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记-历书

昔自在古,历建正作於孟春。於时冰泮发蛰,百草奋兴,秭鳺先滜。物乃岁具,生於东,次顺四时,卒于冬分。时鸡三号,卒明。抚十二节,卒于丑。日月成,故明也。明者孟也,幽者幼也,幽明者雌雄也。雌雄代兴,而顺至正之统也。日归于西,起明於东;月归於东,起明于西。正不率天,又不由人,则凡事易坏而难成矣。 王者易姓受命,必慎始初,改正朔,易服色,推本天元,顺承厥意。 太史公曰:神农以前尚矣。盖黄帝考定星历,建立五行,起消息,正闰馀,於是有天地神祇物类之官,是谓五官。各司其序,不相乱也。民是以能有信,神是以能有明德。民神异业,敬而不渎,故神降之嘉生,民以物享,灾祸不生,所求不匮。 少昚氏之衰也,九黎乱德,民神杂扰,不可放物,祸菑荐至,莫尽其气。颛顼受之,乃命南正重司天以属神,命火正黎司地以属民,使复旧常,无相侵渎。其後三苗服九黎之德,故二官咸废所职,而闰馀乖次,孟陬殄灭,摄提无纪,历数失序。尧复遂重黎之後,不忘旧者,使复典之,而立羲和之官。明时正度,则阴阳调,风雨节,茂气至,民无夭疫。年耆禅舜,申戒文祖,云“天之历数在尔躬”。舜亦以命禹。由是观之,王者所重也。 夏正以正月,殷正以十二月,周正以十一月。盖三王之正若循环,穷则反本。天下有道,则不失纪序;无道,则正朔不行於诸侯。 幽、厉之後,周室微,陪臣执政,史不记时,君不告朔,故畴人子弟分散,或在诸夏,或在夷狄,是以其禨祥废而不统。周襄王二十六年闰三月,而春秋非之。先王之正时也,履端於始,举正於中,归邪於终。履端於始,序则不愆;举正於中,民则不惑;归邪於终,事则不悖。 其後战国并争,在於彊国禽敌,救急解纷而已,岂遑念斯哉!是时独有邹衍,明於五德之传,而散消息之分,以显诸侯。而亦因秦灭六国,兵戎极烦,又升至尊之日浅,未暇遑也。而亦颇推五胜,而自以为获水德之瑞,更名河曰“德水”,而正以十月,色上黑。然历度闰馀,未能睹其真也。 汉兴,高祖曰“北畤待我而起”,亦自以为获水德之瑞。虽明习历及张苍等,咸以为然。是时天下初定,方纲纪大基,高后女主,皆未遑,故袭秦正朔服色。 至孝文时,鲁人公孙臣以终始五德上书,言“汉得土德,宜更元,改正朔,易服色。当有瑞,瑞黄龙见”。事下丞相张苍,张苍亦学律历,以为非是,罢之。其後黄龙见成纪,张苍自黜,所欲论著不成。而新垣平以望气见,颇言正历服色事,贵幸,後作乱,故孝文帝废不复问。 至今上即位,招致方士唐都,分其天部;而巴落下闳运算转历,然後日辰之度与夏正同。乃改元,更官号,封泰山。因诏御史曰:“乃者,有司言星度之未定也,广延宣问,以理星度,未能詹也。盖闻昔者黄帝合而不死,名察度验,定清浊,起五部,建气物分数。然盖尚矣。书缺乐弛,朕甚闵焉。朕唯未能循明也,绩日分,率应水德之胜。今日顺夏至,黄钟为宫,林钟为徵,太蔟为商,南吕为羽,姑洗为角。自是以後,气复正,羽声复清,名复正变,以至子日当冬至,则阴阳离合之道行焉。十一月甲子朔旦冬至已詹,其更以七年为太初元年。年名‘焉逢摄提格’,月名‘毕聚’,日得甲子,夜半朔旦冬至。” ◎历术甲子篇 太初元年,岁名“焉逢摄提格”,月名“毕聚”,日得甲子,夜半朔旦冬至。 正北 十二无大馀,无小馀;无大馀,无小馀; 焉逢摄提格太初元年。 十二 大馀五十四,小馀三百四十八;大馀五,小馀八; 端蒙单阏二年。 闰十三 大馀四十八,小馀六百九十六;大馀十,小馀十六; 游兆执徐三年。 十二 大馀十二,小馀六百三;大馀十五,小馀二十四; 彊梧大荒落四年。 十二 大馀七,小馀十一;大馀二十一,无小馀; 徒维敦牂天汉元年。 闰十三 大馀一,小馀三百五十九;大馀二十六,小馀八; 祝犁协洽二年。 十二 大馀二十五,小馀二百六十六;大馀三十一,小馀十六; 商横涒滩三年。 十二 大馀十九,小馀六百一十四;大馀三十六,小馀二十四; 昭阳作鄂四年。 闰十三 大馀十四,小馀二十二;大馀四十二,无小馀;横艾淹茂太始元年。 十二 大馀三十七,小馀八百六十九;大馀四十七,小馀八; 尚章大渊献二年。 闰十三 大馀三十二,小馀二百七十七;大馀五十二,小馀一十六; 焉逢困敦三年。 十二 大馀五十六,小馀一百八十四;大馀五十七,小馀二十四; 端蒙赤奋若四年。 十二 大馀五十,小馀五百三十二;大馀三,无小馀; 游兆摄提格征和元年。 闰十三 大馀四十四,小馀八百八十;大馀八,小馀八; 彊梧单阏二年。 十二 大馀八,小馀七百八十七;大馀十三,小馀十六; 徒维执徐三年。 十二 大馀三,小馀一百九十五;大馀十八,小馀二十四; 祝犁大芒落四年。 闰十三 大馀五十七,小馀五百四十三;大馀二十四,无小馀; 商横敦牂後元元年。 十二 大馀二十一,小馀四百五十;大馀二十九,小馀八; 昭阳汁洽二年。 闰十三 大馀十五,小馀七百九十八;大馀三十四,小馀十六; 横艾涒滩始元元年。 正西十二 大馀三十九,小馀七百五;大馀三十九,小馀二十四; 尚章作噩二年。 十二 大馀三十四,小馀一百一十三;大馀四十五,无小馀; 焉逢淹茂三年。 闰十三 大馀二十八,小馀四百六十一;大馀五十,小馀八; 端蒙大渊献四年。 十二 大馀五十二,小馀三百六十八;大馀五十五,小馀十六; 游兆困敦五年。 十二 大馀四十六,小馀七百一十六;无大馀,小馀二十四; 彊梧赤奋若六年。 闰十三 大馀四十一,小馀一百二十四;大馀六,无小馀; 徒维摄提格元凤元年。 十二 大馀五,小馀三十一;大馀十一,小馀八; 祝犁单阏二年。 十二 大馀五十九,小馀三百七十九;大馀十六,小馀十六; 商横执徐三年。 闰十三 大馀五十三,小馀七百二十七;大馀二十一,小馀二十四; 昭阳大荒落四年。 十二 大馀十七,小馀六百三十四;大馀二十七,无小馀; 横艾敦牂五年。 闰十三 大馀十二,小馀四十二;大馀三十二,小馀八; 尚章汁洽六年。 十二 大馀三十五,小馀八百八十九;大馀三十七,小馀十六; 焉逢涒滩元平元年 十二 大馀三十,小馀二百九十七;大馀四十二,小馀二十四; 端蒙作噩本始元年。 闰十三 大馀二十四,小馀六百四十五;大馀四十八,无小馀; 游兆阉茂二年。 十二 大馀四十八,小馀五百五十二;大馀五十三,小馀八; 彊梧大渊献三年。 十二 大馀四十二,小馀九百;大馀五十八,小馀十六;徒维困敦四年。 闰十三 大馀三十七,小馀三百八;大馀三,小馀二十四; 祝犁赤奋若地节元年。 十二 大馀一,小馀二百一十五;大馀九,无小馀; 商横摄提格二年。 闰十三 大馀五十五,小馀五百六十三;大馀十四,小馀八; 昭阳单阏三年。 正南十二 大馀十九,小馀四百七十;大馀十九,小馀十六; 横艾执徐四年。 十二 大馀十三,小馀八百一十八;大馀二十四,小馀二十四; 尚章大荒落元康元年。 闰十三 大馀八,小馀二百二十六;大馀三十,无小馀; 焉逢敦牂二年。 十二 大馀三十二,小馀一百三十三;大馀三十五,小馀八; 端蒙协洽三年。 十二 大馀二十六,小馀四百八十一;大馀四十,小馀十六; 游兆涒滩四年。 闰十三 大馀二十,小馀八百二十九;大馀四十五,小馀二十四; 彊梧作噩神雀元年。 十二 大馀四十四,小馀七百三十六;大馀五十一,无小馀; 徒维淹茂二年。 十二 大馀三十九,小馀一百四十四;大馀五十六,小馀八; 祝犁大渊献三年。 闰十三 大馀三十三,小馀四百九十二;大馀一,小馀十六; 商横困敦四年。 十二 大馀五十七,小馀三百九十九;大馀六,小馀二十四; 昭阳赤奋若五凤元年。 闰十三 大馀五十一,小馀七百四十七;大馀十二,无小馀; 横艾摄提格二年。 十二 大馀十五,小馀六百五十四;大馀十七,小馀八; 尚章单阏三年。 十二 大馀十,小馀六十二;大馀二十二,小馀十六; 焉逢执徐四年。 闰十三 大馀四,小馀四百一十;大馀二十七,小馀二十四; 端蒙大荒落甘露元年。 十二 大馀二十八,小馀三百一十七;大馀三十三,无小馀; 游兆敦牂二年。 十二 大馀二十二,小馀六百六十五;大馀三十八,小馀八; 彊梧协洽三年。 闰十三 大馀十七,小馀七十三;大馀四十三,小馀十六; 徒维涒滩四年。 十二 大馀四十,小馀九百二十;大馀四十八,小馀二十四; 祝犁作噩黄龙元年。 闰十三 大馀三十五,小馀三百二十八;大馀五十四,无小馀; 商横淹茂初元元年。 正东十二 大馀五十九,小馀二百三十五;大馀五十九,小馀八; 昭阳大渊献二年。 十二 大馀五十三,小馀五百八十三;大馀四,小馀十六; 横艾困敦三年。 闰十三 大馀四十七,小馀九百三十一;大馀九,小馀二十四; 尚章赤奋若四年。 十二 大馀十一,小馀八百三十八;大馀十五,无小馀; 焉逢摄提格五年。 十二 大馀六,小馀二百四十六;大馀二十,小馀八; 端蒙单阏永光元年。 闰十三 无大馀,小馀五百九十四;大馀二十五,小馀十六; 游兆执徐二年。 十二 大馀二十四,小馀五百一;大馀三十,小馀二十四; 彊梧大荒落三年。 十二 大馀十八,小馀八百四十九;大馀三十六,无小馀; 徒维敦牂四年。 闰十三 大馀十三,小馀二百五十七;大馀四十一,小馀八; 祝犁协洽五年。 十二 大馀三十七,小馀一百六十四;大馀四十六,小馀十六; 商横涒滩建昭元年。 闰十三 大馀三十一,小馀五百一十二;大馀五十一,小馀二十四; 昭阳作噩二年。 十二 大馀五十五,小馀四百一十九;大馀五十七,无小馀; 横艾阉茂三年。 十二 大馀四十九,小馀七百六十七;大馀二,小馀八; 尚章大渊献四年。 闰十三 大馀四十四,小馀一百七十五;大馀七,小馀十六; 焉逢困敦五年。 十二 大馀八,小馀八十二;大馀十二,小馀二十四; 端蒙赤奋若竟宁元年。 十二 大馀二,小馀四百三十;大馀十八,无小馀; 游兆摄提格建始元年。 闰十三 大馀五十六,小馀七百七十八;大馀二十三,小馀八; 彊梧单阏二年。 十二 大馀二十,小馀六百八十五;大馀二十八,小馀十六; 徒维执徐三年。 闰十三 大馀十五,小馀九十三;大馀三十三,小馀二十四; 祝犁大荒落四年。 右历书:大馀者,日也。小馀者,月也。端蒙者,年名也。支:丑名赤奋若,寅名摄提格。干:丙名游兆。正北,冬至加子时;正西,加酉时;正南,加午时;正东,加卯时。 历数之兴,其来尚矣。重黎是司,容成斯纪。推步天象,消息母子。五胜轮环,三正互起。孟陬贞岁,畴人顺轨。敬授之方,履端为美。

史记-律书

王者制事立法,物度轨则,壹禀於六律,六律为万事根本焉。 其於兵械尤所重,故云“望敌知吉凶,闻声效胜负”,百王不易之道也。 武王伐纣,吹律听声,推孟春以至于季冬,杀气相并,而音尚宫。同声相从,物之自然,何足怪哉? 兵者,圣人所以讨彊暴,平乱世,夷险阻,救危殆。自含戴角之兽见犯则校,而况於人怀好恶喜怒之气?喜则爱心生,怒则毒螫加,情性之理也。 昔黄帝有涿鹿之战,以定火灾;颛顼有共工之陈,以平水害;成汤有南巢之伐,以殄夏乱。递兴递废,胜者用事,所受於天也。 自是之後,名士迭兴,晋用咎犯,而齐用王子,吴用孙武,申明军约,赏罚必信,卒伯诸侯,兼列邦土,虽不及三代之诰誓,然身宠君尊,当世显扬,可不谓荣焉?岂与世儒闇於大较,不权轻重,猥云德化,不当用兵,大至君辱失守,小乃侵犯削弱,遂执不移等哉!故教笞不可废於家,刑罚不可捐於国,诛伐不可偃於天下,用之有巧拙,行之有逆顺耳。 夏桀、殷纣手搏豺狼,足追四马,勇非微也;百战克胜,诸侯慑服,权非轻也。秦二世宿军无用之地,连兵於边陲,力非弱也;结怨匈奴,絓祸於越,势非寡也。及其威尽势极,闾巷之人为敌国,咎生穷武之不知足,甘得之心不息也。 高祖有天下,三边外畔;大国之王虽称蕃辅,臣节未尽。会高祖厌苦军事,亦有萧、张之谋,故偃武一休息,羁縻不备。 历至孝文即位,将军陈武等议曰:“南越、朝鲜自全秦时内属为臣子,後且拥兵阻戹,选蠕观望。高祖时天下新定,人民小安,未可复兴兵。今陛下仁惠抚百姓,恩泽加海内,宜及士民乐用,征讨逆党,以一封疆。”孝文曰:“朕能任衣冠,念不到此。会吕氏之乱,功臣宗室共不羞耻,误居正位,常战战栗栗,恐事之不终。且兵凶器,虽克所原,动亦秏病,谓百姓远方何?又先帝知劳民不可烦,故不以为意。朕岂自谓能?今匈奴内侵,军吏无功,边民父子荷兵日久,朕常为动心伤痛,无日忘之。今未能销距,原且坚边设候,结和通使,休宁北陲,为功多矣。且无议军。”故百姓无内外之繇,得息肩於田亩,天下殷富,粟至十馀钱,鸣鸡吠狗,烟火万里,可谓和乐者乎! 太史公曰:文帝时,会天下新去汤火,人民乐业,因其欲然,能不扰乱,故百姓遂安。自年六七十翁亦未尝至市井,游敖嬉戏如小兒状。孔子所称有德君子者邪! 书曰“七正”,二十八舍。律历,天所以通五行八正之气,天所以成孰万物也。舍者,日月所舍。舍者,舒气也。 不周风居西北,主杀生。东壁居不周风东,主辟生气而东之。至於营室。营室者,主营胎阳气而产之。东至于危。危,垝也。言阳气之垝,故曰危。十月也,律中应锺。应锺者,阳气之应,不用事也。其於十二子为亥。亥者,该也。言阳气藏於下,故该也。 广莫风居北方。广莫者,言阳气在下,阴莫阳广大也,故曰广莫。东至於虚。虚者,能实能虚,言阳气冬则宛藏於虚,日冬至则一阴下藏,一阳上舒,故曰虚。东至于须女。言万物变动其所,阴阳气未相离,尚相胥也,故曰须女。十一月也,律中黄锺。黄锺者,阳气踵黄泉而出也。其於十二子为子。子者,滋也;滋者,言万物滋於下也。其於十母为壬癸。壬之为言任也,言阳气任养万物於下也。癸之为言揆也,言万物可揆度,故曰癸。东至牵牛。牵牛者,言阳气牵引万物出之也。牛者,冒也,言地虽冻,能冒而生也。牛者,耕植种万物也。东至於建星。建星者,建诸生也。十二月也,律中大吕。大吕者。其於十二子为丑。 条风居东北,主出万物。条之言条治万物而出之,故曰条风。南至於箕。箕者,言万物根棋,故曰箕。正月也,律中泰蔟。泰蔟者,言万物蔟生也,故曰泰蔟。其於十二子为寅。寅言万物始生螾然也,故曰寅。南至於尾,言万物始生如尾也。南至於心,言万物始生有华心也。南至於房。房者,言万物门户也,至于门则出矣。 明庶风居东方。明庶者,明众物尽出也。二月也,律中夹锺。夹锺者,言阴阳相夹厕也。其於十二子为卯。卯之为言茂也,言万物茂也。其於十母为甲乙。甲者,言万物剖符甲而出也;乙者,言万物生轧轧也。南至于氐者。氐者,言万物皆至也。南至於亢。亢者,言万物亢见也。南至于角。角者,言万物皆有枝格如角也。三月也,律中姑洗。姑洗者,言万物洗生。其於十二子为辰。辰者,言万物之蜄也。 清明风居东南维,主风吹万物而西之。轸。轸者,言万物益大而轸轸然。西至於翼。翼者,言万物皆有羽翼也。四月也,律中中吕。中吕者,言万物尽旅而西行也。其於十二子为巳。巳者,言阳气之已尽也。西至于七星。七星者,阳数成於七,故曰七星。西至于张。张者,言万物皆张也。西至于注。注者,言万物之始衰,阳气下注,故曰注。五月也,律中蕤宾。蕤宾者,言阴气幼少,故曰蕤;痿阳不用事,故曰宾。 景风居南方。景者,言阳气道竟,故曰景风。其於十二子为午。午者,阴阳交,故曰午。其於十母为丙丁。丙者,言阳道著明,故曰丙;丁者,言万物之丁壮也,故曰丁。西至于弧。弧者,言万物之吴落且就死也。西至于狼。狼者,言万物可度量,断万物,故曰狼。 凉风居西南维,主地。地者,沈夺万物气也。六月也,律中林锺。林锺者,言万物就死气林林然。其於十二子为未。未者,言万物皆成,有滋味也。北至於罚。罚者,言万物气夺可伐也。北至於参。参言万物可参也,故曰参。七月也,律中夷则。夷则,言阴气之贼万物也。其於十二子为申。申者,言阴用事,申贼万物,故曰申。北至於浊。浊者,触也,言万物皆触死也,故曰浊。北至於留。留者,言阳气之稽留也,故曰留。八月也,律中南吕。南吕者,言阳气之旅入藏也。其於十二子为酉。酉者,万物之老也,故曰酉。 阊阖风居西方。阊者,倡也;阖者,藏也。言阳气道万物,阖黄泉也。其於十母为庚辛。庚者,言阴气庚万物,故曰庚;辛者,言万物之辛生,故曰辛。北至於胃。胃者,言阳气就藏,皆胃胃也。北至於娄。娄者,呼万物且内之也。北至於奎。奎者,主毒螫杀万物也,奎而藏之。九月也,律中无射。无射者,阴气盛用事,阳气无馀也,故曰无射。其於十二子为戌。戌者,言万物尽灭,故曰戌。律数:九九八十一以为宫。三分去一,五十四以为徵。三分益一,七十二以为商。三分去一,四十八以为羽。三分益一,六十四以为角。黄锺长八寸七分一,宫。大吕长七寸五分三分。太蔟长七寸分二,角。夹锺长六寸分三分一。姑洗长六寸分四,羽。仲吕长五寸九分三分二,徵。蕤宾长五寸六分三分。林锺长五寸分四,角。夷则长五寸三分二,商。南吕长四寸分八,徵。无射长四寸四分三分二。应锺长四寸二分三分二,羽。生锺分:子一分。丑三分二。寅九分八。卯二十七分十六。辰八十一分六十四。巳二百四十三分一百二十八。午七百二十九分五百一十二。未二千一百八十七分一千二十四。申六千五百六十一分四千九十六。酉一万九千六百八十三分八千一百九十二。戌五万九千四十九分三万二千七百六十八。亥十七万七千一百四十七分六万五千五百三十六。 生黄锺术曰:以下生者,倍其实,三其法。以上生者,四其实,三其法。上九,商八,羽七,角六,宫五,徵九。置一而九三之以为法。实如法,得长一寸。凡得九寸,命曰“黄锺之宫”。故曰音始於宫,穷於角;数始於一,终於十,成於三;气始於冬至,周而复生。 神生於无,形成於有,形然後数,形而成声,故曰神使气,气就形。形理如类有可类。或未形而未类,或同形而同类,类而可班,类而可识。圣人知天地识之别,故从有以至未有,以得细若气,微若声。然圣人因神而存之,虽妙必效情,核其华道者明矣。非有圣心以乘聪明,孰能存天地之神而成形之情哉?神者,物受之而不能知其去来,故圣人畏而欲存之。唯欲存之,神之亦存。其欲存之者,故莫贵焉。 太史公曰:旋玑玉衡以齐七政,即天地二十八宿。十母,十二子,锺律调自上古。建律运历造日度,可据而度也。合符节,通道德,即从斯之谓也。 自昔轩后,爰命伶纶。雄雌是听,厚薄伊均。以调气候,以轨星辰。军容取节,乐器斯因。自微知著,测化穷神。大哉虚受,含养生人。

