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占总序〕

经曰:天文者,悬六合之休咎;兵书者,著六军之成败。今约一战之事,编为篇目,其馀灾变,略而不书。

夫天道远而人道迩,人道谋而阴,故曰:神成于阳。故曰:明。人有神明,谓之圣人。夫圣人者,与天地合其德,与日月合其明,与四时合其序,与鬼神合其吉凶,故曰:先天而天弗违,后天而奉天时,天且弗违而况于人乎!况于鬼神乎!人若谋成策完,则天地、日月、四时、鬼神皆合之;人若谋缺策败,则虽使大挠步历、黄帝拔元、甘德占星、巫咸望气,务成灾变;风后孤虚,欲幸其胜,未之有也。盖天道助顺,所以存而不亡,若将贤士锐,诛暴救弱,以义征不义,以有道伐无道,以直取曲,以智攻愚,何患乎天文哉!可博而解,不可执而拘也。〈占日篇〉第八十二

经日月者,实也。光明盛实,布照四方,神灵御之,葵藿向之。太阳之精,积而成象,光明外发,体魄内含。故人君法之,吉凶祸变,则必照临下土。

日珥者,拜大将军。一曰:有军在野,珥南则南胜,珥北则北胜,东西准此。

日两珥相对,将欲解和。

日晕而珥外,军凶。

日抱晕,随抱军胜。

日有白足,破军杀将。

日有背气,色青赤,曲向外,为背叛之象。其下有叛臣,将军守边有二心。

日有玦气,似背有枝直向外,如山字,两军相当,所临者败。

日有晕气,傍日周员,中赤外青,军营之象,对敌之士,色浓厚者,随方军胜。

日月皆晕,兵阵不合,七日晕不解,不可起兵,晕而珥外,兵凶。

日晕而珥者,易上将。

日晕而玦者,两军相当,随玦兵败。

日晕而直气在旁,所临军胜。

日晕而背虹,珥反直而贯之者,顺虹击之,大胜。

两军相当,日有冠缨者,和解,抱戴大喜。

日晕而有两珥,在内外者,并有云聚,不出三日,下有围城。〈占月篇〉第八十三

经曰:月者,阙也。盈极必缺,太阴之精,积而成象,光以照夜。女主之义,比德刑罚,吉凶休咎,以警戒于下土。

月有晕,先起兵者胜。

月晕抱戴,有赤色在外,外人胜;在内,内人胜。

月晕,岁星赤色明,客胜。

火入月守,色恶客败,色明客胜。

月晕,镇星不明,主人胜;色明,客胜。

月晕太白色不明,主人胜;色明,客胜。

月晕辰星不明,主人胜;明,客胜。

月晕亢,先起兵,有喜且胜。

军出,月蚀凶。

月晕房糠,大风起。

月晕参伐,兵起,有军不胜。

〈占五星篇〉第八十四

经曰:五星者,昊天上帝之使也。禀受帝命,各司其职,虽幽潜深远,罔不悉及之。故福德佑助,祸淫威刑,或顺轨而守常,或错乱而表异,光芒角变,色动衰盛,居留干犯,勾冲掩灭,所以告示下土。

凡五星五有常色,本体吉。岁星青,荧惑赤,镇星黄,太白白,辰星黑。

凡五星黄角,兵交争;赤角,犯我城;白角,有边兵;青角,忧愁生;黑角,死丧行。

凡五星色变常者,青忧,白兵,赤旱,黑丧,黄则天下大熟。

“岁星占”:

木乘金,偏将军死。

木金合,斗将死。

木守七星,天下起兵。

木乘昴,国有忧,番主死。

木入毕,中边起兵。

木犯毕,附耳起兵。

木守参,伐有兵。

木犯井,起兵。

木经柳,有兵。

木守轸,罢兵。

木入轸,大将军兴兵吉。

木入五车,兵起。

木守羽林,兵起。

木犯参旗,大将军出征凶。

“营惑占”:

