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传三百五 藩部一

科尔沁 扎赉特 杜尔伯特 郭尔罗斯 喀喇沁 土默特

清起东夏,始定内盟。康熙、乾隆两戡准部。自松花、黑龙诸江,迤逦而西,绝大漠,亘金山,疆丁零、鲜卑之域,南尽昆仑、析支、渠搜,三危既宅,至于黑水,皆为籓部。抚驭宾贡,夐越汉、唐。屏翰之重,所以宠之;甥舅之联,所以戚之;锐刘之卫,所以怀之;教政之修,所以宣之。世更十二,载越廿纪,虔奉约束,聿共盟会,奥矣昌矣。若夫元之戚垣,自为风气;明之蕃卫,虚有名字,盖未可以同年而语。带砺之盛,具见世表。兹综事实,列之为传。揆文奋武,悦近来远,疏附御侮,可得大凡。末造颠颓,乃彰畔涣。盛衰得失,斯可鉴已。

科尔沁

科尔沁部,在喜峰口外,至京师千二百八十里。东西距八百七十里,南北距二千有百里。东扎赉特,西扎噜特,南盛京边墙,北黑龙江。

元太祖削平西北诸国,建王、驸马等世守之,为今内外扎萨克蒙古所自出。

科尔沁始祖曰哈布图哈萨尔,元太祖弟,今科尔沁六扎萨克,及扎赉特、杜尔伯特、郭尔罗斯、阿噜科尔沁、四子部落、茂明安、乌喇特、阿拉善、青海和硕特,皆其裔。哈布图哈萨尔十四传至奎蒙克塔斯哈喇,有子二:长博第达喇,号卓尔郭勒诺颜;次诺扪达喇,号噶勒济库诺颜。

博第达喇子九:长齐齐克,号巴图尔诺颜,为土谢图汗奥巴、扎萨克图郡王布达齐二旗祖;次纳穆赛,号都喇勒诺颜,为达尔汉亲王满珠习礼、冰图郡王洪果尔、贝勒栋果尔三旗祖;次乌巴什,号鄂特欢诺颜,见郭尔罗斯传;次乌延岱科托果尔;次托多巴图尔喀喇;次拜新;次额勒济格卓哩克图,裔不著;次爱纳噶,号车臣诺颜,见杜尔伯特传;次阿敏,号巴噶诺颜,见扎赉特传。诺扪达喇子一,曰哲格尔德,为扎萨克镇国公喇嘛什希一旗祖。

蒙古强部有三:曰察哈尔;曰喀尔喀;曰卫拉特,即厄鲁特。明洪熙间,科尔沁为卫拉特所破,避居嫩江,以同族有阿噜科尔沁,号嫩江科尔沁以自别。扎赉特、杜尔伯特、郭尔罗斯三部与同牧,服属于察哈尔。

太祖癸巳年,科尔沁台吉齐齐克子翁果岱,纳穆赛子莽古斯、明安等,随叶赫部台吉布斋,纠哈达、乌拉、辉发、锡伯、卦尔察、珠舍里、纳殷诸部来侵,攻赫济格城不下,陈兵古哷山。上亲御之,至扎喀路,谕诸将曰:“彼虽众,皆乌合。我以逸待劳,伤其一二台吉,众自溃。”命巴图鲁额亦都率百骑挑战,叶赫诸部兵罢攻城来御,逆击之。明安马蹶,裸而遁,追至哈达部柴河寨南,俘获甚众。戊申,征乌拉部,围宜罕阿林城,翁果岱复助乌拉台吉布占泰,我师击败之。于是莽古斯、明安、翁果岱先后遣使乞好。

天命九年,翁果岱子奥巴率族来归。寻为察哈尔所侵,我援之,解围去。天聪二年,会大军征察哈尔。三年,从征明,克遵化州,围北京。五年,围大凌河,降其将祖大寿。六年,从略大同、宣府边。八年,复从征明。

十年春,大军平察哈尔,获元传国玉玺。奥巴子土谢图济农巴达礼偕台吉乌克善、满珠习礼、布达齐、洪果尔、喇嘛什希、栋果尔,及扎赉特、杜尔伯特、郭尔罗斯、喀喇沁、土默特、敖汉、柰曼、巴林、扎噜特、阿噜科尔沁、翁牛特诸部长来贺捷。以上功德隆,宜正位号,遗朝鲜国王书,示推戴意。四月,合疏上尊号,改元崇德。礼成,叙功,诏科尔沁部设扎萨克五:曰巴达礼,曰满珠习礼,曰布达齐,曰洪果尔,曰喇嘛什希,分领其众,赐亲王、郡王、镇国公爵有差。十月,命大学士希福等赴其部,鞫罪犯,颁法律,禁奸盗,编佐领。二年,从征喀木尼堪部及朝鲜。三年,征喀尔喀。四年春,征索伦。秋,围明杏山、高桥。八年,随饶馀贝勒阿巴泰、护军统领阿尔津征明及黑龙江诸部。

顺治元年,偕扎赉特、杜尔伯特、郭尔罗斯兵随睿亲王多尔衮入山海关,走流贼李自成,追至望都。二年,随豫亲王多铎定江南。三年,复随剿苏尼特叛人腾机思,败喀尔喀土谢图汗、车臣汗援兵。七年,科尔沁复设扎萨克一,以栋果尔子彰吉伦领之,由贝勒晋郡王爵。十三年,上以科尔沁及扎赉特、杜尔伯特、郭尔罗斯、喀喇沁、土默特、敖汉、柰曼、巴林、扎噜特、阿噜科尔沁、翁牛特、乌珠穆沁、浩齐特、苏尼特、阿巴噶、四子部落、乌喇特、喀尔喀左翼、鄂尔多斯诸扎萨克归诚久,赐敕曰:“尔等秉资忠直,当太祖、太宗开创之初,诚心归附,职效屏籓。太祖、太宗嘉尔勋劳,崇封爵号,赏赉有加。朝觐贡献,时令陛见,饮食教诲,为数甚多。凡有怀欲吐,俱得陈奏,心意和谐,如同父子。朕荷祖宗鸿庥,统一寰宇,恐于懿行有违,成宪未洽,恒用忧惕。亲政以来,六年于兹,未得与尔等一见,虽因万几少暇,而怀尔之忱,时切朕念。每思尔等效力有年,功绩卓著,虽在寤寐,未之有斁。诚以尔等相见既疏,恐有壅蔽,不能上通,故特遣官赍敕赐币,以谕朕意。嗣后有所欲请,随时奏闻,朕无不体恤而行。朕方思致天下于太平,尔等心怀忠荩,毋忘两朝恩宠。朕世世为天子,尔等亦世世为王,享富贵于无穷,垂芳名于不朽,不亦休乎!”

康熙十三年,征所部兵讨逆籓吴三桂。十四年,剿察哈尔叛人布林尼。先是科尔沁内附,莽古斯以女归太宗文皇帝,是为孝端文皇后。孙乌克善等复以女弟来归,是为孝庄文皇后。曾孙绰尔济复以女归世祖章皇帝,是为孝惠章皇后。科尔沁以列朝外戚,荷国恩独厚,列内扎萨克二十四部首。有大征伐,必以兵从,如亲征噶尔丹,及剿策妄阿喇布坦、罗卜藏丹津、噶尔丹策凌、达瓦齐诸役,扎萨克等效力戎行,莫不懋著勤劳。土谢图亲王、达尔汉亲王、卓哩克图亲王、扎萨克图郡王四爵俸币视他部独增,非惟礼崇姻戚,抑以其功冠焉。所部六旗,分左右翼。土谢图亲王掌右翼,附扎赉特部一旗、杜尔伯特部一旗;达尔汉亲王掌左翼,附郭尔罗斯部二旗,统盟於哲里木。右翼中旗驻巴颜和翔,左翼中旗驻伊克唐噶哩克坡,右翼前旗驻席喇布林哈苏,右翼后旗驻额木图坡,左翼前旗驻伊岳克里泊,左翼后旗驻双和尔山。爵十有七:扎萨克和硕土谢图亲王一;附多罗贝勒一;扎萨克和硕达尔汉亲王一;附卓哩克图亲王一;多罗郡王二,一由亲王降袭;多罗贝勒一;固山贝子一;辅国公四,一由贝子降袭;扎萨克多罗扎萨克图郡王一;扎萨克多罗冰图郡王一;扎萨克多罗郡王一,由贝勒晋袭;附辅国公一,由贝子降袭;扎萨克镇国公一。左翼中旗扎萨克达尔汉亲王满珠习礼之玄孙色布腾巴勒珠尔,乾隆十一年三月尚固伦和敬公主。二十年,准噶尔之平,以功加双俸,寻以阿睦尔撒纳叛事,夺爵。二十三年,复封和硕亲王。三十七年,与征金川,又以附富德劾阿桂,夺爵。四十年,复之。

四传至棍楚克林沁,袭镇国公,官至御前大臣,卒。其后左翼中旗辅国公二,左翼后旗辅国公一,均停袭。左翼后旗扎萨克多罗郡王僧格林沁,以军功晋博多勒噶台和硕亲王。同治二年,予世袭罔替。四年,以剿撚匪阵亡,自有传。其旗增多罗贝勒一,辅国公二,皆以僧格林沁功。

僧格林沁子伯彦讷谟祜,初封辅国公。同治三年,晋贝勒。四年七月,袭博多勒噶台亲王,为御前大臣。十一月,命与左翼中旗扎萨克达尔汉亲王索特那木朋苏克等选马队剿奉天马贼。五年二月,大破马贼于郑家屯。三月,命捕吉林馀匪。六月,条陈奉天善后事宜,诏如所请行。匪平,回京。光绪初,德宗典学,命在毓庆宫行走,授兼镶黄旗领侍卫内大臣。十七年,卒。

自道光季年海防事起,洎咸丰三年粤逆北犯,八年海防又急,皆调东三盟兵协同防剿,科尔沁部为之冠,予爵职、给荫袭者,皆甲诸部。僧格林沁之亡,始撤哲里木盟兵旋所部。

初,科尔沁诸旗以距奉天近,皆招佃内地民人开垦。乾隆四十九年,盛京将军永玮等奏:“宾图王旗界内所留民人近铁岭者,达尔汉王旗所留民人近开原者,即交铁岭县、开原县治之。”嘉庆十一年十月,盛京将军富俊等以左翼后旗昌图额勒克地方招垦闲荒,经历四载,人民四万有奇,请增置理事通判治之。达尔汉王旗界内所留人民,亦交通判就近并治,时诸旗扎萨克、王、公等多招民人垦荒,积欠抗租,则又请驱逐。廷议非之,严定招垦之禁,已佃者不得逐,未垦者不得招。道光元年,左翼中旗扎萨克达尔汉亲王布彦温都尔瑚竟以垦事延不就鞫,夺扎萨克。然私放私垦者仍日有所增,流民游匪于焉麇集。同治中,以昌图匪乱,通判秩轻,升为理事同知。光绪二年,署盛京将军崇厚奏设官抚治,以清盗源。遂升昌图同知为府,以原垦达尔汉王旗之梨树城、八面城地置奉化、怀德二县隶之。七年,又设康平县于康家屯,隶之。二十八年,盛京将军增祺奏设辽源州于苏家屯,隶之。皆治左翼三旗垦民。

是年,右翼前旗扎萨克图郡王乌泰以放荒事屡被劾,命礼部尚书裕德会增祺勘治。四月,覆奏言:“乌泰已放荒界南北长三百馀里,东西宽一百馀里,外来客民有一千二百六十馀户。乌泰不谙放荒章程,以致嗜利之徒,任意垦占,转相私售,实已暗增数千馀户,新开荒地又增长三百馀里,宽一百馀里。梅楞齐莫特、色楞等复袒护荒户,阻台吉壮丁在新放荒地游牧。协理台吉巴图济尔噶勒遂以敛财聚众,不恤旗艰,控之理籓院。经传集乌泰等亲自宣导,均各悔悟,原湔洗前愆,驱除谗慝,和同办理旗务。请将乌泰、巴图济尔噶勒暂革,仍准留任,勒限三年,限满经理得宜,由阖旗呈请开复,否则永远革任;齐莫特、色楞等均分别屏黜,不准干预旗务。并为定领荒招垦章程,荒价则一半报效国家,一半归之蒙旗。升科则每晌以中钱二百四十为筹饷设官等经费,以四百二十作蒙古生计,自王府至台吉、壮丁、喇嘛,各有得数。仍酌留馀荒,讲求牧养。”均报可。十月,增祺又奏勘明是旗洮尔河南北已垦未垦之地,约有一千馀万亩,派员设局丈放。三十年,以其地置洮南府,并置靖安、开通二县隶之。三十一年,盛京将军赵尔巽以右翼后镇国公旗垦地置安广县,而法库门旧为左翼中达尔汉王诸旗招垦地,亦置同知治之。三十四年,东三省总督徐世昌以右翼中旗和硕土谢图亲王垦地置醴泉等县。于是科尔沁六旗垦地几遍,郡县亦最多,诸扎萨克王公等得租丰溢,而化沙砾为膏沃,地方亦日臻富庶。

诸扎萨克王公等世次皆见表,惟右翼和硕土谢图亲王色旺诺尔布桑宝以庚子之变,中外多故,殒于非命。裕德等勘奏,谓为属员逼勒而死,因请治逼勒者如律。寻增祺奏以族子业喜海顺承袭,传爵如故。

凡蒙旗,扎萨克为一旗之长,制如一品,与都统等。其辅曰协理台吉。属曰管旗章京,副章京,参领,佐领。蒙语管旗章京曰梅楞,参领曰札兰,佐领曰苏木。苏木实分治土地人民。其佐领之额,右翼中旗二十二,左翼中旗四十六,右翼前旗、后旗均十六,左翼前旗、后旗均三。凡哲里木盟重大事件,科尔沁六旗以近奉天,故由盛京将军专奏。郭尔罗斯前旗一旗以近吉林,郭尔罗斯后旗、扎赉特、杜尔伯特三旗以近黑龙江,故各由其省将军专奏。

扎赉特

扎赉特部,元太祖弟哈布图哈萨尔十五传至博第达喇,有子九,阿敏其季也。与兄齐齐克、纳穆赛等邻牧,号所部曰扎赉特。天命九年,阿敏子蒙衮偕科尔沁台吉奥巴遣使乞好,优诏答之,遂率属来归。顺治五年,授蒙衮子色棱扎萨克,以与科尔沁同祖,附之,隶哲里木盟。旗一,驻图卜绅察罕坡。其爵为扎萨克多罗贝勒,由固山贝子晋袭。

光绪二十五年,黑龙江将军恩泽等奏:“以户部咨,黑龙江副都统寿山条奏,请放蒙古各旗荒地,派员赴扎赉特旗剀切劝商,原将属界南接郭尔罗斯前旗,东滨嫩江之四家子、二龙梭口等处,指出开放,南北约长三百馀里,东西宽百馀里或三四十里,设局勘办。并谓若大东以至大西,使沿边各蒙旗均能招民垦荒,则强富可期,即可无北鄙之惊。”下所司议行。先是哲里木盟诸旗皆以禁垦甲令过严,无敢明言招垦者,至是始接踵开放云。三十一年,以垦地置大赉厅治之。是部有佐领十六。

杜尔伯特

杜尔伯特部,在喜峰口外,至京师二千五十里。东西距百七十里,南北距二百四十里。东及北皆黑龙江,西扎赉特,南郭尔罗斯,北界索伦籓部。蒙古称杜尔伯特部者二,同名异族。一姓鲜啰斯,为卫拉特台吉孛罕裔,旗十有四,驻牧乌兰古木,称外扎萨克,别有传。一姓博尔济吉特,为元太祖弟哈布图哈萨尔裔,即今驻牧喜峰口外之内札萨克也。

哈布图哈萨尔十六传至爱纳噶,始以名其部。天命九年,爱纳噶子阿都齐偕科尔沁台吉奥巴遣使乞好,优诏答之,遂率属来归。顺治五年,授阿都齐子色夌扎萨克,以与科尔沁同祖,附之,隶哲里木盟。旗一,驻多克多尔坡。其爵为扎萨克固山贝子。

