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部有影响的词论专著,著者张炎(1248~132?)。此书分为制曲、句法、字面、虚、清空、意趣、用事、咏物、节序、赋情、令曲、杂论等十三部分。上卷是音乐论,其论词律尤为详赡;下卷为创作论,所论多为词的形式。

张炎(1248年-1320年),字叔夏,号玉田,晚年号乐笑翁。祖籍陕西凤翔。六世祖张俊,宋朝著名将领。父张枢,“西湖吟社”重要成员,妙解音律,与著名词人周密相交。张炎是勋贵之后,前半生居于临安,生活优裕,而宋亡以后则家道中落,晚年漂泊落拓。著有《山中白云词》,存词302首。张炎另一重要的贡献在于创作了中国最早的词论专著《词源》,总结整理了宋末雅词一派的主要艺术思想与成就,其中以“清空”,“骚雅”为主要主张。

卷上

  五音相生

宫属土,君之象,为信,徵所生。其声浊,生数五,成数十。宫,中也,居中央,畅四方,唱始施生,为四声之纲。

商属金,臣之象,为义,宫所生。其声次浊,生数四,成数九。商,章也,物成就可章度也。

角属木,民之象,为仁,羽所生。其声半清半浊,生数三,成数八。角,触也,物触地而戴芒角也。

徵属火,事之象,为礼,角所生。其声次清,生数二,成数七。徵,祉也,物盛大而繁祉也。

羽属水,物之象,为智,商所生。其声最清,生数一,成数六。羽,宇也,物聚藏宇覆之也。

阳律阴吕合声图

声生于日,律生于辰。日为十母,甲乙角也,丙丁徵也,戊己宫也,庚辛商也,壬癸羽也。辰为十二子,六阳为律,六阴为吕。一曰黄钟,元间大吕。二曰太簇,二间夹钟。三曰姑洗,三间仲吕。四曰蕤宾,四间林钟。五曰夷则,五间南吕。六曰无射,六间应钟。此阴阳声律之名也。

律吕隔八相生图

自黄 钟律为宫。从本律数八至林钟为徵。林钟数八至太簇为商。太簇数八至南吕为羽。南吕数八至姑洗为角。姑洗数八至应钟为闰宫。应钟数八至蕤宾为闰徵。谓之七调。

黄钟,所以宣养六气九德也。又曰:黄者,中之色也。钟者,种也。又曰:黄者,中和之气。

太簇,所以金奏赞扬出滞也。又曰:言万物簇生也。又曰:阳气既大,奏地而达出也。颜氏曰:奏,进也。又曰:万物始大,凑地而出之也。

姑洗,所以修洁百物,考神纳宾也。又曰:万物洗生。又曰:姑,必也。洗,洁也。言阳气洗物,必使之洁也。又曰:姑者故也,洗者鲜也,万物去故就新,莫不鲜明也。

蕤宾,所以安靖神人,献酬交酢也。又曰:阴气幼少故曰蕤,萎阳不用事故曰宾。又曰:蕤,继也。宾,导也。言阳始导阴气,使继万物也。又曰:蕤者下也,宾者敬也,言阳气上极,阴气始起,故宾敬也。

夷则,所以咏歌九则,平安无贰也。又曰:言阴气之贼万物也。又曰:则,法也。言阳气正法度,使阴气夷当伤之物也。又曰:夷,伤也。则,法也。万物始伤,被刑法也。

无射,所以宣布哲人之令德,示民轨仪也。又曰:阴气盛用事,阳气无余也。又曰:射,厌也。言阳气究物,而使阴气毕剥落之,终而复始,无厌已也。又曰:射者终也,言万物随阳而终,当复随阴而起,无有终已也。

大吕,助宣物也。又曰:吕,助也。言阴气大旅助黄钟,宣气而牙物也。又曰:其于十二子为丑,丑者纽也,言阳气在上未降,万物厄纽未敢出。又曰:大者大也,吕者拒也,言阳气欲出,阴不许也。

夹钟,出四隙之细也。又曰:言阴阳相夹厕也。又曰:言阴气夹助太簇,宣四方之气而出种物也,又曰:夹者孚甲也,言万物孚甲,种类分也。

中吕,宣中气也。又曰:言万物尽旅而西行也。又曰:言微阴始起未成,著于其中,旅助姑洗,宣气齐物也。又曰:言阳气将极中充大也。

林钟,和展百事,使莫不任肃纯恪也。又曰:林,君也,言阴气受任,助蕤宾君主种物,使长大茂盛也。又曰:言万物就陨,气林林然。又曰:林者众也,言万物成就,种类多也。

南吕,赞扬秀也。又曰:言万物之旅入藏也。又曰:言阴气旅助夷则,任成万物也。又曰:南、任也,言阳气尚任,包大生荠麦也。

应钟,均利器用,俾应复也。又曰:阳气之应不用事也。又曰:言阴气应无射,该藏万物,于十二子为亥,亥者该也,言万物应阳而动,下藏也。

气始 于冬至,律本于黄钟,或损或益,以生商角徵羽。阳下生阴,阴上生阳。下生者,倍其实,三其法。上生者,四其实,三其法。故黄钟长九寸,倍之为十八,三之为六,而生林钟之长。林钟长六寸,四之为二十四,三之为八,而生太簇之长。此律吕损益相生之说也。

