楔子

“天涯远不远?”

“不远!”

“人就在天涯,天涯怎麽会远?”

“明月是什麽颜色?”

“是蓝的,就像海一样蓝,一样深,一样忧郁。”

“明月在那?”

“就在他的心,他的心就是明月。”

“刀呢?”

“刀就在他手!”

“那是柄什麽样的刀?”

“他的刀如天涯般辽阔寂寞,如明月般皎洁忧郁,有时一刀挥出,又彷佛是空的!”

“空的?”

“空空蒙蒙,缥缈虚幻,彷佛根本不存在,又彷佛到处都在。”

“可是他的刀看来并不快。”

“不快的刀,什麽能无敌於天下?”

“因为他的刀已超越了速度的极限!”

“他的人呢?”

“人犹未归,人已断肠。”

“何处是归程?”

“归程就在他眼前。”

“他看不见?”

“他没有去看。”

“所以他找不到?”

“现在虽然找不到,迟早总有一天会找到的!”

“一定会找到?”

“一定!”

正文 人在天涯

夕阳西下。

博红雪在夕阳下。夕阳下只有他一个人,天地间彷佛已只剩下他一个人。

万里荒寒,连夕阳都似已因寂寞而变了颜色,变成一种空虚而苍凉的灰白色。

他的人也一样。

他的手紧紧握看一柄刀;苍白的手,漆黑的刀!

苍白与漆黑,岂非都是最接近死亡的颜色!死亡岂非就正是空虚和寂寞的极限

他那双空虚而寂寞的眼睛,就彷佛真的已看见了死亡!

他在往前走。他走得很慢,可是并没有停下来,纵然死亡就在前面等着他,他也绝不会停下来。

他走路的姿态怪异而奇特,左脚先往前迈出一步,右脚再慢慢地跟下去,看来每一步都走得很艰苦。可是他己走过数不尽的路途,算不完的里程,每一步路都是他自已走出来的。

这麽走,要走到何时为止?

他不知道,甚至连想都没有去想过!

现在他已走到这,前面呢?前面真的是死亡?当然是!他眼中已有死亡,他手握着的也是死亡,他的刀象徵着的就是死亡!

漆黑的刀,刀柄漆黑,刀鞘漆黑。

这柄刀象徵着的虽然是死亡,却是他的生命!

天色更黯,可是远看过去,已可看见一点淡淡的市镇轮廓

他知道那就是这边陲荒原中唯一比较繁荣的市镇『凤凰集』。

他当然知道,因为『凤凰集』就是他所寻找的死亡所在地。

但他却不知道,凤凰集本身也已死亡!

街道虽不长,也不宽,却也有几十户店人家。

世界上有无数个这麽样的小镇,每一个都是这样子,简陋的店,廉价的货物,善良的人家,实的人,唯一不同的是,这凤凰集虽然还有这样的店人家,却已没有人。

一个人都没有。

街道两旁的门窗,有的关着,却都已残破败坏,屋屋外,都积着厚厚昏灰尘,屋角檐下,已结起蛛网。一条黑猫被脚步声惊起,却已失去了它原有的机敏和灵活,喘息着,蹒跚爬过长街,看来几乎已不像是一条猫。

饥饿岂非本就可改变一切?

难道它就是这小镇上唯一还活着的生命?

博红雪的心冰冷,甚至比他手握着的刀锋更冷!

他就站在这条街道上,这一切都是他自已亲眼看见的,但他却还是不能相信,不敢相信,也不忍相信!-

这地方究竟发生了甚麽灾祸?-

这灾祸是怎麽发生的?

有风吹过,街旁一块木板招牌被风吹得『吱吱』的响,隐约还可分辨出上面写着的八个字是:『陈家老店,陈年老酒!』

这本是镇上很体面的一块招牌,现在也已残破乾裂,就像是老人的牙齿一样。

可是这陈家老店本身的情况,却还比这块招牌更糟得多。

傅红雪静静地站着,看着招牌在风中摇,等风停下来的时候,他就慢慢地走过去,推开了门,走进了这酒店,就像是走入了一座已被盗墓贼挖空了的坟墓。

他以前到这来过!

这地方的酒虽不太老,也不太好,却绝不像醋,这地方当然更不会像坟墓。

就在一年前,整整一年前,这酒店还是个热闹的地方,南来北往的旅客,经过凤凰集时,总会被外面的招牌吸引,进来喝几杯老酒!

老酒下了肚,话就多了,酒店当然就会变得热闹起来,热闹的地方,总是有人喜欢去的。

所以这并不算太狭窄的酒店,通常都是高朋满坐,那位本来就很和气的陈掌柜,当然也通常都是笑容满面的。

可是现在,笑容满面的陈掌柜已不见了,乾净的桌上已堆满灰尘,地上到处都是破碎的酒〔缶+曰上云下〕,扑鼻的酒香已被一种令人作呕的腐臭气味代替。

堂前的笑闹喧哗,猜拳赌酒声,堂後的刀勺铲动,油锅爆响声,现在都已听不见,只有风吹破窗『噗落噗落』的响,听来又偏偏像是地狱中的蝙蝠在振动双翅。

天色已将近黑暗。

博红雪慢慢地走过来,走到角落,背对着门,慢慢地坐下来。

一年前他来的时候,就是坐在这地方。可是现在这地方已如坟墓,已完全没有一点可以令人留恋之处。

他为甚麽还要坐下来?他是在怀念往事?

还是在等候?若是在怀念,一年前这地方究竟发生过甚麽足以让他怀念的事?

若是在等待,他等待的究竟是甚麽?

是死亡?真的是死亡?

叁夜色终於已笼罩大地。

没有灯,没有烛,没有火,只有黑暗。

他憎恶黑暗,只可惜黑暗也正如死亡,都是对无可避免的!

现在黑暗已来临,死亡呢?他动也不动地坐在那,手还是紧紧的握着他的刀,也许你还能看见他苍白的手,却已不见他的刀;他的刀已与黑暗溶与一体。

难道他的刀也像是黑暗的本身一样?难道他的刀挥出时,也是无法避免的?

死一般的黑暗静寂中,远处忽然随风传来了一阵悠扬的弦乐声。

此时此刻,此情此景,这乐声听来,就像是从天上传下来的仙乐。

可是他听见这乐声时,那双空虚的眼睛,却忽然现出种奇异的表情无论那是甚麽样的表情,都绝不是欢愉的表情。

乐声渐近,随着乐声同时而来的,居然还有一阵马车声。

除了他之外,难道还会有别人特地赶到这荒凉的死镇上来?

他的眼睛已渐渐恢复冷漠,可是他握刀的手,却握得更紧。

难道他知道来的是甚麽人?

难道他等的就是这个人?

难道这个人就是死亡的化身?

仙乐是种甚麽样的乐声?没有人听过!

可是假如有一种令人听起来觉得可以让自已心灵溶化,甚至可以让自已整个人溶化的乐声,他们就会认为这种乐声是仙乐。

傅红雪并没有溶化。

他还是静静地坐在那,静静地听着,忽然间,八条腰系彩绸的黑衣大汉快步而入,每个人手都捧着个竹篓,竹篓装着各式各样奇怪的东西,甚至其中还包括了抹布和扫帚。

他们连看都没有去看傅红雪一眼,一冲进来,就立刻开始清洁整理酒店。

他们的动作不但迅速,而且极有效率。

就像是奇迹一样,这凌乱破旧的酒店,顷刻间就已变得焕然一新。

除了傅红雪坐着的那个角落外,每地方都已被打扫得纤尘不染,墙上贴起了壁纸,门上挂起了珠帘,桌上铺起了桌布,甚至连地上都铺起了红毡。

等他们八个人退出去肃立在门畔时,又有四个彩衣少女,手提着竹篮走进来,在桌上摆满了鲜花和酒肴,再将金杯斟满。

然後就是一行歌伎手挥五弦,曼步而来。

这时乐声中突又响起一声更鼓,已是初更,从窗户远远看出去,就可以看见一个白衣人手提着更鼓,幽灵般站在黑暗。

这更夫又是哪来的?

他是不是随时都在提醒别人死亡的时刻?

他在提醒谁?

更鼓响过,歌声又起:

『天涯路,未归人,

人在天涯断魂处,未到天涯已断魂……』

歌声未歇,燕南飞已走进来,他走进来的时候,就似已醉了。

“花未凋,月未缺,明月照何处?天涯有蔷薇。”

燕南飞是不是真的醉了?

他巳坐下来,坐在鲜花旁,坐在美女间,坐在金杯前。

琥珀色的酒,鲜艳的蔷薇。

蔷薇在他手里花香醉人,酒更醉人。

他已醉倒夜美人膝畔,琥珀樽前。

美人也醉人,黄莺殷的笑声,嫣红的笑脸。

他的人还少年。

少年英俊少年多金,香花美酒美人如玉,这是多么欢乐的时

刻多么欢乐的人生?可是他为什么偏偏要到这死镇上来享受T

难道他是为了傅红雪来的?

他也没有看过傅红雪一眼,就仿佛根本没有感觉到这地方还有

傅红雪这么样一个人存在。

傅红雪仿佛也没有感觉到他们的存在。他的面前没有鲜花,没

有美人,也没有酒,却仿佛有一道看不见的高墙,将他的人隔绝在他

们的欢乐外。

他久已隔绝在欢乐外。更鼓再响,已是二更[

他们的酒意更浓,欢乐也更浓.似已完全忘记了人世间的悲伤、烦恼和痛苦。

杯中仍然有酒蔷薇仍然在手,有美人拉着他的手问/你为什么喜欢蔷薇?”