史记-乐书

太史公曰:余每读虞书,至於君臣相敕,维是几安,而股肱不良,万事堕坏,未尝不流涕也。成王作颂,推己惩艾,悲彼家难,可不谓战战恐惧,善守善终哉?君子不为约则修德,满则弃礼,佚能思初,安能惟始,沐浴膏泽而歌咏勤苦,非大德谁能如斯!传曰“治定功成,礼乐乃兴”。海内人道益深,其德益至,所乐者益异。满而不损则溢,盈而不持则倾。凡作乐者,所以节乐。君子以谦退为礼,以损减为乐,乐其如此也。以为州异国殊,情习不同,故博采风俗,协比声律,以补短移化,助流政教。天子躬於明堂临观,而万民咸荡涤邪秽,斟酌饱满,以饰厥性。故云雅颂之音理而民正,嘄噭之声兴而士奋,郑卫之曲动而心淫。及其调和谐合,鸟兽尽感,而况怀五常,含好恶,自然之势也? 治道亏缺而郑音兴起,封君世辟,名显邻州,争以相高。自仲尼不能与齐优遂容於鲁,虽退正乐以诱世,作五章以剌时,犹莫之化。陵迟以至六国,流沔沈佚,遂往不返,卒於丧身灭宗,并国於秦。 秦二世尤以为娱。丞相李斯进谏曰:“放弃诗书,极意声色,祖伊所以惧也;轻积细过,恣心长夜,纣所以亡也。”赵高曰:“五帝、三王乐各殊名,示不相袭。上自朝廷,下至人民,得以接欢喜,合殷勤,非此和说不通,解泽不流,亦各一世之化,度时之乐,何必华山之騄耳而后行远乎?”二世然之。 高祖过沛诗三侯之章,令小兒歌之。高祖崩,令沛得以四时歌鳷宗庙。孝惠、孝文、孝景无所增更,於乐府习常肄旧而已。 至今上即位,作十九章,令侍中李延年次序其声,拜为协律都尉。通一经之士不能独知其辞,皆集会五经家,相与共讲习读之,乃能通知其意,多尔雅之文。 汉家常以正月上辛祠太一甘泉,以昏时夜祠,到明而终。常有流星经於祠坛上。使僮男僮女七十人俱歌。春歌青阳,夏歌硃明,秋歌西昚,冬歌玄冥。世多有,故不论。 又尝得神马渥洼水中,复次以为太一之歌。曲曰:“太一贡兮天马下,霑赤汗兮沫流赭。骋容与兮跇万里,今安匹兮龙为友。”後伐大宛得千里马,马名蒲梢,次作以为歌。歌诗曰:“天马来兮从西极,经万里兮归有德。承灵威兮降外国,涉流沙兮四夷服。”中尉汲黯进曰:“凡王者作乐,上以承祖宗,下以化兆民。今陛下得马,诗以为歌,协於宗庙,先帝百姓岂能知其音邪?”上默然不说。丞相公孙弘曰:“黯诽谤圣制,当族。” 凡音之起,由人心生也。人心之动,物使之然也。感於物而动,故形於声;声相应,故生变;变成方,谓之音;比音而乐之,及干戚羽旄,谓之乐也。乐者,音之所由生也,其本在人心感於物也。是故其哀心感者,其声噍以杀;其乐心感者,其声啴以缓;其喜心感者,其声发以散;其怒心感者,其声粗以厉;其敬心感者,其声直以廉;其爱心感者,其声和以柔。六者非性也,感於物而后动,是故先王慎所以感之。故礼以导其志,乐以和其声,政以壹其行,刑以防其奸。礼乐刑政,其极一也,所以同民心而出治道也。 凡音者,生人心者也。情动於中,故形於声,声成文谓之音。是故治世之音安以乐,其正和;乱世之音怨以怒,其正乖;亡国之音哀以思,其民困。声音之道,与正通矣。宫为君,商为臣,角为民,徵为事,羽为物。五者不乱,则无怗懘之音矣。宫乱则荒,其君骄;商乱则搥,其臣坏;角乱则忧,其民怨;徵乱则哀,其事勤;羽乱则危,其财匮。五者皆乱,迭相陵,谓之慢。如此则国之灭亡无日矣。郑卫之音,乱世之音也,比於慢矣。桑间濮上之音,亡国之音也,其政散,其民流,诬上行私而不可止。 凡音者,生於人心者也;乐者,通於伦理者也。是故知声而不知音者,禽兽是也;知音而不知乐者,众庶是也。唯君子为能知乐。是故审声以知音,审音以知乐,审乐以知政,而治道备矣。是故不知声者不可与言音,不知音者不可与言乐知乐则几於礼矣。礼乐皆得,谓之有德。德者得也。是故乐之隆,非极音也;食飨之礼,非极味也。清庙之瑟,硃弦而疏越,一倡而三叹,有遗音者矣。大飨之礼,尚玄酒而俎腥鱼,大羹不和,有遗味者矣。是故先王之制礼乐也,非以极口腹耳目之欲也,将以教民平好恶而反人道之正也。 人生而静,天之性也;感於物而动,性之颂也。物至知知,然后好恶形焉。好恶无节於内,知诱於外,不能反己,天理灭矣。夫物之感人无穷,而人之好恶无节,则是物至而人化物也。人化物也者,灭天理而穷人欲者也。於是有悖逆诈伪之心,有淫佚作乱之事。是故彊者胁弱,众者暴寡,知者诈愚,勇者苦怯,疾病不养,老幼孤寡不得其所,此大乱之道也。是故先王制礼乐,人为之节:衰麻哭泣,所以节丧纪也;钟鼓干戚,所以和安乐也;婚姻冠笄,所以别男女也;射乡食飨,所以正交接也。礼节民心,乐和民声,政以行之,刑以防之。礼乐刑政四达而不悖,则王道备矣。 乐者为同,礼者为异。同则相亲,异则相敬。乐胜则流,礼胜则离。合情饰貌者,礼乐之事也。礼义立,则贵贱等矣;乐文同,则上下和矣;好恶著,则贤不肖别矣;刑禁暴,爵举贤,则政均矣。仁以爱之,义以正之,如此则民治行矣。 乐由中出,礼自外作。乐由中出,故静;礼自外作,故文。大乐必易,大礼必简。乐至则无怨,礼至则不争。揖让而治天下者,礼乐之谓也。暴民不作,诸侯宾服,兵革不试,五刑不用,百姓无患,天子不怒,如此则乐达矣。合父子之亲,明长幼之序,以敬四海之内。天子如此,则礼行矣。 大乐与天地同和,大礼与天地同节。和,故百物不失;节,故祀天祭地。明则有礼乐,幽则有鬼神,如此则四海之内合敬同爱矣。礼者,殊事合敬者也;乐者,异文合爱者也。礼乐之情同,故明王以相沿也。故事与时并,名与功偕。故钟鼓管磬羽籥干戚,乐之器也;诎信俯仰级兆舒疾,乐之文也。簠簋俎豆制度文章,礼之器也;升降上下周旋裼袭,礼之文也。故知礼乐之情者能作,识礼乐之文者能术。作者之谓圣,术者之谓明。明圣者,术作之谓也。 乐者,天地之和也;礼者,天地之序也。和,故百物皆化;序,故群物皆别。乐由天作,礼以地制。过制则乱,过作则暴。明於天地,然後能兴礼乐也。论伦无患,乐之情也;欣喜驩爱,乐之也。中正无邪,礼之质也;庄敬恭顺,礼之制也。若夫礼乐之施於金石,越於声音,用於宗庙社稷,事于山川鬼神,则此所以与民同也。 王者功成作乐,治定制礼。其功大者其乐备,其治辨者其礼具。干戚之舞,非备乐也;亨孰而祀,非达礼也。五帝殊时,不相沿乐;三王异世,不相袭礼。乐极则忧,礼粗则偏矣。及夫敦乐而无忧,礼备而不偏者,其唯大圣乎?天高地下,万物散殊,而礼制行也;流而不息,合同而化,而乐兴也。春作夏长,仁也;秋敛冬藏,义也。仁近於乐,义近於礼。乐者敦和,率神而从天;礼者辨宜,居鬼而从地。故圣人作乐以应天,作礼以配地。礼乐明备,天地官矣。 天尊地卑,君臣定矣。高卑已陈,贵贱位矣。动静有常,小大殊矣。方以类聚,物以群分,则性命不同矣。在天成象,在地成形,如此则礼者天地之别也。地气上隮,天气下降,阴阳相摩,天地相荡,鼓之以雷霆,奋之以风雨,动之以四时,暖之以日月,而百化兴焉,如此则乐者天地之和也。 化不时则不生,男女无别则乱登,此天地之情也。及夫礼乐之极乎天而蟠乎地,行乎阴阳而通乎鬼神,穷高极远而测深厚,乐著太始而礼居成物。著不息者天也,著不动者地也。一动一静者,天地之间也。故圣人曰“礼云乐云”。 昔者舜作五弦之琴,以歌南风;夔始作乐,以赏诸侯。故天子之为乐也,以赏诸侯之有德者也。德盛而教尊,五穀时孰,然后赏之以乐。故其治民劳者,其舞行级远;其治民佚者,其舞行级短。故观其舞而知其德,闻其谥而知其行。大章,章之也;咸池,备也;韶,继也;夏,大也;殷周之乐尽也 天地之道,寒暑不时则疾,风雨不节则饥。教者,民之寒暑也,教不时则伤世。事者,民之风雨也,事不节则无功。然则先王之为乐也,以法治也,善则行象德矣。夫豢豕为酒,非以为祸也;而狱讼益烦,则酒之流生祸也。是故先王因为酒礼,一献之礼,宾主百拜,终日饮酒而不得醉焉,此先王之所以备酒祸也。故酒食者,所以合欢也。 乐者,所以象德也;礼者,所以闭淫也。是故先王有大事,必有礼以哀之;有大福,必有礼以乐之:哀乐之分,皆以礼终。 乐也者,施也;礼也者,报也。乐,乐其所自生;而礼,反其所自始。乐章德,礼报情反始也。所谓大路者,天子之舆也;龙旂九旒,天子之旌也;青黑缘者,天子之葆龟也;从之以牛羊之群,则所以赠诸侯也。 乐也者,情之不可变者也;礼也者,理之不可易者也。乐统同,礼别异,礼乐之说贯乎人情矣。穷本知变,乐之情也;著诚去伪,礼之经也。礼乐顺天地之诚,达神明之德,降兴上下之神,而凝是精粗之体,领父子君臣之节。 是故大人举礼乐,则天地将为昭焉。天地欣合,阴阳相得,煦妪覆育万物,然后草木茂,区萌达,羽翮奋,角生,蛰蟲昭稣,羽者妪伏,毛者孕鬻,胎生者不殰而卵生者不殈,则乐之道归焉耳。 乐者,非谓黄锺大吕弦歌干扬也,乐之末节也,故童者舞之;布筵席,陈樽俎,列笾豆,以升降为礼者,礼之末节也,故有司掌之。乐师辩乎声诗,故北面而弦;宗祝辩乎宗庙之礼,故後尸;商祝辩乎丧礼,故後主人。是故德成而上,成而下;行成而先,事成而後。是故先王有上有下,有先有後,然后可以有制於天下也。 乐者,圣人之所乐也,而可以善民心。其感人深,其风移俗易,故先王著其教焉。 夫人有血气心知之性,而无哀乐喜怒之常,应感起物而动,然后心术形焉。是故志微焦衰之音作,而民思忧;啴缓慢易繁文简节之音作,而民康乐;粗厉猛起奋末广贲之音作,而民刚毅;廉直经正庄诚之音作,而民肃敬;宽裕肉好顺成和动之音作,而民慈爱;流辟邪散狄成涤滥之音作,而民淫乱。 是故先王本之情性,稽之度数,制之礼义,合生气之和,道五常之行,使之阳而不散,阴而不密,刚气不怒,柔气不慑,四暢交於中而发作於外,皆安其位而不相夺也。然后立之学等,广其节奏,省其文采,以绳德厚也。类小大之称,比终始之序,以象事行,使亲疏贵贱长幼男女之理皆形见於乐:故曰“乐观其深矣”。 土敝则草木不长,水烦则鱼鳖不大,气衰则生物不育,世乱则礼废而乐淫。是故其声哀而不庄,乐而不安,慢易以犯节,流湎以忘本。广则容奸。狭则思欲,感涤荡之气而灭平和之德,是以君子贱之也。 凡奸声感人而逆气应之,逆气成象而淫乐兴焉。正声感人而顺气应之,顺气成象而和乐兴焉。倡和有应,回邪曲直各归其分,而万物之理以类相动也。 是故君子反情以和其志,比类以成其行。奸声乱色不留聪明,淫乐废礼不接於心术,惰慢邪辟之气不设於身体,使耳目鼻口心知百体皆由顺正,以行其义。然后发以声音,文以琴瑟,动以干戚,饰以羽旄,从以箫管,奋至德之光,动四气之和,以著万物之理。是故清明象天,广大象地,终始象四时,周旋象风雨;五色成文而不乱,八风从律而不奸,百度得数而有常;小大相成,终始相生,倡和清浊,代相为经。故乐行而伦清,耳目聪明,血气和平,移风易俗,天下皆宁。故曰“乐者乐也”。君子乐得其道,小人乐得其欲。以道制欲,则乐而不乱;以欲忘道,则惑而不乐。是故君子反情以和其志,广乐以成其教,乐行而民乡方,可以观德矣。 德者,性之端也;乐者,德之华也;金石丝竹,乐之器也。诗,言其志也;歌,咏其声也;舞,动其容也:三者本乎心,然后乐气从之。是故情深而文明,气盛而化神,和顺积中而英华发外,唯乐不可以为伪。 乐者,心之动也;声者,乐之象也;文采节奏,声之饰也。君子动其本,乐其象,然后治其饰。是故先鼓以警戒,三步以见方,再始以著往,复乱以饬归,奋疾而不拔,极幽而不隐。独乐其志,不厌其道;备举其道,不私其欲。是以情见而义立,乐终而德尊;君子以好善,小人以息过:故曰“生民之道,乐为大焉”。 君子曰:礼乐不可以斯须去身。致乐以治心,则易直子谅之心油然生矣。易直子谅之心生则乐,乐则安,安则久,久则天,天则神。天则不言而信,神则不怒而威。致乐,以治心者也;致礼,以治躬者也。治躬则庄敬,庄敬则严威。心中斯须不和不乐,而鄙诈之心入之矣;外貌斯须不庄不敬,而慢易之心入之矣。故乐也者,动於内者也;礼也者,动於外者也。乐极和,礼极顺。内和而外顺,则民瞻其颜色而弗与争也,望其容貌而民不生易慢焉。德煇动乎内而民莫不承听,理发乎外而民莫不承顺,故曰“知礼乐之道,举而错之天下无难矣”。 乐也者,动於内者也;礼也者,动於外者也。故礼主其谦,乐主其盈。礼谦而进,以进为文;乐盈而反,以反为文。礼谦而不进,则销;乐盈而不反,则放。故礼有报而乐有反。礼得其报则乐,乐得其反则安。礼之报,乐之反,其义一也。 夫乐者乐也,人情之所不能免也。乐必发诸声音,形於动静,人道也。声音动静,性术之变,尽於此矣。故人不能无乐,乐不能无形。形而不为道,不能无乱。先王恶其乱,故制雅颂之声以道之,使其声足以乐而不流,使其文足以纶而不息,使其曲直繁省廉肉节奏,足以感动人之善心而已矣,不使放心邪气得接焉,是先王立乐之方也。是故乐在宗庙之中,君臣上下同听之,则莫不和敬;在族长乡里之中,长幼同听之,则莫不和顺;在闺门之内,父子兄弟同听之,则莫不和亲。故乐者,审一以定和,比物以饰节,节奏合以成文,所以合和父子君臣,附亲万民也,是先王立乐之方也。故听其雅颂之声,志意得广焉;执其干戚,习其俯仰诎信,容貌得庄焉;行其缀兆,要其节奏,行列得正焉,进退得齐焉。故乐者天地之齐,中和之纪,人情之所不能免也。 夫乐者,先王之所以饰喜也;军旅鈇钺者,先王之所以饰怒也。故先王之喜怒皆得其齐矣。喜则天下和之,怒则暴乱者畏之。先王之道礼乐可谓盛矣。 魏文侯问於子夏曰:“吾端冕而听古乐则唯恐卧,听郑卫之音则不知倦。敢问古乐之如彼,何也?新乐之如此,何也?” 子夏答曰:“今夫古乐,进旅而退旅,和正以广,弦匏笙簧合守拊鼓,始奏以文,止乱以武,治乱以相,讯疾以雅。君子於是语,於是道古,修身及家,平均天下:此古乐之发也。今夫新乐,进俯退俯,奸声以淫,溺而不止,及优侏儒, 杂子女,不知父子。乐终不可以语,不可以道古:此新乐之发也。今君之所问者乐也,所好者音也。夫乐之与音,相近而不同。” 文侯曰:“敢问如何?” 子夏答曰:“夫古者天地顺而四时当,民有德而五穀昌,疾疢不作而无祅祥,此之谓大当。然后圣人作为父子君臣以为之纪纲,纪纲既正,天下大定,天下大定,然后正六律,和五声,弦歌诗颂,此之谓德音,德音之谓乐。诗曰:‘莫其德音,其德克明,克明克类,克长克君。王此大邦,克顺克俾。俾於文王,其德靡悔。既受帝祉,施于孙子。’此之谓也。今君之所好者,其溺音与?” 文侯曰:“敢问溺音者何从出也?” 子夏答曰:“郑音好滥淫志,宋音燕女溺志,卫音趣数烦志,齐音骜辟骄志,四者皆淫於色而害於德,是以祭祀不用也。诗曰:‘肃雍和鸣,先祖是听。’夫肃肃,敬也;雍雍,和也。夫敬以和,何事不行?为人君者,谨其所好恶而已矣。君好之则臣为之,上行之则民从之。诗曰:‘诱民孔易’,此之谓也。然后圣人作为鞉鼓椌楬埙篪,此六者,德音之音也。然后钟磬竽瑟以和之,干戚旄狄以舞之。此所以祭先王之庙也,所以献酬酳酢也,所以官序贵贱各得其宜也,此所以示後世有尊卑长幼序也。钟声铿,铿以立号,号以立横,横以立武。君子听钟声则思武臣。石声硜,硜以立别,别以致死。君子听磬声则思死封疆之臣。丝声哀,哀以立廉,廉以立志。君子听琴瑟之声则思志义之臣。竹声滥,滥以立会,会以聚众。君子听竽笙箫管之声则思畜聚之臣。鼓鼙之声讙,讙以立动,动以进众。君子听鼓鼙之声则思将帅之臣。君子之听音,非听其铿鎗而已也,彼亦有所合之也。” 宾牟贾侍坐於孔子,孔子与之言,及乐,曰:“夫武之备戒之已久,何也?” 答曰:“病不得其众也。” “永叹之,淫液之,何也?” 答曰:“恐不逮事也。” “发扬蹈厉之已蚤,何也?” 答曰:“及时事也。” “武坐致右宪左,何也?” 答曰:“非武坐也。” “声淫及商,何也?” 答曰:“非武音也。” 子曰:“若非武音,则何音也?” 答曰:“有司失其传也。如非有司失其传,则武王之志荒矣。” 子曰:“唯丘之闻诸苌弘,亦若吾子之言是也。” 宾牟贾起,免席而请曰:“夫武之备戒之已久,则既闻命矣。敢问迟之迟而又久,何也?” 子曰:“居,吾语汝。夫乐者,象成者也。总干而山立,武王之事也;发扬蹈厉,太公之志也;武乱皆坐,周召之治也。且夫武,始而北出,再成而灭商,三成而南,四成而南国是疆,五成而分陕,周公左,召公右,六成复缀,以崇天子,夹振之而四伐,盛威於中国也。分夹而进,事蚤济也。久立於缀,以待诸侯之至也。且夫女独未闻牧野之语乎?武王克殷反商,未及下车,而封黄帝之後於蓟,封帝尧之後於祝,封帝舜之後於陈;下车而封夏后氏之後於杞,封殷之後於宋,封王子比干之墓,释箕子之囚,使之行商容而复其位。庶民弛政,庶士倍禄。济河而西,马散华山之阳而弗复乘;牛散桃林之野而不复服;车甲弢而藏之府库而弗复用;倒载干戈,苞之以虎皮;将率之士,使为诸侯,名之曰‘建櫜’:然后天下知武王之不复用兵也。散军而郊射,左射貍首,右射驺虞,而贯革之射息也;裨冕搢笏,而虎贲之士税剑也;祀乎明堂,而民知孝;朝觐,然后诸侯知所以臣;耕藉,然后诸侯知所以敬:五者天下之大教也。食三老五更於太学,天子袒而割牲,执酱而馈,执爵而酳,冕而总干,所以教诸侯之悌也。若此,则周道四达,礼乐交通,则夫武之迟久,不亦宜乎?” 子贡见师乙而问焉,曰:“赐闻声歌各有宜也,如赐者宜何歌也?” 师乙曰:“乙,贱工也,何足以问所宜。请诵其所闻,而吾子自执焉。宽而静,柔而正者宜歌颂;广大而静,疏达而信者宜歌大雅;恭俭而好礼者宜歌小雅;正直清廉而谦者宜歌风;肆直而慈爱者宜歌商;温良而能断者宜歌齐。夫歌者,直己而陈德;动己而天地应焉,四时和焉,星辰理焉,万物育焉。故商者,五帝之遗声也,商人志之,故谓之商;齐者,三代之遗声也,齐人志之,故谓之齐。明乎商之诗者,临事而屡断;明乎齐之诗者,见利而让也。临事而屡断,勇也;见利而让,义也。有勇有义,非歌孰能保此?故歌者,上如抗,下如队,曲如折,止如木,居中矩,句中钩,累累乎殷如贯珠。故歌之为言也,长言之也。说之,故言之;言之不足,故长言之;长言之不足,故嗟叹之;嗟叹之不足,故不知手之舞之足之蹈之。”子贡问乐。 凡音由於人心,天之与人有以相通,如景之象形,响之应声。故为善者天报之以福,为恶者天与之以殃,其自然者也。 故舜弹五弦之琴,歌南风之诗而天下治;纣为朝歌北鄙之音,身死国亡。舜之道何弘也?纣之道何隘也?夫南风之诗者生长之音也,舜乐好之,乐与天地同意,得万国之驩心,故天下治也。夫朝歌者不时也,北者败也,鄙者陋也,纣乐好之,与万国殊心,诸侯不附,百姓不亲,天下畔之,故身死国亡。 而卫灵公之时,将之晋,至於濮水之上舍。夜半时闻鼓琴声,问左右,皆对曰“不闻”。乃召师涓曰:“吾闻鼓琴音,问左右,皆不闻。其状似鬼神,为我听而写之。”师涓曰:“诺。”因端坐援琴,听而写之。明日,曰:“臣得之矣,然未习也,请宿习之。”灵公曰:“可。”因复宿。明日,报曰:“习矣。”即去之晋,见晋平公。平公置酒於施惠之台。酒酣,灵公曰:“今者来,闻新声,请奏之。”平公曰:“可。”即令师涓坐师旷旁,援琴鼓之。未终,师旷抚而止之曰:“此亡国之声也,不可遂。”平公曰:“何道出?”师旷曰:“师延所作也。与纣为靡靡之乐,武王伐纣,师延东走,自投濮水之中,故闻此声必於濮水之上,先闻此声者国削。”平公曰:“寡人所好者音也,原遂闻之。”师涓鼓而终之。 平公曰:“音无此最悲乎?”师旷曰:“有。”平公曰:“可得闻乎?”师旷曰:“君德义薄,不可以听之。”平公曰:“寡人所好者音也,原闻之。”师旷不得已,援琴而鼓之。一奏之,有玄鹤二八集乎廊门;再奏之,延颈而鸣,舒翼而舞。 平公大喜,起而为师旷寿。反坐,问曰:“音无此最悲乎?”师旷曰:“有。昔者黄帝以大合鬼神,今君德义薄,不足以听之,听之将败。”平公曰:“寡人老矣,所好者音也,原遂闻之。”师旷不得已,援琴而鼓之。一奏之,有白云从西北起;再奏之,大风至而雨随之,飞廊瓦,左右皆奔走。平公恐惧,伏於廊屋之间。晋国大旱,赤地三年。 听者或吉或凶。夫乐不可妄兴也。 太史公曰:夫上古明王举乐者,非以娱心自乐,快意恣欲,将欲为治也。正教者皆始於音,音正而行正。故音乐者,所以动荡血脉,通流精神而和正心也。故宫动脾而和正圣,商动肺而和正义,角动肝而和正仁,徵动心而和正礼,羽动肾而和正智。故乐所以内辅正心而外异贵贱也;上以事宗庙,下以变化黎庶也。琴长八尺一寸,正度也。弦大者为宫,而居中央,君也。商张右傍,其馀大小相次,不失其次序,则君臣之位正矣。故闻宫音,使人温舒而广大;闻商音,使人方正而好义;闻角音,使人恻隐而爱人;闻徵音,使人乐善而好施;闻羽音,使人整齐而好礼。夫礼由外入,乐自内出。故君子不可须臾离礼,须臾离礼则暴慢之行穷外;不可须臾离乐,须臾离乐则奸邪之行穷内。故乐音者,君子之所养义也。夫古者,天子诸侯听钟磬未尝离於庭,卿大夫听琴瑟之音未尝离於前,所以养行义而防淫佚也。夫淫佚生於无礼,故圣王使人耳闻雅颂之音,目视威仪之礼,足行恭敬之容,口言仁义之道。故君子终日言而邪辟无由入也。 乐之所兴,在乎防欲。陶心暢志,舞手蹈足。舜曰箫韶,融称属续。审音知政,观风变俗。端如贯珠,清同叩玉。洋洋盈耳,咸英馀曲。

