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物志》是晋朝张华所著的一部奇书,共十卷。内容包罗万象,有山川地理知识,有历史人物传说,有奇异草木虫鱼、飞禽走兽,也有神仙方术,可谓集神话、古史、博物、杂说于一炉。

据王嘉《拾遗记》载:最初版本的《博物志》有四百卷之多,张华把它呈给晋武帝司马炎,司马炎阅后认为张华的才识可以跟伏羲、孔子相比,但指出《博物志》书中“多浮妄”,“惊所未闻,异所未见,将恐惑乱于后生”,指示张华将此书删减为十卷。

旧本题晋张华撰。考王嘉《拾遗记》,称华好观秘异图纬之部,捃采天下遗逸,自书契之始,考验神怪及世间闾里所说,造《博物志》四百卷,奏于武帝。帝诏诘问,卿才综万代,博识无伦,然记事采言,亦多浮妄,可更芟截浮疑,分为十卷云云。是其书作于武帝时。今第四卷物性类中称武帝泰始中武库火,则武帝以后语矣。《书影》有谓《艺文类聚》引《博物志》子贡说社树一条,今本不载者。案此条实在第八卷中,《书影》盖偶然未检。然考裴松之《三国志注·魏志》太祖纪、文帝纪、濊传,《吴志·孙贲传》引《博物志》四条,今本惟有太祖纪所引一条,而佚其前半,馀三条皆无之。又江淹《古铜剑赞》引张华《博物志》曰:铸铜之工,不可复得,惟蜀地羌中时有解者。今本无此语,足证非宋、齐、梁时所见之本。又《唐会要》载显庆三年太常丞吕才奏,按张华《博物志》曰,白雪是泰帝使素女鼓五铉曲名,以其调高,人遂和寡,又张彦远《历代名画记》引张华《博物志》曰,刘褒、汉桓帝时人,曾画云汉图,人见之觉热,又画北风图,人见之觉凉,今本皆无此语。

李善注《文选》引张华《博物志》十二条,见今本者九条。其《西京赋》注引王孙公子皆古人相推敬之词一条,《闲居赋注》引张骞使大夏得石榴、李广利为贰师将军伐大宛得蒲陶一条,《七命注》引橙似橘而非、若柚而有芬香一条,则今本皆无此语。段公路《北户录》引《博物志》五条,见今本者三条。其鸺鹠一名鸡鸺一条,金鱼脑中有麸金出功婆塞一条,则今本皆无此语,足证亦非唐人所见之本,《太平广记》引《博物志》郑宏沉酿川一条,赵彦卫《云麓漫钞》引《博物志》黄蓝张骞得自西域一条,今本皆无之。晁公武《读书志》称卷首有理略,后有赞文,今本卷首第一条为地理,称地理略。自魏氏曰以前云云,无所谓理略,赞文惟地理有之,亦不在卷后。又赵与时《宾退录》称张华《博物志》卷末载渊夫人事,亦误以为尧女,今本此条乃在八卷之首,不在卷末。皆相矛盾,则并非宋人所见之本。或原书散佚,好事者掇取诸书所引《博物志》,而杂采他小说以足之。故证以《艺文类聚》、《太平御览》所引,亦往往相符。

其馀为他书所未引者,则大抵剽剟《大戴礼》、《春秋繁露》、《孔子家语》、《本草经》、《山海经》、《拾遗记》、《搜神记》、《异苑》、《西京杂记》、《汉武内传》、《列子》诸书,饾饤成帙,不尽华之原文也。又刘昭《续汉志注·律历志》引《博物记》一条,《舆服志》引《博物记》一条,《五行志》引《博物记》二条,《郡国志》引《博物记》二十九条。《齐东野语》引其中曰南野女一条,谓《博物记》当是秦、汉间古书,张华取其名而为志,杨慎《丹铅录》亦称据《后汉书注》,《博物记》乃唐蒙所作。今观裴松之《三国志注》引《博物志》四条,又于《魏志·凉茂传》中引《博物记》一条,灼然二书,更无疑义。此本惟载江河水赤一条,又载汉末关中女子及范明友奴发蒙重生,一条而分为两条,又载日南野女一条,讹群行不见夫句为群行见丈夫,讹其状皛且白句为状晶目。其馀三十一条,则悉遗漏。岂非偶于他书见此三条,以博物二字相同,不辩为两书而贸贸采入乎?至于杂记下所载豫章衣冠人有数妇一条,乃《隋书·地理志》之文。唐人所撰,华何自见之?尤杂合成编之明证矣。书中间有附注,或称卢氏,或称周日用。案《文献通考》载周卢注《博物志》十卷,又卢氏注《博物志》六卷,此所载寥寥数条,殆非完本,或亦后人偶为摘附欤?