同治二年,杜尔伯特贝子贡噶绰克坦咨黑龙江将军,请将交界重立封堆。寻勘明:“巴勒该冈以北黑龙江界内,有杜尔伯特蒙人等居屯四处,牌莫多以南杜尔伯特界内,有黑龙江省属人等居屯八处,旧界所占均系旷地,应准各就其所,以安生计。蒙古越占巴勒该冈地,应将南榆树改为新界,省属人等越占牌莫多地,应将四六山改为新界,共立界堆十七。”奏入,诏如议。四年,贡噶绰克坦复咨以所立界堆将蒙古田地草厂归入省界,有儿蒙古生计。诏派副都统克蒙额与哲里木盟长及杜尔伯特会勘,划还塔尔欢屯以东第十、第十一封堆之西蒙古坟茔房基,平毁二十颗树封堆之南蒙界旗屯房屋,又增立界堆十有九,并以牌莫多以南官屯旧占蒙屯较巴勒该冈以北蒙屯旧占省屯多地十三里,拨二十颗树封堆之南省属空闲地如数补之。七年六月奏结,请饬贝子贡噶绰克坦严约属人照界永远遵守,报可。十年,以是旗私招民人垦荒,严申禁令,革其协理台吉。光绪二十五年,将军恩泽以招垦蒙地,关边圉富强大计,复奏派员商劝放垦。时东三省铁路之约既成,是部当铁路之冲,交涉烦多,商民萃集。三十二年,因以所部垦地置安达厅治之,隶黑龙江。是部一旗,有佐领二十五。

郭尔罗斯

郭尔罗斯部,在喜峰口外,至京师千八百九十七里。东西距四百五十里,南北距六百六十里。南盛京边墙,东吉林府,西及北科尔沁。

元太祖遣弟哈布图哈萨尔征郭尔罗斯部,十六传至乌巴什,即以为所部号。子莽果仍之。

天命九年,莽果子布木巴偕科尔沁台吉奥巴遣使乞好,优诏答之,遂率属来归。会察哈尔林丹汗掠科尔沁,遣军由郭尔罗斯境往援,至农安塔。林丹汗遁,不敢复犯科尔沁及郭尔罗斯诸部。嗣设扎萨克二:曰布木巴,爵镇国公;曰固穆,为布木巴从弟,爵辅国公。以与科尔沁同祖,附之,隶哲里木盟。旗二:前旗驻固尔班察罕,后旗驻榛子岭。爵三:扎萨克辅国公一,扎萨克台吉一,附镇国公一。

是部布木巴一旗为前旗,近吉林。嘉庆五年,吉林将军秀林奏以郭尔罗斯垦地置长春理事通判,并请分征其租,上以非体斥之。十传至喀尔玛什迪,于光绪九年削扎萨克,公爵如故。以其族等台吉巴雅斯呼朗代为扎萨克。光绪十三年,复升长春厅为府。于是旗界内辽黄龙府旧地置农安县,隶之。三十四年,又以垦地增广,分置长岭县。宣统二年,分长春府地置德惠县。旋又定国家与蒙古分收民租例。是旗置郡县凡四,皆隶吉林。

固穆一旗为后旗,近黑龙江,亦当东三省铁路之冲。光绪三年,以垦地置肇州厅,隶黑龙江。后又分置肇东经历。是部二旗,垦地分隶吉林、黑龙江二省。前旗有佐领二十三。后旗有佐领三十四。

喀喇沁

喀喇沁部,在喜峰口外,至京师七百六十里。东西距五百里,南北距四百五十里。东土默特及敖汉,西察哈尔正蓝旗牧厂,南盛京边墙,北翁牛特。

元时有札尔楚泰者,生济拉玛,佐元太祖有功。七传至和通,有众六千户,游牧额沁河,号所部曰喀喇沁。子格哷博罗特继之。

生子二:长格哷勒泰宰桑,为扎萨克杜棱贝勒固噜思奇布及扎萨克一等塔布囊格哷尔二旗祖;次图噜巴图尔,为扎萨克镇国公色棱一旗祖。格哷勒泰宰桑子四:长恩克,次准图,次鄂穆克图,均居喀喇沁。天聪二年二月,恩克曾孙苏布地以察哈尔林丹汗虐其部,偕弟万丹伟征等乞内附,表奏:“察哈尔汗不道,喀喇沁被虐,因偕土默特、鄂尔多斯、阿巴噶、喀尔喀诸部兵,赴土默特之赵城,击察哈尔兵四万。还,值赴明请赏兵三千,复殪之。察哈尔根本动摇,事机可乘。皇帝傥兴师进剿,喀喇沁当先诸部至。”谕遣使面议。七月,遣喇嘛偕五百三十八人来朝,命贝勒阿济格、硕讬迎宴,刑白马乌牛誓。九月,上亲征察哈尔,苏布地等迎会于绰洛郭勒,赐赉甚厚。三年正月,敕所部遵国宪。六月,苏布地及图噜巴图尔孙色棱等率属来归,诏还旧牧。十月,上征明,以塔布囊布林哈图为导,入遵化,驻兵罗文峪。四年,布林哈图为明兵所围,击败之,擒副将丁启明及游击一、都司二。诏嘉其功,赐庄田仆从及金币。六月,由都尔弼从征察哈尔,林丹汗遁,以所收察哈尔粮贮辽河守之。复分兵随贝勒阿济格略明大同、宣府边。八年正月,偕巴林、阿噜科尔沁、阿巴噶诸部兵收抚察哈尔流民。五月,从征明大同,至朔州。九年正月,诏编所部佐领,以苏布地子固噜思奇布掌右翼,色棱掌左翼。五月,选兵从征明,败之于辽河源。

崇德元年,诏授布林哈图一等子,赐号岱达尔汉塔布囊。二年,遣大臣阿什达尔汉等赴其部理庶狱。三年九月,随大军自密云入明边,败其兵六千。十月,从征前屯卫及宁远。七年,从围蓟州,过北京,下山东。

顺治元年,从入山海关,击流贼李自成。六年,从征喀尔喀。康熙十三年,大军剿逆籓耿精忠等,所部塔布囊霍济格尔偕土默特塔布囊善达等,以兵赴兖州。十七年,上谕曰:“塔布囊霍济格尔等前自兖州赴浙江,听康亲王杰书调度。各统所属官兵征剿逆贼,深入闽省,同大兵平定逆籓耿精忠。行间效力,身先士卒,冲锋陷阵,奋勇用命,深为可嘉。宜降恩纶,即行议叙,以励后效。”二十年,上驻跸和尔和,谕曰:“塔布囊霍济格尔出征时最著勤劳,今已溘逝。朕至此地,遣散秩大臣鄂齐等携茶酒往奠。”二十五年,叙平浙江、福建功,赐参领巴雅尔等十人世职。

二十九年,从征噶尔丹,败之于乌兰布通。四十四年,诏增设一旗,以塔布囊格哷尔领之。五十四年,征所部兵千赴推河防御策妄阿喇布坦,寻命侍郎觉和托等携帑万两赐之,雍正九年,从征噶尔丹策凌。所部初设二旗,右翼驻锡伯河北,左翼驻巴颜珠尔克;后增一旗,驻左右翼界内。爵六:亲王品级扎萨克多罗杜棱郡王一,由贝勒晋袭;附镇国公一,由贝子降袭;辅国公一;扎萨克多罗贝勒一,由贝子晋袭;扎萨克固山贝子一,由镇国公晋袭;扎萨克公品级一等塔布囊一。

乾隆四十一年,以所部垦地设平泉州。嘉庆八年,降爵。贝子丹巴多尔济以获逆犯陈德功,予贝勒,官至领侍卫内大臣、御前大臣,卒。光绪二十三年,扎萨克一等台吉塔布囊巴特玛鄂特萨尔以事革,复以贝勒熙凌阿袭。存爵五。

是部招民垦地最在先。乾隆十四年,始定不许容留民人多垦地亩之禁。道光十九年,复定喀喇沁、土默特种地民人不得以所种地亩折算蒙古赊贷银钱例。光绪十七年,敖汉部金丹道匪之变,是部同时被扰。事平,特颁帑赈恤之。二十九年,热河都统锡良以左翼旗招华商承办全旗五金各矿,中旗同道胜银行立有合同,开八里罕等地金矿,与定章应声明华、洋股本若干,及只准指定一处不准兼指数处者不符,请饬外务部妥议办法。下所司议申定章约束之。

是部右翼旗有佐领四十四,中旗有佐领三十八,左翼旗有佐领四十,与土默特二旗统盟于卓索图。嘉庆中,设热河都统后,是盟与昭乌达盟重大事件,皆由都统专奏。道光末,筹直隶海防,咸丰初,剿粤匪,皆征是盟之兵,与哲里木、昭乌达号东三盟兵,颇著功绩云。

土默特

土默特部,在喜峰口外,至京师千里。东西距四百六十里,南北距三百有十里。东养息牧牧厂,西喀喇沁,南盛京边墙,北喀尔喀左翼及敖汉。土默特分左右翼,异姓同牧。主左翼者为元臣济拉玛裔。自济拉玛十三传至善巴,与喀喇沁为近族。主右翼者为元太祖裔。自元太祖十九传至鄂木布楚琥尔,生子固穆,与归化城土默特为近族。

天总三年,善巴、鄂木布楚琥尔各率属来归。八年六月,选兵从征明,颁示军律。七月,由独石口入明边,会大军于保安州,分兵隶都统武讷格,略察哈尔边。九年,诏编所部佐领,设扎萨克三:曰善巴,曰赓格尔,曰鄂木布楚琥尔。赓格尔者,善巴族也。崇德二年,以罪削扎萨克,善巴领其众。自是土默特分左右翼,命善巴及鄂木布楚琥尔掌之。是年遣大臣阿什达尔汉等赴其部理庶狱。六年,从围明锦州,败总督洪承畴援兵。八年,随饶馀贝勒阿巴泰征明。

顺治元年,从入山海关,击流贼李自成。三年,随剿苏尼特部叛人腾机思。康熙元年,喀尔喀台吉巴尔布冰图来归,诏附土默特牧。十三年,大军剿逆籓耿精忠等,诏所部塔布囊善达偕喀喇沁塔布囊霍济格尔以兵赴兖州听调。十七年,调赴浙江,随康亲王杰书进剿。闽地悉定,谕优叙。五十五年,诏选兵千随公傅尔丹屯鄂尔坤。五十九年,以旱歉收,赐帑赈之。雍正三年,塔布囊沙津达赉随大军防御准噶尔。七年,封镇国公。九年,大将军傅尔丹击准噶尔于和通呼尔哈诺尔,沙津达赉阵逃,削爵;而土默特部将之随参赞内大臣马兰泰者,败贼西尔哈昭,斩获甚众,稍雪耻焉。

所部二旗,左翼驻海他哈山,右翼驻巴颜和朔,隶卓索图盟。爵三:扎萨克多罗达尔汉贝勒一,由镇国公晋袭;附喀尔喀贝勒一;扎萨克固山贝子一。

乾隆四十一年,以所部垦地置朝阳县。同治九年,以右翼旗箭丁等屡控扎萨克贝子索特那木色登科派太重,于是管旗章京阿阿尚等以因公派钱不能体恤,均革。热河都统库克吉泰因奏变通土默特比丁章程,申明交纳丁钱旧章,箭丁子女不许妄行役使及随侍陪嫁,八枝箭丁仍归土默特管束。光绪十七年,敖汉部金丹道匪之变,是部同时被扰。事平,赈恤之。左翼有佐领八十,右翼有佐领九十,于诸旗为特多焉。

清史稿/卷519

列传三百六 藩部二

敖汉 柰曼 巴林 扎噜特 阿噜科尔沁 翁牛特 克什克腾 喀尔喀左翼 乌珠穆沁 浩齐特 苏尼特 阿巴噶 阿巴哈纳尔

敖汉

敖汉部,在喜峰口外,至京师千有十里。东西距百六十里,南北距二百八十里。东柰曼,西喀喇沁,南土默特,北翁牛特。

内扎萨克二十四部,自科尔沁、扎赉特、杜尔伯特、郭尔罗斯、喀喇沁、土默特左翼、阿噜科尔沁、翁牛特、阿巴噶、阿巴哈纳尔、四子部落、茂明安、乌喇特外,皆元太祖十五世孙达延车臣汗之裔。达延车臣汗子十一:长图噜博罗特,其嗣为敖汉、柰曼、乌珠穆沁、浩齐特、苏尼特五部;第三子巴尔苏博罗特,其嗣为土默特右翼一旗及鄂尔多斯部;第五子阿尔楚博罗特,其嗣为巴林、扎噜特二部;第六子鄂齐尔博罗特,其嗣为克什克腾部;第十一子格哷森扎扎赉尔珲台吉,其嗣为喀尔咯左翼、喀尔喀右翼二部;馀皆不著。图噜博罗特子二:长博第阿喇克,详乌珠穆沁传;次纳密克,生贝玛土谢图。子二:长岱青杜楞,号所部曰敖汉;次额森伟征诺颜,详柰曼传。

岱青杜楞子索诺木杜棱及塞臣卓哩克图,初皆服属于察哈尔。以林丹汗不道,天聪元年,偕柰曼部长衮楚克率属来归,诏索诺木杜棱居开原,塞臣卓哩克图还旧牧。二年,偕柰曼、巴林、扎噜特诸台吉剿察哈尔,谕勿妄杀降,严汛哨。后索诺木杜棱以私猎哈达、叶赫山罪,议夺开原地。塞臣卓哩克图卒,子旺第继为部长。八年冬,遣大臣赴硕翁科尔定诸籓牧,以扎哈苏台、囊嘉台为敖汉界。崇德元年,诏编所部佐领,设扎萨克,以旺第领之,爵多罗郡王。

顺治元年,从入山海关,击流贼李自成。康熙十三年,请选兵随剿逆籓吴三桂,诏还牧听调。十四年,随大军剿察哈尔叛人布林尼。十五年,征兵赴河南,寻调荆州。越三年,凯旋。二十八年秋,诏发喜峰口仓粟赈所属贫户。三十七年冬,遣官往教之耕,曰:“朕巡幸所经,见敖汉及柰曼诸部田土甚嘉,百谷可种。如种谷多获,则兴安岭左右无地可耕之人,就近贸籴,不须入边巿米矣。其向因种谷之地不可牧马,未曾垦耕者,今酌留草茂之处为牧地,自两不相妨。且敖汉、柰曼蒙古以捕鱼为业者众,教之以引水灌田,彼亦易从。凡有利益于蒙古者,与王、台吉等相商而行。”雍正五年,以所部灾,赐帑赈之。九年,随大军剿噶尔丹策凌。

所部一旗,驻固尔班图尔噶山,与柰曼、翁牛特、巴林、扎噜特、喀尔喀左翼、阿噜科尔沁诸部统盟于昭乌达。爵五:扎萨克多罗郡王一;附多罗郡王一;附固山贝子二,一由贝勒降袭;镇国公一,由贝子降袭。

是旗垦事最在先。嘉庆以后,屡申严禁。光绪十七年,金丹道匪杨悦春等纠众为乱。十月,攻贝子德克沁府踞之,戕德克沁,四出纷扰,喀喇沁、土默持、翁牛特、柰曼诸部皆被兵。胁汉人为匪,遇蒙人则杀,占官署,毁教堂,蹂躏甚惨。命直隶提督叶志超等剿之,至十二月始平。诏赈恤之,凡敖汉等五部八旗,为银十七万两有奇,全济民、蒙三十万口有奇。李鸿章会都统奎斌奏:“蒙古、客民结怨已深,一在佃种之交租,一在商贾之积欠。应更定新章,佃种蒙地者,由地方官征收,蒙古王公派员领取;商民领取蒙古赀本贸易,或彼此赊欠致有亏折,亦应送地方官持平论断,毋稍偏倚。”此敖汉诸部蒙古、客民结隙根本所在,故鸿章等欲更张救之。二十四年,扎萨克郡王达木林达尔达克以充昭乌达盟长扰累属下,违例科派,夺盟长及扎萨克。三十一年,扎萨克郡王勒恩扎勒诺尔赞复被护卫刺死。三十三年,都统廷杰以置嗣未定,请理籓院慎择亲贤,速为承袭。宣统元年,以族人棍布札布袭。二年,分置左、右二旗,以原有扎萨克者为左旗,别授郡王色凌端噜布为右旗扎萨克。左旗有佐领三十五,右旗有佐领二十。

