐,悠悠望城闕。高樹升夕煙,曾樓滿初月。光陰非或異,山川屢難越。輟泣掩鉛姿,搔首亂雲髮。 傾魂屬徂火,搖念待方秋。涼氣承宇結,明熠傃階流。三星亦虛映,四屋慘多愁。思君如萱草,一見乃忘憂。 杼軸鬱不諧,契闊迷新故。朔風欄上發,寒鳥林間度。客遠乏衣裘,歲晏饒霜露。參差興別緒,依遲起離慕。 願言如可信,行邁亦云反。睇景不告勞,瞻途寧遽遠。何以淹歸轍,蠶妾事春晚。送目亂前華,馳心迷舊婉。 椒佩容有結,振芳歧路隅。黃金徒以賦,白珪終不渝。明心良自皎,安用久踟躕。遄車反枌巷,流目下西虞。 披帷惕有望,出門遲所欲。彼美復來儀,慚顏變欣矚。蘭艾隔芳蕕,涇渭分清濁。去去夫人子,請徇川之曲。 同前(唐·高適) 妾本邯鄲未嫁時,容華倚翠人未知。一朝結髮從君子,將妾迢迢東路陲。時逢大道無難阻,君方遊宦從陳、汝。蕙樓獨臥頻度春,彩落辭君幾徂暑。三月垂楊蠶未眠,攜籠結侶南陌邊。道逢行子不相識,贈妾黃金買少年。妾家夫婿輕離久,寸心誓與長相守。願言行路莫多情,送妾貞心在人口。日暮蠶饑相命歸,攜籠端飾來庭闈。勞心苦力終無恨,所冀君恩那可依。聞說行人已歸止,乃是向來贈金子。相看顏色不復言,相顧懷慚有何已。從來自隱無疑背,直為君情也相會。如何咫尺仍有情,況復迢迢千里外!此時顧恩不顧身,念君此日赴河津。莫道向來不得意,故欲留規誡後人。 瑟調曲一 《古今樂錄》曰:「王僧虔《技錄》,瑟調曲有《善哉行》、《隴西行》、《折楊柳行》、《西門行》、《東門行》、《東西門行》、《卻東西門行》、《順東西門行》、《飲門行》、《上留田行》、《新成安樂宮行》、《婦病行》、《孤子生行》、《放歌行》、《大牆上蒿行》、《野田黃爵行》、《釣竿行》、《臨高台行》、《長安城西行》、《武舍之中行》、《雁門太守行》、《豔歌何嘗行》、《豔歌福鍾行》、《豔歌雙鴻行》、《煌煌京洛行》、《帝王所居行》、《門有車馬客行》、《牆上難用趨行》、《日重光行》、《蜀道難行》、《棹歌行》、《有所思行》、《蒲阪行》、《采梨橘行》、《白楊行》、《胡無人行》《青龍行》、《公無渡河行》。」《荀氏錄》所載十五曲,傳者九曲。武帝「朝日」「自惜」「古公」,文帝「朝遊」「上山」,明帝「赫赫」「我徂」,古辭「來日」,並《善哉》,古辭《羅敷豔歌行》是也,其六曲今不傳。「五嶽」《善哉行》,武帝「鴻雁」《卻東西門行》,「長安」《長安城西行》,「雙鴻」「福鍾」並《豔歌行》,「牆上」《牆上難用趨行》是也。其器有笙、笛、節、琴、瑟、箏、琵琶七種,歌弦六部。張永錄云:「未歌之前有七部,弦又在弄後。晉、宋、齊止四器也。」 善哉行六解(古辭) 《樂府解題》曰:「古辭云:『來日大難,口燥唇幹。』言人命不可保,當見親友,且永長年術,與王喬八公遊焉。又魏文帝辭云:『有美一人,婉如青揚。』言其妍麗,知音,識曲,善為樂方,令人忘憂。此篇諸集所出,不入樂志。」按魏明帝《步出夏門行》曰:「善哉殊復善,弦歌樂我情。」然則「善哉」者,蓋歎美之辭也。 來日大難,口燥唇幹。今日相樂,皆當喜歡。〈一解〉經歷名山,芝草翻翻。仙人王喬,奉藥一丸。〈二解〉自惜袖短,內手知寒。慚無靈輒,以報趙宣。