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記》曰:“王者功成作樂,治定制禮。是以五帝殊時,不相沿樂,三王異世,不相襲禮。”明其有損益。然自黃帝已後,至於三代,千有餘年,而其禮樂之備,可以考而知者,唯周而也已。 《周頌·昊天有成命》,郊祀天地之樂歌也,《清廟》,祀太廟之樂歌也,《我將》,祀明堂之樂歌也,《載芟》《良耜》,藉田社稷之樂歌也。然則祭樂之有歌,其來尚矣。兩漢已後,世有制作。其所以用於郊廟朝廷,以接人神之歡者,其金石之響,歌舞之容,亦各因其功業治亂之所起,而本其風俗之所由。武帝時,詔司馬相如等造《郊祀歌》詩十九章,五郊互奏之。又作《安世歌》詩十七章,薦之宗廟。至明帝,乃分樂為四品:一曰《大予樂》,典郊廟上陵之樂。郊樂者,《易》所謂“先王以作樂崇德,殷薦上帝”。宗廟樂者,《虞書》所謂“琴瑟以詠,祖考來格”。 《詩》云“肅雍和鳴,先祖是聽”也。二曰雅頌樂,典六宗社稷之樂。社稷樂者,《詩》所謂“琴瑟擊鼓,以御田祖”。 《禮記》曰“樂施於金石,越於音聲,用乎宗廟社稷,事乎山川鬼神”是也。永平三年,東平王蒼造光武廟登歌一章,稱述功德,而郊祀同用漢歌。魏歌辭不見,疑亦用漢辭也。武帝始命杜夔創定雅樂。時有鄧靜、尹商,善訓雅歌,歌師尹胡能習宗廟郊祀之曲,舞師馮肅、服養,曉知先代諸舞,夔總領之。魏復先代古樂,自夔始也。晉武受命,百度草創。泰始二年,詔郊廟明堂禮樂權用魏儀,遵周室肇稱殷禮之義,但使傅玄改其樂章而已。永嘉之亂,舊典不存。 賀循為太常,始有登歌之樂。明帝太寧末,又詔阮孚增益之。至孝武太元之世,郊祀遂不設樂。宋文帝元嘉中,南郊始設登歌,廟舞猶闕。乃詔顏延之造天地郊登歌三篇,大抵依仿晉曲,是則宋初又仍晉也。南齊、梁、陳,初皆沿襲,後更創制,以為一代之典。元魏、宇文繼有朔漠,宣武已後,雅好胡曲,郊廟之樂,徒有其名。隋文平陳,始獲江左舊樂。乃調五音為五夏、二舞、登歌、房中等十四調,賓祭用之。唐高祖受禪,未遑改造,樂府尚用前世舊文。武德九年,乃命祖孝孫修定雅樂,而梁、陳盡吳、楚之音,週、齊雜胡戎之伎。於是斟酌南北,考以古音,作為唐樂,貞觀二年奏之。按郊祀明堂,自漢以來,有夕牲、迎神、登歌等曲。宋、齊以後,又加祼地、迎牲、飲福酒。唐則夕牲、祼地不用樂,公卿攝事,又去飲福之樂。安、史作亂,咸、鎬為墟,五代相承,享國不永,製作之事,蓋所未暇。朝廷宗廟典章文物,但按故常以為程式云。

漢郊祀歌

練時日

練時日 侯有望
𤋲膋蕭 延四方
九重開 靈之斿
垂惠恩 鴻祜休
靈之車 結玄雲
駕飛龍 羽旄紛
靈之下 若風馬
左倉龍 右白虎
靈之來 神哉沛
先以雨 般裔裔
靈之至 慶陰陰
相放𢘍 震澹心
靈已坐 五音飭
虞至旦 承靈億
牲繭栗 粢盛香
尊桂酒 賓八鄉
靈安留 吟青黄
遍觀此 眺瑶堂
眾嫭竝 綽奇麗
顏如荼 兆逐靡
被華文 厠霧縠
曳阿錫 佩珠玉
俠嘉夜 茝蘭芳
澹容與 獻嘉觴

帝临

帝臨中壇 四方承宇
繩繩意變 備得其所
清和六合 制數以五
海內安寧 興文匽武
后土富媼 昭明三光
穆穆優遊 嘉服上黃

青阳

青阳开动 根荄以遂

膏润并爱 跂行毕逮

霆声发荣 壧处顷听

枯槁复产 乃成厥命

众庶熙熙 施及夭胎

群生啿噬 惟春之祺

朱明

朱明盛长,敷与万物, 桐生茂豫,靡有所诎。 敷华就宝,既阜既昌, 登成莆田,百鬼迪尝。 广大建祀,肃雍不忘, 神若宥之,传世无疆。

西颢

西颢沆砀 秋气肃杀
含秀垂颖 续旧不废
奸伪不萌 妖孽伏息
隅辟越远 四貉咸服
既畏兹威 惟慕纯德
附而不骄 正心翊翊

玄冥

玄冥陵阴 蛰虫盖臧
草木零落 抵冬降霜
易乱除邪 革正异俗
兆民反本 抱素怀朴
条理信义 望礼五岳
籍敛之时 掩收嘉穀

惟元

《汉书·礼乐志》曰:“建始元年,丞相匡衡奏罢‘鸾路龙鳞’,更定诗曰‘涓选休成’。”

惟泰元尊 媪神蕃釐
经纬天地 作成四时
精建日月 星辰度理
阴阳五行 周而复始
云风雷电 降甘露雨
百姓蕃滋 咸循厥绪
继统恭勤 顺皇之德
鸾路龙鳞 罔不肸饰
嘉笾列陈 庶几宴享
灭除凶灾 烈腾八荒
钟鼓竽笙 云舞翔翔
招摇灵旗 九夷宾将

天地

《汉书·礼乐志》曰:“丞相匡衡奏罢‘黼绣周张’,更定诗曰‘肃若旧典’。”

天地並況 惟予有慕
爰熙紫壇 思求厥路
恭承禋祀 縕豫為紛
黼繡周張 承神至尊
千童羅舞成八溢 合好效歡虞泰一
九歌畢奏斐然殊 鳴琴竽瑟會軒硃
璆磬金鼓 靈其有喜
百官濟濟 各敬其事
盛牲實俎進聞膏 神奄留 臨須搖
長麗前掞光耀明 寒暑不忒況皇章
展詩應律鋗玉鳴 函宮吐角激徵清
發梁揚羽申以商 造茲新音永久長
聲氣遠條鳳鳥翔 神夕奄虞蓋孔享

日出入

日出入安窮 時世不與人同
故春非我春 夏非我夏
秋非我秋 冬非我冬
泊如四海之池 遍觀是邪謂何
吾知所樂 獨樂六龍
六龍之調 使我心若
訾黃其何不徠下

天马

《汉书·武帝纪》曰:“元鼎四年秋,马生渥洼水中,作《天马之歌》。”“太初四年春,贰师将军李广利斩大宛王首,获汗血马来,作《西极天马之歌》。”《礼乐志》曰:《天马歌》,“元狩三年,马生渥洼水中作。”李斐曰:“南阳新野有暴利长,武帝时遭刑,屯田敦煌界。数於渥洼水旁见群野马,中有奇者,与凡马异,来饮此水。利长先作土人,持勒靽於水旁。后马玩习。久之,代土人持勒靽,收得其马,献之。欲神异之,云从水中出也。”《西域传》曰:“大宛国多善马,马汗血,言其先,天马子也。”应劭云:“大宛有天马种,蹄蹋石汗血。蹋石者,谓蹋石而有迹,言其蹄坚利。汗血者,谓汗从前肩髆出,如血。号一日千里也。”《张骞传》曰:“汉武帝初发书《易》曰:‘神马当从西北来。’ 得乌孙马好,名曰天马。及得宛马,汗血,益壮。更名乌孙马曰西极马,宛马曰天马云。”按《史记·乐书》称“武帝伐大宛,得千里马,名蒲梢。作歌曰:‘天马来兮从西极,经万里兮归有德。承灵威兮降外国,涉流沙兮四夷服。’”与此不同。

太一况 天马下
霑赤汗 沫流赭
志俶傥 精权奇
籋浮云 晻上驰
体容与 迣万里
今安匹 龙为友

天马徠 从四极
涉流沙 九夷服
天马徠 出泉水
虎脊两 化若鬼
天马徠 历无草
径千里 循东道

天马徠 执徐时
将摇举 谁与期
天马徠 开远门
竦予身 逝昆仑
天马徠 龙之媒
游阊阖 观玉台

天门

天門開 詄蕩蕩
穆並騁 以臨饗
光夜燭 德信著
靈浸鴻 長生豫
太硃塗廣 夷石為堂
飾玉梢以舞歌 體招搖若永望
星留俞 塞隕光
照紫幄 珠熉黃
幡比翅回集 贰雙飛常羊
月穆穆以金波 日華燿以宣明
假清風軋忽 激長至重觞
神裴回若留放 殣冀親以肆章
函蒙祉福常若期 寂漻上天知厥时
泛泛滇滇從高斿 殷勤此路臚所求
佻正嘉吉弘以昌 休嘉砰隱溢四方
專精厲意逝九閡 紛云六幕浮大海

景星

一曰《宝鼎歌》。《汉书·武帝纪》曰:“元鼎四年夏六月,得宝鼎后土祠旁,作《宝鼎之歌》。”《礼乐志》曰:“《景星》,元鼎五年,得鼎汾阴作。”如淳曰:“景星者,德星也。见无常,常出有道之国。”

景星顯見 信星彪列
象載昭庭 日親以察
參侔開闔 爰推本紀
汾脽出鼎 皇祐元始
五音六律 依韋饗昭
雜變並會 雅聲遠姚
空桑琴瑟結信成 四興遞代八風生
殷殷鐘石羽籥鳴 河龍供鯉醇犧牲
百末旨酒布蘭生 泰尊柘漿析朝酲
懲感心攸通修名 周流常羊思所並
穰穰復正直往寧 馮蠵切和疏寫平
上天佈施后土成 穰穰豐年四時榮

齐房

一曰《芝房歌》。《汉书·武帝纪》曰:“元封二年夏六月,甘泉宫内中产芝,九茎连叶,作《芝房之歌》。”应劭云:“芝,芝草也,其叶相连。”《瑞应图》云:“王者敬事耆老,不失旧故,则芝草生。”“内中,谓后庭之室也。”故诏书曰:“上帝溥临,不异下房,赐朕弘休”是也。《礼乐志》曰:“《齐房》,元封二年,芝生甘泉齐房作。”

齊房產草 九莖連葉
宮童效異 披圖案諜
玄氣之精 回覆此都
蔓蔓日茂 芝成靈華

后皇

后皇嘉坛 立玄黄服
物发冀州 兆蒙祉福
沇々四塞 遐狄合处
经营万亿 威遂厥宇

华烨烨

華燁燁 固靈根
神之斿 過天門
車千乘 敦崑崙
神之出 排玉房
周流雜 拔蘭堂
神之行 旌容容
騎沓沓 般縱縱
神之徠 泛翊翊
甘露降 慶雲集
神之揄 臨壇宇
九疑賓 夔龍舞
神安坐 翔吉時
共翊翊 合所思
神嘉虞 申貳觴
福滂洋 邁延長
沛施祐 汾之阿
揚金光 橫泰河
莽若云 增陽波
遍臚歡 騰天歌