柰曼

柰曼部,在喜峰口外,至京师千有百一十里。东西距九十五里,南北距二百二十里。东喀尔喀左翼,西敖汉,南土默特,北翁牛特。

元太祖尝偕弟哈布图哈萨尔平柰曼部,三传至额森伟征诺颜,即以为所部号。子衮楚克嗣,称巴图鲁台吉,服属于察哈尔。以林丹汗不道,天聪元年,偕从子鄠齐尔等率属来归,诏还旧牧。鄂齐尔以卒巡徼,斩察哈尔兵百,获牲畜百馀献,赐号和硕齐,赉甲一。八年,遣大臣赴硕翁科尔定诸籓牧,以巴克阿尔和硕、巴噶什鲁苏台为柰曼界。崇德元年,授扎萨克,爵多罗达尔汉郡王。先是,所部阿邦和硕齐从大军剿茂明安部逃贼有功,至是以宣谕朝鲜,衮楚克遣属岱都齐赍书从。遇明皮岛兵,狙击之,斩贼二,被创还,悉蒙奖赉。五年,遣属扎丹随大军征索伦,凯旋,得优赐。七年,复遣属善丹、萨尔图随征明,由黄崖口入边,下蓟州,趋山东,攻克衮州。八年,善丹来献俘,赐宴。

顺治元年,从入山海关,击流贼李自成。康熙十四年,察哈尔布林尼叛,扎萨克郡王扎木三应之,徙察罕郭勒,与布林尼贼垒联声援,且遣党煽诸扎萨克。诏抚远大将军信郡王鄂扎率师讨,至达禄,布林尼败遁,为科尔沁额驸沙津阵斩。扎木三蹙缚乞罪,特旨贷死。更优奖不附逆诸台吉,鄂齐尔由一等台吉袭扎萨克郡王爵,乌勒木济由二等台吉晋贝子,格哷尔由二等台吉晋辅国公,乌尔图纳素图由三等台吉晋一等台吉,鄂齐尔长子额尔德尼授三等台吉。二十年,诏发喜峰口仓粟赈所属贫户。雍正五年,所部歉收,赐帑赈之。九年,随大军剿噶尔丹策凌。初,柰曼与敖汉逢国家典礼及征伐事,先后偕来,位秩如一。独扎木三怀贰,遂不齿于敖汉。迨鄂齐尔重膺锡封,奉职惟谨,而荷恩亦如故焉。

所部一旗,驻彰武台,其爵为扎萨克多罗达尔汉郡王。道光二十七年,以寿安固伦公主指配柰曼扎萨克郡王阿完都洼第扎布之子德木楚克扎布,授固伦额驸。旋袭爵职。同治四年,卒,追赐亲王衔。光绪十七年,金丹道匪之变,是部亦被扰。事平,赈恤之。有佐领五十。

巴林

巴林部,在古北口外,至京师九百六十里。东西距二百五十一里,南北距二百三十三里。东阿噜科尔沁,西克什克腾,南翁牛特,北乌珠穆沁。

元太祖十六世孙阿尔楚博罗特生和尔朔齐哈萨尔。子苏巴海,称达尔汉诺颜,号所部曰巴林。子巴噶巴图尔嗣。有子三:长额布格岱洪巴图鲁,次和托果尔昂哈,次色特尔。初皆服属于喀尔喀。

天命四年,额布格岱洪巴图鲁偕喀尔喀部长遣使乞盟,允之。十一年春,以背盟私与明和,大军往讨,阵斩台吉囊努克。冬,讨扎噜特,诏分军入部境以张兵势,焚原驱哨而还。会察哈尔林丹汗掠其诸部,台吉皆奔依科尔沁。天聪二年,色特尔率子色布腾及额布格岱洪巴图鲁子色棱、和托果尔昂哈子满珠习礼等,自科尔沁来归,优赉抚辑之。三年,从征明,由养息穆河入大安口,克遵化。四年,攻昌黎,与扎噜特兵围城北。六年,从略大同、宣府边。八年五月,会兵扎木哈克征察哈尔,赐宰桑布兑山津雕鞍良马,遂由独石口征明朔州,克堡八。十月,遣大臣赴硕翁科尔定诸籓牧,以扈拉瑚琥、呼布里都、克哩叶哈达、瑚济尔阿达克为巴林界。崇德元年,选兵从征明。三年,自墙子岭入明边,树云梯攻城,台吉阿玉什属索尔古先登,克之。四年,围锦州。六年,围松山。七年,献俘,赉将弁币。

顺治元年,从入山海关,击流贼李自成。五年,诏编所部佐领,以满珠习礼掌左翼,爵固山贝子;色布腾掌右翼,爵多罗郡王:各授扎萨克。康熙二十三年,上幸塞外,驻跸乌拉岱,两翼扎萨克率诸台吉来朝,赐冠服、弓矢、银币有差。二十八年,诏发古北口仓粟赈所属贫户。二十九年,命额驸阿喇布坦率两翼兵四百,赴葫芦郭勒侦噶勒丹。是役也,色布腾子格哷尔图、纳木扎,孙纳木达克、桑哩达、乌尔衮,暨族台吉沙克塔尔等皆从。格哷尔图尤冲锋奋击,师旋,得优赉。三十四年,以噶勒丹掠喀尔喀至巴颜乌兰,诏檄敖汉、柰曼兵赴阿喇布坦军,并命纳木达克、乌尔衮等防乌珠穆沁汛。是年所部歉收,诏发坡赖屯米赈之。三十八年,命护军统领鄂克济哈、学士苏赫纳往会扎萨克等,将现贮巴林米千石散赈。若人众米寡,再运坡赖米赈给。雍正九年,随大军剿噶勒丹策凌。二等台吉璘瞻追贼察巴罕河,护驼马;又击之于塔尔勒图、固尔班什勒诸处。叙功,晋授一等台吉。

所部二旗:右翼驻托钵山,左翼驻阿察图拖罗海。爵四:亲王品级扎萨克多罗郡王一,扎萨克固山贝子一,附固山贝子二。光绪十七年,金丹道匪之变,贼渠李国珍扰至是部那林沟地,叶志超遣军击平之。三十三年,以是部垦地置林西县,隶赤峰直隶州。左翼有佐领十六,右翼有佐领二十六。

扎噜特

扎噜特部,在喜峰口外,至京师千五百一十里。东西距百二十五里,南北距四百六十里。东科尔沁,西界阿噜科尔沁,南喀尔喀左翼,北乌珠穆沁。

元太祖十八世孙乌巴什称伟征诺颜,号所部曰扎噜特。子二:长巴颜达尔伊勒登,次都喇勒诺颜。巴颜达尔伊勒登子五:长忠图,传子内齐,相继称汗;次赓根;次忠嫩;次果弼尔图,次昂安。都喇勒诺颜子二:长色本,次玛尼。初皆服属于喀尔喀。

太祖高皇帝甲寅年,内齐以其妹归我贝勒莽古尔泰;忠嫩及从弟额尔济格亦来缔★L5。天命四年秋,大军征明铁岭,从。色本偕从兄巴克等随喀尔喀台吉宰赛以兵万馀助明,为我军阵擒。冬,内齐、额尔济格、额腾、鄂尔斋图、多尔济桑、阿尔斋弼登图偕喀尔卓哩克图洪巴图鲁等遣使乞盟,许之,遣大臣往莅盟。其宰桑扣肯属有来奔者,上以盟不可渝,拒弗纳。旋释色本、巴克归。八年,巴克来朝,命释其质子鄂齐尔桑与俱归。而忠喇、昂安等屡以兵掠我使赍往科尔沁之服物及马牛。上遣军征之,斩昂安,俘其众。忠嫩子桑图以孥被擒,来朝乞哀,诏归令完聚。未几,所部诸台吉复背盟,袭我使固什于汉察喇及辽河畔,掠财物。十一年,命大贝勒代善率师往讨,斩鄂尔斋图,擒巴克等凡十四台吉。师还,仍诏释归。寻为察哈尔林丹汗所掠,往依科尔沁。

天聪二年,内齐、色本等先后率属来归。台吉喀巴海杀察哈尔台吉噶尔图,以俘七百献,赐号伟征。三年,奉敕定随征军令。以越界驻牧自议罪,内齐、色本、玛尼及果弼尔图、巴雅尔图、岱青,请各罚驼十、马百,诏宽之,各罚马一。是年冬,随征明,入龙井关,克遵化,围其都。明兵屯城东,蒙古诸部不俟整队,骤进失利,惟色本及玛尼败敌,得优赉。五年春,诏议台吉岱青罪。先是大贝勒代善阵擒岱青子善都,往奔科尔沁。越二年归,诏留赡养。嗣从大军征明,贝勒莽古尔泰与明兵战都城东,岱青、善都遁走。又诬讦贝勒阿济格纵属杀人。至是,论罪应斩,上特宥之,夺所属人户分给莽古尔泰、阿济格。六年,内齐、色本、玛尼、喀巴海等从征察哈尔,谕奖其实心效力。寻随贝勒阿济格略明大同、宣府边。八年,由独石口进攻朔州。是年冬,遣大臣赴硕翁科尔定诸籓牧,以诺绰噶尔多布图乌鲁木为扎噜特界。崇德二年,由朝鲜进征瓦尔喀。三年,随征喀尔喀扎萨克图汗。五年春,从征索伦,赐台吉桑古尔及阿玉什、琥赖、阿尔苏瑚、岳博果等蟒服、貂裘、甲胄、弓矢。冬,以台吉肯哲赫追擒茂明安逃人功,赐号达尔汉。

顺治元年,从入山海关,击流贼李自成。五年,诏编所部佐领。时内齐、色本卒,以内齐子尚嘉布掌左翼,色本子桑噶尔掌右翼,各授扎萨克贝勒。康熙十四年,察哈尔布林尼叛,且阴煽诸部。二等台吉根翼什希布以不附逆,封镇国公。后停袭。二十九年,随大军征噶尔丹,二等台吉科克晋、四等台吉衮楚克色尔济额尔德尼阵殁,俱赠一等台吉,赐号达尔汉。雍正元年,所部歉收,诏发帑赈之。十一年,选兵随剿噶尔丹策凌,隶敖汉台吉罗卜藏军。

所部二旗,左翼驻齐齐灵花拖罗海山北,右翼驻图尔山南。爵四:扎萨克多罗贝勒一,扎萨克多罗达尔汉贝勒一,附镇国公一,辅国公一。是部产碱,初禁开取。光绪二十一年,都统松寿以部议主开,奏定纳课章程,由各旗选派公正蒙员试办。三十三年,都统廷杰奏,以是部及阿噜科尔沁垦地置开鲁县,隶赤峰直隶州。是部左右翼旗各有佐领十六。

阿噜科尔沁

阿噜科尔沁部,在古北口外,至京师千三百四十里。东西距百三十里,南北距四百二十里。东扎噜特,西巴林,南喀尔喀左翼,北乌珠穆沁。

元太祖弟哈布图哈萨尔十三传至图美尼雅哈齐。子三:长奎蒙克塔斯哈喇,游牧嫩江,号嫩科尔沁;次巴衮诺颜;次布林海,游牧呼伦贝尔。巴衮诺颜子三:长昆都伦岱青,号所部曰阿噜科尔沁,以别于嫩科尔沁。子达赉,称楚琥尔,嗣为部长;次哈贝,子巴图尔,裔不著;次诺颜泰,子四,号四子部落。布林海裔号乌喇特,详各部传。

阿噜科尔沁与四子部落、乌喇特、茂明安、翁牛特、阿巴噶、阿巴哈纳尔及喀尔喀内外扎萨克统号阿噜蒙古,初皆服属于察哈尔。以林丹汗不道,天聪四年,达赉暨子穆彰率属来归,命诸贝勒郊迎五里,赐宴。八年,遣大臣赴硕翁科尔定诸籓牧,以两白旗外塔拉布拉克逊岛为其部界。崇德元年,宣谕朝鲜,其部德赫拜达尔赍书从。遇明皮岛兵,狙击败之。还,得优赉。先是阿噜科尔沁设两旗,达赉、穆彰各领一。至是始并两旗为一,以穆彰领之。嗣从征朝鲜、瓦尔喀、索伦、喀尔喀,及明济南、锦州、松山、蓟州。

顺治元年,从入山海关,击流贼李自成。叙功授扎萨克,爵固山贝子。康熙二十七年,噶尔丹侵喀尔喀,谕所部兵防苏尼特汛。二十八年,部众乏食,赐粟赈之。二十九年,二等台吉栋纽特从征噶尔丹,见贼势炽,慷慨谓众曰:“我等受恩深,若稍退,何面目见圣颜乎?”率兵三百趋前战,皆殁。三十年,赠一等台吉,世袭达尔汉号。是冬,理籓院议给所部贫户米谷。谕曰:“赏给米谷,应调蒙古驼马运送。时值隆冬,输挽殊艰,恐领米之人不能运到,必致沿边私粜,不如量米给银,到彼甚易,贫人得霑实惠。”三十五年,上亲征噶尔丹,侦贼沿克噜伦河至额哲特图哈布齐尔地,谕严防汛界。

四十三年,遣大臣往讯盗案,宣谕扎萨克戢所部,务令无盗。四十八年,固山额驸巴特玛妻县君以属人不遵令,请献户口,谕暂遣官理,后不为例。雍正五年,赐所部贫户银。九年,从大军剿噶尔丹策凌。十三年,遣官赍银赈饥。

所部一旗,驻牧珲图山东,隶昭乌达盟。其爵为扎萨克多罗贝勒,由固山贝子晋袭。是部亦产碱。光绪三十一年,定蒙员自办纳课章程。是部一旗,有佐领五十。

翁牛特

翁牛特部,在古北口外,至京师七百六十里。东西距三百里,南北距百六十里。东阿噜科尔沁,西承德府,南喀喇沁及敖汉,北巴林及克什克腾。

元太祖弟谔楚因,称乌真诺颜。其裔蒙克察罕诺颜。有子二:长巴颜岱洪果尔诺颜,号所部曰翁牛特,次巴泰车臣诺颜,别号喀喇齐哩克部,皆称阿噜蒙古。巴颜岱洪果尔诺颜再传至图兰,号杜棱汗。子七:长逊杜棱,次阿巴噶图珲台吉,次栋岱青,次班第伟征,次达拉海诺木齐,次萨扬墨尔根,次本巴楚琥尔巴泰车臣诺颜。三传至努绥,子二:长噶尔玛,次诺密泰岱青。皆初服属于察哈尔。以林丹汗不道,天聪六年,逊杜棱、栋岱青暨喀喇齐哩克台吉噶尔玛率属来归。是年,上亲征察哈尔,各选兵从。林丹汗遁;复从贝勒阿济格赴大同、宣府,收察哈尔部众之窜入明边者。师旋,优赉遣归。自是其部称翁牛特,以喀喇齐哩克附之,不复冠阿噜旧称。