史记-礼书

太史公曰:洋洋美德乎!宰制万物,役使群众,岂人力也哉?余至大行礼官,观三代损益,乃知缘人情而制礼,依人性而作仪,其所由来尚矣。 人道经纬万端,规矩无所不贯,诱进以仁义,束缚以刑罚,故德厚者位尊,禄重者宠荣,所以总一海内而整齐万民也。人体安驾乘,为之金舆错衡以繁其饰;目好五色,为之黼黻文章以表其能;耳乐钟磬,为之调谐八音以荡其心;口甘五味,为之庶羞酸咸以致其美;情好珍善,为之琢磨圭璧以通其意。故大路越席,皮弁布裳,硃弦洞越,大羹玄酒,所以防其淫侈,救其彫敝。是以君臣朝廷尊卑贵贱之序,下及黎庶车舆衣服宫室饮食嫁娶丧祭之分,事有宜適,物有节文。仲尼曰:“禘自既灌而往者,吾不欲观之矣。” 周衰,礼废乐坏,大小相逾,管仲之家,兼备三归。循法守正者见侮於世,奢溢僭差者谓之显荣。自子夏,门人之高弟也,犹云“出见纷华盛丽而说,入闻夫子之道而乐,二者心战,未能自决”,而况中庸以下,渐渍於失教,被服於成俗乎?孔子曰“必也正名”,於卫所居不合。仲尼没後,受业之徒沈湮而不举,或適齐、楚,或入河海,岂不痛哉! 至秦有天下,悉内六国礼仪,采择其善,虽不合圣制,其尊君抑臣,朝廷济济,依古以来。至于高祖,光有四海,叔孙通颇有所增益减损,大抵皆袭秦故。自天子称号下至佐僚及宫室官名,少所变改。孝文即位,有司议欲定仪礼,孝文好道家之学,以为繁礼饰貌,无益於治,躬化谓何耳,故罢去之。孝景时,御史大夫晁错明於世务刑名,数干谏孝景曰:“诸侯籓辅,臣子一例,古今之制也。今大国专治异政,不禀京师,恐不可传後。”孝景用其计,而六国畔逆,以错首名,天子诛错以解难。事在袁盎语中。是後官者养交安禄而已,莫敢复议。 今上即位,招致儒术之士,令共定仪,十馀年不就。或言古者太平,万民和喜,瑞应辨至,乃采风俗,定制作。上闻之,制诏御史曰:“盖受命而王,各有所由兴,殊路而同归,谓因民而作,追俗为制也。议者咸称太古,百姓何望?汉亦一家之事,典法不传,谓子孙何?化隆者闳博,治浅者褊狭,可不勉与!”乃以太初之元改正朔,易服色,封太山,定宗庙百官之仪,以为典常,垂之於後云。 礼由人起。人生有欲,欲而不得则不能无忿,忿而无度量则争,争则乱。先王恶其乱,故制礼义以养人之欲,给人之求,使欲不穷於物,物不屈於欲,二者相待而长,是礼之所起也。故礼者养也。稻粱五味,所以养口也;椒兰芬茝,所以养鼻也;钟鼓管弦,所以养耳也;刻镂文章,所以养目也;疏房床笫几席,所以养体也:故礼者养也。 君子既得其养,又好其辨也。所谓辨者,贵贱有等,长少有差,贫富轻重皆有称也。故天子大路越席,所以养体也;侧载臭茝,所以养鼻也;前有错衡,所以养目也;和鸾之声,步中武象,骤中韶濩,所以养耳也;龙旂九斿,所以养信也;寝兕持虎,鲛韅弥龙,所以养威也。故大路之马,必信至教顺,然后乘之,所以养安也。孰知夫出死要节之所以养生也。孰知夫轻费用之所以养财也,孰知夫恭敬辞让之所以养安也,孰知夫礼义文理之所以养情也。 人苟生之为见,若者必死;苟利之为见,若者必害;怠惰之为安,若者必危;情胜之为安,若者必灭。故圣人一之於礼义,则两得之矣;一之於情性,则两失之矣。故儒者将使人两得之者也,墨者将使人两失之者也。是儒墨之分。 治辨之极也,彊固之本也,威行之道也,功名之总也。王公由之,所以一天下,臣诸侯也;弗由之,所以捐社稷也。故坚革利兵不足以为胜,高城深池不足以为固,严令繁刑不足以为威。由其道则行,不由其道则废。楚人鲛革犀兕,所以为甲,坚如金石;宛之钜铁施,钻如蜂虿,轻利剽,卒如熛风。然而兵殆於垂涉,唐昧死焉;庄蹻起,楚分而为四参。是岂无坚革利兵哉?其所以统之者非其道故也。汝颍以为险,江汉以为池,阻之以邓林,缘之以方城。然而秦师至鄢郢,举若振槁。是岂无固塞险阻哉?其所以统之者非其道故也。纣剖比干,囚箕子,为砲格,刑杀无辜,时臣下懔然,莫必其命。然而周师至,而令不行乎下,不能用其民。是岂令不严,刑不鷟哉?其所以统之者非其道故也。 古者之兵,戈矛弓矢而已,然而敌国不待试而诎。城郭不集,沟池不掘,固塞不树,机变不张,然而国晏然不畏外而固者,无他故焉,明道而均分之,时使而诚爱之,则下应之如景响。有不由命者,然後俟之以刑,则民知罪矣。故刑一人而天下服。罪人不尤其上,知罪之在己也。是故刑罚省而威行如流,无他故焉,由其道故也。故由其道则行,不由其道则废。古者帝尧之治天下也,盖杀一人刑二人而天下治。传曰“威厉而不试,刑措而不用”。 天地者,生之本也;先祖者,类之本也;君师者,治之本也。无天地恶生?无先祖恶出?无君师恶治?三者偏亡,则无安人。故礼,上事天,下事地,尊先祖而隆君师,是礼之三本也。 故王者天太祖,诸侯不敢怀,大夫士有常宗,所以辨贵贱。贵贱治,得之本也。郊畴乎天子,社至乎诸侯,函及士大夫,所以辨尊者事尊,卑者事卑,宜钜者钜,宜小者小。故有天下者事七世,有一国者事五世,有五乘之地者事三世,有三乘之地者事二世,有特牲而食者不得立宗庙,所以辨积厚者流泽广,积薄者流泽狭也。 大飨上玄尊,俎上腥鱼,先大羹,贵食饮之本也。大飨上玄尊而用薄酒,食先黍稷而饭稻粱,祭哜先大羹而饱庶羞,贵本而亲用也。贵本之谓文,亲用之谓理,两者合而成文,以归太一,是谓大隆。故尊之上玄尊也,俎之上腥鱼也,豆之先大羹,一也。利爵弗啐也,成事俎弗尝也,三侑之弗食也,大昏之未废齐也,大庙之未内尸也,始绝之未小敛,一也。大路之素幬也,郊之麻絻,丧服之先散麻,一也。三年哭之不反也,清庙之歌一倡而三叹,县一钟尚拊膈,硃弦而通越,一也。 凡礼始乎脱,成乎文,终乎税。故至备,情文俱尽;其次,情文代胜;其下,复情以归太一。天地以合,日月以明,四时以序,星辰以行,江河以流,万物以昌,好恶以节,喜怒以当。以为下则顺,以为上则明。 太史公曰:至矣哉!立隆以为极,而天下莫之能益损也。本末相顺,终始相应,至文有以辨,至察有以说。天下从之者治,不从者乱;从之者安,不从者危。小人不能则也。 礼之貌诚深矣,坚白同异之察,入焉而弱。其貌诚大矣,擅作典制褊陋之说,入焉而望。其貌诚高矣,暴慢恣睢,轻俗以为高之属,入焉而队。故绳诚陈,则不可欺以曲直;衡诚县,则不可欺以轻重;规矩诚错,则不可欺以方员;君子审礼,则不可欺以诈伪。故绳者,直之至也;衡者,平之至也;规矩者,方员之至也;礼者,人道之极也。然而不法礼者不足礼,谓之无方之民;法礼足礼,谓之有方之士。礼之中,能思索,谓之能虑;能虑勿易,谓之能固。能虑能固,加好之焉,圣矣。天者,高之极也;地者,下之极也;日月者,明之极也;无穷者,广大之极也;圣人者,道之极也。 以财物为用,以贵贱为文,以多少为异,以隆杀为要。文貌繁,情欲省,礼之隆也;文貌省,情欲繁,礼之杀也;文貌情欲相为内外表里,并行而杂,礼之中流也。君子上致其隆,下尽其杀,而中处其中。步骤驰骋广骛不外,是以君子之性守宫庭也。人域是域,士君子也。外是,民也。於是中焉,房皇周浃,曲得其次序,圣人也。故厚者,礼之积也;大者,礼之广也;高者,礼之隆也;明者,礼之尽也。 礼因人心,非从天下。合诚饰貌,救弊兴雅。以制黎甿,以事宗社。情文可重,丰杀难假。仲尼坐树,孙通蕝野。圣人作教,罔不由者。

史记-汉兴以来将相名臣年表

高祖初起,啸命群雄。天下未定,王我汉中。三杰既得,六奇献功。章邯已破,萧何筑宫。周勃厚重,朱虚至忠。陈平作相,条侯总戎。丙魏立志,汤尧饰躬。天汉之后,表述非功。 公元前 纪年 大事记。 相位。 将位。 御史大夫位。 206 高皇帝元年 春,沛公为汉王,之南郑。秋,还定雍。 一。丞相萧何守汉中。 御史大夫周苛守荥阳。 205 二 春,定塞,翟,魏,河南,韩,殷国.夏,伐项籍,至彭城.立太子。 二。守关中。 一。太尉长安侯卢绾。 204 三 魏豹反。使韩信别定魏,伐赵。楚围我荥阳。 三 二 203 四 使韩信别定齐及燕,太公自楚归,与楚界洪渠。 四 三。周苛守荥阳,死。 御史大夫汾阴侯周昌。 202 五 冬,破楚垓下,杀项籍。春,王践皇帝位定陶。。入都关中。 五。罢太尉官。 四。后九月,绾为燕王。 201 六 尊太公为太上皇。刘仲为代王。立大市。更命咸阳曰长安。 六。封为酇侯。。张苍为计相。 200 七 长乐宫成,自栎阳徙长安。伐匈奴,匈奴围我平城。 七 199 八 击韩信反虏于赵城。贯高作乱,明年觉,诛之。匈奴攻代王,代王弃国亡,废为合阳侯。 八 198 九 未央宫成,置酒前殿,太上皇辇上坐,帝奉玉卮上寿,曰:「始常以臣不如仲力,今臣功孰与仲多?」太上皇笑,殿上称万岁。徙齐田,楚昭、屈、景于关中。 九。迁为相国。 御史大夫昌为赵丞相。 197 十 太上皇崩。陈豨反代地。 十 御史大夫江邑侯赵尧。 196 十一 诛淮阴、彭越。黥布反。 十一 周勃为太尉。攻代。后官省。 195 十二 冬,击布。还过沛。夏,上崩,葬长陵。 十二 194 孝惠元年 赵隐王如意死。始作长安城西北方。除诸侯丞相为相。 十三 193 二 楚元王、齐悼惠王来朝。七月辛未,何薨。 十四。七月癸巳,齐相平阳侯曹参为相国。 192 三 初作长安城。蜀湔氐反。击之。 二 191 四 三月甲子,赦,无所复作。 三 190 五 为高祖立庙于沛城成,置歌儿一百二十人。八月乙丑,参卒。 四 189 六 七月,齐悼惠王薨。立太仓、西市。 一。十月己巳,安国侯王陵为右丞相。曲逆侯陈平为左丞相。 尧抵罪。 广阿侯任敖为御史大夫。 188 七 上崩。大臣用张辟强计,吕氏权重,以吕台为吕王。立少帝。九月辛巳,葬安陵。 二 187 高后元年 王孝惠诸子。置孝悌力田。 三。十一月甲子,徙平为右丞相。辟阳侯审食其为左丞相。 186 二 十二月,吕王台薨,子嘉代立为吕王。行八铢钱。 四。平。二。食其。 平阳侯曹窋为御史大夫。。 185 三 五。三 184 四 废少帝,更立常山王弘为帝。 六。四。置太尉官。 一。绛侯周勃为太尉。 183 五 八月,淮阳王薨,以其弟壶关侯武为淮阳王。令戍卒岁更。 七。五 二 182 六 以吕产为吕王。四月丁酉,赦天下。昼昏。 八。六 三 181 七 赵王幽死,以吕禄为赵王。梁王徙赵,自杀。 九。七 四 180 八 七月,高后崩。九月,诛诸吕。后九月,代王至,践皇帝位。后九月,食其免相。 十。七月辛巳,为帝太傅。九月壬戌,复为丞相。八 五。隆虑侯灶为将军,击南越。 御史大夫苍。 179 孝文元年 除收孥相坐律。立太子。赐民爵。 十一。十一月辛巳,平徙为左丞相。太尉绛侯周勃为右丞相。 六。勃为相,颍阴侯灌婴为太尉。 178 二 除诽谤律。皇子武为代王,参为太原王,揖为梁王。十月,丞相平薨。 一。十一月乙亥,绛侯勃复为丞相。 一 177 三 徙代王武为淮阳王。上幸太原。济北王反。匈奴大入上郡。以地尽与太原,太原更号代。十一月壬子,勃免相,之国。 一。十二月乙亥,太尉颍阴侯灌婴为丞相。罢太尉官。 二。棘蒲侯陈武为大将军,击济北。昌侯卢卿、共侯卢罢师、甯侯鸱、深泽侯将夜皆为将军,属武祁侯贺,将兵屯荥阳。 176 四 十二月己巳,婴卒。 一。正月甲午,御史大夫北平侯张苍为丞相。 安丘侯张说为将军,击胡,出代。 关中侯申屠嘉为御史大夫。 175 五 除钱律,民得铸钱 174 六 废淮南王,迁严道,道死雍。 三 173 七 四月丙子,初置南陵。 四 172 八 太仆汝阴侯滕公卒。 五 171 九 温室钟自鸣。以芷阳乡为霸陵。 六 御史大夫敬。 170 十 诸侯王皆至长安。 七 169 十一 上幸代。地动。 八 168 十二 河决东郡金堤。徙淮阳王为梁王。 九 167 十三 除肉刑及田租税律、戍卒令。 十 166 十四 匈奴大入萧关,发兵击之,及屯长安旁。 十一 成侯董赤、内史栾布、昌侯卢卿、隆虑侯灶、甯侯鸱皆为将军,东阳侯张相如为大将军,皆击匈奴。中尉周舍、郎中令张武皆为将军,屯长安旁。 165 十五 黄龙见成纪。上始郊见雍五帝。 十二 164 十六 上始郊见渭阳五帝。 十三 163 后元年 新垣平诈言方士,觉,诛之。 十四 162 二 匈奴和亲。地动。八月戊辰,苍免相。 十五。八月庚午,御史大夫申屠嘉为丞相,封故安侯。 御史大夫青。 161 三 置谷口邑。 二 160 四 三 159 五 上幸雍。 四 158 六 匈奴三万人入上郡,二万人入云中。 五 以中大夫令免为车骑将军,军飞狐,故楚相苏意为将军,军句注;。将军张武屯北地;河内守周亚夫为将军,军细柳;宗正刘礼军霸上;祝兹侯徐厉军棘门:以备胡。数月,胡去,亦罢。 157 七 六月己亥,孝文皇帝崩。丁未,太子立。民出临三日,葬霸陵。 六 中尉亚夫为车骑将军,郎中令张武为复土将军,属国捍为将屯将军。詹事戎奴为车骑将军,侍太后。 156 孝景元年 立孝文皇帝庙,郡国为太宗庙。 七。置司徒官。 155 二 立皇子德为河闲王,阏为临江王,馀为淮阳王,非为汝南王,彭祖为广川王,发为长沙王。四月中,孝文太后崩。嘉卒。 八。开封侯陶青为丞相。 御史大夫错。 154 三 吴楚七国反,发兵击,皆破之。皇子端为胶西王,胜为中山王。 二。置太尉官。 中尉条侯周亚夫。为太尉,击吴楚;曲周侯郦寄为将军,击赵;窦婴为大将军,屯荥阳,栾布为将军,击齐。 153 四 立太子。 三 二。太尉亚夫。 御史大夫蚡。 152 五 置阳陵邑。丞相北平侯张苍卒。 四 三 151 六 徙广川王彭祖为赵王。 五 四 御史大夫阳陵侯岑迈。 150 七 废太子荣为临江王。四月丁巳,胶东王立为太子。青罢相。 六月乙巳,太尉条侯亚夫为丞相。罢太尉官。 五。迁为丞相。 御史大夫舍。 149 中元年 二 148 二 皇子越为广川王,寄为胶东王。 三 147 三 皇子乘为清河王。亚夫免相。 四。御史大夫桃侯刘舍为丞相。 御史大夫绾。 146 四 临江王徵,自杀,葬蓝田,燕数万为衔士置冢上。 二 145 五 皇子舜为常山王。 三 144 六 梁孝王武薨。分梁为五国,王诸子:子买为梁王,明为济川王,彭离为济东王,定为山阳王,不识为济阴王。 四 143 后元年 五月,地动。七月乙巳,日蚀。舍免相。 五。八月壬辰,御史大夫建陵侯卫绾为丞相。 御史大夫不疑。 142 二 二 六月丁丑,御史大夫岑迈卒。 141 三 正月甲子,孝景皇帝崩。二月丙子,太子立。 三 140 孝武建元元年 绾免相。 四。魏其侯窦婴为丞相。置太尉。 武安侯田蚡为太尉。 御史大夫抵。 139 二 置茂陵。婴免相。 二月乙未,太常柏至侯许昌为丞相。蚡免太尉。罢太尉官。 御史大夫赵绾。 138 三 东瓯王广武侯望率其众四万馀人来降,处庐江郡。 二 137 四 三 御史大夫青翟。 136 五 行三分钱。 四 135 六 正月,闽越王反。孝景太后崩。。昌免相。 五。六月癸巳,武安侯田蚡为丞相。 青翟为太子太傅。 御史大夫安国。 134 元光元年 二 133 二 帝初之雍,郊见五畤。 三 夏,御史大夫韩安国为护军将军,卫尉李广为骁骑将军,太仆公孙贺为轻车将军,大行王恢为将屯将军,太中大夫李息为材官将军,篡单于马邑,不合,诛恢。 132 三 五月丙子,河决于瓠子。 四 131 四 十二月丁亥,地动。蚡卒。 五。平棘侯薛泽为丞相。 御史大夫欧。 130 五 十月,族灌夫家,弃魏其侯市。 二 129 六 南夷始置邮亭。 三 太中大夫卫青为车骑将军,出上谷;卫尉李广为骁骑将军,出雁门;大中大夫公孙敖为骑将军,出代;太仆公孙贺为轻车将军,出云中:皆击匈奴。 128 元朔元年 卫夫人立为皇后。 四 车骑将军青出雁门,击匈奴。卫尉韩安国为将屯将军,军代,明年,屯渔阳卒。 127 二 五 春,车骑将军卫青出云中,至高阙,取河南地。 126 三 匈奴杀代太守友。 六 御史大夫弘。 125 四 匈奴入定襄、代、上郡。 七 124 五 匈奴杀代都尉朱英。泽免相。 八。十一月乙丑,御史大夫公孙弘为丞相,封平津侯。 春,长平侯卫青为大将军,击右贤。卫尉苏建为游击将军,属青。左内史李沮为强弩将军,太仆贺为车骑将军,代相李蔡为轻车将军,岸头侯张次公为将军,大行息为将军:皆属大将军,击匈奴。 123 六 二 大将军青再出定襄击胡。合骑侯公孙敖为中将军,太仆贺为左将军,郎中令李广为后将军。翕侯赵信为前将军,败降匈奴。卫尉苏建为右将军,败,身脱。左内史沮为强弩将军。皆属青。 122 元狩元年 十月中,淮南王安、衡山王赐谋反,皆自杀,国除。 三 御史大夫蔡。 121 二 匈奴入雁门、代郡。江都王建反。胶东王子庆立为六安王。弘卒。 四。御史大夫乐安侯李蔡为丞相。 冠军侯霍去病为骠骑将军,击胡,至祁连;合骑侯敖为将军。出北地;博望侯张骞、郎中令李广为将军,出右北平。 御史大夫汤。 120 三 匈奴入右北平、定襄。 二 119 四 三 大将军青出定襄,郎中令李广为前将军,太仆公孙贺为左将军,主爵赵食其为右将军,平阳侯曹襄为后将军:击单于。 118 五 蔡坐侵园堧,自杀。 四。太子少傅武强侯庄青翟为丞相。 117 六 四月乙巳,皇子闳为齐王,旦为燕王,胥为广陵王。 二 116 元鼎元年 三 115 二 青翟有罪,自杀。 四。太子太傅高陵侯赵周为丞相。 汤有罪,自杀。 御史大夫庆。 114 三 二 113 四 立常山宪王子平为真定王,商为泗水王。六月中,河东汾阴得宝鼎。 三 112 五 三月中,南越相嘉反,杀其王及汉使者。八月,周坐酎金,自杀。 四。九月辛巳,御史大夫石庆为丞相,封牧丘侯。 卫尉路博德为伏波将军,出桂阳;主爵杨仆为楼船将军,出豫章:皆破南越。 111 六 十二月,东越反。 二 故龙镪侯韩说为横海将军,出会稽;楼船将军杨仆出豫章;中尉王温舒出会稽:皆破东越。 御史大夫式。 110 元封元年。 三 御史大夫宽。 109 二 四 秋,楼船将军杨仆、左将军荀彘出辽东,击朝鲜。 108 三 五 107 四 六 106 五 七 105 六 八 104 太初元年 改历,以正月为岁首。 九 103 二 正月戊寅,庆卒。 十。三月丁卯,太仆公孙贺为丞相,封葛绎侯。 102 三 二 御史大夫延广。 101 四 三 100 天汉元年 四 御史大夫卿。 99 二 五 98 三 六 御史大夫周。 97 四 七 春,贰师将军李广利出朔方,至余吾水上;游击将军韩说出五原;因杅将军公孙敖:皆击匈奴。 96 太始元年 八 95 二 九 94 三 十 御史大夫胜之。 93 四 十一 92 征和元年 冬,贺坐为蛊死。 十二 91 二 七月壬午,太子发兵,杀游击将军说、使者江充。 三月丁巳,涿郡太守刘屈氂为丞相,封彭城侯。 御史大夫成。 90 三 六月,刘屈氂因蛊斩。 二 春,贰师将军李广利出朔方,以兵降胡。重合侯莽通出酒泉,御史大夫商丘成出河西,击匈奴。 89 四 六月丁巳,大鸿胪田千秋为丞相,封富民侯。 88 后元元年 二 87 二 三 二月己巳,光禄大夫霍光为大将军,博陆侯;都尉金日磾为车骑将军,秺侯;太仆安阳侯上官舛为大将军。 86 孝昭始元元年 四。九月,日磾卒。 85 二 五 84 三 六 83 四 七 三月癸酉,卫尉王莽为左将军,骑都尉上官安为车骑将军。 82 五 八 81 六 九 80 元凤元年 十 九月庚午,光禄勋张安世为右将军。 御史大夫欣。 79 二 十一 78 三 十二 十二月庚寅,中郎将范明友为度辽将军,击乌丸。 77 四 三月甲戌,千秋卒。 三月乙丑,御史大夫王欣为丞相,封富春侯。 御史大夫杨敞。 76 五 十二月庚戌,欣卒。 二 75 六 十一月乙丑,御史大夫杨敞为丞相,封安平侯。 九月庚寅,卫尉平陵侯范明友为度辽将军,击乌丸。 74 元平元年 敞卒。 九月戊戌,御史大夫蔡义为丞相,封阳平侯。 四月甲申,光禄大夫龙镪侯韩曾为前将军。五月丁酉,水衡都尉赵充国为后将军,右将军张安世为车骑将军。 御史大夫昌水侯田广明。 73 孝宣本始元年 二 72 二 三 七月庚寅,御史大夫田广明为祁连将军,龙镪侯韩曾为后将军,营平侯赵充国为蒲类将军,度辽将军平陵侯范明友为云中太守,富民侯田顺为虎牙将军:皆击匈奴。 71 三 三月戊子,皇后崩。六月乙丑,义薨。 六月甲辰,长信少府韦贤为丞相,封扶阳侯。田广明、田顺击胡还,皆自杀。充国夺将军印。 御史大夫魏相。 70 四 十月乙卯,立霍后。 二 69 地节元年 三 68 二 四。三月庚午,将军光卒。 二月丁卯,侍中、中郎将霍禹为右将军。 67 三 立太子。五月甲申,贤老,赐金百斤。 六月壬辰,御史大夫魏相为丞相,封高平侯。 七月,安世为大司马、卫将军。禹为大司马。 御史大夫邴吉。 66 四 二。七月壬寅,禹腰斩。 65 元康元年 三 64 二 四 63 三 五 62 四 六。八月丙寅,安世卒。 61 神爵元年 上郊甘泉太畤、汾阴后土。 七 四月,乐成侯许延寿为强弩将军。后将军充国击羌。酒泉太守辛武贤为破羌将军。韩曾为大司马、车骑将军。 60 二 上郊雍五畤。祋祤出宝璧玉器。 八 59 三 三月,相卒。 四月戊戌,御史大夫邴吉为丞相,封博阳侯。 御史大夫望之。 58 四 二 57 五凤元年 三 56 二 四。五月己丑,曾卒。 五月,延寿为大司马、车骑将军。 御史大夫霸。 55 三 正月,吉卒。 三月壬申,御史大夫黄霸为丞相,封建成侯。 御史大夫延年。 54 四 二 53 甘露元年 三。三月丁未,延寿卒。 52 二 赦殊死,赐高年及鳏寡孤独帛,女子牛酒。 四 御史大夫定国。 51 三 三月己丑,霸薨。 七月丁巳,御史大夫于定国为丞相,封西平侯。 太仆陈万年为御史大夫。 50 四 二 49 黄龙元年 三 乐陵侯史子长为大司马、车骑将军。太子太傅萧望之为前将军。 48 孝元初元元年 四 47 二 五 46 三 六 十二月,执金吾冯奉世为右将军。 45 四 七 44 五 八 二月丁巳,平恩侯许嘉为左将军。 中少府贡禹为御史大夫。十二月丁未,长信少府薛广德为御史大夫。 43 永光元年 十月戊寅,定国免。 九。七月,子长免,就第。 九月,卫尉平昌侯王接为大司马、车骑将军。二月,广德免。 七月,太子太傅韦玄成为御史大夫。 42 二 三月壬戌朔,日蚀。 二月丁酉,御史大夫韦玄成为丞相,封扶阳侯。丞相贤子。 七月,太常任千秋为奋武将军,击西羌;云中太守韩次君为建威将军,击羌。后不行。 二月丁酉,右扶风郑弘为御史大夫。 41 三 二 右将军平恩侯许嘉为车骑将军,侍中、光禄大夫乐昌侯王商为右将军,右将军冯奉世为左将军。 40 四 三 39 五 四 38 建昭元年 五 37 二 六 弘免。 光禄勋匡衡为御史大夫。 36 三 六月甲辰,玄成薨。 七月癸亥,御史大夫匡衡为丞相,封乐安侯。 卫尉繁延寿为御史大夫。 35 四 二 34 五 三 33 竟宁元年 四 六月己未,卫尉杨平侯王凤为大司马、大将军。延寿卒。 三月丙寅,太子少傅张谭为御史大夫。 32 孝成建始元年 五 31 二 六 30 三 十二月丁丑,衡免。 七。八月癸丑,遣光禄勋诏嘉上印绶免,赐金二百斤。 十月,右将军乐昌侯王商为光禄大夫、右将军,执金吾弋阳侯任千秋为右将军。谭免。 廷尉尹忠为御史大夫。 29 四 三月甲申,右将军乐昌侯王商为右丞相。 任千秋为左将军,长乐卫尉史丹为右将军。十月己亥,尹忠自剌杀。 少府张忠为御史大夫。 28 河平元年 二 27 二 三 26 三 四 十月辛卯,史丹为左将军,太仆平安侯王章为右将军。 25 四 四月壬寅,丞相商免。 六月丙午,诸吏散骑光禄大夫张禹为丞相。 24 阳朔元年 二 23 二 三 张忠卒。 六月,太仆王音为御史大夫。 22 三 九月甲子,御史大夫王音为车骑将军。 十月乙卯,光禄勋于永为御史大夫。 21 四 七月乙丑,右将军光禄勋平安侯王章卒。 闰月壬戌,永卒。 20 鸿嘉元年 三月,禹卒。 四月庚辰,薛宣为丞相。