“因为蔷薇有刺。”

“你喜欢刺?”

“我喜欢刺人,刺人的手,刺人的心。”

美人的手被刺疼了,心也被刺痛了,皱着眉,摇着头:“这理由不好,我不喜欢听。”

“你喜欢听什么?”

燕南飞在笑“耍不要我说一个故事给你听?”

“当然要。”

6据说在很久很久以前,第一朵蔷薇在很远很远的地方开放的时候,有一只美丽的夜莺,因为爱它竟不惜从花枝上投池而死。”

“这故事真美I”美人眼眶红了“可惜太悲伤了些。”

“你错了。”燕南飞笑得更愉快“死,并不是件悲伤的事,只要死得光荣,死得美,死又何妨?”

美人看着他手里的蔷微,蔷薇仿佛也在笑。

她痴痴地看着,看了很久,忽然轻轻的说“今天早上,我也想送几技蔷薇给你。

我费了很多时候,才拴在我的衣带里。

衣带却已松了,连花都系不超』

花落花散,飘向风中,落入水里。

江水东流,那些蔷薇也随水而去,一去永不复返。

江水的浪花,变成了鲜红的,我的衣袖里,却只剩下余香一片。”

她的言词优美宛如歌曲。

她举起她的衣袖“你闻一闻,我一定要你闻一闻,作为我们最后的—点纪念。”燕南飞看着她的衣袖轻轻地握起她的手。

就在这时,更鼓又响超I

是三更

“天涯路,

未归入

夜三更,

人断魂。”

燕南飞忽然甩脱她的手。

乐声忽然停顿。

燕南飞忽然挥手,道“走”

这个宇就像是句魔咒,窗外那幽灵般的白衣更夫刚敲过三更,这个字一说出来,刚才还充满欢乐的地方,立刻变得只剩下两个人。

连那被蔷薇刺伤的美人都定了,她的手被刺伤/心上的伤却更深。

车马去远,大地又变为一片死寂。

屋于思只剩下盏灯,黯淡的灯光照着燕南飞发亮的眼睛.

他忽然抢起头用这双发亮的眼睛,笔直地瞪着傅红雪。

他的人纵然已醉了,他的眼睛却没有醉。

傅红雪还是静静地坐在那里,不闻、不见、不动。

燕南飞却己站起来。

他站起来的时候,才能看见他图上的剑,刨柄鲜红,剑鞘也是鲜红的

比蔷薇更红,比血还红。

刚才还充满欢乐的屋予里,忽然问变得充满杀气。

他开始往前走,走向博红雪。

他的人纵然已醉了,他的剑却没有醉。

他的剑已在手

苍白的手,鲜红的剑。

傅红雪的刀也在手他的刀从来也没有离过手。

漆黑的刀,苍白的手I

黑如死亡的刀,红如鲜血的剑,刀与剑之间的距离,已渐渐近

他们人与人之间的距离,也渐渐近了。

杀气更浓。

燕南飞终于走到傅红雪面前,突然拔剑,剑光如阳光般辉煌灿烂,却又美丽如阳光下的蔷薇

剑气就在傅红雪的眉睫间。

傅红雪还是不闻、不见、不动I

剑光划过,一丈外的珠帘纷纷断落,如美人的珠泪般落下。

然后剑光就忽然不见了。

剑还在,在燕南飞手里,他双手捧着这柄刨,捧到傅红雪面前。

这是柄天下无双的利剑

他用的是天下无双的剑法

现在他为什么要将这柄剑送给傅红雪?

他远来,狂欢,狂醉。

他拔剑,挥剑,送剑。

这究竟为的是什么?

苍白的手,出鞘的剑在灯下看来也仿仍是苍白的I

傅红雪助脸色更苍白。

他终于慢漫地始起头,凝视着越南飞手里的这柄剑。

他的脸上全无表情瞳孔却在收编。

燕南飞也在凝视着他,发亮的眼睛r带着一种奇怪的表情,也不知那是种已接近解脱时的欢愉,还是无可奈何的悲伤?

傅红雪再抬头,凝视着他的眼就仿佛直到此刻才看见他。

两个人助日光接触,仿佛触起了‘连窜看不见的火花。

傅红雪忽然道/你来了。”

燕南飞道:“我来了。”

傅红雪道“我知道你会来的”

燕南飞道“我当然会来,你当然知道,否则一年前你又怎会让我走?”

傅红雪目光重落,再次凝视着他手里的刨,过了很久,才缓缓道:“现在年已过去。”

燕南飞道“整整一年。”

傅红雪轻轻叹息,道“好长的一年。”

燕南飞也在叹息,道;“好短的一年。”

一年的时光,究竟是长是短T

薇南飞忽然笑了笑,笑容中带着种央针艇的讥梢,道:“你觉得这一年太长,只因为你直在等,要等着今天。”

傅红雪道“你呢?”

燕南飞道“我没有等”

他又笑了笑淡淡的接道“虽然我明知今日必死但我不是那种等死的人。”

博红雪道“就因为你有很多事要做,所以才会觉得这一中太双?

燕南飞道:“实在太短。”

傅红雪道:“现在你的事是否已做完7你的心愿

剑光漫天,剑细闪电。

刀却仿佛很慢。

可是刽光还没到,刀已被入了剑光,逼住了纫光。

然后刀已在咽喉。

傅红雪的刀,燕南飞的咽喉I

现在刀在手用手在桌上。

燕南飞凝视着这柄漆黑的刀过了很久,才缓缓道“一年前,我败在你的刀下”

傅红雪淡淡道“也许你本不该败的,只可惜你的人太年轻,剑法部用老了。”

燕南飞沉默着仿拂在咀嚼着他这两句话,又过了很久,才缓缓道“那时你就问我是不是还有什么心愿未了T”

傅红雪道“我问过1”

燕南飞道“那时我就告诉过你,纵然我有心愿未了,也是我自己的事,一向都由我去做。☆

傅红雪道/我记得。”

燕南飞道:“那时我咆告诉过你,你随时都可以杀我,却休想逼我说出我不愿的事。”☆

傅红雪通“现在…。”

燕南飞道“现在我还是样”、’

傅红雪道/一样不肯说?”

燕南飞道“你借我一年时光,让我去做我自己想做的事,现在一年已过去,我……”

傅红雪道“你是来送死的I’

燕南飞道不错,我正是来送死的”

他捧着他的剑,个字一个字的接着道“所以现在你已经可以杀了我”

他是来送死的I

他来自江南,跋涉千里,竟只不过是赶来送死的

他金杯引满,拥伎而歌,也只不过是为了事受死前一瞬的欢乐』

这种死是多么庄严多么美丽I

剑仍在手里,刀仍在桌上。

傅红雪道“年前此时此地,我就可以杀了你”☆

燕南飞道:“你让我走,只因为你知道我必定合来?””傅搏红雪道“你若不来,我只伯水远找不到你。”

燕南飞道“很可能。”

傅红雪道/但是你来了。”

燕南飞道“我必来”

傅红雪道“所以你的心愿若未了,我还可以再给你一年……

燕南飞道“不必I”

傅红雪道“不必?”

燕南飞道“我既然来了,就已抱定必死之心I”

傅红雪道:“你不想再多活一年?”

燕南飞忽然仰面而笑,道“大文夫生于世,著不能锄强诛恶,快意思仇,就算再多活十中百年,也是生不如死”

他在笑,可是他的笑声中,却带着种说不出的痛苦和悲伤。

傅红雪看着他,等他笑完了,忽然道;“可是你的心愿还未了……

燕南飞道:“谁说的?”

博红雪道“我说的,我看得出。”

燕南飞冷笑道“纵然我的心愿还未了,也已与你无关。”

傅红雪道/可是我…。/

燕南飞打断了他的话,冷冷道“你本不是个多话的人,我也不是来跟你说话购”

傅红雪道“你只求速死?”

燕南飞道“是I”

傅红雪道“你宁死也不肯把你那未了的心愿说出来?”

燕南飞道“是”

这个“是”字说得如侠刀斩钉,利刃断线,看来世人能改变他的决心。

傅红雪握刀的手背上已凸出青筋。

只要这柄刀一出鞘,死亡就会跟着来了,这世上也绝没有任何人能抵挡。

现在他的刀是不是准备出鞘?

燕南飞双手捧剑,道“我宁愿死在自己的剑下。”

傅红雪道“我知道”

燕南飞道“但你还是要用你的刀?”

傅红雪道“你有不肯做的事,我也有。”

燕南飞沉默着,缓缓道:“我死了后,你能不能善待我这柄剑?”