七年春,栋岱青、噶尔玛来朝,班第伟征等相继献驼马。冬,逊杜棱复率众来朝。八年,遣大臣赴硕翁科尔定诸籓牧,以扈拉瑚、琥呼布哩都为翁牛特部界。是冬,班第伟征、达拉海诺木齐以越界游牧罪,议罚驼百、马千。诏从宽,罚十之一。复以罚奈曼部驼马命分给逊杜棱、栋岱青。崇德元年,诏编新部佐领,以逊杜棱掌右翼,爵多罗杜棱郡王;栋岱青掌左翼,子多罗达尔汉岱青,各授扎萨克。三年,喀尔喀扎萨克图汗拥众逼归化城,上亲征之,栋岱青、班第伟征、达拉海诺木齐等以兵会侦,扎萨克图汗遁,乃还。四年,栋岱青率宰桑乌巴什、和尼齐等从大军征明。六年,围锦州、松山,设伏高桥大路及桑阿尔斋堡,遇杏山逃卒,追击之,斩获甚众。七年,叙功,赐栋岱青、噶尔玛、和尼齐等布币有差。复追议松山掘壕时,宰桑乌巴什以诵经故不亲督兵,及暮又失守望罪,论死,诏宥之。达拉海诺木齐及绰克图巴木布等复从贝勒阿巴泰征明。八年,来献俘,赐宴。

顺治元年,从入山海关,击流贼李自成,复追叙部将噶勒嘛从征明功,赐号达尔汉。康熙十五年,以剿逆籓吴三桂,诏选兵赴河南驻防。十六年,调荆州。十八年,撤还。二十二年,以其部多盗,谕抚众及弭盗法。二十六年,上阅兵卢沟桥,命其部来朝人从观。二十七年,选兵赴苏尼特汛防御噶尔丹。三十四年,所部乏食,遣官往赈。三十五年,上亲征噶尔丹,诏征兵五百,运中路军糈给器备。三十六年,朔漠平,赉运粮兵银。五十六年,理籓院奏翁牛特及克什克腾诸扎萨克请令公勘地址有越界伐木者论罪,从之。雍正五年,赐银赈所属贫户。九年,随大军剿噶尔丹策凌。乾隆二十年,从征达瓦齐。

所部二旗,右翼驻英什尔哈齐特呼朗,左翼驻扎喇峰西。爵四,扎萨克多罗杜棱郡王一,附固山贝子一,镇国公一,扎萨克多罗达尔汉岱青贝勒一。光绪十七年,金丹道匪之变,贼渠李国珍等扰是部,焚王府,踞乌丹城,即元全甯路治,实热河北路门户。叶志超遣副将潘万才等率军先克之,馀遂迎刃而解。是部二旗,蹂躏均重。事平,赈恤之。左翼有佐领二十,右翼有佐领三十八。

克什科腾

克什克腾部,在古北口外,至京师八百有十里。东西距三百三十四里,南北距三百五十七里。东翁牛特及巴林,西浩齐特及察哈尔正蓝旗牧厂,南翁牛特,北乌珠穆沁。

元太祖十六世孙鄂齐尔博罗特,再传至沙喇勒达,称墨尔根诺颜,号所部曰克什克腾。子达尔玛,有子三:长索诺木,次巴本,次图垒。服属于察哈尔。天聪八年,索诺木率属来归。崇德六年,台吉沙哩、博罗和、云敦等奉命赴董家、喜峰诸口侦明兵,俘斩甚众。顺治九年,诏编所部佐领,以索诺木领之,授扎萨克。康熙二十六年,上阅兵卢沟桥,命其部来朝人从观。二十七年,噶尔丹侵喀尔喀,诏选兵防苏尼特汛。二十九年,四等台吉穆伦噶尔弼以侦击噶尔丹功,晋一等台吉。三十五年,上亲征噶尔丹。凯旋,以其部设站兵无误驿务,赉银币。雍正五年,赐银赈其属贫户。

所部一旗,驻牧吉拉巴斯峰,隶昭乌达盟。其爵为扎萨克一等台吉。是部垦事最早。嘉庆中,设白岔巡检治之。同治中,回匪东窜热河,设戍其地。

又经棚当直隶多伦诺尔厅东北,商民萃处,号称蕃盛。光绪十七年,金丹道匪之变,是部曾以兵协剿乌丹城等处之匪,得捷。有佐领十。

喀尔喀左翼

喀尔喀左翼部,在喜峰口外,至京师千二百有十里。东西距百二十五里,南北距二百三十里。东科尔沁,西柰曼,南土默特,北扎噜特及翁牛特。

元太祖十六世孙格哷森札扎赉尔珲台吉居杭爱山,始号喀尔喀。有子七,部族繁衍,分东、西、中三路,以三汗掌之。其长子阿什海达尔汉诺颜。生子二:长巴颜达喇,为西路扎萨克图汗祖;次图扪达喇岱青,子硕垒乌巴什珲台吉。生子三:长俄木布额尔德尼,次杭图岱,次衮布伊勒登,皆为喀尔喀西路台吉,隶扎萨克图汗。

康熙三年,衮布伊勒登以其汗旺舒克为同族罗卜藏台吉额璘沁所戕,部众溃,穷无依,乃越瀚海来归。先是喀尔喀中路土谢图汗下台吉本塔尔携众内附,封扎萨克亲王爵,驻牧张家口外。至是诏衮布伊勒登扎萨克多罗贝勒赐牧喜峰口外察罕和硕图,以所居地分东西,故本塔尔称喀尔喀右翼,衮布伊勒登称喀尔喀左翼。盖自国初以来,喀尔喀相继归诚,名凡三:曰旧喀尔喀,归诚最早,后编入蒙古八旗;曰内喀尔喀,即今隶内扎萨克之喀尔喀左右翼二部;曰外喀尔喀,其归诚较后,即今隶外扎萨克之喀尔喀土谢图汗、车臣汗、扎萨克图汗、赛因诺颜四部。二十九年,以额鲁特台吉噶尔丹侵喀尔喀土谢图汗、车臣汗、扎萨克图汗,所居皆被掠,先后乞降。诏衮布伊勒登备兵要汛,侦御噶尔丹。三十五年,上由克噜伦河亲征,谕其部选兵赴乌勒辉听调。噶尔丹败遁,撤兵还。雍正元年,所属歉收,赐帑赈之。九年,大军剿噶尔丹策凌,选兵赴归化城驻防。寻以护外扎萨克游牧,移驻克噜伦河。乾隆初撤之。

所部一旗,驻察罕和硕图。其爵为扎萨克多罗贝勒。有佐领一。是部与敖汉、柰曼、巴林、翁牛特、扎噜特、喀尔喀左翼、阿噜科尔沁七部十一旗,统盟于卓索图。道光末筹海防,咸丰中剿粤匪,皆征其兵。至同治初,科尔沁亲王僧格林沁阵亡,乃撤归。清代蒙古留京王公,以是盟与哲里木、卓索图为多,大都额驸子孙。锡林郭勒、乌察布、伊克昭三盟则鲜见焉。

乌珠穆沁

乌珠穆沁部,在古北口外,至京师千一百六十三里。东西距三百六十里,南北距四百二十五里。东索伦,西浩齐特,南巴林,北瀚海。

元太祖十六世孙图噜博罗特由杭爱山徙牧瀚海南,子博第阿喇克继之。有子三,分牧而处。长库登汗,详浩齐特部传。次库克齐图墨尔根台吉,详苏尼特部传。次翁衮都喇尔,号其部曰乌珠穆沁。子五:长绰克图,号巴图尔诺颜;次巴雅,号赛音冰图诺颜;次纳延泰,号伊勒登诺颜;次彰锦,号达尔汉诺颜。皆早卒。次多尔济,号车臣济农,与察哈尔同族,为所属。以林丹汗不道,多尔济偕绰克图子色棱徙牧瀚海北,依喀尔喀。

天聪九年,大军收服察哈尔,多尔济偕喀尔喀部车臣汗硕垒、浩齐特部策夌伊勒登土谢图、苏尼特部叟塞巴图鲁济农、阿巴噶部都思噶尔扎萨克图巴图尔济农等表贡方物。崇德元年,命旧自察哈尔来归之伟宰桑等赍敕往谕,遂偕其使纳木浑津等至。自是贡物不绝。二年八月,台吉伊什喀布、乌喇垓增格、阿津、铿特克等来贡,赉冠服、甲胄、弓矢、布币。十一月,多尔济、色棱各率属由克噜伦来归。三年,喀尔喀扎萨克图汗拥众逼归化城,上统师亲征,多尔济、色棱以兵会侦,扎萨克图汗遁,乃还。赐贡马台吉巴甘冠服、鞓带。五年,赐来朝台吉固穆、塔布囊阿哈图等蟒服、采币。六年,诏授多尔济扎萨克和硕车臣亲王。顺治三年,诏授色棱扎萨克多罗额尔德尼贝勒。以多尔济掌左翼,色棱掌右翼。是年大军剿苏尼特部腾机思,至喀尔喀,以多尔济属达喇海乡导功,赐号达尔汉。

康熙二十年,以所部牧邻喀尔喀,因互窃驼马,王大臣等遵旨议边汛形胜处各屯兵百许,按旗设哨,嗣后扎萨克能抚众戢盗者予叙,否则论罪。二十七年,噶尔丹侵喀尔喀,遣大臣赴乌珠穆沁宣谕扎萨克等防汛。三十年,阿巴噶台吉奔塔尔首乌珠穆沁台吉车根等叛附噶尔丹,语涉扎萨克王素达尼妻。命大臣往勘,得车根等私给噶尔丹驼马,又令部校阿尔塔等往通信状,罪应死。素达尼妻预知,应削封号、夺所属人户。素达尼已故,应除爵。议上,诏治车根等罪,免夺人户。素达尼未预谋,免除爵,袭如初。三十一年,素达尼弟协理台吉乌达喇希妻以乌达喇希证车根等从逆状,乞予叙。理籓院议乌达喇希故,应赠辅国公,令子衮布扎侦袭,从之。后停袭。三十四年,噶尔丹复侵喀尔喀,诏所部选兵驻汛。三十五年,侦噶尔丹至额哲特图,哈卜济尔赴乌尔辉听调。是年,上亲征噶尔丹还,赐坐塘诸弁兵银。五十五年,选兵随大军防御策妄阿喇布坦。雍正九年,议剿噶尔丹策凌,诏征乌珠穆沁西各扎萨克兵三千驻乌喇特汛防四十九旗游牧,复谕乌珠穆沁别以兵驻克噜伦河。十年,移驻达哩刚爱。十三年,撤还。乾隆十二年,诏嘉两翼扎萨克,值所属灾,赡贫户二万馀,王贝勒以下各赐俸半年,无俸台吉俱赐币有差。

所部二旗:右翼驻巴克苏尔哈台山,左翼驻魁苏陀罗海,与浩齐特、苏尼特、阿巴噶、阿巴哈纳尔诸部统盟于锡林郭勒。爵四:扎萨克和硕车臣亲王一,附镇国公一,辅国公一,扎萨克多罗额尔德尼贝勒一。左旗扎萨克贝勒色楞传至达克丹都克雅扎布。咸丰十年,以报效军需驼马,予郡王衔。是部左翼有固尔班泊,产盐,由巴林桥乌丹城运售内地,西出围场,分销承德、丰、滦各属;东出建平,分销建昌、朝阳各属;远者更可销至奉天突泉诸县,西南可由多伦至山西丰镇、甯远诸厅。光绪三十二年,都统廷杰奏定试办蒙盐章程。宣统二年,度支部尚书载泽奏定山西蒙盐办法,谓东路以乌珠穆沁蒙盐为主,以苏尼特部盐附之。左翼有佐领二十一,右翼有佐领九。

浩齐特

浩齐特部,在独石口外,至京师千八百一十五里。东西距百七十里,南北距三百七十五里。东及北乌珠穆沁,西阿巴噶,南克什克腾。

元太祖十六世孙图噜博罗特,再传至库登汗,号其部曰浩齐特。库登汗孙德格类,号额尔德尼珲台吉。子五:长奇塔特扎干杜棱土谢图,次巴斯琫土谢图,次策凌伊勒登土谢图,次奇塔特昆杜棱额尔德尼车臣楚琥尔,次茂海墨尔根。与察哈尔同族,为所属。以林丹汗不道,徙牧瀚海北,依喀尔喀。

天聪八年,所部台吉额琳臣及塔布囊巴特玛班第图噜齐、宰桑僧格布延彻臣乌巴什等,携户口驼马自喀尔喀内附,遣使迎宴,赉甲胄、雕鞍、蟒服、银币。额琳臣属有先附者五十三户,仍命辖之。九年,大军收服察哈尔,策凌伊勒登土谢图偕乌珠穆沁诸部长表贡方物。崇德元年,巴斯琫土谢图偕苏尼特部来贡。二年,奇塔特昆杜棱额尔德尼车臣楚琥尔子博罗特率属来归。顺治三年,诏授扎萨克多罗额尔德尼贝勒,后晋封郡王。八年,奇塔特扎干杜棱土谢图子噶尔玛色旺携众至。十年,诏授扎萨克多罗郡王,以博罗特掌左翼,噶尔玛色旺掌右翼。

康熙二十七年,诏发拜察储粟赈其部贫户,复命给银。三十四年,噶尔丹侵喀尔喀,诏两翼扎萨克选兵驻界侦御之。三十五年,上亲征噶尔丹,牧马郭和苏台,谕偕苏尼特、阿巴哈纳尔部长董牧务。凯旋,两翼扎萨克率台吉等欢迎道左,谕奖饲秣得宜,并优赉监牧及修道凿井诸弁兵。五十四年,所部歉收,以唐三营储粟赈之,并遣官往教之渔。雍正九年,大军剿噶尔丹策凌,诏选兵分驻克噜伦河。十年,移驻达哩刚爱。十三年,撤还。

所部二旗:左翼驻特古哩克呼都克瑚钦,右翼驻乌默赫塞哩,隶锡林郭勒盟。爵二:扎萨克多罗额尔德尼郡王一,扎萨克多罗郡王一。是部左右翼有佐领各五。

苏尼特

苏尼特部,在张家口外,至京师九百六十里。东西距四百六里,南北距五百八十里。东阿巴噶,西四子部落,南察哈尔正蓝旗牧厂,北瀚海。

元太祖十六世孙图噜博罗特,再传至库克齐图墨尔根台吉,号其部曰苏尼特。库克齐图墨尔根台吉子四:长布延珲台吉,子绰尔衮,居苏尼特西路;次布林海楚琥尔,子塔巴海达尔汉和硕齐,居苏尼特东路。初皆服属于察哈尔。以林丹汗不道,徙牧瀚海北,依喀尔喀。

天聪九年,绰尔衮子叟塞偕喀尔喀车臣汗硕垒遣使贡方物。崇德二年,塔巴海达尔汉和硕齐子腾机思、腾机特、莽古岱、哈尔呼喇偕台吉、伟征等,各遣使来朝,赐朝鲜贡物。三年,台吉务善伊勒登、多尔济喀喇巴图鲁、色棱、达尔玛等从征喀尔喀扎萨克图汗,侦遁,仍还。四年春,台吉超察海、噶尔楚、瑭古特、卓特巴、什达喇、莽古思、鄂尔斋、巴图赖、额思赫尔、僧格等来朝,赉冠服、甲胄、弓矢。冬,腾机思、叟塞各率属自喀尔喀来归,入觐,献驼马。五年正月,赐叟塞、腾机思、腾机特、莽古岱、哈尔呼喇及台吉布达什希布、阿玉什、噶尔玛色棱、额尔克、辰宝、茂海、伊勒毕斯等甲胄、银币。十月,台吉乌班岱、栋果尔、鄂尔齐、博希、沙津等来贡马,赉冠服、鞍辔。六年,授腾机思扎萨克多罗郡王。七年,授叟塞扎萨克多罗杜棱郡王。以腾机思掌左翼,叟塞掌右翼。

顺治三年,腾机思以车臣汗硕垒诱叛,率弟腾机特及台吉乌班岱、多尔济斯喀等逃喀尔喀。上遣师偕外籓军由克噜伦追剿至谔特克山及图拉河,腾机思、腾机特遁,获其孥。乌班岱、多尔济斯喀为四子部落军阵斩。师旋,以乌班岱从子讬济弗从叛,且随剿,赐所俘。五年,腾机思及腾机特悔罪乞降,诏宥死,仍袭爵如初。康熙十年,所部歉收,诏发宣化府及归化城赈粟储之,复酌给马牛羊。二十年,遣官察给两翼灾户银米。

