瓜菜·种瓜黄瓜附

  《齐民要术》:收瓜子法:常岁岁先取“本母子瓜”,截去两头,止取中央子。“本母子”者,瓜生数叶便结子;子复早熟。用中辈瓜子者,蔓长二三尺,然后结子。用后辈子者,蔓长足,然后结子,子亦晚熟。种早子,熟速而瓜小;种晚子,熟迟而瓜大。去两头者:近蒂子,瓜曲而细;近头子,瓜短而喎。

又收瓜子法:食瓜时,择美者收取。却以细糠拌之,日曝向燥,援而簸之;净而且速也引。

良田,小豆底佳,黍底次之。刈讫即耕,频烦转之。二月上旬种者为上时,三月上旬为中时,四月上旬为下时。五月六月上旬,可种“藏瓜”。

凡种瓜法,先以水净淘瓜子,盐和之。盐和则不笼死。先卧锄,耧却燥土,不耧者,坑虽深大,常杂燥土,故瓜不生。然后掊蒲沟切。坑,大如斗口。纳瓜子四枚、大豆三个于堆旁向阳中。瓜生数叶,掐去豆。瓜性弱,苗不能独生,故须大豆为之起土。瓜生不去豆,则豆反扇瓜,不得滋茂。但豆断汁出,更成良润。勿拔之,拔之,则土虚燥也。多锄则饶子,不锄则无实。五谷、蔬菜、果蓏之属,皆如此也。“蓏”,郎果反。

治瓜笼法:旦起,露未解,以枚举瓜蔓,散灰于根下。后一两日,复以土堆其根,则永无虫矣。

凡瓜所以早烂者,皆由脚蹑及摘时不慎,翻动其蔓故也。若以理慎护,及至霜下叶干,子乃尽矣。但依此法则不必别种早晚及中三辈之瓜。

区种瓜法:六月雨后种绿豆,八月中犁俺杀之,十月又一转,即十月中种瓜。率两步为一区,坑大如盆口,深五寸。以土壅其畔,如菜畦形。坑底必令平正,以足踏之,令其保泽。以瓜子、大豆各十枚,遍布坑中。瓜子、大豆两物为双,藉其起土故也。以粪五升覆之。亦令均平。又以土一斗薄散粪上,复以足微蹑之。冬月大雪时,速并力推雪于坑上为大堆。至春草生,瓜亦生,茎叶肥茂,异于常者。且常有润泽,旱亦无害。五月瓜便熟。其掐豆锄瓜之法,与常同。若瓜子尽生,则太概,宜掐去之。一区四根即足矣。

又法:冬天以瓜子数枚,纳热牛粪中,冻即拾聚,置之阴地。量地多少,以足为限。正月地释即耕,逐布之。率方一步,下一斗粪,耕土覆之。肥茂早熟,虽不及区种,亦胜凡瓜远矣。有蚁者,以牛羊骨带髓者,置瓜科左右;待蚁附,将弃之。弃二三,则无蚁矣。

崔寔曰:十二月腊时祀炙萐,所甲切。树瓜田四角,去蚶。胡滥反。瓜中虫,谓之“箍”。

《龙鱼河图》曰:瓜有两鼻,杀人。

黄瓜:一名“胡瓜”。四月中种之。宜竖柴木,令引蔓缘之。

《博闻录》:种花药,最忌麝。瓜尤忌之。媵栽数株蒜、薤,遇麝不损。

瓜菜·葵

  《齐民要术》:葵,《广雅》曰:“蘬,丘葵也。”《广志》曰:“胡葵,其花紫赤。”按,今世葵有紫茎、白茎二种,种别复有大小之殊。又有鸭脚葵也。临种时,必燥曝葵子。葵子虽经岁不浥,然湿种者,疥④而不肥也。地不厌良,故墟弥善;薄即粪之,不宜妄种。

春必畦种水浇。春多风旱,非畦不得,且畦者省地而菜多,一畦供一口。畦长二步,广一步。大则水难匀,又不用人足入。深掘,以熟粪对半和土覆其上,令厚一寸,铁齿杷耧之令熟,足蹋使坚平。下水,令彻泽,水尽,下葵子;又以熟粪和土覆其上,令厚一寸余。