律吕隔八相生

黄 钟为父,阳律。三分损一,下生林钟。 ∧∧

林钟为母,阴吕。三分益一,上生太簇。 ∧マ

太簇为子,阳律。三分损一,下生南吕。 マフ

南吕为子妻,阴吕。三分益一,上生姑洗。 フ一

姑洗为孙,阳律。三分损一,下生应 钟。 一〢

应钟为孙妻,阴吕。三分益一,上生蕤宾。 〢L

蕤宾为曾孙,阳律。三分损一,下生大吕。 Lマ下划线代表圆圈,下同

大吕为曾孙妻,阴吕。三分益一,上生夷则。 マフ

夷则为元孙,阳律。三分损一,下生夹 钟。 フ一

夹钟为元孙妻,阴吕。三分益一,上生无射。 一〢

无射为来孙,阳律。三分损一,下生仲吕。 〢ㄅ

仲吕为来孙妻,阴吕。三分益一,上生黄 钟。 ㄅA

律生八十四调

宫 徵 商 羽 角 闰宫 闰徵

黄 林 太 南 始 应 蕤

大 夷 夹 无 仲 黄 林

太 南 姑 应 蕤 大 夷

夹 无 仲 黄 林 太 南

姑 应 蕤 大 夷 夹 无

仲 黄 林 太 南 姑 应

蕤 大 夷 夹 无 仲 黄

林 太 南 姑 应 蕤 大

夷 夹 无 仲 黄 林 太

南 姑 应 蕤 大 夷 夹

无 仲 黄 林 太 南 姑

应 蕤 大 夷 夹 无 仲

土 火 金 水 木 太阴 太阳

古今谱字

黄 大 太 夹 姑 仲 蕤 林 夷 南 无 限 黄清 大清 太清 夹清

合 下四 四 下一 一 上 勾 尺 下工工 下凡 凡 六 下五 五 一五

A マ マ 一 一 ㄅ L ∧ フ フ 〢 〢 幺 可 可 可上加一横

四宫清声今雅俗乐管色,并用寄四宫清声煞,与古不同。

幺六字,黄钟清声。 可 下五字,大吕清声。

可五字,太簇清声。 可上加一横高五字,夹 钟清声。

十二律吕

十二律吕,各有五音,演而为宫为调。律吕之名总八十四,分月律而属之。今雅俗只行七宫十二调,而角不预焉。

黄钟宫 黄钟宫 俗名下宫同 正黄钟官 A本律合

大雪 中声子之气 黄钟商 大石调 マ太簇四

黄钟角 正黄钟宫角 一姑洗一

A幺二字同用 黄钟变 正黄 钟宫转徵 L蕤宾勾

黄钟徵 正黄钟宫正徵 ∧林 钟尺

十一月阳律冬至 正声 黄钟羽 般涉调 フ南吕工

黄钟闰 大石角 〢应钟凡

大吕宫 大吕宫 俗名 高宫 マ本律下四

小寒 中声丑之气 大吕商 高大石调 一夹钟下一

大吕角 高宫角 ㄅ中吕上

マ可二字同用 大吕变 高宫变徵 ∧林钟尺

大吕徵 高宫正徵 フ夷则下工

十二月大寒 阴吕正声 大吕羽 高般涉调 〢无射下凡

大吕闰 高大石角 A黄钟合

太簇宫 太簇宫 俗名 中管高宫 マ本律四

立春 中声寅之气 太簇商 中管高大石调 一姑洗一

太簇角 中管高宫角 L蕤宾勾

マ可二字同用 太簇变 中管高宫变徵 フ夷则下工

太簇徵 中管高宫正徵 フ南吕工

正月雨水 阳律正声 太簇羽 中管高般涉调 〢应钟凡

太簇闰 中管高大石角 マ大吕下四

夹钟宫 夹钟宫 俗名 中吕宫 一本律下一

惊蛰 中声卯之气 夹钟商 双调 ㄅ中吕上

夹钟角 中吕正角 ∧林钟尺

一可上加一横二字同用 夹钟变 中吕变徵 フ南吕工

夹钟徵 中吕正徵 〢无射下凡

二月春分 阴吕正声 夹钟羽 中吕调 A黄钟合

夹钟闰 双角 マ太簇四

姑洗宫 姑洗宫 俗名 中管中吕宫 一本律一

清明 中声辰之气 姑洗商 中管双调 L蕤宾勾

姑洗角 中管中吕角 フ夷则下工

一 姑洗变 中管中吕变徵 〢无射下凡

姑洗徵 中管中吕正徵 〢应钟凡

三月谷雨 阳律正声 姑洗羽 中管中吕调 マ大吕下四

姑洗闰 中管双角 一夹钟下一

仲吕宫 仲吕宫 俗名 道宫 ㄅ勺本律上

仲立夏 中声巳之气 仲吕商 小石调 ∧林钟尺

仲吕角 道宫角 フ南吕工

ㄅ 仲吕变 道宫变徵 〢应钟凡

仲吕徵 道宫正徵 A黄钟合

四月小满 阴吕正声 仲吕羽 正平调 マ太簇四

仲吕闰 小石角 一姑洗一

蕤宾宫 蕤宾宫 俗名 中管道宫 L本律勾

芒种 中声午之气 蕤宾商 中管小石调 フ夷则下工

蕤宾角 中管道宫角 〢无射下凡

L 蕤宾变 中管道宫变徵 A黄钟合

蕤宾徵 中管道宫正徵 マ大吕下四

五月夏至 阳律正声 蕤宾羽 中管正平调 一夹钟下一

蕤宾闰 中管小石角 ㄅ中吕上

林钟宫 林钟宫 俗名 南吕宫 ∧本律尺

小暑 中声未之气 林钟商 歇指调 フ南吕工

林钟角 南吕角 〢应钟凡

∧ 林钟变 南吕变徵 マ大吕下四

林钟徵 南吕正徵 マ太簇四

六月大暑 阴吕正声 林钟羽 高平调 一姑洗一

林钟闰 歇指角 L蕤宾勾

夷则宫 夷则宫 俗名 仙吕宫 フ本律下工

立秋 中声申之气 夷则商 商调 〢无射下凡

夷则角 仙吕角 A黄钟合

⑦ 夷则变 仙吕变徵 マ太簇四

夷则徵 仙吕正徵 一夹钟下一

七月处暑 阳律正声 夷则羽 仙吕调 ㄅ中吕上

夷则闰 商角 ∧林钟尺

南吕宫 南吕宫 俗名 中管仙吕宫 フ本律工

白露 中声酉之气 南吕商 中管双调 〢应钟凡

南吕角 中管仙吕角 マ大吕下四

『 南吕变 中管仙吕变徵 一夹钟下一

南吕徵 中管中吕正徵 一姑洗一

八月秋分 阴吕正声 南吕羽 中管仙吕调 L蕤宾勾

南吕闰 中管商角 フ夷则下工

无射宫 无射宫 俗名 黄钟宫 〢本律下凡

寒露 中声戌之气 无射商 越调 A黄 钟合