二十七年,噶尔丹侵喀尔喀,诏选兵二千防汛。二十九年,噶尔丹袭喀尔喀昆都伦博硕克图衮布,诏新部王以下原效力者,赴军听用。寻噶尔丹入乌珠穆沁界,谕还驻本旗要汛。三十五年,上亲征噶尔丹,诏选兵赴乌勒辉听调,以牧马郭和苏台,偕浩齐特、阿巴噶、阿巴哈纳尔诸部长董牧务。凯旋,谕★饲牧得宜,并优赉监牧及修道凿井诸弁兵。以右翼扎萨克属旺舒克、左翼扎萨克属博罗扎布乡导功,赐号达尔汉。复诏郡王萨穆扎之第三子多尔济思喀布贝勒、博木布之长子素岱会师图拉河,缉噶尔丹。寻分右翼兵赴珠勒辉克尔阿济尔罕、左翼兵赴伊察扎罕,以不见贼踪,撤还。五十四年,灾,诏发张家口储粟并帑十万,自台吉下六万四千九百馀丁遍赡之。

雍正元年,右翼二等台吉进达克以追捕叛贼遇害,晋赠一等台吉,命视公爵致祭。子三:长噶尔玛逊多布,封辅国公;次噶尔玛策布腾;次恭格垂穆丕勒。以随捕贼功,各晋台吉秩有差。噶尔玛逊多布爵后停袭。二年,所部灾,赐银赈之。九年,调兵屯克噜伦河,防御噶尔丹策凌。十年,有奏商都达布逊诺尔牧厂应移苏尼特汛者,上饬止之,令各居其牧。十二年,所部兵驻防达哩刚爱。十三年,撤还。乾隆十二年,以灾告饥,遣官往赈。

所部二旗:左翼驻和林图察伯台冈,右翼驻萨敏西勒山,隶锡林郭勒盟。爵四:扎萨克多罗郡王一;附多罗贝勒一;扎萨克多罗杜棱郡王一;附辅国公一,由贝勒降袭。洎五十六年,以是部连年被旱,又特赈之。道光十三年,右翼郡王与喀尔喀亲王争界,诏察哈尔都统凯音布往勘。寻以喀尔喀灾,缓之。其地当漠南北之冲,历代由漠南用兵漠北者,多出其途。光绪末,于苏尼特右翼王府东北七十里置电报局,曰滂江,以通乌得叨林之电。是部亦产盐,西南行销山西丰甯诸厅。左翼有佐领二十,右翼有佐领十三。

阿巴噶

阿巴噶部,在张家口外,至京师千里。东西距二百里,南北距二百有十里。东阿巴哈纳尔,西苏尼特,南察哈尔正蓝旗牧厂,北瀚海。

元太祖弟布格博勒格图,十七传至巴雅思瑚布林古特。子二,长塔尔尼库同,号所部曰阿巴噶。塔尔尼库同子二:长素僧克伟征,子额尔德尼图扪,号扎萨克图诺颜;次扬古岱卓哩克图,子多尔济,号额齐格诺颜。初称阿噜蒙古,服属于察哈尔。以林丹汗不道,徙牧瀚海北克噜伦河界,依喀尔喀车臣汗硕垒。

天聪二年,偕喀喇沁、土默特、鄂尔多斯诸部长击察哈尔众四万于土默特之赵城,复约喀尔喀偕喀喇沁乞师问察哈尔罪。六年,台吉奇塔特楚琥尔携众五百内附。九年,大军收服察哈尔,额尔德尼图扪孙都思噶尔等附车臣汗硕垒表贡方物。崇德四年,额齐格诺颜多尔济自喀尔喀来归。时有同名多尔济者,号达尔汉诺颜,率众皆至。六年,诏授额齐格诺颜多尔济为扎萨克多罗卓哩克图郡王。顺治八年,都思噶尔自喀尔喀来归,诏授扎萨克多罗郡王。以多尔济掌左翼,都思噶尔掌右翼,遣官定牧地。康熙六年,阿巴哈纳尔部乞降,以阿巴噶牧地赐之。遣官视浩齐特、苏尼特界外水草丰美地,指给阿巴噶移牧。二十九年,噶尔丹侵喀尔喀,诏所部王以下原效力者,赴军听用。复谕偕阿巴哈纳尔供军糈,兼防新降喀尔喀掠诸内扎萨克牧产。三十一年,以台吉班第额尔德尼岱青、根敦、巴雅尔、纳木塔尔、扎木素、齐达什等导乌梁海众内附,均授二等台吉。三十五年,上亲征噶尔丹,牧马郭和苏台,谕偕浩齐特、苏尼特、阿巴哈纳尔诸部长董牧务。凯旋,谕奖饲牧得宜,并优赉监牧及修道凿井诸弁兵。复以所部达济桑阿乡导功,赐号达尔汉。三十六年,王、贝子、台吉等朝正,请备马从军,慰令各归所部。时有二等台吉图把扎布色臣楚琥尔者,年八十八,谕嘉其奋志报效,优赉之。五十四年,以灾歉收,诏发唐三营储粟赈之,复赐无产台吉牧牲。雍正二年,遣官赍银赈所部贫户。九年,大军剿噶尔丹策凌,征兵驻达哩刚爱。十三年,撤还。乾隆十一年,旱灾,赈之。五十四年,扎萨克卓里克图郡王喇特纳什第以事夺扎萨克,予其弟巴勒丹僧格一等台吉扎萨克。

所部二旗,左翼驻科布林塞哩,右翼驻巴颜额伦。爵五:扎萨克多罗郡王一;扎萨克一等台吉一;附多罗卓里克图郡王一;固山达尔汉贝子一;辅国达尔汉公一,由贝子降袭。右翼扎萨克巴勒丹僧格三传至杜噶尔布木。咸丰七年,以报效军需,予镇国公衔。是部左右翼有佐领各十一。

阿巴哈纳尔

阿巴哈纳尔部,在张家口外,至京师千五十里。东西距百八十里,南北距四百三十六里。东浩齐特,西阿巴噶,南察哈尔正蓝旗牧厂,北瀚海。

元太祖弟布格博勒格图,十八传至诺密特默克图,号所部曰阿巴哈纳尔。再传至多尔济伊勒登。子二:长色棱墨尔根,次栋伊思喇布。初称阿噜蒙古,依喀尔喀车臣汗硕垒。驻牧克噜伦河界,其地在瀚海北。

崇德七年,有和硕泰者,台吉达喇务巴三察属也,携孥内附。嗣托克托伊达噜噶、达赖等至,皆优养之。康熙元年,台吉阿喇纳、噶尔玛,宰桑固英等越瀚海南牧绰诺陀罗海近内汛。三年,色棱墨尔根复如之。守臣以闻,上知为喀尔喀所胁,宥罪遣归。因谕喀尔喀以噶尔拜、瀚海为牧界,继此有越者留勿遣。四年,喀尔喀复违谕,令阿巴哈纳尔台吉牧瀚海南。栋伊思喇布弗之从。寻偕台吉阿喇纳、噶尔玛等率众来归,诏授扎萨克固山贝子。阿喇纳、噶尔玛以各携丁七百馀,均授一等台吉。五年,色棱墨尔根亦来归。六年,诏授扎萨克多罗贝勒,遣官指示阿巴噶部移牧他所,以旧牧地给阿巴哈纳尔。色棱墨尔根掌左翼,栋伊思喇布掌右翼。二十七年,噶尔丹侵喀尔喀,哲卜尊丹巴呼图克图奔赴内汛,所部班第岱青、车凌岱青奉诏督兵二百往护,复选兵千三百由瀚海侦噶尔丹。先是色棱墨尔根、栋伊思喇布来归,阿巴哈纳尔诸台吉有留居喀尔喀者,至是随哲卜尊丹巴呼图克图、额尔德尼台吉纳木扎勒等至,曰根敦额尔克,曰阿海乌巴什,曰伊克岱青,曰额尔克乌巴什,挈属户千馀,诏纳之。二十九年,噶尔丹复侵喀尔喀,至乌勒札河,所部选兵四千,从大军迎击。复以所部索诺木伊噜尔图乡导功,赐号达尔汉。五十四年,以灾歉收,诏发唐三营储粟赈之,复赐无产台吉牲牧。雍正二年,遣官赍银赈所部贫户。九年,大军剿噶尔丹策凌,檄兵驻达哩刚爱。十三年,撤还。

所部二旗:右翼驻昌图山,左翼驻乌勒扈陀罗海。爵二:扎萨克多罗贝勒一,扎萨克固山贝子一。扎萨克贝子栋伊思喇布十传至东林多尔济。宣统元年,以报效军需,赐郡王衔,世袭贝勒。左翼有佐领九,右翼有佐领七。

是部与乌珠穆沁、浩齐特、苏尼特、阿巴噶四部合为十旗,统盟于锡林郭勒。于内扎萨克东四盟中距京稍远,风气独守旧,迄清季无招垦之事。察哈尔都统行文令办新政,其盟覆文颇不逊。咸丰中,尝征其兵备防,旋以不得力,撤之。同治中,以回匪东窜,征其盟驼只济军。

清史稿/卷520

列传三百七 藩部三

四子部落 茂明安 喀尔喀右翼 乌喇特 鄂尔多斯 阿拉善 额济讷

四子部落

四子部落,在张家口外,至京师九百六十里。东西距二百三十五里,南北距二百四十里。东及北苏尼特,西归化城土默特,南察哈尔镶红旗牧厂。

元太祖弟哈布图哈萨尔十五世孙诺延泰与其兄昆都伦岱青游牧呼伦贝尔,均称阿噜蒙古。昆都伦岱青裔详阿噜科尔沁部传。诺延泰子四:长僧格,号墨尔根和硕齐;次索诺木,号达尔汉台吉;次鄂木布,号布库台吉;次伊尔札木,号墨尔根台吉。四子分牧而处,后遂为其部称。

天聪四年,阿噜诸部长内附,伊尔扎木来献驼马貂皮,赐宴,命坐大贝勒代善右以优异之。五年,僧格从征明大凌河,败锦州援兵,献俘百馀。赐酒劳饮,给阵获甲仗。六年,僧格从征察哈尔。七年,索诺木、鄂木布、伊尔扎木相继献驼马,赉甲胄、雕鞍、鞓带及币。八年,鄂木布、伊尔扎木复献驼马,命诸贝勒以次宴之。寻遣大臣赴硕翁科尔定诸籓牧,以都木达都腾格里克、鄂多尔台为其部牧界。九年夏,伊尔扎木随大军收察哈尔汗子额哲,尽降其众。冬,献驼马、貂皮。崇德元年,宣谕朝鲜,其部伊尔逊德赍书从,遇明皮岛兵,击斩二人,还,得优赉。是年,授鄂木布扎萨克,俾统四子部落。三年,伊尔扎木从征明山东。四年,从征松山。师旋,以前遣兵不及额,又弗朝正,议夺所属人户。诏从宽罚牲畜。五年,来朝,赉甲胄、弓矢、采币。六年,上亲征明,围松山,其部将都尔拜随大军设伏高桥及桑阿尔斋堡,追杏山逃卒,获之。

顺治元年,从入山海关,击流贼李自成。六年四月,追叙所属昂安导鄂木布等来归功,予世职。康熙十年,所部歉收,诏以宣府及归化城储粟赈之。十三年,调兵协剿陕西叛贼王辅臣,谕嘉其闻命即赴。十四年,由宁夏进剿,寻分防太原、大同。十五年,调赴河南,听江西大军檄剿逆籓吴三桂。十七年,以厄鲁特额尔德尼和硕齐等掠乌喇特牧,谕严防汛。二十一年,诏发大同、宣府储粟赈所属贫户,复以察哈尔牧产赡之。二十九年,选兵赴图拉河侦噶尔丹。会噶尔丹由喀尔喀河追袭昆都伦博硕克图衮布,诏移兵驻归化城,寻撤还。二十四年,谕备兵听西路军调。三十五年,随大将军费扬古败噶尔丹于昭莫多,复简兵百与茂明安兵百防喀尔喀亲王善巴汛。三十六年,朔漠平,赐从征及坐塘监牧诸弁兵银。

雍正九年,从剿噶尔丹策凌。乾隆十一年,赈是部灾。十八年,议剿达瓦齐,诏购驼马送军。

所部一旗,驻乌兰额尔济坡。其爵为扎萨克多罗达尔汉卓哩克图郡王。同治中,以回匪东窜,命副都统杜嘎尔军择驻其地,以当漠南北之冲。征驼马备防戍襄台差,皆较他部为亟。光绪十一年,察哈尔都统绍祺以勘土默特、达拉特争界事经其部,奏:“四子王旗帮台驼马,自同治年间借词西北军兴,差役繁重,潜自回旗,至今十馀年之久,屡催罔应。所属部落,闻私垦者十已七八。请下理籓院严催。”诏从之。二十六年,拳、教相仇,是部酿祸颇钜。事定,议给教堂赔款银十一万两。二十九年,置山西武川厅同知,以是部及茂明安、喀尔喀右翼寄居人民村落隶之。自回匪平,山西大同镇练军驻其地,设防卡。其后绥远城将军督办垦务,贻谷屡奏请饬认垦。三十一年,是部呈因债作抵之忽济尔图地一段,请由官局放垦。三十二年,呈所部之察罕依噜格勒图地段认垦。有佐领二十。是部与茂明安、喀尔喀右翼、乌喇特同盟于乌兰察布。绥远城将军节制乌兰察布、伊克昭二盟,故重大事件皆由将军专奏焉。

茂明安

茂明安部,在张家口外,至京师千二百四十里。东西距百里,南北距百九十里。东喀尔喀右翼,西乌喇特,南归化城土默特,北瀚海。

元太祖弟哈布图哈萨尔十三世孙鄂尔图鼐布延图子锡喇奇塔特,号土谢图汗。有子三:长多尔济,次固穆巴图鲁,次桑阿尔济洪果尔,游牧呼伦贝尔,均称阿噜蒙古。多尔济号布颜图汗。子车根,嗣为茂明安部长。天聪七年,偕固伦巴图鲁暨台吉达尔玛岱衮、乌巴什等携户千馀来归,献驼马。八年,台吉扬固海杜凌、乌巴海、达尔汉巴图鲁、瑚棱、都喇勒、巴特玛、额尔忻岱青、阿布泰继至,均赐宴,赉甲胄、雕鞍、银币。九年,乌巴海、达尔汉巴图鲁、都喇勒叛逃喀尔喀,遣兵由鄂诺河往剿,至阿古库克特勒,斩叛属千馀;追至喀木尼哈,尽俘以还。崇德三年,巴特玛、瑚棱等从征喀尔喀扎萨克图汗,侦遁,乃还。嗣征明山东,及苏尼特、喀尔喀,皆以兵从。

康熙三年,授车根长子僧格扎萨克,俾统其众。十三年,调兵剿陕西叛镇王辅臣。十四年,驻防大同。十五年,调赴河南,听江西大军檄剿逆籓吴三桂。十九年,以厄鲁特罗卜

藏丹台吉等掠其部牧产,遣官谕厄鲁特察归所掠。二十七年,噶尔丹侵喀尔喀,谕严防汛。二十九年,噶尔丹袭喀尔喀昆都伦博硕克图衮布,逾乌勒扎河,诏选兵驻归化城。三十五年,从西路大军击噶尔丹。三十六年,朔漠平,赐从征弁兵银。五十四年,所部歉收,以呼坦和朔储粟赈之。雍正九年,从剿噶尔丹策凌,分兵赴固尔班赛堪驻防。十年,移驻伯格尔。十三年,撤还。

