序言 

生老病死

 

敬爱的读者,这可能是你一生中应该读到的最重要的书籍之一。不是因为作者重要,而是因为你自己重要,你的生老病死,是你一生之中最重要的事情。

 

经过岁月的打磨,我似乎有了高处不胜寒的感觉。也就是说,当浅陋的我通晓了世间最深切的道理之后,觉得人生已经阵阵寒意,几乎没有任何意义了。正所谓,“朝闻道,夕死可矣!”

 

《论语》里,孔子说曰:“予欲无言。”孔子闻道后,也就是经历无数的人生挫折后,说“我不想说什么话了”。“天何言哉。四时行焉,百物生焉。天何言哉!”这是孔子怕子贡不明白,而补充说的话。在夫子的话语中,我似乎可以听出他一丝丝的怨气,使我觉得孔子并没有悟道。

 

所以,圣人的话,往往是述而不作。我也是述而不作。为什么是“述而不作”呢?因为圣人一旦悟道后,所讲的话,不再是他自己的创作,而是用自己的话转述前人的言语,传达古人的智慧而已,哪里还会标榜自己是作者,进而“版权所有”呢。

 

《黄帝内经》开篇说:“黄帝生而神灵,弱而能言,幼而徇齐,长而敦敏,成而登天。”我今年五十三岁了,出生的时候就有神通感应,三岁不但能言,还知道以后该走什么路了,长大以后老实敦厚、聪明敏捷,而且我死后的成就一定是升天奔于西方极乐世界,这是毫无疑问的。如此看来,我的生老病死与黄帝并没有太大差别。

 

《圣经》言:智慧人必发光,如同天上的光。我们小时候读《幼学琼林》,就知道“混沌初开,乾坤始奠。黄帝画野,始分都邑。天地与人,谓之三才。”黄帝与你我,皆是天地所生、阴阳所造,智慧光明无二无别。正如佛家所说的:人人本具如来智慧德相。

听母亲说,我是个早产儿,在母亲的肚子里刚过七个月就生下来了。母亲说,我生下来就死了,前后有七天时间,我没有呼吸、不得动弹,跟死婴是没有两样的。七天后,家里已经为我准备后事,没有棺材,仅一把草席就要卷着我往地里埋了。我母亲哭得死去活来,亲属邻居都来看热闹。这时,我的四公公怜悯母亲,将一根火柴放到我的鼻孔下边,片刻拿起来说:“火柴头湿润的,说明有呼吸,人还活着!”于是,我就活了下来。

 

记忆中,我三岁就开始懂事,并留下记忆。童年的我,体质偏弱,皮肤显黑,小病不断。农村生活艰苦,有病也难以求医,好在父辈略懂些土方,跌打损伤,虽然都挺过来了,却留下不少疤痕。中学常常是半饱着肚子上学的,大学开始有过敏性鼻炎,工作后肝有问题,年年检查都是大三阳,其他小病小痛常常发生。

 

青年时,首次认识《黄帝内经》是这段话:“肺气通于鼻,肺和则鼻能知臭香;心气通于舌,心和则舌能知五味;肝气通于目,肝和则目能辨五色;脾气通于口,脾和则口能知五谷;肾气通于耳,肾和则耳能闻五音。”但不知道重点是一个“和”字。

 

中年之后,才开始真正关注健康问题。虽然也有“务快其心、逆于生乐、起居无节、以妄为常、不知持满”的时候,但总的来说,在种种生活际遇中,基本上做到“法于阴阳、和于术数、食饮有节、恬淡虚无、精神内守”,不劳于形,不惧于物,志闲而少欲,所以到如今年过半百,动作未衰。今天早上禅坐后,特意照了照镜子,头上能看见的白发只有三根,与很多同窗朋友相比,已经好过许多了。

 

我为什么移民澳大利亚?2000年,我在电视台任新闻编辑和英语主持人。我是从国家机关单位辞职后才到电视台的,原有的公费医疗打了折扣,使我觉得生命少了一份保障,又想找一处比较清净的地方,于是就选择了澳大利亚。

 

我原以为澳大利亚空气好、水好,食品是安全的,于是生活饮食就很随便,头两年吃了很多煎炸食品,导致溃疡性结肠炎,好了又反复,前后折磨了十多年。

 

我在圣乔治医院住院,虽然医疗免费、各方面的照顾都是很好的,但治疗效果很不理想,最后还是自己用中医的办法治好了疾病。在国内时,曾经迷信西方的医疗,尤其是澳大利亚。待家人成为当地居民、多次求医问诊后,才知道西医的严重缺陷,进而体悟到不能把自己的健康交给医生。

 

人老了都是要病的,生老病死,富贵贫贱者皆免不了,贵为国王也一样。六十二岁的波斯匿王感叹自己头发变白、生命有尽,所以祈求佛陀,问有什么可以长保的方法。佛陀告诉他一个保长寿的秘方了,但一般人都不明白。

 

为了这个秘方,我从哲学到宗教,苦苦追寻了三十多年。我遵循“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的古训,做了许多文字工作和探索实践。

 

唐代孙思邈说,“凡欲为大医,必须谙《素问》、《甲乙》、《黄帝针经》、明堂流注、十二经脉、三部九候、五脏六腑、表里孔穴、本草药对,张仲景、王叔和、阮河南、范东阳、张苗、靳邵等诸部经方,又须妙解阴阳禄命,诸家相法,及灼龟五兆、《周易》六壬,并须精熟,如此乃得为大医。”