火用,宜背火,在鹑火之次,宜背午地,他皆仿此。

火犯木土,为大战,传云:亡偏将军。

荧惑环太白,偏将军死。

火与太白相连而斗,破军杀将,客胜。

火入太白,中上出,破军杀将,客胜。

火所不利,先火起,犯左右角,有兵。

火守亢,有兵。

火入亢,有兵,水灾。

水入房,马贵;火出房,马贱。

火入糠,兵起。

火犯南斗,破军杀将,一年吴主死,中国饥。

火入牛,破军杀将,越主死。

火入须,女入危,兵起。

火犯东壁,伏兵起。

火守昴,胡人不安;入昴,匈奴破期三年。

火犯毕,左角大战,右角小战,五星犯毕,边兵起。

火犯附耳,兵起。

火犯觜,赵凶,兵起;犯参,兵起。

火入东井一星,将军野战死。

火犯舆鬼,兵起。

火守七星,外有兵起。

火乘张,有兵;火与张合,兵起;火守张,大将军惊。

火犯翼,边兵起。

火入轸,有兵。

火犯太微宫门左,大将亡;犯在右,大将亡。

火犯角,大臣乱而有忧。

火入亢,有白衣,会主将死,人多疾疫。

火入氐,兵起,失国,天子恶,赦吉。

火犯心,战不胜,大将亡,绝嗣,大臣乱,主出营,有哭泣。

火入尾,臣下妖淫,年多妖祥,大乱。

火入箕谷,大贵妃后恶之,燕主死。

火入虚,齐王死,相出走,兵罢。

火犯毕,人疫,臣反,主崩,大水,兵起。

火入壁,魏主死,天下兵起;留壁二十日,有土功,米贵,女主恶之。

火犯奎,鲁王凶,大水,大疫,大臣谋主。

火犯娄,有暴兵,死主,大饥,盗贼起。

火犯胃,赵有大兵,主大胜。

火犯鬼,执法有诛,天下大疫,有女丧,大赦吉。

火犯柳,有土功。

火犯星,大臣乱,易服色。

“镇星占”:

土犯左角,大将战死,火灾;土守右角,兵路不通。

土守亢,有兵,臣下反。

土守糠,大兵起。

土入天庙,有兵起。

土守虚,出入,有客兵至,不过五日,自去。

土入奎,兵起。

土入娄,边兵起,天下凶。

土入胃,客军败,主军胜。

土入昴,番人为乱,番主死。

土入觜,兵起。

土逆行、守参,有胡兵。

土守井,越兵起。

土出入胃舍七星,兵起,负海大滨。

土守张,多盗贼,兵起,兴土功。

土入轸,兵发而自败。

土入天库,有兵。

土守南河,蛮夷兵起,边界有忧。

土出东掖门,为将军事,东出德门;出西掖门,为将守事,西出刑事。

土犯氐星,皇后忧,宫人死,天下大疫。

土犯房,天下相伐,皇妃亡,胡兵起。

土犯心,天子绝嗣,将相死放,大赦、修德,吉。

土犯尾,天下不安,后妃恶之。

土犯箕,大乱,女主忧,民流亡,大兵起。

土犯斗,其国失地,先水后旱,大臣逆乱。

土犯牛,有奸贼,牛马弃于道,天下急,宜赦。

土犯女,更法令,天子喜,有女丧。

土犯虚,有刑令,大忧,有客兵,𫓧钺用。

土入危,天下乱,国亡,将死,人哭泣。

土入室,关梁不通,贵人死,女子恣横。

土犯壁,远方入贡,国大水,天下立主。

土犯毕,令不行,将相亡。

土入觜,相死,兵大起,侵死,有反者。

土犯参,多水旱,边兵起。

土入井,水旱,大臣死。

土犯鬼,多戮死,秦地有反。

“太白占”:

太白一名长庚,西方金德,白虎之精,招摇之使,其性刚,其义断,其事收,其时秋,其日庚辛,其辰申酉,其帝少昊,其神蓐收。太白主兵马,为大将军,为威势,为割断,为杀伐,故用占之。是以重述其德,异于常星也。