所部一旗,驻牧彻特塞哩,隶乌兰察布盟。爵二:扎萨克一等台吉一,附多罗贝勒一。道光十二年,与土默特争界,命松筠往勘。八月,覆奏茂明安及达尔汉贝勒等所争土默特游牧,有乾隆年间原案、原图,并所设封堆鄂博,向该台吉等逐加指示,心俱输服。令按旧定界址各守游牧,毋相侵越。同治中,回匪东窜,是部被扰。九年十二月,绥远城将军定安奏获茂明安等旗肆掠马贼巴噶安尔等,诛之。十年,茂明安扎萨克绰克巴达尔琥等,以违炮台站议处。是年,肃州回匪东窜乌拉特境,定安遣侍卫成山统吉林马队驻是部。光绪末,绥远城将军贻谷督垦,劝谕报地。三十三年,呈交水壕、帐房塔两处地段认垦。实则是部租给商民垦地颇多,境内汉民村落亦众。有佐领四。

喀尔喀右翼

喀尔喀右翼部,在张家口外,至京师千一百三十里。东西距百二十里,南北距百三十里。东四子部落,西茂明安,南归化城土默特,北瀚海。

元太祖十六世孙格哷森扎扎赉尔珲台吉,有子七,号喀尔喀七旗,分东、西、中三路,以三汗掌之。其第三子诺诺和伟征诺颜,有子二:长阿巴泰,号鄂齐赖赛因汗,为中路土谢图汗祖;次阿布琥,号墨尔根诺颜。子三:长昂噶海,袭父墨尔根号;次喇琥里,号达赖诺颜,生本塔尔、巴什希、色尔济、扎木素、额璘沁;次图豪肯,号昆都伦诺楞,子车颜都朗,生衮布,皆为喀尔喀中路台吉,隶土谢图汗。

顺治十年二月,本塔尔以与土谢图汗衮布隙,偕弟巴什希、扎木素、额璘沁及衮布,率户千馀来归。色尔济独留喀尔喀,其孙礼塔尔后来归,授扎萨克台吉。见土谢图汗部传。三月,诏封本塔尔为扎萨克和硕达尔汉亲王,统其众,赐牧塔噜浑河,与内扎萨克诸部列,是为喀尔喀右翼。其称左翼者,为贝勒衮布伊勒登,亦自喀尔喀来归,受封在本塔尔后,互见其传。

康熙二十五年,喀尔喀扎萨克图汗沙喇与土谢图汗察珲多尔济构衅,遣大臣莅盟于库伦伯勒齐尔,由归化城赍粮往,诏所部扎萨克选驼助运。二十七年,选兵驻边侦噶尔丹。二十九年,调赴图拉河,酌留兵之半驻归化城。三十一年,诏发杀虎口仓粟赈其属贫户。三十五年五月,从大将军费扬古由西路败噶尔丹于昭莫多,凯旋,诏留军营馀米给部众。十月,发军前马瘠者留其地饲牧。三十六年,费扬古檄所部兵会大军于喀尔喀郡王善巴界。师旋,赉从征兵银。五十四年三月,因久雪伤牧产,诏发呼坦和朔储粟赈之。雍正九年,大军剿噶尔丹策凌,诏简兵驻归化城。十年,复随鄂尔多斯郡王扎木扬驻乌喇特西界。十三年,撤还。乾隆四年,遣大臣察阅备调兵,颁赏有差。

所部一旗,驻牧塔噜浑河。爵四:扎萨克多罗达尔汉贝勒一,由亲王降袭;附固山卓哩克图贝子一,由郡王降袭;固山贝子一;镇国公一。道光十二年,与土默特争界,松筠往勘,仍如旧界定之。同治十一年,肃州回匪东窜乌喇特,杜嘎尔遣侍卫永德率兵进驻是部之和林果尔一带堵截之。四月,杜嘎尔进军剿窜赛盟阿尔必特公等旗之匪,饬是部与四子部落委员雇觅民驼趣应军需。光绪末,议兴西盟垦务。是部报卓克苏拉塔一带地段认垦。有佐领四。

乌喇特

乌喇特部,在归化城西,至京师千五百二十里。东西距二百十五里,南北距三百里。东茂明安及归化城土默特,西及南鄂尔多斯,北喀尔喀右翼。

元太祖弟哈布图哈萨尔十五世孙布林海,游牧呼伦贝尔,号所部曰乌喇特。子五:长赖噶,次布扬武,次阿尔萨瑚,次布噜图,次巴尔赛。后分乌喇特为三,赖噶孙鄂木布,巴尔赛次子哈尼斯青台吉之孙色棱,及第五子哈尼泰冰图台吉之子图巴,分领其众,统号阿噜蒙古。

天聪七年,率属来归,贡驼马。八年,从大军征明,由喀喇鄂博入得胜堡,略大同,克堡三、台一。师旋,以柰曼、翁牛特部违令罪各罚驼马,诏分给所部。嗣征朝鲜、喀尔喀及明锦州、松山、蓟州,皆以兵从。顺治五年,叙功,时鄂木布、色棱已卒,以图巴掌中旗,鄂木布子谔班掌前旗,色棱子巴克巴海掌后旗,各授扎萨克,封镇国公、辅国公爵有差。

康熙二十六年,上阅兵卢沟桥,命其部来朝人从观。二十七年,噶尔丹侵喀尔喀,谕严防汛。二十九年,噶尔丹袭喀尔喀昆都伦博硕克图衮布,逾乌勒扎河,命选兵驻归化城。三十年,以自厄鲁特来归之巴图尔额尔克济农和啰理叛逃,诏备兵五百侦剿。三十一年,和啰理降,撤所备兵归。三十五年,从西路大军败噶尔丹于昭莫多。三十六年,朔漠平,上由宁夏凯旋。四等台吉南春迎觐贺捷,称旨,晋授一等台吉,并优赉从征及坐塘、监牧、凿井诸弁兵。三十八年,以其属有贫为盗者,谕诸扎萨克教养之。五十四年,所部歉收,以呼坦和朔储粟赈之。雍正九年,大军剿噶尔丹策凌,谕选兵防游牧。乾隆十九年,议剿达瓦齐,诏购驼马送军。

所部三旗,驻牧哈达玛尔。爵三:扎萨克镇国公二,辅国公一。是部■事最先。乾隆三十年,即将沿河牧地私租民人耕种。五十七年,以积欠商人二万两,允佃种五年之限。道光十二年,扎萨克镇国公巴图鄂齐尔充乌兰察布盟盟长,以茂明安等旗争地不报归化城副都统,辄向理籓院越诉,夺盟长。咸丰三年,绥远城将军盛埙奏:“乌拉特三公旗生齿日繁,渐形穷苦。赊欠民人债物,及备办军台差使借贷银钱,无力偿还,陆续私租地亩数十处,每处宽长百十里或数十里。酌拟变通,分别应禁应开。”下所司议行。

同治七年,回匪东窜,扰后套,山西大同镇总兵马升督兵往昆都仑、沟台梁一带防剿。九年,将军定安奏:“乌拉特河北后套夙称产粮之区,而粮所由产,皆出于内地民人私种蒙古游牧之地。现金顺、张曜、老湘、卓胜各营军粮无不购买于此。拟请将三公旗游牧垦出地亩,无论应开应禁,均暂准种耕,责令按亩收租,留备各项差使之用。所产粮石供各路军糈。”时回匪陷磴口,扰及是部后套一带。二月,谕定安遣宋庆一军赴舍太一带剿除北路窜匪。寻鄂尔多斯贝子乌尔那逊督队击退。六月,谕定安等劝乌拉特居民赶兴耕作,以裕足食之源。十二月,谕金顺防范乌拉特三旗地方游弋回匪。十年三月,回匪复自赛音诺颜之阿米尔毕特公旗扰是部中公旗洪库勒塔拉地方。六月,匪又扰中公旗之什巴克台。杜嘎尔奏:“吉额、洪额等军大败之于布特地方,金运昌遣提督王凤鸣剿前窜洪库勒塔拉之匪于奔巴庙、察洪噶尔庙,皆殄之。其后肃州回匪平,乌拉特始息警。自征回军兴,西路文报及军需驼马,皆由是部设台分段接替,至阿拉善而止。西陲肃清,始复旧制。”

二十三年,山西巡抚胡聘之请开乌拉特三湖湾地方屯垦。既得俞旨,理籓院以蒙盟呈有碍游牧,格其议。二十九年,护山西巡抚赵尔巽、吴廷斌先后奏置五原厅同知,以是暨鄂尔多斯之达拉特、杭锦两旗寄居民人村落隶之。时兵部侍郎贻谷督垦,派员劝报地。三十三年,奏乌拉特前旗以达拉特旗东之什拉胡鲁素、红门兔等地段,后旗以黄河西岸之红洞湾地段,中旗以黄河西岸熟地莫多、噶鲁泰两段报垦,并修坝工,扩管道,防冲突,畅引灌。仍以民多官少,防范难周,蒙人时有争渠阻垦情事入告。是部中旗有佐领十六,前旗十二,后旗六。

鄂尔多斯

鄂尔多斯部,在河套内,至京师千一百里。东归化城土默特,西阿拉善,南陕西长城,北乌喇特。东西北三面皆距河,袤延二千馀里。

元太祖十六世孙巴尔苏博罗特始居河套,为鄂尔多斯济农。子衮弼哩克图墨尔根继之。有子九,分牧而处,今鄂尔多斯七扎萨克皆其裔。长诺颜达喇袭济农号,为扎萨克郡王额璘臣一旗祖;次巴雅斯呼朗诺颜,为扎萨克贝勒善丹一旗祖;次伟达尔玛诺颜,为扎萨克贝子沙克扎、镇国公小扎木素二旗祖;次诺扪塔喇尼华台吉,为扎萨克贝子额琳沁一旗祖;次玻扬呼哩都噶尔岱青,为扎萨克台吉定咱喇什一旗祖;次巴雅喇伟征诺颜,为扎萨克贝子色棱一旗祖;次巴特玛萨木巴斡;次纳穆达喇达尔汉诺颜;次翁拉罕伊勒登台吉:皆为济农,属察哈尔。

林丹汗虐,其部济农额琳臣与喀喇沁、阿巴噶诸部长败察哈尔兵四万于土默特之赵城。天聪九年,大军收林丹汗子额哲于黄河西托里图地,未至,额璘臣私要额哲盟,分其众以行。我军追及之,索所获,额璘臣惧,献察哈尔户千馀。自是所部内附,颁授条约。

顺治元年,选兵随英亲王阿济格赴陕西剿流贼李自成。二年,师旋,得优赉。六年,台吉大扎木素及多尔济叛劫我使图噜锡。敕曰:“闻尔等背叛,即欲加兵。但念受朕恩有年,且生灵堪惜,故不忍遽用干戈。尔能悔过来朝,即宥罪恩养。傥恃险不即归顺,当发兵穷尔踪迹,必不容尔偷生。”时额璘臣偕同族固噜岱青善丹、小扎木素、沙克扎、额琳沁、色棱等,携自额济内阿喇克鄂拉徙牧博罗陀海。上嘉其不助逆,诏封郡王、贝勒、贝子、镇国公有差,各授扎萨克,凡六旗。七年,大扎木素降,诏宥其罪。谕多尔济降,不从。九年,遣兵擒斩多尔济于阿拉善。

康熙十三年冬,调所部兵三千五百会剿陕西叛镇王辅臣。十四年,复神木、定边、花马池各城堡,叙功,晋扎萨克等爵,台吉各加一级。二十七年,噶尔丹侵喀尔喀,奉诏简兵二千防汛。三十五年,上亲征噶尔丹,至所部界,扎萨克等率属渡河朝御营,献马。上手谕皇太子曰:“朕至鄂尔多斯地方,见其人皆有礼貌,不失旧时蒙古规模。各旗俱和睦如一体,无盗贼,驼马牛羊不必防守。生计周全,牲畜蕃盛,较他蒙古殷富。围猎娴熟,雉兔复多。所献马皆极驯,取马不用套竿,随手执之。水土食物皆甚相宜。”三十六年,允扎萨克等请设站阿都海,军奏及粮运俱由其地行。时扎萨克等率兵扈跸,颁赉白金。是年冬,理籓院劾运米迟误罪,诏宽免。五十一年,谕曰:“鄂尔多斯饥馑洊臻,户口流散,可速遣官察核,务令各遂生业。”五十二年,诏定其部牧界。先是郡王松喇布请暂牧察罕托辉,尚书穆和伦等往勘,议于柳苾、刚柳苾、房苾、西苾四台外,暂令驻牧。至是宁夏总兵范时捷奏:“察罕托辉系版图内地,蒙古游牧与民樵采混杂,不便。请令仍以黄河为界。”遣官勘,议从时捷所请。五十四年,诏简兵二千从大军防御策妄阿喇布坦。五十五年,所部歉收,遣官往赈,凡七千九百馀户,三万一千馀丁。雍正元年,复命赈恤。十年,以调赴固尔班赛堪兵三千,不堪用者五百,又中途逃归四百馀,为将军达尔济所劾,论王、贝勒、贝子等罪,各降爵。寻以次予复。

乾隆元年,诏增设一旗,以一等台吉定咱喇什领之,授扎萨克。是年,允陕西榆林、神木等处民边种鄂尔多斯馀闲套地完租。四十九年,陕甘总督福康安奏:“黄河改向西流,原在河西民人反在河东。鄂尔多斯蒙古贪利,滥以现行黄河为界,谓民人占据所部游牧地方。”命侍郎赛音博尔克图往勘,仍如前黄河旧流之地为界,钉椿立碑。

所部七旗,自为一盟,曰伊克昭。与哲哩木、卓索图、昭乌达、锡林郭勒、乌兰察布五盟同列内扎萨克。左翼前旗,一名准噶尔旗,驻札勒谷。左翼中旗,一名郡王旗,驻敖西喜峰。左翼后旗,一名达拉特旗,驻巴尔哈逊湖。右翼前旗,一名乌审旗,驻巴哈池。右翼中旗,一名鄂拓克旗,驻西喇布哩都池。右翼后旗,一名杭锦旗,驻鄂尔吉虎泊。后增一旗,曰左翼前末旗,一名扎萨克旗。爵八:扎萨克多罗郡王一;附辅国公一;扎萨克多罗贝勒一;扎萨克固山贝子四,一由镇国公晋袭;扎萨克一等台吉一。

是部垦事最早。乾隆以后,是部招垦民人近陕西者,分隶陕西神木、定边两理事同知,及神木、府谷、怀远、靖边、定边等县。近山西者,分隶萨拉齐、托克托城、清水河三厅,偏关、河曲等县。而因地滋争之案亦时有。道光八年,达拉特旗之才吉、波罗塔拉地方,以抵还债项,奏准租给商种五年。十四年,绥远城将军彦德奏:“达拉特旗台吉人等招民私垦驿站草地,致越界侵种,其旗游牧地方贝子亲往驱逐。民人恃众,砍伤二等台吉萨音吉雅等。”诏山西巡抚鄂顺安派员捕治之。其后相沿奉部文而承种者有之,由台吉私放者有之,由各庙喇嘛公放者有之。开垦颇多,产粮亦盛。