 

看《皇帝内经》、《伤寒论》之前,我在佛教上下了些功夫,写了十多本佛教书籍。想不到因自身老病之故,反回过头来读中医的东西。除了系统学习《中医基础理论》、《中医诊断学》、《中药学》、《中医内科学》、《方剂学》和《佛医经》等以外,还涉猎古代和现代医案,学习中医大家的经验,犹如又进了另一处生命宝库。

 

虽然做了很多,我常常看自己是那个愚蠢的“挖井人”,这里挖一口,那里挖一口,永远见不到泉水的涌现。然而,正是一次次的无功而返,一次次漫无目的的闻思修,使我预知了自己墓碑的方向,乃至此生无憾。

 

平等的佛教告诉我们,人人皆是一面面闪闪发光的镜子。然而,我是卑微的,这个人生旅程遭遇更多的是失败沮丧而不是成功的喜悦。换个说法,这个过程只能证明“我不是书呆子”而已。我没有计划要做这么多,我是个崇尚自由之人,所作所行只不过是随心随行而已。

我又是个崇古之人。医圣张仲景哀伤枉死和早亡的亲人不能得到挽救,于是就“勤求古训、博采众方”,写成《伤寒杂病论》,开中医“理法方药”之先河。我为了治疗自己的疾病,用十年时间研读中医经典,亲自动手配制药方,通过实践弄明白,医好自己的恶患。在这个过程中,不知不觉把种种知识和感悟也装进了自己的脑袋。

 

在这本书里,既有浅白的健康知识和实用处方,也有高深的医理和临证经验;既使一般读者获益,能物超所值,也能为专业人士抛砖引玉、向上一着作导引。读者可以各取所需,今日不懂的,可以留待日后,当你真正需要的时候,你就会懂得了。

 

2020年三月份,新冠肺炎传到美国,当时我正在纽约曼哈顿做互联网。三月底,曼哈顿成了疫情重灾区,我便要回澳大利亚。4月7日,从纽约到悉尼,我转了好几个航班,在达拉斯就感觉有新冠的症状,在前往三藩市的飞机上脑海不时涌现“要死”的幻觉。在悉尼十四天的隔离中,我自己开药方,吩咐家人在送饭的同时把熬好的中药一道送到酒店。十多天后政府有关部门才安排检测,幸好检测的结果是阴性。

 

这一二十年,我到过东南亚不少地方,包括台湾、香港、新加坡、越南、泰国等,看到很多华人热衷中医,处处有古方抓药的中药房。说明千古以来,传统中医在海内外民间扎根人心之深,这是可喜的。但在政府层面和中医界正面所做的却远远不够。

 

生命无常,众生无依。十年前,我以绵薄之力写了本《健康从心开始》,简单介绍过中医,之后断断续续用英文写中医药的文章,也写了不少。现在生意停了,我又开始要写点东西。写什么呢?想了几个月,才有了今天这个题目。佛为一大事因缘出现于世。什么大事呢?生死大事也。于是,今天开始,我从中医的角度,想谈谈这个大题目:生老病死。

 

佛言人人本具,所以我不敢妄自菲薄;我自身卑微,所以述而不作。前面说这本书很重要,是因为古人智慧的甘露,就算一点一滴,就够我们濡润一辈子了。大海拾贝,圣人的话语无比珍贵,就算我已开悟,又哪里轮到我“鹦鹉饶舌”呢。正如《圣经》说:“起初,神创造天地。地是空虚混沌,渊面黑暗,神的灵运行在水面上。神说,要有光,就有了光。神看见光是好的,就把光暗分开了。” 如此神采美妙的言语,还需要我来饶舌吗?又如《道德经》说:“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无名天地之始,有名万物之母。”如此精确明了的言语,还需要我来多嘴?

 

佛弟子诸恶莫作、众善奉行。今日,我谈中医,又不止于中医。我不敢妄作,只能用自己的话,谈谈古人或前人的智慧,给当下一些启迪,如此而已。因为这个命题很重要,所以要珍重。为了利益更多的西方读者,我还要用英文将这本书重写一遍。

 

一般百姓不知道,世界上大部分财富都掌握在药商手上,所谓秘方都来自于古代医家,本来是很便宜的草药配方,他们却以专利权的名义让病患支付昂贵的医疗费用。我今天公开这些秘密,可以使普通患者节省数以万计的金钱。

 

如果你是三十五到四十岁,有机缘看到这本书,或者有缘能明白这些道理,进而修正你的生活方式乃至人生的道路,那是你的福报。如果你超过五十岁了也不算迟,待六十岁以后就太迟了。如果你是年轻人,可以推荐给你的家人。无论如何,能有机会觉悟人生,皆是有缘人,皆是有福报之人。

 

不信医,等于废医;全信医,等于害己。每个人才是自己最好的医生。建议你将这本书放在你的枕头边,时不时翻阅一下,对照自己的身体状况,相信每一次你都会有新的发现、新的体悟、新的启迪。希望你的健康因这本《实用中医临证解要》而受点赞!

 

不但如此,这本书将是你今年送给父母最好的礼物!或者,如果你想加薪,送给你的老板;如果你想升职,送给你的上司;如果你想考出好成绩,送给你的老师。总之,送给你最敬重和最关心的人,他们一定爱死你了!

 

当然,这是你今年送给自己最好的礼物。请为你自己点赞!

 

是为序。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