傅红雪伶玲道“剑在人在,人亡剑毁,你死了,这柄剑也必将与你同在。”

燕南飞长长吐出口气,闭上眼瞪,道“请!请出手。”

傅红雪的刀已离鞘,还未出煽忽然,外面传来6骨碌碌”一阵响,如巨轮滚动.接着,又是“轰”的一声大震。

本已腐朽的木门,忽然被震散,一样东西“骨碌碌”滚了进来,竟是个大加车轮,金光闪阀的圆球。

傅红雪汲有动,燕南飞也没有回头。

这金球已直滚到他背后,眼看着就要撞在他身上。

没有人能受得了达一撞之力,这种力量已绝非人类血肉之躯能抵挡。

就在这时,傅红雷已拔刀

刀光一闪,停顿。

所有的声音,所有的动作全部停顿。

这来势不可挡的金球,被他用刀锋轻轻一点,就已停顿。

也就在这同瞬间,金球突然弹出十三柄尖枪,直剩燕南飞的

燕南飞还是不动,博红雪的刀又一动。

刀光闪动,枪锋断落,这看来重逾千斤的金球,竞被他一刀劈成四瓣。

金球竟是空的,加花瓣般裂开,现出了一个人.个像株儒般的小人盘腰坐在地上花瓣裂开的球壳漫慢例下,他的人却还是动也不动地坐在那里。

刚才那一刀挥出,就已能削断十三柄枪锋,就已能将金球劈成四瓣这一刀的力虽和速度,仿佛已与天地阅所有神奇的力量溶为一体。

那甚至已超越了所有刀法的变化,已足以毁灭一切。

可是,枪断球裂后,这个侏儒般的小人还是好好的坐着,非但连动都没有动,脸上也完全没有任何表情,就像是个木头人。

门窗撞段,屋瓦也被撞松了,片瓦落下来,恰好打在他身上,发出“>”助一声响。

原来他真的是个木头人。

傅红雪冷冷地看着他,他不动,博红雪也不动

木头人怎么会动

这个木头人却突然动了

他动得极快,动态更奇特,忽然用他整个人向燕南飞后背撞了过

他没有武器。

他就用他自己的人作武器,全身上下,手足四肢,都是武器。

无论多可怕的武器都要人用,武器本身却是死的I

他这种武器,本身就已是活的

也就在这同瞬间,于裂的土地,突然伸出一双手,握住了燕南飞的双足。

这着也同样惊人。一现在燕南飞就算要闪避,也动不了☆

地下伸出的手,突然动起来的木头人,上下夹攻,木头人的凹也夹佐了他的腰,双手已准备接制他的咽喉i、他们出乎一击☆不但奇秘诡异而且计划周密/已算准这一击绝不落空。

只可惜他们忘乐燕南飞身边还有一柄刀!傅红雪的刀

天上地下,独一无二的刀刀光又一闪识—闪

四只手上都被划破道血口,木头人手里原来泡有血的。

从他手里流出来的血,也同样是鲜红的,可是他锚木般的腿,已开始扭曲。

手松了,四只手都松开了,一个人从地下弹丸般跃出,满头获土,就像是个泥人。

这泥人也是个侏儒。☆

两人同时飞跃,凌空翻身,落在另一个角落里,缩成一团。

没有人退过来。

傅红雪的刀静下,人也静下。燕南飞根本就没有回头。

泥人捧着自己的手,忽然道“都是你害我,你算准这一着必定不会失手的。”

木头人道“这件事做不成,回去也一样是死的,倒不如现在死了算了。”

泥人道:“你想怎样死?”

木头人道“我是今木头人,当然要用火来侥。”

泥人道“好,最好烧成灰。”

木头人叹了口气,真的从身上拿出个火拆子.点着了自已的衣服。

火烧得真快,他的人一下子就被燃烧了起来,变成了一堆火。

泥人已远远避开,忽又大喝道“不行,你现在还不能死,你身上还有三千两的银票,被烧成灰,就没用了。”

火堆中居然还有声音传出:“你来拿……

泥人道“我怕烫。”

火堆中又传出一声叹息忽然间,一股清水从火堆中直喷出来.雨点般洒落落在火堆上,又化成一片水雾。

火势立刻熄灭,变成了浓烟。木头人仍在烟雾中,谁也看不见他究竟已被烧成什么样子。

傅红雪根本就连看都没有看,他所关心的只有一个人。

燕南飞却似已不再对任何人关心。

烟雾四散,弥漫了这小小的酒店,然后又从门窗中飘出去。外面有风。

烟雾团出去,就渐渐被吹散了。

刚才蹒跚爬过长街的那只黑猫,正远远地躲在一棍木柱后。

一缕轻烟,被风吹了过去,猫突然倒下,抽搐萎缩……

经过了那么多汲有任何人能忍受的灾难和饥饿局,它还活着,可是这淡淡的一缕轻烟,却使它夜转眼问就化做了核骨。

这时傅红雪和燕南飞正在烟雾中。

高楼明月

浓烟渐渐散了。

这是夺命的烟,江湖中已不知有多少声名赫赫的英雄,无声无息地死在这种浓烟里。

浓烟消散的时候,木头人的眼瞪里正在发着光,他相信他的对手无疑已倒了下去“

他希望还能看见他们在地上作最后的挣扎,爬到他面前,求他的解药。

甚至连石霸天和铜虎都曾经跪在他面前,苦苦哀求过。

他们本都是江溯中最凶悍的强人可是到了真正面临死亡时,就连最有勇气的人都会变得软弱。

别人的痛苦和绝望,对他说来,总是种很偷抉的享受。

可是这一次他失望了。

傅红雪和燕南飞并没有倒下去,眼睛里居然也在发着光。

木头人眼睛里的光却已像他身上的火焰般熄灭。烧焦的衣服也早已随着浓烟随风而散.只剩下一身漆黑的骨肉,既像是烧不焦的盆铁,又橡是烧焦了的木炭。

燕南飞忽然道:“这两人就是五行双杀。’

傅红雪道“哼。”

“金中藏木,水火同源,“借土行遁,鬼手捉脚”,本都是令人防不胜防的暗算手段,五行双杀也正是职业刺客中身价最高的几个人中之一,据说他们早已都是家财巨万的大富翁。

只可惜世上有很多大富翁,在某些人眼中看来,根本文不值。

泥人抢着陪笑道“他是金木水火,我是士,我简直是条土驴,是个土豆,是只土狗。”

他看着傅红雪手里的刀。☆

刀已入圈。漆黑的刀柄,漆黑的刀鞘。

泥人叹息着,苦笑道“就算我们不认得傅大侠,也该认得出这柄刀的。”

木头人道“可是我们也想不到傅大侠会帮着他出手。”

傅红雪冷冷道“他这条命已是我的。”

木头人道“是。”

傅红雪道“除了我之外谁也不能伤他毫发。”

木头人道“是。”

泥人道“只要傅大侠肯饶了我这条狗命,我立刻就滚得远远的。”

傅红雪道:“滚。”

这个字说出来,☆两个人立刻就滚,真是滚出去的,就像是两个球。

燕南飞忽然笑了笑,道“我知道你绝不会杀他们。”

傅红雪道:“哦?”

燕南飞道“因为他们还不配。6

傅红雪凝视着手里的刀,脸上的表情,带着种说不出的寂寞。

他的朋友本不多,现在就连他的仇敌,剩下的也已不多。

天上地下,值得让他出手拔刀的人,还有几个?

傅红雪缓缓道“我听说过,他们杀了石霸天,代价是大三万两。”

燕南飞道“完全正确。”

傅红雪道:“你的命当然比石霸天值钱些。”燕南飞道“值钱得多。”傅红雪道,能出得起这种重价,要他们来杀你的人却不多。”

燕南飞仰面大笑,把半瓶子酒一口气灌进肚子里,然后就大步走了出去他走得很快。

因为他知道前面的路不但艰难,而且遥远,远得可怕。

死镇,荒街,天地寂寂,明月寂寂。

今夕月正圆。

人的心若巳缺月圆又如何?

燕南飞大步走在四月下,他的步于迈得很大,定得很快。

但傅红雪却总是远远地跟在他后面,无论他走得多快,只要一回头,就立刻可以看见孤独的残废,用那种笨拙而奇特的姿态,慢慢的在后面跟着。

星更疏,月更淡,长夜已将过去,他还在后面跟着,还是保持着园样购距离。

燕南飞终于忍不使回头,大声道“你是我的影子?”

燕红雪道“不是。”

燕南飞道“你为什么跟着我?”

傅红雪道:“因为我不愿让你死在别人手里。”

燕南飞冷笑,道“不必你费心,我一向能照顾自己。’

傅红雪道“你真的能T”

他不让燕南飞回答,立刻又接着道:“只有真正无情的人,才能照顾自己,你却太多情。”

菇南飞道:“你呢?”

傅红雪冷路道“我纵然有情,也已忘了,忘了很久。”

他苍白的脸上还是全无表情,又有谁能看得出这冷酷的面具后究竟隐藏着多少辛酸的往事?痛苦的回亿?

一个人如果真助心已死,情已灭,这世上还有谁再能伤害他。

燕南飞凝视着他,缓缓道“你若真的认为你已能照顾自己,你也错了。”

傅红雪道“哦?”

燕南飞道:“这世上至少还有一个人能伤害你。”

傅红雪道“谁?”

燕南飞道:“你自已。”

晨,日出。

阳光已厢亮了黑暗寒冷的大地,也厢亮了道旁石碑上的三个宇:“凤凰集”。

只有这石碑,只有这三个字,还是和一年前完全一样的。

傅红雪本不是个容易表露伤感的人,可是走过这石碑时,还是忍不住要回头去多看一眼。

沧海桑田,人世问的变化本就很大,只不过这地方的变化未免太快了些。

燕南飞居然看透了他的心意,忽然问:“你想不到?”

博红雪慢慢地点了点头.道“我想不到,你却早巳知道”

燕南飞道“哦?”

傅红雪道:“你早已知道这地方已成死镇,所以才会带着你的酒乐声伎一起来。”

湖南飞并不否认。

傅红雪道“你当然也知道这地方是怎么会变成这样子助?”

燕南飞道:“我当然知道”

搏红雪道“是为了什么?”

