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音五味第六十五

右征与少征,调右手太阳上。左商与左征,调左手阳明上。少征与太宫,调左手阳明上。右角与太角,调右足少阳下。太征与少征,调左手太阳上。众羽与少羽,调右足太阳下。少商与右商,调右手太阳下。桎羽与众羽,调右足太阳下。少宫与太宫,调右足阳明下。判角与少角,调右足少阳下。釱商与上商,调右足阳明下。釱商与上角,调左足太阳下。

上征与右征同,谷麦,畜羊,果杏。手少阴藏心,色赤,味苦,时夏。上羽与太羽同,谷大豆,畜彘,果栗。足少阴藏肾,色黑,味咸,时冬。上宫与太宫同,谷稷,畜牛,果枣。足太阴藏脾,色黄,味甘,时季夏。上商与右商同,谷黍,畜鸡,果桃。手太阴藏肺,色白味辛,时秋。上角与太角同。谷麻,畜犬,果李。足厥阴藏肝,色青,味酸,时春。

太宫与上角同,右足阳明上。左角与太角同,左足阳明上。少羽与太羽同,右足太阳下。左商与右商同,左手阳明下。加宫与太宫同,左足少阳上。质判与太宫同,左手太阳下。判角与太角同,左足少阳下。太羽与太角同,右足太阳上。太角与太宫同,右足少阳上。

右征,少征,质征,上征,判征。右角,釱角,上角,太角,判角。右商,少商,釱商,上商,左商。少宫,上宫,太宫,加宫,左宫。众羽,桎羽,上羽,太羽,少羽。

黄帝曰︰妇人无须者,无血气乎。

歧伯曰︰冲脉任脉,皆起于胞中,上循背里,为经络之海。其浮而外者,循腹右,上行会于咽喉,别而络唇口,血气盛则充肤热肉,血独盛则澹渗皮肤,生毫毛。今妇人之生,有馀于气,不足于血,以其数脱血也。冲任之脉,不荣口唇,故须不生焉。

黄帝曰︰士人有伤于阴,阴气绝而不起,阴不用,然其须不去,其故何也。宦者独去,何也,愿闻其故。

歧伯曰︰宦者去其宗筋,伤其冲脉,血写不复,皮肤内结,唇口不荣,故须不生。

黄帝曰︰其有天宦者,未尝被伤,不脱于血,然其须不生,其故何也。

歧伯曰︰此天之所不足也,其任冲不盛,宗筋不成,有气无血,唇口不荣,故须不生。

黄帝曰︰善乎哉,圣人之通万物也,盖日月之光影,音声鼓响,闻其声而知其形,其非夫子,孰能明万物之精。

是故圣人视其颜色,黄赤者,多热气,青白者,少热气,黑色者,多血少气。美眉者,太阳多血,通髯极须者,少阳多血,美须者,阳明多血,此其时然也。夫人之常数,太阳常多血少气,少阳常多气少血,阳明常多血多气,厥阴常多气少血,少阴常多气少血,太阴常多血少气,此天之常数也。

百病始生第六十六

黄帝问于歧伯曰︰夫百病之始生也,皆生于风雨寒暑,清湿喜怒。喜怒不节则伤藏,风雨则伤上,清湿则伤下,三部之气,所伤异类,愿闻其会。

歧伯曰︰三部之气各不同,或起于阴,或起于阳,请言其方。喜怒不节,则伤藏,藏伤则病起于阴也。清湿袭虚,则病起于下,风雨袭虚,则病起于上,是谓三部。至于其淫泆不可胜数。

黄帝曰︰余固不能数,故问先师,愿卒闻其道。

歧伯曰︰风雨寒热,不得虚邪,不能独伤人,卒然逢疾风暴雨而不病者,盖无虚,故邪不能独伤人,此必因虚邪之风,与其身形,两虚相得,乃客其形。两实相逢,众人肉坚。其中于虚邪也,因于天时,与其身形,参以虚实,大病乃成。气有定舍,因处为名,上下中外,分为三员。