史记-建元已来王子侯者年表

制诏御史:“诸侯王或欲推私恩分子弟邑者,令各条上,朕且临定其号名。” 太史公曰:盛哉,天子之德!一人有庆,天下赖之。 汉世之初,矫枉过正。欲大本枝,先封同姓。建元已后,籓翰克盛。主父上言,推恩下令。长沙济北,中山赵敬。分邑广封。振振在咏。扞城御侮,晔晔辉映。百足不僵,一人有庆。 【续上表·】 表中标注: ①《集解》徐广曰:“一作‘掠杀人,弃市’。” ②《索隐》曰:《表》在豫章。 ③《索隐》曰:《表》在会稽。 ④《集解》徐广曰:“一作‘容陵’。” ⑤《索隐》曰:《表》在沛。 ⑥《集解》徐广曰:“择”,一作‘将’。 ⑦《索隐》曰:《表》在芜湖。 ⑧《索隐》曰:《表》作“蒙之”。 ⑨《索隐》曰:《表》在丹阳。 ⑩《索隐》曰:《表》名“胥行” ⑾《索隐》曰:《表》作“秣陵”。 ⑿《索隐》曰:《表》名缠。 ⒀《索隐》曰:《表》作淮陵。 ⒁《索隐》曰:《表》在琅邪。 ⒂《索隐》曰:《表》作“临众”。 ⒃《集解》徐广曰:“葛,一作‘莒’。”《索隐》曰:《表》《志》阙,或郷名。 ⒄《索隐》曰:《汉表》作“平的”,《志》:属北海。 ⒅《索隐》曰:《志》属北海。 ⒆《索隐》曰:《表》在寿乐。 ⒇《索隐》曰:《志》属东莱。 宜成 ① 菑川懿王子。 五 二年五月乙巳,康侯刘偃元年。 六 六 元年,侯福元年。 六 太初元年,侯福坐杀弟,弃市,国除。 临朐 ② 菑川懿王子。 五 二年五月乙巳,哀侯刘奴元年。 六 六 六 四 雷 ③ 城阳共王子。 五 二年五月甲戌,侯刘稀元年。 六 五 五年,侯稀坐酎金,国除。 东莞 ④ 城阳共王子。 三 二年五月甲戌,侯刘吉元年。 元朔五年,侯吉有痼疾,不朝,废,国除。 辟 ⑤ 城阳共王子。 三 二年五月甲戌,节侯刘壮元年。 二 五年,侯朋元年。 六 四 五年,侯朋坐酎金,国除。 尉文 ⑤ 赵敬肃王子。 五 二年六月甲午,节侯刘丙元年。 六 元年,侯犊元年。 四 元鼎五年,侯犊坐酎金,国除。 封斯 ⑦ 赵敬肃王子。 五 二年六月甲午,共侯刘胡阳元年。 六 六 六 一 四年,今侯如意元年。 榆丘 赵敬肃王子。 五 二年六月甲午,侯刘寿福元年。 六 四 元鼎五年,侯寿福坐酎金,国除。 襄嚵 ⑧ 赵敬肃王子。 五 二年六月甲午,侯刘建元年。 六 四 元鼎五年,侯建坐酎金,国除。 邯会 ⑨ 赵敬肃王子。 五 二年六月甲午,侯刘仁元年。 六 六 六 四 朝 ⑩ 赵敬肃王子。 五 二年六月甲午,侯刘义元年。 六 二 四 二年,今侯禄元年。 六 四 东城 ⑾ 赵敬肃王子。 五 二年六月甲午,侯刘遗元年。 六 元年,侯遗有罪,国除。 阴城 《索隐》表、志缺 赵敬肃王子。 五 二年六月甲午,侯刘苍元年。 六 六 元年,侯苍有罪,国除。 广望 ⑿ 中山靖王子。 五 二年六月甲午,侯刘安中元年。 六 六 六 四 将梁 ⒀ 中山靖王子。 五 二年六月甲午,侯刘朝平元年。 六 四 元鼎五年,侯朝平坐酎金,国除。 新馆 ⒁ 中山靖王子。 五 二年六月甲午,侯刘未央元年。 六 四 元鼎五年,侯未央坐酎金,国除。 新处 ⒂ 中山靖王子。 五 二年六月甲午,侯刘嘉元年。 六 四 元鼎五年,侯嘉坐酎金,国除。 陉城 ⒃ 中山靖王子。 五 二年六月甲午,侯刘贞元年。 六 四 元鼎五年,侯贞坐酎金,国除。 蒲领 ⒄ 广川惠王子。 四 三年十月癸酉,侯刘嘉元年。 西熊 广川惠王子。 四 三年十月癸酉,侯刘明元年。 枣强 ⒅ 广川惠王子。 四 三年十月癸酉,侯刘晏元年。 毕梁 ⒆ 广川惠王子。 四 三年十月癸酉,侯刘婴元年。 六 六 三 元封四年,侯婴有罪,国除。 房光 ⒇ 河间献王子。 四 三年十月癸酉,侯刘殷元年。 六 元鼎元年,侯殷有罪,国除。 距阳 河间献王子。 四 三年十月癸酉,侯刘白元年。 四 二 五年,侯渡元年。 四 元鼎五年,侯渡有罪,国除。 蒌安 (21) 河间献王子。 四 三年十月癸酉,侯刘邈元年。 六 六 六 元年,今侯婴元年。 四 阿武 河间献王子。 四 三年十月癸酉,愍侯刘豫元年。 六 六 六 二 三年,今侯宽元年。 参户 (22) 河间献王子。 四 三年十月癸酉,侯刘勉元年。 六 六 六 四 州郷 (23) 河间献王子。 四 三年十月癸酉,节侯刘禁元年。 六 六 五 一 六年,今侯惠元年。 四 表中注释: ①《索隐》曰:《表》在平原。 ②《索隐》曰:《表》在东海。 ③《索隐》曰:《表》在东海。 ④《索隐》曰:《志》属琅邪。 ⑤《索隐》曰:《表》在东海。 ⑥《索隐》曰:《表》在南郡。 ⑦《索隐》曰:《志》属常山。 ⑧《索隐》韦昭云:“广平县”;嚵,音仕咸反,又仕俭反。 ⑨《索隐》曰:《志》属魏郡。 ⑩《索隐》曰:凡侯不言郡县,皆《表》《志》阙。 ⑾《索隐》曰:《志》属九江。 ⑿《索隐》曰:《志》属涿郡。 ⒀《索隐》曰:《表》在涿郡。 ⒁《索隐》曰:《表》 在涿郡。 ⒂《索隐》曰:《表》 在涿郡。 ⒃《索隐》曰:《表》在涿郡,《志》属中山。 ⒄《索隐》曰:《表》在东海。 ⒅《索隐》曰:《志》属清河。 ⒆《索隐》曰:《表》在魏郡。 ⒇《索隐》曰:《表》在魏郡。 (21)《索隐》曰:蒌音力俱反。《汉表》“蒌节侯”,无“安”字。节,谥也。 (22)《索隐》曰:《志》属勃海。 (23)《索隐》曰:《志》属涿郡。 【续上表·三】 成平 ① 河间献王子。 四 三年十月癸酉,侯刘礼元年。 二 元狩三年,侯礼有罪,国除。 广 ② 河间献王子。 四 三年十月癸酉,侯刘顺元年。 六 四 元鼎五年,侯顺坐酎金,国除。 盖胥 ③ 河间献王子。 四 三年十月癸酉,侯刘让元年。 六 四 元鼎五年,侯让坐酎金,国除。 陪安 ④ 济北贞王子。 四 三年十月癸酉,康侯刘不害元年。 六 一 二年,哀侯秦客元年。 二 元鼎三年,侯秦客薨,无后,国除。 荣简 ⑤ 济北贞王子。 四 三年十月癸酉,侯刘骞元年。 二 三年,侯骞有罪,国除。 周坚 济北贞王子。 四 三年十月癸酉,侯刘何元年。 四 二 五年,侯当时元年。 四 元鼎五年,侯当时坐酎金,国除。 安阳 ⑥ 济北贞王子。 四 三年十月癸酉,侯刘桀元年。 六 六 六 四 五 ⑦ 济北贞王子。 四 三年十月癸酉,侯刘臒丘元年。⑧ 六 四 元鼎五年,侯臒丘坐酎金,国除。 富 济北贞王子。 四 三年十月癸酉,侯刘袭元年。 六 六 六 四 陪 ⑨ 济北贞王子。 四 三年十月癸酉,缪侯刘明元年。 六 二 三年,侯邑元年。 二 元鼎五年,侯邑坐酎金,国除。 丛 ⑩ 济北贞王子。 四 三年十月癸酉,侯刘信元年。 六 四 元鼎五年,侯信坐酎金,国除。 平 ⑾ 济北贞王子。 四 三年十月癸酉,侯刘遂元年。 元狩元年,侯遂有罪,国除。 羽 ⑿ 济北贞王子。 四 三年十月癸酉,侯刘成元年。 六 六 六 四 胡母 ⒀ 济北贞王子。⒁ 四 三年十月癸酉,侯刘楚元年。 六 四 元鼎五年,侯楚坐酎金,国除。 离石 ⒂ 代共王子。 四 三年正月壬戌,侯刘绾元年。 六 六 六 四 邵 ⒃ 代共王子。 四 三年正月壬戌,侯刘慎元年。 六 六 六 四 利昌 ⒄ 代共王子。 四 三年正月壬戌,侯刘嘉元年。 六 六 六 四 蔺 ⒅ 代共王子。 三年正月壬戌,侯刘憙元年。 临河 ⒆ 代共王子。 三年正月壬戌,侯刘贤元年。 隰成 ⒇ 代共王子。 三年正月壬戌,侯刘忠元年。 表中标注: ①《索隐》曰:《表》在南皮。 ②《索隐》曰:《表》在勃海。 ③《索隐》曰:《汉志》在太山,《表》:在魏郡。 ④《索隐》曰:《表》在魏郡。 ⑤《集解》徐广曰:“一作‘营简’。”《索隐》曰:《汉表》作“营关”,在茌平。 ⑥《索隐》曰:《表》在平原。 ⑦《索隐》曰:《表》在泰山。 ⑧《索隐》曰:臒〔音huò〕丘,旧作(图片字,qú),音劬,《刘氏》臒,音乌霍反。(按:或“”或“雘”或“臒”,概音形传转之误。) ⑨《索隐》曰:《表》在平原。 ⑩《集解》徐广曰:“一作‘散’。”《索隐》曰:丛,音緅。《汉表》作“菆”,在平原。今平原无菆县,此例非一,盖乡名也。 ⑾《索隐》曰:《志》属河南。 ⑿《索隐》曰:《志》属平原。 ⒀《索隐》曰:《表》在泰山。 ⒁《索隐》曰:自陪安侯不害已下十一人是济北贞王子,而《汉表》自安阳侯已下是济北式王子,同是元朔三年十月封,恐因此误也。 ⒂《索隐》曰:《表》在上党,《志》属西河。 ⒃《索隐》曰:《表》在山阳。 ⒄《索隐》曰:昌利,《志》属齐郡。 ⒅《索隐》曰:《志》属西河。 ⒆《索隐》曰:《志》属朔方。 ⒇《索隐》曰:《志》属西河 【续上表】(四)  国名  王子号  元光  元朔  元狩  元鼎  元封  太初 土军 ① 代共王子。 三年正月壬戌,侯刘郢客元年。 侯郢客坐与人妻奸,弃市。 皐狼 ② 代共王子。 三年正月壬戌,侯刘迁元年。 于章 ③ 代共王子。 三年正月壬戌,侯刘遇元年。 博阳 ④ 齐孝王子。 四 三年三月乙卯,康侯刘就元年。 六 二 三年,侯终吉元年。 二 元鼎五年,侯终吉坐酎金,国除。 宁阳 ⑤ 鲁共王子。 四 三年三月乙卯,节侯刘恢元年。 六 六 六 四 瑕丘 ⑥ 鲁共王子。 四 三年三月乙卯,节侯刘贞元年。 六 六 六 四 公丘 ⑦ 鲁共王子。 四 三年三月乙卯,夷侯刘顺元年。 六 六 六 四 郁狼 ⑧ 鲁共王子。 四 三年三月乙卯,侯刘骑元年。 六 四 元鼎五年,侯骑坐酎金,国除。 西昌 鲁共王子。 四 三年三月乙卯,侯刘敬元年。 六 四 元鼎五年,侯敬坐酎金,国除。 陉城 ⑨ 中山靖王子。 四 三年三月癸酉,侯刘义元年。 六 四 元鼎五年,侯义坐酎金,国除。 邯平 ⑩ 赵敬肃王子。⑾ 四 三年四月庚辰,侯刘顺元年。 六 四 元鼎五年,侯顺坐酎金,国除。 武始 ⑿ 赵敬肃王子。⒀ 四 三年四月庚辰,侯刘昌元年。 六 六 六 四 象氏 ⒁ 赵敬肃王子。 四 三年四月庚辰,节侯刘贺元年。 六 六 二 四 元封三年,思侯安德元年。 四 易 ⒂ 赵敬肃王子。 四 三年四月庚辰,安侯刘平元年。 六 六 四 二 五年,今侯种元年。 四 洛陵 ⒃ 长沙定王子。 三 四年三月乙丑,侯刘章元年。 一 元鼎二年,侯章有罪,国除。 攸舆 ⒄ 长沙定王子。 三 四年三月乙丑,侯刘则元年。 六 六 六 太初元年,侯则篡,死罪,弃市,国除。 表中标注: ①《索隐》曰:《志》属西河。 ②《索隐》曰:《表》在临淮。 ③《集解》徐广曰:“一作‘斥’。”《索隐》曰:《表》在平原。 ④《索隐》曰:《志》属汝南。 ⑤《索隐》曰:《表》在济南。 ⑥《索隐》曰:《志》属山阳。 ⑦《索隐》曰:《志》属沛郡。 ⑧《索隐》曰:韦昭云属鲁。《志》不载。狼,音卢党反,又音郎。 ⑨《索隐》曰:《汉表》作“陆地”,在辛处,于理为得。靖王子贞已封陉,二人不应重封。 ⑩《索隐》曰:《表》在广平。 ⑾《索隐》曰:以异年封,故别见于此。贞已封陉,二人不应重封。 ⑿《索隐》曰:《表》在魏。 ⒀《索隐》曰:后立为赵王。 ⒁《索隐》曰:韦昭云“在巨鹿”。 ⒂《索隐》曰:一作鄗。《志》属涿郡,《表》在鄗。 ⒃《索隐》曰:《表》作“路陵”,在南阳。 ⒄《索隐》曰:按,今长沙有攸县,本名攸舆。《汉表》在南阳。 【续上表·五】 荼陵 ① 长沙定王子。 三 四年三月乙丑,侯刘欣元年。 六 一 五 二年,哀侯阳元年。 六 太初元年,侯阳薨,无后,国除。 建成 ② 长沙定王子。 三 四年三月乙丑,侯刘拾元年。 五 元狩六年,侯拾坐不朝,不敬,国除。 