金体大而色白,光明而润泽,所在之地,兵强国昌。兵出则出,兵入则入;顺之吉,逆之凶。出高深入,吉浅入凶,先起胜;出下浅入,吉深入凶,后起胜。

金昼见。有军,军罢;无军,军起。

金出东方,始出为德,月未尽三日,在月南,得行;在月北,失行。是谓反生,不有破军,必有屠城,北国当之。

金出东方,月未尽三日,在月北,负海之国不胜;在月南,中国胜。

金出西方,为德,月三日金在月北,负海之国大胜;在月南,中国不胜。

金与月相夹,有兵,拔城,偏将大战;金与月并出,守者屠城。

金与列宿相犯,小战;与五星相犯,大战。金在南,南军胜;在北,北军胜。

金出东方,举事用兵,顺之吉,逆之凶,西南北,皆仿此。

金守南斗,三十日,夷狄来侵。

金入羽林,兵起。

金昴毕,胡王死。

金光暗,战不胜,将军死。

金变色,战胜,随方色而占之,色青主东方,他皆仿此。

金入月,客军大败,野有死将。

金白而角文,可战;赤而角武,不可与战。金与木合,无怒必战。金应出而不出,应入而不入,此为失舍,不有破军,必有死将;所受之邦,不可与战。未当出而出,未当入而入,必有败军于野。金受十日后,将军死。

金初大后小,兵弱;初小后大,兵强。

金有角,兵敢战,吉;不战,凶。顺角指处,击之吉,逆凶。

金行迟,兵迟;金行速,兵速。金大行,用兵,疾吉,迟凶。金入则兵入,出则兵出,兵行法此。

金木,一东一西,害侯王;一南一北,兵乃伏。

金犯毕左角,左将死。

金出而水没,金水俱出东方,东军胜;俱出西方,西军胜。若水居金前,前军罢;水居金南,大战;在金北,小战。金进则兵进,退则兵退。金出未高而敌深者,勿与战,去而勿追。

金赤角,兵战;白角,军起;黑角,军罢;青角,军忧。曰:角又主国丧军亡,随角所指处应。

金昼见,是谓经天。犯五星,有大兵起;犯火,大战。在南,南胜,他皆仿此。

金犯角,大战不胜,将军死。

金干亢,大战不胜,将军死。

金临房,赤色,有兵战。

金入留守尾,兵起于野,将士满道。

金入南斗,将军死;金犯南斗,必破军。

金犯牛,将军失其众,守牵牛,兵起。

金入危,犯守,有兵起。

金入营室,暴兵满野,将军死。

金犯东壁,大兵起。

金入奎,兵起。一曰:外国兵入。

金犯娄,将军功。

金犯胃,兵起。

金守昴,胡王死,四夷忧。

金犯毕,边兵起;金犯毕左角,番兵大战;金入毕,马贵,兵有伤。

金犯觜,兵起,𫓧钺用。

金守参,边兵起,左右肩,大将忧;金犯参,伐兵起。

金守东井,将军恶之;金入东井,大兵起。

金犯舆鬼,大兵起。

金入柳,大兵起,益地。

金犯七星,将军出塞。

金入翼,大将死,天下兵起。

金犯轸,其国出,军得地。

“辰星占”:

水土合,为覆军。

水出东方,大而白,有兵在外解。

水金俱在东方,负海国胜。

水入月,主人败兵亡地。

水金合,旗出,破军杀将,客胜,视其所指,以命破军。

水环绕太白,兴兵大战,客胜,主人败。

水遇金,其间可容剑,小战,则客胜;水出太白左,小战;磨太白,又去三尺,大战,水在金北,利主人;在金南,利客。

水守房,番兵败;水守娄,番兵起。

水干昴,夷狄兵起。

水守心,大臣相杀,大水,异姓立王。

水犯尾,大水。

水犯箕,有赦,若守左角,动色,贵臣戮死。

水犯斗,大臣诛。一曰:兵守赤色,天下败兵;犯斗,五谷不成。

水守女,有婚娶事,万物不成;犯虚,天下乱,多水。

水犯危,大水有后,丧臣,谋君主。

水犯室,有兵,大水。

水犯壁,刑法苛,朝廷有忧;犯奎,有火,为害。

水乘昴,出其北,胡王死,中国大水。

水入毕,有兵。出北,胡王忧;出南,中国忧。

水犯觜,发兵。

水守参,伐星移南,南蛮下;移北,北胡侵。

水入东井,星进兵进,星退兵退。

水犯舆鬼,兵起;水入库楼,兵起。

水入柳,牛贵。

水犯星,臣下乱。

水守张,兵起大火。

水入翼,中刑及贤相,大凶。

水犯轸,大兵起,万物不成。

水犯角,大水,舟航相望。

水犯亢,大水。

水干犯五车星,兵起;水留心南河,兵起西方。

〈占流星篇〉第八十五

经曰:夫流星者,天之使也。自上而降下曰流,自下而升上曰飞。大者曰奔星,小者曰流星。星大,则使大;星小,则使小。此谓紫微宫、太微宫,出入而徐行,渐经于列宿之次也。或于列星之坐,非二宫所出者,并为妖星。