五神

五神相 包四鄰
土地廣 揚浮雲
扢嘉壇 椒蘭芳
璧玉精 垂華光
益億年 美始興
交於神 若有承
廣宣延 鹹畢觴
靈輿位 偃蹇驤
卉汩臚 析奚遺
淫淥澤 汪然歸

朝陇首

一曰《白麟歌》。《汉书·武帝纪》曰:“元狩元年冬十月,行幸雍,获白麟,作《白麟之歌》。”颜师古云:“麟,麇身,牛尾,马足,黄色,圜蹄,一角,角端有肉。”

朝隴首,覽西垠,雷電尞,獲白麟。
爰五止,顯黃德,圖匈虐,熏鬻殛。
闢流離,抑不詳,賓百僚,山河饗。
掩回轅,鬗長馳,騰雨師,洒路陂。
流星隕,感惟風,籋歸雲,撫懷心。

象载瑜

一曰《赤雁歌》。《汉书·礼乐志》曰:“太始三年,行幸东海,获赤雁作。”

象载输 白集西
食甘露 饮荣泉
赤雁集 六纷员
殊翁杂 五采文
神所见 施祉福
登蓬莱 结无极

赤蛟

赤蛟绥 黄华盖
露夜零 昼晻蹠
百君礼 六龙位
勺椒浆 灵已醉
灵既享 锡吉祥
芒芒极 降嘉觞
灵殷殷 烂扬光
延寿命 永未央
杳冥冥 塞六合
泽汪濊 辑万国
灵禗禗 象舆轙
票然逝 旗逶蛇
礼乐成 灵将归
讬玄德 长无衰

灵芝歌

因靈寢兮産靈芝
象三徳兮瑞應圖
延壽命兮光此都
配上帝兮象太微
參日月兮揚光輝

天马歌

天馬來出月支窟 背為虎文龍翼骨
嘶青雲 振綠髮 蘭筋權奇走滅沒
騰崑崙 歷西極 四足無一蹶
雞鳴刷燕晡秣越 神行電邁躡慌惚
天馬呼 飛龍趨 目明長庚臆雙鳧
尾如流星首渴烏 口噴紅光汗溝硃
曾陪時龍躡天衢 羈金絡月照皇都
逸氣稜稜凌九區 白璧如山誰敢沽
回頭笑紫燕 但覺爾輩愚
天馬奔 戀君軒
駷躍驚矯浮雲翻
萬里足躑躅 遙瞻閶闔門
不逢寒風子 誰採逸景孫
白雲在青天 丘陵遠崔嵬
鹽車上峻坂 倒行逆施畏日晚
伯樂翦拂中道遺 少盡其力老棄之
願逢田子方 惻然為我悲
雖有玉山禾 不能療苦飢
嚴霜五月凋桂枝 伏櫪銜冤摧兩眉
請君贖獻穆天子 猶堪弄影舞瑤池

天马辞

天馬初從渥水來
歌曾唱得濯龍媒
不知玉塞沙中路
苜蓿殘花幾處開
躞蹀宛駒齒未齊
摐金噴玉向風嘶
來時行盡金河道
獵獵輕風在碧蹄

晋郊祀歌 傅玄

《晋书·乐志》曰:“武帝泰始二年,诏傅玄造郊祀明堂歌辞。其祠天地五郊,有《夕牲歌》《迎送神歌》及《飨神歌》。”

夕牲歌

天命有晉,穆穆明明。
我其夙夜,祗事上靈。
常于時假,迄用其成。
於薦玄牡,進夕其牲。
崇德作樂,神祗是聽。

迎送神歌

宣文蒸哉 日靖四方
永言保之 夙夜匪康
光天之命 上帝是皇
嘉乐殷荐 灵祚景祥
神祇降假 享福无疆

飨神歌

天祚有晋 其命惟新
受终于魏 奄有兆民
燕及皇天 怀柔百神
丕显遗烈 之德之纯
享其玄牡 式用肇禋
神祇来格 福禄是臻

时迈其犹 昊天子之
祐享有晋 兆民戴之
畏天之威 敬授人时
丕显丕承 於犹绎思
皇极斯建 庶绩咸熙
庶几夙夜 惟晋之祺

宣文惟后 克配彼天
抚宁四海 保有康年
於乎缉熙 肆用靖民
爰立典制 爰修礼纪
作民之极 莫匪资始
克昌厥后 永言保之

晋天地郊明堂歌

《宋书·乐志》曰:“晋前所作《天地郊明堂歌》,有《夕牲歌》《降神歌》《天郊飨神歌》《地郊飨神歌》《明堂飨神歌》。其《夕牲》《降神》,天地郊、明堂同用。”

夕牲歌

皇矣有晉,時邁其德。
受終于天,光濟萬國。
萬國既光,神定厥祥。
虔于郊祀,祗事上皇。
祗事上皇,百福是臻。
巍巍祖考,克配彼天。
嘉牲匪歆,德馨惟饗。
受天之祐,神化四方。

降神歌

於赫大晉,膺天景祥。二帝邁德,宣茲重光。我皇受命,奄有萬方。郊祀配享。禮樂孔章。神祇嘉饗,祖考是皇。克昌厥後,保祚無疆。

天郊飨神歌

整泰坛 祀皇神
精气感 百灵宾
蕴硃火 燎芳薪
紫烟游 冠青云
神之体 靡象形
旷无方 幽以清
神之来 光景昭
听无闻 视无兆
神之至 举歆歆
灵爽协 动余心
神之坐 同欢娱
泽云翔 化风舒
嘉乐奏 文中声
八音谐 神是听
咸洁齐 并芬芳
烹牷牲 享玉觞
神悦飨 歆禋祀
祐大晋 降繁祉
祚京邑 行四海
保天年 穷地纪

地郊飨神歌

整泰折 俟皇祇
眾神感 群靈儀
陰祀設 吉禮施
夜將極 時未移
祇之體 無形象
潛泰幽 洞忽荒
祇之出 薆若有
靈無遠 天下母
祗之來 遺光景
昭若存 終冥冥
祇之至 舉欣欣
舞象德 歌成文
祇之坐 同歡豫
澤雨施 化雲布
樂八變 聲教敷
物鹹亨 祇是娛
齊既潔 侍者肅
玉觴進 鹹穆穆
饗嘉豢 歆德馨
祚有晉 暨群生
溢九壤 格天庭
保萬壽 延億齡

明堂飨神歌

经始明堂 享祀匪懈
於皇烈考 光配上帝
赫赫上帝 既高既崇
圣考是配 明德显融
率土敬职 万方来祭
常于时假 保祚永世

宋南郊登歌

《宋书·乐志》曰:“文帝元嘉二十二年迋诏颜延之造《天地郊夕牲》《迎送神》《飨神》雅乐登歌篇。”

夕牲歌

夤威寶命 嚴恭帝祖
表海炳岱 系唐胄楚
靈鑒濬文 民屬睿武
奄受敷錫 宅中拓宇
亙地稱皇 罄天作主
月竁來賓 日際奉土
開元首正 禮交樂舉
六典聯事 九官列序
有牷在滌 有潔在俎
以薦王衷 以答神祜

迎送神歌

维圣飨帝 维孝养亲
皇乎备矣 有事上春
礼行宗祀 敬达郊禋
金枝中树 广乐四陈
陟配在京 降德在民
奔精照夜 高燎炀晨
阴明浮烁 沈禜深沦
告成大报 受釐元神
月御案节 星驱扶轮
遥兴远驾 曜曜振振

飨神歌

营泰畤 定天衷
思心睿 谋筮从
建表蕝 设郊宫
田烛置 权火通
历元旬 律首吉
饰紫坛 坎列室
中星兆 六宗秩
乾宇晏 地区谧
大孝昭 祭礼供
牲日展 盛自躬
具陈器 备礼容
形舞缀 被歌钟
望帝阍 耸神跸
灵之来 辰光溢
洁粢酌 娱太一
明辉夜 华晢日
祼既始 献又终
烟芗鬯 报清穹
飨宋德 祚王功
休命永 福履充

樂府詩集/002卷

卷二•郊廟歌辭二

宋明堂歌(謝莊)

《南齊書•樂志》曰:「明堂祠五帝。漢郊祀歌皆四言,宋孝武使謝莊造辭,莊依五行數,木數用三,火數用七,土數用五,金數用九,水數用六。案《洪範》五行,一曰水,二曰火,三曰木,四曰金,五曰土。《月令》木數八,火數七,金數九,水數六。蔡邕云:『東方有木三土五,故數八;南方有火二土五,故數七;西方有金四土五,故數九;北方有水一土五,故數六。』又納音數,一言得土,三言得火,五言得水,七言得金,九言得木。若依《洪範》木數用三,則應水一火二金四也。若依《月令》金九水六,則應木八火七也。當以《洪範》一二之數,言不成文,故有取舍,而使兩義並違,未詳以數立文為何依據也。《周頌•我將》祀文王,言皆四,其一句五,一句七。莊歌太祖亦無定句。」《宋書•樂志》曰:「迎送神歌依漢郊祀,三言,四句一轉韻。」

迎神歌

地紐謐,乾樞回。華蓋動,紫微開。旌蔽日,車若雲。駕六氣,乘絪縕。曄帝京,輝天邑。聖祖降,五靈集。構瑤,聳珠簾。漢拂幌,月棲簷。舞綴暢,鍾石融。駐飛景,鬱行風。懋粢盛,潔牲牷。百禮肅,群司虔。皇德遠,大孝昌。貫九幽,洞三光。神之安,解玉鑾。景福至,萬宇歡。

登歌

雍台辨朔,澤宮練辰。潔火夕照,明水朝陳。六瑚賁室,八羽華庭。昭事先聖,懷濡上靈。《肆夏》式敬,升歌發德。永固鴻基,以綏萬國。

歌太祖文皇帝

維天為大,維聖祖是則。辰居萬宇,綴旒下國。內靈八輔,外光四瀛。蒿宮仰蓋,日館希旌。復殿留景,重簷結風。刮楹接緯,達向承虹。設業設虡在王庭。肇禋祀,克配乎靈。我將我享,維孟之春。以孝以敬,以立我烝民。