燕南飞眼睛里忽然露出种混合了痛苦和愤怒的表情,过了很久,才缓缓道“是为了我。”

傅红雪道:“是为了你?你怎么会将一个繁荣的市镇变为坟墓T”

燕南飞闭上了嘴。

他闭着嘴的时候,嘴部的轮廓立刻变得很冷,几乎已冷得接近残酷。

所以只要他一闭上嘴,任何人都应该看得出他已拒绝再谈论这问题。

所以傅红雪也闭上了嘴。

可是他们的眼睛并没有闭上,他打I同时看见了一骑侠马,从旁边的岔路上急驰而来,来得极快。

马是好马,马上人的骑术精绝,几乎就在他针I看见这匹马时,人马就已到了面前。

燕南飞忽然一个箭步窜出去,凌空翻身,从马首挠过,等他再落地时,已换位了马绳,勒住。

他整个人都已像钉子般钉在地上,就凭一只手,就勒住了奔马。

☆马惊嘶,人立面起。

马上骑士怒比挥鞭,一鞭子往燕南飞头上抽了下去。

鞭子立刻也被抄住,骑士个跟斗跌在地上,张汗水琳调的脸,已因愤怒恐惧而扭曲,吃惊地看着燕南飞。

燕南飞在微笑“你赶路很急.是为了什么?”

骑士忍住气,看见燕南飞这种惊人的身手,他不能不忍,也不敢不答“我要赶去奔丧。”

燕南飞道“是不是你的亲人死了?”

骑士道“是我的二叔。”

燕南飞道“你赶去后,能不能救活他?”不能挡然不能。

燕南飞道“助然不能,你又何必赶得这么急?”

骑士忍不住问道“你究竟要于什么?”燕南骑士道:“我不卖”燕南飞随手拿出包金叶子。抛在这人面前“够卖不卖?’

骑士更吃惊,呆呆地看着这包金叶子,终于长长吐数口气,南喃道,“人死不能复生,我耳何必急着要赶击/:在。、t

燕南飞笑了,轻抚着马鬃,看着傅红雷,微笑道:“我知道我甩不脱你可是现在我己有六条腿。”

傅红雪无语。

燕南飞大笑挥手“再见,一年后再见”

千中选一的好马,制作精巧的马鞍,他正想飞身上马,忽然间刀光一闪。

博红雪已拔刀6刀光闪,又人鞘。

马没有受惊,人也汲有受到伤害,这闪刀光看来就像是天末的流星,带给人购只是美和希望,而不是惊吓和恐惧。

燕南飞却很吃惊,看着他手里漆黑的刀“我知道你一向很少拔

傅红雪道“嗯。”

燕南飞道:“你的刀是不给人看的。”

傅红雪道“嗯。”

燕南飞道“这一次你为什么要无故拔刀?”

傅红雪道“因为你的腿。”

燕南飞不懂2“我的腿T”

傅红雪道“你没有六条腿只要一上这匹马你就没有腿了,连一条腿都没有。”

燕南飞瞳孔收缩,霍然回头,就看见了血

赤红色的血正开始流出来,既不是从人身上流出来,也不是从马身上流出来。

血是从马鞍里流出来的。

一直坐在地上购骑士,突然跃起,箭一般窜了出去人

傅红雪没有阻拦燕南飞也没有,甚至连看都没回头去看。

他的眼晴盯在马鞍上,馒慢地伸出两根手指,提起了马按—只提起片。

这制作精巧的马鞍,竟己被刚才那一闪刀光削成了两半。

马鞍怎么拿流血?‘6.、

当然不会。

血是冷的,是从蛇身上流出来的.蛇就在马鞍里。

四条毒蛇.也已被刚才那一闪刀光削断。

假如有个人坐到马鞍上假如马鞍旁有好几个可以让蛇钻出来的洞.假如有入已经把这些洞的活塞拔开,假如这四条毒蛇钻出来咬上了这个人的腿。

那么这个人是不是还有腿?

想到这些事连燕南飞手心都不禁沁出了冷汗。

他的冷汗还汲有流出来,已经听到了一声惨呼,凄厉的呼声,就像是胸膛上被刺了一剑。

刚才逃走的骑士,本已用“燕子三抄水”的轻功掠出七丈外。

可是他第四次跃起时突然惨呼出声,自空中跌下。

刚才那刀光一闪,非但削断了马鞍,斩断了毒蛇,也伤及了他的心、他的脾、他的肝。

他倒下倒在地上,像蛇一般扭曲痉挛。

没有人回头去看。

燕南飞轻轻地放下手里助半片马鞍,抬起头,凝视着傅红雪.

傅红雪的手充刀柄,刀在鞘。

燕南飞又沉默良久,长长叹息道/只很我生得太晚,我汲有见

搏红雪道:“你汲有见到时开的刀?”

燕南飞道“只恨我无缘,我”一。”

傅红雪打断了他的话,道:“你无缘,却有幸,以前也有人见到他的刀出手”—。”

燕南飞捻着道“现在那些人都已死了?”

傅红雪道:“就算他们的人未死,心却已死。”

燕南飞道“心已死?”

傅红雪道,“无论谁,只要见过他的刀出手,终身不敢用刀。”

燕南飞道“可是他用的是它刀”

傅红雪道“飞刀也是刀。”

燕南飞承认只有承认。

刀有很多种,无论哪种刀都是刀无论哪种刀都能杀人I

傅红雪义问“你用过刀?”

燕南飞道“没有。”

傅红雪道“你见过多少真正会用刀的人T”

燕南飞道“汲有几个。”

傅红雪道“那么你根本不配谈论刀。”

燕南飞笑丁笑,道“也许我不配谈论刀,也许你的刀法并不是天下无双曲刀法,我都不能确定,我只能确定一件事。”

傅红雪道“什么事?”

燕南飞道:“现在我又有了六条腿,你却只有两条。’

饱大笑再次飞身上马。

鞍已断蛇已死,马却还是生龙活虎般活着。

马行如龙,绝坐而去。

博红雪垂下头,看着自已的腿,眼睛里带着种无法形容的讥消沉吟“你错了,我并没有两条腿,我只有一条。”

每个市镇都有酒楼,每间可以长期存在的酒搂,一定都有它的特

万寿楼的特色就是“贵”,无论什么酒莱都至少比别家贵一倍。

人类有很多弱点,花钱摆源头无疑也是人类的弱点之一。

所以特别贵的地方生意总是特别的好。

燕南飞从万寿楼走出来,看到系在门外的马,兢忍不住笑了。

两条腿毕竟比不上六条腿的。

每个人都希望能摆脱自己的影子,这岂非也正是人类的弱点之一。可是他从拴马石上解开了缰绳就笑不出了。

因为他抬头就又看见了傅红雪。

傅红雪正站在对街,拎冷地看着他,苍白的脸,冷摸的跟漆黑的

燕南飞笑了。

他打马,马走,他却还是站在那里微笑着,看着傅红雪。

这匹价值干金的马,只夜他一拍手闯,就化作了尘土。

千金万金、万万金,在他眼中看来又如何7也只不过是一片尘土.

尘土消散,他才穿过街,走向傅红雪,微笑着道:“你终于还是追来了。”

傅红雪道“嗯。”

燕南飞叹了口气,道/幸好我不是女人否则岂非也要被你盯得死死的想不嫁给你都不行。’

傅红雪苍白的脸上突然露出种奇异的红晕红得可怕。甚至连他的瞳孔都已团痛苦而收缩。

他心里究竟有什么痛苦的回忆7这普普通通的一匈玩笑话,为什么会令他如此痛苦?

燕南飞也闭上r6。

他从不愿伤害别人每当他无意间刺伤了别人时,他心里也会同样觉得狠难受。

两个人就这样面对面地站着,站在一家糕饼店的屋檐下。

店里本有个干枯瘦小的老婆婆,带着男一女两个孩子在买糕饼,还没有走出门孩子们已吵着要吃核了,老婆婆嘴里虽然说:在路上不好吃东西”☆还是拿出了两块糕分给了孩子。

谁知道孩子们分了梯之后,反而吵得更凶。

男孩于跳着道“小萍的那块为什么比我的大?我要她那块。”

女孩子当然不肯,男孩予就去抢,女孩子就逃,老婆婆拦也拦不住,只有摇着头叹气。

女孩子跑得当然没有男孩子快,眼看着要被迫上,就往燕南飞身子后面躲,拉住燕南飞的衣角,道“好叔叔伤救救我,他是个小强盗。”

男孩子抢着道“这位叔叔才不会帮你,我们都是男人,男人都是帮男人的。”

燕南飞笑了。

这两个孩子虽然调皮,却实在很聪明,很可爱,燕南飞也有过自已的童年,只可借那些黄金般无忧无虑的日子如今已一去不返,那个令他永远忘不了的童年游伴,如今也不知是不是嫁了。““从这两个孩子身上,他仿佛又看见了自已那些一去不返的童年往事,

他心里忽然充满了温泵与伤感忍不住技住了这两中孩子的手,柔卢道:“你们都不吵叔叙再替你们买糕屹,一个人十块☆”

孩子们脸上立刻露出厂天使殷的笑容,抢着往他怀里抒过来。

燕南飞伸出双手正淮备把他们一手个抱起来。

就在这时,刀光闪。

从来不肯轻易拨刀的傅红雪,突又拔刀I

刀光闪过,孩子们手里的糕已被削落,落在地上,跌成两半。

孩子们立刻全都吓哭了,大哭着跑回他们外婆的身进去。

燕南飞也怔住,吃惊地看着傅红雪。

傅红雪的刀已入鞘,脸上连一点表情都没有。

燕南飞忽然冷笑道:“我现在才明白,你这把刀除了杀人之外还有什么用””傅红雪道:“哦?”