安众 ③ 长沙定王子。 三 四年三月乙丑,康侯刘丹元年。 六 六 二 一 六年,今侯山拊元年④。 四 叶 ⑤ 长沙定王子。 三 四年三月乙丑,康侯刘嘉元年。 六 四 元鼎五年,侯嘉坐酎金,国除。 利郷 城阳共王子。 三 四年三月乙丑,康侯刘婴元年。 二 元狩三年,侯婴有罪,国除。 有利 ⑥ 城阳共王子。 三 四年三月乙丑,侯刘钉元年。 元狩元年,侯钉坐遗淮南书称臣,弃市,国除。 东平 ⑦ 城阳共王子。 三 四年三月乙丑,侯刘庆元年。 二 元狩三年,侯庆坐与姊妹奸,有罪,国除。 运平 ⑧ 城阳共王子。 三 四年三月乙丑,侯刘欣元年。 六 四 元鼎五年,侯欣坐酎金,国除。 山州 城阳共王子。 三 四年三月乙丑,侯刘齿元年。 六 四 元鼎五年,侯齿坐酎金,国除。 海常 ⑨ 城阳共王子。 三 四年三月乙丑,侯刘福元年。 六 四 元鼎五年,侯福坐酎金,国除。 钧丘 ⑩ 城阳共王子。 三 四年三月乙丑,侯刘宪元年。 三 三 四年,今侯执德元年。 六 六 四 南城 城阳共王子。 三 四年三月乙丑,侯刘贞元年。 六 六 六 四 广陵 ⑾ 城阳共王子。 三 四年三月乙丑,常侯刘表元年。 《索隐》虒候表。晋灼曰:虒音斯。 四 二 五年,侯成元年。 四 元鼎五年,侯成坐酎金,国除。 庄原 ⑿ 城阳共王子。 三 四年三月乙丑,侯刘皐元年。 六 四 元鼎五年,侯皐坐酎金,国除。 临乐 ⒀ 中山靖王子。 三 四年四月甲午,敦侯刘光元年。 ⒁ 六 六 五 一 六年,今侯建元年。 四 东野 中山靖王子。 三 四年四月甲午,侯刘章元年。 六 六 六 四 高平 ⒂ 中山靖王子。 三 四年四月甲午,侯刘嘉元年。 六 四 元鼎五年,侯嘉坐酎金,国除。 广川 中山靖王子。 三 四年四月甲午,侯刘颇元年。 六 四 元鼎五年,侯颇坐酎金,国除。 千钟 ⒃ 河间献王子。 三 四年四月甲午,侯刘摇元年。⒄ 一 元狩二年,侯阴不使人为秋请,有罪,国除。 表中注释: ①《索隐》曰:《表》在桂阳,《志》属长沙。 ②《索隐》曰:《表》在豫章。 ③《索隐》曰:《志》属南阳。 ④《索隐》曰:拊,音趺。 ⑤《索隐》曰:叶音摄。县名,属南阳。 ⑥《索隐》曰:《表》在东海。 ⑦《索隐》曰:《表》在东海。 ⑧《索隐》曰:《表》在东海。 ⑨《索隐》曰:《表》在琅邪。 ⑩《索隐》曰:汉《表》作“驺丘”。 ⑾《集解》徐广曰:“一作‘阳’。” ⑿《索隐》曰:《汉表》作“杜原”。 ⒀《索隐》曰:韦昭云:县名,属勃海。 ⒁《索隐》曰:谥法:“善行不怠曰敦”。 ⒂《索隐》曰:《表》在平原。 ⒃《集解>徐广曰:“一作‘重’”。《索隐》曰:《汉表》作重侯担,在平原。《地理志》:有重丘也。 ⒄《集解》:一云“刘阴”。 【续上表·六】 披阳 ① 齐孝王子。 三 四年四月乙丑,敬侯刘燕元年。 六 四 二 五年,今侯隅元年。 六 四 定 ② 齐孝王子。 三 四年四月乙卯,敬侯刘越元年。③ 六 三 三 四年,今侯德元年。 六 四 稻 ④ 齐孝王子。 三 四年四月乙丑,夷侯刘定元年。 六 二 四 三年,今侯都阳元年。 六 四 山 ⑤ 齐孝王子。 三 四年四月乙卯,侯刘国元年。 六 六 六 四 繁安 齐孝王子。 三 四年四月乙卯,侯刘忠元年。⑥ 六 六 六 三 三 四年,今侯寿元年。 柳 齐孝王子。 三 四年四月乙卯,康侯刘阳元年。 六 三 三 四年,侯罢师元年。 四 二 五年,侯自为元年。 四 云 ⑦ 齐孝王子。 三 四年四月乙卯,夷侯刘信元年。 六 五 一 六年,今侯岁发元年。 六 四 牟平 ⑧ 齐孝王子。 三 四年四月乙卯,共侯刘元年。⑨ 二 四 四年,今侯奴元年。 六 六 四 柴 ⑩ 齐孝王子。 三 四年四月乙卯,原侯刘代元年。 六 六 六 四 栢阳 ⑾ 赵敬肃王子。 二 五年十一月辛酉,侯刘终古元年。 六 六 六 四 鄗 ⑿ 赵敬肃王子。 二 五年十一月辛酉,侯刘延年元年。 六 四 元鼎五年,侯延年坐酎金,国除。 桑丘 ⒀ 中山靖王子。 二 五年十一月辛酉,节侯刘洋元年。索隐曰汉表名将夜。 六 三 三 四年,今侯德元年。 六 四 高丘 中山靖王子。 二 五年三月癸酉,哀侯刘破胡元年。 六 元鼎元年,侯破胡薨,无后,国除。 柳宿 ⒁ 中山靖王子。 二 五年三月癸酉,夷侯刘盖元年。 二 四 二年,侯苏元年。 四 元鼎五年,侯苏坐酎金,国除。 戎丘 中山靖王子。 二 五年三月癸酉,侯刘让元年。 六 四 元鼎五年,侯让坐酎金,国除。 樊舆 中山靖王子。 二 五年三月癸酉,节侯刘条元年。 六 六 六 四 曲成 ⒂ 中山靖王子。 二 五年二月癸酉,侯刘万岁元年。 六 四 元鼎五年,侯万岁坐酎金,国除。 安郭 ⒃ 中山靖王子。 二 五年三月癸酉,侯刘博元年。 六 六 六 四 安险 ⒄ 中山靖王子。 二 五年三月癸酉,侯刘应元年。 六 四 元鼎五年,侯应坐酎金,国除。 安遥 ⒅ 中山靖王子。 二 五年三月癸酉,侯刘恢元年。 六 四 元鼎五年,侯恢坐酎金,国除。 表中标注: ①《索隐》曰:萧该披音皮,《刘氏》:音皮彼反。《志》属千乘。 ②《索隐》曰:定,地名。 ③《索隐》曰:《汉表》作敷侯。敷,谥也。《说文》云:敷,读如跃。 ④《索隐》曰:《志》属琅邪。 ⑤《索隐》曰:《表》在勃海。 ⑥《索隐》曰:夷侯忠。 ⑦《索隐》曰:《志》属琅邪。 ⑧《集解》徐广曰:“一作‘羊’。”《索隐》曰:《志》:属东莱。 ⑨《索隐》曰:(图片字),音薛〔此读xìe〕。《唐韵》《正韵》:薛,私列切,音洩。 ⑩《索隐》曰:《志》属泰山。 ⑾《索隐》曰:《表》在中山。 ⑿《索隐》曰:《汉表》鄗作“歊”,音许昭反。《志》:属常山郡。 ⒀《索隐》曰:《表》在深泽。 ⒁《索隐》曰:《表》在涿郡。 ⒂《索隐》曰:《表》在涿郡。 ⒃《索隐》曰:《表》在涿郡。 ⒄《索隐》曰:《志》属中山。 ⒅《索隐》曰:《表》作“安道”。 【续上表】(七)  国名  王子号  元光  元朔  元狩  元鼎  元封  太初 夫夷 长沙定王子。 二 五年三月癸酉,敬侯刘义元年。 六 四 二 五年,今侯禹元年。 六 四 舂陵 ① 长沙定王子。 二 五年六月壬子,侯刘买元年。 六 六 六 四 都梁 ② 长沙定王子。 二 五年六月壬子,敬侯刘遂元年。 六 一 六 元年,今侯系元年。 六 四 洮阳 ③ 长沙定王子。 二 五年六月壬子,靖侯刘狗彘元年④。 五 元狩六年,侯狗彘薨,无后,国除。 泉陵 ⑤ 长沙定王子。 二 五年六月壬子,节侯刘贤元年。 六 六 六 四 终弋 ⑥ 衡山王赐子。 二 六年四月丁丑,侯刘广置元年。⑦ 六 四 元鼎五年,侯广置坐酎金,国除。 麦 ⑧ 城阳顷王子。 六 元年四月戊寅,侯刘昌元年。 四 元鼎五年,侯昌坐酎金,国除。 巨合 ⑨ 城阳顷王子。 六 元年四月戊寅,侯刘发元年。 四 元鼎五年,侯发坐酎金,国除。 昌 ⑩ 城阳顷王子。 六 元年四月戊寅,侯刘差元年。 四 元鼎五年,侯差坐酎金,国除。 蒉 ⑾ 城阳顷王子。 六 元年四月戊寅,侯刘方元年。 四 元鼎五年,侯方坐酎金,国除。 雩殷 ⑿ 城阳顷王子。 六 元年四月戊寅,康侯刘泽元年。 六 六 四 石洛 ⒀ 城阳顷王子。 六 元年四月戊寅,侯刘敬元年。 六 六 四 扶 ⒁ 城阳顷王子。 六 元年四月戊寅,侯刘昆吾元年。 六 六 四 挍 ⒂ 城阳顷王子。 六 元年四月戊寅,侯刘霸元年。⒃ 六 六 四 朸 ⒄ 城阳顷王子。 六 元年四月戊寅,侯刘让元年。 六 六 四 表中标注: ①《索隐》曰:《志》属南阳。 ②《索隐》曰:《志》属零陵。 ③《索隐》曰:《志》属零陵。洮,音滔,又音道。 ④《索隐》曰:《汉表》名将燕。 ⑤《索隐》曰:《志》属零陵。 ⑥《索隐》曰:《表》在汝南。 ⑦《索隐》曰:广买。 ⑧《索隐》曰:广买。《索隐》曰:《表》在琅邪。 ⑨《索隐》曰:《表》在平原。 ⑩《索隐》曰:《志》属琅邪。 ⑾《索隐》曰:或作费,音秘,又扶味反。《表》在琅邪。 ⑿《索隐》曰:《志》属琅邪,《表》作虖葭,音呼加。 ⒀《索隐》曰:《表》在琅邪。 ⒁《索隐》曰:汉《表》作“挟术”,在琅邪。(图片字),音浸。 ⒂《索隐》曰:音効。《志》阙。说者或以为琅邪被县,恐非。 ⒃《索隐》曰:按,城阳顷王子二十二人,挍侯名云,挟厘侯名霸,此止十九人,疑脱。 ⒄《索隐》曰:音勒。朸县属平原。 【续上表·八】 父城 ① 城阳顷王子。 六 元年四月戊寅,侯刘光元年。 四 元鼎五年,侯光坐酎金,国除。 庸 ② 城阳顷王子。 六 元年四月戊寅,侯刘谭元年。③ 六 六 四 翟 ④ 城阳顷王子。 六 元年四月戊寅,侯刘寿元年。 四 元鼎五年,侯寿坐酎金,国除。 鳣 ⑤ 城阳顷王子。 六 元年四月戊寅,侯刘应元年。 四 元鼎五年,侯应坐酎金,国除。 彭 ⑥) 城阳顷王子。 六 元年四月戊寅,侯刘偃元年。 四 元鼎五年,侯偃坐酎金,国除。 瓡 ⑦ 城阳顷王子。 六 元年四月戊寅,侯刘息元年。 六 六 四 虚水 ⑧) 城阳顷王子。 六 元年四月戊寅,侯刘禹元年。 六 六 四 东淮 ⑨ 城阳顷王子。 六 元年四月戊寅,侯刘类元年。《索隐》侯贤。 四 元鼎五年,侯类坐酎金,国除。 栒 ⑩ 城阳顷王子。 六 元年四月戊寅,侯刘买元年。 四 元鼎五年,侯买坐酎金,国除。 涓 ⑾ 城阳顷王子。 六 元年四月戊寅,侯刘不疑元年。 四 元鼎五年,侯不疑坐酎金,国除。 陆 ⑿ 菑川靖王子。 六 元年四月戊寅,侯刘何元年。 六 六 四 广饶 ⒀ 菑川靖王子。 六 元年十月辛卯,康侯刘国元年。 六 六 四 缾 ⒁ 菑川靖王子。 六 元年十月辛卯,侯刘成元年。 六 六 四 俞闾 菑川靖王子。 六 元年十月辛卯,侯刘不害元年。 六 六 四 甘井 ⒂ 广川穆王子。 六 元年十月乙酉,侯刘元元年。 六 六 四 襄陵 ⒃ 广川穆王子。 六 元年十月乙酉,侯刘圣元年。 六 六 四 皐虞 ⒄ 胶东康王子。 三 元年五月丙午,侯刘建元年。 三 四年,今侯处元年。 六 四 魏其 ⒅ 胶东康王子。 六 元年五月丙午,畅侯刘昌元年。 六 四 祝兹 ⒆ 胶东康王子。 四 元年五月丙午,侯刘延元年。 元鼎五年,延坐弃印绶出国,不敬,国除。 表中注释: ①《集解》徐广曰:“一作‘六城’。”《索隐》曰《志》在辽西,《表》在东海。 ②《索隐》曰:《表》在琅邪。 ③《索隐》曰:《汉表》名余。 ④《索隐》曰:《表》在东海。 ⑤《索隐》曰:《表》在襄贲。贲音奔,又音肥,县名。《索隐》曰:《汉表》名余。 ⑥《索隐》曰:《表》在东海。 ⑦《集解》徐广曰:“一作‘报’。”《索隐》曰:县名,《志》:属北海,颜师古曰:即狐字。 ⑧《索隐》曰:虚,音墟。《志》属琅邪。 ⑨《索隐》曰:《表》在东海。 ⑩《索隐》曰:{礻旬},音荀,《表》在东海。案《志》:栒在扶风,与{礻旬}别也。 ⑾《索隐》曰:《表》作淯,在东海,音育。按淯水在南阳,南阳有淯阳县,疑《表》:非也。 ⑿《索隐》曰:《表》在寿光。 ⒀《索隐》曰:《志》属齐郡。 ⒁《索隐》曰:缾音瓶。韦昭云:“古缾邑。音蒲经反。”《志》属琅邪。 ⒂《索隐》曰:《表》在巨鹿。 ⒃《索隐》曰:《表》在巨鹿,《志》:属河东。 ⒄《索隐》曰:《志》属琅邪。 ⒅《索隐》曰:《志》属琅邪。 ⒆《索隐》曰:案,《志》松兹,在庐江,亦作“祝兹”。《表》在琅邪。刘氏云:诸侯封名,《史》《汉表》多有不同,不敢辄改。今亦略检《表》《志》同异,以备多识也。

