孳畜·养马牛总论

  《齐民要术》:服牛乘马,量其力能;寒温饮饲,适其天性;如不肥充蕃息者,未之有也。谚曰:“赢牛劣马寒食下。”言其乏食瘦瘠,春中必死。务在充饱调适而已。

孳畜·马驴骡附

  《齐民要术》:饮饲之节,食有“三刍”,饮有“三时”。何谓也?[何谓“三刍”?]一曰“恶刍”,二曰“中刍”,三曰“善刍”。谓饥时与恶刍;饱时与善刍,引之令食;食常饱,则无不肥。剉草粗,虽足豆谷,亦不肥充;细剉无节,簁去土而食之者,令马肥不啌。如此喂饲,自然好也。啌,苦江反。何谓三时?一曰朝饮,少之;二曰昼饮,则胸餍水;三曰暮,极饮之。一曰:“夏汗冬寒,皆当节饮。”谚曰:“旦起骑谷,日中骑水”。斯言旦饮须节水也。每饮食,令行骤,则消水。小骤数百步亦佳。十日一放,令其陆梁舒展,令马硬实也。

驴、骡大概类马,不复别起条端。

凡驴、马驹初生,忌灰气;遇新出炉者,辄死。经雨即不死。

凡以猪槽喂马,以石灰泥马槽,汗系著门,皆令马落驹。《术》曰:“常系猕猴于马房,令马不畏,辟恶,消百病也。”

马久步,即生筋劳;筋劳则生蹄痛。久立,则发骨劳;骨劳则发痈肿。久汗不干,则皮劳,皮劳者,碾而不振。汗未善燥而饮饲之,则生气劳;气劳者,骣而不喷。驱驰无节,则生血劳;血劳则发强行。

何以察五劳?终日驱驰,舍而视之;不碾者,筋劳也;骣而不时起者,骨劳也;起而不振者,皮劳也;振而不喷者,气劳也;喷而不溺者,血劳也。

筋劳者,两绊却行三十步而已。骨劳者,令人牵之起,从后笞之起而已。皮劳者,夹脊摩之热而已。气劳者,缓系之枥上,远馁草,喷而已。血劳者,高系,无饮食之,大溺而已。

治牛马疫气方:取獭屎煮灌之。獭肉及肝弥良,不能得肉、肝,乃用屎耳。

《四时类要》:三月收合龙驹。合驴马之牝牡,此月三日为上。准《令》:季春之月,乃合骡、牛、驴、马,游牝于牡。仲夏之月,游牝别群,则絷腾驹。

治马喉肿方:以物缠刀子,露刃锋一寸许,刺咽喉,溃则愈。

又方:取干马粪置瓶子中,头发覆之,火烧马粪及发,烟出,着马鼻熏,令烟入鼻中,须臾即差。又方猪脊引脂、乱发,烧烟熏鼻,同上法。

又疗马结热、起卧战、不食水草方:黄连二两杵末,白鲜皮一两杵末,油五合,猪脂四两细切。右(上)以温水一升半,和药调停,灌下,牵行,抛粪即愈。

马疥方:晃音臰黄、头发、腊月猪脂煎,令发消,及热涂之,立效。

马伤水:用葱、盐、油相和,搓成团子,内鼻中。以手掩马鼻,令不通气,良久,待眼泪出,即止。

马伤料:用生萝卜三五个,切作片子,啖之,效。

马猝热、腹胀、起卧欲死方:蓝汁二升,和冷水二升,灌之,立效。

治新生小驹子泻肚方:藁本末三钱七,大麻子研汁调灌,下咽喉便效。次以黄连末大麻汁解之。

驴马磨打破疮:马齿菜、石灰,一处捣为团。晒干后再捣,罗为末。先口含盐浆水洗净,用药末贴之,验。

常啖马药:郁金、大黄、甘草、山栀子、贝母、白药子、黄药子、黄芩、款冬花、秦艽、黄檗、黄连、知母、桔梗、藁本。右(上)件一十五味,各等分,同捣、罗为末。每一匹马,每啖药末二两许;仍用油、蜜、猪脂、鸡子、饭少许引,同和调啖之。啖后不得饮水,至夜喂饲。

