郁离子是明朝名臣刘基(刘伯温)的文集。“郁离子”是刘伯温的托称。

《郁离子》,郁,有文采的样子;离,八卦之一,代表火;郁离,就是文明的意思,其谓天下后世若用斯言,必可抵文明之治。思想内容以道为本兼与儒家相结合。立意与行文变幻奇诡,颇得庄子精髓。

刘基写作《郁离子》的时候,是在他47至50岁,一生中最鼎盛之际。此前的半生,他郁郁不得志,不能施展抱负,后来被夺去兵权,遂弃官归隐家乡青田山中,发愤而著《郁离子》。书成不久,他即出山离家,成为朱元璋的亲信、谋士,协助朱元璋建立了统一的明王朝。

《郁离子》不仅集中反应了作为政治家的刘伯温治国安民的主张,也反映了他的人才观、哲学思想、经济思想、文学成就、道德为人以及渊博学识。在写作《郁离子》的过程中,刘伯温的整个思想体系,尤其是对社会、政治方面的看法及主张更加成熟,也更加系统。书中所言包罗万象,并大量运用寓言笔法,其精巧的构思,不仅意蕴深刻,而且妙趣横生,给人耳目一新之感。

刘基(1311年7月1日-1375年4月16日)字伯温,谥曰文成,汉族,青田县南田乡(今属浙江省文成县)人,故时人称他刘青田,明洪武三年(1370)封诚意伯,人们又称他刘诚意。武宗正德九年追赠太师,谥文成,后人又称他刘文成、文成公。元末明初军事家、政治家及诗人,通经史、晓天文、精兵法。他以辅佐朱元璋完成帝业、开创明朝并尽力保持国家的安定,因而驰名天下,被后人比作为诸葛武侯。朱元璋多次称刘基为:”吾之子房也。”在文学史上,刘基与宋濂、高启并称“明初诗文三大家”。

吴从善郁离子序

古之君子,学足以开物成务,道足以经纶大经,必思任天下之重而不私以善其身。故其得君措于用也,秩之为礼,宣之为乐,布之为纪纲法度,施之为政刑,文明之治洽乎四海,流泽被于无穷。此奚特假言以自见哉!及其后也,虽孔子之圣可大有为,而犹不免述怍以传道,况其下乎。然则必假夫文以自见者,盖君子不得已焉耳矣!君子以为学既不获措诸设施,道不行于天下,其所抱负经画可以文明治世者,独得笔之方册,垂示千百载之下。知而好者,或推以行,是亦吾泽所及,其志岂不为可尚矣夫?然自秦汉而降,能言之士何限,非不欲如前所云也,率多淫于异端,失于伪巧,诡而不正,驳而不纯,弗畔夫道固鲜。人苟用之以求致治,殆犹适燕而南其辕乎。阐天地之隐,发物理之微,究人事之变,喻焉而当,辩焉而彰,简而严,博而切,反复以尽乎古今,恳到以中乎要会,不袭履陈腐,而于圣贤之道若合符节,无一不可宜于行,近世以来未有如《郁离子》之善者也。夫郁郁,文也;明两,离也;郁离者文明之谓也。非所以自号,其意谓天下后世若用斯言,必可底文明之治耳!呜呼,此宁虚语哉?从善少尝受读,叹其义趣幽赜,岐绪浩穰,或引而不发,或指近而归远,懵乎莫测其所以然,逮阅之之久,触类而求,然后稍得窥夫涯涘。窃譬诸医师之笼,一药必治一病,玉石、草木、禽兽之属皆可以已疾延年,无长物也。此其为书所以深得古君子立言之旨,使其得君而措于用,其文明之治益天下后世为不薄,讵止度越诸子而已耶?是书为诚意伯刘先生所著。先生尝自任以天下之重,于经纶之道,开物成务之学,素所蓄有,曾以其概翊当今之运,辅大明之业,昭昭矣存诸方册者。故御史中丞龙泉章公虽已刊置乡塾,然未盛行于世。先生之子仲璟与其兄之子荐谋重刻以传。嗟呼,兹岂一家得而私之者哉!僭为叙其大略,俾贻方来云尔。翰林国史院编修官诸生吴从善序。

徐一夔郁离子序

《郁离子》者,诚意伯刘公在元季时所著之书也。公学足勘探三才之奥,识足以达万物之情,气足以夺三军之帅,以是自许,卓然立于天地之间,不知自视与古之豪杰何如也。年二十已登进士第,有志于尊主庇民。当是时,其君不以天下繁念虑,官不择人,例以常格处之,噤不能有为。已而南北绎骚,公慨然有澄清之志,藩阃方务治兵,辟公参赞,而公锐欲以功业自见,累建大议,皆匡时之长策。而当国者乐因循而悦苟且,抑而不行,公遂弃官去,屏居青田山中,发愤著书,此《郁离子》之所以作也。郁离者何?离为火,文明之象,用之其文郁郁然,为盛世文明之治,故曰《郁离子》。其书总为十卷,分为十八章,散为一百九十五条,多或千言,少或百字,其言详于正己、慎微、修纪、远利、尚诚、量敌、审势、用贤、治民,本乎仁义道德之懿,明乎吉凶祸福之几,审乎古今成败得失之迹,大概矫元室之弊,有激而言也。牢笼万汇,洞释群疑,辨博奇诡,巧于比喻,而不失乎正。骤而读之,其锋凛然,若太阿出匣,若不可玩;徐而思之,其言确然,凿凿乎如药石之必治病,断断乎如五谷之必疗饥而不可无者也。岂若管、商之功利,申、韩之刑名,仪、秦之捭阖,孙、吴之阴谋,其说诡于圣人,务以智数相高,而不自以为非者哉!见是书者皆以公不大用为憾,讵知天意有在,挈而畀之维新之朝乎。皇上龙兴,卒以宏谟伟略,辅翼兴运,及定功行赏,疏土分封,遂膺五等之爵,与元勋大臣,丹书铁券联休共美于无穷,不其盛哉!《传》有之曰:“楚虽有材,晋实用之。”公之谓也。初公著书本有望于天下后世,讵意身亲用之。虽然公之事业具于书,此元之所以亡也;公之书见于事业,此皇明之所以兴也。呜呼,一人之用舍有关于天下国家之故,则是书也岂区区一家言哉!一夔蚤尝受教于公,后谒公金陵官寺,出是书以见教,一夔骇所未见,愧未能悉其要领。今公已薨,其子仲璟惧其散轶,以一夔于公有相从之好,俾为之序。顾一夔何敢序公之书,然得系名于简编之末,亦为荣幸,因不让而序之。公讳基,字伯温,括苍人。若其言行之详,官勋之次,则具在国史,兹不著。