史记-建元以来侯者年表

太史公曰:匈奴绝和亲,攻当路塞;闽越擅伐,东瓯请降。二夷交侵,当盛汉之隆,以此知功臣受封侔於祖考矣。何者?自《诗》、《书》称三代“戎狄是膺,荆荼是征”,齐桓越燕伐山戎,武灵王以区区赵服单于,秦缪用百里霸西戎,吴楚之君以诸侯役百越。况乃以中国一统,明天子在上,兼文武,席卷四海,内辑亿万之众,岂以晏然不为连境征伐哉!自是後,遂出师北讨强胡,南诛劲越,将卒以次封矣。 太史公原表 国名 侯功 元光 元朔 元狩 元鼎 元封 太初以后 【翕】 索隐音吸。案:汉表在内黄也。 匈奴相降,侯。元朔二年,属车骑将军,击匈奴有功,益封。 三 四年七月壬午,侯赵信元年。 五 六年,侯信为前将军击匈奴,遇单于兵,败,信降匈奴,国除。 【持装 】 索隐汉表作“辕”,在南阳也。 匈奴都尉降,侯。 六年后九月丙寅,侯乐。索隐音岳。元年。 六 六 元年,侯乐死,无后,国除。 【亲阳】 索隐汉表在舞阴也。 匈奴相降,侯。 三 二年十月癸巳,侯月氏元年。 五年,侯月氏坐亡斩,国除。 【若阳】 索隐表在平氏也。 匈奴相降,侯。 三 二年十月癸巳,侯猛元年。 五年,侯猛坐亡斩,国除。 【长平】 索隐地理志县名,在汝南。 以元朔二年再以车骑将军击匈奴,取朔方、河南功侯。元朔五年,以大将军击匈奴,破右贤王,益封三千户。 五 二年三月丙辰,烈侯卫青元年。 集解徐广曰:“青以元封五年薨。” 六 六 六 太初元年,今侯伉元年。 【平陵】 索隐表在武当。 以都尉从车骑将军青击匈奴功侯。以元朔五年,用游击将军从大将军,益封。 五 二年三月丙辰,侯苏建元年。 六 六 六年,侯建为右将军,与翕侯信俱败,独身脱来归,当斩,赎,国除。 【岸头】 索隐表在皮氏。 以都尉从车骑将军青击匈奴功侯。元朔六年,从大将军,益封。 五 二年六月壬辰,侯张次公元年。 元年,次公坐与淮南王女奸,及受财物罪,国除。 【平津】 索隐表在高城。 以丞相诏所褒侯。 四 五年十一月乙丑,献侯公孙弘元年。 二 四 三年,侯庆元年。 六 三 四年,侯庆坐为山阳太守有罪,国除。 【涉安】 以匈奴单于太子降侯。 一 三年四月丙子,侯于单索隐音丹 元年。 五月,卒,无后,国除。 【昌武】 索隐表在武阳。 以匈奴王降侯。以昌武侯从骠骑将军击左贤王功,益封。 三 四年十月庚申,坚侯赵安稽元年。 六 六 一 五 二年,侯充国元年。 太初元年,侯充国薨,亡后,国除。 【襄城】 索隐汉表作“襄武侯乘龙 ”,不同也。案:韩婴亦封襄城侯,地理志襄城在颍川,襄武在陇西也。 以匈奴相国降侯。 三 四年四月庚申,侯无龙元年。集解一云“乘龙”。 六 六 六 一 太初二年,无龙从浞野侯战死。 二 三年,侯病已元年。 【南奅】 集解徐广曰:“匹孝反” 。索隐徐广曰:“匹孝反”。刘氏“普教反”。张揖“ 奅,空也。”纂文云“奅,虚大也。”茂陵中书云“南奅侯”,此本字也。卫青传作“窌”。说文以为从穴,音柳宥反;从大,音疋孝反。 以骑将军从大将军青击匈奴得王功侯。太初二年,以丞相封为葛绎侯。 二 五年四月丁未,侯公孙贺元年。 六 四 五年,贺坐酎金,国除,绝,七岁。 十三 太初二年三月丁卯,封葛绎侯。征和二年,贺子敬声有罪,国除。 【合骑】 索隐表在高城也。 以护军都尉三从大将军击匈奴,至右贤王庭,得王功侯。元朔六年益封。 二 五年四月丁未,侯公孙敖元年。 一 二年,侯敖将兵击匈奴,与骠骑将军期,后,畏懦,当斩,赎为庶人,国除。 【乐安】 索隐安乐表在昌,地理志昌县在琅邪也。 以轻车将军再从大将军青击匈奴得王功侯。 二 五年四月丁未,侯李蔡元年。 四 五年,侯蔡以丞相盗孝景园神道壖地罪,自杀,国除。 【龙嵒】 索隐地理志县名,属平原。刘氏音额。崔洁音洛,又云“今河闲有龙嵒村,与弓高相近。” 以都尉从大将军青击匈奴得王功侯。元鼎六年,以横海将军击东越功,为案道侯。 索隐汉表以龙嵒、案道为二人封,非也。韦昭云案道属齐也。 二 五年四月丁未,侯韩说元年。 六 四 五年,侯说坐酎金,国绝。二岁复侯。 六 元年五月丁卯,案道侯说元年。 十三 征和二年,子长代,有罪,绝。子曾复封为龙□侯。 【随成】 索隐表在千乘。 以校尉三从大将军青击匈奴,攻农吾,先登石累,索隐累音垒,险阻地名。汉表作为“衅”,音门。得王功侯。 二 五年四月乙卯,侯赵不虞元年。 三 三年,侯不虞坐为定襄都尉,匈奴败太守,以闻非实,谩,索隐谓上闻天子状不实,为谩,而国除。谩音木干反。国除。 【众平】 索隐表在乐昌邑。 以校尉三从大将军青击匈奴,至右贤王庭,数为雁行上石山先登功侯。 二 五年四月乙卯,公孙戎奴元年。 一 二年,侯戎奴坐为上郡太守发兵击匈奴,不以闻,谩,国除。 涉轵 以校尉三从大将军青击匈奴,至右贤王庭,数为雁行上石山先登功侯。 二 五年四月丁未,侯李朔元年。 元年,侯朔有罪,国除。 宜春 以父大将军青破右贤王功侯。 二 五年四月丁未,侯卫伉元年。 六 元年,伉坐矫制不害,国除。 阴安 以父大将军青破右贤王功侯。 二 五年四月丁未,侯卫不疑元年。 六 四 五年,侯不疑坐酎金,国除。 发干 以父大将军青破右贤王功侯。 二 五年四月丁未,侯卫登元年。 六 四 五年,侯不疑坐酎金,国除。 博望 以校尉从大将军六年击匈奴,知水道,及前使绝域大夏功侯。 一 六年三月甲辰,侯张骞元年。 一 二年,侯骞坐以将军击匈奴畏懦,当斩,赎,国除。 冠军 以嫖姚校尉再从大将军,六年从大将军击匈奴,斩相国功侯。元狩二年,以骠骑将军击匈奴,至祁连,益封;迎浑邪王,益封;击左右贤王,益封。 一 六年四月壬申,景桓侯霍去病元年。 六 六 元年,哀侯嬗元年。 元年,哀侯嬗薨,无后,国除。 众利 以上谷太守四从大将军,六年击匈奴,首虏千级以上功侯。 一 六年五月壬辰,侯郝贤 一 二年,侯贤坐为上谷太守入戍卒财物上计谩罪,国除。 潦 以匈奴赵王降,侯。 一 元年七月壬午,悼侯赵王暖訾 元年 二年,暖訾死,无后,国除。 宜冠 以校尉从骠骑将军二年再出击匈奴功侯。故匈奴归义。 二 二年正月乙亥,侯高不识元年。 四年,不识击匈奴,战军功增首不以实,当斩,赎罪,国除。 辉渠 以校尉从骠骑将军二年再出击匈奴,得王功侯。以校尉从骠骑将军二年虏五王功,益封。故匈奴归义。 五 二年二月乙丑,忠侯仆多 元年。 三 六 四 从骠 以司马再从骠骑将军数深入匈奴,得两王子骑将功侯。以匈河将军元封三年击楼兰功,复侯。 五 二年五月丁丑,侯赵破奴元年。 四 五年,侯破奴坐酎金,国除。 浞野四 三年,侯破奴元年。 一 二年,侯破奴以浚稽将军击匈奴,失军,为虏所得,国除。 下麾 以匈奴王降侯。 五 二年六月乙亥,侯呼毒尼元年。 四 二 五年,炀侯伊即轩元年。 六 四 漯阴 以匈奴浑邪王将众十万降侯,万户。 四 二年七月壬午,定侯浑邪元年。 六 元年,魏侯苏元年。 五 五年,魏侯苏薨,无后,国除。 辉渠 以匈奴王降侯。 四 三年七月壬午,悼侯扁訾元年。 一 二年,侯扁訾死,无后,国除。 河綦 以匈奴右王与浑邪降侯。 四 三年七月壬午,康侯乌犁元年。 二 四 三年,余利鞮元年。 六 四 常乐 以匈奴右王与浑邪降侯。 四 三年七月壬午,肥侯稠雕 六 六 二 太初三年,今侯广汉元年 符离 以右北平太守从骠骑将军四年击右王,将重会期,首虏二千七百人功侯。 三 四年六月丁卯,侯路博德元年。 六 六 太初元年,侯路博德有罪,国除。 壮 以匈奴归义因淳王从骠骑将军四年击左王,以少破多,捕虏二千一百人功侯。 三 四年六月丁卯,侯复陆支元年。 二 四 三年,今侯偃元年。 六 四 众利 以匈奴归义楼剸王 ,从骠骑将军四年击右王,手自剑合功侯。 三 四年六月丁卯,质侯伊即轩 六 五 一 六年,今侯当时元年。 四 湘成 以匈奴符离王降侯。 三 四年六月丁卯,侯敞屠洛元年。 四 五年,侯敞屠洛坐酎金,国除。 义阳 以北地都尉从骠骑将军四年击左王,得王功侯。 三 四年六月丁卯,侯卫山元年。 六 六 四 散 以匈奴都尉降侯。 三 四年六月丁卯,侯董荼吾 元年。 六 六 二 二 太初三年,今侯安汉元年。 臧马 以匈奴王降侯。 一 四年六月丁卯,康侯延年元年。 五年,侯延年死,不得置后,国除。 周子南君 以周后绍封。 三 四年十一月丁卯,侯姬嘉元年。 三 三 四年君买元年。 四 乐通 以方术侯。 一 四年四月乙巳,侯五利将军栾大元年。 五年,侯大有罪,斩,国除。 了 以匈奴归义王降侯。 一 四年六月丙午,侯次公元年。 五年,侯次公坐酎金,国除。 术阳 以南越王兄越高昌侯。 四年,侯建德元年。 五年,侯建德有罪,国除。 龙亢 以校尉摎乐击南越,死事,子侯。 二 五年三月壬午,侯广德元年。 六 六年,侯广德有罪诛,国除。 成安 以校尉韩千秋击南越死事,子侯。 二 五年三月壬子,侯延年元年。 六 六年,侯延年有罪,国除。 昆 以属国大且渠击匈奴功侯。 二 五年五月戊戌,侯渠复累元年。 六 四 骐 以属国骑击匈奴,捕单于兄功侯。 二 五年六月壬子,侯驹几元年。 六 四 梁期 以属国都尉五年闲出击匈奴,得复累絺缦等功侯。 二 五年七月辛巳,侯任破胡元年。 六 四 牧丘 以丞相及先人万石积德谨行侯。 二 五年九月丁丑,恪侯石庆元年。 六 二 二 三年,侯德元年。 了 以南越将降侯。 一 六年三月乙酉,侯毕取元年。 六 四 将梁 以楼船将军击南越,椎锋却敌侯。 一 六年三月乙酉,侯杨仆元年。 三 四年,侯仆有罪,国除。 安道 以南越揭阳令闻汉兵至自定降侯。 一 六年三月乙酉,侯揭阳令史定元年。 六 四 随桃 以南越苍梧王闻汉兵至降侯。 一 六年四月癸亥,侯赵光元年。 六 四 湘成 以南越桂林监闻汉兵破番禺,谕瓯骆兵四十余万降侯。 一 六年五月壬申,侯监居翁居元年。 六 四 海常 以伏波司马捕得南越王建德功侯。 一 六年七月乙酉,庄侯苏弘元年。 六 太初元年,侯弘死,无后,国除。 北石 以故东越衍侯佐繇王斩余善功侯。 六 元年正月壬午,侯吴阳元年。 三 太初四年,今侯首元年。 下郦 以故瓯骆左将斩西于王功侯。 六 元年四月丁酉,侯左将黄同元年。 四 缭嫈 以故校尉从横海将军说击东越功侯。 一 元年五月己卯,侯刘福元年。 二年,侯福有罪,国除。 蘌儿 以军卒斩东越徇北将军功侯。 六 元年闰月癸卯,庄侯辕终古元年。 太初元年,终古死,无后,国除。 开陵 以故东越建成侯与繇王共斩东越王余善功侯。 六 元年闰月癸卯,侯建成元年。 临蔡 以故南越郎闻汉兵破番禺,为伏波得南越相吕嘉功侯。 六 元年闰月癸卯,侯孙都元年。 东成 以故东越繇王斩东越王余善功侯,万户。 六 元年闰月癸卯,侯居服元年。 无锡 以东越将军汉兵至弃军降侯。 六 元年,侯多军元年。 涉都 以父弃故南海守,汉兵至以城邑降,子侯。 六 元年中,侯嘉元年。 二 太初二年,侯嘉薨,无后,国除。 平州 以朝鲜将汉兵至降侯。 一 三年四月丁卯,侯唊元年。 四年,侯唊薨,无后,国除。 荻苴 以朝鲜相汉兵至围之降侯。 四 三年四月,侯朝鲜相韩阴元年。 澅清 以朝鲜尼溪相使人杀其王右渠来降侯。 四 三年六月丙辰,侯朝鲜尼溪相参元年。 騠兹 以小月氏若苴王。将众降侯。 三 四年十一月丁卯,侯稽谷姑 元年。 太初元年,侯稽谷姑薨,无后,国除。 浩 以故中郎将将兵捕得车师王功侯。 一 四年正月甲申,侯王恢元年。 四年四月,侯恢坐使酒泉矫制害,当死,赎,国除。封凡三月。 瓡讘 以小月氏王将众千骑降侯。 二 四年正月乙酉,侯扜者 元年。 一 六年,侯胜元年。 四 几 以朝鲜王子汉兵围朝鲜降侯。 二 四年三月癸未,侯张□ 归义元年。 六年,侯张□使朝鲜,谋反,死,国除。 涅阳 以朝鲜相路人,汉兵至,首先降,道死,其子侯。 三 四年三月壬寅,康侯子最元年。 二 太初二年,侯最死,无后,国除。 右太史公本表 当涂 魏不害,以圉守尉捕淮阳反者公孙勇等侯。 蒲 苏昌,以圉尉史捕淮阳反者公孙勇等侯。 潦阳 江德,以园厩啬夫共捕淮阳反者公孙勇等侯。 富民 田千秋,家在长陵。以故高庙寝郎上书谏孝武曰:“子弄父兵,罪当笞。父子之怒,自古有之。蚩尤畔父,黄帝涉江”。上书至意,拜为大鸿胪。征和四年为丞相,封三千户。至昭帝时病死,子顺代立,为虎牙将军,击匈奴,不至质,诛死,国除。 褚先生原表 右孝武封国名 博陆 霍光,家在平阳。以兄骠骑将军故贵。前事武帝,觉捕得侍中谋反者马何罗等功侯,三千户。 中辅幼主昭帝,为大将军。谨信,用事擅治,尊为大司马,益封邑万户。后事宣帝。历事三主,天下信乡之,益封二万户。子禹代立,谋反,族灭,国除。 秺 金翁叔名日磾,以匈奴休屠王太子从浑邪王将众五万,降汉归义,侍中,事武帝,觉捕侍中谋反者马何罗等功侯,三千户。中事昭帝,谨厚,益封三千户。子弘代立,为奉车都尉,事宣帝。 安阳 上官桀,家在陇西。以善骑射从军。稍贵,事武帝,为左将军。觉捕斩侍中谋反者马何罗弟重合侯通功侯,三千户。中事昭帝,与大将军霍光争权,因以谋反,族灭,国除。 桑乐 上官安。以父桀为将军故贵,侍中,事昭帝。安女为昭帝夫人,立为皇后故侯,三千户。骄蹇,与大将军霍光争权,因以父子谋反,族灭,国除。 富平 张安世,家在杜陵。以故御史大夫张汤子武帝时给事尚书,为尚书令。事昭帝,谨厚习事,为光禄勋右将军。辅政十三年,无适过,侯,三千户。及事宣帝,代霍光为大司马,用事,益封万六千户。子延寿代立,为太仆,侍中。 义阳 傅介子,家在北地。以从军为郎,为平乐监。昭帝时,刺杀外国王,天子下诏书曰:“平乐监傅介子使外国,杀楼兰王,以直报怨,不烦师,有功,其以邑千三百户封介子为义阳侯。”子厉代立,争财相告,有罪,国除。 商利 王山,齐人也。故为丞相史,会骑将军上官安谋反,山说安与俱入丞相,斩安。山以军功为侯,三千户。上书愿治民,为代太守。为人所上书言,系狱当死,会赦,出为庶人,国除。 建平 杜延年。以故御史大夫杜周子给事大将军幕府,发觉谋反者骑将军上官安等罪,封为侯,邑二千七百户,拜为太仆。元年,出为西河太守。五凤三年,入为御史大夫。 弋阳 任宫。以故上林尉捕格谋反者左将军上官桀,杀之便门,封为侯,二千户。后为太常,及行卫尉事。节俭谨信,以寿终,传于子孙。 宜城 燕仓。以故大将军幕府军吏发谋反者骑将军上官安罪有功,封侯,邑二千户。为汝南太守,有能名。 宜春 王欣,家在齐。本小吏佐史,稍迁至右辅都尉。武帝数幸扶风郡,欣共置办,拜为右扶风。至孝昭时,代桑弘羊为御史大夫。元凤三年,代田千秋为丞相,封二千户。立二年,为人所上书言暴,自杀,不殊。子代立,为属国都尉。 安平 杨敞,家在华阴。故给事大将军幕府,稍迁至大司农,为御史大夫。元凤六年,代王欣为丞相,封二千户。立二年,病死。子贲代立,十三年病死。子翁君代立,为典属国。三岁,以季父恽故出恶言,系狱当死,得免,为庶人,国除。 右孝昭时所封国名 阳平 蔡义,家在温。故师受韩诗,为博士,给事大将军幕府,为杜城门候。入侍中,授昭帝韩诗,为御史大夫。是时年八十,衰老,常两人扶持乃能行。然公卿大臣议,以为为人主师,当以为相。以元平元年代杨敞为丞相,封二千户。病死,绝无后,国除。 扶阳 韦贤,家在鲁。通诗、礼、尚书,为博士,授鲁大儒,入侍中,为昭帝师,迁为光禄大夫,大鸿胪,长信少府。以为人主师,本始三年代蔡义为丞相,封扶阳侯,千八百户。为丞相五岁,多恩,不习吏事,免相就第,病死。子玄成代立,为太常。坐祠庙骑,夺爵,为关内侯。 平陵 范明友,家在陇西。以家世习外国事,使护西羌。事昭帝,拜为度辽将军,击乌桓功侯,二千户。取霍光女为妻。地节四年,与诸霍子禹等谋反,族灭,国除。 营平 赵充国。以陇西骑士从军得官,侍中,事武帝。数将兵击匈奴有功,为护军都尉,侍中,事昭帝。昭帝崩,议立宣帝,决疑定策,以安宗庙功侯,封二千五百户。 阳成 田延年。以军吏事昭帝;发觉上官桀谋反事,后留迟不得封,为大司农。本造废昌邑王议立宣帝,决疑定策,以安宗庙功侯,二千七百户。逢昭帝崩,方上事并急,因以盗都内钱三千万。集解汉书百官表曰“司农属官有都内。”发觉,自杀,国除。 平丘 王迁,家在卫。为尚书郎,习刀笔之文。侍中,事昭帝。帝崩,立宣帝,决疑定策,以安宗庙功侯,二千户。为光禄大夫,秩中二千石。坐受诸侯王金钱财。漏泄中事,诛死,国除。 乐成 霍山。山者,大将军光兄子也。光未死时上书曰:“臣兄骠骑将军去病从军有功,病死,赐谥景桓侯,绝无后,臣光愿以所封东武阳邑三千五百户分与山。”天子许之,拜山为侯。后坐谋反,族灭,国除。 冠军 霍云。以大将军兄骠骑将军适孙为侯。地节三年,天子下诏书曰“骠骑将军去病击匈奴有功,封为冠军侯。薨卒,子侯代立,病死无后。春秋之义,善善及子孙,其以邑三千户封云为冠军侯。”后坐谋反,族灭,国除。 平恩 许广汉,家昌邑。坐事下蚕室,独有一女,嫁之。宣帝未立时,素与广汉出入相通,卜相者言当大贵,以故广汉施恩甚厚。地节三年,封为侯,邑三千户。病死无后,国除。 昌水 田广明。故郎,为司马,稍迁至南郡都尉、淮阳太守、鸿胪、左冯翊。昭帝崩,议废昌邑王,立宣帝,决疑定策,以安宗庙。本始三年,封为侯,邑二千三百户。为御史大夫。后为祁连将军,击匈奴,军不至质,当死,自杀,国除。 高平 魏相,家在济阴。少学易,为府卒史,以贤良举为茂陵令,迁河南太守。坐贼杀不辜,系狱,当死,会赦,免为庶人。有诏守茂陵令,为杨州刺史,入为谏议大夫,复为河南太守,迁为大司农、御史大夫。地节三年,谮毁韦贤,代为丞相,封千五百户。病死,长子宾代立,坐祠庙失侯。 博望 许中翁。以平恩侯许广汉弟封为侯,邑二千户。亦故有私恩,为长乐卫尉。死,子延年代立。 乐平 许翁孙。以平恩侯许广汉少弟故为侯,封二千户。拜为彊弩将军,击破西羌,还,更拜为大司马、光禄勋。亦故有私恩,故得封。嗜酒好色,以早病死。子汤代立。 将陵 史子回。集解名曾。以宣帝大母家封为侯,二千六百户,与平台侯昆弟行也。子回妻宜君,故成王孙,嫉妒,绞杀侍婢四十余人,盗断妇人初产子臂膝以为媚道。为人所上书言,论弃市。子回以外家故,不失侯。 平台 史子叔。集解名玄。以宣帝大母家封为侯,二千五百户。卫太子时,史氏内一女于太子,嫁一女鲁王,今见鲁王亦史氏外孙也。外家有亲,以故贵,数得赏赐。 乐陵 史子长。以宣帝大母家贵,侍中,重厚忠信。以发觉霍氏谋反事,封三千五百户。 博成 张章,父故颍川人,为长安亭长。失官,之北阙上书,寄宿霍氏第舍,卧马枥闲,夜闻养马奴相与语,言诸霍氏子孙欲谋反状,因上书告反,为侯,封三千户。 都成 金安上,先故匈奴。以发觉故大将军霍光子禹等谋反事有功,封侯,二千八百户。安上者,奉车都尉秺侯从群子。行谨善,退让以自持,欲传功德于子孙。 平通 杨恽,家在华阴,故丞相杨敞少子,任为郎。好士,自喜知人,居众人中常与人颜色,以故高昌侯董忠引与屏语,言霍氏谋反状,共发觉告反侯,二千户,为光禄动。到五凤四年,作为妖言,大逆罪腰斩,国除。 高昌 董忠,父故颍川阳翟人,以习书诣长安。忠有材力,能骑射,用短兵,给事期门。与张章相习知,章告语忠霍禹谋反状,忠以语常侍骑郎杨恽,共发觉告反,侯,二千户。今为枭骑都尉,侍中。坐祠宗庙乘小车,夺百户。 爰戚 赵成。用发觉楚国事侯,二千三百户。地节元年,楚王与广陵王谋反,成发觉反状,天子推恩广德义,下诏书曰“无治广陵王”,广陵不变更。后复坐祝诅灭国,自杀,国除。今帝复立子为广陵王。 酂 地节三年,天子下诏书曰:“朕闻汉之兴,相国萧何功第一,今绝无后,朕甚怜之,其以邑三千户封萧何玄孙建世为酂侯”。 平昌 王长君,家在赵国,常山广望邑人也。卫太子时,嫁太子家,为太子男史皇孙为配,生子男,绝不闻声问,行且四十余岁,至今元康元年中,诏征,立以为侯,封五千户。宣帝舅父也。 乐昌 王稚君,家在赵国,常山广望邑人也。以宣帝舅父外家封为侯,邑五千户。平昌侯王长君弟也。 邛成 王奉光,家在房陵。以女立为宣帝皇后,故封千五百户。言奉光初生时,夜见光其上,传闻者以为当贵云。后果以女故为侯。 安远 郑吉,家在会稽。以卒伍起从军为郎,使护将弛刑士田渠梨。会匈奴单于死,国乱,相攻,日逐王将众来降汉,先使语吉,吉将吏卒数百人往迎之。众颇有欲还者,斩杀其渠率,遂与俱入汉。以军功侯,二千户。 博阳 邴吉,家在鲁。本以治狱为御史属,给事大将军幕府。常施旧恩宣帝,迁为御史大夫,封侯,二千户。神爵二年,代魏相为丞相。立五岁,病死。子翁孟代立,为将军,侍中。甘露元年,坐祠宗庙不乘大车而骑至庙门,有罪,夺爵,为关内侯。 建成 黄霸,家在阳夏,以役使徙云阳。以廉吏为河内守丞,迁为廷尉监,行丞相长史事。坐见知夏侯胜非诏书大不敬罪,久系狱三岁,从胜学尚书。会赦,以贤良举为扬州刺史,颍川太守。善化,男女异路,耕者让畔,赐黄金百斤,秩中二千石。居颍川,入为太子傅,迁御史大夫。五凤三年,代邴吉为丞相。封千八百户。 西平 于定国,家在东海。本以治狱给事为廷尉史,稍迁御史中丞。上书谏昌邑王,迁为光禄大夫,为廷尉。乃师受春秋,变道行化,谋厚爱人。迁为御史大夫,代黄霸为丞相。 右孝宣时所封 阳平 王稚君,索隐汉表名禁。家在魏郡。故丞相史。女为太子妃。太子立为帝,女为皇后,故侯,千二百户。初元以来,方盛贵用事,游宦求官于京师者多得其力,未闻其有知略广宣于国家也。 孝武之代,天下多虞。南讨瓯越,北击单于。长平鞠旅,冠军前驱。术阳衔璧,临蔡破禺。博陆上宰,平津巨儒。金章且佩,紫绶行纡。昭帝已後,勋宠不殊。惜哉绝笔,褚氏补诸。