葵生三叶,然后浇之。浇用晨夕,日中便止。每一掐,辄耙耧地令起,下水,加粪。三掐更重。一岁之中,凡得三辈。凡畦种之物,治畦皆如种葵法,不复条列烦文。

早种者,必秋耕。十月末,地将冻,散子劳之。一亩三升。正月末散子亦得。人足踏践之乃佳。踏者菜肥。地释即生,锄不厌数。

五月初,更种之。春者既老,秋叶未生,故种此相接。六月一日,种白茎秋葵。白茎者宜干,紫茎者干则黑而涩。秋葵堪食,仍留五月种者取子。春葵子熟不均,故须留中辈。于此时,附地剪却春葵,令根上枋音蘖。生者,柔软至好;仍供常食,美于秋菜。留之,亦中为榜簇。

掐秋叶,必留五六叶。不掐则茎孤,留叶则科大。凡掐葵,必待露解。谚曰:“触露不掐葵,日中不剪韭。”

八月半,剪去。留其歧,歧多者,则去地一二寸;独茎者,亦可去地四五寸。枿生肥嫩。比至收时,高与人膝等,茎叶皆美。科虽不高,菜实倍多。其不剪早生者,虽高数尺,柯叶坚硬,全不中食。所可用者,唯有叶心:附叶黄涩至恶,煮亦不美。看虽似多,其实倍少。

收待霜降。伤早黄烂,伤晚黑涩。携簇皆须阴中。见日亦涩。其碎者,割讫,即地中寻手纠之。待萎而纠者必烂。

崔寔曰:六月六日可种葵。中伏后,可种冬葵。九月,作葵菹,干葵。

瓜菜·姜

  《齐民要术》:姜宜白沙地,少与粪和。熟耕如麻地,不厌熟,纵横七遍尤善。三月种之。先重耧耩,寻垄下姜。一尺一科,令上土厚三寸。数锄之。六月,作苇屋覆之。不耐寒热故。九月掘出,置屋中。中国多寒,宜作窖,以谷得合埋之。“垾”,奴勒反,谷穰。中国,土不宜姜,仅可存活,势不可滋息。种者,聊拟药物小小耳。

崔寔曰:三月,清明节后十日,封生姜。至四月立夏后,蚕大食,芽生,可种之。九月,藏茈将几反姜。其岁若温,皆待十月。生姜渭之“茈姜”。

《四时类要》:种姜:阔一步作畦,长短任地形。横作垄,相去一尺余,深五六寸。垄中,一尺一科,带芽大如三指阔;盖土,厚三寸;以蚕沙盖之,粪亦得。芽出后,有草即耘。渐渐加土;已后垄中却高,垄外即深。不得并上土。锄不厌频。

瓜菜·莴苣

  [新添]:莴苣,作畦下种,如前法。但可生芽:先用水浸种一日,于湿地上铺衬,置子于上,以盆碗合之。候芽微出,则种。

春正月、二月种之,可为常食。秋社前一二日种者,霜降后,可为淹菜。

如欲出种,正月二月种之,九十日收。

瓜菜·兰香香菜附

  《齐民要术》:兰香,“罗勒”也。中国为石勒讳,故改,今人因以名焉。且兰香之目,美于罗勒之名;故即而用之。三月中,候枣叶始生,乃种兰香。早种者,徒费子耳,天寒不生。治畦下水,一同葵法。及水散子讫;水尽,蓰熟粪,仅得盖子便止。厚则不生,弱苗故也。昼日箔盖,夜即去之;昼日不用见日,夜须受露气。生即去箔。常令足水。六月连雨,拔栽之。掐心栽泥巾,亦活。

作菹及干者,九月收。晚即干恶。作干者,天晴时,薄地刈取,布地曝之。干乃挼取末,瓮中盛,须则取用。拔根悬者,哀烂,又有雀粪尘土之患。取子者,十月收。自余杂香菜不列者,种法悉与此同。