博物志卷之一

余视《山海经》及《禹贡》、《尔雅》、《说文》、地志,虽曰悉备,各有所不载者,作略说。出所不见,粗言远方,陈山川位象,吉凶有征。诸国境界,犬牙相入。春秋之后,并相侵伐。其土地不可具详,其山川地泽,略而言之,正国十二。博物之士,览而鉴焉。

地理略,自魏氏目已前,夏禹治四方而制之。

《河图括地象》曰:地南北三亿三万五千五百里。地部之位起形高大者有昆仑山,广万里,高万一千里,神物之所生,圣人仙人之所集也。出五色云气,五色流水,其泉南流入中国,名曰河也。其山中应于天,最居中,八十城布绕之,中国东南隅,居其一分,是奸城也。

中国之城,左滨海,右通流沙,方而言之,万五千里。东至蓬莱,西至陇右,右跨京北,前及衡岳,尧舜土万里万里,三代时七千里,亦无常,随德优劣也。

尧别九州,舜为十二。

秦,前有蓝田之镇,后有苑之塞,左崤函,右陇蜀,西通流沙,险阻之国也。

蜀汉之土与秦同域,南跨邛笮,北阻褒斜,西即隈碍,隔以剑阁,穷险极峻,独守之国也。

周在中枢,西阻崤谷,东望荆山,南面少室,北有太岳,三河之分,雷风所起,四险之国也。

魏,前枕黄河,背漳水,瞻王屋,望梁山,有蓝田之宝,浮池之渊。

赵,东临九门,西瞻恒岳,有沃瀑之流,飞、井陉之险,至于颍阳、涿鹿之野。

燕,却背沙漠,进临易水,西至君都,东至于辽,长蛇带塞,险陆相乘也。

齐,南有长城、巨防、阳关之险。北有河、济,足以为固。越海而东,通于九夷;西界岱岳、配林之险,坂固之国也。

鲁,前有淮水,后有岱岳、蒙、羽之向,洙、泗之流。大野广土,曲阜尼丘。

宋,北有泗水,南迄睢㳡,有孟诸之泽,砀山之塞也。

楚,后背方城,前及衡岳,左则彭蠡,右则九疑,有江汉之流,实险阻之国也。

南越之国,与楚为邻。五岭已前至于南海,负海之邦,交趾之土,谓之南裔。

吴,左洞庭,右彭蠡,后滨长江,南至豫章,水界险阻之国也。

东越通海,处南北尾闾之间。三江流入南海,通东治,山高海深,险绝之国也。

卫,南跨于河,北得淇水,南过濮上,左通鲁泽,右指黎山。

赞曰:

地理广大,四海八方。遐远别域,略以难详。

侯王设险,守固保疆。远遮川塞,近备城堭。

司察奸非,禁御不良。勿恃危厄,恣其淫荒。

无德则败,有德则昌。安屋犹惧,乃可不亡。

进用忠直,社稷永康。教民以孝,舜化以彰。

天地初不足,故女娲氏练五色石以补其阙,断鳖足以立四极。其后共工氏与颛顼争帝,而怒触不周之山,折天柱,绝地维。故天后倾西北,日月星辰就焉;地不满东南,故百川水注焉。

昆仑山东北,地转下三千六百里,有八玄幽都方二十万里。地下有四柱,四柱广十万里。地有三千六百轴,犬牙相制。

泰山一曰天孙,言为天帝孙也。主召人魂魄。东方万物始成,故知人生命之长短。

《考灵耀》曰:地有四游,冬至地行上北而西三万里,夏至地行下南而东三万里,春秋二分其中矣。地常动不止,譬如人在大舟中闭牖而坐,舟行而人不觉。天地四方皆海水相通,地在其中盖无几也。七戎六蛮,九夷八狄,形类不同,总而言之,谓之四海。言皆近海,海之言晦冥无所睹也。