歌青帝

參映夕,駟照晨。靈乘震,司青春。雁將向,桐始蕤。柔風舞,暄光遲。萌動達,萬品新。潤無際,澤無垠。

歌赤帝

龍精初見大火中,朱光北至圭景同。帝在在離實司衡,水雨方降木槿榮。庶物盛長咸殷阜,恩覃四冥被九有。

歌黃帝

履建宅中宇,司繩御四方。裁化遍寒燠,布政周炎涼。景麗條可結,霜明冰可折。凱風扇朱辰,白雲流素節。分至乘結晷,啟閉集恒度。帝運緝萬有,皇靈澄國步。

歌白帝

百川如鏡,天地爽且明。雲衝氣舉,德盛在素精。木葉初下,洞庭始揚波。夜光徹地,翻霜照懸河。庶類收成,歲功行欲寧。浹地奉渥,罄宇承秋靈。

歌黑帝

歲既晏,日方馳。靈乘坎,德司規。玄雲合,晦鳥歸。白雲繁,亙天涯。雷在地,時未光。飭國典,閉關梁。四節遍,萬物殿。福九域,祚八鄉。晨晷促,夕漏延。太陰極,微陽宣。鵲將巢,冰已解。氣濡水,風動泉。

送神歌

蘊禮容,餘樂度。靈方留,景欲暮。開九重,肅五達。鳳參差,龍已沫。雲既動,河既梁。萬里照,四空香。神之車,歸清都。璿庭寂,玉殿虛。睿化凝,孝風熾。顧靈心,結皇思。

齊南郊樂歌

《南齊書•樂志》曰:「武帝建元二年,有司奏,郊廟雅樂歌辭、太廟登歌用褚淵,餘悉用謝超宗所撰,多刪顏延之、謝莊辭以為新曲,備改樂名。永明二年,又詔王儉造太廟二室及郊配辭。其南郊樂,群臣出入奏《肅咸之樂》,牲出入奏《引牲之樂》,薦豆呈毛血奏《嘉薦之樂》。凡夕牲歌,並重奏。迎神奏《昭夏之樂》,皇帝入壇東門奏《永至之樂》升壇奏登歌,初獻奏《文德宣烈之樂》,次奏《武德宣烈之樂》,太祖高皇帝配饗奏《高德宣烈之樂》,飲福酒奏《嘉胙之樂》,送神奏《昭夏之樂》,就燎位奏《昭遠之樂》,還便殿奏《休成之樂》,重奏。」

肅咸樂(謝超宗)

夤承寶命,嚴恭帝緒。奄受敷錫,升中拓宇。亙地稱皇,罄天作主。月域來賓,日際奉土。開元首正,禮交樂舉。六典聯事,九官列序。

引牲樂

皇乎敬矣,恭事上靈。昭教國祀,肅肅明明。有牲在滌,有絜在俎。以薦王衷,以答神祜。陟配在京,降德在民。奔精望夜,高燎佇晨。

嘉薦樂

我恭我享,惟孟之春。以孝以敬,立我烝民。土壇奄靄,翠幕端凝。嘉俎重薦,兼藉再升。設業設虡,展容玉庭。肇禋配祀,克對上靈。

昭夏樂

惟聖饗帝,惟孝饗親。禮行宗祀,敬達郊禋。金枝中樹,廣樂四陳。月御案節,星驅扶輪。遙興遠駕,曜曜振振。告成大報,受釐元神。

永至樂

紫壇望靈,翠幕佇神。率天奏贄,罄地來賓。神貺並介,泯祇合祉,恭昭鑒享,肅光孝祀。威藹四靈,洞曜三光,皇德全被,大禮流昌。

登歌

報惟事天,祭實尊靈。史正嘉兆,神宅崇禎。五畤昭鬯,六宗彝序。介丘望塵,皇軒肅舉。

文德宣烈樂

營泰畤,定天衷。思心緒,謀筮從。田燭置,權火通。大孝昭,國禮融。

武德宣烈樂

功燭上宙,德耀中天。風移九域,禮飾八埏。四靈晨炳,五緯宵明,膺曆締運,道茂前聲。

高德宣烈樂(王儉)

饗帝嚴親,則天光大。舄奕前古,榮鏡無外。日月宣華,卿雲流靄。五漢同休,六幽咸泰。

嘉胙樂(謝超宗)

鬯嘉禮,承休錫。盛德符景緯,昌華應帝策。聖藹耀昌基,融祉暉世曆。聲正涵月軌,書文騰日跡。寶瑞昭神圖,靈貺流瑞液。我皇崇暉祚,重芬冠往籍。

昭夏樂

薦饗洽,禮樂該。神娛展,辰旆回。洞雲路,拂璿階。紫藹,青霄開。卷皇都,顧玉台。留昌德,結聖懷。

昭遠樂

天以德降,帝以禮報。牲樽俯陳,柴幣仰燎。事展司采,敬達瑄薌。煙贄青昊,震颺紫場。陳馨示策,肅志宗禋。禮非物備,福唯誠陳。

休成樂

昭事上祀,饗薦具陳。回鑾轉翠,拂景翔宸。綴縣敷暢,鍾石昭融。羽炫深晷,籥曀行風。肆序輟度,肅禮停文。四金聳衛,六馭齊輪。

齊北郊樂歌(謝超宗)

《南齊書•樂志》曰:「北郊樂,迎地神奏《昭夏之樂》,升壇奏登歌,初獻奏《地德凱容之樂》,次奏《昭德凱容之樂》,送神奏《昭夏之樂》,瘞埋奏《隸幽之樂》,餘辭同南郊。」《隋書•樂志》曰:「齊氏承宋,咸用元徽舊式,宗祀朝饗,奏樂俱同。惟增北郊之禮,乃元徽所闕,永明六年之所加也。唯送神之樂,宋孝建二年秋起居注云奏《肆夏》,永明中改奏《昭夏》。」

昭夏樂

詔禮崇營,敬饗玄畤。靈正丹帷,月肅紫墀。展薦登華,風縣凝鏘。神惟戾止,鬱葆遙莊。昭望歲芬,環遊辰太。穆哉尚禮,橫光秉藹。

登歌

佇靈敬享,禋肅彝文。縣動聲儀,薦潔牲芬。陰祇以貺,昭司式慶。九服熙度,六農祥正。

地德凱容歌

繕方丘,端國陰。掩珪晷,仰靈心。詔源委,遍丘林。禮獻物,樂薦音。

昭德凱容樂

慶圖濬邈,蘊祥祕瑤。伣天炳月,嬪光紫霄。邦化靈懋,閫則風調。儷德方儀,徽載以昭。

昭夏樂

薦神升,享序楙。淹玉俎,停金奏。寶旆轉,旒駕旋。溢素景,鬱紫躔。靈心顧,留辰卷。洽外瀛,瑞中縣。

隸幽樂

後皇嘉慶,定祗玄畤。承帝休圖,祗敷靈祉。篚冪周序,軒朱凝會。牲幣芬壇,精明佇蓋。調川瑞昌,警嶽祥泰。

齊明堂樂歌

(《南齊書•樂志》曰:「武帝建元初,詔謝超宗造明堂夕牲等歌,並采用謝莊辭。賓出入奏《肅咸樂》,牲出入奏《引牲樂》,薦豆呈毛血奏《嘉薦樂》,迎神奏《昭夏樂》,皇帝升明堂奏《登歌》,初獻奏《凱容宣烈之樂》,還東壁受福酒奏《嘉胙樂》,送神奏《昭夏樂》,並建元永明中所奏也。其《凱容宣烈樂》、《嘉胙樂》,太廟同用。」)

肅咸樂二首(謝超宗)

彝承孝典,恭事嚴聖。氵夾天奉贐,罄壤齊慶。司儀具序,羽容夙章。芬枝揚烈,黼構周張。助寶奠軒,酎珍充庭。璆縣凝會,肙朱佇聲。先期選禮,肅若有承。祗對靈祉,皇慶昭膺。

尊事威儀,輝容昭序。迅恭明神,潔盛牲俎。肅肅嚴宮,藹藹崇基。皇靈降止,百祇具司。戒誠望夜,端烈承朝。依微昭旦,物色輕宵。

引牲樂

惟誠潔饗,惟孝尊靈。敬芳黍稷,敬滌犧牲。騂繭在豢,載溢載豐。以承宗祀,以肅皇衷。蕭芳四舉,華火周傳。神鑒孔昭,嘉足參牷。

嘉薦樂二首

肇禋戒祀,禮容咸舉。六典飾文,九司炤序。牲柔既昭,犧剛既陳。恭滌惟清,敬事惟神。加籩再御,兼俎兼薦。節動軒越,聲流金縣。

奕奕幄,亹嚴闈。潔誠夕鑒,端服晨暉。聖靈戾止,翊我皇則。上綏四宇,下洋萬國。永言孝饗,孝饗有容,儐僚讚列,肅肅雍雍。

昭夏樂

地紐謐,乾樞回。華蓋動,紫微開。旌蔽日,車若雲。駕六氣,乘煙煴。燁帝京,耀天邑。聖祖降,五雲集,懋粢盛,潔牲牷。百禮肅,群司虔。皇德遠,大孝昌。貫九幽,洞三光。神之安,解玉鑾。昌福至,萬宇歡。

登歌

雍台辨朔,澤宮選辰。潔火夕炤,明水朝陳。六瑚賁室,八羽華庭。昭事先聖,懷濡上靈。《肆夏》式敬,升歌發德。永固洪基,以綏萬國。

凱容宣烈樂

釃醴具登,嘉俎咸薦。饗洽誠陳,禮周樂遍。祝辭罷祼,序容輟縣。蹕動端庭,鑾回嚴殿。神儀駐景,華漢高虛。八靈案衛,三祇解途。翠蓋耀澄,罼帟凝晨。玉钅虡息節,金輅懷音。式誠達孝,厎心肅感。追憑皇鑒,思承淵範。神錫懋祉,四緯昭明。仰福帝徽,俯齊庶生。

青帝歌

參映夕,駟昭晨。靈乘震,司青春。雁將向,桐始蕤。和風舞,暄光遲。萌動達,萬品親。潤無際,澤無垠。

赤帝歌

龍精初見大火中,朱光北至圭景同。帝在在離實司衡,雨水方降木槿榮。庶物盛長咸殷阜,恩澤四溟被九有。

黃帝歌

履艮宅中宇,司繩總四方。裁化遍寒燠,布政司炎涼。至分乘經晷,閉啟集恒度。帝暉緝萬有,皇靈澄國步。

白帝歌

百川若鏡,天地爽且明。雲衝氣舉,盛德在素精。庶類收成,歲功行欲寧。氵夾地奉渥,罄宇承帝靈。

黑帝歌

歲既暮,日方馳。靈乘坎,德司規。玄雲合,晦鳥歸。白雲繁,亙天涯。晨晷促,夕漏延。太陰極,微陽宣。

嘉胙樂

禮薦洽,福祚昌。聖皇膺嘉祐,帝業凝休祥。居極乘景運,宅德瑞中王。澄明臨四奧,精華延八鄉。洞海同聲憓,澈宇麗乾光。靈慶纏世祉,鴻烈永無疆。

昭夏樂

蘊禮容,餘樂度。靈方留,景欲暮。開九重,肅五達。鳳參差,龍已沫。雲既動,河既梁。萬里照,四空香。神之車,歸清都。瓊庭寂,玉殿虛。鴻化凝,孝風熾。顧靈心,結皇思。鴻慶遐鬯,嘉薦令芳。翊帝明德,永祚深光。