燕南飞道“你还会用来吓孩子。”

傅红雪冷冷道“我只吓一种孩子。”

燕南飞道“哪种?”’

傅红雪道“杀人的孩子”’

藏南飞又怔住,慢慢地转回头,老婆婆正带着孩子往后退i孩子们也不再哭了,瞪大了眼睛,恨恨地看着燕南飞。

他们的眼睛里竞仿佛充满了怨毒的仇恨。

燕南飞垂下头,心也开始往下沉,被削落在地上的糖糕里竟有光芒闪动。

他拾起一半,就发现了藏在糕里的机簧钉筒五毒飞钉。

他的人忽然飞鸟船掠起,落在那老婆婆面前道/你就是鬼外婆?”

老婆婆笑了,于枯瘦小的脸,忽然变得说不出的狰狞恶毒:“想不到你居然也知道我。”

燕南飞盯着她,过了很久,才缓缓道:“你当然也知道我有种习惯。”

鬼外婆道:“什么习惯T”

燕南飞道:“我从不杀女人。”

鬼外婆笑道“这是种好习惯。”

燕南飞道:“你虽然是老了,毕竞也是个女人。”

鬼外婆四了口气,道:“只可措你没有见过我年轻的时候,否则

燕南飞冷冷道:“否则我还是要杀你”

鬼外婆道:“我记得你好像刚才还说过,从不杀女人的。”

燕南飞道:“你是例外。”

鬼外婆道“为什么我要例外?”

燕南飞道:“鞍子好I是纯洁无辜的,你不该利用他们,害了他们一

鬼外婆又笑了,笑得更可怕“好外婆喜欢孩子,孩子灯I也喜欢替好外婆做事,跟你有什么关系7”

燕南飞闭上了嘴。

他已不顾继续再谈论这件事,他已握住了他的剑E

鲜红的剑,红如热血!

鬼外婆狞笑道,“别人怕你的蔷薇剑,我…….☆”她没有说下去,却将手里的一包糖糕砸了下去,重重地砸在地

只听“轰”的一声大震,尘土飞扬,硝烟四激,还夹杂着火星点点。

燕南飞凌空翻身,退出两文。

烟硝尘土散时,鬼外婆和孩子都已不见了,地上却多了个大洞。

人群围过来,又散了。

燕南飞还是呆呆地站在那里,过了很久,才转身面对傅红雪。

傅红雪冷如雪。

燕南飞终于忍不住长长叹息,道:“这砍你又没有看错。”

傅红雪道“我很少错。”

燕南飞四道“仅孩子们还是无辜的,他们一定也从小就被鬼外整拐出来“……”

黑暗的夜,襁褓中的孩子,干枯瘦小的老婆婆夜半敲门””“

伤心的父母,可怜的孩子…

燕南飞黯然道“她定用尽了各种法子,从小就让那些孩子学会仇恨和罪恶。”

搏红雪道“所以你本不该放她走的。”

燕南飞道“我想不到她那包糟糕里竞藏着江南霹雳堂的火器。”

傅红雪道:“你应该想得到,糕里既然可能有五毒钉,就可能有霹霹雳子”

燕南飞道“你早巳想到?”

傅红雪不否认。

燕南飞道:“你既然也认为不该放她走的,为什么不出手。”

傅红雪冷玲道“因为她要杀的不是我,也因为

燕南飞盯着他,忽然笑了,苦笑道:“也许不是我太强,而是你太精”

博红雪道:“哦?”

燕南飞道“直到现在我还不明白,那烟中的毒雾,鞍里的毒蛇,你是怎么看出来的。”

傅红雪沉默着,过了很久才缓缓道“杀人的法子有很多种,暗杀也是其中一种,而且是最为可怕的一种。”

燕南飞道“我知道”

傅红雪说道“你细不知道瞪杀的法于又有多少种?”

燕南飞道“不知道”

傅红雪道“你知不知道这三百年来,有多少不该死的人被暗杀而死?”

燕南飞道:“不知道I”

傅红雪道“至少有五百三十八个人。”

燕南飞道“你算过?”

傅红雪道:“我算过,整整费了我七年时光才算清楚。”

燕南飞忍不住问:“你为什么要费这么大功夫,去算这些事。”

傅红雪道“因为我若没有去算过,现在至少已死了十次,你也己死了三次。☆

燕南飞轻轻吐出口气,想开口又忍住。

博红雪冷冷接道“我说的这五百三十八人,本都是武林中的一流高手,杀他们的人,本不是他们的对手。”

燕南飞道:“只不过这些人杀人的法子都很恶毒巧妙,所以才能得手。”

傅红雪点点头,道:“被暗杀而死的虽有五百三十八人,杀他们的刺客却只有四百八十三个。”

燕南飞道“因为他们其中有些是死在同一人之手的。”

傅红雪又点点头,道“这些刺客杀人的法子,也

燕南飞道“我想得到。”

傅红雪说道“他们一共用了两百三十七种法子。”☆

燕南飞道“这两百二十七种暗杀的法子,当然都是最恶毒,最巧妙的。”—。’

傅红雷道:“当然。”燕南飞道“你知道其巾多少种T”

傅红雪道“两百二十七种。”

燕南飞叹了口气,道“这些法子我本来连一种都不懂I”

傅红雪道;“现在你至少知道三种。”

燕夜已深了人也醉了。

燕南飞却没有醉,他的一双服晴依旧清澈如明月脸上的表情却仿佛也被蔷薇刺伤了。蔷薇有刺,明月呢?

明月有心,所以明月照人。她的名字就叫做明月。

夜更深,月更清,人更美,他脸上的表情却仿佛更痛苦。南飞道“不止三种”

傅红雪道“不止?”

燕南飞笑了笑,道“你知不知道这半年来我已被人暗杀过多少次?”

傅红雪摇摇头。

燕南飞道“不算你见过的,也有三十九次。”☆

傅红雪道“他们用的法子都不同T”

燕南飞道“非但完全不同,而且都是我想不到的,可是我直到现在还活着。”

这次闭上嘴的人是傅红雪。

燕南飞已大笑转身,走人了对街的横巷,巷中有高楼,楼上有花音。

是什么花的香气7

是不是蔷薇?

高楼,楼上有窗,窗前有月,月下有花。

花是蔷薇,月是明月。

没有灯,月光从窗外照进来,照在燕南飞身畔的蔷薇上.

他身畔不但有蔷薇,还有个被蔷薇刺伤的人。

“今夕何夕?

月如水,人相倚,。

有多少诉不尽的相思?/,

有多少说不完的柔情蜜意?”她凝视着他,已良久良久,终于忍不住轻轻问“你在想什么?”

燕南飞也沉默良久,才低低回答:“我在想人,两个人。”

明月心声音更温柔“你的这两个人里面,有没有一个是我T’

燕南飞道“没有。”

他的声音冰冷,接道“两个人都不是你。”

美人又被刺伤了.却没有退缩,又问道“不是我,是谁?”

燕南飞道“一个是傅红雪。”

明月心道,“傅红雪?就是在凤凰集上等着你的那个人?”

燕南飞道“嗯。”

明月心道“他是你的仇人T”

燕南飞道“不是。”

明月心道:“是你的朋友?”

燕南飞道“也不是。”

他忽然笑了笑,又道;“你永远想不到他为什么要在凤凰集等着我的。”

明月心道“为什么?”

燕南飞道:“他在等着杀我。”

明月心轻轻吐出口气,道:“可是他并没有杀了你。”

燕南飞笑容中带着种说不出的讥消,道“非但没有杀我,而且还救了我三次。”

明月心又轻轻叹了口气,道:“你们这种男人做的事,我们女人好像永远也不会懂的。”

燕南飞道“你们本来就不懂。”明月心转过头,凝视着窗外的四月“你想的还有一个人是谁?”

燕南飞目中的讥消又变成了痛苦缓缓道“是个我想杀的人,只可惜我自己也知道,我永远也杀不了他的。”

看着他的痛苦,她的眼睛黯淡了,窗外的明月也黯淡了。

一片乌云悄悄地掩过来,掩佐了月色。

她悄悄地站起,轻轻道“你该睡了,我也该走了。

燕南飞头也不始;“你走?”

明月心道“我知道你现在的心情,我本该留下来陪你的,可是

燕南飞打断了她的话,冷冷道“可是你非走不可,因为虽然在风尘中,你这里却从不留客,能让我睡在这里,已经很给我面子。”

明月心看着他,眼瞪里也露出痛苦之色,忽然转过身,幽幽地说:地许我本不该留你,也许你本不该来的。”

人去楼空,空楼寂寂,窗外却响起f琴弦般的雨声,渐近渐响,渐密。

好大的雨,来得好快,连窗台外的蔷薇,都被雨点打碎了。

可是对面的墙角下,却还有个打不碎的人,无论什么都打不碎,非但打不碎他的人,也打不碎他的决心。

燕南飞推开窗,就看见了这个人。

“他还在1”雨更大,这个人却还是动也不动地战夜那里,就算这千千万万滴雨点,化作了千千万万把尖刀,这个人也绝不会退缩半步的。燕南飞苦笑,只有苦笑“傅红雪,傅红雪,你为什么会是这么样的人?”