无射角 黄钟角 マ太簇四

④ 无射变 黄钟变徵 一姑洗一

无射徵 黄钟正徵 ㄅ中吕上

九月霜降 阳律正声 无射羽 羽调 ∧林钟尺

无射闰 越角 フ南吕工

应钟宫 应钟宫 俗名 中管黄钟宫 〢本律凡

立冬 中声亥之气 应钟商 中管越调 マ大吕下四

应钟角 中管黄钟角 一夹钟下一

¨ 应钟变 中管黄钟变徵 ㄅ中吕上

应钟徵 中管黄钟正徵 L蕤宾勾

十月小雪 阴吕正声 应钟羽 中管羽调 フ夷则下工

应钟闺 中管越调 〢无射下凡

管色应指字谱

幺六 〢凡 フ工 ∧尺 ㄅ上 一一 マ四 L勾 A合 可五

河尖一 何尖上 〢可尖凡 〢大大住ㄌ小住 〢掣 ㄅ折 ハ大凡 h打

宫调应指谱

七宫

黄钟宫〢 仙吕宫フ旧刻 フ误作ㄅ 正宫A 高宫マ旧刻 マ误作可 南吕宫∧ 中吕宫一 道宫ㄅ

十二调

大石调マ 小石调∧ 般涉调L旧刻 フ误作A 歇指调L 越调幺A 仙吕调ㄅ旧刻 ㄅ误作A

中吕调A旧刻A误作 ㄅ 正平调マ 高平调一 双调ㄅ 黄钟羽∧ 商调〢

律吕四犯

宫犯商 商犯羽 羽犯角 角归本宫

黄钟宫 无射商 夹钟羽 无射闰

大吕宫 应钟商 姑洗羽 应钟闰

太簇宫 黄钟商 仲吕羽 黄钟闰

夹钟宫 大吕商 蕤宾羽 大吕闰

姑洗宫 太簇商 林钟羽 太簇闰

仲吕宫 夹钟商 夷则羽 夹钟闰

蕤宾宫 姑洗商 南吕羽 姑洗闰

林钟宫 仲吕商 无射羽 仲吕闰

夷则宫 蕤宾商 应钟羽 蕤宾闰

南吕宫 林钟商 黄钟羽 林镒闰

无射宫 夷则商 大吕羽 夷则闰

应钟宫 南吕商 大簇羽 南吕闰

以宫犯宫为正犯,以宫犯商为侧犯,以宫犯羽为偏犯,以宫犯角为旁犯,以角犯宫为归宫,周而复始。

姜白石云:凡曲言犯者,谓以宫犯商商犯宫之类。如道调宫上字住,双调亦上字住,所住字同,故道调曲中犯双调,或双调曲中犯道调,其他准此。唐人乐书云:犯有正、旁、偏、侧,宫犯宫为正宫,犯商为旁宫,犯角为偏宫,犯羽为侧宫,此说非也。十二宫所住字各不同,不容相犯。十二宫特可以犯商角羽耳。

结声正讹

商调是〢字结声,用折而下。若声直而高,不折或成幺字,即犯越调。

仙吕宫是フ字结声,用平直而微高。若微折而下,则成〢字,即犯黄钟宫。

正平调是マ字结声,用平直而去。若微折而下,则成ㄅ字,即犯仙吕调。

道宫是ㄅ字结声,要平下。若太下而折,则带∧一双声,即犯中吕官。

高宫是可字结声,要清高。若平下,则成マ字,犯大石。微高则成幺字,犯正宫。

南吕宫是∧字结声,用平而去。若折而下,则成一字,即犯高平调。

右数宫调,腔韵相近,若结声转入别宫调,谓之走腔。若高下不拘,乃是诸宫别调矣。

讴曲旨要

歌曲令曲四掯匀, 破近六均慢八均。

官拍艳拍分轻重, 七敲八掯靸中清。

大顿声长小顿促, 小顿才断大顿续。

大顿小住当韵住, 丁住无牵逢合六。

慢近曲子顿不叠, 歌飒连珠叠顿声。

反掣用时须急过, 折拽悠悠带汉音。

顿前顿后有敲背, 声拖字拽疾为胜。

抗声特起直须高, 抗与小顿皆一掯。

腔平字侧莫参商, 先须道字后还腔。

字少声多难过去, 助以余音始绕梁。

忙中取气急不乱, 停声待拍慢不断。

好处大取气流连, 拗则少入气转换。

哩字引浊罗字清, 住乃哩啰顿□(口+夌)喻。

大头花拍居第五, 叠头艳拍在前存。

举本轻圆无磊磈, 清浊高下萦缕比。

若无含韵强抑扬, 即为叫曲念曲矣。

卷下

  古之乐章、乐府、乐歌、乐曲,皆出于雅正。粤自隋、唐以来,声诗间为长短句。至唐人则有尊前、花间集。迄于崇宁,立大晟府,命周美成诸人讨论古音,审定古调,沦落之后,少得存者。由此八十四调之声稍传。而美成诸人又复增演慢曲、引、近,或移宫换羽,为三犯、四犯之曲,按月律为之,其曲遂繁。美成负一代词名,所作之词,浑厚和雅,善于融化词句,而于音谱,且间有未谐,可见其难矣。作词者多效其体制,失之软媚,而无所取。此惟美成为然,不能学也。所可仿效之词,岂一美成而已。旧有刊本六十家词,可歌可诵者,指不多屈。中间如秦少游、高竹屋、姜白石、史邦卿、吴梦窗,此数家格调不侔,句法挺异,俱能特立清新之意,删削靡曼之词,自成一家,各名于世。作词者能取诸人之所长,去诸人之所短,精加玩味,象而为之,岂不能与美成辈争雄长哉。余疎陋謭才,昔在先人侍侧,闻杨守斋、毛敏仲、徐南溪诸公商搉音律,尝知绪余,故生平好为词章,用功踰四十年,未见其进。今老矣,嗟古音之寥寥,虑雅词之落落,僭述管见,类列于后,与同志者商略之。

音谱

词以协音为先,音者何,谱是也。古人按律制谱,以词定声,此正声依永律和声之遗意。有法曲,有五十四大曲,有慢曲。若曰法曲,则以倍四头管品之,即荜篥也。其声清越。大曲则以倍六头管品之,其声流美。即歌者所谓曲破,如望瀛,如献仙音,乃法曲,其源自唐来。如六么,如降黄龙,乃大曲,唐时鲜有闻。法曲有散序、歌头,音声近古,大曲有所不及。若大曲亦有歌者,有谱而无曲,片数与法曲相上下。其说亦在歌者称停紧慢,调停音节,方为绝唱。惟慢曲引近则不同。名曰小唱,须得声字清圆,以哑筚篥合之,其音甚正,箫则弗及也。慢曲不过百余字,中间抑扬高下,丁、抗、掣、拽,有大顿、小顿、大住、小住、打、掯等字。真所谓上如抗,下如坠,曲如折,止如槁木,倨中矩,句中钩,汇汇乎端如贯珠之语,斯为难矣。