樂府詩集/003卷

卷三•郊廟歌辭三

齊雩祭樂歌(謝朓)

《南齊書•樂志》曰:「建武二年,雩祭明堂。謝朓造辭,一依謝莊,唯世祖四言也。」

迎神歌八解

清明暢,禮樂新。候龍景,練貞辰。陽律亢,陰晷伏。秏下土,薦穜稑。震儀警,王度乾。嗟雲漢,望昊天。張盛樂,奏《雲舞》。集五精,延帝祖。雩有諷,禜有秩。膋鬯芬,圭瓚瑟。靈之來,帝閽開。車煜耀,吹徘徊。停龍犧,遍觀此。凍雨飛,祥風靡。壇可臨,奠可歆。對泯祉,鑒皇心。

歌世祖武皇帝

濬哲維祖,長發其武。帝出自震,重光御宇。七德攸宣,九疇咸敘。靜難荊舒,凝威蠡浦。昧旦丕承,夕惕刑政。化壹車書,德馨粢盛。昭星夜景,非雲曉慶。衢室成陰,璧水如鏡。禮充玉帛,樂被筦弦。於鑠在詠,陟配於天。自宮徂兆,靡愛牲牷。我將我享,永祚豐年。

歌青帝

營翼日,鳥殷宵。凝冰泮,玄蟄昭。景陽陽,風習習。女夷歌,東皇集。奠春酒,秉青珪。命田祖,渥群黎。

歌赤帝

惟此夏德德恢台,兩龍既御炎精來。火景方中南訛秩,靡草雲黃含桃實。族雲蓊鬱溫風煽,興雨祁祁黍苗遍。

歌黃帝

稟火自高明,毓金挺剛克。涼燠資成化,群方載厚德。陽季勾萌達,炎徂溽暑融。商暮百工止,歲極淩陰衝。皇流疏已清,原隰甸已平。咸言祚惟億,敦民保齊京。

歌白帝

帝悅於兌,執矩固司藏。百川收潦,精景應徂商。嘉樹離披,榆關命賓鳥。夜月如霜,秋風方嫋嫋。商陰肅殺,萬寶咸亦遒。勞哉望歲,場功冀可收。

歌黑帝

白日短,玄夜深。招搖轉,移太陰。霜鍾鳴,冥陵起。星回天,月窮紀。聽嚴風,來不息。望玄雲,黝無色。曾冰洌,積羽幽。飛雪至,天山側。關梁閉,方不巡。合國吹,饗蠟賓。充微陽,究終始。百禮洽,萬觀臻。

送神歌

敬如在,禮將周。神之駕,不少留。躡龍鑣,轉金蓋。紛上馳,雲之外。警七曜,詔八神。排閶闔,渡天津。有渰興,膚寸積。雨冥冥,又終夕。俾棲糧,惟萬箱。皇情暢,景命昌。

齊藉田樂歌

《南齊書•樂志》曰:「藉田歌,漢章帝元和元年,班固奏用《周頌•載芟》祠先農。晉傅玄作《祀先農先蠶夕牲歌》詩一篇,《迎送神》一篇,《饗社稷先農先聖先蠶歌》詩三篇,辭皆敘田農事。胡道安作《先農饗神詩》一篇,樂府相傳舊歌三章。永明四年藉田,詔江淹造歌。淹不依胡傅製《祀先農迎送神升歌》及《饗神歌》二章。」

迎送神升歌

羽鑾從動,金駕時遊。教騰義鏡,樂綴禮修。率先丹耦,躬遵綠疇。靈之聖之,歲殷澤柔。

饗神歌

瓊斝既飾,繡簋以陳。方燮嘉種,永毓宵民。

梁雅樂歌

《隋書•樂志》曰:「梁初,郊禋宗廟及三朝之樂,並用宋、齊元徽、永明儀注,唯改《嘉祚》為《永祚》,又去《永至之樂》。何佟之、周舍議:按《周禮》,王出入奏《王夏》,大祭祀與朝會同用。而漢制,皇帝在廟奏《永至》,朝會別奏《皇夏》。二樂有異,於禮為乖。乃除《永至》,還用《皇夏》。蓋秦漢已來稱皇,故變《王夏》為《皇夏》也。及武帝定國樂,並以『雅』為稱,取《詩序》云:『言天下之事,形四方之風,謂之雅。雅者,正也。』《論語》云:『仲尼自衛反魯,然後樂正,《雅》、《頌》各得其所。』故曰雅止乎十二,則天數也。乃去階步之樂,增撤食之雅焉。眾官出入,奏《俊雅》,皇帝出入奏《皇雅》,皇太子出入奏《胤雅》,王公出入奏《寅雅》,上壽酒奏《介雅》,食舉奏《需雅》,撤饌奏《雍雅》,牲出入奏《滌雅》,薦毛血奏《牷雅》,降神及迎送奏《諴雅》,皇帝飲福酒奏《獻雅》,燎埋奏《禋雅》,其辭並沈約所製。普通中,薦蔬之後,改諸雅歌,敕蕭子雲製辭。既無牲牢,遂省《滌雅》、《牷雅》云。」

皇雅三首

《隋書•樂志》曰:「皇帝出入奏《皇雅》,取《詩•大雅》云『皇矣上帝,臨下有赫』也。二郊、太廟同用。」

帝德實廣運,車書靡不賓。執瑁朝群後,垂旒御百神。八荒重譯至,萬國婉來親。

華蓋拂紫微,勾陳繞太一。容裔被緹組,參差羅罕畢。星回照以爛,天行徐且謐。

清蹕朝萬宇,端冕臨正陽。青絢黃金繶,袞衣文繡裳。既散華蟲采,復流日月光。

滌雅

《隋書•樂志》曰:「牲出入奏《滌雅》,取《禮記•郊特牲》云『帝牛必在滌三月』也。二郊、明堂、太廟同用。」

將修盛禮,其儀孔熾。有腯斯牲,國門是置。不黎不<疒酉>,靡愆靡忌。呈肌獻體,永言昭事。俯休皇德,仰綏靈志。百福具膺,嘉祥允洎。駿奔伊在,慶覃遐嗣。

牷雅

《隋書•樂志》曰:「薦毛血奏《牷雅》,取《春秋左氏傳》云『牲牷肥腯』也。二郊、明堂、太廟同用。」

反本興敬,復古昭誠。禮容宿設,祀事孔明。華俎待獻,崇碑麗牲。充哉繭握,肅矣簪纓。其膋既啟,我豆既盈。庖丁遊刃,葛盧驗聲。多祉攸集,景福來並。

諴雅三首

《隋書•樂志》曰:「降神及迎送神奏《諴雅》,取《尚書•大禹謨》云『至諴感神』也。南郊降神用『懷忽慌』,北郊迎神用『地德溥』,二郊、明堂、太廟送神同用『我有明德』。」

懷忽慌,瞻浩蕩。盡諴潔,致虔想。出杳冥,降無象。皇情肅,具僚仰。人禮盛,神途敞。僾明靈,申敬饗。感蒼極,洞玄壤。

地德溥,昆丘峻。揚羽翟,鼓應朄。出尊祇,展誠信。招海瀆,羅嶽鎮。惟福祉,咸昭晉。

我有明德,馨非稷黍。牲玉孔備,喜薦惟旅。金懸宿設,和樂具舉。禮達幽明,敬行樽俎。鼓鍾雲送,遐福是與。

獻雅

《隋書•樂志》曰:「皇帝飲福酒奏《獻雅》,取《少牢饋食禮》云:『祝酌授屍。主人拜受爵。』《禮記•祭統》云:『尸飲五,君洗玉爵獻卿。』今之飲福酒,亦古獻爵之義也。二郊、明堂、太廟同用。」

神宮肅肅,天儀穆穆。禮獻既同,膺此釐福。我有馨明,無愧史祝。

禋雅二首

《隋書•樂志》曰:「燎埋奏《禋雅》,取《周禮•大宗伯》云『以禋祀祀昊天上帝』,《書》曰『禋於六宗』也。就燎用『紫宮昭煥』,就埋用『盛樂斯舉』。」

紫宮昭煥,太一微玄。降臨下土,尊高上天。載陳珪璧,式備牲牷。雲孤清引,栒虡高懸。俯昭象物,仰致高煙。肅彼靈祉,咸達皇虔。

盛樂斯舉,協徵調宮。靈饗慶洽,祉積化融。八變有序,三獻已終。坎牲瘞玉,酬德報功。振垂成呂,投壤生風。道無虛致,事由感通。於皇盛烈,比祚華、嵩。

梁南郊登歌二首(沈約)

登歌者,祭祀燕饗堂上所奏之歌也。《禮記•明堂位》曰:「升歌《清廟》,下管象《武》。」《仲尼燕居》曰:「入門而金作,示情也;升歌《清廟》,示德也;下而管象,示事也。是故古之君子,不必親相與言也,以禮樂以相示。」《郊特牲》曰:「奠酬而工歌,發德也。歌者在上,匏竹在下,貴人聲也。」《周禮•大師》職曰:「大祭祀,帥瞽登歌,令奏擊拊。」《小師》曰:「大祭祀,登歌擊拊。」《尚書大傳》曰:「古者帝王升歌《清廟》,大琴練弦達越,大瑟朱弦達越,以韋為鼓,不以竽瑟之聲亂人聲。《清廟》升歌,歌先人之功烈德澤。苟在廟中嘗見文王者,愀然如復見文王。故《書》曰:『戛擊、鳴球、搏拊、琴瑟以詠,祖考來格。』此之謂也。」按登歌各頌祖宗之功烈,去鍾撤竽以明至德,所以傳云其歌之呼也。曰:「於穆清廟。」於者,歎之也。穆者,敬之也。清者,欲其在位者遍聞之也。《隋書•樂志》曰:「《大戴》云:『《清廟》之歌,懸一磬而尚搏拊。』在漢之世,獨奏登歌。近代以來,始用絲竹。舊三朝設樂,皆有登歌。梁武以為登歌者,頌祖宗功業,非元日所奏,於是去之。後以其說非通,復用於嘉慶。後周登歌,備鍾磬琴瑟,階上設笙管。隋亦因之,合於《儀禮》荷瑟升歌,及笙人立於階下,間歌合樂,是燕飲之事也。祀神宴會通行之。若大祀臨軒,陳於壇之上。若冊拜王公,設宮懸,不用登歌。釋奠則唯用登歌而不設懸。梁南北郊、宗廟、皇帝初獻及明堂,遍歌五帝,並奏登歌。」

暾既明,禮告成。惟聖祖,主上靈。爵已獻,罍又盈。息羽籥,展歌聲。僾如在,結皇情。

禮容盛,樽俎列。玄酒陳,陶匏設。獻清旨,致虔潔。王既升,樂已闋。降蒼昊,垂芳烈。

梁北郊登歌二首(沈約)

方壇既坎,地祇已出。盛典弗愆,群望咸秩。乃升乃獻,敬成禮卒。靈降無兆,神饗載謐。允矣嘉祚,其升如日。

至哉坤元,實惟厚載。躬茲奠饗,誠交顯晦。或升或降,搖珠動佩。德表成物,慶流皇代。純嘏不愆,祺福是賚。

梁明堂登歌(沈約)