同治初元,回匪役兴,办团练,购粮储,皆取济于此。是年,调鄂尔多斯兵赴甘协剿。六年,回匪屡入境,皆为贝子扎那格尔第兵所败。七年正月,陕西宁条梁之陷,匪遂大入游牧,南自依克沙巴尔、北至固尔根柴达木,焚掠殆遍。要地如古城、答拉寨、十里长滩诸处皆不守。蒙兵不能战,屡请撤退。四月,绥远城将军德勒克多尔济奏饬扎那格尔第简精壮蒙兵五百,合准噶尔旗壮丁及察哈尔马队各五百,均归统带,择驻神木要隘,相机迎剿。别以达拉特旗兵五百驻适中草地。朝旨饬宁夏副都统金顺一军援之。六月,金顺深入蒙地,遇匪于野狐井、门家梁、王家沟,皆捷。嵩武军统领提督张曜一军亦赴援,屡挫之,古城、十里长滩之匪皆遁。张曜又败匪于达拉特旗,进驻古城。而窜杭锦、乌审、郡王等旗之匪,亦为绥远城将军所遣达尔济一军所败。是为鄂部七旗初次肃清。绥远城将军定安遂奏撤伊克昭盟兵一千九百回本游牧防守,仍留前挑兵五百,令扎那格尔第统带探贼进剿。十二月,阿拉善之磴口不守,回匪又大入,昭盐海子、缠金一带皆被扰。时匪自磴口水路进扑,副都统杜嘎尔派参领成山等合乌尔图那逊兵分往缠金及阿拉善旗乌兰木头地方剿之,匪皆败遁。六月,张曜自古城进剿,屡败匪于察罕诺尔、沙金托海,追至贺兰山,达尔济、扎那格尔第两军击殄杭锦、达拉特、郡王诸旗之匪。朝旨又增遣宋庆一军西援。八月,败扰郡王旗之匪于东岭,击退扰乌审、鄂拓克等旗之匪,进至哈拉寨。金顺军磴口,张曜军宁夏,沿途自舍太至三道河、石嘴山皆驻官军。宋庆是冬追剿逆于准噶尔、昭盐海子诸处,悉殄之。九年,金积回匪以官军攻急,自石嘴北犯,冀梗我运道。于是沙金托海以西匪骑出没,而准噶尔、杭锦、鄂拓克诸旗复扰。宋庆、达尔济诸军复进剿,迭捷。七月,乌审旗管带官赤楼多尔济以剿匪阵亡于霍里木庙,然各旗亦屡挫来扰之匪。梅楞章京扎栋巴等以剿挫陕西怀远边外之匪,予优奖。是部再告奠定。至金积荡平,而警报始息。历次阵亡蒙旗官兵及出力者,均时予恤奖。其缠金诸地,则山西仍置防戍。

光绪二年,边外马贼肆扰,是部达拉特、杭锦等旗地户商人蹂躏特重,渠废田芜,迄不可复。十年,伊克昭盟长贝子扎那济尔迪呈:“准噶尔旗以频年荒歉,请开垦空闲牧场一段,东西八十里,南北十五里,收租散赈,接济穷蒙。”下理籓院议行。以招种民人分隶山西河曲、陕西府谷。时归化城土默特与达拉特旗以黄河改道争界,署山西巡抚奎斌、大理寺少卿郭勒敏布以绥远城将军断分之案偏袒土默特,奏劾。命察哈尔都统绍祺往勘,援乾隆五十一年黄河旧漕为断之谕,以南之地四成归达拉特,以北之地六成归土默特。寻经勘定,北自乌拉特界,南至准噶尔界,达拉特应分地周六百四十八里。十二年,伊犁领队大臣长庚奏缠金等处宜开屯田。山西巡抚刚毅覆奏:“缠金即才吉地,在河北外套伊克昭盟之达拉特、杭锦两旗牧界。河自改行南道,蒙古始招商租种分佃,修成管道。西则缠金,计共五渠,东则后套,计共三渠,纡回约二百里,中间支渠曲折蜿蜒,不可枚数。后遭马贼之扰,不特缠金、牛坝商号不过数家,即后套左右亦只二百馀家。达拉特旗昔岁收租银十万,近所收租钱不及三千串。阅伍至萨拉齐之包头,面与伊克昭盟长贝子扎那吉尔迪筹商,谓当明示各旗,断不使该旗牧界日久归于民人。”因上议屯三端:曰分段,曰修渠,曰设官。下所司议,格。二十六年拳匪之案,鄂尔多斯七旗,如达拉特、鄂拓克、乌审、准噶尔各旗,酿祸均重。事定,议有赔款。达拉特一旗至三十七万两。教堂欲得银,蒙旗欲抵地,久未结。

二十八年,命兵部侍郎贻谷办晋边垦务,咨调乌、伊两盟长诣归化商订,迄未至,而呈理籓院请免开办。廷旨下院严饬盟长迅与贻谷等会商,不得推诿。于是贻谷等先以赎还达拉特旗教案熟地二千顷给银十七万两者,为垦务入手之策。二十九年,达拉特、杭锦两旗始派员就议报垦,郡王、鄂拓克、乌审、准噶尔、扎萨克五旗亦相继报地,而杭锦旗贝子阿尔宾巴雅尔时充盟长,仍请缓办,坚拒出具交地印文。三十年,贻谷以抗不遵办,掣动全局劾之,以副盟长乌审旗贝子察克都尔色楞代署。三月,套匪滋事,山西练军平之。九月,察克都尔色楞等以乌审、扎萨克两旗公中之地,北起阿拜素、南至巴盖补拉克一段,归官报垦,祝皇太后七旬万寿。予察克都尔色楞郡王衔,沙克都尔扎布镇国公衔。三十一年二月,阿尔宾巴雅尔复呈悔过情形,报出杭锦旗中巴噶地一段。贻谷奏乌、伊两盟地皆封建,与察哈尔之比于郡县者不同,定押荒岁租皆一半归官,一半归蒙,别提修渠费。旨下所司知之。七月,贻谷奏:“杭锦、达拉特两旗地户将原有各渠报垦归公,因改长胜渠名长济,缠金渠名永济,挑浚深通,老郭等渠以次及之,计可溉田万顷。后套地必附渠,渠日加多,即地日广。就现在应收之款,悉归工作,回环挹注,务竟其功。请各旗押荒地租各款应归公者,均暂缓提拨,备渠工大修之费。”九月,准噶尔旗协理台吉丹丕尔不悦于垦,纠众抗阻,攻劫局所,贻谷遣兵捕治之。三十二年,贻谷奏定郡王等五旗旱地押荒岁租。陕西巡抚恩寿会奏以郡王、扎萨克两旗垦地置东胜厅,隶山西归绥道。三十三年,贻谷蒙谴,复阿尔宾巴雅尔盟长。信勤、瑞良等相继为垦务大臣。

是部垦事进行未废。佐领即左翼中旗十七,右翼中旗八十四,左右翼前旗各四十二,左翼后旗四十,右翼后旗三十六,左翼前末旗十三。

阿拉善厄鲁特

阿拉善厄鲁特部,至京师五千里。东鄂尔多斯,西额济讷,南宁夏、凉州、甘州,北逾瀚海接赛音诺颜、扎萨克图盟。袤延七百馀里,即贺兰山地驻牧蒙古。

系出元太祖弟哈布图哈萨尔,与和硕特同族。和硕特旧为四额鲁特之一,故称额鲁特部。哈布图哈萨尔十九传至图鲁拜琥,号顾实汗。有子巴延阿布该阿玉什,兄拜巴噶斯初育以为子。后自生子二:长鄂齐尔图,次阿巴赖。游牧河西套,称西套厄鲁特。巴延阿布该阿玉什号达赖乌巴什。子十六,居西套者,曰和啰理,曰墨尔根,曰额尔克,曰都喇勒,曰哈什哈,曰陀音,曰土谢图罗卜藏,曰博第,曰多尔济扎布,曰诺尔布扎木素,曰爱博果特,曰鄂木布。和啰理号巴图尔额尔克济农,以来归授扎萨克,赐牧阿拉善,诸昆弟子姓隶之。其居青海者,曰扎布,曰阿南达,曰伊特格勒,曰巴特巴。扎布授扎萨克,领其族。见青海厄鲁特部传。鄂齐尔图号车臣汗,子三:长额尔德尼,子噶勒丹多尔济;次噶尔第巴,子罗卜藏衮布阿拉喇布坦;次伊拉古克三班第达呼图克图。后皆绝嗣。阿巴赖裔为准噶尔所掠,故不著。

顺治四年,鄂齐尔图遣使贡驼马。六年,阿巴赖继至。七年,鄂齐尔图使至,以喀尔喀煽苏尼特部长腾机思叛,奏称:“力能锄逆,当相机为之。否则亦必修贡如初,不敢稍萌异志。”谕绝喀尔喀,勿私通好。嗣因额尔德尼、噶尔第巴、伊拉古克三班第达呼图克图及所部台吉、宰桑等朝贡,至者相接。

准噶尔台吉噶尔丹游牧阿尔台,号博硕克图汗,觊为厄鲁特长。鄂齐尔图妻以孙女阿努,寻与隙。康熙十六年,噶尔丹以兵袭西套,戕鄂齐尔图,破其部。鄂齐尔图妻曰多尔济喇布坦,与喀尔喀墨尔根汗额列克妻,皆土尔扈特汗阿玉奇女兄也。额列克孙察珲多尔济号土谢图济汗,侦噶尔丹侵鄂齐尔图兵援之不及,多尔济喇布坦奔土尔扈特。噶尔丹遣使献俘,谕曰:“鄂尔齐图汗与噶尔丹向俱纳贡。今噶尔丹侵杀鄂齐尔图,献所获弓矢等物,朕不忍纳也。其却之!”西套厄鲁特既溃,或奔依达赖喇嘛,或被噶尔丹掠去。和啰理率族属避居大草滩,庐幕万馀,守汛者遣之去,仍逐水草,徒恋处边外。

有楚琥尔乌巴什者,噶尔丹叔父也。子五:长巴哈班第,次阿南达,次罗卜藏呼图克图,次荦章,次罗卜藏额琳沁。噶尔丹以私憾袭杀巴哈班第,执楚琥尔乌巴什及罗卜藏额琳沁等禁之。巴哈班第子罕都为和啰理甥,时年十有三。其属额尔德尼和硕齐携之逃,以兵四百掠乌喇特户畜,窜就和啰理,居额济讷河。喀尔喀台吉毕玛里吉哩谛侦以告。会青海墨尔根台吉等察献额尔德尼和硕齐所掠,遣使诘知为准噶尔属,谕噶尔丹捕额尔德尼和硕齐治罪,并收和啰理归牧,或非所属当以告。二十二年,噶尔丹奏和啰理等归,达赖喇嘛已遣使召请,以丑年四月为限。是年盖岁在亥。二十三年,罕都偕额尔德尼和硕齐遣使贡,请宥掠乌喇特罪,而和啰理戚属尝掠茂明安诸部牧产,前以服罪故宥之。至是谕曰:“和啰理既免罪,额尔德尼和硕齐等著一体赦。所贡准上纳。”

先是罗卜藏衮布阿喇布坦避噶尔丹,走唐古特。以达赖喇嘛言,表请赐居龙头山,辖西套遗众。命兵部督捕理事官拉都琥往勘。奏言:“龙头山,蒙古谓之阿拉克鄂拉,乃甘州城北东大山,山脉绵延边境。山口即边关,建夏口城,距滍川堡五里;山尽为宁远堡,距龙头山里许,有昌宁湖界之。内地兵民耕牧已久,不宜令新附蒙古居。”上可其奏。

罗卜藏衮布阿喇布坦徙牧布隆吉尔,土谢图汗珲多尔济以女妻之。事闻,谕廷臣曰:“前鄂齐尔图汗为噶尔丹所戕,其孙罗卜藏衮布阿喇布坦往求达赖喇嘛指授所居之地,达赖喇嘛令驻牧阿拉克鄂拉,因以为请。鄂齐尔图汗从子和啰理前沿边驻牧罾曾,檄噶尔丹收取之,令罗卜藏衮布阿喇布坦与喀尔喀互为犄角。噶尔丹欲以兵向和啰理等,则恐喀尔喀蹑之;欲以兵向喀尔喀,则恐和啰理等袭之。此必非噶尔丹所能收取也。”二十四年,和啰理请赐敕印钤部众。廷臣以游牧未定,议不允。谕曰:“和啰理等以避乱,故离其旧牧,来至边境,劫掠茂明安、乌喇特诸部,本应即行殄灭。朕俯念鄂齐尔图汗世奉职贡,恪恭奔走,兼之彼亦迫于饥困,是以宥其罪戾。又罗卜藏衮布阿喇布坦系鄂尔齐图汗孙,为和啰理从子,应令聚合一处。其遣官往谕朕旨,度可居地归并安置,封授名号,给赐金印玺书,以示朕兴灭继绝至意。”理籓院尚书阿喇尼遵旨往谕。和啰理奏:“皇上令臣等聚处,乃殊恩。达赖喇嘛亦谓罗卜藏衮布阿喇布坦居布隆吉尔,地隘草恶,不若与臣同处。臣等欲环居阿喇克山阴,遏寇盗,靖边疆。令部众从此地而北,当喀尔喀台吉毕玛里吉哩谛牧地,由噶尔拜瀚海、额济讷河、姑喇柰河、雅布赖山、巴颜努鲁、喀尔占、布林古特、洪果尔鄂隆以内,东倚喀尔喀丹津喇嘛牧,西极高河居之。”

奏至,遣使谕达赖喇嘛曰:“噶尔丹灭鄂齐尔图汗时,和啰理及罗卜藏衮布阿喇布坦等纷纭离散,来至边境,又以生计窘迫,妄行劫掠。朕宥其罪,不即发兵剿灭。和啰理等亦戴朕恩,屡请敕印,依朕为命。朕前谕噶尔丹收取,彼约以丑年四月为期,今逾期已数月矣。伊等骨肉分离,散处失所,朕心殊为恻然!鄂齐尔图汗于尔喇嘛为护法久矣,何忍漠视其子孙宗族至于穷困?今朕欲将伊等归并安置,尔喇嘛其遣使与朕使偕往定议!”

二十五年,达赖喇嘛奏已遣使,上遣拉都琥往会勘。拉都琥偕达赖喇嘛使约和啰理至东大山北,语之曰:“尔所谓噶尔拜瀚海地,听尔游牧。外自宁夏所属玉泉营西罗萨喀喇山嘴,后至贺兰山阴一带布林哈苏台口,又自宁夏所属倭波岭塞口北努浑努鲁山后甘州所属镇番塞口,北沿陶兰泰、萨喇、椿济、雷珲、希理等地,西南至额济讷河,俱以距边六十里为界,画地识之。”定议:蒙古杀边民论死;盗牲畜、夺食物者鞭之;私入边游牧者,台吉、宰桑各罚牲畜有差;所属犯科一次,罚济农牲畜以五九。时罕都及额尔德尼和硕齐请与和啰理同牧。罗卜藏衮布阿喇布坦侦其女兄阿努携兵千赴藏,道嘉峪关外,惧袭己,备之,以故未即徙。拉都琥奏至,诏以所定地域及罚例檄甘肃守臣知之。盖自是和啰理属始定牧阿拉善。

二十七年,噶尔丹侵喀尔喀,和啰理欲往援,察珲多尔济乞师于朝。时谕噶尔丹罢兵。使已就道,诏不允和啰理请。而罗卜藏衮布阿喇布坦自率兵援喀尔喀,遇我使于道,宣谕之,亦撤归布隆吉尔。察珲多尔济寻为噶尔丹所败,上复遣使谕噶尔丹,将行,命之曰:“噶尔丹若问和啰理事,尔等宜述丑年之约,并言达赖喇嘛向虽遣使定议,令和啰理与罗卜藏衮布阿喇布坦归并安置,迄今尚未同居。和啰理虽居游牧边地,亦未编设旗队。前喀尔喀与额鲁特交恶,和啰理曾请兵讨尔。朕仍谕遣之曰:‘朕欲使尔等安处游牧而已,岂肯给尔兵耶?’其以是告之,令罢兵。”噶尔丹不从。

二十八年,以罗卜藏衮布阿喇布坦卒,赐祭。其妻及宰桑等请召噶尔丹多尔济辖部众,允之。时噶尔丹多尔济游牧准噶尔界,谕曰:“罗卜藏衮布阿喇布坦属内附,所遗部众恐致流亡。噶尔丹多尔济尚幼,召之恐未即至。著和啰理前往布隆吉尔,暂为约束人民。俟噶尔丹多尔济至,仍归本地。务期共相扶掖,勿侵据所部。”噶尔丹多尔济以所部饥,告不克即徙。诏授诺颜号,遣侍读学士达琥谕恤所部贫民。其母扎木苏携噶尔丹多尔济至,诏辖罗卜藏衮布阿喇布坦众,附阿拉善牧。