流星赤色有角者,四夷有兵;前赤后黑,兵败将亡。

流星入参,不出,先起者胜,后起者败。

流星干七星者,兵起。

流星入建星者,色青,兵起。

流星入河鼓者,大将军亡;出河鼓,兵出;入河鼓,兵入。

流星入王良,马尽惊。

流星入天将,军中惊;流星入,将入;星出,将出。

流星入紫微宫,匈奴兵起。

流星入三台,大将出。

流星入骑官,骑官死。

流星入羽林,兵大起。

流星抵北落,兵大起。

流星出天宫,匈奴兵起。

流星抵天市垣,大将出。

流星抵天狗,犯弧矢,将有千里之行。

流星出天厩,兵马出。

〈占客星篇〉第八十六

经曰:客星者,非本位之星,故曰:客星也。色白如气,勃勃然,似粉絮。故所过之宿分野,必有灾害。

客星出营室,无兵则兵起,有兵则兵败。

客星入奎,破军杀将。

客星犯娄,胡人乱。

客星入昴,胡人犯塞。

客星入毕,边有急兵。

客星干觜,城堡虚,军储少,军民饿死。

客星守张,将军有阴谋,兵起。

客星入招摇,番兵大起。

客星入天枪,中兵起。

客星入天棓,兵起。

客星犯文昌,将星色苍,将有忧;色赤,将惊;色黄,将有喜;色黑,将死。

客星守傅舍,胡人入中国。

客星守天鸡,天下兵马尽惊。

客星守天街,胡王死。

客星入库楼,与守南门,守军市,守老人,皆主兵起。

客星守骑官,将忧,士卒散。

客星入北落、师门,虏人入塞,兵起。

客星入天仓,粟大贵。

客星入天厩,兵起,马死。

客星入天弓,天下弓弩皆张。

客星出天弓,匈奴兵起。

客星守狼,夷狄来降。

客星守弧,南夷降。

客星守车骑,西羌来降。

客星守九州,殊口,负海国不安。

客星入天节,番王死。

〈占妖星篇〉第八十七

经曰:妖星者,五星之余气也。结而为妖,殊形异状,凶多吉少,所见之分必有灾害。

奔星所坠之下,有大兵来。

流星前赤后黑,客兵败散。

流星从敌营上来我军,上锐者,有间谍来说吾兵。

流星尾长三四尺者,辉辉然,军使也;色赤者,将军使也。

流星色青赤,有光尾长三四尺者,名曰:天雁。将军之精华也。兵从星所指者,胜。

流星苍白,为使;色赤,有兵;色黑,将死。

飞星如大瓮,后大,晓然白,前卑后高,所谓顿顽,大将死邑削。

飞星后化云者,名曰:大滑。流血积骨之象。

枉矢类流星,色青,蛇形,如矢而枉,道所指,将军死。

天狗如奔星,有声,坠如火光,炎炎烛天,其下有积尺,流血狗来食之。

〈占云气篇〉第八十八

经曰:天地相感,阴阳相薄,谓之气。久积而成云,皆物形于下而气应于上。是以,荆轲入秦,白虹贯日;高祖在沛,彤云上覆。积蜃之气而成宫阙,精之积必形于云之气,故曰:占气而知其事,望云而知其人也。

“猛将气”:

猛将之气,如龙如虎,在杀气中。猛将欲行,先发此气,如无,将行,当有暴兵起。吉凶,以日神占之。

猛将之气,如烟如雾,沸如火光照夜。猛将之处,有赤白气相绕,猛将之气如山林、如竹木,色如紫盖、如门楼。上黑下赤,如旌旗、如张弩、如尘埃,头尖本大而高,两军相当,敌军器上气如囷仓正白,见日愈明。此皆猛将之气,不可击也。