歌青帝

帝居在震,龍德司春。開元布澤,含和尚仁。群居既散,歲雲陽止。飭農分地,人粒惟始。雕梁繡栱,丹楹玉墀。靈威以降,百福來綏。

歌赤帝

炎光在離,火為威德。執禮昭訓,持衡受則。靡草既凋,溫風以至。嘉薦惟旅,時羞孔備。齊醍在堂,笙鏞在下。匪惟七百,無絕終始。

歌黃帝

鬱彼中壇,含靈闡化。回環氣象,輪無輟駕。布德焉在,四序將收。音宮數五,飯稷驂騮。宅屏居中,旁臨外宇。升為帝尊,降為神主。

歌白帝

神在秋方,帝居西皓。允茲金德,裁成萬寶。鴻來雀化,參見火邪。幕無玄鳥,菊有黃華。載列笙磬,式陳彝俎。靈罔常懷,惟德是與。

歌黑帝

德盛乎水,玄冥紀節。陰降陽騰,氣凝象閉。司智蒞坎,駕鐵衣玄。祁寒坼地,晷度回天。悠悠四海,駿奔奉職。祚我無疆,永隆人極。

北齊南郊樂歌

《隋書•樂志》曰:「齊武成時,始定四郊、宗廟、三朝之樂。大禘圜丘及北郊,夕牲,群臣入門奏《肆夏樂》;迎神奏《高明樂》,登歌辭同;牲出入、薦毛血並奏《昭夏》;群臣出、進熟、群臣入並奏《肆夏》,辭同初入;進熟、皇帝入門奏《皇夏》,升丘奏《皇夏》,壇上登歌辭同;初獻奏《高明樂》,奠爵訖奏《高明之樂》、《覆燾之舞》,獻太祖配饗神座奏《武德之樂》、《昭烈之舞》、皇帝小退,當昊天上帝神座前奏《皇夏》,辭同上;飲福酒奏《皇夏》,詣東陛、還便坐奏《皇夏》,辭同初入門;送神降丘南陛奏《高明樂》,之望燎位奏《皇夏》,辭同上;紫壇既燎奏《昭夏樂》,自望燎還本位奏《皇夏》,辭同上;還便殿奏《皇夏》,群臣出奏《肆夏》,辭同上;祠感帝用圜丘樂。」

肆夏樂

肇應靈序,奄字黎人。乃朝萬國,爰徵百神。祗展方望,幽顯咸臻。禮崇聲協,贄列珪陳。翼差鱗次,端笏垂紳。來趨動色,式讚天人。

高明樂

惟神監矣,皇靈肅止。圓璧展事,成文即始。士備八能,樂合六變。風湊伊雅,光華襲薦。宸衛騰景,靈駕霏煙。嚴壇生白,綺席凝玄。

昭夏樂

剛柔設位,惟皇配之。言肅其禮,念暢在茲。飾牲舉獸,載歌且舞。既舍伊腯,致精靈府。物色惟典,齋沐加恭。宗族咸暨,罔不率從。

昭夏樂

展禮上月,肅事應時。繭栗為用,交暢有期。弓矢斯發,盆簝將事。圓神致祀,率由先志。和以鑾刀,臭以血膋。至哉敬矣,厥義孔高。

皇夏樂

帝敬昭宣,皇誠肅致。玉帛齊軌,屏攝咸次。三垓上列,四陛帝升。龍陳萬騎,鳳動千乘。神儀天藹,脺容離曜。金根停軫,奉光先導。

皇夏樂

紫壇雲曖,紺幄霞褰。我其陟止,載至其虔。百靈竦聽,萬國咸仰。人神咫尺,玄應蚃。

高明樂

上下眷,旁午從。爵以質,獻以恭。咸斯暢,樂惟雍。孝敬闡,臨萬邦。

高明樂

自天子之,會昌神道。丘陵肅事,克光天保。九關洞開,百靈環列。八樽呈備,五聲投節。

武德樂

配神登聖,主極尊靈。敬宣昭燭,咸達窅冥。禮弘化定,樂讚功成。穰穰介福,下被群生。

皇夏樂

皇心緬且感,吉蠲奉至誠。赫哉光盛德,乾巛〈古坤字。〉詔百靈。報福歸昌運,承祐播休明。風雲馳九域,龍蛟躍四溟。浮幕呈光氣,儷象燭華精。《護》、《武》方知恥,《韶》、《夏》僅同聲。

高明樂

獻享畢,懸佾周。神之駕,將上遊。超鬥極,絕河流。懷萬國,寧九州。欣帝道,心顧留。匝上下,荷皇休。

昭夏樂

玄黃覆載,元首照臨。合德致禮,有契其心。敬申事闋,潔誠雲報。玉帛載升,棫樸斯燎。寥廓幽曖,播以馨香。皇靈惟監,降福無疆。

皇夏樂

天大親嚴,匪敬伊孝。永言肆饗,宸明增耀。陽丘既暢,大典逾光。乃安斯息,欽若舊章。天回地旋,鳴鑾引警。且萬且億,皇曆惟永。

北齊北郊樂歌

《隋書•樂志》曰:「齊北郊迎神奏《高明樂》,登歌辭同;薦毛血奏《昭夏》,進熟、皇帝入門、皇帝升丘並奏《皇夏》,奠爵訖奏《高明樂》、《覆燾之舞》,送神、降丘、南陛奏《高明樂》,既瘞奏《昭夏樂》,還便殿奏《皇夏》,餘並同南郊樂。」

高明樂

惟祇監矣,皇靈肅止。方琮展事,即陰成理。士備八能,樂合八變。風湊伊雅,光華襲薦。宸衛騰景,靈駕霏煙。嚴壇生白,綺席凝玄。

昭夏樂

展禮上月,肅事應時。繭栗為用,交暢有期。弓矢斯發,盆簝將事。方祇致祀,率由先志。和以鑾刀,臭以血膋。至哉敬矣,厥義孔高。

皇夏樂

帝敬昭宣,皇誠肅致。玉帛齊軌,屏攝咸次。重垓上列,分陛旁升。龍陳萬騎,鳳動千乘。神儀天藹,容離曜。金根停軫,奉光先導。

皇夏樂

層壇雲暖,嚴幄霞褰。我其陟止,載至其虔。百靈竦聽,萬國咸仰。人神咫尺,玄應蚃。

高明樂

自天子之,會昌神道。方澤祗事,克光天保。九關洞開,百靈環列。八樽呈備,五聲投節。

高明樂

獻享畢,懸佾周。神之駕,將下遊。超荒極,憩昆丘。懷萬國,寧九州。欣帝道,心顧留。匝上下,荷皇休。

昭夏樂

玄黃覆載,元首照臨。合德致禮,有契其心。敬申事闋,潔誠雲報。牲玉載陳,棫樸斯燎。寥廓幽曖,播以馨香。皇靈惟監,降福無疆。

皇夏樂

天大親嚴,匪敬伊孝。永言肆饗,宸明增耀。陰澤雲暢,大典逾光。乃安斯息,欽若舊章。天回地旋,鳴鑾引警。且萬且億,皇曆惟永。

北齊五郊樂歌

《隋書•樂志》曰:「齊五郊迎氣降神並奏《高明樂》。」又曰:「禮五方上帝並奏《高明之樂》,為《覆燾之舞》。」

青帝高明樂

歲雲獻,谷風歸。斗東指,雁北飛。電鞭激,雷車遽。虹旌靡,青龍馭。和氣洽,具物滋。翻降止,應帝期。

赤帝高明樂

婺女司旦,中呂宣。朱精御節,離景延。根荄俊茂,溫風發。柘火風水,應炎月。執衡長物,德孔昭。赤旂霞曳,會今朝。

黃帝高明樂

居中匝五運,乘衡畢四時。含養資群物,協德固皇基。嘽緩契王風,持載符君德。良辰動靈駕,承祀昌邦國。

白帝高明樂

風涼露降,馳景颺寒精。山川搖落,平秩在西成。蓋藏成積,烝人被嘉祉。從享來儀,鴻休溢千祀。

黑帝高明樂

虹藏雉化,告寒。冰壯地坼,年殫。日次月紀,方極。九州萬邦,獻力。葉光是紀,歲窮。微陽潛兆,方融。天子赫赫,明聖。享神降福,惟敬。

北齊明堂樂歌

《隋書•樂志》曰:「齊祀五帝於明堂。先祀一日,夕牲,群臣入自門奏《肆夏》,太祝令迎神奏《高明樂》、《覆燾舞》,太祖配饗奏《武德樂》、《昭烈舞》,五方天帝並奏《高明樂》、《覆燾舞》,辭同迎氣;牲出入、薦毛血並奏《昭夏樂》,群臣出、進熟、群臣入並奏《肆夏》,辭同初入;進熟、皇帝入門及升壇並奏《皇夏》,辭同用;初獻、裸獻並奏《高明樂》、《覆燾舞》,飲福酒奏《皇夏》,太祝送神奏《高明樂》、《覆燾舞》,還便殿奏《皇夏》。」

肆夏樂

國陽崇祀,嚴恭有聞。荒華胥暨,樂我大君。冕瑞有列,禽帛載敘。群後師師,威儀容與。執禮辨物,司樂考章。率由靡墜,休有烈光。

高明樂

祖德光,國圖昌。祗上帝,禮四方。辟紫宮,洞華闕。龍獸奮,風雲發。飛朱雀,從玄武。攜日月,帶雷雨。耀宇內,溢區中。眷帝道,感皇風。帝道康,皇風扇。粢盛列,椒糈薦。神且寧,會五精。歸福祿,幸閭亭。

武德樂

我惟我祖,自天之命。道被歸仁,時屯啟聖。運鍾千祀,授手萬姓。夷凶掩虐,匡頹翼正。載經載營,庶土咸寧。九功以洽,七德兼盈。丹書入告,玄玉來呈。露甘泉白,雲鬱河清。聲教咸往,舟車畢會。仁加有形,化洽無外。嚴親惟重,陟配惟大。既祐斯歌,率土攸賴。

昭夏樂

孝饗不匱,精潔臨年。滌牢委溢,形色博牷。於以用之,言承歆祀。肅肅威儀,敢不敬止。載飾載省,維牛維羊。明神有察,保茲萬方。

昭夏樂

我將宗祀,夤獻厥誠。鞠躬如在,側聽無聲。薦色斯純,呈氣斯臭。有滌有濯,惟神其祐。五方來格,一人多祉。明德惟馨,於穆不已。

皇夏樂

象乾上構,儀巛下基。集靈崇祖,永言孝思。室陳簋豆,庭羅懸佾。夙夜畏威,保茲貞吉。舞貴其夜,歌重其升。降斯百祿,惟饗惟應。

高明樂

度几筵,辟牖戶。禮上帝,感皇祖。酌惟潔,滌以清。薦心款,達神明。

高明樂

帝精來降,應我明德。禮殫義展,流祉邦國。既受多祉,實資孝敬。祀竭其誠,荷天休命。

皇夏樂

恭祀洽,盛禮宣。英猷爛層景,廣澤同深泉。上靈鍾百福,群神歸萬年。月軌咸梯岫,日域盡浮川。瑞鳥飛玄扈,潛鱗躍翠漣。皇家膺寶曆,兩地復參天。

高明樂

青陽奏,發朱明。歌西皓,唱玄冥。大禮罄,廣樂成。神心懌,將遠征。飾龍駕,矯鳳旍。指閶闔,憩層城。出溫谷,邁炎庭。跨西汜,過北溟。忽萬億,耀光精。比電騖,與雷行。嗟皇道,懷萬靈。固王業,震天聲。