地以名山为之辅佐,石为之骨,川为之脉,草木为之毛,土为之肉。三尺以上为气,三尺以下为地,重阴之性也。

五岳:华、岱、恒、衡、嵩。

按太行山而北去,不知山所限极处。亦如东海不知所穷尽也。

石者,金之根甲。石流精以生水,水生木,木含火。

漠北广远,中国人鲜有至北海者。汉使骠骑将军霍去病北伐单于,至瀚海而还,有北海明矣。〈周日用曰:余闻北海,言苏武牧羊之所去,年德甚迩,柢一池,号北海。苏武牧羊,常在于是耳。此地见有苏武湖,非北溟之海。〉

汉使张骞渡西海,至大秦。大秦之西鸟迟国,鸟迟国之西,复言有海。西海之滨,有小昆仑,高万仞,方八百里。东海广漫,未闻有渡者。

南海短狄,未及西南夷以穷断。今渡南海至交趾者,不绝也。

《史记‧封禅书》云:威宣、燕昭遣人乘舟入海,有蓬莱、方丈、瀛州三神山,神人所集。欲采仙药,盖言先有至之者。其鸟兽皆白,金银为宫阙,悉在渤海中,去人不远。

四渎河出昆仑墟,江出岷山,济出王屋,淮出桐柏。八流亦出名山:渭出鸟鼠,汉出嶓冢,洛出熊耳,颍出少室,汝出燕泉,泗出陪尾,沔出胡台,沂出太山。水有五色,有浊有清。河淮浊,江济清。南阳有清冷之水、丹水、泉水。汝南有黄水,华山有黑水,天下之水皆类五色,今载其名也。泞水不流。渊或生明珠而岸不枯,山泽通气,以兴雷云,气触石,肤寸而合,不崇朝以雨。

江河水赤,名曰泣血。道路涉苏,于何以处也。

山水总论

五岳视三公,四渎视诸侯,诸侯飨封内名山大川者,通灵助化,位相亚也。故地动臣叛,名山崩,王道讫,川竭神去,国随已亡。海投九仞之鱼,流水涸,国之大诫也。泽浮舟,川水溢,臣盛君衰,百川沸腾,山冢卒崩,高岸为谷,深谷为陵,小人握命,君子陵迟,白黑不别,大乱之征也。

《援神契》曰:五岳之神圣,四渎之精仁,河者水之伯,上应天汉。太山,天帝孙也,主召人魂。东方万物始成,故知人生命之长短。

五方人民

东方少阳,日月所出,山谷清朗,其人佼好。

西方少阴,日月所入,其土窈冥,其人高鼻、深目、面多毛。

南方太阳,土下水浅,其人大口多傲。

北方太阴,土平广深,其人广面缩颈。

中央四战,风雨交,山谷峻,其人端正。

南越巢居,北朔穴居,避寒暑也。

东南之人食水产,西北之人食陆畜。食水产者,龟蛤螺蚌以为珍味,不觉其腥臊也。食陆畜者,狸兔鼠雀以为珍味,不觉其膻也。

有山者采,有水者渔。山气多男,泽气多女。平衍气仁,高陵气犯,丛林气躄,故择其所居。居在高中之平,下中之高,则产好人。

居无近绝溪,群冢狐虫之所近,此则死气阴匿之处也。

山居之民多瘿肿疾,由于饮泉之不流者。今荆南诸山郡东多此疾瘇。由践土之无卤者,今江外诸山县偏多此病也。〈卢氏曰:不然也。在山南人有之,北人及吴楚无此病,盖南出黑水,水土然也。如是不流泉井,尤无此病也。〉

物产

地性含水土山泉者,引地气也。山有沙者生金,有谷者生玉。名山生神芝,不死之草。上芝为车马,中芝为人形,下芝为六畜。土山多云,铁山多石。五土所宜,黄白宜种禾,黑坟宜麦黍,苍赤宜菽芋,下泉宜稻,得其宜,则利百倍。