是故虚邪之中人也,始于皮肤,皮肤缓则腠理开,开则邪从毛发入,入则抵深,深则毛发立,毛发立则淅然,故皮肤痛。留而不去,则传舍于络脉,在络之时,痛于肌肉,其痛之时息,大经乃代。留而不去,传舍于经,在经之时,洒淅喜惊。留而不去,传舍于输,在输之时,六气不通四肢,则肢节痛,腰脊乃强。留而不去,传舍于伏冲之脉,在伏冲之时,体重身痛。留而不去,传舍于肠胃,在肠胃之时,贲响腹胀,胀多寒则肠鸣飧泄,食不化,多热则溏出麋。留而不出,传舍于肠胃之外,募原之间,留着于脉,稽留而不去,息而成积,或著孙脉,或著络脉,或著经脉,或著输脉,或著于伏冲之脉,或著于膂筋,或著于肠胃之募原,上连于缓筋,邪气淫泆,不可胜论。

黄帝曰︰愿尽闻其所由然。

歧伯曰︰其著孙络之脉而成积者,其积往来上下臂手孙络之居也,浮而缓,不能句积而止之,故往来移行肠胃之间,水凑渗注灌,濯濯有音,有寒则潅满雷引,故时切痛。其著于阳明之经,则挟脐而居,饱食则益大,饥则益小。其著于缓筋也,似阳明之积,饱食则痛,饥则安。其著于肠胃之募原也,痛而外连于缓筋,饱食则安,饥则痛。其著于伏冲之脉者,揣之应手而动,发手则热气下于两股如汤沃之状。其著于膂筋,在肠后者,饥则积见,饱则积不见,按之不得。其著于输之脉者,闭塞不通,津液不下,孔窍干塞,此邪气之从外入内从上下也。

黄帝曰︰积之始生,至其已成,奈何。

歧伯曰︰积之始生,得寒乃生,厥乃成积也。

黄帝曰︰其成积奈何。

歧伯曰︰厥气生足悗,悗生胫寒,胫寒则血脉凝涩,血脉凝涩则寒气上入于肠胃,入于肠胃则潅胀,潅胀则肠外之汁沫迫聚不得散,日以成积。卒然多食饮,则肠满,起居不节,用力过度,则络脉伤,阳络伤则血外溢。血外溢则衄血,阴络伤则血内溢,血内溢则后血,肠胃之络伤,则血溢于肠外,肠外有寒,汁沫与血相搏,则并合凝聚不得散,而积成矣。卒然外中于寒,若内伤于忧怒,则气上逆,气上逆则六输不通,温气不行,凝血蕴裹而不散,津液涩渗,著而不去,而积皆成矣。

黄帝曰︰其生于阴者,奈何。

歧伯曰︰忧思伤心,重寒伤肺,忿怒伤肝,醉以入房,汗出当风伤脾,用力过度,若入房汗出浴,则伤肾,此内外三部之所生病者也。

黄帝曰︰善。治之奈何。

歧伯答曰︰察其所痛,以知其应,有馀不足,当补则补,当写则写,无逆天时,是谓至治。

行针第六十七

黄帝问于歧伯曰︰余闻九针于夫子,而行之于百姓,百姓之血气,各不同形,或神动而气先针行,或气与针相逢,或针已出,气独行,或数刺乃知,或发针而气逆,或数刺病益剧,凡此六者,各不同形,愿闻其方,