皇夏樂

文物備矣,聲明有章。登薦惟肅,禮邈前王。鬯齊雲終,折旋告罄。穆穆旒冕,蘊誠畢敬。屯衛按部,鑾蹕回途。暫留紫殿,將及清都。

樂府詩集/004卷

卷四•郊廟歌辭四

周祀圓丘歌(庾信)

《隋書•樂志》曰:「周祀圓丘樂:降神奏《昭夏》,皇帝將入門奏《皇夏》,俎入、奠玉帛並奏《昭夏》,皇帝升壇奏《皇夏》,初獻及初獻配帝並作《雲門之舞》,獻畢奏登歌,飲福酒奏《皇夏》,撤奠奏《雍樂》,帝就望燎位、還便坐並奏《皇夏》。」

昭夏

重陽禋祀大報天,丙午封壇肅且圜。孤竹之管雲和弦,神光來下風肅然。王城七里通天台,紫微斜照影徘徊。連珠合璧重光來,天策暫轉鉤陳開。

皇夏

旌回外壝,蹕靜郊門。千乘按轡,萬騎雲屯。藉茅無咎,掃地惟尊。揖讓展禮,衡璜節步。星漢就列,風雲相顧。取法於天,降其永祚。

昭夏

日至大禮,豐犧上辰。牲牢脩牧,繭栗毛純。俎豆斯立,陶匏以陳。大報反命,居陽兆日。六變鼓鍾,三和琴瑟。俎奇豆偶,惟誠惟質。

昭夏

圓玉已奠,蒼幣斯陳。瑞形成象,璧氣含春。禮從天數,智總圓神。為祈為祀,至敬咸遵。

皇夏

七里是仰,八陛有憑。就陽之位,如日之升。思虔肅肅,施敬繩繩。祝史陳信,玄象斯格。惟類之典,惟靈之澤。幽顯對揚,人神咫尺。

雲門舞二首

獻以誠,鬱以清。山罍舉,沈齊傾。惟尚饗,洽皇情。降景福,通神明。

長丘遠曆,大電遙源。弓藏高隴,鼎沒寒門。人生於祖,物本於天。奠神配德,迄用康年。

登歌

歲之祥,國之陽。蒼靈敬,翠雲長。象為飾,龍為章。乘長日,壞蟄戶。列雲漢,迎風雨。大呂歌,《雲門舞》。省滌濯,奠牲牷。鬱金酒,鳳皇樽。回天卷,顧中原。

皇夏

國命在禮,君命在天。陳誠惟肅,飲福惟虔。洽斯百禮,福以千年。鉤陳掩映,天駟徘徊。雕禾飾斝,翠羽承罍。受斯茂祉,從天之來。

雍樂

禮將畢,樂將闌。回日轡,動天關,翠鳳搖,和鑾響。五雲飛,三步上。風為馭,雷為車。無轍跡,有煙霞。暢皇情,休靈命。雨留甘,雲餘慶。

皇夏

六典聯事,九司咸則。率由舊章,於焉允塞。掌禮移次,燔柴在焉。煙升玉帛,氣斂牲牷。休氣馨香,膋芳昭折。翼翼虔心,明明上徹。

皇夏

玉帛禮畢,人神事分。嚴承乃卷,瞻仰回雲。輦路千門,王城九軌。式道移候,司方指回。得一情清,於萬斯寧。受茲景命,於天告成。

周祀方澤歌(庾信)

《隋書•樂志》曰:「周祀方澤樂:降神及奠玉帛並奏《昭夏》,初獻奏《登歌》,舞詞同圓丘,望坎位奏《皇夏》。」

昭夏

報功陰澤,展禮玄郊。平琮鎮瑞,方鼎升庖。調歌孫竹,縮酒江茅。聲舒鍾鼓,器質陶匏。列荔秀華,凝芳都荔。川澤茂祉,丘陵容衛。雲飾山罍,蘭浮泛齊。日至之禮,歆茲大祭。

昭夏

曰若厚載,欽明方澤。敢以敬恭,陳之玉帛。德包含養,功藏靈跡。斯箱既千,子孫則百。

登歌

質明孝敬,求陰順陽。壇有四陛,琮為八方。牲牷蕩滌,蕭合馨香。和鑾戾止,振鷺來翔。威儀簡簡,鍾鼓喤喤。聲和孤竹,韻入空桑。封中雲氣,坎上神光。下元之主,功深蓋藏。

皇夏

司筵撤席,掌禮移次。回顧封壇,恭臨坎位。瘞玉埋俎,藏芬斂氣。是曰就幽,成斯地意。

周祀五帝歌(庾信)

《隋書•樂志》曰:「周祀五帝:奠玉帛及初獻並奏《皇夏》,皇帝初獻五帝及初獻配帝並奏《雲門舞》。」

皇夏

嘉玉惟芳,嘉幣惟量。成形依禮,稟色隨方。神班其次,歲禮惟常。威儀抑抑,率由舊章。

皇夏

惟令之月,惟嘉之辰。司壇宿設,掌史誠陳。敢用明禮,言功上神。鉤陳旦辟,閶闔朝分。旒垂象冕,樂奏山雲。將回霆策,暫轉天文。五運周環,四時代序。鱗次玉帛,循回樽俎。神其降之,介福斯許。

青帝雲門舞

甲在日,鳥中星。禮東後,奠蒼靈。樹春旗,命青史。候雁還,東風起。歌木德,舞震宮。泗濱石,龍門桐。孟之月,陽之天。億斯慶,兆斯年。

配帝舞

帝出於震,蒼德於神。其明在日,其位居春。勞以定國,功以施人。言從配祀,近取諸身。

赤帝雲門舞

招搖指午對南宮,日月相會實沈中。離光布政動溫風,純陽之月樂炎精,赤雀丹書飛送迎。朱弦絳鼓罄虔誠,萬物含養各長生。

配帝舞

以炎為政,以火為官。位司南陸,享配離壇。三和實俎,百味浮蘭。神其茂豫,天步艱難。

黃帝雲門舞

三光儀表正,四氣風雲同。戊己行初曆,黃鍾始變宮。平琮禮內鎮,陰管奏司中。齊壇芝曄曄,清野桂馮馮。夕牢芬六鼎,安歌韻八風。神光乃超忽,佳氣恒蔥蔥。

配帝舞

四時咸一德,五氣或同論。猶吹鳳皇管,尚對梧桐園。器圜居土厚,位總配神尊。始知今奏樂,還用我《雲門》。

白帝雲門舞

肅靈兌景,承配秋壇。雲高火落,露白蟬寒。帝律登年,金精行令。瑞獸霜耀,祥禽雪映。司藏肅殺,萬保咸宜。厥田上上,收功在斯。

配帝舞

金行秋令,白帝朱宣。司正五雉,歌庸九川。執文之德,對越彼天。介以福祉,君子萬年。

黑帝雲門舞

北辰為政玄壇,北陸之祀員官。宿設玄圭浴蘭,坎德陰風御寒。次律將回窮紀,微陽欲動細泉。管猶調於陰竹,聲未入於春弦。待歸餘於送曆,方履慶於斯年。

配帝舞

地始坼,虹始藏。服玄玉,居玄堂。沐蕙氣,浴蘭湯。匏器潔,水泉香。陟配彼,福無疆。君欣欣,此樂康。

隋圜丘歌

《隋書•樂志》曰:「仁壽元年,詔牛弘、柳顧言、許善心、虞世基、蔡徵等創製雅樂歌辭。其祠圜丘、降神奏《昭夏》,皇帝升壇奏《皇夏》,次奏《登歌》,初獻奏《諴夏》,既獻奏文舞,飲福酒奏《需夏》,次奏武舞,送神奏《昭夏》,皇帝就燎位、還大次並奏《皇夏》,辭同升壇。」

昭夏

肅祭典,協良辰。具嘉薦,俟皇臻。禮方成,樂已變。感靈心,回天卷。辟華闕,下乾宮。乘精氣,御祥風。望爟火,通田燭。膺介圭,受瑄玉。神之臨,慶陰陰。煙衢洞,宸路深。善既福,德斯輔。流鴻祚,遍區宇。

皇夏

於穆我君,明明有融。道濟區域,功格玄穹。百神警衛,萬國承風。仁深德厚,信洽義豐。明發思政,勤憂在躬。鴻基惟永,福祚長隆。

登歌

德深禮大,道高饗穆。就陽斯恭,陟配惟肅。血膋升氣,冕裘標服。誠感青玄,信陳史祝。祗承靈貺,載膺多福。

諴夏

肇禋崇祀,大報尊靈。因高盡敬,掃地推誠。六宗隨兆,五緯陪營。雲和發韻,孤竹揚清。我粢既潔,我酌惟明。元神是鑒,百祿來成。

文舞

皇矣上帝,受命自天。睿圖作極,文教遐宣。四方監觀,萬品陶甄。有苗斯格,無得稱焉。天地之經,和樂具舉。休徵咸萃,要荒式序。正位履端,秋霜春雨。

需夏

禮以恭事,薦以饗時。載清玄酒,備潔薌萁。回旒分爵,思媚軒墀。惠均撤俎,祥降受釐。十倫以具,百福斯滋。克昌厥德,永祚鴻基。

武舞

御曆膺期,乘乾表則。成功戡亂,順時經國。兵暢五材,武弘七德。憬彼遐裔,化行充塞。三道備舉,二儀交泰。情發自中,義均莫大。祀敬恭肅,鍾鼓繁會。萬國斯歡,兆人斯賴。享茲介福,康哉元首。惠我無疆,天長地久。