先人晓畅音律,有寄闲集,旁缀音谱,刊行于世。每作一词,必使歌者按之,稍有不协,随即改正。曾赋瑞鹤仙一词云:“卷帘人睡起。放燕子归来,商量春事。芳菲又无几。减风光都在,卖花声里。吟边眼底。被嫩绿、移红换紫。甚等闲、半委东风,半委小桥流水。 还是苔痕湔雨,竹影留云,做晴犹未。繁华迤逦。西湖上、多少歌吹。粉蝶儿、扑定花心不去,闲了寻香两翅。那知人一点新愁,寸心万里。”此词按之歌谱,声字皆协,惟扑字稍不协,遂改为守字,乃协。始知雅词协音,虽一字亦不放过,信乎协音之不易也。又作惜花春起早云“锁窗深”,深字音不协,改为幽字,又不协,改为明字,歌之始协。此三字皆平声,胡为如是。盖五音有唇齿喉舌鼻,所以有轻清重浊之分,故平声字可为上入者此也。听者不知宛转迁就之声,以为合律,不详一定不易之谱,则曰失律。矧歌者岂特忘其律,抑且忘其声字矣。述词之人,若只依旧本之不可歌者,一字填一字,而不知以讹传讹,徒费思索。当以可歌者为工,杂有小疵,亦庶几耳。

拍眼

法曲大曲慢曲之次,引近辅之,皆定拍眼。盖一曲有一曲之谱,一均有一均之拍,若停声待拍,方合乐曲之节。所以众部乐中用拍板,名曰齐乐,又曰乐句,即此论也。南唐书云:“王感化善歌讴,声振林木,系之乐部为歌板色。”后之乐棚前用歌板色二人,声与乐声相应,拍与乐拍相合。按拍二字,其来亦古。所以舞法曲大曲者,必须以指尖应节,俟拍然后转步,欲合均数故也。法曲之拍,与大曲相类,每片不同,其声字疾徐,拍以应之。如大曲降黄龙、花十六,当用十六拍。前衮、中衮,六字一拍。要停声待拍,取气轻巧。煞衮则三字一拍,盖其曲将终也。至曲尾数句,使声字悠扬,有不忍绝响之意,似余音绕梁为隹。惟法曲散序无拍,至歌头始拍。若唱法曲大曲慢曲,当以手拍,缠令则用拍板。嘌吟说唱诸宫调则用手调儿,亦旧工耳。此句似有误字。慢曲有大头曲、叠头曲,有打前拍、打后拍,拍有前九后十一,内有四艳拍。引近则用六均拍,外有序子,与法曲散序中序不同。法曲之序一片,正合均拍。俗传序子四片,其拍颇碎,故缠令多用之。绳以慢曲八均之拍不可。又非慢二急三拍与三台相类也。曲之大小,皆合均声,岂得无拍。歌者或敛袖,或掩扇,殊亦可晒,唱曲苟不按拍,取气决是不匀,必无节奏,是非习于音者,不知也。

制曲

作慢词,看是甚题目,先择曲名,然后命意。命意既了,思量头如何起,尾如何结,方始选韵,而后述曲。最是过片,不要断了曲意,须要承上接下。如姜白石词云:“曲曲屏山,夜凉独自甚情绪。”于过片则云:“西窗又吹暗雨。”此则曲之意脉不断矣。词既成,试思前后之意不相应,或有重叠句意,又恐字面粗疎,即为修改。改毕,净写一本,展之几案间,或贴之壁。少顷再观,必有未稳处,又须修改。至来日再观,恐又有未尽善者,如此改之又改,方成无瑕之玉。倘急于脱稿,倦事修择,岂能无病,不惟不能全美,抑且未协音声。作诗者且犹旬锻月练,况于词乎。

句法

词中句法,要平妥精粹。一曲之中,安能句句高妙,只要拍搭衬副得去, 于好发挥笔力处,极要用功,不可轻易放过,读之使人击节可也。如东坡杨花词云:“似花还似非花,也无人惜从教坠”。又云:“春色三分,二分尘土,一分流水。”如美成风流子云:“凤阁绣帏深几许,听得理丝簧。”如史邦卿春雨云:“临断岸、新绿生时,是落红、带愁流处。”灯夜云:“自怜诗酒瘦,难应接许多春色。”如吴梦窗登灵岩云:“连呼酒,上琴台去,秋与云平。”闰重九云:“帘半卷,带黄花、人在小楼。”姜白石扬州慢云:“二十四桥仍在,波心荡,冷月无声。”此皆平易中有句法。

字面

句法中有字面,盖词中一个生硬字用不得。须是深加煅炼,字字敲打得响,歌诵妥溜,方为本色语。如贺方回、吴梦窗,皆善于炼字面,多于温庭筠、李长吉诗中来。字面亦词中之起眼处,不可不留意也。

虚字

词与诗不同,词之句语,有二字、三字、四字,至六字、七、八字者,若堆叠实字,读且不通,况付之雪儿乎。合用虚字呼唤,单字如正、但、任、甚之类,两字如莫是、还又、那堪之类,三字如更能消、最无端、又却是之类,此等虚字,却要用之得其所。若使尽用虚字,句语又俗,虽不质实,恐不无掩卷之诮。

清空

词要清空,不要质实。清空则古雅峭拔,质实则凝涩晦昧。姜白石词如野云孤飞,去留无迹。吴梦窗词如七宝楼台,眩人眼目,碎拆下来,不成片段。此清空质实之说。梦窗声声慢云:“檀栾金碧,婀娜蓬莱,游云不蘸芳洲。”前八字恐亦太涩。如唐多令云:“何处合成愁。离人心上秋。纵芭蕉不雨也飕飕。都道晚凉天气好,有明月、怕登楼。前事梦中休。花空烟水流。燕辞归、客尚淹留。垂柳不萦裙带住,谩长是,系行舟。”此词疎快,却不质实。如是者集中尚有,惜不多耳。白石词如疎影、暗香、扬州慢、一萼红、琵琶仙、探春、八归、淡黄柳等曲,不惟清空,又且骚雅,读之使入神观飞越。