《博物志》曰:烧马蹄羊角成灰,春散著湿地,罗勒乃生。

《博闻录》:香菜:常以洗鱼水浇之,则香而茂;沟泥水、米泔尤佳。

果实·种梨插梨附

  《齐民要术》:种者,梨熟时,全埋之。经年,至春地释,分栽之;多著熟粪及水。至冬叶落,附地刈杀之,以炭火烧头。二年即结子。若稽生及种而不栽者,则著子迟。每梨有十许子,惟二子生梨,余者生杜。

插者,弥疾。插法,用棠、杜。棠,梨大而细理;杜次之;桑梨大恶。枣、石榴上插得者,为上梨;虽治十,收得一二也。杜如臂已上,皆任插。常先种杜,经年后插之。主客俱下亦得;然俱下者,杜死则不生也。杜树大者,插五枝,小者或三或二。

梨叶微动为上时,将欲开莩为下时。先作麻纫女珍反。缠十许匝;以锯截杜,令去地五六寸。不缠,恐插时皮披。留杜高者,梨枝繁茂,遇大风则披。其高留杜者,梨树早成,然宜作蒿簟盛杜,以土筑之令没。风时,以笼盛梨,免披耳。斜攕所成反。竹为签,刺皮木之际,令深一寸许。折取其美梨枝阳中者,阴中枝则实少。长五六寸,亦斜攕之,令过心;大小长短与签等。以刀微劁梨枝斜擞之际,剥去黑皮。勿令伤青皮,青皮伤,则死。拔去竹签,即插梨,令至藰处。木边向木,皮还近皮。插讫,以绵莫幂同。杜头,封熟泥于上,以土培覆,令梨枝仅得出头;以土壅四畔。当梨上沃水,水尽,以土覆之,勿令坚涸。百不失一。梨枝甚脆;培土时宜慎之。勿使掌拨,掌拨则折。其十字破杜者,十不收一。所以然者,木裂皮开,虚燥故也。

梨既生,杜旁有叶出,辄去之。不去势分,梨长必迟。凡插梨,园中者,用旁枝;庭前者,中心。旁枝,树下易收;中心,上耸不妨。用根蒂小枝,树形可憘,五年方结子。鸠脚老枝,三年即结子,而树丑。《吴氏本草》曰:金创,乳妇,不可食梨。梨多食则损人,非补益之物。产妇蓐中,及疾病未愈,食梨多者,无不致病。咳逆气上者,尤宜慎之。凡远道取梨枝者,下根即烧三四寸,亦可行数百里犹生。

藏梨法:初霜后即收。霜多则不得经夏也。于屋下掘作深窨引坑,底无令润湿;收梨置中,不须覆盖,便得经夏。摘时必令好接,勿令损伤。

凡醋梨,易水熟煮,则甜美而不损人也。

果实·梅、杏

  《齐民要术》:栽种,与桃李同。

作白梅:梅子酸,核初成时摘取。夜以盐汁渍之,昼则日曝。凡作十宿十浸,十日便成矣。调鼎和齑,所在多入也。

作乌梅:亦以梅子核初成时摘取,笼盛,于突上熏之令干,即成矣。乌梅入药,不任调食也。

作杏李麸法:杏、李熟时,多收取。盆中研之,生布绞取浓汁,涂盘中,日晒干,以手磨刮取之。可和水为浆,及和米麸,所在人意也。

《四时类要》:熟杏和肉埋粪土中,至春既生,三月移栽实地。既移,不得更于粪地,必致少实而味苦。移须合土。三步一树,穊即味甘。服食之家,尤宜种之。

果实·橙柑附

  [新添]:西川、唐、邓,多有栽种成就;怀州亦有旧日橙树。北地不见此种,若于附近地面访学栽植,甚得济用。柑,与橙同。

果实·橘

  [新添]:西川、唐、邓,多有栽种成就;怀州亦有旧日橘树。北地不见此种;若于附近地面访学栽植,甚得济用。

果实·诸果

  《齐民要术》:崔寔曰:正月,自朔暨晦,可移诸树杂木。唯有果实者,及望而止。望谓十五日。过十五日,则果少实。

《食经》云:种名果法:三月上旬,斫取直好枝如大拇指,长五尺,《类要》云:一尺五寸。内著芋头中种之。无芋,大芜菁根亦可。《类要》云:萝卜亦得。胜种核,核三四年乃如此大耳。可得行种。