洪武十九年冬十有一月,门生杭州府儒学教授天台徐一夔谨序。

郁離子為中國古代極為重要的寓言專著,元末明初劉基作。本文檔為明成化六年(1460年)《誠意伯文集》石刻本,共十八篇,一百九十五則。

  • 千里馬
  • 憂時
  • 戚之次且
  • 規執政
  • 良桐
  • 巫鬼
  • 亂幾
  • 養梟
  • 獻馬
  • 燕王好烏
  • 八駿
  • 蜀賈
  • 賄賂失人心
  • 請舶得葦筏
  • 喻治
  • 噪虎
  • 摶沙
  • 虞卿諫賞盜
  • 論智
  • 魯般
  • 九尾狐
  • 東都旱
  • 螢與燭
  • 德勝
  • 假仁義
  • 象虎
  • 蟾蜍
  • 豺智
  • 玄豹
  • 螘垤
  • 賄亡
  • 惜鸛智
  • 子僑包藏禍心
  • 救虎
  • 采藥
  • 梓棘
  • 蟄父不仕
  • 化鐵之術
  • 石羊先生
  • 靈邱丈人
  • 刑赦
  • 賈人
  • 好禽諫
  • 五丁怒
  • 晉靈公好狗
  • 官舟
  • 雲夢田
  • 彌子瑕
  • 自瞽自聵
  • 自諱自矜
  • 祛蔽
  • 宋王偃
  • 越王
  • 即且
  • 術使
  • 無畏階禍
  • 規姬獻
  • 豢龍
  • 蛇霧
  • 采山得菌
  • 枸櫞
  • 淳于獝入趙
  • 泗濱美石
  • 子餘知人
  • 不韋不智
  • 馮婦
  • 燕文公求馬
  • 士蒍諫用虞臣
  • 養鳥獸
  • 蛩蛩駏虛
  • 致人之道
  • 韓垣干齊王
  • 噬狗
  • 郤惡奔秦
  • 烏蜂
  • 議使中行說
  • 論相
  • 捕鼠
  • 使貪
  • 去蠹
  • 螇螰
  • 德量
  • 髽辮失笑
  • 淳于髡論燕畔
  • 造物無心
  • 秦醫
  • 大人不為不情
  • 荀卿論三祥
  • 齊伐燕
  • 任己者術窮
  • 論史
  • 天地之盜
  • 治圃
  • 羋叔課最
  • 道術
  • 畏懷
  • 種樹喻
  • 智力
  • 省敵
  • 聚天下者猶的
  • 田璆論救楚
  • 九頭鳥
  • 琴弦
  • 多疑不如獨決
  • 射道
  • 一志
  • 知止
  • 專心
  • 主一不亂
  • 虞孚
  • 虎貙
  • 山居夜狸
  • 蹷叔三悔
  • 詬食
  • 玄石好酒
  • 句章野人
  • 犁冥
  • 姑蘇圍
  • 鄙人學蓋
  • 世農易業
  • 多疑難與共事
  • 天道
  • 繭絲
  • 東陵侯
  • 情為欲使
  • 枯荷履雪
  • 聖人不知
  • 牧豭
  • 割癭
  • 直言諛言
  • 世事翻覆
  • 食鮐
  • 說秦
  • 夢騎
  • 石激水
  • 楚巫
  • 公孫無人
  • 僰人養猴
  • 良心
  • 飲漆毒水
  • 石羊先生自歎
  • 小人猶膏
  • 鷹化為鳩
  • 城莒
  • 寡悔
  • 晚成
  • 待士
  • 蛇蠍
  • 鵋䳢好音
  • 靳尚
  • 論樂
  • 招安
  • 種穀
  • 汪罔僬僥
  • 神仙
  • 貪利貪德辯
  • 論鬼
  • 江淮之俗
  • 岳祠
  • 天下貴大同
  • 麋虎
  • 躁人
  • 立教
  • 應侯止秦伐周
  • 樹怨
  • 唐蒙薜荔
  • 畏鬼
  • 賞爵
  • 井田可復
  • 竊糟
  • 論物理
  • 慎爵
  • 天裂地動
  • 羹藿
  • 大智
  • 安期生
  • 行幣有道
  • 重禁
  • 七出
  • 九難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