意趣

词以意趣为主,要不蹈袭前人语意。如东坡中秋水调歌云:“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我欲乘风归去,又恐琼楼玉宇,高处不胜寒。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间。 转珠帘,开绣户,照无眠。不应有恨,何事长向别时圆。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睛圆缺,此事古难全。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夏夜洞仙歌云:“冰肌玉骨,自清凉无汗。水殿风来暗香满。绣帘开,一点明月窥人,人未寝,欹枕钗横鬓乱。 起来携素手,庭户无声,时见疎星度河汉。试问夜如何,夜已三更,金波淡、玉绳低转。但屈指西风几时来,又不道流年,暗中偷换。”王荆公金陵怀古桂枝香云:“登临送目。正故国晚秋,天气初肃。千里澄江似练,翠峰如簇。征帆去棹斜阳里,背西风、酒旗斜矗。彩舟云淡,星河鹭起,画图难足。 叹往昔豪华竞逐。怅门外楼头,悲恨相续。千古凭高,对此谩嗟荣辱。六朝旧事随流水,但寒烟衰草凝绿。至今商女,时时犹唱,后庭遗曲。”姜白石暗香赋梅云:“旧时月色,算几番照我,梅边吹笛。唤起玉人,不管清寒与攀摘。何逊而今渐老,都忘却春风词笔。但怪得竹外疎花,香冷入瑶席。 江国。正寂寂。叹寄与路遥,夜雪初积。翠尊易泣。红萼无言耿相忆。长记曾携手处,千树压西湖寒碧。又片片吹尽也,几时见得。”疎影云:“苔枝缀玉,有翠禽小小,枝上同宿。客里相逢,篱角黄昏,无言自倚修竹。昭君不惯胡沙远,但暗忆江南江北。想佩环月下归来,化作此花幽独。 犹记深宫旧事,那人正睡里,飞近蛾绿。莫似春风,不管盈盈,早与安排金屋。还教一片随波去,又却怨玉龙哀曲。等恁时重觅幽香,已入小窗横幅。”此数词皆清空中有意趣,无笔力者未易到。

用事

词用事最难,要体认著题,融化不涩。如东坡永遇乐云:“燕子楼空,佳人何在,空锁楼中燕。”用张建封事。白石疏影云:“犹记深宫旧事,那人正睡里,飞近蛾绿。”用寿阳事。又云:“昭君不惯胡沙远,但暗忆江南江北。想佩环月下归来,化作此花幽独。”用少陵诗。此皆用事,不为事所使。

咏物

诗难于咏物,词为尤难。体认稍真,则拘而不畅,模写差远,则晦而不明。要须收纵联密,用事合题。一段意思,全在结句,斯为绝妙。如史邦卿东风第一枝咏春雪云:“巧翦兰心,偷黏草甲,东风欲障新暖。谩疑碧瓦难留,信知暮寒较浅。行天入镜,做弄出轻松纤软。料故园不卷重帘,误了乍来双燕。青未了、柳回白眼。红欲断、杏开素面。旧游忆著山阴,后盟遂妨上苑。熏炉重熨,便放慢春衫针线。恐凤鞾挑菜归来,万一灞桥相见。”绮罗香咏春雨云:“做冷欺花,将烟困柳,千里偷催春暮。尽日冥迷,愁里欲飞还住。惊粉重、蝶宿西园,喜泥润、燕归南蒲。最妨他、佳约风流,钿车不到杜陵路。 沈沈江上望极,还被春潮晚急,难寻官渡。隐约遥峰,和泪谢娘眉妩。临断岸、新绿生时,是落红、带愁流处。记当日门掩梨花,翦灯深夜语。”双双燕咏燕云:“过春社了,度帘幕中间,去年尘冷。差池欲住,试入旧巢相并。还相雕梁藻井。又软语商量不定。飘然快拂花梢,翠尾分开红影。 芳径。芹泥雨润。爱贴地争飞,竞夸轻俊。红楼归晚,看足柳昏花暝。应自栖香正稳。便忘了天涯芳信。愁损玉人,日日画栏独凭。”白石暗香疎影咏梅云。见前意趣门。齐天乐赋促织云:“庾郎先自吟愁赋。凄凄更闻私语。露湿铜铺,苔侵石井,都是曾听伊处。哀音似诉。正思妇无眠,起寻机杼。曲曲屏山,夜凉独自甚情绪。 西窗又吹暗雨。为谁频断续,相和砧杵。候馆吟秋,离宫吊月,别有伤心无数。豳诗漫与。笑篱落呼灯,世间儿女。写入琴丝,一声声最苦。”此皆全章精粹,所咏了然在目,且不留滞于物。至如刘改之沁园春咏指甲云:“销薄春冰,碾轻寒玉,渐长渐弯。见凤鞵泥污,偎人强剔,龙涎香断,拨火轻翻。学抚瑶琴,时时欲翦,更掬水鱼鳞波底寒。纤柔处,试摘花香满,镂枣成斑。 时将粉泪偷弹。记切玉曾教柳傅看。算恩情相著,搔便玉体,归期倦数,划遍阑干。每到相思,沈吟静处,斜倚朱唇皓齿间。风流甚,把仙郎暗掐,不放春闲。”又咏小脚云:“洛浦凌波,为谁微步,轻尘暗生。记踏花芳径,乱红不损,步苔幽砌,嫩绿无痕。衬玉罗悭,销金样窄,载不起盈盈一段春。嬉游倦,笑教人款捻,微褪些跟。 有时自度歌匀。悄不觉微尖点拍频。忆金莲移换,文鸳得侣,绣裀催衮,舞凤轻分。懊恨深遮,牵情半露,出没风前烟缕裙。知何似,似一钩新月、浅碧笼云。”二词亦自工丽,但不可与前作同日语耳。