和气相感则生朱草,山出象车,泽出神马,陵出黑丹,阜出土怪。江出大贝,海出明珠,仁主寿昌,民延寿命,天下太平。

名山大川,孔穴相内,和气所出,则生石脂、玉膏,食之不死,神龙灵龟行于穴中矣。

神宫在高石沼中,有神人,多麒麟,其芝神草有英泉,饮之,服三百岁乃觉,不死。去琅琊四万五千里。三株树生赤水之上。

员丘山上有不死树,食之乃寿。有赤泉,饮之不老。多大蛇,为人害,不得居也。

博物志卷之二

外国

夷海内西北有轩辕国,在穷山之际,其不寿者八百岁。渚沃之野,鸾自舞,民食凤卵,饮甘露。

白民国,有乘黄,状如狐,背上有角,乘之寿三千岁。

君子国,人衣冠带剑,使两虎,民衣野丝,好礼让,不争。土千里,多薰华之草。民多疾风气,故人不番息,好让,故为君子国。

三苗国,昔唐尧以天下让于虞,三苗之民非之。帝杀,有苗之民叛,浮入南海为三苗国。

驩兜国,其民尽似仙人。帝尧司徒。驩兜民,常捕海岛中,人面鸟口,去南国万六千里,尽似仙人也。

大人国,其人孕三十六年,生白头,其儿则长大,能乘云而不能走,盖龙类。去会稽四万六千里。

厌光国民,光出口中,形尽似猿猴,黑色。

结胸国,有灭蒙鸟。奇肱民善为拭扛,以杀百禽,能为飞车,从风远行。汤时西风至,吹其车至豫州。汤破其车,不以视民,十年东风至,乃复作车遣返,而其国去玉门关四万里。

羽民国,民有翼,飞不远,多鸾鸟,民食其卵。去九疑四万三千里。

穿胸国,昔禹平天下,会诸侯会稽之野,防风氏后到,杀之。夏德之盛,二龙降庭。禹使范成光御之,行域外。既周而还至南海,经房风,房风之神二臣以涂山之戮,见禹使,怒而射之,迅风雷雨,二龙升去。二臣恐,以刃自贯其心而死。禹哀之,乃拔其刃疗以不死之草,是为穿胸民。

交趾民在穿胸东。

孟舒国民,人首鸟身。其先主为霅氏,训百禽,夏后之世,始食卵。孟舒去之,凤皇随焉。

异人

《河图玉板》云:龙伯国人长三十丈,生万八千岁而死。大秦国人长十丈,中秦国人长一丈,临洮人长三丈五尺。

禹致群臣于会稽,防风氏后至,戮而杀之,其骨专车。长狄乔如,身横九亩,长五丈四尺,或长十丈。

秦始皇二十六年,有大人十二见于临洮,长五丈,足迹六尺。东海之外,大荒之中,有大人国僬侥氏,长三丈。《诗含神雾》曰:东北极人长九丈。

东方有螗螂,沃焦。防风氏长三丈。短人身九寸。远夷之民雕题、黑齿、穿胸、檐耳、大足、岐首。

子利国,人一手二足,拳反曲。

无启民,居穴食土,无男女。死埋之,其心不朽,百年还化为人。细民,其肝不朽,百年而化为人。皆穴居处,二国同类也。

蒙双民,昔高阳氏有同产而为夫妇,帝放之北野,相抱而死,神鸟以不死草覆之,七年男女皆活,同颈二头、四手,是蒙双民。

有一国亦在海中,纯女无男。又说得一布衣,从海浮出,其身如中国人衣,两袖长二丈。又得一破船,随波出在海岸边,有一人项中复有面,生得,与语不相通,不食而死。其地皆在沃沮东大海中。

南海外有鲛人,水居如鱼,不废织绩,其眼能泣珠。

呕丝之野,有女子方跪,据树而呕丝,北海外也。

江陵有猛人,能化为虎,俗又曰虎化为人,好著紫葛人,足无踵。

日南有野女,群行见丈夫,状皛目,裸袒无䙏。

异俗

越之东有骇沐之国,其长子生则解而食之,谓之宜弟。父死则其母而弃之,言鬼妻不可与同居。〈周日用曰:既其母为鬼妻,则其为鬼子,亦合弃之矣。是以而蛮夷于禽兽犬豕一等矣,禽兽犬豕之徒犹应不然也。〉