有拜达者,罕都属也,偕额尔德尼和硕齐诱其主弃和啰理,私以厄鲁特兵千掠边番。守汛者责之,为所戕,且抗官军。甘肃提督孙思克以兵屯边,将剿之。罕都惧,乃降诏宥罪,仍驻牧阿拉善。其叔父罗卜藏额琳沁寻自准噶尔至,奏为噶尔丹所禁十馀年,以准噶尔与喀尔喀战,乘间脱,挈孥属千馀至,乞与兄子罕都同居,允之。

三十年,和啰理以不遵旨徙牧归化城,惧大兵讨,叛遁。噶尔丹多尔济、罗卜藏额琳沁、罕都等从之,分道窜。将军尼雅汉等招降噶尔丹多尔济属纳木喀班尔等五十馀户、和啰理女弟之夫克奇及从者二十一人以闻,诏安置归化城。时和啰理弟博第游牧中卫边外,距阿拉善三百馀里,闻其兄叛遁,欲往会侦。副将军陈祚昌等屯昌宁湖,遣子索诺木至军,诡称假道询南山,否则请牧马昌宁湖。祚昌知为缓军计,令挈属至归化城。不从,击之,斩五百馀级,博第仅以身免,走伊巴赖,遇和啰理属台吉齐奇克假粮马,窜额济讷河。三十一年,和罗理悔罪,降,命仍牧阿拉善。罗卜藏额琳沁、罕都、齐奇克等从和啰理降。寻复叛走。提督孙思克以兵追至库勒图,斩四十馀级。齐奇克就擒,诏宥死,附和啰理牧。罗卜藏额琳沁、罕都逸,遇自青海来归之喀尔喀台吉阿海岱青班第,掠其赀,复窜哈密。罗卜藏衮布阿喇布坦有女弟曰阿海,始与策妄阿喇布坦议婚,噶尔丹夺之。策妄阿喇布坦怒,噶尔丹徙额琳哈毕尔噶。上闻之,遣员外郎马迪赍敕谕令绝噶尔丹。道哈密,罗卜藏额琳沁、罕都等偕噶尔丹属图克齐哈什哈、哈尔海达颜额尔克以兵劫之,由大草滩毁边垣遁,为青海台吉额尔德尼纳木扎勒所击,走死。三十三年,和啰理弟博第率属百馀降,乞仍与兄同牧,许之,命辑所属溃散者。未几,齐奇克复叛遁。和啰理遣所部莽奈哈什哈等以兵追诸耨尔格山,谕之降,不从,击斩之。

三十五年,所部兵随西路大军败噶尔丹于昭莫多,副都统阿南达奉命设哨,以和啰理属布林噶齐达尔汉宰桑玛赖额尔克哈什哈、齐劳墨尔根萨里呼纳沁齐伦珲塔汉占哈什哈、布达哩杜喇勒和硕齐等,分屯额布格特、阿木格特、昆都伦、额济讷及布隆吉尔之博罗椿济敖齐、喀喇莽奈诸地。时噶尔丹多尔济窜徙嘉峪关外。有哨卒拜格者,其属也。阿南达召至,遣归说噶尔丹多尔济曰:“上待汝恩甚厚,将抚育之,顾叛逃可乎?和啰理弃牧时,汝不能辑属,故从往。上灼知汝情,念汝祖鄂齐尔图汗,将玉成汝,汝其思之!”噶尔丹多尔济遣告曰:“上念臣祖兄,令臣与和啰理接壤居。臣无知,从和啰理叛遁,今悔罪欲死。臣幼,臣母一妇人,未能达。乞以情代奏。”阿南达欲坚内附志,遣使归,约如期会肃州,谕设哨援哈密,复檄哈密伯克额贝都拉曰:“噶尔丹至汝地,汝即召噶尔丹多尔济援,勿复疑。”噶尔丹多尔济遣宰桑阿约等赍降表,表至肃州。会上视师宁夏,阿南达驰疏至,诏优恤所部众。未几,唐古特部第巴煽青海诸台吉盟察罕托罗海,缮军械助之。檄噶尔丹多尔济以兵往,辞不赴,遣使俄济通问策妄阿喇布坦,自携兵百会阿南达于布隆吉尔。阿南达侦噶尔丹死,其从子丹济拉窜瀚海,遣噶尔丹多尔济属辉特台吉罗卜藏等驼赴噶斯,而自偕噶尔丹多尔济以兵继之。至色尔滕,值俄济归,以丹济拉将自郭蛮喇嘛所往附策妄阿喇布坦告。因撤噶斯兵,遣噶尔丹多尔济仍赴布隆设哨,其属阿勒达尔哈什哈、恭格等煽之叛,至西欣驿劫驼马,奉母札木苏由吉尔喀喇乌苏遁。阿南达遣兵四百追之,不及,招降其属茂海、乌纳恩巴图尔、阿喇木札木巴、阿喇木把及辉特台吉罗卜藏等,遣归阿拉善。罗卜藏后徙牧喀尔喀,即附扎萨克图汗部之厄鲁特扎萨克也。是年,和啰理以所部数叛,请视四十九旗例编佐领。廷臣议徙乌喇特界,谕曰:“若将和啰理移牧近地,则沿边别部蒙古甚多,岂可尽徙?且治蒙古贵得其道,不系地之远近。著停徙,仍游牧阿拉善地。”诏和啰理为多罗贝勒,给扎萨克印。复以噶尔丹多尔济窜赴准噶尔,敕策妄阿喇布坦曰:“噶尔丹多尔济率属来降,安置耕种。今忽留其属人,弃众私遁,其中必有不得已之情,务即察明具奏。朕于噶尔丹多尔济略无责备之意,且降旨收集其遗众。傥往汝地,汝可善为抚恤。如欲内徙,即行遣归。”时噶尔丹多尔济阳附策妄阿喇布坦,阴贰之。策妄阿喇布坦将侵哈萨克,噶尔丹多尔济诡以兵从,中道遁库车,为回众所杀。母札木苏携属九百馀奔青海部,青海诸台吉以献。诏安置什巴尔台,隶察哈尔。

四十三年,和啰理子阿宝尚郡王,授和硕额驸,赐第京师。四十八年,袭贝勒。五十四年,以参赞往会西安将军广柱等,驻巴里坤,袭击准噶尔于伊勒布林和硕、阿克塔斯、乌鲁木齐诸地,皆捷。五十九年,参赞平逆将军延信军败准噶尔,有克河、齐诺郭勒、绰玛喇诸捷,护达赖喇嘛入藏。年羹尧奉谕遣归游牧。未几,来朝,上悯其劳,诏封多罗郡王。

雍正二年,大军定青海,王大臣等议阿拉善为宁夏边外要地,青海顾实汗诸子裔旧皆游牧山后,今或徙山前,请敕阿拉善扎萨克郡王阿宝饬青海众归牧山后,允之。阿宝奏:“臣祖顾实汗归诚内附,百年于兹,受天朝恩甚厚。前青海昆弟阻兵构乱,上干天讨,臣当束身受诛。重荷恩宥,令安游牧,感激莫报。乞赐青海旷地,令臣钤诸部,不复萌异志。”诏以青海贝子丹忠所遗博啰充克克牧地给之,并谕抚远大将军年羹尧遣员赍饷助徙牧。博啰充克克者,即汉书地理志所称潢水也。七年,阿宝以博啰充克克牧地隘,擅请徙乌兰穆伦及额济讷河界,议罪削爵。寻命复之。诏仍归阿拉善牧,不复居青海。阿宝子衮布,八年,以所部兵赴巴里坤防准噶尔援樊廷,贼遁。九年,录其劳,封辅国公。十年,晋贝子。

乾隆六年,降袭爵之索诺木多尔济为镇国公。二十一年,二等台吉达瓦车凌从大军剿危鲁特窜党,遇伏于博啰齐,奋击之,阵殁。诏议恤,入祀昭忠祠。先是阿宝属达玛琳从靖边大将军傅尔丹击准噶尔于和通呼尔哈诺尔,为所掠。至是携孥及属布库勒等四十户诣都统雅尔哈善军,请归阿拉善旧牧。诏如所请,徒众仍置伊犁。

所部一旗。爵三:曰扎萨克和硕亲王,由贝勒晋袭;附镇国公二,一由贝子降袭,一由辅国公晋袭。阿宝次子罗卜藏多尔济初袭贝勒。乾隆二十一年,诏以兵赴北路。二十二年,以俘逆贼巴雅尔功,晋郡王,授参赞大臣。二十三年,以剿俘已叛宰桑恩克图功,予双眼花翎。二十四年,以台吉达瓦、佐领布岱等剿玛哈沁及逆回布拉呢敦功,优赉之。三十年,晋罗卜藏多尔济亲王。三十七年十一月,以甘肃民人私挖阿拉善旗哈布塔哈拉山金沙,命勒尔谨捕治之。四十六年,大军剿萨拉尔逆回于华林寺,四十九年,又剿逆回于石峰堡邸店。是部皆以兵从,均有功。五十一年,允阿拉善盐由水路运至山西临县碛口。五十六年,是部盐入银八千两。罗卜藏多尔济子旺沁班巴尔袭亲王。后尝一为宁夏将军,以袒庇属人争勘地界,罢之。

嘉庆四年,陕甘总督长麟奏征是部征教匪兵归其部。五年,甘肃按察使姜开阳疏言:“中卫边外有大小盐池,今为阿拉善王所辖,其盐洁白坚好,内地之民皆喜食之。大约甘肃全省食阿拉善盐者十分之六,陕西一省亦居其三。闻阿拉善王但于两池置官收税,不论蒙古、汉人,听其转运,故于民甚便。私贩甚多,骆驼牛骡什佰成群,持梃格斗,吏役不敢呵止。今拟令沿边各州县于各隘口盐所从入之处,设局收税,亦计所驮多少为税之轻重。彼所收者池税,我所收者过税,既无碍于阿拉善王,又易私贩为官贩,两便之道。”十一年,阿拉善王因回民私贩丽法,献其池归官办,置运判于磴口。每年予阿拉善王银八千两,池属宁夏道专管。十七年,改归商办,酌定口岸,示以限制,改磴口大使为皇甫川大使,专司稽察。吉盐水贩止准运至皇甫川,以盐池敕还阿拉善王,停其偿岁,而以吉盐八万七千馀引配于潞引,由潞商包纳吉课。咸丰四年七月,亲王呈捐输开采哈勒津库察地方银矿。定甘肃收阿拉善盐商税济军饷。同治初年,回匪滋事,屡征是部兵协剿。三年,阿拉善亲王贡桑珠尔默特以匪扰宁夏,呈理籓院乞援。时西路多警,是部设台递送,南自甘、凉,西自额济讷土尔扈特,军报至乌拉特以达归化。四年四月,都兴阿军大破回匪于平罗、宝丰,是旗协理台吉阿布哩亦败扑入磨石口之匪。谕嘉奖贡桑珠尔默特,仍饬严防各口,兼办驼运。七年,贡桑珠尔默特采买米麦济穆图善中铺之军,解耕牛一百馀只酌借贫民,俾时耕种。四月奏入,上复嘉奖之。十二月,回匪由平罗窜是部,大肆劫掠,至磴口踞之,攻围王府,杀伤官兵。贡桑珠尔默特复咨穆图善乞援。八年,定安派蒙员乌尔罔那逊往是部乌兰木头地方剿陆路回匪。四月,屡败回匪于下永和姜、上永和姜。磴口踞匪还窜陕境。是月董马原回匪窜是部境,围定远营城,毁冢茔、府第、寺庙。鄂尔多斯与额济讷河土尔扈特文报路断,贡桑珠尔默特督蒙古官兵婴城固守。七月九日,提督张曜遣部将杨春祥等率兵解定远城之围,匪退广宗寺,又败之,越山遁。次日,杨春祥等进军贺兰山。八月,金顺进军磴口,遂次平罗。九月,张曜抵宁夏,沿途之沙金托海、三道河、磴口、石嘴山等处皆驻官军。九年十一月,回匪复窜阿拉善南界之红井一带,贡桑珠尔默特派副佐领鄂肯会官军副将郝永刚等败之。匪窜永磴口,掠阿拉善,复设台站十一处。十年五月,金顺奏:“宁夏山后阿拉善旗有西来窜贼劫掠。现筹于南北要冲磴口、横城等处派队扼扎。”十一年,赛盟阿尔米毕特旗窜来回匪至沙尔杂一带,张曜以阿拉善王请兵剿办,令孙金彪分扎柳林湖一带,兼顾蒙地。是年八月,陕甘总督左宗棠奏准蒙盐仍祗从一条山、五卡寺至皋兰、靖远、条城,经安定、会宁、陇西、秦州,转运汉南一带销售,每百斤收税银、釐银各八分。十三年四月,袁保恒奏:“宁夏采运,须取道阿拉善额济讷蒙古草地,以达巴里坤。而额济讷牧地近年被匪蹂躏最深,无可藉资,必以阿拉善驼只为主。当饬阿拉善协理台吉派员来甯商办。臣与管旗章京玛呢阿尔得那筹拟,按程设立三十四台,专司带领道路。另雇蒙驼一千五百,民驼五百,各以五百任运一段,班转递运,每次可运官斛八百石,限四十月运至巴里坤,间二十日由宁夏发运一次。”谕左宗棠酌度情形,派员赴宁夏接办。光绪四年七月,以关内外肃清,裁阿拉善所设台站。

二十六年,拳匪滋事,阿拉善亦出教案。二十七年三月,予各省官员上年保教不力惩处,阿拉善亲王贡桑珠尔默特传旨申饬。其后是部三道河一带教堂租种地亩益多,引河为渠,开田万顷,日以富饶。宣统二年,督办盐政大臣载泽奏:“山西行销蒙盐,西路以阿拉善为主,以鄂尔多斯辅之。有矿,有林木,幅员广阔。其北毗连赛盟南境各旗,南邻甘肃镇番等九县,为漠南蒙古大部落。自为一部,不设盟,受宁夏将军节制。”有佐领八。

额济讷

额济讷,旧土尔扈特部,在阿拉善旗之西。东古尔鼐,南甘肃毛目县丞地,北阿济山,东南合黎山,南与东北、西北皆大戈壁,当甘肃省甘州府及肃州边外。

系出翁罕六世孙,曰玛哈齐蒙古。有子二:长曰贝果鄂尔勒克,有曾孙曰书库尔岱青。第四子曰纳木第凌,生纳扎尔玛穆特,为土尔扈特阿玉奇汗族弟。阿玉奇汗游牧额勒济河。康熙四年,诏封纳扎尔玛木特之子阿喇布珠尔为固山贝子,赐牧色尔腾。先是阿喇布珠尔尝假道准噶尔谒达赖喇嘛,既而阿玉奇与准噶尔策妄阿喇布坦修怨,阿喇布珠尔自唐古特还,以准噶尔道梗,留嘉峪关外,遣使至京师。上悯其无归,故有是命。五十五年,阿喇布珠尔奏请从军效力,诏率兵五百驻噶斯。旋卒,子丹衷袭。

雍正七年,来朝,晋贝勒。九年,以色尔腾牧通噶斯之察罕齐老图,惧准噶尔掠,乞内徙。陕甘总督查郎阿令携戚属游牧阿拉克山、阿勒坦特卜什等处,寻定牧额济讷河。乾隆四十八年,予世袭罔替。

同治中,回匪滋事,陷肃州。是部与连境,蹂躏特重。时西路文报梗,是部设台站,递至阿拉善以达归化。九年以后,肃州回匪累出扰是部境以北,窜赛、扎两盟,犯乌里雅苏台、科布多。福济、定安、张廷岳先后奏:“贼匪皆来自土尔扈特贝勒游牧,请饬左宗棠拨军防剿。”十二年,是部贝勒达什车凌以防堵回匪阵亡。光绪五年,大学士陕甘总督左宗棠为请恤。十二月,赠郡王衔,予恤银一千一百两。三十年,延祉等迎护达赖喇嘛往西宁,经是部。地杂戈壁,较诸部为瘠苦,北接扎盟南境。各旗有佐领一,不设盟长,受陕甘总督节制。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