敌人营上,气黄白、润泽,将有威德,不可击也。气青白而高,将勇,大战,前白如卑,后青如高,将怯士勇,前大后尖,小将怯不明。

敌上气黑中赤,在前者,将精悍不可当。

敌上气青而疏散者,将怯然,军上气发,渐渐如云里山形,将有阴谋,不可击。若在吾军之上,速战大胜。

敌上气如蛟蛇向人,此猛将之气,不可当。若在吾军之上,速战大胜。

“胜军气”:

气如火光、如山堤、如尘埃粉沸、如黄白,旗旌无风而飘,挥挥指敌,此胜军之气,所在不可击。

云气如三匹帛,前横后大,如楼椽、如赤色者,所在兵锐,不可击。

军上有气,如人持斧,如蛇举首而向敌者,皆胜军。气如匹帛者,此助胜之气,所在不可击。

军上气如覆舟、如牵牛、如斗鸡,所在不可击。

军上有五色气连天,不可击。

军上有云气,如华盖、如飞鸟、如伏虎,所在不可击。

军上气如五马,颈低尾高,如杵、如赤马;在黑气中,如黑人;在赤气中,如杵;在黑云中,如人十十五五。旌旗在黑气中,赤色在前者,皆精悍,不可击。

“败军气”:

败军之气,如马肝、如死灰、如偃盖、如卧鱼,乍见乍隐,如雾之朦胧,此衰气也。若居敌上,宜急击之。

云气如怀山,从军营而坠,军必败。

云气自黄昏发,连夜照人,则军士散乱。

军上有气一断一续者,军必败。

军上黑云,如牛状、如猪脂、如群羊,名曰:瓦解之气。军必败。

军上有云气如双蛇,急击勿失。

军上气,如尘灰、如粉、如烟云雾,勃勃撩乱者,军必败。

军上有五色杂气,东西南北不定者,或如群鸟乱飞,或纷纷如转蓬,或如败船,或如卧人无手足,或如覆车,散乱不起者,皆败军之气,击之必克。

军上气上大下小者,士卒日减。

军上十日无气者,其军必败。

军上十日无气,忽有赤白气,乍出即灭者,外声欲战,实欲退散,宜击之。

军上气出而半绝者,欲散;渐尽去走,一绝一败,再绝再败,三绝三败,在东发白气,灾深;赤气如火光,从天而降,入军中,兵乱将死。

军上气苍,须臾散尽,或前高后卑,或黑气如牛马形,从云气中渐入军中,名曰:天狗食血。其军散败。

两军相当,十里之内,三里之外,望彼军上气高而前白后青者,败气也。

云气如人头,鸡兔临军上云盖,蔽蒙昼晦者,宜急走,不然必败。

军上气,先青而后黑者,其将必死。

散军之气,如燃生草之烟,前虽锐而后必退。

军上气如丹蛇者,如尾在云雾中,临军上者,中人与外人通。

军行有白气,如猪来临者,大惊,宜备。

日晕有气,如死蛇,属晕者,不利先锋。

日晕旁有赤云,如悬钟,其下有死将。

日月晕有背,所临者败。

白虹及霓,入营者败。

日晕有四玦在外,军悉败散;日晕薄及后至,先去其下,败军来降。

气如人十十五五,皆低头叉手相向,或气如黑山,以为缘者,白气如鸟,趣入屯营,连络不绝,须臾下者,当有来降。

“城垒气”:

正白如旌旗,或白气如旗,而赤界其边,或气出于外,如火烟,或有云分为两截状,如城垒,皆坚而不可攻。

白气如城中南北出者,城中黑气如星,名曰:军精。急宜解去。

赤云或黄云临城,城中喜;青云从军,城南北出者,不可攻。

城中有云,青色如牛头,触人外向者,城中有气出东,其光黄大,坚城也。

白气中出,青气入北,反复回还,不可攻。

凡攻城围邑,过旬,不雷不雨者,为城辅,勿攻。

城垒气出于外,如烟火者,或如双蛇,举首向敌,或赤气如杵,自城中出向外,内兵突出,客败。

凡攻城,有诸气自城出,兵不得入。

蒙气绕城而不入城,外兵不得入。

日晕有青气,从中出四起者,围中胜。

凡攻城,有黑气,临城上者,积土固险之状黑者,水之气,城池之象也。我据城敌,不可攻,敌据城,我不可攻。

凡围城,平旦视围上,气郁郁如火光芒,其势翕翕然者,其方救至;无者,救不至。受围者,望外救,亦以此古。

“伏兵气”:

气如赤杵幢节在乌云中,或如鸟人在赤气中,或黑气浑浑圆而赤气在其中,或白气纷沸,起如楼状,其下皆有伏兵。若军行近山谷之间林坑,甚防之。

云纷纷绵绵相绞,及似蒿草长数尺者,以车骑为伏兵;如布席,似蒿草长尺许者,以步卒为伏兵。

黑云出营南,贼逃,我后有伏兵,谨候察之。

两军相当,赤气,伏兵气。若前有赤气,则前有伏兵;后有赤气,则后有伏兵;左右亦如之。

黑云变赤及白形如山者,有伏兵;云如山林,或前黑气,后有白气者,有伏兵。

“暴兵气”:

白气如瓜蔓连结,部队相逐,须臾罢而复出,或如八九而来不绝者,有急贼至。

白气如仙人衣,千万连结,部队相逐,罢而复兴,当有千里兵至。

黑气从彼来我军者,欲袭我也。急宜备,不宜战,敌还,从而击之,必得小胜。

天色苍茫而有此气,依支干数,内无风雨,所发之方,必有暴兵。日克时则凶,时克日则自消散。此气所发之方,当有事告急。一人来则气一条,依数计之,若散漫一方,必有众至,依日支干数,内有风雨,则不应。

伏兵气,如人持刀盾,或有云如坐人,赤色,所临城邑,有猝兵至。

赤气如人持节,云如方虹,或如赤虹,其下暴兵至。或如旌旗、如虎跃、如人行,或白气如道带竟天,或白虹所出,或赤云如火,或云如匹布,著天经丑未者,天下多兵,赤者尤甚。

有云如番人列阵,或白气广五六丈,东西竟天,有云如豹五六枚相聚,或如狗四五枚相聚,四方清明,独有赤云赫然者,所见之地,兵起。

四望无云,独有黑云极天,名曰:天沟。主兵起。

壬子日候,四方无云,独有云如旌旗,其下兵起,遍四方,天下兵起。

云气一道,上白下黄,白色如布匹,长数丈,或上黄下白,如旗状,长二三丈,或长气纯如赤而委曲,一道如布匹,皆谓之蚩尤旗见,兵大起。

“战阵气”:

气如人无头、如死人、如丹蛇,赤气随之,必有大战,杀将。

四望无云,独有赤云如狗,入营,其下必有流血,或独见赤云如立蛇,或赤云如覆舟,其下大战。

白虹或赤屈虹见城营上,其下大战流血。

白气如车,入北斗中转移者,大战。云如耕陇,大战。

日旁黑气如虹,或白气如虹,交见,两军相当,必交战;无军,兵起。

四五六,虹见,大战。

日月有赤云,截之如大杵,军在外,万人战死;两军相当,不利先举。

月初满而蚀,有军必战。

苍白云气经天,其下有拔城大战。

赤气漫漫如血色,有大战流血。

“阴谋气”:

气白而群行徘徊,结阵而来者,他国人来相图谋也。不可忽,应视其所往,随而伐之,得利。

黑气如幢,出于营中,上黑下黄,敌欲来求战,而无诚实,言信相反,七日内必觉,备之,吉。

黑气临我军上,如车轮行,敌人谋乱,国有小臣勾引,宜察之。

黑气如引,牵来如阵前锐者,有阴谋。

天沉阴不雨,昼不见日,夜不见星、月,三日以上者,阴谋也。将军宜慎防左右。

连阴十日,乱风四起,欲雨不雨,其名曰:蒙。为臣谋君。

天阴沉,日月无光,有云障之,不雨,此君臣俱有阴谋。两敌相当,则阴谋也。若昼晴夜阴,臣谋君;昼阴夜晴,君谋臣。

“四夷气”:

东夷之气如树。西夷之气如屋。南夷之气如楼台,或如舟航。北狄之气如牛羊,或如穹庐。

“远近气”:

气初出桑榆一千五百里,平观一千里,仰视中天一百里,平望桑榆二千里,登高下属三千里。

凡候气之法:气初出时,若云非云,似雾非雾,仿佛若可见,初出森森然,若高五六尺者,是千五百里以外气也。

凡候敌上气,敌在东,日出候之;敌在西,日入候之;敌在南,日中候之;敌在北,夜半候之。

欲知我军气,常以甲己日及庚子戊午日、未日、亥日及八月十八日,去军十里,登高望之,但百人以上,则皆有气。

凡气欲似甑出炊气,勃勃而上升,外积结成形,而后可占。气不结积,散漫不定,不能为灾祥,亦必和杂,杀气森森然,乃可论也。

凡军城上气安,则人安;气不安,则人不安。气盛,则兵盛;气衰,则中衰;气散,则众散。

凡气得旺相色,吉;休囚色,凶。

军上气,高胜下,厚胜薄,实胜虚,长胜短,泽胜枯。

凡占灾祥,先推九宫分野,六壬日月,不应阴雾风雨,其占乃准。

凡候气,多假日月之光,照耀而形,故晕珥抱背,皆出日月之旁,虹霓相象,莫不因日而见。是故,昼候日旁,夜候月旁,辉光所烛,无得而隐矣。

凡气见,近三日,远七日,内有大风雨,则不应灾祥。故曰:风以散之,雨以解之。

凡军行,先观其气。兵,有胜负气、有盛衰气。锐兵强气,伏兵弱气,兵行气行,兵止气止,兵急气急,兵散气没,故曰:气是兵主,风是兵苗。为将者,不可不知也。“分野占”:

经曰:天有二十八宿,为十二次;在地为十二辰,配十二月;至于九州分野,各有攸系,上下相应,故可得而占识之。

“角亢”

郑之分,于辰在辰,为寿星;于野,在颍川、父城、定陵、襄城、颍阳、阳翟、汝南、宏农、城父、新安、宜阳、河南、新郑,属兖州。

“氐房心”

宋之分,于辰在卯,为大火;于野,在楚州、山阳、清平、济阳、东郡、须昌、寿阳、睢阳、定陶等郡,属豫州。

“尾箕”

燕之分,于辰在寅,为析木;于野,在渔阳、北平、辽东、辽西、上谷、代郡、雁门、涿郡、范阳、新城、固安、良乡、涿州、昌黎、渤海、安定、朝那、乐浪、元菟、易定,属幽州。

“南斗牵牛”

吴之分,于辰在丑,为星纪;于野,在会稽、九江、丹阳、豫章、广陵、庐江、安陆、临淮、苍梧、郁林、桂阳、合浦、交趾、九真、日南、南海,属扬州。

“须女虚”

齐之分,于辰在子,为元枵;于野,在高密、城阳、泰山、济南、平原,属青州。

“危室壁”

卫之分,于辰在亥,为娵訾;于野,在魏郡、黎阳、河内、朝歌、濮阳,属并州。

“奎娄”

鲁之分,于辰在戍,为降娄;于野,在东海、泗州、阴陵、曲阜,属徐州。

“胃昴”

赵之分,于辰在酉,为大梁;于野,在信都、真定、常山、中山、巨鹿、高阳、广平、河间、武昌、文安、清河、内黄、斥邱、太原、定襄、云中、五原、朔方、上党、邯郸,属冀州。

“毕觜参”

魏之分,于辰在申,为实沈;于野,在高陵、河东、河内、陈留、汝南、新野、舞阳、河南、开封、阳武,属益州。

“井鬼”

秦之分,于辰在未,为鹑首;于野,在弘农、京兆、扶风、冯翊、北地、上郡、西河、安定、天水、陇西、蜀郡、广汉、武威、张掖、酒泉、炖煌,属雍州。

“柳星张”

周之分,于辰在午,为鹑火;于野,在河南、洛阳、平阴、偃师、巩县、三河,属豫州。

“翼轸”

楚之分,于辰在巳,为鹑尾;于野,在南郡、江陵、零陵、桂阳、武陵、长沙、汉中、汝南、南中,属荆州。

“风角”:

巽为风,申明号令,阴阳之使也。发示休咎,动彰神教,春官保章氏,以十二风察天地之妖祥,故金縢未启,表拔木之征;玉帛方交,起偃禾之异。宋襄失德,六鹢退飞,仰武将焚,异鸟先唱,此皆一时之事。且兴师十万,相持数年,日费千金,而争一旦之胜负。乡导之说、间谍之词,取之于人,尚犹不信,岂一风动叶、独鸟鸣空,而举六军投不测之国,欲幸全胜,未或可知,谋既在人,风鸟参验,亦存而不弃。