楚之南有炎人之国,其亲戚死,朽之肉而弃之,然后埋其骨,乃为孝也。

秦之西有义渠国,其亲戚死,聚柴积而焚之勋之,即烟上谓之登遐,然后为孝。此上以为政,下以为俗,中国未足为非也。此事见《墨子》。〈周日用曰:此事庶几佛国之法宜如是乎?中国之徒,亦如此也。〉

荆州极西南界至蜀,诸民曰獠子,妇人妊娠七月而产。临水生儿,便置水中。浮则取养之,沈便弃之,然千百多浮。既长,皆拔去上齿牙各一,以为身饰。

毌丘俭遣王颀追高句丽王宫,尽沃沮东界,问其耆老,言国人常乘船捕鱼,遭风吹,数十日,东得一岛,上有人,言语不相晓。其俗常以七夕取童女沈海。

交州夷名曰俚子。俚子弓长数尺,箭长尺馀,以燋铜为镝,涂毒药于镝锋,中人即死,不时敛藏,即膨胀沸烂,须臾肌肉燋煎都尽,唯骨耳。其俗誓不以此药法语人。治之,饮妇人月水及粪汁,时有差者。唯射猪犬者,无他,以其食粪故也。燋铜者,故烧器。其长老唯别燋铜声,以物杵之,徐听其声,得燋毒者,便凿取以为箭镝。

景初中,苍梧吏到京,云:“广州西南接交州数郡,桂林、晋兴、宁浦间人有病将死,便有飞虫大如小麦,或云有甲,在舍上。人气绝,来食亡者。虽复扑杀有斗斛,而来者如风雨,前后相寻续,不可断截,肌肉都尽,唯馀骨在,便去尽。贫家无相缠者,或殡殓不时,皆受此弊。有物力者,则以衣服布帛五六重裹亡者。此虫恶梓木气,即以板鄣防左右,并以作器,此虫便不敢近也。入交界更无,转近郡亦有,但微少耳。”

异产

汉武帝时,弱水西国有人乘毛车以渡弱水来献香者,帝谓是常香,非中国之所乏,不礼其使。留久之,帝幸上林苑,西使千乘舆闻,并奏其香。帝取之看,大如鸾卵,三枚,与枣相似。帝不悦,以付外库。后长安中大疫,宫中皆疫病。帝不举乐,西使乞见,请烧所贡香一枚,以辟疫气。帝不得已,听之,宫中病者登日并差。长安中百里咸闻香气,芳积九十馀日,香犹不歇。帝乃厚礼发遣饯送。

一说汉制献香不满斤不得受,西使临去,乃发气如大豆者,拭著宫门,香气闻长安数十里,经数月乃歇。

汉武帝时,西海国有献胶五两者,帝以付外库。馀胶半两,西使佩以自随。后武帝射于甘泉宫,帝弓弦断,从者欲更张弦,西使乃进,乞以所送馀香胶续之,座上左右莫不怪。西使乃以口濡胶为水住断弦两头,相连注弦,遂相著。帝乃使力士各引其一头,终不相离。西使曰:“可以射。”终日不断,帝大怪,左右称奇,因名曰续弦胶。

《周书》曰:西域献火浣布,昆吾氏献切玉刀。火浣布污则烧之则洁,刀切玉如腊。布,汉世有献者,刀则未闻。

魏文帝黄初三年,武都西都尉王褒献石胆二十斤,四年,献三斤。

临邛火井一所,从广五尺,深二三丈。井在县南百里。昔时人以竹木投以取火,诸葛丞相往视之,后火转盛热,盆盖井上,煮盐得盐。入以家火即灭,讫今不复燃也。酒泉延寿县南山名火泉,火出如炬。

徐公曰:西域使王畅说石流黄出足弥山,去高昌八百里,有石流黄数十丈,从广五六十亩。有取流黄昼视孔中,上状如烟而高数尺。夜视皆如灯光明,高尺馀,畅所亲见之也。言时气不和,皆往保此山。