歧伯曰︰重阳之人其神易动,其气易往也。

黄帝曰︰何谓重阳之人。

歧伯曰︰重阳之人,熇熇高高,言语善疾,举足善高,心肺之藏气有馀,阳气滑盛而扬,故神动而气先行。

黄帝曰︰重阳之人而神不先行者,何也。

歧伯曰︰此人颇有阴者也。

黄帝曰︰何以知其颇有阴也。

歧伯曰︰多阳者,多喜,多阴者,多怒,数怒者,易解。故曰颇有阴,其阴阳之离合难,故其神不能先行也。

黄帝曰︰其气与针相逢,奈何。

歧伯曰︰阴阳和调,而血气淖泽滑利,故针入而气出疾而相逢也。

黄帝曰︰针已出而气独行者,何气使然。

歧伯曰︰其阴气多而阳气少,阴气沉而阳气浮者内藏,故针已出,气乃随其后,故独行也。

黄帝曰︰数刺乃知。何气使然。

歧伯曰︰此人之多阴而少阳,其气沉而气往难,故数刺乃知也。

黄帝曰︰针入而气逆者,何气使然。

歧伯曰︰其气逆与其数刺病益甚者,非阴阳之气,浮沉之势也,此皆粗之所败,工之所失,其形气无过焉。

上膈第六十八

黄帝曰︰气为上膈者,食饮入而还出,余已知之矣。虫为下膈,下膈者,食晬时乃出,余未得其意,愿卒闻之。

歧伯曰︰喜怒不适,食饮不节,寒温不时,则寒汁流于肠中,流于肠中则虫寒,虫寒则积聚,守于下管,则肠胃充郭,卫气不营,邪气居之,人食则虫上食,虫上食则下管虚,下管虚则邪气胜之,积聚已留,留则痈成,痈成则下管约,其痈在管内者,即而痛深,其痈在外者,则痈外而痛浮,痈上皮热。

黄帝曰︰刺之奈何。

歧伯曰︰微按其痈,视气所行,先浅刺其傍,稍内益深,还而刺之,无过三行,察其沉浮,以为深浅,已刺必熨,令热入中,日使热内,邪气益衰,大痈乃溃。伍以参禁,以除其内,恬憺无为,乃能行气,后以咸苦,化谷乃下矣。

忧恚无言第六十九

黄帝问于少师曰︰人之卒然忧恚,而言无音者,何道之塞,何气出行,使音不彰,愿闻其方。

少师答曰︰咽喉者,水谷之道也。喉咙者,气之所以上下者也。会厌者,音声之户也。口唇者,音声之扇也。舌者,音声之机也。悬雍垂者,音声之关也。颃颡者,分气之所泄也。横骨者,神气所使主发舌者也。故人之鼻洞涕出不收者,颃颡不开,分气失也。是故厌小而疾薄,则发气疾,其开阖利,其出气易。其厌大而厚,则开阖难,其气出迟,故重言也。人卒然无音者,寒气客于厌,则厌不能发,发不能下至,其开阖不致,故无音。

黄帝曰︰刺之奈何。

歧伯曰︰足之少阴,上系于舌,络于横骨,终于会厌,两写其血脉,浊气乃辟,会厌之脉,上络任脉,取之天突,其厌乃发也。

寒热第七十

黄帝问于歧伯曰︰寒热瘰蝿在于颈腋者,皆何气使生。

歧伯曰︰此皆鼠箪寒热之毒气也,留于脉而不去者也。

黄帝曰︰去之奈何。

歧伯曰︰鼠箪之本,皆在于藏,其末上出于颈腋之间,其浮于脉中,而未内著于肌肉,而外为脓血者,易去也。

黄帝曰︰去之奈何。

歧伯曰︰请从其本引其末,可使衰去,而绝其寒热。审按其道以予之,徐往徐来以去之,其小如麦者,一刺知,三刺而已。

黄帝曰︰决其生死奈何。

歧伯曰︰反其目视之,其中有赤脉,上下贯瞳子,见一脉,一岁死,见一脉半,一岁半死,见二脉,二岁死,见二脉半,二岁半死,见三脉,三岁而死,见赤脉不下贯瞳子,可治也。

邪客第七十一

黄帝问于伯高曰︰夫邪气之客人也,或令人目不瞑不卧出者,何气使然。

伯高曰︰五谷入于胃也,其糟粕津液宗气,分为三隧,故宗气积于胸中,出于喉咙,以贯心脉,而行呼吸焉。营气者,泌其津液,注之于脉,化以为血,以荣四末,内注五藏六府,以应刻数焉。卫气者,出其悍气之慓疾,而先行于四末分肉皮肤之间,而不休者也,昼日行于阳,夜行于阴,常从足少阴之分间,行于五藏六府。今厥气客于五藏六府,则卫气独卫其外,行于阳,不得入于阴,行于阳则阳气盛,阳气盛则阳𫏋陷,不得入于阴,阴虚,故目不瞑。