〈三解〉月沒參橫,北斗闌干。親交在門,饑不及餐。〈四解〉歡日尚少,戚日苦多。以何忘憂,彈箏酒歌。〈五解〉淮南八公,要道不煩。參駕六龍,遊戲雲端。〈六解〉 同前七解(魏·武帝) 古公亶甫,積德垂仁。思弘一道,哲王於豳。〈一解〉太伯、仲雍,王德之仁。行施百世,斷髮文身。〈二解〉伯夷、叔齊,古之遺賢。讓國不用,餓殂首山。〈三解〉智哉山甫,相彼宣王。何用杜伯,累我聖賢。〈四解〉齊桓之霸,賴得仲父。後任豎刁,蟲流出戶。〈五解〉晏子平仲,積德兼仁。與世沈德,未必思命。〈六解〉仲尼之世,王國為君。隨制飲酒,揚波使官。〈七解〉 同前六解(魏·武帝) 自惜身薄祜,夙賤罹孤苦。既無三徒教,不聞過庭語。〈一解〉其窮如抽裂,自以思所怙。雖懷一介志,是時其能與。〈二解〉守窮者貧賤,惋歎淚如雨。泣涕於悲夫,乞活安能睹。〈三解〉我願於天窮,琅邪傾側左。雖欲竭忠誠,欣公歸其楚。〈四解〉快人由為歎,抱情不得敘。顯行天教人,誰知莫不緒。〈五解〉我願何時隨,此歎亦難處。今我將何照於光曜,釋銜不如雨。〈六解〉 同前五解(魏·文帝) 朝日樂相樂,酣飲不知醉。悲弦激新聲,長笛吹清氣。〈一解〉弦歌感人腸,四坐皆歡悅。寥寥高堂上,涼風入我室。〈二解〉持滿如不盈,有德者能卒。君子多苦心,所愁不但一。〈三解〉慊慊下白屋,吐握不可失。眾賓飽滿歸,主人苦不悉。〈四解〉比翼翔雲漢,羅者安所羈。衝靜得自然,榮華何足為。〈五解〉 同前六解(魏·文帝) 上山采薇,薄暮苦饑。溪谷多風,霜露沾衣。〈一解〉野雉群雊,猿猴相追。還望故鄉,鬱何壘壘。〈二解〉高山有崖,林木有枝。憂來無方,人莫之知。〈三解〉人生如寄,多憂何為。今我不樂,歲月其馳。〈四解〉湯湯川流,中有行舟。隨波轉薄,有似客遊。〈五解〉策我良馬,被我輕裘。載馳載驅,聊以忘憂。〈六解〉 同前五解(魏·文帝) 朝遊高台觀,夕宴華池陰。大酋奉甘醪,狩人獻嘉禽。〈一解〉齊倡發東舞,秦箏奏西音。有客從南來,為我彈清琴。〈二解〉五音紛繁會,拊者激微吟。淫魚乘波聽,踴躍自浮沈。〈三解〉飛鳥翻翔舞,悲鳴集北林。樂極哀情來,寥亮摧肝心。〈四解〉清角豈不妙,德薄所不任。大哉子野言,弭弦且自禁。〈五解〉 ──右六曲,魏、晉樂所奏 同前(魏·文帝) 有美一人,婉如清揚。妍姿巧笑,和媚心腸。知音識曲,善為樂方。哀弦微妙,清氣含芳。流鄭激楚,度宮中商。感心動耳,綺麗難忘。離鳥夕宿,在彼中洲。延頸鼓翼,悲鳴相求。眷然顧之,使我心愁。嗟爾昔人,何以忘憂。 同前八解(魏·明帝) 我徂我征,伐彼蠻虜。練師簡卒,爰正其旅。〈一解〉輕舟竟川,初鴻依浦。桓桓猛毅,如羆如虎。〈二解〉發炮如雷,吐氣成雨。旄旍指麾,進退應矩。〈三解〉百馬齊轡,御由造父。休休六軍,咸同斯武。〈四解〉兼塗星邁,亮茲行阻。行行日遠,西背京許。〈五解〉遊弗淹旬,遂屆揚土。奔寇震懼,莫敢當御。〈六解〉虎臣列將,怫鬱充怒。淮、泗肅清,奮揚微所。〈七解〉運德曜威,惟鎮惟撫。反旆言歸,旆入皇祖。〈八解〉 同前四解(魏·明帝) 赫赫大魏,王師徂征。冒暑討亂,振曜威靈。〈一解〉泛舟黃河,隨波潺湲。通渠回越,行路綿綿。〈二解〉彩旄蔽日,旌旒翳天。