马气药方:青橘皮、当归、桂心、大黄、芍药、木通、郁李仁、瞿麦、白芷、牵牛子,右(上)件十味,各等分,同捣;罗为末,用温酒调灌。每匹马,药末半两。

点马眼药:青盐、黄连、马牙硝、蕤仁,右(上)件四味,各等分,同研为末,用蜜煎,入瓷瓶子盛。或点时,旋取少多,以井水浸化,点。

治马急起卧:取壁上多年石灰,细杵罗,用酒调二两已来别,灌之,立效。

治马食槽内草结方:好白礬末一两,分为二服。每贴和饮水后啖之。不过三两度,即内消却。此法神验。

孳畜·牛水牛附

  《四时类要》:治牛疫方:取人参一两细切,水煮汁五升,灌口中,差。又方:真安息香于牛栏中烧,如烧香法。如初觉有一头至两头是疫,即牵出,以鼻吸之,立愈。

又方:十二月兔头烧作灰,和水五升,灌口中,良。

牛欲死腹胀方:研麻子汁五升,温令热,灌口中,愈。此治食生豆,腹胀垂死者,甚良。

牛鼻胀方:以醋灌耳中,立差。

牛疥方:煮乌豆汁,热洗五度,差。一本作乌头汁。

牛肚胀及嗽方取榆白皮、水煮令熟,甚滑,以三五升灌之,即差。

牛虱方:以胡麻油涂之,即愈。猪脂亦得。六畜虱,涂之亦愈。

《博闻录》:牛瘴疫方:用真茶二两,和水五升灌之。又:治牛猝疫而动头打胁:急用巴豆七个,去壳、细研出油、和灌之,即愈。又:烧苍术,令牛鼻吸其香,止。

牛尿血方:川当归、红花,为细末,以酒二升半,煎取二升,冷灌之。又法:豉汁调食盐灌。

牛患白膜遮眼:用炒盐并竹节烧存性,细研,一钱贴膜,效。

牛气噎方:牛有茅根噎,以皂角末吹鼻中,更以鞋底拍尾停骨下,效。

牛腹胀方:牛吃着杂虫,致腹胀。用燕屎一合,浆水二升,调灌之,效。

牛触人方:牛颠走,逢人即触,是胆大也。黄连、大黄末、鸡子、酒调灌之。

牛尾焦,不食水草:以大黄、黄连、白芷末、鸡子、酒调灌之。

牛气胀方:净水洗汗袜,取汁一升,好醋半升许,灌之,愈。

牛肩烂方:旧绵絮三两,烧存性,麻油调抹。忌水五日,愈。

牛漏蹄方:紫矿为末,猪脂和,纳入蹄中,烧铁篦烙之,愈。

牛沙疥方:荞麦随多寡,烧灰淋汁;入绿礬一合,和涂,愈。

《韩氏直说》:喂养牛法:农隙时,入暖屋,用场上诸糠穰铺牛脚下,谓之“牛铺”,牛粪其上。次日又覆糠穰。每日一覆,十日除一次。牛一具三只,每日前后饷,约饲草三束,豆料八升。或用蚕沙、干桑叶,水三桶浸之。牛下饷,噍透,刷铯、饮毕,辰巳时间上槽。一顿可分三和,皆水拌。第一和,草多料少;第二,比前草减半,少加料;第三,草比第二又减半,所有料全缴拌。食尽即往使耕;噍了,牛无力。夜喂牛,各带一铃,草尽,牛不食,则铃无声,即拌之。饱,使耕。俗谚云:“三和一缴,须管要饱;不要噍了,使去最好。”

水牛:饮饲与黄牛同。夏须得水池,冬须得暖厂、牛衣。

禽鱼·养鸡

  《齐民要术》:鸡种,取桑落时生者良。形小、浅毛、脚细短者是也;守窠少声,善育雏子。春夏生者则不佳。形大,毛羽悦泽,脚粗长者是;游荡饶声,产乳易厌。既不守窠,则无缘蕃息也。鸡,春夏雏,二十日内无令出窠,饲以燥饭。出窠早,不免乌鸱;与湿饭,则令脐脓也。

鸡棲,宜据地为笼,笼内著栈。虽鸣声不朗,而安稳易肥,又免狐狸之患。若任之树木,一遇风寒,大者损瘦,小者或死。

燃柳柴,杀鸡雏,小者死,大者盲。此亦“烧黍穰杀瓠”之流,其理难悉。

《家政法》曰:养鸡法:二月,先耕一亩作田,秫粥洒之,刈生茅覆上,自生白虫。便买黄雌鸡十只,雄一只,于地上作屋,方广丈五,于屋下悬箦,令鸡宿上。夏月盛昼,鸡当还屋下息。并于园中筑作小屋,覆鸡得养子,乌不得就。

养鸡令速肥,不爬屋、不暴园、不畏乌、鸱、狐狸法:别筑墙匡,开小门,作小厂,令鸡以避雨日。雌雄皆斩去六翮,无令得飞出。常多收秕、稗、胡豆之类以养之,亦作小槽以贮水。荆藩为棲,去地一尺,数扫去屎。凿墙为窠,亦去地一尺。惟冬天著草,不茹则子冻;春夏秋三时则不须,直置土上,任其产伏,留草则蛆虫生。雏出,则著外,以罩笼之。如鹌鹑大还内墙匡中。其供食者,又别作墙匡,蒸小麦饲之,三七日便肥大矣。

取谷产鸡子,供常食法:别取雌鸡,勿令与雄相杂。其墙匡、斩翅、荆棲、土窠,一如前。惟多与谷,令竞冬肥盛,自然谷产矣。一鸡生百余卵,不雏,并食之无咎。

黑鸡白头,食之病人。有六指者,杀人。

《养生论》曰:鸡肉不可令小儿食,食之生蚘虫,又令体消瘦。

禽鱼·鱼

  《齐民要术》:《陶朱公养鱼经》曰:夫治生之法有五,水畜第一。水畜,所谓“鱼池”也。以六亩地为池,池中作九洲。求怀子鲤鱼长三尺者二十头,牡鲤鱼长三尺者四头。以二月上庚日内池中,令水无声,鱼必生。至四月,内一神守;六月,内二神守;八月,内三神守。“神守”者,鳖也。所以内鳖者,鱼满三百六十,则蛟龙为之长,而将鱼飞去;内鳖则鱼不复去,在池中周绕九洲无穷,自谓江湖也。

至来年二月,得鲤鱼长一尺者一万五千枚,三尺者四万五千枚,二尺者万枚。至明年,得长一尺者十万枚,长二尺者五万枚,长三尺者五万枚,长四尺者四万枚。留长二尺者二千枚作种,所余皆货。候至明年,不可胜计也。

池中有九洲,八谷,谷上立水二尺,又谷中立水六尺,所以养鲤者,鲤不相食,易长,又贵也。

又作鱼池法:三尺大鲤,非近江湖,仓卒难求。若养小鱼,积年不大。欲令生大鱼法:须载取薮,泽、陂,湖饶大鱼之处,近水际土十数载,以布池底。二年之内,即生大鱼。盖由土中先有大鱼子,得水即生也。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