凡五果,正月一日鸡鸣时,把火遍照其下,则无虫灾。

《博闻录》:柳子厚《郭橐駞传》:所种树,或移徙,无不活,且硕茂早实以蕃。有问之,对曰:“凡植木之性,其本欲舒,其培欲平,其土欲故,其筑欲密。既然已,勿动勿虑,去不复顾。其莳也,若子,其置也,若弃;则其天者全,而其性得矣。他植者则不然,根拳而土易;其培之也,若不过焉,则不及。苟有能反是者,则又爱之太恩,忧之太勤,旦视而暮抚,已去而复顾。甚者,爪其肤,以验其生枯;摇其本,以观其疏密;而木之性日以离矣。虽曰爱之,其实害之;虽曰忧之,其实仇之。故不我若也。”

凡木皆有雌雄,而雄者多不结实。可凿木作方寸穴,取雌木填之,乃实。以银杏雄树试之便验。社日,以杵舂百果树下,则结实牢。不实者亦宜用此法。果木有虫蠹者,用杉木作钉,塞其穴,虫立死。树木有虫蠧,以芫花纳孔中,或纳百部叶。

《岁时广记》:《遁斋闲览》“凡果木久不实者,以祭社余酒洒之,则繁茂倍常。用人发挂枝上,则飞鸟不敢近。结实时,最忌白衣人过其下,则其实尽落。”

竹木·种竹

  《齐民要术》:宜高平之地,近山阜尤是所宜,下田得水即死。黄白软土为良。正月、二月中,剧取西南引根并茎,芟去叶,于园内东北角种之。令坑深二尺许,覆土厚五寸。竹性爱向西南引,故于园东北角种之,数岁之后,自当满园。谚云:“东家种竹,西家治地。”为滋蔓而来生也。其居东北角者,老竹,种不生,生亦不能滋茂;故须取其西南引少根也。稻麦糠粪之。二糠各自堪粪,不令和杂。不用水浇。浇则淹死。勿令六畜入园。三月食淡竹笋;四月、五月,食苦竹笋。

其欲作器者,经年乃堪杀。未经年者,软,未成也。

《四时类要》:移竹,五月十三日及辰日,可以移之。种竹,去梢叶,作稀泥于坑中,下竹栽,以土覆之;杵筑定,勿令脚踏。土厚五寸。竹忌手把,及洗手面脂水浇著,即枯死。

《博闻录》:《月庵种竹法》深阔掘沟;以干马粪和细泥,填高一尺。无马粪,砻糠亦得。夏月稀,冬月稠。然后种竹。须三四茎作一丛;亦须土松浅种,不可增土于株上,泥若用打实,则不生笋。

梦溪云:种竹,但林外取向阳者,向北而栽。盖根无不向南,必用雨下;遇“火日”及有西风则不可。花木亦然。谚云:“栽竹无时,雨下便移。多留宿土,记取南枝”

《志林》云:竹有雌雄,雌者多笋,故种竹常择雌者,物不逃于阴阳,可不信哉?凡欲识雌雄,当自根上第一枝观之,有双枝者,乃为雌竹,独枝者为雄竹。

竹有花,辄槁死,花结实如稗,谓之“竹米”。一竿如此,久之则举林皆然。其治之法,于初米时,择一竿稍大者,截去近根三尺许,通其节,以粪实之,则止。

《琐碎录》云:引笋法:隔篱埋狸或猫于墙下,明年笋自迸出。

竹,以三伏内及腊月中斫者不蛀。一云用“血忌日”。

竹木·松杉、柏、桧附

  《齐民要术》:崔寔曰:正月自朔暨晦,可移松、柏、桐、梓、竹、漆诸树。

《博闻录》:栽松,春社前带土栽培,百株百活,舍此时,决无生理也。

斫松木,须五更初;便削去皮,则无白蚁。“血忌日”尤好。插杉:用惊蛰前后五日,斩新枝,剧坑、入枝、下泥、杵紧。相视天阴即插;遇雨十分生。无雨,即有分数。

[新添]种松、柏:八九月中,择成熟松子子,柏子同去台收顿。至来春春分时,甜水浸子十日。治畦、下水、上粪,漫散子于畦内,如种菜法,或单排点种。上覆土厚二指许。畦上搭矮棚蔽日。旱则频浇,常须湿润。至秋后去棚,长高四、五寸。