博物志卷之三

异兽

汉武帝时,大苑之北胡人有献一物,大如狗,然声能惊人,鸡犬闻之皆走,名曰猛兽。帝见之,怪其细小。及出苑中,欲使虎狼食之。虎见此兽即低头著地,帝为反观,见虎如此,欲谓下头作势,起搏杀之。而此兽见虎甚喜,舐唇摇尾,径往虎头上立,因搦虎面,虎乃闭目低头,匍匐不敢动,搦鼻下去,下去之后,虎尾下头起,此兽顾之,虎辄闭目。

后魏武帝伐冒顿,经白狼山,逢狮子,使人格之,杀伤甚众,王乃自率常从军数百击之,师子哮吼奋起,左右咸惊。王忽见一物从林中出,如狸,起上王车轭,师子将至,此兽便跳起在师子头上,即伏不敢起。于是遂杀之,得师子一。还,来至洛阳,三十里鸡犬皆伏,无鸣吠。

九真有神牛,乃生溪上,黑出时共鬬,即海沸,黄或出鬬,岸上家牛皆怖,人或遮则霹雳,号曰神牛。

昔日南贡四象,各有雌雄。其一雄死于九真,乃至南海百有馀日,其雌涂土著身,不饮食,穴草,长史问其所以,闻之辄流涕。

越隽国有牛,稍割取肉,牛不死,经日肉生如故。

大宛国有汗血马,天马种,汉、魏西域时有献者。

文马,赤鬣身白,目若黄金,名吉黄之乘,复蓟之露犬也。能飞食虎豹。

蜀山南高山上,有物如猕猴。长七尺,能人行,健走,名曰猴玃,一名马化,或曰猳玃。伺行道妇女有好者,辄盗之以去,人不得知。行者或每遇其旁,皆以长绳相引,然故不免。此得男子气,自死,故取女不取男也。取去为室家,其年少者终身不得还。十年之后,形皆类之,意亦迷惑,不复思归。有子者辄俱送还其家,产子皆如人,有不食养者,其母辄死,故无敢不养也。及长,与人无异,皆以杨为姓,故今蜀中西界多谓杨率皆猳玃、马化之子孙,时时相有玃爪也。

小山有兽,其形如鼓,一足如蠡。泽有委蛇,状如毂,长如辕,见之者霸。

猩猩若黄狗,人面能言。

异鸟

崇丘山有鸟,一足,一翼,一目,相得而飞,名曰虻,见则吉良,乘之寿千岁。

比翼鸟,一青一赤,在参嵎山。

有鸟如乌,文首,白喙,赤足,曰精卫。故精卫常取西山之木石,以填东海。

越地深山有鸟,如鸠,青色,名曰冶鸟。穿大树作巢如升器,其户口径数寸,周饰以土垩,赤白相次,状如射侯。伐木见此树,即避之去。或夜冥,人不见鸟,鸟亦知人不见己也,鸣曰“咄咄上去”,明日便宜急上树去;“咄咄下去”,明日便宜急下。若使去但言笑而不已者,可止伐也。若有秽恶及犯其止者,则虎通夕来守,人不知者即害人。此鸟白日见其形,鸟也;夜听其鸣,人也。时观乐便作人悲喜,形长三尺,涧中取石蟹就人火间炙之,不可犯也。越人谓此鸟为越祝之祖。

异虫

南方有落头虫,其头能飞。其种人常有所祭祀号曰虫落,故因取名焉。其飞因晚便去,以耳为翼,将晓还,复著体,吴时往往得此人也。

江南山溪中水射工虫,甲类也,长一二寸,口中有弩形,气射人影,随所著处发疮,不治则杀人。今鹦螋虫溺人影,亦随所著处生疮。〈卢氏曰:以鸡肠草捣涂,经日即愈。周日用曰:万物皆有所相感,愚闻以霹雳木击鸟影,其鸟应时落地,虽未尝试,以是类知必有之。〉