阵风吹过来,雨点打在他脸上,冷冷的,一直冷到他心里。

他心里却忽然涌起了一股热血,忽然窜了出去,从冰冷的雨点中,掠过高墙,落在博红雪面前。

博红雪的人却已到了远方,既没有感觉到这倾盆暴雨,也没有看见他。

燕南飞只小过在雨中站了片刻,全身就已湿透,可是傅红雪不开口,他也绝不开口。

傅红雪的目光终于转向他,冷玲道“外面在下雨,下得很大。☆

燕南飞道“我知道”

傅红雪道“你本不该出来的”

燕南飞笑了笑,道“你可以在外面淋雨,我为什么不可以?”

傅红雪道“你可以。”

说完了这三个字,他就又移开了目光,显然已准备结束这次淡

燕南飞却不肯结束,又道“我当然可以淋雨,任何人都有琳雨的自由。”

傅红雪的人又似到了远方。

燕南飞大声道;“但我却不是特地出来琳雨的I”

他说话的声音实在太大,比千万滴雨点打在屋瓦上的声音还大。

傅红雪毕竟不是聋子,终于淡淡地问了旬;“你出来干什么?”

燕南飞道“我想告诉你一件事,一个秘密。”

傅红雪眼睛里发出了光,道“现在你已准备告诉我?”

燕南飞点点头。傅红雪道“你本来岂非宁死也不肯说的?”

燕南飞承认,道“我本来的确已下了决心,绝不告诉任何人……

傅红雪道“现在你为什么要告诉我?”燕南飞看着他,看着他脸上的雨珠,看着他苍白的脸,道“现在我告诉你,只因为我忽然发现了一件事。”

傅红雪道“什么事?”

燕南飞又笑了笑,淡淡道“你不是人,根本就不是。”

黑手的拇指

不是人是什么?

是野兽?是鬼魅?是木头?还是仙佛?

也许都不是。

只不过他做的事偏偏又超越了凡人能力的极限,也超越了凡人忍耐的极限。

燕南飞有很好的解释:“就算你是人,最多也只能算是个不是人的人。”

傅红雪笑了,居然笑了。

纵然他并没有真的笑出来,可是眼睛里的确已有了笑意。

这已经是很难得的事,就像是暴雨乌云中忽然出现的一抹阳光。

燕南飞看着他,却忽然叹了口气,道:“令我想不到的是、你这个不是人的人居然也会笑。”

傅红雪道、不但会笑,还会听。”

燕南飞道:“那么你就跟我来。”

傅红雪道:“到哪里去?”

燕南飞道:“到没有雨的地方去,到有酒的地方去。”

小楼上有洒,也有灯光.在这春寒料峭的雨夜中看来,甚至比傅红雷的笑更温暖。

可是傅红雪只抬头看了一眼,眼晴里的笑意就冷得凝结,冷冷道:“那是你去的地方,不是我的I”燕南飞道“你不去T”

搏红雪道“绝不去。”

燕南飞道“我能去的地方.你为什么不能去?”

傅红雪道“因为我不是你,你也不是我。”

就因为你不是我,所以你绝不会知道我的悲伤和痛苦。

这句话他并没有说出来也不必说出来。燕南飞已看出他的痛苦,甚至连他的脸都已因痛苦而扭曲。

这里只不过是个妓院而已,本是人们寻欢作乐的地方,为什么会引起他如此强烈的痛苦?莫非他在这种地方也曾有过一段痛苦助往事7

燕南飞忽然问道“你有没有看见那个陪我到凤凰集,为我抚琴的人。”傅红雪摇头。

燕南飞道“我知道你汲有看见,因为你从不喝酒,也从不看亥

他盯着傅红雪,馒馒地接着道“是不是因为这两样事都伤过你的心?”傅红雪没有动,也没有开口,可是脸上每一根肌肉都已脑紧。

燕南飞说的这句话,就像是根尖针.刺入了他的心。

—在欢乐的地方,为什么不能有痛苦的往事?

—若没有欢乐,哪里来的痛苦?

痛苦与欢乐的距离,岂非本就在一线之间?

燕南飞闭上了嘴。

他已不想再问,不忍再问。

就在这时,高墙厉突然飞出两个人,一个人“噗”的跌在地上就不再动了,另个人却以“燕子三抄水”的绝顶轻功,楼·

燕南飞出来时,窗于是开着助,灯是亮着的I

灯光中只看见一个纤弱轻巧的人影闪了闪,就穿窗而入。

倒在地上的,却是个脸色蜡黄.于核瘦小,还留着山羊胡子助黑衣老人。

他一跌下来,呼吸就停顿。

燕南飞一发觉他的呼吸停顿,就立刻飞身而起,以最快速速度,掠上高楼,穿窗而人

等他穿过窗户,才发现傅红雪已站在屋予里。

屋里没有人,只有一个湿琳琳的脚印。脚印也很纤巧.刚才那条飞燕般的人影,显然是个女人。

燕南飞皱起了眉,喃喃道“会不会是她?”

傅红雪道“她是谁?”

燕南飞道“明月心。”傅红雪玲冷道“天上无月,明月无心,哪里来的明月心?”

燕南飞叹了口气,苦笑道“你错了,我本来也错了,直到现在,我才知道明月是有心的。”

无心的是蔷薇

蔷薇夜天涯。

傅红雪道“明月心就是这里的主人?”

燕南飞点点头,还没有开口,外面已响起了敲门声。

门是虚掩着的,一个春衫薄薄,面颊红红,眼睛大大的小姑娘左手捧着个食盒,右手拿着一坛还未开封的酒走进来,就用那双灵活的大眼睛盯着傅红雪看了半天,忽然道“你就是我们家姑娘说的那位贵客?”

傅红雪不懂,连燕南飞都不懂。

小妨娘又道“我们家姑娘说,有贵容光临,特地叫我准备了酒菜,可是你看来却点也不像是贵客的样子。”

她好像连看都懒得再看傅红雪,嘴里说着话,人已转过身去收拾桌子,重摆杯筷。刚才那个人果然就是明月心。

黑衣老人本是想在暗中刺杀燕南飞的,她杀了这老人,先不露面,为的是也许就是想把博红雪引到这小楼上来。

燕南飞笑了,道“看来她请客的本事远比魏大得多了。”

傅红雪板着脸,玲冷道“只可惜我不是她想象中的那种贵客。”燕南飞道“但是你毕竟已来了,既然来了又何妨留下7”

傅红雪道“既然我已来了,你为什么还说?”

燕南飞又笑了笑.走过去拍开了酒坛上完整的封泥,立刻有一陈酒香扑鼻。

“好酒”他微笑着道“连我到这里来,都没有喝过这么好的酒”

小始娘在倒酒,从坛子里倒入酒壶,再从酒壶里倒人酒杯。

燕南飞道“看来她不但认得你,你是怎么样一个人,她好像也很清楚。”

酒杯斟满,他一饮而尽,才转身面对着傅红雪,缓缓道“我的心愿未了只因为有个人还没有死。”

傅红雪道“是什么人?”

燕南飞道“是个该死的人。”

傅红雪道“你想杀他?”

燕南飞道“我日日夜夜都在想。”

傅红雪沉默着,过了很久,才冷冷道:“该死的人,迟早要死的,你为什么☆定要自己动手?”

燕南飞根根道“因为除了我之外,绝没有别人知道他该死。”/傅红雪道“这个人究竟是谁?”

燕南飞道“公子羽”

屋于里忽然静了下来,连那倒酒的小姑娘都忘了倒酒I

公子羽☆这三个宇本身就仿佛有种令人摄服助力量。

雨点从屋搪上滴下,密如珠帘。…

傅红雪面对着窗户,过了很久,忽然道“我问你,近四年来,真正能算做大侠的人有几个T”

燕南飞道“有三个。”☆

傅红雪道“只有三个?”

燕南飞道“我并没有算上你,你……”傅红雪打断了他的话☆冷冷道“我知道我不是;我只会杀人,不会救人。”

燕南飞道“我也知道你不是,因为你根本不想去做。”

傅红雪道“你说的是沈浪、李寻欢和叶开?”

燕南飞点点头,道“只有他们三个人才配。”这一点江湖中绝没有人能否认,第一个十年是沈浪的时代,第二个十年小李飞刀纵横天下第三个十年属于叶开。

傅红雪道:“最近十年?”

燕南飞伶笑道“今日之江湖,当然已是公子羽的天下。”酒杯又满了,他再次一饮而尽:“他不但是天演贵胃,又是沈浪的喉立传人,不但是文采风流的名公于,又是武功高绝的大侠客1”

傅红雪道“但是你却要杀他。”

燕南飞馒疆地点了点头,道“我要杀他,既不是为了争名,也不是为了复价。”

傅红雪道“你为的是什么?”

燕南飞道“我为的是正义和公道,因为我知道他的秘密☆只有我””、”

他第三玻举杯,突听“波”的一响,酒杯竞在他手里碎了。

他的脸色也变了,变成种诡秘的惨碧色。

傅红雪看了他,霍然长身而起,出手如风,将一双银筷塞进他嘴里,又顺手点了他心脉四周的八处穴道

燕南飞牙关已咬紧,却咬不断这双银筷,所以牙齿间还留着一条经。

所以傅红雪才能将一瓶倒入他嘴里,手指在他居上一接一托。

银筷拔出,药已人腹。

小姑娘已被吓象了j正想悄悄溜定,忽然发现一双比刀锋还冷的脑筋在盯着她L

酒壶和酒杯都是纯银的,酒坛上的泥封绝对看不出被人动过的痕迹。…☆可是燕南飞已中了毒,只喝三杯酒就中毒很深,酒里的毒是从哪里来的?