节序

昔人咏节序,不惟不多,附之歌喉者,类是率俗,不过为应时纳祜之声耳。所谓清明“拆桐花烂漫”、端午“梅霖初歇”、七夕“炎光谢”,若律以词家调度,则皆未然。岂如美成解语花赋元夕云:“风销焰蜡,露浥烘炉,花市光相射。桂华流瓦。纤云散、耿耿素娥欲下。衣裳淡雅。看楚女纤腰一把。箫鼓喧,人影参差,满路飘香麝。 因念帝城放夜,望千门如昼,嬉笑游冶。钿车罗帕,相逢处、自有暗尘随马。年光是也,惟只见旧情衰谢。清漏移,飞盖归来,从舞休歌罢。”史邦卿东风第一枝赋立春云:“草脚愁苏,花心梦醒,鞭香拂散牛土。旧歌空忆珠帘,彩笔倦题绣户。黏鸡贴燕,想占断、东风来处。暗惹起、一掬相思,乱若翠盘红缕。 今夜觅、梦池秀句。明日动、探花芳绪。寄声酤酒人家,预约俊游伴侣。怜他梅柳,怎忍润,天街酥雨。待过了、一月灯期,日日醉扶归去。”黄锺喜迁莺赋元夕云:“月波疑滴。望玉壶天近,了无尘隔。翠缬圈花,冰丝织练,黄道宝光相直。自怜诗酒瘦,难应接许多春色。最无赖、是随香趁烛,曾伴狂客。 踪迹,谩记忆。老了杜郎,忍听东风笛。柳苑灯疎,梅厅雪在,谁与细倾春碧。旧情未定,犹自学、当年游历。怕万一、误玉人夜寒,窗际帘隙。”如此等妙词颇多,不独措辞精粹,又且见时序风物之盛,人家宴乐之同。则绝无歌者。五字别本删去。至如李易安永遇乐云:“不如向帘儿底下,听人笑语。”此词亦自不恶。而以俚词歌于坐花醉月之际,似乎击缶韶外,良可叹也。

赋情

簸弄风月,陶写性情,词婉于诗。盖声出莺吭燕舌间,稍近乎情可也。若邻乎郑卫,与缠令何异也。如陆雪溪瑞鹤仙云:“脸霞红印枕。睡起来,冠儿还是不整。屏问麝煤冷。但眉山压翠,泪珠弹粉。堂深昼永,燕交飞风帘露井。恨无人说与相思,近日带围宽尽。 重省。残灯朱幌,淡月纱窗,那时风景。阳台路远,云雨梦,便无准。待归来、先指花梢教看,却把心期细间。问因循过了青春,怎生意稳。”辛稼轩祝英台近云:“宝钗分,桃叶渡。烟柳暗南浦。怕上层楼,十日九风雨。断肠片片飞红,都无人管,凭谁劝、啼莺声住。 鬓边觑。试把花卜归期,才簪又重数。罗帐灯昏,哽咽梦中语。是他春带愁来。春归何处。却不解带将愁去。”皆景中带情,而存骚雅。故其燕酣之乐,别离之愁,回文题叶之思,岘首西州之泪,一寓于词。若能屏去浮艳,乐而不淫,是亦汉魏乐府之遗意。

离情

“春草碧色,春水绿波,送君南浦,伤如之何。”矧情至于离,则哀怨必至。苟能调感怆于融会中,斯为得矣。白石琵琶仙云:“双桨来时,有人似旧曲,桃根桃叶。歌扇轻约飞花,蛾眉正愁绝。春渐远,汀洲自绿,更添了几声啼鴂。十里扬州,三生杜牧,前事休说。 又还是宫烛分烟,奈愁里匆匆换时节。都把一襟芳思,与空阶榆荚。千万缕、藏鸦细柳,为玉尊、起舞回雪。想见西出阳关,故人初别。”秦少游八六子云:“倚危亭,恨如芳草,萋萋剗尽还生。念柳外青骢别后,水边红袂分时,怆然暗惊。 无端天与娉婷。夜月一帘幽梦,春风十里柔情。怎奈向、欢娱渐随流水,素弦声断,翠绡香减,那堪片片飞花弄晚,濛濛残雨笼晴。正销凝。黄鹏又啼数声。”离情当如此作,全在情景交炼,得言外意。有如“劝君更尽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乃为绝唱。

令曲

词之难 于令曲,如诗之难于绝句,不过十数句,一句一字闲不得。末句最当留意,有有余不尽之意始佳。当以唐花闲集中韦庄、温飞卿为则。又如冯延巳、贺方回、吴梦窗亦有妙处。至若陈简斋“杏花疎影里、吹笛到天明”之句,真是自然而然。大抵前辈不留意于此,有一两曲脍炙人口,余多邻乎率易。近代词人,却有用力于此者。倘以为专门之学,亦词家射雕手。

杂论

词之作必须合律,然律非易学,得之指授方可。若词人方始作词,必欲合律,恐无是理,所谓千里之程,起于足下,当渐而进可也。正如方得离俗为僧,便要坐禅守律,未曾见道,而病已至,岂能进于道哉。音律所当参究,词章先宜精思,俟语句妥溜,然后正之音谱,二者得兼,则可造极玄之域。今词人才说音律,便以为难,正合前说,所以望望然而去之。苟以此论制曲,音亦易谐,将于于然而来矣。词之语句,太宽则容易,太工则苦涩。如起头八字相对,中闲八字相对,却须用功著一字眼,如诗眼亦同。若八字既工,下句便合稍宽,庶不窒塞。约莫宽易,又著一句工致者,便觉精粹。此词中之关键也。

词不宜强和人韵,若倡者之曲韵宽平,庶可赓歌。倘韵险又为人所先,则必牵强赓和,句意安能融贯,徒费苦思,未见有全章妥溜者。东坡次章质夫杨花水龙吟韵,机锋相摩,起句便合让东坡出一头地,后片愈出愈奇,真是压倒今古。我辈倘遇险韵,不若祖其元韵,随意换易,或易韵答之,是亦古人三不和之说。

大词之料,可以敛为小词,小词之料,不可展为大词。若为大词,必是一句之意,引而为两三句,或引他意入来,捏合成章,必无一唱三叹。如少游水龙吟云:“小楼连苑横空,下窥绣毂雕鞍骤”,犹且不免为东坡所诮。