蝮蛇秋月毒盛,无所蜇螫,啮草木以泄其气,草木即死。人樵采,设为草木所伤刺者亦杀人,毒甚于蝮啮,谓之蛇迹也。

华山有蛇名肥遗,六足四翼,见则天下大旱。

常山之蛇名率然,有两头,触其一头,头至;触其中,则两头俱至。孙武以喻善用兵者。

异鱼

南海有鳄鱼,状似鼍,斩其头而干之,去齿而更生,如此者三乃止。

东海有牛体鱼,其形状如牛,剥其皮悬之,潮水至则毛起,潮去则毛伏。

东海鲛䱜鱼,生子,子惊,还入母肠,寻复出。

吴王江行食鲙,有馀,弃于中流,化为鱼。今鱼中有名吴王鲙馀者,长数寸,大者如箸,犹有鲙形。

广陵陈登食脍作病,华佗下之,脍头皆成虫,尾犹是脍。

东海有物,状如凝血,从广数尺,方员,名曰鲊鱼,无头目处所,内无藏,众虾附之,随其东西。人煮食之。

异草木

太原晋阳以北生屏风草。

海上有草焉,名筛。其实食之如大麦,七月稔熟,名曰自然谷,或曰禹馀粮。〈筛音师。〉

尧时有屈佚草,生于庭,佞人入朝,则屈而指之。一名指佞草。

右詹山,帝女化为詹草,其叶郁茂,其萼黄,实如豆,服者媚于人。

止些山,多竹,长千仞,凤食其实。去九疑万八千里。

江南诸山郡中,大树断倒者,经春夏生菌,谓之椹。食之有味,而忽毒杀,人云此物往往自有毒者,或云蛇所著之。枫树生者啖之,令人笑不得止,治之,饮土浆即愈。

博物志卷之四

物性

九窍者胎化,八窍者卵生,龟鳖皆此类,咸卵生影伏。

白鹢雄雌相视则孕。或曰雄鸣上风,则雌孕。

兔舐毫望月而孕,口中吐子,旧有此说,余目所未见也。

大腰无雄,龟鼍类也。无雄,与蛇通气则孕。细腰无雌,蜂类也。取桑蚕则阜螽子咒而成子,《诗》云“螟蛉之子,蜾蠃负之”是也。

蚕三化,先孕而后交。不交者亦产子,子后为???虫?,皆无眉目,易伤,收采亦薄。

鸟雌雄不可别,翼右掩左,雄;左掩右,雌。二足而翼谓之禽,四足而毛谓之兽。

鹊巢门户背太岁,得非才智也。

鸐雉长尾,雨雪,惜其尾,栖高树杪,不敢下食,往往饿死。时魏景初中天下所说。

鹳,水鸟也。伏卵时,卵冷则不孕,取礜石周绕卵,以时助燥气。

山鸡有美毛,自爱其色毛,终日映水,目眩则溺死。

龟三千岁游于莲叶,巢于卷耳之上。

屠龟,解其肌肉,唯肠连其头,而经日不死,犹能啮物。鸟往食之,则为所得。渔者或以张鸟,遇神蛇复续。

蛴螬以背行,快于足用。

《周官》云:“狢不渡汶水,鸜不渡济水。”鲁国无鸜鹆,来巢,记异也。

橘渡江北,化为樍。今之江东,甚有枳橘。

百足一名马蚿,中断成两段,各行而去。

物理

凡月晕,随灰画之,随所画而阙。【《淮南子》云:“未详其法。”】

麒麟斗而日蚀,鲸鱼死则彗星出,婴儿号妇乳出,蚕弭丝而商弦绝。

《庄子》曰:“地二年种蜀黍,其后七年多蛇。”

积艾草,三年后烧,津液下流成铅锡,已试,有验。

煎麻油,水汽尽,无烟,不复沸则还冷,可内手搅之。得水则焰起,散卒而灭。此亦试之有验。

庭州灞水,以金银铁器盛之皆漏,唯瓠叶则不漏。

龙肉以醢渍之,则文章生。

积油满万石,则自然生火。武帝泰始中武库火,积油所致。

物类

烧铅锡成胡粉,犹类也。烧丹朱成水银,则不类,物同类异用者。

魏文帝所记诸物相似乱真者:武夫怪石似美玉;蛇床乱蘼芜;荠苨乱人参;杜衡乱细辛;雄黄似石流黄;鳊鱼相乱,以有大小相异;敌休乱门冬;百部似门冬;房葵似狼毒;钩吻草与荇华相似;拔揳与萆薢相似,一名狗脊。