昭夏

享序洽,祀禮施。神之駕,嚴將馳。奔精驅,長離耀。牲煙達,潔誠照。騰日馭,鼓電鞭。辭下土,升上玄。瞻寥廓,杳無際。澹群心,留餘惠。

隋五郊歌

《隋書•樂志》曰:「五郊歌辭:青帝奏角音,赤帝奏徵音,黃帝奏宮音,白帝奏商音,黑帝奏羽音。迎送神登歌與圓丘同。」

角音

震宮初動,木德惟仁。龍精戒旦,鳥曆司春。陽光煦物,溫風先導。岩處載驚,膏田已冒。犧牲豐潔,金石和聲。懷柔備禮,明德惟馨。

徵音

長贏開序,炎上為德。執禮司萌,持衡御國。重離得位,芒種在時。含櫻薦實,木槿垂蕤。慶賞既行,高明可處。順時立祭,事昭福舉。

宮音

爰稼作土,順位稱坤。孕金成德,履艮為尊。黃本內色,宮實聲始。萬物資生,四時咸紀。靈壇汛掃,盛樂高張。威儀孔備,福履無疆。

商音

西成肇節,盛德在秋。三農稍已,九穀行收。金氣肅殺,商威飂戾。嚴風鼓莖,繁霜殞蒂。厲兵詰暴,敕法慎刑。明神降嘏,國步惟寧。

羽音

玄英啟候,冥陵初起。虹藏於天,雉化於水。嚴關重閉,星回日窮。黃鍾動律,廣莫生風。玄樽示本,天產惟質。恩覃外區,福流京室。

隋感帝歌

《隋書•樂志》曰:「祀感帝奏《諴夏》,迎送神、登歌與圓丘同。」

諴夏

禘祖垂典,郊天有章。以春之孟,於國之陽。繭栗惟誠,陶匏斯尚。人神接禮,明幽交暢。火靈降祚,火曆載隆。烝哉帝道,赫矣皇風。

隋雩祭歌

《隋書•樂志》曰:「雩祭奏《諴夏》,迎送神、登歌與圓丘同。」

諴夏

朱明啟候時載陽,肅若舊典延五方。嘉薦以陳盛樂奏,氣序和平資靈祐。公田既雨私亦濡,人殷俗富政化敷。

隋蠟祭歌

《隋書•樂志》曰:「蠟祭奏《諴夏》,迎送神、登歌與圓丘同。」

諴夏

四方有祀,八蠟酬功。收藏既畢,榛葛送終。使之必報,祭之斯索。三時告勞,一日為澤。神祇必來,鱗羽咸致。惟義之盡,惟仁之至。年成物阜,罷役息人。皇恩已洽,靈慶無垠。

隋朝日夕月歌

《隋書•樂志》曰:「朝日夕月並奏《諴夏》,迎送神、登歌與圓丘同。」

朝日諴夏

扶木上朝暾,嵫山沈暮景。寒來遊晷促,暑至馳輝永。時和合璧耀,俗泰重輪明。執圭盡昭事,服冕罄虔誠。

夕月諴夏

澄輝燭地域,流耀鏡天儀。曆草隨弦長,珠胎逐望虧。成形表蟾兔,竊藥資王母。西郊禮既成,幽壇福惟厚。

隋方丘歌

《隋書•樂志》曰:「祭方丘迎神奏《昭夏》,奠玉帛奏登歌,獻皇地祇奏《諴夏》,送神奏《昭夏》,餘並同圓丘。」

昭夏

柔功暢,陰德昭。陳瘞典,盛玄郊。篚冪清,膋鬯馥。皇情虔,具寮肅。笙頌合,鼓鞀會。出桂旗,屯孔蓋。敬如在,肅有承。神胥樂,慶福膺。

登歌

道惟生育,器乃包藏。報功稱範,殷薦有常。六瑚已饋,五齊流香。貴誠尚質,敬洽義章。神祚惟永,帝業增昌。

諴夏

厚載垂德,昆丘主神。陰壇吉禮,北至良辰。鑒水呈潔,牲栗表純。樽壺夕視,幣玉朝陳。群望咸秩,精靈畢臻。祚流於國,祉被於人。

昭夏

奠既徹,獻已周。竦靈駕,逝遠遊。洞四極,匝九縣。慶方流,祉恒遍。埋玉氣,掩牲芬。折神理,顯國文。

隋神州歌

《隋書•樂志》曰:「祭神州奏《諴夏》,迎送神、登歌與方丘同。」

諴夏

四海之內,一和之壤。地曰神州,物賴生長。咸池既降,泰折斯饗。牲牷尚黑,珪玉實兩。九宇載寧,神功克廣。

隋社稷歌

《隋書•樂志》曰:「祭社稷奏《諴夏》,迎送神、登歌與方丘同。」

春祈社諴夏

厚地開靈,方壇崇祀。達以風露,樹之松梓。句萌既申,芟柞伊始。恭祈粢盛,載膺休祉。

春祈稷諴夏

粒食興教,播厥有先。尊神致潔,報本惟虔。瞻榆束耒,望杏開田。方憑戩福,佇詠豐年。

秋報社諴夏

北墉申禮,單出表誠。豐犧入薦,華樂在庭。原隰既平,泉流又清。如雲已望,高廩斯盈。

秋報稷諴夏

人天務急,農亦勤止。或蓘或藨,惟{艸}惟芑。涼風戒時,歲雲秋矣。物成則報,功施必祀。

隋先農歌

《隋書•樂志》曰:「享先農奏《諴夏》,迎送神與方丘同。」

諴夏

農祥晨折,土膏初起。春原俶載,青壇致祀。斂蹕長阡,回旌外壝。房俎飾薦,山罍沈滓。親事朱弦,躬持黛耜。恭神務穡,受釐降祉。

隋先聖先師歌

諴夏

經國立訓,學重教先。《三墳》肇冊,《五典》留篇。開鑿理著,陶鑄功宣。東膠西序,春誦夏弦。芳塵載仰,祀典無騫。

唐祀圓丘樂章

《唐書•樂志》曰:「貞觀二年,祖孝孫修定雅樂,取《禮記》云『大樂與天地同和』,故製十二和之樂:祭天神奏《豫和之樂》,祭地祇奏《順和》,祭宗廟奏《永和》,登歌奠玉帛奏《肅和》,皇帝行及臨軒奏《太和》,王公出入,送文舞出、迎武舞入奏《舒和》,皇帝食舉及飲酒奏《休和》,皇帝受朝奏《正和》,皇太子軒懸出入奏《承和》,正至皇帝禮會登歌奏《昭和》,郊廟俎入奏《雍和》,酌獻、飲福酒奏《壽和》。六年,冬至祀昊天於圓丘樂章,褚亮、虞世南、魏徵等作。」大曆十四年,改《豫和》為《元和》,以避諱也。按唐初作十二和以法天數,其後增造非一,頗無法度,皆隨時製名云。

豫和

上靈卷命膺會昌,盛德殷薦葉辰良。景福降兮聖德遠,玄化穆兮天曆長。

太和

穆穆我後,道應千齡。登三處大,得一居貞。禮唯崇德,樂以和聲。百神仰止,天下文明。

肅和

闓陽播氣,甄曜垂明。有赫圓宰,深仁曲成。日麗蒼璧,煙開紫營。聿遵虔享,式降鴻禎。

雍和

欽惟大帝,載仰皇穹。始命田燭,爰啟郊宮。《雲門》駭聽,雷鼓鳴空。神其介祀,景祚斯融。

壽和

八音斯奏,三獻畢陳。寶祚惟永,暉光日新。

舒和

疊璧凝影皇壇路,編珠流彩帝郊前。已奏黃鍾歌大呂,還符寶曆祚昌年。

凱安

《新唐書•禮樂志》曰:「貞觀初,更隋文舞曰《治康》,武舞曰《凱安》,郊廟朝會同用之。舞者各六十四人。文舞,左籥右翟,著委貌冠,黑素,絳領,廣袖,白絝,革帶,烏皮履。武舞,左幹右戚,服平冕,餘同文舞。朝會則武弁,平巾幘,廣袖,金甲,豹文絝,烏皮靴。執干戚,餘同郊廟。凡初獻作文舞,亞獻、終獻作武舞,太廟降神以文舞。」及高宗崩,改《治康舞》曰《化康》,以避諱也。《舊書•樂志》曰:「《凱安舞》,貞觀中造,凡有六變:一變象龍興參野,二變象克靖關中,三變象東夷賓服,四變象江淮寧謐,五變象犭僉狁讋服,六變復位以崇,象兵還振旅。亦如周之《大武》,六成樂止。」按貞觀禮,享郊廟日,文舞奏《豫和》、《順和》、《永和》等樂。麟德二年十月,文舞改用《功成慶善樂》,武舞改用《神功破陣樂》,並改器服。後以《慶善樂》不可降神,《破陣樂》不入雅樂,復用《治康》、《凱安》如故。

昔在炎運終,中華亂無象。酆郊赤烏見,邙山黑雲上。大賚下周車,禁暴開殷網。幽明同葉讚,鼎祚齊天壤。

豫和

歌奏畢兮禮獻終,六龍馭兮神將昇。明德感兮非黍稷,降福簡兮祚休徵。==唐郊天樂章

《唐書•樂志》曰:「太樂舊有《郊天送神辭》一章,不詳所起。」

豫和

蘋蘩禮著,黍稷誠微。音盈鳳管,彩駐龍旂。洪歆式就,介福攸歸。送樂有闋,靈馭遄飛。

樂府詩集/005卷

卷五•郊廟歌辭五

唐享昊天樂(武后)

第一

太陰凝至化,貞耀蘊軒儀。德邁娥臺敞,仁高姒幄披。捫天遂啟極,夢日乃昇曦。

第二

瞻紫極,望玄穹。翹至懇,罄深衷。聽雖遠,誠必通。垂厚澤,降雲宮。

第三

乾儀混成沖邃,天道下濟高明。闿陽晨披紫闕,太一曉降黃庭。圓壇敢申昭報,方璧冀展虔情。丹襟式敷衷懇,玄鑒庶察微誠。

第四

巍巍叡業廣,赫赫聖基隆。菲德承先顧,禎符萃眇躬。銘開武巖側,圖薦洛川中。微誠詎幽感,景命忽昭融。有懷慚紫極,無以謝玄穹。

第五

朝壇霧卷,曙嶺煙沈。爰設筐幣,式表誠心。筵輝麗璧,樂暢和音。仰惟靈鑒,俯察翹襟。

第六

昭昭上帝,穆穆下臨。禮崇備物,樂奏鏘金。蘭羞委薦,桂醑盈斟。敢希明德,聿罄莊心。

第七

樽浮九醖,禮備三周。陳誠菲奠,契福神猷。

第八

奠璧郊壇昭大禮,鏘金拊石表虔誠。始奏《承雲》娛帝賞,復歌《調露》暢《韶》《英》。

第九

荷恩承顧托,執契恭臨撫。廟略靜邊荒,天兵曜神武。有截資先化,無為遵舊矩。禎符降昊穹,大業光寰宇。

第十

肅肅祀典,邕邕禮秩。三獻已周,九成斯畢。爰撤其俎,載遷其實。或升或降,唯誠唯質。

第十一

禮終肆類,樂闋九成。仰惟明德,敢薦非馨。顧慚菲奠,久駐雲軿。瞻荷靈澤,悚戀兼盈。

第十二

式乾路,辟天扉。回日馭,動雲衣。登金闕,入紫微。望仙駕,仰恩徽。

唐祀昊天樂章

《唐書•樂志》曰:「景龍三年,中宗親祀昊天上帝:降神用《豫和》,皇帝行用《太和》,登歌用《肅和》,迎俎用《雍和》,酌獻用《福和》,送文舞出、迎武舞入用《舒和》,武舞作用《凱安》。」