淫魚瀺灂,遊嬉深淵。〈三解〉唯塘洎,從如流。不為單,握揚楚。心惆悵,歌采薇。心綿綿,在淮肥。願君速捷早旋歸。〈四解〉 ──右二曲,魏、晉樂所奏 同前(宋·謝靈運) 陽谷躍升,虞淵引落。景躍東隅,晼晚西薄。三春燠敘,九秋蕭索。涼來溫謝,寒往暑卻。居德斯頤,積善嬉謔。陰灌陽叢,凋華墮萼。歡去易慘,悲至難鑠。激涕當歌,對酒當酌。鄙哉愚人,戚戚懷瘼。善哉達士,滔滔處樂。 同前(梁·江淹) 置酒坐飛閣,逍遙臨華池。神飆自遠至,左右芙蓉披。綠竹夾清水,秋蘭被幽崖。月出照園中,冠珮相追隨。客從南楚來,為我吹參差。淵魚猶伏浦,聽者未云疲。高文一何綺,小儒安足為。肅肅廣殿陰,雀聲愁北林。眾賓還城邑,何用慰我心。 同前(唐·僧貫休) 有美一人兮婉如清揚,識曲別音兮令姿煌煌。繡袂捧琴兮登君子堂。如彼萱草兮使我憂忘。欲贈之以紫玉尺、白銀璫,久不見之兮,湘水茫茫。 同前(僧齊己) 大鵬刷翮謝溟渤,青雲萬層高突出。下視秋濤空渺瀰,舊處魚龍皆細物。人生在世何容易,眼濁心昏信生死。願除嗜欲待身輕,攜手同尋列仙事。 來日大難(李白) 來日一身,攜糧負薪。道長食盡,苦口焦唇。今日醉飽,樂過千春。仙人相存,誘我遠學。海陵三山,陸憩五嶽。乘龍上三天,飛目瞻兩角。授以神藥,金丹滿握。蟪蛄蒙恩,深愧短促。思填東海,強銜一木。道重天地,軒師廣成。蟬翼九五,以求長生。下士大笑,如蒼蠅聲。 當來日大難(魏·曹植) (《樂府解題》曰:「曹植擬《善哉行》為『日苦短』。」) 日苦短,樂有餘。乃置玉樽,辦東廚。廣情故,心相於。闔門置酒,和樂欣欣。遊馬後來,轅車解輪。今日同堂,出門異鄉。別易會難,各盡杯觴。 同前(唐·元稹) 當來日,大難行。前有阪,後有坑。大梁側,小梁傾。兩軸相絞,兩輪相撐。大牛豎,小牛橫。烏啄牛背,足跌力獰。當來日,大難行。太行雖險,險可使平。輪軸自撓,牽制不停。泥潦漸久,荊棘旋生。行必不得,不如不行。 樂府詩集/037卷 卷三十七·相和歌辭十二 瑟調曲二 隴西行(古辭) 一曰《步出夏門行》。《樂府解題》曰:「古辭云『天上何所有,歷歷種白榆』。始言婦有容色,能應門承賓。次言善於主饋,終言送迎有禮。此篇出諸集,不入《樂志》。若梁簡文『隴西戰地』,但言辛苦征戰,佳人怨思而已。」王僧虔《技錄》云:「《隴西行》歌武帝『碣石』、文帝『夏門』二篇。」《通典》曰:「秦置隴西郡,以居隴坻之西為名。後魏兼置渭州。《禹貢》曰:『導渭自鳥鼠同穴』,即其地也。」今首陽山亦在焉。 天上何所有,歷歷種白榆。桂樹夾道生,青龍對道隅。鳳凰鳴啾啾,一母將九雛。顧視世間人,為樂甚獨殊。好婦出迎客,顏色正敷愉。伸腰再拜跪,問客平安不。請客北堂上,坐客氈氍毹。清白各異樽,酒上正華疏。酌酒持與客,客言主人持。卻略再拜跪,然後持一杯。談笑未及竟,左顧敕中廚。促令辦粗飯,慎莫使稽留。廢禮送客出,盈盈府中趨。送客亦不遠,足不過門樞。取婦得如此,齊姜亦不如。健婦持門戶,一勝一丈夫。 同前(晉·陸機) 我靜如鏡,民動如煙。事以形兆,應以象懸。豈曰無才,世鮮興賢。 同前(宋·謝靈運) 昔在老子,志理成篇。柱小傾大,綆短絕泉。