夫占风角,取鸡羽八两,悬于五丈竿上,置营中,以候八风之云。凡风起,初迟后疾,则远来;风初疾后迟,则近来。风动叶十里,摇枝百里,鸣枝二百里,坠叶三百里,折小枝四百里,折大枝五百里,飞石千里,拔木五千里。三日三夜,遍天下;二日二夜,半天下;一日一夜,及千里;半日半夜,五百里。

“五音占风”:

官风声如牛吼空中。征风声如奔马。

商风声如离群之鸟。羽风声如击湿鼓之音。

角风声如千人之语。

子午为宫。丑未寅申为征。卯酉为羽。

辰戍为商。巳亥为角。

宫风发屋折木,未年兵作。

征风发屋折木,四方告急。

商风发屋折木,有急兵。

羽风发屋折木,米价贵。

角风发屋折木,有急盗贼、战斗。

岁月日时,阴德阳德,自处,阴德在十二干,阳德在天。

岁月日时,子刑卯、卯刑子、丑刑戌、戌刑未、未刑丑、寅刑巳、巳刑申、申刑寅、辰午酉亥各自相刑。

子丑寅巳申为刑上,卯戌未为刑下。

风从刑下来,祸浅;刑上来,祸深。三刑:为刑上、刑下、自刑。

凡灾风之来,多挟杀气,克日,浊尘飞埃。

凡祥风之来,多兴德气,并日色晴朗,天气温凉,风气索索不动,尘平行而过。

凡申子为贪狼,主欺绐、不信、亡财、遇盗贼,主攻劫人。

巳酉为宽大,主福禄,主贵人、君子。

亥卯为阴贼,主战斗杀伤、谋反大逆。

寅午为廉贞,主宾客、礼仪、嫁娶。

丑戍为公正,主报仇怨,主兵。

辰未为奸邪,主惊恐。

贪狼之日,风从宽大上来,所主之言,仍以贪狼参说吉凶,他仿此。

有旋风入幕,折干戈,坏帐幕,必有盗贼入营,将军必死。

旋风从三刑上来,其兵不可当。有风从王气上来,官军胜,大寒大胜,小寒小胜。

凡风蓬勃四方起,或有触地,皆为逆风,则有暴兵作。寅时作,主人逆;辰时作,主兵逆;午时发,左右逆;戌时发,外贼逆。

宫日大风从角上来,有急兵来围,至日中折木者,城陷。

羽日大风,暝日无光,有围城,客军胜。

阴贼日风,从阴贼上来,大寒有自相杀者。

商日大风,从四季上来,有贼攻城,关梁不通。

“鸟情占”:

经曰:巳酉为宽大之日,时加巳酉,鸟鸣其上,有酒食;时加寅午,有酒食辞让;时加丑戌,有酒食口舌;时加亥卯,有酒食相害;寺加辰未,有酒食妇人口舌;时加申子,有酒食争财。

寅午为廉贞之日,时加寅午,鸟鸣其上,有谏诤责让;时加巳酉,有宾客;时加申子辰未,有口舌事;时加丑戌亥卯,有酒食,又主相杀。

丑戍为公正之日,时加丑戌,鸟鸣其上,有长吏来慰问;时加巳酉,有公正酒食相遗;时加寅午,有吏言阴私贼事;时加申子,有吏来言公正之事;时加亥卯,有吏来说阴贼相杀。

辰未为奸邪之日,时加辰未,鸟鸣其上,有长吏来捕奸邪事;时加巳酉,有酒食阴事;时加丑戌,有吏捕阴私奸谋事;时加亥卯,有阴谋劫害之事。

申子为贪狼之日,时加申子,鸟鸣其上,有贼攻劫盗贼事;时加寅午,有善人言攻劫事;时加巳酉,有酒食;时加辰未,有妇人争讼事;时加丑戌亥卯,有群贼攻夺事。

亥卯为阴贼之日,时加亥卯,鸟鸣其上,有群贼大议休废、囚死、斗伤;时加巳酉,有妇人奸私相伤;时加丑戌,有吏逐贼;时加寅午,有妇人奸淫相伤;时加辰未申子,有贼攻讨。

右诸阴,日有鸟群飞,飘飘从鬼门四季上来,更时加四季,主有搜索,皆为斗伤事。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