史记-惠景间侯者年表

太史公读列封至便侯曰:有以也夫!长沙王者,着令甲,称其忠焉。昔高祖定天下,功臣非同姓疆土而王者八国。至孝惠帝时,唯独长沙全,禅五世,以无嗣绝,竟无过,为籓守职,信矣。故其泽流枝庶,毋功而侯者数人。及孝惠讫孝景间五十载,追修高祖时遗功臣,及从代来,吴楚之劳,诸侯子若肺腑,外国归义,封者九十有余。咸表始终,当世仁义成功之著者也。 【附表】(一) 国名 侯功 孝惠 七 高后 八 孝文 二十三 孝景 十六 建元至元封六年三十六, 太初以后 便 ① 长沙王子,侯,二千户。 七 元年九月,顷侯吴浅元年。 八 二十二 一 后七年,恭侯信元年。 五 十一 前六年,侯广志元年。 二十九 元鼎五年,侯千秋坐酎金,国除。 轪 ② 长沙相,侯,七百户。 六 二年四月庚子,侯利仓元年。③ 二 六 三年,侯豨元年。 十五 八 十六年,侯彭祖元年。 十六 元封元年,侯秩为东海太守,行过不请,擅发卒兵为卫,当斩,会赦,国除。 三十 平都 ④ 以齐将,高祖三年降,定齐,侯,千户。 二 五年六月乙亥,孝侯刘到元年。 八 二 二十一 三年,侯成元年。 十四 后二年,侯成有罪,国除。 右孝惠时三。 表中标注: ①《索隐》曰:《汉志》:县名,属桂阳。便,音鞭。 ② 音大。《索隐》曰:县名,在江夏。 ③《索隐》曰:《汉书》作“轪侯朱仓”。 ④《索隐》曰:属东海。 【续上表·二】 国名 侯功 孝惠 高后 孝文 孝景 建元至元封六年 太初以后 扶柳 ① 高后姊长姁子,侯。 七 元年四月庚寅,侯昌平元年。 八年,侯平坐吕氏事诛,国除。 郊 ② 吕后兄悼武王身佐高祖定天下,吕氏佐高祖治天下,天下大安,封武王少子产为郊侯。 五 元年四月辛卯,侯吕产元年。 六年七月壬辰,产为吕王,国除。 高后八年九月,产以吕王为汉相,谋为不善。大臣诛产,遂灭诸吕。 南宫 ③ 以父越人为高祖骑将,从军,以大中大夫侯。 七 元年四月丙寅,侯张买元年。 高后八年,侯买坐吕氏事诛,国除。 梧 ④ 以军匠从起郏,入汉,后为少府,作长乐、未央宫,筑长安城,先就,功侯,五百户。 六 元年四月乙酉,齐侯阳成延元年。 二 七年,敬侯去疾元年。 二十三 九 七 中元三年,靖侯偃元年。 八 元光三年,侯戎奴元年。 十四 元狩五年,侯戎奴坐谋杀孝父弃市,国除。 平定 ⑤ 以卒从高祖起留,以家车吏入汉,以枭骑都尉击项籍,得楼烦将功,用齐丞相侯。⑥ 八 元年四月乙酉,敬侯齐受元年。 一 四 二年,齐侯市人元年。 十八 六年,恭侯应元年。 十六 七 元光二年,康侯延居元年。 十八 元鼎二年,侯昌元年。 二 元鼎四年,侯昌有罪,国除。 博成 以悼武王郎中,兵初起,从高祖起丰,攻雍丘,击项籍,力战,奉卫悼武王出荥阳,功侯。 三 元年四月乙酉,敬侯冯无择元年。 四 四年,侯代元年。 高后八年,侯代坐吕氏事诛,国除。 沛 ⑦ 吕后兄康侯少子,侯,奉吕宣王寝园。 七 元年四月乙酉,侯吕种元年。 一 为不其侯。 高后八年,侯种坐吕氏事诛,国除。 襄成 ⑧ 孝惠子,侯。 一 元年四月辛卯,侯义元年。 高后四年,侯义为常山王,国除。 轵 ⑨ 孝惠子,侯。 三 元年四月辛卯,侯朝元年。 高后四年,侯朝为常山王,国除。 壶关 孝惠子,侯。 四 元年四月辛卯,侯武元年。 高后五年,侯武为淮阳 沅陵 ⑩ 长沙嗣成王子,侯。 八 元年十一月壬申,顷侯吴阳元年。 十七 六 后二年,顷侯福元年。 十一 四 中元五年,哀侯周元年。 后二年,侯周薨,无后,国除。 表中注释: ①《索隐》曰:县名,属信都。 ②《索隐》曰:,县名,属沛郡。一作“洨”。 ③《索隐》曰:县名,属信都。 ④《索隐》曰:县名,属彭城。 ⑤《索隐》曰:汉志阙。或郷名。 ⑥ 注:一云项涓。 ⑦《索隐》曰:县名,属沛郡。 ⑧《索隐》曰:县名,属颍川。 ⑨《索隐》曰:县名,属河内。 ⑩《索隐》曰:县,近长沙,汉志属武陵。 【续上表·三】 国名 侯功 孝惠 高后 孝文 孝景 建元至元封六年 太初以后 上邳 楚元王子,侯。 七 二年五月丙申,侯刘郢客元年。 一 孝文元年,侯郢客为楚王,国除。 朱虚 ① 齐悼惠王子,侯。 七 二年五月丙申,侯刘章元年。 一 孝文二年,侯章为城阳王,国除。 昌平 ② 孝惠子,侯。 三 四年二月癸未,侯太元年。 高后七年,太为吕王,国除。 赘其 ③ 吕后昆弟子,用淮阳丞相侯。 四 四年四月丙申,侯吕胜元年。 八年,侯胜坐吕氏事诛,国除。 中邑 以执矛从高祖入汉,以中尉破曹咎,用吕相侯,六百户。 五 四年四月丙申,贞侯朱通元年。 十七 六 后元二年,侯悼元年。 十五 后元三年,侯悼有罪,国除。 乐成 以队卒从高祖起沛,属皇訢,以郎击陈余,用卫尉侯,六百户。 二 四年四月丙申,简侯卫无择元年。 三 六年,恭侯胜元年。 二十三 十五 一 后元三年,侯侈元年。 五 建元六年,侯侈坐以买田宅不法,又请求吏罪,国除。 山都 高祖五年为郎中柱下令,以卫将军击陈豨,用梁相侯。 五 四年四月丙申,真侯王恬开元年。 三 二十 四年,惠侯中黄元年。 三 十三 四年,敬侯触龙元年。 二十三 元狩五年,侯当元年。 八 元封元年,侯当坐与奴阑入上林苑,国除。 松兹 ④ 兵初起,以舍人从起沛,以郎吏入汉,还,得雍王邯家属功,用常山丞相侯。 五 四年四月丙申,夷侯徐厉元年。 六 十七 七年,康侯悼元年。 十二 四 中六年,侯偃元年。 五 建元六年,侯偃有罪,国除。 成陶 ⑤ 以卒从高祖起单父,为吕氏舍人,度吕氏淮之功,用河南守侯,五百户。 五 四年四月丙申,夷侯周信元年。 十一 十二年,孝侯勃元年。 三 十五年,侯勃有罪,国除。 俞 ⑥ 以连敖从高祖破秦,入汉,以都尉定诸侯,功比朝阳侯。婴死,子它袭功,用太中大夫侯。⑦ 四 四年四月丙申,侯吕它元年。 八年,侯它坐吕氏事诛,国除。 滕 ⑧ 以舍人、郎中,十二岁,以都尉屯霸上,用楚相侯。 四 四年四月丙申,侯吕更始元年。 八年,侯更始坐吕氏事诛,国除。 醴陵 ⑨ 以卒从,汉王三年初起栎阳,以卒吏击项籍,为河内都尉,用长沙相侯,六百户。 五 四年四月丙申,侯越元年。 三 孝文四年,侯越有罪,国除。 吕成 吕氏昆弟子,侯。 四 四年四月丙申,侯吕忿元年。 八年,侯忿坐吕氏事诛,国除。 东牟 ⑩ 齐悼惠王子,侯。 三 六年四月丁酉,侯刘兴居元年。 一 孝文二年,侯兴居为济北王,国除。 锤 ⑾ 吕肃王子,侯。 二 六年四月丁酉,侯吕通元年。 高后八年,侯通为燕王,坐吕氏事,国除。 信都 ⑿ 以张敖、鲁元太后子侯。 一 八年四月丁酉,侯侈元年。 孝文元年,侯侈有罪,国除。 乐昌 以张敖、鲁元太后子侯。 一 八年四月丁酉,侯受元年。 孝文元年,侯受有罪,国除。 祝兹 ⒀ 吕后昆弟子,侯。 八年四月丁酉,侯吕荣元年。坐吕氏事诛,国除。 建陵 ⒁ 以大谒者侯,宦者,多奇计。 八年四月丁酉,侯张泽元年。高后八年九月,夺侯,国除 。⒂ 东平 ⒃ 以燕王吕通弟侯。 八年五月丙辰,侯吕庄元年。坐吕氏事诛,国除。 右高后时三十一,孝文二十三,孝景十六。 表中标注: ①《索隐》曰:县名,属琅邪。 ②《索隐》曰:县名,属上谷。 ③《索隐》曰:县名,属临淮。 ④《集解》徐广曰“松,一作‘祝’。”《索隐》曰:县名,属庐江 。 ⑤《集解》徐广曰:“一作‘阴’。”《索隐》曰:汉志地阙。 ⑥《集解》如淳曰:“音输”。《索隐》曰:县名,属清河。 ⑦《索隐》曰:它音驼。 ⑧《索隐》曰:刘氏云作“胜”,恐误。今按滕县属沛郡。 ⑨《索隐》曰:县名,属长沙。 ⑩《索隐》曰:县名,属东莱。 ⑾《集解》一作“钜”。《索隐》曰:县名,属东莱。 ⑿《索隐》曰:县名,属信都。 ⒀《索隐》曰:汉书作“琅邪”。 ⒁《索隐》曰:汉表在“东海”。 ⒂《索隐》曰:泽,一名释。 ⒃)《集解》徐广曰:“一作‘康’。《索隐》曰:县名,在东平。 【续上表】(四) 国名 侯功 孝惠 高后 孝文 孝景 建元至元封六年 太初以后 阳信 ① 高祖十二年为郎。以典客夺赵王吕禄印,关殿门拒吕产等入,共尊立孝文,侯,二千户。 十四 元年二月辛丑,侯刘揭元年。 九 十五年,侯中意元年。 五 景帝六年,侯中意有罪,国除。 轵 ② 高祖十年为郎,从军,十七岁为太中大夫,迎孝文代,用车骑将军迎太后,侯,万户。薄太后弟。 十 元年四月乙巳,侯薄昭元年。 十三 十一年,易侯戎奴元年。 十六 一 建元二年,侯梁元年。 壮武 ③ 以家吏从高祖起山东,以都尉从之荥阳,食邑。以代中尉劝代王入,骖乘至代邸,王卒为帝,功侯,千四百户。 二 元年四月辛亥,侯宋昌元年。 十三 十一 中元四年,侯昌夺侯,国除。 清都 ④ 以齐哀王舅父侯。⑤ 五 元年四月辛未,侯驷钧元年。 孝文前六年,钧有罪,国除。 周阳 ⑥ 以淮南厉王舅父侯。 五 元年四月辛未,侯赵兼元年。 孝文前六年,兼有罪,国除。 樊 ⑦ 以睢阳令从高祖初起阿,以韩家子还定北地,用常山相侯,千二百户。 十四 元年六月丙寅,侯蔡兼元年。 九 十五年,康侯客元年。 ⑧ 九 七 中元三年,恭侯平元年。 十三 元朔二年,侯辟方元年。 十四 元鼎四年,侯辟方有罪,国除。 管 ⑨ 齐悼惠王子,侯。 二 四年五月甲寅,恭侯刘罢军元年。 十八 六年,恭侯戎奴元年 。 二 三年,侯戎奴反,国除。 瓜丘 ⑩ 齐悼惠王子,侯。 十一 四年五月甲寅,侯刘宁国元年。 九 十五年,侯偃元年。 二 三年,侯偃反,国除 。 营 ⑾ 齐悼惠王子,侯。 十 四年五月甲寅,平侯刘信都元年。 十 十四年,侯广元年。 二 孝景前元三年,侯广反,国除。 杨虚 齐悼惠王子,侯。 十二 四年五月甲寅,恭侯刘将庐元年。⑿ 十六年,侯将庐为齐王,有罪,国除。 朸 ⒀ 齐悼惠王子,侯。⒁ 十一 四年五月甲寅,侯刘辟光元年。 十六年,侯辟光为济南王,国除。 表中标注: ①《索隐》曰:表在新野,志属勃海,恐有二县。 ②《索隐》曰:县名,属河内。 ③《索隐》曰:县名,属胶东。 ④《集解》徐广曰:“一作‘鄡’,音苦尧反。”《索隐》曰:汉表“邬侯”,邬,太原县。 ⑤《索隐》曰:舅父即舅,犹姨曰姨母也。 ⑥《索隐》曰:县名,属上郡。 ⑦《索隐》曰:县名,属东平。 ⑧《集解》徐广曰:“客,一作‘容’。” ⑨《索隐》曰:管,古国,今为县,属荥阳。 ⑩《索隐》曰:县,在魏郡。 ⑾《索隐》曰:表在济南。 ⑿《索隐》注:杨虚共侯刘将庐。汉书作“将闾”,齐悼惠王子,袭封,王子也。 ⒀ 注:音力。《索隐》曰:县名,属平原。 ⒁《索隐》曰:为济南王。 【续上表·五】 安都 齐悼惠王子,侯。① 十二 四年五月甲寅,侯刘志元年。 十六年,侯志为济北王,国除。 平昌 ② 齐悼惠王子,侯。③ 十二 四年五月甲寅,侯刘卬元年。 十六年,侯卬为胶西王,国除。 武城 ④ 齐悼惠王子,侯。⑤ 十二 四年五月甲寅,侯刘贤元年。 十六年,侯贤为菑川王,国除。 白石 ⑥ 齐悼惠王子,侯。⑦ 十二 四年五月甲寅,侯刘雄渠元年。 十六年,侯雄渠为胶东王,国除。 波陵 ⑧ 以阳陵君侯。 五 七年三月甲寅,康侯魏驷元年。 孝文十二年,康侯魏驷薨,无后,国除。 南 ⑨ 以信平君侯。 七年三月丙寅,侯起元年。⑩ 孝文时坐复父故夺爵级,关内侯。 表中注释: ①《索隐》曰:为济北王。 ②《索隐》曰:县名,属平原。 ③《索隐》曰:为胶西王。 ④《索隐》曰:汉志阙。凡阙者,或郷名,或寻废,故志不载。 ⑤《索隐》曰:为菑川王。 ⑥《索隐》曰:县名,属金城。 ⑦《索隐》曰:为胶东王。 ⑧《索隐》曰:汉表波作泜,音坻。 ⑨《集解》徐广曰:“一作‘朝’。”《索隐》曰:《韦昭》音贞,一音程。李彤云:“河南有(图片字)亭。”音赪。 ⑩《索隐》曰:起,名也,史失其姓。 【续上表·六】 阜陵 ① 以淮南厉王子侯。 八 八年五月丙午,侯刘安元年。 孝文十六年,安为淮南王,国除。 安阳 ② 以淮南厉王子侯。 八 八年五月丙午,侯勃元年。 孝文十六年,侯勃为衡山王,国除。 阳周 以淮南厉王子侯。③ 八 八年五月丙寅,侯刘赐元年。 孝文十六年,侯赐为庐江王,国除。 东城 ④ 以淮南厉王子侯。 七 八年五月丙寅,哀侯刘良元年。 孝文十五年,侯良薨,无后,国除。 犂 ⑤ 以齐相召平子侯,千四百一十户。 十一 十年四月癸丑,顷侯召奴元年。 三 后五年,侯泽元年。 十六 十六 元朔五年,侯延元年。 十九 元封六年,侯延坐不出持马,斩,国除。 缾 ⑥ 以北地都尉孙卬,匈奴入北地,力战死事,子侯。 十 十四年三月丁巳,侯孙郸元年。 二 孝景前三年,侯郸谋反,国除。 弓高 ⑦ 以匈奴相国降,故韩王信孽子,侯,千二百三十七户。 八 十六年六月丙子,庄侯韩颓当元年。 十六 前元年,侯则元年。 十六 元朔五年,侯则薨,无后,国除。 襄成 ⑧ 以匈奴相国降侯,故韩王信太子之子,侯千四百三十二户。 七 十六年六月丙子,哀侯韩婴元年。 一 后元七年,侯泽之元年。 十六 十五 元朔四年,侯泽之坐诈病不从,不敬,国除。 故安 (⑨ 孝文元年,举淮阳守从高祖入汉功侯,食邑五百户;用丞相侯,一千七百一十二户。 五 后元三年四月丁巳,节侯申屠嘉元年。 二 十四 前三年,恭侯元年。 十九 元狩二年,清安侯臾元年。 五 元鼎元年,臾坐为九江太守有罪,国除。 章武 ⑩ 以孝文后弟侯,万一千八百六十九户。 一 后元七年六月乙卯,景侯窦广国元年。 六 十 前七年,恭侯完元年。 八 元光三年,侯常坐元年。 十 元狩元年,侯常坐谋杀人未杀罪,国除。 南皮 ⑾ 以孝文后兄窦长君子侯,六千四百六十户。 一 后元七年六月乙卯,侯窦彭祖元年。 十六 五 建元六年,夷侯良元年。 五 元光五年,侯桑林元年。 十八 元鼎五年,侯桑林坐酎金罪,国除。 右孝文时二十九。 表中标注: ①《索隐》曰:县名,属九江。 ②《索隐》曰:县名,属冯翊。 ③《索隐》曰:为庐江王。 ④《索隐》曰:县名,属九江。 ⑤《索隐》曰:县名,属东郡。 ⑥《索隐》曰:县名,属琅邪。 ⑦《索隐》曰:汉表在营陵。 ⑧《索隐》曰:志属颍川。 ⑨《索隐》曰:县名,属涿郡。 ⑩《索隐》曰:县名,属勃海。 ⑾《索隐》曰:县名,属勃海。 续上表】(七) 国名 侯功 孝惠 高后 孝文 孝景 建元至元封六年 太初以后 平陆 ① 楚元王子,侯,三千二百六十七户。 元年四月乙巳,侯刘礼元年。② 孝景三年,侯礼为楚王,国除。 休 楚元王子,侯。 二 元年四月乙巳,侯富元年。 孝景三年,侯富以兄子戊为楚王反,富与家属至长安北阙自归,不能相教,上印绶。诏复王。后以平陆侯为楚王,更封富为红侯。 沉犹 ③ 楚元王子,侯,千三百八十户。 十六 元年四月乙巳,夷侯刘秽元年。 四 建元五年,侯受元年。 红 ④ 楚元王子,侯,千七百五十户。 四 三年四月乙巳,庄侯富元年。⑤ 一 前七年,悼侯澄元年。 九 中元元年,敬侯发元年。⑥ 十五 元朔四年,侯章元年。 一 元朔五年,侯章薨,无后,国除。 宛朐 ⑦ 楚元王子,侯。 二 元年四月乙巳,侯刘执元年。⑧ 孝景三年,侯执反,国除。 魏其 ⑨ 以大将军屯荥阳,扞吴楚七国反,已破为侯,三千三百五十户。 十四 三年六月乙巳,侯窦婴元年。 九 建元元年为丞相,二岁免。 元光四年,侯婴坐争灌夫事,上书称为先帝诏,矫制害,弃市,国除。 棘乐 楚元王子,侯,户千二百一十三。 十四 三年八月壬子,敬侯刘调元年。 二十 建元二年,恭侯应元年。 元朔元年,侯庆元年。 十六 元鼎五年,侯庆坐酎金,国除。 俞 ⑩ 以将军吴楚反时击齐有功。布故彭越舍人,越反时布使齐,还已枭越,布祭哭之,当亨,出忠言,高祖赦之。黥布反,布为都尉,侯,户千八百。 六 六年四月丁卯,侯栾布元年。 中元五年,侯布薨。 十 元狩六年,侯贲坐为太常庙牺牲不如令,有罪,国除。 ⑾ 建陵 以将军击吴楚功,用中尉侯,户一千三百一十。 十一 六年四月丁卯,敬侯卫绾元年。 十 元光五年,侯信元年。 十八 元鼎五年,侯信坐酎金,国除。 建平 ⑿ 以将军击吴楚功,用江都相侯,户三千一百五十。 十一 六年四月丁卯,哀侯程嘉元年。 七 元光二年,节侯横元年。 一 元光三年,侯回元年。 一 元光四年,侯回薨,无后,国除。 平曲 ⒀ 以将军击吴楚功,用陇西太守侯,户三千二百二十。 五 六年四月己巳,侯公孙昆邪元年。⒁ 中元四年,侯昆邪有罪,国除。太仆贺父。 江阳 ⒂ 以将军击吴楚功,用赵相侯,户二千五百四十一。 四 六年四月壬申,康侯苏嘉元年。 ⒃ 七 中元二年,懿侯卢元年。⒄ 二十 建元三年,侯明元年。 六 元朔六年,侯雕元年。 十一 元鼎五年,侯雕坐酎金,国除。 遽 ⒅ 以赵相建德,王遂反,建德不听,死事,子侯,户千九百七十。 六 中元二年四月己巳,侯横元年。 ⒆ 后元二年,侯横有罪,国除。 新市 ⒇ 以赵内史王慎,王遂反,慎不听,死事,子侯,户一千十四。 五 中元二年四月乙巳,侯康元年。 三 后元元年,殇侯始昌元年。 九 元光四年,殇侯始昌为人所杀,国除。 ①《索隐》曰:县名,属西河。又有东平陆,在东平。 ②《集解》注:一云“乙卯”。 ③《索隐》曰:汉表在高苑。 ④《索隐》曰:楚元王传,休侯富免后封红侯,此则并列,误也。汉表一书而已。红、休,盖二郷名。王莽封刘歆为红休侯。一云红即虹县。 ⑤ 注:一云礼侯。 ⑥ 注:发,一作“嘉”。 ⑦《索隐》曰:县名,属济阴。 ⑧《索隐》曰:萧该执音艺。 ⑨《索隐》曰:县名,属琅邪。 ⑩《索隐》曰:俞音输,县名,属清河。 ⑾ 注:一云元朔二年,侯贲元年。 ⑿《索隐》曰:县名,属沛郡。 ⒀《索隐》曰:汉表在高城。 ⒁《索隐》曰:汉书昆作“浑”。 ⒂《索隐》曰:县,在东海。 ⒃《集解》徐广曰:“苏,一作‘籍’。”《索隐》曰:汉表作“苏息”。 ⒄《集解》徐广曰:“一作‘哀侯’ ⒅《索隐》曰:汉表,郷名,在常山。 ⒆《索隐》曰:史失其姓。 ⒇《索隐》曰:县名,属钜鹿。 【续上表·八】 商陵 ① 以楚太傅赵夷吾,王戊反,不听,死事,子侯,一千四十五户。 八 中元二年四月乙巳,侯周元年。 二十九 元鼎五年,侯周坐为丞相知列侯酎金轻,下廷尉,自杀,国除。 山阳 以楚相张尚,王戊反,尚不听,死事,子侯,户千一百一十四。 八 中元二年四月乙巳,侯当居元年。 十六 元朔五年,侯当居坐为太常程博士弟子故,不以实罪,国除。② 安陵 以匈奴王降侯,户一千五百一十七。 七 中元三年十一月庚子,侯子军元年。 五 建元六年,侯子军薨,无后,国除。 垣 ③ 以匈奴王降侯。 三 中元二年十二月丁丑,侯赐元年。 六年,赐死,不得及嗣。 遒 ④ 以匈奴王降侯,户五千五百六十九。 中元三年十二月丁丑,侯隆彊元年。不得隆彊嗣。 后元年四月甲辰,侯则坐使巫齐少君祠祝诅上,大逆无道,国除。 ⑤ 容成 ⑥ 以匈奴王降侯,七百户。 七 中元三年十二月丁丑,侯唯徐卢元年。 十四 建元二年,康侯绰元年。 二 元朔三年,侯光元年。 十八 后三年,五月壬辰,侯光坐祠祝诅,国除。 易 ⑦ 以匈奴王降侯。 六 中元二年十二月丁丑,侯仆黥元年。 后元二年,侯仆黥薨,无嗣。 范阳 ⑧ 以匈奴王降侯,户千一百九十七。 七 中元三年十二月丁丑,端侯代元年。 七 元光二年,怀侯德元年。 二 元光四年,侯德薨,无后,国除。 翕 ⑨ 以匈奴王降侯。 七 中元三年十二月丁丑,侯邯郸元年。 九 元光四年,侯邯郸坐行来不请长信,不敬,国除。 亚谷 ⑩ 以匈奴东胡王降,故燕王卢绾子侯,千五百户。 二 中元五年四月丁巳,简侯它父元年。 三 后元元年,安侯种元年。 十一 建元元年,康侯偏元年。 二十四 元光六年,侯贺元年。 十五 征和三年七月辛巳,侯贺坐太子事,国除。 隆虑 ⑾ 以长公主嫖子侯,户四千一百二十六。 五 中元五年五月丁丑,侯蟜元年。 ⑿ 二十四 元鼎元年,侯蟜坐母长公主薨未除服,奸,禽兽行,当死,自杀,国除。 乘氏 ⒀ 以梁孝王子侯。 中元五年五月丁卯,侯买元年。 中元六年,侯买嗣为梁王,国除。 桓邑 以梁孝王子侯。 一 中元五年五月丁卯,侯明元年。 孝景中六年,为济川王,国除。 盖 ⒁ 以孝景后兄侯,户二千八百九十。 五 中元三年五月甲戌,靖侯王信元年。 二十 元狩三年,侯偃元年。 八 元鼎五年,侯偃坐酎金,国除。 塞 以御史大夫前将军兵击吴楚功侯,户千四十六。 三 后元元年八月,侯直不疑元年。 三 建元四年,侯相如元年。 十二 元朔四年,侯坚元年。 十三 元鼎五年,坚坐酎金,国除。 武安 ⒂ 以孝景后同母弟侯,户八千三百一十四。 一 后元三年三月,侯田蚡元年。 九 元光四年,侯梧元年。 五 元朔三年,侯梧坐衣襜褕入宫廷中,不敬,国除。 周阳 ⒃ 以孝景后同母弟侯,户六千五十一。 一 后元三年三月,懿侯田胜元年。 十一 元光六年,侯彭祖元年。 八 元狩二年,侯彭祖坐当归与章侯宅不与罪,国除。 右孝景时三十(一)。 表中注释: ①《索隐》曰:汉表在临淮。 ②《集解》徐广曰:“程,一作‘泽’。” ③《索隐》曰:县名,属河东。 ④《索隐》曰:县名,属涿郡。音兹鸠反。 ⑤《集解》徐广曰:“汉书云武后二年”。 ⑥《索隐》曰:县名,属涿郡。 ⑦《索隐》曰:县名,属涿郡。 ⑧《索隐》曰:县名,属涿郡。 ⑨《索隐》曰:汉表在内黄。 ⑩《索隐》曰:一作“亚父”,汉表在河内。 ⑾《索隐》曰:音林闾。县名,属河内。 ⑿《集解》徐广曰:“案本纪乃前五年,非中元五年。” ⒀《索隐》曰:县名,属济阴。 ⒁《索隐》曰:《汉表》:在勃海。 ⒂《索隐》曰:县名,属魏郡。 ⒃《索隐》曰:县名,属上郡。 【索隐述赞】曰:惠景之际,天下已平。诸吕构祸,吴楚连兵。条侯出讨,壮武奉迎。薄窦恩泽,张赵忠贞。本枝分荫,外腑归诚。新市死事,建陵勋荣。咸开青社,俱受丹青。旋窥甲令,吴便有声。 惠景之际,天下已平。诸吕构祸,吴楚连兵。条侯出讨,壮武奉迎。薄窦恩泽,张赵忠贞。本枝分荫,肺腑归诚。新市死事,建陵勋荣。咸开青社,俱受丹旌。旋窥甲令,吴便有声。