十月中,夹萄秸篱,以御北风。畦内乱撒麦糠覆树,令梢上厚二三寸止。南方宜微盖。至谷雨前后,手爬去麦糠,浇之。次冬,封盖亦如此。

二年之后,三月中,带土移栽。先撅区,用粪土相合内区中,水调成稀泥,植栽于内。拥土令区满,下水,塌实。无用杵筑脚踏。次日,有裂缝处,以脚蹑合。常浇令湿。至十月,祛倒,以土覆藏,毋使露树。至春,去土。次年不须覆。

栽大树者,于三月中移;广留根土,谓如一丈树,留土方二三尺;地远移者二尺五寸。一丈五尺树,留土三尺或三尺五寸。用草绳缠束根土。树大者,从下剸去枝三二层。树记南北。运至区所,栽如前法。

桧引:种如松法。插枝者,二三月桧芽孽动时,先熟劚黄土地成畦,下水饮畦一遍,渗定,再下水。候成泥,将斫下细如小指桧枝,长一尺五寸许,下削成马耳状,先以杖刺泥成孔,插桧枝于孔中,深五七寸以上。栽宜稠密,常浇令润泽。上搭短棚蔽日,至冬换作暖荫,次年二三月去之。候树高移栽,如松柏法。

竹木·柳

  《齐民要术》:种柳:正月、二月中,取弱柳枝大如臂,长一尺半,烧下头二三寸,埋之令没。常足水以浇之。必数条俱生,留一根茂者,余悉掐去。别竖一柱以为依主,以绳拦之。若不拦,必为风所摧,不能自立。一年中,即高一丈余。其旁生枝叶即掐去,令直耸上。高下任人,取足,便掐去正心,即四散下垂,婀娜可爱。若不掐心,则枝不四散,或邪或曲,生亦不佳也。六七月中,取春生少枝种,则长倍疾。少枝叶青气壮,故长疾也。

杨柳:下田停水之处,不得五谷者,可以种柳。八月、九月中水尽,燥湿得所时,急耕,则锔楱之。至明年四月,又耕熟,勿令有块,即作墒垄。一亩三垄,一垄之中,逆顺各一到,墒中宽狭,正似葱垄。从五月初,尽七月末,每天雨时,即触雨折取春生少枝,长一尺已上者,插著垄中。二尺一根,数日即生。少枝长疾,三岁成椽。比如余木,虽微脆,亦足堪事。岁种三十亩,三年种九十亩;岁卖三十亩,终岁无穷。

凭柳:可以为楣、车辋、杂材及枕。

种箕柳法:山涧、河旁及下田不得五谷之处,水尽干时,熟耕数遍。至春冻释,于山陂、河坎之旁,刈取箕柳,三寸栽之。漫散,即劳;劳讫,引水停之。至秋,任为簸箕。山柳赤而脆,河柳白而肕。

《陶朱公术》曰:种柳千树,则足柴。十年以后,髡一树得一载;岁髡二百树,五年一周。

《四时类要》引:种柳:取青嫩枝如臂,长六七尺,烧下头三二寸,埋二尺以上。

《博闻录》:杨柳根下,先种大蒜一枚,不生虫。

竹木·诸树

  《齐民要术》:凡栽一切树木,欲记其阴阳,不令转易。阴阳易位,则难生。小小栽者,不烦记也。大树髡之,不髡,风摇则死。小则不髡。先为深坑,内树讫,以水沃之,著土令如薄泥;东西南北摇之良久,摇则泥入根间,无不活者;不摇,根虚,多死。其小树,则不烦耳。然后下土坚筑。近上三寸不筑,取其柔润也。时时溉灌,常令润泽。每浇水尽,即以燥土覆之。覆则保泽,不然即干。埋之欲深,勿令挠动。凡栽树讫,皆不用手捉及六畜抵突。《战国策》曰:“夫柳,纵横、颠倒树之,皆生。使千人树之,一人摇之,则无生柳矣。”