黄帝曰︰善。治之奈何。

伯高曰︰补其不足,写其有馀,调其虚实,以通其道,而去其邪,饮以半夏汤一剂,阴阳已通,其卧立至。

黄帝曰︰善。此所谓决渎壅塞,经络大通,阴阳和得者也,愿闻其方。

伯高曰︰其汤方以流水千里以外者八升,扬之万遍,取其清五升煮之,炊以苇薪火沸置秫米一升,治半夏五合徐炊,令竭为一升半,去其滓,饮汁一小杯,日三稍益,以知为度。故其病新发者,覆杯则卧,汗出则已矣。久者,三饮而已也。

黄帝问于伯高曰︰愿闻人之肢节,以应天地奈何。

伯高答曰︰天圆地方,人头圆足方以应之。天有日月,人有两目。地有九州,人有九窍。天有风雨,人有喜怒。天有雷电,人有音声。天有四时,人有四肢。天有五音,人有五藏。天有六律,人有六府。天有冬夏,人有寒热。天有十日,人有手十指。辰有十二,人有足十指茎垂以应之,女子不足二节,以抱人形。天有阴阳,人有夫妻。岁有三百六十五日,人有三百六十节。地有高山,人有肩膝。地有深谷,人有腋腘。地有十二经水,人有十二经脉。地有泉脉,人有卫气。地有草蓂,人有毫毛。天有昼夜。人有卧起。天有列星,人有牙齿。地有小山,人有小节。地有山石,人有高骨。地有林木,人有募筋。地有聚邑,人有镰肉。岁有十二月,人有十二节。地有四时不生草,人有无子。此人与天地相应者也。

黄帝问于歧伯曰︰余愿闻持针之数,内针之理,纵舍之意,捍皮开腠理,奈何。脉之屈折,出入之处,焉至而出,焉至而止,焉至而徐,焉至而疾,焉至而入。六府之输于身者,余愿尽闻,少序别离之处,离而入阴,别而入阳,此何道而从行,愿尽闻其方。

歧伯曰︰帝之所问,针道毕矣。

黄帝曰︰愿卒闻之。

歧伯曰︰手太阴之脉,出于大指之端,内屈,循白肉际。至本节之后太渊,留以澹,外屈,上于本节下,内屈,与阴诸络会于鱼际,数脉并注,其气滑利,伏行壅骨之下,外屈,出于寸口而行,上至于肘内廉,入于大筋之下,内屈,上行臑阴,入腋下,内屈,走肺。此顺行逆数之曲折也。心主之脉,出于中指之端,内屈,循中指内廉以上,留于掌中,伏行两骨之间,外屈,出两筋之间,骨肉之际,其气滑利,上二寸,外屈,出行两筋之间,上至肘内廉,入于小筋之下,留两骨之会,上入于胸中,内络于心脉。

黄帝曰︰手少阴之脉,独无俞,何也。

歧伯曰︰少阴,心脉也。心者,五藏六府之大主也,精神之所舍也,其藏坚固,邪弗能容也,容之则心伤,心伤则神去,神去则死矣。故诸邪之在于心者,皆在于心之包络。包络者,心主之脉也,故独无腧焉。

黄帝曰︰少阴独无腧者,不病乎。

歧伯曰︰其外经病而藏不病,故独取其经于掌后锐骨之端,其馀脉出入屈折,其行之徐疾,皆如手少阴心主之脉行也,故本俞者,皆其因气之虚实疾徐以取之,是谓因冲而写,因衰而补,如是者,邪气得去,真气坚固,是谓因天之序。

黄帝曰︰持针纵舍奈何。

歧伯曰︰必先明知十二经脉之本末,皮肤之寒热,脉之盛衰滑涩,其脉滑而盛者,病日进,虚而细者,久以持,大以涩者,为痛痹,阴阳如一者,病难治,其本末尚热者,病尚在,其热已衰者,其病亦去矣。持其尺,察其肉之坚脆,大小滑涩,寒温燥湿,因视目之五色,以知五藏,而决死生,视其血脉,察其色,以知其寒热痛痹。