傅红雪翻转酒坛酒倾出,灯光明亮,坛底仿佛有寒星一闪。

他拍碎酒坛.就找到了一根惨碧色的毒钉。

钉长三寸,酒坛却只有一寸多厚,把尖钉从坛底打进去.钉尖上的毒,就溶在酒里。

他立刻就找出了这问题的答案,可是问题并不止这一个——毒是从钉上来的,钉是从哪里来的?

傅红雪的目光冷如刀锋,冷冷道:“这坛酒是你拿来的?”

小姑娘点点头,苹果般的脸已吓成苍白色。

傅红雪再问:“你是从哪里拿来的?”

小姑娘声音发抖,道“我们家的洒,都藏在楼下的地窖里。”

傅红雪道:“你怎么会选中这坛酒?”

小姑娘道:“不是我选购,是我们家姑娘说,要用最好助酒款待贵客,这坛就是最好的酒”

傅红雪道:“她的人在哪里?”

小姑娘道:“她在换衣服,因为…。/

她没有说完这句话,外面已有人替她接了下去“因为我刚才回来的时候,衣服也已湿透。”

她的声音很好听,笑得更好看,她的态度很幽雅,装束很清淡。

也许她并不能算是个倾国倾城的绝色美人,可是她走进来助时候,就像是暮春的晚上,一片淡淡的月光照进窗户,让人心里觉得有种说不出的美,说不出的恬静幸福。

她的眼波也温柔如春月,可是当她看见傅红雪手里站着的那根毒钉时,就变得锐利了。

“你既然能找出这根钉,就应该能看得出它的来历。”她声音也变得尖锐了些:“这是蜀中唐家的独门暗器,死在外面的那个老人,就是唐家唯一曲败类窟翔,他到这里来过,这里也并不是禁卫森严的地方,藏酒的地窖更没有上说锁”

傅红雪好像根本没有听见她说得这些话,只是痴痴地看着她,苍的脸突然发红呼吸突然急促脸上的雨水刚干,冷汗已滚滚而落。明月心始起头,才发现他脸上这种奇异的变化,大声道“难道你也中了毒?”

傅红雪双手紧提,还是忍不住在发抖突然翻身,箭一船窜出窗户。小姑娘吃惊地看着他人影消失,皱固道“这个人的毛病例真不少。”

明月心轻轻叹了口气,道:“他的毛病的确已很深。”

小姑娘道“什么病?”

明月心道“心病。”

小姑娘眨瞪眼,道“他的病怎么会在心里?”

明月心沉默了很久,才叹息着道“因为他也是个伤心人。”

只有风雨,没有灯。

黑暗中的市镇,就像是一片荒漠。

傅红雪已倒下来,倒在一条陋巷的阴沟旁,身子卷曲抽搐,不停地呕吐。

也许他并没有吐出什么东西来,他改出的只不过是心里的酸苦和悲痛。他的确有病。

对他说来,他的病不但是种无法解脱助痛苦,而且是种羞辱。每当他助愤怒和悲伤到了极点时,他的病就会发作,他就会一个人躲起来,用最残酷的方法去折磨自已。

因为他根自己,恨自己为什么会有这种病。

玲雨打在他身上,就像是一条条鞭子在抽打着他。他的心在流血,手也在流血。他用力抓起把砂土,和着血塞进自已的嘴。

他生怕自已会像野兽呻吟呼号。他宁可流血,也不愿让人看见他的痛苦和羞辱。

可是这条无人的陋巷里,却偏偏有人来了。

条纤弱的人影慢馒地走了过来.走到他面前。他没有看见她的人,只看见了她的脚。双纤巧丽秀气的脚,穿着双柔软的缎鞋,和她衣服的颜色很相配。

她衣服的颜色总是清清淡谈的,淡如春月。

傅红雪喉咙里突然发出野兽般的低吼,就像是条腹部中刀的猛虎。

他宁可让天下人都看见他此刻的痛苦和羞辱,也不愿让这个人看见。

他挣扎着想跳起来,怎奈他全身的朋陶都在痉挛收缩。

她在叹息,叹息着弯下腿。

他听见了她的叹息,他感到双冰冷的手在轻抚他的脸。

然后他就突然失去了细觉,他所有的痛苦和羞辱也立刻得到解脱。

等他醒来时,又已回到小楼。

她正在床头看着他,衣衫淡如春月,眸于卸亮如秋星。

看见了这双脖子,他心灵深处立刻又起了一阵奇异的颤抖,就仿佛琴弦无端被拨动。

她的神色却很玲,淡淡道“你什么话都不必说,我带你回来,只不过因为我要救燕南飞,他中的毒很深了。”

傅红雪闭上眼睛,也不细是为了要避开她的眼波,还是因为不愿让她看见他眼中的伤痛。

明月心道:“我知道江湖中最多只有三个人能解唐家的毒,你就是其中之一。”

傅红雪没有反应,可是他的人忽然就已站了起来,面对着窗户,背对着她。

他身上穿的还是原来的衣服,他的刀还在手边,这两件事显然让他觉得安心了些,所以他这次并没有掠窗而出,只冷冷地问了句,“他还在?”/“还在,就在里面的屋子里……”我进去,你等着。”

她就站在那里,看着他慢慢地定进去,看到他走路的姿势,她降于也不禁流露出一种难以解释的痛苦和哀伤。

过了很久,才听见他的声音从问帘后传出“解药在桌上。”声督还是冰冷的“他中的毒并不深,三天之后,就会清醒,七天之后,就可以复原了。”

“但是你现在还不能走I”她说得很快.好像知道他立刻就要走:6就算你很不愿意看见我,现在还是不能走”

风从窗外吹进来,门上的帘子轻轻被动,里面一点回应都没有。

他的人走了没有?

“我很了解你,也知道你过去有段伤心事,让你伤心的人,一定长得很像我。”明月心的声音很坚定,接通“可是你一定要明白,她就是她,既不是我,也不是别的人。”

—所以你用不着逃避,任何人都用不着逃避。

后面一句话她并没有说出来,她相信他一定能明白她的意思。

风还在吹,帘子还在波动,他还没有走1

她听见了他的四恩,立刻道“如果你真的想让他再活一年,兢应该做到两件事。”

他终于开口“什么事?”

“这七天内你绝不能走”她眨了眨眼,才接着说下去:“中午的时候,还得陪我上街去,我要带你去看几个人。”

“什么人?”

“绝不肯再让燕南飞多活三天的人”

中午’。

一辆马车停在后园的小门外,车窗上的帘子低垂。

“为什么要坐车T”

“因为我只想让你看见他们,并不想让他们看见你。”明月心忽然笑了笑道:“我知道你也不想看见我,所以我已准备在脸上戴个面

她带的是个弥陀佛面具,肥肥胖胖的脸,笑得好像是个胖娃娃,衬着她纤柔苗条的腰肢,看来实在很滑稽。

傅红雪还是连看都没有看她一眼苍白的手里,还是紧授着那栖漆黑的刀。

在他眼中看来,这世上仿佛已没有任何事能值得他笑一笑。

明月心的一双眸子却在面具后盯着他,忽然问道“你想不想知道我第一个要带你去看助人是谁?”

傅红雪没有反对。

明月心道:“是杜雷,‘一刀动风雷’的杜雷。’

傅红雪没有反应。

明月心叹了口气,道:“看来你脱离江湖实在已太久了.居然连这个人都不知道。”

傅红雪终于开口,冷降道,“我为什么一定要知道他2”

明月心道:“因为他也是榜上有名的人。”

博红雪道:“什么榜7”

明月心道:“江湖名人榜1”

傅红雪脸色更苍白。

他细道已经在江湖中混出了名的人,是谁也不肯向谁低头的,

昔年百晓生作《兵器谱》,品评天下高手,虽然很公正,还是引起了一连串凶杀,后来甚至有人说他是故意在江湖中兴风作浪。

如今这“江湖名人榜”又是怎么来的?是不是也别有居心?

明月心道“据说这名人榜是出自公子羽的手笔,榜上一共只有十三个人的名字。”

傅红雪忽然冷笑,道“他自己的名字当然不在榜上。”

明月心道:“你猜对了。”

傅红雷目光闪动,又问道,“叶开呢?’

明月心道“叶开的名字也不在,这也许只因为他已完全脱离了江湖,已经是人外的人,已经在天外的天上。”傅红雪沉默着,目光似已忽然到了远方。

远方天畔,凉风习习,一个人衣抉飘舞.仿佛正待乘风而去。

明月心道“我知道叶开是你唯一的朋友,难道你也没有他的消息?”

傅红雪的目光忽又变得刀锋般冷酷,冷拎道:“我没有朋友,一个都没有。”

明月心在心里叹了口气,转回话题,道:“你为什么不问我,榜上有没有你的名字?”

傅红雪不问,只因为他根本不必问。

明月心道“也许你本来就不必问的,榜上当然有你的名字,也有燕南飞的”

她沉吟着,又道“这名人榜虽然注明了排名不分先后,可是一张纸上写了十三个名字,总有先后之分。”

傅红雪终于忍不住问“排名第一的是谁?’