近代词人用功者多,如阳春白雪集,如绝妙词选,亦自可观,但所取不精一。岂若周草窗所选绝妙好词之为精粹。惜此板不存,恐墨本亦有好事者藏之。

难莫难于寿词,倘尽言富贵则尘俗,尽言功名则谀佞,尽言神仙则迂阔虚诞,当总此三者而为之,无俗忌之辞,不失其寿可也。松椿龟鹤,有所不免,却要融化字面,语意新奇。

近代陈西麓所作,本制平正,亦有佳者。

词欲雅而正,志之所之,一为情所役,则失其雅正之音。耆卿、伯可不必论,虽美成亦有所不免。如“为伊泪落”,如“最苦梦魂,今宵不到伊行”,如“天便教人,霎时得见何妨”,如“又恐伊,寻消问息,瘦损容光”,如“许多烦恼,只为当时,一晌留情”,所谓淳厚日变成浇风也。

诗之赋梅,惟和靖一联面已。世非无诗,不能与之齐驱耳。词之赋梅,惟姜白石暗香疎影二曲,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自立新意,真为绝唱。太白云:“眼前有景道不得,崔颢题诗在上头。”诚哉是言也。中国古籍全录

美成词只当看他浑成处,于软媚中有气魄。采唐诗融化如自己者,乃其所长。惜乎意趣却不高远。所以出奇之语,以白石骚雅句法润色之,真天机云锦也。

东坡词如水龙吟咏杨花、咏闻笛,又如过秦楼、洞仙歌、卜算子等作,皆清丽舒徐,高出人表。哨遍一曲,隐括归去来辞,更是精妙,周、秦诸人所不能到。

秦少游词体制淡雅,气骨不衰。清丽中不断意脉,咀嚼无滓,久而知味。

晁无咎词名冠柳,琢语平帖,此柳之所以易冠也。

近代杨守斋精于琴,故深知音律,有圈法周美成词。与之游者,周草窗、施梅川、徐雪江、奚秋崖、李商隐,每一聚首,必分题赋曲。但守斋持律甚严,一字不苟作,遂有作词五要。观此,则词欲协音,未易言也。

辛稼轩、刘改之作豪气词,非雅词也。于文章余暇,戏弄笔墨,为长短句之诗耳。

元遗山极称稼轩词,及观遗山词,深于用事,精于炼句,有风流蕴藉处,不减周、秦。如双莲、雁邱等作,妙在模写情态,立意高远,初无稼轩豪迈之气。岂遗山欲表而出之,故云尔。

康、柳词亦自批风抹月中来,风月二字,在我发挥,二公则为风月所使耳。中国古籍全录

附 录中国古籍全录

杨守斋作词五要

作词之要有五:

第一要择腔。腔不韵则勿作。如塞翁吟之衰飒,帝台春之不顺,隔浦莲之寄煞,斗百花之无味是也。

第二要择律。律不应月,则不美。如十一月调须用正宫,元宵词必用仙吕官为宜也。

第三要填词按谱。自古作词,能依句者已少,依谱用字者,百无一二。词若歌韵不协,奚取焉。或谓善歌者,融化其字,则无疵。殊不知详制转折,用或不当,即失律,正旁偏侧,凌犯他宫,非复本调矣。

第四要随律押韵。如越调水龙吟、商调二郎神,皆合用平入声韵。古词俱押去声,所以转摺怪异,成不祥之音。昧律者反称赏之,是真可解颐而启齿也。

第五要立新意。若用前人诗词意为之,则蹈袭无足奇者。须自作不经人道语,或翻前人意,便觉出奇。或只能炼字,诵才数过,便无精神,不可不知也。更须忌三重四同,始为具美。

附后跋

乙卯岁,余以公事留杭数月,而玉田张君来,寓钱塘县之学舍。时主席方子仁始与余交,道玉田来所自,且怜其才,而不知余与玉田交且旧也,因相从欢甚。玉田为况,落寞似余,其故友张伯雨方为西湖福真费修主,闻之,遂挽去。子仁与余买小舟泛湖,同为道客,伯雨为设茗具馔,盘旋日入而归。玉田尝赋台城路咏归杭一词,录此卷后。其词云:“当年不信江湖老,如今岁华惊晚。路改家迷,花空荫落,谁识重来刘阮。殊乡顿远,甚犹带羁怀,雁凄蛩怨。梦里忘归,乱浦烟浪片帆转。 闲门休叹故苑。杖藜游冶处,萧艾都遍。雨色云西,晴光水北,一洗悠然心眼。行行渐嬾。快料理幽寻,酒瓢诗卷。赖有湖边,时时鸥数点。”丁巳正月,江村民钱良祐书。

词与辞字通用,释文云,意内而言外也。意生言,言生声,声生律,律生调,故曲生焉。花间以前无集谱,秦周以后无雅声,源远而派别也。西秦玉田张君,著词源上下卷,推五音之数,演六律之谱,按月纪节,赋情咏物,自称得声律之学于守斋杨公、南溪徐公。淳祐、景定间,王邸侯馆,歌舞升乎,居生处乐,不知老之将至。梨园白发,濞宫蛾眉,余情哀思,听者泪落。君亦因是弃家,客游无方,三十年矣。昔柳河东铭姜秘书,悯王孙之故态,铭马淑妇,感讴者之新声,言外之意,异世谁复知者。览兹词卷,抚几三叹。墙东叟陆文圭跋。

词源二卷,宋遗民张玉田撰。玉田生词与白石齐名,词之有姜张,如诗之有李杜也。姜张二君,皆能按谱制曲,是以词源论五音均拍,最为详赡。窃谓乐府一变而为词,词一变面为令,令一变而为北曲,北曲一变而为南曲。今以北曲之宫谱,考词之声律,十得八九焉。词源所论之乐色管色,即今笛色之六五上四合一凡也。管色应指字谱,七调之外若勾、尖一、小大、上小、大凡、大住、小住、掣折、大凡、打,乃吹头管者换调之指法也。宫调应指谱者,七宫指法起字及指法十二调之起字也。论拍眼云,以指尖应节候拍,即今之三眼一板也。花十六前衮、中衮、打前拍、打后拍者,乃今之起板、收板、正板、赠板之类也。乐色拍眼,虽乐工之事,然填词家亦当究心,若舍此不论,岂能合律哉。细绎是书,律之最严者结声字,如商调结声是凡字,若用六字,则犯越调。学者以此类推,可免走腔落调之病矣。盖声律之学,在南宋时知之者已尠。故仇山村曰,腐儒村叟,酒边豪兴,引纸挥笔,动以东坡、稼轩、龙洲自况。极其至,四字沁园春,五字水调,七字鹧鸪天、步蟾官,拊几击缶,同声附和,如梵呗,如步虚,不知宫调为何物。令老伶俊倡,面称好而背窃笑,是岂足与言词哉。近日大江南北,盲词哑曲,塞破世界,人人以姜张自命者,幸无老伶俊倡窃笑之耳。竹西词客江藩跋。