黄帝曰︰持针纵舍,余未得其意也。

歧伯曰︰持针之道,欲端以正,安以静,先知虚实,而行疾徐,左手执骨,右手循之,无与肉果,写欲端以正,补必闭肤,辅针导气,邪得淫泆,真气得居。

黄帝曰︰捍皮开腠理奈何。

歧伯曰︰因其分肉,左别其肤,微内而徐端之,视神不散,邪气得去。

黄帝问于歧伯曰︰人有八虚,各何以候。

歧伯答曰︰以候五藏。

黄帝曰︰候之奈何。

歧伯曰︰肺心有邪,其气留于两肘。肝有邪,其气流于两腋。脾有邪,其气留于两髀。肾有邪,其气留于两腘。凡此八虚者,皆机关之室,真气之所过,血络之所游,邪气恶血,固不得住留,住留则伤筋络骨节,机关不得屈伸,故病挛也。

通天第七十二

黄帝问于少师曰︰余尝闻人有阴阳,何谓阴人,何谓阳人。

少师曰︰天地之间,六合之内,不离于五,人亦应之,非徒一阴一阳而已也,而略言耳,口弗能妛明也。

黄帝曰︰愿略闻其意,有贤人圣人,心能备而行之乎。

少师曰︰盖有太阴之人,少阴之人,太阳之人,少阳之人,阴阳和平之人。凡五人者,其态不同,其筋骨气血各不等。

黄帝曰︰其不等者,可得闻乎。

少师曰︰太阴之人,贪而不仁,下齐湛湛,好内而恶出,心和而不发,不务于时,动而后之,此太阴之人也。少阴之人,小贪而贼心,见人有亡,常若有得,好伤好害,见人有荣,乃反愠怒,心疾而无恩,此少阴之人也。太阳之人,居处于于,好言大事,无能而虚说,志发于四野。举措不顾是非,为事如常自用,事虽败,而常无悔,此太阳之人也。少阳之人,𬤊谛好自贵,有小小官,则高自宜,好为外交,而不内附,此少阳之人也。阴阳和平之人,居处安静,无为惧惧,无为欣欣,婉然从物,或与不争,与时变化,尊则谦谦,谭而不治,是谓至治。古之善用针艾者,视人五态,乃治之,盛者写之,虚者补之。

黄帝曰︰治人之五态奈何。

少师曰︰太阴之人,多阴而无阳,其阴血浊,其卫气涩,阴阳不和,缓筋而厚皮,不之疾写,不能移之。少阴之人,多阴少阳,小胃而大肠,六府不调,其阳明脉小,而太阳脉大,必审调之,其血易脱,其气易败也。太阳之人,多阳而少阴,必谨调之,无脱其阴,而写其阳,阳重脱者,易狂,阴阳皆脱者,暴死不知人也。少阳之人,多阳少阴,经小而络大,血在中而气外,实阴而虚阳,独写其络脉,则强气脱而疾,中气不足,病不起也。阴阳和平之人,其阴阳之气和,血脉调,谨诊其阴阳,视其邪正,安容仪,审有馀不足,盛则写之,虚则补之,不盛不虚,以经取之。此所以调阴阳,别五态之人者也。

黄帝曰︰夫五态之人者,相与无故,卒然新会,未知其行也,何以别之。

少师答曰︰众人之属,不如五态之人者,故五五二十五人,而五态之人不与焉。五态之人,尤不合于众者也。

黄帝曰︰别五态之人奈何。

少师曰︰太阴之人,其状黮黮然黑色,念然下意,临临然长大,腘然未偻,此太阴之人也。少阴之人,其状清然窃然,固以阴贼,立而躁崄,行而似伏,此少阴之人也。太阳之人,其状轩轩储储,反身折腘,此太阳之人也。少阳之人,其状立则好仰,行则好摇,其两臂两肘,则常出于背,此少阳之人也。阴阳和平之人,其状委委然,随随然,颙颙然,愉愉然,嫱嫱然,豆豆然,众人皆曰君子,此阴阳和平之人也。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