明月心道“是燕南飞”

傅红雪握刀的手一阵独紧,又慢慢放松。

明月心道“他在江湖中行走,为什么永无安宁的一日,你现在总该明白了。”

傅红雪没有开口,马车已停下,正停在一座高楼的对面。

会宾楼的楼高十丈。

“我知道杜雷每天中午都在这里吃饭都要吃到这时候才定1”明月心道:“他每天吃的都是四样莱和两碗饭,一壶酒,连菜单都没有换过”

傅红雪苍白的脸上还是全无表情.瞳瞪孔却开始收缩。

他知道自己这次又遇见了一个极可怕的对手。

江湖中高手如云何止千百,榜上有名的却只不过十三个。

这十三个人,当然都是极可怕的人物。

明月心将车窗上的窗窗拨开一点,肉外眺望,忽然道:“他出来日正当中。

杜雷从会宾楼走出来的时候,他自己的影子正好被他自己踩在脚下。

他脚上穿的是价值十八两银子一双的软底靴,还是攒新的

每当他穿着崭新的靴子践踏出己的影子时,他心里就会感到有种奇特的冲动,想脱掉靴子,把全身都脱得光光的,奔到街心去狂呼。

他当然不能这么样做,因为他现在已是名人,非常有名。

现在他做的每件事都像夜半更鼓般准确。

无论到了什么地方,无论要在那地方耽多久,他每天都一定在同样的时候起居饮食,吃的也一定是同样的莱饭。

有时他虽然院得要发疯,却还是不肯改变

因为他希望别人都认为他是个淮确而有效率的人,他知道大家对这种人总怀有几分敬畏之心,这就是他最大的愉快和享受。

经过十七年的苦练五中助奋斗,大小四十三次血战质,他所希望得到的,就是达一点。

他一定要让自己相信,他已不再是那个终中赤着脚没鞋穿的野孩子。

壤着宝玉的刀在太阳下闪闪发光,街上有很多人都在打量着他这柄刀,对面一辆黑漆马车里,好像也有两双眼睛在盯着他。

近年来他已习惯被人盯着打量了,每个人都得习惯这一点。

可是今天他又忽然觉得很不自在,就好像一个赤裸的少女站在一大群男人中间。

这是不是因为对面车辆里的那两双眼睛,已穿透他镀金的外壳,又看见了那个赤着脚的野孩子。

—一刀劈裂车厢招出那两双眼睛来.他有这种冲动,却没有去做,因为他到这里来,并不是来找这种麻烦的。近年来他已学会忍耐。他连看都没有向那边看一眼,就沿着阳光照耀的长街,走回他住的客栈,每一步跨出去,都准确得像老裁缝替小姑娘量衣服一样,一寸不多,一寸不少,恰巧是二尺三寸。他希望别人都能明白,他的刀也同样准确。明月心轻轻放下了拨开的窗帘,轻轻吐出口气,道:“你看这个人怎么样?”傅红雪冷冷道:“三年内他若还没有死,一定会变成疯子。”明月心叹了口气,道:“只可惜他现在还没有疯”

四车马又在“一品香”对面停了下来。

一品香是个很大的茶馆茶馆里通常都有各式各样的人,越大的茶馆里人越多”

明月心又拨窗帘,让傅红雪看了很久,才问题:’你看见什么

傅红雪道“人。”

明月心道:“几个人?”

傅红雪道“七个。”

现在正是茶馆生意上市的时候,里面的客人至少也有一两百个,他为什么只看见了七个?

明月心居然一点也不觉得奇怪,眼睛里反面露出赞美之色,又问道“你看见是那七个?”

傅红雪看见的七个人是两个下棋的,一个剥花生的,一个和尚,个麻子,一个卖唱的小姑娘,还有一个是伏在桌上打磕睡的大胖子,

这七个有的坐在角落里,有的坐在入丛中,样子并不特别。为什么他别的人都看不见,偏偏只看见这七个?

明月心非但不奇怪,反而显得更佩服轻轻叹息着道:“我只知道你的刀快.想不到你的眼更快。”

傅红雪道“其实我只要看见一个人就已足够。”

他正在看着一个人。

刚才还伏在桌上打随睡的胖子,现在已醒了,先伸了个懒腰,再倒了碗茶漱口,“噗”的把一曰茶喷在地上去打湿了旁边一个人的裤脚,他就赶紧弯下腰,赔着笑用衣袖替那人擦搽脚。

一个人若长得太胖,做的事总难免会显得有点愚蠢可笑。

可是傅红雪在看着他的时候,眼色却跟刚才看着杜雷时完全一

难道他认为胖子也是个狠可怕的对手7

明月心道“你认得这个人?”

傅红雪摇谣头。

明月心道“但是你很注意他。”

傅红雪点点头。

明月心道“你已发现他有什么特别的地方?”

搏红雪沉默着,过了狠久,才一宇宇道:“这个人有杀气I”

明月心道:“杀气?”

傅红雪提紧了手里的刀,道:“只有杀人无算的高乎,身上才‘会带着杀气”

明月心道“可是他看起来只不过是个臃肿愚蠢的胖子”。

僻红雪冷冷道:“那只不过是他的掩护而已,就正如刀剑的外鞘—样。”

明月心又叹了口气,道:“看来你的腿比你的刀还利。”

她显然认得这个人,而且很清楚他的底细。

傅红雪道“他是谁?”

明月心道“他就是拇指。”

傅红雪道;姆指?”

明月心道“你知不知道江湖中近年来出观了一个很可怕的秘密

傅红雪道“这组织叫什么名字?”

明月心道“黑手”

傅红雪并汲有听见过这名字,却还是觉得有种说不出的压力。

明月心道“到目前为止,江湖中了解达组织情况的人还不多,因为他们做的事,都是在地下购,见不得天日。”

傅红雪道“他们做的是些什么事?”

明月心道“绑票、勒索、暗杀”

一双手有五根手指,这组织也有五个首脑。

这胖子就是拇指,黑手的拇指

马车又继续前行,窗帘已垂下。

明月心忽然问道“只手上,力量最大的是哪根手指?”

傅红雪道“拇指。”

明月心迈“最灵活的是哪根手指?”

傅红雪道“食指。”

明月心道“黑手的组织中,负责暗杀的,就足拇指和食指。”

拇指最可怕的地方,就是他有一身别人练不成的十三太保横练童子功。

因为他本是宫中的太监,从小就是太监,皇宫大内中的几位高手,都曾经教过他的武功。

食指的出身更奇特,据说他不但在少林寺当过知客僧,在丐帮负过六口麻袋,还曾经是江南凤尾帮,十三连环坞的刑堂堂主。

他们手下各有组人每个人都有种很特别的中事,而且合作已久,

所以他们暗杀的行动从来也没有失败过。

明月心道“但是这组织中最可怕的人,却不是他们两个……

傅红雪道“是谁?”

明月心道:“是无名指。”一只手上,最笨拙的就是无名指。

傅红雪道“无名指为什么可怕?”

明月心道“就因为他无名。”

傅红雪承认。

声名显赫的武林豪杰,固然必有所长可是一些无名的人却往往更可怕。因为你通常都要等到他的刀已刺入你心脏时,才知道他的可怕。

明月心道“江湖中从来也没有人知道谁是无名指,更没有人见过他。”

傅红雪道:“连你也不知道?”

明月心苦笑道:“说不定我也得等到他的刀刺人我心口时才知道”

傅红雪沉默着,又过很久,才问道:“现在你还要带我去看什么人?”

明月心并没有直接回答这句话,道“这小城本来并不是个很热闹的地方,可是最近这几天,却突然来了很多陌生的江湖客。”

现在她对这些人已不再陌生,因为她已调查过他们的来历和底细。

傅红雪并不惊奇。

他早巳发现她绝不像她外表看来那么样单纯柔弱,在她那双纤纤玉手里,显然也掌握着一般巨大的力量,远比任何人想象中都大得

明月心道:“我几乎已将他们每个人的底细都调查碍很清楚,只有一个人是例外。”

傅红雪道“谁?”

明月心还没有开口,忽然间,拉车的健马声长嘶,人立而起,车厢倾斜,几乎翻倒。

她的人却已在车厢外,只见一个青衣白袜的中年人,倒在马蹄

已入立面起的健马,前蹄若是踏下来,他就算不死,骨头也要被踩断。

赶车的已拉不住这匹马例在地上的人身于编成一团,更连动都不能动了。

眼看着马蹄己将踏下,明月心非但连一点出!手相救的意思都没有,甚至连看都没有去看。

她在看着傅红雪。傅红雪也已到了车厢外,苍白的脸上全无表情,更没有出手的意思。

人群阵惊呼.马蹄终于踏下,地上的青衣人明明就到在马蹄下,每个人都看得情清楚楚,但却偏偏没有被马蹄踩到。等到这匹马安静下来时,这个人也慢慢地从地上爬了起来,不停地喘着气。

他的脸虽然已因惊惧而变色,看来却还是狠平凡,他本来就是个很平凡的人,连一点特殊的地方都没有。

可是傅红雪看着他的时候,眼神却变得更冷酷。

他见过这个人。刚才被拇指一口茶打湿了裤脚的,就是这个。

明月心忽然笑了笑,道“看起来你今天的运气真不好,刚才被人打湿了裤子,现在又跌得一身都是土。”

这人也笑了笑.淡淡道“今天我运气不好,比我运气更坏的人还不知道有多少?今天我倒霉,明天还不知道有多少人比我更倒霉,人生本来就是这样子的,姑娘义何必看得太认真”。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