史记-高祖功臣侯者年表

太史公曰:古者人臣功有五品,以德立宗庙定社稷曰勋,以言曰劳,用力曰功,明其等曰伐,积日曰阅。封爵之誓曰:“使河如带,泰山若厉。国以永宁,爰及苗裔。”始未尝不欲固其根本,而枝叶稍陵夷衰微也。 余读高祖侯功臣,察其首封,所以失之者,曰:异哉新闻!书曰“协和万国”,迁于夏商,或数千岁。盖周封八百,幽厉之後,见於春秋。尚书有唐虞之侯伯,历三代千有馀载,自全以蕃卫天子,岂非笃於仁义,奉上法哉?汉兴,功臣受封者百有馀人。天下初定,故大城名都散亡,户口可得而数者十二三,是以大侯不过万家,小者五六百户。後数世,民咸归乡里,户益息,萧、曹、绛、灌之属或至四万,小侯自倍,富厚如之。子孙骄溢,忘其先,淫嬖。至太初百年之间,见侯五,馀皆坐法陨命亡国,秏矣。罔亦少密焉,然皆身无兢兢於当世之禁云。 居今之世,志古之道,所以自镜也,未必尽同。帝王者各殊礼而异务,要以成功为统纪,岂可绲乎?观所以得尊宠及所以废辱,亦当世得失之林也,何必旧闻?於是谨其终始,表其文,颇有所不尽本末;著其明,疑者阙之。後有君子,欲推而列之,得以览焉。 表 国名 ① 侯功 高祖十二 孝惠七 高后八 孝文二十二 孝景十六 建元至元封六年三十六,太初元年尽后元二年十八。 侯第 ② 平阳③   以中涓④从起沛,至霸上,侯。以将军入汉,以左丞相出征齐、魏,以右丞相为平阳侯,万六百户。 七 六年十二月甲申,懿侯曹参元年。 ⑤ 五 其二年为相国。 二 六年十月,靖侯窋元年。 八 十九 四 后四年,简侯奇元年。 三 十三 四年,夷侯时 ⑥元年 十 十六 元光五年,恭侯襄元年。 元鼎三年,今侯宗元年。 二⑦ 信武⑧ 以中涓从起宛、朐,入汉,以骑都尉定三秦,击项羽,别定江陵,侯,五千三百户。以车骑将军攻黥布、陈豨。 七 六年十二月甲申,肃侯靳歙元年。⑨ 七 五 三 六年,夷侯亭元年。 十八 后三年,侯亭坐事国人过律,夺侯,国除。 十一 清阳⑩ 以中涓从起丰,至霸上,为骑郎将,入汉,以将军击项羽功,侯,三千一百户。 七 六年十二月甲申,定侯王吸元年。 ⑪ 七 八 七 元年,哀侯彊元年。⑫ 十六 八年,孝侯伉元年。 ⑬ 四 十二 八年,孝侯伉元年。 五年,哀侯不害元年。 七 元光二年,侯不害薨,无后,国除。 十四 汝阴⑭ 以令史从降沛,为太仆,常奉车,为滕公,竟定天下,入汉中,全孝惠、鲁元,侯,六千九百户。常为太仆。 七 六年十二月甲申,文侯夏侯婴元年。 七 八 八 七 九年,夷侯灶元年。 八 十六年,恭侯赐元年。 十六 七 元光二年,侯颇元年。 十九 元鼎二年,侯颇坐尚公主,与父御婢奸罪,自杀,国除。 八 阳陵⑮ 以舍人从起横阳,至霸上,为骑将,入汉,定三秦,属淮阴,定齐,为齐丞相,侯,二千六百户。 七 六年十二月甲申,景侯傅宽元年。 五 二 六年,顷侯靖元年。 八 十四 九 十五年,恭侯则元年。 三 十三 前四年,侯偃元年。 十八 元狩元年,偃坐与淮南王谋反,国除。 十 广严⑯ 以中涓从起沛,至霸上,为连敖,入汉,以骑将定燕、赵,得将军,侯,二千二百户。 七 六年十二月甲申,壮侯召欧元年。⑰ 七 八 十九 二年,戴侯胜元年。 十三 十一年,恭侯嘉元年。至后七年嘉薨,无后,国除。 二十八 广平⑱ 以舍人从起丰,至霸上,为郎中,入汉,以将军击项羽、钟离眛功,侯,四千五百户。 七 六年十二月甲申,敬侯薛欧元年。 七 八 元年,靖侯山元年。 十八 五 后三年,侯泽元年。 八 中二年,有罪,绝。 平棘五 中五年,复封节侯泽元年。 十五 其十年,为丞相。 三 元朔四年,侯穣元年。 元狩元年,穣受淮南王财物,称臣,在赦前,诏问谩罪,国除。 十五 博阳⑳ 以舍人从起砀,以刺客将,入汉,以都尉击项羽荥阳,绝甬道,击杀追卒功,侯。 七 以舍人从起砀,以刺客将,入汉,以都尉击项羽荥阳,绝甬道,击杀追卒功,侯。21 七 八 十八 五 后三年,侯始元年。 四 前五年,侯始有罪,国除。 塞二 中五年,复封始。22 十九 曲逆23 以故楚都尉,汉王二年初从修武,为都尉,迁为护军中尉;出六奇计,定天下,侯,五千户。 七 六年十二月甲申,献侯陈平元年。 七 其五年,为左丞相。 八 其元年,徙为右丞相;后专为丞相,相孝文二年。 二 二 三年,恭侯买元年。 十九 五年,简侯悝元年。 四 十二 五年,侯何元年。 十 元光五年,侯何坐略人妻,弃市,国除。 四十七 堂邑24 以自定东阳,为将,属项梁,为楚柱国。四岁,项羽死,属汉,定豫章、浙江都浙自立为王壮息,侯,千八百户。复相楚元王十一年。 25 七 六年十二月甲申,安侯陈婴元年。 七 四 四 五年,恭侯禄元年。 二 二十一 三年,夷侯午元年。 十六 十一 元光六年,季须元年。 十三 元鼎元年,侯须坐母长公主卒,未除服奸,兄弟争财,当死,自杀,国除。 八十六 周吕26 以吕后兄初起以客从,入汉为侯。还定三秦,将兵先入砀。汉王之解彭城,往从之,复发兵佐高祖定天下,功侯。 三 六年正月丙戌,令武侯吕泽元年。 27 四 元年28 七 建成29 以吕后兄初起以客从,击三秦。汉王入汉,而释之还丰沛,奉卫吕宣王、太上皇。天下已平,封释之为建成侯。 30 七 六年正月丙戌,康侯释之元年。 二 五 三年,侯则元年。 有罪 胡陵七 元年,五月丙寅,封则弟大中大夫吕禄元年。 七年,禄为赵王,国除。追尊康侯为昭王。禄以赵王谋为不善,大臣诛禄,遂灭吕。 留31 以厩将从起下邳,以韩申徒下韩国,言上张旗志,秦王恐,降,解上与项羽之□,为汉王请汉中地,常计谋平天下,侯,万户。 七 六年正月丙午,文成侯张良32元年。 七 二 六 三年,不疑元年。 四 五年,侯不疑坐与门大夫谋杀故楚内史,当死,赎为城旦,国除。 六十二 射阳33 兵初起,与诸侯共击秦,为楚左令尹,汉王与项羽有□于鸿门,项伯缠解难,以破羽缠尝有功,封射阳侯。 七 六年正月丙午,侯项缠元年。赐姓刘氏。34 二 三年,侯缠卒。嗣子睢有罪,国除。 酂 35 以客初起从入汉,为丞相,备守蜀及关中,给军食,佐上定诸侯,为法令,立宗庙,侯,八千户。 七 六年正月丙午,文终侯萧何元年。元年,为丞相;九年,为相国。 二 五 三年,哀侯禄元年。 一 七 二年,懿侯同元年。同,禄弟。 筑阳十九 元年,同有罪,封何小子延元年。36 一 后四年,炀侯遗元年。 三 五年后,侯则元年。 一 有罪。 武阳七 前二年,封炀侯弟幽侯嘉元年。 八 中二年,侯胜元年。 十 元朔二年,侯胜坐不敬,绝。 三 元狩三年,封何曾孙恭侯庆元年。 酂三 元狩六年,侯寿成元年。 十 元封四年,寿成为太常,牺牲不如令,国除。 一 曲周37 以将军从起岐,攻长社以南,别定汉中及蜀,定三秦,击项羽,侯,四千八百户。 七 六年正月丙午,景侯郦商元年。 七 八 二十三 元年,侯寄元年。 九 有罪。 缪七 中三年,封商他子靖侯坚元年, 九 元光四年,康侯遂元年。 五 元朔三年,侯宗元年。 十一 元鼎二年,侯终根元年。 二十八 后元二年,侯终根坐诅咒诛,国除。 六 绛38 以中涓从起沛,至霸上,为侯。定三秦,食邑,为将军。入汉,定陇西,击项羽,守峣关,定泗水、东海。八千一百户。 七 六年正月丙午,武侯周勃元年。 七 八 其四年为太尉。 十一 元年,为右丞相,三年,免。复为丞相。 六 十二年,侯胜之元年。 条六 后二年,封勃子亚夫元年。 十三 其三年,为太尉;七年,为丞相。有罪,国除。 平曲三 后元年,封勃子恭侯坚元年。 十六 元朔五年,侯建德元年。 十二 元鼎五年,侯建德坐酎金,国除。 四 舞阳39 以舍人起沛,从至霸上,为侯。入汉,定三秦,为将军,击项籍,再益封。从破燕,执韩信,侯,五千户。 七 六年正月丙午,武侯樊哙元年。 其七年,为将军、相国三月。 六 一 七年,侯伉元年。吕须子。 八 坐吕氏诛,族。 二十三 元年,封樊哙子荒侯市人元年。 六 七年,侯它广元年。 六 中六年,侯它广非市人子,国除。 五 颖阴40 以中涓从起砀,至霸上,为昌文君。入汉,定三秦,食邑。以车骑将军属淮阴,定齐、淮南及下邑,杀项籍,侯,五千户。 七 六年正月丙午,懿侯灌婴元年。 七 八 四 其一,为太尉; 三,为丞相。 十九 五年,平侯何元年。 九 七 中三年,侯彊元年。 六 有罪,绝。 九 元光二年,封婴孙贤为临汝侯。侯贤元年。 元朔五年,侯贤行赇罪,国除。 九 汾阴41 初起以职志击破秦,入汉,出关,以内史坚守敖仓,以御史大夫定诸侯,比清阳侯,二千八百户。 42 七 六年正月丙午,悼侯周昌元年。 三 建平四 四年,哀侯开方元年。 八 四 前五年,侯意元年。 十三 有罪,绝。 安阳八 中二年,封昌孙左车。 建元元年,有罪,国除。 十六 梁邹43 兵初起,以谒者从击破秦,入汉,以将军击定诸侯功,比博阳侯,二千八百户。 七 六年正月丙午,孝侯武儒元年。 44 四 三 五年,侯最元年。 八 二十三 十六 六 元光元年,顷侯婴齐元年。 三 元光四年,侯山柎元年。45 二十 元鼎五年,侯山柎坐酎金,国除。 二十 成46 兵初起,以舍人从击秦,为都尉;入汉,定三秦。出关,以将军定诸侯功,比厌次侯,二千八百户。 七 六年正月丙午,敬侯董渫元年。47 七 元年,康侯赤元年。 八 二十三 六 有罪,绝。 节氏五 中五年,复封康侯赤元年。48 三 建元四年,恭侯罢军元年。 五 元光三年,侯朝元年。 十二 元狩三年,侯朝为济南太守,与成阳王女通,不敬,国除。 二十五 蓼 49 以执盾前元年从起砀,以左司马入汉,为将军,三以都尉击项羽,属韩信,功侯。 50 七 六年正月丙午,侯孔藂元年。 51 七 八 八 十五 九年,侯臧元年。 十六 十四 元朔三年,侯臧坐为太常,南陵桥坏,衣冠车不得度,国除。 52 三十 费53 以舍人前元年从起砀,以左司马入汉,用都尉属韩信,击项羽有功,为将军,定会稽、浙江、湖阳,侯。 七 六年正月丙午,圉侯陈贺元年。 54 七 八 二十三 元年,共侯常元年。 一 二年,侯偃元年。中二年,有罪,绝。 八 中六年,封贺子侯最元年。 巢四 后三年,最薨,无后,国除。 阳夏55 以特将将卒五百人,前元年从起宛、朐,至霸上,为侯,以游击将军别定代,已破臧荼,封豨为阳夏侯。 56 五 六年,正月丙午,侯陈豨元年。 十年,八月,豨以赵相国将兵守代。汉使召豨,豨反,以其兵与王黄等略代,自立为王。汉杀豨灵丘。 隆虑57 以卒从起砀,以连敖58入汉,以长铍都尉59击项羽,有功,侯。 七 六年正月丁未,哀侯周灶元年。 60 七 八 十七 六 后二年,侯通元年。 七 中元年,侯通有罪,国除。 三十四 阳都61 以赵将从起邺,至霸上,为楼烦将,入汉,定三秦,别降翟王,属悼武王,杀龙且彭城,为大司马;破羽军叶,拜为将军,忠臣,侯,七千八百户。 七 六年正月戊申,敬侯丁复元年。 62 七 五 三 六年,躁侯宁元年。 九 十四 十年,侯安成元年。 一 二年,侯安成有罪,国除。 十七 新阳63 以汉五年用左令尹初从,功比堂邑侯,千户。 七 六年正月壬子,胡侯吕清元年。 三 四 四年,顷侯臣元年。 八 六 二 七年,怀侯义元年。 十五 九年,惠侯它元年。 四 五 五年,恭侯善元年。 七 中三年,侯谭元年。 二十八 元鼎五年,侯谭坐酎金,国除。 八十一 东武64 以户卫65起薛,属悼武王,破秦军杠里,杨熊军曲遇,入汉,为越 66将军,定三秦,以都尉坚守敖仓,为将军,破籍军,功侯,二千户。 七 六年正月戊午,贞侯郭蒙元年。 七 五 三 六年,侯它元年。 二十三 五 六年,侯它弃市,国除。 四十一 汁方67 以赵将前三年从定诸侯,侯,二千五百户,功比平定侯。齿故沛豪,有力,与上有□,故晚从。 七 六年三月戊子,肃侯雍齿元年。 二 五 三年,荒侯巨元年。 八 二十三 二 十 三年,侯野元年。 四 中六年,终侯桓元年。 二十八 元鼎五年,终侯桓坐酎金,国除。 五十七 棘蒲 68 以将军前元年率将二千五百人起薛,别救东阿,至霸上,二岁十月入汉,击齐历下军田既,功侯。 七 六年三月丙申,刚侯陈武元年。 七 八 十六 后元年,侯武薨。嗣子奇反,不得置后,国除。 十三 都昌69 以舍人前元年从起沛,以骑队率先降翟王,虏章邯,功侯。 七 六年三月庚子,庄侯朱轸元年。 七 八 元年,刚侯率元年。 七 十六 八年,夷侯诎元年。 二 元年,恭侯偃元年。 五 三年,侯辟彊元年。 中元年,辟彊薨,无后,国除。 二十三 圣贤影响,风云潜契。高祖应箓,功臣命世。起沛入秦,凭谋仗计。纪勋书爵,河盟山誓。萧曹轻重,绛灌权势。咸就封国,或萌罪戾。仁贤者祀,昏虐者替。永监前修,良惭固蒂。

史记-汉兴以来诸侯王年表

太史公曰:殷以前尚矣。周封五等:公,侯,伯,子,男。然封伯禽、康叔於鲁、卫,地各四百里,亲亲之义,襃有德也;太公於齐,兼五侯地,尊勤劳也。武王、成、康所封数百,而同姓五十五,地上不过百里,下三十里,以辅卫王室。管、蔡、康叔、曹、郑,或过或损。厉、幽之後,王室缺,侯伯彊国兴焉,天子微,弗能正。非德不纯,形势弱也。 汉兴,序二等。高祖末年,非刘氏而王者,若无功上所不置而侯者,天下共诛之。高祖子弟同姓为王者九国,虽独长沙异姓,而功臣侯者百有馀人。自雁门、太原以东至辽阳,为燕代国;常山以南,大行左转,度河、济,阿、甄以东薄海,为齐、赵国;自陈以西,南至九疑,东带江、淮、穀、泗,薄会稽,为梁、楚、淮南、长沙国:皆外接於胡、越。而内地北距山以东尽诸侯地,大者或五六郡,连城数十,置百官宫观,僭於天子。汉独有三河、东郡、颍川、南阳,自江陵以西至蜀,北自云中至陇西,与内史凡十五郡,而公主列侯颇食邑其中。何者?天下初定,骨肉同姓少,故广彊庶孽,以镇抚四海,用承卫天子也。 汉定百年之间,亲属益疏,诸侯或骄奢,忕邪臣计谋为淫乱,大者叛逆,小者不轨于法,以危其命,殒身亡国。天子观於上古,然後加惠,使诸侯得推恩分子弟国邑,故齐分为七,赵分为六,梁分为五,淮南分三,及天子支庶子为王,王子支庶为侯,百有馀焉。吴楚时,前後诸侯或以適削地,是以燕、代无北边郡,吴、淮南、长沙无南边郡,齐、赵、梁、楚支郡名山陂海咸纳於汉。诸侯稍微,大国不过十馀城,小侯不过数十里,上足以奉贡职,下足以供养祭祀,以蕃辅京师。而汉郡八九十,形错诸侯间,犬牙相临,秉其戹塞地利,彊本幹,弱枝叶之势,尊卑明而万事各得其所矣。 臣迁谨记高祖以来至太初诸侯,谱其下益损之时,令时世得览。形势虽彊,要之以仁义为本。 太史公自序曰:汉兴已来,至于太初百年,诸侯废立分削,谱纪不明,有司靡踵,强弱之原云以世。作《汉兴已来诸侯年表》。 【附表】(一) 公元前 206 高祖 元年 楚 ① 齐 ② 荆 ③ 淮南 ④ 燕 ⑤ 赵 ⑥ 梁 ⑦ 淮阳 ⑧ 代 ⑨ 长沙 ⑩ 205 二 都彭城 都临菑 都吴 都寿春 都蓟 都邯郸 都淮阳 都陈  十一月,初王韩信元年。都马邑。⑾ 204 三  现初王信元年。故相国。  十月乙丑,初王武王英布元年。  初王张耳元年。薨。 二 203 四 三 202 五 齐王信徙为楚王,元年。 反,废。 二 徙楚。 二  后九月壬子,初王卢绾元年。  王敖元年。敖,耳子。  初王彭越元年。 四 降匈奴,国除为郡。  二月乙未,初王文王吴芮元年。薨。 201 六  正月丙午,初王交元年。交,高祖弟。  正月甲子,初王悼惠王肥元年。肥,高祖子  正月丙午,初王刘贾元年。 三 二 二 二  成王臣元年。 200 七 二 二 二 四 三 三 三 二 199 八 三 三 三 五 四 四 废。 四 三 198 九 四 来朝。 四 来朝。 四 六 来朝。 五  初王隐王如意元年。如意,高祖子。 五 来朝。 四 197 十 五 来朝。 五 来朝。 五 来朝。 七 来朝。反,诛。 六 来朝。 二 六 来朝。反,诛。 复置代,都中都。 五 来朝。 196 十一 六 六 六 为英布所杀,国除为郡。  十二月庚午,厉王长元年。长,高祖子。 七 ⑿ 三  二月丙午,初王恢元年。恢,高祖子。  三月丙寅,初王友元年。友,高祖子。徙赵。  正月丙子初王(子恒)元年。 六 195 十二 七 七  更为吴国。十月辛丑,初王濞元年。濞,高祖兄仲子,故沛侯。 二  二月甲午,初王灵王建元年。建,高祖子。 四 死。 二 二 二 七   表中标注: ①《索隱》注:高祖五年,封韩信。六年,王弟交也。 ②《索隱》注:四年,封韩信。六年,封子肥。 ③《索隱》注:六年,封刘贾。十一年,贾为英布所杀。其年立吴国,封兄子濞也。 ④《索隱》注:四年,封英布。十一年反,诛。立子长。 ⑤《索隱》注:五年,封卢绾。十一年,亡入匈奴。十二年,立子建也。 ⑥《索隱》注:四年,封张耳。其年薨。明年,子敖立。八年,废为宣平侯。九年,立子如意也。 ⑦《索隱》注:五年,封彭越。十一年反,诛。十二年,立子恢。 ⑧《索隱》注:十一年,封子友。后二年,为郡。高后元年,复为国,封惠帝子彊。 ⑨《索隱》注:二年,封韩王信。五年,降匈奴。十一年,立子恒也。 ⑩《索隱》注:五年,吴芮薨。六年,子成王臣立。 ⑾《集解》徐广曰:“本纪”及“表”:高祖起五年始徙信。故韩王孙。 ⑿《集解》徐广曰:“一云十月亡入于匈奴。” 【续上表】(二) 公元 孝惠 楚 齐 荆 淮南 燕 赵 梁 淮阳 代 长沙 前 194 孝惠元年。 八 八 二 三 二  淮阳王徙于赵,名友,元年。是为幽王。 三 为郡。 三 八 193 二 九 来朝。 九 来朝。 三 四 三 二 四 四  哀王回元年。 192 三 十 十 四 五 四 三 五 五 二 191 四 十一 来朝。 十一 来朝。 五 六 来朝。 五 四 来朝。 六 六 三 190 五 十二 十二 六 来朝。 七 六 来朝。 五 七 七 四 189 六 十三 十三 薨。 七 八 七 六 八 八 五 【续上表】(三) 公元 孝惠 楚 鲁 齐 荆 淮南 燕 赵 常山 梁 吕 淮阳 代 长沙 前 188 七 十四 来朝。 初置鲁国 。 哀王襄元年。 八 来朝 九 来朝 八 来朝 七 来朝 初置常山国。 九 来朝 初置吕国。 复置淮阳国。 九 六 187 高后元年 十五 初王张偃元年 。偃,高后外孙 , 故赵王敖子。 二 九 十 九 八  四月辛卯,哀王不疑元年。薨。 十  四月辛卯,吕王台元年。薨。  四月辛卯,初王怀王强元年。强,惠帝子。 十 七 186 二 十六 二 三 十 十一 十 九  七月癸巳,初王义元年。皇子哀王弟。义,孝惠子,故襄城侯,后立为帝。 十一 十一月癸亥,王吕嘉元年。嘉,肃王子。 二 十一 恭王右元年。 185 三 十七 三 四 来朝 十一 十二 十一 十 二 十二 二 三 十二 二 来朝 184 四 十八 四 五 十二 十三 十二 十一  五月丙辰,初王朝元年。朝,惠帝子,故轵侯。① 十三 三 四 十三 三 183 五 十九 五 六 十三 十四 来朝 十三 十二 二 十四 四 五 无嗣 十四 四   表中标注: ①《索隐》注:轵,音章是反。轵县在河内。后文帝以封舅薄昭。 【续上表】(四) 公元 高后 楚 鲁 齐 琅邪 荆 淮南 燕 赵 常山 梁 吕 淮阳 代 长沙 前 182 六 二十 六 七 初置琅邪国。 十四 十五 十四 十三 三 十五 嘉废。 七月丙辰,吕产元年。产,肃王弟,故洨侯。① 初王武元年。 武,孝惠帝子,故壶关侯。 十五 五 前 181 七 廿一 七 八  王泽元年。故营陵侯②。 十五 十六 十五 绝 十四 (注:梁王徙赵,自杀。) 楚吕产徙梁元年 四 十六 徙王赵,自杀。 王吕产元年。 吕产徙王梁。 二月丁巳,王太元年。惠帝子。 ③ 二 十六 六 前 180 八 廿二 八 九 二 十六 十七 十月辛丑,初王吕通元年。肃王子,故东平侯。九月诛,国除。 ④  初王吕禄元年。吕后兄子,胡陵侯。诛,国除。⑤ 五 非子,诛,国除为郡。 二 有罪,诛,为郡。 二 三 武诛,国除。 十七 七   表中标注: ①《索隐》注:洨,音交。洨水所出,县名,在沛。又音□也。 ②《索隐》注:营陵,县名,属北海。 ③《索隐》注:吕太,故昌平侯。县名,属上谷也。 ④《索隐》注:东平,县,属梁国。 ⑤《索隐》注:胡陵,县名,属山阳也。 【续上表】(五) 公元 孝文 (前) 楚 鲁 齐 城阳 济北 琅邪 荆 淮南 燕 赵 河间 太原 梁 代 长沙 前 179 孝文前元年。 廿三 九 废为侯。 十 薨。 初置城阳邵。 初置济北 三 从燕 十七 十八 十月庚戌 琅邪王泽徙燕元年 。 是为敬王 。 十月庚戌 赵王遂元年。 幽王子。 分为河间 , 都洛城。 初置太原 , 都晋阳 。 复置梁国 。 十八 为文帝 。 八 前 178 二 夷王郢元年 文王则元年。 二月乙卯景王章元年。 章,悼惠王子 , 故朱虚侯①。 二月乙卯王兴居元年。 兴居 , 悼惠王子 , 故东牟侯②。 国除为郡 。 十八 十九 二 薨。 二 二月乙卯 初王文王辟彊元年 。 辟彊 , 赵幽王子③。 二月乙卯 初王参元年。 参,文帝子。 二月乙卯 初王怀王胜元年。 胜,文帝子。 二月乙卯 初王武元年。 武,文帝子。 九   表中标注: ①《索隐》注:曰朱虚,县名,属琅邪。 ②《索隐》曰:县名,属东莱。 ③《索隐》曰:辟,音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