药物

乌头、天雄、附子,一物,春秋冬夏采各异也。

远志,苗曰小草,根曰远志。

芎䓖,苗曰江蓠,根曰芎䓖。

菊有二种,苗花如一,唯味小异,苦者不中食。

野葛食之杀人。家葛种之三年,不收,后旅生亦不可食。

《神仙传》云:“松柏脂入地千年化为茯苓,茯苓化为琥珀。”琥珀一名江珠。今泰山出茯苓而无琥珀,益州永昌出琥珀而无茯苓。或云烧蜂巢所作。未详此二说。

地黄蓝首断心分根莱种皆生。女萝寄生兔丝,兔丝寄生木上,松根不著地。堇花朝生夕死。

药论

《神农经》曰:上药养命,谓五石之练形,六芝之延年也。中药养性,合欢蠲忿,萱草忘忧。下药治病,谓大黄除实,当归止痛。夫命之所以延,性之所以利,痛之所以止,当其药应以痛也。违其药,失其应,即怨天尤人,设鬼神矣。

《神农经》曰:药物有大毒不可入口鼻耳目者,入即杀人。一曰钩吻。【卢氏曰:阴也。黄精不相连,根苗独生者是也。二曰鸱,状如雌鸡,生山中。三曰阴命,赤色著木,悬其子山海中。四曰内童,状如鹅,亦生海中。五曰鸩,羽如雀,黑头赤喙,亦曰虫?高虫?希,生海中,雄曰虫?希,雌曰虫?高虫?希也。】

《神农经》曰:药种有五物:一曰狼毒,占斯解之;二曰巴豆,藿汁解之;三曰黎卢,汤解之;四曰天雄,乌头大豆解之;五曰班茅,戎盐解之。毒菜害,小儿乳汁解,先食饮二升。

食忌

人啖豆三年,则身重行止难。

啖榆则眠,不欲觉。

啖麦稼,令人力健行。

饮真茶,令人少眠。

人常食小豆,令人肥肌粗燥。

食燕麦令人骨节断解。

人食燕肉,不可入水,为蛟龙所吞。

人食冬葵,为狗所啮,疮不差或致死。

马食谷,则足重不能行。

雁食粟,则翼重不能飞。

药术

胡粉、白石灰等以水和之,涂鬓须不白。涂讫著油,单裹令温暖,候欲燥未燥间洗之。汤则不得着晚,晚则多折,用暖汤洗讫,泽涂之。欲染,当熟洗,鬓须有腻不著药,临染时,亦当拭须燥温之。

陈葵子微火炒,令爆咤,散著熟地,遍蹋之,朝种暮生,远不过经宿耳。

陈葵子秋种,覆盖,令经冬不死,春有子也。【周日用曰:愚闻熟地植生菜兰,将石流黄筛于其上,以盆覆之,即时可待。又以变白牡丹为五色,皆以沃其根,以紫草汁则变之紫,红花汁则变红,并未试,于理可焉。此出《尔雅》。】

烧马蹄羊角成灰,春夏散著湿地,生?勒。

蟹漆相合成为《神仙药服食方》云。

戏术

削木令圆,举以向日,以艾于后成其影,则得火。

取火法,如用珠取火,多有说者,此未试。

《神农本草》云:鸡卵可作琥珀,其法取伏毈黄白浑杂者煮,及尚软随意刻作物,以苦酒渍数宿,既坚,内著粉中,佳者乃乱真矣。此世所恒用,作无不成者。

烧白石作白灰,既讫,积著地,经日都冷,遇雨及水浇即更燃,烟焰起。

五月五日埋蜻蜓头于西向户下,埋至三日不食则化成青真珠。又云埋于正中门。

蜥蜴或名蝘蜒。以器养之,以朱砂,体尽赤,所食满七斤,治捣万杵,点女人支体,终年不灭。唯房室事则灭,故号守宫。《传》云:“东方朔语汉武帝,试之有验。”

取鳖挫令如棋子大,捣赤苋汁和合,厚以茅苞,五六月中作,投池中,经旬脔脔尽成鳖也。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