豫和

天之曆數歸睿唐,顧惟菲德欽昊蒼。選吉日兮表殷薦,冀神鑒兮降闓陽。

太和

恭臨寶位,肅奉瑤圖。恒思解網,每軫泣辜。德慚巢、燧,化劣唐、虞。期我良弼,式讚嘉謨。

告謝

得一流玄澤,通三御紫宸。遠葉千齡運,遐銷九域塵。絕瑞駢闐集,殊祥絡繹臻。登年慶棲畝,稔歲賀盈囷。

肅和

悠哉廣覆,大矣曲成。九玄著象,七曜甄明。珪璧是奠,醞酎斯盈。作樂崇德,爰暢《咸》、《英》。

雍和

郊壇展敬,嚴配因心。孤竹簫管,空桑瑟琴。肅穆大禮,鏗鏘八音。恭惟上帝,希降靈歆。

福和

九成爰奏,三獻式陳。欽承景福,恭托明禋。

中宮助祭升壇

坤元光至德,柔訓闡皇風。《芣苡》芳聲遠,《螽斯》美化隆。睿範超千載,嘉猷備六宮。肅恭陪盛典,欽若薦禋宗。

亞獻

三靈降饗,三後配神。虔敷藻奠,敬展郊禋。

舒和

已陳粢盛敷嚴祀,更奏笙鏞協雅聲。瓊圖寶曆欣寧謐,晏俗淳風樂太平。

凱安

堂堂聖祖興,赫赫昌基泰。戎車盟津偃,玉帛塗山會。舜日啟祥暉,堯雲卷征旆。風猷被有截,聲教覃無外。

唐祀圓丘樂章

(《唐書•樂志》曰:「開元十一年,玄宗祀昊天於圓丘:降神用《豫和》,六變詞同,皇帝行用《太和》,登歌奠玉帛用《肅和》,迎俎用《雍和》,皇帝酌獻天神、酌獻配座、飲福酒並用《壽和》,送文舞出、迎武舞入用《舒和》,武舞用《凱安》,禮畢送神用《豫和》,皇帝還大次用《太和》。」)

豫和

至矣丕構,烝哉太平。授犧膺籙,復禹繼明。草木仁化,《鳧》頌聲。祀宗陳德,無愧斯誠。

太和

郊壇齋帝,禮樂祠天。丹青寰宇,宮徵山川。神祇畢降,行止重旋。融融穆穆,納祉洪延。

肅和

止奏潛聆,登儀宿囀。太玉躬奉,參鍾首奠。簠簋聿昇,犧牲遞薦。昭事顒若,存存以伣。

雍和

爛雲普洽,律風無外。千品其凝,九賓斯會。禋樽晉燭,純犧滌汰。玄覆攸廣,鴻休汪濊。六變爰闋,八階載虔。祐我皇祚,於萬斯年。

壽和

於赫聖祖,龍飛晉陽。底定萬國,奄有四方。功格上下,道冠農黃。郊天配享,德合無疆。

壽和

崇崇泰畤,肅肅嚴禋。粢盛既潔,金石畢陳。上帝來享,介福爰臻。受釐合福,寶祚惟新。

舒和

祝史正辭,人神慶葉。福以德昭,享以誠接。六藝雲備,百禮斯氵夾。祀事孔明,祚流萬葉。

凱安

馨香惟後德,明命光天保。肅和崇皇靈,陳信表皇道。玉初蹈厲,金匏既靜好。

豫和

太號成命,《思文》配天。神光蚃,龍駕言旋。眇眇閶闔,昭昭上玄。俾昌而大,於萬斯年。

太和

六成既闋,三薦雲終。神心具醉,聖敬愈崇。受釐皇邸,回蹕帷宮。穰穰之福,永永無窮。

唐封泰山樂章(張說)

《唐書•樂志》曰:「開元十三年,玄宗封泰山祀天樂:降神用《豫和》六變,迎送皇帝用《太和》,登歌奠玉帛用《肅和》,迎俎用《雍和》,酌獻、飲福並用《壽和》,送文舞出、迎武舞入用《舒和》,終獻、亞獻用《凱安》,送神用《豫和》。」

豫和六首(降神)

挹泰壇,柴泰清。受天命,報天成。竦皇心,薦樂聲。誌上達,歌下迎。

億上帝,臨下庭。騎日月,陪列星。嘉祝信,大為糦馨。淡神心,醉皇靈。

相百辟,貢八荒。九歌敘,萬舞翔。肅振振,鏗皇皇。帝欣欣,福穰穰。

高在上,道光明。物資始,德難名。承眷命,牧蒼生。寰宇謐,太階平。

天道無親,至誠與鄰。山川遍禮,宮徵惟新。玉帛非盛,聰明會真。正斯一德,通乎百神。

饗帝饗親,維孝維聖。緝熙懿德,敷揚成命。華夷誌同,笙鏞禮盛。明靈降止,感此誠敬。

太和

孝敬中發,和容外彰。騰華照宇,如升太陽。貞璧就奠,玄靈垂光。禮樂具舉,濟濟洋洋。

肅和

奠祖配天,承天享帝。百靈咸秩,四海來祭。植我蒼璧,布我玄製。華日徘徊,神煙容裔。

雍和

俎豆有馥,潔粢豐盛。亦有和羹,既戒既平。鼓鍾管磬,肅唱和鳴。皇皇后祖,來我思成。

壽和

烝烝我後,享獻惟夤。躬酌鬱鬯,跪奠明神。孝莫孝乎配上帝親,敬莫敬乎教天下臣。

壽和

皇祖嚴配,配享皇天。皇皇降嘏,天子萬年。

舒和

六鍾翕協六變成,八佾倘佯八風生。樂《九韶》兮人神感,美《七德》兮天地清。

凱安

烈祖順三靈,文宗威四海。黃鉞誅群盜,朱旗掃多罪。戢兵天下安,約法人心改。大哉幹羽意,長見風雲在。

豫和

禮樂終,禋燎上。懷靈惠,結皇想。歸風疾,回風爽。百福來,眾神往。

唐祈穀樂章(褚亮)

《唐書•樂志》曰:「貞觀中正月上辛,祈穀於南郊:降神用《豫和》,皇帝行用《太和》,登歌奠玉帛用《肅和》,迎俎用《雍和》,酌獻飲福用《壽和》,送文舞出、迎武舞入用《舒和》,武舞用《凱安》,送神用《豫和》。其《豫和》、《太和》、《壽和》、《凱安》五章詞同冬至圓丘。按《貞觀禮》,祀感帝同用此詞,顯慶已後,同用冬至圓丘詞。」

肅和

履艮斯繩,居中體正。龍運垂祉,昭符啟聖。式事嚴禋,聿懷嘉慶。惟帝永錫,時皇休命。

雍和

殷薦乘春,太壇臨曙。八簋盈和,六瑚登御。嘉稷匪歆,德馨斯飫。祝嘏無易,靈心有豫。

舒和

玉帛犧牲申敬享,金絲羽盛音容。庶俾億齡褆景福,長欣萬宇洽時邕。

唐明堂樂章

《唐書•樂志》曰:「季秋享上帝於明堂:降神用《豫和》,皇帝行用《太和》,登歌奠玉帛用《肅和》,迎俎用《雍和》,酌獻飲福用《壽和》,送文舞出、迎武舞入用《舒和》,武舞用《凱安》,送神用《豫和》。其《豫和》、《太和》、《壽和》、《凱安》五章,詞同冬至圓丘。貞觀中,褚亮等作。」

肅和

象天御宇,乘時布政。嚴配申虔,宗禋展敬。樽罍盈列,樹羽交映。玉幣通誠,祚隆皇聖。

雍和

八牖晨披,五精朝奠。霧凝瓊篚,風清金縣。神滌備全,明粢豐衍。載結彝俎,陳誠以薦。

舒和

御扆合宮承寶曆,席圖重館奉明靈。偃武修文九圍泰,沉烽靜柝八荒寧。

唐明堂樂章(武后)

外辦將出

總章陳昔典,衢室禮惟神。宏規則天地,神用葉陶鈞。負扆三春旦,充庭萬宇賓。顧己誠虛薄,空慚馭兆人。

皇帝行

仰膺曆數,俯順謳歌。遠安邇肅,俗阜時和。化光玉鏡,訟息金科。方興典禮,永戢干戈。

皇嗣出入升降

至人光俗,大孝通神。謙以表性,恭惟立身。洪規載啟,茂典方陳。譽隆三善,祥開萬春。

迎送王公

千官肅事,萬國朝宗。載延百辟,爰集三宮。君臣德合,魚水斯同。睿圖方永,周曆長隆。

登歌

禮崇宗祀,志表嚴禋。笙鏞合奏,文物惟新。敬遵茂典,敢擇良辰。潔誠斯著,奠謁方申。

配饗

笙鏞間玉宇,文物昭清暉。影臨芳奠,休光下太微。孝思期有感,明潔庶無違。

宮音

履艮包群望,居中冠百靈。萬方資廣運,庶品荷財成。神功諒匪測,盛德實難名。藻奠申誠敬,恭祀表惟馨。

角音

出震位,開平秩。扇條風,乘甲乙。龍德盛,鳥星出。薦珪篚,陳誠實。

徵音

赫赫離精御炎陸,滔滔熾景開隆暑。冀延神鑒俯蘭樽,式表虔襟陳桂俎。

商音

律中夷則,序應收成。功宣建武,義表惟明。爰申禮奠,庶展翹誠。九秋是式,百穀斯盈。

羽音

葭律肇啟隆冬,蘋藻攸陳饗祭。黃重既陳玉燭,紅粒方殷稔歲。

唐雩祀樂章

《唐書•樂志》曰:「孟夏雩祀上帝於南郊:降神用《豫和》,皇帝行用《太和》,登歌奠玉帛用《肅和》,迎俎用《雍和》,酌獻飲福用《壽和》,送文舞出、迎武舞入用《舒和》,武舞用《凱安》,送神用《豫和》。其《豫和》《太和》、《壽和》、《凱安》五章,詞同冬至圓丘。貞觀中,褚亮等作。」

肅和

朱鳥開辰,蒼龍啟映。大帝昭饗,群生展敬。禮備懷柔,功宣舞詠。旬液應序,年祥葉慶。

雍和

紺筵分彩,寶圖吐絢。風管晨凝,雲歌曉囀。肅事蘋藻,虔申桂奠。百穀斯登,萬箱攸薦。

舒和

鳳曲登歌調令序,龍雩集舞泛祥風。彩旞雲回昭睿德,朱幹電發表神功。

唐雩祀樂章

《唐書•樂志》曰:「太樂舊有雩祀降神送神辭二章,不詳所起,或云開元中造。」

豫和

鳥緯遷序,龍星見辰。純陽在律,明德崇禋。五方降帝,萬宇安人。恭以致享,肅以迎神。

豫和

祀遵經設,享緣誠舉。獻畢於樽,撤臨於俎。舞止干戚,樂停敔。歌以送神,神還其所。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