叔夏乃循王之裔。宋史循王传,子五人,琦、厚、颜、正、仁,其后不可考。淳熙间最著者为张鎡功甫。史浩广寿慧云寺记称鎡为循王曾孙。石刻碑文后,有鎡孙檉跋,盖以五行相生为世次之名者,始于功甫。功甫之子,赏心乐事,称为小庵主人,而佚其名。功甫之名从金,金生水,水生木,小庵主人之子所以名檉也。词源下卷云,先人晓畅音律,有寄闲集,旁缀音谱,刊行 于世。曾赋瑞鹤仙一词“卷帘人睡起”云云,此词乃张枢所作。枢字斗南,号云窗,一号寄闲老人。枢与檉名皆从木,是为弟兄行。木生火,故玉田生名炎也。以张氏世系计之,叔夏乃循王之六世孙。袁清容赠玉田诗,称为循王五世孙,误矣。考当日清和坊赐第甚隘,功甫移居南湖,而循王之子有居南园者,有居新市者,见南湖集中,皆缘赐第近市湫隘,而徙居他所耳。斗南有壶中天一阕,自注月夕登绘幅楼,与筼房各赋一解。绘幅楼在南湖之北园,乃功甫所居,或者斗南为功甫之孙,亦未可知也。江藩又记。

乐笑翁以故国王孙,遭时不偶,隐居落拓,遂自放于山水间。于是寓意歌词,流连光景,噫呜婉抑,备写其身世盛衰之感。山中白云词八卷,实能冠绝流辈,足与白石竞响,可谓词家龙象矣。别有词源二卷,上卷研究声律,探本穷微。下卷自音谱至杂论十五篇,附以杨守斋作词五要,计有六目。元明收藏家均未著录。陈眉公秘笈只载半卷,误以为乐府指迷。又以陆辅之词旨为乐府指迷之下卷。至本朝云间姚氏,又易名为沈伯时,承讹袭谬,愈传而愈失其真。此帙从元人旧钞誊写,误者涂乙之,错者刊正之,其不能臆改者,姑仍之,庶与山中白云相辅而行。读者当审字以协音,审音以定调,引伸触类,各有会心,洵倚声家之指南也。嘉庆庚午三月谷雨后五日,澹生居士秦恩复跋。

是书刻于嘉庆庚午,阅十余年,而得戈子顺卿所校本,勘订讹谬,精严不苟。自哂前刻卤莽,几误古人,以误后学。爰取戈本重付梓人,公诸同好,庶免鱼鲁之讹。顺卿名载,吴县名诸生。博学无所不该,兼工词,深于律吕之学,得诸庭训居多。名父之子,具有渊源,顾丈润蘋所志戈孝子墓铭,可以得其大略矣。道光戊子八月,词隐老人再记。

右词源二卷,宋张炎撰。案炎字叔夏、玉田,又号乐笑翁,临安人,张循王五世孙。宋亡后,纵游浙东西,落拓而卒。工长短句,邓牧心伯矛琴,称其以春水词得名,人称张春水。孔行素至正直记,称其孤雁词得名,人称张孤雁。厉樊榭山中白云词跋并引之。其实玉田词三百首,几于无一不工,所长原不止此也。樊榭论词绝句第七首自注云:玉田词本其父寄闲翁。翁名枢,字斗南,有词在周草窗绝妙好词中。然玉田实有跨灶之兴,前无古人, 后无来者,惟白石老仙,足与抗衡耳。研究声律,尤得神解,故所著书,类足为词家圭臬。是编为秦澹生太史所刻,跋称元明收藏家,均未著录,从元人旧钞誊写云。又绝妙好词践附录厉樊榭跋,有引张玉田乐府指迷语,则樊榭与查莲坡所见,均非完本也。然钱遵王读书敏求记实已著录,称上卷详考律吕,下卷泛论乐章。凌廷堪燕乐考原亦曾引是书,顾樊榭与莲坡均未得见耶。惟彭甘亭小谟觞馆集,徵刻宋人词学四书启,纪其原委最详。称究律吕之微,穷分寸之要,大晟乐府,遗规可稽,则白石道人歌曲,叔碧鸡漫志而外,惟词源一书为之总统。原本上下分编,世传乐府指迷即其下卷。明陈仲醇续刊秘笈,妄析全书之半,删改总序一篇,袭用沈伯时乐府指迷之称,移甲就乙。由是词源之名,讹为子目,慎孰甚焉,则洞见症矣,何胜国诸贤之轻于窜乱故籍也。咸丰癸丑竹醉日,南海伍崇曜跋。

仪徵阮氏研经堂外集,载四库未收古书提要云:词源二卷,宋张炎撰。炎有山中白云词,四库全书已著录。是编依元人旧钞影写,上卷详论五音十二律,律吕相生,以及宫调管色诸事,厘析精允。间系以图,与姜白石歌词九歌琴曲所记用字纪声之法,大略相同。下卷历论音谱、拍眼、制曲、句法、字面、虚字、清空、意趣、用事、咏物、节序、赋情、离情、令曲、杂论、五要十六篇,并足以见宋代乐府之制。自明陈继儒改窜炎书,刊入续秘笈中,而又袭用沈伯时乐府之名,遂失其真。微此几无以辨其非。盖前明著录之家,自陶九戍说郛广录伪书,自后多踵其弊也。

许增榆园丛书云:叔夏所著词源二卷,穷声律之窅妙,启来学之准范,为填词家不可少之书。陈眉公续秘笈,仅载下卷,以乐府指迷标题。四库存目仍其名。中间帝虎陶阴,指不胜屈。曹南巢附刻于白云词之后,复加删乙,所存才什之二三。阮文达采进四库未收古书,始著录焉。江都秦敦甫恩复,从元人旧钞足本刊行,近亦仅有存者。兹照秦本重刊,以公同好,或庶几焉。敦甫刻词源,在嘉庆庚午。阅十九年,得吴县戈顺卿载校定本,知前刻谬讹尚多,复加厘刻。兹从敦甫道光戊子重刻本,益无遗憾矣。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