凡栽树,正月为上时,谚曰:“正月可栽大树。”言得时则易生也。二月为中时,三月为下时。然枣,鸡口;槐,兔目;桑,虾蟆眼;榆,负瘤散;自余杂木,鼠耳、虻翅,各其时。此等名,即皆是叶生形容之所象似。以此时栽种者,叶皆即生。早栽者,叶晚出。虽然,大率宁早为佳,不可晚也。

树,大率种数既多,不可一一备举。凡不见者,栽莳之法,皆求之此条。

崔寔曰:二月尽,三月,可掩树枝。埋树枝土中,令生;二岁已上,可移种矣。

《务本新书》:一切栽,枝记南北。根深土远,宽掘上,以席包包裹,不令见日。大车上般载,以人牵曳,缓缓而行。车前数百步,平治路上车辙,务要平坦,不令车轮摇摆。于处所依法栽培,树树决活。古人有云:“移树无时,莫令树知。”区宜宽深,以水搅土成泥,仍糁新粟大麦百余粒,即下树栽。树大者,须以木扶架。若根不动摇,虽丈许之木可活。仍须芟去繁枝,不可招风。

药草·栀子

  [新添]:十月选成熟栀子,取子淘净,晒干。至来春三月,选沙白地,劚畦。区深一尺,全去旧土,却收地上湿润浮土,筛细,填满区。下种稠密,如种茄法。细土薄糁。上搭箔棚遮日,高可一尺。旱时,一二日用水于棚上频频浇洒,不令土脉坚垎。四十余日,芽方出土。薅治,浇溉。至冬月,厚用蒿草藏护。

次年三月移开,相去一寸一科。锄治、浇溉宜频。冬月,用土深拥根株,其枝梢用草包护。至次年三四月又移,一步半一科,栽成行列。须园内穿井,频浇,频锄。每岁冬,须北面厚夹篱障,以蔽风寒。第四年,开花结实。十月收摘,甑内微蒸过,晒干用。

药草·莲藕

  《齐民要术》:种莲子法:八月、九月中,收莲子坚黑者,于瓦上磨莲子头,令皮薄。取瑾土作熟泥,封之,如三指大,长二寸,使蒂头平重,磨处尖锐。泥干时,掷于池中,重头沉下,自然周正。皮薄易生,少时即出。其不磨者,皮既坚厚,仓卒不能生也。

种藕法:春初,掘藕根节头,著鱼池泥中种之,当年即有莲花。

药草·菊花

  《博闻录》:菊:蜀人多种之。苗可人茶,花、子人药。然野菊大能泻人。惟真菊延年,花乃黄中之色,气味和正:花、叶、根、实,皆长生药。其性介烈,不与百花同盛衰,是以通仙灵也。

《务本新书》:宜白地栽,甜水浇。苗作菜食,花入药用。三四月,带根土掘出。作区,下粪水调成泥,擘根分栽。每区一二科,后极滋胤。

药草·百合

  《四时类要》:二月,种百合。此物尤宜鸡粪。每坑深五寸,如种蒜法。义云:取根曝干,捣为面,细筛,甚益人。

药草·苜蓿

  《齐民要术》:地宜良热;七月种之。畦种水浇,一如韭法。亦一剪一上粪,铁杷耧土令起,然后下水。一年三刈。留子者,一刈则止。春初既中生啖,为羹甚香。长宜饲马,马尤嗜之。此物长生,种者一劳永逸。都邑负郭,所宜种之。

崔寔曰:七月、八月,可种苜蓿。

《四时类要》:苜蓿,若不作畦种,即和麦种之不妨。

烧苜蓿之地,十二月烧之讫。二年一度,耕垄外根,即不衰。凡苜蓿春食作干菜,至益人。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