鳥之棲遊,林壇是閑。韶樂牢膳,豈伊攸便。胡為乖枉,從表方圓。耿耿僚志,慊慊丘園。善歌以詠,言理成篇。 同前(謝惠連) 運有榮枯,道有舒屈。潛保黃裳,顯服朱黻。誰能守靜,棄華辭榮。窮谷是處,考槃是營。千金不回,百代傳名。厥包者柚,忘憂者萱。何為有用,自乖中原。實摘柯摧,葉殞條煩。 同前三首(梁·簡文帝) 邊秋胡馬肥,雲中驚寇入。勇氣時無侶,輕兵救邊急。沙平不見虜,嶂嶮還相及。出塞豈成歌,經川未遑汲。烏孫塗更阻,康居路猶澀。月暈抱龍城,星流照馬邑。長安路遠書不還,寧知征人獨佇立。 隴西四戰地,羽檄歲時聞。護羌擁漢節,校尉立元勳。石門留鐵騎,冰城息夜軍。洗兵逢驟雨,送陣出黃雲。沙長無止泊,水脈屢縈分。當思勒彝鼎,無用想羅裙。 悠悠懸旆旌,知向隴西行。減灶驅前馬,銜枚進後兵。沙飛朝似幕,雲起夜疑城。迥山時阻路,絕水極稽程。往年郅支服,今歲單于平。方觀凱樂盛,飛蓋滿西京。 同前(庾肩吾) 借問隴西行,何當驅馬征。草合前迷路,雲濃後暗城。寄語幽閨妾,羅袖勿空縈。 同前(唐·王維) 十里一走馬,五里一揚鞭。都護軍書至,匈奴圍酒泉。關山正飛雪,烽戍斷無煙。 同前(耿湋) 雪下陽關路,人稀隴戍頭。封狐猶未翦,邊將豈無羞。白草三冬色,黃雲萬里愁。因思李都尉,畢竟不封侯。 同前(長孫左輔) 陰雲凝朔氣,隴上正飛雪。四月草不生,北風勁如切。朝來羽書急,夜救長城窟。道隘行不前,相呼抱鞍歇。人寒指欲墮,馬凍蹄亦裂。射雁旋充饑,斧冰還止渴。寧辭解圍鬥,但恐乘疲沒。早晚邊候空,歸來養贏卒。 步出夏門行(古辭) 邪徑過空盧,好人常獨居。卒得神仙道,上與天相扶。過謁王父母,乃在太山隅。離天四五里,道逢赤松俱。攬轡為我御,將吾上天遊。天上何所有,歷歷種白榆。桂樹夾道生,青龍對伏趺。 同前四解(魏·武帝) 雲行雨步,超越九江之皋。臨觀異同,心意懷遊豫,不知當復何從。經過至我碣石,心惆悵我東海。東臨碣石,以觀滄海。水何澹澹,山島竦峙。樹木叢生,百草豐茂。秋風蕭瑟,洪波湧起。日月之行,若出其中。星漢粲爛,若出其裏。幸甚至哉,歌以詠志。孟冬十月,北風徘徊。天氣肅清,繁霜霏霏。鶤雞晨鳴,鴻雁南飛。鷙鳥潛藏,熊羆窟棲。錢鎛停置,農收積場。逆旅整設,以通賈商。幸甚至哉,歌以詠志。鄉土不同,河朔隆寒。流澌浮漂,舟船行難。錐不入地,蘴藾深奧。水竭不流,冰堅可蹈。士隱者貧,勇俠輕非。心常歎怨,戚戚多悲。幸甚至哉,歌以詠志。神龜雖壽,猶有竟時。騰蛇乘霧,終為土灰。驥老伏櫪,志在千里。烈士暮年,壯心不已。盈縮之期,不但在天。養怡之福,可得永年。幸甚至哉,歌以詠志。 同前二解(魏·明帝) 步出夏門,東登首陽山。嗟哉夷叔,仲尼稱賢。君子退讓,小人爭先。惟斯二子,於今稱傳。林鍾受謝,節改時遷。日月不居,誰得久存。善哉殊復善,弦歌樂情。商風夕起,悲彼秋蟬。變形易色,隨風東西。乃眷四顧,雲霧相連。丹霞蔽日,彩虹帶天。弱水潺潺,葉落翩翩。孤禽失群,悲鳴其間。善哉殊復善,悲鳴在其間。朝遊青冷,日暮嗟歸。蹙迫日暮,烏鵲南飛。繞樹三匝,何枝可依。卒逢風雨,樹折枝摧。雄來驚雌,雌獨愁棲。夜失群侶,悲鳴徘徊。芃芃荊棘,葛生綿綿。感彼風人,惆悵自憐。月盈則衝,華不再繁。古來之說,嗟哉一言。 ──右二曲,魏、晉樂所奏 丹霞蔽日行(魏·文帝) 丹霞蔽日,采虹垂天。谷水潺潺,木落翩翩。孤禽失群,悲鳴雲間。月盈則衝,華不再繁。古來有之,嗟我何言。 同前(曹植) 紂為昏亂,殘忠虐正。周室何隆,一門三聖。牧野致功,天亦革命。漢祖之興,階秦之衰。雖有南面,王道陵夷。炎光再幽,忽滅無遺。 折楊柳行四解(古辭) 《古今樂錄》曰:「王僧虔《技錄》云:《折楊柳行》歌,文帝『西山』、古『默默』二篇,今不歌。」 默默施行違,厥罰隨事來。末喜殺龍逄,桀放於鳴條。祖伊言不用,紂頭懸白旄。指鹿用為馬,胡亥以喪軀。夫差臨命絕,乃云負子胥。戎王納女樂,以亡其由餘。璧馬禍及虢,二國俱為墟。三夫成市虎,慈母投杼趨。卞和之刖足,接輿歸草廬。 同前四解(魏·文帝) 西山一何高,高高殊無極。上有兩仙僮,不飲亦不食。與我一丸藥,光耀有五色。服藥四五日,身體生羽翼。輕舉乘浮雲,倏忽行萬億。流覽觀四海,茫茫非所識。彭祖稱七百,悠悠安可原。老聃適西戎,於今竟不還。王喬假虛辭,赤松垂空言。達人識真偽,愚夫好妄傳。追念往古事,憒憒千萬端。百家多迂怪,聖道我所觀。 ──右二曲,魏、晉樂所奏 同前(晉·陸機) 邈矣垂天景,壯哉奮地雷。隆隆豈久響,華光恒西隤。日落似有竟,時逝恒若催。仰悲朗月運,坐觀璿蓋回。盛門無再入,衰房莫苦闓。人生固已短,出處鮮為諧。慷慨惟昔人,興此千載懷。升龍悲絕處,葛{艸纍}變條枚。寤寐豈虛歎,曾是感與摧。弭意無足歡,願言有餘哀。 同前二首(宋·謝靈運) 鬱鬱河邊樹,青青野田草。合我故鄉客,將適萬里道。妻妾牽衣袂,抆淚沾懷抱。還拊幼童子,顧讬兄與嫂。辭訣未及終,嚴駕一何早。負笮引文舟,饑渴常不飽。誰令爾貧賤,谘嗟何所道。 騷屑出穴風,揮霍見日雪。颼颼無久搖,皎皎幾時潔。未覺泮春冰,已復謝秋節。空對尺素遷,獨視寸陰滅。否桑未易係,泰茅難重拔。桑茅迭生運,語默寄前哲。 西門行六解(古辭) 《十今樂錄》曰:「王僧虔《技錄》:《西門行》歌古西門一篇,今不傳。」《樂府解題》曰:「古辭云『出西門,步念之』。始言醇酒肥牛,及時為樂,次言『人生不滿百,常懷千歲憂,晝短苦夜長,可不秉燭遊』。終言貪財惜費,為後世所嗤。又有《順東西門行》,為三、七言,亦傷時顧陰,有類於此。」 出西門,步念之。今日不作樂,當待何時?夫為樂,為樂當及時。何能坐愁怫鬱,當復待來茲。飲醇酒,炙肥牛,請呼心所歡,可用解愁憂。人生不滿百,常懷千歲憂。晝短而夜長,何不秉燭遊。自非仙人王子喬,計會壽命難與期。自非仙人王子喬,計會壽命難與期。人壽非金石,年命安可期。貪財愛惜費,但為後世嗤。 ──右一曲,晉樂所奏 出西門,步念之,今日不作樂,當待何時?逮為樂,逮為樂,當及時。何能愁怫鬱,當復待來茲。釀美酒,炙肥牛,請呼心所歡,可用解憂愁。人生不滿百,常懷千歲憂。晝短苦夜長,何不秉燭遊。遊行去去如雲除,弊車贏馬為自儲。 ──右一曲,本辭 東門行四解(古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